書籤:【1/2/3/4/5/6/7/】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一章春之祭康輔營活動執行

  「親愛的學長姐們:你們好嗎?記得水頭山莊、霧之鄉嗎?今年好快康輔營又將來臨;

康輔社有一批新的藍衣又將出現,我們除了祝福他們、更寄予厚望。

過了六月,各位學長姐也即將離開我們共同生活的大度山,曾經駐足、共同流汗與歡笑的康輔社;

或許您正忙於您的計劃,但我們仍盼望您撥冗來看我們。

康輔營的來臨、這是成長的蛻變與契機,也曾經是你我所經歷;我們期待您的蒞臨,

我們打氣,也跟十一屆的學弟妹說:加油!! 

                                                                      ──   十一屆  春之祭「新龍板那」康輔營敬邀」

1、春之祭康輔營活動執行、故人已魂歸離恨

時間1990年4月4日康輔營行前晚會:

「我知道快樂的時光總是很快用完,而當故事結束、人更總少不了悲傷!」2045年窗外北風忽忽的吹,而程泉人生的故事已經結束;在腦海最後殘存的影象中,他不斷看見過去的自己、還有經過身邊的所有人,包括他認為的永遠不會褪色的友誼。『程泉!你這麼早就來社址囉!加油了!十一屆的「春之祭康輔營」要開始執行囉!加油!』1990年4月4日康輔營的行前晚會、七點半開始,國安六點半就來到社址、而程泉更早就在裡面做準備。『菁菁!她夜間部今晚上課上到幾點?能不能趕上「授藍衣」!』『菁菁!她說她上完課!會儘早趕過來!』;『其他的紅衣幹部都來了嗎?已經七點了;』『ㄟ!所有負責佈置場地的藍衣幹部、也該去「管理學院」的教室做場佈了!』...

「這就是人生嗎?原來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從我的身邊經過而已!而我是什麼都抓不住!」2045年故事已凋零,程泉腦海的影象也漸散去;『惠如!妳有請九屆的在校藍衣負責接待、畢業的學長姐返校嗎?』『小蘋!十一屆的紅衣幹部在V大樓做精神講話,然後七點四十分用「瞎子過河」的方式,帶到管理學院的教室、時間妳要算準哦!』。

「我已經死了嗎?我人生的一切、也已都幻滅了嗎?」2045年當程泉腦海殘存的影象、最後就像風中之蠋被風吹滅;而所謂的生命也到了終點、再無知覺。『ㄟ!程泉!你在想什麼?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裡抽煙,行前晚會就要開始了!』彷彿是穎仁的聲音、隱隱約約在很遠的地方提醒著程泉;但「行前晚會早就結束!」「穎人也早就死了!」;程泉在一片漆黑的空間之中、也只是勉強的望向那聲音、傳來的遙遠的方向。『其實!我們真正的身份是一個、「反清復明」的祕密幫會,叫「會」!』聲音傳來的地方,似乎有一點光芒;渾渾噩噩的程泉飄飄蕩蕩的在漆黑中、往那一絲微弱的光芒走去,那似乎是幽暗中的燭光。

『啊!歡迎你們來參加、我們十年一次的「會」大會!』幽幽暗暗中、程泉看見眼前坐著好多人;而剛才那一縷光芒,果然就是點在前方桌上的燭光。『啊!這就是我們「會」列祖列宗的「神祖牌位」!...可憐啊~一縷幽魂飄飄蕩蕩兮沒有歸宿 ...』程泉看見有個人點了三柱香、彷彿在朝自己拜拜;而這場景、眼前這個人好熟悉的感覺,似乎在五十幾年前曾經看過。「我想起了!這是東海大學管理學院的大教室,」「我想起來了!這是康輔社、春之祭康輔營的行前晚會!」「那麼我現在人在那裡?」「我眼前拿著香拜拜的、如果他是五十幾年前年輕的我;那麼我現在是在他眼前、講桌上的神祖牌位裡了!」。

「我早就知道所有歡笑後,將面對的都是悲傷;所以在朋友的一片歡笑聲中、我常常總莫名的感到惆悵!」人生幾十個寒暑的過程,程泉終於明白;歡笑悲傷原來都真只是、眼前抓不住的幻影;這也難怪為何他從年輕開始,總是活在空虛之中,感到迷惘。『啊!我們「會」明天一大早、就要驅車前往「新龍板那」舉行十年大會,選新任幫主;』『明天如果有人睡晚了,錯過了報到時間、那就依幫規處置;「三!刀!六!洞!」「碎!屍!萬!斷!」...:』。

「我活著的時候始終不知道、生命的存在有什麼意義;那我現在已經死了、又該何去何從?」迷惘的程泉在講桌上的神祖牌位裡,看著自己年輕時的意氣風發與迷惘;而他未來的人生將會發生什麼事,他都已經知道了;但他卻無法去改變什麼,他只能看著.....。『明天七點半康輔營的學員,開始報到;十屆、十一屆的藍衣,六點半之前,必須到社址集合完畢!』『好!各組組長還沒有什麼要叮嚀的,不然大家就早點回去睡覺!養精蓄銳;預祝!我們明天開始的、「春之祭─新龍板那」康輔營成功!』...

 

2、時間1990年4月5日康輔營新龍崗:

「我知道!過去走過的路、還是可以再走,但我的心情卻再也不會重頭!」程泉沒有歸處的靈魂;就寄宿在「會」的神祖牌位裡,孤單的在康輔社址裡過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七點半參加康輔營的人開始報到了;程泉就在神祖牌位裡跟著大家,在大度山東海大學的校園裡忙碌了起來。『來哦!算命哦!「少年仔」!我看你今天運氣不太好哦!』程泉在文理大道、文學院的門口,看見了戴著墨鏡、貼著鬍子、裝扮成算命先生的大年;他一手拿著籤筒、一手拿著一根長竹竿掛著布條,上面寫著「鐵口直斷」;而兩個報到的學員正圍著他,比對信物、詢問要去「新龍板那」報到的下一站怎麼走。

『好心的公子爺!小姐啊!請你們行行好;分一點錢給我吧!我已經五、六天沒吃飯了!』隨著報到的人穿過大學路,程泉在外文系館幽靜的中庭看見了、裝扮成乞丐的柯男;穿著一件破衣服,手裡拿著一個破碗公的他、打著赤腳,褲管一邊長一邊短的,臉上還抹的黑黑的蹲坐在地上,正對著尋找康輔營報到處的學員招手。

「唉!快樂的往事即使依舊清清楚楚在眼前,再次面對卻讓人多麼痛苦!」報到八點半在結束,隨之康輔營的始業式開始了;程泉在神祖牌位裡看見、年輕的自己在「華山論劍」的音樂中又出現在台前,幽默風趣的向大家介紹「會」的組織、總舵主還有各堂口的出場。『啊!我們待會兒、即將驅車前往「新龍板那」,但在這一路上大家將受到許多嚴酷的考驗!以証明你能不能在「會」中立足!,譬如!秘密幫會都需要搞「情報」』『啊!所以!我們可能會請「女生」打聽身邊的「男生」的三圍;如果連這一點「小小情報」都搞不到的,就直接從車窗口丟出去...這就是我們秘密幫會的作風...大家都已經上了賊船了!想退出也來不及了!所以~拿出你們的「心狠手辣」吧!』...              X                 X                         X

『啊!歡迎「會」的弟兄風塵僕僕、終於來到「新龍板那」!』當一輛向某私立高中租來的老舊、又沒有冷氣的遊覽車,停在新龍崗營區的大門口;程泉已先下車、在大門口等著提著大包、小包行李的學員 。而由器材長國安押的器材車、帶領的先發人員也早已在大門口,做好了「過門的儀式」的佈置。『啊!我們「會」弟兄行走江湖,若不謹慎、一不小心就會搞的家破人亡;』『所以呢!我剛剛在車上、一路上就發現、可能在我們之間藏有清廷鷹爪的「奸細」!』『啊!為了確保大家參加「會」十年大會的安全!所以我們在進入營區以前,必須把這些奸細先抓出來「處死」!』『至於誰是奸細呢?待會兒!你們在「過門」的時候...我們將會驗明真身...』。

『啊~冤枉啊!我不是奸細!饒命啊~』過門的時候,用軍毯及竹竿搭蓋的陰暗甬道、麵粉紛飛;當人獨自走在其中,偶而還會聽到甬道的另一端、傳來呼天搶地彷彿被毒打的哀號聲,更增添幾許緊張、鬧哄哄的氣氛。

『「會」弟兄!支援前線~』『前線需要什麼?』『「會」前線需要廁所!』;過門後,這是大年主持的「新龍板那」環境介紹,當聽到「前線需要廁所」;各小隊忙成一團的把寫有廁所的貼紙,拿到前方去貼在環境介紹的海報。『ㄟ!奇怪!這個小隊!你們廁所的位置!怎麼好像是貼在床上!』『難道!你們睡覺都不下床上廁所?就直接在床上?....你們是不是都包著「尿布」來參加康輔營的啊!』。

「春知祭─新龍板那」康輔營、第一天的活動直到下午一點半到三點半,進修組的「腦力激盪劇場」、氣氛似乎一直都拉不太起來;甚至有小隊輔反應,有參加的學員說「康輔營不太好玩!想回家!」。康輔營不太好玩,這當然跟它主要的目的、是個「進修性質」的營隊有關;像「腦力激盪劇場」的二個小時就只是個在室內靜態的,透過集體創作、到編劇、然後在即興表演的活動。所以!想把整個營隊的氣氛拉起來,主要還是得靠「活動組」設計的一些、室外大型的活動;像第一天下午、三點半到五點半的「水龍陣」,滿操場大家手中的水球飛來飛去、參與學員渾身濕的又跑又跳的,整個營隊的氣氛就已開始加溫、熱絡了不少。至於想把進修性質的康輔營拉到第一個高潮,那就非得靠夜晚,晚會燃燒起的熊熊火燄不可了...

「我知道!愛情與人生的夢想、有一天它終究會幻滅會破碎!」程泉的靈魂寄宿的「神祖牌」在火燄裡燃燒;在「會」十年大會的營火歌聲中、他能感覺圍在自己周圍、跳著營火舞的年輕人的熱鬧。『啊!再來是各分舵的獻藝,第一分舵請出場!』『程泉!晚會快要結束了,我先帶「夜教」的人去佈關、這裡就交給你了!』『總舵主!被殺了,在場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嫌疑犯;我們必須把真正兇手抓出來!』『...在荒郊野外辦營隊的氣氛、常常會吸引鬼魂前來;查案的時候要跟著插香的路走,只有四關如果看見第五關不要理它、有可能是鬼 ...』。

「我如今依然走在、過去走過的路,但我的心情卻已經再也回不到過去!」神祖牌位被燒掉了,茫茫渺渺在「會」十年大會已結束的場地;程泉的靈魂再無依附的飄蕩、直感覺風一吹彷彿就要魂飛魄散。在插著點燃的香漆黑的路上,他一路跟著夜遊的人群走、卻始終沒有人看見他;而那些裝鬼嚇人的把戲更是再嚇不著他,因為他已經死了。『ㄟ!程泉!「會」十年大會的晚會,感覺還蠻不錯的;好像把整個營隊的氣氛都拉起來了!』『九屆的陳篤說,「大審判」的時候、大家的說話的聲音好像都太小聲了;在空曠的場地「大審判」,聲音應該要像程泉用喊的、才能把氣勢製造出來!』『好!穎仁、請明天的值星官,趕快跑一次明天的活動流程;大家好早點休息!』。第一天夜裡「星夜談心」的時候,程泉的靈魂就一直在走廊徘徊;直到大家都睡了,飄飄蕩蕩的程泉又回到,人都已散去的營火晚會的操場;一縷無所歸宿的幽魂、感覺一種無止盡的空虛、就跟他活著的時候一樣。

3、時間1990年4月6日康輔營舞台晚會:

「我知道!感覺失落、也許這真都只是人生必經的過程,只是真是讓人感到遺憾!」經過了第一天營火晚會的催化,康輔營第二天的活動氣氛顯得熱絡了許多;只是程泉無所依附的靈魂、怕太陽;所以!從一大早的起床、晨間活動的「莊屯大賽」、吃早餐,他始終都躲在室內陰暗的角落、聽著大家的笑鬧聲中回憶往事。『ㄟ!活動設計:有「倒溯設計法」「水平思考法」「垂直思考法」「改變因子法」...』『然後!我們現在就以「倒溯設計法」為主,先決定出目的、再尋找途徑;大家練習設計一個活動....』;第二天康輔營的八點到十點半,是九屆的陳篤主講的「活動設計課」,程泉的靈魂也躲在大教室、陰暗的角落聽著、就如同他第一次參加康輔社的活動,坐在講台下聽活動設計的課。

『歡迎大家來到「新龍板那」、參加我們的「新龍市集野炊─競技園遊會」;大家中午、如果想要有東西吃,就得到我們「新龍市集」的攤位搶購食物!』;程泉躲在教室陰暗的角落裡,可以從遠方、聽到那是菁菁的聲音、正在解說遊戲規則。「五十幾年沒連絡了!菁菁!現在也已經很老了嗎?個性還是像從前那樣、讓人無法掌握嗎?」「我們的故事都已經結束了;過往的人生已經無法改變、更不可能再重來!」「菁菁!那只是個在大度山上、曾經讓我想念過的女孩;就像兩條直線、在青春的路上交錯而過,該聚則聚、該散則散...」。

『...tea time選修課,有三個時段;大家可以選修三個康輔技能專長;第一個時段有團康帶領、簡易美工設計、繩結、野外求生; 』康輔營第二天的下午一點半到三點半,是進修組的活動「tea time選修課」;這是由康輔藍衣幹部、依照的個人專長、分站分組教授學員康輔技能『...每個時段有四十分鐘、然後!第二個時段有舞台台風、露營技巧、帶動唱、戶外遊戲;第三個時段有急救、吉他教唱、土風舞、營火搭設...』。『..啊!糟糕!時間來已經不及了、第一個時段下課了!』『沒關係啦!程泉大哥!你再教我們、怎麼把這張海報完成啦!...』『..休息五分鐘後!第二個時段選修課開始...講師及學員、請換站到各自的教室...』...

 『嗯!所謂「0:1舞台表演」就是從沒有到有,大家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組參加;我們的分組有:主持人組、場務組、舞台佈置組..』接下來、三點半到六點的活動,依然是進修組的「0:1舞台表演實地操作」;這是康輔營第二天下午、讓學員將自己所學、有盡情發揮才華的一個好機會『...舞蹈組的組頭是小蘋、帶動唱組的組頭是菁菁、短劇組組頭是大年、脫口秀組組頭是柯男、還有音樂教室組、默劇組、道具組..』。『...舞台演出結束、我們先請小蘋講評...』『哦!我覺得這次康輔營參加的學員、真的都好有才華;才花一個半小時、排演的「0:1舞台」、大家表演的真的都超乎水準!』;『...接著請九屆的陳篤講評...』『.來!我們先給大家一個「愛的鼓勵」、以大家第一次籌備舞台、演出就能這麼出色;雖然時間緊迫、但每一個組都該給予鼓勵...』。

『ㄟ!程泉!聽說剛剛「0:1舞台」這次參加康輔營的學員、表演的都很出色;我們的「新龍劇團舞台晚會」有沒有問題啊!如果表演的不好、可能康輔社的招牌要砸了!』『「新龍劇團舞台晚會」七點就要開始!現在已經六點多了!國安、大年,大家快點幫忙做場佈吧!』『舞台的背景用桌子搭的這麼高、會不會塌啊?我看我去拿兩根竹竿來把它綁牢好了!』『陳篤!那拜託你囉!』。『國安!你試試看、燈光和音響有沒有問題?』『哦~累死人了!舞台晚會的場地終於都佈置好了!不過感覺真的還滿不錯的,一走進來就很有氣氛!對不對!小蘋!』;『是啊!李雯!我也覺得氣氛真的很不錯!比我預期的感覺還要好!』『好了!國安!先把場地的燈都熄了、只留下舞台的燈就好;然後放輕音樂,準備讓學員買票進場了...』。

『嘿!你好!你好!我是新龍村村長,歡迎你們今晚來參參加,我的「犬子」娶媳婦的婚宴;記得待會兒、婚宴結束,七點有「新龍劇團」來到本村公演!』晚餐的婚宴活動;穎仁宣佈了新龍劇團公演的消息『ㄟ!大家要記得,六點半開始買票進場;還有如果是,一男一女買「情侶票」可以打對折哦!』。『ㄟ!ㄟ!你們這裡有沒有人要「黃牛票」的,位置在最前座的耶!要不要?噓!說小聲一點!』『ㄟ!售票小姐,我們整個小隊要坐在一起、買團體票,有沒有算便宜一點!』... 『新龍劇團公演、公演開始...』

「我知道!不管成功失敗,風雨的人生的舞台上我總得盡力演出一場、因為我懷念我們那段青春時光!」與忙著做舞台晚會、場地佈置的人無聲的交錯而過;程泉的靈魂在新龍崗交誼大廳,竟不知道自己是幻影,還是眼前的一切是幻影;更或是!自己的生命和從前的人生、盡都只是空幻而已。『...再來是「結婚喜帖」音樂舞台劇、快!準備上場了;開場舞「一樣的月光」快結束了!』『...接下來大家請看「弓箭傳奇」;關於弓箭在中國古代有許多傳說....』;『哈!哈!哈!~哈!哈!哈!~』『...「日本天皇」,他說的是日語、我們聽不太懂;所以!現在我們就請翻譯、來為我們翻譯一下他說的話!....』...『哈!哈!哈!~哈!哈!哈』。『...接下來是菁菁,為我們帶來的「民歌時間」...』『新龍劇團公演、到此結束!謝謝大家的光臨!』。

『哇!今晚的舞台晚會真的好棒哦!一氣呵成、從頭到尾都沒冷場,陳篤說,他在台下看了都好想上去演!』『九屆的阿秀說!這次康輔營的晚會、是她上大學以來,看過最好的一次舞台晚會』『...交誼廳外、還圍著很多其他學校的學生在看耶!』;『對不起!我們是xx學校的,能不能請你們舞台場地保持原狀、借給我們晚會使用?』『哦~今晚!有個人好紅哦!星夜談心的時間、非得下去和大家聊天不可!』。『對啊!程泉!星夜談心的時間、你一定得下去,大家都很想跟你聊天!』...

「我當然也想再回到過去、和大家再聊天!」「星夜談心」的時間,教室裡號不熱鬧的聊著天;程泉也下去了,他卻只是在教室外的走廊飄盪。夜深、當所有人已經都散去;程泉的幽魂又獨自帶著悲傷、在新龍崗操場的蒼天下徘徊...

4、※舞台晚會留影 12

5、時間1990年4月7日康輔營結業式:

春之祭康輔營,在第二天的舞台晚會終於如預期的、把整個營隊的氣氛拉到了最高點;接下來營隊的最後一天,大家的心情也都放鬆了不少。從一大早的起床、「桃花過渡」的晨間活動;吃過早餐後、是進修組八點到十一點的最後一堂課「營隊設計」;十一點之後的活動、整個營隊的氣氛、也就準備開始收尾了。『製作大海報,主要是為了驗收各小隊、康輔營中所學的美工;另外就是!不管大家畫的好不好、就算只是鬼畫符,我們也會把它都帶回學校去、貼在海報牆紀念、...』『...可是!我們在康輔營又沒真的學到什麼美工...』『..沒關係!只要敢下筆就成功一半了;所以!每個人都一定要在、自己小隊的大海報上下筆...』。『...我在海報的背景畫一條龍好不好?』『哦!拜託!我們小隊的這張海報,真的是變成鬼畫符』;『...我們畫海報真的要貼在學校的海報牆嗎?那我以後都不敢再經過海報牆了!』。

「我知道!路到盡頭人終需散,而我原本就是一個人來、最後也只是該孤獨的離開!」午餐過後,春之祭康輔營已經到了最後一個活動「新龍村民感言發表&榮譽村民頒獎大會」;程泉的靈魂、看著教室前方排成的長桌,長桌上的紀念品,或是軟木皮上寫的字,或是用海報裱褙著宣紙上的毛筆字,大都是「年輕時的他」親手製做的。『啊!大家現在手上應該都還留有,這次康輔營用剩的「銀元 幣」;所以現在我們要進行、紀念品的拍賣、價高者得!』『 ..你們看!我說的對不對!把銀元留著、不要花完一定還有用!』。『好!這幅字是我親手寫的毛筆字,開始出價...  』;『五千銀元!』『七千銀元!』;『還有沒有人出價?數到三!』『我們這小隊出一萬銀元 幣』。

『好了!紀念品都拍賣完了!還有沒有小隊還有剩銀元 幣的!』『有!我們這小隊還有三萬銀元!』;『我們這小隊七千銀元!』『ㄟ!奇怪了!康輔營都結束了!你們還留著這些銀元 幣、不花掉做什麼?』。『...我們要留著做紀念啊!』『好吧!最後我們頒獎!第一名的是,剩三萬銀元的第一小隊..』;康輔營結束了,從參加康輔營的學員、熱烈的態度,也可知道他們對這次營隊活動的意猶未盡;而康輔營已經結束了,五十幾年後、程泉的靈魂卻依然不知何去何從...。只有耳邊殘留的聲音『程泉大哥!你好有才華!我好崇拜哦!』。

※結業式紀念品拍賣留影:1、2

6、山服老貓 、緣隨願轉   

「我熟悉的地方已不熟悉、我熟悉的過去如今都已遠離;」 踩著滿地的落葉,程泉又來到信箱間前與欣餐之間的小廣場;春之祭康輔營結束後,不知何去何從的他、隨著遊覽車、只是跟著大家又回到熟悉卻已陌生的大度山。午夜十二點在大度山、程泉走過泥濘的土地、沒有留下足印;他踩過乾枯的落葉、也沒有發出聲音;他只是在大度山東海大學的校園飄蕩,就如同五十幾年前的午夜。

「我不知道!我已經死掉多久了?也許!信箱間裡的信能告我時間吧!」午夜時分、一顆昏黃的燈泡勉強的照著四周的漆黑、繞過信箱間前的大榕樹下;程泉輕易的穿過信箱間那兩扇、早已鎖上的老舊木門、進入信箱間。「都經過五十幾年了!我的信箱裡還會有我的信嗎?」一種自己的熟悉、在伸手不見五指的信箱間裡;程泉走到了大學時代、自己使用的信箱前面;裡面有兩封信、程泉伸手去拿;剎那間、斗轉星移,在漆黑寂靜的信箱間裡面,突然又是一片、人來人往的鬧哄哄。第四節下課,中午的時間!大家都在信箱間裡、看看自己的信箱裡、有沒有信...。而這天,程泉在自己大學一年級的信箱裡拿到兩封信:

【有些事沒有理由、也不知為何!那天風起時;見銀樺飛舞,從大學路下來,燈的感覺很好。

山服第三小組的夥伴,我們心裡曾手走過;為一件事誠心付出、記得嗎?

能勇敢踏出第一步、就可趕上春來初發的楓香;再來會有夏日的木棉和一季的七里香。

「友情」不是一陣子的事,「了解」需長長的時間;而已成為朋友就不能拿緣淺為藉口。

記得老貓說的「緣隨願轉」、十一日星期六中午,欣餐二樓陽台的聚餐,別忘了!       老貓 1987/0 4/08】

【阿泉香香:謝謝你又再送我考試的補品,但很抱歉,星期六、大家的聚會我無法參加;因為我必須去做精神的補充與發洩,以便回復自我。 請代我問候所有的同伴。                       祝   大家有個快樂成功的聚會                                    阿蘭1987/04/10】

看著老貓山服第三小組的聚會通知:「"緣隨願轉"、老貓!還真是個重視情誼的有心人!」程泉心想,因為「山服生活營」的甄選早就結束了;但身為第三小隊小隊長的老貓、卻還是希望再找大家到欣餐聚餐....             X         X                X

「1987年4月x日大度山日記:情緒的轉變很快,突然心裡的沉悶與陰霾都不見了;是剪了頭髮的關係嗎?還是只是情緒週期的轉變?不過在這種情緒下似乎比較容易適應環境。」

「1987年4月11日大度山日記:

我前幾天把一頭又長又亂的頭髮都剪了,中午!山服第三小組、在欣餐二樓的聚會;大家都說我頭髮剪短了、看起來很像是「高中生」。不過這也還好,前幾天去理髮店剪頭髮;老闆竟然問我是那個「國中的學生」頭髮怎麼可以留那麼長。我還真是希望自己、看起來能成熟、穩重一點。

阿蘭、今天中午的聚餐沒來,從山服生活營結束、已經有好些日子沒見著她了;雖然早知道她今天有事不能來,不過沒看到她、心裡還是覺得空空的,有點失落。

老貓說"緣隨願轉",不過山服生活營結束了,大家的這段情誼又真的能再維持多久呢?有點失落、算了!不想這些了!我想、我還是得積極一點面對自己的人生。」  X   X    X

「我應該多去上課,然後把該寫的報告寫一寫、課業的壓力就不會那麼大!」程泉常想、他是應該多去上課、多寫寫作業的;不然像上學期的學期末、他幾乎以為自己要被「2/3」退學了。整個寒假收到成績單以前、他都是提心吊膽的;然而這個學期開始、他卻還是改不掉一樣的老毛病。不去上課,也不寫作業;或者!應該說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吧!

「我應該拿出勇氣、去追求我喜歡的女孩子、這樣就不會一天到晚、只是惆悵的空想!」程泉是應該拿出勇氣去、面對他所喜歡的女孩子的;阿蘭的出現!確實是程泉生命中、所夢寐以求的,然而他確始終不知該如何向阿蘭表白。日子只是一天一天的拖下去,卻讓一種「相思愁」,千頭萬緒的將自己纏繞;有時似傻、似狂的、終日無故尋愁覓恨。

「我應該要有規律一點的生活,如果可以!應該像"棟長"那樣、每天早上都起來運動!」這種「陽光男孩」的想法對程泉來說、純屬荒誕;他就算真的去做、大概頂多也只能,維持個一、兩天生活規律的好風光。然後當一個渴望愛情的男生、有了「愛的力量」的支撐,所有的「不可能」也都將變成「可能」;何況程泉心裡、已經住進了阿蘭在裡面。「我不能再這麼懶散的過日子了,阿蘭不會喜歡這種男生的、我要積極上進!」「我要當一個負得起責任的好男人!」

7'、寢室練舉重、少年心中的燈塔

【阿泉:很高興又收到你的卡片,我會好好的保存這張特別又可愛的卡片、謝謝你的用心。

我光聽到清水這個地名,就覺得非常的舒服、相信必定是個好地方;其實看到你我就可以想到他的淳樸。

但願有一天你能帶我一塊欣賞清水的美麗風光。

關於你要我的照片,因為現在我這裡只有團體照、沒有個人照可以送你;

春假時回家雖然照了些相片,但是以頭髮為主的,因此都是背面照;

可不可以等我下回回高雄,再看看有沒有個人照的相片可以送你。

期中考到了,再次祝你 All  Pass有好的成績。  祝      順心        阿蘭 1987/04/16】

四月十六日這天,程泉在自己的信箱又收到了阿蘭的回信;每次他把自己寫給阿蘭的信或卡片、放到阿蘭的信箱後,心裡一顆心總是忐忑不安的等,不知道阿蘭會不會回信;何況!在他寫給阿蘭的上一封信,是想向阿蘭要她的相片。「阿蘭!似乎並沒有拒絕我耶!」從中午收到了阿蘭的回信,程泉就看了好幾遍;下午!上課,他又把信夾在課本、帶到教室去看  ;一字一句的咀嚼、揣摩著阿蘭的心思。

「阿蘭在信裡說,"但願有一天我能帶她、一塊欣賞清水的美麗風光";那麼說、我如果約她出來、她會願意和我約會囉!」晚上在寢室的台燈下;程泉又把阿蘭的信拿出來看,並假設的想著阿蘭信裡的含意。「是這樣的!沒錯!阿蘭她「暗示」願意跟我約會!」程泉越想越讓他的一顆年輕的心都快要飛起來;「我也好想帶阿蘭一起到清水玩;」昏黃的檯燈下,程泉想著想著、嘴角不禁微揚了起來的獨自微笑「不能讓阿蘭感到失望、我一定得有下一步行動!」。

『ㄟ!學弟啊!你在看情書哦!看你一個人在那裡、笑的那麼開心;小心「暗爽」會得內傷哦!』宋崗在這個學期的剛開始、就買了一套健身器材放在寢室;他剛練完舉重、滿身大汗起來、看見程泉在檯燈下、似乎帶著笑意的看著信;邊擦著身上的汗,宋崗邊又說『學弟啊!換你來練舉重囉!想交女朋友,那你至少要有力氣、把她抱到床上去;女生都喜歡強壯的男人...』。

『ㄟ!程泉!那是誰寫給你的信!』王憲在他的書桌前看書、聽到宋崗講話、也不禁回頭好奇的問程泉;程泉回答『山服生活營!我們那個小隊的啊!』。『ㄟ!不會是那個阿蘭吧!』『對啊!阿蘭的信啊!』『哇!你太幸福了吧!可是她不是夜間部大二的嗎?年紀應該比你大耶!』;宋崗在一旁聽著王憲和程泉的對話,心裡也知道了個大概、插話說『哦!「青出於藍」!學弟啊!看不出來哦!你真的是「殿殿吃三碗公」,太狠了吧!竟然想找學姊下手!』。

談到女生,王憲書也不看了,把兩個眼睛睜的都快凸出來的說『ㄟ!宋崗!那個阿蘭、真的好漂亮哦!不騙你,你交過的女朋友都差太多了!』;『難怪看程泉!最近有精神多了!原來是春風得意,有愛情的滋潤;』已經在床上躺平的韓僑學長,聽到大家在談女朋友的話題、從睡夢中也甦醒了過來。顯然!女生在這個大學寢室,果然就像是男生、在暗夜中的燈塔,她能讓昏睡的人甦醒;她能讓沒有夢想的人,心中有了美麗的夢。而阿蘭!不只是燈塔,她比較像是女神;她更能讓心情一片槁木死灰、總是空虛荒蕪的程泉,轉眼綠意盎然、滿山又是奼紫嫣紅開遍。

『我得練練舉重,至少!我要能輕而易舉的、把阿蘭抱起來,1、2、3 ...』程泉在寢室努力的練著健身;因為他的心中有燈塔,燈塔裡有個女神、牽引著年少的他...

書籤:【1/2/3/4/5/6/7/】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