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6/7/】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二章春之祭康輔營活動總檢討

1、故人已成故事、誰在乎你生命的意義

不知年月不知日的大度山,一條幽魂、午夜時分、總飄來蕩去在滿山的相思樹林間;一切只是恍若置身在虛無飄渺的雲霧之中,在死後的空間。程泉有時上前走一步、就是在十年前的幻影之中;有時只是驀然的回首、卻又已是五十年過後。「浮生原來只是在一場夢幻之中」眼前變幻莫測的景物;後來程泉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何年何月何日的大度山。

人生在世、時間對人也許很重要;但對一個已經死的亡魂、時間對程泉來說、已經不再重要;此刻!對程泉重要的是「生命究竟該何去何從?」。大度山縱然伸手想抓也抓不住的這片虛無飄渺的雲霧,一次又一次的讓程泉的靈魂、陷入時空錯置的混亂;而生命的曾經擁有與失落,曾經快樂與悲傷、更彷彿也都只是在轉瞬間。

「我年輕時風光的大度山、原來後來都將荒蕪!」荒草蔓蔓的走在年輕走過的路,順著時光的飛逝;踩著已發黑的磨石子的台階,程泉又走到大學一年級時住的「男舍127寢室」。

【緣聚緣散莫問我為什麼?我只知道!真假有無終成幻】幽暗、空蕩蕩的「男舍127寢室」;程泉在以前自己用的的那張斑駁的書桌上、看到一本日記,他隨手翻開一頁就看到這句話。「這本日記是誰留下下的?他也曾經住在這間寢室、用過我用過的這張書桌嗎?」荒蕪的大度山上似乎已經不再有人,或許是夜深;但或許這是在另一個時空中,程泉拉開桌子的抽屜想尋找一些蛛絲馬跡;當抽屜拉開的同時,他突然的想起...

「我不是已經死了嗎?我怎麼可能拉的開抽屜!我又怎麼可能翻的開日記?」「這裡並不是真實的大度山!難怪我始終看不到半個人影!」自從靈魂飄來蕩去,程泉的意識始終渾渾噩噩;他只知道自己應該是死了,至於他究竟身在何處、渾渾噩噩的他,此時!意識又更不清不楚了。

「人生歷經這場夢幻、我的生命又是為什麼?」怔怔的站在書桌旁,翻著滿抽屜的雜物、紙張;程泉在抽屜的底下找到了一張女子的相片、一份似曾相識的感覺、像潮水般立刻湧上心頭。「這不是阿蘭送我的相片嗎?她的相片怎麼會還留在這裡?」「這裡又是那裡?我又該怎麼離去?」;人死後!生命總有個去處,但有些人找不到去處;就像程泉因為迷戀紅塵的往事、而讓靈魂始終被大度山的迷霧所困。

「阿蘭!」大度山虛無飄渺的迷霧越來越濃,隨著程泉的迷惘、雲霧漸漸從窗外漫進了寢室。「阿蘭!對了!她還在等我約會呢?」只是轉瞬間,程泉面對的又是、在如雲似霧的大度山、被迷霧包圍空間。

【阿泉:

這星期六的約會,我必須跟你說抱歉了、因為我必須要上課;我也不可以翹課、因為這科是很重要的科目;

另一方面老師說點名若不到、期末考也不必去了,反正下學期再見。

我們不如約在下星期如何,我請你吃飯;星期五晚上我課上到8:05,可請你吃消夜。

若是在白天,除了星期二、四上午外、我都有空,看你時間如何。

母親節是否回去呢?可別忘了,即使對媽媽說聲"母親節快樂",相信你的母親都會感到十分欣慰。

關於相片,因為至今我尚未回家、並未有相片;除了三張團體照,如果你要那我也十分樂意給你。

但你不覺得你只向我要相片、卻未送我、你的相片;這是否說得過去呢?還有我可是不受你威脅的哦!

祝 快樂 阿 蘭1987/05/06】

程泉在滿屋子迷霧的寢室裡、癡癡傻傻的看著手中的這封信;然後他又從信封裡倒出了一張小卡片:

卡片正面寫著:【藉著緣份牽引 讓彼此心靈相通;茫茫人海使互相交會時 是緣也是圓。】

卡片的背面有阿蘭清秀的筆跡: 【 阿泉:願將此緣化作圓 阿蘭1987/05/06」】

2、圖書館裡寫給阿蘭約會的信

「1987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我收到阿蘭的回信了,說不出的高興;她雖然沒答應我星期六的約會,但她跟我約了另外的時間。

我就知道阿蘭不會讓我傷心的,這是我第一次找女孩子約會;阿蘭還在信封裡夾了一張卡片給我,這是暗示嗎?「願將此緣化作圓」。」

東海大學四月底、持續了一個星期的期中考終於結束了;一片考試壓力沉重的低氣壓、終於也彷彿烏雲散開,撥雲見日後的校園又出現了燦爛的陽光與歡笑。程泉在期中考之前、就一直想找阿蘭約會;然而一則提不出勇氣,一則期中考將至的課業壓力、又壓的讓人有點喘不過氣;所以這份與阿蘭約會的渴望,年少的程泉就一直在心中擱著、拖著。

「期中考結束了、我不能再找藉口逃避了!我一定得要提出勇氣,告訴阿蘭:我想請她一起吃飯!」對男女之間的感情始終懦弱的程泉、坐在寢室的台燈下;面對眼前空白的信紙、只寫了阿蘭兩個字後就遲遲無法再下筆了。「在寢室裡寫不出來!會有人看到我在寫信;我看我還是把信、拿到圖書館去寫好了!」確實!第一次想寫信找女孩子約會的心情,總是讓人戰戰兢兢的充滿不安全感;於是程泉把桌上的信紙、信封都收到書包裡,一個人就往圖書館去。

東海大學的圖書館是在文理大道上坡路的最上端,這是大度山上最寬闊的平台;而兩棟東海大學最高大的建築物、圖書館和中正紀念堂、就一左一右的並列在這山坡地的平台上。時值入夜時分,程泉從男生宿舍、走下女鬼橋、經過了前往校友會館的小路;他選擇從大學路往上走,因為文理大道兩旁的大樹、晚上給人的感覺總是有點陰森;何況想走文理大道、那又得從大學路再穿過一大片更漆黑陰森的樹林。

「阿蘭!她唸的夜間部、現在應該也還在上課吧!」樹木在黑夜中靜默、大學路旁的教室燈還是亮著、裡面夜間部的學生正在上課;程泉像是在散步、一路慢慢的邊走著、邊還想著信的內容該怎麼寫,阿蘭才會接受他初次的約會。走上了大學路最頂端的階梯,程泉面對的便是中正紀念堂;而左邊、和中正紀念堂中間隔著一大片的樹林和草坪的便是圖書館了。

期中考剛過,就像夜市的激情剛過、散去的人潮一樣、今晚的圖書館格外顯得冷清;程泉背著只放著一本信紙的書包、踩上圖書館的台階。在身邊那盞昏黃的水銀燈下,隱約在圖書館前紅磚地的廣場;程泉只看見一對彷彿在談戀愛的情侶、並肩的坐在廣場邊緣的護牆。「我要是也能和阿蘭肩並肩的、像這樣坐在這裡聊天該有多麼浪漫!」心中既有了浪漫的憧憬;程泉更是滿懷夢想的就往圖書館內走去,除了期中考期間的K書外,他是很少會走進圖書館的、更何況今晚是帶著愉快。

「這封信!我該怎麼寫?怎麼還是寫不出來!?」坐在圖書館燈光明亮的一樓閱覽室,程泉已經把三張信紙揉成團了;這是間報章雜誌的閱覽室,有幾個人安安靜靜的翻著雜誌、一派輕鬆的看著報紙,唯有程泉一個人認真的伏案苦思。「閱覽室燈光太亮了!寫不出來!我看!我還是到地下一樓的自習室去寫好了!」背著書包走出大門,程泉帶著信紙、又轉走下圖書館地下一樓的自習室。

「阿蘭:收信愉快。期中考考的好嗎? ..」圖書館地下一樓的自習室、成百上千個座位,在上星期的「期中考」期間,是人滿的一位難求;但才差了一個期中考,這個夜晚卻是像座鬼城的死寂。「自從山服生活營結束、好久未見;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望眼欲...」「我寫這樣會不會太肉麻了?」整個圖書館的地下自習室,除了程泉的座位是亮著燈外、其他的位置都是一片漆黑;程泉又再次把手中的信揉成一團、丟進自己的書包。「地下室裡怪陰森的!都沒半個人、背後一片黑漆漆的;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東西?!」整個自習室雖然都沒人,但程泉卻總是感覺背脊涼涼的,好像是有人躲在背後偷看他寫信;於是他把趕緊把信紙又收一收,背著書包又離開地下室、再轉往圖書館一樓的另一間閱覽室。

「啊~隨便這樣寫就好了!今天中午才在大學書店買的一本信紙、現在只剩下三張了!」就這樣,程泉整個晚上就為了寫一封信、到處躲來躲去,只差沒躲到廁所裡去寫;而原本他是想寫一封文辭並茂的信給阿蘭,因為他心想「女孩子嘛!都喜歡有才華的男生!」。只是幾乎用完一本信紙、到最後他還是決定還樸歸真,就只簡單寫了了的幾行字、邀阿蘭一起吃飯聊天;然後見面的地點,他就寫在圖書館外面,因為他剛剛看見一對情侶、坐在圖書館外面的護牆、聊天的樣子好不浪漫。

3、約會隨身攜帶保險套是男女交往的禮貌

阿蘭第二天中午在信箱間、收到程泉用完了一本信紙、苦思了 一個夜晚、寫下的邀她一起吃飯的信後;雖然自從上大學,身邊就追求者眾,可每當收到程泉的信,她心中格外就掀起一種莫名的情感與浪漫。「好奇怪的感覺!為什麼偏偏就是喜歡這個、年紀比我小男生!」坐在寢室裡看著程泉的信,阿蘭心中竟莫名有種的戀愛情懷;雖然心中莫名,但她並沒有遲疑、立刻就拿了信紙回信給程泉。「我和程泉另約時間好了!不要讓他第一次約我、就失望!」因為阿蘭唸的是夜間部、星期六下午還要上課、所以無法答應程泉信裡的約會。但阿蘭主動在信裡和程泉另約了時間,並且在封上信以前、有點猶豫的把自己夾在書裡已久的一張心愛的書籤、也拿出來一倂寄給了程泉。

「【藉著緣份牽引 讓彼此心靈相通;茫茫人海使互相交會時 是緣也是圓】」這是一個夢想、等待了好久的夢想;阿蘭看著這張她夾在書裡已久的書籤,心中竟不禁怦怦然的跳、然後臉龐微熱的她、翻過書籤背面寫上「阿泉:願將此緣化作圓 」。

五月七日、中午、程泉在信箱間、自己的小格子中拿到了阿蘭給他的這封信;他一整個下午的課、都把這封信夾在課本裡偷看。老師在講台上什麼課、他一句也沒聽見;默默的猜想著阿蘭的心思,程泉坐在教室只是出神的望著窗外、春天來臨了的大度山一片翠綠。阿蘭是一個靜甯、氣質脫俗且性靈的女子;要說自她上大學以來、在身邊無數的追求者中,為什麼她會衷情一個不起眼的大一小男生。這是也許上天的註定、也許是前世今生緣吧!那怕是換了時空、變了容顏;是茫茫人海中,阿蘭第一眼看見程泉就覺得熟悉;當兩個靈魂跨越時空的交會,猶其像阿蘭這樣具有靈性的女子、立刻更能就在眾人中認出了程泉的靈魂。

程泉的靈魂夜深人靜,還在迷霧中的「男舍127寢室」、看著阿蘭寄給他的信、還有書籤。『學弟啊!又在看情書囉!』宋崗坐在程泉對面的書桌、開著玩笑說『拜託!一個住男舍、一個住女舍離的那麼近;怎麼不乾脆約出來見面、聊天;』『都什麼時代了,還在搞這種「牛郎織女」分隔兩地的相思!』。

『有啊!我有約她見面啊!只不過星期六下午、她還要上課;所以大概、我等下星期再另約時間囉!』看著阿蘭的信,程泉有點掩不住臉上欣喜的回答宋崗。『哦~學弟啊!你果然有進步哦!』宋崗的臉在他的檯燈下油油亮亮的;然後耍動他紅紅的嘴皮子、又露出那種好色詭異的神情、小小聲的說『要約會囉!要不要學長借你一個「保險套」啊!』。

『拜託!我才用不著!』程泉有點不太好意思的回答,因為「保險套」這種男女交歡的用品,事實上!他到現在連看都還沒看過;更何況與阿蘭在約會時做這種事、他的腦海更是動都沒動過這種念頭。年少的程泉並非對阿蘭沒有男女之情纏綿的渴望,事實上!他也翻看過宋崗那滿抽屜的色情圖片;當他看著圖片中交歡的男女、程泉也常把它幻想成是阿蘭和自己,然而這也只是在腦海的幻想。傳統的道德觀念與束縛,讓年少的程泉對阿蘭有一種更強烈的渴望,那就是:「他想把阿蘭和自己珍貴的第一次、都留著;直到真有那一天兩個人結婚在洞房花燭夜,當穿著白色婚紗的阿蘭變成自己的妻子,然後他也可以沒有保險套的這層阻隔、真實的和阿蘭結合。」不過這當然也只是、年少的程泉在腦海的幻想。

『學弟啊!不要不好意思!人家在外國,隨身攜帶保險套、是約會的一種禮貌耶!』宋崗說著就掏出他口袋的皮夾、一翻開;果然!皮夾子裡、他隨身都攜帶兩個保險套、然後他隨手拿了一個就要遞過來給程泉『就算你不想,但搞不好!人家女生主動想要啊!花前月下!一時氣氛太浪漫,誰知道再來會發生什麼事?何況我們東海大學、整個校園到處都是偏僻的樹林!』。

『不用了啦!』宋崗好意送的保險套,程泉還是不想拿;他原本是個性倔強的人。猶其平常聽多了宋崗輕浮、把女人當性玩物的話,他現在更是打定主意、絕不想讓自己變成像是宋崗那樣的男人。「阿蘭是珍貴的!她才不像是宋崗你交過的那些女朋友、隨便就可以和男人上床!」程泉只是在心中這樣想著,但並有有說出來;而宋崗坳不過也只好說『學弟啊!那我把這個保險套、放在桌角的這本書下面好了;如果你想「通」了、就自己來拿去用吧!不必還的!不用客氣!』。

宋崗才崗把他那個保險套放到桌角的書下,此時程泉後面迷霧中的「127寢室」;兩個人敲了門、嘻嘻哈哈的走進來、原來是同班同學、住在樓下的林棟樑和張健上樓來串門子。『ㄟ~程泉!學長!你們好啊!哈!哈!哈!你看我們帶酒來喝耶!』『嘿!學弟你們好啊!太好了!你們還帶酒來!太客氣了!真太客氣了!』;『啊!光喝酒太無趣了!我們來划酒拳好了!』『啊!螃蟹一隻爪八個、兩頭尖尖那麼大個;眼一擠啊!脖子一縮!爬呀!爬呀!過沙河 ...剪刀!石頭!布! ;啊!學弟啊!你輸了喝~!』。

『輸的人光喝酒,這樣不夠刺激;我看輸的人還要做十個伏地挺身!好不好?』寢室裡除了林棟樑、張健圍著宋崗的書桌喝酒;韓僑學長在床上聞到了酒的味道、也爬起床,加入他們划酒拳、做伏地挺身的行列。酒拳從「台灣酒拳」「螃蟹拳」「超人拳」一路越划;一群人臉越紅、酒越醉、氣氛也越興高采烈。『啊!輸的人、光做伏地挺身還是不夠刺激;我們下一個輸的人、就罰他吹保險套好不好?』宋崗說著就伸手去拿、剛剛放在桌角書本下的保險套;一群帶著幾分醉意的人紛紛起鬨『哦!好!這個好!輸的人吹保險套,而且要把保險套吹到破才可以!』。

『哇!宋崗學長你輸了!罰吹保險套;吹!吹!吹!哈哈!哈!一定要吹到保險套爆炸!』看著宋崗漲紅的臉、把一個保險套吹得比自己的頭還大、保險套卻還不破;幾個醉酒的人更在一旁不斷鼓噪『加油!學長加油!哇!宋崗學長你的保險套已經比你的頭還大了;加油!再加油!』。程泉看了雖然也覺得有趣,但對於這種低俗的遊戲、他一點參與的興緻都沒有;隨手開了門,程泉走出了酒氣沖天的寢室、而寢室外的大度山程泉面對的卻竟只是一大片的迷霧...

4、春之祭康輔營檢討會、靈魂喚不醒的迷失

『好!現在開始開這次康輔營的檢討會;請執秘小蘋致詞..』滿大度山的迷霧中,程泉才剛走出「男舍127寢室」;轉眼再回頭、那有什麼男生宿舍,迷霧中自己眼前正 面對的卻是在康輔社址、而一群藍衣正在裡面開會。『嗯!我們這次的康輔營可說是一次相當成功的營隊活動,雖然第一天感覺氣氛比較低迷;但營火晚會開始氣氛拉起來了,』『然後到第二天的舞台晚會更如預期的達到了營隊的高潮,可說是完美的呈現了我們這次康輔營預期的情緒曲線...;當然這都是大家努力了一個多月的心血結晶,然後在這裡我還是要特別感謝一個 人!』『 ...這次營隊的執行、我們的活動長程泉真的是功力深厚哦!能把整體的活動氣氛銜接的那麼好!來!我們給他一次、愛的鼓勵 ...』。

『好!這次康輔營雖然是個成功的營隊、但我們還是整體的必須做個總檢討;以做為未來十一屆辦活動的參考!』檢討會還是由穎仁主持;由於康輔營的成功、還有一個多月的壓力頓除、讓大家在檢討會的氣氛也輕鬆了不少。『對這次的康輔營、我們就分成幾個項目來檢討;一是籌備會議的檢討。二是宣傳招生的檢討。三是活動設計的檢討;然後四是營隊活動執行的檢討...』穎仁說著話;而程泉坐在迷霧中的康輔社址裡,看著十屆、十一屆和自己同甘共苦一起辦活動的康輔藍衣,心中卻有種失落與惆悵。「快樂總是很快就結束,朋友也很容易就散去;而我的人生所經歷、原來也只是在一場、如雲似霧的夢幻中而已!」迷霧中的康輔社址;程泉的靈魂試著想喚醒、程泉沉溺在紅塵中的自己「營隊活動總有其目的,營隊結束了、不管成敗總要有個檢討;而我的人生有何目地,當我的生命結束了、我又該從何來檢討我的人生有何價值與意義!?」....

『...接下來!我捫檢討康輔營第一天上午的活動;從報到到午餐的時間,大家認為這段時間的活動、有什麼地方要改進的?』『嗯!我覺得我們租的車子太舊、而且座位也太擁擠了;這樣在前往新龍崗的路上,導致參加的學員就有許多抱怨 ...、以後可不可以至少租有冷氣的車子!』;『我覺得第一天上午的活動、感覺好像有點鬆散;好像沒有把學員參與營隊的情緒帶起來...;』『...也許我們以後在第一天的活動、可以加入小隊競賽的氣氛,像去年的康輔營 ;用大地追蹤的方式、讓各小隊競賽自行前往營地、我覺得也滿不錯的 ,比較有參與、刺激的感覺...』...『午餐時間!我覺得也不一定要特別設計活動!這樣!好像會影響學員吃飯的心情、對消化也不好!...』。

檢討會已無關於這次康輔營的成敗,所以也不像開籌備會時、那麼嚴肅的在活動的細節上吹毛求疵;會議開的很快、康輔營活動結束,感覺重擔落下;在會議中的氣氛比較多的是、同屆藍衣之間的感情都更緊密相連,也更拉近了十屆與十一屆之間的距離。

『康輔營是汗水與淚水交織而成的活動,也唯有當自己真正走過、才能體會出這種感覺;相信大家都更學會了、面對困難要如何調適自己..』康輔社九屆的社長、陳篤幾乎從頭到尾「旁觀」的參與了這次康輔營;所以檢討會他也來參與康輔營的總檢討。陳篤一向喜歡在康輔社的家經上寫些、頗富哲理的話,而在檢討會上亦然『 ..我最後就用這句話、與所有十屆、十一屆的藍衣共勉「不必成為眾人心目中的焦點;而是要成為自己心目中的焦點;讓自己的心靈成長!」;聽得懂嗎?咦!怎麼看大家一臉茫然,難道我的水準這麼高、超凡脫俗的境界...』。

『哦~原來如此!哦~我懂了!我懂了!』『哦~好有智慧的言論哦!』『ㄟ!大家做做樣子、給陳篤一點面子嘛!』『是啊!是啊!偶像陳篤,好仰慕哦!』;程泉坐在迷霧中的康輔社址裡,看著大家拿陳篤「智慧的言語」開起了玩笑,自己看著也覺的好笑。「不過!讓自己成長,不就是這樣嗎!」程泉回顧自己從大二加入了康輔社,大學的這幾年幾乎也都是在康輔社中成長。從一個青澀的、什麼都不會的、只愛胡鬧的少年,程泉在籌辦康輔社的活動中;漸漸的變成一個才華洋溢的青年、不但能在各種的營隊中獨當一面,且更受到無數人的肯定與讚賞。

5、學習與成長

「生命的目的、原本就是個學習的過程吧!」坐在康輔社址的迷霧中,聽了陳篤的話後;程泉若有所悟的想著,「縱然這個人生過程、擁有失落都如雲似霧、最後終究也會煙消霧散;但我在這個悲傷歡笑的過程中、已獲得成長了!不是嗎?」。『從前辦完一次活動、熱鬧的人群散去,我總會有一種失落的感覺;也許在座的藍衣、也會有和我一樣的感覺,好像繁華落盡、自己卻又不知道能抓住些什麼!」康輔社裡、陳篤為這次的康輔營的檢討會做最後的總結;他是一個過來人,九屆在去年康輔營結束、把康輔社的重擔交給十屆後、幾乎就已經不再辦活動了;而他現在的心情也許、也是十屆如今將面對的心情。

『今年看著大家這麼努力的辦活動、心中很感動,但我卻都只是站在旁邊看;回想從前在康輔社辦活動的情景、那種失落的感覺又更強烈了!』『但也許學習面對失落、這也是在康輔社裡必經的一個過程吧!畢竟將來在人生,每個人擁有過後、也都是要去面對各種的失落感!所以...』『...來吧~來吧~十屆的藍衣,來跟我一起當哲學家吧!』這是陳篤說話的習慣,一開始總讓人以為他是正經八百;可是話說到最後卻變成亂七八糟、不知所云的嘻嘻哈哈『..人生的潮起潮落、讓我們來一起好好思考生命吧~』。『哇!陳篤又瘋了!』『該抓出去吃藥了!』『好!今天康輔營的總檢討會、就到此為止!』『再次謝謝大家、對康輔營的盡心盡力!康輔營到此、也總算告一段落!』。『然後!大家注意!今晚七點、大家到徐文住的地方吃火鍋;康輔營慶功...』迷霧中的康輔社址、康輔營檢討會結束,大家紛紛收拾起東西離去;而程泉卻獨自在迷霧之中走不出去...

「人生學習、成長的目的又是什麼?是為了贏得更多現實世界的名利,社會上的功成名就嗎?」康輔社的人已散去;程泉的靈魂又在迷霧中,問了獨坐在康輔社址裡的程泉這個問題「物質、金錢真的就能滿足我的生命嗎?功成名就對我的靈魂又有何意義?」「我既知紅塵只是虛幻、而追逐擁有人生虛幻的這一切、難道這卻就是我生命的目的?」

「我只能把我們年輕的故事、留在大度山的迷霧中;」通常大度山應該只有在三、四月間的冬末初春才會起霧;然而程泉不懂,為何眼前所見的這大度山、長年卻都是在迷霧中。「你其實早就死了!卻還在這迷霧中的現實世界,渴望追逐虛幻的一切!有什麼意義?」程泉的靈魂輕輕的在程泉的耳邊、提醒年輕的程泉;「醒醒吧!程泉!」....

6 、圖書館前與阿蘭的約會

『醒醒吧!程泉!你不是說今天上午十一點半,要和你的阿蘭約會;再不起床!快睡過頭囉!』程泉躺在「男舍127寢室」門邊的床位上昏昏沉沉的,聽見王憲的聲音在叫他起床;程泉翻了個身,王憲伸手又推了推昏睡的程泉說『「社個課」老師今天又點名了!他說下一次點名,你如果還是沒到;那這學期就不用再去上課了!』。這天早上八點的「社會個案工作」程泉原本是想去上課的,因為他已打定了主意要「積極上進」;然而早上當他睜開眼,看了看錶、心中就覺的不妙「啊!糟糕!八點半了、來不及去上第一堂課了!」。「乾脆!那再睡一下!九點再去上第二堂課好了!」程泉原本打定主意一定要去上第二堂課的;因為「社會個案工作」這學期、老師已經點過兩次名,他都沒到;已經被老師特別注意「關心」了。

『已經十點多囉!糟糕!真是沒辦法!老師又點名囉!我完了!』直到王憲上完第二堂課回到寢室,叫醒了程泉;程泉還是躺在床上懶洋洋的。王憲邊放下自己的書包,邊又開玩笑的問程泉『你上次不是說!你要開始積極上進嗎?怎麼維持沒兩天,就又上進不了了!?』。『還是我比較厲害吧!持之以恆!』王憲邊自顧自的說話,換了一件背心後、又走到宋崗放在寢室的健身器材旁,拿起了啞鈴、練起了舉重。而程泉這個時候點了根煙,也掙扎的起了床,因為課沒去上早已習慣了、倒無所謂;但十一點半和阿蘭的約會,這是他夢寐以求的第一次、他可不能再被自己的懶散打敗;何況想起了阿蘭,心中有了阿蘭,年少的程泉的精神都又來了。

「 1987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

我今天和阿蘭約會,天氣風和日麗就像是我今天的心情;山服生活營結束、再加上期中考,已經好一段時間沒看見阿蘭了;兩個人「久別重逢」都好高興。

我上次向阿蘭要相片,今天她還特意的帶了一張、個人照相片來送給我;從圖書館走到東海別墅、從東海別墅再走回女生宿舍,一個下午和阿蘭幾乎走了半個東海。

我們原本還想走到東海湖,不過!阿蘭下午五點多有課、得準備、所以我們約定了下次再一起去逛東海湖;

還有!很令我很意外的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不見,阿蘭竟然把她、留了好幾年、那一頭烏黑及腰的長髮都剪了...」

「【藉著緣份牽引 讓彼此心靈相通;茫茫人海使互相交會時 是緣也是圓】」一天要看上好幾遍,程泉把阿蘭寄給他的那張書籤上的小詩、不知不覺都背起來了;坐在圖書館前廣場邊的護牆,等著阿蘭、程泉心中其實是有點顫抖的。早上十一點多、大多數人都在教室上課,所以圖書館前往來的人不多;這倒讓程泉免去了讓別人知道、他正在等女生約會的尷尬。「還好!是和阿蘭約在圖書館前見面,應該不會有人知道、我是在等女生約會的!」接近中午的時分,晴朗的五月天氣;陽光直接照在程泉的臉上、身上,雖然有點刺眼但還不致於讓人感覺燥熱;只是離約定的十一點半、越來越近,程泉顫抖的心卻越來越有點慌。

「還有!十分鐘就十一點半了!阿蘭現在應該走出女生宿舍了吧!或者已經走在文理大道了!」隨著時間的逼近,程泉在圖書館前的護牆坐不住了;他站起身來踱步、繼而走下紅磚地板的廣場,往文理大道的台階梯去、他心想「阿蘭!如果已經走在文理大道,那我從圖書館這裡看下去、也許就會看見她吧!」。「怎麼!阿蘭好像還沒來耶!」站在文理大道最上端的台階上,程泉往綠草如茵、兩旁大樹合圍的文理大道往下看;接近中午時分、文理大道上往來的人也不多,鐘塔之前來往的幾個人、沒有 蘭的影子;鐘塔之後、距離更遠的,雖然也有人在文理大道的綠色隧道裡往上走、但程泉也看不出來有像阿蘭的身影。

「剩下五分鐘、就十一點半了!阿蘭怎麼還沒來!」倚在文理大道台階上端、半個人高的白水泥寬大的護牆;程泉的兩眼還是搜尋著、文理大道上來往的人,有沒有阿蘭的影子。鐘塔前的文理大道此時只有一個女生在往上走,可是看起來不像是阿蘭;程泉有點沮喪的想「如果現在、在文理大道還看不到阿蘭,那阿蘭她恐怕要遲到了!」。「這個女生不知道是那個系上的,好動人的感覺哦!」鐘塔前在往上走的女生,穿著一件米白色的窄裙,雖然不是阿蘭但卻對程泉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猶其是她那身雪白的肌膚,穿著肩膀只有蕾絲綴邊的無袖上衣、兩隻粉嫩的胳膊都露出來在陽光下,真的是讓人不禁想再多看她兩眼;雖然剪的是一頭短髮,不像是阿蘭飄逸的長髮,感覺卻很青春俏麗。

「阿蘭!要是她也能穿這樣,那該有多好!」遠遠的望著那個女生,程泉只是在心裡想著;直到那個女生往圖書館這邊、越走越近;程泉才趕緊把自己、鎖定在她身上的視線移開。

『阿泉!你來等我好久了嗎?』程泉才把自己的視線移開文理大道,轉眼間就聽到在台階下、阿蘭的聲音在對自己說話;程泉狐疑「奇怪!現在在台階下的,應該只有那個穿著短裙,剪著短髮的女生啊!怎麼會有阿蘭的聲音?」。『對不起!阿泉!讓你等了我那麼久!』聽見這個聲音、程泉回頭再仔細的端詳,那個正在台階上往上走的女生;東海大學一萬多個學生當中,果然沒有那麼多漂亮的女生,原來那個婀娜的女生真的就是阿蘭、難怪會那麼漂亮動人。

『阿蘭!妳留了好幾年的長髮呢?』看見了眼前有點眼生的美女竟然是阿蘭、程泉趕緊迎向前去、第一句話就這麼問阿蘭;阿蘭笑著回答『上星期日回高雄的家裡,我把它打成辮子剪下來了!留在家裡!』。『好可惜哦!阿蘭妳怎麼要把長髮剪掉呢?』看著阿蘭直剪到耳跟下的短髮,程泉有點捨不得的問;在文理大道的台階上、阿蘭站到了程泉面前望著程泉說『很多原因啊!我也很捨不得,想了很久、'還是把它剪下來了!』。『阿蘭!妳頭髮剪這麼短,看起來好像是高中女生耶!跟以前感覺都不一樣!好像年輕了十歲哦!』面對著磚紅色的圖書館大樓,程泉和阿蘭邊走邊聊;從女生宿舍走到圖書館大概是一公里的上坡路、阿蘭拿著手帕擦著額頭的薄汗。

『阿泉!我們先在圖書館這裡坐一下好不好?還有、我有帶相片來給你哦!你要不要先看一下?』兩個人就在圖書館外陰涼的走廊,坐在寬闊的護牆石板椅上;阿蘭從背包裡拿出了一張自己的相片給程泉,相片裡的阿蘭、還是留著那頭及腰長髮的時候拍的。程泉看著相片裡阿蘭、那頭烏黑的長髮只是覺得可惜,不知道阿蘭為何突然要把它都剪下來;阿蘭起先是說,因為參加了山地服務隊、留著長髮不方便;後來又說因為天氣開始變熱了、夏天留著長髮會更熱。但這兩個理由怎麼會是她把寶貝了好幾年的長髮剪掉的主要原因;阿蘭把長髮剪掉,其實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沒有說出來,而年少的程泉一時也參不透其中奧妙的道理...

7、女為悅己者容

阿蘭二十一歲已經是青青年華、像花朵盛開的窈窕淑女了;但程泉今年十九歲、卻還像是個青澀懵懂的小男生。程泉上次在「山服」欣餐二樓的聚餐中、把自己的頭髮剪了,大家都說他看起來像高中生;這件事、阿蘭後來在「山地服務隊」的活動中,也聽見「阿三哥」「老貓」「小叮噹」在開玩笑中提起過。

不論是年齡還是外表、阿蘭相對於程泉,她都顯得成熟多了;成熟而美麗、雖然這是程泉迷戀她的原因,然而這對阿蘭卻是個壓力;因為阿蘭她可不想,走在校園中與程泉約會的時候,卻被當成是姊姊帶著弟弟在散步。「還是把這長髮剪了吧!我已經答應了阿泉的約會,並且也在信裡告訴了阿泉"願將此緣化做圓"」想到了這點,阿蘭的心中就再沒什麼好猶豫的了。

為只為讓自己和程泉在一起、感覺能一樣的年輕。阿蘭把及腰的長髮打成了兩條長瓣子,剪刀慢慢的從她的耳根下把長髮剪下;「"女為悅己者容"但願阿泉他會明白,我是為了他把這長髮剪掉的!」看著被剪下來的兩條長辮子,阿蘭的眼眶不之自覺的卻竟還是有點發紅、濕熱...

書籤:【1/2/3/4/5/6/7/】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