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章春之祭康輔營預備會議

1會」營火圓會;

時間1990年4月5日:「會」十年大會「圓會」會場,地點在新社鄉新龍崗偌大的操場的邊隅;晚上六點三十分、程泉正手持一根竹棍上頭綁著冥紙燃燒的火把、對一群人說話。『啊!歡迎各路英雄豪傑來參加我們十年一次的「圓會」,我們「會」是個反清復明的秘密組織;』程泉以有點嚴肅的口氣說話,說到重點還刻意的加強語氣『弟兄們平常或務農、或士農工商、或「好吃懶做」或「作奸犯科」各有所長;但無論如何在今晚十年一次的「圓會」,總舵主他將現身與我們共商、反清復明之大計。』。『啊!總舵主現在在那裡呢?我們總舵主因為被清廷的「鷹爪」、「走狗」追殺;所以現在不得不落草為寇,在新龍崗的山上當「賊」』「圓會」會場是個馬蹄型,兩旁是用兩張桌子疊起來的高度、再覆蓋以深綠色的軍毯當城牆;程泉和一群人就在馬蹄形城牆的底部、有個城門的入口,接著程泉又說『啊!經過十年的為革命奔走,總舵主也不知道還認不認得我;不過還好、我們「會是有暗號切口的」』。

『我們的暗號就是在每個人的名字上加一個「賊」,所以大家記得看我的手勢,我的手指指向那邊大家就跟著指向那邊,我喊誰的名字大家就跟著我喊誰的名字!』程泉左手拿火把;說著就舉起他的右手的手指、指向城門口接著高喊『喂!賊~穎仁!你死出來!』。『好!現在舉起你的右手手指!大家一起來!』程泉對坐在草地上的眾人說;眾人隨之舉起右手指指向城門口、齊聲大喊『喂!賊~穎仁!你死出來!』。『咦!怎麼沒人死出來?大概我們聲音不夠大!好!大家再來一次、大聲一點!』程泉說著,眾人又是更大聲的齊聲大喊『喂!賊!穎仁!你死出來!』。

『喂~城下是誰在鬼吼鬼叫的!?』在會場入口旁邊的城牆上,穎仁在裡面拿了一張桌子站著、手拿火把的露出了上半身,接著又問『來者何人?』;程泉在城下回答『啊!我是「會」武堂堂主程泉!我今天特率各分舵來參加十年一次的「圓會」』。『程泉哦!這個人不是早就「死」了嗎?怎麼今天又出現了?誰知道你是不是「清廷走狗」冒充的?』穎仁在城頭嘴裡不饒人;程泉回答『啊!我跟總舵主是穿同一條開襠褲長大的!不信這裡有信物!你拿去問總舵主便知道?』。『信物在此!接住!』說時遲那時快,程泉已從懷中掏出、一條他在成功嶺穿過的「黃埔大內褲」在手裡揮舞了兩下,就向穎仁丟過去 。『哦~內褲送洗!』穎仁接到「黃埔大內褲」就大喊、隨即訂正『啊!不是!來人啊!把信物拿去給總舵主看!』。過了片刻,穎仁跳下桌子後、又爬上牆頭。

『喂!程匪泉~我們總舵主說她根本不穿內褲~啊!不是!我們總舵主說她是女的!怎麼可能跟你穿同一條開襠褲!』穎仁拿著火把在黑夜的牆頭繼續說;『我們總舵主說你們要進來參加「圓會」也不是不可以,但「此山為我開、此樹為我栽;若要行路過、留下買路財」;每個人繳一百銀元「幣」就能進場』。『另外!我們「圓會」今晚的暗號已經改成、必須在每個人的名字中間加入一個「匪」字;所以在場的所有人都必須先熟悉暗號;好!現在大家就跟我一起做、呼一次口號、』穎仁說完話就把手指向程泉大喊『小心程匪泉~淫賊就在你身邊!』;眾人哈哈大笑隨之手指程泉大聲複頌『小心程匪泉~淫賊就在你身邊!』。

幣」原本是發給每個人二千銀元的,只是活動開始後、這每個人的「幣」不知從何時開始卻都變成由整個小隊統籌管理;雖然、這出乎當初營隊設計的預料,不過!每個小隊為了贏得更多「幣」反而形成了更重視團隊榮譽的集體壓力,這結果卻也更有利於活動的執行。

 

各分舵在城門口分別繳了入場費、陸續進入會場後,各隊的分舵主就讓小隊按照馬蹄形在草地坐定;這中間的插曲還包括,第二分舵舵主「柯男」因為拒繳入場費、被當場拖到軍毯的布幕後「碎屍萬段」、慘叫聲連連,剎那間「黃埔大內褲」又從布幕後飛了出來、嚇的大家不敢不繳入場費。「圓會」的馬蹄形會場周圍都是兩張桌子高的軍毯圍起的,前方開放的空間是幾張桌子排成長桌、地上則是稀疏的散怖著正燃燒的火罐頭;火罐頭的光芒昏暗暗的照著、長桌的左後方是一個用寬三公尺、高大約五公尺的長竹竿搭的矩形工程。矩形工程的中間是用白色棉布纏繞著粗鐵絲、紮成的一個大約一公尺大的「」字;前方場地的最外圍則是用散亂的木椅圍起來、隨便的堆疊,以顯荒涼。

『啊!迎「會」列祖列宗神祖牌位進場!眾人跪迎!』當程泉把話說完,港劇「華山論劍」的音樂響起;總舵主小蘋手捧一個神祖牌位走入馬蹄形會場中央,大年和柯男則在她後頭、兩個人合捧著一個鐵臉盆上頭用海報紙弄成像是香爐的大鼎。『啊!我們現在就請總舵主來為我們講幾句話!』華山論劍音樂停止,總舵主小蘋開口說『哦!大家!除了「反清復明」我無話可說!但所謂「自助還要天助」!』;『哦!我們今晚的「圓會」的目地、就是要喚醒我們「會」的列祖列宗來與我們共襄「反清復明」大業!』小蘋的聲音說不大聲,在這空曠的場地更不適宜多說、於是立刻把時間交給程泉『好!我們現在立刻就請武堂堂主程泉!喚醒我們祖先的靈魂!來參加我們的「圓會」』。

『ㄚ~ㄌㄟ~ㄧ~啊!大家跟著我一起做!!我們要祈求我們「會」的祖先來到我們的會場!ㄚ~ㄌㄟ~ㄧ~』小蘋把神祖牌位和香爐鼎放在會場中央後,程泉便帶領大家做拜火的儀式;他帶領大家跪在地上把雙手高高舉起後又緩緩的拜到地上、此時所有的藍衣幹部也都圍在會場的內圈代領著大家一起拜火。『ㄚ~ㄌㄟ~ㄧ~啊!「會」的列祖列宗啊!不管「你是啥麼死人骨頭」!同胞們起來吧!ㄚ~ㄌㄟ~ㄧ~』程泉以嚴肅的口氣、國台語夾雜的拜火,其他人也都照說照做;香爐鼎裡面放著一個火種,剛剛柯男放下香爐鼎時已偷偷點著、正慢慢的燒著香爐裡的海報紙。『ㄚ~ㄌㄟ~ㄧ~啊!三民主義有礙健康、抽煙過量統一中國,消滅萬惡的賊~穎仁!ㄚ~ㄌㄟ~ㄧ~』香爐裡的火種已漸漸把整個香爐的海報都燒了起來;『發爐了!發爐了!祖先來了!』此時其他的藍衣幹部紛紛大喊『快點獻舞!祖先來了!快起來獻舞!』。營火舞的音樂已經從錄音機中開始播放,圍在內圈的康輔社藍衣幹部帶領著大家、圍著中間那盆火熱熱鬧鬧的也開始跳起了營火舞 ...XXX

營火舞結束大家紛亂的剛回復到馬蹄形的位置,緊接著是總舵主小蘋要施展蓋世神功「隔空點火」、點燃「圓會」中各分舵比武競技的聖火;程泉大喊『恭迎總舵主施展蓋世神功─隔空點火』。只見總舵主小蘋站在長桌的後方、港劇「華山論劍」的音樂又響起;接著小蘋裝模作樣的揮揮衣袖、兩手往前一推,使出一招降龍十八掌「雙龍出海」的招式。黑夜中只見一團小火球從小蘋的掌下緩緩而出,從長桌這邊向那懸在半空中大大的「」字慢慢慢慢的靠近;當然在黑夜中大家是看不見的,其實在小蘋前面的桌子的桌面下釘著一根鐵釘、鐵釘上綁著一根細鋼絲,而這根鋼絲的另一端就綁在「」字工程的下緣;當小蘋使出「雙龍出海」的時候,在內側的那隻手其使正拿著打火機、點燃了在桌下綁在細鋼絲下的一團沾了汽油的黑色棉布球;另外!在這團黑色棉布球下還綁著另一條細鋼絲、直穿過「」字工程,在另一端國安正拉著讓這團著了火的棉布球往前進。『啊!各路英雄豪傑舉起你的右手來、伸出你的食指!我們給總舵主加油!』眼看著小蘋前方的那團火球才飛到一半突然停止、更又往後退;程泉大喊『喂!總舵主賊~小蘋!加油;好!大家一起來!』眾人齊聲也大喊。『啊!總舵主晚上沒吃飯!火力還是不夠!現在各分舵用你們的隊呼為總舵主加油,從第一分舵開始!』『第一分舵隊呼!來!...』第一分舵的小隊長帶領了第一分舵用他們的隊呼為總舵主加油;『好!第一分舵賞五百「幣」;再來第二分舵隊呼...』..直到六個分舵隊呼都喊完,六個分舵又一起各自呼了自己的隊呼,總舵主小蘋隔空點火的火球也終於到達「」字工程的底部、然後慢慢往上然燒到整個沾了汽油大大的「」字;整個工程中的「」字都燃燒起來了,熊熊的火燄昏昏黃黃照亮整個馬蹄形的「圓會」會場,緊接著是分舵主的獻藝,「烈火青春」的音樂響起、配上前台小煙火噴發的火燄,第十一屆的藍衣幹部在火光樂聲中熱鬧的跳了小蘋編的舞、吵熱了整個「圓會」的氣氛。再來是各分舵在行前晚會時排演的節目上場,或戲劇、、或舞、或歌這是所有參加學員的表演時間;「圓會」正在熱鬧的進行....,這是所有康輔社十屆、十一屆藍衣幹部日以繼夜努力籌備了一個月的心血。

2、※「圓會」留影:123

 

3、康輔營預備會議、

「1990年3月6日大度山日記:我走在路上幾乎都看不見其他的人了,大度山今天起大霧、簡直伸手不見五指;可能台中是個盆地的緣故吧!每年三、四月間大度山常會有這種起濃霧的現象。晚上八點多、我到夜間部大樓(N106教室)開康輔營的預備會議;還不錯十一屆的紅衣來了十五個、他們這一屆會穿上藍衣繼續留在康輔社的,應該至少比我們十屆多吧!藍衣幹部太少對康輔社籌辦營隊活動是個大問題,像十屆藍衣實際會出來籌辦活動的大概只有八個人;八個人要負責康輔社一整年繁雜的活動、還要兼顧課業,對每個人來說都吃力;然而大家負擔更大的壓力是怕活動辦不好、會砸了康輔社的招牌。我回想大學這四年、我到底做了什麼事,生命中又留下了什麼值得回憶;從加入社會服隊穿上那件綠衣、到康輔社穿上紅衣再到穿上這件藍衣,這之間的過程無疑是我大學生活、最充實與最值得紀念、最無悔的繽紛燦爛歲月...」

 

程泉三月六日這天,穿上康輔社的「紅衣」那是件袖子縫了一長排臂章的粉紅襯衫、再加上那件淺藍的外套「藍衣」;每當他穿上這身制服就覺得驕傲、帥氣,畢竟這是他付出多少心血、歷經多少營隊活動的考驗才能擁有的榮耀。晚上八點左右、程泉把機車停在東海別墅,然後從別墅的旋轉門進入東海大學校園;雖然這並不是到夜間部大樓最近的路,但山上因為今晚起濃霧、他想獨自走過東海大學上方這一大片荒蕪的相思樹林、感受在夜晚的濃霧中漫步的氣氛。東海大學校園上方的這一大片相思樹林沒有路燈,一年四季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草長的比人還高、尤其入夜後往往給人的感覺總是淒涼陰森;程泉穿著康輔社的藍衣在濃霧中,從相思樹林的小路彎延走過;因為穿著康輔社的藍衣有榮耀的光芒、所以鬼神不敢近身,程泉心裡是這樣想的,所以他更天不怕地不怕的獨行在濃霧中的相思樹林、挑戰他的勇氣。

相思樹林的下端就是東海大學最高大的建築物「圖書館」,圖書館面對的就是兩旁大樹合拱成隧道的「文理大道」、而東海大學的六個學院就是左三個學院、右三個學院的分佈在文理大道兩旁;夜間部大樓是在下圖書館階梯後的右邊第一個學院,雖然說是夜間部「大樓」、但其實這只是閩南式的紅牆灰瓦兩層樓的四合院建築,就跟其他散佈在文理大道旁的其它學院一樣;要說夜間部大樓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其他學院的地基都是往上填的、所以四周都有類似城牆的建築,而夜間部大樓的地基卻是往下挖的、所以四周圍沒有城牆。

程泉走出了相思樹林,經過圖書館走下文理大道、濃霧中他走下夜間部大樓的階梯、經過穿堂而N106教室就在穿堂右邊的第二間小教室;教室燈光是亮著的、穎仁和執祕小蘋離八點半還早卻早就已經在教室裡面、討論今晚康輔營預備會議的流程。『嘿!程泉你來囉!今晚霧好濃哦!』小蘋看見程泉走到門口就先向程泉打招呼;穎仁一看到程泉就說『程泉哦!你不要以為霧濃、你今晚又可以出去幹壞事!我知道那個到處性騷擾女生的「大度山之狼」就是你!』

『咦!穎仁!不會是程泉吧!我看過報紙上的相片;我覺得那個「大度山之狼」長的好像你!我都很掙扎、不知道該不該去報警來抓你!』國安一邊在黑板寫著今晚預備會議的會議大綱、一邊對穎仁這麼說;小蘋眼看國安和穎仁抬起槓來、忙著插話『好了!好了!我知道康輔社的男生全都是「色狼」,但現在我們先來討論預備會議的事好不好?』。『小蘋!妳說康輔社的男生全都是色狼!不會也包括我吧!』徐文剛進教室的門不巧正聽見小蘋說康輔社的男生都是色狼、沒頭沒腦的也問了一句;潁仁立刻接了話又說『對啊!徐文!小蘋說看你身上的毛都那麼長、尤其胸毛又那麼多,很性感、像色狼...哎呦!好痛!小蘋!饒命!』,穎仁說的正高興、小蘋兩根指頭早就默不作聲的從他的腰際捏下去,痛的穎仁從椅子跌到地上。

『哦!真給你們氣死了!說正事啦!』小蘋說著轉頭就對程泉說『對了!程泉!我和穎仁討論過,這次康輔營我們覺得在新社鄉的新龍崗可能比較適合!ㄟ!你們其他人覺得呢?』;『我沒意見!』徐文說,國安也跟著說『我也沒意見』。『新社鄉新龍崗在那裡?我沒去過耶!我看待會預備會議,每組再派一個人;我們再去探一次路、熟悉環境好了!』程泉說完;小蘋就拍板定案『好吧!康輔營的地點我們就決定在新龍崗!』。幾個人正說著康輔營的事,八點半已至、其他參加康輔營預備會議的人也陸續到達夜間部大樓;眾人七手八腳的把N106教室的幾張長桌排成了適合開會的矩形,執祕小蘋和進修長穎仁先坐定在教室門口對面、橫放的桌子的主席的位置、其他人跟著也陸續就坐 ,準備開康輔營的預備會議。

 

『ㄟ!大家快點找個位置坐下,八點半了!要開始開會了!』看著滿教室穿紅衣和藍衣的人有的聊天、有的走來走去;穎仁看了看手錶、要大家找位置坐下,等所有人都坐定、他又說『ㄟ!大家先看一下黑板!這是我們今天康輔營預備會議的會議大綱:』只見黑板上寫著:

一、執秘致詞、介紹康輔營各組組長:

二、康輔營招生對象分析:

三、康輔營之目的、方向討論:

四、康輔營之主題與包裝討論:

五、公佈康輔營分組組員名單?

六、康輔營之情緒曲線與粗流程討論──休會

七、腦力激盪:

八、康輔營招生事項討論:

九、探路報告、二次探路人員:

十、叮嚀、其他:

『好!現在開始開會;首先!我們先請、這次康輔營的執祕小蘋致詞:』穎仁說完話就請小蘋致詞;『很高興哦!大家能來參加籌備這次的康輔營!』小蘋看了看教室裡的十一屆紅衣幹部說『十一屆的紅衣幹部經過這次康輔營的籌備也將進入另一個階段、成為康輔社的正式幹部「藍衣」,希望在座的大家都能堅持到最後;還有我們此次康輔營的時間是在四月五、六、七日三天的連假,地點則是定在新社鄉的新龍崗....』。『接著!我為各位介紹我們這次康輔營各組的組長:』小蘋接著陸續的介紹『進修長是穎仁;生活長是惠如;活動長是程泉;器材長是國安;然後我們的總務、帳房則是李雯...希望大家能和他們多多配合...』。這次的康輔營十屆的藍衣、除了張儡以外,其於九個人全都參與籌備;而十一屆的紅衣在預備會議則是來了十五個,但能堅持籌備到最後、並參與活動穿上藍衣成為康輔社正式幹部的會有幾個人、其實這卻還是個未知數。

 

『好!再來我們要做康輔營招生對象的分析;腦力激盪!從我左邊開始順時鐘一人說一個!你認為來參加康輔營的學員的心態是什麼?』穎仁說完指示從左邊的程泉開始發言;『來康輔營玩的!』程泉說完;國安接著說『來學東西的!』;『來交朋友的!』依續又有人說;『來打發時間的!』『想進康輔社的!』『朋友介紹來的』『一時衝動在招生灘位繳錢的!』『想接近大自然的!』『康輔社員仰慕學長姊來的!』;越說到後面越詞窮索性有人說『被宣傳海報騙來的』『來混的』『打發時間的』『活動便宜又大碗公的』..;柯男依序將它都寫在黑板.。『好!投票表決!可以複選!你認為學員是來玩的舉手!』穎仁說完,柯男點了點舉手的人數說『二十四票』;『接著來學東西的!舉手』...。

『經過綜合整理後、我們投票的結果是:來玩的:24票、來學東西的:19票、來交朋友的:15票、朋友介紹的:11票;針對以上四點、我們現在來討論可以達到康輔營這些目的的方法:』穎仁說完接著又說『我們康輔營基本上、主要是一個進修性的營隊,並不是去遊山玩水的;這一點在招生時也要讓招生的對象有所了解!所以我們現在就先來討論讓學員學東西的這個目的要如何達到?』『腦力激盪、順時鐘,一樣一人提出一個我們可以讓學員在康輔營學到什麼東西?』;陸續有人說『團康技巧』『營隊活動設計』『如何領導』『塑造營隊氣氛』『學美工宣傳』『學習上台能力』『磨練膽量』『學編劇演戲』『學活動場地佈置』...;『學習照顧別人』到後面有人實在想不出來什麼了索性說『關懷國家社會』『學習被噓下台的挫折』...

『好!以上各項是讓大家對康輔營可以讓學員學到什麼有個方向,現在我們接著討論如何在康輔營可以讓學員交到朋友?腦力激盪一人說一個方法、這次從我右邊、順時鐘.』穎仁還沒說完;坐在右邊第一個座位的周為就說『ㄟ!穎仁!你剛開會就頭昏囉!從你右邊怎麼會是順時鐘?』;『哦!是逆時鐘!』穎仁急忙訂正、大家一陣笑,接著周為發言『可以玩小天使與小主人』;陸續又有人提出『玩來電五十』『辦舞會』『玩我愛紅娘』『小隊連誼』『晚上準許夜遊』『寢室連誼』『交換關懷卡片』...;到後面又有『比武招親』『拋繡球』..『男生女生睡一個房間?』當然提出這個意見的人立刻受到眾人嚴厲的「道德譴責」;『不過!這個意見真的很好!唉!好可惜!』穎仁又搖頭又嘆息的、大家又是一陣的笑。

『好!再來我們討論如何達到來康輔營玩的目的?腦力激盪一樣!提出一些可行活動!』穎仁說完;陸續有人提出『大型團康』『小隊競賽』『童年遊戲』『無具野炊』『營火晚會』『恐怖夜間活動』『打水仗』『土風舞』『舞台晚會』『大地追蹤』...;『扮鬼嚇人』『夜抓貓頭鷹』『抓對廝殺』...『跑操場?』...   X  X  X

 

『好!接著我們要討論的是會議的第四項─康輔營的包裝;這次我們康輔營的地點─新龍崗,由於並不是風景勝地、所以在營隊的包裝上非常重要!』穎人繼續說『還是一樣每個人提出一個建議,最好再加上說明讓大家更能了解你所提出的包裝形態;柯男還是請你在黑板做一下記錄。』『好!我自己先提出一個:「農村形態的包裝」,像是最近我看了一部影片「西雙版納」覺得那種感覺蠻不錯的...』穎仁說完;程泉也提出「武俠小說」的包裝,就像是「書劍恩仇錄」反清復明的天地會;接著又有人提出「男女愛情大悲劇的故事」,像是「琬君表妹」;又有人提「童話故事」像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也有人提「未來時空」像是「異形」、然後異形由國安來演..。經過表決.:「農村形態的包裝」:10票;「武俠小說」:8票;「男女愛情大悲劇的故事」:11票;「童話故事」:5票;「未來時空」9票;由於最後所得的結果是「男女愛情大悲劇的故事」得票最多,但這卻跟上次組長協調會大家討論出來的結果有出入、而穎仁又對自己的「農村形態的包裝」很堅持。『ㄟ!我覺得「男女愛情大悲劇的故事」.也可以用「農村形態」來包裝;像是發生在「西雙版那」的「男女愛情大悲劇的故事」』穎仁的話轉的有點「硬柪」;繼續又說『然後我們又可再加上「武俠小說」的情節,因為反清復明所以發生「男女愛情大悲劇的故事」...』。再經過一次表決,果然.「農村形態的包裝」贏得最後勝利。

「農村形態包裝」的主題已確定、接下來大家討論的就是這次康輔營的名稱,穎仁還是提出他的「西雙版那康輔營」;接著有人提出「新龍渡假村」;有人提「樓蘭國」;有人提「香格里拉」、又有「望鄉」「春祭」「春之祭」;然後有人認為可以把「西雙版那」因為營隊是在新龍崗辦、所以可以改成「新龍板那」。經過了表決,最後這次康輔營的名稱就決定為「春之祭─新龍板那」康輔營。

 

4、營隊情緒曲線分析、送女生回女舍

晚上已經將近十一點,夜間部大樓外面的霧越來越濃、整個學院區現在都已熄燈,大概也都已經沒人;濃霧中只剩下N106教室裡、還有一群康輔社的藍衣和紅衣在開會,但也已經有人開始昏昏欲睡。公佈了十一屆紅衣各分組的名單後,大家又協調了一翻;接著是討論這次康輔營活動的情緒曲線,以訂定活動的粗流程、還有應該由那些組來負責那些時段,並由大家提出建議。只見潁仁畫出了這次康輔營三天兩夜活動大概的情緒曲線圖在黑板:

 

『好!大家看黑板!這是我們這次康輔營大概的情緒曲線圖!大家想一下我們大概要用什麼樣的活動才能達到這樣的曲線?』穎仁在黑板畫好了曲線就手指著行前晚會的位置,問大家『行前晚會來參加的學員大概會是怎樣的心情?』;有人說『期待』、有人說『興奮』,有人說『陌生』。『基本上來說、剛來報到的參加營隊的學員有期待、有興奮但彼此間都是比較陌生僵硬的,所以我們要安排用什麼活動來「解凍」將學員的情緒導入我們營隊所包裝的氣氛?』穎仁比畫著繼續說『我們行前晚會可以分成兩個時段,第一個時段「授藍衣」這是既定的、就由活動組來負責把營隊導入我們農村包裝的氣氛中;然後第二個時段,就由生活組來負責,可以設計小隊連誼、選小隊長、決定各隊的隊歌、隊呼、隊舞等讓各小隊成員彼此熟悉認識,也可以讓他們準備晚會的表演節目。』;『接著我們來看第一天活動時段該怎麼劃分....』

『車上時間:我們怎麼來讓學員彼此認識?怎麼拉高情緒?該由那個組負責?設計些什麼活動?....』穎仁在台上說的口沫橫飛,而台下也開始有人閉上眼睛或搖頭晃腦、或頻頻點頭。『報告主席!有人意識已經陷入昏迷狀態!』菁菁手指著旁邊的大年、舉手發言,然後又不不停的搖他『醒醒!快醒醒!大年!不要嚇我們....我們不能失去你!』。『喂!大年!振作一點!叫你晚上不要去當大度山之狼,你偏不聽;現在體力不繼了吧!』國安也半開玩笑的對大年說、惹的大家都笑了;大年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說『沒有啦!我們今天體育課操了兩節課!好累哦!』。

康輔社是個讓人必須付出很多時間與精神的地方,也因為曾經付出許多所以康輔社的幹部對它總有很深的感情;但參加康輔社因為必須付出許多時間、精神這卻也不是每個學生都能負擔,像大年這樣在籌備活動中精神不繼的、或掙扎在課業與康輔社中猶豫不決的比比皆是。大部分參加康輔社的社員,其實都在穿上紅衣之前的第一年就都退出了;而穿上紅衣後還能再繼續堅持參與籌備活動直到穿上藍衣的,每屆頂多都只有十幾個、能成為康輔社的正式幹部。

這個晚上康輔營的預備會議中、大家討論的只是活動的大綱,所以時間也並不攏長;訂定了活動的粗流程後,大家又討論了一些關於活動的宣傳與招生,還有決定二次探路的人員。在各組組長叮嚀後,會議趕在女生宿舍關門前、大概十一點多就結束;穿著藍衣、紅衣的一行人陸續離開夜間部大樓,大度山的霧正濃、文理大道除了上坡與下坡更是分不清東西南北。穎仁、國安還有幾個機車放在校門口的男生,順道就護送住女生宿舍的幾個女生回去;機車放在側門的就往中正紀念堂走,大家在濃霧中的文理大道分道揚鑣,菁菁因為住在別墅旋轉門的附近、所以她決定冒險和程泉用走的穿過那一大片濃霧瀰漫的相思樹林。「夜這麼深、霧這麼濃」大家都說一個女孩子家走過相思樹林太危險了;菁菁說有程泉護送,大家齊聲又說『妳一個人走還不會危險,就是因為有程泉護送才更危險!』話才說完,濃霧中只聽見眾人的笑聲卻在看不見人影...

 

5、家經留言

「1990年3月x日鬼家家經:十一屆紅衣加油,希望你們都能堅持到最後、成為康輔社的藍衣幹部;

另外!上次我們的康輔挑戰營宣傳不力,所以!這次的宣傳要採強勢手段。                    小蘋留言」

「1990年3月x日咆哮家家經:年輕的故事裡有什麼可以讓你刻骨銘心,參與籌備康輔營的過程雖然很累,但你曾經付出多少、

這一切也都會在你的人生旅途留下多少可以咀嚼的回憶;來到康輔社的我不是萍水相逢、這是一個家、一個歸宿;

十一屆的紅衣加油,也許當你們也成為藍衣就能慢慢體會。還有!更重要的是、不要忘了你們的課業。               惠如留言」

「1990年3月x日杜鵑家家經:十一屆的紅衣原本有二十四個,二個被退學、一個發生車禍住院,還有學分被當了一屁股在生死邊緣的;現在康輔營來籌備的只剩十五個,自己也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堅持下去、很猶豫、唉!...                                                                                     菁菁留言」

「1990年3月x日周為回應菁菁留言:

學生在學校當然要以課業為重,畢竟我們花的都是父母辛苦的血汗錢、參加康輔社的活動應該要量力而為,;如果真有困難大家也都能體會諒解、千萬不要搞到被退學的下場,那樣在康輔社的伙伴也都會感到很難過。另外同屆之間的感情、往往也必須靠你們同屆去維繫;將來你們穿上藍衣康輔社的活動更是必須靠你們、互相幫忙才能撐起;所以希望十一屆的紅衣、你們在籌備活動的過程中也能互相拉彼此一把,能出來幫忙的也盡量能出來幫忙。         周為留言」

「1990年3月x日杜鵑家家經:招生日期有更改,宣傳期七~十二日;十三日開始招生,以四十人為主、若反應熱列再視情況增加;

另外!星期五中午前記得每個人都要交一張對開宣傳海報,還有明天上午程泉要在大學書店前做大海報、有空的人請來幫忙。  穎仁留言」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