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6/7/】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章春之祭康輔營一籌

1、故人已病寒流來襲

時間在2045年12月x日夜晚寒流來襲,「這人生原來只不過是場空歡喜,朋友會離去、愛人會離去,所有人早晚都只是會從我的生命離去!」蒼老的獨居老人、程泉在漆黑的房間藉著月光依然坐在鐵窗邊。「把感情寄託在別人身上人遲早也都是要落空的!而社會上虛浮的所謂的事業有成或自我實現,那更是心靈所有空虛的根源!」反正所有的擁有最後換來的都只是另一次的失落,因為不管追求什麼最後都是要失去、所以從年輕開始程泉他就已經什麼都不想再追求了;即使因為欠繳太多水電費,程泉已經被斷水斷電、房子正等著被法院查封。

淒冷的北風在窗外呼嘯,程泉有個預感;他蒼老的身體已經一身是病的生命、恐怕是在熬不過這個冬天;而寒流來襲的這個夜晚,讓他的心藏開始更有點承受不住的感覺胸口疼痛。程泉他從二十幾歲開始每天就都抽二、三包煙竟能活到這個年紀其實也已算是種奇蹟、可見其生命之強韌;但他現在不但有心臟病還有高血壓、肺癌也已經擴散,癌細胞正在吞噬他的全身 。然而「好人不長命、但社會上的人渣卻總活的特別久」,也許!這是因為他對生命的始終不明白、所以還不肯死;但也許這是生命、對程泉他最冷酷無情的折磨。

「情感原來只不過像是外衣,過了這一季就得脫掉那一季的衣裳、不管怎麼難忘;它都並不屬於生命的本身!」「我原本以為生命的價值在親情、在愛情、在友情;然而這一切原來都是會從我生命中消失的!」一整天胡思亂想的呆坐 、讓程泉這個血液循環不良的老年人、手腳都有點發麻;幾張相片從他枯萎得手中不知不覺的掉落到地上,他邊彎腰去拾相片、邊喃喃的說著『唉~情感是如此容易從生命中失去!那更惶論這現實世界,所謂的那些功成名究、財富與權力...』。一句話尚未說完、程泉的手指才剛觸及地上的相片突然他感到一陣頭暈目眩,這讓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他的身體突然、像一捆舊報紙塌下來的倒臥在地上;剎那間程泉好像在自己的腦海中聽見一整巨大的爆裂聲,然後他倒在地上的身體不斷的顫抖抽慉卻再不聽使喚。程泉中風了,這是他的家族病史,其實他祖父的那一輩人大多是死於腦中風;「叫天天不應叫地地地不靈」即使程泉也早有心理準備、但面對這一刻的突然到來卻仍讓他感到恐懼與震驚,除了身體不斷的顫抖與抽慉、他想喊救命卻也喊不出聲音。

鐵窗邊的月光被天上的烏雲都遮蔽了,程泉倒臥在冰冷的地板上獨自面對死亡、即使他的生命在強韌、漸漸的他的意識卻開始模糊;隱隱約約中他似乎聽見有人在說話,原本他以為他得救了、但後來他才發現原來那只是在牆邊那一長排急著找冬眠的巢穴的螞蟻在議論紛紛。『這個人太好吃懶做了!我就知道他最後不會有好下場!』一隻經過程泉身邊的螞蟻對另一隻螞蟻這麼說;另一隻螞蟻回答『對啊!人原本就應該像螞蟻辛勤的工作,整天忙碌的尋找食物這就是生命的價值;這個人就是太懶太閒了才會整天胡思亂想、迷失了生命的方向!』;聽了這翻高論、其他經過的螞蟻紛紛點頭稱是,置身在這一群螞蟻面前程泉更是感覺羞愧的無顏以對、恨不得自己立刻就死去、免的再受羞辱。寒流來襲的這個夜裡、隱隱約約被絕望包圍的程泉,似乎又看見早已逝去多年的父母對自己失望的眼眸;淒冷的北風仍在窗外呼嘯、隱隱約約程泉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小時候生長農村;一下子隱隱約約他卻好像又看見在年輕早就已離他而去的娟娟、滿臉是淚的模樣。『起來囉!程泉!快點起來了!我們康輔營的活動要開始囉!』隱隱約約程泉似乎又聽到他在大度山唸大學時,康輔社的那群藍衣幹部在對他呼喚;矇朦矓朧程泉好像問了一句『我們現在還在辦營隊活動嗎?』好像是穎仁的聲音在遙遠以前的地方回答『程泉!營火晚會快結束了!再來「假案偵查」!我帶其他人先去佈關;營火晚會這裡就拜託你了...』

 

2 、春之祭康輔營:「圓會」假案偵查;

時間 1990年4月5日:「反清復明」秘密幫會「會」十年大會「圓會」正在火燄的助興下熱鬧的進行;各分舵的節目上場,或戲劇、、或舞、或歌這是所有人的表演時間;大約晚上八點二十分最後一個分舵的節目上場表演完畢,緊接著各舵主又將上場獻藝。懸在空中的「」字燃燒著,大伙在夜晚正興高采烈,此時在城牆圍起來的布幕後突然傳來一聲淒慘的哀號聲;總舵主小蘋一身是血的從布幕後走進會場只說了一句『「救命~』,跟著就倒地不起、熱鬧的音樂同時也嘎然而止。

『不要慌!大家坐在原地不要慌!我們一定要抓出叛徒為總舵主報仇!』柯男從幕後衝出來大喊;跟著在場的其他堂主、舵主也紛紛圍上倒在地上滿身是血的總舵主、檢視傷口。『總舵主斷氣了!我們一定得找出凶手為她報仇!』大年誇張的大聲怒吼,聲音傳遍整個新龍崗;正在燃燒的「」字工程、此時突然也莫名的垮了一半下來,發出巨大的聲響更讓氣氛顯的詭譎、而各分舵的夜間偵查行動也正要開始進行...

『總舵主為何被殺?凶手究竟又是何人?看來也只有請各分舵去查出案情了!』熱鬧的氣氛褪去、夜晚的氣氛越來越凝重,武堂堂主程泉不斷在各分舵前跺步,重覆這幾句話;他用很鄭重的口吻提醒『各位!你們待會去偵查總舵主被殺的案情的時候;記得一定要順著有路上「插香」的方向走、以免發生意外...』。『老實說!辦營隊的夜間活動是有很多「禁忌」的,其實!我們辦活動的人也真的很怕發生意外~』程泉露出很深沉的表情、用神秘低沉的口氣又說『你們不要不信邪!而且活動辦過越多的人會越害怕,所以有些事我不得不先在這裡先提醒你們!再讓你們去夜間偵查!』;『晚上的活動有什麼禁忌?』晚會會場的火燄已慢慢熄滅露出一片破敗的景像,有人忍不住的問程泉這個問題。

『啊!我隨便說說!你們就隨便聽也不用當真;像是!我們來到這裡辦營隊活動之前的第一件事,都一定要先到附近的土地公廟去拜拜!』程泉話說的有點吞吞吐吐、難以開口的樣子『像我們上山下海到處辦營隊的人,荒郊野外的...難免會遇到有「那個」,唉~就是祈求不要有.怎麼說~.那種奇怪的事發生 ...』;一片低氣壓中,有人忍不住又問『真的嗎?你真的有遇到過什麼奇怪的事嗎?』。『好了!第一分舵現在先到總舵主被殺的第一現場、堪查案情,準備出發了查案了!』程泉再次提醒『還有記得!你們順著插香的路走、應該是會經過四個我們藍衣幹部怖關的查案的現場;如果不小心!「有人看見陌生人」!或是看見有第五個現場!記得假裝沒看見不要理它就沒事了!』;第一分舵的舵主帶領著第一分舵走到總舵主小蘋被殺的現場,只見小蘋一手握一把刀插在腹部、刀上寫著「武堂」兩個字、一手則握著幾張「幣」銀票;另外小蘋背上中了 一支飛鏢,傷口還流著黑色的血。『你們記得要注意路上的蛛絲馬跡、那可能都跟案情有關!』火光已幽暗,第一分舵要順著插香的路出發了;程泉在背後又用很低沉的聲音補上一句『男生一定得要保護女生哦!女生陰氣重、比較容易在晚上會看見~「那個」在樹林間「飄來飄去」的~』

 

第一分舵順著路上插著香的路出發了,走過伸手不見五指的小路、彎過一個彎,迎面是一個白色的人影吊在漆黑的大樹下、樹後還不斷傳來「恐怖之夜」的鬼哭哀號聲;『這是第一個查案的現場嗎?』有人問,也有女生嚇的裹足不前;因為剛剛出發之前程泉還告訴他們、去年康輔營辦夜間偵查時所發生的恐怖事件:

『我們去年辦康輔營夜間假暗偵查也是佈四個關,可是有一個小隊回來說明案情的時後、居然有第五關!』『而且那個小隊說,第五關最真實、那是一個滿身是血的人吊在大樹下還不斷向他們揮手「來哦~來哦~」』程泉邊低沉的說著、突然邊慢慢的招起手,嚇的大家都起了雞皮疙瘩;『其實!我們去年根本沒佈那一關!「那一關」我們常辦營隊活動的人心裡都有數,那應該是會「飄來飄去」的「那個東西」趁著我們辦活動,晚上來和大家一起玩...』。程泉講的鬼話還言猶在耳,沒想到第一分舵才轉過一個彎迎面就是看見這一關、真是不幸。

兩個比較大膽的男生走靠近吊在樹下的鬼影、又走回來向大家這麼說『這一關好像沒有案情的線索!』,第一分舵的一行人於是摸黑、顫慄的又順著插著香的路往前走;才走不久,只是兩顆樹之間又是一個人像僵屍般面無表情的走來走去,只見他臉慘白的像塗麵粉、眼角嘴角還流著血絲、披在身上的白床單也都是像蕃茄醬黏稠的血;看見第一分舵的人、那僵屍伸起了手彷彿要向大家走過來,嚇的幾個女生又是尖叫、又是想奔逃。

經過前兩站恐怖氣氛的塑造,第一分舵嚇的腿都軟了才終於真的來到第一關的查案現場,那是國安和周為兩個人的秘密談話:

『總舵主小蘋的死因應該是情殺!凶手應該是武堂堂主程泉!』國安繼續說『程泉和總舵主青梅竹馬,原本關係就曖昧;可是這次程泉回來卻發現、小蘋和穎仁之間竟然有一腿,因為不甘綠雲罩頂所以程泉奮而行兇殺人,殺死總舵主的刀上有武堂兩個字就是最好的証據!』。『不!我認為殺害總舵主的人應該是穎仁!』周為說『如果是程泉下的手、那他應該會把自己的刀拿走不會留在現場;應該是程泉回來了小蘋想和程泉重修舊好,而穎仁因為求歡被拒才憤而行兇、再借刀殺人嫁禍程泉!』。『不!是程泉殺的』『不!穎仁才是真凶!』國安、周為;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執不下,竟然出手打了起來、又對著第一分舵罵道『你們是什麼人竟然在這裡偷聽我們的談話!還不走!』。第一分舵舵主聽到這裡知道該走了,帶著第一分舵就往第二個查案現場前進、順著插香的延途一行人又是步入一片漆黑與恐怖...

第二關的查案現場是「財殺」:

『總舵主向我借了一大筆錢、』只見大年醉的不醒人事坐在水池邊的一個火罐頭旁、他一手拿酒瓶不斷喝著酒、一手還玩著一支飛鏢醉言醉語的說『都好幾年了,總舵主錢還不還我!害的我被地下錢莊逼債,如今都快家破人亡了!』;『別說我們「會」中「沒有一個人是總舵主妳的對手」』喝了一口酒後、大年他又指天罵地的說『要是妳讓老子真走頭無路了!我一樣拿我的飛鏢射死妳!大不了大家同歸於盡....』。大年的話越說越模糊、語無倫次,然後就轉身向水池、做出想拉下拉鍊灑尿的樣子、又對大家說『你們站在這裡、想看我尿尿嗎?』;大家聽了也知道該走了,又往下一站去  ...

延著插香的路上,有時出現的是掛在樹上的血衣、有時則是不知要從何處突然冒出的渾身是血、臉色慘白的僵屍;「男生保護女生」好不容易一行人終於來到、第三關的查案現場「暗殺」:這是一間黑暗的教室、桌上點著一根蠟燭、而柯男就坐在蠟燭旁邊看著一封信。『我潛伏在『「會」都已經十幾年了!朝廷如今竟然因為我毫無建功、要把我撤職斷絕後援!這我可怎麼辦?』柯男邊看著信邊嘆息的又說『不如趁今晚「圓會」大家酒酣耳熱,我就趁大家失去戒心潛入總舵主的房間、把「會」的名冊偷出來給朝廷、將功贖罪』;『只是總舵主武功蓋世、又「鐵血無情」要是我被總舵主發現、該怎麼辦?』燭影搖晃的桌上、還有一個玻璃瓶上面寫著「見血封喉」只是不太明顯;柯男猶豫不決的說『我不能冒險!也許我該再想個萬全的法子準備!準備!』。

經過了第三關,接著一行人又來到第四關「自殺」:

『總舵主這個位子我真是坐的太痛苦了!不但得被清廷追殺!我如今更已經再沒有錢給「會」弟兄生活!』菁菁扮成了總舵主小蘋、在一間陰暗的教室裡哀聲嘆氣『不如把大家都散了!各自找活路去!』;『無顏再見江東父老!我不如死了算了!』總舵主顯的非常痛苦的拿著一把刀說『程泉他如今也懷疑我跟穎仁的關係,這是他送我的訂情之物;「如果你不再愛我!我也一定會讓你終身後悔的!」』...

 

3、大審判

假案偵查,繞了一圈新龍崗漆黑的路後,第一分舵總算回到了火光都已熄滅、殘敗的「圓會」會場、在幽暗的角落裡圍成一圈討論著案情;四、五分鐘過後第二分舵也回來了。等到所有的分舵都回到了出發點的會場,一場假案偵查的大審判也即將開始;一干嫌疑犯都被押上來後、就在總舵主的屍體旁跪成了一排。當然總舵主小蘋不可能在草地上「死掉」那麼久,當假案偵查的最後一個分舵勘察過第一現場離開;死掉的小蘋也已經從已露濕的草地上又坐了起來、還直抱怨『哦!一動不動的躺在草地上半個多時真累!』;趁大家都還沒回來的空閒、程泉邊聊天體貼的、還邊幫小蘋她捶了捶背在幽暗的「圓會」晚會的操場。

大審判開始,各分舵得派一個人出來說明案情、並指認嫌疑犯;第一分舵的人走了出來,程泉拿著火把點燃、火化總舵主的屍體,當然那只是一堆海報紙弄出來的形狀。『跪下!把你知道的案情說出來!不能有所隱瞞!』當熊熊的火光再次燃燒黑夜、程泉拿著木棍拍桌大喝『說!究竟總舵主為何被殺?凶手究竟又是誰?』;各分舵派出來的人陸續面對著總舵主的火化的屍體報告案情。有人認為總舵主的死因是「財殺」、凶手指認是大年;『冤枉啊!我只是喝醉了在說醉話!』大年忙喊冤說『飛鑣雖然是我的但那支飛鑣也沒射中要害、而且光一支飛鑣也不可能要總舵主的命 ...』。也有小隊討論的結果是「情殺」、凶手是穎人;『老天冤枉啊!大家都知道!總舵主她武功蓋世!』穎仁也喊冤『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怎麼殺的了她!就算「求歡被拒」也應該是我被她殺死才對啊...』。『住嘴!待會自有分辨!』程泉拍桌大喝『下一個分舵出來指認凶手!』;沒有人認為總舵主的死因是「自殺」,大多數分舵討論的結果死因都朝向「暗殺」、凶手則是柯男,這個清廷埋伏在「會」鷹爪。

『總舵主武功蓋世我根本殺不了她!』『我的飛鑣根本射不死總舵主!』一干嫌疑犯跪在眾人面前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辯,最後所有箭頭都指向柯男;只見柯男冷笑的從大年手中奪過了飛鑣、然後把飛鏢很快的放入自己手中「見血封喉」的罐子再倒出來、射向程泉;『看我的「見血封喉」!』柯男大喝一聲又仰天長嘯說『我今晚總算!殺了「會」總舵主替朝廷立了大功!現在又殺了武堂堂主!「會」要瓦解了!哈~哈~哈~』。真相終於大白!柯男話還沒說完立刻被其他人制伏;『來人啊!把柯男這個叛徒拖出去執行家法!「三刀六洞」桶到死為止!』穎仁發號命令;柯男被拖到布幕後、傳來陣陣慘叫『啊~啊~啊~』一件血衣飛了進來,柯男已被就地正法。

假案偵查結束,答案正確的分舵各得二千「幣」,時間大概是晚上將近十點;距離晚上十點半就寢前的最後半小時、是讓大家放鬆心情、彼此熟悉的「星夜談心」。

執秘小萍叮嚀大家,除了「星夜談心」這個活動的負責人外,其他的幹部十點後、都得到會議室跑明天的活動的流程;辦營隊活動是很累的,尤其是在經過一整天緊張的活動後、大家在身心俱疲的情況還要跑隔天繁索、枯燥的流程。會議室的燈光明晃晃的照在每個人疲倦的臉上,每個康輔藍衣幹部手上都是一疊厚厚的活動計劃書...

4 、※假案偵查留影:12、3、4

 

5、春之祭康輔營一籌會議;

程泉是真的很疲倦了,所有年輕的回憶在程泉中風蒼老的大腦中只是不斷消逝;生命中他曾經做過的以為是有意義、有價值的事,都早已隨著時間過往而流失,最後剩下的只是一些影像的回憶留在大腦。大腦開始死亡了,程泉的腦細胞儲存資料逐漸永遠被刪除了、曾經做過的事等於沒做過;生命的是否曾經存在又還有什麼意義與價值?不久他得大腦就會化為塵土飛揚,就算是寫在日記大度山的往事,對於程泉來說一切也都再也沒有價值與意義...

 

「1990年3月12日大度山日記: 今天康輔營開 第一次籌備會,決定了各個時段的活動負責人;所有重要時段的活動都是交由十一屆負責設計,畢竟這是十一屆的紅衣要穿上藍衣之前、必經的重要訓練過程。記得去年康輔營穿紅衣的時候,我把一個大地活動設計的亂七八糟;出隊後、執行能力又不好,最後還是由志傑出來替我收拾殘局。不過那是去年,士別三日、經過一年的磨練今年的我可不一樣了;我今年在康輔營擔任的是去年志傑的角色、必須在康輔營掌握出隊後的全局,而我也有了十全的把握、能讓今年的康輔營的所有活動順暢執行 ...」

 

程泉這天晚上九點穿著康輔社的藍衣又來到夜間部大樓,康輔營的第一次籌備會地點同樣還是在夜間部大樓的N106教室;只不過上次八點半開會、有幾個唸夜間部的十一屆還是趕不上,於是這次會議時間延後到九點半才開始。這天程泉是最早到的,N106教室還是一片漆黑、打開了教室的日光燈後,程泉又走到教室外的走廊抽煙;夜間部大樓已經都沒人,只有靜甯的四合院中間的草坪不斷傳來蛙叫虫鳴、抽完一根煙不久、穎仁和小蘋也來了。

康輔營一籌的會議大綱;穎仁一進教室就在黑板上寫著:

一、執秘致詞:

二、各組進度報告:

三、二次探路報告:

四、單元活動時段分配與內容建議:

五、招生事項:

六、叮嚀、其他:

『 ㄟ!程泉!你的「反清復明」幫會想到要用什麼名字沒有?』穎仁一邊在黑板寫著會議大綱、一邊問程泉;程泉隨手拿了一支粉筆就在黑板寫著一個大大的「」說『洪門的洪是「漢失中土」,那我們就用「」這個字好了,這個「」就是清朝的清少了上面的主、你說像不像!!』。『「」?奇怪!真的有這個字嗎?還是你自已倉頡造字的?』小蘋坐在椅子上聽了好奇的笑著問;程泉回答『不知道耶!我自己也沒看過這個字!不過有什麼關係!我們就用「會」好了!』。幾個人話說著說著,其他參與一籌會議的人也已經陸陸續續到達;晚上九點半已到,雖然還有幾個人尚未到達、但穎仁和小蘋決定準時開會。

『安靜一下!現在宣佈開始開會!』穎仁說著就請執秘致詞;『大家要注重生活公約!開會要準時!』小蘋有點嚴肅的說『今後不能準時來參與籌備會議的人,一定要投回條!事先告知;還有以後的籌備會議一定都準時開!請大家一定要記得!好!把時間交給進修長』。

『開會要準時!大家一定要記得!我們要開有準備的會!開有效率的會議!』穎仁繼續說『因為有些人還沒到!所以我們先來說明招生事項好了!』;『我們招生的時間、是明天開始在信箱間前,從 上午11:30到下午1:30之間擺攤位;』。『當天負責在攤位招生的人員、服裝要穿紅衣或藍衣、帶收據、社旗、以前康輔營的活動總撿、招生海報;還有記得要先向欣餐借桌椅,另外要有心理準備如何介紹活動!』接著穎仁分配了每天必須到攤位負責招生的人員,之後!又提醒如何在攤位介紹康輔營;『我們要強調康輔營的研習性!進修性的色彩,還有活動的精彩!』『另外!一定會有人問我們新龍板那的意思?記得「新龍」就說是地名、「板那」解釋為山岡;然後故事就說:「是在雲南省一個小農村、一個被遺忘已久的反清復明幫會的傳說」』『最重要的是:我們一定要讓他們知道康輔營可以學到些什麼!把注意力轉至課程上面;介紹一下我們康輔營不但可以玩,還可以學習上台能力、康輔技巧、美工、活動設計,甚至有興趣他們也可到康輔社繼續學習整個營隊活動的籌辦...等等』。

 

『接著我們要進行單元活動的時段分配!柯男麻煩你現在先把這張流程表畫在黑板上!』穎仁說著把一張紙遞給了柯男又說『這是經過了上次預備會議的情緒曲線分析,還有進修組的組內會議排出來的、這次康輔營活動流程表!大家先看一下!需不需要再做細部修改!』,只見柯男在黑板畫著寫著:

十一屆康輔營活動流程表:

 

 

6:30起床(生)

同左

 

7:00晨活(活)

同左

 

7:30早餐(生)

同左

 

8:00  報到(生)

(進修組時間)

 

8:00(進修組時間)

 

8:30  始業式(活)

 

9:00車上時間(活)

 

10:30入門環介(器)

10:30(活動組)

 

11:30 午餐(生)

11:00?(活動組)

 

12:00午餐(生))

 

pm1:00(活動組)

1:00(進修組時間)

1:00結業式(進)

 

1:30(進修組時間)

 

3:30(活動組)

3:30(進修組時間)

3:00回程(活)

 

5:30晚餐(生)

 

6:30晚會(活)

6:00晚餐'(生)

 

7:30行前晚會(活)

7:00晚會(活)

 

8:00授藍衣

 

8:30小隊連誼(生)

8:30夜間活動(進)

 

9:00(生活組)

 

10:00星夜談心(生活組)

 

10:30睡了

 

 

 

 

6、單元活動建議與構思:

康輔營的流程公怖、確定了各組所負責的時段以後,再經過二十分鐘的各組內會會議、大致上每個時段活動的負責人也都已經確定;接下來一籌會議要進行的就是、每個單元活動大家提出的建議與初步的構思。『好!現在各個時段的負責人都已經確定!我們接下來就進行對每個單元活動的建議與構思!』分組會議結束大家就坐後、穎仁繼續主持會議說『剛才在各組進度報告的時候,程泉已經對我們這次活動的包裝大略的說了一下;故事大概是我們是在新龍板那這個地方的一個反清復明幫會、叫「會」,待會大家在構思活動、對活動提出建議時,請盡量往這個方向靠攏!』。『現在我們就從四月三日這天的行前晚會開始,活動負責人是程泉!還是用腦力激盪的方式;每個人提出你對行前晚會的構思給程泉建議!』康輔社對於籌辦營隊活動有一套嚴謹的過程,每次的籌備會也都有每次籌備會必須完成的進度;而第一次籌備會所必須完成的事就是對每個活動提出構思,好讓活動負責人能有設計活動的方向、題材、不至於偏離整個營隊主題...

四月四日:

7:30行前晚會(活動組):活動負責人:程泉,有人提出建議用幫會「歃血為盟」;有人建議「佈置成靈堂」、可這樣授藍衣的活動可能會變穿「壽衣」 ...;「腦力激盪」提供建議是天馬行空的、什麼荒誕怪異的想法都可以提出、百無禁忌更不會有人反駁,程泉也只是拿著筆一一寫下建議做為參考。穎仁建議,應該往農村的方向移一下;國安建議,執秘的稱呼可以改成「總舵主」、各小隊改為「各分舵」,然後各組組長可以改稱「堂主」、譬如生活組可以改成「養豬堂」等等。

小蘋建議,除了塑造整個營隊開始的氣氛、行前晚會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活動、就是─授藍衣;授藍衣的過程一定得莊重,必竟這是康輔社的紅衣幹部成為康輔社藍衣正式幹部的重要儀式。生活組長惠如建議,行前晚會結束應有小隊連誼的時間;讓各小隊選出他們小隊長,還有做各隊的小隊作業,譬如隊歌、隊呼、隊舞等...。

『程泉!這些建議夠不夠!還要不要再提?』腦力激盪所有人繞了一圈後,穎仁問程泉;程泉回答『可以了!夠了!』。穎仁繼續一籌會議『好!再來我們就跳到四月四日,上午八點的報到開始,大家還是一樣腦力激盪提供建議,從我左邊開始發言..』

四月五日:

8:00  報到(生活組):有人建議『可由小隊輔集結、一起吃早餐後再統一到報到處報到』;有人建議『用大地追蹤的方式、拿着「指令信」,尋找報到處』;有人說『可以用幫會的「切口」或「信物」來過關才能到報到處報到!』;有人建議,可有人裝扮成「算命仙」、「乞丐」或「農夫」指引學員通關報到....。『可以了!』負責報到活動的人說;穎仁接著說『接下來!我們提供始業式建議!』

8:30  始業式(活):有人說,介紹各組組長、組員,可採「農漁信箱」;有人建議也可用「農村座談」;國安說『可以像「書劍恩仇錄」那樣總舵主死了,所以我們要帶大家去選新的總舵主;然後我想好了各組介紹,進修組就改成「學堂」、活動組改成「武堂」、器材組改成介紹「工堂」、總務就是「帳房」,生活組就稱為「食堂」好了...。『可考慮一下!始業式活動組要不要教唱營歌等等!』小蘋建議完後,穎仁說『接著我們給車上時間的負責人建議:』

9:00車上時間(活):負責人柯男,他自已先提出想以廣播劇方式、點歌及解答問題的方式來進行車康活動;接著有人建議,要讓每個人「自我介紹」;有人說應該「男女共坐」;有人說,車康可以安排「小隊對抗」;有人建議,「男女寫情書比賽」;有人說考慮營隊活動包裝應該要「寫挑戰書比賽」;『要考慮車上的設備與空間問題,還有要考慮如何連續營隊的包裝問題!』小蘋提出她的建議後;接著就是入門與環境介紹的建議:

10:30過門與環介(器材組):活動負責人的構想是想用「魔王迷宮」的方式來過門與進行環境介紹;有人建議用「 支援前線」讓各小隊競賽;有人建議加入陷井的設計、如水球、灑麵粉等;『寢室分配也要考慮進去,還有應盡量運用當地的可用器材或工程做場地佈置!』徐文提出建議...;接下來是對午餐時間的建議..

11:30 午餐(生活組) :負責人的構想是邊吃飯邊聽「閩南語趣味廣播劇」;有人建議可由「新龍村村長伯」來廣播;有人建議服務員可穿帶有鄉土味的衣服進場;有人說用「傳統婚禮的喜宴」;有人提議用「三叔公講古」,或「山豬公講古」..;程泉建議『應該與車上時間、還有過門環介的活動做協調,塑造出一系列的設計、才不會讓活動與活動間的銜接太突兀 ..』;接下來第一天下午的活動組時間...

 下午1:00(活動組):程泉認為這時段應該用溫和的活動,譬如唱歌或簡單的團康,讓剛吃完飯的學員提神醒腦一下,準備進入下午進修組大時段的時間...

1:30(進修組時間):活動負責人的構想是「腦力激盪劇場」來讓學員學習如何集體創作戲劇;有人建議可以把腦力激盪出來的戲劇、加以編劇再讓學員即興表演;有人建議用分站教育來教學員、如何籌辦晚會;國安建議『可考慮我們營隊的包裝,腦力激盪劇場讓學員用「台語」來進行、不會講台語的可用英語、日語、再不行只好用國語..』;接下來是進行活動組大時段活動的建議..

3:30(活動組):活動負責人的構想是「童年遊戲」的趣味競賽;有人建議玩激烈的大型戶外活動、譬如丟水球或打水仗;有人建議「新龍村民運動大會」;有人建議可抓雞、抓豬、抓「牛」或是用套的;「諜對諜」「老鷹抓小雞」「騎馬打仗」「攻山頭」也都有人建議;程泉提供建議『這是康輔營第一個活動組大時段的時間,要用這個時段來激發學員的熱情、解除彼此心裡的陌生感與武裝!所以在活動上盡量讓彼此能放得開的互動.;譬如用新龍村民「丟雞蛋抗議的活動」也不錯..』;接下來是晚餐的時段..

5:30晚餐(生):活動負責人想在這時段邊吃飯邊播放「廖俊、澎澎的錄音帶」;穎仁建議、可讓學員仿俲農民「拿著飯菜到外面邊聊天邊吃」或是「蹲在椅子上或蹲在地上吃」;有人建議「搶婚」;有人建議可用「非廣告時間」;惠如建議『這個時段可讓小隊輕鬆一點、有多一點的時間聊天、彼此認識,還有學員洗澡的時間也要跟上一個活動協調一下、考慮進去』;接下就是康輔營第一天的重頭戲─晚會..

6:30晚會(活):活動負責人大年的構想是「營火晚會」再加「走鄉村路線的小隊表演」;國安建議可以用農村「乩童過火」的詭異氣氛;也有人建議「牽亡魂」;有人建議「舞獅」、讓各小隊做「陣頭比賽」;「拜拜」「民間習俗的結婚婚禮」都有人提出;小蘋建議『各小隊的表演節目、應考慮是否有給他們時間準備?還表演的題目也應事先設計 ..』;接下來是夜間活動的建議 ..

8:30夜間活動(進): 活動負責人想用「假案偵查」;有人建議假案偵查中加入「膽識教育」;有人建議玩「夜抓貓頭鷹」或「抓鬼」;「星夜追蹤」「夜間獵殺」「掃墓」「牽亡魂」都有人提議;穎仁建議「鬧洞房」;小蘋建議『夜教活動應與上一個晚會的活動戶相協調,讓氣氛的銜接能夠一致 ..』;接下來就是第一天的最後一個時段的活動「星夜談心」...

10:00星夜談心(生活組):  活動負責人想用「泡茶」的方式聊天、做小隊連誼;惠如建議小隊連誼可採「寫心靈小秘密卡片」或是「回饋卡片」的方式、來增進彼此了解;有人建議小隊連誼的時候、可「賣肉粽」或「賣零食」讓學員有回家的感覺;程泉建議『星夜談心的地點、可以與晚會的場佈結合,比較有氣氛上的連貫性..』;大家討論到這裡,每個人已疲態漸露...

10:30睡了:國安建議可安排有人打更,邊敲鑼邊唸「天乾物燥、小心火燭」..;.康輔營第一天的流程總算跑完了;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將近一點,小蘋宣佈休會二十分鐘...

 

一聽到小蘋宣佈休會二十分鐘,『好累哦!』大家或立或臥、或腰酸背痛、或哈欠連連伸懶著腰、哀聲嘆氣的直喊『累死人了!』;教室的燈光名晃晃的、看每個臉上都熬夜熬出了一層油,國安睡眼惺忪打趣的說『我看大家把臉上的油括一括、都可以炒一盤菜了!』;『好噁心哦!』菁菁做嘔吐狀回應『好啦!大家把臉上的油都括一括!炒一盤菜,國安說他要吃~』。

『大家辛苦了!來吃宵夜了!』此時來探視十屆和十一屆開康輔營一籌會議的康輔九屆幹部─志傑還有阿秀等早已等在教室外,手裡還提了兩大袋的宵夜走進教室說『有乾麵和湯麵兩種宵夜!一人一包!看你們要吃什麼自己過來拿哦!』。在康輔社走過的人都知道,每次營隊活動開籌備會議的過程都是很累人的、往往總是得通宵達旦的跑流程;而更累人的是、明天一大早大家還得要起床去上課;或許有些人並沒有這方面的困擾,像程泉他通常都乾脆就不去上課、當然這是種很不良的示範。

吃完宵夜,有人在走廊聊天、抽煙;有人趴在桌上睡覺,有人去上廁所;廁所是在教室橫過夜間部大樓四合院的斜對面;午夜時分、一個人走過漆黑的走廊去上廁所、總是會讓人感覺心理毛毛的,猶其廁所洗手台上面是一面大鏡子,夜深人靜時分洗手的時候,更總讓人害怕抬起頭突然卻看見鏡子裡的人影不是自己、當然這也都是營隊鬼故事的來源。二十分鐘休會的時間到了,大家又陸續走進教室;還有兩天活動的流程、要大家腦力激盪提供建議、漫漫長夜大家還得繼續受煎熬...

 

四月六日流程:

6:30起床(生活組):構想:用鐘和鼓或鑼叫醒躺在床上、無意識的人恢復意識;惠如建議,「房間整理和床鋪整理可列入各小隊的評比!」..

7:00晨活(活):構想用「跑壘加上超人拳」;建議「可採小隊制比賽、一大早讓所有人都能運動暖身、清醒」;「壘包可賦予意義」,可取名「莊村大賽」...

7:30早餐(生):構想:讓各小隊混桌吃飯像「流水席」;建議「可利用晨間音樂」...

8:00(進修組時間):構想:「上活動設計的課」讓學員了解活動如何設計;建議,「兩個半小時的課要如何避免枯燥!」;「可用闖關方式」「可以讓各小隊實際操作、設計活動並發表」...

10:30(_活動組時間):菁菁構想:「無具野炊」;程泉建議「時間可加長與午餐相互配合做延續性活動!」;「可以加入用遊戲的方式取的野炊的食材」...

12:00午餐(生):

下午1:00(進修組時間):構想:「tea time選修課」讓學員依自己的興趣選擇、自己想學的康輔技能;穎仁建議,「可分時段進行,譬如三十分鐘一個時段、這樣每個學員可以選修三種自己想學的專長!」;「考慮每個時段的休息時間」...

3:30(進修組時間):構想:「0:1晚會」讓學員嘗試自己籌備、實際執行一個晚會;建議,「可打散各小隊、用任務分組的方式來籌備晚會」;「活動結束應該要有建議及講評」..

6:00晚餐'(生):構想:「辦桌」;建議「辦流水席」「要包紅包」;「新龍村村長娶媳婦的請客」...

7:00晚會(活): 廖慧構想:「招親大會」;建議,「茶棚方式」「 辦party」「舞台晚會」...

9:00(生活組)構想:「室內的茶點與談心」;建議,「卡拉OK」「piano  bar」「民歌西餐廳」「賣唱」...

10:30睡了: 製做晚安卡...

四月七日活動流程:

6:30起床(生):

7:00晨活(活):構想:「行列式」活動筋骨;建議,「桃花過渡」「打太極拳」「中國功夫」...

7:30早餐(生): 構想:「西式餐點」;建議...

8:00(進修組時間):構想:用「村民大會」驗收康輔營所學成果;建議,「上營隊設計的課」讓學員對整個營隊設計有所認識,「抽籤閩南語演講」..

11:00(活動組):構想「土風舞」;建議,「製作康輔營成果驗收大海報」 ...

12:00午餐(生)):構想「野炊」;建議,「烤蕃薯」...

下午1:00結業式(進):構想:「座談會的結業式」;建議,「做康輔營問卷」「回饋時間」   「新龍村民感言發表及榮譽村民頒獎大會」...

3:00回程(活):構想...

 

活動長叮嚀:『有很多活動都用到競賽的方式!所以整個營隊從頭到尾、我們可以運用「點卷」或「假錢」來做為活動的獎懲;大家在設計活動的時候可以把這個「點卷」或「假錢」的獎懲方法運用上去,這樣也可更增加活動過程的樂趣!』;程泉又說『譬如也可用這個「點卷」或「假錢」來買東西!或是讓每個人參與活動都必須付出點數!這也可讓學員必須努力去參與活動來累積點數!』...。

時間已經是凌晨三點多,『哦!我們終於跑完了康輔營的所有流程,希望大家以後都能準時出席、開有準備的會!』靜甯的東海大學校園只有一個地方燈還亮著,那是夜間部大樓的N106教室;小蘋嘆了口氣又說『好!現在請進修長叮嚀、還有沒有其它事!』。『大家要考慮活動的雨天備案!還有要注意營隊的整體包裝!』大家一臉倦容的邊開始邊收拾著自己東西;邊聽穎仁又說著『大家要利用這一個星期的時間、把自己負責的活動構思好,二籌會議要寫成活動計劃書;還有活動計劃書就放在社址的抽屜、大家自己去拿...』。

 

7、送女生回宿舍爬牆

 康輔營第一次籌備會結束,凌晨三點多、一群藍衣與紅衣陸續離開夜間部大樓,走上了台階大家準備分道揚鑣;在文理大道,惠如開口問『ㄟ!你們有那幾個「會」的英雄好漢要當「護花使者」、護送我們幾個「弱女子」回女生宿舍的!』。國安兩眼通紅睡眼惺忪的回答『我的機車放在大門口!我護送妳們幾個「弱女子」回宿舍好了!』;『國安你一個男生護送那麼多女生!太危險了!我住男生宿舍也「捨命陪君子」好了!』柯男玩笑話才說完;廖慧就和他抬槓『國安!不會危險!因為國安長的很「安全」,我們沒有一個女生會想為害他;還有柯男!你放心好了!你也很「安全」!』。『我長的很「安全」!我看我們康輔社的女生都長的很「遵守交通規則」 ..』柯男和廖慧、你一言我一語的抬槓;大家也都走下了文理大道,而程泉和徐文因為機車也都放在校門口、所以也都加入了護花使者的行列。

『東海大學晚上的氣氛怪可怕的~到處都是樹又沒什麼路燈!好像在拍恐怖電影的場景哦~』惠如邊走邊說;春寒料峭,被兩旁大樹合拱成隧道的文理大道連月光都遮住了、除了幾盞安裝在路旁昏暗的地燈,凌晨三點這綠色隧道一片漆黑、果然是氣氛詭異。『說氣氛詭異!理學院前面那片大草坪!路燈昏昏暗暗的照在上面、我每次都覺得、好像有僵屍會從土裡鑽出來的樣子!』國安雖然睡眼惺忪、但談到恐怖的話題;他又比手畫腳的說的興奮『說真的!有一次我也是半夜走在文理大道!明明看見前面就有一個女生,然後看見她在理學院這裡轉過一樹後;奇怪!就看不見了!理學院前面那麼大的草坪也沒別的路!我還在那棵樹下繞了一圈!奇怪!人真的就是不見了...』。國安話還沒說完、幾個女生手早已向他伸過來,又是推又是搧的直喊『啊~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果然!如果只有國安一個人當護花使者的話,他的生命隨時都會出現危險.─.喪命在這些女生手裡。

東海大學的女生宿舍,每天晚上都會在午夜十二點準時關門、凌晨三點宿舍大門早已深鎖,而這幾個康輔社的女生當然是被鎖在門外;不過!前屆告訴後屆的學妹、所以大家都知道,女生宿舍上面纏繞著刺鐵絲網的紅磚牆、事實上有個缺口,是可以讓遲歸的女生「爬牆」進去的。『好了!康輔社的女生要開始練習「紅杏出牆」了!』一行人才剛走下文理大道、經過路思義教堂前的草坪,國安就迫不及及待的喊;惠如聽了卻馬上藉機對國安說『國安!你比較粗壯!我看你就當我們「紅杏出牆」的「墊腳石」好了!』;國安也立刻豪爽的回答『好啊!當然沒問題!』。

國安當女生要爬上圍牆時腳下踩的墊腳石,對於像小敏這種身材嬌小輕盈的女生、當然沒有什麼問題;只見小敏手扶著圍牆、一腳先踩上國安蹲跪的膝頭,一腳再踩上他的肩膀,當國安慢慢站起來小敏的手也就攀上圍牆爬上了牆頭去;『謝謝!晚安!再見!』小敏坐在牆頭上向大家說著、就翻過牆進入了女生宿舍。『廖慧!換妳「紅杏出牆」囉!』國安向廖慧招呼著;廖慧身高大約一百七十公分、身材又是屬於那種「健美」型的女生,這對女孩子來說當然是件好事、然而這對現在要被她踩在腳底下的國安卻絕非「福音」。『哦!廖慧!妳怎麼那麼重』只見廖慧才剛一腳踩到國安的肩頭、國安心裡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啊~我不行了!』當廖慧兩腳都踩到國安肩頭、國安掙扎著想站起來可是就是沒有辦法;『哦!廖慧妳太重了!我真的不行!』才說著、接著國安掙的面紅耳赤的臉突然笑了出來,然後整個人趴倒地上、差點沒讓廖慧跌坐下來的一屁股把他的臉都按到土裡,差點就又是讓國安丟了性命。

『柯男!你也過來幫忙好了!廖慧真的好重哦!我一個人實在不行!搞不好還會被她踩死~』國安和廖慧才剛站起身、兩個人就兀自不斷的笑,廖慧還關心的詢問國安「人有沒有怎樣?」;柯男也過來了,他和國安一人蹲一邊、想讓廖慧一腳踩著一個人的肩膀上圍牆;可柯男他也是個「排骨」,試了幾次、只見廖慧才踩上他的肩膀、他又是哀聲又是慘叫的,折騰了半天廖慧才終於爬上女生宿舍的圍牆坐在牆頭。『廖慧!妳太重了!妳要減肥了!』廖慧才剛爬上牆,國安、柯男異口同聲的抱怨;『不是我太重!是你們康輔社的男生太沒用了!』女生聽到有人嫌她太重、是可忍孰不可忍,廖慧不甘示弱的坐在牆頭上說『本姑娘!是身材好又健康美麗;那像你們不是「排骨」,就是肩膀像「豆腐」!抱不動女生的男生將來也娶不到老婆!』。『哦~要抱得動妳的、那大概只有練舉重的才行!』國安、柯男在牆下聽了廖慧的話又想和她抬槓,不過夜已深;『不和你們說了!』廖慧坐在牆頭上轉過身去又回頭說『不過!還是謝謝你們幫我爬上圍牆!國安、柯男晚安!大家明天再見!』...    X            X            X

 

廖慧跳下了圍牆進入了女生宿舍,這段回憶那個畫面、在程泉漸漸死亡的腦海中只是浮光掠影短暫的劃過黑夜,而他死亡的腦細胞從此再無聲無息;生命的荒蕪在蒼老中風的程泉的大腦、不斷的漫延與發黑;獨居老人程泉一個人倒臥在漆黑之中已失去意識、只記得──明天好像是康輔營就要招生 ..

書籤:【1/2/3/4/5/6/7/】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