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6/7/】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九章春之祭康輔營三籌

1、人之將死、還渴望什麼?

時間 2045年12月x日寒流來襲:

「我為了被別人認同、活得好辛苦!」這個夜似乎特別漫長、蒼老的程泉中風倒在冰冷的地板這已經是第三天了;身體的漸漸死亡、不再動彈,讓他僅存的大腦更不斷的胡思亂想,彷彿是溺水的人在做最後的掙扎。「天都還沒亮!為什麼隔壁這麼吵雜,小孩子的聲音、開門聲、關門聲的好像是要去上學了?」程泉很想知道,現在到底是幾點了,無奈夜實在太黑他眼前什麼都看不到、更不可能看到牆上的鐘。「少女的祈禱」的聲音伴著北風由遠而近在樓下叮叮咚咚的;「垃圾車怎麼可能會在三更半夜收垃圾呢?」程泉在一片漆黑中聽到垃圾車的聲音起初覺得有點好笑,不過他再仔細一想卻感到一陣心驚與悲傷。

「我的眼睛看不見了!會不會是我失明了!」程泉已經不可能再看見這個世界了,自從上一個夜晚來臨對他來說就是永遠的黑夜;黑夜之中!程泉再一次更深的體會到對死亡的恐懼、並知道他就要在一片漆黑中孤獨的死去。「我好希望我的生命中不管是生是死、永遠有人陪伴!」程泉的人生雖然從年輕就活在孤獨之中,然而其實他卻是很害怕孤獨的;他渴望被別人認同,從年少開始、程泉便一直在尋找一份屬於自己的生命的歸屬感;就像他在大學一年級下學期參加的第一個社團「東海山地服務隊」。年少的程泉他總是在那個社團的活動中、盡量表現自己符合別人的期望,因為他很害怕生命那種「赤裸裸的、又赤裸裸的死」的孤獨;他很希望自己能被那個社團的人接納,他希望自己的生命有伴侶、不管「生在那裡、死在那裡」都有歸屬....

2 、「山服生活營」、裝鬼夜遊阿蘭花容失色的依偎

「1987年3月30日大度山日記:

我昨天和今天兩天參加了「山服生活營」,高中的時候我參加過「救國團自強活動營隊」、上了大學我也參加過系上的迎新露營;但「山服生活營」給我好多感動的感覺、和我以前所參加的營隊活動蠻不一樣的。我以前參加的營隊大多是遊樂性質的,但「山服生活營」它似乎是屬於一種「心理的學習成長營」。這兩天的活動讓我印象較深刻的主要大都是、一些「團體的信任遊戲」,像整個小隊矇著眼睛搭著肩走路;還有一些類似「心理測驗的遊戲」,像是在一張有「引導言」的紙上寫下自己心中的想法,然後再整個小隊圍坐在一起、彼此討論、彼此回饋給對方自己的想法。

我覺得山服這兩天的活動讓我蠻充實、對我蠻有意義的,今天下午營隊結束回到東海、大家還依依不捨;遊覽車從中港路開到大度山的下坡路,阿山哥提議大家在東海別墅下車,然後大家在「小木屋」聚餐過候再回學校。我蠻喜歡跟山服的這群夥伴在一起的感覺,大家總是能敞開自己的胸懷、談心裡的話而不只是嬉鬧;還有阿蘭,我好希望能一直坐在她旁邊、就像在「小木屋」中的聚餐。

我不知道阿蘭她是否對我有特殊的感覺,或者只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親切;也許是因為在這次營隊中排演的「心理劇」,我曾經與她相擁抱好多次吧!所以這兩天的活動我覺得阿蘭、她好像一直都是選擇靠近我身邊與我特別的親近。我覺得阿蘭這兩天對我的親近、已經足以讓我刻骨銘心,就像在第一天晚上夜遊的時候;山服的老隊員扮成了鬼沿路嚇人,而阿蘭一路緊緊的挽著我的手、靠在我懷裡是那麼的自然;即使在燈光比較亮、氣氛比較不恐怖的地方、她還是都沒放開我的手,或者說、是我一直拉住了她的手、讓她一路都沒辦法放開我的手....。總之,我希望我能通過山服生活營的甄選,正式成為山地服務隊的成員。 」

程泉這個夜晚從山服生活營回來後,在「男舍127寢室」的檯燈下寫著日記,寫著寫著他又從那張斑駁的書桌、更斑駁的抽屜拿出了一個牛皮紙袋;這個牛皮紙袋裡、裝著的是這次在山服生活營、程泉所留下的記憶。「我一定要好好的保存這些美好的回憶!」年少的程泉在心裡想著,把牛皮紙袋裡的東西又都在桌子上倒了出來、細細一一的又回想了一翻;只見從這牛皮紙袋裡倒出來在桌子上的、主要是一本山服生活營的手冊,封面寫著「把握自己所擁有的,創造自所應擁有的」;而背面寫著的是「無有、有無、皆有、皆無;一心而已」。在整本手冊的正面、背面到處還簽滿了、這次山服生活營程泉認識的人的名字;而阿蘭最特別了,還留給了程泉她家裡的電話。

「...時光就這麼悄悄而至...」程泉翻開了手冊的第一頁,回想山服生活營這兩天的流程與各種活動;夜已深、雖然人也覺得疲倦,但他卻還捨不得睡,揉揉惺忪的眼、他又翻開手冊的第二頁。手冊這頁的空白寫下的、滿是這兩天的活動中,別人給程泉他的留言 、而在這頁的最下方寫著的是「...抓住剎那的心情、只為曾經走過...」:

「你想告訴誰心中的話嗎?不管是老隊員或新學員,請在這一頁寫下來讓我們為你傳達 ....」

「阿泉:你收獲不少吧!來過!有過感動就夠了,很多事都是其次;在生活營未結束前先好好珍惜,生活營結束後別忘了連絡。阿山哥」

「阿泉:用你的個性中一些屬於自然寧靜的心,掺入一些你個性中另一份屬於人世及向上的心;怎麼說!有話再聊,很多事都是雙向的。小叮噹」

「阿泉:我很喜歡你憨直的個性,很可愛;以後更希望你能更開放自己,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祝福你。

                           附註:.請記得勤練國語 圓圓 1987/03/30」

「阿泉:我是老貓,能交你這個朋友真不錯;嘻,純屬吹牛的.... 老貓」

「阿泉:你很直爽,是你的特質,好好的保持這項特色吧! 不要忘了大家。 教宗」

程泉看著這一頁的留言,回想著大家在生活營的樣子、臉上不時露出笑容;但有一則留言是沒有署名的,程泉讀了再讀、總覺得它其中似乎隱含了些甚麼... 

「阿泉:你好可愛、保持你一貫"童叟無欺"的善良與純樸的本質,他日必定能成功;

   「愛原本就是一種酒,飲了就化做思念;何不把思念化做字跡、告訴年輕的她。」」

「這好像是阿蘭的字跡?」程泉在檯燈下看著這段字,又與手冊封面阿蘭的簽名不斷互相對照;「原子筆的顏色是一樣的、「阿」字的筆法也是一樣的!」然而只憑這兩點,程泉並無法確定這是阿蘭給他的留言;而假如這真是阿蘭的留言,那她是否又是在給程泉什麼提示呢?年少的程泉在夜深人靜的檯燈下不斷的想....

程泉想著在「山服生活營」第一個晚上的夜遊,阿蘭剛沐過的身體一直緊緊相依偎、散發著少女的芳香;那種淡淡暖暖的芳香、讓程泉在檯燈下不禁又心蕩神馳。山服生活營這兩天一夜的活動、使用的場地是向一所鄉下的小學借用的;地點應該是在西部海岸線、省道旁的一所小學吧!程泉通常是坐上遊覽車便不知道東西南北的方向,何況在遊覽車上還玩著「認識彼此的車康」、而阿蘭就坐在程泉旁邊靠窗的座位。偶而遊覽車經過顛簸的路面搖晃,程泉的身體不經意的總會碰觸到阿蘭;那是一種很溫暖舒服的感覺,有時是兩人手臂的碰觸、有時則是兩個人的腿輕輕碰在一起;而每次身體的碰觸總讓程泉心中掀起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更渴望遊覽車能再搖晃的大力一點。

那種渴望與阿蘭身體碰觸的感覺,一直貫穿程泉這兩天一夜的山服生活營,猶其是在第一個晚上的夜遊活動中;當程泉的第三小隊從點著燭光、講著鬼故事的教室出發後,剛轉過一排老舊教室的後方的竹林,那種詭異的恐怖感立刻湧了上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恐怖之夜」的鬼叫聲更不斷。『ㄟ!男生要保護女生哦!』阿山哥才正回頭對大家提醒著;突然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還我命來!』,從竹林後方就有 一個披頭散髮、嘴角眼角都流著鮮血的僵屍,向大家衝過來。『啊~』『不要過來~』『啊~』第三小隊的女生被這模樣恐怖的、突如其來的殭屍嚇的四散開來;阿山哥見狀急著又喊『不要怕!大家不要怕;ㄟ!老貓!阿泉!你們要照顧女生啊!』。

『大家要保持冷靜!殭屍不會再追來了,我們繼續向前走!』經過剛才那個殭屍的一陣衝撞,餘悸猶存的第三小隊自然而然的變成三個人、三個人成一組並緊緊的握著彼此的手;阿山哥走在最前方,他的右邊是小叮噹緊緊的握著他的手,左邊則是另一個女生也是緊緊依偎的靠著他走,阿山哥又回頭提醒了大家『大家把手牽好哦!不要再被沖散了!』。老貓走在中間,他身邊左右也一樣有兩個女生緊緊的靠著他走;有的則是三個女生緊緊靠在一起相依偎的走、因為參加服務性社團的,通常都是女多於男,所以就算一個男生保護兩個女生、男生還是會不夠用。程泉他是走在整個小隊的最後面,而阿蘭就在他的右邊、用兩手挽著他的右手臂、緊緊的依偎。

阿蘭這個夜晚還是把她那及腰的長髮、綁成兩條長瓣子掛在胸前,一件簡單的襯衫加上牛仔褲更是襯托出了阿蘭的好身材;三月天的夜晚是涼爽的,而年輕男女的身體相依偎、更是容易感覺到對方的溫度。『好嚇人哦!』阿蘭在一路漆黑中、那好軟的小手總緊握著程泉,然後程泉就把阿蘭挽住自己的手、夾緊在自己在右手臂腋下;一路上夜遊的驚悸、更讓阿蘭在程泉的耳邊嬌喘連連。

『不要怕!阿蘭!他們不會過來的,不用怕!』程泉用簡單的話安撫著阿蘭的心慌,他能感覺到阿蘭靠在自己身上慢慢昇高的溫度,猶其是他被阿蘭緊揣在懷裡的手臂。程泉的手臂接觸到的阿蘭的身體好溫暖、好柔軟;趁著漆黑,他悄悄的低頭看了一下,「難怪會這麼柔軟、溫暖」、原來程泉他的手臂一路上碰觸的是阿蘭胸部隆起的乳房。「夜遊的路上這麼黑!氣氛又這恐怖!不會有人注意到這一些的!」年少的程泉發現了這個小秘密、把阿蘭的手臂在自己的腋下夾的又更緊了;然後不經意的、藉阿蘭的受驚嚇時的依偎、他又一再用自己的手臂去碰觸阿蘭的乳房。『阿蘭的身體好香哦!』那一陣陣淡淡溫暖的芳香、好像是從阿蘭包裹在襯衫下的乳房間飄散出來的;程泉悄悄的又低頭的看了一下阿蘭的胸部、在襯衫下隆起的圓弧形,夜遊的路上暗飄香。『阿蘭的身材好好哦!』程泉想到這裡、不禁臉紅心跳一陣陣的熱血沸騰,他感覺到他現在一定是滿臉的通紅;不過夜遊的路上很漆黑,應該不會有人發現、他一直捨不得放開阿蘭的手。

夜遊路線到了有燈光的地方,在老山服設下的「新福爾摩斯」查案的現場,阿蘭輕輕的放開了緊挽住程泉的右手、但左手卻還是讓程泉悄悄的握在右手裡;這也不知是有意或無意,程泉覺得阿蘭的左手、似乎對自己的右手緊握了一下,當然除了程泉腦海開始胡思亂想外、也不會有人發現到這一切。經過查案現場後,夜遊的路又進入漆黑、即使前方的路看不見有人扮鬼嚇人;但似乎是自然而然,一走入黑暗的路,阿蘭的兩手又挽住了程泉的手臂、而年少的程泉更是默默的渴望、與阿蘭的這種身體親密的接觸...

 3、「山服生活營」心理測驗的遊戲

程泉在「男舍127寢室」的檯燈下,想著山服生活營、這兩天一夜中的阿蘭。『學弟啊!看你想什麼想的那麼高興,寢室要熄燈囉!該睡覺囉!』棟長從寢室外開門進來,看見程泉臉上似乎還帶著笑意、在檯燈下想什想得出神的樣子;隨口的又問『ㄟ!學弟啊!你和王憲去參加的山地服務隊,這兩天還好玩吧!』。『嗯!我覺得活動還蠻有意義的!只是不知道再來、會不會被山服淘汰掉!』程泉邊收拾手中的東西、邊回答棟長;棟長邊整理著自己的床舖、邊聽、邊又回答『不會啦!瞧你和王憲這麼用心!你看王憲今天七點從營隊回來,就累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了!』。

『總之!我先恭喜你們兩個、終於找到大學生活的目標;千萬不要像宋崗、還有寢室裡的其他學長一樣,死混活混的!大學混到畢業就只是為一張文憑、然後全身都爛光了!你看他們玩到現在都還沒回來。』棟長正說著,寢室果然就熄燈了;『晚安啦!學弟、祝你有個好夢!』。

「男舍127寢室」在下學期,那個「時常看不見學長」搬到校外去住了,所以程泉就把自己的床位搬到,原本那個學長睡的、在門邊的下舖。躺在床上,程泉還是說不著;他一方面想著阿蘭的一舉一動、一頻一笑,一方面卻又擔心著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被「山服」甄選上成新隊員。要說年少的程泉他心中一直渴望的女朋友、甚或說終身的伴侶、應該是什麼樣子;在從前也許那只是一個模糊的影像,但參加山服生活營之後、那個影像已經在程泉心中越來越清楚了。阿蘭的豐姿綽約、阿蘭的溫柔婉約,漸漸已成為年少的程泉夢中情人的典型。

「阿蘭現在應該也在女生宿舍睡了吧!」「如果下星期我去邀阿蘭、她會願意出來跟我約會嗎?」「如果山服的甄選、我和阿蘭其中一個人落選了、我們還能繼續有連絡嗎?」許多的問題不斷在程泉的腦海中盤旋、讓他睡不著的翻來覆去而這正是魂縈夢牽的開始。在「山服生活營」的夜遊,阿蘭靠在自己身上的溫暖、彷彿還留在程泉心中;程泉更彷彿也還能聞到阿蘭身上的芳香,那種被女人依偎、握著阿蘭的手的感覺,年少的程泉細細咀嚼的依戀不已。事實上!在夜遊中緊挽著程泉的手依偎的不只阿蘭;程泉的左手邊還有一個漂亮的女生、也是緊緊的靠著程泉走。「一個時常感覺空虛的少年,心中的乾旱好像一下子都滿足了;在那種同時被兩個溫柔、漂亮的女生包圍的溫暖中」,難道這就是「愛」...

「自己能不能加入山服、應該再兩天就知道結果了!」躺在床上,程泉就像是聯考過後,腦海始終揮不去對最後的結果的擔心;他是很害怕面對挫折與失敗的人,即使他自己不願承認。就像其他動物一樣,為了隱藏自己脆弱的一面,通常內心脆弱的人也都會用、言語與態度的偽裝來保護自己;而這更可以從這次「山服生活營」的 一個心理測驗的遊戲中、看出其端倪:

這個遊戲是由小隊輔主持,讓小隊裡的成員在一張紙的三個框框上、畫出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自己;然後大家再彼此的討論、回饋;其中在紙上還有一個單元、是隨著前方的引導字,寫出自己對自己的看法、而程泉在紙上寫的是這樣:

「請隨下列前方的引導字說出自己:」

「我」─對自己相當有自信

「我覺得」─我不容被擊敗

「我喜歡」─聽朋友談他輝煌的過去

「現在」─我覺得我正處於一個人格的轉變期

「歲月」─使我高興我的成長卻害怕失去單純的我

「服務」─我希望我能從其中,獲得一些心理上的成長

「愛」─是必須顧慮現實問題的

在這個彼此討論自己與別人互相回饋的遊戲活動中,事實上,程泉寫出來給別人看的、和別人一起討論的自己,往往卻都是和內心真正的自己相反的;譬如:程泉在「我」─後面寫的是「對自己相當有自信」,但事實上他卻是個容易自卑的人,為了怕被別人發現真正的自己、所以他必須特別向別人強調「我對自己相當有自信」。在「我覺得」這個引導字下、程泉寫的是─「我不容被擊敗」;其實這顯示出來的,也並不表示程泉他不會被擊敗、而是他很害怕失敗。在「愛」的引導字下,程泉寫了─「是必須顧慮現實的」;然而事實上程泉對愛,後來更証實了,他是完全不願顧慮現實的....

4 、春之祭康輔營夜雨寒風三籌秉燭開夜車

「不管別人對我認不認同,我根本就不想面對這個現實的世界!」當眼睛看不見,嘴巴不能說,身體也不再有知覺了;人之將死、蒼老的程泉還渴望什麼?「渴望被別人認同嗎?不!這一切已不重要了;在這個物質、有形的現實世界,人們從小的教育、認同的就是金錢、是功成名就,到頭來卻也都只是一場空、的面對死亡。

『你在那裡高就?一個月能賺多少錢?』在年輕的時候、程泉曾經變成一個天天在寫東西的無業游民,而他最害怕的就是;他遇到的每個親朋好友總是這樣問他。當程泉畏畏縮縮的回答『我在寫些東西!』;而人們繼續又會問『你在寫什麼?一個月賺的多不多?』。『啊!寫那個有什麼用、我覺得你還是要找個正經工作;』『啊!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啦!想寫東西當興趣消譴就好啦!』一年有一年、一個棒子又一個棒子重重敲下來,程泉躲都無法躲;因被現實的世界所迫,他也只能一次又一次躲到更黑暗、更孤獨的角落茍延殘喘,以逃避這個現實世界、人們對他的不認同與鄙視。

「你們不認同我、其實我也不認同你們;這個世界與我、我們只是彼此互相遺棄!」人之將死、心灰意冷;「擁有金錢與功成名就、這就是生命的價值!」程泉不願認同這個現實世界、所教育認同的東西;當然這個世界的人、也就不可能認同他。「愛情已遠離;友情已遠離;漸漸的親情也已遠離、但我也不需要了!」人之將死、這一切都不重要了、而蒼老將死的程泉只是懷念;其實!曾經,這個世界所認同的、也並非全是被金錢所奴役的思想,就如在學生時代 。

『我們加入康輔社、為的就是能和大家為一個理想、為一個目標而一起努力;希望大家能為這次康輔營堅持下去!』這句話是在那一年的康輔營、三籌的時候,小蘋對大家說的吧!是的!程泉多麼懷念,那段大家不計現實的代價、只為理想而努力的日子;在大度上春之祭康輔營的三籌會議,那個晚上停電了、好黑,就如同將死的程泉現在眼前所見,腦海所浮現...

時間在1990年3月26日的大度山,晚上九點多的夜間部大樓、 N106教室外,這幾天又是春雨綿綿;『好!現在開始我們康輔營的三籌會議,首先!我先報告招生的總人數共四十八人;其中包括四名來自中師院的學生,可見我們東海康輔社名氣之盛,希望各位也能在這次康輔營有好的表現。』康輔營三籌會議中執秘小蘋致詞、而在黑板上寫著會議大綱是:「一、執秘致詞。二、人員確定。三、活動定案。四、需演練的活動提出。五、各組叮嚀。」

執秘小蘋說完話、接著進修組組長穎仁、報告進修組的進度『我首先先展示我們這次康輔營的「名牌」、還有「通知函」各兩張;另外「康輔營手冊」因為尚有些問題,確定星期四出刊,還有整個康輔營的流程、進修組會在進一步修飾...』。

『活動組方面、現在以兩個晚會的內容還有點問題,詳細的細節、請儘快確定...,待會!休息時間、我再跟你們討論一下!』活動長程泉報告完活動組的進度,只見廖慧苦著一張臉;因為她負責的就是康輔營第二天晚上的舞台晚會。廖慧雖然是「救國團中大服」的成員,然而資歷尚不深、對舞台晚會的設計、似乎也還並不是很熟稔;菁菁坐在廖慧的旁邊,看見廖慧一臉莫可奈何的模樣、安慰她說『廖慧!妳的活動還是再跟程泉討論一下好了!很快的;像上次、我跟他討論我負責的活動,才一下子就全都完成了!』 ...

康輔營三籌會議的進度,主要是確定每個活動參與的人員、場怖的人員、還有最後活動方案的定案。『好了!現在大家數一數、自己手上拿到的康輔營活動計劃書;總共是三十三個活動、計劃書共五十六張、看看自己的有沒有缺頁!其中!廖慧妳負責的第二十五個活動,「舞台晚會」的活動計劃書還沒交上哦!』。

進修組把影印好的康輔營活動計劃書發給大家後,進修長穎仁要大家先檢查一下、自己手上活動計劃書的頁數;因為接下來三籌會議要做的事、就是按照活動計劃書一個活動、一個活動、由活動負責人跑流程,並確定在每頁計劃書上能參與活動的人員、場怖人員、與遇到活動中突發狀況的處理。

夜間部大樓、N106教室外的雨時大時小,雨水打在屋瓦、沿著屋簷、嘩啦嘩啦的 一排像水晶簾子的垂落下、簷下的溝渠;黑夜中搖曳在窗外的樹是濕的、草地是濕的、教室靠文理大道那邊的窗也都被雨水打濕了,隨著夜越來越深、除了雨聲就只有蛙鳴聲也越來越大聲的唱和。『好!第一天的夜教活動─大審判,參與的人員都已經沒有問題了吧!那現在我們就進行下一個活動的定案,下一個活動是星夜談心,負責人是小敏,現在就把時間交給小敏!』三籌會議還是由進修長穎仁主持;但每個活動參與人員的確定、則是由交由活動的設計人來徵詢、適合參與其中活動的人。

『嗯!請大家翻到第十五個活動─星夜談心,時間是在十點到十點半;然後地點是在心龍崗一樓的各教室,「場佈圖」請翻開到下一頁!』第一個晚上的星夜談心、是由生活組的小敏負責設計;小敏的聲音細細小小的繼續說『我們星夜談心、需要兩個人在九點半時、到各教室的做場地佈置!不知道誰有空可以幫忙場佈?』。徐文舉手回答『我來好了!』;跟著阿義也舉手說『我也可以幫忙!』。『謝謝哦!場佈人員,「徐文」和「阿義」,請大家把他們的名字填到空格裡!』小敏徵詢完場佈人員後,跟著又問『嗯!夜間活動「大審判」結束,宣佈「反清復明幫會」散會,大家解甲歸田、回歸農村生活;然後我們星夜談心這個活動,寫回饋卡片時需要用到筆、還有需要攜帶通行証,能不能在大審判結束時請「程泉」幫忙宣佈?』。程泉回答『可以!』;『謝謝!請大家在宣佈解甲歸田、師叔的空格、寫上程泉』小敏接著又說『.....我們在星夜談心的時間,教室外需要有個巡邏打更的人;然後嘴裡唸著「天乾物燥、小心或燭.」「迎娶叩拜、百年好合」......;好!謝謝!請大家在空格,寫上「大年」!。』 ....

5、角色扮演

教室外仍下著雨,康輔營第一天的活動,流程總算都跑完、參與人員也都已經確定,而時間也已經是凌晨的十二點多;九屆的前任社長陳篤,還有另一個學姊、冒雨為大家帶來了宵夜。趁著大家吃宵夜的休 息時間,穎仁為了提振大家開籌備會的精神、特別想了一個角色扮演的遊戲;好讓大家在枯燥的籌備會中、也能增加一點樂趣。穎仁他先請大年幫忙,把每個在場的人的名字、分開一點的寫在黑板上;然後他又在黑板另一邊的角落,寫了 一長排、「金庸天龍八部武俠小說」裡人物的名字;有喬峰、慕容復、虛竹、段正淳、段譽、靈鷲宮主、阿紫等等..。

『好!大家邊吃宵夜、邊看一下黑板,我們利用這個空襠,來玩一個角色扮演的回饋遊戲!』穎仁手指著黑板那一長排、天龍八部的角色對大家說;『大家對我右手邊這些、「天龍八部」裡的角色中都很清楚吧!』『等一下你們每一個到黑板來;把這些角色的名字,看你覺得我們誰比較扮演;你就那個角色,寫到誰的名字下面!』『這樣大家清楚吧!譬如說:我覺得國安適合演「丁春秋」,然後我就把丁春秋寫在國安的名字下面;憑直覺啦!然後我覺得小蘋、比較適合演「靈鷲宮主」,我就把靈鷲宮主寫在小蘋的名字下;依此類推 .....』

『穎仁!我覺得你滿適合演「慕容復」的!』『嗯!徐文滿老實的,比較像「喬峰」!』邊吃宵夜,陸續邊有人上台,在黑板上你一言、我一語的寫;『柯男!傻裡傻氣的、就像「段譽」吧!』『菁菁!抱歉我寫妳是「阿紫」、妳不要生氣哦!』。『廖慧!妳寫我是阿紫、我寫妳是段譽他媽媽,「刀白鳳」』『菁菁!拜託一下!好不好?我才不要廖慧當我媽媽!』柯男在一旁聲音、有氣無力的說;N106教室外的雨勢似乎越下越大了,但原本死氣沉沉枯燥的籌備會、此時卻終於看到一點活潑的氣氛。『大年!頭髮那麼長,卷卷的又邊幅不修,我看你演四大惡人的「段延慶」好了!』...『哦~My~ God~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

『好了!大家都寫好了吧!再來就是我們要「烤問」的回饋時間了!』看大家都寫的差不多了,穎仁手裡拿著一包乾麵、邊吃邊走到黑板旁邊;『我們先來看看周為的是─虛竹、虛竹、虛竹、慕容復、虛竹、喬峰、又是虛竹...』;『哦!周為這麼多「虛竹」!是誰寫的?舉一下手好不好?老實招來哦!不然就「嚴刑烤打」了!』。『有!我寫的!』『我也有寫!』十幾個人舉手;穎人接著說『那隨便說一下好不好?為什麼你們會認為,周為應該演「虛竹」?』。『嗯!因為我覺得周為、看起來就很像是吃素的!哈!』『周為!我寫你演「虛竹」、那是因為我覺得你感覺就很純樸、老實耶!這是誇獎哦!』『...就是一種直覺而已啊!』...。大家大致都說過了,穎仁反問周為『周為!大家都認為你適合演虛竹耶!那你自己有沒有什麼看法?』;周為似乎也很滿意大家的看法,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虛竹不錯啊!我也蠻喜歡的啊!謝謝大家的抬愛啦!』...

『好!接著我們來看程泉,在「天龍八部」扮演的角色!段正淳、段正淳、慕容復、段譽、段正淳、段正淳,哦~我看不下去了!段正淳、又是段正淳 ...』 『這下「冤仇」結大了!程泉!有這麼「風流」嗎?這麼多的段正淳是誰寫的,舉手哦!「老實從寬、抗拒從嚴」!』。『程泉~對不起!我們不是有意的!』廖慧裝可憐的回頭對程泉說,接著一群人卻很有默契的跟著一起說『我們只是覺得、你真的很像而已!』。『哈~哈~哈~』大家笑成一團;『程泉!太可憐了!都被大家誤解!難怪他都交不到女朋友!』國安仗義執言為程泉辯解,穎仁問他『那你寫程泉是演什麼?』;國安紅著臉回答『當然是─段!正!淳啊!哈~』。

『沒有啦!其實我覺得程泉他真的很專情耶!只是追不到女朋友;只好一個又一個到處追啊!這也是不得已啊!』一向沉默寡言的徐文;總算為程泉開口說話了『我跟程泉認識最久了、在社會服務隊就認識了,而且又住在一起、對他最了解了;只不過他追過的女孩子實在太多了,中部各大專院校的女生都有!所以我覺得,程泉應該再加加油,趕快追到一個「固定」的女朋友!』。『程泉!那你自己有什麼話說?』穎仁問程泉;程泉回答『怎麼說!我只恨~我沒有辦法真的像「段正淳」~』;大家又是一陣哄堂的笑...

「天龍八部」角色扮演的遊戲大約進行了十幾個人後,國安突然的說『奇怪!看了整個黑板!怎麼都沒看到、有人寫「王語嫣」!』;柯男回答『國安!你別做夢了!康輔社裡的女會有「王語嫣」,那明天的太陽會從西邊起來!』。『對啊!康輔社的女生都太兇悍了!一群「惡婆娘」!我都沒有溫暖!』大年附和柯男的話;大年的話剛說完,已經有好幾隻手、像老鷹的爪子伸過來『死大年!我看你是不想、看見明天的太陽了!』『大年!看我的「九陰白骨爪」、怎麼讓你粉身碎骨!』...。可憐的大年,在幾個女生、爪子的撕扯下,眼看真的就要變成披頭散髮,肢體殘缺的「段延慶」;此時!突然窗外一陣明亮的閃電,跟著一聲像是爆炸聲的雷聲、把正放輕鬆的大家都嚇了一跳,跟著整個教室的燈就都熄滅了。

6 、廖慧的舞台晚會的討論

停電了!時間是凌晨十二點多,康輔營的三籌會議流程都還沒跑一半;隨著雷殛聲,教室外的雨似乎也變成了傾盆的下。『怎麼辦?停電了!文理道的路燈也熄滅了!會不會是學校的電瓶被雷打中了?』小蘋有點急了的問;國安聲音倒還是很平靜的說『點蠟燭好了啦!我記得在社址裡有一大包、上次辦活動用剩的蠟燭!』。『好!誰要回社址去拿蠟燭?』穎仁立刻問大家、大家誰也看不見誰的臉;教室裡一片漆黑、大年毫不猶豫的站起來說『我跑回去社址拿好了!』說著就走到、教室外的走廊穿雨衣。

九屆的陳篤、帶點心來探視大家開會,此時!也在走廊穿著雨衣說『我看!我也去別墅看看,還有沒有,沒關的店;去買看看有沒有蠟燭好了!』;凡參加過康輔社的人都知道,康輔社的活動是不可能因停電而終止的,開會也一樣。而活動遇到了困難或突發狀況、更只有想辦法解決,絕沒有中途放棄的道理;這就是康輔藍衣、不死的精神。

月光穿不透樹影,傾盆大雨下的文理大道一片漆黑只有水聲嘩啦啦的,兩旁的大樹此時在雨中更是陰森而恐怖;不過大年,就像他那頭亂髮一樣的狂野,總喜歡在水裡來、火裡去,而這種個性倒跟程泉,有點類似。程泉在這個大家正在等蠟燭的時間也沒閒著,廖慧「舞台晚會」的活動計劃書、到現在都還沒交出來,都已經三籌了;於是他坐到了廖慧旁邊,對廖慧說『廖慧!妳的舞台晚會!我看我再跟妳討論一下好了!』。

『唉呦~舞台晚會的活動計劃書、我不知道該怎麼寫?像主持人要說什麼?還有每個節目的細節、又要怎麼寫?』廖慧哀聲嘆氣的在一片漆黑中;程泉望了望窗外說『教室裡面太暗了!走廊有月光比較亮,帶著妳的活活動計劃書、我看我們到走廊討論好了!』。『廖慧!舞台晚會你不要想的太複雜了!妳待會只要先把「節目單」、還有每個節目參與演出的人員、列出來就好!』程泉手裡拿著廖慧的活動書,在走廊藉著月光、努力的想看清楚;無奈雨絲一直噴灑到走廊,月光也太暗澹、程泉的眼睛根本照不清楚活動計劃書上密密麻麻的字。『像妳的第一個節目是什麼?』程泉問廖慧;廖慧回答『第一個節目我打算是用,「一樣的月光」做開場舞;』

『對!就是這樣,然後「一樣的月光」、需要幾個人參與演出?還有由誰負責排舞?待會三籌妳就是把這些人員確定就好了!』『至於每個節目的細節、就由排演節目的人、在總籌的時候負責彩排。』程泉對舞台晚會、可說是經驗豐富且駕輕就熟;他在社會服務隊出隊時、就已有頗多經驗,再加上寒、暑假在YMCA帶營隊,每個營隊總要有一個營火晚會,一個舞會晚會。一整個暑假十幾個梯次的營隊下來,少說也要辦十幾個營火晚會,還有十幾個舞台晚會;何況YMCA的幹事,「王營長」以前大學是唸戲劇戲的,程泉更是從他那裡學到不少辦舞台晚會的技巧。

『那主持人說什麼在活動計劃書要寫嗎?』廖慧拿回了自己的計劃書問程泉;程泉建議她『我看妳把主持人取消掉,用報幕就可以了;這樣氣氛會比較熱絡、有連續性,也比較容易掌控!』。『那「場佈」妳打算怎麼做?』程泉再問廖慧;廖慧有點猶豫的說『我打算在交誼廳用桌子搭舞台,可是不知道可不可行?』。『「場地佈置」我看!我來幫妳做好了;妳只要把妳的「場佈圖」畫給我就好!』程泉的場地佈置是很厲害的,在康輔社大概也無人能出其右;就如他具有的藝術氣息,他總是能利用場地佈置來塑造活動的氣氛;而有了程泉出手幫她撐著的允諾,廖慧也總算放下了心中沉重的大石頭。『廖慧、我們現在就來討論、討論妳晚會的節目單好了!』...

※廖慧舞台晚會的活動計劃書:

           東海大學康輔社               活動計劃書
活動名稱:六個夢─新龍劇團公演 設計人:廖慧 頁數:25─1
活動目的: 使學員用歡樂的心、觀摩舞台晚會演出 時間:  4 月 6 日 pm 7:00 ∼9:00
對象分析:一群剛吃飽飯想放鬆心情的人 活動地點:新龍崗交誼大廳
活動概述: 晚會採舞台方式,舞台用交誼廳的桌子搭建;入場以買票入場、觀眾席的位置每張椅子貼上號碼牌,對號入座。

晚會節目單:開場舞(一樣的月光)→結婚喜帖音樂劇→賣雞蛋→婉君表妹(一)→唐山牌棺材→(中場休息、賣零食)→

                         桃花過渡→弓箭傳奇→婉君表妹(二)→日本天皇→心路歷程舞台劇→民歌時間               

詳細流程:
 時間                    活動內容詳述   器材   備註
6:30~7:00 一、晚餐末尾請  ●● 廣播,提醒學員今晚七點在交誼廳有「新龍劇團公演」;「六點半開始購票入場,一張票1000「銀元」;情侶票有打對折,並贈送紀念品,及包廂位置(見下一頁場佈圖2)。」

二、售票小姐:●●●●、六點半前至售票處(見第二頁場佈圖1)。

三、6:50學員洗完澡後,小隊輔或值星官(村保安官),到寢室催學員(新龍村民)買票;鼓勵一男一女共同購票觀賞,情侶票打對折兩張1000「銀元」。

四、賣票時間大年,柯男穿插在賣票的人群中,兜售位置靠前座、價錢較貴的黃牛票。

五、戲上演前,播放輕鬆、感性的音樂;●●用台語叫賣零食、以「銀元」購買;其他有空的服務員,控制現場秩序。

六、燈控: 穎仁,音控及報幕:  周為;後台催場:徐文

1、向社會服務隊借用所有舞台燈光及音響

2、座位表

3、戲票

4、紀念品

5、抒情歌錄音帶

6 、赤璧賦錄音帶

7、節目單

 

1、場佈,請於晚餐時完成

場佈人員:程泉、穎仁、周為、徐文、廖慧、柯男、及所有能抽身的人都來幫忙。

2、舞台晚會場佈圖見下一頁:場佈圖2。

7:00~8:45 一、燈暗→周為報幕「新龍劇團七十九年來到新龍村,春季公演;公演開始....」;(播放赤壁賦音樂為襯底)。

1、開場舞「一樣的月光」,播放tape→燈亮;參與人員●●、●●、●●、●●、●●、●●、●●、●●。跳完舞→燈暗。 排演:小蘋

2、「結婚喜帖」愛情音樂劇,燈暗→演出人員上台就位→播放tape→燈亮,開始演出。參與人員:情侶A:●●、●●,情侶B:●●、●● ,配角:●●、●●、●●。音樂結束→燈暗。排演:程泉

3、「賣雞蛋」短劇:報幕「人與人之間常有許多誤會,是由於彼此了解不夠、溝通不足所產生;就如以下這劇的「賣雞蛋一樣」」。演出人員:●●、●●、●●上台後燈光打亮;結束燈暗。 排演:穎仁

4、婉君表妹(一),旁白:廖慧。燈暗→播「六個夢─婉君音樂」→旁白報幕→男女主角●●、●●上場,燈亮→音樂漸小至無聲,開始演出。結束後、燈暗。 排演:廖惠

5、「唐山牌棺材」非廣告,旁白:大年。燈暗→國安上台先把器材放好、旁白報幕→燈光打亮,演出。結束,燈暗。 排演:國安

二、燈亮,報幕周為宣佈中場休息十分鐘、可上洗手間;●●用台語在台下叫賣零食、以「銀元」購買。

6、「桃花過渡」舞,燈暗→舞出人員上台●●、●●、●●、●●、●●、●●;播出桃花過渡tape、燈亮→演出。舞跳完後、燈暗。 排演:惠如

7、「弓箭傳奇」短劇,燈暗周為報幕「弓箭在中國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從打獵到戰爭,它曾是不可或缺的武器....」 。故事一:,孔明●●上台,燈亮,演完、燈暗。

故事二:成吉思汗●●、及其四子●●、●●、●●、●●上台,燈亮,演出;結束,燈暗。

故事三:神射手●●上台,燈亮演出,當旁白說到賣油郎,賣油郎程泉上場,結束、燈暗。 排演:周為

8、婉君表妹(二);演出人員與婉君(一)同。演出結束、燈暗。排演:廖惠

9、「日本天皇」短劇,旁白:周為。天皇:程泉,武士:大年上台後,燈亮;演畢,燈暗。 排演:程泉

10、「心路歷程」音樂舞台劇,播放「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tape。當演出人員出場,燈光強調集中在其身上;此劇燈光要強調,輪到的表演者的身上或臉部表情。警查:柯男;老闆:程泉;乞丐:穎仁;流氓:徐文、大年;男主角:國安;女主角:小敏。(燈控此時由小蘋代,播樂)演出結束、燈暗。 排演:徐文

一樣的月光tape

結婚喜帖tape

六個夢婉君tape

賣雞蛋的紙箱、相框、可做成長方體者。

賣零食用,可吊在脖子的箱子。

桃花過渡tape,船槳六支(用掃把代)

弓一支,箭五支

空米酒瓶一個

假刀一支

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tape

吉他,樂譜架

注意:售票小姐先拿座位表給,買票者自由選位;並在座位表上劃位。

全劇後台控制人員:惠如、李雯。

 

8:45~8:55 民歌時間   :燈暗,菁菁上台調整麥克風 ,●●放置樂譜架;用一盞小燈照亮樂譜,彈性時間演唱。   
9:00  晚會結束,時間交給下一時段負責人
雨天備案:照常

7、東海康輔、藍衣不死

「東海康輔藍衣、精神不死」、大年冒著大雨已經從社址帶著 一大包的蠟燭、回到夜間部大樓的 N106教室;這些蠟燭都是從前辦活動用剩的、斷成一截一截的,但學生社團辦活動都是能省錢則省錢,所以即使年代久遠、用剩的蠟燭也是一用在用。『ㄟ!蠟燭!大家省著點用,三籌可能還要開一整個晚上的會!』小蘋提醒大家;穎仁也接著開玩笑的說『兩個人共用一根蠟燭好了!點在桌上、然後兩個人「你儂我儂」感情比較不會散!』。凌晨一點半左右,康輔營三籌會議又繼續跑流程了;點點的燭光照在大家的臉龐,在大度山淒風苦雨、夜間部大樓的 N106教室。過了不久,陳篤也從東海別墅買回了好幾盒的蠟燭;這下大家也就不必再怕蠟燭會不夠用了,就算是徹夜不眠的開三籌會議開到天亮。

東海康輔社,創社至今已十一個年頭,其間又由康輔社的藍衣及紅衣、陸續成立四支的「社會服務隊」,及一支「基層文化服務隊」;而成為東海大學的第一大學生社團,幾乎也年年都獲得全國大專績優的社團。後來!文化服務隊及社會服務隊,雖然都相繼獨立成為新社團,但跟康輔社還是保持著密切關係;就像是大部分康輔社的紅衣幹部、與藍衣幹部也都是來自「文服」及「社服」,想更進一步學習籌辦營隊活動人。能穿上「康輔社的藍衣」是種榮耀,畢竟這是得經過多年在「風雨中淬鍊的」;即使大多數人都在這過程中放棄了,但也只有經得起風雨的考驗,能堅持到最後的人、穿上這身「康輔藍衣」才能「走路有風」更驕傲....

書籤:【1/2/3/4/5/6/7/】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