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章期中考後社服石磊隊通霄海水浴場之遊

1、「東海別墅」男女學生同居現象

「東海大學」在台中縣、市的交界的大度山,除了以校園古典美麗、校地幅員廣闊,聞名全台灣外;而!另一讓人提起「東海大學」,會直接連想到就是─「東海大學,住在東海別墅校外的學生,很多都是男女同居!」。程泉剛考上東海大學,大一的寒暑假返家,往往都還會在與、唸高中時的同學連絡;而程泉的高中同學,彼此在見面、寒暄、打屁後,對程泉!最感興趣的話題總是『程泉!聽說!你們東海大學的學生都很開放?!報紙上都有寫;說你們住在東海別墅的學生,很多都是男女同居的;老實招來哦~你現在!是不是也已經、有跟女生同居了~』。『啊~快了啦~我正在努力啦~!"同居"!總要找個喜歡的女生吧!』程泉總是這樣、帶著一臉的驕傲、對他的高中同學炫耀。雖然!程泉唸的「東海大學」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好學校,然而!程泉的高中同學,在聽到程泉這麼臭屁的回答後,滿臉總是又眼紅有羨慕的。大家雖然!嘴裡都說『唸東海大學真好!;』但!其實!程泉的那些高中同學,心裡真正的感受;也許!是嫉妒與害怕吧─「擔心!不 知道!自己將來娶到的、以為純潔的老婆,會不會!是已經被程泉"同居過","試用過的"!?」...。

一般來說,唸大學的學生,年齡大約都是二十歲上下的成人;純就動物的角度來說,成年的動物總是會發情,渴望"交配",而當然!人類這種動物也不例外。只是!人類又自稱「高等動物」「萬物之靈」,而這「萬物之靈的高等動物」當然!不能當假的,自己拆自己的台;所以!人類在發情的過程、與交配的行為上,自然也必須有別於一般動物。譬如!我們以"狗"這種動物來說,當公園裡一隻母狗發情了,牠散發出的味道、與渴望交配的性器官,總會引來一大群公狗圍繞。而狗就是狗,這種動物真低等,一大群公狗為了與母狗交配,必須互相的爭奪、廝咬;彼此!廝牙裂嘴!以生命相博、就只是為了想"做愛"。

「人之於禽獸、幾稀已!」,狗這種動物,一年只發情一次,廝殺一次、死的其實!並不多;但!人類這種高等動物!卻是天天都在發情,渴望交配,而也許!這也就是人類與禽獸間,最大的差別吧。成年的人類,天天都在發情,跟一般的禽獸完全不同,這是生命發展的過程中,從未遇到過的嚴厲課題;然而!危機就是轉機,在歷經萬年、千年,天天都是戰爭、屠殺後。「其實!大家可以用分配的,一隻公的分配一隻母的,然後!公的權力大的,有錢的,可以!分配兩隻母的、或更多;這樣公平吧!從此!大家就可以和平相處,不必為了爭奪交配權,咬得血流成河了!」「社會規範」終於慢慢成形,高等動物就是高等動物;人類!畢竟!還是比一般動物有智慧的,他們終於發展出了,所謂的「道德」來彼此制衡,互相約束。而!這人類!千年,萬年發展而來,且不斷在修訂的「道德」,原本!就是一種「社會的壓力」;只要!是社會中的人,每個人從出生開始,便在與家庭,輿論與學校教育中...,不斷被灌輸,以獎勵與懲罰的方式制約,強迫每個人必須遵守,以維持人類社會的和諧。

「貞節牌坊!三從四德!列女不事二夫!」在人類社會,女人相對於男人是處於弱勢,也許!也因女人相對於男人來說,比較好控制;所以!古老的父權社會的道德標準,也總是以嚴厲的要求女人、以不隨便跟男人上床築成的高牆,來達到嚴夷夏之防。然而!隨時代演進,在這個講究「男女平權」的年代,只要求女人"禁慾"是說不過去的;所以!生不逢時的程泉這一代男生,從上國中開始,大多!也不斷的被學校灌輸「年輕男女婚前、是不該有性行為的!因為!學生,無法為後果負責!」。「肚子搞大了誰負責!那是誰的兒子啊!毛都還沒長齊,就在交女朋友!」上學放學,臨里間的街頭巷議,都是從小看著程泉長大的三姑六婆;輿論的壓力,更讓漸漸長大程泉不敢對男女之事稍越雷池一步。而其實!大多數人的成長過程,也差不多都是這樣,更何況!一個臉皮薄的女孩子,要是被指責「真不要臉!那是誰的女兒,竟然!跟男人同居!」;那天地之大,父母家庭的顏面盡失,自己也真再無容身之地。

「天無絕人之路,"慾望"也總會找到它的出處!」離鄉背景的上大學,人生地不熟的,某個層面對這些二十歲上下的青年來說;這卻也給了一個機會,讓他們從傳統的道德中、暫時!逃脫。「反正!大家都這麼做,我當然!也可以這麼做;思想!太保守了,同學!可能反倒要笑我!」大學的環境,這個社會中的「次團體」,學生間!更有自己的一套道德標準;更何況!在荒僻的大度山上,像是被封閉在一座城牆裡的東海大學,除了玩玩!男女的愛情遊戲,生活中!也真沒什麼娛樂... 。X X X

2、谷關山寨!啃完一臉盆凍雞爪的值星官、與文華漫談男女對愛情不同的需求

1989年七月,谷關山寨, YMCA「谷關福音中心」營地,「兒童魔鬼戰鬥營」第三天上午。這天!程泉擔任「值星官」;而營隊上午的活動,是由志傑負責的「大地追蹤遊戲」。小朋友!早餐過後,而山寨裡的所有頭目,或營地的後山,或吊橋,或溪谷,所有的活動幹部;此時!也已都出去佈關"大地追蹤"。等小朋友!也都在小隊老師的帶領下,都去玩大地遊戲,而!整個營地,只剩下!程泉坐鎮在「福音中心」樓梯下方、與餐廳之間的值星室。『ㄟ!程泉!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吃啊~我肚子怪餓的!』文華從樓梯口外面,一路喊著走進值星室;原來!文華負責的那關、原本應是在營地邊緣儲藏室前、一條通往溪谷的水泥路上。但文華卻擅自把他的那關,遷進到營地內的樹蔭下;而趁此!還沒有小朋友來到他的那關,文華就利用空檔跑進來「值星室」找東西吃。

『~文華才吃過早餐,你就肚子餓。諾~一屋子的調味乳啊~你就喝調味乳吧~』程泉!看見文華喊餓的走進值星室;就手指著堆滿整個「值星室」的鋁箔包調味乳,對文華說。只是!文華順手拿了包調味乳,喝著!卻不過癮,又說『哦~喝這個越喝越餓,我還是到廚房去找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吃好了?!』。文華說著就逕自走進廚房,過了片刻,程泉就看見!文華手裡拿著一個塑膠泡麵用的碗公,裡面放滿了滷雞爪,又走進值星室。『ㄟ!程泉!有好吃的哦~滷雞爪耶!你要不要吃~』文華剛走進值星室,邊啃著手裡的雞爪、邊喊著對程泉說;然後!走到程泉面前,文華就把那一碗公的雞爪,都放到程泉值星官的桌上。程泉!原本!不太愛吃雞爪,因為!他覺得雞爪根本沒有肉,而且吃了以後,兩手油膩膩的、既麻煩又不方便;不過!閒著也是閒著,且文華好意請他吃雞爪、他也不好拒絕,所以!程泉也就順手從碗公裡、拿了一支雞爪來啃。

『嗯!這個滷雞爪、好好吃耶~滷得真的很入味~』程泉想起來了,他在學校的康輔社址,就曾聽志傑說過;志傑是這麼,向大家炫耀的「哦!我整個暑假在YMCA谷關營地,吃王牧師的滷牛腱和滷雞爪、那真是人間的一大享受。ㄟ!程泉!暑假來YMCA帶小朋友,你就會知道啦~」。志傑!所言果然不假,王牧師的滷牛腱,程泉早餐才吃過;那盤切成一片片的滷牛腱,灑上點蔥花,真是讓程泉垂涎、一口一口停不下來的想吃;即使!到現在他依然、口齒生香回味不已。而!這滷雞爪更不說了,眼看著一碗公的雞爪,文華拿一支,程泉拿一支;文華又了一支,程泉也又拿了一支,轉眼!不消幾分鐘的時間,一整碗公的雞爪、就只剩下一支了。

『哇!好好吃哦~程泉!最後這支雞爪給你吃。我再進去拿,廚房的冰箱裡還有很多,有一整個臉盆的滷雞爪~』文華!雙手比了個誇張的大臉盆、說著,果然!轉身又立刻走進了廚房;片刻!程泉!還正啃著最後一隻雞爪。只見!文華已帶著滿臉的笑,手裡竟然把那冰箱、整個臉盆的滷雞爪、都給捧了出來,放在值星室的桌上,說『ㄟ!程泉!你看!還有這麼多,我們來"殺它個片甲不留"、吃個過癮~』。『~等一下!我先出去看一下、小朋友!來了沒有?!!』文華!總算還沒被這整臉盆的滷雞爪、樂的沖昏了頭;知道他還必須負責,「大地追蹤遊戲」營地的這一關、得出去帶小朋友玩遊戲。『啊~糟了!糟了~小朋友,來了~』文華!才剛走出門去,立刻卻又喊著衝進值星室,把那啃了一半的滷雞爪,慌張的放在碗公裡;然後!頭也不回,他立刻又衝了出去。

「值星室」裡,程泉!獨自面對桌上一臉盆的滷雞爪,一根接一根的猛啃;而帶著小朋友、前來文華這一關的小隊老師,可能!收到了文華的訊息,也進到值星室裡,邊拿了支雞爪啃、邊和程泉聊天。啃了兩支雞爪,那小隊老師,又出門去,帶著小朋友前往下一關去了;然後!換文華又進值星室,繼續!邊啃滷雞爪,邊和程泉閒聊。『ㄟ!程泉!聽說!你們住在「東海別墅」的學生,很多都男女同居、真的還是假的~』文華邊啃著雞爪,天外飛來一筆的;突然!說起這個,別校的學生、常問程泉的話題。而程泉!則啃滷雞爪,啃的滿嘴油膩的回答『嗯!真的啊!我們班從大二開始,就有好幾個~』。

『哦!好幸福哦~程泉!你什麼時候,也找一個女生去同居好了。你看兩個人住在一個房間,就可以省下一個人一學期的租屋費;然後!晚上!討論完功課、又可以抱著睡,哦!真太划算了~』文華啃著滷雞爪,搖頭嘆息、面露羨慕之色的笑說。確實!兩個人住省一個人的租屋費、這是個大學生男女同居的好理由;但!這多半只是說笑的藉口。其實!大學生同居的原因,當然!有很多,但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天高皇帝遠,隻身在外,做什麼事父母管不著、親戚朋友也都不知道;而有了這層"匿名性"的關係,傳統道德也就難再將他束縛,加上青年期男女情慾正旺,對所謂愛情的追求、更是可以連命都不要。社會道德的壓力小了,情慾又正高漲,而渴望與異性交配的衝動,這更是!除了幾個道貌岸然、與性無能的學生外,幾乎!是所有大學生共同的願望。「人心微微,道心微微!」,當一個人把他身上道德的束縛,都拿掉後,那他剩下的就只剩下獸性了;原始的慾望、就如同在公園裡,發情的野狗一樣,時時刻刻在找機會、衝動很難壓抑。

『ㄟ!程泉!你們讀社工系的、應該比較有研究,到底"女人是不是!因愛而性",然後!"男人是!因性而愛"~』文華啃著雞爪,又問了程泉一個關於、大學生對"性與愛"常有的迷思;聽來!有點類似"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性與愛」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交互關係?!從字面上來看,"性"是屬於肉體的慾望,就如同"食慾"一樣,是動物身體原始的基本需求;而"愛"大致上來說,是屬於人類心靈上的渴望,也許!是包含一種歸屬感、或彼此的關懷等等...說法莫衷一是。什麼又是"愛"呢?大愛、小愛,宗教的愛、親情的愛...;其實!大學生也都不關心這些,大學生關心的、著眼思考研究的、大都只有"男女的兩性之愛"。文華說的「男人是因性而愛」、大概的意思是,男人大多都是因為想要交配、滿足性慾,所以!去愛、去追求一個女人;大致上!對於這個說法,程泉一時!無法提出反駁、因為!他從自身的經驗、也心有戚戚焉。致於「女人是因愛而性」的說法,意指、女人大多是愛上一個男人,所以願意跟他上床,讓那個她愛的男人逞其獸慾。文華的這個想法,當然!也有點一廂情願的把女人"神聖化"、認為女人都是高尚、純潔的;而就這點!程泉!卻也大致認同,因為!這也是他心中、對女人愛的渴望與夢寐的追求。

『哦~!文華!程泉!你們兩個太誇張了吧!竟然!把這一臉盆的滷雞爪,都端出來啃~』王營長!突然!走進值星室,看見程泉、文華正埋頭猛啃•那一臉盆的滷雞爪;才說著,王營長自己也拿了兩支滷雞爪啃了起來,又走了出去。王營長已經結婚了,結婚後的男人,對男女的"性與愛",也許!也會又另一翻不同的看法吧。程泉記得,王營長就曾在與大家談笑的時候說過「男人與女人、對性與愛的需求,婚前跟婚後,恰恰是相反;婚後的男人啊~比較渴望的反而是被愛,被關懷與歸屬的感覺,但女人婚後啊~唉!不說也罷~」。這個說法!也許!只是王營長的個人經驗之談,不過!對所有男人來說、卻不是個好消息;看王營長欲言有止的樣子,似乎!結婚前,是男人蹂躪女人,但結婚後,卻反而!變成女人蹂躪男人了。

『啊~又有小朋友來了,我得趕快出去~』文華站在門口啃雞爪,注意著他負責的「大地追蹤遊戲」那一關,似乎!有有小朋友、從營地外走了進來;於是!他丟下啃了一半的雞爪,又飛也似的衝出去。程泉!邊啃著雞爪、也邊走到值星室門口,正巧!看見!這次帶小朋友前來的小隊老師、是珊珊;珊珊!遠遠的正向值星室這邊的程泉招手,而程泉!他則是把中的滷雞爪舉高,示意!珊珊也過來吃滷雞爪。珊珊!婀娜多姿的身影,半走半跑的從太陽下,笑靨如花朵燦爛般的迎向程泉;「男人是因性而愛嗎?不盡然吧!應該還是因人而異吧~」程泉!腦海裡還在想著,剛剛與文華的話題。畢竟!程泉是唸「社會工作系」的,而在學校的課堂上,教授更總殷殷教誨;強調當面對「個案」時,「必須注重"案主"、其!個別差異性,不能人云亦云~」。

『嘿~珊珊!滷雞爪很好吃哦~妳要不要吃,在值星室裡面~』程泉對珊珊說著,就帶珊珊進值星室;指著那一臉盆的滷雞爪,要珊珊也一道享用、這谷關山上的美味。人類!畢竟是一種能夠"節制自我的慾望",與"控制自己的行為",符合社會道德的動物;就像!是珊珊,雖然!總讓程泉心猿意馬的,但!程泉!現在正在追求他的惠芬學妹,所以!他不能對珊珊有非份之舉,因為!腳踏兩條船,這是違反他從小到大所接受,與內化的社會道德的。心理學上有一個,獎勵與懲罰的「古典條件制約」實驗,舉例來說,那就是─當一隻公狗把勃起的陰莖,插進一隻發情的母狗的身體,我們就把這隻公狗抓去關在籠子裡,加以電擊懲罰;如此!反覆經過幾次,當這隻公狗再看見發情的母狗,恐怕也要陽痿、不敢再騎到母狗身上逞其獸慾了。而人類「道德內化」的過程,從小到大也是在這種類似「古典條件制約」中,不斷的接受獎勵與被懲罰,而形成的;知道在這社會中,什麼事能做,而什麼事不能做。

珊珊啃了兩支雞爪後,又帶著她那小隊的小朋友、滿山遍野去大地追蹤了;而文華!則還是又回到值星室啃雞爪。如此!反覆數次,一個早上!到大地追蹤遊戲結束,午餐前;一臉盆的滷雞爪,竟讓不知"節制自我慾望"的程泉和文華,給啃得精光,不過!還好!程泉和文華,只是!逞其"食慾",並不違反社會道德。而在這個社會上,更多的卻是不知道"節制自我性慾","節制自我權力慾",與無法"自我內控"的人...;當然!如果!一個人、逞其獸慾會得到獎勵,那就另當別論,就像!很多人明知自己這樣做,是違反社會道德的,然而!他卻還是要去做...。 像!程泉大一認識的宋崗學長,與大二時!認識的阿曹學長...;以及!後來!身邊漸漸"社會化"、而變"成熟"的同學..

3、東園巷底開新幕的Kiss Disco 舞廳,張健與女同宿

「1988年4月30日大度山日記:為期一個星期的期中考,到今天星期六、終於全部考完了;死活不管,我總算可以放輕鬆一下了。晚上七點,東海別墅東園巷那家、"Kiss Disco"舞廳就要開幕,我今晚!又可以跳一整晚的舞了。張健考完試,下午!就去跟他"靜宜學院的女朋友"約會了;據它說、他女朋友今晚!還要和他住在東海別墅,也不知真的假的,真是讓人羨慕。唉!等待跳舞的時間,真是讓人有點等不及...」

張健!等不及的考完期中考了,星期六下午、他在寢室裡忙著又是抹髮膠,又是吹頭髮的;心中充滿了興奮與忐忒,因為!這是他生命中的第一次,與女朋友約會。『喂!阿曹!幾點了啦!小楓不知道來了沒有?!時間快來不及了啦~』張健!邊穿上他,光鮮亮麗的超時髦服飾;那大概只有"模特兒"走秀時、才會在伸展台穿的衣服,沒人想得到!這卻是張健天天的裝扮。生命中第一次和女朋友約會,總是會讓人有點猴急慌亂、張健當然!也不例外;何況!這和小楓的第一次約會,不只是!單純約會,可能今晚!張健還要、獻出他的第一次"做愛"給小楓。此等!人生大事,猶如!古時候的新娘、面對洞房花燭夜,張健一顆噗噗跳的心、怎麼安靜得下來;倒是!惹得!同在寢室裡的阿曹,都看煩了。

『媽的!張健!看你猴急的什麼,我跟你講!那種在地下舞廳認識的女生,玩一玩!就丟了。媽的!你竟然還,正經八百的約會咧~』阿曹!大概!早就想不起來,他第一次跟女生約會,或等待"做愛"的心情;畢竟!阿曹!一個月大約就會跟、三十個女生做愛,上床的感覺!早就麻木不仁,所以!對張健、也不假詞色的揶揄。人逢喜事精神爽,張健!聽了阿曹的冷嘲熱諷、也不也意;他只是一逕,拿著鏡子,左照右看的;然後!又在身上邊噴著古龍水,邊說『喂!阿曹!我今晚不回寢室睡覺了。你等著看好了,我今晚!一定要上她~』。『對了!阿曹!不要忘了哦~我們今晚七點!在"Kiss Disco"見面哦~我現在要趕快出門了,小楓大概快到了~』張健!甩下這句話後,一派瀟灑的、就逕自出門去,到校門口去等;那不久前!他在台中的地下舞廳,才剛認識的,據他說是「靜宜女子學院」的小楓了...。

小楓!這天穿著一套大紅色、短裙的套裝、頭上還戴了頂褡配衣服的紅帽子;下午!三點左右,台中市公車在「台中榮總醫院」前的站牌停下。風和日麗,這是個在大度山約會的好天氣,小楓下了車,走下穿越「中港路」的地下道;來「東海大學」約會這是她的頭一遭,而她的主要目的,當然!還是在期待、晚上張健為她安排的節目。小楓從穿越中港路的地下道、另一端走出,就看見穿著超時髦的張健,正抽著煙!一派瀟灑的站在「東海大學」校門口、右側圍牆邊;「這個男人、看起來還蠻不錯的!」小楓心中略微悸動的心想著,而當然!她所聯想到的,是晚上!要和張健跳舞、與上床的事。

『嘻~你來等好久了嗎?』小楓走出地下道後,迎向!站在紅圍牆邊的張健、問候。而張健!看見了他生命中的第一個女朋友,小楓!終於真的來赴約,更是難掩心情的興奮,隨即!也快步迎了過來、說『沒有啊~我也剛來而已。哦!對了小楓、我先帶妳到「東海大學」四處逛逛好了,舞廳!晚上七點才開幕,現在!時間還早~』。『嘻!好啊~聽說東海大學很漂亮耶~我這是第一次來耶~要請你多照顧哦~』小楓笑說著;隨之!兩個人就走入東海大學美麗的校園內、培養浪漫氣氛,為今晚的"做愛"預做暖身。

小楓!是常在台中市的地下舞廳,釣男生上床的,其實!根本不必有這些累贅的、培養感覺與事前暖身動作;只是!張健!面對這個,在地下舞廳認識的、叫小楓的女生,感情卻似乎!是在玩真的。「楊柳腰、脈脈春濃」張健帶著小楓,從「路思義教堂」、月光草坪、一路的逛到東海湖;若說「男人是因性而愛」!這對張健來說是沒錯的,張健一路上不斷想著,晚上!要小楓做愛,不知不覺!竟也把感情都投入。有美女相伴遊,果然!春光無限好,但!即使!張健一路上、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的展其辯才無礙,唱著高調,想吸引小楓的青睞;只是!無耐!小楓並不是那種「女人因愛而性」的女生。可以說!小楓!根本就不想要張健的愛,她要的其實!就只是性遊戲而已;而張健!一路上!只是滔滔不絕的唱高調,卻沒有對她採取任何"實質的親暱動作",這也不禁讓小楓感覺有點失望。

『哦~我走得腳好酸哦~我們坐一下好不好?!』張健!一頭熱的第一次約會,帶著小楓從東海湖又走回到路思義教堂,時間已下午!五點多;小楓嬌聲嬌氣的說,因為!她真的!不想再走路了,何況!這根本!不是她來東海大學的目的。而張健!眼看吃晚飯的時間,大概也到了,該先滿足"食慾"的時候了,所以!乾脆就提議『好吧!小楓!那我們去頂呱呱吃飯好了!』。張健!乍看他的外表,雖然!是一付痞子樣、打扮又超時髦,似乎!是個無所畏懼的人;一般人也認為,至少!他也應該像阿曹那樣,三兩句話,就可以挺著陰莖,跟陌生的女生上床。然而!認識久的人卻更知道,張健!對男女之情,其實!是極為膽怯懦弱的。譬如!張健!對同班同學「吳亞玟」,大一開始、就已愛意萌生,成天在嘴上總是掛著「吳亞玟」「吳亞玟」她怎麼又怎麼的;然而!時至今日,都已經兩年了,張健!卻還不敢對「吳亞玟」有任何追求的動作。

小楓!乍看張健的外表,在台中的地下舞廳時,也被張健的外表蒙蔽了,以為!張健!應該是個情場高手;至少!也應該是可以滿足她、上床玩性遊戲的男人,只是!今天!下午的約會,卻讓她開始感到有點失望,不過!她倒還沒絕望,因為!還有晚上。小楓!在張健邀她來「東海大學」跳舞時,就已暗示了張健「跳舞跳的太晚,可能!沒有公車、可以回台中!」;而!張健!他也心花怒放,善解人意的,早就向一位住校外的同學,借了房間、準備要給小楓住,還有打算兩人同宿。至於!那個借房間給張健的同學,今晚!要住在那裡;據!張健表示,那個!他的高中同學,現在!是唸「企管系」的,晚上!他要去和他學姊一起睡。

『啊~六點多了!小楓!我們現在!走上去東海別墅,那家新舞廳也差不多開幕了。我們現在!就上別墅好了,然後!!順路!我再去約個同學~』張健!所說的要約的同學,當然!就是程泉。離開了"頂呱呱"要去東海別墅的路上,經過了「男舍321寢室」,張健!就上二樓來找了程泉;然後!三個人再一道,上「東海別墅」新開幕的「KISS DISCO」跳舞。張健!談笑風聲,在前往東海別墅的一路上,就開屏的孔雀,為了吸引小楓,而當然!面對此情景;程泉!也很懂事,盡量把面子做給張健,讓張健彷彿是一群公狗裡最強壯的一隻。而"看起來!很像老大"的張健,這!更讓小楓一路上也笑得很開心,畢竟!這是今晚!要上她的男人;果然!很有雄性動物的威風...。

東海別墅的「KISS DISCO」開幕了,當三個人走在東園巷,看著兩旁掛滿的宣傳,就能讓人感受到熱鬧的氣氛;接近!東園巷底時,三個就看見那棟,獨特的兩層樓建築。即使!舞廳有做隔音設備,然而!從外面還是可以、看見舞廳裡面閃爍的燈光,與難以遮掩傳出的鼓聲與音樂;而舞廳的門才一推開、走進去,三個人的心跳也幾乎,立刻都調整成,跟鼓同樣的節奏在躍動了。

『嘿~張健!你來了~哦~程泉!你也來了哦~這家「KISS DISCO」感覺還蠻不錯的耶~』三個剛進舞廳,轉向舞池的方向,便聽到有人高聲對他們打招呼;閃爍的燈光中、原來!是在舞池旁的第一張高腳桌,林棟樑還有幾個同學,早已坐在那裡。由於!期中考剛結束,舞廳開幕的第一天,又發出許多招待卷,所以!來舞廳裡人還不少;只是!晚上七點多,舞廳才剛開幕,人雖然不少卻都只是坐在旁邊看,舞池還是空蕩蕩的,沒人下去跳舞。『ㄟ!張健!泉仔~我們先下去跳舞啦~不然!大家都在旁邊看,也不知是來幹嘛的~』林棟樑說著站起身,而程泉在西洋舞曲鼓音的催促下、更是早就等不及想要下舞池了;就在這麼,有人先帶動下,張健帶著他的小楓,還有幾個同學,也都一道下了舞池,而舞池的人,隨之!也越聚越多,熱鬧的擁擠了起來。

「SHUT TO THE HEART YOU AND ME ... 」西洋音樂的熱鬧舞曲,鼓音聲聲震動心弦。林棟樑!他面對著舞池最前方的大鏡子,大手大腳的跳著!姿態奇怪,讓人發笑的迪斯可;似乎!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林棟樑,好像!總是所有人、圍繞的中心。幾個同學!還有林棟樑認識的朋友,似乎!也不少,都圍著他、笑鬧著跳舞。而張健!則是帶著他的小楓,在舞池的人群中、跳著雙人「SOUL」。快舞的音樂結束,舞池!所有閃爍的燈暗下來,接著!慢舞、西洋的抒情歌播放;而舞池中!跳迪斯可的人,紛紛也都走到兩旁的桌椅休息。幽暗的舞池、只留下!雙雙對對有男伴女伴的人、相擁而舞;而今晚!當然!張健和他的小楓,兩個人也在其中共舞。

『幹!~張健!今晚!真是春風得意~』看著平常一道跳舞,播慢舞時!原本!都是一樣坐在旁邊當"曠男"的張健,;今晚!居然!有女伴,林棟樑!心中似乎!頗不平衡。而張健呢?!值此!燈光美、氣氛佳的舞池環境中,在西洋抒情音樂催情下、早已為小楓意亂情迷。至於!程泉呢!他到舞廳跳舞的目的,早就不是為了、想邀女生共舞了;程泉!只是!抽著煙,期待著!快節奏的舞曲再播放,好讓!他能陶醉在眩目的舞池中、大鏡子前,跳自己自己自創的迪斯可舞步。慢舞音樂尾聲,"魔鬼燈"閃爍的燈光、又一閃一閃,快節奏的舞曲又開始、鼓聲又震動;程泉!迫不及怠的走上舞池,汗流浹背的跳著自己自創的舞,在大鏡子前、一下子像在打功夫拳,一下子比手劃腳、渾然忘我的滿臉汗水如雨下。快舞的劇烈運動後、又是慢舞休息的時間,慢舞的稍做休息後、又是快舞的燈光閃爍;而程泉!每一場快舞,他都沒錯過,直跳的整個人,都快虛脫...

情場高手「阿曹」!在午夜十二點多,終於!也出現在「KISS DISCO」舞廳了。『媽的~都是學生妹~搞個屁啊~早知道!我就留在、台中市的地下舞廳~』阿曹!似乎是從台中的地下舞廳"趕場"過來的;也許!是今晚!他在台中的地下舞廳沒有狩獵到獵物,所以!阿曹!臨時!轉換了狩獵的場所。只是!誰料「新獵場」,東海別墅的「KISS DISCO」似乎!又更難讓阿曹找到理想的獵物;這讓阿曹"老二"不禁向阿曹抱怨,「今晚!真是!出師不利!」。『喂~阿曹!看來!今晚!只有張健~最春風得意了~』林棟樑!帶點醋味的,指著正在舞池中與小楓共舞的張健,對阿曹笑說。而!時間已近午夜一點,張健今晚的舞伴「小楓」、也已跳舞跳得「櫻桃口、嬌喘微微」;不過!她並快樂,因為!跳舞根本不是她的目地。小楓!到舞廳的目的,其實!她是跟阿曹一樣的、都只是想找個人,玩性遊戲而已;只不過!這次!小楓找錯了人。小楓找上的男人,如果!是阿曹,那今晚!男女各取所需,玩一個晚上的性遊戲,然後!明天拍拍屁股、誰也不認識誰,必然能賓主盡歡;只是!小楓!今晚的舞伴偏偏是,尚無性經驗的,只想追女朋友的張健。只見!不解風情的張健,只是!一晚的春風滿面、帶著小楓,在他的這群朋友之間炫耀;眼看!都已經午夜一點多了,張健卻絲毫、尚無帶小楓去上床的意思,這不禁!更讓小楓有點「所遇非人的感覺」。

「算了~我乾脆去找別的男生好了!把時間花在這個張健的身上,大概也是白白浪費時間!」舞廳中!雖然!不時!聽見、小楓的櫻桃口、傳來銀鈴般的笑聲;然而!她對張健!還是滿口的滔滔不絕,其實!早已索然無味,心中!更早已自有盤算。「社會心理學」把人類的愛情分成幾類:情慾之愛、遊戲之愛、友誼之愛、現實之愛、癡愛、利他主義之愛。而像小楓與阿曹、這類人所追求的愛情,大概就可歸類為「情慾之愛」、意指,他們對男女的交往!要的,其實!只是想享受原始的性慾而已;於是!既然!張健並不能滿足小楓的這種需求,小楓今晚!當然要另謀出路。

『咦~林棟樑!小楓!她到那裡去了~』張健!去上個廁所再回來,看不見他的小楓在座位上,不禁問林棟樑;林棟樑!揶揄著回答『哦~那個小楓~她不是跟你去廁所嗎?我以為你們等不及,一起去廁所辦事了~哈~』。『不要亂說啦~我去找找看啦~她不會回去了吧~』女朋友在舞廳中不見了,張健!不禁有點慌張的、四下尋找、在慢舞的幽暗中。而!最讓張健不想看見的畫面,卻還是讓張健看見了;幽暗的舞池中,此時!小楓正和另一個男生,相擁而舞、說笑間!並不斷發出銀鈴般笑聲。片刻後!大家只見,繞了舞池一圈的張健,帶著一張臭臉走回來,用滿是忿恨不平的口氣、說『幹~那個男生!不知道是誰,操他媽的,他竟然!約小楓、去跳慢舞啦~』。

『媽的~張健!你在生什麼氣啊~我早跟你講過,那種女的、帶上床去"操一操",玩過就算了,你還真想當女朋友咧~』阿曹!畢竟是成天在舞廳混,見過世面的;他對小楓,這種與他屬於同類,愛玩性遊戲的人、最清楚了,於是!站在學長的身份,再次!對張健耳提面命一翻。接著!林棟樑也笑說『對啊~張健!我看!你還是趕快把她,帶回去"用一用"啦。不然!待會!她跟別的男生走了,你會賠了夫人又折兵,連"用一次"的機會都沒有~』。「旁觀者清」幾乎!在場的人,都知道、那個整個晚上!不斷發出銀鈴般笑聲的小楓,並不是個可以當女朋友的女生;除非!張健!心甘情願,一個晚上戴上一頂的"綠帽",然而!張健卻始終「當局者迷」。

「既然!大家都不幫我,那我看!我還是,帶小楓先離開好了,免得!她又去跟別人跳舞~」張健!其實!是有點氣餒的,因為!他原以為他"看起來很像黑社會的老大",而大家在聽到!他的女朋友,被別的男生邀去跳舞後;'張健是期待!大家應會同仇敵慨,為他!把那個奪走"大哥的女人"的男生,毒打一頓,以消他的心頭之恨的。不過!張健失望了,而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只有在趁自己,還能掌握小楓的時候,趕緊把小楓帶離開這"男女努力互相勾引"的舞廳...

『ㄟ!阿曹~林棟樑~程泉~我先帶小楓走了哦~她說她不想跳舞了,我先帶她回去睡。你們繼續慢慢玩啦~』慢舞結束,張健終於!又把小楓奪回自己身邊,並且!接受了大家"良心"的建議;趁著!小楓說她累了,張健!立刻就提議,要帶小楓回去"睡覺"。

4、獸慾的誘惑與道德束縛的掙扎

張健帶著小楓、離開東海別墅的「KISS DISCO」舞廳後,午夜!兩點左右的「東園巷」早已冷清清;只有!兩條充滿"男女性慾望"的影子、從昏黃的路燈下走過。『我待會!要怎麼做呢?!小楓!她真的是那種女生,會心甘情願讓我做嗎?她如果不是那種女生!不讓我做!那我怎麼辦?!』張健!帶著小楓前往,他向同學借用一晚的、在東園巷附近的那個房間;一路上,越接近兩個人、準備同宿的房間,張健想"做愛:的大腦卻越是慌亂,不但!平常的辯才無礙不見了,甚至!連和小楓說句話,都會覺得尷尬。

『對了!小楓!妳餓不餓,要不要去吃個東西~』張健!聲音有點顫抖,不自然的問小楓;小楓!則笑著回答『不用了!我剛才在舞廳,吃了很多零食!不會餓!』。『哦!那!小楓!我們現在!就直接過去,我的那個同學的房間、好了~』張健!終於!再一次!真的、面臨!他這二十年來,夢寐以求想做的事;然而!他卻始終壓抑不住心中緊張,甚至!又像上次一樣、想逃離。畢竟!每個人多少,總是會被"道德"束縛的,張健!也不例外,從小到大,當他做符合道德的事,就被獎勵;而!當他做出不符道德的事,就會被懲罰,就像心理學的「古典條件制約」一樣。二十年來,道德的枷鎖,早就牢牢的鎖住了、張健"原始獸性";每當他想突破這枷鎖,隨之而來的罪惡感,羞恥感、就會讓他裹足不前,而!陷入理性與獸性的掙扎。

『到了!小楓!我同學就是住這裡~我們先進去好了!』張健!心虛的開了房門,讓小楓進去;隨後!他也猶豫不覺的舉步跟了進去,然後!把房門關上。午夜時分!孤男寡女關在一個房間裡,小楓!當然!以為;張健!會像,她以前釣上的男人一樣,立刻就像"餓虎撲羊"般的,撲上來,與她享受一場雲雨之歡。不過!這次!小楓有點失望;因為!張健!只是挺著硬梆梆的陰莖,拉了張在書桌旁的椅子坐下,說『哦!對了!小楓!我同學的床給妳睡好了。反正!天都快亮了,我也不想睡~』。『哦~這樣哦!那謝謝你囉~』小楓!乍聽!張健講出"不想睡"的話,頓時!感覺心中涼了半截;不過!她還是強自鎮定的,又問了張健一次『嘻~其實!這張床兩個人、也睡得下啊~張健!你真的!不想睡嗎?!?』。

『哦!不用了!我以前跟阿曹他們去跳舞,常常也熬整夜,然後!五點再坐公車回東海。六、七點再睡,我也不覺得累啊~妳先睡好了啦~!』張健!褲子裡,硬梆梆的陰莖都快把褲子撐破了,獸性與充血的原始慾望在吶喊;然而!張健的嘴裡,卻還是一付道貌岸然的,講著一些讓他自己都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話。張健!即使!現在!就像公園裡發情的公狗,然而!他卻不敢撲上去,對母狗逞其獸慾;因為!人類!從小到大,已經被道德的"獎勵與懲罰",所「古典條件制約」了。而!「人之異於禽獸幾稀」,也許也就在於此吧。

『好吧!你不睡!那我就先睡了哦~張健!你待會!如果!想睡,那我就留一點空位,讓你也能睡好了~』小楓就像盤絲洞的蜘蛛,結好了網,殷殷善誘的、在等待張健,這隻想採蜜的蝴蝶,飛進去她的盤絲洞 。只是!張健!這隻饑渴的,想飛到小楓的花蕊採蜜的蝴蝶;此時!卻還是被道德的牢籠所關住,掙扎著飛不出去。畢竟!張健!並不是隨時,都可以挺著勃起的陰莖,跟女人做愛的阿曹學長;不過!被人類的社會道德束縛,這也不知是幸或不幸。至少!眼前看來,張健!就要憑白錯過一次,與異性交配的機會;而就生物學的角度來看,錯過與異性交配的機會,就等於!錯過了讓自己的基因繁衍的機會,這確實!是相當可惜的。

小楓!真的躺在床上睡了,而且!還是用她女人誘人的屁股,背對著張健的眼睛睡;這!"雌性對雄性的誘惑"簡直擺明了、就是用她的身體的語言,聲聲在對張健呼喚著,「趕快過來交配!」。午夜三點多,張健終於!也想睡了;不過!他是趴在書桌上、睡著了。話說「春宵一刻值千金」,張健!卻竟就這麼趴在書桌上,挺著他漲得發痛的陰莖睡著,白白的浪費了"萬兩黃金";直到!早上六點多,小楓再次醒來,而張健!讓她等了一個晚上,想"做愛"的夢也醒了。於是!小楓!心灰意冷的叫醒了張健,說六點多,已經有公車,而她也想回去了。於是!這一夜的孤男寡女在房間,就這麼!成就了張健,變成一個當代的"柳下惠"....;唉!這個時代的年輕人,"獸性大發"的時候,果然!還是有點"良知未泯"的道德的...。

5、期中考後社服石磊隊通霄海水浴場之遊

期中考後的星期日,周末!程泉!才在東海別墅新開幕的「KISS DISCO」,跳舞跳到天亮;上午!在寢室!睡了一下。不過!程泉!不能睡太久,因為!「社服石磊隊」在期中考過後的這個星期日,要到苗栗縣的「通霄海浴場」去玩。下午!一點!大家在校門口集合,程泉!才知道;小渝在期中過後就回家了,並沒有要和大家去玩,這不禁讓程泉!有點失落。

社服石磊隊的十幾個人,坐「台汽客運」到通霄海水浴場後;程泉!原本!還有個夢想,希望能看到女生穿泳裝,在海邊玩水的。不過!後來!程泉才發現,都只有男生穿泳褲在玩水而已;而!女生!卻連一個換泳裝的也沒有,這不禁!更讓程泉,對這次的「社服石磊隊」通霄海水浴場之遊,感到!徹底的失望。何況!就算!圓圓滾滾的貢丸學姊,她穿泳裝亮相,男生也是不會想看的;所以!社服石磊隊,通霄海水浴場之遊,根本沒什麼好寫的,擱筆....

※通宵海水浴場留影:1、2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