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二章88社服石磊隊活動組練舞

1、「心有靈犀」是巧合的共鳴、電波的傳送;亦或是!形下世界發生的事皆受形上力量牽引

1989年七月暑假,谷關山寨,YMCA谷關營地,「兒童魔鬼戰鬥營」第三天晚上、營火晚會結束後的「谷關福音中心」。『...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短短相聚,短短相聚,你我都有情;短短相聚,短短相聚,你我都有情....』這一梯次小朋友的營隊,由於!這已是最後一晚,加上!剛剛營火晚會到尾聲;志傑!又安排了,讓各隊的小隊老師在離別的歌聲中,對小朋友說了一段感性的話,所以!頓時!小朋友淚眼婆娑,而整個營隊也都、充滿離情依依。睡覺前的吃點心時間,此時!已經有小朋友、開始拿著小簿子,到處的在請大哥哥,大姐姐簽名留念,還有!留下連絡住址;所以!即使!晚上九點多,小朋友!卻還是在「谷關福音中心」跑進跑出,而!每個小隊老師和活動幹部,也忙著幫小朋友簽名。『小朋友!簽完名的!就趕快去睡覺哦~』也由於!這是營隊離別的最後一晚,「感性重於理性」;所以!就連「魔鬼班長」衛凱!也變感性了,講話輕聲細語的,並不急著催小朋友去睡。

營火晚會尾聲,離別的氣氛也感染了程泉。程泉!先是一個人,躲到「福音中心」側邊的樓梯上、悶悶的抽煙;直到!吃點心的時間,他才又走進值星室裡,幫小朋友簽名。小朋友!漸漸都去睡了,熱鬧過後的「谷關福音中心」又剩下冷清的月光,伴著草叢的虫鳴;還有!淡淡的「夜來香」隨晚風飄來,更是讓程泉!頓覺!「愁緒滿懷無釋處」。於是!程泉!隨手拿了支毛筆,沾著廣告原料,就在桌上的舊報紙上;用毛筆、胡亂的寫著一些,從前背過的詩詞。『咦!冰箱裡的滷雞爪呢?我昨晚!看見冰箱有一盆的滷雞爪,怎麼不見了!?!』小朋友都去睡了,剩下的夜晚,是活動幹部和小隊老師、聊天的時間,而益堅!突然!想起了;冰箱有一盆的滷雞爪,他原本!想去拿出來請大家吃,結果!滷雞爪卻已不在冰箱了,於是!益堅!又到值星室裡問。

『哦~滷雞爪哦!被我和程泉,今天!早上吃光了~諾!益堅~証據!在垃圾桶裡~』聽了益堅!問起滷雞爪的事;文華!正巧在一旁,於是!順手!他就把一垃圾桶,啃光了的雞爪,剩下骨頭、端到益間的面前。『哦~天啊~怎麼可能~那滷雞爪!有一臉盆耶~你們..你們兩個,怎麼可能啃光!?!』益堅!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一垃圾桶裡、雞爪的骨頭,卻還不肯接受事實;只見!益堅!舉起顫抖的手,一下子指著文華,一下子指著程泉,語無倫次的說『.那...那....那是!我們一個月的零食耶。我一定要去告訴!王營長啦。說有兩個愛吃鬼,把那一臉盆的滷雞爪,都吃光了~然後!叫王營長!把你們的手腳,都剁下來、做滷雞爪...』。『哈~哈!哈!益堅!要剁就剁吧、但王營長!也吃了兩支雞爪,所以!順便!把他的、也剁下來滷~』值星室裡,文華!和益堅!正在為、滷雞爪的事鬥嘴;而程泉!此時!只是!拿著毛筆,在桌上的舊報紙,默背著「紅豆詞」。

「~展不開眉頭,挨不明更漏;恰似!遮不住的青山隱隱,流不斷的綠水悠悠~」正當!程泉!在舊報紙上寫完、「紅豆詞」的最後一句。此時!值星的門外,只聽得!有個人竟也輕輕哼唱起了『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後 ...』。『..照不盡菱花鏡裡形容瘦,嚥不下玉粒金波咽滿喉..』珊珊!一路哼唱著「紅豆詞」、走進了值星室;而!此時!在值星室裡,感到驚訝的,不止程泉。因為!益堅和文華,也都在旁邊,看見程泉寫「紅豆詞」;然後!突然!就聽見了珊珊,從外面、一路哼唱「紅豆詞」走了進來。『咦~心電感應耶~益堅!你看~程泉!正在寫"紅豆詞",然後!珊珊!突然!就唱起了紅豆詞~』文華!一臉驚訝的看著,程泉在桌上舊報紙寫的「紅豆詞」,對益堅說;而!益堅!頓時!也忘了雞爪的事,同樣一臉驚奇的說『ㄟ!真的耶~真的有"心電感應"耶~太神奇了~』。

『珊珊~妳是不是和程泉,串通好的,不然!怎麼會這麼巧~他在寫紅豆詞,然後!妳就突然!唱起紅豆詞~』益堅!用一臉咄咄逼人的表情,質問著!剛走進值星室的珊珊;只是!面對益堅的質問,一臉茫茫然的珊珊,卻根本!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更反問益堅『益堅大哥~你說!我和程泉大哥!串通好什麼?!沒有啊~我只是!突然!想唱歌!就唱了啊~』。『咦!程泉大哥!你正在寫紅豆詞哦~真得!這麼巧~我怎麼!也正巧!在唱紅豆詞~』珊珊!終於!也發現,程泉在舊報紙上寫的紅豆詞,心裡面也是一陣訝異。接著!王營長和志傑,兩個也走進了,正因「心電感應」事件、而鬧哄哄的值星室;不過!畢竟!王營長,是多吃了幾年飯的、略比較有見識,在聽了!這「心電感應」事件後,他立刻就提出自己的見解。

『诶!聽起來、好像!還真有這麼一回事,不過!這種事、應該去請教王牧師。王牧師!長年侍奉上帝,應該!對這種"神蹟"比較了解~哈!哈~』王營長!笑著說;接著!他又皺了皺眉頭,思索著、說『嗯~我好像!有看過一本書耶。那一本書好像是說,人的思想、其實!也像"電波"一樣,會散發在空間中,所以! 一群人聚在一起的時候,情緒才會互相傳染、感應....』。『可能!是谷關這裡的環境、晚上!比較清靜。然後!人家珊珊!又是心思單純的小女生;所以!她才會接收到,程泉!正專心寫著紅豆詞,大腦發出來的電波吧~我想!應該!是這樣的吧~』王營長!思索著、才說完;一旁的志傑,接著!也興致勃勃的,提出自己的看法。『對哦~我也有這種經驗耶~我阿公!死掉的那晚,我就正巧,夢見我阿公!來找我耶~真的。結果!隔天!我媽就打電話告訴我,我阿公!昨晚死了~』志傑!興致勃勃的說著;不過!在一旁的文華,聽了!卻打了個寒顫,推了推志傑說『ㄟ!志傑!人家是在說"心電感應"耶~你阿公!那個已經死掉的、也算嗎?!你那個、應該算"通靈"~』。

『志傑!你那個應該、算是"第六感生死戀吧"!,哈~』益堅!聽著聽著,也開起了志傑的玩笑;不過!志傑!倒是對自己的說法,繼續據理力爭的又說『王營長!對不對~如果!思想是一種電波,那"活人"跟"死人",應該都一樣啊~都可以互相"心電感應"啊~』。『這個!我不太知道哦~"活人"跟"死人"又不在同樣的空間。志傑啊~對這個生死、靈魂的事,你應該!去問王牧師,比較清楚。畢竟!人家!王牧師"吃的鹽,比你們吃的飯還多"~哈~』王營長!畢竟!無法回答志傑,關於"生死"的問題,只得又把問題推給王牧師;然後!臨出值星室前,王營長!又回頭、提醒了大家一句『對了!你們也不要太晚睡,明天早上!送走這一梯次的小朋友後;跟著!下一梯次的小朋友,也就上山了~』。

※谷關山寨營火晚會後、連誼烤肉留影:1

2、破落斑駁的四合院、有悲傷的影子說故事

YMCA 谷關營地,矇矓寂靜的月光又照耀、山谷的流水、與遺世獨立在山壑間的「福音中心」;但!即使!人都睡了,一種離愁,從營火晚會結束卻一直盤桓不去,凝聚在這山間的幽壑。沁涼的仲夏夜、浸潤在一片離愁的「谷關福音中心」,應當!所有人都已陸續去睡了;從值星室裡卻又走出一個人。只見!他手裡拿著吉他、還有幾張舊報紙,往營火餘火未滅,離愁最濃的營火場走去。那個夜深人靜、還未睡的人!是程泉,只見!他抱著吉他,搬了塊石頭,就獨自坐在剛剛熱鬧過,如今卻只剩下餘燼的營火旁;然後!把剛剛!他在舊報紙上,所寫的一些詩詞,一張一張的丟入,營火堆的餘燼裡。

「程泉大哥!我常看你!一個悶悶的抽煙,你到底在想什麼啊~你知道嗎?我今天問志傑大哥;然後!志傑大哥!他告訴我說,因為!你是一個有"內心世界"人~是這樣嗎?!」程泉!一個人坐在充滿離愁、盤桓的營火餘燼旁,想著今天!珊珊對他說的話;但!其實!程泉!根本沒什麼內心世界,他只是!心情莫名的就會盪到谷底,然後!突然!就想抽煙而已。然而!這也許!也像!今晚王營長所說的,"人的思緒是一種有意識的電波,而這種電波會釋放在空間中、互相感染";所以!此時!程泉!也許、也只是!被今晚營火晚會結束後,許多人!所釋放在谷關營地的"離愁"所感染、而感覺悶悶不樂。

「程泉大哥!什麼是"人的內心世界",你能告訴小女子嗎?我真的好想知道哦~」對珊珊!今天的問話,程泉!都只是!微笑以對;因為!他並不知道什麼是,志傑所說的「內心世界」。「姹紫嫣紅開遍、轉眼竟斷壁殘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悅事誰家院~」當程泉!把寫在舊報紙的這首詞,丟入營火餘燼中;原本!已熄滅的營火,從這張舊報紙的一角,又慢慢的燃燒起來。而風吹不散、籠罩在谷關營地的離愁、正無處去;感受到了,程泉!燃燒舊報紙的火光後、瞬間!從四面八方、又向營火堆中聚集。

「姹紫嫣紅開遍、轉眼竟斷壁殘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悅事誰家院~」充滿帶著"離愁意識的電波",環繞著營火的餘燼,燃燒的舊報紙的火光,彷彿在吶喊;頓時!程泉的離愁,愁更愁,而!似乎!在這籠罩的"離愁意識"中,更有一種力量,彷彿!要從程泉的內心中,喚醒什麼。「人與人之間、為什麼總要分離;這世界的一切!又為何總要,隨歲月的逝去而改變呢~」帶著"古老詩詞"的舊報紙,燃燒在營火的餘燼與離愁,隨風博扶搖盤旋而上,散成星火點點;而!程泉!獨自在這靜夜,籠罩在離愁的意識中,或許是幻覺,朦矇矓朧的,程泉!依稀!竟從火光的燃燒中,看見了自己曾做過的,似熟悉而非熟悉的夢。然而!或許!這幻覺也只是,一種來自不同時空,帶著"有意識電波"的共鳴;就像!志傑所說的「人的思想,如果是一種有意識的電波,那不管!"生"與"死"其實!都一樣,可以!彼此心電感應...」...X X X

「姹紫嫣紅開遍、轉眼竟是斷壁殘垣~」程泉!在舊報紙燃燒的火光中,竟看見,那似熟悉而非熟悉、「東海大學文學院」的四合院;只是!那火光中的四合院,卻竟已呈現一片淒清與斷壁殘垣。舊報紙燃燒的火光中!四合院的顏色,猶如!黃昏的夕陽,那自稱賈路仁的人,從四合院的書房中走了出來;而!程泉!看他的那一身落魄與窮酸,更就猶如是!這曾經雕樑畫棟的四合院,如今卻已斑駁、破落的對照。『我真是一個沒用的人,鎮日!只是在這日漸枯死的老樹下、感嘆歲月的逝去~人生卻一事無成~』破落的四合院,賈路仁!喃喃自語的,彷彿在對著虛空說話;而!程泉!此時,恍若!是隻飛過四合院上空的燕子,在舊報紙燃的火光!有如!黃昏夕陽中尋覓,因為!他在意的身影,是那!曾在夢中見過的女子。

『姹紫嫣紅、良辰美景總難留,卻辛苦了!守著破落院子的人;都怪我!不願面對這世俗與現實,倒!更讓我所愛的人、為我受苦了~』夕陽照著四合院斑駁的牆,順著賈路仁!走去的方向;程泉!終於!在四合院圍牆邊的枯樹下,看見了那女子熟悉的身影,卻見!她正俯身撿拾著,老樹掉到地上的枯枝、抱著滿懷的柴火。「花開易見、落難尋!」那女子!是叫裔嫣芸吧!程泉!依稀記得,然而!程泉!只記得,她曾經在夢中貌美動人;只是!當姹紫嫣紅開遍、轉眼變成斷壁殘垣,程泉!卻不記得!竟有這「貧賤夫妻百事哀」的場景。「姹紫嫣紅開遍」的那張舊報紙燒完了、火光漸滅,程泉!又在營火的餘燼中,丟入另一張寫著「琴瑟無端五十弦」的舊報紙;營火的火光、再次!燃燒,而程泉!也在舊報紙上「一弦一柱思華年」的火光中,再次!看見了那叫裔嫣芸的女子、熟悉的身影,正與那叫賈路仁的男人、相依走在破落四合院的庭中...

『~"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路仁!但!要是有一天,我卻先你而去、與萬物化為了塵土,我只是擔心;你一個如此!憤世嫉俗的人,將如何面對、這世間的冷清與無情呢~』黃昏夕陽中,叫裔嫣芸的女子,在庭中對那叫賈路仁的說。而程泉!記得!依稀在夢中,這四合院的中庭、該是個美麗的花園;然而!程泉!此時!在火光中看見的四合院中庭、卻已闢成一個菜園子。『唉~這世間人!為什麼!就如那老樹與落葉、到頭來總是要分離。嫣芸!要是早知道!我們到最後總是要傷心,不如!妳我趁早!也都對彼此、冷漠了吧~免得!生死!也要牽腸掛肚的~』破落的四合院庭中,那賈路仁!看似!瀟灑的說話,樣子卻更顯其!潦倒與窮酸。而!舊報紙燃燒的或光中,就以一個外人的角度來看,程泉!更覺得;那個裔嫣芸,守著那個叫賈路仁!這樣教人看不到希望的男人,更實在是!不值得。

『才說我的擔心呢?!你又使性子了,反正!"不羨鴛鴦、不羨仙";我只但願做隻"長命百歲的烏龜"守著你,免得!讓你為我傷心~這下!你可放心了~』破落的四合院庭中,程泉!只見!裔嫣芸、在聽了!賈路仁!無情的話後,反而!卻是委身、靠在他身上,親暱安慰、狀甚!溫婉;只是!賈路仁!得了便宜卻還賣乖,似乎!順著竿子就更想往上爬,只聽得!在破落的四合院中、他又說『~唉!看!這黃昏如此冷清,我好想喝點酒哦~嫣芸~妳能不能!給我點錢、買酒喝。沒有!喝點酒!我就腦子空空的,鎮日!坐在書房、卻一個句子、也蹦不出來~』。

『我們家都要斷炊了!那還有錢,等我!明天!把這園子裡的菜,摘去賣了!換了錢、再給買酒吧。不過!喝酒!傷身子,我倒希望!你早些戒了好~』破落四合院的庭中,程泉!耳裡聽著那裔嫣芸說的話,感覺!怪熟悉的,因為!似乎!也常有女孩子,這樣提醒著他,要"戒煙";不過!"戒煙"跟"戒酒",一樣都是很困難的,所以!程泉!總有各種,對自己抽煙,合理化的藉口,就是從來不肯戒煙。而!黃昏夕陽的四合院中,那破落的賈路仁,似乎!也是如此,只聽!他耍賴的說『唉!都怪我求不到功名,不如!趕明天!我寫些春聯子,過年也快到了,拿到市上去賣,看能不能!換些錢來;不過!我現在!真的好想喝酒,嫣芸!妳能不能!先把妳手上的這支鐲子、就拿去當了、沽壺酒給我吧~求妳囉~』。黃昏夕陽的四合院中,看那賈路仁!對女人油腔滑調的嘴臉,程泉!頓時!覺得,他很像是班上的痞子張健;而聽他說的話,程泉!也更明白的知道,原來!他竟是這種"靠女人、吃軟飯"、忝不知恥的男人,頓時!更對那賈路仁、有了一種厭惡感。

『唉!你自許文人,心高氣傲的,就算你想!我怎會讓你去大街上賣春聯子、忍受市井之氣;不如!我還是!拿這支鐲子去當了吧~不過!我身上也就!再沒值錢的東西了~』禁不住!賈路仁黏暱的請求,裔嫣芸!即使家裡都已經沒錢,卻還是答應了,拿手上的鐲子去換酒來滿足,那賈路仁的口腹之欲。「女人總是容易被男人的花言巧語所騙」,程泉!心想!那個賈路仁!大概也是個頗善此道的人,果不其然!聽說!有酒喝了;那賈路仁!伸手!又是摟!又是抱!又親嘴的,對裔嫣芸!一付好不熱情的,接著裔嫣芸的話、說『妳身上!怎麼會沒有值錢的呢~嫣芸!對我來說,妳就是我生命中,最珍貴的「無價之寶」啊~哈~』。『少貧嘴了~我只過!是不捨得,你這個"文人",這麼低聲下氣的求我,我才不得不!去買酒的~』那裔嫣芸!女人!畢竟!就是個女人,只要!他的男人對她花言巧語的哄騙,她也就欲拒還迎的心甘情願了;而!靜夜!程泉!看著眼前!營火的餘燼,舊報紙的火光,此時!也已燒到了、燻黃了那「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的句子... X X X

「我將來!可千萬不能像賈路仁,那種爛人一樣。自己適應不了社會、還要拖累別人為他受罪~」YMCA谷關營地,程泉!坐在冷清的營火餘燼旁;心想著「那!賈路仁!說什麼,自許為"文人"、自抬身價罷了。在我看來!他不過!就是個社會上的失敗者,一個 "百無一用的窮酸書生"~」。「我將來!是絕不可能像那種無恥之人的,至少!我很能適應這社會。我現在!在康輔社、 在YMCA帶營隊,更是同學眼中、很有辦法的男人~」程泉!只是!有點不明白、在學生社團中!表現如此傑出、活躍的他;最近!夢裡!為什麼!老是夢見那個、叫賈路仁的潦倒的情景、甚至還出現幻覺。人家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程泉!自認!自從在大二下學期,加入「社會服務隊」以來,他一直都"積極上進",不但!廣佈人際關係,學習處世"圓滑";甚且!在不斷的舉辦的各種活動中,更!一路!更步步高昇,到現在!程泉!他早就是在學校,在同學眼中的風雲人物了。

『~像!程泉!這麼有辦事能力的人,將來!踏入社會後、一定是傑出社會人士~』類似!這種話!程泉!在YMCA聽陳營長說過,在學校!聽老師說過;在同學!學長!學弟間!這一年多來、程泉!更聽得都已經失去感覺,只是!當作是,理所當然的耳邊風、不屑一笑。程泉!將來的人生、前途一片看好,他是不可能潦倒到,必須"靠女人!吃軟飯"的;而!也許!最近!他所做的怪夢、與幻覺,也都只是!一種警惕而已。那"賈路仁"!應該!只是!在警惕著程泉!時時刻刻,要讓自己做個"有辦法的男人"吧!;至少!程泉!是這麼認為的。而!事實上!程泉!在大二下學期,加入「社會服務隊」後;他也早就已經是這樣,時時刻刻在提醒著自己了─「我得要讓自己、做個有辦法的男人」....

3、社服石磊隊活動組練舞,動機與需求

「1988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你可以自命清高遺世獨立,但除非你一輩子都不需要別人的幫助。必須建立人際關係、與別人打成一片,這樣才有人脈;不管!願不願意,處事都必須圓滑。不能太沉默、內向,生命有許多瓶頸,只有突破瓶頸、才能!再往前更進一步;但往往自己會心灰意冷而放棄,自己便永遠喪失了更進一步的機會。」

「1988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不以物喜、不以已悲」那只有死人才做的到,想遺世獨立、你要靠別人來養你嗎?不要再騙自己了。"既在水中、就要當活魚!",我得要讓自己在自己所處的環境中,悠游自在;主動學習與別人溝通,"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與人互動時!留給別人好印象。交朋友,平時!應"施小惠","人際關係取向";而!做事!應以"工作取向",務實!把自己負責的、該做的事,做好...」。

程泉!自大二下,加入社會服務隊,社會服務隊!每星期的各種活動,幾乎!就已成了、他大學生活,唯一的重心。時至!五月,距離!社會服務隊的暑期出隊,只剩下!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不管!是總隊的籌備,還是各分隊的活動演練,程泉!在每個星期的晚上,更大約都有兩三次、社服隊的聚會。對這些!二十歲左右的青年人來說,畢竟!每個人!都有在人群中的"成就動機",與"肯定自我能力"的需求;而雖然!程泉!並不喜歡去上課,但!他對社會服務隊的各種聚會,卻沒有一次缺席。不管!是總隊的籌備會,還是!家訪組、文教組的課程,或是活動組的排劇練舞,與器材組的整理器材;程泉!雖然!也不是對、所有社會服務隊的活動都喜歡,但!畢竟!社會服務隊,不但!給了他一個學習成長、自我肯定的機會,更重要的是,社服隊!更給了程泉、一種心理上歸屬感。而!也許!也是因為!這種人際關係親合的歸屬感,讓程泉!老愛往社會服務隊的聚會跑。就像!今晚!社會服務隊活動組的練舞,雖然!是五月的梅雨季,整個學校都濕濕漉漉的;但程泉!在男生餐廳,吃飽了晚飯,還是!一顆心迫不及怠的,淋著細雨,就往!活動組練舞的地點、校長室樓下走廊的穿堂跑來...

『好!來!石磊隊的眾子弟兵們~朕!宣佈!我們要開始練舞了,大家!現在!聽活動組組長,忠義"大將軍"的指揮~』細雨被風斜吹到、校長室下的走廊穿堂;社服石磊隊長長,阿俊!看隊員!人來的差不多了,就尖著聲音大喊。而!石磊隊的活動組長,忠義在聽到阿俊的吩附後,也開始忙著招呼;把三三兩兩!正在穿堂聊天的隊員、召集過來。『ㄟ~照過來!燈光照過來~大家!聽我這邊哦~我們要開始教舞囉~』忠義!跟呂賢一樣!都是程泉!「社工系」大一的學弟,也是社服隊十期的;也由於!忠義!他帶活動的能力強,所以!在上次的籌備會,阿俊!便商請他接!石磊隊的活動組組長。『ㄟ~今天!我們要教的舞是哦~「"噎"會」「旋轉木馬」還有「一支小雨傘」;新隊員!先站到前排好不好?看我跳,然後!已經!會跳的老隊員!站到後排,這樣!可以!邊跳!指導新隊員怎麼跳哦~』忠義!的皮膚很黑,領導能力很強、是他們班的班代表,只是國語講的很不標準,常引人發笑;就像!要教的舞是「約會」,但!他竟說成「"噎"會」。

『喂!忠義啊~什麼「"噎"會」,你講的台灣「"狗"語」,誰聽得懂啊~』多嘴的呂賢!一抓到了忠義的語病,便立刻!對他開了個玩笑的嘴裡不饒人、引的大家一陣笑。不過!忠義!也只是!跟著大家!憨憨的笑了笑,並不以為意的、又說『待會!而大家跳舞的時候! 表現要有活力一點、動作要大一點,還有!.記得臉上要帶著笑容哦~。好來~我們就先來教、「旋轉木馬」好不好?!~』。『"不好"~』聽到忠義!問「好不好?」的話聲一落,呂賢!卻立刻一個人高聲大喊,這又是!引得大家一陣笑;不過!隊長阿俊!可不饒他,立刻一個"李小龍"的飛踢過去,並尖聲大喊『喂~呂賢~你是專來鬧的哦~』。只可惜!阿俊!這個飛踢、被笨重的呂賢笑著;以"凌波微步",輕易躲開了。

呂賢!雖然!像個開心果、老愛在聚會中胡鬧,不過!在上次石磊隊的籌備會議中,隊長阿俊!還是!宣佈了「呂賢!接第十期社服石磊隊、家訪組的組長」;而!這也表示了,阿俊!對呂賢!能力的肯定,另外!徐文!他則是接了石磊隊,器材組的組長...。誠如!程泉!曾在社會服務隊的隊員大會中,不知!曾聽誰說過「~一個成功的社團,對外!必須發揚其本質與特色、與有效率的完成工作目標;而!對內!它更必須滿足成員的需求、如人際關係、成就感、學習成長..等~」。所以!對外,社會服務隊!除了寒暑假的出隊,對偏遠地區所做的服務工作外;而!對內,它更是這群二十歲左右的大學生,滿足學習成長、交友、與肯定自我能力...的小小世界。

『ㄟ~大致上!大家跳的都不錯啦~不過!動作整齊度,要再加強一點,節拍、頓點和需用力的地方、也要再明顯一些 ~好~我們!再跳一次、好不好?!?』教完!跳過一次「旋轉木馬」後,忠義!一臉含蓄的用他的台灣「狗語」、支支吾吾的講評;而!對忠義!來說、一個大一的新生,就能有這樣的舞台,讓他站在眾人面前,學習帶領眾人,這當然也是一種成就感。梅雨季的五月,一台小小的「愛華錄音機」在校長室的樓下走廊穿堂,播放著「旋轉木馬」的音樂;而!細雨濛濛的飄灑,從漆黑的大學路飄來,灑濕了!穿堂的紅磚走廊 。二十幾個、社服石磊隊的隊員,就這麼!在雨水灑濕了一半的走廊穿堂練著舞。雖然!程泉!對這種、要求所有人"動作整齊劃一"的舞蹈,並沒什麼興趣,然而!這是一個團體;而!如果!程泉!想溶入這個社會服務隊的團體,當然!他也就必須做,在這團體中!要求大家都必須做的事、因為!這樣!他也才能得到這團體中其他人的認同。

正當!石磊隊的二十幾個人,笑聲連連的,在細雨微寒的校長室樓下練著舞;此時!在幽暗的大學路,有個人!身穿著大黃色的小飛俠雨衣,冒著雨、似乎!也正往校長室走來。『咦~你們看!那個人是誰~好像是!林棟樑耶~總隊長也來了~』穿著大黃色飛俠雨衣的人,剛從大學路轉向校長室的水泥步道,立刻!就有眼尖的人,認出那是林棟樑。『林棟樑~嘿~總隊長~』隔著段距離,呂賢!看見了林棟樑、便高聲大喊;而!林棟樑的回應,也很搞笑的,看他!就站在校長室樓下穿堂外的雨中,穿著小飛俠雨衣、像大鵬展翅般的,高舉兩手在眉間,向大家行了一個"最敬禮",大喊『~大家好~』。

『ㄟ~林棟樑!來跳舞啦~』『哦!林棟樑~你真的很搞笑耶~』一如往常,林棟樑!出現的地方;片刻間!他立刻!又變成了所有人,眾星拱月的中心。林棟樑!雖然!並不是石磊隊的,但!因為!他是社服隊四個隊的總隊長;所以!理所當然,在各隊的聚會中,他偶而!還是會出現,來幫大家加油、打氣。只見!林棟樑!雨衣也沒脫,就在校長室的樓下和大家一起跳舞;而!他動作之誇張、加上一身寬大的小飛俠雨衣揮舞,更是惹得大家又是一片笑鬧。「林棟樑!他應算是!那種"英雄能造時勢"的人物吧!」程泉!自大一開始認識林棟樑,其實!就對這個同班同學的幽默特質、及領導能力充滿欽羡的;而!程泉!之所以!會在大二下學期,加入社會服務隊,多半也是受了他的影響。不過!就算想效仿,但!林棟樑!天生自然的那種,在眾人之前!自在揮灑的能力,畢竟!卻也是程泉學不來的;而!程泉!加入社會服務隊的動機,說穿了,也無非!就是希望自己能有、類似像!林棟樑、那樣成熟又穩重,讓人信任的辦事能力。

『ㄟ!阿俊!這裡辛苦你了~我還得到秀巒隊,那裡看看~。~大家!辛苦了!抱歉~我還有事,得"先走一步"~』總隊長!林棟樑!畢竟!不能在一個隊上久留,因為!他還有別隊的聚會、要趕去打氣;而!呂賢!一聽說!林棟樑說他要"走"了,卻立刻又抓住他的語尾,大做文章、假裝!擦著淚說『嗚~林棟樑~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你這麼年輕就"走"了,老婆!孩子!怎麼辦?!~』。『好吧~我們就奏驪歌,送總隊長最後一程~』看著!林棟樑!穿著大黃色的小飛俠雨衣,又走向大學路的雨中;剎時!阿俊!對著大家大喊~跟著就自己就指揮著,唱起了驪歌『預備~唱!「驪歌初慟,離情轆轆;驚惜韶光匆促...」~嗚~嗚~嗚~』。『啊~好!好!好~你們石磊隊,給我記住~』聽到大家,對他唱送終的驪歌,林棟樑!聽了!差點沒在雨中跌倒;只見!他轉過身來,擺出一付跳腳的樣子,惹得大家又是一陣笑;然後!看他!才又往幽暗的路上,另一個隊的聚會地點奔去。

「社會服務隊」在學校,是個社會服務性質的學生社團,但!它並不特別強調,加入的成員,也必須具有"服務的熱忱"才可以;這跟!程泉!在大一下學期,報名參加的「山地服務隊」有很大的不同。基本上!「社會服務隊」是個屬於比較、開放性的社團,不管!成員!抱著什麼樣的動機、來加入社會服務隊,它一概都接受;然後!籌備期間,藉著各組的分工,讓抱著不同動機人,在自己所選擇的組裡,參與籌備。而!只要!每個人都能用心努力完成,自己該做的事;那麼!對外!出隊的時候,「社會服務隊」整體表現出來的,也就是一個效率的服務團體了。譬如!程泉!他就絕對不是一個,具有什麼服務熱忱的人,而他加入社會服務隊的主要動機,也只是!希望增加自己的辦事能力與人際關係;大致上來說,程泉!一開始加入社會服務隊心態,只是!想追求自己的成就感,而!像!這種人,在比較封閉性的「山地服務隊」是不被接受的。因為!「山地服務隊」在招收隊員的過程中,他們一開始,便是要甄選"具有服務熱忱的人";而加入「山地服務隊」的的人、主要動機,也必須!是為了要服務。當然!不能妄加論斷,這兩種類型的招收隊員,誰好誰壞,只不過!「社會服務隊」廣納百川的招收隊員;這讓更多的人,潛移默化!都有了接觸"服務社會"的機會,不管!他當初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加入。就像!生活懶散,人生觀一向消極的程泉,在加入社會服務隊後;他對人,對事、在"近朱者赤"的被身邊的人影響後,漸漸也有了樂觀、積極的改變...

『好~剛剛的「旋轉木馬」、大家哦~都跳的很好哦~猶其是新隊員哦~都已經"青出於藍"了~當然啦!老隊員!也跳的不錯啦~』跳完了「旋轉木馬」的舞,忠義!給了大家一點言語上的鼓舞;而在社會服務隊,不管!事情做的好不好,似乎!也從來沒聽過責難的話,只聽!忠義!接著!又說『好~來~我們大家!給自己一次「愛的鼓勵」,接著!我們要教的舞是「一支小雨傘」哦~』。確實!程泉!在社會服務隊,似乎!從沒聽過大家互相批評的話,當一個人把事做好了,有大家的掌聲鼓勵;但!即使一個人、把事情做壞了,似乎!也只有大家的加油與支持、或是互相開玩笑的彼此勉勵。而!在「社會服務隊」這樣一個成就感總多於挫折感的地方,不管!你是否具有怎樣的能力;每個人在這裡!也總會有勇氣去嘗試,縱然!挫折也會在別人的鼓勵中、慢慢的成長。

『好~「一支小雨傘」!男生、女生,兩個!兩個先找好、成一對哦~最好!是老隊員配新隊員啦~這樣!大家學得比較快哦~』梅雨季節、陰寒的夜,忠義!話說完;校長室樓下穿堂、男男女女在濕了一半的走廊,自然而然!紛紛的找了身邊的人、成一對舞伴。只有!呂賢!繞來繞去的,繞了半天找不到舞伴;最後!他找到的,也只有!貢丸!一個人、還沒有舞伴。『抗議啦~我不要跟貢丸學姊跳「一支小雨傘」啦~我們身高差那麼多,像七爺八爺怎麼跳~』呂賢!賊頭賊腦的,大概!原本!是打算找個身材窈窕的女生當舞伴;結果!人算不如天算,最後!等他的、竟只剩下身材圓圓滾滾的貢丸,這!讓呂賢!整個心,頓時!涼了一半。

『呂賢~你以為我喜歡跟你跳哦~過來啦~人家!大家都成一對了,不然!你想跟誰跳~』畢竟!貢丸!是社會服務隊的三朝元老,只聽!她用著深具威嚴的聲音,斥喝!命令著呂賢過來與他跳「一支小雨傘」。而!呂賢!雖然!心有不甘,但!此時!也只好"含著淚、默默的接受了";只是!嘴裡,呂賢!卻還是忍不住的抱怨『嗚~我"幼小脆弱的心靈",又要"慘遭"貢丸學姊蹂躪了,不公平啦~嗚~』。程泉!找的舞伴是小渝,因為!小渝!剛剛在跳「旋轉木馬」的時候,原本!就已站在程泉的後面;正當!大家正笑著,呂賢與貢丸配成一對、太不幸了,而站在小渝身旁的程泉,此時!卻莫名的感覺到一陣,難以言喻的幸福感。

校長室下的穿堂、男女成對跳的「一支小雨傘」、其中!有個動作是男生摟著女生的腰;而當程泉!把手放到了小渝的腰部、嘴裡若自言自語的、就說了個『應該是二十六~』。『什麼二十六啊?!~』偎在程泉身邊的小渝,聽了!程泉!若有似無的這句話後;不禁!一陣好奇的、微側著頭問程泉。只見!程泉!此時!臉上卻一陣詭異的笑、然後!對小渝說『腰圍!~』。這大概!也是程泉!他加入社會服務隊後,所受到的、最不好的影響;那就是他變成會在言語上、吃女孩子的豆腐了,而!影響程泉的!大概!正是總愛調皮的呂賢。而!在聽到!原本"剛毅木訥"的程泉!竟然!趁著把手放在自己腰部的機會,吃起了她的豆腐;小渝!頓時!抬起了手臂,就是一個霸王肘、往程泉的腰部一頂、然後!嬌嗔的說『本姑娘!是二十四腰的小蠻腰,不是!水桶腰~』。

『哦~二十四~』程泉!悶不坑聲的、在吃了小渝一記不是!很大力的霸王肘後,連忙!小聲的改正。而在校長室樓下的穿堂,細雨斜灑的走廊,由於!是在眾人面前,小渝!也就沒再表示什麼了,只是!讓程泉!把手、還是!放在她的腰際,在「一支小雨傘」快樂的旋律中、繼續!測量!她二十四腰的小蠻腰。男人與女人有什麼不同,其實!只要!身體一接觸就知道了,男人的身體給人的感覺、總是硬梆梆的,但女人的身體給人的卻總是柔軟;猶其!是在這細雨綿綿、陰寒的天氣裡,程泉!更能感覺!小渝身體,柔軟中散發出的溫暖。「女人的溫暖柔軟,那可說是男人一生的夢想與渴望~」程泉!是個男人當然!也不例外,自從!程泉!加入社會服務隊;小渝!不時的噓寒問暖與關懷,那份感覺!早已成為程泉心中一種不自覺的渴望。『~我好想再看見小渝~』這種聲音,對程泉來說!!像是一種依賴、也像是一種呼喚;除了!想追成就感外,也許!是小渝!總牢牢的抓住程泉!在社會服務隊,每次的聚會...

4、女人的溫柔是男人一生的夢想與渴望

YMCA谷關營地,靜夜!程泉!抱著吉他,獨自坐在熄滅的營火餘燼旁;一張張的燃燒著,剛剛!他在舊報紙上寫的一些詩詞。而!在舊報紙燃燒的火光中,程泉!看見了那,似黃昏夕陽中的幻覺;似乎!那是有一對男女,正在上演著故事,在彷彿東海大學文學院'、卻已破落斑駁的四合院中。「我為什麼!會莫名的感到悲傷?!」程泉!在舊報紙燃燒的火光中,看見那女子對那男子的好,竟感到一陣惆悵;也許!這讓他想起了小渝。但或許!是目賭!一個女人,不管!一個男人的成功失敗,都願無怨無悔的伴著他;這情景!這幻覺!這也許!也正是一個男人一生的夢想與感動。只是!一個一事無成的男人,不但!不知上進,且更對自己所愛的女人、需索無度;像這種男人,值得一個女人無怨無悔的去守著他嗎?程泉!有點迷惘。但程泉!再一想起,如果!那個女人是小渝,是自己所愛的女人的話;一想到這裡,程泉!一句話不禁就脫口而出『不要再對那種爛男人,那麼好了,根本!不值得~』....

『不要再對那種爛男人,那麼好了,根本!不值得~』靜夜!YMCA的谷關營地,舊報紙燃燒在營火堆上的火光中;不管!是不是幻影,程泉!對那個!既無法面對現實,又只想"靠女人!吃軟飯"的男人、頓時!感到十分生氣,竟忍不住的大喊。谷關的夜不知道!已經多深,這一個踉蹌!程泉!這才讓從矇矇矓矓的瞌睡中醒來,而!他抱著吉他的身體,更差點整個就掉進,營火餘燼的木炭堆中。「哦~我原來!竟在這燒盡的營火堆旁、打起了瞌睡~」程泉!在營地,似乎!只記得!他剛剛!好像、做了個夢。而!原本!籠罩在營火晚會後的離愁,不管!那是一種電波或是什麼,也已經在、剛剛!亂七八糟的夢中、把能量都消耗殆盡;淡淡的惆悵!留下給程泉的,也許!也只有,一個男人一生,對女人的溫柔夢想與渴望....

「天使、男人總渴望他心愛的女人走進他心中那個位置當他的天使 長髮飄逸裙擺飛揚夕陽下

宛如弱柳扶風的妳太柔總是讓我摟著妳的纖腰就放不開手

戀愛的時候妳說妳只想當個小女人而我是妳的男人但 魔鬼在黑夜總不斷誘惑我在愛情坎坷的路上

要我帶妳走過那妳從不敢走過的路做妳從不敢做的事 那是關於愛情

天使、因為我想讓天使落入凡塵變成我的女人而 純潔的妳在我眼中總像是天使的影子

矜持的靜靜的在等待我去探索妳心中從未有人碰觸過的情感卻不知痛苦已將至

我的天使當妳變成一個女人讓我對妳的愛更無法抗拒而短暫的分離更讓我捨不得離開妳

我的女人因為妳在我心中總像是個天使的樣子讓我不知不覺把靈魂都給了妳 因為妳是我的天使」

「天使、男人面對挫折總渴望心愛的女人守候像天使 宛如弱柳扶風的妳風吹不斷妳的情似水柔

只是當心碎的淚水從心愛的女人眼眶流下我總想問妳愛上我後不後悔

魔鬼總是在後悔!我請妳原諒我讓妳才剛由少女變成女人就受到愛情藍色憂鬱的傷害

而 最後我更迷惑的想逃離留下妳獨自承受我不敢的承受的痛苦 那是關於愛情

天使、總是讓妳流淚的我在妳生命中是否是個魔鬼 戀愛的時候我原以為是妳依賴著我

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我離不開妳因為妳是女人而男人需要女人卻讓妳如此痛苦

我的天使我雖然有強壯的臂牓但後來我才知道在人生的路上都是妳在幫我度過難關

我的女人我雖然很剛強卻從未曾逃出妳的溫柔因為妳說妳是女人妳需要我,但我知道!妳是我的天使~」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