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三章社服隊十一期總隊器材組學期中籌備工作

1、谷關山寨,柚子樹上柚子的名字

1989年七月, 谷關山寨,YMCA「兒童魔鬼戰鬥營」第四天,一大早!露濕的谷關營地。「短短相聚、你我都有情」在這一梯次、營隊的最後一天;其實!小朋友!已經沒有安排什麼活動。「魔鬼班長」衛凱!吃過早飯,八點多、就讓小朋友到寢室,整理自己的行理,然後!把一個一個的背包,整齊的排放到「福音中心」旁的藍球場;就像!四天前,他們!初來乍到谷關營地 的"土匪"山寨一樣。而!王營長!也已經在八點左右,向在台中YMCA會館的陳營長確認過;雅淑和致男,帶著!第二梯次「兒童野外求生營」的小朋友,搭著遊覽車已經從台中出發,大約!十點左右!會到達谷關。屆時!當第二梯次的小朋友到谷關,第一梯次的小朋友,也將!搭上回程的遊覽車,回到台中;而!衛凱、益堅、周為、三個人也將隨著第一梯次的小朋友、押車回台中,然後!負責在「東大附小」今年才剛試辦的「兒童安親營」、即將開營。

谷關的晨曦伴著鳥鳴,營地的草地上仍有露水的微濕,小朋友!三三兩兩的自由活動;或是拿著照相機照相的,或是!找人簽名留念的,或是!追逐著小隊老師與活動幹部,在營地跑來跑去的。而!在閒適的早晨,由於!並沒安排什麼活動,幾個活動幹部除了!幫小朋友簽名、與小朋友照相外,也都難得的清閒;像!程泉!只見!他就閒的,拿了一小瓶的紅色油漆,還有一隻破毛筆,在營地崖邊的石頭上,提字留念,谷關的好山好水。「人生如夢!」程泉!先是在崖邊,半顆露出草地、臉盆大的石頭上,用紅漆寫了這四個字;但!寫完「人生如夢」覺得不過癮,於是!程泉!又找了一個更大的石頭,正!寫著「追憶逝水年華!」幾個字,卻渾然不知!志傑!何時!已站在他身後。

『嗯!程泉!你的書法,有進步哦~』志傑!一付眉開眼笑的樣子、突然的!站在程泉的身後說;不過!這倒不是因為!看著、程泉!在他的教導下,書法有進步,而讓他喜上眉梢。真正!讓志傑,感覺一顆心!就像枝頭的小鳥雀躍的,是他的夢中情人,「美美」在第二梯次的營隊、也要擔任小隊小師,帶小朋友上山了;也就是說!志傑!只要!再等一個多小時,就能在谷關山上、看見!那「美麗的夢中情人」,令他朝思暮念的「美美」。志傑!是去年在YMCA,帶營隊活動認識美美的,而!其實!志傑!想追求美美的事,在YMCA也早就是公開的秘密;在這幾天的營隊活動中、王營長和其他!資深的活動幹部,有空沒空的!更常拿這件事、來調侃志傑。『志傑啊!都一年了,怎麼看你和美美之間都沒什麼進展,要不要!我們大家提供你一點辦法啊~』『志傑啊~你看!人家德輝和雅淑,現在兩個人多麼"恩愛",你要好好加加油啊~看!以後!我能不能多收個、"當媒人"的紅包,還是!當"証婚人"什麼的~』王營長!總是喜歡!這樣調侃志傑;而其他的資深活動幹部,更不惶多讓,值此!美美就要上谷關的早上,雖然!益堅!也就要隨第一梯次的小朋友下山,不過!他還是!找機會,想再"虧"志傑一翻.。

『ㄟ!志傑!美美,十點就要上山了耶,你不快點去梳菪揮磥@下、"接客",還站在這裡幹什麼?!』益堅!在谷關營地的晨曦中,拍著志傑的肩膀、開著玩笑對志傑說。而!志傑!"人逢喜事精神爽"、對益堅的調侃也不以為兀,只是!憨憨笑著,然後!卻故意岔開話題的說『哦~沒有啊~我在看程泉寫書法啊~他在石頭上、提字留念啊~』。『哦~拜託!程泉!你寫的那個字、好像!在"畫符"。你到底!是在寫什麼字啊~』益堅!的注意力,果然!被志傑的話,成功的岔開,轉移到了、程泉!在石頭上寫的字;也大概!是!因為!益堅!他真的看不懂,程泉!用紅漆在石頭上寫的,到底是什麼字。『"人生如夢"啊~這個是草書啊~本來!就比較看不懂~』聽了!益堅的問話後,程泉!看著旁邊的石頭上;剛剛!自己寫的字,回頭!笑著回答益堅。『哦~你們都在提字留念、那我也要去拿支筆來,在石頭上提字留念~』即將下山的益堅!在聽了程泉!"提字留念"的說法後,不禁!也勾起了他的興頭;只見!益堅!話說完,轉身!就往器材室走去,過了不久!果然!看見!他把整桶的油漆都提了出來,手裡還拿了把小刷子,準備在谷關營地的石頭上、大舉揮毫。要說!寫書法的功力,在YMCA的第一把交椅,當然!是志傑!莫屬;因為!志傑!從小就在名家的指點下,至今!已修習了十幾年的書法。只是!正所謂,像志傑!這樣的行家都不輕易出手;反倒!是像程泉!還有益堅!這種只拿著毛筆,寫了兩天字的半調子,偏愛賣弄。而!眼看著,谷關營地的這片風景如畫,卻也就要任其荼毒。

『喂!益堅!你提著那一大桶油漆幹嘛~想刷牆壁哦~』正當!益堅!提著桶油漆,走在崖邊、尋找著,想下手提字的石頭;此時!卻見!衛凱!也在營地、廁所旁的鐵欄杆邊,手裡也拿了支筆,邊埋頭不 知在寫些什麼,邊對著益堅、喊著。『ㄟ~衛凱!他們都在石頭上提字耶~你要不要!也來寫幾個字留念~』益堅!回衛凱的話;卻見!衛凱!還是!在廁所旁、欄杆邊的那一排果樹下,埋頭!不知道在寫些什麼,只是!頭也不回的、回了益堅一句『哦~提字哦~我已經在寫了啊~』。『ㄟ!衛凱!你到底在幹嘛啊~』見衛凱!一付神秘兮兮的樣子,益堅說著,也忍不住的,走往廁所旁的欄杆邊,看個究竟;卻見!衛凱!拿了支麥克筆,原來!卻正在一棵柚子樹下,找著那一顆顆尚未成熟的果實,在上面寫字。

『ㄟ~衛凱!你有神經病哦~你把你的名字,寫在柚子上面幹嘛~這樣!柚子!就算你的哦~』益堅!走到了柚子樹下問衛凱;衛凱!聽了,卻還是一付神秘兮兮的樣子、笑而不答。『咦~衛凱!你在柚子上!有寫我的名字哦~那這顆柚子、成熟了,是要給我的嗎?!』益堅!一時!大感意外,因為!他看了,衛凱在柚子上寫的名字、竟然!也有他的;此時!察覺衛凱,竟然!是在未成熟的柚子上寫名字,想把柚子分配給大家,頓時!益堅!更對衛凱!公平與正義!有了不同的觀感。『~衛凱!你怎麼!寫這麼多我的名字,那你自己的、怎麼都沒有?!』益堅!察看了一下柚子上的名字,竟然!更發覺衛凱!寫的大多都是他的名字。這不禁!更讓益堅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平時!他總愛和衛凱鬥嘴,沒想到、衛凱!在分配柚子時、卻還是對他這麼好;甚至!衛凱!自己、連一顆柚子都不要,全都寫了益堅的名字,而!這怎麼能不叫益堅感動。只是!衛凱!邊寫著柚子上的名字,邊說話了...

『益堅~等我!下次!再上谷關的時候,你的"肉"、大概!已經可已吃了~』衛凱!嘴裡!雖是!叫著益堅的名字,不過!樣子卻是在對柚子說話;只見!衛凱!邊說著話、漸又露出他那缺了顆門牙,猙獰的表情,樣子!就像!是在對眼前的柚子下咒似的,喃喃自語『到時候!益堅~我要剝你的皮,我要抽你的筋,我還要用刀子!把你切成一塊塊的、吸你的血;然後!再把你丟到地上,用腳踩得扁扁的...~』。『哦~衛凱!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怎麼會突然、變得那麼好心,想把柚子分配給大家~』益堅!終於!如夢乍醒,而!聽了衛凱!對這柚子說的話後;益堅!頓時!更明白!原來!衛凱!在柚子上寫上大家的名字,用心竟是如此"歹毒",而!這也難怪!大部的柚子,衛凱!寫上的都是益堅的名字。『哦~也有王營長的,志傑的,周為的.. 哦~衛凱!我也要去拿筆來,寫你的名字、剝你的皮,吃你的肉...』如夢乍醒的益堅!才說完話,趕忙!又往值星室拿筆去;而一路上,他更告訴了志傑、周為...,關於!衛凱!在柚子上、寫上大家名字的事。所以!轉眼間!志傑、周為、甚至!文華!也都來到柚子樹下,拿著筆;拼命著找著未成熟的果實,寫上衛凱的名字。一陣兵慌馬亂過後,後來!王營長!也來到柚子樹下察看,這才驚覺,怎麼連遠在台中會館;事不關己的陳營長的名字,還有!德輝的名字,竟然!也都被寫到柚子上了、不禁!被這群"可怕的"活動幹部、嚇出一身冷汗。

2、王營長的股票經

王營長!手裡拿了份、今早剛到!看了一半的報紙,站在柚子樹下和大家說笑;不過!話不到三句,他的話題!畢竟!還是又回到了,報紙上!今天的股票行情。『唉呀~我真的是沒有偏財運,今天!股票又大漲了五百多點~我卻一毛錢都沒賺到~』王營長!抖了抖手上的報紙,一付萬分感概、不勝唏噓的表情;『早知道!上個月跌了一千多點的時候,我就不要把股票都賣光。沒想到這個月又漲了兩千多點回來,我卻賠的都快跑路了~』。股票市場!這一兩年來,早已經變成了台灣、整個社會!最大的賭場;一天!指數上下震盪上千點是常有事,以致於!有人!在一夜致富,但!卻也有更多人、一夕之間就傾家蕩產、家破人亡。而!這股!股票市場的賭風,應該是!從前年、原本!讓台灣整個社會瘋狂的「大家樂」賭博,被嚴加取締開始的;或許!也可以這麼說,台灣!這兩年來,是瘋狂的股票市場,取代了!原本的瘋狂大家樂賭場。

『你們看!像陳營長!就很有偏財運、去年!他股票買一買、就上飛機!到美國去進修,股票一張都沒賣~;結果!這一年來~台灣的股票指數、好像!就跟著陳營長的飛機起飛了一樣~』王營長!皺著眉頭、一付捶胸頓足,悔不當初!把股票賣掉的樣子。確實!看得出來,王營長!似乎!是很羨慕陳營長的,因為!大家!總常常!聽到!王營長說起,陳營長!財產"暴發"的過程;可不!現在!王營長!又說了『你們看!現在!陳營長~他已經變成股市的「陳大戶」了。他去年的股票,今年!都已經翻了兩三倍~財產!憑白多了好幾千萬~』。這也難怪!王營長捶胸頓足,因為!去年!他剛開始和陳營長,一起買賣股票的時候,台灣的股票市場的指數!不過!就是兩三千點;似乎!除了企業家,根本!也不會有人去碰股票這種東西。不過!光這一年多來,台灣的股票市場,在接收了、瘋狂大家樂、如海嘯般湧進的金錢熱浪後;瘋狂的股票指數!如今!已經從原本的兩三千點,暴漲到近萬點,更造成了、所謂「台灣"經濟"奇蹟」。

『~哈!人家股票市場的大戶、不是都叫什麼~「威京小沉」啦!什麼「華隆不倒翁」啦!什麼「阿不拉」的嗎~;你們陳營長啊~!現在!也叫做「陳大戶」「青年陳」了!~』王營長!一談起他的股票經,就滔滔不絕、興趣盎然;而!在柚子樹下,大家也都聽的津津有味,畢竟!這年頭,在學校的大學生,共同的最大的夢想、也幾乎!都是想到股票市場去賺錢。像!程泉!這種學生雖然!不愛去上課,不過!他卻還是會抽空、到圖書館去;偶而!翻翻「經濟日報」「工商時報」,藉以!了解股票行情、還有!為未來!怎樣!才能賺大錢、做打算。只見!王營長!越說情緒越高亢,也許!沉迷金錢上癮的感覺、那跟吸毒上癮的感覺、是差不多的;一個人、一旦!染上了"錢癮"總是會讓人無法自拔,直到!粉身碎骨!也還是會緊抱著不放。

『哈~哈!你們不信、陳營長!他每次進出股市都是好幾千萬,一提起「基督教青年會」的陳營長,現在!大家!都嘛!直接!稱呼「青年陳」「陳大戶」~哈!』聽!王營長!真的!似乎!是很羨慕陳營長,不過!卻也只能感嘆自己的財運不濟。而!時下!這個社會!追逐金錢的風氣,成天把股票掛在嘴邊的、也不止王營長;像是!在學校,有些教授在股票市場賺了大錢的,有些!也喜歡在課堂上、炫耀自己的能力,以博得!這些大學生的尊敬與景仰。甚者!有些教授!更喜歡與那些,報紙上的股市大亨、攀親帶故的,來增加自己的地位。不過!課堂上說的,歸課堂上說的,其實!這些!在社會上,所謂的「高級知識份子」,他們!玩股票的能力;大都玩不過,在菜市場!那些提著菜籃子,只有!國小畢業,卻早嫻熟大家樂賭博方式、玩股票的婆婆媽媽。就在婆婆媽媽!嘲笑聲中,在整個社會氾濫著,追逐金錢風氣之下,至此!「知識無用論」甚囂塵上,菁英文化開始沉淪;而!這!卻也奠定了,下一波台灣社會「以通俗文化取代菁英文化」的社會改造基礎...。

亂世已臨、而說到!台灣社會!原本的「社會規範」與「社會秩序」,那!更應該!是從前年的政治解嚴、到去年蔣經國死後;威權政治與社會、就開始迅速崩解....

3、政治解嚴街頭群眾運動,與校園氣氛的漸漸轉變

「1988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蔣經國!一月死掉,李登輝!繼任!代理總統,最近!學校的海報牆,竟然!貼出了幾張,支持校長「梅有望」出來競選總統的海報;大家!都說!可能是校長半夜三更,自己!跑出來偷貼的。今晚!社服石磊隊!活動組帶我們在校長室樓下排短劇,不知何原因,竟然!莫名的被校長破口大罵了一頓,然後!趕走;聽說!校長!也是、中國國民黨的中常委,果然!今晚!在校長室樓下,大家都見識到了,什麼是"大官"、對我們擺了好大的"官架子" ....」

社服石磊隊,這晚!六點半後,大夥!又有聚會,地點!仍是在校長室樓下的穿堂;而!主要還是!活動組的練舞,還有排演短劇。五月的梅雨季,校長室樓下的穿堂,雖然!不能避風,但至少能躲雨;所以!一向也都是社服隊,練舞、排劇的最好場所。不過!今晚!校園的氣氛有點不樣,一輛一輛的黑頭車,進進出出約農路;據說!是中國國民黨的中常委、今天!在東海大學開會,而開會的地點,就正在校長室對面,隔著大學路的「視聽大樓」。

「視聽大樓」!其實!只有兩層樓,前面也有個院子,不過!建築算是比較新穎的;而且!大樓的一樓、大都是階梯式的、會議廳大教室。只見!「視聽大樓」,燈火通明,而!正在裡面開會的,更是!台灣目前最有權力的一群人、「中國國民黨中常委的大老」。自蔣經國在一月死掉後,台灣目前,是由副總統李登輝;這個據說!是意外!接任總統的人在主政。不過!值此!新舊政權交接之際,新舊政權間的權力衝突、也隱然而生,就如同!中國歷史上,所有!威權政治的宮庭鬥爭一樣;中國國民黨的中常委大老、現在!也正在「視聽大樓」裡的爭權奪利,其中!當然!也包括,早就政治上被打入冷宮的東海大學的校長「梅有望」、更希望!自己能在政治上、有個鹹魚大翻身的機會。

社服石磊隊、這晚!正在排劇、練舞的「校長室」樓下和「視聽大樓」之間,雖然!只隔著一條大學路;不過!在中國國民黨的威權,與長年的戒嚴之下,這些!大學生!對政治的態度,大都!早就敬鬼神而遠之。何況!今晚!石磊隊的前隊長,也是!現在總隊的活動長─志傑;他要在石磊隊導演、首先!彩排一個,他自己新編的音樂短劇。

『~大家!先聽我這邊哦~今晚!我們要排演的、這是音樂默劇,叫「心路歷程」。內容!大概!是演!一個中年男人,被公司老闆解雇,然後!失業後!妻離子散的故事~』志傑!在校長室樓下的穿堂,面對大家解說著,今晚要排演的新音樂劇。而!此時!在校長室對面的視聽大樓裡,也正!坐著一群、中老年人,不過!他們可都是社會上的權貴;除了!善於政治鬥爭,他們!大概!也不會明白!類似!這種市井小民、中年男人的「心路歷程」。只聽!志傑!又繼續!對他新編的短劇、解說『~現在!我先大致說一下!我們要演六幕戲,第一幕!演的是中年老闆被老闆解雇。然後!第二幕!演中年男人去擺地攤、被警察追著跑、結果!生意血本無歸,更欠下一大筆債~』。

『接著!第三幕!是演~這個中年、因為欠下一大債,結果!還不出錢、被討債的流氓毒打。再來哦!第四幕!就演!這個中年的老婆,終於!也受不了、生活之苦,然後!不管中年男人的哀求、帶著兩個小孩也離家出走了~』志傑!他這中年男人「心路歷程」的點子,不知道!是從那裡來的;不過!這可能,也是!一般人心中常有的恐懼吧,一種害怕脫離、原來生活軌道的不知所措。就像!這一、二年來的台灣社會,自從政治解嚴、與解除黨禁後,原本!國民黨!一黨獨大的威權統治、逐漸瓦解;而大多數的人民,更是!感到"束縛頓除!不知所措",天天!報紙上!電視上、面對的都是、街頭劇烈的抗爭活動,更是讓人感覺,連生活都不安穩。這大概!就是社會學上,所說的「社會脫序」與「社會失範」吧!自從!去年底,所謂!黨外的政治勢力,組成一個新的政黨「民主進步黨」以後;街頭的抗爭,更日益劇烈。或今天!一群工人上街頭丟雞蛋,或明天!是一群農民,載著整車的高麗菜、上台北!丟的滿報紙、電視新聞都是菜;或是!後天!換成養豬戶,帶著幾百、幾千小豬、去放在台北街頭到處亂竄。

『~我們!第五幕哦!要演!這個中年男人,最後!妻離子散,終於!淪落街頭變成乞丐。然後!窮途潦倒的路上,卻又遇見他的老闆、遇見警察,被流氓包圍,更走頭無路~』志傑!繼續!解說他的音樂劇;有些!內容!聽了!更引起大家的一陣笑聲。然而!這生活脫離了軌道、沒有了!原來的秩序的人,與這失去了!原來!威權政治、高壓統治的規範的社會,這紛紛擾擾、衝突不斷的亂像!又該如何解決呢。在校長室對面的視聽大樓,那群「中國國民黨中常委的大老」,如果!讓他們在志傑的短劇中、扮演個角色;那他們的角色!應該是,劇中的老闆,警察,與流氓吧。所以!對那個!已淪落到街頭,變成乞丐中年男人來說,他是不可能寄望,那些!社會上擁有權力、壓迫他的人,讓他再回到原本的生活軌道,與秩序的...。

『來~最後一幕!這第六幕~因為!要闔家觀賞,所以!我們安排了一個喜劇的大結局。那就是!這個中年男人,偶然!在地上撿到一張愛國獎卷,結果!中了第一特獎,一夜致富又變有錢人,然後!他的妻子、孩子!也都再回到他的身邊、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志傑!終於!為他!新編的音樂劇,下了最後一幕的註腳。『哈~哈!哈~』聽到!志傑!編的故事的結局,大家都笑了。『耶~王子與公主!終於!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呂賢!高興的大喊。「一夕致富」「嫁給有錢人!就不用愁」「頓悟成佛!」「信主!得永生」,甚至「信阿拉!家裡後院就能挖到石油!」,其實!這都只是一種賭徒的心態;然而!一般人!心中卻大都有這種,「一旦怎麼樣!就能永遠幸福快樂!」的願望。『台灣!只要政治!徹底民主化、從此!台灣人就能、自己當家做主、當頭家~』去年!剛成立的「民主進步黨」;在衝突越演越烈的街頭運動、與立法院的打群架中,給了台灣一句!彷彿!"穩中"「愛國獎卷」的口號,果然!日漸壯大。只是!台灣人!!當家做主,是由誰來當家做主;是由人民,還是!由另一批善鬥爭、與巧取豪奪的政客...

『~故事!大概的內容就是這樣哦~然後!我們現在就來,決定!演出的角色。誰要演!這個中年男人~』志傑!解說完,他的短劇,開始!徵詢演出的角色;一時間!沒有人,要自願演"中年男人"的角色,於是!三朝元老!貢丸!一付不耐煩的大聲、說『啊~程泉啦~程泉!給你演男主角啦~』。『哈~好啦!程泉學長!就是你啦~你演!比較像!"落魄的中年男人"啦~』呂賢!也隨口的附和、貢丸的提議;倒是!志傑!似乎!還不太認識程泉,見他!左顧又盼了一下,才把目光聚到程泉身上、說『哦~程泉哦!你是程泉哦~好~那就你演男主角好了~呵!呵!呵!~要演的!落魄一點哦~』。『好!再來!兩個流氓,誰要演~』志傑問;只見!呂賢!搭著忠義的肩膀,大聲的回答『我啦~我和忠義,要演流氓啦~哈!哈!哈~』。....

「心路歷程」的音樂短劇!演出的角色,都已經確定,於是!校長室樓下,人員!分成兩半;一半!由志傑!導演短劇,一半!沒有參與演出的人員,則是繼續!練舞。『ㄟ!程泉~情緒表現要大一些,臉上的表情要誇張一點。我們!這是音樂默劇,沒有台詞,所以!要盡量用肢體動作,來吸引觀眾~』『~在台上要避免笑場,喂!忠義、呂賢!你們兩個流氓,下次!可以戴著默鏡,叼根煙煙。然後!在演打人之前、先把煙蒂重重的摔到地上,這樣!比較兇狠~』;『 流氓打人的部份,動作要再更大一點,可以用慢動作。像這樣~你們兩個人一人抓住,程泉的一隻手,。然後!被打的人,呵!呵!呵~程泉!你可以整個人、都飛起來那樣~』..。

『~第五幕!男主角變乞丐,等燈光打亮後、再上場,然後!燈控!你可以!先滾一個破空罐子上舞台~製造淒涼的氣氛~』志傑!用他有點沙啞的聲音,在校長室樓下的穿堂、正!導著戲;此時!大學路的那另一邊,有個身材微胖的男人,只見!離開了!燈火通明的「視聽大樓」後,看他的腳步,似乎!有點匆促的、直往校長室這邊走來。

『~ㄟ!那好像!是校長耶~』石磊隊!正在校長室樓下排劇、練舞的人,見到!那微胖的男人,從大學路轉向校長室的步道後;阿俊!立刻指示大家!先停下!正在跳的舞、排的劇,齊聲的、向那微胖的男人問候『~校長好~』。『~你們是那個系的啊~這裡!是由誰負責~』校長!「梅有望」臉色似乎!不太好看,只見!他走到校長室樓下的穿堂後,立刻!問大家;而!隊長!阿俊!還搞不清狀況,帶著一臉的笑、立刻!趨前回答『~報告校長!我們是社會服務隊的,在這裡!練舞~』。『~把大家!集合過來~是誰!允許!你們在這裡!跳舞的啊~』校長!寒著 一張臉的說,但!大家!卻不知道,他到底!為何生這麼大的氣;因為!社會服務隊,創隊!幾年來,一向!都是在校長室樓下的穿堂排劇、練舞的,但!今晚!卻不知沖撞了什麼,竟讓!校長大發雷霆。而!阿俊!莫名其妙的,被校長罵了一頓後,也只得!收拾起笑臉,一臉尷尬向志傑招呼『ㄟ!志傑~先把人帶過來,這邊集合一下~』。

『~是誰!允許!讓你們在校長室樓下,拉電線的、用大燈的。你們!不知道!我住在樓上嗎?要是!不小心!電線走火,你們!是想把我燒死,是不是?!~』當!阿俊!把石磊隊的二十幾個人,集合!坐在校長室樓下穿堂的地板後;校長!梅有望,立刻!站在大家!面前,指著一旁的延長線和一盞聚光燈,對大家!大聲的斥喝。而!二十幾個,二十歲左右的大學生,就這麼!一臉茫然、悶不坑聲的!乖乖坐在地板上,聽著!校長!威權式的訓話。畢竟!這是個政治獨裁、威權的社會,不管!有沒有理;大家靜靜的挨罵!就是了,除了!面面相覷!又有那個學生,敢挑戰校長的權威。

『~東西!給我收一收!現在!馬上!就給我離開~以後!也不準你們,再到!校長室這裡!不管!是練舞;還是!辦活動了~』訓完話,罵完人後,校長!悻悻然的,頭也不回!就往樓上!校長室走去。而!總是笑臉迎人的阿俊,此時!也只好!莫可耐何的、對大家搖搖頭,裝了個鬼臉;然後!指示!大家!把東西收一收,準備!另尋,練舞、排劇的地點。

『~梅有望!今天!大概!在中國國民黨的中常會、被"削"了,沒地方出氣,所以!就找我們學生"煞性子";罵我們出氣~只能算我們倒楣吧~』大家離開校長室樓下後,志傑!邊走邊笑著說; 而! 阿俊!則是!準備帶著大家,到銘賢堂那裡,看能不能在走廊上排劇,但!舞!大家!今晚!恐怕!是不能再練了。經過!中國國民黨中常委開會的視聽大樓,經過了先總統 蔣公銅像的圓環,正當!大家!走在海報牆的步道;阿俊!看著海報牆上的一張海報,順口的!就念出來『支持!梅有望!校長~選!中華民國總統~』。『哈~哈~這張海報!大概是校長,他半夜跑來、自己偷貼的~』呂賢!大笑著說;而!程泉!也看了那張海報一眼,卻不禁!又想起,剛剛!梅有望校長!那張高高在上,一副充滿威權、訓人的嘴臉。

「民心思反!」台灣社會!在中國國民黨!近五十年的獨裁、充滿威權的高壓統治之下,"乖乖坐在地上聽訓話"的老百姓;心中的不滿!早已如洪水猛獸,只等著機會「牆倒眾人推!」。就像!程泉!他也可不是,像志傑那樣!被莫名其妙的罵了 一頓後,只是!嘴裡說聲"自認倒楣"的話就算了,會向威權屈服的順民;只見!程泉!抬起了!走了 路泥濘的鞋子,就是往海報牆上「支持!梅有望校長~選中華民國總統~」的海報,踹了一腳的泥。而!大家!不知道的,程泉!心裡還想著,要是!梅有望!那一天真出來選總統,後來!更像「先總統 蔣公」被立了銅像的話;那!程泉!恐怕!不止!會在銅像下尿尿而已,也許!他還會!趁三更半夜的、爬到那、象徵!威權的銅像頭上去尿尿..,再寫個「到此一遊!」。.

4、第十一期社服隊總隊器材組學期中籌備,跑器材

「1988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社會服務隊,越來越忙了。今天!徐文!帶我到台中市,一家製做"錦旗"的廠商;接洽!訂做!暑假出隊,要用的錦旗...。自己!沒有機車,蠻不方便的...」

「1988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我昨天!從清水的家裡、騎了一輛機車、到東海大學,放在圍牆外;這樣!以後!我要到校外辦事,就方便多了。今天!去張權,遠東街的住處,整理社服隊的器材;今年!社服隊的器材、都搬到了、他的住處放...」

張權!住在東海別墅,跨過中港路對面,國際街!過去、遠東街!再過去!荒煙蔓草邊緣;那一片!廢棄的透天厝、靠路邊的第一間。而!那幾排依山而建,並列的、荒廢透天厝,再過去!就是亂葬崗了。 程泉、徐文!曾經一起到過、張權住的地方去整理,社會服務隊的器材;因為!現在社會服務隊、四個隊!所有的器材,就放在張權住的、廢棄的房子裡。應該說!社會服務隊的器材,其實!一直!都是居無定所的,在校外!搬來搬去;一般!都是看!今年!誰住的地方,有比較大的空間、可以!放器材、那就把所有的器材!都搬到他那裡去暫放。而!為了!要有地方、放這一屋子的汽材,這大概!也是!總隊器材長,張權!他住到這種!「狗不拉屎!鳥不生蛋」荒廢透天厝的主要原因。

張權!果然!是條!鐵錚錚、有膽識的硬漢,居然!敢一個人,住在這種亂葬崗旁、廢棄的房子;其!膽識之過人,大概!更可直逼、在景陽崗!打死老虎的武松。程泉!和徐文!地一次!到張權!住的地方去整理,社服隊的器材;只見!張權!住的那排透天厝,大概!有七、八間吧。而!從亂葬崗、一路長過來的荒草,除了!靠路邊、張權!住的這一間外;其餘的六、七間,幾乎!都以被長滿前院的荒草、蓋上到二樓。東海大學、遠東街!這邊!感覺上,又要比東海別墅那邊,還荒涼很多,連一家像樣的店都沒有。不過!最近!這邊!倒是!又在大興土木,似乎!是有家建設公司,想在這邊蓋個「理想國」社區、什麼的。

社會服務隊,堆滿了張權!一屋子的器材,除了!有炊具,有舞台燈光、有音箱外,最多的,需要整理的;是一大堆,向外界募來的舊書。這些!募來的舊書,原本!應該都是要送給,所服務偏遠地區的學校或小朋友的,只是!並非!所有的舊書,人家都要;所以!一堆人家不要的舊書,最後!也就變成了,社會服務隊!器材的一部分,年年!跟著到處搬遷。另外!燈光、音響器材!總是會用壞,而器材用壞了,除了!送修外一途外;為了省錢,比較簡單、能修的還是得自己修,所以!滿屋子的器材,有些燈光、音箱都是拆開的,似乎!張權!有空、也都不時自己在修理這些器材。而!這也許!也就是社會服務隊,這個學生服務性社團、真正精神所在;從張權!的身上,程泉!總是看見他、在角落裡默默付出...,他自己都不說,其實!也沒人知道...。

「1988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我們班的女生,真是奇怪,今天!居然!在教室的課堂上,問我!內褲穿什麼顏色?!!;~這個世界,大概!快反了..。男生竟被女生當眾調戲,"無語問蒼天"~」

程泉!這天!在教室,遇到了件怪事。原本!一如往常,程泉!!上課!總提早到教室,然後!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的椅子;只是!這天卻有點不尋常的,吳亞玟和李玫玲!兩個從來!沒看到她們坐在最後一排的女生,後來!竟然!分別坐在程泉!身邊的兩個空位。教室!最後這一排的座位,按例!都是屬於!班上、比較"墮落的學生"在坐的;而!通常坐的!也都是男生,很少!看見女生坐,所以!當李玫玲和吳亞玟、一在身邊坐下來,程泉!就覺得!怪怪的,渾身不自在。

程泉!更感到不自在的是,這兩個班上漂亮的女生,一分別在程泉的身邊坐下,便隔著程泉!開始互相嬉笑;然後!看她們!彼此!用曖昧的眼神、好似!在溝通什麼、眼尾飛來飛又去的,彷彿!更把坐在她們之間的程泉、視若無物。『ㄟ!程泉!有人很好奇、說你!成天,那麼喜歡穿黑色的;所以!要我!問你說哦~你的內褲是不是,也是穿黑色的~嘻!嘻~』聽到!坐在右手邊的吳亞玟,竟然!突如其來的、問這個問題,;程泉!才明白,果然!這兩個女生,坐在他旁邊的座位、是另有居心、別有企圖的。而!程泉!原本!兩個女生坐在旁邊,就已感到不太自在的低著頭、假裝看書;此時!乍然!又聽到、吳亞玟竟然問他!內褲穿什麼顏色,一時間!程泉!更是支支吾吾的反應不過來。倒是!坐在!程泉!前面座位的王憲,也聽見了,吳亞玟問程泉的這個問題;於是!王憲!轉過身來,笑著替程泉回答『喂~你們兩個女生~居然!當眾!調戲、吃起男生的豆腐~』。

『~人家!程泉!內褲是不是穿黑色的,關妳們什麼事啊~。不過!程泉!我還是!給你良心的建議,下次!上課!去買看看有沒有,男生用的貞操帶可以穿,以免失身~』王憲!轉過身,一副嘻皮笑臉的說;而!兩個女生!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坐位,聽著!王憲!逗笑的話,更是!早已笑的花枝亂顫的。『ㄟ!王憲!你不要說話啦~我問的是程泉耶!喂~程泉!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吳亞玟!似乎!是問認真的,聽了!王憲打岔的話後,她竟然!還是追著程泉、問他這個奇怪的問題。而!程泉!眼看!拗不過了,也只好!裝著瀟灑的樣子回答『~我穿"紅色"的,我外面!喜歡穿黑色的,但!裡面!我喜歡穿"大紅色"的~』。『~真的哦~你真的穿"紅色"的哦~。ㄟ~李玫玲!他說他裡面穿"紅色"的耶,你相信嗎~』吳亞玟!用一臉驚訝的表情,告訴!坐在程泉!另一邊的李玫玲;而!李玫玲!卻早已笑的、滿臉通紅的,趴到桌面上。這個世界!大概!真是快反了,女生竟然!都變得!比男生還大膽,竟然!公然!在教室就敢調戲男生;眼看!陰陽倒錯,乾坤翻轉,而!這世界!焉有不亂、不反之理.....,亂世將至。

「1988年5月 x日大度山日記:下星期六、日,社服隊!有個訓練營,今晚!總隊!做訓練營晚會的驗收....;器材組!這星期!也有很多事要做,租睡袋,借軍毯、買烤肉的用具、木碳,還有!一大堆營隊的器材要準備,天天!騎著機車跑來跑去的...」... 。

※東海大學銘賢堂:1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