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四章88社服隊總隊訓練營晚會驗收

「花了十年時間想寫下一段故事,故事尚未完成,發生故事的地方!卻先成了荒塚。

天下雖無不散之宴席,寂寥時!只是讓人嘆息;青春易逝,也再回不到過去....。」

1、老舊的房子裡總住著許多老舊的年輕故事

時間:1999年七月初,盛夏、也是學生剛!放暑假的時間。自從大學畢業、程泉再次來到谷關,時光苒荏卻已經過了近十年。同樣!站在YMCA谷關營地、鐵欄杆邊緣的懸崖邊;程泉面對著的卻是人事全非、還有十年的歲月變遷。除了!YMCA 的谷關營地「基督教谷關福音中心」、還是一棟二層樓的老房子、本身沒什麼改變外;這周圍的環境,程泉!幾乎都已無法、再辨認當年風景。

「谷關」早已不是十年前的谷關山寨,就如同程泉、也不再是十年前!青春飛揚的程泉。這十年的時間,在社會旅遊風氣的帶動下、谷關風景區已然有明顯的、現代化的進步;高樓大廈、窗明几淨的溫泉旅館一棟棟的興建。而程泉呢!卻像是 YMCA營地那棟老舊的二層樓房子,十年來始終沒改變,只是!被現代化的溫泉旅館、拋棄在一旁;渺小的、即使!已經從與世隔絕的地點,隨著大馬路開通、變成在路邊,但!經過的人!卻也不會再有人、想多看它一眼。唯有!程泉仍懷念這老舊的「基督教谷關福音中心」,因為!在老舊的房子裡、總有許多老舊的故事;更何況!十年前的夏天、年輕的程泉、也曾經在這些老舊的故事裡。

「~我都快認不得過去的路了,谷關!這十年的改變,真的好大~」程泉!一路走著!在谷關!環顧著四周陌生的環境、心想著。事實上!今早!程泉!剛開車來到谷關的時候,繞來繞去,始終!去找不到、從前的「YMCA 營地」;原本!他還以為,老舊的「谷關福音中心」也早就被拆掉,蓋成大溫泉旅館了。「愚公移山!」不是夢,有了!現代化機械器具的幫忙,還不到十年的時間,原本!YMCA營地外的山丘,如今!已都被鏟平、開成大馬路了;而!原本與世隔絕的世外桃園,YMCA營地!如今就赤裸裸的曝露在大馬路邊,與旁邊環繞的現代化、窗明几靜的溫泉旅館相較,「谷關福音中心」給人的感覺、竟變得!如此窮酸、破落。

「~不知道!YMCA現在!還在不在,這裡!辦兒童營隊??」從前!YMCA營地!唯一一條通往外界的小路,那條水泥台階的登山步道已荒廢;程泉!從空無一人的營地藍球場這邊,走上那!滿是枯枝落葉覆蓋的斜坡,沒想到!那十年前!帶著小朋友!天天走的小路,如今!竟已埋沒在荒煙漫草間。或!俯身彎腰!穿過倒下的樹,或!側身!或抬腿、躲開身邊會割人的芒草,程泉!在荒草間、一直往前走,希望!能找到!從前自己走過的路;然而!程泉!徹底失望了,因為!他才走了大約、十幾公尺的路,沒想到眼前所見,竟是!這條小路、連著山整個被攔腰截斷,成了離地四、五十公尺高的懸崖。而!被挖去了一半的山坡下方,如今是一條寬闊的泊油路、路邊停滿了車子,還有新蓋的好幾棟溫泉旅館。

「~唉!怎麼會這樣~」程泉!感覺!似乎!送走!來參加YMCA營隊的小朋友,那!好像!還是昨天的事,只是!彷彿!轉身之間;當程泉!再回頭望去,天地間!如今!卻只剩下他一個人,獨自站在前後無路的懸崖上。樹都被砍掉了,十年換來的、是馬路,旅館與水泥生硬的人工建築,而!YMCA谷關營地的翠綠似乎也不見了;面對!谷關!這十年來的現代化,繁榮與進步,在程泉!心中感覺到的、竟只有!無限的惆悵,彷彿!尋覓!十年前的舊友,而舊友!卻早已不在老地方。

「~十年前、我們一起在 YMCA帶營隊的那些朋友,現在!不知道!大家!又有何改變?」程泉在YMCA谷關營地、崖邊的一顆大石頭坐下、獨自抽著煙、彷彿十年前的夏天;而!原本!營地崖邊下方的山谷,那一條碧綠、清澈可見底的溪流呢?!山谷清澈的小溪也、如同當年的朋友,如今也早就不見了,橫在河谷上的只有!一條跨河的水泥大橋。「~太不可思議了!竟然!連小溪,也被刨的不見蹤影~」程泉望著河谷的磊磊亂石、還有混濁的黃泥水;面對這樣的景物全非、在他心中更總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

「~前幾年!聽周為說,陳營長!他已升官!當上YMCA台中北屯會館的館長,那陳營長!他現在!人應該也還在YMCA吧;還有!雅淑和德輝結婚後、似乎!也就在!YMCA當主任幹事~」程泉!坐在崖邊的石頭上,回想著,幾年前;周為!在他要結婚的時候、曾經!打電話程泉!並告訴了他,關於!當年一起在YMCA帶營隊活動,那一些朋友的事。楊營長!似乎!是出國去唸博士班了,益堅!好像!也去了英國倫敦大學、做醫學研究,至於!志傑!和美美、結婚了,並且!也已經!生了個小孩...;事實上!程泉!從大學畢業後,幾乎!就和YMCA的朋友、都失去連絡,但!也許!也可以說,他是刻意的在逃避,因為!人生的不如意。「"人生如夢~"!咦!這四個字,不是我十年前,在這石頭上寫的字嗎?竟然!過了十年、還模糊可辨~」程泉!在「谷關福音中心」崖邊繞了 一圈,無意間!竟發現!一顆臉盆大的石頭上,似乎!還留有他熟悉的字跡;那是他大三那一年,來到YMCA的谷關營地、帶兒童營隊,有一天在營隊的閒暇時間,拿著毛筆、程泉!就在谷關營地的石頭上、到處用油漆提字,留下的。而!十年過後的此時,當!程泉在崖邊的這顆石頭上,看見!自己十年前寫的字,從字跡模糊的筆劃中;程泉!依稀也還能辨認,那是自己!當年!在這顆石頭上寫的字─「人生如夢」....

2、青春散場、快樂時光已蕩然無存

「人生如夢!」而單純的學生時代,也許!也就像!當年!谷關未受污染的青山綠水,只是一切漸漸都會改變。十年了,往事歷歷!!朋友卻早已四散;而!程泉!又坐在YMCA谷關營地、崖邊的石頭上回想。這十年來,當年!和程泉!一起在YMCA帶活動的朋友,除了!周為!因為和程泉!同是東海康輔社,而斷斷續續、偶有連絡外;另一個!和程泉!!還有連絡的,就是!當年!夜深人靜!在營地,聽著!程泉!抱著吉他,坐在這顆石頭上唱歌的那個女孩─珊珊。程泉!是在大三暑假!那一年,八月份,剛帶完YMCA的營隊、回家,就收到珊珊寄給他的信...

【嗨!程泉大哥:您近來好嗎?在夏令營承蒙您給我的照顧及指導,使我在日常生活中吸收了不少知識;在此我要謝謝您。現在暑假也近尾聲了,在埔里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歡迎您常來玩。到埔里您一定要來找我,好讓我能當您的嚮導。住址:埔里鎮...;電話:.....。還有!開學後!這學期!我們學校中台醫專、x月x日,有園遊會哦,你要來嗎?記得!回信!告訴我哦~ 。 最後祝福您 身體健康 萬事如意 珊珊上 1989/08/xx ※程泉大哥我會想您的】...X X X

1989年、那年!大三暑假結束,程泉!在念大四的時候,曾經!騎著機車到,「中台醫專」去找過珊珊幾次。珊珊!高興的、帶程泉!去台中公園划船。而程泉!也曾經!帶珊珊到東海大學玩,甚至!還去過、程泉!在校外租屋的、遊園路的"狗窩",聽程泉!彈吉他唱歌。只不過!程泉!也不記得,後來!兩個人,卻不知道什麼原因失去了連絡。也許!是大四畢業後,程泉!在當兵前,追到了,他生命中第一個女朋友「娟娟」;接著!當兵兩年,也就把珊珊!淡忘了。直到!程泉!當兵兩年、退伍,接著!踏入社會中工作大約一年後;在某個夜裡,程泉!卻又突然!接到!珊珊的電話。時隔三年,只是!當程泉!再次!在電話中、與珊珊!連絡上;兩個人!卻都已不再是,當年!無憂無慮的學生。時值!九月,初秋的夜,而!與程泉!已交往三年,論及婚嫁的女友「娟娟」;此時!卻因為!在同校!國中教書的男老師追求,正欲離程泉而去...

『嗨~程泉大哥!好高興,沒想到!我真的!還能再與你連絡上~我最近!在整理一些舊信,看見!你從前寫給我的~』珊珊!在電話那邊,聲音有點高亢興奮的說『~然後!我就拿起電話,打打看!沒想到!真的!就連絡上你了~真的好高興哦~』。『哦~珊珊~沒想到經過這麼多年了,你會再想到!打電話給我~好久不見了耶,三年多了吧~』事隔三年!程泉!突然!再接到!珊珊的電話、有點訝異。不過!對於!一個自從踏入社會後,一年來,頻頻求職不順,還有!感情也出現危機的程泉來說;聽到!珊珊的聲音,卻!彷彿有「風雨故人來」的熟悉感。只聽!珊珊!又再電話、那邊問『程泉大哥!你現在!在那邊工作,結婚了嗎?!』。

『唉呀~一事無成啦,我現在!窩在一家小公司當採購,搞不好!做個幾年公司倒閉了,我又要失業~』程泉!自當兵退伍後,已經換了幾個工作。程泉!原本!以為!以自己從前在學校社團優異的表現,踏入社會後、不管!在什麼地方,都當能 一展長才;然而!事實!並不然,程泉!在接連著幾次,求職屢屢碰壁後,從前!學生時代的自信,早已蕩然無存。「程泉大哥!」這個!程泉!已經好久!都沒聽過,別人叫他的稱呼;當聽到!珊珊!在電話那邊,再次!這樣稱呼他。程泉!心中!頓時!還真點百感交集,彷彿!又回到了學生時代,在YMCA谷關營地、帶營隊時候的風光。『怎麼會失業!不會啦!程泉大哥!你那麼有才華、又有能力,將來!一定會"飛黃騰達"的~』聽見!珊珊!在電話裡,左一聲"程泉大哥"!右一聲"程泉大哥"的叫;雖說!"好漢不提當年勇",但!程泉!此時!卻真的好想,有個人能再和他聊聊過去,那段逝去的風光。畢竟!這一年來,程泉!感覺自己在社會上,還真是!越來越渺小卑微、而且!每況愈下。

『~我本來是!應該!今年!就要結婚的~但!現在!又不太確定了~。我女朋友!今年!考上國中老師,他們學校!好像!有個男老師,在追求她~。那妳呢~妳現在!在那裡工作?!』程泉!大致!在電話裡,向珊珊!說明了,自己踏入社會後的現況。在人生不如意的時候,誰不希望被了解、與支持呢?更何況!此時的程泉,就連!當年!因崇拜他、而愛上他、繼之與他論及婚嫁的娟娟;感情!也已經!開始搖擺,在他和另一個追求者之間,這苦!更讓程泉!無處傾訴。『我哦!我現在「彰化基督教醫院」當護士~至於!結婚嘛~遙遙無期囉!嘻~不過!程泉大哥~你不要灰心啦!人生總有低潮嘛~也許!女孩子!面對結婚總會有點焦慮,搞不好!你女朋友!也只是猶豫而已~你再加加油吧~』珊珊!還是!就像!三年前!與程泉在谷關山上,月下談心的善解人意;不過!青春年華總易逝,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更是憑誰也回不到過去,而!如今!踏入社會後、大家所必須面對,更只有現實的生活壓力。

『珊珊~那你呢?!你都沒交過男朋友嗎?!!怎麼還不想結婚呢?!妳年紀應該也不小了吧~』程泉!在電話裡帶點開玩笑的問珊珊;珊珊!笑的悶悶的、回答『有啊~我有交過一個男朋友,不過!我不想結婚,然後!他就跟別的女孩子、已經結婚了~唉!怎麼說呢~』。『程泉大哥~我覺得!男生和女生!為什麼一定要結婚呢?!不結婚!就不能當一輩子的好朋友嗎?!像!我們這樣聊天!當普通的朋友、不是男女朋友!這不是也很好嗎?!』聽!珊珊!在電話裡!這麼說,程泉!直覺的猜想:珊珊!說這話的背後,似乎!是有什麼、不想告訴人的難言之隱,也許!應該!也是一段,男女感情的挫折吧。學生時代的戀愛,在踏入社會後,總是很難經得起、現實生活環境的考驗;而!歡笑的青春散場後,那卻才是學生時代的戀人,感情!接受!考驗真正的開始。

『珊珊!怎麼說呢~我覺得!結婚!才能把兩個人的感情落實下來啊~。畢竟!男生和女生戀愛總是短暫的~還是!要結婚!組織一個家庭,感情才會比較踏實吧~這是!我的感覺啦~』此時!一心!只想與論及婚嫁的女友結婚的程泉,在電話裡說著自己的想法;不過!珊珊!聽了!卻一點都不認同的開玩笑、說『哦~程泉大哥!小妹!大概!我還沒你那麼"老",所以!我還感受不到你想成家的心情。不過!你的女朋友!如果!是害怕結婚的話,那你們!也可以先"同居"啊~嘻!人家!現在!不是很流行"試婚"嗎?!你們!也可以比照辦理啊~先住在一起看看~反正!遲早!你們不是也要結婚嗎?!』。『喔!珊珊!妳踏入社會後,思想!果然!變得比較新潮了,還"同居""試婚"咧~。不過!我覺得!還是要結婚,才比較踏實啦~』程泉!初秋的夜,在電話裡,雖然!還是!和珊珊!有說有笑;但!心裡卻始終!總是~悶悶的,似乎!再也找不到學生時代,一起在谷關無憂無慮、談心的感覺。而!珊珊!在電話裡,似乎!也對這幾年自己的經歷、有所保留,即使!程泉!還是!能從,珊珊!說話口氣的轉變中;感覺到!珊珊在踏入社會後,這幾年的遭遇、似乎!!也不太如意。

社會的環境,總是不斷在變遷,即使!是一棵樹,不動的長在相同的地方,也要面對春夏秋冬,四季氣候改變的考驗;更何況!是一個人,生長在這!人來人往!如潮水的社會中,又怎麼可能,不面對改變。只是!一個人,當面對自己生活周遭!環境的改變,卻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容易適應、或!樂意去適應的。就像!程泉!從在學校的生活環境,畢業!踏入!這所謂的!「社會」後,他就一直難以適應,甚至!感到痛苦;而!珊珊!也許!也是如此吧....

『珊珊~有時候!我都覺的!在學校,跟在社會上工作,感覺!真的!差好多。在社會上工作,好像!就只是!出賣生命、為了賺錢而已;不像!學生時代,搞社團,辦活動,那種心中充滿夢想的感覺~』程泉!自從踏入社會、已經好久!沒有向人傾吐,自己心中的想法與感受了;因為!程泉並不想讓他身邊的人知道,他是一個社會適應不良的人、而對他感到失望,更何況!他在學生時代、是那麼風光傑出。只聽!程泉!又說『~有時候!我都想!如果可以~我寧願!乾脆什麼都不要。既!不要賺錢,然後!也不要出賣!自己的生命,去做那些自己!不想做的工作~』。

『這怎麼可能~人活著!總是要面對現實,總是要吃飯啊~程泉大哥!我還以為!只有我"不食人間煙火",嘻!沒想到你的情況、好像比我還糟糕耶~』只聽得!珊珊!在電話那邊、笑著又說『程泉大哥~你剛剛!不是才說,你想結婚、組織家庭嗎?嘻~怎麼!又講這種喪氣話,也難怪!你的女朋友會焦慮~』。『~"幻滅!是成長的開始"吧!程泉大哥~像!我也有一陣子、不想當護士,就跑去做「店面櫃檯小姐」。結果!好像!就像!你說的啊~活著!就只是為了賺錢~你不會笑我吧~』。程泉!怎麼會笑珊珊,事實上,程泉!怕的只是!別人會笑他,無法面對這環境的改變....

程泉!在學生時代的愛情!夢想,在面對!現實社會的考驗!摧殘後,已一個一個的逐漸!消失破滅;而!珊珊!這個遠在天邊,與程泉!既沒有切身的利害關係、又久未謀面的故人,程泉!自然而然!就在電話裡、一一的訴說起!自己壓抑已久的心情。在那!初秋蕭索的夜,剛退伍!踏入社會、將近一年的程泉!漸漸的也已明白;在這社會上工作、所追逐的,與從前!在學校搞學生社團、所追求的!是完全不同的 .....。事實上!程泉!感覺!在社會上,上班、工作,如果!拿來跟學生時代,做比較的話,那倒比較!像是去教室上課,或寫作業;而!不是!程泉!所熱衷的,與一群人!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共同的理想、而努力的社團活動。至於!一個人在社會上,一天!或一個月!賺了多少錢,那就更像是!學生時代,老師對學生打的分數一樣,讓程泉!更感覺痛苦萬分。所以!程泉!一直懷念著學生時代,那段在學生社團中,努力的學習、付出,卻不用被打分數的日子;而且!不管!你事情做的好,做的不好,身邊的人也同樣,給你支持,與鼓勵....就像!是在「社會服務隊」..

3、社會服務隊總隊、訓練營晚會驗收

「1988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馬洛思需求理論說,人類的行為動機、是為了滿足生命的各種需求:生理基本需求(食慾、性慾)→安全需求(歸屬感)→社會需求(友誼、愛、人際關係)→自尊需求→自我實現需求。"倉廩實而後知禮義"、"愛情!也需要有麵包做基礎"、"飽暖思淫慾"、"沒飯吃的人!怎麼顧得了自尊";果真!如此嗎?這就是生命的真相嗎?而我呢? .....我的生命!已經發展到了那個階段、滿足了那些需求;又還有!那些"需求"!是我正在追逐....而!滿足了所有需求之後呢?!」

「1988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社會服務隊!後天!就要到附近的國小,舉辦一次,兩天一夜的訓練營;這是要實地!到那個國小去辦活動、帶小朋友的,還有!為當地的居民、舉辦一個聯歡晚會。我在這次訓練營當小隊輔、這是我第一次帶小朋友,算是!一種學習吧;只是!怎麼帶小隊呢?我沒什麼信心,但現在!不面對、出隊也是要面對。我還是!努力去面對吧!覺得!自己似乎!太被動、沉默了,應該!學習主動一點,開朗、樂觀一點;這樣!才會受歡迎.....」

「1988年5月x 日大度山日記:後天!就是社服隊的訓練營,今晚!總隊活動組!做訓練營晚會、最後一次的彩排與驗收;我與徐文!還有其他器材組的人,學習做舞台的場佈與燈控、沒上台演出,不過!做場佈與燈控、音控也蠻有趣的...。每個人總希望!自己在團體中、是個有點重要的人;或至少!是有點用的人....」

社服隊總隊器材長,張權!這天!通知,器材組!今天沒課的人;下午!一起到宗教中心、下方的走廊,做訓練營晚會、舞台的布幕。而!程泉!在這天!下午!上完第二堂課後,背著書包,順路!先到信箱間,經過銘賢堂、再到宗教中心下方寣F看社服隊器材組、正在做舞台布幕的人,需不需要、他這個閒人的幫忙。說程泉!是個閒人,其實!不為過,因為!當他到了宗教中心下方的走廊,看著大家都在忙著做布幕;而他卻還是在一旁閒閒的、插不上手。畢竟!社服隊是個有一百多人,人才濟濟的大社團,更不乏有、擅於!繪畫、寫字、學有專精的"美工手";而!程泉!對於!這方面、卻是一竅不通的、當然!也就只能站在旁邊看。不過!程泉!看著大家繞著舞台布幕!都在忙,自己卻當個閒人,其實!也是很不自在的;不過還好!偶有人!還是會叫他、幫忙拉拉布幕,或!貼貼黏黏什麼東西的,讓他有點事做、以不致閒的!太困窘。

『嘿~程泉!你這麼早就來幫忙、做舞台的布幕了哦~』當程泉!剛貼完手中的東西,閒閒的又站到布幕旁的草地上;此時!聽見!一個徐徐緩緩的聲音、向他問候。程泉!回頭一看,原來!是徐文,他不知什麼時候!也已經悄悄、來到宗教中心這裡,看大家做晚會的舞台布幕。宗教中心下方的走廊,這裡不常有人來,安安靜靜的、確實!是個不會受來往行人打擾,做舞台布幕的好地方;而今晚!訓練營的晚會,也是!將在宗教中心下方的草坪、做成果的驗收。『ㄟ!程泉!我看!我們先去張權那裡,搬一些!今晚要用的燈光!器材好了啦~』只見!!徐文!來到宗教中心後、也如同程泉!閒閒的、在旁邊站了一會;接著!才又聽他!徐徐緩緩的!對程泉、說『~不然!這裡!已經這麼多人,然後!我們兩個又不會美工,站在這裡!也是當閒人~』。

徐文!這「沒事!自己找事做」的提議,倒是!替程泉!閒的發慌、與"無所是事"解了危。『ㄟ!張權!我看!我和程泉!先去你住的那裡,搬今晚!要用的器材好了啦~你那裡的門沒鎖吧~』徐文!走到了張權的旁邊,不急不徐的問張權。張權!回答『我那裡!沒鎖~哦~對了!徐文!你要去搬器材,要多帶兩支燈架來哦~這樣!布幕才能撐起來~』。『哦!我知道了,那還有沒有什麼要交代的~』徐文!徵詢過了張權後,就揮了揮手、示意!程泉!與他一起去、張權住的遠東街,那裡!搬晚會要用器材。兩個人!就這麼離開宗教中心,從男生宿舍下棟的方向,直往校門口去,因為!東海大學校園雖大,但!學生的機車是不準騎進校園的;所以!程泉!和徐文的機車,大多!也都是停在校門口的圍牆邊。

『ㄟ!程泉!我們要騎誰的機車去~』到了校門口的圍牆邊後,徐文!問了程泉的意見;而程泉!則毫不猶豫的、回答『~騎我的機車好了,我的機車前面有籃子、又有腳踏板、應該!可以放比較多東西~』。『嗯!好吧!那我就讓你載好了~』徐文!話總是不多,回答!也都很簡潔;然而!跟他相處卻不會給人,有什麼不自在的感覺,也許!是徐文!態度!總是憨憨厚厚的、善於聽別人說話吧。午后的陽光、已略西斜,從大度山的上坡路方向、照射下來;而!程泉!發動了機車後,和徐文!兩個人!就這麼逆著陽光、往東海別墅的上坡路,順著紅圍牆旁的水泥路,一路!經過別墅口與中港路十字路口,前往張權!住的遠東街...

程泉在社會服務隊裡,追求的!應該,算是種"自我肯定"的需求吧;他總希望自己!能讓人認定,他在群體中是個有用的人。而!幫大家準備好,活動的器材,搬搬器材,其實!這也已足以,滿足他"做一個有用的人"的成就動機;只不過!「人的欲望無窮」在滿足一個需求後,人總渴望再滿足更多的需求,好証明!自己的能力並不止於如此,而!程泉!也不例外。眼看!程泉!從張權住處搬出來的器材,都已把整輛機車塞滿,前面的籃子放著 一個電纜線、一個配電盤,而!機車前的腳踏板、則放著一個音箱;然後!看著徐文!手裡提著兩支燈架、走出來,於是!程泉!他也又進了屋子裡,搬出兩支燈架,看得!讓徐文!都呆了。

『哦~程泉!你一次拿這麼多東西,怎麼騎機車~我看!我們再多跑一趟、好了啦~』徐文!看著!程泉!手裡又提了兩支燈架出來,不禁!有點猶疑的說;只不過!程泉!為了証明!自己,有能夠一次搬很多東西的能力,於是!還是逞能的回答『沒問題啦~這兩支燈架!就放在腳踏板,然後!靠在我的肩膀,這樣!還是!可以騎啊~』。『可是!程泉!待會!我們還要過中港路耶~這樣!會不會太危險~』徐文!還是!有點擔心的說。只是!為了証明自己的能力的程泉,卻還是!心意已決的回答『沒關係啦~我騎慢一點就好了~』;而聽到!程泉!這麼說,徐文!也只有!無奈的笑著、搖搖頭,提著兩支燈架,還是!坐上程泉的機車,算是!把命都交到了程泉手上。

遠東街、和國際街,少有車輛往來,而!果真!程泉!一路!機車也都騎的很慢。因為!程泉!漸漸也發覺,放在腳踏板、靠在他肩膀的兩支銅製大燈架,真是!又重、又長的;而且!還不時會滑動,這更讓程泉!很難控制機車,只不過!路都走了一半,程泉!也只好,冒著危險、咬著牙!繼續撐下去。擔著 一顆心、與兩支燈架壓在肩膀的疼痛,程泉!總算是順利的、慢慢把機車,騎過最危險的中港路十字路口。原本!程泉!以為自己可以放心了,只不過!當他!準備左轉,把機車轉向中港路的下坡路,問題卻發生了;由於!轉彎的時候,兩支靠在程泉肩膀的大燈架滑動,居然!卡住了機車頭,讓程泉!無法轉彎,接著!就往安全島!直衝過去。

『啊~糟了~不能轉彎~』程泉!看著機車直直衝向安全島,才一陣心慌、又來不及煞車;腦海才一片空白,說時遲、那時快,"'鞚"的一聲,機車已撞上了路邊的安全島。燈架、音箱、轉眼!掉了一地,機車也倒在了地上,還好的是!後方沒來車,而!在撞上安全島前,程泉的機車也騎的很慢;所以!徐文!在撞上前,已及時跳開。而!程泉!雖然!腦海一片空白,不過!當機車撞上安全島!倒下後,他竟也毫髮無損的、站到了機車旁邊;人都沒受傷,這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程泉!你沒事吧~』徐文!經過了這場車禍的驚魂,急忙!趨前問程泉;而!程泉!雖然!驚魂未定,不過!他還是!強自鎮靜的,把倒下的機車,趕緊再扶起來,檢查了檢查。『哇~大燈、和方向燈破了~』程泉!雖然!沒受傷,但!他的機車卻受傷了,這不禁讓程泉!有點心疼;因為!又得花錢修理,只不過!這又能怪誰呢?!要怪!也只能怪,程泉!太愛逞強、年輕人!做事又瞻前!不顧後的,所以!更難免闖禍。

『~還好!機車還能騎~』程泉!扶起了機車、檢查了檢查後,又把它發動;結果!程泉的機車!雖然!受傷、卻也還能發動。於是!程泉!把掉落一地的器材,又搬上機車,且!還是!以那危險的老樣子;繼續!載著徐文!往紅圍牆邊的水泥下坡路騎去。火紅的夕陽,把程泉的影子!還有他!受傷的機車的心,曬的沉沉的;不過!程泉!最後!終於也還是!把社服隊晚會、要用的器材,都給搬到了宗教中心下方的草地....

傍晚!五點多、社服隊器材組,開始在宗教中心下方的草坪,佈置!訓練營晚會、驗收的場地;而!這也是器材組、所有新組員,實地!參與、學習、出隊後!怎麼架燈光,拉電線,還有!使用配電盤做燈控與音控。總隊器材長!張權!在宗教中心下方的草坪,邊帶著大家做舞台的場佈;邊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講解,所以!場佈的工作,做的很慢。直到!六點多,月光草坪!夜幕已垂、而!正在月光草坪上端,晚會佈置、架好的燈光、也正好可以派上用場;張權!把大家都召集過去,要教大家使用配電盤,做燈控。『~好!大家注意這邊!現在!我們電線都拉好了~然後!聚光燈的插頭、就插在這第一個按紐這裡~現在!我們把這個按紐按下去,炬光燈就亮了~』張權!說著!把第一個按紐按下去;剎時!兩盞高高架起的炬光燈!打亮,照在舞台的布幕上,同時!滿山的蚊子、飛娥、金龜子、虫子!似乎!也隨著聚光燈打亮、都飛了過來。

『好!這個配電盤的第二個按紐,我們接的是旋轉燈~現在!就按下去看看~』張權!說著!按下第二個按紐,擺置在舞台前的三盞旋轉燈;果然!瞬間!都轉動了起來,當!五顏六色的光影,在月光草坪上端的舞台旋轉著,而!整個晚會的氣氛與感覺也來了。『接著!我們要測試麥克風、還有音箱~徐文!你去拿 一支麥克風測試看看~』張權!囑咐著徐文,然後!又帶著大家、到一個音箱旁;插上麥克風後,張權!又一一的告訴大家,有關音箱的音量怎麼控制,迴音怎麼控制等...。『test、test,喂~喂!喂~麥克風!試驗~』訓練營的晚會驗收,七點半才開始,徐文!六點多!做著麥克風的測試;而!有些社會服務隊的老隊員,大概!是晚餐過後,也沒什麼事、看到月光草坪!上端這晚會搭好的舞台,紛紛也都聚了過來。

「....旋轉木馬、嘩啦啦;旋轉木馬,嘩啦啦....」~不知何時!一個老隊員,拿了塊錄音帶、放進了錄音機裡播了起來;跟著!大喊『ㄟ!來啦!我們來跳舞啦~』。十幾個老隊員,聽到了音樂的召喚,果真!齊聚了過來,隨著音樂,就在月光草坪跳起了舞來;一首又一首的舞,隨著夜色的加深,而從四面八方來,加入跳舞行列的老隊員、也越來越多。「...一盤炒螺仔肉,兩三罐菜頭,醉的是憨頭....」舞台五顏六色的旋轉燈轉著,老隊員!從國語歌、跳舞跳到台語歌,似乎!每首歌大家會跳;即使!晚會還沒開始,而!老隊員也都是在月光草坪跳舞,不是在舞台,不過!現場的氣氛卻一樣充滿了,笑鬧與歡樂....。程泉!並沒有加入大家跳舞的行列,他只是!站在月光草坪上端的一旁看著;不過!程泉!即使!不太喜歡跳那些舞,但!他卻還是!覺得!「社會服務隊」的感覺真好... X X X

4、人生的舞台「喜、怒、哀、樂四部曲」

時間1999年,程泉!在「谷關福音中心」的崖邊,回想十年前的往事種種;往事種種!也只不過!就是十年,卻恍若隔世。程泉!十年不曾來到谷關了,這次!再次來到谷關、舊地重遊,在他心中更總有一種感覺;彷彿!自己從谷關下山後,又要再回到十年前的大度山,再回到社會服務隊。只是!谷關!早已不是十年的谷關,而!社會服務隊、又卻還會像是!十年前的社會服務隊嗎?!程泉!記得!十年前,社會服務隊!那場、訓練營晚會的驗收,往事仍歷歷在目 ...

『...我們今晚!晚會的第一個節目,是由!秀巒隊!為我們帶來的開場舞─青春不要留白。請大家掌聲鼓勵...』主持人!說完話退場,兩盞聚光燈熄滅;程泉!在舞台一旁、戰戰兢兢的當著燈控。跳舞的人上場了、音樂開始播放了,程泉!又趕緊按下、舞台前的旋轉燈,讓五顏六色的旋轉燈旋轉;由於!程泉!常去舞廳跳舞,所以!對如何配合節奏來閃爍燈光、還有些概念,於是!偶而!他也讓聚光燈一閃一閃的、來增加跳舞的節奏感。訓練營晚會的驗收,由於!是社會服務隊!內部的活動,所以!台下的觀眾,也都是社會服務隊的老隊員、與新隊員;畢竟!大家都是在同一條路走過的,所以!台下的觀眾,當然!也更不吝惜,給台上的表演者、熱烈!大聲的吆喝、與掌聲的鼓勵。即使!有人在台上"凸槌",大家!也都是一笑置之;但!也會有人,像!呂賢!那樣,大聲在台下笑罵、與咆哮『哦~惠如~我看見妳!跳舞"凸槌"了,妳!真是!妳們秀巒隊的"害群之馬"~我以!跟妳當同班同學、而"蒙羞"~』...。

『...我們謝謝!秀巒隊的"青春不要留白"哦...接著!下一個節目,是由田埔隊,為大家表演的劇,"吸血鬼".。演出的!是田埔隊的"女人",哦!不!是"穎仁"...請大家!掌聲鼓勵...』主持人!介紹完退場,聚光燈再次熄滅;程泉!雖然!沒有上台表演,但!在一旁控制著舞台的燈光,隨著舞台燈光的明滅,他卻也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而!頗有成就感。訓練營晚會的驗收,一個又一個的節目,在月光草坪上端的舞台表演著;而!這些!節目都是由社服的四個分隊,玉峰,田埔、秀巒、石磊、各隊出兩個節目所組成。至於!!晚會的壓軸、最後一個節目,這更是大家眾所期待的,因為!!那是由!總隊長,各隊隊長,與總隊組長!所參與演出的「喜怒哀樂四部曲」笑鬧劇...

『...我們今晚!晚會的壓軸大戲,是我們總隊長!"奧斯卡林棟樑"、要為我們導演一部"親情!愛情、家庭的文藝人倫悲喜劇"哦。..其中!我們演員陣容、更是大卡司、不惜血本,重金禮聘...』主持人!介紹到導演。舞台右邊已走進一個戴默鏡,大手大腳的人,正是!總隊長林棟樑,揮著手進場;只見!林棟樑!手裡!還拿著個、用報紙捲成的傳聲筒,果然!是一付"奧斯卡"大導演的樣子;而!看見!林棟樑!上場!大家更都報以熱烈的掌聲,與口哨聲。『诶!诶!诶!我們的演員呢?在那裡,怎麼可以讓我這奧斯卡大導演等他們呢?!』林棟樑!一上台!便氣勢十足的質問主持人;而!主持人!面對!這陣仗,當然!是哈腰屈膝、直道歉的說『啊!抱歉!奧斯卡林棟樑~我們的演員、這不就來了~我們歡迎石磊隊隊長、大牌阿俊~』。

石磊隊隊長!阿俊!戴著棒球帽,從舞台的左邊、上場了,只見!阿俊!上場後,只是!靜靜的走到舞台中央;然後!阿俊!突然的!就伸出食指,比了一個很酷的姿勢,立刻!也獲得了大家的掌聲與口哨。『..接著!我們要介紹的演員是、我們總隊的活動組組長~來自泰國的"人妖志傑"~』主持人!話都還沒說完,自己卻已先笑了出來;因為!舞台上!再下來!出現的畫面,實在太駭人了。總隊活動組組長,長的!又高!有黑!又粗壯的志傑,居然!身穿!他阿嬤的老式旗袍、搖著扇子出場;只見!志傑!那張!黝黑,醜陋的臉,厚厚嘴唇上台後,就往前一嘟,做了個很妖媚的樣子,霎時!舞台上的人,都嚇得腿軟、跌倒。『~哈~哈~哈~志傑!竟然!穿他阿嬤的旗袍~』台下的觀眾,看見!志傑!那付"女人"的裝扮,早已笑的東倒西歪,因為!實在!真的太噁心了;而後!志傑!更從他旗袍下,露出的兩條毛毛腿,做勢拔了根毛,吹向台下的觀眾,搞得!台下的觀眾!剎時!更嚇的沒命奔逃。

『ㄟ~我們今天要演的劇、是一個家庭,所以!阿俊!你就演兒子;然後!志傑!你演母親,父親!就阿峰演...ㄟ~至於!我們的對白很簡單,劇情就是"咚咚隆!咚咚!咚咚"..如此這般..大家都明白了吧~』演!導演的林棟樑!在舞台上、分配好角色;接著!解說劇情『ㄟ~由於!我們這戲是要闔家觀賞的,所以!大家在演的時候,盡量表現出高興的樣子,feeling懂吧~要有feeling~』。『~啊~早說嘛!這個我們早就經驗豐富了~』『~好啦!好啦!可以!開始演了,不要!擔誤我大牌的時間~』;『 OK~場務~可以開始演了~』『 好!第一次試演,大家就位~ 3~2~1~開!麥拉~』。

『爸爸!媽媽~我今天在學校,考試考零分、被老師處罰了~』"喜怒哀樂四部曲"演兒子的阿俊,蹦蹦跳跳的,帶著一付喜上眉梢的表情出場了;而!演父親的阿峰,聽了!阿俊的話後,也是一付手足舞蹈,喜上眉梢的回答『阿俊啊~我平常叫你唸書你不唸,難怪!會被老師處罰。你考試!考零分!我今晚!不準你吃飯~』。『媽媽~媽媽!我今天!考試!考零分,爸爸!不讓我吃飯~』演兒子的阿俊,聽了!爸爸不讓他吃飯,還是!喜上眉梢的,轉向!演媽媽的志傑,告狀;而!志傑呢!則是誇張的、撩著他的旗袍的裙擺,跳著舞、一付歡天喜地的回答『~哦!孩子的爸啊~兒子!考試考不好!你叫他好好唸書就是了。他都長的這麽矮了,你怎麼能!不讓他吃飯...』。『嗯!爸爸~媽媽~我以後會好好唸書~』阿俊!喜上眉梢的說;結局!志傑!和阿峰!兩個也更!手足舞蹈的齊聲說『哦~阿俊~你真是我們的乖兒子~我們真是個、美滿幸福的家庭~』。

『卡~卡~卡~你們到底會不會演戲啊~怎麼!兒子考試考零分,你們演父母的、應該生氣才對啊~』看見!舞台上、三個人從頭到尾都是喜上眉梢的演出;只見!導演!林棟樑!一付怒氣沖沖的衝進場,把手中的報紙摔在地上,生氣說『~懂嗎?!feeling~要有feeling~你們要把生氣的樣子~演出來!懂嗎~』。『~早說嘛!要演生氣、誰不會演~』『對啊~對啊~我是大牌耶~要演生氣!我最內行了~』;『好了!我們再重新再演一次,記得!要演出生氣的樣子~』『~ 好!第二次試演~大家就位~ 3~2~1~開!麥拉~』。

『爸爸!媽媽~我今天在學校,考試考零分、被老師處罰了~』"喜怒哀樂四部曲"演兒子的阿俊,橫眉豎眼的,帶著一付怒氣沖沖的表情出場了;而!演父親的阿峰,聽了!阿俊的話後,也是一付怒氣沖沖,橫眉豎眼的回答『阿俊啊~我平常叫你唸書你不唸,難怪!會被老師處罰。你考試!考零分!我今晚!不準你吃飯~』。『媽媽~媽媽!我今天!考試!考零分,爸爸!不讓我吃飯~』演兒子的阿俊,聽了!爸爸不讓他吃飯,更是!怒氣沖沖的,轉向!演媽媽的志傑,告狀;而!志傑呢!更是誇張的、撩著他的旗袍的裙擺,跳著像是垂胸頓足的舞、一付怒氣沖沖的回答『~喂!孩子的爸啊~兒子!考試考不好!你叫他好好唸書就是了。他都長的這麽矮了,你怎麼能!不讓他吃飯...』。『嗯!爸爸~媽媽~我以後會好好唸書~』阿俊!怒氣沖沖的說;結局!志傑!和阿峰!兩個也更!橫眉豎眼的齊聲說『哦~阿俊~你真是我們的乖兒子~我們真是個、美滿幸福的家庭~』。

『卡~卡~卡~我快被你們氣死了啊~哇~演兒子的!爸爸!不讓你吃飯,你應該悲傷啊~嗚!嗚!嗚~我求你們把戲演好、好不好?!?』看見!舞台上的三個人,從頭到尾都是怒氣沖沖的演出;只見!導演!林棟樑!跪著爬進場,悲傷的求大家說『~懂嗎?!feeling~要有feeling~要把悲傷的樣子~演出來!懂嗎~』。『~早說嘛!要演悲傷、誰不會演~』『對啊~對啊~我是大牌耶~要演悲傷!我最內行了~』;『好了!我們再重新再演一次,記得!要演出悲傷的樣子~』『~ 好!第三次試演~大家就位~ 3~2~1~開!麥拉~』。

『爸爸!媽媽~我今天在學校,考試考零分、被老師處罰了~』"喜怒哀樂四部曲"演兒子的阿俊,傷心欲絕的,帶著一付痛不欲生的表情出場了;而!演父親的阿峰,聽了!阿俊的話後,也是一付痛不欲生,傷心欲絕的回答『阿俊啊~我平常叫你唸書你不唸,難怪!會被老師處罰。你考試!考零分!我今晚!不準你吃飯~』。『媽媽~媽媽!我今天!考試!考零分,爸爸!不讓我吃飯~』演兒子的阿俊,聽了!爸爸不讓他吃飯,更是!傷心欲絕的,轉向!演媽媽的志傑,告狀;而!志傑!則是誇張的、撩著他的旗袍的裙擺,跳著像是垂死天鵝湖的舞、一付痛不欲生的回答『~喂!孩子的爸啊~兒子!考試考不好!你叫他好好唸書就是了。他都長的這麽矮了,你怎麼能!不讓他吃飯...』。『嗯!爸爸~媽媽~我以後會好好唸書~』阿俊!傷心欲絕的說;結局!志傑!和阿峰!兩個也更!痛不欲生的齊聲說『哦~阿俊~你真是我們的乖兒子~我們真是個、美滿幸福的家庭~』。

『卡~卡~卡~讓我死了吧~兒子!最後!知錯能改,父母!應該快樂才對啊~為什麼!你們要傷心呢!?』『~哦!高興也不對,生氣也不對、傷心也不對,到底!要我們怎麼啊~』;『對啊~對啊~我們都照你說的演了啊~你的要求實在太多了、我是大牌耶~』『好了~我們再演一次,記得!要快樂,兒子知錯能改要快樂~懂嗎~...』...。『哈~哈!哈!』台下的觀眾,看著!台上的林棟樑,志傑、阿俊..演著「喜、怒、哀、樂的四部曲」;同樣得劇情,同樣的對話,卻怎麼演都不對,一堆人!早都笑的都東倒西歪。而!程泉!在舞台一旁當燈控,看著!舞台上的這幾個"大人物級"的演出,也笑的!覺得!腸子都快打結了;只是!訓練營晚會的驗收,轉眼!已在月光草坪!幕落,接著!青春已散場,再一轉眼!當程泉!1999年!在谷關福音中心的崖邊,回想十年前的往事種種,所有!快樂時光更已蕩然無存....

「喜、怒、哀、樂!我現在!還能用那張面孔,來面對我的人生呢?!」程泉!1999年!在谷關的崖邊,扶著鐵欄杆遠望;同樣的一個人,在同樣的地點,回想同樣的往事,此時!程泉的心中、卻是五味雜陳,分不清喜怒哀樂。「"喜怒哀樂四部曲",好好笑~跟我!現在一樣,好像!我也怎麼演、都不對~」這十年來、程泉的經歷!曾經"喜",曾經"樂";曾經"怒",更曾經"哀",而!如今的他卻更不知道,生命!要追求的是什麼。「往事種種,喜怒哀樂!這一切!也都只不過,就是! 一個人,需求的滿足與否!罷了。人的需求滿足了就喜、就樂,而!需求無法滿足則怒、則哀~」程泉!1999年!在谷關福音中心的崖邊,默默的想著「~也許吧!!~我曾經滿足了的需求、後來!卻又無法滿足,於是!這讓我更痛苦不已~只是!一個人生命過程!難道!真就只是,愚昧的!在這種輪迴裡、不斷循環,而無法自拔嗎?!?」。「喜、怒、哀、樂,既知!它只是!在做不斷同樣劇情的循環,我還要再繼續初出嗎?!~還是!我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程泉! 1999年!在谷關!毫無方向,遊蕩著 .....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