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七章88社服石磊隊學期末籌備會議:

1、學期末校外租屋遊園路

1988年六月,林棟樑!在大二下學的學期末,正騎著!他剛向一個應屆畢業學長、買來的二手越野機車、到處!忙著找他在大三要住的房子。由於!他是社會服務隊的總隊長、找房子!總還必須考慮到,社服隊!在校外到處流浪寄放的器材,在下個學期!總必須要有個地方安置。所以!林棟樑!他在大度山!山頂的遊園路、找到了 一棟三樓的透天厝,二樓、三樓一共有八個房間;而一樓是空的、正好!可以!放社服隊!四個隊的器材。於是!林棟樑!預付了訂金,把那把棟遊園路的透天厝、訂下來。接下來!學期結束以前、林棟樑!又得開始忙著、在學校裡!找齊八個人,好把!那棟透天厝住滿,大家分攤租金。

這天!林棟樑!第四節上完課後,要到下午!第三節!他才又有課;於是!中午!照舊!他還是先到信箱間去,看看!有沒有自己的信,而後!到欣餐吃自助餐。『嗨!棟樑~來我們這一桌,跟我們田埔隊一起吃飯啦~』『嘿!總隊長!我們這裡有美女、給你留了位置耶~過來坐!我們玉峰隊!這裡啦~』...;當!林棟樑!點了三樣菜,端著餐盤!剛走出!欣餐二樓的陽台,耳邊!陣陣傳來熱鬧的,又是一大堆穿著淺綠色「社服隊」制服的男男女女、對他熱情的打招呼聲。『~報告!ㄟ~小的!不敢和各位小姐、公子!一起同桌吃飯,有沒有桌腳!可以!讓我蹲一下就好了,在下!感激萬分~』善於!耍寶!逗笑大家的林棟樑!面對!大家的熱情招呼,當然!又是讓大家捧腹。只見!林棟樑!立正站好、對大家行了個!一隻手像鳥飛來飛去、又像孫悟空遠脁!怪異的舉手禮後;跟著!看見他!端著餐盤,果真!就蹲到了桌角下、像乞丐似的吃起飯來、而!這當然!又是引得大家一陣捧腹大笑。

『哈!哈哈~棟樑!你這樣吃飯!好像乞丐哦~好像!我們大家都是惡婆婆、虐待你這個小媳婦似的~』有人!看見林棟樑!端著餐盤,蹲在桌腳下吃飯,笑著說;而!林棟樑!則邊吃飯,邊更誇張的回應以、乞丐討飯時的吟唱『~我歹命哦~好心的老爺!公子!小姐啊~請賞口剩飯給我吃吧~』。『哈!哈哈~林棟樑!你不求他們了,我這裡正好有口飯,可以!賞給你吃~好!你把嘴張開來接哦~嘔~嘔~嘔~』一向!愛說笑話的志傑!正巧!也在欣餐吃飯,看見!林棟樑!和大家的對話後、忍不住!也前來湊一腳,開林棟樑的玩笑;只見!志傑!說完話!緊跟著兩手撐著桌面,傾身!就對著蹲在桌腳下的林棟樑、做了個劇烈嘔吐的動作,繼而!又聽志傑說『哦~我剛才!坐車!坐太遠了,反胃反的很難受,吐出來!總算舒服多了~』。『哈!哈!哈~』欣餐二樓陽台!社服隊的大家、看了志傑!這一幕!都大笑;而!林棟樑!端了餐盤!也趕緊起身,做勢要踢志傑,不過!志傑!卻早就逃之夭夭了。事實上!這種歡笑聲,幾乎!每天!中午!在欣餐的二樓陽台,都會上演,因為!社會服務隊的人,實在太多了;更何況!林棟樑!是社服隊的中心人物,在校園內!不管!林棟樑!走到那裡,似乎!熱鬧也就跟他到那裡。

林棟樑!在欣餐吃過午餐後,看了下錶;距離!下午的第三節課,還有二個多小時的時間。只見!他一桌一桌!又是打躬作禕,又是搞笑的,告別了社會隊員的歡笑;接下來!兩個多小時的空堂,林棟樑!直覺想到的,就是到「男舍111寢室」找張健!聊天,然後!!順便!也在這他熟悉的,男生宿舍第一棟的「111寢室」小睡個午覺。六月!大度山陽光普照,襖熱的天氣、與綿延的蟬聲,似乎!宣示著夏天將到。而林棟樑!慣常的,在這大熱的天,總是穿著及膝、寬寬大大的「老爺短褲」;然後!斜在肩上背著個、帶子長長的!垂到了屁股,搖來晃去的米白色書包,書包上!還寫了個"緣"字。鳳凰樹的紅花、已灑滿翠綠草地,當林棟樑!跨越過"約農路",來到男生宿舍得第一棟;正巧!遇見!張健!從第二棟宿舍的浴室去沖了個冷水澡、濕著頭髮、手裡端著臉盆、正要走回到「111寢室」。原來!因為!天氣熱,所以!第四節課下課後,張健!回到寢室、立刻!就先到寢室旁的第二棟宿舍浴室去沖澡。

『ㄟ!張健!你去洗澡哦~』林棟樑!在第二棟宿舍與第一棟宿舍!交叉的走廊,遇見了張健!立刻!向張健打招呼;而!張健!邊用著條毛巾擦著濕髮,看見了林棟樑!也立刻向林棟樑!打招呼說『~ㄟ!林棟樑!吃飽了沒!來我們寢室聊天啦~』。東海大學!由於!滿山都是樹林,所以!即使!外頭太陽火熱,但在樹蔭下的寢室,打開了窗、徐風吹來、倒也還算涼爽;林棟樑!進了寢室後,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下,而!張健!則放了手中的盥洗用具,又胡亂的擦了濕髮、掛了毛巾,跟著對林棟樑說『ㄟ!林棟樑!我還沒吃飯,你先坐一下好了~我去男生餐廳!包個便當回來吃~』。『哦~好啊!~張健!你的床位,可以!先讓我躺一下吧~』林棟樑!回應了張健的話後,起身又往張健的床位躺去;而!張健!則是穿著件褐色背心,濕著頭髮!走出寢室!就逕往、男生餐廳、包便當去。

六月!正午!大度山炙熱的陽光、刺眼的照在男生宿舍、與男生餐廳之間,空曠的草坪;當!張健!從第一棟宿舍走廊的陰涼中,走出到太陽下,一上坡!在灼熱的柏油路,迎面!他就看見!程泉!也剛從男生餐廳吃過午飯,低著頭!正在走回男生宿舍的路上。『ㄟ!程泉!吃飽了哦~林棟樑!在我們寢室啦!你去跟他聊天好了。然後!我去餐廳!包個便當馬上就回去~』張健!在大太陽下,遇見了程泉後、以手遮陽的在草坪旁的柏油路上,對程泉說。『哦!好啊~』程泉!剛吃飽飯,正想抽煙,從口袋掏出了包長壽煙,順手也遞了根煙給張健;兩個人!在灼熱的柏油路上,彼此點了煙後,又各自往反方向而去。

程泉!是個話不多的人,所以!與朋友相處,往往也都是以抽煙、來代替聊天。一路!邊走邊抽著煙,當!程泉!走進了「男舍111寢室」後,看見!林棟樑!正躺在張健的床位,手裡拿了本雜誌在看;而!程泉!也不打招呼,只是!從口袋裡又掏出了長壽煙,遞了根給林棟樑。『~泉仔!謝謝哦!』林棟樑!接過了煙,程泉!接著!又用打火機幫他點上;而!兩根煙囪、吞雲吐霧之際,這下!兩個人之間,也才有了話題。

『ㄟ!泉仔!你下個學期,有沒有要搬到校外去住?!』林棟樑!放下手中的雜誌,從床上坐起身來,問程泉。程泉!回答『應該!要搬到校外住吧!』。『ㄟ!泉仔!我在遊園路,找了一棟透天厝。有八個房間,整棟租下來,如果!找八個人分攤租金,一學期!大概只要五、六千塊,還蠻便宜的。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林棟樑!把他租房子的計劃告訴了程泉;接著!林棟樑!又說『~遊園路!是距離學校、比較遠一點,不過!住校外!大家都騎機車。其實!住在東海別墅、跟住在遊園路,騎機車!也差不到那裡去~』。『住遊園路哦~好啊!那我就跟你們一起住好了。還有誰要住那裡,要不要!找張健!也一起去住?!』程泉!聽個林棟樑的建議後,沒多加的思索的,就答應了。畢竟!程泉!雖然!想般到校外住,卻也還沒開始找房子,而!林棟樑的提議!正好也解決了程泉!找房子的困擾;只是!要不要找張健一起住,林棟樑!卻又得、費一翻口舌解釋。

『ㄟ!住在我們那棟透天厝的,我都是找我們"社服隊"的人啦。因為!那棟三樓的透天厝,一樓都是空的,我想正好可以放、我們社服隊的器材。但!如果!找不是"社服隊"的人、去住的話,怕他會覺的、租金分攤有些不公平~』林棟樑!從床上、又坐回了椅子上,對程泉!解釋!租房子的問題;而!程泉!在聽了林棟樑的解釋後,大致上!也已明瞭,所以!他也就沒再多問,正巧!此時!張健!也已從男生餐廳,包便當回到寢室。

『ㄟ!我剛剛!在男生餐廳,看了一下電視新聞,今天!立法院哦~國民黨和民進黨,好像!為了什麼統一、獨立的,打架!又打的一蹋糊塗。還有人掛彩!哈!哈!哈~』張健!人未到!聲先到,拿著便當!一進寢室!就扯著嗓子、大聲說話。『ㄟ!林棟樑!你覺得,台灣要獨立可能嗎?!』張健!把便當放桌上,剛!拉了張木椅子坐下、又繼續!他進門時的話題;畢竟!這種政治鬥爭、與鬥毆衝突的事情,是張健!在學校! 一向最感興趣的,並且!也努力學習、仿傚的。『台灣獨立哦~我是覺得!不太可能啦!不過!我覺得!台灣社會!這種統一、獨立的爭議、可能!也會越來越大吧。搞不好!最後!會弄的跟中東的以色列、跟巴勒斯坦一樣,衝突!永遠無解,那大家!都要倒大楣了~』林棟樑!邊看著雜誌,邊對張健說著,又抽了口煙。在大學的校園裡,類似!這種統一、獨立的政治話題,程泉!在大一!還很少會聽到,有人提起的;只不過!自從去年的政治解嚴、民進黨成立,蔣經國過世,李登輝繼任總統後,似乎!這種"談政治"、也就變成了大學校園裡熱門的話題。『哈!~林棟樑!我覺得!你的眼光,看的不夠遠。民進黨!現在!正在快速成長,再過十年!搞不好!會變成台灣的最大黨。我覺得!如果!我們現在加入民進黨!佔個位置的話,那再過十年!搞不好!我們就會!大權在握,變成!這個國家的重要人物了~』張健!邊吃著飯,嚼著菜!邊口沫橫飛的發表高論;即使!不時!有飯粒!從張健的嘴裡,噴到了桌上,但張健!還是繼續!滔滔不絕的說『~林棟樑!你沒想到吧!坐在你眼前的,可能!就是這個掌握這個國家未來的人。這就跟買股票一樣,國民黨的"反攻大陸"就像四百多塊的股票、現在!已經在開始下滑了。然後!民進黨的"台灣獨立"就像只有!十幾元的股票,正在快速成長。如果!要我選擇加入那個黨,我當然!選擇!加入民進黨~』。

『ㄟ!程泉!你覺得呢?!你怎麼都不說話~』張健!正轉頭!也要程泉!發表!發表,對政治的看法;而!此時!與張健!同寢室的阿曹學長、也吃飽了飯,正擺腰扭臀的,手指還打著節拍、搖著舞步!走進寢室。『嘿~聊天啊!什麼時候,大家!再一起去台中跳舞啊~媽的!這幾天!我都把不到"妹",千軍萬馬的!漲的我的"卵葩"都快爆了~』阿曹學長!一派瀟灑!輕鬆的"卵葩"話題,立刻!沖淡了!大家正談的熱的國家大事。不過!張健!不死心的!還是想把話題、拉回到國家大事;畢竟!張健!認為!自己!將來會是國家社會的重要人物,怎麼可以!現在!他的話!大家卻都不重視。『ㄟ!林棟樑!我覺得!將來哦~誰能帶領台灣獨立成一個國家,那誰就是台灣的國父~』張健!對阿曹!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繼續,他的政治話題。只不過!阿曹學長!也許!真的幾天,都沒在舞廳"把到妹",慾火!沒得到發洩、"卵葩"漲的都快爆了;再聽見!張健!高談闊論他的政治話題,忍不住!火氣一下子就上來。

『~張健!我覺得!你"屁"的那些話!根本就狗屁不通。你一天到晚都在"屁",人家!是不好意思說你啦,你還以為!你"屁"的很有道理。就像!我們班也有很愛"屁"的,不過!人家!都還會考慮到一些不同時代的歷史背景;但!我聽你屁的那些東西,根本!就是亂"屁"一通,自以為是!什麼時代背景、都不考慮~』阿曹學長!漲了幾天、一"卵葩"沒得發洩的火,突然!對張健!在寢室的高談闊論、大表不滿;而!張健!這個未來!國家社會的重要人物,"政治明星"又怎能受得了,這突如其來!被阿曹!這一"卵葩"火的羞辱。『幹~阿曹!我知道!你早就對我很不滿啦。乾脆!說明白點啦、沒關係啦!我也不怕你~』張健!飯也不吃了,把手上的筷子、執到了桌上;接著!張牙舞爪的、就是對著阿曹大聲咆嘯。這是!張健!剛剛!才在男生餐廳!看到的電視新聞中,從那些!立法院裡、善於用暴力、打架解決事情的立法委員身上學來的;張健!明白!當他說理、說不過別人的時候,就要!把雙方的衝突昇高。因為!只要把衝突昇高了,則人的"人性"就會被"獸性"淹沒,那所謂的"有理","無理"也就不再重要了;因為!當一個人變成了獸,彼此要比的,那就只是誰蠻橫、誰比較有力量!能像野獸嘯聚群集、與撕咬了。

『~張健!你是不是吃錯藥了啊~我只是!提醒你,要"屁"!也要"屁"的有點道理。你這麼生氣幹嘛啊~』阿曹!原本!以為!他剛說的話、只是跟張健!開個玩笑;可沒想到!張健!會突然的抓狂、莫名的獸性大發,這頓時!也讓阿曹感到一陣愕然。『幹嘛!你想幹架啊~來啊!我怕你哦~』張健!立法院!打架的電視新聞看太多了,只見!他拍桌而起,一付得理不饒人的樣子;所幸!坐在一旁的林棟樑!也立刻起身,拉住了張健!勸說『ㄟ!張健!你幹嘛啦!走啦~我們去外面啦。我請你喝飲料啦~』。阿曹!面對!張健!這突如其來的挑釁,心中!原本就沒有準備;然而!阿曹!也不想把事態擴大,於是!說了聲『~算了啦!我不跟你說了啦~』,然後!見他!轉身躺到床上,倒頭便睡。『~你不想說~我還不想跟你說咧~』倒是!張健!還是!一付餘怒未消。不過!林棟樑!卻早已搭著張健的肩,把他轉過了身;而!程泉!也在出手在背後推著,把張健給推到了、寢室門外去。

2、「人性的弱點」

林棟樑!把張健!推出門外後,和程泉!三個人!就一路往男生餐廳去;而!剛從!男生宿舍第一棟的走廊,走出到陽光下,林棟樑!就推著張健的肩膀,笑著問張健『喂!張健!你是被太陽曬昏頭,還是!發神經啊。幹嘛!突然!生那麼大的氣~』。『嘿!嘿~沒有啊!你們沒看到~阿曹!看到我生氣,他就不敢跟我對幹,躺到床上去睡覺了。學長!又怎麼樣!只要我狠一點、硬一點,他還不是照樣要躲起來~』才剛!離開宿舍,張健!立刻!又是一付嬉皮笑臉,彷彿!剛剛在寢室!對阿曹的勃然大怒,果真!也只是在演戲。而!林棟樑!在聽了!張健的話後,又是推了張健一把、笑說『幹!張健!你這小子!我看!以後,我得對你小心一點~』。也許吧!誰知道呢?對張健!這樣一個愛上"政治鬥爭遊戲"的人;每個對他來說,也許!也都只是他顆棋盤上的一顆、任他玩的棋子吧。

『ㄟ!走啦!林棟樑,程泉!我們去餐廳。我請你們喝西瓜汁啦~順便!討論一下!星期六!"系學會"會長改選的事~』張健!在前往男生餐廳的柏油路上,又是!有說有笑;而!林棟樑!也故意!在張健的屁股、踢了一下!反諷的說『哦~張健!你還敢說!系學會改選的事咧,你要耍"屌",也不挑時間。你看!這下子!我們又少了阿曹!那一票了~』。『啊~沒關係啦!反正!有我操盤。我們贏定了啦!少了阿曹!那一票!也無所謂啦~』張健!就像!鬥勝的公雞,在戰勝阿曹後,一路上!意氣風發;顯然的!張健!經過這次與阿曹的鬥爭,又為他"臉皮厚、心要黑"的「厚黑學」,有了更進一步的信念加強作用。而!相對於!張健!近來!對那本、黃色書皮「厚黑學」的信仰;程泉!最近!常在看的一本書,是他從大學書店,買來的!一本純黑色書皮、名為「人性弱點」的書。程泉!之所以!會買這本、書名為「人性弱點」的書,主要是因為!這本書,黑的發亮的書皮上,還印著個!白色骷髏頭;而!這讓程泉!在逛大學書店時,一拿起這本書,就愛不釋手,彷彿是!找到一罐!可以"毒死人於無形"的毒藥。

林棟樑!張健!程泉!三個人,才走進餐廳!在左邊的櫃檯,點了西瓜汁!卻不知什麼時候,已有個聲音!在背後,大聲的招呼『嘿~學長們!你們來餐廳!喝飲料哦~過來!這邊一起!看電視啦~』。原來!是呂賢!這個大一的學弟,不知什麼時候!也已!端著他的自助餐盤,坐在一張餐桌旁,邊高興的!嚼著飯,邊!招呼著他們。這!男生餐廳!一進門的右邊,是一排排的長桌,還有!許多人在吃午餐,在餐廳!左邊!是賣零食與飲料的櫃台,擺的則是一張張的方桌;而!呂賢!大概!原本!是在右邊的長桌、吃飯的,所以!林棟樑!一行人,進門時,才都沒看見他。『哦~呂賢!你什麼時候!跑來的,我們剛才進來!怎麼沒看見你。太神出鬼沒了吧~』林棟樑!聽見有人招呼,回頭看見了呂賢,忍不住的問;呂賢!則還是!一貫笑的誇張的、說著玩笑話回答『哦~三個傑出的學長!真愛開玩笑。我又不是女生!你們怎麼可能!看得見我,就算!看見了!你們一定!也是假裝,"視而不見"~我說的!對不對~』。『他媽的!呂賢!你的嘴!真的很賤耶~每次!看見你!我真的都很想揍你~』林棟樑!聽了!呂賢的話後,端著西瓜汁,才走到呂賢!旁邊;就是一個拳頭,往呂賢!厚實的肩膀捶下去,不過!這身體的接觸,算是!一種親切打招呼方式。

『唉呦~三個傑出的學長!中午!不去欣餐!看女生,跑來男生餐廳!幹什麼?!難道!你們三個是同性戀。太奇怪了耶!三個學長都這麼傑出,怎麼都要升大三了,還追不到女朋友??』呂賢!的肩膀被林棟樑!捶了一下,慘叫了一聲;不過!呂賢的嘴卻還是很賤、滔滔不絕,嬉笑的講一些垃圾話。』而!張健!端著杯西瓜汁,走到呂賢身邊後,拍拍呂賢的肩膀!也對呂賢說『ㄟ!學弟啊!星期六!系學會的選舉,記得!去投票啊~』。『哦!會啦!我一定會去投你們一票啦。你們的團隊這麼強,鐵!當選的啦。到時候!下個學期!新生入學,三個學長不要忘了,一定!要安排一個漂亮的女生給我當"直屬學妹"。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啦!哈!哈~』一說到!女孩子的問題,呂賢!越說越興奮、忍不住的手舞足蹈;只是!林棟樑!聽了呂賢的話!卻立刻!潑了他一盆冷水、說『ㄟ!呂賢!要有漂亮的學妹,我們三個自己來!都不夠了,還留給你。對不對!你問程泉!人家!都嘛不是說!大三的男生!追大一的學妹最合適了;等男生!二年!當完兵回來,學妹!也剛好畢業了!正好可以結婚。明年的入學的學妹!那裡!還輪的到你~』。

「人性」有許多弱點,像!"趨樂避苦",像!掌握了權力!就會圖利自己、沉溺腐化;像!喜歡!被重視的感覺、被逢迎!就陶陶然、渾然忘我的迷失自己 ..。即使!在這所謂!純樸的校園,在這幾個!大學生之間的互動,我們也可窺其端倪。程泉!在讀了「人性弱點」那本黑色書皮、有著白色骷髏頭的書後,原本!程泉!以為!這該是本!類似!張健!一天到晚在讀的,類似「厚黑學」操弄別人、以讓自己獲利的書;然而!當程泉!把書一頁頁!看下去,才發現!事實並不然。與程泉!預期!相反的!「人性弱點」的這本書,談的!大多可謂是,一種"利他主義",類似!中國「墨家」所主張"兼相害、交相利"的思想;或者!該說!這本書的作者!認為,一個人!應該!了該人性的弱點,然後!藉以與人建立!長久良好的人際關係,利人利己、互蒙其利、取得別人的信任,而!這才是人生的成功之道...

『啊~學長!不夠意思啦!你們班的!李玫玲,吳亞玟學姊!都那麼漂亮。人家!女生大一嬌、大二俏,大三都要"拉警報"了,你們還不追;你們!還要!來跟學弟!搶學妹。啊~不夠意思啦~』呂賢!佯裝!悻悻然;而!程泉!坐在呂賢對面,剛聽!呂賢說完話,卻瀟灑的!立刻!接了一句『~兔子!不吃窩邊草~』。『喂!呂賢!"兔子不吃窩邊草"你聽到沒有。看!泉仔!多麼有志氣啊~』林棟樑!一付應雄氣概,拍著呂賢的肩膀,又是大笑的說;而!呂賢!卻只是!搖頭!直嘆『啊~太可惜了啦。學姊!系花耶!還到那裡找那麼漂亮的。棟樑學長!你應該!"英雄配美人"啦~不然!程泉!學長!也是"才子佳人"啊~這是!多麼!讓人羨慕的金童玉女啊~還是!張健學長!你追啦~!』。男生餐廳!是一層樓的灰瓦、紅牆、平房的建築,外表看來老舊,裡面也老舊,大中午的時分,更有點悶熱。張健!原本!一付心不在焉,只是聽到呂賢!提到他的名字,只見!他喝了口!冰西瓜汁;接著便打趣呂賢、說『喂~呂賢!我看!你這麼喜歡的的話,那!你就去"打高射砲",學弟追學姊!好了啦。我們!都會給你!致上十二萬分的祝福~哈!哈~』。

『啊~不說這個了啦~我給三位學長!誠懇的建議。三個學長!卻聯手欺負、一個可憐的學弟。不過!我看!你們三個!也都是口是心非啦。明明!心裡都"哈"學姊!"哈"的要死,然後!又不敢追。真是"沒種",就是!這樣啦!不用!再說了啦~』呂賢!毫不遮掩的這段話;當然!免不了!又是!換來!林棟樑!對他的一陣捶。『幹!呂賢!你敢!說我沒種~』林棟樑!在男生餐廳!邊捶著呂賢,邊還!滿嘴的笑罵;這急的!呂賢!又趕忙岔開話題、轉而!對程泉說『~程泉!學長!我們石磊隊!明晚!要開、暑假出隊的"三籌會議",你不會忘了吧~』。『哦~我知道啊~』程泉!回答;而!林棟樑!聽到!呂賢!提起!社會服務隊的事,果然!也就不再捶他,反而!一本正經的坐下來問呂賢『ㄟ!呂賢!我在遊園路!租了一棟房子,想找幾個社會服務隊的人,一起住!分攤租金。你下個學期!有沒有!要搬到校外住?!』。『好啊~我也去!跟你們一起住啊~』呂賢!不加思索的回答;接著!林棟樑!在男生餐廳!就和呂賢!說起了租房子的事。呂賢問!林棟樑,程泉!和張健!有沒有要去住;張健!回答說,他下個學期!要搬回家住,因為!他從台中的家,只要搭一班公車,就能到學校了,很方便。『ㄟ!程泉學長!我們石磊隊!明晚的三籌會議,可能!要開通宵哦~所以!你今天!最好找時間!睡飽一點,免的!明晚!熬夜開會!打瞌睡~』呂賢!在男生餐廳!吃飽了飯,要離開之前!還不忘,主動的!再次!好心的提醒程泉。程泉!對呂賢!這個總愛搞笑,胡鬧的學弟,起先!雖然!也並沒什麼好感,不過!在讀了「人性的弱點」這本書後;程泉!也漸漸!試著!去發覺!呂賢!身上的優點與長處,竟!發現!其實!呂賢!還是個!蠻不錯、直爽!且有熱忱的人、而對他漸有好感。「人性的弱點」這本書的作者,後來!程泉!看了一下封面,好像!是個美國人;叫「卡內基」的....

「1988年6月x日大度山日記:卡內基!人際關係策略;一、態度誠懇面帶微笑。二、記住對方的名字。三、專心聆聽。四、談對方感興趣的事。五、讓對方感覺他很重要。六、注意對方的優點、點出對方的長處。七、同理心瞭解對方的立場。對朋友需要做長期的友誼著想;切莫短視近利而利用朋友。人性!總有善的一面與惡的一面,有光明面!也有黑暗面;你若以黑暗面對人,人家!亦會以黑暗面對你,到頭來兩敗俱傷、誰也得不到好處。應以人性的光明面!對人,獲得別人的信任;不能佔盡別人的好處,要互蒙其利、有良好的人際關係,才能!步向成功之路...」X X X

3、蜉蝣無法力挽歲月狂瀾

1999年七月,谷關的夏夜。程泉!睡在路邊!悶熱的車裡、做著夢!而!銀色的月光、彷彿!夜的薄紗!薄薄的一層!鋪在群山萬壑。程泉!時而!夢迴十年前的大度山,正和一群朋友在男生餐廳,談著愛情;時而!他又夢見!自己在谷關,帶 YMCA的兒童營隊!認識了,自己所愛的女孩。最後!程泉!更夢見了!自己當兵,剛退伍的那一年,踏入社會後,所遭受到的一連串挫折與打擊;在夢裡!魂縈夢牽之間!程泉!總不斷的伸出手去,想抓住些什麼,然而!夢中的歲月,卻恍如雲煙!什麼都讓他抓不住。『我應該用!人性的光明面、面對我的人生~』夢囈間!程泉!想起了學生時代的自己!而!喃喃自語;只是!人生縱有光明面,但對一個!長年!活在黑夜的人來說,程泉!他對人生所謂的光明面,記憶早已模糊。『哈!哈~算了吧!你從前信仰的!人性的善良與光明面,這十年來帶給你什麼?!除了!一連串的失敗與背叛。我看你現在!更是適應不良!被這社會淘汰,混的連口飯都快沒得吃了吧~』夢囈間!程泉!聽到了, 一個!彷彿!來自黑暗深處的聲音,戲謔的耳邊!在嘲笑著自己。

『你是誰!你憑什麼!批評我的人生價值。我這十年來!雖然!在這個社會上!是個失敗者。但我!還是有很多,信任我的朋友、支持我~』程泉!在睡夢中!乍聽到!別人對自己的嘲笑,夢囈間!自然而然!又以夢話、加以反駁;然而!那個不知藏在什麼黑暗深處的聲音,卻又用著一種奸邪的聲音、說話了『哦~"失敗者"!你有很多朋友!信任你!支持你啊~你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會不會感到自己很心虛,很悲傷呢?!我想!你只是!在騙你自己吧。但!你騙的了別人,你怎麼騙的了你自己呢??!因為!我就是你啊~我一直都住在你心底,只是!你把我遺忘了。我就是你生命的黑暗面"死之欲"啊~你想起來了嗎??!』。『~"死之欲"~啊!你只不過是個虛幻的心理學名詞,你來找我做什麼??!走開~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程泉!夢囈間!拼命的想逃離,無奈!睡在車內,兩腳無法打直、所以!夢裡!他始終!想跑也跑不動;只能恐懼的感覺!那"死之欲"的一大片黑暗,彷彿!雲霧般的籠罩過來...。

一大片黑暗的雲霧中,程泉!發現!自己!在夢裡!正!看著一封信..

「程泉大哥:我好高興能再和你連絡上,真的!很難形容那種高興的情緒。有的時候!會一個人傻傻的笑,暗自歡喜,寫信策略成功。那次!整理信件時,看到你以前寫給我的信;記憶!立刻倒轉。不明白!我是怎麼不再和你連絡的,又翻閱了、1989年!那年記載在日記的內容;才完全搞懂。原本!在YMCA谷關營地,一個另我崇敬,又使人有溫暖的大哥,竟然!只是個把感情轉移到小妹!我身上的人;那年!我們從YMCA谷關營地!下山,這!怎麼能不讓小妹,心中對程泉大哥的形象、徹底瓦解。生氣、憤怒、難過、感傷,更讓我早已不能冷靜去體會、程泉大哥的心境;也不能感受程泉大哥!大四那年,面對!那個學妹!感情失落!心裡的衝突、與掙扎。我當時!不能察覺,程泉!大哥坦白說出,心中感受的善意;只覺!不知所措,在心中更!完全隔絕不再想起,真的!從此!我的日記,也不再有程泉大哥。只是!幾年後!小妹!在社會的衝擊下,也經歷了,愛情、親情的驟變,對事情的看法,也已有了很大的改變;而!應對的能力、也好些了,不會再對程泉大哥生悶氣。我只覺得!如果!能在寫寫信,聊聊天,那該多好。感謝!上天!有機會,讓你看到我寫給你的信,讓我!如願以償...。歡迎你!有空到埔里來玩,我會善盡地主之誼。珊珊上。1993/09/xx」

程泉!精神!恍惚的,在夢中!看著手中的信,自言自語『咦~這不是珊珊!在我當兵退伍後,踏入社會的第一年,寫給我的信嗎?』。『~對了!我是在收到這封信後,就要去找珊珊的。只是!!今天!我為什麼!要到埔里去找珊珊~』程泉!覺得!自己的精神似乎!有點昏憒,何況!是在夢中;往往!更讓人!分不清時間、與曾經!發生過的事。『啊~對了!今天!是中秋節!我原本是要去台中、找娟娟的~』程泉!在昏憒中,似乎!有點想起來了;只是!想起了這件事,卻讓程泉!不禁!又感到,一陣的心痛與悲從來『~我退伍後!娟娟!原本!與我挑定了日期,我們!就是在這個月就要結婚的。只是!今天!娟娟!卻去了台南,跟她未來的丈夫,去了她未來的婆家。還有!娟娟的父母也去了,因為!他們去談娟娟的婚事~』。程泉!才在夢中,覺得!自己有點清醒的想起,這件傷心的往事,頓時!一片烏雲密佈,又在夢中將他籠罩。而!烏雲密佈的天空、才籠罩,程泉!卻又發覺!自己!正在凌晨、天未亮的時分,開著車!要往南投埔里的路上。

「珊珊~自從!我大學畢業後,就不曾再與她連絡了。沒想到!當兵退伍,娟娟!才與我分手,珊珊卻又連絡上我!真的!是好巧。畢竟!學生時代!我們都是在YMCA谷關營地,一起熱鬧過的,也許!珊珊!她能明白,我現在!失落的心情吧~」程泉!開著夜車,在前往南投埔里的路上,一路的想;不過!程泉!心裡!真正想的,其實!是在失去娟娟以後,他希望!還能從珊珊的身上,找回自己那段燦爛的學生時代、與快樂風光的感覺。「珊珊!從她寫給我的信來看,她應該!還是!像從前,在YMCA谷關營地,仰慕著我的,那純真的女孩吧。如果!可以~我也許!可以!把對娟娟的感情,轉移到珊珊的身上;畢竟!我好想要,有個女朋友,取代娟娟!也許!這樣!我也就不會再感到痛苦了~」程泉!天剛亮,就來到了!埔里車站,他心裡!打著如意算盤;程泉!希望!自己!自從!失去娟娟後!感情的空虛、與痛苦,能在今天!從珊珊的身上、再次!得到男女情愛的滿足,於是!他找了公用電話,打了電話給珊珊。

『啊!程泉大哥!你怎麼會!突然!跑來埔里。那你!在車站!等我一下好了,我才剛睡醒~不過!一定!要見面嗎?!我都沒有心理準備,不太想出去耶~』程泉!原本以為!珊珊!聽到自己,跑來埔里找她,應該會很高興才對;不過!在公用電話裡,聽了!珊珊!病厭厭的回答,似乎!剛睡醒的聲音,不禁!有點碰了個、軟釘子的感覺。之後!程泉!在車站!等了一個多小時,珊珊!才終於,穿著一件簡單的T恤、與牛仔褲出現,而!這更讓程泉!感到有點失望;因為!珊珊!從穿著到態度,始終!對程泉!是有點冷淡,並不如!程泉!預期的,會有見面的歡笑與熱情。而!兩個人在言談間,程泉!更發覺,珊珊!一直用手在自己的唇上、遮遮掩掩的,似乎!是有道未癒的傷痕。程泉!的直覺,他覺得!珊珊!唇上的傷痕,像是!在與男人親熱的過程中,被咬傷的;至於!那個男人!為什麼!在男女親熱的過程,要這麼激烈的咬傷珊珊,程泉!想!也許!這也就是!珊珊!看起來為什麼悶悶不樂,不太想出來、與程泉見面的原因。

『程泉大哥!我帶你去一座山谷上吊橋、逛逛好了,那裡的風景不錯~』車行在埔里車上,珊珊!總算!露出一絲笑容,對程泉!有了提議;於是!程泉!照著!珊珊的引導,開著車子,往一條上山,看來較偏僻的路去。正當!車子經過馬路上,一處空曠,而路邊!有一家,家俱工廠,此時!珊珊!兩眼就直直的盯著、車窗外;似乎!充滿了感傷、隨著車子前進,轉眼之間!珊珊!看起來!更心事重重。『程泉大哥!你知道嗎?!那家家俱工廠,就是!我男朋友他家;不過!他上個月!已經結婚了,唉!怎麼說呢~』珊珊!兩眼茫茫然!失神的!仍望著車窗,突然!神情落寞的,彷彿自言自語的說出這段話。而!程泉!在聽了珊珊的這段話後,剎那!也明白,為什麼!珊珊!會在從學校畢業!好幾年後,突然!再跟他連絡;還有!為什麼!今天!珊珊!看見了,程泉!遠到埔里來找她,卻還是!一付悶悶不樂、與態度冷淡。『~我男朋友!原本是要跟我結婚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就是不想跟他結婚;所以!他就娶了別人,唉~能怪誰~』珊珊!坐在程泉旁邊,彷彿!一顆洩了氣的皮球般,訴說著!自己的人生遭遇。而!程泉!看著珊珊!那兩眼無神、面容憔瘁,再加上嘴唇上的傷痕,不知!怎麼的!就直接,想起了「殘花敗柳」這個對女人的形容詞;一點!都再想不起!珊珊!學生時代!在YMCA谷關營地時,那兩眼的水靈、動人與青春俏麗。珊珊!雖然!沒有流淚,但!程泉!能感覺到她的傷心,就如同程泉!他也即將、面對!娟娟已將成為人妻的心情。

『珊珊!怎麼說呢?!?其實!我的遭遇!也很慘~我的女朋友!本來!是這個月!要跟我結婚的;不過!她突然!卻與分手,然後!最近!也要跟別人結婚了~很慘吧~』程泉!在聽了珊珊的坦白後;也許!是為了讓珊珊!心理好過些,於是!程泉!也把自己!原本想隱瞞的,都說了出來。不過!程泉!這段話,倒又逗的珊珊!彷彿!少女般的嫣然一笑,說『哦~程泉大哥!那~我們兩個人,還真是"同是天涯淪落人"耶~嘻!』。天空密佈的烏雲!始終未曾散去,而!程泉!到南投埔里找珊珊,原本!是希望!能找到自己,年輕失去的燦爛時光、與歡笑;可!程泉!沒料想到,才踏入社會幾年,再次見面,他從珊珊!身上找到的,卻只有!更多的失落感與惆悵。隨著!程泉的失落與惆然!天空密佈的烏雲!在程泉的夢中,層層疊疊!也越聚越濃;1999年七月!谷關!悶熱的車內,月光隱翳於烏雲!伸手不見五指、當!夢境!四周都再變成一片漆黑,程泉!又聽到了,在耳畔!那"死之欲"、說話的聲音與嘲笑...

『哈~哈!程泉!沒有用的,這就是現實的人生,這就是現實的社會;每個人!心中充滿的,最後!都是只有痛苦、感傷與失落,而!你還想找回什麼。除了!心灰意冷!這人類的社會!原本就是個混亂、濁臭、黑暗!類似!"豬圈"的地方。那裡!會有什麼!人性的光明面呢!真是笑話~』"死之欲"!滔滔不絕的嘲笑,就像!一把尖刀,在程泉的身上,到處亂畫,刀刀都痛到了!程泉的心坎裡。不過!"死之欲"!還不打算放過程泉,因為!程泉!正身陷在一片黑暗之中,看不見!人生有什麼光明與未來,而!這也正是個"死之欲"!徹底摧毀程泉的好機會;只聽得!那陣陣彷彿!磨刀聲的嘲笑,又再程泉耳邊、不斷叨唸『唉~程泉!你看!你潦倒的活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可能!再找到、還有什麼"愛"的。你往後!剩下的人生!不管!你在這"豬圈"怎麼掙扎,你所能擁有的,也只有!憂鬱!孤獨、空虛。什麼!人際關係、什麼愛情、什麼夢想、什麼成就,什麼自我實現~算了吧。放棄吧!程泉!你的人生早就結束了,快樂時光!更永不復返;你的心!其實!也早就死了,只是!身體還沒被埋葬!腐爛!罷了~你!哈~還有什麼好堅持的~』。

『不!程泉!你別聽他胡說。人生的過程!原本!就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經歷與體驗;重要的是!你在這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經歷中,是否!對生命有什麼領悟,是否!有讓自己的心靈成長。你自己!讀過心理學!不也知道嗎?!從剛出生的口腔期,肛門期、性蕾期、潛伏期,到!青春期、青年期、以至於!成年期,成熟期~;每個階段!總有每個階段的需求與渴望,而!每個階段!也總有每個階段的衝突與迷惘~你得走過~』1999年七月的谷關!當程泉!在悶熱的車內,睡夢中!充滿絕望,而!相對於!"死之欲"的嘲笑;另一個熟悉的聲音、自稱是"生之欲"的、卻也在程泉的耳畔對他鼓勵,只聽!那熱忱的聲音、又對程泉說『~程泉!你人生還是!有光明的未來、在前方等你的。就如同!你之前走過的每個人生階段,總有苦有樂!但你也在每個階段!有所收獲與成長不是嗎?只是!人~是不該!在同一個生命階段不斷沉溺的。這就像!當你長大到兩歲,就得"斷奶"的道理一樣,然而!走過了青春期!你也就再沒有、長青春痘的煩惱了;青年期的愛情、夢想、與友情!也許曾經讓你的人生燦爛、但!你已走過了!不該再沉溺。你只是!該到!你人生的下個階段去了~』。

『啊~不要再說了~你們都是在騙我!你們都給我滾開~我只知道!我的人生面對的!只是!不斷的告別與失落。我!為什麼要告別!年輕的愛情、我!為什麼要告別!年輕的夢想、我!為什麼要告別!年輕時的友情;我!為什麼!不能一直活在人生的同一個階段~如果!可以!讓我就一直活在青年期的階段吧~讓我能一直追求成就感、一直追求愛情、一直追求人際關係...~只要!我覺得快樂!我寧願!心靈!不要再成長...』 1999年七月的谷關!程泉!在悶熱的車內!輾轉難眠、睡的好累。而!獨自在黑暗中!面對孤單與絕望,這!更讓程泉!懷念起學生時代..那友誼、關懷與愛,在每當!面對困境時!總是有人在身邊,一群人一起想辦法解決、克服難題;就像!在社會服務隊,籌備著暑假的出隊活動...

4、社服隊第十一期石磊隊三籌、出隊籌備會:

【1988年6月x日:東海大學康輔社社會服務隊石磊隊─聖旨:

主旨:暑假出隊三籌。 時間:六月x日(三)、pm8:00。地點 :夜間部大樓

參與人員:所有暑假出隊隊員+顧問

會議內容:公佈暑假各組出隊人員、教案的執行人員與配合人員、定案..

服裝儀容:隊員--老隊員:隊服+深色牛仔褲 ;新隊員--淺色上衣+深色牛仔褲; 女生頭髮過肩綁馬尾..

注意事項:

(1)各組組長!請於7:30前到(記得帶暑假出隊十一天的活動流程、與工作分配表)

(2)三籌非常重要!!有出隊的人員務必要出席。 基本上不能請假。(有問題者!請跟隊長反應)

(3)記的帶所有教案+空白小卡... (若有缺教案請快補齊.)

(4)出過三次隊以上的顧問,三籌!人到不到!沒關係,記得!宵夜!一定要到...

~青春不要留白、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

1988年六月!大度山!學期末,夜間部大樓,晚上八點左右;二十幾個人,鬧哄哄的擠滿了、夜間部大樓右側,用長桌!擺成矩形會議室的小教室。社會服務隊石磊隊,今晚!要開暑假出隊的第三次籌備會,自從!四月初,阿俊!接下!十一期石磊隊長後,石磊隊!在他的領導下,已開過第十一期出隊的預備會議、公佈了石磊隊各組的組長。然後!在四月的第一次的籌備會,石磊隊!決定出隊十一天的活動流程、與各組負責的活動時段分配;接著!五月中!第二次籌備會,敲定!各個活動的細流程,與負責人。而!石磊隊!今晚的第三次籌備會,主要!是要確定!每個活動參與的人員,與!十一天!所有活動方案的定案。三籌會議的開始,首先!還是!由隊長! 阿俊!致詞;只聽!阿俊說..

ㄟ!大家聽這邊哦~朕!要宣旨~社會服務隊十一期,我們石磊隊的出隊地點!跟去年一樣,是在雲林縣林內鄉的坪頂村。至於!這個坪頂村!到底詳細位置在那裡呢?!反正!到時候!大家!是一起坐車去,不會迷路就是了;所以!朕!也不認得路..哈!哈~』阿俊!說話!尖生尖氣、一貫的輕鬆風趣;接著!會議!就是由!石磊隊!個組的組長,報告!各組!所負責的活動、與進度。『ㄟ~我們"文教組"這一方面!主要的活動,包括!國小交通安全教育,國小數學、自然課業輔導、標本製作、輔導做暑假作業...大致上!都沒什麼問題。但!就是!一些!像標本製作啦,還有!自然課的實驗啦,可能!我們必須在行前集訓的時候;請大家!要配合!總隊的文教組,做一些實地的操作,這樣!我們到時候!才不會在小學生面前"凸槌"啦.. 』文教組長!大致報告完,文教組教案的進度後;接著!是活動組長!忠義!報告!活動組的進度『啊~我們活動組哦!村民聯歡晚會啦、卡拉OK大賽啦、營火晚會啦、土風舞晚會啦、惜別晚會啦~』。『~還有!像是!青少年排球賽、藍球賽啦。我想!在我們!"英明的"阿俊隊長!領導下,應該!是都沒什麼大問題啦~』光聽!忠義!那帶著濃重腔調說話的語氣,大家!就不禁想發笑;果然!忠義!才提到「英明的阿俊隊長」,全場!就是一陣噓聲、甚至!貢丸!更直言不諱、說『哦~忠義!你不要再"狗腿"了~』,引得!大家又是一陣笑。

『嗯!我們生活組哦~這次暑假出隊,除了!對內的"生活管理"外。對外!我們還辦了!媽媽教室、村民包水餃連誼..的活動。希望!到時候!有空的人,還要多幫忙~』生活組長!在社會服務隊,大家都暱聲"生活媽媽";顧名思義,當然!生活組!在出隊期間,所扮演!也就像是家庭中,媽媽的角色一樣、讓隊員在出隊期間,能充滿溫情與關懷。而!呂賢!這個!家訪組的組長,程泉!自加入社會社會服務隊,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的,就是!家訪組!出隊後,到底都要做些什麼事;只聽呂賢報告『啊~我們石磊隊!最優秀的家訪組~這次出隊,我們會安排兩次的隨機家家訪、還有!兩次定點家訪,好讓我們東海社會服務隊;能好好的!跟當地的村民,多做溝通、與互相了解,然後!相親相愛、這個社會就得救了~哦!我自己都覺得,我太偉大了~』。『~好啦!呂賢!說正事啦~廢話少說~』阿俊!聽!呂賢!又是廢話一堆,不禁出言!打岔;而!呂賢! 一貫!吐了吐舌頭,皺了皺眉頭,做了個鬼臉,才又繼續說『哦~對啦!除了!家訪!我們還安排了!一次社區大掃除,好增加跟村民的互動,在互相合作!整理社區環境中,從此!建立了、"如鋼鐵般"的友誼。哦~太偉大了~。不要打岔哦~還有!就是!關於!對內家訪、我們也安排了,很多!隊員間的連誼活動、以增加本隊隊員間的相親相愛,最後!在這暑假!大家!也終於!都找到了、自己生命中永遠的伴侶;哦~太偉大了~』。『~我不敢相信!我竟然!這麼偉大~你們!都要感謝我~』呂賢!兀自!還一付陶醉在自己的"好偉大";不過!聽到!這裡,大家!早就是!原子筆,紙團、滿教室飛的丟向呂賢,而!隊長!阿俊!也喊著『哦~呂賢!你的廢話!真的太多了,眾將官們~給我砸~』...。

石磊隊的第三次籌備會,在各組組長!報告過!工作進度後,接著!就是要跑十一天!出隊的活動流程,與確定!每個活動的參與人員;而!這才是漫漫長夜的開始,十 一天!上百個活動時段,大家心理有數、大概!非得到明天凌晨的五、六點,三籌是不會散會的。程泉!所屬的器材組,組長是徐文、在這次!暑假出隊,器材組的工作,主要工作還是,支援各組器材、與場地佈置;不過!這次!器材組!也辦了二個晚上的電影放映,也算是!徐文、和程泉!所必須負責的活動。

圖書館!台地城牆的下方,文理大道!最上端的左側、草坪土坡下,今年!才新完工落成的夜間部大樓,夜越來越深。凌晨一點左右,一群石磊隊!出過三次隊以上的顧問,包括!志傑!阿秀....等,特地!前來夜間部大樓,探望大家開三籌會議的情形;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們為肌腸碌碌的大家,帶來一包包的乾麵、湯面當宵夜,好讓!大家補充了體力後,再繼續!熬夜!開三籌會議。社會服務隊裡!大家總是互相鼓舞,即使!在疲憊不堪的時候,也總!還歡笑聲、與來自老隊員的噓寒問暖;就像!!這晚!通宵達旦,石磊隊的籌備會。直到!1999年七月!程泉!睡在谷關悶熱的車內,仍又夢見這一切,只是!如今的他!卻只能獨自面對,人生的孤單與絕望;還有!就是在他心靈深處,那"死之欲"與"生之欲",彼此永無盡的纏鬥。『喂!"被社會淘汰的",不要!以為!我會這麼輕易放過你,我一定會再來找你的~不要!以為!你能擺脫我,因為!我就是你...』"死之欲"與"生之欲"交纏、扭打著,咒罵著,直到!他們又沒入黑夜。而!程泉!睡夢中!只覺得心力交瘁,當月光從烏雲後!又透出一絲銀色的光芒,灑落在程泉車窗外的柏油路上;凌晨!一點左右,大度山!石磊隊的三籌會議,應該!還在繼續,然而!程泉!想到外面走走,只是!卻始終!起不了身...除了!孤單與絕望。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