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章社服石磊隊坪頂國小兒童生活營開營

1石磊出隊林內鄉坪頂村暑假出隊 

1988年七月,暑假剛開始。社會服務隊!這天出隊,一大早!器材車先行出發的時候,小渝!站在「學生活動中心」小廣場的台階上,熱烈的!對著坐在器材車上的程泉!揮手道別;然而!直到器材車開走,程泉!卻始終是一臉的冷漠,甚至!與小渝!四眼相對的時,還故意!把臉別向一邊抽著煙,好像!在生什麼氣似的。小渝!對程泉!這個同樣是社工系二年級的同學,雖然!之前!並不熟悉,只知道!程泉!是個愛玩、又常翹課的學生;但!自程泉!在這學期加入社會服務隊以來,小渝!始終卻感覺、似乎!自己對程泉!是有一份責任感的。或者是說!這學期以來,小渝!早已不知不覺的,把程泉!在社會服務隊中的參與、表現,當成了是自己該負的責任;而!值此!出隊的早晨,大家都是興高采烈的,小渝!不明白,為何!唯獨程泉!卻似乎!是一臉的不高興。只是!小渝!心中雖然關心,無奈!器材車已出發,而!小渝!也只能把那份心中的關心、變成了擔心、放在心底;一個早上!小渝!還是和大夥兒,忙著中午出隊的事,只是!偶而的失神,卻還是讓眼尖、同是社工系的貢丸學姊,都瞧在眼裡。

中午!午餐後,兩輛舊遊覽車,已停在銘賢堂的大學路旁。『嗶~嗶!嗶!所有隊員注意,待會!上車,第一輛車是田埔隊、玉峰隊!到南投縣鹿谷鄉的車;然後!石磊隊、秀巒隊!到雲林縣林內鄉的,上第二輛車...』值星官!吹哨提醒大家後,蟬聲中!各隊的值星官,也都已帶著各隊的隊員,上了遊覽車。這次!社會服務隊的暑期出隊,每個隊都有二十六個人,扣除!今天早上騎機車、及搭器材車的先發人員;中午!要搭上這兩輛、車外殼漆著某私立高中校車的,每個隊大約也都還有二十二、三個人,而!兩個隊搭一車,更顯的車內擁擠。『田埔隊、玉峰隊,再見。祝!你們出隊!一帆風順~』儘管!遊覽車老舊,車內既擁擠也沒冷氣,不過!開著窗子更好;搭上了遊覽車後,大家就像要去旅行一樣,彼此!朝對方的車子、興高采烈的互道珍重。『秀巒隊,石磊隊、再見。祝!你們暑假出隊一切順利~』大學路上的蟬聲綿延不絕;而!兩輛!老舊的遊覽車,也就在這一聲聲的互道珍重中、慢慢的開動,帶著第十一期社會服務隊,離開了!暑假的東海大學校園。

『喂!喂!喂~麥克風試驗~石磊隊、秀巒隊的"帥哥、美女們",我們先給司機先生!一個愛的鼓勵。感謝!司機先生!今天!為我們開車~』一群年輕人搭著遊覽車,車內當然不可能安靜;何況!是社會服務隊,這一群即將要到偏遠山區、辦活動的大學生。遊覽車!才剛離開東海大學的校門口,開在中港路、車內的大夥,便開始唱起了歌,或!玩起了,兩個隊!在車內互相競賽的遊戲。『啊~接下來呢!我們石磊隊哦,要派出我們的鎮隊之寶─"貢丸學姊"與阿俊隊長,兩個人情歌對唱哦~請大家洗耳恭聽~不過!大家要小心耳朵長繭。哈!哈~』石磊隊的活動組組長!忠義、主持著車內的遊戲。忠義!話才說完,一支麥克風已傳到,坐在小渝旁邊的貢丸手上,而這卻讓貢丸!一時!急的對忠義、罵道『~忠義!你要死了哦~我唱歌能聽嗎?!何況!要我和阿俊唱~我死都不要啦~』。『唉呦~貢丸學姊!妳不要和阿俊唱情歌哦。不然!小渝學姊!妳和阿俊!情歌對唱啦~不然!秀巒隊!還以為!我們石磊隊都已經沒人了咧~哈!哈~』遊覽車!一路笑聲、歌聲不斷,不過!在和阿俊!合唱了一首校園情歌後;小渝!置身在一車的歡笑中,眼眸!卻總若有所思的望著車窗外,迎著風!任髮梢飄飛。

『小渝!妳在想什麼?!該不會是暈車吧~』車行在高速公路,貢丸!看著!小渝!兩眼望著窗外、一付失神狀,隨口問了一句;而!坐在窗邊的小渝!聽了貢丸的問話,回過神來,趕忙轉頭!對貢丸笑了一下、說『~暈車!怎麼會。我只是在看風景而已。早上!出發的先發人員,不知道!現在!到山上沒有~』。小渝!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望著窗外,失神的樣子,也許!是因為!早上!程泉!對她冷淡的態度,讓小渝!覺得心中有點悶;然而!這卻又不好說。而原本!小渝!也是想隱藏這心情的,只不過在話尾、卻還是!不小心說溜了嘴;順口就對貢丸!提起了!早上器材組、先發人員的事。『哦!妳是說程泉哦~他們坐大卡車,還要去別的地方搬器材,恐怕!沒那麼快到哦~不過!一定會比我們早到啦。妳放心好了~』貢丸!雖然!平常時,個性總是大喇喇的,不過!畢竟!總還是個女生;而女生!對男女之間感情的事、總是特別敏銳。所以!貢丸!對小渝與程泉之間,平常時!偶而!做出的一些細微的動作,還是會有一種、女性心細的直覺。

『小渝~我覺得哦!看程泉!平常!好像有點散漫、又愛玩。不過!相處久了,我覺得!其實!他的本性還不錯、不像外表那麼壞啦。而且!待人也還滿誠懇的,程泉!他哦~就是!個性上!有些不太成熟~』貢丸!已經在社會服務隊出過四次隊,如果說!石磊隊是一個大家庭的話;那貢丸!在這個大家庭裡,依輩份!也算是個"祖母級"的人物了。所以!貢丸!對於隊上!這些晚輩的小兒女心事,雖然!不好意思明說;不過!貢丸!還是繞了個彎,給小渝!一點小小的安慰。接著!貢丸!又老氣橫秋的提醒小渝、說『小渝~程泉哦!他就是那種、不會照顧自己的男生啦。所以!我看!這次!出隊哦~妳也要多看著他一點~』。『貢丸學姊~妳跟我說這個幹嘛。說妳自己啦~過了這個暑假,妳就大四了耶。妳唸大學這四年,都不打算交男朋友了嗎?!』車行在高速公路,聽著貢丸!對自己談起程泉的事,小渝!原本沉悶的心情,不覺得!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只不過!隨著窗外的風、迎面而來的、卻是讓小渝!有種心事、被看穿的羞怯,於是!小渝!笑著、反問起了貢丸,為什麼不交男朋友、即使!這是明知故問。

『唉呦~小渝!妳明知故問哦。妳看!像我這樣!又矮、又胖、又醜!腿又短的,會有男生喜歡我嗎?!所以囉~我覺得!我還是好好的唸書啦。然後!還有剩下的時間,就投入社會服務隊啊~這樣!對我來說!比較實際啦~』貢丸!說的是實話,有那個大學女生、不希望有男生追求,然後!在年輕時!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只不過!像貢丸!這種從小就沒漂亮過,長相!似乎!也從來沒年輕過的女生來說,想要有個男生追求,這簡直是緣木求魚、也確實!太強人所難了。「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若無、莫強求!」貢丸!從少女時代開始,早就已有了這種認知,所以!上大學後,看著校園裡的對對情侶、鴛鴦蝴蝶雙宿雙飛;貢丸!心中雖然!有點缺憾、但卻也沒有怨憤,只是!腳踏實地的做著、自己在大學時代該做的事,一步一腳印!倒也沒讓青春留下空白。『男女感情的事,隨緣吧~得之!我幸,不得之!我命。我覺得!人生啊!男女感情的事,其實!只是一個小角落而已,成天!也不必太放在心上~』貢丸!一路和小渝聊著,一個不太可能有愛情的女生、內心少為人知、對愛情的看法。而!小渝的條件,眼下身邊就不止有一個追求者,這時的心情、當然!也是跟貢丸不一樣的;只聽!小渝對貢丸說『貢丸學姊,妳能這麼早、就把男女感情的事都看開,其實!我也是滿羨慕妳的耶。像妳現在!就能專心的做妳想做的事,不會被男女的事情煩心;不像我!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常常!莫名的!就感覺心情很混亂、很煩。情緒好像很不穩定、可是!又不知道怎麼解決~』...

2、緣聚、萍聚

小渝!在遊覽車上,一路和貢丸聊著,時間!不知覺!已過了幾個小時,而!高速公路上的遊覽車、也到了雲林下了交流道。「~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何必!費心的約束,更不需要言語的承諾~」此時!遊覽車上,大家!正唱著!救國團!魯啦啦的歌"萍聚";而!貢丸!和小渝!也一起加入了、大家的合唱「~只要!我們曾經擁有過,對你我來講已經足夠;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回憶,只願!你的回憶中有個我~」。遊覽車在"萍聚"的歌聲中、下了高速公路交流道後,就往山區的路開去,重巒疊翠,一重山後又是一重山。兩輛遊覽車上了山又下了山,在一個平地的市集,一個交岔路口,兩輛遊覽車都在路邊停了下來;原來!這岔路口的路、一條是通向南投縣、另一條是向雲林縣,所以!社服隊的兩輛遊覽車、也將在這個岔路口各自分道揚鑣。『ㄟ!阿俊!大家!要不要!在這裡下車,互相道別一下、然後!再上路~』遊覽車停下後,秀巒隊的隊長!大智,問了一下阿俊的意見;阿俊!回答『啊~不用了啦!~天都快黑了。我們兩個下車去向田埔隊、玉峰隊道別就好了啦;其他的人!就不用下車啦~』。

『ㄟ!大家!田埔隊、玉峰隊!在這個路口要和我們各奔前程了。大家!在窗口!跟他們揮揮手說再見吧~』阿俊!在遊覽車門口大聲喊著,然後!就和秀巒隊的隊長大智;一起下了車,向田埔隊、玉峰隊的遊覽車走去。『田埔隊!玉峰隊~大家!暑假過後、學校!再見。出隊順利啊~』遊覽車的窗口,只見!大家!紛紛伸著手、揮著手;而!另一輛遊覽車的窗口,也是如此,許多手揮舞著、大聲喊著『秀巒隊、石磊隊!再見~』。大家!在學校!歷經了一個學期、辛苦的籌備,此時!就要各自分道揚鑣、各自到偏遠的山區去做服務工作;雖然!這只是短暫的別離,只是!面對這與同甘共苦了一個學期的隊友離別,卻還是讓小渝的心中、感覺有點難捨。『好了!司機先生!可以開車了~』等阿俊、大智!上車後,兩輛遊覽車也就在岔路口,各自往自己的方向而去;繞著山路、一重山又是一重山,直到!夕陽下、暮色已沉。

『~秀巒隊的!我們的目的地、快到了。大家!準備下車哦~』天色漸暗的山路,秀巒隊的隊長、大智!在經過了一個山裡的小村莊後;站起身來!提醒著、遊覽車裡的秀巒隊隊員。果然!遊覽車行在山路、約莫五分鐘,就看見!前面路旁、站著兩個穿著淺綠色襯衫的人;而!這兩個人一看見遊覽車來了,便高舉雙手!就又是跳、又是叫、又是喊的『喂~你們怎麼這麼晚才到,我們都已經等你們好久了~』。『~歡迎光臨!秀巒隊的烏塗山寨~』遊覽車車剛停下,那兩個穿淺綠襯衫的男生,便馬上迎了上來、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原來!這兩人,正是秀巒隊!今早的先發人員。而!秀巒隊!車上的人下了車,看見先發人員的歡迎,也是一個個又叫、又笑的;其實!彼此!也不過就是半天沒見,然而!偏遠的異地他鄉再相逢,感覺!卻彷彿隔世似的,彼此!都有說不完的話。

秀巒隊!下車後,遊覽車又發動沉重的引擎、繼續往!天色漸黑的山路前行;下了一個山坡後,遊覽車又爬上一個山坡,大約開了半個鐘頭、只見!這座山上、山路旁沿路都沒有人家。『ㄟ~大家注意啦~我們石磊隊的目的地、也快到啦。各位旅客!下車時!別忘了,攜帶別人的行李~嘻~』阿俊!拿著麥克風,在天色已黑的遊覽車裡,對大家嘻笑的廣播著。『耶~真的到了耶。那不是!我們隊上的徐文、和程泉嗎?~他們在路旁向我們揮手了耶~』幽暗的遊覽車裡,有人朝著窗外看,發現前方路旁的一盞昏黃的路燈下,站著兩個穿社服隊淺綠制服的人,忍不住!高興的大喊;而!車內的其他人聞風,同時!也往窗外看去。果然!在這半山腰、路的一邊是河谷,另一邊則是一片小台地,雖然!沒有住人家、但卻有一所小學;而!徐文!和程泉!兩個人、此時!正站在那所小學門口、大樹旁的路燈下,向著大家揮手。

『ㄟ!徐文、程泉!你們來多久了。我們隊上的器材呢?!怎麼沒看見~』阿俊!一下車!便熱情的拍著徐文、和程泉!的肩膀問;而!徐文!憨厚的、也立刻笑著!回答『哦~器材哦~我和程泉!已經都先搬進去了~』。『哦~徐文!程泉!你們兩個辛苦了、辛苦了。為什麼!要把器材先搬進去呢?!也不留一些給我們搬,真是不夠意思啦~』呂賢!背著背包,才一下車、擠眉弄眼的又是打哈哈。一陣熱烈的寒喧過後,告別了遊覽車司機,阿俊!便帶著大家,背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往小學裡走去;而!當小渝!從程泉!身邊經過時,才對程泉!說了聲『嘿~』,程泉!又忍不住!頑皮的伸手,去拉了拉小渝、長髮綁的馬尾。『哦~程泉!你幹嘛!老是喜歡,拉我的頭髮啦~』小渝!嬌瞋著,一如往昔。而!經過了、這半天!一個坐器材車,一個坐遊覽車、恍若隔世的別離;程泉!也早已把早上,莫名對小渝生氣的心情拋到九霄雲外,反而!心中只有種愧疚、想要彌補。所以!也不等小渝答不答應,程泉!只說著『小渝!我幫妳拿背包~』,一手便把小渝的背包,提到了自己的肩上;而!小渝!也不加抗拒,只是感覺心中有種甜蜜,任著程泉!幫她背著背包,似乎!一整天!心情的陰霾,也隨之一掃而空。

『好啦~大家!行李先在走廊放下。然後!生活組!開始"埋鍋造飯"啦,不然!大家都快餓死了~』時間!六點多,一進小學,阿俊!便開始分配工作。這間座落在山腰的小學!真的是很小,從大門口進來後,所有的建築!就只有一排的平房教室,還有!與教室成L型的一間教職員辦公室;而!生活組!擺放爐具、炊具、與埋鍋造飯的地方,就在辦公室和教室之間,直角交接的空地上。『ㄟ!活動組的!人比較多,把第一間教室,桌椅搬一搬,佈置成會議室。然後!其他的人,把第二間教室桌椅都搬到走廊,清空後!佈置成我們的寢室。好啦~!石磊隊!眾將官~開始動作~』阿俊!大致的分配工作後,所有人!也都忙了起來;搬桌椅的搬桌椅,打掃的打掃,貼海報的、鋪軍毯的,大家!耍寶的、鬥嘴的!更是忙的不亦樂乎。在這所!大家暑假將借住十一天的小學,教室雖少、不過!教室前!倒有一個很大的操場;而!操場在山的下坡邊緣那端、則有一個水泥地的藍球場,藍球場的圍牆外、則可以俯視山下八方的溪谷、遠山,風景秀麗。

『啊~各組組長,忠義、呂賢、徐文..。你們先放下手邊的事。我跟村長約好了,七點!我們要過去、跟他開"社區協調會",向他報告一下,我們這十一天的服務工作..。你們幾個先準備一下,你們待會!要報告的內容啊~.』阿俊!吩咐著,大家!也都各自忙著,在這所山腰台地上的小學。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緣份吧,一群來自台灣各縣市、原本陌生的年輕人,從東海大學!暑假又來到這偏遠地區的小學;彼此!認識、交錯!就像溪流中的浮萍,即使!是人生旅程短暫相逢、卻是緊密相聚。社會服務隊!石磊隊!在坪頂國小,這人生旅程中的相逢與相聚,究竟又是命運的偶然,還是!冥冥中早有註定,誰又知道呢?!不過!程泉!在坪頂國小,晚餐後!獨自徘徊在操場抽著煙、想不透的是「人體的細胞,從一個授精卵!慢慢複製、堆疊;而!堆疊了幾百憶個細胞,到最後!竟能堆疊成一個人,這又豈是生命偶然!所能造成....」。營火虫!閃爍著不明不滅的光,飛過坪頂國小的操場的草地,即使!仲夏,山上的夜卻涼爽;而!程泉!迎著山嵐走向操場邊緣、俯仰山谷飄過的輕霧之上,是一輪明月正照在山崗、照在坪頂國小。

3、等待機緣、絳珠草花會開在月光下

1999年七月仲夏,谷關!山谷飛過的輕霧上,一輪明月照在山崗。程泉!一直昏睡在路邊、悶熱的車裡,因為!他總走不出夢中的迷霧。有時候!程泉!以為自己是在大度山,東海大學的紅磚圍牆外;有時候!程泉!卻又彷彿是在「社會服務隊」即將出隊的「學生活動中心」;時而!程泉!走進了在文學院,時而!一轉身卻又身在「文理大道」。「我該如何!走出這滿山的迷霧~而!我走出了迷霧後!如今!又會是何年何月何日~」正當!程泉!徘徊在"文理大道"的迷霧中、不知何去何從,而!此時!從迷霧中的文學院裡,似乎!卻又傳來有人唱歌的聲音;於是!迷霧中!程泉!又走上了文學院庭院的台階,走進了文學院。

程泉!走進在文學院的四合院庭院,幽暗的廂房裡,大書桌上!攤著一張紙,筆墨似乎未乾。「這是誰?寫的東西~莫不是那個賈路仁。他不是!快病死了!還寫這個做啥,能賺錢嗎~」程泉!遲疑著!順手就拿起那張紙看了看,而紙上寫的,似乎!也就是;程泉!剛剛!在"文理大道",迷霧中!聽到的、有人唱的那首歌...

「妳萬種風情的今夜開在何方~

我的月光之花~含苞待放那是妳嬌豔的兩瓣紅唇!在月光下曾為我蓓蕾綻放的如此溫柔~

就像永遠開在的月光下傳說不死的月光之花~

我的月光之花 !我不該怨妳消失在我眼前因為有一種感情就算跨越千年!

妳說我們依然會心有靈犀的今夜讓我就把對妳的思念藉月光向妳傾訴 。

~我一定要在月光下找到妳我的月光之花 !

我愛為妳畫妳的唇更甚於畫妳的眉就像月光總想窺探花朵期待盛開的心情而妳的唇曾經許了我人生一場大夢!

然後妳卻化成一首幽怨歌的我的月光之花~ 我一定會在月光下找到妳。

我一定會在月光下找到妳我的月光之花 ! 我們今生的故事雖然已結束但月光孕育我們永恆的愛才剛開始~

今夜讓我就把我對妳的思念如月光無所不在遍灑的找尋我的月光之花~ 我一定要在月光下找到妳 ~」

程泉!在文學院!幽暗的廂房裡,看完了手中筆墨未乾的字句後,隨手!又把它在大書桌上扔下;只是!心中不免回想起「~咦!我之前!似乎!聽到過!那賈路仁,說他在寫東西。難道!他就是在寫這些、無聊的東西嗎!?!~也難怪!他會一事無成、晚景淒涼~」。「~不死的"月光之花"、所指為何?!照理說!應該是指,賈路仁!他對裔嫣芸的感情吧~嗯!或許!也未必吧!也許這只是個隱喻,指的是賈路仁!他對某件事情的執著~」程泉!自從走進了迷霧中,總覺得!腦海一片混沌,想什麼事!也都不清不楚的;不過!在文學院、幽暗的廂房中,程泉!對於!自己剛剛!對賈路仁的分析,還是!感到一陣沾沾自喜。

「唉!那賈路仁~有什麼好遺憾的呢?!他的妻子、裔嫣芸!即使早他而去,但至少!對他是鐘情的。那像我~我年輕時!愛慕、鐘情過的女子,如今!一個個卻都已變成了別人的妻子,而!我還能再想念她們嗎?!我又還能在月光下追尋嗎?~」程泉!在幽暗的廂房中,對賈路仁!分析一翻後,繼之!卻又聯想起了自己的人生、與感情經歷;前情舊恨!不免!又勾起了傷感。「還想念什麼呢?!男女之間的感情,原本就是靠不住的。不是生離,也要死別。遲早大家!也都是要散的~」程泉!想著!自己年輕時、鐘情的女子,一時!愁緒滿懷,無處發洩,便拿起了大書桌上,墨汁未乾的筆;思索著,就照著!原本!寫在紙上,那些字句格式,歪歪斜斜的在書桌上的那張紙,後面的空白、填上了自己的心情與字句...

「妳萬種風情的今夜開為誰而開放 ~  

我的月光之花!妳即使已消失在我眼前但我知道妳依然會開在另一個有月光的地方!

雖然我看不見但有一天我相信我們總會再相遇在月光下

我的月光之花!今生就算無緣!我也要盡力贏得妳來世再愛我的諾言!

所以我不怨妳已是屬於別的男人的女人的今夜讓我就把對妳的思念藉月光向妳傾訴。

~我一定要在月光下找到妳我的月光之花 !

我也曾期待這世界有愛情雨露的滋潤讓盛開的花就算凋落也會結下愛的果實的 妳的唇的吻也曾許我這個夢!

然後妳卻化成一首悲傷的歌的我的月光之花~我一定會在月光下找到妳。

我一定要在月光下找到妳我的月光之花!從古至今我知道妳存在許多空間而我將化入時間與妳無止盡的纏綿~

今夜讓我就把我對妳的思念如月光無所不在遍灑的找尋我的月光之花~ 我一定要在月光下找到妳~」

『咳~』當程泉!在文學院!幽暗的廂房裡,正專心的拿著筆,伏案而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心情;牆上陳舊的掛軸、彷彿!一陣風吹過,突然!在程泉!身後就傳來,一陣長長的嘆息。『~十年了。程泉!那"絳珠草花"的種子。你就取了去、種在你迷霧中的大度山吧~』程泉!乍聽!身後有人說話的聲音,嚇了一跳;原本!程泉!以為!那賈路仁,已經死了,而!這幽暗的廂房是間空屋,只是!猛然的回頭,卻見!那賈路仁、依然垂死在病褟、正!氣若游絲的向著自己說話。『咳~十年前!相遇,因為!你的心智尚未成熟,讓你拿了那絳珠草花的種子、只怕會誤了你。而!十年來!經歷了人生的波折,你的心靈已略有成長,如今機緣也已成熟;或許!這枯死的絳珠仙草,能在你的手裡、重新讓生命獲得延續也說不定 ..嗑!嗑!嗑~』賈路仁!說著,一口氣喘不上來,似乎!就快死了;不過!程泉!聽了賈路仁!說的話,一時卻還!回不過神來。程泉!只依稀記得!十年前!當自己夢裡來到這庭院的時候,似乎!在這庭院的圍牆邊,有種著一株嬌娜可愛的花;而!當時!賈路仁!曾對他說,那株花叫"絳珠草花",除此之外!程泉!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諾~那"絳珠草花"的種子,就放在書桌上的錦盒裡,你就取了去吧。只要!你願!日夜以心血澆灌,或許!有一天!她也能在你迷霧中、大度山的月光下,開出一朵花來~嗑~嗑~』賈路仁!纏綿在病禢,茍延殘喘的,好像!在對程泉!交代後事。只不過!程泉!對,類似!賈路仁!這種、自己賺不了錢!專靠女人"吃軟飯";除了!滿口唱高調,卻又一事無成的男人、向來沒什麼好感,所以!也只是唯唯諾諾的應付著。『哦~絳珠草花的種子、在這錦盒裡啊~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程泉!拿起了書桌上的錦盒,翻開盒蓋一看;果然!錦盒裡放著的,是程泉!十年前!在庭院的牆邊看過的,那粉紅色的果實。而!經過了十年,程泉!當年!年輕的臉龐都長皺紋了,但!這絳珠草的果實;不但!沒有枯萎,反而!卻更晶瑩剔透、玉潤珠圓的,像一顆粉紅色的珍珠一樣、閃爍著動人的光茫。

『哦~好漂亮的種子。對了!賈路仁!你在紙上寫的"不死的月光之花",指的就是這絳珠草的花嗎?!~或者!是你對你妻子的感情,還是!只是!你心中的一個夢、或幻想~』程泉!原本!對什麼絳珠草種子、是沒興趣的,只不過!在打開了錦盒後,看見!這如珍珠般閃爍著光茫的種子;程泉的態度、立刻就改變了,畢竟!不管!是男人或女人,看到了珍珠時、眼睛都是會發亮的。只聽!那賈路仁!依然!氣若游絲的,在病褟、說『~月光之花~是永恆之花。因為!月光之花!讓永恆、不再虛幻,而是可以成形與觸摸。絳珠草花!原本!長在太虛幻境,而!如果!你也能讓絳珠草、長在你迷霧中的大度山開花,那原本!虛幻的,也會成真~嗑!嗑!嗑~』。『哦!哦!!我知道了,賈路仁!你好像病的不輕,就少說兩句話吧~。對了!你這滿屋子寫的、地上散的!一大堆紙張,要不要我幫你收拾、收拾~』程泉!拿了人家珍珠似的寶貝後,沒有轉身就一走了之,畢竟!大家都說,程泉的本性還不壞;果然!程泉!並沒欺負賈路仁,這個已奄奄一息快病死的人,而且!還好心的、說要幫賈路仁,收拾髒亂的屋子。是的!程泉!他年輕在大度山念大學時,好歹!也受過社會服務隊,人生光明面、善良面的薰陶。

『唉~不用了。我是再無法完成、曾經我想做的事。有些事!我在活著的時候!本是該堅持的,無奈!現實的生活卻讓我半途而廢;只是!!死後卻仍是掛念、無法安息~』賈路仁!在病褟上,說著讓程泉!有點聽不懂的話;卻只感覺!幽暗的屋裡頓時!一股涼意、讓程泉!毛骨悚然。因為!在程泉!面前!賈路仁!明明還活著,只是!為什麼!聽他的話意!卻彷彿!他早已死亡、而靈魂無法安息。待!程泉!因驚懼而短暫的腦海混沌、空白、再回過神來,牆上陳舊的掛軸彷彿被風吹動、而!幽暗的廂房裡、靜悄悄的、空蕩蕩的,那裡有跟程泉在講話的人;頓時! 一種撞鬼的感覺,讓程泉!背脊發涼、頭皮發麻,兩腿發軟的!立刻!從陰森森、幽暗的廂房奪門而出,逃離!滿是迷霧的文學院庭院。

程泉!兩腿發軟的在迷霧中奔跑,滿山的怪樹像迷宮、而!遮天蔽月的陰影,垂掛在暗夜的氣根,;更讓程泉!峰迴路轉!在迷霧中,以為!自己已經跑的很遠,卻彷彿還是在原地打轉。『ㄛ!ㄛ!ㄛ~』正當!程泉!在滿山的迷霧中徬徨、恐懼,遠方!突然!傳來一陣雞鳴。『~有雞在叫!天快亮了~』聽到!雞叫聲,程泉!在恐懼中總算、又浮現一線希望。正當!程泉!在滿山的迷霧中,朝著雞鳴聲的方向走去;突然!一陣急促的哨音,劃破了迷霧,把程泉!從夢中喚醒。『嗶~嗶!嗶~現在!時間!五點半,石磊隊!起床。洗臉、刷牙、盥洗,六點!準時!會議室,集合完畢~』聽到了哨音!程泉!從夢中醒來,矇矇矓矓的睜開眼!才發現、天還黑著;而!他!此時!正睡在一間教室、鋪著軍毯的地板上。程泉!發現!教室裡!還睡著許多人,而!聽到哨音後,紛紛起床,疊睡袋、刷牙的、洗臉的;一片忙碌的聲音、有男有女。『程泉!起床囉~不要出隊第一天、就賴床~』程泉!聽到了!小渝!在叫自己起床的聲音..。

程泉!想起來了,現在!他應該是大二暑假,隨著社會服務隊出隊,正在!雲林縣偏遠山區的坪頂國小;而!在這間!中間拉著一條布幔、被佈置成寢室的教室裡,小渝!昨晚!應是和自己、頭對頭的睡在布幔後...。

4、社會服務隊坪頂國小兒童生活營開營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好美!好美!坪頂真不是蓋的;無論!白天或夜晚,眺望總是賞心悅目,別有翻道不盡的景緻。只因!一顆熱忱的心,服務隊的路,我們走的不孤獨;在不同的環境中、總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成長。在整個籌備出隊期間,感觸頗多,恐怕!也不是支字片語所能表達的;我想在這出隊的十一天中,只願!全體石磊夥伴,出隊愉快。不管!有事!沒事,歡迎!大夥、有空沒空,常來找我、聊聊、談談、說說,或"屁屁"人生的大道理。 ~ 隊長!阿俊留言~」

「1988年7月x日石磊隊坪頂留言簿:這期文教組!兒童生活營,有自然營與育樂營。今早開營,早上7:30為止!、總共有四十五個小朋友,完成報到。另外!有一些!小朋友,原本!有向學校報名的,今天卻沒來報到;希望!做家訪時!能深入了解情況,鼓勵!他們來參與。還有!為使!小朋友!有更高的參與感,及確實!聽從大哥哥、大姊姊的話;所以!我們特別製做的學員手冊,內容包括全部營隊流程、小朋友名單、評分規則,以及歌曲教唱等。希望!大家!都能好好運用,以使!整個文教組活動更增色。~文教組組長留言~」

值星官!天未亮,在五點半,吹哨!叫大家起床後;坪頂!由於!位在山區,所以!即使!仲夏,清晨仍略帶涼意。每個人!刷牙、洗臉、穿衣!完成每天早上例行的事後;六點!石磊隊!所有人員,已在第一間教室、佈置成的會議室裡,拿著碗筷!準備吃早餐。生活組長!「大婉兒」及生活組的組員,由於!必須做早餐,所以!每天!早上,都得起的比誰都早;一般!大家!都是睡到五點半才由值星官、叫起床,而!生活組!多半卻是在清晨五點、就必須由鬧鐘叫起床,然後!再由她們叫醒值星官、來叫大家起床。生活組,起得很早,做的很辛苦,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只是!她們的手藝,做出來的菜,與飯卻是大家都很怕知道的。因為!這些!在家裡嬌生慣養,從沒做過菜的大姑娘,就連糖和鹽也分不太清楚;更何況!怎麼會知道,洗碗精的"沙拉油脫",和煮菜用的"沙拉油",又要怎麼分別。所以!每道菜端上來,為了怕!誤食而中毒,大家動筷舉箸之際,總是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大婉兒!生活媽媽~這真的!就是我們的早餐嗎??!妳們那麼早起床,就只煮了一鍋稀飯。然後!要我們配豆腐乳~抗議啦~』呂賢!端著一碗稀飯,坐在會議桌的邊緣,大聲的喊著;因為!早餐,桌上!擺的盤子雖然!還蠻大的,不過!盤裡面就只放著兩小塊豆腐乳。『呂賢!你急什麼啊~還有菜!沒上桌啦~』大婉兒!回應著呂賢的話。片刻!果然!生活組!又在會議桌的前、中、後,三桌的早餐桌上,又各擺上了兩盤菜;其中一碟菜!是罐頭裡夾出來的、一撮筍絲,而!另一碟菜!則是!程泉!比較能接受的,那就是從罐頭裡倒出來的、一小罐"愛之味麵筋"。『哦~大婉兒!妳們生活組的女生,除了吃罐頭、都不會做菜,將來!一定會嫁不出去~』阿俊!看著!桌上的早餐!也不禁搖頭嘆息;不過!大婉兒,立刻又帶給大家希望、說『不要急啦~你們!再等一下啦~小婉兒,她現在!正在做蘿蔔絲炒蛋啦~』。

『咦~生活媽媽!奇怪耶~我們今天早上,喝的牛奶、顏色怎樣怪怪的~』忠義!剛從外面進會議室,捧著碗,聚精會神的望著湯鍋、發出質疑;而!呂賢!聽到!忠義!有牛奶喝,當然!也不落人後的,立刻就反問『哦~忠義!你怎麼有牛奶喝,在那裡!我也要喝~』。『咦~沒有啊~那有牛奶,我們早上是吃稀飯耶。忠義!哦!那鍋是稀飯啦!不是牛奶~』大婉兒!乍聽!忠義!說牛奶顏色怪,一時!也丈八金鋼摸不著頭;因為!社會服務隊!出隊,怎麼會有牛奶,那種奢侈品。繼而!大婉兒!回過頭去看,才知道!原來!忠義!把湯鍋李的稀飯,當成是牛奶了;只是!在聽了!大婉兒!說這湯鍋裡的稀飯、不是牛奶,忠義!卻不禁!更質疑的、問『咦~生活媽媽!妳說這鍋是稀飯??!奇怪~那我為什麼都看不到半粒米~真的耶!我怎麼都撈不到米粒~』。

『哈~哈!怎麼會。那大概!是米粒,都被呂賢撈走了啦~你看!他那一碗!那麼多飯~喂!呂賢!分一點給忠義啦~』『哦~這簡直!比共產黨,他們的人民公社還慘~十一天!要怎麼過啊。我們一定會像國小課本畫的那樣,在人民公社!餓的骨瘦如柴~』。正當!大家!望著餐桌的飯菜,為未來的日子發愁;所幸!此時生活組的小婉兒,又端了一盤蘿蔔絲炒蛋進來。小婉兒!也算是!生活組裡,最能幹!最會做菜的女生了,只不過!看她的盤子裡,炒的黑黑的,蘿蔔是蘿蔔、蛋是蛋;雖然!是放在同一個盤子,可是!根本不像蘿蔔絲炒蛋。社會服務隊!出隊,也許!新隊員!面對這樣的早餐,心會涼了一半,但像!阿俊!他已經第三次出隊了;所以!面對這樣的早餐,其實!阿俊!已感到非常的滿意,於是!在宣佈開動的同時,還不忘!給大家精神講話。只聽阿俊!尖著聲音、喊著『石磊隊的眾將官!我們"要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不要再挑剔啦~。來!我們給生活組一點鼓勵。"愛就是把飯菜、吃光光~"。~"開動"~』;然後!大家!也開始,"含淚"吃早餐。

石磊隊!出隊的第一天,早餐過後,六點半。文教組!帶著!負責!國小兒童生活營!報到的人,已開始在兩間教室裡,分別作自然營、與育樂營的佈置;在教室外!也擺上兩張桌子,寫著報到處、由兩個人!負責小朋友的報到。其餘!沒有事的"閒人",則由!活動組組長!忠義!帶領著,在操場的草坪上,練習!今晚!村民聯歡晚會上,要跳的舞。初晨的陽光!照在坪頂國小,七點左右,陸續!有坪頂國小的小朋友,成群結隊、帶著歡笑聲,開始來到報到;由於!石磊隊!這是第二次到坪頂國小出隊,所以!這裡的小朋友,也都跟石磊隊的老隊員早已相熟。只見!像!呂賢、貢丸、阿俊、小渝...這些!前期!已來過坪頂的老隊員,與熟悉的小朋友,相隔了半年,再次見了面;立刻!熟悉的!又打成了一片,追趕跑跳的!在初晨的陽光下,顯得!好不熱鬧。

七點半!國小兒童生活營,完成了報到。小朋友!總共來了四十五個人,大致!分成高年級,與低年級兩個班,一班!自然營,一班育樂營。文教組!把每個班、又分成兩個隊;而!每個隊!再由兩個小隊輔、負責帶領,直到!四天後、自然營與育樂營的小朋友、再互相的對調。「兒童生活營」文教組!所籌備的內容,每天上午!大致上,是安排各種活動與遊戲,如!製做昆虫標本、製做風箏,大地追蹤等;而!下午,則大多是課業輔導,也有!社區大掃除、或是!球賽等..活動。這大概就會用掉,社會服務隊的一半人力,至於!社會服務隊另一半人力的運用;大致上!上午!沒有負責兒童生活營的人,多是由活動組負責,在最後一間教室、排演!各種晚會的節目,或舞、或劇,或土風舞,或團康等..。而!下午的時間,沒事的"閒人",則須參與,偶有的,"家訪組"的社區家庭訪問;或"生活組"所辦的、媽媽烹飪教室、插花、剪紙教室等..。

可以說!社會服務隊!出隊的這十一天,天天都是很忙的,每個人也都是沒空閒的;畢竟!這出隊的十一天,是大家!在學校,除了!唸書之外!籌備了一個學期活動的精華。當然!大家!更希望!所有的活動、都能完美的展現,除了!帶給坪頂國小的小朋友!有個充實、快樂的暑假。在這個暑假的出隊,石磊隊!當然!也希望、能帶給!坪頂村,這個雲林縣山區的小村落,有感受到!來自社會的關懷與善意。每天中午的時分,是讓小朋友回家!去吃飯的,然後!下午!一點半,才又回到學校。社服隊出隊!第一天的活動在正開始著,而!一班沒事的閒人,也都由活動組負責、努力的!在最後一間空教室,練著舞、排著劇;準備著!第一天晚上的「村民聯歡晚會」。畢竟!這是石磊隊!暑假,來到坪頂村的第一場舞台晚會,大家!都特別的慎重、也希望!能演出成功...。

※石磊隊出隊:1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