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一章88暑社服石磊隊活動組坪頂村聯歡晚會

1活動宣傳與隨機家訪

1988年七月暑假,東海大學社會服務隊!石磊隊風塵僕僕、從台中的大度山出隊,來到雲林縣山區、坪頂村的第一天。小朋友!在一大早,國小兒童生活營報到、開營後,首先是升旗典禮,就如同平常在學校上課一樣;只不過!原本!站在台前講話的校長,換成了石磊隊長"阿俊",當然!阿俊!也不會像校長對小朋訓話、而是講一些逗小朋友開心的話。『各位小朋友你們好啊~我們又見面了,你們還記得我嗎?!』初晨的陽光照在坪頂國小的操場,草尖的露珠!彷彿!在陽光下閃爍;阿俊!迎著陽光向小朋友問好,只聽見!小朋友也以童稚的聲音,大聲回答『~阿俊大哥~好~』。『咦~我可能是!人老了,耳朵有點不太靈光。奇怪!我怎麼好像!聽不到第四小隊的聲音~再一次!大聲一點好不好~小朋友!好~』阿俊!逗趣的挖著右邊耳朵,假裝!聽不清楚小朋友的問好,然後!又向小朋再次問好;而!操場上、四十幾個小朋友,齊聲!也再次更大聲的回答『阿!俊!大哥!好~』。但!這次!阿俊卻換成、挖著左邊耳朵、假裝聽不到、說『咦~奇怪了!這次!我怎麼好像、聽不到第一小隊的聲音耶。再來一次哦~有精神!大聲點~小朋友!好~』。阿俊!是個團康高手,信手捻來、幾句話、便把小朋友參家生活營的興緻都帶了起來;只聽見!小朋友!這次幾乎、都是用吶喊的聲音,大聲的喊著『~阿~俊~大~哥~好~』、而!這清晨!生活營開營的問好聲音,立刻也傳遍了坪頂村寂靜的山谷。

早上八點多,生活營升完旗後,接著的!是由石磊隊的活動長、忠義!帶著小朋友做早操。當然!小朋友!參加生活營,所做的早操,也不會是每天在學校做的、刻板早操;因為!國小兒童生活營,社服隊!在學校的籌備期間,每天!都有設計不同的團康、做為小朋友的晨操。譬如!今早!忠義!帶著小朋友做的早操,就是!他最擅長的"中國功夫"的團康遊戲。『小朋友!來~請你跟我這樣說~請你跟我這樣做~中國功夫~』忠義!黝黑的皮膚、揮舞著兩手下壓至小腹,用他腔調濃重的"台灣茍語";看他!帶領著小朋做晨操,一般人光是站在旁邊看、就覺得!想發笑。接著!忠義!跨了個大馬步,大喊『~第一招!拳打南山猛虎~來!一拳、二拳、三拳、四拳~』。操場上!只聽見!小朋友!也是!跟著忠義說、跟著忠義做著中國功夫的動作;草地青翠的操場,只見!忠義!就像個大孩子似的,帶著一群小孩子玩『小朋友~再來一次!我拳打南山猛虎~我腿踢北海蛟龍~用點力~喝!!嘿~』。

『~請你跟我這樣說~請你跟我這樣做~中國功夫~第二招~』忠義!中國功夫的晨操,就這麼帶著小朋友在操場,一招又一式的做著;時而!操場上!偶有蜻蜓飛過、在日初昇閃爍的陽光下、小朋友!更不斷傳來笑聲。正當!忠義在操場,帶著小朋友做晨操,而!阿俊!同時!也集合了;此時!沒負責"兒童生活營"活動的其他夥伴,準備開始、社會服務隊!來到坪頂村、第一天的工作。『~請你跟我這樣說~請你跟我這樣做~中國功夫~』『~第八招!伏地挺身~來!一、二、三~~三點一~~三點二~~三點三。小朋友!再來是三點四....』;『哦~忠義大哥!你怎麼都一直數三~ 這樣!好累耶~』『啊~抱歉啊~我剛睡醒!腦袋不太清楚,忘了!三的後面是什麼~三的後面是什麼?!?~啊~我想起來了。再來!~三點五~』。操場上!還傳來!忠義與小朋友的笑鬧聲,而!除了!每個小隊、有兩個跟隊的小隊輔,與兒童生活營的值星官外;其餘的人,早已都在會議室這邊集合,等待阿俊的分配工作。

『ㄝ~我們今天早上,要先派兩組人去村裡,做隨機家訪,順便!張貼活動的海報,還有!發發傳單~喂!呂賢!今早!你是安排誰做家訪?!』阿俊!在會議室、轉頭問呂賢;家訪組長!呂賢回答『哦~今天早上的家訪哦~!就我!和小婉兒,還有!小渝跟程泉啊~』。『ㄚ!雖然!昨天!我們已經和村長他們協調、報告過!我們這十一天的活動,但是!兩組!出去!發家訪的人、遇到了人!不管!男女老少、還是!要盡量鼓勵他們、多來參加我們的活動~』阿俊!看他!雖然!平常總不太正經;不過在交代事情上,似乎!頭腦!卻還是蠻清楚的。只聽阿俊又說『好啦~兩組家訪的人,可以去準備!準備傢伙、好出發啦~。然後!待會~生活營的授課人員,你們也先下去!準備 一下!自己要上的課啦~。最後!剩下的,沒事的閒人。ㄚ~我怎麼也沒事~不管啦!全都到最後面一間空教室集合,我們要繼續彩排晚上、村民聯歡晚會的節目~』。

『~請你跟我這樣說~請你跟我這樣做~中國功夫~』『第十招!跳大腿舞~來!一踢、二踢、三踢、四踢。再來一次~』忠義!在操場!帶著小朋友、做的中國功夫晨操,已教到第十招;而!此時!通往校門口,龍柏夾道的路上,呂賢!帶著小婉兒,小渝!帶著程泉,手裡!各拿著宣傳海報、與這次出隊的活動傳單、也正要到村裡去做家訪。『ㄟ~程泉學長!待會,你和小渝學姊去做家訪,不可以!看到四下無人、光天化日下~就做出"越軌"的舉動哦~。因為!村裡面、住的大多是老人,觀念都很保守~』一行人!才剛走出校門口、延路走在上山的山路;呂賢!就用手遮在嘴邊,一付鬼鬼祟祟的!靠在程泉耳邊、看似!說著悄悄話的、說『~不過!沒關係啦。我偷偷告訴你~』。才說!呂賢!像是在說悄悄話,接著!他卻又拍著程泉的肩膀,大聲的嚷嚷『ㄟ~程泉學長~村子後面有一片甘蔗園啦,如果!你真的想對小渝學姊~"怎麼樣的話"~那就把小渝學姊!騙去那裡好了~哈!哈~哈~』。只是!呂賢的話未說完,小渝!已拿著手裡、捲成筒狀的宣傳海報、往呂賢的頭上敲上去;邊罵說『喂~呂賢!我看~我是太久沒修理你了,你在說什麼瘋話~』。『對了!程泉!我順便提醒你。你如果!想要抽煙,在這裡抽一抽。待會!進了村子,你就不準再抽煙了!知不知道~』小渝!才罵完呂賢的胡言亂語,接著又轉身提醒了程泉。

四個人走在清晨上山的山路,路的一邊是山谷、另一邊是蓊鬱的樹林,除了!偶有蝴蝶、蜻蜓飛過、與四個人的談笑聲外;路上!既沒車也沒人、一片清靜,卻突然!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路旁的樹上掉下來。『啊~~蜥蝪~』小婉兒!尖叫了一聲,躲到呂賢身邊。呂賢!看了一下,柏油路上!那隻用兩隻腳站著的小東西,只見!那隻!長相醜陋的蜥蝪,兩眼圓睜!也正靜靜的瞪著大家。『啊~"蚪錠"啦~牠用兩隻腳、跑起來很好笑哦~像這樣~』呂賢!說著!就大張著兩腿,學著那隻蜥蝪的樣子、跑了起來;當然!柏油路上的蜥蝪、被呂賢的怪模怪樣嚇了一跳,立刻!也跑了起來、而!其樣子!也果然!就呂賢一個樣,逗的小婉兒!也笑彎了腰。四個人!就這麼!延著山路,一路玩笑,走了大約!走了四、五百公尺,在進村子前的一個岔路,大夥!遇見一個老人!正騎著機車經過;只見!呂賢!伸手向老人、打了個招呼,等老人!停下機車後,呂賢!也立刻!趨前。

『ㄝ!阿伯~你好~阮是"東海捨會服務隊"啦~阮!今日晚時!有辦活動,你甘知~』呂賢!用台語向老人寒暄;老人回答『哦~你們從台中來,辦活動的的哦~。我知啦~』。『ㄟ!阿伯~啊汝!今日暗時,就要來參加、阮的活動哦~』小渝!也用著生硬的台語,邀約!老人!今晚來參加活動;而!老人!滿臉皺紋、也笑的樸實的回答『好啦~好啦~我暗時!會去啦~』。『~有閒!才來厝裡坐啦~』老人!善意的回應了、小渝與呂賢的邀約後,騎著機車又走了;還不忘!又回頭,也邀約了、大家有空去他家坐。老人!走後,呂賢!站在岔路口、笑著!說『~這是!我們第二次到坪頂出隊,大家!好像!已經都認識我們了,所以!做家訪,好像~也比較容易~』。

『對了~小渝!妳就跟程泉,走右邊的路,去做家訪。然後!我就和小婉兒!走左邊的路。就這樣好了!然後!等到十一點,我們再、在這個岔路口會合、回去~』呂賢!在環繞著村莊山路的岔路口,分配了兩組人家訪的路線;之後!小渝與程泉,呂賢與小婉兒,彼此!便揮了揮手,各自!往自己家訪的路上而去。小渝!帶著程泉!走往右邊的山路,大約!走了幾十公尺後,又左轉到一條走進村莊的小路;之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四周環繞著平房的小廣場,而!此時!小渝!也轉過頭、對程泉說『ㄟ!程泉!這就是!我們今晚,要辦聯歡晚會的地方~』。『~雲林縣林內鄉!坪頂村~社區活動中心~』程泉!望著!小廣場邊,一個前面搭著拱形石棉瓦的四方形小房子,唸著上面貼的字;接著!小渝!便攤開手中的宣傳海報,要程泉!幫忙,把海報貼到,社區活動中心旁的一個小佈告欄。『好了!程泉!再來~我們去做家訪吧。』貼好了海報,小渝!便招呼著程泉,往社區活動中心旁的一條巷子走去。程泉!邊走著邊看著,在小路旁村子裡的建築,大多是蓋著灰瓦的三合院、或一長排的平房;這讓程泉!有種熟悉的感覺,因為!程泉!小時候,住的鄉下農村也就是者個樣子。

程泉!和小渝,兩個人!穿著淺綠色!社會服務隊的制服,一路!漫步在村子裡。可能!是大白天的關係,村裡的人!大都外出工作、或下田去了;所以!一路上!村莊裡、除了!雞犬相聞、並沒看見什麼人。『咦~程泉!你看!那裡有個小孩子耶,應該!是小學生吧。怎麼!沒去學校參加生活營?!?』在村莊裡!走了幾分鐘的路,小渝!指著路旁、一長排平房的門,對程泉說。程泉!望去,果然!在那一長排老舊的房子,其中!一個門口,似乎!有個小孩在門邊探頭探腦的;而後!那小孩!發現了小渝!注意到他後,又躲到了門裡去。『~程泉!我們過去看看吧~』小渝!說著!快步的趨前,而當!兩人!走到那個門口、卻已看不見那小孩;而!靠著門邊的,只有!門裡面!有個中年婦人,正坐在矮凳上剝豌豆。『阿嬸!妳在忙哦~。這個豌豆仁!好大顆哦!要做菜的嗎?!還是要播種的~。對了!大嬸!剛剛!那個小朋友,是妳的小孩嗎?!他怎麼沒到學校去,參加我們辦活動,還有!課業輔導~』小渝!走進門裡,大了個朝呼後,先是!蹲在那中年婦人身旁,隨手!拿了個豌豆幫忙剝著,與中年婦人閒聊;聊著!聊著,小渝!就順口,提起了剛剛!在門口看見的那個小孩。而!門邊的中年婦人,先是對小渝,善意的點頭笑了笑,接著!卻只淡淡的說『唉呦~小孩子!放暑假。在我們這裡!攏嘛,要到田裡幫忙做息。那有時間!擱去學校裡,參加什麼活動啦~』。

『阿嬸!不過,很多小朋友都有去學校呢~。沒~妳的小孩!若有閒,下午!要不要!也讓他到學校去、跟別的小朋友一起上課。其實!我們辦的活動,嘛只有!八、九天呢~』小渝!用她不太靈光,聽起來怪怪的台語,和中年婦人!談著;而!程泉!只是!默默的站在一邊看,聽著!小渝!生硬講的台語,更覺得!有點想笑。只聽!那中年婦人又說『唉呦~小孩子!嘛是!吵要去玩,啊~若給他去學校玩,他老爸!會罵啦~。後擺!你們就枺來招他,他就卡抺吵要去啦~』。中年婦人!不讓小孩去學校,參加課輔的話,就像!當頭!澆了小渝!一盆冷水,不過!小渝!還是!耐心的,蹲在一旁!聊著!他的小孩乖不乖,在學校!表現如何、如何的,與中年婦人閒話家常;直到!那中年婦人、終於說『啊~沒!好啦~我!下午!才給小孩子,去學校!看麥的啦~』。『阿嬸~再見哦~今日晚時。會記得!到社區活動中心那裡,參加!晚阮的聯歡晚會,看阮的表演哦~』小渝!得到了!中年婦人,讓她的小孩!到學校,參加課輔的允諾後,終於!滿意的笑著起身,向!中年婦人揮手道別,還不忘!再邀她晚上來參加聯歡晚會;而!那中年婦人,忙不迭乎的!也笑著點頭答應,直送著!小渝到門外、說『小姐~沒!你們若有閒,才擱來坐啦~』。程泉!面對!與小渝!第一次的家訪,從頭到尾!他都只是站在旁邊看,一句話也沒說;直到出了門,走了段路,才又跟小渝!開起玩笑。

『"小姐"~妳講的台語、真的!好爛哦。~小渝!聽人家!叫妳"小姐"。我聽了!好不習慣~。妳~像!小姐嗎??』走在村莊的小路上,程泉!故意!睨著眼、側身!斜看著小渝!開著玩笑;而!小渝!剛完成了一次家訪,也一派輕鬆的,跟程泉!開著玩笑、說『本姑娘~不像!小姐嗎?!只有!你們這些社服隊的男生、不識貨。其實!在大家眼裡,本姑娘!原本就是個!溫柔、賢慧,漂亮、又端莊的小姐。大家!都嘛!說我長的眉清目秀~。哼~只有!你!老是說我、不夠漂亮~』。『好吧~小渝!那妳就算是!中等美女、好了~』程泉!嘴裡,還是!跟小渝!開著玩笑;不過!剛剛!看著小渝!嬌瞋的模樣,其實!在程泉的心裡,早是心神蕩漾。

山裡!恬靜純樸的小村'莊,程泉!與小渝!並肩又走了一段路,只是!路上人煙卻越來越稀少;這讓!小渝!不禁質疑的、言外有音!意有所指的笑著,說『咦!這條路上!怎麼沒什麼房子。程泉!我們該不會、已經離開村莊,越走越遠了。怎麼!這裡!旁邊,好像!都是甘蔗園耶~』。『哼~程泉!回頭啦~我可不會上你的當。再過去的路!也只有!甘蔗園而已;我跟你在一起,太危險了~』小渝!說著,嬌瞋的,扯著程泉的手,又往回頭的路上走;只不過!這倒!讓程泉、真的感到有點失望。因為!要是小渝!沒發覺,路越來越荒僻的話,程泉的心裡!原本也是、這麼渴望的;他希望能和小渝,就這麼!一直的走,走到荒郊野外去。只是!人走了進去,就遮天蔽日的"甘蔗園",對孤男寡女來說,畢竟!都是很敏感得地方;尤其!每天報紙一翻開的社會版,甘蔗園發生的事,更是讓人容易聯想,男女之間的某中犯罪...,於是!程泉!也只好,任著小渝!拉著自己又往回頭的路上走。「唉~太可惜了。不能和小渝!再走到更人煙稀少的地方去~」程泉!覺得有點遺憾,不過!雖然!不能把小渝,帶到甘蔗園裡去;然而!!能和小渝,一個早上!在村莊裡走在一起,其實!程泉的心裡,也已經感到!一種莫名的幸福。

「~這村莊裡的人,大概!都會認為、我跟小渝!是一對情侶吧。何況!我們穿著同樣的衣服,走在一起!做家訪~」程泉!一想到自己和小渝,走在村莊裡,就像一對小夫妻似的,心裡!就一陣甜蜜。兩個人!或是!在樹蔭下與老人聊天,或是!與在門口洗衣服的婦人說話,更不知不覺!日已高掛;程泉!只感覺!與小渝的結合,兩人之間的搭擋,似乎!有種默契在建立。事實上!出隊的其間,程泉!與小渝的搭擋、結合!也不止於!做家訪而已,就像!今晚的村民聯歡晚會;晚會中!有三組主持人,都是!一男一女,一個老隊員!帶一個新隊員,而!其中!小渝!也是和程泉,搭擋!成一對...。X X X

2坪頂村聯歡晚會

1999年七月,谷關!山上的路邊,程泉!睡在悶熱的車裡,翻來覆去!雜亂的做著夢。似乎!此時!夢裡的情景,正是!程泉!在大二暑假隨著"社會服務隊",到雲林縣!山區出隊的第一天。中午!午餐過後,除了!帶國小生佸營,負責課輔的人員外,石磊隊的所有人,都積極在坪頂國小的最後一間教室,排演著!晚上的村民聯歡晚會;或練舞、或排劇、或帶動唱、或主持人的對白,大家!忙了一下午,或貼貼黏黏的,做晚會舞台的布幕。之後!四點半!送走小朋友,五點半!吃晚餐,到六點!吃飽飯的人,已帶著晚會舞台的器材;先行!前往!村裡,社區活動中心前的小廣場、做晚會!舞台的場地佈置。

呂賢!兩個肩膀上各扛著一支聚光燈的燈架,徐文!兩手!各提著 一個擴音的音箱,有人!手裡抱著旋轉燈;有人!拿錄音機,有的拿舞台布幕 ....,一群人浩浩蕩蕩從"坪頂國小"出發,順著夜幕低垂的山路、走上坪頂村莊的小廣場。阿俊!到了小廣場後、選擇了,那棟小小的"社區活動中心"前,石棉瓦搭的拱形棚架下、做為聯歡晚會的舞台;而!所有人!也開始忙碌了起來。架燈光的架燈光,拉舞台布幕的拉舞台布幕,村裡!有些!吃飽了飯的小朋友;也跑到小廣場來!看大哥哥、大姊姊們搭晚會舞台,大家!忙碌中也都帶著一種,晚會即將開始的興奮。『小朋友!晚會七點,準時開始哦。你們要回去叫、你們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一起來看哦~』阿俊!邊忙著拉電線,還不忘!提醒身邊的小朋友。而!平常!原本!就難得有什熱鬧、娛樂,住在這偏遠山區,坪頂村的小朋友;面對!今晚!"社會服務隊"帶的晚會、也都興奮的回答『有啊~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他們待會都會來啦~』。

『喂~喂~喂~麥克風!試驗~各位!坪頂村的鄉親!大家好。ㄝ~我們是東海大學的社會服務隊,今晚七點。我們將在"社區活動中心"這裡,將舉辦一場村民聯歡晚會,歡迎!大家!七點準時來參加~謝謝~』音響電線接好後,阿俊!用擴音器向村民廣播、做晚會宣傳;此時!舞台燈光都已架好,布幕也已拉好,旋轉燈!旋轉著試燈,天色暗下來後,頓時!整個坪頂村、小廣場的晚會,彷彿!節慶的氣氛都來了。『小渝姊姊~妳等一下!有要上台跳舞嗎?!妳跟誰跳。跟程泉大哥嗎!!嘻~你們是不是"一對"的~』小朋友!帶著興奮的心情,在舞台測試的燈光中、童言無忌的,繞在小渝!身邊!問東問西;小渝!笑著回答『嗯~我待會!當然要上台跳舞啊~。你們好厲害!竟然!知道~我要跟程泉大哥跳~』、只是!小渝!畢竟、還是!避開了小朋友問的、比較敏感的"是不是一對"的問題。

晚上將近七點,舞台旁的音箱、播放著"旋轉木馬"的音樂,而!村民!扶老攜幼、也紛紛來到小廣場,準備!欣賞,這群大學生!在暑假,為小村莊帶來的表演。小廣場!人影雜錯,可能!是偏遠山區的村莊,平常!晚上就沒什麼娛樂;所以!大概!全村的人都來了,老老少少!幾百人!或坐在燈光明亮的台前、或是!遠遠的、站在陰暗角落處,把小廣場塞的滿滿。『啊~各為坪頂村的鄉親~大家好。現在!時間!七點整。我們"東海大學社會服務隊",今晚!為大家帶來的聯歡晚會,晚會正式開始。首先!我們為大家帶來的節目是~開場舞"西班牙旋風",請大家掌聲鼓勵~』聯歡晚會!第一階段的主持人,忠義!台風穩建的介紹節目;接著!與忠義、搭檔主持的新隊員"婷婷"、有點生澀的、也覆述了一次節目『~讓我們歡迎"西班牙旋風"~』。主持人的語音才落,徐文!把燈光熄滅,而當!舞台燈光再打亮時,跳"西班牙旋風"的男女隊員,已都站到布幕前;接著!音樂聲響起,在村民的掌聲中,聯歡晚會的節目也正式開始,一個節目!又一個節目,一場舞!又一場劇!進行的熱熱鬧鬧。

『喂~呂賢!你是不是!戴著墨鏡上台,看不見路啊。剛剛!跳舞,你好幾個地方都跳錯,笑死人了~』第一個節目結束,跳舞的隊員!剛從布幕後的門,進入"社區活動中心"室內,才退到後台,小婉兒!便搥著呂賢的肩膀罵。而!呂賢!摘下墨鏡後、臉上一付茫然,卻還是,一付嘻皮笑臉的回嘴『~唉呦!那有辦法,我一上台就太緊張了。只看見!兩盞聚光燈那麼亮,照在臉上,我就分不清東西南北了~嗚!嗚~嗚!我真的變成!石磊隊的害群之馬~。請大家!原諒我!』。事實上!走上舞台後,面對!這坪頂村、男女老幼!上百村民的圍觀,心情!會緊張的!也不止是呂賢。尤其!第一次出隊的新隊員,原本!那些在出隊前,就已練的滾瓜爛熟的舞或劇;往往!一旦!上了舞台、面對!台前那兩盞聚光燈投射,眼前!看見的!黑黑的只是人影、而腦海呈現的卻常是一片空白。

聯歡晚會!第二段的主持人,小渝!和程泉!上場了。之前!程泉!在學校!社服隊的晚會中,雖然!也曾上台,跳過舞,演過劇;不過!在坪頂村的聯歡晚會,這是程泉!第一次上台當主持人,忐忑的心情,當然!也更格外的緊張。『ㄟ~接下來!我們要演出的節目是~ㄟ~~』程泉!一上台!只覺的雙腿在發抖,再加上!台前的兩盞聚光燈、直射過來,更覺!眼前一片白花花、茫茫然;至於!他和小渝,套了一個下午的台詞,此時!更是一個字也想不起來。程泉!覺得!兩頰發熱,自己的額頭正在冒汗,只得!趕忙的從褲子的口袋裡,掏出那張!之前就抄好、備用的紙條;然後!他就照著紙條上一字一句的唸。『好~各位鄉親!都有手錶吧。那你們的手錶、是在那裡買的,壞掉的時候!又拿到那裡修理呢。接下來的節目~大家!就請看!我們的~"台灣鐘錶公司"~掌聲鼓勵~』所幸!小渝的台風還算穩健;即時!補救了程泉的慌亂,聯歡晚會!也總算!還能讓繼續下去。

『程泉!你剛才表現的不錯哦~我給你打八十分。下次!上台~如果!能夠不要拿著紙條看稿,那就更好了~加油!』才剛退到後台,小渝!就給程泉!精神的鼓舞。此時!程泉!擦著額頭的汗,一顆心還惴惴不安的跳著,聽了!小渝鼓勵的言語後;程泉!原本!心虛的心,才總算!又恢復一點自信、不禁!更感謝小渝的寬容與善解人意。其實!社會服務隊!只是一個學生社團,在舞台的演出!當然!談不上專業、盡善盡美;而!新隊員上台!"大姑娘上花轎"第一次更難免會出錯。幸好!晚會的節目,大家!在學校都已演練過無數次,所以!即使!出了錯、也能即時修正,不致錯的太離譜;而!台下的觀眾!也未必會發覺,演出的人!因錯!而暫時的慌亂,且!在大家!彼此的鼓勵下、這場的聯歡晚會!也可說是熱鬧而成功。

3、青春大夢初醒

時間!已將近九點,聯歡晚會也到了最後一個節目,只見!男隊員打著領帶,女隊員穿著長裙;一男一女!彷彿!紳士、淑女般的相約,跳著"約會"的謝幕舞。『ㄚ~各位鄉親!今晚~我們聯歡晚會的節目,到此告一段落。明天晚上!同樣七點,我們將同樣在這裡,辦一場土風舞晚會。歡迎各位鄉親,能熱烈參與!與我們同樂~謝謝大家。明晚再見~』聯歡晚會即將結束,阿俊!拿著麥克風廣播、宣傳明晚的活動;而!小廣場!熱鬧的人群,也隨著晚會的結束,逐漸散去。1999年七月,程泉!睡在谷關!路邊悶熱的車內,夢著!;大二那個暑假,在夜晚的坪頂村!整個小廣場,又只剩下"社會服務隊"的隊員,收拾著舞台散場後的道具,拆著燈光與布幕。『哦~剛才上台好緊張哦~我覺得!現在!都快虛脫了耶~』小婉兒!邊收拾著布幕,邊說著;此時!大家!也都心有戚戚焉。不過!卻另有一種,參與晚會上台演出的興奮感,正在大家的心裡,共鳴迴蕩著。畢竟!大家!經歷了一個學期辛苦的籌備,才能!有今晚!成功的演出;這就像是!大家心中一個共同夢想,落實與實現。也因!大家盡力參與了、這場晚會的演出,經歷了同樣的心情,收拾了!舞台的燈光、道具後;彷彿!在回坪頂國小的路上,石磊隊!隊員間的感情,也更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耶~村民聯歡晚會成功~今晚!來蠻多人的耶。阿俊!宵夜~要加菜啦,慶功啦~』離開了小廣場!走在下山,漆黑的山路上,呂賢!一路嚷嚷;而!阿俊!剛辦完聯歡晚會,一路上!心情似乎!也很好,高聲的回應、說『好啦!好啦~加菜。大婉兒!今晚的宵夜,把"救國團"補助的牛肉罐頭,開兩罐下去煮麵~慶功~』。『ㄟ!我們來唱歌好不好~』返回坪頂國小的山路上,幾乎!一片漆黑,忠義!走著!走著,突然!就提議要唱歌;接著!自己!就開口唱起了「一根蠟燭」。這是大家在學校常唱的,救國團"魯拉拉"的歌;所以!大家也都能朗朗上口。1999年七月,程泉!睡在谷關!路邊悶熱的車內,夢裡!耳邊似乎!又聽見了,那首歌「我們只是一根根蠟燭,要緊的是點燃出來的光;個人的生命只是宇宙間的小點。是他點燃出來的光芒,只要自己發亮,不愁這世界沒有光。每一瞬間真實都是永恆的─啊!朋友!更需要你永恆的光芒....~」。

忠義!聯歡晚會後,在走回坪頂國小漆黑的山路上,開口唱了一句歌後,隨之!大家!也都跟著他唱起了歌;下山的一路上!大家!又是唱歌、又是說笑。可能!山區地處偏遠,所以!一路上始終漆黑!沒有路燈,直走到村外!下山路!轉彎的岔路口才看見一盞路燈、而整個山野!漆黑的天地間,似乎!也就只有這盞昏黃的路燈、靜靜佇立。

『咦~這是不是金龜子啊~怎麼這麼大隻,還掉的滿地都是耶。啊~還是活的耶,還在爬~』當大家!抱著布幕,扛著燈架,經過路燈下時;小婉兒!拾起了馬路上的一隻甲虫、嚷嚷。而呂賢!聽了!也彎下身,拾起了一隻甲虫在昏黃的路燈下研究;此時!大家!仰頭望更發現,大概!滿山會飛虫,因向光性的緣故,都聚集在路燈下,盤旋飛舞在暈黃的燈光中。『哇~真是飛蛾撲火~屍骸遍野~』阿俊!仰頭嘆著,由於!石磊隊!上次到坪頂出隊、是寒假。所以!阿俊!也並未看過,這路燈下,滿山飛虫掉落的場面;此時!也不禁驚訝。暈黃的路燈下,眼看柏油路上,到處爬的、振翅想飛的,被車輪壓死的、都是幾乎!半個拳頭,那麼大隻的甲虫。貢丸!也拾起了一隻,看了看,然後!說『啊~這不是金龜子啦。這個是母的獨角仙啦~』。1999年七月,程泉!睡在谷關!路邊悶熱的車內,路邊暈黃的路燈下、似乎!也滿是山上的小虫飛舞;夢裡的場景,與現實世界總有點類似、然而!卻又不是,猶如!水中的倒影!看是自己,其實!卻只是!摸勿到的虛幻。

『咦~這是獨角仙?!那怎麼沒有角呢?!』小渝!從地上拾起了一隻甲虫,也在暈黃的路燈下、研究著。程泉!聽了,望著!小渝在路燈下的背影;正想走到!小渝身邊。此時!有隻大甲虫,卻飛撲到程泉的臉上,銳利的爪子、更抓的程泉的臉好痛...。『唉呦~』程泉!在坪頂下山的路上,被臉上的甲虫的爪子,抓的痛的叫了一聲;還走不到小渝身邊,頓時!卻從夢裡醒來,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正睡在悶熱的車裡,而!時間!已是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仲夏夜!人正在谷關。

程泉!朦朧的從夢裡醒來,看了看手裡,剛剛!夢裡抓痛了自己的臉的東西;原來!是一隻黑色的,長著長角的獨角仙甲虫。這十年前!程泉!在坪頂村!下山的山路,一直!想要抓一隻給小渝,而!在路燈下!滿地的甲虫中、遍尋不著的;沒想到!十年後!它卻自己飛到了程泉的臉上。只是!當程泉!十年後、終於找到了獨角仙,然而!此時的小渝、卻早已經不在他身邊,也不在坪頂村的坪頂國小。『唉~我怎麼又夢到!與小渝,與"社會服務隊"在坪頂出隊的事。那都已經十年前的事了~』程泉!躺在車裡,矇矓的點了一根煙;把那隻獨腳仙,就放在身邊的椅座上,任它在車內到處爬。在一片煙霧迷漫的車內,程泉!只是矇矓的想著,這個仲夏夜,自己來到谷關以後,輾轉反側!做的許多夢。年輕燦爛的往事!誰不希望它永遠,彷彿!短暫過往雲煙的故事!即使!也歷歷依然在夢中,只是!誰知!十年後的程泉、如今卻是孓然一身;當初的朋友、夥伴都已不在,而!所謂的夢想!點燃出的生命火花、光茫如今更早已四散。

「~當年的石磊隊!大家一起在坪頂村,出隊的夥伴、現在!不知道!都過得如何?!男的!現在!應該都成家立業、事業有成;而!女的!也應該都結婚生子、當媽媽了吧~」程泉!躺在車內的煙霧迷漫中想著;當初的社會服務隊、石磊隊,其實!早在十年前、就散了。自從學校畢業!各奔前程,大家!都是各忙各的,各走各的路,男生在社會上、為了養家活口而奔波;至於!女生!嫁為人妻後,當然!更不好再與其有連絡,而!程泉!如今!也只是!懷念,年輕時!大家一 起在坪頂村,出隊的情景..

4、一天工作會報與跑隔日流程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本期石磊隊活動組十分創新,晚會節目看重道具服裝方面;如跳"西班牙旋風"時、以墨鏡等新潮打扮出現在觀眾面前、讓人耳目一新。但!也因戴墨鏡之故、使得!舞台上的夥伴、像"瞎子摸象"!動作五花八門,各有千秋。又如跳"約會",女夥伴均著長裙,男夥伴則打打領帶;這除了!展現淑女與紳士的風範外,更吸引了大批"兔子"前往觀賞,捧場。大家都覺得"東海大學"的女生太動人了,尤其!是那雙像蘿蔔的小腿;由於!天天爬山,每個女生都有一雙"好結實"的腿哦!(註:俗稱就是~"蘿蔔腿"啦~哈)。~呂賢~ 」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一個人一輩子只要戀愛一次就夠了,而我卻多了四次;而且越來越醉,你問我值得嗎?!我只想再好好愛他一次~"石磊隊"。當付出得到收獲時,是最快樂的時候;勇於踏出第一步,是自我成長的重要因素,小小的犧牲將會帶來給你更大的快樂。~貢丸~」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 好喜歡大家哦!千真萬確、否則!願遭天打雷劈;每位夥伴的彼此關懷、彼此照應、在別的地方可能也再找不到。雖然!第二次出隊,卻仍有一份興奮與喜悅,好愛!珍惜這裡的一切。尤其!當小朋友、懷著無限期盼問道"小婉兒姊姊、妳明年都會再來嗎?!我真不忍心給他們否定的答案、但卻又無法給他們肯定的答覆"。於是!我也只能告訴他們,"等蘿蔔"成熟時,也許!你們就可以再看見"蘿蔔姊姊"了哦~。~小婉~ 」

石磊隊!在坪頂出隊,第一天!村民聯歡晚會結束,大家!回到坪頂國小後,時間!大約是!晚上九點半;把舞台的燈光器材,在會議室!歸位後,阿俊!便吩咐!生活組去煮宵夜。可以說!石磊隊!出隊第一天,對外的工作到此!都已結束,大家!雖然!都累翻了;不過!想睡覺、休息!那卻還早的很。除了煮宵夜的生活組外,其他人!大概!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或上廁所、或留言;之後!大家!又是集合在教室,明亮的日光燈下。一個個睡眼惺忪,排排坐的!在會議桌邊,準備!開這一天的工作檢討會報;還有!值星官!跑明天一整天的活動流程。

『喂~眾將官ㄚ~大家!趕快把工作表,還有活動流程拿出來。咱們!趕快把、今天的活動晚報、開一開!然後去上床、睡覺囉~』阿俊!坐在課桌椅拼成的會議桌,主席的位置,喊著;而!其他人!也陸續就坐,開始了一天工作會報。『好~今天的值星官,開始!做今天的活動檢討~。不必一個活動一個活動啦,就!早上、下午、晚上!分三個時段檢討就好了~』阿俊!拍板,然後!值星官,也開始了今天的活動檢討。大致上!大家!提出來的檢討的,大多是!個人在活動中、或與小朋友!相處上,所遇到的困難與問題;然後!再由大家,提供意改善的意見、與建議,至於!如何解決問題與協助,最後!則是由,阿俊!拍板定案。大夥!累了一天!都已疲倦,在辦活動之時、跑來跑去的精神亢奮,加上腎上腺分泌、倒還不覺的睏;只不過! 當大家!一在教室、明晃晃的燈光下、安靜的坐下後,瞌睡虫!也立刻就爬了上來,讓每個人!不由自主的就是昏昏欲睡、兩眼濛濛。

『喂~阿俊!今天的活動,檢討完了啦。開始!跑明天的活動流程了啦~』晚報!開到十點多,貢丸!看著阿俊!已兩眼微闔,且茫茫然的失神;似乎!人陷入半昏迷狀態,急忙的推了阿俊一把提醒他,該叫!明天的值星官跑、明天的活動流程。『ㄚ~晚報!結束囉。要散會了嗎?!』阿俊!才剛會"周公",猛然!被貢丸推醒,一時間!似乎!還分不清楚狀況;引來!大夥的一陣笑。『哈~哈~哈~!』呂賢!一臉睡眼矇矓的,笑的最大聲;不過!笑了幾聲後,只見呂賢!才轉身問忠義『~ㄟ忠義!大家是在笑什麼?!』。『哦~宵夜煮好囉~要放那。阿俊!你們要現在!吃,還是!待會、開完晚報再吃??!』正當大家!還莫名奇妙笑著,"生活媽媽"大婉兒,和小婉兒;兩個人!已抬著一鍋熱騰騰的麵條,走進教室,而!聞到了那鍋麵條的香味,也總算讓教室裡,大家痿靡的精神,再度為之一振。

『阿俊!我們現在!先吃宵夜啦。不然!麵條泡久了,爛了就不好吃了~』呂賢!一見那鍋麵條,急的舉手發言,建議阿俊。阿俊!想了想、回答『呂賢!你就知道想吃。不過!這建議很好。好吧~兩個人!下去乘麵條。然後!不要浪費時間,我們邊吃宵夜、邊跑明天的活動流程~』。每個人面前都是一碗麵,而!疲倦的晚報,在有了生活組、香噴噴的麵條加持後,會議室裡!果然!大家!又生龍活虎了起來。『耶~真的!有牛肉的香味耶。我要多喝一碗湯~』忠義!吃著麵,喝著熱湯、一臉!露出滿意的笑容;畢竟!大家來到坪頂以後,就不知道!什麼是肉的味道了。即使!在麵湯裡,只是!一些"救國團"補助的,軍用罐頭的肉屑;不過!這對!大家這群、恍若在"人民公社"裡,常保飢餓狀態的人來說,也算是,久旱逢甘霖了。

『好啦~宵夜吃過了。把嘴角擦一擦~大家趕快,再專心!繼續、跑明天的活動流程~。然後!大家!就可以~!上床、睡覺囉~』生活組!收拾了,宵夜的碗筷後,原本像一條虫的阿俊,在吃過宵夜後;果然!阿俊!又變成了一條龍,坐在會議桌的主席位置,喊著!精神百倍。只不過!宵夜!帶來的希望,畢竟!還是抵不住,夜深的瞌睡虫;晚上!十一點多,會議室裡!只見!阿俊!又已半闔上眼、猛點頭。而!明天的值星官!忠義,在白花花的日光燈下,只見他翻著、眼前一堆的資料書與活動流程表;彷彿!喃喃自語唸著,有時!活動內容一跳兩三行,似乎!已顯得!有點神智不清,就算!流程!已跑的、"牛頭不對馬嘴"!自己也沒發覺。『喂~忠義!振作點~你撐的過去的。』呂賢!冒著一臉的油,兩眼茫然的、推了推忠義;真可謂!患難見真情。是的!"社會服務隊",在坪頂的出隊,明天一大早,活動還要繼續,挑戰!也才剛開始;而石磊隊!是一體的,總得靠彼此的扶持,互相打氣、勉勵,活動才能繼續下去...。

※石磊隊寢室留影:1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