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二章88暑社服石磊隊坪頂社區大掃除環境美化

「~去到居民那裡,生活在他們之中;向他們學習、與他們一起工作。與他們共同計劃,根據他們現有的東西去發展,學習與實習並重。

從工作學習,不是展示工作;是要樹立工作上的楷模。不是零亂索碎,而是有系統的;不是服務救濟人,而是助人自助。 」

「1988年7月 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一群很活潑的年輕人來到坪頂,但!我希望大家不要用"服務者"的態度自居、去對待居民。不要讓居民覺得自己被服務,我希望!這裡的大人能把我當小朋友,而小朋友把我們當大哥哥、大姊姊,因為!我們能影響他們的,大多是精神而非物質。精神!不只是一個寒假或暑假的影響,它可能有更長久、深遠的影響,例如:也許!有小孩、將以大哥哥、大姊姊為學習對象,立志求學,期望自己將來對社會有貢獻,所以!我們也不只是,帶著他們玩玩遊戲而已。民國初年,晏陽初博士、為鄉村改造奮鬥六十年。我們且回溯,當時!農村的社會背景,與發展的困難與限制,而晏博士!依然、一生獻身於社區服務工作,並為後繼者開拓希望。他寫下以上的這這首詩,而我!也以此與大家共勉。~領隊老師─振哥留言~」

1、家訪組坪頂社區大掃除環境美化

1988年七月暑假,社服石磊隊!雲林坪頂、出隊第二天。小朋友!一大早!在七點半的朝陽下,來到學校後,升完旗;阿俊!第一件要大家做的事、就是檢查、小朋友!有沒有剪指甲、帶手帕、衛生紙,因為!「生活衛生的教育」的落實,這也是舉辦「國小兒童生活營」的目地之一。晨操、活動組!今早!安排的是、帶小朋友在藍球場走「音樂行列式」;之後!就開始了「兒童生活營」上午的活動,自然營班的小朋友是用竹筒,做"竹筒飯",而!育樂營班的小朋友,則是做"竹蜻蜓"的童玩。 上午!在「兒童生活營」進行的同時,阿俊!同樣!又派了兩組人,到村裡去做家訪。主要的目地,則是要宣導今天下午,石磊隊!將做的社區大掃除;屆時!也希望、坪頂村的大家、都能熱烈參與、一起來美化社區的環境。

「理想與現實之間、總有差距,何況!每個人對工作、與事情的認知也不同。所以!社會服務隊!也不能將自己辦的活動、強加於人。所有的活動、主要!還是塑造一個環境、氣氛!讓社區願意參與的人、自動願意來參與~」這是!社服隊!在出隊之初,大家!就有的心理建設、與共同的認知。坪頂國小操場周圍,蟬聲在樹上環繞著,這天!依然陽光普照,小朋友!回家吃過午餐,下午!一點半,又回到學校。而!這天下午,石磊隊!出隊第二天的活動,主要!是家訪組安排的「社區大掃除」;然後!藉著!大掃除與居民接觸的機會,順便做家訪,以增進對坪頂村民、與社會服務隊的互相了解。阿俊!早上!即已,帶著忠義、呂賢、徐文、大明!四組組長,到坪頂村,勘察過環境、並分配所負責的打掃區段。所以!下午!小朋友!一到校,大家!便又是竹掃帚、又是畚箕的、從教室裡!搬出來;所有人!也都在操場集合,準備!做一場社區的大掃除。

『ㄚ~各小隊負責的人、給我聽清楚啦。你們!如果!沒有把負責的區域打掃完畢。今晚!就不要回來吃飯,給我!在外面過夜,沿路行乞。好啦~石磊隊!出發~』阿俊!站在操場的陽光下,尖聲!開玩笑的喊著;指揮這群拿著竹掃帚、畚箕、鏟子,由四十幾個小朋友,與二十幾個石磊隊員,所組成的隊伍,出發!前往坪頂村打掃社區環境。一行大約六、七十個人,離開學校,委迤在山路;小朋友!蹦蹦跳跳的,一路繞著!這些大哥哥、大姊姊說笑,即使!是勞動服務、感覺卻彷彿!要去旅行、遠足。『ㄚ!你們看~有牛耶,活的耶。而且!還有兩隻~』小婉兒!在山路上,彷彿!發現了什麼珍奇異獸似的,突然!大喊;而!大家!朝著,小婉兒!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山谷下的農田,看見!正有一隻母牛、帶著一隻小牛在吃草。『小婉兒姊姊~妳沒有看過牛嗎?!』小朋友!好奇的問;小婉兒!還沒回答,倒是!呂賢!先答了『小婉兒姊姊~是"城市文盲",她只吃過牛肉,沒看過牛走路~哈!哈~』。

事實上!石磊隊裡,對這鄉村景物、充滿好奇的"城市文盲",可不只!小婉兒,有的女生!甚至!連台語都不會講;一來到!這山上偏遠地區的農村,其!語言無法溝通的程度,更有如到了外國,即使!不是"城市文盲",也變"語言文盲",只能與村民"比手劃腳"的溝通。「為著心愛伊一人」「舊情綿綿」「浪子的心情」「港都夜雨」「舞女」,由於!為了增進石磊隊中,"台語文盲"的溝通能力;所以!到了坪頂村後,阿俊!也把原本!大家在學校唱的校園民歌,都改成了唱台語流行歌。此後!男隊員,夜夜都能聽見,有女隊員拼命唱著『啊~啊~誰人會凍了解、做舞女的悲哀。暗暗流著眼屎,也是就愛假甲笑嗨嗨~甲伊同做眠夢~』。『ㄟ~你們看!這裡的鴨子、好大隻哦。脖子!還那麼長~』當!一行人!進入村莊,小婉兒!看見!一處人家用籬笆圍起來、養的家禽,又出驚人之語的叫著;不過!所幸,即時!被阿俊!發現,並制止、小婉兒!在繼續糊塗下去。『喂~那是鵝啦~不是!鴨子。小婉兒!聽命,如果!妳看到陌生的東西,先小聲的問別人。不要!一下子!就大聲喊出來,給本隊!在村裡!製造笑話~』只聽!阿俊、訓著小婉兒;不過!小婉兒!倒也不糊塗的、又提出了反駁,對阿俊說『阿俊~你別騙我了。鵝是白色的,如果!那些鴨子是鵝,那牠們怎麼不是白色的~』。

『哦~呂賢!我把小婉兒~交給你,嚴加看管。不要!讓小婉兒隨便說話,以免!本隊!在坪頂村永遠!留下笑柄,無法抹去的污點~』阿俊!面對小婉兒的城市文盲,算是!敗給她了,只是!要呂賢幫忙看著;而呂賢!也樂的一口答應、說『是~報告~阿俊隊長!~我會看好小婉兒的~』。只不過!呂賢的話剛落,只見!小婉兒,停下腳步,才轉身!斜視的瞪了呂賢一眼;呂賢!卻臉露靦腆,馬上又改口說『ㄚ~我是說~如果!如果!小婉兒,鬧出什麼笑話。那就處罰我、好了~』。午后的陽光,穿過路邊的樹,斑駁的灑落地上,而!各小隊!在到達坪頂村,自己所負責打掃的區域後;或是!打掃巷道,或是打掃榕樹下的路口,或是鏟除牆邊、馬路上的雜草,一群大朋友!帶著小朋友,也開始了!一下午的勞動服務。

「理想與現實間,果然!是有段差距的!」當初!"社區大掃除",在學校籌備時!原本的構想、大家!以為是會有村民主動參與的。不過!中國人自古來,皆有「個人自掃門前雪」的習性,所以!到頭來,事實上!也並沒有半個村民,主動參與社區大掃除。這也不能強求什麼,也許!對當地的村民來說,石磊隊!這群穿著淺綠色制服的年輕人,到坪頂村,也只是!一群大學生,到山上來玩而已。畢竟!石磊隊!並不是在這裡長住的居民,彼此!只是短暫的相處、也不是很了解;所以!這群大學生、與這裡的居民,似乎!還是!有一道鴻溝無法跨越。令人欣慰的是,大家看、小朋友!都掃地!掃的很認真,而!村裡的婦女,看見了!大家!掃地,掃到了他們家門口,偶而!也會拿著掃把、出來幫個忙。『哦~多謝你們哦!這麼勤勞。放假!擱走來這、替大家!掃土地~』有的村民!會遞茶水給大家喝;有的、則還拿了家裡、田裡種的菜,要送給石磊隊晚上加菜。只是!面對!村民善意的饋贈,阿俊!昨晚,早有先見之明的,給了大家,這句標準說詞『阿伯!謝謝啦~不過!阮不可以、拿你們的東西。這是上面規定的~』。一下午的社區大掃除,日已西斜,大朋友,小朋友!都已一身黏膩的汗;滿地成堆的落葉!裝入大垃圾袋裡,在日漸西沉中,大家!也開始收拾起最後的殘局,托著竹掃帚、帶著畚箕、準備回學校。

『啊~火雞耶!這次~我沒說錯了吧~』小婉兒!黃昏之中,似乎!又發現了,令她感到興奮的動物;這次!小婉兒,總算說對了,不過!"城市文盲"的她,這次卻做錯了。只見!小婉兒,拿著竹掃把,一路向火雞走去,卻不知!火雞是地域性極強,極兇悍的家禽;不待!小婉兒!走近,只見!那群火雞,已鼓起了全身羽毛,兩個翅膀垂到地上,且伸長了脖子、發出『咕嚕~咕嚕~』向是!破口大罵的聲音。小婉兒!怔了一下,還來不及回神,電光石火間,只見!一隻大火雞!已鼓著翅膀、跳了起來;說時遲,那時快,整隻大火雞!已從天而降,往小婉兒的頭上撲,伸著銳利的爪子,給了她一招烏雲罩頂。『啊~呂賢~救命啊~』小婉兒!嚇的花容失色,邊拿著竹掃帚胡亂的揮舞,邊喊著呂賢;而!呂賢!見小婉兒,被火雞欺負了,立刻!飛也似的,三步跨做兩步、才大喝一聲『死火雞~走開~』,手裡的掃帚就是一記橫掃千軍,把火雞!從小婉兒的頭上、揮了下來。

『小婉兒~妳沒怎樣吧~吃一次虧,學一次乖了吧。哈!哈~還好火雞!沒在頭上大便~』呂賢!才扮演完,英雄救美的角色,嘴裡!立刻又是一付、事不關己的打哈哈;不過!剛剛!小婉兒!有難,呂賢!情急之狀,小婉兒!心裡應該也是明白的,所以!她也不跟呂賢記較了。『好痛哦~流血了耶~』小婉兒!驚魂方定!看著手臂上,被火雞爪子,抓傷的痕跡;幾個女隊員,也過來關心,果然!小婉兒!手臂上有些血絲。黃昏中,下山!在回學校的沿途,幾個女隊員,始終護衛在小婉兒身邊,關照著她。而!呂賢!走在人群後面,跟程泉!走在一起,不過!一路上;呂賢!說笑歸說笑卻總有點心不在焉,似乎!兩隻眼睛,更不時!往小婉兒,夕陽下的背影飄去。「一種關懷,梗在心底,卻不知如何表示吧~」呂賢!成天嘻皮笑臉,一張嘴能說善道、胡言亂語,可惜!卻膽怯的講不出真心話。而這!也許!就如同!程泉!在夕陽下、不自覺的!兩眼也總會注視著,被小朋友!繞著的小渝的身影;只是!程泉!卻也只是!望眼欲穿的望著、那個夢想而已....

「1988年7月 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家訪!對於我這個不會說台語的人來說,曾經是極困難的;曾經!我對她排斥、懷疑過、茫然過,但或許!居民幫我成長了,我想!我已慢慢喜歡上她。從沒有過如此的感覺,十期時!很害怕做家訪;然而!這期做家訪卻給我、很溫馨的感覺。因為!他們不再有防衛心理,就像!隔壁的鄰居一樣親切,而我!也不再,對自己感到懷疑...。~小婉留言~」

「1988年7月 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徵友:很猛!很猛的。來到坪頂後,突然!發現有很多漂亮的女人,尤其!隊上的女生;可惜!未能事先預知。唉!唉!唉~只好昭告天下,徵求女友一名;免經驗、供吃住、口才佳,容貌耐看可,有幽默感、笑容可掬,體重不得讓朕抱不起來。妳有愛心嗎?!妳要照顧小動物嗎?!妳想要一個未滿二十歲的男性嗎?!你還算是人嗎~?!?即日起,受理報名,請勿錯過~。 ~詳情請洽!隊長─小俊俊!留言~。」

「 呂賢回應留言:阿俊,我要第一個報名,請你不要拒絕我。~」

2、「洗澡囉~」

1999年七月!夜已將盡,谷關!一輪明月在山崗將落,而!程泉!從夢中醒來,正躺在路邊的車內、抽著煙。一夜悶熱的輾轉難眠,一身臭汗黏膩,這種想立刻,沖個涼水澡的感覺,讓程泉!腦海自然而然的聯想到;大二暑假!他跟著"社會服務隊"、到坪頂出隊,忙了一天後,同樣的臭汗黏膩。「這個時候!要是可以、立刻沖個涼水澡、該有多好~」程泉!躺在車內想著,就像!"社會服務隊"!出隊的第二天,到坪頂村做完「社區大掃除」後;一回到坪頂國小,大夥!便拿著臉盆、毛巾,往"廁所"裡衝去。程泉!躺在谷關悶熱的車內,想著當時!在坪頂出隊的情景,不禁!又嘴角微揚的莞爾;由於!坪頂國小並沒有浴室,所以!男隊員洗澡的地點,都是在教室最前端的廁所。坪頂國小的廁所只有一棟,男女共用,一邊是男生的尿池!毫無遮掩,一邊!則是有門的隔間廁所;而!男隊員洗澡就在廁所中間,通風、透光皆良好的走道,一桶水,邊洗澡,還可以!邊洗廁所走道的地板,也算是!一舉兩得。

天黑後,一般來說,石磊隊!在坪頂出隊,並沒有!硬性規定洗澡的時間。只不過!男隊員!洗澡時,必須找個人,在廁所入口處,那片圍牆擋住的面、把風;以免!有女隊員!誤闖進來上廁所,而!佔了便宜。至於!石磊隊的女生,這群二十歲上下的大學女生,荳蔻年華的大姑娘,洗澡的地方,當然!不能像男生一樣在光天化日之下,脫得一絲不掛。畢竟!東海大學的男生,自從考上大學,上成功嶺暑訓後,就是一直都洗團體澡的,即使!學校男生宿舍的浴室、也是如此!都沒隔間;所以!一兩年!洗下來,大家!也都習慣成自然的、當眾裸露。『為什麼不找個有門的地方、洗澡~』如果!你對東海大學的男學生,提出這奇怪的問題;也許!他們!還會摸不著頭的、反問你、說『洗澡!有門關著、那是什麼感覺,一個人洗澡、這不會怪怪的嗎?!』。

不過!據說!東海大學女生宿舍的浴室,不但!有隔間、而且!還有門遮掩的;所以!石磊隊的這群大姑娘,即使!出隊後,洗澡!還是很注重隱私權。而!黑夜、伸手不見五指的腳落,就是對個人隱私、最好的遮掩。所以!石磊隊!女生洗澡的時間,大多!是在開完!一天工作會報結束後;幾個女生成群結隊,在廚房裡,用塑膠布和屏風圍成的浴室,一個女生在裡面洗澡,然後!幾個女生、輪流在外面保護著,請男生止步,以免!春光外洩。(註:對此!女生洗澡的問題,由於!事涉風化問題,宜自己想像,本人!在此!不宜!描述太露骨。)『耶~洗澡囉~』一天!工作結束的黃昏,日剛落時刻,其實!並不太有女生洗澡;此時!洗澡的大多是男生,一次好幾個,一起到廁所裡、去玩互相潑水的遊戲,與曝露。

『喂~你們幾個臭男生洗澡,要不要!燒熱水啊。』生活媽媽!大婉兒,傍晚!廚房裡!忙進忙出的,煮飯、做菜,當!看見了幾個男生,拿著臉盆準備洗澡;大婉兒!!衝出了廚房,手裡!還拿著炒菜的鍋鏟、揮舞著問大家,看她!圍著圍裙、髮鬢亂垂的那個樣子,果真!還真像是個,有一大群孩子的媽媽。

『生活媽媽~不用了。我們洗冷水就好了,洗冷水多涼快啊~對不對??徐文~』呂賢!穿著脫鞋,拿著臉盆、一派輕鬆的回應了,大婉兒的問話;而!大婉兒!遠遠的,也揮舞著手中炒菜的鍋鏟、回答『哦~那就好。不然!我是準備!叫你們,自己來昇火、燒熱水啦~』。燒洗澡水熱水的大鍋子,是擺在廚房外,底下是用揀來的磚頭、擺成的爐竈;而!用來燒熱水的乾木柴,則是大家!在山上揀來的,不過!會洗熱水澡的、大都只有女生。通常!想洗熱水澡,都是得拿著水桶、把大鍋子的熱水舀到水桶,然後!再上加冷水,挺麻煩的;所以!只適合女生,不適合男生。『~嚕啦啦、嚕啦啦,嚕啦!嚕啦咧。嚕啦!嚕啦!嚕啦咧~』男生大多!像呂賢!這樣,在廁所的水龍頭,接了一臉盆的水後,就直接進去廁所裡面洗澡了。而!該如何!分辦,端臉盆!進去廁所的人,是洗澡!還是洗廁所;則!可由其,濺出廁所的水花、與廁所裡面、發出的聲音!做分辨。

『啊~徐文!不要~不要~救命啊~』廁所裡!水花四濺,甚至!飛到廁所外;而!呂賢!的聲音,更在廁所裡面!慘叫連連。『啊~忠義!不要~不要~不要~。饒了我吧~』聽呂賢的慘叫,不知道廁所裡面的人!只是在洗澡,還會以為廁所裡,發生了什麼事。『喂~廁所裡面的人。呂賢!你們再吵,我就要去叫女生、來看小鳥囉~』阿俊!路過!廁所旁,聽著!廁所裡面傳出的慘叫,幾乎!都要憾動整座山;而這!當隊長的!可不能不管,於是!只聽!阿俊!在廁所外,對著廁所、尖聲的喊『呂賢~你再像殺豬那樣叫。我就叫警察來,抓你們妨害風化~統統!抓去關起來~』。『哦~阿俊。徐文,和忠義!他們兩個,拿整桶水,從我的頭上!潑下來啦~嗚~嗚!兩個欺負我一個,不公平啦~』呂賢的聲音,在廁所裡喊著;即使!程泉!遠在操場另一邊,坐在花圃的牆邊、抽著煙,都能聽的清清楚楚。而!呂賢的話,才剛說完,接著!廁所就是傳來忠義聲音、喊著『哦~呂賢!你還敢說。是你先拿水,潑我和徐文的耶~』。

『~呂賢!真的很喜歡搞怪耶~連洗澡!他也不安份~』小渝!昏暮之中,背對著夕陽最後的餘光,站在程泉!身邊,輕顰淺笑的說,而!坪頂國小的天空彩霞滿天。由於!出隊第二天,晚上的活動,活動組安排的是「土風舞晚會」,所以!這天的傍晚,大家!並不須要,再忙著排演晚會節目;也毋須!再很早就到坪頂村裡去,佈置晚會的舞台,而!傍晚的氣氛!當然!也就隨之,變的較悠閒 ....。

「1988年7月 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生活媽媽敬告─"女夥伴洗澡時,切記!不要蹲下來,天黑後、更不要到處亂逛"。由於!本隊,女夥伴的浴室,乃在廚房一角,以塑膠布,屏風簡單圍成,下面有空隙沒有遮住。男夥伴!則以廁所走廊"日光浴"解決..。~大婉兒留言~」。

「1988年7月 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阿俊隊長說─"為了節省水源,所以!規定:星期一、三、五!文教組,活動組、家訪組洗澡。星期二、四、六!器材組,生活組!、隊本部洗澡",星期日!停水一天。但!我覺得應該,推行「團體洗澡運動」:星期一、三、五!男生團體洗。星期二、四、六!女生團體洗;然後!星期日~"男女不分一起洗"?!?。" ~呂賢!誠懇的建議~」。X X X

3、社會環境變遷、與人的失落惆悵

1999年七月,谷關!路邊車內的仲夏夜,一切!人、事、物都在不斷改變,程泉!能從暗夜裡,山崗上移動的月影,與山谷下的流水聲中感覺。當璀璨的青春時光、都已變成靜止在日記的字句;而!歡笑過後的營火場地,塵煙散去!留下的也只是空虛。程泉!知道!大學的校園,原本就是!一群二十歲上下的青年男女、尋找生命伴侶、與夢想的地方;而谷關、大度山、其實!也只是,候鳥從四面八方飛來的聚集地,只是!一群年輕人曾經在這裡,上演過各種、小兒女情懷的悲喜劇。夏天綿延的蟬聲,在樹木枯黃後,蟬翼翻落!熱鬧!就會在秋風中消翳,而當少年的黑髮變白髮、卻還在落葉中尋覓。程泉!追索!大二在社會服務隊、大三!在YMCA!燦爛的夏天,在谷關!路邊的車內,抽完了一根煙;程泉!又點了一根煙,一夜的夢,往事!歷歷在目,年輕的長夢醒了!只是!卻再無人可說起。生命的過程、原本!就是會讓人、充滿惆悵與空虛,而!面對!這社會環境十年的改變,朋友四散、戀人離去;程泉!在谷關!也終於!漸漸想明白,原來!這所謂"真實"、"現實"的世界,擁有過的、根本就是空幻、虛無,到頭來!還是要一個人、赤裸裸孤獨來、也孤獨的!赤裸裸的離開。

『咳~小渝!現在,她應該也已經生了小孩,當了媽媽了吧。就如同!娟娟一樣~。都是我!曾經所愛、渴望!終身相守的女人,最後!卻都變成別人的妻子~』程泉!抽著煙,在谷關夢醒後,獨自!感覺著!一種無盡的惆悵。事實上!據程泉!所知,他大學的社工系同學,大部份的女生、都已在大學畢業後;一兩年內就結婚,組織家庭、當妻子!當媽媽,進入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所以!大學時代的愛情、是很容易錯過的,而更可惜的是;大部分!學生時代的戀人,最後!都是決裂、與分手的收場,未能一起步入結婚禮堂紅毯那端。

『女孩子!也許!在學校,會愛上有才華的男孩子,但!她們畢業了,最後!卻都選擇嫁給,能讓他們衣食無缺的男人。唉~世事多變、能怎麼說~』程泉!自言自語的,在幽暗的車內,長長的吐出一道白色煙柱;隨之!程泉!卻又為自己剛剛講的話,覺得!自己對女人的看法、似乎!有失公允,因為!他想起了珊珊。「~與珊珊戀愛過~向她求過婚的那個男朋友,家裡是開工廠的,又是家裡的獨子。應該!是可以讓珊珊衣食無缺的,但!珊珊!最後、卻還不是不願跟他結婚,這又為什麼呢?~」程泉!在谷關!路邊的車內,想著自己從年輕到現在,對女孩子的心思,始終不明白的心情;而!谷關山上、遠方的人家!已傳來雞啼聲。『天!好像!快亮了~』聽到雞蹄聲,在幽暗的車內,程泉!看了看錶,時間!已是凌晨的四點多。「算算時間,YMCA!這一、兩天,應該!就會有人來"谷關福音中心",準備辦暑期兒童營隊了吧~ 」程泉!在谷關!路邊的車內,有種!對天亮的期待。因為!程泉!他希望,在他離開谷關之前,能再看看"谷關福音中心",今天!是否!會有YMCA的活動幹部;來到這裡!準備開始暑假的營隊,就如同!自己十年前,唸大三時的那個暑假時!那樣。

「志傑、周為、益堅、文華...他們都不會再來了。而!陳營長,和王營長呢!?他們!還在YMCA嗎?!~還是!今天就算!有YMCA的人、來"谷關福音中心";我也會全部都是陌生人,一個都不認識。這樣!也許更好、也沒人會認出我~」程泉!在谷關!等待黎明的車內,胡亂的想著;程泉!想著小渝、想著娟娟、想著珊珊...想著!在十年前,從自己的生命中經過的那幾個女子,而青山依舊在,只是!幾度夕陽紅後,自己竟一個都留不住。「珊珊~她比我小三歲,今年!也應該二十八歲了。不知道!她結婚了沒有,我和她!也好幾年、都沒再連絡了。覺得!蠻對不起她的~」程泉!想著自己和珊珊,最後一次的連絡,那是在四年前,1995年的梅雨季;而當時!程泉剛失業,整天!都窩在快發霉的屋子裡,昏睡著!不吃不喝的,沒錢!也沒知道,直到珊珊,打來電話!把他從蜷曲的夢中,喚醒。

可能是!程泉!自從踏入社會後,人生糟遇一連串的挫折,讓他充滿了自卑感;再加上一個失業男人,"男性自尊心"作祟。所以!那天,程泉!才剛剛,接起珊珊的電話,說沒幾句,只聽到珊珊、問說『程泉大哥~你最近好嗎?!?』;程泉!便對珊珊!大發雷霆的,發了一頓脾氣,咆哮著說『珊珊~我不是妳的病人,不需要!妳問東問西的。就算!有一天,我流落街頭當乞丐,那也是我的事,我不需要妳的關心~』。四年來,自此後,珊珊!未曾再,主動打電話給程泉;而程泉!也因,從此長期失業,更沒有勇氣再打電話給珊珊,就算!連說一聲道歉的話、都不敢。

「~我不該!對珊珊,說那樣的話的。畢竟!自從娟娟!在我踏入社會的第一年,跟別人結婚後,也唯有珊珊!一直陪伴著我,為我分擔憂傷。也為我!留住了、學生時代!最後燦爛的回憶~」程泉!在谷關,路邊的車內、落寞的抽著煙,也難怪!珊珊,會把程泉當病人關心;除了!珊珊!原本就是個護士外,事實上!程泉!也是真的有病的,大家!也都知道,只是程泉!自己不願承認。大家!看在眼裡都知道,自從娟娟!在那年年底,與別人結婚後,經過了這個打擊,程泉!從此!兩眼便呆滯、渙散,天天!茫茫然的顯得失神;精神更常恍惚,狀如行屍走肉,至今!仍無法康復。

『~營火虫啊~慢慢飄,微風輕輕吹;天上星星~瞇瞇笑,妹妹!不要睡~。So So So Mi ~Do Do Do,Ra Do La Do So;月亮姊姊!出來了,聽~我們唱歌~』程泉!又唱起了,十年前的暑假!在"谷關福音中心",帶YMCA兒童營隊時,在月亮下!草地上的崖邊,拿著吉他、與珊珊合唱過的歌;只是!程泉的歌聲,如今!卻已不再輕快,而是一種滄桑與哽咽,在谷關!路邊的幽暗的車內。程泉!猶記得!當時!珊珊,只有!十八歲,還在唸護專;而!程泉!二十一歲,正值!大三暑假。『程泉大哥~我當你的知音!好了~嘻~』珊珊!當時!笑的兩眼發亮的,在"谷關福音中心"露水微濕的崖邊,對程泉!這麼說;而今!卻早已世事變遷,谷關!更已人事全非。

4、愛情之果!嚐過一回,再嚐已索然無味

珊珊!從中台醫專畢業後,再與程泉!連絡上的那一年;那一年!正是,程泉!從海軍陸戰隊!當兵退伍後,踏入社會上,工作的第一年。同時!也是那一年,程泉!大學畢業的那個夏天,在 YMCA帶營隊活動的最後一個暑假、所認識的女朋友娟娟;娟娟!在程泉!當兵時!等了程泉兩年,最後!卻也是在程泉!踏入社會上,工作的第一年,在那年年底,卻嫁給了別人當妻子。『啊~讀大學、那有效。要娶的"某"也不是跟人走~。冊讀越高,心越狠、越無情!哦~』自從娟娟!離程泉而去,突然!嫁給了別的男人;而!程泉!在鄉下、民風保守農村,從此!也變成鄰里間,大家!茶餘飯後的笑柄。對程泉!來說,那也是他的人生陷入混亂、開始的第一年,同時!也是!那一年,為了遠離是非地;於是!程泉!一個人,獨自搬到台中市居住,以逃離家鄉輿論,日夜撻伐的痛苦。

程泉!搬到台中市後,在獨自舔舐傷口的角落,幾乎!也斷絕了與從前、所有朋友的連絡;直到!珊珊!又從程泉!母親那裡,問到了程泉!台中市的電話號碼,再次!打電話給程泉。也許是!珊珊!認識程泉之時,正是!程泉!唸大學三年級、四年級,人生最風光的時刻;所以!在珊珊的心底,程泉的形象,也許!也總是!那個!在YMCA帶營隊活動時,充滿才華、且總是站台上!在眾人面前的掌聲中,無所不能的有為青年。『程泉大哥!人生總是難免會遇到低潮嘛~就像!我也是啊。我也不知道,我還要不要!再當護士。不過!程泉大哥!我相信你,有一天!你一定會再叱吒風雲的~』珊珊!從彰化基督教醫院!打來電話,就像!護士,安慰著"癌症末期病人"一樣的、安慰著程泉。畢竟!珊珊!認識程泉那時,還是個十幾歲、為滿二十歲的少女,對當時!在YMCA營隊中的「程泉大哥」,更有一種類似!偶像、英雄似的崇拜情懷;而今!當初的英雄「程泉大哥」落難了,珊珊!心中自然也有所不捨,更希望!她的程泉大哥,能再回復到從前,在她心中!英雄的模樣。

隔年!1994年,珊珊!她也放棄了"彰化基督教醫院"護士的工作,轉而!到台中一家百貨公司,當起專櫃小姐。也由於!時空距離的縮短,自珊珊!來到台中市工作後,原本!與程泉!從學生時代結束、就不再連絡的兩個人,彼此!也有了再一次,新的交往;有時!是珊珊!自己到台中市的西屯、來找程泉,而!有時!是程泉!到台中市的北屯,去找珊珊。

台中市!原本就是程泉,與珊珊都熟悉的城市。當年!程泉!在台中市西屯區的大度山,唸"東海大學"時,就曾騎著機車;到珊珊!唸書的台中市,北屯區"中台醫專",去找過珊珊,或!帶著珊珊!到東海大學玩。時隔四、五年!而今!程泉!又住到了台中市西屯區,而珊珊!也再次,住到台中市的北屯區,這也許!是一種巧合吧;連!彼此!尋找彼此,所走過台中市的街道,也都是熟悉的。珊珊!工作的地點,與住的房子,都是在台中市的北屯區;而!程泉!所認識的女孩子,住在台中市北屯區的,不只是!只有珊珊,另外,就是!娟娟!她也是住在台中市的北屯區。所以!程泉!每次!去找珊珊,在經過!台中市北屯區的路上;同樣的霓虹燈,同樣的街道,總會讓程泉!不由自主的,就會想起,那早已嫁為人妻的娟娟。

這個周末,程泉!又和珊珊!在電話裡,約好了,要去找她。當車經過!台中市北屯區的一個路口時,程泉!卻不由自主的,又把車在路邊停下;張望著!對面大樓二樓的一個窗口,因為!那是程泉!曾經!最熟悉的,從前娟娟住的房間。雖然!這天!程泉!是要去找珊珊,然而!每當程泉!把車在路邊停下,腦海卻總會出現一種錯覺;即使!娟娟!如今早已不在那個房間,程泉!卻總以為自己仍是來找娟娟約會的,就如同!娟娟未嫁人之前一樣。「今天!星期六,不知道娟娟放假、會不會回娘家。她會帶他的丈夫,一起回來嗎?!?住在那個房間~」程泉!每次經過台中市北屯,望著娟娟從前房間的窗口,幾乎!都會想著,這同樣的問題;然而!程泉!畢竟,也未曾再見過,娟娟出現在那個房間,因為!娟娟!現在,她早就屬於另一個男人,在另一個溫馨的房間。「娟娟!就算!真的再出現,在那個房間,我也只會更難過而已~」兩眼總是茫然,呆滯的程泉!也明白這點;所以!短暫的停留後,他也總是!會發動車子,再次提醒,告訴自己「今天~我是要去找珊珊的。我該醒了。娟娟!她已經嫁人!當妻子了~」。程泉!對娟娟!失落的那份感情,這一路!也只能把它寄託在,即將去找的珊珊身上;做!心理學說的,"情感的轉移"..。

『~珊珊~我們去看MTV, 好不好!?!』程泉!始終!難以忘懷,與娟娟談戀愛時,相擁!在幽暗的MTV包廂裡,邊!看著電影、邊纏綿熱吻的感覺;而!這天!程泉!來找珊珊!之前,又路過!娟娟從前的住處,一種男女之情的渴望,打著壞心眼,他就想!也邀珊珊!一起去看MTV。只不過!珊珊!卻早!另有打算了,在她與!她妹妹一起住的公寓裡,對程泉說『~程泉大哥!我買了一組茶具耶,我泡茶給你喝!好不好?!。不要!去看MTV啦。MTV!有什麼好看的~而且!還要花錢~』。『珊珊!妳的妹妹,不在家嗎?!』程泉!打從走進珊珊的住處後,一直!就注意著,想問!這個問題;因為!程泉!知道,珊珊!是和她的妹妹住在一起的。而!假如!珊珊的妹妹,今天也在家的話,那恐怕!又要讓程泉!這個周末,與珊珊!單獨相處的希望落空。畢竟!程泉!是把這個周末,來找珊珊的目的,界定為男女間的約會;而!男女間的約會,如果!有第三者在場的話,那恐怕!程泉!就不能對珊珊,做出一些男女間親密的行為。

『我妹哦~對啊!她星期六,今天!還要上班~』珊珊!在她的小公寓,忙進忙出的、準著茶具,還有!一些零食,隨口!也回答了一句、讓程泉!放心的話。而程泉!看著穿著輕便的珊珊、在自己眼前走來走去的,不時!還與程泉!輕顰淺笑的聊天;這種氣氛,這種感覺!不禁!讓程泉!想起了學生時代,當時!男女學生的聚會,只不過!當時!學生住的房子更小。程泉!唸大四的時候,也曾騎著機車到中台醫專,帶著!珊珊!到自己在大度山、遊園路住的房間去;而!當時!珊珊,就坐在程泉!凌亂的房間、地毯上,聽著程泉!彈吉他唱歌給她聽。程泉!在珊珊的小公寓,憶及學生時代的情景,等!珊珊!一在自己身邊的沙發、剛坐下。『珊珊~我幫妳看手相~』程泉!說著,立刻!就拉過來珊珊的小手,就像!學生時代、玩著!男生藉口拉女生小手、同樣的把戲。只是!程泉!這一拉過珊珊的小手,也未真的幫珊珊!看什麼"手相";程泉!只是!久久的拉著珊珊的手,直到!小公寓裡、雙方的氣氛、都有些尷尬。

『程泉大哥~"哥哥"!可以對"妹妹"!這樣嗎?!~嘻~』珊珊!輕顰淺笑的,藉著一句玩笑話,悄悄!收回了自己被程泉!握住的手;化解了一時,彼此間!氣氛的僵硬與尷尬。而!程泉的心情,此時!也是有些失落的。因為!剛剛!當程泉!握著珊珊的小手,不知!為什麼!自己卻再感覺不到,學生時代!當時,每當!接觸到女生身體、總有的心情悸動;更惶論!程泉的渴望,是想從珊珊的身上,找回!與娟娟戀愛時的、那份激情與纏綿。『程泉大哥~其實!我覺得!男生和女生,不一定!要有太親密的關係,也可以當好朋友啊。有時候!我覺得!有男女朋友的關係,反而!不好說,心底的話~不是嗎!?』珊珊!對程泉!說的是真心話,因為!珊珊!也剛結束一段、男女之間!不愉快的感情。所以!珊珊!雖然!總主動與程泉!連絡,但!珊珊!卻從未想要程泉、當她的男朋友;或!讓彼此!都再次陷入、男女之間!難以自拔的感情。

『程泉大哥~我比較希望!把你當成,像我的親哥哥那樣,這樣!我們就可以,無話不談啊~不是嗎?!你願意!把我也當成、你的妹妹嗎?!』珊珊!心中所想要的程泉,也許!就是那個,學生時代!在YMCA谷關營地,帶著!營隊的「程泉大哥」;只是!那個學生時代的「程泉大哥」,事實上!在程泉!踏入社會後,卻早就消失、永遠不在。珊珊所想要的程泉,只是!程泉!在學生時代,一個活躍、光鮮亮麗的幻影;這就如同!程泉,也想在珊珊的身上,找到!從前娟娟!在YMCA谷關營地的影子一樣,而!最後!彼此!也總是要落空。『珊珊~妳的手!再借我握一下嘛~』程泉!雖然!也聽的懂,珊珊!話裡的意思;只不過!安靜了幾分鐘後,卻還是!再次!又伸手去拉珊珊的手。而!這次!珊珊!也未!將自己的手,立刻抽回;也許!是珊珊!也明白,程泉!剛受到!娟娟與別人結婚,那段感情的挫敗與傷害,需要有個慰藉。所以!珊珊!也只是!讓自己,暫時!又扮演起了,自己!在醫院裡當護士時,慰藉病人的角色;撫平!她心中的「程泉大哥」,感情的創傷。

珊珊!是個純樸,心地善良的女孩子,就如同!她來自南投山區、埔里的山明水秀、與世無爭;而!程泉!從珊珊的言談舉止中,更能明白。一般! 一個人換了工作,總會對自己從前的工作,充滿抱怨、不滿,以「合理化」自己換工作的理由;但!程泉!卻從未!聽見!珊珊!抱怨過,自己!從前當護士,替病人把屎把尿的工作,甚至!還常以「同理心」來要求自己,對待病人的態度。『程泉大哥~我只是!暫時對護士的工作,有點疲乏了,不想 一輩子就這樣,所以!我才想換個工作看看。但!也許!最後!我還是會再回去當護士的,畢竟!那才是我所學啊~而且!我也願意!服務病人~』從珊珊!所說的話,程泉!大概!也能、進一步的明白,珊珊!不但!是個善良的女孩;而且!她還有一顆,願意!服務社會的心。

珊珊的氣質,其實!是比較類似,程泉!在"社會服務隊"時,認識的那些女孩子;只是!程泉!對珊珊,這個從學生時代認識,且在YMCA營隊中、就仰慕、崇拜他,來自埔里!純樸鄉下的小妹妹,始終!卻很自私。這已經!不是程泉第一次,想把珊珊,當成!自己感情挫敗後,"情感轉移"的對象。程泉!第一次和珊珊約會,是在大學四年級,當時!程泉!愛慕的學妹,惠芬離程泉而去,所以!程泉!找上了珊珊!約會;而!第二次!當程泉,再找上珊珊,則是!踏入社會後,與程泉論及婚嫁的女友、娟娟離程泉而去,所以!程泉!又找上珊珊!,渴望珊珊!能彌補、滿足他、失去娟娟的感情空虛。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