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三章88社會服石磊隊務坪頂土風舞之夜

「我青春的這條路原本就是一個人來最後我也許也只是該孤獨的離開 ~停格!

請讓光陰停格在那一刻!給我一點配樂;當我們年輕的戀曲已破滅~我已心碎了的聲音向妳懺悔 。

順著兩條鐵軌向天邊去!最好讓我孤獨的旅程永遠就留下這遺憾的感覺 ~ 停格!

面對離別!愛情為何讓人如此難捨的當我安慰不了妳眼眸斷斷續續流出兩行淚 ;

從今而後我是再不想看見我自己的臉龐還有快樂 。

~我離開了妳!究竟卻又還要流多少傷心淚水!才能夠走過我們的那段風花雪月~ 停格!

請讓畫面停格在那一夜;我需要一點配樂!離開妳的今夜讓我就寫下!我自己會走到那裡都不知道的感覺 。

我從愛情中解脫後面對的竟是種淒涼無止盡的當夏天綿延的蟬聲轉變成冬天沉默的街燈配上風聲~ 停格!

我刻骨銘心的愛人讓我再好好回想妳驀然轉身的嫵媚~我今夜需要一點悲傷的配樂~...」

1、保守村民譏諷小渝淚灑土風舞晚會

1999年七月,谷關,凌晨四點多,月已落!日未出的時刻,天空界於!深沉的藍與墨黑之間。遠近縱橫,一座座黑色的大山,萬丈千仞像拔地而起,翻湧於天地間的黑色巨浪。萬壑群山!這一座座黑色大山,層層疊疊!彷彿!隨時都會像浪濤傾覆而下、吞沒世間的一切;而!此時!盤旋於山腰間,有兩束直射、向前的車燈,穿梭在夜裡、緲小的!如螢虫的光,那是程泉!正開車下山。程泉!畢竟在谷關!等不到天亮,由於!適值!仲夏,一天一夜!未洗澡的黏膩;所以!最後!程泉!!還是決定,在凌晨四點多時,就開夜車回台中。「算了!等到天亮,YMCA就算!有人來"谷關福音中心",那又怎樣。還不是一群,陌生人~」與身體的黏膩、不舒適、勞累!相較,程泉!知道,自己在谷關!就算!一直等到天亮、也許!那也只是、毫無意義的等待;所以!程泉!覺得,自己!還不如!就早點回台中,洗個澡,然後!躺在床上睡個舒服的覺。

程泉!開著夜車,峰迴又路轉的,藉著兩束直射的車燈、行在一座座黑色的大山間;延著山壁的兩線道山路,只見!車燈前的黃線,不斷向前延伸,而!那也是!程泉!在漆黑的天地間!唯一可辨識,車行的方向。「WHEN I WAS YOUNG. I 'd LISTEN TO THE RADIO WAITTIANG FOR MY FAVORITE SONGS... 」四周!一片寂靜漆黑的山路上,程泉!隨手播放了身邊帶的一卷錄音帶;而!這卷錄音帶!從頭到尾,錄的!也就只有這首「往日情懷」的歌。因為!程泉!喜歡這首歌,所以!一整卷錄音帶,他也就只是!不斷重覆的錄這首歌,好讓它!可以!不斷的重覆播放。

「...WHEN THEY GET TO THE PART ~WHERE HE's BREAKING HER HEAT .~IT'S YESTERDAY ONCE MORE...」程泉!隨著"往日情懷"的歌聲,車行在夜間彎曲的山路,此時!山脈巨大的黑影、黑壓壓!彷彿!一種深沉的情緒籠罩;而!程泉!此時!一個人夜行的心情,也就如同歌曲裡、說的「當一個人!再次,聽到!自己在年輕時代熟悉的歌、播放,而!當時!自己的年輕時,聽這首歌的往事,彷彿!也會再次歷歷在目~」。「"往日情懷"~我好想!能這樣一直走回到,與小渝!在社會服務隊中,第一次!一起!聽這首歌的從前~」程泉!穿越山脈的黑影,而!車燈前柏油路上,不斷向前延伸的的黃線;彷彿!更真的就像,是要帶著程泉,一直走回到從前...。在1988年,大二暑假!程泉!與社服石磊隊,一起到雲林縣山區的坪頂村、出隊...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今天晚上的土風舞晚會,我們雖然!遭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但!大家!切莫因此挫折,而感到心灰意冷,畢竟!這也是我們的活動,要檢討、改進與成長的地方。理想與現實!總有那麼一段差距,我們在學校!設計"土風舞晚會"時!太一廂情願了;總以為!村民!也會像我們學生一樣,那麼自然而然的、就彼此牽起手跳土風舞。事實上!我們來到的是一個民風保守的農村,而中國人自古更有、"男女授受不親"的傳統觀念;而!這可能!是我們當初!設計活動時、太樂觀的站在我們學生自己的角度,而忽略了村民,可能的參與度。另外!活動執行方面,圍觀的人很多,但!願參與跳土風舞的人、卻很少; 這可!說明,村民對我們的活動、並非沒興趣,而!可能!他們一時!還無法,突破!被動、保守心態。因為!怕場面太冷,所以!要大家,主動!去拉周圍圍觀的村民,加入!我們跳土風舞;這是!活動當初的設計,只是!小渝!卻因此,被老婆婆!講了"不好聽的話",只能說!石磊隊!很對不起小渝。至於!老婆婆說的話,應只是!一時無心失言,並非出於惡意;所以!小渝!也不要太放在心上,畢竟!妳傷心時,大家!心裡也很難過 ...。~貢丸留言~」

1988年七月!暑假,社服石磊隊!到坪頂村,出隊!第二天的晚上。這天晚上,石磊隊!在坪頂村,"社區活動中心"前的小廣場,為村民!辦了一場土風舞晚會。村民!就像!昨晚的聯歡晚會、是來了不少,在晚上七點,兩盞聚光燈照耀的小廣場;不過!當石磊隊的這些大學男生、女生,開始播放起音樂,想教村民跳土風舞,幾乎!所有的村民卻都還是站在旁邊圍觀,不願參與。『ㄝ!大婉兒、小渝、小婉兒..,妳們!下去拉人一下。不然!這裡的阿伯、阿嫂!他們比較保守,都不好意思、自己過來跳舞啦~』第一支土風舞教完,教第二支土風舞,阿俊!看著!圍在小廣場中央,跳著土風舞的人,依然!只有石磊隊的人;不然!就是只有!幾個不太會跳的小朋友,呆呆的!站在場中的聚光燈下,於是!阿俊!吩附!石磊隊的大夥,採取主動的、去拉在一旁圍觀的村民、過來一起跳舞。

『阿伯~過來!一起跳舞啦~好不好?!』晚上七點多、燈光昏濛的小廣場,石磊隊!一部分人在場中央、教土風舞;而!一部分人,則走向場邊圍觀的村民,勸著、拉著他們、到場中來一起跳舞。只不過!在這台灣傳統的農村,村民的觀念都是很保守的,恐怕!他們就算是在夫妻間,一輩子!也不曾,手拉著手散去或跳舞;更何況!是要他們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與這些!陌生的年輕男女、手拉著手跳舞。『不要啦!~阮不會跳。你們跳就好啦~』圍觀的村民,果然!大多人!也都拒絕了,石磊隊夥伴!熱情共舞土風舞的邀請。畢竟!在這「嚴男女之防」封閉的農村中,人言可畏,或許!村民!也是顧忌,今晚!要是到場中,牽了這些年輕男女的手跳舞;將來!他在村裡的日子、還不知道!要被人怎麼譏諷、嘲笑,所以!在這村裡傳統輿論的壓力下,就算!想跳舞的村民,也都裹足不前。

『阿嬸~過來一起跳舞啦,好否?!我們會教妳們跳啦。多點人跳舞,這樣跳舞!卡熱鬧啦~』昏濛的小廣場中,小渝!也在圍觀的村民中,熱烈的!想拉村民;一起來參與!跳土風舞。只不過!小渝!才拉來,這個村裡的婦女到場中央,而她剛剛!拉來跳土風舞的另一個村民,卻又因站在場上,被眾人注目!太尷尬,而跑掉了;就這樣!拉來這個,又跑了那個,最後!夜晚的小廣場,簡直!變成在玩捉迷藏、或玩抓鬼的遊戲。圍觀的村民,似乎!只要看見,穿著淺綠色制服的石磊隊隊員走來,就成群的躲開;直到!石磊隊!隊員拉到一個"不幸的人"離開了,然後!成群的村民、又像潮水合圍起來,在一旁指指點點的,笑著圍觀。

『阿伯~過來跳舞啦,好否!~我教你跳啦~』燈光昏濛的想廣場,小渝!在圍觀的人群、如潮水散開的村民中;這次!又逮到到了一個、腳步遲緩的老伯伯。而!為了怕老伯伯,又跑掉;所以!小渝,始終!抓著老伯伯的手臂、勸說著!要帶他一起到場中、參與跳土風舞。『不要啦~免啦~阮在旁邊看就真趣味啊~阮看你跳舞就好啦!』老伯伯!一臉憨笑著,拒絕!小渝熱情的邀請。『不要啦~啊呀~不用啦~』老伯伯!雖然!嘴裡拒絕;不過!在小渝的半拉半勸下,卻還是!慢步的走向,大夥正!教跳土風舞的場中。

正當!小渝!拉著老伯伯,走向跳土風舞的場中,此時!在一旁圍觀的村民中,有一個老婆婆!看見小渝!拉著老伯伯的手;不禁!伸長了舌頭,轉身!對旁邊的幾個村中婦女、說『哎呦~這嘛的"查某囡子"~實在!真是"三八"哦。怎麼這樣!四處在拉"老伙仔"去跳舞啦~這麼""~』。

「~這嘛的"查某囡子"~實在!真是"三八"哦。~這樣!四處在拉"老伙仔"去跳舞啦~這麼""~」老婆婆的這幾句話,乍聽在小渝耳裡,彷彿!腦海響起了一陣悶雷。剎時!小渝!只感覺!燈光昏濛小廣場,圍觀的人群,還有!老婆婆!身邊那幾個村中婦女、三姑六婆的笑;彷彿!每個人都在嘲笑她,一個女孩子竟厚著臉皮,拉著老伯伯的不知羞恥。呂賢!當時!正好!也在近處,所以!也聽到了,老婆婆!對小渝,那句譏諷的話;只是!呂賢!也只是!一臉尷尬的,看著小渝,不如何處理是好。只見!小渝!只是!怔了一下,然後!又假裝若無其事的,拉著老伯伯、到跳土風舞的場中;然而!小渝!怎麼可能,真的不在意,剛剛!老婆婆!在一旁,講的話。小渝!畢竟!一個二十歲的女大學生,一個黃花大閨女,從小她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而!圍繞在她身邊的,也只有!長輩、對她聰明、乖巧、美麗,善解人意,用功唸書的讚美與稱許。小渝!不曾想過,有一天!別人!會用罵,類似!風塵女子的話,來譏笑、嘲諷她,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上。

「~這嘛的"查某囡子"~實在!真是"三八"哦...~這麼""~」老婆婆的話!一直在小渝的腦海盤旋,一個字!一個字侮辱的字眼;對小渝!來說!更像針一樣,一針一針的!刺在她的心坎裡。跳著土風舞的小廣場,小渝的腳步!再也無法輕快,臉上的笑容!也再無法維持,因為!在別人的眼中、她是「這麼"三八"~這麼""~」。小渝!發覺!她再無法若無其事的、在小廣場中與大家跳土風舞了;因為!小渝!發覺自己眼眶很熱,而!每當!她想露出笑容,就很想哭。所以!正當!大家熱鬧的跳著土風舞,而!小渝!悄悄的一轉身,卻躲到聚光燈後,黑暗處,獨自!去拭淚了。只有!呂賢!發現了小渝的異狀,因為!自聽到老婆婆對小渝的譏諷後;呂賢!雖然!不知道!怎麼處理,不過!他!卻也一直都、暗暗的注意著,小渝的舉止。

『ㄟ!貢丸學姊~妳去安慰一下小渝啦~我告訴妳,因為!剛剛!小渝!好像!被一個老婆婆罵..』看著!小渝!舉止有異,一個人躲到聚光燈後、拭淚;呂賢!立刻!也就走到貢丸旁邊,悄悄的附在貢丸的耳邊,把剛剛!發生在小渝身上的事、對貢丸說了,並希望!貢丸!過去安慰小渝。『呂賢~你說的!是真的哦~』貢丸!起先對呂賢的話、有點起疑,因為!呂賢!說真話的記錄,實在不好。不過!當貢丸!轉過頭去,看見小渝!果然!是在聚光燈後的黑暗處,頻頻拭淚的樣子;她!也就知道,這次!呂賢!果然!不是在開玩笑。於是!貢丸!立刻,離開了跳土風舞的人群,向小渝走去。

『~小渝!妳還好吧。呂賢!剛剛!把那件事、對我說了。如果!妳現在!覺得、心裡!不好受,那我就陪妳、先回學校去好了~』貢丸!這個石磊隊的三朝元老,什麼樣!出隊的風浪沒見過;只見!貢丸!在小廣場!燈光黑暗處,安慰著小渝,而小渝!依然拭淚不止,此時!石磊隊,有些隊員!也發現了這異狀。『ㄟ~阿俊!我現在!要先帶,小渝回學校去~』不久!只見!貢丸!又走向,正在小廣場中,熱烈教舞的阿俊,並在阿俊!耳邊,悄悄的說了!要先帶小渝回學校的話。只是! 阿俊!還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回事,只是!邊教著土風舞,嘴裡!邊"嗯嗯、啊啊"的、說『好啦~好啦~』。畢竟!女孩子之間、有很多事情,像是"生理期"什麼的,都是男生不便詳細過問的;所以!阿俊!也沒詳問原由,就讓貢丸!先帶著小渝,離開"土風舞之夜"的小廣場。至於!其他的石磊隊員,大概!也只知道,貢丸和小渝,因有事!先回學校去了;而!當小渝!離開土風舞會場時,程泉!也只看到,小渝!好像在哭。坪頂村!"活動中心"前的小廣場,燈光昏濛。直到!土風舞晚會結束,石磊隊的 一群人,收拾了晚會的器材,走在從村莊的小廣場,到回坪頂國小漆黑的路上;大嘴巴的呂賢,一路上!才把剛剛!在土風舞晚會時,發生的事、對大家!說了個明白。

※土風舞晚會留影:  1、

2、蛇虺魍魎蟲蟲的寢室問題

「土風舞之夜」晚會結束,石磊隊!從坪頂村,回到坪頂國小後。大夥!剛進會議室的教室,便看到!貢丸!陪著小渝坐在會議桌的一角;而!小渝的桌前,則是成堆、擦拭過眼淚的衛生紙,可見!小渝!是真的!為了晚上,土風舞晚會發生的事、哭的很傷心。由於!呂賢!在回坪頂國小的路上,已大略!將整件事的經過,對大家說了;所以!大夥一進會議教室,幾個平常與小渝!感情較好的女生,立刻!也圍到了小渝身邊,給小渝安慰與關懷。畢竟!給別人關懷與安慰,這是女生的專長,而!像!程泉!這種男生,雖然!看著小渝!哭的兩個眼睛紅紅的、也很不捨;只不過!安慰、與關懷別人,程泉!向來認為,這只是屬於!女孩子的事,所以!也只是遠遠的、看了一下就走開。

『啊~有蛇。快家快來啦~寢室裡!有蛇~』晚上九點左右,夜晚"工作會報"之前的短暫休息時間,寢室裡!突然!傳來小婉兒的尖叫聲;而!眾男生!聞聲,立刻!也拔腿飛也似的,趕到寢室,看看究竟!小婉兒!發生了什麼事。『哦~這是雨傘節,是毒蛇耶。怎麼會!跑到寢室裡來,好在~大家!現在!都還沒有睡覺~』忠義! 一進寢室,果然!在寢室!後方的門邊,看見了!一條姆指頭粗、黑白相間的"雨傘節";而!這條"雨傘節",看見了!一大群人圍過來,立刻!也盤起了身體,吐著舌信!兩眼直瞪,做出要攻擊人、嚇人的姿態。『~可惡的"雨傘節",竟然!敢跑進我們的寢室,看我!不把你打死~』呂賢!一進到寢室!看見那隻"雨傘節",張牙舞爪狀,不由分說;他便拿起了掃帚的竹棒,往雨傘節身上打去,一付欲置之於死地。倒是!小婉兒!女孩子!心腸軟,看見!呂賢!要打死"雨傘節",卻又開口求情、說『喂~呂賢!那隻"雨傘節"又不知道,這裡!是我們的寢室。一定!要把牠打死嗎?~把牠抓到遠一點的地方,丟掉就好了啊~打死牠!太可憐了~』。

『哦~"婦人之仁"。這裡!荒山野嶺的,萬一!牠在我們睡覺的時候、又跑進來!咬到人,這!會出人命的耶~恐怕!醫院!都還送到,人就掛了~』呂賢!說著!並沒住手,又是一棍子!往蛇身上打去;眼看著!那條"雨傘節",翻了白肚,轉了幾轉!似乎!死了,而!此時!阿俊!也走進了寢室,看看大家在亂什麼。『奇怪!真的有蛇哦~從那裡!跑進來的。忠義、程泉!你們去拿些石灰粉來,在寢室的門口、走廊!多灑一點。對了!還有!教室後面、草叢的牆邊,也要灑一點;搞不好蛇會爬牆,從寢室後的草叢、爬進來的也說不定~』阿俊!進了寢室後,對這!寢室!有蛇的突發的狀況,略做處置;接著!阿俊!又笑著、吩咐呂賢,說『喂~呂賢!把你打死的蛇,"屍體"丟遠一點,不要!讓牠!晚上,變成鬼,又回來找我們報仇~嘻嘻!呂賢!你睡在最靠門邊,自己!晚上最好!多小心一點。今晚!那條蛇!死的不甘心,大概會來找你、"討命"~』。

其實!石磊隊!在坪頂國小、用教室佈置成的寢室,不管!白天或夜晚,會來當!不速之客的、可!不只是蛇;由於!學校的教室,窗子都是很大的、且沒有紗窗阻隔。所以!在坪頂山上!只要是會飛的,會爬的!昆蟲或動物;幾乎!想進入!石磊隊、這男生、女生!都以草蓆,席地而睡的寢室,都像!如入無人之境,而!當然!白天、夜晚!跑進寢室的不速之客、也有別。白天!會跑進寢室的,大多是蜻蜓、蝴蝶之類,不過!有一次!也從山崖那邊、飛進來一隻大野鴨子。大家!忙成一團的抓野鴨子,原本!也以為!晚上,可以加菜,有肉吃了。只是!鴨子!雖然!抓到了,然而!石磊隊裡,卻沒有一個人敢拿菜刀、殺鴨子;於是!最後!大家!也只好嘆息著,把這幾乎!到口的鴨肉,又放飛了。從此!大家!也對、所謂的"煮熟的鴨子、又飛了",這句話,有了更深的體會;畢竟!自從出隊後,大家!就只能吃菜、或罐頭,好久!都已不知道,什麼是肉的味道。

石磊隊的寢室裡,當夜晚來到後,就更熱鬧了;舉凡!天牛、金龜子、瓢蟲,如手掌大的飛蛾..等,因!昆蟲的向光性,所以!在這荒山野嶺之地,唯一有燈光的教室,也就變成它們、互相"求偶"飛舞的舞台。教室中間!在寢室裡,隔在男生、女生!睡的草蓆之間,那薄薄的一片布簾子;雖說!這是因!男女有別,所以!睡覺的時候,還是!要象徵性的隔開,不過!這薄薄的一片布簾子,夜晚!卻變成了、飛進寢室的昆蟲,求偶、交配的最佳之地。而!這群!大學的男生、女生!各睡在布簾子的一邊,原本!白天!大家!嘻嘻哈哈,彼此!因太熟悉、沒什麼!男女吸引力;不過!一到了夜晚,也許!是這薄薄的一片布簾子阻隔,反而!讓彼此!充滿了男女之間、一種!欲蓋彌彰的好奇感。

寢室的問題,這晚!夜裡的"工作會報",又被提出來;關於!蚊子的問題。『哦~寢室裡!蚊子太多,我建議!要點蚊香啦~不然!晚上!睡不著,早上!醒來,每個人!又都被蚊子、叮的像紅豆冰一樣~』忠義!在晚報中,抱怨的說;接著!呂賢!也附和、忠義的說法,說『對呀~有些!蚊子!叮了忠義,又來叮我,這樣!恐怕!會得"愛滋病"耶。然後!有些蚊子,叮了男生又去叮女生,這樣!不知道!會不會懷孕,太危險了啦~我不要!這樣!就必須負責任啦~不公平啦~』。『呂賢~你不說話,沒人!會把你當啞巴~閉嘴!好不好~』貢丸!對呂賢的說法,頗感!不以為然,訓了他一頓。不過!要呂賢閉嘴,談何容易,接下來的,一天活動檢討;阿俊!提起了,今晚!土風舞晚會中,小渝的遇到的事,只見!呂賢!又是舉手、搶著發言。

『~報告!關於!今晚的事,我有建議。我覺得啦~以後!如果!活動要下去拉村民參加的話,最好!是叫貢丸學姊,這樣的女生、去拉人啦。不然!像!小渝學姊、長的比較漂亮,才會被誤解。對啦~我覺得!那個老婆婆!看見,小渝學姊!在拉老阿伯,一定是在吃醋啦,才會口不擇言。所以!叫貢丸學姊!下去拉人,大家!一定都不會有這種感覺,因為!貢丸學姊!看起來,樣子!比那個老婆婆、還老~哈!哈~』呂賢!講到這裡,自己!忍不住、笑了出來,還!想再講;不過!貢丸!早已板著一張臉,對呂賢、說『喂~呂賢!你再亂說,等一下,等你睡著了。我真的要拿針,把你的嘴縫起來哦~』。呂賢!說的雖然!是玩笑話,但!其實!也不無幾分道理,在這傳統!保守的農村,一群來自外地的年輕大學女生,熱情的拉著村裡的老伯伯跳舞;這難免!會讓這!原本封閉的村莊,"嚴男女之防"的觀念受到衝擊。只是!這時代的改變,所將帶來給社會,或村莊的衝擊,也總是難免的;這!也許!也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而是!不同的世代,彼此!在觀念上、有所落差,所以!在彼此的接觸中、也難免會產生的磨擦。

社會環境,時代的巨輪!總不斷在轉動,一切觀念!也總是,隨之!不斷在變遷。十年後,二十年後、三十年後...,石磊隊的這群,年輕男女大學生、最後!也會變成一群老人;屆時!他們!所面對的環境,又會是!一個怎樣的社會呢?!這誰會知道呢。時代!在變遷,也許!到時候!也會有一群,熱情的年輕男女大學生,來為他們辦活動,教他們跳舞,帶給他們歡笑;當!大家!都年老了,也許!也還會想起,石磊隊的大夥,在雲林縣山區的坪頂村出隊時,所發生的事。"故事!老的時候、在說一回",而!關於!當初的事,所有的對、會錯;或許!我們也就留待,到時候,再來評論吧...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晚上!在寢室!睡覺時,本人認為,石磊隊的女人、睡姿非常不雅。以後!睡覺時,不該露的地方請包好,上衣也請塞進褲子裡。不要半夜讓我起來尿尿的時候,看見妳們!都在跳肚皮舞,這樣!我很不好睡。 ~忠義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忠義!你太差勁了,竟偷看女生睡覺;難道!你忘了上一期出隊,呂賢長針眼的教訓了嗎?!?我要嚴重!告誡你,"此事"!以後!不許再發生。不許!你再"打草驚蛇",影響了!"朕",看"現場直播100吋ATV"的權益~"殿殿吃三碗公",懂嗎?!? ~隊長阿俊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老天!會讓石磊隊的臭男生,全都、兩眼長"針眼"。~生活媽媽!大婉兒留言~」

3、社會環境變遷,誰又知道自己的人生將怎麼改變

1999年七月,凌晨四點多,程泉!開著車,在離開!谷關的山路上;而!車上的錄音帶,仍!不斷的重覆播放著,"往日情懷"的那首歌。「Those were such happy times and not so long ago. How I wondered where they'd gone. But they're back again~」往事!歷歷在目!許多快樂的時光,在程泉的腦海中、彷彿!仍未遠;只是!世界在快速的變遷。從1988年、到1999年,這十年間!程泉!從懵懂的加入社會服務隊、以為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及至!大學畢業!認識了娟娟;程泉!更以為、自己從此!已告別年少的憂鬱,而!人生也將迎向一片光明。「王子與公主,從此!將永遠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這個說法,終究!是個教育的誤導,而!程泉!在當兵退伍、踏入社會的第一年、更已明白;這個社會,其實!並不是,程泉!在學生時代,在社會服務隊中,所想像的美好、光明與善良。這社會、這環境的變化太大了,從1988年、到1999年!這十年間,程泉!都還來不及思考;而!所有年輕時!構築的夢想,卻只是!在瞬間!都像泡沫幻滅。「往日情懷」的歌聲、仍然在程泉的耳畔唱著,當!程泉!一個人開車,在離開谷關的山路上;這一路!彷彿!也像是,程泉的人生!從光明又走入了黑暗,告別!年少!短暫的樂觀與風光後,程泉!面對!漫漫的長路!從此!卻只有落寞、淒涼。

「~they're back again . Just like a long lost friend~All the songs L love so well . Every sha-la-la-la..~」往事歷歷在目,程泉開車!行在漆黑的山路,轉過一個九十度的大轉彎。其實!程泉!在學生時代!認識的女孩中,也不是!沒有一個,願意留下來陪他;1994年!那一年,珊珊!搬到台中住後,也曾!到程泉的住處、找過程泉。『程泉大哥!你的房子好髒、好亂哦。大概!是缺少一個女主人吧,男生好像!都不會整理房間耶~。等我!那一天有空,再過來!幫你整理、整理!好不好?』程泉!在漆黑的山路上,想著!珊珊!第一次!到自己的住處的情形。程泉!也許是對女生的心思,始終!不明白,但!或許!是自己,對珊珊的話,總幻想太多了。因為!上次與珊珊見面,程泉!記得!珊珊!連手,都不願讓他碰,只想與程泉!維持"兄妹"的關係;然而!這次!珊珊!來到程泉的住處,聽珊珊的話裡的意思,彷彿!又願意!當他的女朋友。『~程泉大哥!要是那一天!我失業了,沒地方去;可不可以!來你這裡住,跟你當室友。~嘻!開玩笑的啦。不過!你這裡!兩個人也住的下呀~』珊珊!說的話,又勾起了程泉!男女之間的幻想;只是!當珊珊!才讓自己!走向前一步,程泉!卻自然而然的,又向後退了一步,也許!這是因為,程泉!並無法在珊珊身上,找到!與娟娟相同的感覺,所以!遲疑。

『~珊珊!其實!一個人住,我覺得!這樣!比較自由自在耶。兩個人!住在一起,天天見面!總難免!會出現、生活上的磨擦,搞得!彼此!都不高興~』程泉! 當時!一臉正經,假裝!客觀的分析情形,給珊珊聽;而!珊珊!聽了程泉的話後,臉上的笑容,一時!也變的尷尬、而後!在程泉的住處,停留沒多久!也就離開。

「~Lookin' back on how it was in year gone by. And the good times I had. Makes today seem rather sad. So such has change~」往事歷歷在目,程泉!開著車!在漆黑的山路,繞過一個彎、又一個彎。「往日!失去的,我是再找不回來了。世界都已改變了,何況!現在!我連最基本的工作、都沒有了。我自己都這麼不爭氣,又那裡有臉!再去找回,從前!我失去的~」程泉!在漆黑的山路上、開著車,憶及!這十年來、自己人生的改變;而!除了!無奈,這一步步的錯誤,又能怪誰,程泉!也只是在漆黑的路上,讓車!不斷峰迴路轉的前行罷了。「往日情懷」的歌聲、在寂靜的夜裡迴蕩,而!程泉的人生旅途,今夜!孤單的路上、需要一點悲傷的配樂 ...。

「~All my memories come back cleary to me . Some can even make me cry . Just like before~It's yesterday once more~」往日歷歷在目,程泉!車延著山邊、開入了!從山谷裡飄昇而上的山嵐、迷霧裡。程泉!第一次聽「往日情懷」這首歌,是社會會服務隊!出隊時,在坪頂的山上,用小渝!帶的"隨身聽";當時!在坪頂國小的操場邊,小渝!塞著一個耳機,而!把另一個耳機、就塞在了程泉的耳裡,在山上飄的薄霧,兩個人就這麼聽著。而今!十年後,當程泉!再次!聽著這手歌,隨著!迷霧,「往日情懷」的歌聲!帶著年輕的感覺,彷彿!也在程泉的腦海中、又迎面而來。或許是錯覺,此時!在山腰的迷霧中,程泉的眼前、彷彿!看見了,有兩條平行!向天邊、不斷延伸的鐵軌。而!彷彿!程泉!也只要!向著鐵軌,不斷向天邊走去,走到鐵軌!天盡頭的那邊,彷彿!他也就能夠回到、十年前的從前;與小渝!在坪頂國小山上,一起!聽著「往日情懷」的年輕情景。

4、洋溢青春的溫情讓苦悶的夏夜更美

1988年七月,社會服務隊!石磊隊,到坪頂出隊;第二天夜晚,十一點多!工作會報結束、明天的值星官!也跑完,隔天!活動的流程後。夜深人靜的坪頂國小,此時!石磊隊的隊員,有的人在洗澡,有的人在寫留言簿,有人!在寫給別人關懷卡片;而洗完澡的、累了一天!疲憊不堪的,則都已在寢室裡!躺平在草蓆上、或鋪著軍毯,準備!熄燈就寢。

小渝!這個夜晚!即使!夜深了卻還是睡不著,由於!晚上!"土風舞晚會"發生的事;讓小渝!即使!洗完澡,沖去了身上一天的疲倦卻也沖不去,一躺在寢室、老婆婆的話就在她的腦海盤旋。晚上!將近十二點,寢室已熄燈!而石磊隊!大多數人、也都就寢了,但!小渝!卻仍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為了怕吵到寢室裡的、其他人睡覺,於是!小渝!索性!就拿著隨身聽,一個人!走出了寢室,踱步在走廊,而後!甘脆就坐在跑道旁、花圃的矮牆上、獨自傷心。而!晚上睡不著覺的,也不是只有小渝,像!程泉!白天雖然!昏昏沉沉的,看起來!精神總是很差;但一到了晚上,程泉!卻幾乎!每個晚上、都精神很好、而睡不著。

程泉!在坪頂國小漆黑的廁所裡,洗完澡後,慣常的!在就寢前;他總會帶著煙,一個人踱步到坪頂國小的操場,徘徊在蒼穹的天下、抽幾根煙。荒山野嶺之地,別人都在睡覺,只有!自己睡不著,這種感覺!總是很孤單;程泉!抽完一根煙、又點了一根煙,正念"天地悠悠,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之際,一個轉身!卻看見!寢室走出一個人。「咦!那好像是小渝耶。她一個人坐在走廊外、幹嘛~」程泉!從幽暗的操場,遠遠的!打量那個走出寢室的身影;由於!夜深、加上薄霧,程泉!只知道!那是個女生,卻不確定!是否是小渝。而!無法確定!那身影是誰,這對程泉!來說!那是好的,因為!當他看見!那個女生,獨自在花圃的矮牆上坐下後;程泉!也可以,心中!無男女之情介蒂的,慢慢從操場踱步過去,找她聊天。

『~程泉哦!你怎麼!這麼晚了,還沒睡?!~壞孩子,難怪!白天看你都沒精神~』小渝!獨自坐在花圃的矮牆上,聽著隨身聽,一抬頭;才發現!夜色中!幽暗的操場,正有個人、向她慢慢走來,直到!那人在薄霧中!走近了,小渝!也認出來,原來!是程泉。『~我抽煙啊~。晚上!沒抽幾根煙,我睡不著~』只見!程泉!直走到了小渝!面前後,帶著笑意、還故做瀟灑的,抽了口煙,才回答小渝的問話;接著!只見!程泉!又是一付壞模樣的,對小渝!開玩笑的、說『~小渝!妳是女孩子耶!晚上!不睡覺,還一個人!跑出來聽隨身聽。妳才是壞孩子~還敢說我~』。

『誒~我是睡不著,怕吵到人,才出來的。那像你!叫你少抽一點煙,你還是!越抽越多。氣死人了~』小渝!邊拿下了,塞在自己一邊耳朵的耳機,邊!對程泉!嬌瞋的罵;待!小渝!說完話,撥攏著髮!還要把耳機,再塞回自己的耳裡,此時!程泉!卻伸手過來,把小渝!手裡,那一邊的耳機給奪了去。『小渝~"獨樂樂,不如!與人樂樂"~我也要聽。這是什麼歌~』程泉!奪了小渝!一邊的耳機後,不由分說的!轉過身、也就在小渝身邊,花圃的矮牆上坐下;而!小渝!也無可奈何的,只是!伸手在程泉的腿上拍了一下,又是嬌瞋的說了聲『~強盜!!欺負弱女子~』,然後!就由著程泉!把那個耳機,塞進了自己的耳朵裡。

『誒!程泉!出隊兩天了,你對社為服務隊!出隊。有什麼看法~』程泉!才剛!在花圃矮牆!坐下,小渝!就用肩膀,輕推了程泉!一下,問他!這個問題。程泉!邊聽著!耳機裡的歌,邊回答!小渝『~!出隊哦!我覺得!很好啊。可以!學到蠻多東西的~』。『~小渝!那妳呢?!』程泉!反問小渝,這是!社工系學生,學過"溝通技巧"後,慣有的!反射問句。而!小渝!臉上,似乎!有些月光暗澹的顏色,彷彿!一付心事重重的樣子,悠悠然的說『嗯~我已經第三次出隊了,其實!心裡有蠻多矛盾的~』。

『像!上一期!我們在這裡出隊後,學期中!我也跟阿俊他們,再回來這裡!跟學校的老師,還有村民,開過一次、座談會。像你~第一次出隊,也許!比較會在乎,自己學到什麼,但!像我出了三次隊,心裡!總是!好像變的比較在乎、別人對我們的社會服務隊,是抱持著!怎樣的看法~』小渝!夜裡!悠悠然的說著,而!程泉!也知道,小渝!會突然!對他講這些話;大概!也是因為!小渝!今晚!在土風舞晚會中,受到挫折的關係,需要!有個傾訴,所以!程泉!也只是!默默的聽著。雖然!程泉!並不善於,主動關懷、或安慰別人,但!他!卻有另一好處;那就是!程泉!對別人講的長篇道理,往往!也都聽不太懂,而!容易陷入腦海,一片空白的失神狀態。小渝!才一開口,程泉!兩眼茫茫的望著前方,立刻!就陷入了失神的狀態;但!程泉!的這付、看似!沉思狀,這卻讓!小渝!以為!程泉,正在專心的傾聽她說話,所以!在這夜深人靜時分,也更願意!把她心底的話,都說了出來。只聽小渝!坐在程泉!身邊、說著『~譬如!上學期中啊~那次!我們來坪頂,開座談會,我聽到的。其實!學校的老師,還有村民;好像!對我們來到這裡服務的看法,有滿多都是的負面,也不是!都是正面的~』。

『~像學校的老師啊~他們就向我們反應,說!我們寒暑假!來這裡,辦營隊、幫小孩子做課輔,開學後!小孩子,反而!變得更不好教,也更頑皮。學校的老師說,因為!小孩子!會比較,會覺得!寒暑假!來教他們的大哥哥、大姊姊!對他們比較好;然後!學校的老師對他們,比較不好,所以!不聽老師的話...』小渝!悠悠然的說著,而!月明霧暗花圃的矮牆上;程泉!靜靜的,似乎!也聞到了!小渝!身上,少女洗完澡,暗暗飄來的香味。於是!程泉!又挪動了一下屁股,讓自己穿著短袖衣裳的手臂,與小渝的手臂之間,肌膚輕輕的碰觸;而!程泉的這個小小動作,更讓小渝!感到一陣窩心,因為!小渝!能從程泉的靠近自己,感覺到,程泉!是真的很關心她,還有!她所說的話。坪頂國小!幽暗的操場、跑道邊的花前月下,在這夜深時刻、小渝!有了一種,遇到知心人的感覺;而程泉!依然!兩眼茫茫的望著前方,耳裡!聽著耳機播放的歌,鼻息間!更享受著,從小渝!身上!暗暗飄來的香味。彷彿!聽到!小渝!說著『~還有!像村民!他們也會說,寒暑假,小孩子!原本都在家裡幫忙,或!幫忙田裡的事的。但!自我們服務隊,到這裡出隊後,小孩子!都跑到學校玩,也不幫家裡做事了~』。

『~有時候!我也滿懷疑的,我們為什麼要出隊服務,是為了!"我們要辦活動",所以!才來這裡嗎~。還是真的!是為了、服務這裡的村民、還有小孩~』小渝!坐在花譜矮牆上,也許!是因為!在她耳裡,和程泉!塞著,同一條耳機的線;所以!小渝!有種錯覺,彷彿!當此!夜深人靜,在她和程泉!之間,也有一條線相繫著,而讓兩人!心有靈犀。『~有時候!我也覺得!我們的家訪,好像!是在擾民。好像!我們來到這裡服務,也只是!破壞了他們村裡,原本的人際平衡,與村裡的安寧、平靜~』小渝!這夜,由於!土風舞晚會中!受到的衝擊,心情!無法平復;所以!對程泉!也更完全,都卸去了心防,且把她放在心底,從來!不曾對人談起的想法,都對程泉說了。而!程泉!只要!陷入失神狀態,往往!身體動都不動一下,一坐!就可以坐好久;這!讓小渝!更是感動,因為!她想不到,程泉!竟是一個這麼善解人意,且願意!"聚精會神、專心"傾聽別人,說話的男生。而!這種男生,真的很難得。

『~有的時候!我甚至懷疑,我們在這裡辦的活動或晚會,或!唱歌,或!跳舞的;村民!是否!也只是!把我們當成了,看免費的"康樂隊",而!對我們的服務隊、失去了該有的尊重~』小渝!終於!把她!潛藏在心底的懷疑 、與這夜的苦悶,一股腦的,都發洩!吐露了出來;只見!小渝!又輕輕的,拭了一下眼角的淚,說『~有時候!我覺得!我好像!迷失了,來到這裡,所謂!"服務"的目的、是什麼?~覺得!心裡!好亂哦~』。『~小渝!你真是多愁善感耶。』程泉!終於!從漫長的失神狀態中,回過神來,對小渝!講了第一句話;不過!接下來!程泉!就不知道,要講什麼了,因為!剛剛!小渝!雖然!講了一大堆話,但!程泉!卻一句話,也都聽不懂。或者!程泉!根本!沒在聽,就像!他在上課時!一樣;於是!程泉!只得,趕忙!轉移個話題。

『~咦!小渝!妳錄音帶!錄的、這是什麼歌。怎麼!整捲錄音帶,好像!一直重覆,都是只有這首歌~』程泉!聽著耳機裡播放的歌,聽了!好幾遍、都是同一首歌;於是!程泉!藉這個問題,問小渝。小渝!回答『"YESTERDAY ONCE MORE"啊~"往日情懷",好聽嗎?!我很喜歡耶。所以!我一整卷錄音帶,都只有!錄這首歌而已啊~』。『嗯~蠻好聽的!它歌裡的內容,是什麼意思~』程泉!聽不懂英文,只是!覺得!旋律好聽;於是!程泉!又問了小渝,關於!這首歌歌詞的內容。『嗯~它歌裡的意思,大概!是這樣的...』小渝!一字一句,把歌裡的內容,翻成了中文,給程泉!聽。何況!經過這一夜,對程泉的卸去心防,小渝!覺得!心裡好軟,好窩心;因為!小渝!發現,自己!是真的很喜歡,程泉!這個"善解人意"、且願意!傾聽她的男生。月明霧裡!暗飄香,兩個人!一人戴著一邊的耳機,就這樣!坐在坪頂國小!花圃矮牆上;花前月下!只聽小渝!說著...。

『我當時!還是年輕時,總愛等著收音機,聽我喜歡的歌;每當!我喜歡的歌被播放,我就跟著唱、它總是讓我臉龐蕩漾微笑。

我那種快樂的時光!好像!並不遠,我也曾懷疑!那些歌!都已消失了;但!它們!現在卻又再次被唱起。

這就好像是一個、失去連絡好久的朋友、又重逢。所有的那些歌,我真的!打心底、徹底的喜愛。

每次!唱著sha-la-la,每次!wo-o-wo-o,我唱的依然燦爛;每次!聽著shing-a-ling-ling,從那裡開始,他們唱的很美妙。

而!當他們唱到了、那個男孩!傷了那個女孩的心的部分;在那裡!它總是讓我想哭、就像是從前一樣。

往日的情懷!我彷彿!再次重來。

驀然回首一切,為何!總是一年又一年的遠去,而我曾擁有快樂時光;似乎!今天看來!也只是讓我更悲傷、因為!那麼多的事!都已改變。

我願再唱起!那些屬於愛情的歌曲,而!我也記得!歌裡的每個字;我覺得!那些老歌!聽起來很美,彷彿我!煙消霧散的那段,遠去的歲月。

我所有最美好的回憶!當往事依舊清晰回到我眼前,有些感覺!甚至讓我想哭;就像是從前一樣,往日的情懷!我彷彿!能再次重來。』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有人說,社服隊是一座寶山,進入社服隊便如入寶山,焉能空手而回呢?!帶著學習的心,來到這裡;想著社會服務、也想著自我成長。走過三期!我才知道成長的路!確實坎坷,讓我感動的是,在我最需要關心的時候,總有人伸出了溫暖的小手。而!當我最需要安慰的時候,信箱中!也總出現了鼓勵的卡片。在社服隊的每個人,時時都關心著妳,而!妳是否!也曾去關心過周遭的夥伴呢?!!或許!妳認為,"他"過的很好。但!也許也並不見得,畢竟!每個人!都有脆弱的時候。~小渝留言~」

※土風舞晚會留影:1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