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四章88社服石磊隊坪頂電影放映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一群滿懷熱情的大孩子,來到風景秀麗的雲林縣林內鄉坪頂村,以一顆赤誠的心展開,為期十一天的服務工作。精心設計的活動,以生動活潑的方式進行;引導!小朋友進入食、衣、住、行的各種問題,激發小朋友的想像力、創造力。使得!他們在遊戲中,仍不忘學習,除了!表現出天真無邪的本性外,更表現出他們的聰明、伶俐。石磊隊!十一期,是陣容堅強、人才輩出的一支社會服務隊。有!阿俊!隊長的領導、與盡職負責,加上!顧問─貢丸!從旁協助、及老隊員的經驗之談;更有個個身懷絕技的隊員(有撒嬌形、舞棍形、頭腦簡單形、嘻皮笑臉形、書呆形..等..),使得整支社會服務隊,顯得!朝氣蓬勃,實力!可說是無懈可擊。除此外,在彼此的溝通,協調、關懷、照顧上、在在!更都展現出了;石磊隊!隊員的潛能,默契、與友誼..大家加油..。~領隊老師振哥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我有一把種子,不曉得!種了,它是否會開花結果;但!我若不種它,那麼!我將永遠不知道,它是否會開花結果。~貢丸留言~」

1、電影放映

1988年七月暑假,雲林縣!林內鄉坪頂村,石磊隊出隊的第四天。這天晚上!石磊隊!在坪頂村、活動中心前的小廣場,辦的活動是"電影放映";而!這也是,器材組!平常!除了支援各組外,少有的,由自己!主辦的一場活動。這是石磊隊!熱鬧的一天,倒不是!因為,來參加活動的人多;夜晚的小廣場,因!為了放映電影的關係,四周住家門口的燈都滅了,黑漆漆的,而零零落落的,來到小廣場看電影的人、卻少的可憐。只見!小廣場中間,用聚光燈的燈架、高高的拉著一面白色床單、縫成的的布幕;而!布幕上,正放映著電影「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的抗日電影。「英烈千秋」「筧橋應烈傳」..,當然!從"中影公司"借來的影片,大概!也都是這類的"愛國電影";雖說!這種影片,適合闔家觀賞,但!事實上!根本!就沒人、會想來看,除非!他是晚上吃太飽了,想用自己的血、來小廣場"養蚊子"。

『哦~晚上!蚊子好多哦。好像!沒什麼人來看影,在鹿谷!那邊,玉峰隊、田埔隊!也差不多是這樣;都只有!一些小朋友來捧場而已~』張權!站在電影放機器旁,邊忙著!不斷拍著!手上、腳上的蚊子,邊對!在一旁的徐文說。而!徐文!也只是!淺淺的笑著,緩緩的!回應張權的話、說『嗯!~我也覺得。像!會喜歡看電影的,大多是像我們這樣的年輕人;但!那有辦法,村裡面住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當然!對看電影,不太有興趣~』。事實上!這晚!來小廣場看電影的,就連!石磊隊的隊員、除了!器材組的人外,也來的不多。畢竟!「八百壯士」這部"愛國片",大家!都是從國小開始、就由學校帶去電影院看;而後!在"反攻大陸"、"戒嚴"的年代、電視上!又一再重播,大家!也不知、都看過幾十遍了,怎麼!還會有興趣再看。

『~張權!這部、放映機的下面,燒的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這麼亮??』電影放映機,投射著一道光束、到高掛的布幕上,戰爭的槍砲聲隆隆;而!程泉!卻看著,在電影放映下,燃燒著、明亮到刺眼的東西,好奇的問張權。張權回答『這個是鎂啊~喂!程泉!你不要一直看著那個,不然!待會,你的眼睛!恐怕、會看不見哦~哈~』。『徐文、程泉!來~我教你們,怎麼操作這部放映機好了。下期!我可能不會再出隊了,如果!還要放電影,到時!就得靠你們了~』張權!這次!已經、是他第四次出隊,所以!他說,他不會再出隊,也是理所當然;而!社服隊!工作的衣缽、總是要傳承下去。所以!張權!邊放著電影,在小廣場上,也邊!巨細糜遺的,為徐文、程泉!講解著,怎麼!實地操作電影放映機。而!這部電影放映機器,出隊的這段期間,事實上!也都是由張權,用一部破桐罐車、載著;游走!在南投的鹿谷鄉,與雲林的林內鄉,輪流在社服隊的四個隊之間,由他!負責放映電影。

據!張權說,他載電影放映機的那部黃色"破銅罐車",是向志傑!他家借的,因為!志傑!他家,就住在南投的鹿谷鄉,距離!社會服務隊、出隊的地點並不遠;而且!那輛車,志傑!他家也沒在用,所以!志傑他爸爸、也就把車!暫借給社服隊用。『~說到志傑!他今年暑假,在YMCA去帶兒童營隊。沒想到今天,他還空、跑到山上來看我們~』張權!笑說著,臉上神情卻露,些許遺憾之意。畢竟!張權和志傑,都是社服隊八期,從大一開始!就一起在石磊隊,出過三次隊的老隊員,彼此!都有很深的情誼;而張權!第四次出隊,卻看不見老朋友,心中!當然、也難免失落。

『哈~說到志傑!可惜,他今年!沒出隊,不然!石磊隊就熱鬧了。阿俊!跟志傑!這兩個人、只要在一起。哦~一天到晚"鬥嘴鼓",聽他們說的話,真的會笑掉人家大牙~』徐文!站在小廣場的電影放映機旁,聽著!張權!談起志傑,也接了張權的話,拍著程泉的肩膀、笑著!對程泉說。徐文!上期!第一次出隊,而當時!志傑!正是石磊隊的隊長;所以!徐文!對於,志傑!跟阿俊,兩個人在石磊隊的一搭一唱,或唱雙簧、或說書談古!說相聲,可謂!記憶深刻。而!程泉!對於!張權,和徐文!嘴裡所談的志傑,印象裡,只是!說話聲音有點沙啞,皮膚黑黑的、長的高高壯壯的、 一個!在人群中!風頭很健的男生;每每!在社服隊!總隊的活動中,也總是和阿俊! 一起站在台上帶活動的人。

「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的電影,槍砲聲隆隆!在蚊子飛舞的坪頂村小廣場,殺聲震天;看電影的人!雖然不多,零零落落的小廣場、場面有點冷清。不過!石磊隊,今天!是熱鬧的,因為!有一群社服隊的老隊員;今天!從台中的大度山,騎著機車到雲林縣的山上,來到坪頂村探視,石磊隊!這個暑假的出隊情形...。

2、老隊員探視

這天!早上,話說!石磊隊的兒童生活營,正當!大家帶著小朋友、手裡拿著捕虫網、或!在山路的旁,或!在樹林間;追逐著蝴蝶、捕抓著蜻蜓,甲虫..,然後!把它們裝到玻璃罐裡迷昏,準備帶回學校去做昆虫標本。大約!早上十點多,山崗下延著山路,大家!看見!有幾輛機車,正彎延著上山;而!騎著機車的人,大多是穿著淺綠色的上衣。『ㄟ!阿俊!那好像是我們社服隊的耶,可能!是我們的顧問,石磊隊的老骨頭,要上來看我們哦~』呂賢!在山路旁的樹蔭下,先看見了,指著騎著機車人、對阿俊說;而!阿俊!聽了,也走到山路邊,以手遮陽,做孫悟空!遠脁狀,回答『嗯~果然!沒錯。騎在最前面,那個是林棟樑,我認得!他騎的越野機車,椅座都翹成了V字形,真是"機車"~』。正當!大家!聽到呂賢,和阿俊的話,陸續也走到山路邊、探望;而!幾輛機車,此時!也在陽光下、蓊鬱的山腰、陡斜的山路!慢慢的爬了上山崗。

『嗨~林棟樑,哦~志傑~你也來囉~』呂賢!站在山路旁,看著!機車騎近,便大力的揮手;遠遠的!就大聲的、向騎在機車上的人、問好;而!待機車!在山路旁停下,彼此!熟識的人,又是一陣熱烈的打招呼『嗨~呂賢!你在打混摸魚哦~。ㄟ!阿俊!你們在這裡,還好吧~』。『啊~還好!還好啦。國泰民安、風調與順。你們先把機車騎進學校去好了啦,我們現在!也正要、帶小朋友回去~』阿俊!和大家!熱烈打過招呼後,幾輛機車也就,先行騎進了學校;而!隨後,石磊隊的大夥,也帶著小朋友、和捕抓到的昆虫,一路!歡喜,彷彿!有客人!來到家裡做客般的、又跑又跳的回到學校。

『喂!阿俊!我們石磊隊的山寨,你搞的還不錯嘛。"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至今~還!沒被!"朝廷"、給"勦滅"~』志傑!看見! 阿俊!帶著小朋友,剛走進校大門口;迎面而來,志傑!就是對阿俊、挑釁的問候。『啊!志傑~你是不是!回到石磊隊,想謀逆、篡位的。什麼"山寨",什麼山中無"老鼠",自從討伐、蕩平!"反賊"後;這裡!我已經、割地自立為王,把他定都為國都了~』阿俊!剛進校門,聽見!志傑的挑釁,當然!開口、立刻!也反將了一軍;接著!阿俊!意猶未盡,只見!他比手劃腳的,又繼續說『哦~不!我已經!"稱帝"了,國號!"俊",今年!就定!為"英俊元年"好了。哈!哈~。朕!要以這以這裡為根據地,然後!逐鹿中原,統一天下~有為者當若是~』。『~阿俊!那你的墳墓、哦!不!是"陵墓"蓋好了沒有,等你的墳墓蓋好了,我就要揭竿起義;率領江東子弟,"反攻大陸,消滅萬惡共匪",哈~哈!吾將取而代之~』志傑!和阿俊、這一高一矮、膚色一黑一白的搭檔,在石磊隊!已出過三次隊,而!兩個人!也一起鬥嘴、鬥了三期。所以!兩個人!再見面,嘴上!難免!又是場龍爭虎鬥、而!這似乎,也是!志傑、和阿俊!慣有的、打招呼方式。這次!志傑!暑假沒有出隊,剩阿俊!一個,自出隊以來、正覺得!少了什麼,直到!志傑!今天!上山,這!才又讓阿俊!找到了,石磊隊!最佳拍檔的感覺。

『喂~你們兩個七爺、八爺啊,一見面!就鬥個沒完。阿俊!你也沒有問問,總隊長,和顧問!他們,中午!要不要在我們隊上吃飯~』大家!在坪頂國小門口的步道,被志傑和阿俊!他們兩個的鬥嘴、逗得!聽的!正都笑的忘了時間;倒是!生活媽媽!大婉兒,想到了中午!要不要、多做飯的事,提醒了阿俊。『吃飯~對啦!現在!石磊隊,是誰掌廚啊。不會!還是大婉兒,妳吧。上一期,妳把我們石磊隊,養得!每個人都面有菜色,營養不良。希望!妳這一期,有點進步,不會再把"沙拉脫"當成"沙拉油",放進鍋裡了~』志傑!才聽到大婉兒!開口,提起了中午!吃飯的事;立刻!又提起了、上一期出隊,大婉兒!做菜、出的糗事。『~大婉兒!是有進步啦。不過!整個生活組,沒有一個女生敢殺魚,也沒有人敢切肉;所以!從出隊!到現在,我們都吃素,不然!就是吃罐頭~』阿俊!才聽見!志傑講完,跟著!也幫腔,糗起大婉兒的生活組;只見!阿俊!雙手合十,一付虔誠,裝模做樣!敲著木魚、唸著!佛號、說『叩!叩!叩!叩~阿彌陀佛,蒼天有好生之德。再這樣下去,我們石磊隊!都快變成和尚、加尼姑的"頌經團"了~』。小朋友!都已帶進教室裡,做昆蟲標本;跟著!志傑、林棟樑,和幾個出過三次隊的顧問,也與阿俊!一同進入了會議室,與石磊隊的老隊員,談著!出隊後的狀況。

『哦!兩箱泡麵耶~志傑!你們人來就來。幹嘛!這麼客氣,還帶!伴手禮~』呂賢!看著!來探視大夥的顧問,從機車上!搬下兩箱泡麵,眼睛!瞬間發亮;雖然!呂賢!嘴裡,說著客套話,不過!卻早已伸手,老實不客氣!把顧問手上的泡麵,搶了去、更大聲喊著『~牛肉麵~肉耶!太奢侈了。吃肉!太奢侈了,我會有罪惡感~』。

程泉!對於!這天!上山探視石磊隊的顧問,大多並不認識,不然!就是只有數面之緣、但!並不相熟;唯有!林棟樑!和阿俊!聊了一會後,就主動來找程泉,一起躲到教室後方、"抽煙"。『ㄟ!泉仔!跟社會服務隊、出隊、感覺還好吧~』林棟樑!問程泉。是的!跟著!社會服務隊,到雲林縣的偏遠山區!出隊,對程泉!來說、是一個!人生特殊的經歷;也可以!說是他的人生、一個重要轉捩點。程泉!自上大學以來,可以說!大多數的日子、都是在寢室睡覺,不然!就是在舞廳、在撞球室度過。但!經過了!這個暑假,與石磊隊的大夥、在坪頂出隊後;程泉!不知不覺!已愛上、這種! 一群人為辦活動、而努力的營隊的生活、與山居的歲月。『~阿俊、貢丸..,他們都很好,你在這裡!應該!可以學到蠻多東西的。泉仔!加油~』林棟樑!邊抽著煙,在教室後方的草地,邊對程泉說。是的!學生時代的營隊生活,確實!讓程泉!學到許多,後來!也交到了,許多的好朋友;從社會服務隊、康輔社,到 YMCA,程泉!在營隊生活的歡笑!淚水、與同甘共苦中,體驗了!友誼、夢想、與愛情 ...。誠如!那天!探視石磊隊的顧問,在離開坪頂國小前;志傑!在石磊隊!留言簿,所寫的話...。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在生命的過程中會有許多車站,而!大學這個車站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捩點。參加了三期的社會服務隊,感觸頗多,內心的掙扎是我成長的過程;不過!我真的好喜歡,社服石磊隊!這個大家庭,更感謝她給我滿籮筐的收獲。青春是無怨的,因為!她讓我無悔;社服隊有我無怨無悔的青春。她讓我惘然,她讓我挫折,她甚至!讓我心甘情願;只是為了一個心願。成功的定義,並非名利的累積,最重要的是細細品味;在自己成長的過程中,點滴....。~志傑留言~」

3、周為的電話

1999年七月,程泉!從谷關!開夜車,回到台中後、天!已大亮。沖了個冷水澡,洗去了,到谷關!一天一夜的汗水黏膩後;程泉!疲倦的!在床上,昏昏沉的!倒頭便睡。「青春怎能無怨無悔」程泉!這趟到谷關,十年來,始終!讓他魂縈夢遷的YMCA谷關營地;而!如今!再見、卻早已人事全非,這!讓程泉!在夢裡,更憑添了多少世事變遷的失落。「成功的定義,並非名利的累積~」雖說!學生時代,程泉!在"社會服務隊"中,也曾被!志傑,寫下的這段話感動過;然而!自踏入社會後、在現實的生活中,程泉!!卻始終無法逃離,世俗的名利、對一個人!成功與否的評價。「學生!在學生時代的想法,也許!總是太天真~」程泉!昏沉的想著;因為!這個社會!總是以一個人,擁有的名利與權力,來評斷一個人成功與否。而!這十年來、程泉!也只是!越活越幼稚,越來越迷惘;或許!也可能是,這個現實社會、太污濁、沉淪,而!大多數人的思想層次、也都只是!以擁有的物質慾、來評價人的靈魂。所以!除非是在夢裡,否則!程泉!在清醒的時刻,總是!常因!學生時代、對生命!天真的想法!而感到痛苦。

『~叮鈴鈴~叮鈴鈴~』程泉!髒亂的住處,在一旁灰塵堆積的電話;以為!早已故障,數年!不曾響過的電話鈴聲,這天!突然!又響起。一般來說!程泉!在清醒的時刻,就算!是有電話鈴響,他也是不接電話的;只是!這天!由於!旅途疲倦、大腦昏沉,半夢半醒間!程泉!不知不覺,就接起了電話。『喂~請問程泉!是住這裡嗎!?』程泉!昏沉的,剛接起電話,就聽見! 一個好幾年前、熟悉的聲音,從話筒裡傳出;這熟悉感!卻讓!程泉!一怔。像是!窮途末路的人,接到了!上門討債的電話,程泉!突然!想把電話、立刻掛掉、好逃離現實壓力;然而!在電話那邊,傳來的,其實、卻只是!十年前!與程泉!一起在YMCA帶營隊的朋友、"周為"的聲音。

『~哦!周為哦~好就不見,怎麼!會突然!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嗎?~』與幾乎!十年不曾連絡的老朋友、再連絡上;程泉!卻只有一種!心虛感,戰戰兢兢的!只想,趕快把電話掛斷。『哦~程泉!沒有事,就不能連絡嗎?!。喂~這幾年!你真的!很會躲耶~我找了你好幾次、都找不到,今天!終於!被我逮到了吧~看你!還要再往那裡逃~』周為!一派輕鬆的,在電話!那邊、一如十年前!笑說著。而!程泉!在電話這邊,戰戰兢兢的!聽著!周為!說話,發覺自己!拿著電話筒的手,竟微微的發抖;彷彿!害怕!自己,真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被周為!給逮著了。不過!程泉!也是真的害怕,被周為知道,這幾年!他所"見不得人的事";因為!程泉!已經失業好幾年了。而!在現下的功利社會,一個人沒有在賺錢,原本!就是一件恥辱的事;甚至!比做奸犯科、而賺大錢的人,更讓自己的家人、與自己!都沒臉見人。

『喂~程泉!你現在!在那裡工作?!?結婚了沒有?!?怎麼!都不跟大家!連絡一下~』周為!在電話裡,即使!是家常問話,卻終於!還是問到了;程泉!心中!最害怕、與"見不得人的事"。『工作~做什麼工作哦..。沒有啊~我!在睡覺啊~。現在!這樣,暫時的啦~我將來!會成功的~我有辦法的~』程泉!大腦原本就有點昏沉,此時!聽了周為的問話,心中的慌張!更像!是一隻,多年!始終!躲在黑暗洞穴的老鼠;突然!被人從尾巴、扯了出來!攤在陽光下一樣。程泉!結結巴巴的,腦海一片空白,胡亂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的,回答了周為;頓時!周為!似乎!說話的語氣,也不似!先前時的一派輕鬆。兩個人!在電話的兩端!彼此之間!更好像是,隔了層什麼、也許!是人生起落;而!畢竟!大家!現在!都已,不再是!無話不談的學生。

『ㄟ!程泉,以前!在YMCA的王營長,你還記得吧?!?他後來離開YMCA去美國進修,現在!他已經拿到博士學位,回來了。還有!中山醫學院的益堅啊~色狼堅!他也剛從英國,拿到博士學位回國。所以!陳營長!想邀我們!從前那些!YMCA的活動幹部,一起再到谷關營地。哈~再到!我們的"山寨","土匪窩"去住幾天;然後!像從前晚上!那樣!烤肉、聊天。志傑啦、德輝啦、文華、致男..,他們都要攜家帶眷去耶;你去不去~好啦!一起回到在我們的"谷關山寨"來啦~大家!都十幾年沒見了~』周為!把打電話給程泉,主要的目的!說了清楚;而!程泉!乍聽,周為的邀請,一時!也心猿意馬。因為!程泉!今天!也才剛從谷關回來,確實!他也很想!再跟大家,一起上谷關營地去;然後!就像!十年前,營火晚會結束、和大家!用營火的餘燼、一起再烤肉、聊天。於是!程泉!問周為、說『周為!你們要去谷關營地哦。那陳營長!他們什麼時候要去~』。

『~陳營長哦~人家!他現在!已經不當營長了,好幾年前,他就已經升YMCA的了館長。哈~所以!我們現在!要叫他!陳館長、才對。YMCA!明天!開始、就要在谷關!做幹部訓練營。所以!"陳館長",是邀我們!後天,等!幹部訓練營結束,我們!再一起上山。哈~到我們從前的"谷關山寨",再"落草為寇"當土匪,這樣!大家也比較悠閒~』周為!在電話!那邊,向程泉!說明,大家!要上谷關的日期後;接著!周為,又順便的向程泉、提起了!從前!一起在YMCA帶營隊,那些活動幹部的近況。只聽!周為、依序的說『~程泉,雅淑姊~你記得吧。她跟德輝結婚後,現在!已經!有兩個孩子了。然後!她畢業!就到YMCA工作,現在!已經是YMCA的主任幹事了,就跟!從前的陳營長的職位一樣了!耶。還有!!志傑!跟美美,結婚!現在!也有一個孩子。然後!文華!後來!研究所畢業,現在!跟我一樣,都在新竹工作。德輝!也一樣在新竹工作,他現在!已經在一家高科技的大公司、當經理了耶...』。

『大家!都好久沒見了,程泉!你也會來吧~』周為!在電話那邊,再次!邀程泉,也一起上谷關;不過!程泉!猶豫、掙扎了一下,還是!拒絕了!周為的好意相邀。因為!在電話這邊!當程泉!聽著,周為!一一的告訴他,關於!過去的朋友,現在的近況;程泉!不禁越聽,覺得!自己的臉龐越熱,大腦!也越來越清醒。「原來!在我失業,成天昏睡的這幾年,大家!竟都已成家立業,且事業有成~」程泉!原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不仁了,竟然!卻還有羞恥心;是的!程泉!已經、與過去!學生時代的朋友、差距越來越遠了。而!聽著周為,談起過去的一起玩,一起鬧的朋友,他們現在的成就;此時!也只是,讓潦倒的程泉、感覺到更落寞。「不如!與大家~都不要再連絡,也都不要再見面了吧~」程泉!掛斷電話後,落寞的想著。畢竟!人類的社會是有階級的,雖然!學生時代!大家!都是玩在一起的朋友,但!踏入社會後,如今!大家的身份都已不同;而!與身份地位不同的人在一起,彼此!又還能有什麼話、好談的。

程泉!兩眼茫茫的,坐在屋裡的一角,面對!滿屋子的垃圾、灰塵堆積,還有蜘蛛網掛滿的牆角;現在!程泉!在人類社會的階級中,大概!算是、連吃飯都有問題!且被眾人鄙視,屬於!社會!最底層的"賤民"。而!社會最底層"賤民",心中!總是充滿仇恨、與自卑;這又豈是,社會的中上階級,與"貴族"所能理解。大家!都認為,程泉!是自己,自甘墮落、不知上進,然而!這人類社會!原本就存在許多的不公平;或是說!程泉!由於!自己人生的不如意,所以!他討厭,那些!人生一帆風順,擁有權力、財富、甚至!幸福、快樂!而高高在上的階級。

社會上!高高在上的階級,更總不時的炫耀,他們的幸福、快樂,與擁有的財富、權力;致使!社會上的"賤民",因!一無所有,而!更心生!仇恨!怨墜。人類的社會!總是要亂的,因為!社會的不公,而導致!階級的仇恨;古往今來,就如同!生命的輪迴一樣、永無止盡。程泉!心中!有許多怨恨,無法發洩,獨自!坐在屋子的角落裡,即使!窗外的陽光彷彿!很亮;然而!程泉!的屋內,卻始終!陰暗。程泉!始終!兩眼茫茫無神的望著,地上的陰影移動,直到!日已西沉,而!程泉!屋內的陰暗,也隨之擴大;一天就這麼又過了,只有!陰暗!漸次!變成一片漆黑,將程泉!吞沒。程泉!幾乎!已完全遺忘,自己的心中!也曾有光明與善良,畢竟!那是!年代早已久遠的學生時代;當時!程泉!在社會服務隊中,竟也!曾想與別人一樣,學習、主動關懷別人、與積極上進,雖然!當時!他的想法,也只是膚淺。

社會的階級,仇恨沒撫平,亂事將不斷;生命的輪迴亦同。或有人說!社會服務隊,像是擾民,或有人!認為!社會服務隊!只是一群學生上山去玩;然而!只要他們心中有關懷,有善良,或許!也能撫平些許,這社會上的資源分配不公。

4、阿俊下廚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為紀念"七七盧溝橋事變",暨 蔣公,宣佈!全面對日抗戰;所以!"朕"親自下廚、洗手做羹湯,為大家做了道菜。三菜一湯的滿漢大餐,但!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太客氣了;出隊這麼多天來,"朕"!第一次!看見!餐桌的盤子裡,竟膽敢~還有!沒吃完的菜、剩下。~阿俊留言~」「貢丸回應─阿俊:你做的菜,只能用"皇恩浩瀚、卻不知!黎民百姓,民間疾苦",來形容。你今天做菜放的"鹽",大概!比我們吃的那一整鍋飯還多...。」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所有!石磊隊員,隨時!提高警覺,有人要"毒死"你們。經查~嫌疑犯"呂賢"~中午!竟將"石灰粉"、當做!水餃皮的麵粉。所幸!生活媽媽及時發現,不然!這次出隊;大家!恐怕!都要,"躺著抬回去"了。~大明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小婉兒!幫我洗衣服耶,太幸福了。~呂賢留言~」「大婉兒留言:小婉兒!我是怎麼教妳的,幫他洗衣服就算了;還傻到!幫他"洗褲子"~唉~。」

石磊隊!在坪頂村,出隊第四天;這天!晚上!在坪頂村的小廣場,要辦的活動是"電影放映"。"電影放映"!只要一台電影放映機、與布幕,既不需要!舞台布置,也不需要排演節目;所以!這天!傍晚,小朋友!回家後,大家!也都顯得悠閒。或許!也是!因為!大家都!閒閒的沒事,於是!不甘寂寞的人、反而!會生出許多事;像是!隊長!阿俊!也許真是太閒了,傍晚!他竟一時心血來潮,說晚餐,他要親自下廚,做幾道菜請大家吃,犒賞!大家!出隊的辛勞。「阿俊!會做菜嗎!?」這是!原本!大家!心中存疑的,雖然!幾個有"先見之明"的老隊員,極力阻止!阿俊!幹出傻事,然而!阿俊!卻還是!一意孤行;眼看!阿俊!仗著隊長的威風、走進了廚房,不禁!讓!大家!覺得很害怕,因為!可能!大家!晚餐、都沒得吃了。

『大婉兒!今天的晚飯,妳準備!煮出幾種顏色,讓大家吃啊~』阿俊!走進廚房,隨口問問;而!此時!生活組的女生,也都已在煙霧迷漫的廚房,披頭散髮的、忙著做飯、做菜。社服隊!出隊後,每隊的炊具,主要!都是兩個!那種!一般在鄉下"辦桌"、常用的大瓦斯爐,擺在廚房的地上;一個用來煮飯,一個用來做菜。『阿俊!拜託~你出去好不好。都嘛是你!進來吵,飯才會燒焦~。你再不出去!等下!鍋底,最黑!燒焦的飯,都給你吃~』大婉兒!看阿俊!走進廚房,沒好氣的、想趕他出去;何況!阿俊!問到了,讓大婉兒!心中,最痛的煮飯問題。大學女生!大部分,原本就不會做飯,更由於!大瓦斯爐的火候,不好控制,所以!自出隊以來,大婉兒!讓石磊隊!吃的飯;幾乎!也都是鍋子!最上面一層飯不太熟,而!鍋子!下面的飯卻燒焦,只是!中間!薄薄的一層飯、讓人略可下嚥的"三色飯"。

『冬粉、豬肉罐頭,蔥花,味精、鹽巴..,再用!一點太白粉好了。啊~沒有太白粉,那我用麵粉代替好了~』阿俊!走進了廚房後,生活組的女生、個個都在忙,也沒空理他;所以!阿俊!也就一個人、在廚房!走來走去,嘴裡!還喃喃自語的,找著些!他想做菜的食材。只見!阿俊!找好了食材後,自己在水槽邊,邊打理著,邊又對著,正在做菜的小婉兒、喊著『喂!小婉兒~妳那道菜,做好了後,把鍋子,讓給我用一下。我要做一道"螞蟻上樹",犒賞大家~』。『拜託~阿俊!你不要做菜,才是犒賞大家。你做的菜,誰敢吃啊~』小婉兒!聽到阿俊,說要自己做菜,當然!當面就給他"吐槽";不過!阿俊!立刻!卻也,在煙霧漫漫的廚房、擺出隊長的威嚴,恐嚇小婉兒、說『小婉兒~妳竟敢"龜笑鱉無尾",嘲笑朕、不會做菜。大膽~還違抗"聖旨"。看我!待會!不把妳,給拖出去、斬了~』。生活組!眼看,拗不過阿俊,活生生的!也只好!任著阿俊!拿著鍋、瓢、鏟子;大顆汗珠、小顆汗滴的,在廚房裡!給大家的晚餐,製造與痛苦與不幸。

『社會服務隊的男生,除了!生孩子!不會,什麼都會~。那像!小婉兒~妳除了會生孩子,大概!其他!什麼都不會~』阿俊!邊做著菜,還邊!向小婉兒、誇口;此時!呂賢!也走進廚房,正巧!聽到阿俊!說這句話,立刻!站在小婉兒!這邊,就對阿俊!反唇相譏、說『阿俊~誰說!小婉兒!只會生孩子!而已,小婉兒!還會"哺乳",你會嗎?說啊~阿俊!你會嗎?!你什麼都會~你會"哺乳"嗎~』。『喂~你們兩個!是進來幫做菜的,還是!進來鬥嘴的~再吵。我要把你們兩個、都趕出廚房去了~』煙霧漫漫的廚房,小婉兒!聽著!阿俊,和呂賢!竟拿自己,開起了玩笑;於是!小婉兒!隨手!抄起了身邊的菜刀,做勢就要砍人,這才嚇的!呂賢!又從廚房、沒命的!逃了出去。

『咦!這個鹽,怎麼會是甜的~』只見!阿俊!在炒菜的鍋邊,又添味、又加料。大家!看阿俊!做菜,做的額頭都冒汗,臉也都被爐火烘的通紅;你也不忍說!阿俊!他不努力用心做菜,然而!凡事,也並非!只要!努力就能成功,眼前!就是一例。『阿俊!你把糖當鹽了啦~』大婉兒!看著!阿俊!竟把糖當鹽,一把的倒到鍋裡;趕忙!把一包鹽,遞給阿俊、換過了他手裡的糖。只是!這一鍋的"螞蟻上樹",怎經得!阿俊,這樣!又是!糖、又是鹽,又是翻攪,又是倒了太多水下去;直到!最後!撈起來放在盤裡、簡直!變成了湯麵糊。而!晚餐!總是要吃的,飯菜都上桌了,只是!這晚!餐桌上的四菜一湯;看起來!簡直!就像!小孩子!辦家家酒一樣,果真!是讓人、不忍卒賭。

『這個蘿蔔乾煎蛋,還可以!吃啦,只是!阿俊~你放了幾斤鹽下去~這麼鹹。還有!這個"螞蟻上樹"?!?怎麼吃啊~好噁心!簡直!就像漿糊。阿俊!我看!你以後,最好!不要再下廚房了~』貢丸!舉箸良久,始終!卻不知,該如何!下手挾菜,只見!她看了這個!搖頭,看了那個也搖頭,邊吃著晚飯!更邊搖頭;於是!貢丸!老實!不客氣的,就給阿俊!提出良心的建議。而!阿俊!雖然!使盡了渾身解數,把畢生!做菜的本事都使了出來,然而!看著!餐桌旁,大家!一付"含淚"吃飯的模樣;阿俊!也自覺心中有愧,只覺!汗涔涔,而!淚潸潸,吃著飯,心中!更在淌血。「下廚房!做飯做菜,畢竟!也不件容易的事~」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經此一事!阿俊,大男人的心態,深受打擊;但!也總算!有所領悟,也再不敢!嘲笑女生,只會生孩子。

『喂!呂賢!你怎麼不多吃一碗,平常!你不是都吃三碗飯,才會飽嗎~』阿俊!原本!以為!自己的努力,會獲得讚賞,然而!眼看!飯鍋裡的飯,都快吃完了,而餐桌上的菜!卻還有剩;這是!出隊幾天來,從未出現過的情況,倒也不是!今晚的菜特別的多,而是!大多人,都寧願吃白飯,也不敢!吃餐桌上的菜。於是!看著平常,最會吃的呂賢!似乎!也要下餐廳了;阿俊!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希望!呂賢!能幫忙、多吃點菜。只是!呂賢!畢竟,也讓!阿俊!最後的希望,破滅了;只聽!呂賢!對阿俊說『哦~阿俊!不公平啦~你自己幹的事,你自己要負責。你是隊長耶!要做個負責任的男人~你要把菜吃光,不然!我們都會!看不起你,我們要!唾棄你~』。『哎~反啦!反啦~』阿俊!聽了呂賢!無情!且殘忍的話後,頓時!感到萬念俱灰,而!當!所有人!都下餐廳後;在餐廳!明晃晃的燈光下,剩下的!就只有!阿俊!一個人,還!吃著餐盤裡!剩下的菜,那孤獨的樣子!看起來、也真的!很可憐。一個人的夢想!怎能經得起,如此!無情的打擊,從此後!阿俊!再也沒有、下過廚房;不過!大家!卻也因此,而!額手稱慶。

卡片【程泉:對你的感覺總是有點慵懶,可是!看你跳舞的時候,又是總是陶醉其中、渾然忘我;願你~出隊能有,非常充實的感覺。大婉兒】

卡片【程泉:跳舞、演戲都行,只是時常默不開口。對了!你對小孩子講課,也蠻有一套的哦!祝福你。小婉兒1988/07/x】

卡片【學長:看你在開會的沉默,總使我感到嘆息,因為!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多話想說,但為何不說呢?還有學長,你的舞跳的不錯的,希望!我也能和你一樣。呂賢】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今天!有個小朋友,跑到我跟前,掏出口袋裡的東西,對我說"小渝姊姊,我今天記得,帶手怕衛生紙了~"。這種喜悅的心情,更甚於,小朋友!是否喜歡、參與我們辦的活動;或是!是否熱切的,跟我們玩在一起、更讓我覺得!有種成就感。也許吧~我們期望,小朋友!會有什麼成長、或改變,這可能不是短期,能觀察的到的;但!我們也不需以小朋友!參加活動的人數、與短暫的熱情,來判定,我們出隊的目地、達到與否。夥伴們!也許!總過於期望小朋友,在營隊中的活動上,能有情緒上熱切的回應;然而!不知不覺中!卻也偏離了,我們活動的目地、與本意。我想!我們出隊來到這裡,要帶給小朋友的,不只是團康、和帶動唱..;打起精神,用心去觀查、去探索,也許!你會另有所得...。~小渝留言~」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