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五章社服石磊隊坪頂才藝晚會及媽媽教室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出隊已七天,這幾天來的活動,對"服務"二字的理念、和出隊前、又有些出入。我原本以為!出隊會很忙很累,但事實上!也並非很忙,感覺!大家散散的,包括我。家訪時!能訪問到的,只是!幾個老阿公、老阿婆;辦活動時!參與率、似乎!也都不如預期,還有!小朋友!很頑皮...讓我有點失望。我在想!出隊的實質意義是什麼?!不過!令我欣慰的是,夥伴間的相處很不錯。希望!剩下的幾天,大家!能表現的更好一點,也希望!這次出隊,能獲取 一些常識與美好的回憶。~美均~」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出隊不比在家、及在學校。要面對許多不熟悉的村民,小朋友、及活動中不斷出現的挑戰,而!這也算!是一種考驗吧。~貢丸留言~」

1坪頂才藝晚會及媽媽教室

1988年七月暑假,社服石磊隊,到雲林縣坪頂,出隊!第七天;這個暑假,總共十一天的出隊,已過了大半。而當!出隊的新鮮感消失後,繼之而來的,在激情過後,人的情緒!總難免!出現、彈性疲乏;加之!石磊隊!在坪頂村!辦的活動,有些活動!參與的人也不是很熱烈,這更難免!讓有些隊員,心中產生對於「出隊!究竟所為何來」的矛盾。「出隊的工作目標何在?!」「當小隊輔的角色,是要跟小朋友玩在一起,還是!要求,小朋友守紀律?!」;每晚的晚報,新隊員!心中矛盾的問題越來越多。「我們所辦的活動,是否!是村民需要的~還是!只是!我們主觀的一廂情願,而!出隊!也只是我們自己在玩而已~」即使!有隊員間的彼此鼓勵,與老隊員!給新隊員的解釋;然而!活動的成、敗,直接影響到的,卻是石磊隊!隊員,對於!社會服務隊!當初,出隊的熱忱。然而!大夥,或許!會因為,對"服務"二字,認知的關係,而!對於!社會服務隊,出隊後的工作與活動,有所懷疑,與內心的衝突、矛盾;但!大夥!對於,出隊後,隊員與隊員之間,感情更加緊密的結合,與彼此的關懷、卻是無庸置疑的,至少!大家!都變成了好朋友。

話說,石磊隊!這天晚上!在坪頂村,同時!辦了兩個活動。一個活動!是生活組在「社區活動中心」內、主辦的的"媽媽教室";而!另一個活動,則是!活動組,在「社區活動中心」外,小廣場辦的的"才藝晚會"。所謂!"媽媽教室",顧名思義,當然!就是石磊隊!生活組的"小女生",想教坪頂村的家庭主婦、婆婆媽媽們─"怎麼做菜"。這聽起來!似乎!有點不可思議,因為!石磊隊,這些個尚在讀大學,待字閨中的女生,在家裡!根本、就不下廚房;更何況!生活組,不管!是大婉兒,還是小婉兒、做菜的本事,大家!在出隊的這幾天,也早就已經領教過,可說!除了!煎蛋以外,其餘!根本乏善可陳。不過!雖然!坪頂村的這些!婆婆、媽媽們,下廚房!少說、都有幾十年的經驗;在做!家常菜上,也絕對不是,石磊隊的這些個大學女生,所能比得上。但是!有道是「學有先後,術有專攻」,今晚的"媽媽教室",石磊隊!生活組!敢辦這個活動,自然!也是有備而來。那就是!石磊隊的生活組,準備將"以己之長、攻彼之短",派出小婉兒,挑戰!坪頂村的眾婆婆、媽媽們,教他們!怎麼做"蛋糕";畢竟!蛋糕!這種洋點心,是!偏遠的山區鄉下,鮮少!有人吃過的,更不太可能!有人會做。

『小婉兒!今晚!媽媽教室,妳要教做蛋糕,已經練習了一個學期、還!有沒有問題啊。不要"凸槌",把我們石磊隊的臉的丟光了;如果!這樣!妳就不要回來啦~我們也不會再承認,妳是石磊隊的人~』晚上!六點半,阿俊!在大夥、從坪頂國小出發,往坪頂村!月光幽微的山路上,一再!對小婉兒!耳提面命。而!小婉兒!面對!石磊隊,此成敗、榮辱的大任;似乎!臨陣!也有點怯場,只聽!她支支吾吾的,回答阿俊『有啦~在學校、做蛋糕,人家!最後一次!有做成功。可是!我們在坪頂村,跟村長借的那個電鍋,跟我在學校蒸蛋糕的那個,又不一樣。所以!我這次!也不是很有把握耶~怎麼辦~』。『哎呦~阿俊!你不要!再給小婉兒壓力了,好不好?!?人家!她現在,已經!很緊張了耶。你再給她壓力,她一定會凸槌啦~到時候!都是阿俊!你害的~』大婉兒!生活媽媽,看著!小婉兒!那付!彷彿!"大姑娘初上花轎",緊張局促的小模樣;忍不住,也責怪起阿俊!無端又給小婉兒,增加的壓力。跟著!呂賢!也幫腔、說『對啦~阿俊!你放心啦。上次!我們隊上,那包石灰粉,已經!被我拿去做水餃皮用光了;所以!今晚!小婉兒!至少,她不會!再有機會、拿石灰粉來當麵粉!做蛋糕了。耶~我們!在"活動中心"外面,等著吃蛋糕,就好了啦~』。

『喂!呂賢~那你的"望春風"、那首歌呢?!?準備的如何了。卡拉OK,才藝比賽的時候,要是!太冷場,阿伯、他們不上台的話;那你就先上台去"獻醜",拋磚引玉,知道嗎!?嘻~連你這種"破鑼嗓"、都敢!拿麥克風上台唱歌了,阿伯!他們一定、都會爭先恐後,上台去唱的~』阿俊!在月光矇矓的山路,原本是!沒注意到呂賢的,直到!呂賢!出聲,替小婉兒!辯護後;阿俊!才又想起,待會!才藝晚會,他要呂賢!預備先上台,唱首台語歌,拋磚引玉的事。而!粗線條的呂賢,老實不客氣,也大喇喇的,回答阿俊『啊~阿俊!你放心啦。我會保留一點實力的,不會!把向村長借的那部,電腦評分的卡拉OK、唱到一百分的。我會唱到九十分就好~不然!恐怕!村裡的少女都會愛上我,那我也會!很困擾的~』。『"美蘭"~"美蘭"!我愛妳 ...』呂賢!說著,就在山路的月光下,一派輕鬆唱起了,那首最近!他常掛在嘴邊、唱的「美蘭!我愛妳」歌;而!事實上!這首歌,最近!也不是只有呂賢!愛唱。「美蘭、美蘭~我愛妳..」石磊隊!最近,大概!有一 半的男生,嘴裡!都愛哼這首歌;因為!坪頂村裡,有個正在唸高中的女學生,名字就叫"美蘭",小家璧玉的!長的很是甜美、可愛。而!自從!"美蘭",在一次家訪中!被發現、其美麗後,那一家的那一條路,更是變成了,石磊隊!這群大學男生,趨之若騖的熱門"家訪"路線;每個石磊隊的大學男生,莫不想,一賭!"美蘭"、這個高中女學生的美麗的容貌,甚至!把石磊隊裡,"家花"的眾大學女生都忘了,因為!自古有云"家花,那有野花香"。只是!面對!石磊隊的眾男生,才到坪頂出隊幾天,就公然的!對坪頂村裡,美麗的女高中生,搞起"精神外遇";石磊隊的女生,也是!"事可忍,熟不可忍"。於是!在山路上月光下!當呂賢!唱著「美蘭~美蘭!我愛妳~」的同時;而!幾個女生!在小婉兒的帶領下,立刻!跟著!也就唱起了『美蘭!美蘭~我恨妳~』加以反制。

『美蘭~美蘭!我愛妳~"我恨妳"~』呂賢!一路上的月光下!以這首歌,一下"愛"!一下子"恨"的,又愛又恨的:和!石磊隊的女生,鬥法!鬥的半死。『喂~妳們不要!因為!自己長的很"抱歉"~就!嫉妬別人長的漂亮~太沒有"成人之美"的美德了~』呂賢!停止了唱歌,月光幽暗的山路上,大喝著!對眾女生說;而!這當然,又更引起了眾女生公怒,對!呂賢!罵聲連連。「呂賢~是吃裡扒外!不可靠的男人~胳膊往外彎~」只聽!小婉兒,嬌聲嬌氣、對著!呂賢、罵;跟著!貢丸更大表贊同的,又說「是呀~呂賢!將來必定!是個會,拋家棄子、狼心狗肺的東西~見色忘義~」。一路上,朦朧的月光!照在山路、而!一群人!就這麼笑罵著,走到了!坪顶村的小廣場;跟著!石磊隊!在坪頂村,今晚的才藝晚會,與媽媽教室,也開始場地佈置,活動也即將開始。

坪頂村!「社區活動中心」,晚上!七點。小廣場上!兩盞聚光燈,打在用白色床單縫成的布幕,而「東海大學!社會服務隊」的大黃色隊旗;還有!「救國團」的旗子、也一併!都縫在布幕上!當佈景。「才藝晚會」在主持人!忠義,和小慧!上台後,正式已開始。而!大家!原本!擔心、民風純樸、保守的村民、會不敢上台;然而!這次!大家!顯然,是多慮了。只見!晚會!才剛開始,村長!便在村民與石磊隊員的簇擁下,立刻!就上台獻唱了一首,台語老歌"港都夜雨"。而!看著村長上台唱歌後,台下的村民,似乎!也都蠢蠢欲動;紛紛的向,舞台一旁的報名台報名,準備!也要上台一展歌喉。

『~路燈青青、照著水面!引阮心悲意~青春男兒!要去兜位....啊~海風野味~港都夜雨、落抹離~』村長的歌聲,頗具水準,而!大夥,從他熟練的!能跟準音樂的節拍,也能料想到;似乎!村長,是常用他家裡、這台卡拉OK在'唱歌的。『啊~那會按呢~七十五分!而已。我卡早!都唱八十多分呢~』只見!村長,唱罷"港都夜雨"後,第一個動作,自然而然的,就是!先看,他那台!卡拉OK伴唱機上的電腦評分;然後!在大家的掌聲中,村長!卻一臉皺紋,唉聲嘆氣的,似乎!是對自己的表現,感到不太滿意。『喂~阿富啊~來呦!換你來唱一曲啦,咱!整莊頭,就你!最會唱啊~。來啦!麥克風!拿去啦~』村長!在下舞台前,說著!就要把手上的麥克風,遞給!一個叫"阿富"的村民;只不過!才藝晚會,還是!有主持人的。『哦~村長的歌,唱的!真的很好,像歌星一樣。恐怕!我們這些!少年仔,都跟不上哦~』忠義!趕緊!先接下了,村長手中的麥克風,而後!和小慧在舞台上,打了個圓場;接著!忠義!才又從手中,"才藝晚會"的報名表中,請第二位表演的人上場、而!上台的,正好!也就是那位,叫"阿富"的中年男子。

『~浪子的心情~親像...。浪子的運命~親像...』阿富!以滄桑渾厚的聲音,在舞台前!唱著!時下,最流行的台語歌曲;而!舞台一旁,呂賢、打"才藝晚會"一開始,便帶著點興奮的心情,在等著,要上台演唱他的"望春風"。「嗯!村長的歌,唱的還不錯。我應該!也差不多,這樣吧~」呂賢!原本!以為,今晚!在這個!偏遠山區的坪頂村,他將會、以他的歌聲!而!大出風頭,迷倒眾生;然而!聽了!村長的歌聲後,呂賢!不禁!有了棋逢對手的感覺。而!當阿富!渾厚的歌聲,再傳進!呂賢的耳裡,這次!呂賢!更知道,自己!得奮力一博、使出渾身解數,才可能有勝算。「~今晚!"才藝晚會",村民!參與都很熱烈。我也不能、再為了顧全!村民的面子、保留實力了,不然!我的分數太低,我們石磊隊,也會!沒面子~」呂賢!帶著點,緊張、興奮在舞台一旁、想著;而!此時!舞台前的阿富,也已唱完"浪子的心情"。『哦~阿富先生~"浪子的心情"~得到九十五分~』忠義!在掌聲中,指引著大家,看了看!卡拉OK的電腦評分;頓時!掌聲,更熱烈。

『啊~今晚!"才藝晚會"!村里的阿伯,阿叔!歌唱的實在都很好。啊!既然是同樂,接下來,所以!我們石磊隊!也要派出一個人,上台!唱首歌,來跟大家!互相切蹉,切磋哦~』忠義!在舞台!布幕前,準備!介紹!呂賢出場;接著!忠義的話,小慧!跟著、說『好~現在!我們石磊隊,就要派出我們的歌王,呂賢!上台,為大家!獻唱"望春風",大家!請掌聲,鼓勵~』。『獨夜無伴守燈下,冷風對面吹,十七、八歲未出嫁、想起少年家。果然標緻面肉白,誰家的子弟,想要問伊驚歹勢,心裡彈琵琶~』呂賢!拿著麥,在台前的聚光照耀下,一付唱作俱佳;只是!可能不曾用過卡拉OK唱歌,所以!節拍有點跟的不太準。只聽!呂賢!在間奏後,有點跟不上節拍的,又唱著『思念郎君做尪婿,意愛在心內,等待何時君來採,青春花當開。聽見外面有人來,開門甲看覓,月娘笑阮憨大呆,給風騙不知~』。『好~我們來看看,呂賢得到幾分...啊~那會"零分"。這卡拉OK有問題無~那會按呢~』忠義!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卡拉OK的電腦評分;頓時!掌聲中,大家!也都笑成一片,而!呂賢!只是!一臉哭笑不得的尷尬。

『啊~那有可能"零分",可能!卡拉OK有問題啦,擱唱一曲,試看看啦~』待!呂賢!尷尬的正想下台,此時!村長,卻希望!呂賢!再唱一次,試試看;而!眾人,也隨村長!鼓譟,希望!呂賢!再唱一次。於是!呂賢!在盛情難怯之下,又回到台前,唱了一首,他最熟練的台語歌"行船人的愛"。

『~每日生活在大海,行船走天涯~想到故鄉,阮的心愛,寂寞在心內。那通寂寞在心內,提出勇氣來...雙人若是有真心的愛,無人會阻礙~...』呂賢!為了洗雪前恥,這次!可謂!更賣力演出、博命的演唱;然而!對於!卡拉OK的節拍,呂賢!卻還是!有點抓不住。『~請妳相信我的愛,行船人的愛,千辛萬苦走遍四海,也是為將來~』經過一翻折騰,呂賢!總算!唱完了走船人的愛;而!緊接著,又是到了,緊張的評分時刻。『啊~~還是"零分"~那為按呢~』只聽見!在眾人的一片嘆息聲中,卡拉OK的電腦評分,所顯示!出來的分數,呂賢!還是零分;而!這下子!一試在試,呂賢!都是被電腦,判定為零分,這下子!他也沒說了,只得!默默"含著淚",黯然!把石磊隊的臉都盡了,而下台。

正當!坪頂村、「社區活動中心」外的小廣場,進行著"才藝晚會"的同時;而!此時!在「活動動中心」內的"媽媽教室",有一群坪頂村的婆婆媽媽,也正跟小婉兒!學著,怎麼做蛋糕。眼看!小婉兒!和石磊隊生活組的這些個、尚未嫁為人婦洗手做羹湯的大姑娘,一個個手忙腳亂的,教著!眼前!這些!少說都四、五十歲,年齡足足,大上她們好幾輪的婆婆、媽媽廚藝;當然! 一個個"黃花大閨女",心中也都戰戰兢兢,深怕!到時候!沒一個人,能把蛋糕做成功,把括教導的人本身。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過去了,"醜媳婦總要見公婆"、小婉兒!在活動中心的"媽媽教室",蛋糕蒸出來了;雖然!有人蒸出來的蛋糕,扁扁的!像"碗糕",但!也有少數幾個人、是做成功,而!這也包括小婉兒!做的蛋糕在內。皇天不負苦心人,小婉兒!辛苦了一個學期!學做蛋糕,也總算!有了回報;當!小婉兒!看著!自己做的蛋糕,蒸出來,樣子!那麼漂亮,心中!更有種直想哭的感動。「這是!我做蛋糕,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一次,太好了~」小婉兒!'當著婆婆、媽媽面前,雖然!沒有把這話、說出來,但是!她的心中在吶喊著、狂喜。而!蛋糕!既然!做成功了,小婉兒!於是!也建議大家,就把!做成功的蛋糕,切一切;而後!拿給「活動中心」外面,正在!小廣場上,進行才藝表演的所有人、一起分享。

『啊~我們的才藝晚會,接下來!要上台表演才藝的,是阿火伯啊~要為我拉一曲"二胡",請大家!掌聲鼓勵~』"才藝晚會"主持人!忠義!在聚光燈的台前,請下一位!表演者上場。而!讓石磊隊!這些,來到坪頂村出隊的大學生,感到訝異的是,這地點位居、雲林縣偏遠山區的坪頂村,居然是臥虎藏龍。不但!才藝表演,個個老阿伯喜歡上台唱歌,而且!不止會唱台語歌,他們!還會唱日語歌;加上!有人會拉二胡,有人!拿月琴自彈自唱,還有人!竟會用竹子自製樂器,吹奏音樂。這一切!都讓石磊隊,這群來自台中的大學生,只能站在一旁乾瞪眼,嘆為觀止,且自嘆弗如。『~吃蛋糕哦~"媽媽教室"做的~』正當!才藝晚會台前正在表演,而!小婉兒,大婉兒!也小聲的,在一旁遞著蛋糕,讓大家!也分享"媽媽教室"的成果。小渝!也拿了一小片蛋糕給程泉,而!程泉!吃在嘴裡,感覺!那味道,其實!就跟"碗糕",差不多;不過!"才藝晚會",有吃、有看、又有表演,賓主盡歡!今晚!在廣場的活動,大家!也算是盡興。

※坪頂才藝晚會及媽媽教室留影:1

2、國小交通安全教育課、值星官

卡片【程泉:今天!當值星官的感覺還不錯吧,揹著值星帶,吹著哨子,還有!「噹噹的響聲」好神氣哦。只是!有時!看你精神好像都不太好哦,好好的休息一下。 小渝】

卡片【程泉:為何喜歡抓我的頭髮呢?今天的值星官做的好X~唉;恕我教的不佳,但!上午!交通安全課上的真好。想不到!你是這類人物,好喜歡看你跳舞的樣子哦,雖然你喜歡抽煙;但是會看場地,有責任感。大婉兒】

卡片【程泉:今天!一天的值星官當下來、累不累呀,好好休息吧。不要!我在上課、你都睡著了,這樣!我會很傷心的。 家訪組】

卡片【程泉:這幾天看你的精神提振不少,笑口常開,很為你高興。是不是已經適應,喜歡這個團體了。送你一句話,Open Your Heart.年輕不要留白。美均】

卡片【程泉:很喜歡看你跳舞的樣子,好有味道哦!只是看你總是沉默,不喜歡笑。何不打開你的心房、大笑三聲。哈~哈~哈~小婉兒】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差距"是很好的成長契機,讓我反省自己之不足,並尋找如何!因應環境之辦法。生命得繼續下去,日子!也總得好好過。這幾天!環繞小朋友的日子,有愛、有恨,有欣喜、有生氣。一度感到失望與灰心,但!經過隊員的鼓勵與自我的調適,已經!好多了。~明峰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紐約時報頭條─七月x日,李登輝,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致詞時表示:"石磊隊,為數十年難得一見之優良、社會服務隊",全隊!更有數百年、難得一見之,帥哥、美女"。消息傳來,全隊!莫不為之歡欣、鼓舞,舉國歡騰。~忠義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卡拉OK才藝表演,一試零分,再試!也零分;想不到!本歌王、會丟臉,丟到坪頂村來。我對不起石磊隊,我沒臉見大家;如果!大家發現我,突然失蹤了,請不要!再來找我。我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默默的流淚、靜靜的哭泣。不用了~本隊!沒有愛心的女生,不懂愛護小動物的女生;妳們不用來安慰我了~~嗚!嗚~。~呂賢絕筆~」 ......。X X X

3、長期都在絕望中昏睡

1999年七月,程泉!從谷關回到台中市,在一棟大樓,髒亂的小公寓裡,一如往常!長期都活在絕望中昏睡。而!這天!程泉!在接到!周為打來的電話,並告訴他,昔日!在YMCA一起帶營隊的那些朋友的消息;還有!近日,大家!又將齊聚到"谷關營地",烤肉、聊天!話從前,只是!聽到,這一切!卻讓程泉!心中更感失落、與落寞。「唉~這十年,我越來越潦倒、落魄,有什麼臉!去面對大家的功成名就。何況!再坐在一起,閒話家常!話從前~」程泉!蜷曲著身體,心灰意冷的躺在床上,而窗外天色已暗。『肉粽、蒜頭雞,薑母鴨~來哦。快來買~肉圓、臭豆腐...』一輛流動攤販車,在大樓的樓下,廣播、叫賣;這讓!一天,粒米未進的程泉,頓時!更感到一陣,胃液翻攪、與飢餓。即使!感覺!肚子餓,然而!程泉!並不打算起床,因為!起床!那也只是會讓程泉的肚子更餓。

程泉!中午,原本!就想去買便當吃的,然而!他翻遍了整個屋子;把所有!一元、五角的零錢湊一湊,總共!也只不過、剩下三十幾塊,並不夠買一個便當。「唉~我不該!去谷關玩的,把所有的錢都花光了。未來!這個星期,我日子!該怎麼過?!~」程泉!蜷曲著躺在床上,感覺!有點後悔。畢竟!這是個物質、現實的世界,包括人!本身就是個物質,所以!人,必須吃東西才能生存;而!一個人!想吃東西,只要一踏出門,在這個社會上,處處!就是得花錢。「~天經地義,每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原本!就是得努力的賺錢~」這是!每個人,打從 一出生!在這個社會,父母、長輩,與學校!便不斷的灌輸的教育;包括!由人組成的整個國家、都是這樣,不是!權力領域爭奪的"政治掛帥"、便是!拼命賺錢、堆積財富脂肪的"經濟掛帥",可謂!從上到下!雞鼠同窩,亢谶一氣。

『肉粽、蒜頭雞,薑母鴨~來哦。快來買~肉圓、臭豆腐...』樓下!流動攤販車,不斷!廣播,叫賣。程泉!被這廣播車的噪音,吵得想睡也睡不著,而!事實上!每天!從這樓下經過的,裝著擴音器喇叭的車,又何止!是叫賣的、流動攤販車。舉凡!從一大早,播著"少女祈禱"的垃圾車,收幼稚園兒童的娃娃車,收舊報紙!與破銅爛鐵的拾荒車;而!噪音量最大聲的,則莫過於!近年來,由於!台灣的"民主大耀進",幾乎年年有選舉,一下子縣、市長選舉、一下子立委選舉,一下子!又是選這個、選那個的,大街小巷!天天吵,吵的幾乎!都讓程泉!都快精神崩潰。『台灣人出頭天~台灣要"變天"了~。從地方保圍中央~選XXX台灣人!才有希望~』程泉!雖然,長期在人生的絕望中昏睡,但從!窗外傳來的廣播車擴音器中,隱約!他也能感覺的到;這幾年來!台灣社會的改變、與政治狂熱,似乎!越演越烈,而!支持不同政黨的群眾,天天!更都報紙吵,天天!都電視吵,天天!不管!選不選舉、到處!也都有政治造勢晚會。『~台灣民主萬歲~群眾永遠是對的~』政治造勢晚會的口號聲,震天響的!傳遍台灣這個小海島,然而!群眾!果真!永遠都是對的嗎?!?亦或!群眾永遠都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被政客鬥爭,踩在腳下的枯骨。

程泉!在大學唸社會學的時候,只知道,群眾!其實!都只是!一群盲目,情緒容易亢奮,會投票的驢子。而!騎在這群驢背上的,正是!一個一個,善於!製造衝突、煽動集體情緒的"政客明星";然後!這邊千個、那邊!萬個, 一個一個的死老百姓,在那些政客眼裡,其實!!也都只是!被他們的政治口水,催化的"集體情緒"亢奮、腎上腺素分泌、激情到接近瘋狂的驢子而已。『~剩三十幾塊錢。可以!買三包泡麵,還有!一包王子麵。然後!一天吃一包泡麵,這樣!我大概!還可以,撐四天~』程泉!在肚子餓,又沒錢吃飯時,也曾想過;也許!自己,是該多去參加一些政治造勢晚會的,因為!在那種場合,每個人!總是!有發個便當、或點心!吃,甚至!有時候,還有擺"流水席",可任人!大吃大喝的。「只是!自己!真的要,為了現實環境、在物質上!有一口飯吃,而!讓自己去給那些,有權!有勢的人!當驢子騎嗎?~或者!自己!是寧願,躺在床上餓死,也不向現實屈服呢~」程泉!長期在絕望中昏睡,心中!常充滿矛盾,與內心的掙扎、衝突;然而!在這個人類的社會中,不管!民不民主,專不專制,也無怪乎!每個人!都想力爭上游,當個有權、有勢的人。因為!只要!有權、有勢,你就能騎在別人的身上,決定別人的生死。『台灣一國,中國一國;中國豬!滾回大陸去。"票"要投給咱台灣人,只有!咱!台灣人做總統,台灣人才會出頭天~』明年!西元2000年,台灣!又要舉辦第二次的「總統直選」,這場!政客權力的爭奪,與所謂的"台灣民主大躍進"、"台灣經濟奇蹟之後的民主政治奇蹟";程泉!餓著肚子,在1999年七月的此時,即使!在人生的絕望中昏睡,卻也依然,能聞到!大街小巷的煙硝味。

台灣!明年!舉行「總統直選」後,台灣人!是否就能,真的出頭天,亦或是!只是!一群新政治權貴,上了快樂天堂,程泉!不知道;程泉!只知道,就算!真有人!上了天堂,那也不會是他。程泉!對自己存在這個世界,心情早已搞木死灰,熱鬧的城市!彷彿!是廢墟,每當!程泉!打開窗,兩眼!灰濛濛的望出去,心中!更莫名的總會浮現,這種感覺。「~一九九九年,很多宗教都預言,今年會是!世界末日~。都七月了,地球的人類,為什麼!還不毀滅呢~」在大樓髒亂小公寓的漆黑中,程泉!餓著肚子,蜷曲著!躺在床上,心中!充滿!仇恨的想著;是的!"世界末日"、"人類毀滅",程泉!似乎,也只有在聽到這些句子的時候,他槁木死灰的心,長期的絕望感、似乎!才會有點!血流過的興奮。「~我希望!讓這個人類的城市、人類的社會!都變廢墟吧~。反正!在我生命中,該離開的、早就都離開,而!他們也永遠!不會再回來~」自從!程泉!離開學校,踏入社會,緊接著!面對,娟娟!嫁為人妻,程泉的精神就一直耗弱、與渙散。而!這十年來!程泉!從前的朋友,漸漸也都知道,曾經的程泉!早就死去;於是!大家!也都只能,在程泉!槁木死灰的墓園哀傷過後,漸漸!一個一個、都帶著遺憾離去。1994年!那一年,珊珊!搬到台中工作,程泉!也曾經!以為,那是他的人生,抓住幸福!最後的機會;畢竟!他!是珊珊!在學生時代,所仰慕的對象,而!程泉!也曾經!和珊珊、有過一起在谷關、帶營隊的相同記憶。

「~我的生命中!根本!不需要有任何人相伴,結婚!累贅而已。家庭!也只是負擔,反正!人不過!幾十年,睡個大覺!就過去了。又何必!一天到晚、跟那些世俗的事糾纏~」這個社會,程泉!在學生時代!曾經,努力的學習"社會化",想要讓自己、與別人一樣!溶入的生活環境;而今!十年後,這個!由人類!無數的組織、與團體所形成的社會,如今!卻是讓程泉!避之唯恐不及、與厭惡。程泉!數年來,長期都在絕望中、昏睡著,在昏睡中!程泉!痛恨著,那些!曾經!帶給他歡笑時光,後來!卻又棄他而去的人;因為!「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原本!就是要追求快樂、幸福與愛」,於是!他們,為了追求在這物質社會中,另一次幸福、快樂與愛,甚至!不惜傷害程泉。程泉!對這個社會,充滿了仇恨與忿怒,然而!程泉!至今!卻依然!想念、懷念!那些棄他而去人;這不禁!讓程泉!在昏睡中,又更家痛恨、自己。

1994年!自從娟娟!在前一年底,嫁為人妻以來,程泉!就一直活在被人遺棄的悲傷、與失落中。而!這一年!珊珊!即使,辭去了彰化基督教醫院,護士的工作,來到台中!當百貨公司的專櫃小姐;然而!珊珊!卻仍像一個護士、照顧病人般的,對待!程泉。甚至!程泉!也曾懷疑,自己!在珊珊的心裡,也許!真也就只是,一個意志消沉的病人 。但!想與"白衣天使"談戀愛,也許!當個"病人",原本!也就比,當個"情人",還要好吧 ..X X X.

國小交通安全教育課留影: 1、

4、珊珊!離開台中

1994年,程泉!記得那一天,珊珊!從公司、下班後,還穿著上班的套裝;就!直接!與程泉!有約,要一起去逢甲大學附近、看MTV。程泉!也還記得,那天!珊珊!由於!剛下班,唇上抹著口紅,臉上!也還略施脂粉,巧笑倩兮的模樣,看起來很是動人。而!當兩個人!一進到MTV的包廂,珊珊!脫了鞋,坐到了包廂中柔軟的床,一雙粉白絲襪包裹的腿、大腿!更是在窄裙!下露出了大半截。『珊珊~好小氣哦~幹嘛!剛坐下,就脫外套!把腿遮起。借看一下!又不會怎麼樣~』程泉!原本!兩眼,一直!注視著!珊珊,裙下露出的大腿,只不過!才那麼一下子的時間,看著!珊珊!才剛坐到包廂的床上,就便用外套,把腿蓋住,程泉!忍不住,開玩笑的抱怨。而!珊珊!也只是,巧笑著回答『嘻~程泉大哥!非禮勿視嘛~』。

『~珊珊!我覺得!妳應該去當護士。妳這麼漂亮,這樣!病人都不必看醫生,光看妳,病就好了~』程泉!在影片播放前,企圖!和珊珊!調笑,好卸除!珊珊!自進了MTV包廂後,孤男寡女的心防,與不自在。只聽!珊珊!遲疑了一下,也笑著回答『哦~真的嗎?!程泉大哥~那你看我、看了這麼久,你的病好了嗎?!我可不要、當你"情感轉移"的對象~』。『珊珊!我才沒病~』程泉!轉頭,笑著!對珊珊強調;而!兩個人!在幽暗的MTV包廂裡,也就像!情侶一樣。逢甲大學的這間!MTV,程泉!以前,也曾帶著娟娟!一起來過,而今!娟娟已嫁人;但!也許!是在MTV包廂的氣氛中,某些!與娟娟的往日情節、又勾起了程泉的浪漫情懷。所以!當程泉!與珊珊,幽暗中!並肩坐在MTV包廂柔軟的床上,電影播著,播著;從!珊珊!身上散發出的女人香味,與往日激情連結、更在程泉的心中激蕩。程泉!心中,一直!有個幻想,想和珊珊!在MTV幽暗的包廂裡,做男女情侶間做的事;就跟!從前,他跟娟娟!在MTV包廂,幽暗中、男女之間做的事一樣。

珊珊!是程泉!大三暑假,在谷關帶營隊時的 YMCA之花,原本!長的就清純漂亮;而!今略施脂粉,更顯女人味與成熟的嫵媚。於是!程泉!悄悄的,就像!從前,娟娟坐在身邊一樣;他把手伸向了珊珊,一雙交錯的擺在窄裙上的手,而!珊珊!也只是!靜靜的,並沒抗拒。『程泉大哥!你知道嗎~可能之前!我有打電話去過你家,所以!你媽媽!有我的電話。所以!上個星期,你媽媽!有打電話給我耶。我們還聊了好久,嘻~你媽媽!還跟我說,要我!好好的照顧你..』孤男寡女的,在MTV幽暗的包廂中,珊珊!也許!是為了化解,彼此的尷尬,而主動!提起了,這件!程泉!不知道的事。幽暗的MTV包廂!!氣氛,原本!是充滿男女之情的激蕩,只是!!當珊珊!提起了,與程泉的媽媽!電話連絡的這件事,程泉!原本的浪漫之情,莫名的!突然!卻轉成了憤怒。

『珊珊~妳幹嘛!要和我媽媽連絡,妳以後!不要再跟她聊天,講東講西的,好不好~』程泉!知道了,珊珊!竟然!和媽媽有連絡,只覺心中一冷,放開了原本!握住珊珊的手;口氣!更有點嚴厲的、對珊珊!說話。程泉的家!原本,就是程泉!想逃離的地方,!往事歷歷在目,因為!前一年,程泉、準備與娟娟!結婚,面對!現實的問題、所遭遇的痛苦,還有!兩個家庭之間的不和諧;最後!更造成了娟娟,與程泉!感情的決裂,這錐心刺骨之痛,程泉! 一直想擺脫,而!偏偏!珊珊!卻又與自己的媽媽連絡。程泉!突然!有種被珊珊、背叛的感覺,難怪!程泉!最近回家,媽媽!總是,對他問東問西的,問說「如果!有交女朋友,就趕快結婚~」;而「結婚」這兩個字,聽在!程泉耳裡,自從!娟娟!嫁為人妻後,這兩字!對程泉來說,代表的就是"煉獄"。程泉!又怎麼!可能再跳入火坑,去面對那個結婚的過程,與再入"煉獄",讓自己!次再面對、錐心刺骨之痛。只是!珊珊!不明白,珊珊!依然!一臉巧笑倩兮的,對程泉,又說『程泉大哥~我跟你媽媽聊天,有什麼不好??!也許!我跟她,也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啊~』。

『珊珊~拜託。反正!妳以後!不要再跟我家、有連絡啦~』程泉!說話的口氣,依然!嚴厲,而!MTV包廂裡,原本!浪漫的氣氛,頓時!也降到了冰點;久久!程泉!與珊珊,兩個人!都只是!靜靜的看著影片,彼此!不再說話。直到!兩個人,離開MTV包廂,彼此告別的氣氛!也還是冷淡,也許!程泉!是覺得!被珊珊和媽媽,兩個人矇在鼓裡,出賣,所以!生氣;而!珊珊!更覺受傷害,也不明白,為何!自己的善意,會換來程泉的憤怒、與對她的態度冷淡。「珊珊!她不可能、再來找我了,好幾年!已經!連電話,都沒有了。也許!珊珊!現在,她也已經!結婚,嫁為人妻了吧。以珊珊!的容貌、姿色,在醫院當護士,然後!嫁個像"色狼堅"那樣的醫生,一輩子!富貴榮華,也很好。總比!跟我一起混,就算!結婚,最後!也只能!當貧賤夫妻的好~」1999年!程泉!餓著肚子,在髒亂的屋子,蜷屈的!躺在床上,只覺得!眼前一片黑;而!珊珊!其實,也早在1994年,那一年!只到台中工作了半年,然後!她又離開了台中!也離開了程泉,又回去了"彰化基督教醫院",繼續!,做她"白衣天使"、護士的工作。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程泉!餓著肚子,蜷屈的躺在床上,即使!他望眼欲穿,盼著珊珊!會再來找他;然而!珊珊!如今!卻早已遠在他鄉,她已經!不可能,再來敲程泉的門,更不可能!再來,為程泉!漆黑的屋子、打開一扇窗。程泉!這幾年來,長期!都自怨自艾,在人生的悲傷、與失落中沉溺;而!能昏睡!是好的,至少!睡著了,他就不會感覺!肚子餓。

台中市,夜已越來越深,繁華的邊緣、冷清的街道,商家!已一家一家的把鐵門拉下;而!程泉!餓著肚子,就算是!想出門、買點東西裹腹、此時!也已無處可買了。事實上!程泉!也不打算出門,因為!他的眼前始終一片黑;似乎!不管睜著眼,或閉著眼、都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程泉!或許是,不知不覺中,已經!睡著,又或是!他已經餓的陷入昏迷;一片漆黑!矇矓中,程泉!感覺!似乎!有人,拿了一小片蛋糕給他吃。正當!程泉!夜裡!磨著牙,嚼著嘴,翻了個身;忽然!程泉!有種感覺,彷彿!自己!是正躺在一大片的草地上。「~這裡!怎樣!好像,是坪頂國小的操場。我怎麼!躺在操場上,睡著了~」程泉!躺在草地上,仰望蒼穹的滿天星斗;再往左一看,程泉!果然!有一排平房的教室,座落在夜幕之中。「~對了!今晚的"媽媽教室"和"才藝晚會",大家!才剛從,坪頂村的小廣場,辦完活動回來~」程泉!躺在操場的草地上,睡著了;一時醒來,迷迷糊糊的,竟忘了!自己!正跟社會服務隊,石磊隊!一起到這雲林縣,偏遠山區的坪頂出隊。想著!想著,程泉!自己也覺得好笑。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這次出隊!針對!坪頂的老人,婦女及全體村民的各種活動,讓!我們更有了充實感;從中!除了!了解到當地居民的生活外、本身!我們也獲得了!許多自我的成長。有些活動!雖然、參與的人並不多,但是在重質不重量的原則下,整個活動進行的氣氛,仍是那麼融洽;所以!我覺得!我們的目的是達到了,畢竟!參與人數的多寡,也並不能完全以此斷定、活動的成敗。而!當然!大夥,若是!能從每次經歷的挫折中,學得更多、想的更遠;也許!自己將來、收獲也會更大。~領隊老師振哥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我們對生命的肯定,並不意味著,生命將永遠美好,永無挫折與悲傷。我想!真正對生命的肯定,是我們內心深處,可以!感覺到!一股力量的成長;且足以!讓我們面對,一切發生的事件。─獻給石磊隊的夥伴,讓我們更勇敢的面對困難,朝著目標前進,加油。~大婉兒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