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六章88社服石磊隊坪頂惜別晚會

1坪頂惜別晚會已散

1988七月,暑假!社服石磊隊,在雲林縣偏遠山區、坪頂村出隊。程泉!這晚,晚上的工作會報後,獨自!一個人,又在坪頂國小的操場抽著煙;夜空!蒼穹無雲,滿天的星斗彷彿!垂落在另一座高山的山頂。由於!遠離塵囂的山上,沒有光害,與髒空氣的污染,程泉!這晚!幾乎!能看完整的看見,由數百億顆星星,所凝聚成的一整條的銀河;星羅棋布、如恆河沙數的光點、在漆黑的夜閃爍,彷彿!真就像一條銀色的河,就在在自己的頭頂上方,靜靜流淌。「牛郎星、織女星,在那裡。北斗七星,北極星!又是那一顆~」程泉!在蒼穹的夜空下,仰著頭,尋找著,自己!在小的時候,似乎!也曾在鄉下,看過的這滿天星的景象,與自己!曾認識過的星體。只是!一直仰著頭,太累了,後來!索性,程泉!就躺在坪頂國小操場的草地,邊抽著煙,邊!望著山頂的銀河;徜徉!在坪頂山上,這夜的一片寂靜,一口一口的抽著煙,更思索著!自己心中,常有的苦悶,與莫名的空虛。「我將來!一定要在社會上,當一個成功的人物~擁有財富,擁有權力~」程泉!躺在操場,想著,將來!自己擁有財富、名利,在社會受人尊敬的形象;畢竟!這是,程泉!!自從上大學以來,人生的目標與夢想。

「加入社會服務隊,這一學期以來,我變的積極了不少。辦事能力增加了,上台的能力!進步了,人際關係!更是交友廣闊...。這些!都是將來,自己踏入社會後,邁向成功的資產~」程泉!吞雲吐霧間,仰望著夜空想著。雖然!大家!在社會服務隊裡,想的、談的,大多是對社會的服務;然而!對程泉!來說,他!卻絕不是為了,所謂的"服務社會"而加入社會服務隊的。程泉!加社會服務隊,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增加自己的處事、辦事能力,好讓自己!能在學校期間,就比別人,提早「社會化」;然後!踏入社會後,他便能領先別人,一馬當先的!邁向成功的康莊大道。「我得更積極一點,只要!我比別人努力,而且!做人,做事誠懇待人,將來!我一定會在社會上成功的...」程泉!躺在頂國小,操場的草地上,想著自己現在,想著自己的將來;不知不覺!程泉!竟躺在草地上就睡著了,更不知!夜空的烏雲,就像戰艦合圍,已將滿天星斗都遮蔽。夜已深,荒山野嶺間的坪頂國小,操場!那一邊,唯一的一排教室,石磊隊!寢室已熄燈、走廊更已都沒人;而!從山谷下,陣陣山嵐氤氳而上,飄來的縷縷白霧,此時!更已將,坪頂國小的操場都籠罩。

程泉!也不知,自己在操場睡了多久,直到霧氣帶來的露水、凝結在了髮梢,沾濕了臉龐,才把程泉!從睡夢中喚醒。夜蟬!在樹叢一片月的光暈中鳴叫,蟋蟀!在草地躲在迷霧裡求偶;程泉!在操場!飄過的迷霧中、睜開眼,只見!一輪朦朧月光!從烏雲裡透出、掛在樹梢,而!滿天星斗已不見。「我怎麼!在操場睡著了~還是!趕快,回寢室去睡覺吧~」程泉!從露濕的草地上、爬了起來,只覺!頭重腳輕;而!身上淺綠色的"社服隊"制服,更被露水濕了大半。坪頂國小,滿操場的迷霧,只見!程泉!一個人的身影,搖搖晃晃的,走向教室那邊。「大家!好像,都在寢室裡、睡了~」程泉!頭昏腦漲的走到了走廊,只覺!教室兩端一片寂靜、幽暗;而!也許!是,剛剛!不知不覺,在操場睡著,受了風寒,程泉!此時!更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意識模糊。

「正好!大家!都睡了,沒人吵。我先到,會議教室的留言簿,寫些!留言好了~」飄飄蕩蕩,程泉!甚至!感覺!自己,似乎!有點腳不著地的,就從寢室旁的門,!轉而!走入緊臨的會議教室;點亮了燈,坐在會議桌旁,程泉!隨手,就拿起了石磊隊,在坪頂國小的留言簿,翻著,翻著。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社服十一期出隊,明天!就要收隊!回學校了。記得!那天滿載行李出隊任重而道遠。記得!那天!第一次做家訪,臨表涕泣不知所云。記得!那晚上聯歡晚會,我舞影凌亂,我歌人快睡。記得!第一次主持親子活動,既期待,又怕受傷害。記得!那晚卡拉 OK大賽,証明了零分加零分還是零分。記得 ....記得!才剛出隊,今晚!惜別晚會卻已結束,而!明天!大家!就要回去了。~呂賢留言~ 」。

程泉!翻著留言簿,到最後面,幾頁的留言,而!才看到,呂賢在今天的這則留言。程泉!腦海卻彷彿,受到一陣重擊,頓時!混亂。「咦~今天!大夥!不是,才出隊第七天,剛剛,在坪頂村的小廣場與"社區活動中心",不是!才辦過"才藝晚會"、與"媽媽教室"。怎麼!呂賢說,明天!大家就要回去了~。難道!呂賢!又是在開玩笑~」程泉!腦海、混亂、狐疑著;於是!程泉!接著,看下一則留言,以確定!是自己,睡糊塗了,還是!呂賢!在開玩笑。只見!留言簿的下一則留言,是領隊老師的留言 ...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這次!社服十一期!暑假出隊,到今晚!惜別晚會結束、已告一段落。不管!活動的目標、目地是否達成,最值得欣慰的是,每個隊員!都能拋開羞怯,勇敢的踏出第一步,全心全力的投入,紛紛展露才華,達到自我成長的目的。所謂!"犧牲享受,享受犧牲",活動結束之後,相信每位隊員,也都有滿載而歸的感覺。出隊的感覺真好,筆墨是無法形容的,只有!親身體會才能感受出來;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在這次的出隊中,我已澈底的體會到了,每位夥伴的付出。~領隊老師振哥留言~」。

程泉!明白,領隊老師"振哥",是不可能,跟著!呂賢!胡鬧;一起!開這種玩笑,騙人的。「除非!是大家,聯合起來騙我。不然!就是!我在操場,睡糊塗了,竟把!出隊第十一天,當成了第七天~」程泉!看完!領隊老師的留言後,依稀的想著;似乎!程泉,果真!想起「~是的!大家!剛剛,在坪頂村的小廣場,是辦過惜別晚會的~」。只是!出隊最後一天的"惜別晚會",與出隊第一天的"聯歡晚會",都是石磊隊的舞台表演晚會;大家!都又是演戲,又是跳舞的,所以!程泉!一時,也分不清,究竟!自己腦海中的晚會,是初來乍到的"聯歡晚會",或是!最後一夜,即將告別的"惜別晚會"。程泉!只是!繼續,看著,留言簿的留言,借以喚醒!自己,出隊以來、這幾天來的記憶;只見!文教組長、大明!也在留言簿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愛上坪頂的女孩,雖明知!是永不相交平行線,卻仍是一種無悔的心情。只是!不知道,這樣簡單的結束;只是!不明白,自己無悔的心情;原來!陽光下,妳的背影,竟是我最後的記憶。唇角的一絲微笑已隨風逝去,不該再來的,我為的只是!怕勾起那淡淡的愁緒。當組長!原是另一種成長的歷程,有一天!當望著泛黃的底片;我也許!會揣想,當我再重回到坪頂時,妳能否!輕輕的,再把我~想起。~大明留言~」。

程泉!看著!大明的留言,覺得!大明,這個文教組長,平常!雖然!總給人一種樂觀、進取,精明能幹的樣子;卻想不到,大明!也會在留言簿,寫出!這種多愁善感,詩情話意的句子。所以!顯然,石磊隊!明天,是真的!要告別坪頂村,收隊回「東海大學」了,而且!不止是大明;程泉!發現,這晚,大家!在留言簿的留言,不像!平常的胡言亂語,反常的,大家!都寫的特別感性...。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累到深處無怨尤,對出隊的感覺、和打籃球一樣,淋漓盡致、又痛快;累過之後,更多了一份,對他人和自己的細膩品味,深刻的省思。最初沒想到,會進入石磊隊,就像一個偷吃青芒果,被母親抓到的小孩;我也說不上來,總之!出隊後,一切!更成熟,更美好,更欣慰。~明峰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珍惜!這一份感覺,這一份執著。記得嗎?上一期是我的初戀,經過算短的時間,經過互相了解,互相關懷!兩情相悅。而!這期!是我"結婚",決定終身的時刻~。"忠義!你願意與石磊隊,相廝相守,互相扶持,不棄不離嗎?"~。~"我願意"。~忠義!留言~」。

程泉!看完了明峰的留言,又看!忠義的留言。忠義!是石磊隊十一期的活動長,他是呂賢,"社工系"一年級A班的同班同學,也是他們班的"班代表"。這一個學期的相處,與出隊十一天以來。程泉!覺得!忠義,這個皮膚黝黑,笑容純樸的學弟,不但!站在台上,台風穩健、且說話幽默風趣;可說!大有!林棟樑的風格,而且!忠義!在待人處事上,給人的感覺!又更誠懇,不像是!林棟樑,那樣!帶點低俗的油滑、與社會化。「大夥!明天,真的!都要回"東海大學"了。石磊隊!到坪頂村,十一天的出隊,已經結束了。我這個暑假,和大夥到坪頂出隊的感覺,其實!也還蠻好的;不過!我還!真的希望,快點!回"東海大學"~畢竟!"大度山"上,那裡的一草一木,才是我最熟悉的~」程泉!坐在會議教室,意識有點模糊的,邊翻著留言簿,邊想著!這出隊!這十一天以來!做過的事,與辦過的各種活動。從家訪組的家訪,親子活動 、...活動組的聯歡晚會、土風舞晚會,...到生活組的媽媽教室,...以至!文教組!兒童生活營的製作標本、課業輔導、與各種生活教育課..;程泉!覺得,出隊!這十一天以來,幾乎!可說!是自己上大學二年來,最充實的十一天,而!在這十一天中,自己的收獲,更是!難以言喻。接著!程泉!在石磊隊的留言簿,又往下,繼續看,關於!隊長!阿俊的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眼成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唉~又走過了一期,腳步加深了,感觸不再是;心情上的激盪,痕跡不再是。單單純純的一輪月、烙印密枝,精神上的衝擊,傳承上的責任;嗯~很多!很多,已知的可能!新生的歷程,我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但!我想!我得到很多。~俊!隊長留言~」。

阿俊的留言之後,程泉!眼睛一亮,看見了!小渝的留言;這讓!程泉!原本!昏沉的腦海,彷彿!寧靜的的水面,起了陣陣漣漪..。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青澀的歲月啊~不解的還是紅塵。曾經!意氣風飛!投向你,懷著~人不癡狂枉少年,縱情的~在你胸懷馳騁。一點小事!都能讓我心悸的不能自己,但!曾幾何時;春天過去了,夏天遠離,秋天的氣息充塞在你我之間。本該!捨你而去的,只是~這個冬天!也許會有暖暖的冬陽,讓我捨不得,與你的相遇。~小渝!留言~」。

程泉!字字句句的看著,留言簿上,小渝的留言,心中!有種,莫名的悸動,甚而!波濤洶湧。「意氣風飛!投向你」「縱情的!在你胸懷馳騁」「一點小事都能讓我心悸不已」「捨不得~與你的相遇」;程泉!一顆心七上八下的猜想著「~小渝!在留言簿上,寫下的這些句子,是否是!她向我、做的一種"男女之間、互相傾慕"的隱寓、與暗示~」。「小渝!在留言簿上的這些句子,是寫給我看的嗎?!~小渝!她現在!在隔壁教室的寢室,睡覺嗎!?~那我!現在!走到隔壁寢室去,就能!再看見小渝、躺在布簾子後、睡覺嗎!?~」正當!程泉!看著小渝的留言,徜徉!在一種!興奮、緊張、與喜悅的!想飛奔的情緒中。然而!此時!另一種陌生、沉悶的心情,悄悄卻也,從程泉的心中昇起,彷彿!他!已經!好久都沒看見小渝了;程泉!有種!莫名感覺,似乎!自己,已經十年沒見過小渝,或者!時間!還要!更久,像是隔世。望著!會議教室窗外,坪頂國小!霧濛濛一片的白霧,程泉!又有點意識模糊。

「我也該!回寢室睡覺了,也許!可以,從隔在男女之間的布簾子上,偷偷的看一下,小渝!是不是在睡覺~」程泉!想著!要偷偷看,小渝睡覺,心中又是一陣澎湃;走出會議教室的後門,程泉!走入了走廊的迷霧。濃霧的夜裡,總是!會讓人想做壞事,隔壁教室的寢室已熄燈,只見!程泉!悄悄的推門而入、似乎!深怕驚醒別人;而!破壞了他,想偷看!小渝睡覺的"好事!"。「咦!這間教室,怎麼不是!寢室,難道!是我走錯教室了~」程泉!才剛推門,走入寢室,然而!剛剛,他澎湃的情緒,想做奸犯科的刺激感,卻立刻!被當頭澆了盆冷水;因為!程泉!發現,他走進的這間教室,桌椅排列的整整齊齊的,就像!是一般上課的教室一樣,根本!就不是、石磊隊的寢室。「寢室~不是在會議教室、隔壁這一間嗎?!還是!我記錯了,應該!是在更後面一間,才是寢室~」程泉!意識有點混亂的想著,走出了原本的教室後;於是!程泉!在走廊的迷霧中,又更往後,走向另一間教室。

「奇怪了~怎麼!這一間,也不是寢室。」程泉!才剛推開第二間教室的門,看見!這間教室、依然!桌椅排列整齊,完全!不像是寢室;這使得!程泉,原本!找不到大家、惶恐的心情,又更驚駭。於是!程泉!獨自在迷霧中恐懼著,又急忙往走廊的下一間教室、去開門,希望!能找到石磊隊的大夥;然而!程泉!還是失望了,迷霧中!一間又一間的教室,直到!開到走廊的最後一間教室,程泉!不知道!大夥,究竟!都跑到那裡去了。「這間也不是寢室~怎麼會這樣,我才在操場,睡了一下。怎麼!醒來、就再找不到大家了~」程泉!在迷霧中的坪頂國小,獨自!帶著!恐懼的心情,徘徊在幽暗的走廊;繼而!程泉!又帶著,一絲希望的、想起「這晚!是大家!出隊的最後一晚,也許!在坪頂村,大家!另外!有活動,而!我只是沒跟上而已。」。「不如!我就先到會議教室、等大家。至少!等到天亮,大家!也總該、會回來吧~」程泉!想到這裡,立刻!急急的在迷霧中,又往走廊前端,第一間的會議教室走去;而!位處!在荒山野嶺間的坪頂國小,迷霧越來越濃,在漫天烏雲遮蔽的天空下,群山無語,只見!程泉!在迷霧中,恍若一隻無頭蒼蠅、四處的尋找,盲目的飛竄在迷霧中...。

※坪頂惜別晚會留影:1、 2、

2石磊隊坪頂留言簿

程泉!想在迷霧中的坪頂國小,再次!找到!大家,最後的一絲希望,終究!也破滅了。只見!走廊前端的第一間教室,程泉!記得自己,剛剛!才離開這間會議教室,只不過!繞了一圈再回頭;程泉!獃獃的站在教室門口,因為!他所看見的會議教室,此時!竟也是,桌椅排列整齊,就像!一般的上課教室,完全!不像!石磊隊!出隊的會議教室。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家訪~是場!美麗不悔的探索,隨著!一路的好山,好水、好人。我帶著!一顆好奇和尋知的心,敲開了每一家的大門,去了解每一家的生活;也敲開,居民的內心世界,看見!他們質樸,自然的笑容,感覺!真舒服。想這!服務的真諦,想著!自己為什麼!再來這;腦海中!雖然!仍理不出頭緒,但!感覺!漸漸的,我喜歡出隊的日子,喜歡石磊隊。~小婉兒留言~」。

程泉!獃獃的站在坪頂國小迷霧中、教室門口的走廊;而後!他拾起地上,一張留言簿、脫頁的紙,看見!是小婉兒,寫的留言。「這是!小婉兒的留言。石磊隊!確實、來過這裡,但!大夥!都到那裡去了?!~已經,收隊回"東海大學"了嗎?!而!我為什麼!會被一個人,留在這裡?!?~我一個人!又該怎麼回"東海大學"~」程泉!最害怕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他再次!感覺被遺棄;而!似乎,這也不是!程泉!第一次有這種感覺。程泉!記得,"社會服務隊"出隊前,在"東海大學"的"學生活動中心";似乎!他也曾經,做過這種!被眾人所遺棄的夢。程泉!徘徊在迷霧中!坪頂國小,走廊前端的第一間教室,石磊隊!出隊,所攜帶的器材,原本!都擺在教室後面;然而!教室後的器材,都已不見,石磊隊!出隊到坪頂國小,貼在牆上的海報,也都已經不見。只剩下!程泉!迷霧中,手裡!拿著的一本,石磊隊!在坪頂出隊的留言簿.. 。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時間的進行成等比加速,然而!心中卻有萬般不捨;自從八期加入社會服務隊,便一直深愛著她,她給我一個家的感覺,尤其!石磊隊。有時強迫自己去做些事,所獲得的!反而是一種驚喜,本來!打算不出隊的;可是還是!出隊了,因為!石磊隊!有家的感覺,因為!能吃到,伙伴親手炒的菜。當然!自己!也很想做菜給大家吃,雖然!我的菜、做的不怎麼樣。~生活媽媽!大婉兒留言~」。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石磊隊!雖然!妳不是一個女孩的名字,但是!我深愛過。十 期出隊,一下子!升格為老隊員,尤其!當上組長;在角色上!有點不能適應。突然!要以老隊員的角色,來帶領新隊員,有點惶恐,有點!不知所措;因為!從來不曾,一次愛上過這麼多人。~徐文留言~」。

程泉!知道,迷霧中!坪頂國小,眼前!人事全非的這一切,其實!也都只是!遲早的事,就如同!石磊隊,到坪頂出隊、所有!過去的一切!也都會被遺忘。而!能夠,証明!石磊隊、十一 期的大夥,曾經!到過坪頂村出隊的;也許!也只有!程泉,手裡拿著的留言簿。程泉!迷霧中,翻閱著!留言簿,回想著!石磊隊,十一 期的大夥,曾經!到坪頂村!出隊,留下的足跡、與回憶。

「1988年7月x日社服石磊隊坪頂留言簿:醉過方知酒濃,走過方知個中滋味。出隊前!聽老隊員的經驗,與自己揣摩的心情,與現在出隊的感覺,卻截然不同。這幾天的感想是,"成長是需要代價的,不要拒絕去成長~";站著!是一生,坐著!是一生,躺著!也是一生。無論你選擇怎樣的人生,都要把自己的潛能,盡情舒放,在一路!揮灑中,展現多彩多姿的極致。~小慧留言~」。

程泉!手中的留言簿,已翻到最後一頁,迷霧中!當所有人都已離去,也許!也只有!這本,石磊隊!在坪頂的留言簿,能証明;程泉!是真的曾經,參加過"東海社會服務隊"的"石磊隊",還有!在石磊隊裡,程泉!曾經!認識的許多人。阿俊隊長、、貢丸顧問、家訪組長呂賢、器材組長徐文、總隊器材長張權、活動長忠義、生活媽媽大婉兒;還有!小婉兒!炒的菜,大夥!在坪頂村的小廣場、跳的舞,演的戲劇,與小朋友!在教室的課輔,在操場玩的遊戲 ...。程泉!徘徊在迷霧中的坪頂國小,更忘不了!小渝。程泉!覺得!自己,已經!好久沒看見小渝了,而!夜深人靜時分,想著!小渝;不知道!為什麼,程泉!覺得!自己的肚子、好饑餓。... X X X

3、信念的城堡崩潰,內心世界已成迷惘的墓穴

1999年七月,程泉!餓著肚子,蜷曲!在台中市,一棟大樓!小公寓,髒亂的屋子裡,昏睡著。即使!學生時代,過去的一切、漸漸都已被遺忘;然而!程泉!夢裡,卻依然!夢著,大二暑假,與石磊隊!在坪頂村出隊的情景。程泉!記得!在學生時代,自己交過很多的朋友,而且!也曾努力、積極的、想跟著別人"力爭上游";只是!無論如何,夢到最後,程泉!卻總是夢見自己、孤伶伶的!一個人被遺棄。台中市!烏煙瘴氣的天空下,氣息沉悶的黑夜過去,仲夏的白天!又到來;而!程泉!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知道!似乎!有一線陽光,從窗簾的縫隙、照進了!自己滿灰塵堆積的屋子。「~我要起床!做什麼事,不管!做什麼事,最後留給我的,也都只是!槁木死灰的、感覺!空虛。生命的存在,做什麼事!根本都沒有意義,我幹嘛!還要起床~」即使!程泉!蜷曲在床上,已經!餓的乾乾癟癟,然而!他卻還是、不想起床;因為!程泉的生命,槁木死灰的!像是一棵枯死的老樹般、早就已經失去了,再讓他!願意起床的力量。

「繼續睡覺吧~我如果!可以不要吃飯,那我就可以,不必!像那些飛禽走獸,天一亮!便忙著尋找食物。我也不必!像社會上的那些人一樣,成天!忙碌的工作、只為賺錢糊口,或累積更多的財富。賺錢,難道!這就是生命存在的目地~」程泉!昏睡在髒亂屋子裡,只見!灰塵!從窗簾縫隙照進的一線陽光中,就像!雪花灑落、紛飛;隨著時間的過往,灰塵慢慢蓋上桌子、蓋上碗盤,一層層的灰塵蓋在!不再有人走過的地板上,而後!堆積的灰塵、漸漸!也把躺在床上的程泉!蓋上。『喂!程泉!石磊隊,從坪頂回"東海大學"後,你還要不要帶營隊。"味全文教基金會"跟我們接洽,要在東海大學,辦一個"兒童純青營",一個梯次!三天兩夜,總共兩個梯次。忠義、跟徐文!正在找人,要找八個人接下營隊;一天!好像還有五百塊錢哦~你要不參加、回"東海大學"!暑假、再一起帶營隊~』程泉!昏睡在,被灰塵蓋上!成土灰色的屋子裡,彷彿!又聽見,在坪頂村,小渝!對自己的邀約;那是!石磊隊,暑假出隊坪頂村,將收隊的前兩天,小渝!告訴了程泉,回"東海大學"後,他們!還要,繼續!留在學校、帶兒童營隊的消息。而!程泉!當時 !興趣盎然的!也答應了!小渝、說『小渝~回東海大學後,還有!誰要一起帶營隊。反正!暑假!也沒什麼事,我也參加好了,多看、多學也好~』。

「不如睡覺吧~我如果!並不想繁衍後代,那我就不必!像公園裡的流浪狗一樣,成天!的撕咬爭奪地域、爭奪交配的權利。我也不想,像!社會上的那些人,成天的追逐!快樂、幸福與愛。因為!我知道!到頭來,那!都只是留下空虛而已~」程泉!動都懶得動一下的昏睡著、不想起床,然而!在他髒亂的屋子裡,牆角的蜘蛛卻仍勤勞的,在吐絲、結網;隨著日出又日落,蜘蛛網已結滿了天花板、蜘蛛網結滿紗窗,一層層的蜘蛛網!掉落在沒人走過的地板上,而後!層層疊疊的蜘蛛網、漸漸!把蜷曲在床上的程泉,也都網上。『程泉!你回"東海大學",也要跟我們,一起帶營隊哦~太好了~我去告訴忠義。這樣才對嘛,多看多學,"努力就會成功,付出就會有收獲"。程泉!你有進步了哦~還要再更樂觀、積極一點,這樣子!女孩子,才會喜歡你哦~』程泉!昏睡在、被蜘蛛網!灑滿網住的屋子裡,彷彿!又聽見!在坪頂村,小渝!對自己的讚美、與鼓勵。那時!石磊隊!在坪頂村出隊,程泉!在生活營中,曾經!當過值星官,當過小隊輔,也曾!在教室!教過小朋友的課!當過老師,而!在晚會的活動中;程泉!也上舞台!演過戲,跳過舞,更!曾經上台當過主持人...,不管!表現的!好不好?!在在!也總是獲得!小渝,對自己能力的肯定。只是!現實的社會,物質生活的壓力,卻把!程泉!學生時代!所有美好的理想、努力的夢想、與關懷都化為烏有;似乎!自從程泉!踏入社會後,不管!他做什麼,換來的!都只是失敗,被嘲笑,與所有的努力、都被否定。

「還是睡覺吧~什麼是成功?!?~在動物園裡,當上猴王嗎?!~然後!成天!高翹著尾巴,與光鮮亮麗的紅屁股、炫耀示眾;直到!被另一隻善鬥的猴子打敗。或者!成天都在害怕被打敗,因為!不管是猴子的社會,還是!人類的社會,失敗者!總是得、孤獨的活在空虛、寂寞~」程泉!昏睡著,一天、二天,一個月、二個月,亦或是!一年或兩年,不知道!時間、已經過了多久。程泉!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起床吃過東西,總之!程泉的肚子,已經!不會再感覺餓;也可能,!程泉!已經蜷曲在床上死了,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程泉~待人其實!滿誠懇的,跟我當初,剛認識他時、感覺不太一樣。起初!我以為!程泉!是那種很愛玩的、天生的壞胚子,像!我們班的阿曹一樣,到處跳舞;不過!這學期以來,我覺得!程泉,不但!純樸、老實!而且,還是!滿有責任感的人,交代他做的事都會做好。還有啦~就是!我們石磊的女生,要把握的,其實!程泉!不但!長的帥,對感情滿專一的,不像!外表,給人家!花花公子的感覺~這是!讚美哦~』程泉!昏睡在孤獨、與空虛之中,彷彿!又聽見!在坪頂村,石磊隊!收隊的前一晚;這出隊的最後一晚,在工作會報的回饋時間,貢丸學姊!對程泉,待人誠懇,與感情專一、充滿稱讚。只是!學生時代,美好的一切!終究是一場空幻;而!人!最後,也許!也總是得,向現實、與物質!屈服。畢竟!學校單純的環境,與現實的社會!落差太大,就像!後來,當程泉!在YMCA帶營隊時,娟娟!也總是對程泉的能力,充滿肯定與讚美,然而!踏入現實的社會!才不過一年;程泉!在學生時代的充滿夢想,瀟灑,自命清高,卻都變成了他人生的致命傷,最後!更導致,娟娟!對程泉的絕望,而!寧願選擇,嫁給了一個能提供她、物質需求,與在現實上!有幫助的男人。

「努力就會成功,付出就會有收獲;誠懇待人,對感情忠貞~堅持夢想~」程泉!內心之中,在學生時代!所建構的信念,自加入社會服務隊後;程泉!更一直!就活在,以為人性,充滿美好的空幻中,直到!踏入社會,遭遇!一連串的挫折。程泉!蜷曲的躺在床上,昏睡著,卻幾乎!能聽見自己內心之中,城堡的樑柱!一根一根倒塌的聲音,還有!整面人生信念的牆!都崩落;生命已經!沒任何支撐,這感覺,彷彿!讓程泉!全身的骨頭也都粉碎,剩下!軟趴趴的身體,除了!蠕動!再也沒有起床,面對人生的力量、與意願。

程泉!不管!是否,他真的以經死了,大樓的小公寓裡,灰塵、與蜘蛛網已滿佈;在程泉!昏睡的屋子,已成了一個"活人的墓穴"。日出又日落,白天又夜晚,程泉!迷惘的在自己的墓穴裡,感覺!生命的槁木死灰;而!腦海!如果,意識的一息尚存,身體也還沒腐爛,這就算是!活著,那人活著的意義又在那裡。程泉!只是!不明白,自己為何要存在,這個讓他痛恨,與詛咒的人類社會。「人生的旅程,聚散離分,原本!就像!浮萍在流水上,只是!交錯而過、又分離~。算了吧!年輕的事!過去的一切,踏入社會後、都會被遺忘,我又何必!再去想~」程泉!昏睡在他蜘蛛網、與灰塵滿佈的墓穴裡,迷惘著!想把過去遺忘;然而!才想起,人生的聚散!就像浮萍在流水上,耳邊卻又彷彿!響起,學生時代!大家,在社會服務隊!常唱的一首救國團"嚕拉拉"的歌─"萍聚"...。

「~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何必!費心的約束,更不需要言語的承諾。

只要!我們曾經擁有過,對你我來講已經足夠;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回憶,只願!你的回憶中有個我~」....

4、萍聚、石磊隊!告別坪頂回程

1988年七月,暑假,石磊隊!到雲林縣坪頂村出隊,十一天的服務工作,已結束;這天!早上,大家!就要收隊、回台中!大度山上的"東海大學"。『ya!要回學校了~』大家!一大早!起床後,便開始整理著自己的行李,打包著出隊的器材,準備!返回大度山上的學校;即始!大家!都難掩興奮之情,然而!十一天來,在坪頂的出隊,面對告別,大家!卻也有點難捨。『小婉兒姊姊~妳下一次!還會不會來坪頂~。呂賢大哥!你放寒假的時候,還會不會再來~』這天!早上,石磊隊!雖然!已經,沒有安排任何活動,然而!一大早!坪頂村,還是有一些,參加過!生活營的小朋友,又來到學校;纏著!繞著!自己喜歡的大哥哥、大姊姊!頻頻的問,何時再見。或照相,或簽名留念,而!純樸農村的小孩,眼中的期待;更讓!石磊隊裡,一些!心軟的女生,還真捨不得,就此!離他們而去。

『ㄝ~來啦~我們!大家來唱歌啦~』待!大家!把行李,器材!都搬出了寢室與會議教室,打包好!堆在坪頂國小大門口旁,也把會議教室和寢室,都回復到!石磊隊,未到坪頂國小的原狀後;忠義!從器材堆裡,掏出了把吉他,吆喝著!要大家!一起過來唱歌,打發!等待遊覽車,來接!大家回去的時間。『忠義~我們今天!要收隊、離開坪頂了。所以!要唱,比較!有Feeling的歌啦~。好啦!忠義!我們就來唱,"萍聚"啦。你負責!彈吉他,然後!我來拿、歌詞海報看板~』呂賢!說著,彎腰!又從器材堆裡,找出了!這次!石磊隊!出隊,用海報紙製做的歌詞看板; 而!此時!大家!背著自己出隊的行李,陸陸續續!也都來到了,坪頂國小的大門口。

『哈囉~你們今天早上,要回去"東海大學"了哦~』正當!穿著淺綠色制服,石磊隊的大家!正在,坪頂國小的大門口集合;此時!幾個!坪頂村,青澀的國中生,先前!曾經!和大家!打過藍球賽的青少年,也騎著!腳踏車,來向!大家!道別。『啊~你們幾個!有機會,記得!到"東海大學",來找我們啊。如果!你們來"東海大學",我們一定!會略盡地主之誼,帶你們去"吃喝玩樂"~哈~』阿俊!帶著開玩笑的口吻,對坪頂村的青少年邀約;之後!忠義,彈著吉他,呂賢!拿著歌詞看板,就在坪頂國小的校門口,帶著!大家!一起唱歌,先是!唱了"萍聚",後又!唱了"秋詩"...。

「~楓葉紅、秋來臨;楓葉灑下滿地情;我託秋水當綠衣,款款對你訴衷情。

我曾滿懷輕聲細語,還有你那笑容盈盈;在我初戀美麗的夢裡,飄送著甜蜜和溫馨。

蘆花白、秋水深;秋葉帶來滿地情;我託秋水當綠衣,頻頻對你訴衷情。

我曾滿懷輕聲細語,還有你那笑容盈盈;在我初戀美麗的夢裡,飄送著甜蜜和溫馨。

楓葉紅、秋來臨;楓葉灑下滿地情;對你真情比海深,對你真情比月明~」...。

坪頂國小的校門口,早上九點多,朝陽!已蒸溶草尖的露水,而!大家!就圍在大樹下,一首一首的唱著;這個暑假,出隊!十一天來,教過!大家也都會唱的歌。『啊~器材車來了~』呂賢!喊著,而!大家!也看見,一輛大卡車,從山路下,已慢慢的停開上來,停靠在坪頂國小的大門口旁;這是!社服隊!出隊時,從"東海大學"載運器材,來坪頂的那輛大卡車。暑假的熱鬧以過,如今!在坪頂國小的校門口,只見!大家!又忙著把,在坪頂村熱鬧過的這些器材、都搬上車;而!隨後!也會有遊覽車來,把!這群熱鬧過人都接走,結束這場!石磊隊,暑假出隊的熱鬧。『ㄟ!程泉!你要不要,坐我的機車,先回去。一路上!有個人!聊天比較好,不然!我從這裡,騎機車回"東海"!大概要半天,一個人!蠻無聊的~』器材都搬上大卡車後,在坪頂國小的大門口,徐文!騎著機車,問程泉!要不要跟他一起先走。出隊時!當先發人員的徐文,原本!他就是!從"東海大學"騎著機車到坪頂的,此時!他!也已騎上機車,準備!再次!先行離開、回東海大學。而!程泉!想也沒想,立刻!也答應了,要跟徐文!一起先離開;因為!程泉!不喜歡面對,此時!在坪頂國小的校門,大家!唱著歌,離別的場面。X X X

「對了!我想起來了。我沒有和大家!一起坐車回"東海大學",那是!因為!我搭徐文的機車,先離開!大家,離開!坪頂國小了。所以!我並沒有被遺棄,正確的說!應該,是我遺棄的大家,先回!東海大學了~」1999年七月,程泉!昏睡在,灰塵與蜘蛛網,滿佈的墓穴,而!他慢慢的,終於!想起;其實!在坪頂村,他並未!被"社服隊"的大夥、遺棄,而是!他從雲林的坪頂,遺棄了大家!先行回"東海大學"。程泉!想到!自己並未被遺棄,剛剛!夢醒時,心中的失落!總算釋懷;而!當程泉!!再想到,是他遺棄了大家時,不知為什麼,他槁木死灰的心,絕望中!似乎!突然!浮現出一絲喜悅。人類的社會,還是!有善良的,我們常聽說!有人在絕望中,因為!"愛",而獲得!重生的機會,而!程泉!心中,此時!也有所認知,他是不會再受騙。程泉!知道,什麼!社會的善意、什麼"愛",根本!都不可能,讓他的痛苦得到安慰;而!也許!也唯有,遺棄別人!這仇恨的感覺,能讓程泉!絕望的心,感到喜悅、與力量。

「假如!我還能有一絲力量,重新站來。我將詛咒這個世界!落入痛苦深淵,還有!人類的社會~毀滅~。而!我將不死,帶著痛苦散佈、且永生不滅~」"仇恨"!讓程泉!槁木死灰的心、獲得了點滴的滋潤,就像!長久乾渴的人,喝著沼澤污濁的骯髒水;然而!這也許!也是程泉!絕望的心,枯槁中、獲得!重生的唯一機會,不是!因為"愛",而是!來自~"恨"...。程泉!痛恨!那些, 一天!到晚在宣揚"人生的價值",是追求「幸福、快樂與愛」的人。因為!他們的「幸福、快樂與愛」無異是在強調,除非跟他們一樣;否則,程泉的生命,活的毫無意義,毫無價值,這讓程泉!不管生或死,都感覺更痛苦。

「眷戀~人家說!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我如果十年沒有妳的消息,

所謂癡情!再堅持!是否我對妳的思念、也只是一種毫無意義的眷戀。

滯留的風迷失在霓虹燈下,沉悶的低氣壓盤旋在城市尋找什麼~我像過境的候鳥忘了回家的路,

滯留在這城市!再久~我來到這裡!是否也是趟毫無意義的旅途.. 」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