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七章88東海─味全文教兒童純青營(上)

「眷戀~人家說!有志者事竟成!但!我如果已經十年沒有笑容,所謂的理想再堅持下去!是否也只是一種毫無意義的眷戀。

滯留的風迷失在城市,毫無方向的在街道飄蕩~我在月光下低吟,滯留在我腦海悲傷的往事!再深刻!妳也只是我一段異鄉的旅途。

我以滿眼的憂愁滯留在這個城市~直到所有人都怨恨我!而我也自暴自棄;

我原本!還以為自己可以像風瀟灑而自由~除了妳的長髮仍飄蕩在風中將我牽絆;

我的生命遲早!總要煙消霧散!如果我們!不曾相戀!我也不會一直在這個城市滯留~眷戀~...」

1黑夜隨風飛翔的夢

1999年八月,程泉!唸大學時,在那個對生命價值的思考,最重要的年紀。他應該!向"阿曹"學長學習,怎麼樣!才能,不放感情進去的,一個又一個的!跟女人做愛;並把男女的性交、當做像是握手一樣,這樣!他也就不會,因為!對一個女人太專情、而受到傷害。程泉!在待人處事方面,他更應該!向張健學習,怎麼樣才能"臉皮厚,心要黑"的,用冷漠無情的"厚黑學";在這個社會上,與人撕咬鬥爭,爭權奪利。如此一來!程泉!當可擁有財富、權力,與無數投懷送抱的女人交配,以繁衍後代;不至於!最後,孤獨、潦倒,一事無成!而被眾人遺棄。程泉!在唸大二時,不該!加入!社會服務隊,踏出!那錯誤的第一步,更誤以為!這個社會有善良,道德、公理與正義;還有!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並擁有了"幸福、快樂與愛"。只是!程泉!在學生時代構築的,一切人生的信念,終究!在他的內心世界;也只是!如沙築的城堡,正!煙塵漫漫的崩坍。程泉!在台中市一棟大樓,髒亂!灰塵與蜘蛛網滿佈,恍若!墓穴的小公寓裡、日出又日落的昏睡;時序!已從七月進入八月,程泉!在昏睡中,也早已錯過,與周為、文華、志傑,那些YMCA 過去的朋友,相約在「谷關福音中心」烤肉的聚會。

『喂!周為~你有通知程泉嗎?!他怎麼沒回來我們的"谷關山寨",跟我們再一起烤肉~』程泉!昏睡中,耳邊!彷彿!聽見,文華!邊烤肉,邊!問周為,說話的聲音;而後!程泉!隱約,又聽見,周為回答『唉~怎麼說!?程泉!他好像、變的!意氣很消沉。自從娟娟!嫁給別人,感覺!他好像!就有點自暴自棄。天天!像一個洩氣的皮球一樣,不想再振作,也不想再跟我們連絡~』。黑夜到來!程泉!如墓穴的屋子,長夜的風吹!滿屋子的灰塵,而!程泉!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已經對周遭現實的世界、失去了知覺與意識;因為!程泉!昏睡中,正進入,眼球快速轉動的"深沉睡眠期"。一個人,在"眼球快速轉動"的深沉的睡眠狀態,雖然!對周遭的環境、都不在有知覺,然而!此時,人做的夢卻最多;就如同!程泉,當對現實世界、不再有知覺,此時!他在夢中,卻漸漸的有了意識。程泉!在夢中一片漆黑中,能感覺!似乎!有種情緒在虛空中,從四方盤旋聚集,而漸漸凝聚成、自己的形體。「我又在夢中!醒過來了,這裡!好像是"谷關福音中"。文華、周為!他們好像,正在!崖邊的大樹下烤肉,難怪!我會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程泉!在漆黑的夢中有了形體後,漸漸的!他更有了知覺、與模糊的意識。所以!程泉!聽到了周為與文華的談話,也知道!自己!也正在谷關;只是!程泉!此時,是飄浮在「谷關福音中心」,比山還高的高空之中。

『天涯何處無芳草~程泉!這麼死心眼,我覺得!很不值得。像!我從前的女朋友,還不是跟別人結婚。女朋友!跑掉了,再找一個就好了啊~人生有幾何?何必這麼執著~』程泉!如浮雲飄浮在高空中,俯視L型建築的「谷關福音中心」,聽到了!致男!在崖邊那爐碳或旁,說話的聲音。接著!程泉!又聽見,現在!正在YMCA當"主任幹事"的雅淑、回答致男、說『呦~致男!誰跟你"花心大蘿蔔"一個,人家!程泉!是"癡情種",是"非卿莫娶"!那一型的。你換女朋友跟換衣服一樣,怎麼會了解~』。長夜的風吹拂「谷關福音中心」,當程泉!發現!自己,獨自站在高空之中,他卻一點也不驚訝;因為!程泉!早知道,在這種漆黑的虛空中,他在夢中是有飛行能力的。 俯視崖下山谷,程泉!發現!自己,離地大約數百公尺;而!離大家!離的這麼遠,程泉!卻還是!想讓自己,再飛的更高一點,因為!他害怕,會被大家發現。 「佛洛依德」"夢的解析"認為,一個人!在夢裡,夢見!自己會飛,那是因為!他想逃離、現實的壓力; 這個說法,也許!是有點根據的,譬如!程泉!現在!腳不著地的、飄浮在虛空中,不也正是想逃離紅塵俗世,那些!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程泉~真的很可惜啊。其實!以前!你們幾個在YMCA帶營隊的活動幹部,我最看好的就是程泉。他可塑性強,學習能力又好,演什麼像什麼,做什麼像什麼。沒想到!他會因為!感情的事、才踏入社會!就變的灰心喪志,好歹!也是!我們YMCA用兩年、培養出來的領袖人材,真是可惜。喂~周為!下次,你跟程泉再連絡時,順便!問問他,要不要!回來YMCA工作,他都還沒有對社會有貢獻,就這樣!放棄自己,真的!太可惜了~』陳營長!邊烤肉、邊!嘆息著,對程泉的意氣消沉、感到惋惜;而!現在,已從美國拿到博士學位的王營長,接著!對正在烤肉得大家、說『誒~說你們幾個,現在!也都算蠻有成就的,三十左右!年紀輕輕,不是經理、就是副理,而且!都是台灣、現在!最當紅的高科技產業公司、"電子新貴"耶。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不愧!都是我們YMCA,培養出來的青年才俊。不過!話說回來,論能力,論條件,程泉!也應該、都跟你們差不多啊~怎麼!他現在!會淪落到、失業好幾年,這麼慘的下場呢?!』。長夜的風吹!天花板的蜘蛛網,昏睡的程泉,眼眼球快速轉動、正處在"深沉睡眠期"做著夢。程泉!夢裡,正用自己的意識力量,讓自己飛翔在「谷關福音中心」的上空;而!這種夢境裡的飛翔能力,程泉!也已經!駕輕就熟。因為!程泉!對於!這種在夢境裡的飛行能力,已經!練習了將進三十年;如今!他更已能,在這種漆黑虛空的夢境裡,隨心所欲的飛、有意識的駕御。

『嗯~要說!程泉!是挫折忍受力低,所以!禁不起、人生潮起潮落的打擊,我想!應該!也不至於這樣啊。你們幾個!從學生時代,就能獨當一面、來到YMCA帶營隊的,那一個不是身經百戰,耐磨、又耐操,什麼大、小場面沒看過。唉~!你們幾個在YMCA同期的幹部,勸勸程泉嘛~看能不能拉他一把,不要!讓他再這麼一直沉淪下去~』程泉!聽見了王營長,正在!說話,對自己評價;而後!程泉!自從學校畢業,就好久不見的志傑,回答王營長、說『ㄟ!王營長~程泉,我覺得!他比較像武俠小說,那種練"金鐘罩鐵布衫"的;雖然!很強,打不死,可是!有"罩門"啊。只要!他的"罩門"被打到,一根指頭,就可以讓他死了。我覺得!男女的感情,應該!就是!程泉!最脆弱的"罩門",沒辦法~娟娟!對程泉,似乎!也好像太殘忍了~』。長夜的風吹拂,程泉!在「谷關福音中心」的上空、越飛越高;因為!程泉!害怕聽到,大家!對他的評價。無奈!紅塵俗世,人活在現實世界,眼睛睜開所見!都是有形的物質;所以!每個人!也難免,都以物質的眼光,來評價一個人生命的價值,即使!是最好的朋友,或父母、親人!也是如此。

程泉!昏睡在"眼球快速轉動"的"深沉睡眠狀態",不錯!程泉!在夢裡飛翔,那是!因為!他想逃離、現實世界的壓力。「人」是由地球上的塵土所形成,也是屬於!地球地表的一部份,所以!當然!都逃不出"地心引力"的控制;地心引力!把人牢牢的抓住,在地球的表面,當然!每個人,也就得逃不出,地球上!這個有形的現實環境,與"食物鏈"大吃小、彼此!互相吞噬的輪迴。「你不吃人,人家也吃你,因為!每隻動物,總需要尋找食物;與爭奪領域,好讓自己!能生存與繁殖~」程泉!飛翔在漆黑、虛空的夢境裡,也只有!擺脫了在灰塵與蜘蛛網中,昏睡的身體;此時,程泉!才能逃離物質!現實的世界、與地心引力,因為!夢裡的程泉!並不屬於!地球的塵土,也不再受制於!地球"塵土演化的生命規則"所縛綁。X X X

2、味全兒童純青營

「 1988年7月x日大度山日記:"夢"─就心靈的感受來講,夢與現實世界並無分野;對心靈來說、夢也是真實感受的一部份。夢中的那種臨場的感受,有時比現實世界的感受更扣人心弦,帶給心靈更多的衝擊。或許!偶而你也會發覺,現實世界的感受、在經過幾天或幾年後,你也分不清那是真或是夢。此時!對心靈來說,"真"跟"夢"又有何差別、不同呢?~我該多與我的心靈接觸,探索我的夢境~」

「 1988年7月x日大度山日記:前天!社會服務隊,暑假出隊,已收隊!回東海。回家兩天,今天!我也再次,又回到東海;感覺!家裡,好像!是暫住的旅館,而!東海大學!才是我渴望回來的家。我今天!已經把放在學校宿舍、"321寢室"裡的東西,都用機車!搬到了,在校外遊園路的租屋處;而!傍晚!六點,忠義、呂賢、徐文、小渝、大婉兒、小婉兒、小慧,隔了兩天!大家!也都又在東海別墅、旋轉門口碰面。石磊隊!這次!接辦,"味全文教基金會"的兒童營隊,"純青營"明天!開始,即將在東海大學的校園開營;所以!今晚!大家!都住在,大婉兒!東海別墅!東園巷的租屋處,一起討論、這兩個梯次!三兩夜!營隊的活動...安排值星官、還有!跑明天的活動流程~」

「東海別墅」,東海大學的旋轉門入口,傍晚!五點半左右;程泉!坐在機車上,一邊!抽著煙,一邊!左顧右盼的等著人。由於!正值暑假期間,東海大學的學生!大多回家了,所以!整個東海別墅,顯得!有點冷清。一如往常,程泉!聚會!總有早到的習慣,直等到!將近六點,程泉!才看見!徐文、忠義和呂賢!背著背包,從中港路!那邊的公車站牌,順著新興路走來;原來!社服隊收隊後的這兩天,徐文和忠義!並沒有回家,反而!是跑到了呂賢,嘉義!鄉下的家裡,去玩了兩天,所以!這天!三個人才又一起、坐公車回到學校。

『喂~程泉!你這麼早就來了哦。她們!女生都還沒有人來嗎?!~』呂賢!在新興路上,遠遠的看見了,程泉!在別墅的旋轉門口;立刻!揮著手,高喊著!向程泉!打招呼。待走近!只見!呂賢!仍是,一臉興奮的,繼續說『哦~她們女生!最不守時了啦,每次!都要讓我們男生等她們。你看!六點整,那像!我們男生都這麼準時~一秒都不差~』。『呂賢!你不能這麼說啊~人家!女生出門、都還要打扮一下,當然!要花點時間。呵~如果!你想交女朋友,那你就要等啊,不然!你就叫你的小婉兒,以後出門,都當黃臉婆!不要打扮好了~』徐文!憨憨厚厚的聲音,對呂賢!開著玩笑;而!呂賢!才聽到小婉兒!三個字、頓時!臉上漲紅,伸著拳頭、就往徐文!捶去,一付神色慌張的、說『哦!長毛~你不要亂說好不好。啊~不夠朋友啦,人家!是把你當好朋友,才把心事!跟你透露的,你都沒有幫我保密。我以後!什麼!都不要再跟你說了啦~』。東海別墅、夕陽下的旋轉門口,程泉!聽著!呂賢、和徐文的對話,直覺的!程泉!感覺;似乎!是有些"小兒女情懷的事",在這次!社服隊!出隊後,已經!暗地裡、開始悄悄的!發生,氣氛!也慢慢的改變。

『呂賢!哦~你在怕什麼,她們女生!又還沒來。看你的個子、塊頭這麼大,膽子!卻跟老鼠一樣,那麼小。喜歡!人家小婉兒,又不敢跟人家說,這樣!你怎麼交女朋友~』忠義!看著呂賢!一聽到小婉兒的名字,就是一付驚惶失措;而!站在同班同學的立場,忠義!忍不住!也是,邊!又是拍著呂賢的肩膀,邊又是!伸出自己的小指頭,捏著指尖的!做著手勢,嘲笑了呂賢一翻。只是!呂賢!這下神情可更慌張的,四下不斷張望,似乎!做賊心虛,害怕被抓到一樣;而!一回過神來,呂賢!又是喃難的抱怨、說『啊~算我交錯朋友啦,誤上了賊船,嗚!嗚~你們兩個都在玩弄我~"幼稚的心靈"、"脆弱的感情",根本都不能信任~』。『好啦!好啦~呂賢!我們跟你開玩笑的啦。待會!有女生在的時候。我們!一定不會、把你喜歡小婉兒的事,跟她們說的啦~你放心好了~』徐文!看著!呂賢,被捉弄的!手足無措,畢竟!還是!好朋友;趁著!女生都還沒來,所以!做弄過呂賢後,徐文!緩緩的語調,還是!又講了一段,讓呂賢!放心的話。東海別墅的旋轉門口,大約!六點十幾分,才說!女生!都還沒人來;只見!大婉兒!已從旋轉門口、對面的東園巷,一個人走了過來。

暑假的東海別墅,即使!傍晚!本是!學生最多的時分,此時!也是空蕩蕩的;而!大婉兒!才繞出東園巷,也沒過馬路,隔著!新興路,便對大家喊、說『喂~忠義!你們幾個。過來啦~先把東西,拿到我那裡去放。女生!都已經來了,現在!她們都在我住的地方啦~』。『大婉兒~妳們什麼時候來的。我們幾個都過去,妳的地方住的下嗎?!』幾個男生過了馬路,一路上!在東園巷,忠義!便問!大婉兒;只聽!大婉兒,笑著回答『我們女生!都嘛!中午都到了,那像!你們拖到現在,天黑才來~』。『嗯~我住的地方,還滿大的,今晚!大家!可以!就住在我那裡,然後!討論這次營隊的活動,還有!跑明天的流程好了。當然!床只有一張,所以!你們都要、睡地上哦~沒問題吧~』暑假!空蕩的東園巷,大婉兒!邊說著,邊!帶著大家,走到她的住處。隨著!大婉兒!開了門,走過陰暗的樓梯間,而!當大家!一進到大婉兒的房間;果然!小婉兒、小渝、小慧,也已經!都在房間裡面,或坐、或臥的!聊著天。

大婉兒的房間,大約!四、五坪,是比一般學生租的房間都還大一點,而且!靠路的那一邊,還有一個小陽台;不過!室內的擺設上,倒與一般學生沒兩樣,就是!一張單人床、還有一張書桌。程泉!走進了大婉兒的房間,看見!大婉兒,貼在房間的牆上,還有個用保麗龍板,軟木塞片與牛皮紙,做成的一個"佈告欄";而!在佈告欄上,貼的滿滿的,則都是!大婉兒,自從加入社會服務隊後,別人寫給她的關懷小卡片、參與各種活動的名牌..等,可說!是很熱鬧。女生總是愛乾淨,所以!進入大婉兒的房間,是必須脫鞋的;只是!有的時候,男生!不脫鞋還好,像此時!四個男生一脫了鞋,才走進!大婉兒的房間,頓時! 一種男人的腳臭味,立刻!掩蓋了大婉兒!閨房內,原有的、少女喜愛的芳香味。程泉!只見!大婉兒!房間的地板,還鋪著鋪著淺灰色地毯,佈置的溫溫馨馨的;這也難怪,一般男生走進了女生的房間,總有種渴望,想!一直就待在裡面。

『哦~你們終於來了。吃飯了沒。待會兒!我們一起去、二巷,那一家"小木屋"吃晚餐、好不好?!那裡!氣氛,滿不錯的呦。順便!也可以,在那裡!喝飲料,討論一下、我們的活動~』大家!才剛放好身上的背包,小婉兒!斜躺在床上,立刻!對大家!提出建議;而!此時!大家!肚子,也都餓了,一群人!於是!略收拾了一下,又離開了大婉兒的房間,準備!一道,到別墅二巷的"小木屋"去吃晚餐。

『暑假!東海別墅這裡,好冷清哦~巷子裡,一個人都沒有。好在!有你們男生來,不然!我們幾個女生,晚上!都不敢出門了~』天色漸暗的別墅,從東園一巷走到二巷之間的小巷弄,小慧!說著;而!事實上!小慧的話,也不是危言聳聽。不要說是在人煙稀少的暑假期間,光是!在去年!人來人往的學期間,大家!就曾聽聞;有好幾個東海大學的女學生,或在學校的相思樹林裡、或在!東海別墅的暗巷裡,被性騷擾、打昏!甚至!強暴,而!報紙上!就稱那個強暴犯、為"東海之狼"。『咦~那個!"東海之狼",不是!已經,被抓到了嗎?!?還好。不過!我聽說!好像"東海之狼",不只一個耶。當女生!真的好危險哦~晚上!都不敢出門。連宿舍也一樣,我們住女生宿舍,晚上!有門禁、還要晚點名,你們住男生宿舍都不必,好不公平哦~』小婉兒!在聽了小慧的話後,嘆了口氣,也附和著小慧的說法。倒是!大婉兒,一派輕鬆的、開著玩笑、說『嗯~"東海之狼"怎麼抓的完,搞不好!這幾個男生裡!就有一個,只是!我們不知道。很多男生!都嘛!白天人模人樣,可是!一到晚上,獸性大發、就整個變了樣。那個!被抓到的"東海之狼"不就是這樣嗎?!?他的親戚、朋友!都說他很乖、也沒人相信,他會做壞事。這就是!雙重人格啦,所以!我們女生,還是!要很小心~』。『忠義~今晚!你要收斂點,克制一下!不要!露出你'狼人"的本性~』東海別墅的巷子裡,呂賢!打斷了大婉兒的話,突然!轉身對忠義說;接著!呂賢!自言自語,又急忙!訂正自己的話、轉而!嘲弄徐文、說『啊~不對啦!徐文的嫌疑最大啦。你們看!徐文的毛,這麼長!而且還有胸毛,獸性一定很強。而且!他平常!又裝的那麼乖,那麼壓抑,半夜!他一定會壓抑不住、獸性大發。所以!你們女生要特別小心他~可能!徐文的真實面目,就是"東海之狼"~』。

『喂~呂賢!你不要,欲蓋彌彰了。我們幾個女生!今晚!都有自備"電擊棒"吧,哈~今晚!你們幾個男生,晚上!如果!突然!獸性大發變色狼,伸出"狼爪",妳們!就用"電擊棒"電你們~,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大婉兒!才說著,而!一行人,已走進了"小木屋";點了餐,閒話家常完,大家的話題,漸漸!也開始,討論起了,關於!這次!營隊活動的事。由於!石磊隊,這次!接辦"味全文教基金會"的兒童夏令營的八個人中、忠義!原本!就是石磊隊的活動長,帶團康活動的能力最強;而且!忠義!也是,呂賢!他們班的班代表,領導能力!也很好。所以!在"小木屋",邊吃著飯,大家!便毫無異議的,一致推忠義!為,這次"味全文教兒童純青營"的營長;由他!來帶領,統籌整個營隊。

『嗯~明天"純青營",第一梯次的營隊,好像!有五十幾個小朋友參加,我們就編成四個小隊。每個小隊,就一男一女當小隊輔,然後!除了小隊輔外,我們每個人!也都還要有分工~』八個人,在小木屋,邊吃著飯,邊閒聊著!這次營隊,大概的情況;大婉兒!去年夏天,就帶過了"味全文教純青營",所以!由大婉兒!先對大家,略做解說。只聽大婉兒!又說『~"純青營"只有三天兩夜的活動,所以!其實!我們可以,就拿這次!我們到坪頂出隊,辦過的!兒童生活營的幾個活動,來填上就行,然後!所有的分工也差不多。忠義!你就當營長兼活動長,統籌整個營隊的活動好了,然後!我還是管生活組,負責分配小孩子吃睡的的事。徐文、程泉!你們兩還是負責器材、和場佈比較內行,然後!值星官,就呂賢!你來當、可以嗎~』。『~反正!一切!都跟我們出隊時,帶兒童營隊!差不多啦。所以!大家!加油,只要,以出隊的心情來帶營隊,我們應該!就沒問題了~』小渝!去年夏天,也曾帶過"味全文教兒童純青營";所以!大婉兒!說完了營隊的概況,接著小渝,也給了!大家!補充說明,和加油、打氣。

『嗯!大概~我們就這樣決定吧。然後!營隊活動的細節,時段要怎麼分,在什麼時段!要用什麼活動。待會!回去!以後,忠義!你心裡要先有個底哦。看要怎麼帶大家,安排營隊的活動流程~』東海別墅,天色!已全暗,雖說!是推忠義!當營隊的營長,統籌整個營隊;不過!在小木屋裡,大婉兒,和小渝,似乎!也都對這次的營隊、心中都早已有譜。X X X

3往事只能在夢境裡追尋

1999年八月,台中市一棟大樓的小公寓裡,程泉!昏睡在深沉的睡眠狀態、"眼球快速轉動期",而!灰塵與蜘蛛網覆蓋。時而!程泉!才夢見,自己飄浮在「谷關福音中心」上空;轉眼!程泉!又感覺,自己彷彿!一陣風似的,從海邊飛掠過!大度山、在台中港路的上坡路,往東海大學的方向,轉了個大彎後,又直下!東海別墅的下坡路。程泉!感覺!自己在夢中飛翔是如此、瀟灑而自由,也許!是唸大學時,程泉!每個星期總騎著機車,奔波在在大度山與清水鎮海邊之間的台中港路;所以!夢裡,即使!時隔十幾年,程泉的夢魂,卻依然!常在台中港路,大度山的上、下坡路上飄蕩。「這裡!不是大度山的最高點,中港路和遊園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嗎?!我快到東海大學了,下坡路後,經過東海別墅,我應該就會看到東海大學的紅圍牆~」程泉!在漆黑的夢裡,感覺!自己!似乎,又是騎著機車,正!停在台中港路與遊園路的交叉路口。這條往東海大學的路,上坡後!接著就是要下坡,程泉!在學生時代,走過無數次;而!這次!當程泉!把機車往下坡路騎去、卻發現!自幾的機車,竟在台中港路上、像飛機一樣飛起來,而且!越飛越高。

「我的機車怎麼飛起來了,我不是要去東海大學嗎!?!」當自己!連人帶機車,整個在台中港路飛起來,程泉!起初!有點駭異;然而!當機車飛越過東海大學的紅圍牆,程泉!卻發現,此時!自己卻像是,盤旋在高空的蒼鷹、慢慢翱翔,俯視著!東海大學校園,樹林的一片蓊鬱。「"夢的解析"說,當人在夢裡,夢見自己在飛翔,那是!因為!想逃避現實。只是!難道!我也在逃避東海大學嗎?!不然!為什麼,我來到東海大學的校園、也要在半空中飛翔?!~」程泉!在夢境,飄浮在東海大學的半空中想著;而讓!程泉!不明白的是,自己所飄浮的天空,雖是!一片漆黑,然而!當他,俯視東海大學的校園,那卻是一片樹林蓊鬱,與色彩鮮艷的翠綠。

「東海大學的學生!他們都到那裡去了,正在!放暑假嗎?怎麼、整個校園都沒人。大家!如果!正在放暑假,我又來到東海大學做什麼!?~」程泉!夢境裡,飄浮在東海大學校園的半空中,繞了一圈,看不到半個人影;而後!程泉!又像一陣風似的,直往!東海大學校園上方的東海別墅飛去,寂靜無聲的黑夜中,程泉!飛掠兩排建築物間、穿過東園一巷。

東海別墅的一巷、空無一人,不!應該說,整個東海別墅、似乎!都空無一人;除了!程泉、經過陰暗的巷子時,似乎!有些狗!能感受到他的到來,而!從遠近巷弄裡、陸陸續續!傳來狗吠聲。『哎呦!好奇怪呦,路上又沒人,怎麼巷子裡的狗,突然!都在狂吠。放暑假,東海別墅這裡!好冷清,感覺!好可怕哦~』當程泉的夢魂,經過!別墅一巷的一個岔路口;他聽見!路口,轉角!一棟房子、二樓窗外的小陽台,似乎!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咦~這個聲音,怎麼!跟呂賢說話的聲音、好像~」程泉!心中正狐疑的想著,輕飄飄的!自己的影子、卻已飛上了那個小陽台的窗口;而!當程泉!往屋裡望去,果然!看見!幾個,大學生模樣的男女,似乎!從外面剛回來,正在房間門口、脫著鞋子。

『喂~脫了鞋子後,先去浴室、把腳ㄚ子洗一洗,才能進我的房間。尤其!男生,不然今晚!我們女生,會被你們薰死~』似乎!是大婉兒,說話的聲音;程泉!在二樓小陽台的窗邊,望向屋裡,只見!幾個大學生模樣的男女,似乎!自己也在其中,感覺!似曾相識。『喂~大家!時間!不早囉,快點!來討論我們明天營隊的活動、要怎麼安排啦。明天早上!六點就要起床,接營隊,大家!再不快點討論,今晚!都沒得睡了~』似乎!是忠義的聲音,坐在地毯上,正!催促大家,快點拿紙筆就定位,好討論!營隊的活動流程。程泉!在陽台的窗口,望著房裡,看著!這種!大學青年男女、圍坐在地毯上,討論!營隊活動的情景;不禁!讓程泉!也懷念自己的年輕時光,即使!往日已遠,此時!卻彷彿!又在眼前重現。...

『ㄟ!明天早上,六點、就我和大婉兒,到台中市區的"味全文教基金會"去接營隊,押車到東海。然後!值星官,呂賢!你大概!九點,得在"路思義教堂"後的停車場,準備!接報到的小朋友。小婉兒、小慧!妳們就先準備,怎麼分配小朋友、在"東海校友會館"的床位,還有!在"男生餐廳"、午餐、晚餐的桌位。 然後!...帶動唱!就小渝學姊!負責。下午的大地追蹤遊戲,我們就用在坪頂玩過的闖關遊戲,佈四個關,第一關!關主...地點在...』忠義!坐在地毯上,帶著!大家,討論!營隊活動的流程;而!程泉!也坐在小渝的旁邊,拿著紙筆,記著!自己該負責的事項、與活動。仲夏夜、大家在地毯上,盤腿而坐,當程泉的腿,碰觸到小渝的腿,能感覺到暖暖的溫熱;而!電風扇吹過來,更有小渝!髮梢微濕、剛洗完澡的清新味道、這更讓程泉!覺得!溫馨、陶醉。

『嗯~第一天!晚的晚會,我們就帶小朋友,玩團康晚會好了,然後!第二天晚上,我們再來辦舞台晚會。這樣!大家!才能多一天,準備舞台晚會、練習跳舞、還有排戲的節目。我們石磊隊的舞台器材,現在!好像!都放在林棟樑,住的遊園路那裡;程泉!你應該有鑰匙,可以!拿到器材吧...那就沒問題了。第二天!晚上,我們就在校長室樓下,辦舞台晚會好了..。對了!第一天!團康晚會結束,我們再加個活動,帶小朋友去夜遊好了;然後!路線,就從男生宿舍下棟的小路,走到東海湖,這樣!會不會太遠~』仲夏夜,大家!在大婉兒、東海別墅的房間裡,討論著!營隊的活動;而!暑假,寂靜的夜、越來越深,將近!午夜十二點,大家!才終於!把三天兩夜的營隊活動,大致!確定。『肚子好餓哦~還好!剛剛!有買泡麵回來,大婉兒!妳這裡,有沒有熱水壺、還是!電湯匙,我們!要吃泡麵啦~』才討論完活動,呂賢!就拿著碗,碗裝泡麵,在房間裡繞著,問大婉兒;而!此時!還沒洗澡的人,也輪流去浴室洗澡,一個房間裡的人,就像!是一家人一樣的親近、與沒有距離的溫馨。

『大婉兒,今晚!我們真的都要、睡妳這裡哦。我可不可以睡妳床!?』忠義!洗完澡後,坐在大婉兒的單人床上,憨笑的!問大婉兒;大婉兒!回答『嗯~忠義!你想死。床是!我跟小婉兒睡,其他人!只好委屈你們,都睡在地毯囉~』。『唉呦~我們今晚!都睡在一房間裡,這樣!算不算,男女"同居"啊。不行啦!這樣!我媽媽會罵我,還沒結婚!就跟女孩子"同居",而且!一次、還跟四個女生"在東海別墅同居"。嗚!嗚~人家!還是這麼"冰清玉潔"、不要玷污我的"純純的愛"。不可以!這樣啦~而且!我還是!跟小渝學姊!"同居",這樣!如果傳出去,以後!我在系上,還要怎麼做人,嗚!嗚~』呂賢!吃著泡麵,一嘴的油!卻還是不得閒的,邊!嚼著麵,邊!還不斷說著!一堆垃圾話;這惹得!小渝,聽都再聽不下去,便伸手去捏他,笑說『喂~呂賢!誰跟你"同居"啊。為了避免瓜田李下,玷污了你的純潔,還有"蠢蠢的愛";所以!你今晚!睡覺的床位,是在廁所啦。等一下!你就去,睡在廁所的浴缸裡面,聽到了沒有~』。暑假的東海別墅,程泉的夢魂!在東園一巷!轉角,二樓窗口的小陽台,望著屋內熟悉的情景;年輕的往事一幕幕,而!許多事、許多人!如今卻都早已隨著歲月改變,這讓程泉!獨自徘徊在窗外的小陽台,面對這一室的溫馨、卻更覺惆悵。...

4人生只是活在慢慢死去的失落感。

1999年八月,程泉!心情槁木死灰,像一棵枯死的老樹般,在灰塵與蜘蛛網滿佈的屋子裡、昏睡著;而窗簾的縫隙間、又透出了一絲陽光。天亮了,"東海─味全文教兒童純青營"今天就要開營,一大早!大夥在東海別墅吃過早餐,忠義!便騎著機車,載著!大婉兒到"台中市",去接!小朋友的營隊,押車!到東海大學;而!其他人!也各忙各的事,徐文和程泉!到遊園路,去拿石磊隊的一些燈光、音響器材;小婉兒、小慧、到"東海校有會館",去貼海報、貼床位;呂賢、小渝!則是到東海的校園裡,確定!幾個要辦活動的場地。「~在東海大學,參與社團,暑假帶營隊,當初!讓我感到興奮、期待的事;如今!我為什麼!對這一切,都已經沒感覺,甚至!再想起來,也只是想逃避~」程泉!昏睡在床上,寤寐間、心灰意冷的想著;而!生命中一切的燦爛,似乎!也都很容易、隨著時間的過往,隨著身體的衰弱老化、徒留下!空虛的感覺!讓人惆悵歲月的一去不返。

「自己活在!現實世界、好像!只是!在慢慢死去,快樂!那只是一種情緒,一切轉眼!要變悲傷,其實!很容易;而!我在失落後,又還要再追尋什麼。人生!再熱鬧喧嘩一次,然後!再留下空虛嗎?!~毫無意義~」程泉!昏睡著,,年輕的心已日漸枯死,絕望的逃避現實。早上!九點多,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後的公車停車場,忠義!已帶著一遊覽車,穿著淺綠色圓領T恤的小朋友,來到東海大學校園;隨之!值星官、呂賢!帶著小朋友!到校長室前的草地,在樹蔭下!做營隊的幹部、與小隊輔介紹,還有!分小隊。小孩子!童稚的歡笑聲,天真的快樂的臉龐,往往!只要一個簡單的遊戲,忠義!就能逗得他們、笑的東倒西歪;而!"人",也許!也是不該!長大、與隨著!年齡,讓思想!日漸成長的。因為!"人"、長大後!就開始衰老,而!能從著個現實世界!得到的;往往!也只有悲傷、痛苦、絕望,與掙扎、迷惘。

小婉兒!在大學路上,一路!帶著小朋友,到"中正紀念堂"下的"校友會館",去分配床位、與放置背包;而接著!"純青營"這梯次在"東海大學"、三天兩夜,第一天的活動,也正式開始。忠義!帶著大家,或是!在"文理大道"兩旁,一座一座的紅牆灰瓦四合院,玩尋寶的遊戲,或是!喧鬧的、在男生餐廳用餐;或是!在校長室樓下、涼爽的穿堂,小渝!說故事!給小朋友聽,蟬聲鳴,鳥聲叫!在暑假的東海校園,沒有!現實的壓力,只有大朋友!帶著小朋友、一起玩的閒適。... 1999年八月,長大後的程泉,已經!開始衰老,心情更槁木死灰,像一棵枯死的老樹般,在灰塵與蜘蛛網滿佈的屋子裡、昏睡著。

「...暖風吹,鳳凰花落,仲夏、東海大學的校園、滿山的相思樹林。歡笑的故事!如今!是否!還依舊~」日出又日落,程泉!躺在床上,與滿屋子的灰塵!已化為一體;想著!想著,程泉!又昏昏沉沉的,繼續!昏睡..。而!"眾人皆醒他獨睡"的程泉,也許!也只有、讓!靈魂離開身體,在黑夜隨風飛翔;他的生命!才能!逃離現實,在夢境中,得到短暫的自在、與快樂。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