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九章88暑假石磊隊墾丁之旅通知

1靈魂甦醒的衝撞

1999年九月,程泉!昏睡著,蜘蛛網垂掛家徒四壁的牆邊,灰塵覆蓋垃圾堆積的地板,只知這晚!窗外風與交加,應是!颱風過境的夜。屋子裡!彷彿廢墟,已經好久沒燈亮了,白天昏暗,夜晚更漆黑;程泉!睡夢中!這晚,隱約能感覺,似乎!有條黑影,隨著窗外的風雨聲、而!在屋裡的漆黑中四處奔竄。那躁動不安的那黑影,時而!從屋子的這房間到那房間、像是旋風旋轉、尋找著出口;時而!那黑影,又像是帶著風雨聲的吶喊、不斷衝撞屋子的牆壁,而程泉!也能感覺那黑影,彷彿!被困在牢籠裡的野獸般、痛苦萬狀。是的!一個人怎麼能承受,被生命中最愛、最親密與最信任的人背棄。而!被遺棄的人,除了!時光流逝,永世孤寂!卻再得不到安慰。而!經過這樣的事,誰又能對生命不懷疑、迷惘;程泉!夢境裡,在漆黑的屋子裡、似乎!漸漸又甦醒。此時!程泉!發現,自己!正蹲坐在大樓窗外邊緣,彷彿!一隻鳥!在陽台的牆邊上,仰望著夜空,似乎!渴望、想飛去遠方。夜如此漆黑、夢中!更無風也無雨的寧靜;隨後,程泉!向陽台下,縱身一跳。

程泉!昏睡在夢裡,跳下大樓!陽台後、他又開始飛翔;這次!程泉,是游泳的"蝶式",以兩手!在虛空中、划水、翱翔,感覺!像鳥展翅飛翔的自由在在。「一個人在夢中飛翔,是想逃避現實~」"心理學"上是這麼說,而!程泉!追索,自己!第一次,發現自己在夢中、能離開地面飛翔;那是!在程泉!七歲,剛入"國民小學",唸書那一年。只是!話說!一個七歲的小孩子,尚不知人生疾苦,程泉!為何!就想逃避現實、逃離地面;或者說!當程泉!一出生,其實!他就已經想,逃離這俗世紅塵,這不可得而知。程泉!只記得,當時!他是夢見,自己!在鄉下老家的四合院。以下!擷取自程泉的日記...。

「老家四合院!擺神祖牌的廳堂外,右邊有一條小風巷。我記得!在七歲那年的夢裡,風巷裡,黑漆漆的!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所以!我很害怕,就拼命的跑。只是!我在夢裡卻跑不動,我只是!拼命的擺動兩腿;後來!在家門口的曬穀場,我卻發現,我的身體!竟然!慢慢的離開了地面。當發現!自己拼命擺動兩腿,能離開地面後,我原本的恐懼!變的有些興奮,因為!我發現!我竟然!能飛;於是!我又更努力的擺動兩腿,果然!慢慢慢慢的,我就像太空漫步一樣,真的騰空!跑到屋頂上面去。那是!我第一次,夢見!自己能飛;且在夢裡!有自主的思考意識~」。

程泉!七歲時,在夢裡!只會!像跑步般、拼命的擺動雙腿,讓自己!稍微離開地面;直到!程泉!上了高中,學會了游泳,他才開始,真的!以"蛙式"、和"自由式",在夢裡!低空!緩慢飛翔。不過!與其說!那是在飛翔,倒不如說,比較!像是在深海、漆黑的海底游泳;因為!程泉!有時候,夢見!自己、從就讀的高中回家的路上,緊貼著!柏油路面,以"蛙式"游泳回家,背著書包,所以!游的很慢。有的時候,程泉!又夢見,自己!好像是要去海邊的田裡,幫父親的忙;而!在臨港大道,以自由式!游泳,或在水稻田裡,忽上忽下!就像飛魚、躍出海面飛行一樣。

程泉!記得!自己在唸大學的時候,拼命的學習!想讓自己溶入社會,讓自己!社會化,自問!並無逃離現實之心、且樂於!接受挑戰;然而!程泉!回想,自己!真正能在夢中,像鳥一樣的飛翔,那卻是!在唸大學時、學會了"蝶式"游泳之後。自從!程泉!學會了"蝶式"游泳,他發現!自己在夢裡!飛翔的時候,離地已有十數公尺高;而且!雙手的每一次的拍擊,他總能像老鷹一樣,滑翔很遠的距離,感覺!就如同!程泉!在大學校園裡的意氣風飛。

程泉!自忖,自己在"性經驗"上,也許!是真的不如「佛洛伊德」,所以!他也不敢,對"性心理學"大師的,以"性器官看人生",有太多批判;不過!就事論是,以"睡覺的本領"來說,"佛洛伊德"是絕對拼不過程泉的。所以!「佛洛伊德」的「夢的解析」,對程泉!來說,簡直就像!是在海邊檢貝殼的小孩;沒錯!程泉!才是睡覺的專家,而!佛洛伊德!根本!只是業餘的水準,不知道,大海!究竟!有多深沉、有多廣闊。自從!程泉!失敗的人生,在昏睡中度日,而!他的生命!也並非,真的!完全一無所得;至少!程泉!在夢境中,飛翔的能力,一日千里!又更精進。是的!程泉!現在在夢境中,只憑意識!在一念之間,便能!博扶搖而上青天萬里。

只見!程泉的影子、在漆黑的夢境裡,才從大樓陽台躍下,黑影!立刻!便拔地而起,博扶搖而上、直上青天;且!以鯨魚游泳的姿態,像蒼鷹翱翔在九霄雲外之上。程泉的夢魂!既乘風飛翔在九霄之上,俯視紅塵,蒼松之林有如一片草坪,千年巨木更有如小草;而!庸庸碌碌在馬路奔波的人群,此時!在程泉的眼裡、更渺小的像是!忙碌尋找食物的螞蟻,片刻!不得閒,直到!結束其短暫的一生,也不知!"生命真相"為何。紅塵滾滾,程泉!在九霄之上,以兩手像翅膀拍擊,想乘風飛去"東海";東海!一直都在大度山上,而!程泉!靈魂深處、大度山!是他記憶中,年輕時!初次的"求偶"之地。程泉!在大度山上,曾經!有許多朋友,所以!程泉!也許!是一直!還夢想著;他還能在大度山上,找到伴侶吧...。X X X

「咦~這裡!不是!大度山的台中港路、朝向沙鹿方向的下坡路嗎?!我現在!騎著機車,正要從台中港的海邊、回東海大學嗎?」漆黑的夜,程泉!發現!自己、騎著機車!又在大度山,從沙鹿往東海大學的上坡路。一路上!程泉!能感覺!自己的背、好暖,因為!小渝!正坐在機車的後座、抱著他;而!這更讓!程泉!感覺到,上大學以來、從未有過的幸福,因為!程泉!似乎!真的已經!追到了小渝,當自己的女朋友。「對了!現在!是大二的暑假,"純青營"今天!結束,晚上!我帶小渝!到海邊騎車兜風,現在!正要回"東海別墅"、大婉的住處~」夢境裡,程泉的意識!漸漸清晰、更想起來;他和小渝!是在台中港油庫,海邊的海堤斜坡上、直坐到!凌晨一點多,才騎上機車!回來的。

「小渝!她現在,應該!已經算是我的女朋友了,今晚!我抱她、親她!小渝!都沒拒絕,而且!現在!小渝!她也抱著我~」程泉!想著!感覺!心中一陣甜蜜,忍不住!放開了!握在機車手把的左手;然後!程泉!用右手!騎機車,而!左手!則伸到了自己的腹下,輕輕的愛撫著、小渝!交纏、環抱在他腹部的小手。其實!小渝!在台中港油庫海邊,剛坐上程泉的機車!後座時,只是!用兩手!拉著程泉!牛仔褲的褲腰環帶,並沒有抱住程泉的。詩經云「有女懷春,吉士誘之!」也許!女孩子!還沒談過戀愛的,總是!比較含蓄、矜持,直到!機車,從臨港大道、左轉!騎到了台中港路;這時!程泉!才突然!想起了什麼的,把機車在沒有路燈的路邊停下。只見!程泉!把機車停下後,就用兩手各自往後,拉住!小渝的左、右手;接著!程泉!就像!繫皮帶一樣,把小渝的兩手往前一拉,交疊在自己的腹部。而小渝坐在機車後座,身體!自然而然、往前傾;被程泉!這麼一拉,整個人!前胸也就、都貼在程泉的背上。

『小渝!妳要抱著我,這樣!才比較安全,不然!待會!要是妳、不小心睡著了,會從機車上掉下去~』程泉!隨便找個藉口,把小渝!整個拉來、貼在自己的背上;而!小渝!也只是!嘴裡,輕輕"嗯"的一聲,沒再說什麼,倒是!兩手!果真!緊緊的,抱著程泉的腰,連臉龐!也都貼到了!程泉的後頸下,動作!就像!一對男女情侶!那麼親暱。台中港路的夜風迎面撲來,當機車!騎在往東海大學的回程路上,一路上!雖然!兩個人!話不多;但!程泉!能感覺!自己的背越來越熱,因為!小渝!豐滿的乳房、好軟,穿著薄T恤,貼在程泉的背上!有種說不出的舒服,一股暖流!似乎!從後背、更直流入程泉的心臟。

小渝!靜靜的!貼在程泉!背上,一路上!沒說什麼話,只聽著程泉的心跳,偶而!小渝!也只是,把抱住程泉!腰間的兩手,又抱的更緊;因為!程泉的左手,一路!老是不安份的!偷偷摸摸,一下子!在小渝的手掌心搔癢,一下子!又是在小渝!交纏的兩手間縫隙、指頭穿進穿出,不斷的!逗弄小渝、女孩!情竇初開的心扉。是的!程泉!怎麼能夠忘記,那個大二暑假,營隊結束!帶小渝,到台中港海邊、兜風的仲夏夜;後來!在那個暑假!各自回家後,程泉!有寫信、給人在台北的小渝,而!小渝,也有寫信給,在台中的程泉...。

2、暑假告別大度山

「程泉:收信愉快。我感冒了!都是你害的,那晚!帶人家去海邊吹風,一回台北!我就感冒、到現在!都還沒好。但!我不會讓你趁心如意,就這樣!病死的;因為!我會不甘心,你得"負責"。這幾天!我接到好幾通小孩子的電話,有"純青營"的小孩,也有坪頂的。記得!那個很會鬧的小朋友─"朱高正"嗎?,她媽媽!打電話來說,他哭著要找我;還有!杜xx、賴xx、陳xx,都有打電話給我,真有成就感。我媽媽!也說,我真有孩子緣;所以!以後,我自己!也要多生幾個小孩。

謝謝你信裡!對我的讚美哦。不過!我不只是蠻像"溫柔的女孩子"的;而是!我本來、就是個"窈窕淑女"。還有!既然!閣下,如此!慷慨!"借"我兩張相片"欣賞";當然!我也不能太吝嗇,同樣的!我"借"你兩張相片"評鑑";先說好!開學!相片一定要還我,因為!這是絕版的。你寄來的高中相片,跟現在!看起來差不多,從小到大!我一直就是乖寶寶,那像你!唸高中、頭髮就留那麼長;奇怪了!唸高中時、不是有髮禁嗎?!你頭髮!怎麼能留、那麼長。我想!你寄相片給我,一定是想要我說,"現在的你,比唸高中時帥!是不是?"。好吧。誰叫我,生性善良呢─"嗯~程泉!你現在!比唸高中的時候,帥哦"。

暑假!好無聊哦,都沒有人來約我出去玩,吃飽了睡,睡飽了吃;真怕!開學!變胖,小蠻腰變水桶腰,到時候!恐怕、真的!就不會有男生,想再!找我約會了。p.s.糊塗虫,再提醒你一次,我的相片可不能弄丟。小渝1989/08/xx」

大二暑假!八月初,程泉!回到在清水鎮的家裡,寫了一封信、並寄了兩張自己!唸高中時的相片、給在台北的小渝;而後!過了三、四天,程泉!也立刻!收到,小渝!從台北寄來的信,並且!小渝!同樣的,在信裡!也附上!兩張!自己唸高中的相片、給程泉。至此!程泉!心花怒放的想著,自己!和小渝!這一學期來,感情若有似無的隱晦、與男女之間曖昧的情愫,可說!已撥雲見日、從此!一片明朗;而!程泉!夜裡,看著!小渝的相片,閉上眼睛,腦海浮現的!更都是,"純青營"結束的那晚、與小渝!到台中港!夜遊後,凌晨!二點左右、兩個人!回到大婉兒!在東海別墅,"東園一巷"住處的情景。

大婉兒!東園一巷住處,樓下的大門!沒有鎖上,也許!是因為!程泉和小渝,拿石磊隊的器材、到"遊園路"!社服隊放器材處、去歸還;結果!兩個人!八、九點!一出門!就沒再回來,而!大家!也怕,到時候!程泉和小渝、回來會進不了門,所以!不敢把大門鎖上。兩個人!小聲的開了大門,偷偷摸摸!走上幽暗的樓梯間,上了二樓;小渝!先去了洗手間,好錯開!兩個人,不要一同!進入大婉兒的房間,以免!被大家撞見!尷尬。所以!程泉! 穿過!幽暗的走道,一個人!先走進!大婉兒,大家!在東海大學、最後一晚睡覺的房間。

大婉兒的房門,同樣!沒有鎖上,程泉!握著喇叭鎖,輕輕!推開房門;而!呂賢!頭朝陽台、腳朝門的睡在地上、灰色地毯的左邊,聽到!有人開門、卻還是!醒了過來。只見!呂賢!睡眼惺忪的臉,躺在地板!微揚起頭,對程泉!笑的一臉詭異,還用手指、指著程泉!不斷的點;而!程泉!一進門,似乎!也有點心虛,感覺!好像!果真!被呂賢!抓到了什麼把柄、或!狐狸尾巴!什麼的。不過!對於!小渝!和程泉!今晚,午夜!同時!失蹤了好幾個小時,此事!大家!心照不宣,呂賢!詭異的笑著!沒說話;而!程泉!也只是,拿了自己的背包當枕頭,悄悄的!在呂賢!旁邊地毯的位置、睡下。

小渝!待!程泉,已睡下,才走進!大婉兒的房間;悄悄的!也不敢,驚動任何人。大婉兒、小婉兒!兩個人睡在房間最左邊的床,小慧!則睡在床邊的地毯;而!小渝!一進門後,同樣!拿著背包當枕頭,就在小慧旁邊,地毯的位置、睡下。此時!程泉、和小渝!都睡在地毯上,而!彼此間的距離,大概!也只有!一公尺之遠;所以!當看見,小渝!在地毯上躺下後,程泉!還側著頭,對小渝!笑,卻只見!小渝!羞的兩頰通紅,急忙的!側過身,屈著身體!背對著程泉睡。「~有女懷春、吉士誘之~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犬也吠~」程泉!唸高中時,背過!詩經的這首詩,並!一直!夢想著,詩句中!那男女互相吸引的情境;而!此時!程泉!所面對,不正是詩中、所描寫「~有年輕的女孩、情竇初開,男子就千方百計、想挑逗、誘惑她~。一舉一動,只是!都要慢慢、輕輕的來,不要!太急燥去掀動、女孩的衣裙,更不要!驚動了狗叫聲~」。

「小渝、這樣!側躺著,腰好細,臀部!從纖腰像山隆起,從背後看!好渾圓哦。小渝的身材好棒,屁股!這麼大,將來!一定很會生小孩~」即使!小渝!已側過身去,程泉!兩眼卻仍是盯著,小渝!近在咫尺、側躺的背影;腦海!胡亂的想著,感覺!情絲萬縷纏繞,幾乎!不能自己。整夜!都望著小渝睡,程泉的一顆心,更是在胸口,噗通噗通!不斷的跳,小鹿亂撞!感覺!全身熱血沸騰。程泉!真恨不得、立刻!能跨過!和小渝之間,這一公尺的距離,從背後!去擁抱著小渝的纖腰,和小渝! 一起睡。電風扇!左邊、右邊!旋轉著,程泉!望著!小渝的背影、想著「下個學期開始,我就搬到校外住了。小渝!雖然!還住在女生宿舍,但!偶而!應該,還是!可以!到我遊園路租的房間,跟我一起住的~」。「學校裡!很多女孩子,也都是這樣!跟男朋友同居啊。快了!我再忍耐一下吧,等開學後!小渝!就是,我的女朋友。我的美夢就快要成真了,然後!我就可以、在遊園路的房間、和小渝!同床共枕,抱著她睡覺。當然!我和小渝,也要履行"夫妻同居、應盡之義務"。我還沒跟女孩子"做愛"過耶,到時候,和小渝!"做愛",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就用!小渝!現在!這種側躺的姿勢嗎??小渝!翹的高高的屁股、好動人哦。嗯!小渝!她就是我未來的妻子了~」程泉!躺在地毯上,望著!小渝側躺的背影,兩眼望眼欲穿。即使!已凌晨兩三點,程泉!卻還是睡不著,也不知小渝!睡著了沒,或!小渝!也和程泉!一樣;夜深人靜!偷偷感受著!彼此相愛,還有!男女之間、一種纏綿的激情,正無言的交流、直到!東海別墅,遠處!雞啼聲已鳴。

翌日!天亮,七點多,大家!陸續起床、洗臉、刷牙,打包行李!準備各自回家。小渝和程泉!一夜激情過後,餘韻猶存,只是!在大家!面前,不好張揚;所以!也只有在彼此交錯時,悄悄以眼神意會。「小渝啊!妳昨晚,和程泉!幾點才回來,我們等到三更半夜、看你們一直沒回來,都好怕!你們會不會是發生什麼意外。你們沒發生什麼意外吧~」大婉兒!巧笑,語帶玄機的問小渝;而!小渝!臉龐帶點幸福的笑意,神色卻有點不自在的回答、說「沒有啊~我們只是!騎機車,在台中港路!兜風而已。抱歉!讓大家擔心了~」。這一男一女,一個晚上!消失了那麼久,會發生什麼事,大家!其實!也都是心照不宣,或是!樂觀其成;所以!這早!大家!在言語上,也都是有所保留,並不想!刻意去戳破,這對男女!盡在不言中的微妙關係。

大家!一起在東海別墅、吃過早餐。早上!九點多,直到!送幾個女生、到"東海別墅"口、天橋下的中港路邊,搭公車!離開東海大學;程泉!始終!都再找不到機會、與小渝單獨相處。所以!程泉!心中即使!有萬般柔情,想對小渝!說幾句貼心話、卻也只能!"愛在心底口難開";何況!小渝!也一直、都跟幾個女生走在一起說話,似乎!有點!刻意的避開程泉。「大家再見,我們開學再見~」市公車來了,四個女生,還有!忠義!都上了公車,上公車前!大家!頻頻揮手道別;而!看著!小渝!上公車,程泉!也在車窗外,對著!坐在車窗邊的小渝揮手,只是!想到!又要等一個多月、才能再見面,心中不免!又點難捨。『喂~你們三個!也不要!再東海大學,玩得!忘了回家~』小婉兒!在窗邊拋出最後一句話後,只見!市公車,發動沉重的引擎聲、排著廢氣!開走;而!東海別墅路口,此時!又只剩下,程泉、徐文、還有呂賢。

『程泉學長~"生離死別"嗚~不要太難過了啦。你和小渝學姊!一定會再見面的。對不對!徐文,昨晚!有人!說要拿器材去還,馬上就回來;結果!從八點多出門,到凌晨!兩三點才回來啦。啊~程泉學長!你不用再狡辯了啦,你昨晚!把小渝學姊!帶去那裡,然後!做了什麼事?~被我抓到了啦;看小渝學姊!今天早上,笑的這麼"幸福"。啊~不公平啦,都"暗槓"不讓我們知道~』市公車!才離開,呂賢!滔滔不絕、便在路邊!大聲嚷嚷;而!程泉!只是笑的、有點尷尬,不予回應。倒是!徐文,替程泉!擋了呂賢!滿嘴的垃圾話;只見!徐文!憨厚的笑著,對呂賢、說『呂賢~你不用嫉妒程泉了啦。如果!你有辦法,你也可以!約小婉兒!出去啊;就算!你們一個晚上!都不回來,我們也不會說什麼。人家!小婉兒!搞不好、也在等你約她出去,可是~你根本!就是一個"孬種"。呵~你只會!嫉妒別人,一天到晚!一直叫!叫!叫的,自己卻都不敢去做~』。

『嗚!嗚~徐文!你為什麼要這麼老實,把我心中的秘密都說出來。程泉學長~我好羨慕你,你昨晚!到底!怎麼把小渝學姊騙到手的。好~我也要加油,下個學期,我一定要交到一個女朋友。然後!用我新買的"YAMAHA"一百五十cc機車、載她兜風~ya!多拉風啊~』呂賢!一路裝哭、假笑,又自我勉勵的;而!此時三個人,正!要騎機車!到遊園路的租屋處,各自!去整裡,自己!剛搬家過去,雜亂的房間。X X X

3千禧年危機

1999年九月,塵世莽莽蒼蒼,程泉的夢魂,在黑夜隨風飛翔、飄蕩。既在九霄雲外之上,俯視紅塵、世人皆如螻蟻;而螻蟻與世人都一樣,俱有生物的本能,就是!貪生怕死。「人!為什麼、都怕死,寧願!茍且偷生、於紅塵呢?!他們,是為了尋找食物而活嗎??亦或是!為了繁殖後代,為了!滿足生物的本能、與需求。他們的存在,和一、二億年前,佈滿地球上的恐龍與爬虫類,有什麼!不同;爭奪、掠食,互相的廝咬,吞噬,也許!外觀上!是有點不同,但!內在!其實,卻都是相同的。每個人!都拼命的想演化,爬到"食物鏈"的最頂端,因為!在"食物鏈"的最頂端,就!擁有權力、可以"吃定別人"。而!我為什麼,竟無法!分辨,人類與恐龍、或爬虫類,有什麼不同~」程泉!飄蕩在九霄之上,俯視紅塵,看著!億萬年來,同樣不斷旋轉的地球,與佈滿地表的動物;程泉!一時!竟分不清楚,這些!不同的動物,到底!有什麼差別,亦或是!它們只是!外表、與生活形態不同罷了。

「人!真的有所謂的靈魂嗎?!那人類的靈魂!追求的,與爬虫類的靈魂、與豬的靈魂!追求的、又有什麼不同?!因為!人類,會把動物的基本需求,食慾與性慾,美化成!追求幸福、快樂與愛,而!爬虫類與豬不會,所以!人類!比較,高級嗎?!亦或是!這只是,"食物鏈"最頂端的掠食者、自私的想法、與傲慢。不管如何!現在,佈滿地球上的這些人類,聽說!明年!千禧年!來臨之前,也即將!像!億萬年前的恐龍一樣,從地球上被滅絕了~」程泉!在九霄之上,俯視紅塵,看著!城市林立的高樓,如排列整齊的墓碑;這!也許!能為,人類的曾經存在留下紀念、與考古的價值。因為!這一年!地表的人類,顯得很恐慌,到處!都有傳聞,據說!一九九九年!就是世界的末日。

「世界末日!有什麼關係,大不了!就是!地球上的人類、死光光而已;依我看!他們的存在,生命其實!也沒什麼價值。今年!就算!慧星不撞地球,只是!為了滿足"愛"的需求、人類!縱慾的各種疾病漫延;與為了!滿足幸福、與快樂的物質生活需求、對地球環境造成的破壞,這遲早!人類也要,自己毀滅自己。死的好~我正在等著,大家!跟我一起下地獄呢~是的!人活在世上,不過!就是在追逐滿足各種需求~」程泉!飄蕩在九霄之上,俯視芸芸眾生、心中!不禁!對地表,這些!人類行為的愚昧、感覺!有點厭惡;何況!程泉!雖然!飄蕩在九霄之上,猛然!卻想起,自己!其實!也只是個"人類",這讓程泉!更不禁、感到痛苦。而!這種!痛苦與迷惘的感覺,也許!就像!是一個人,睡了一覺醒來,卻突然!發現自己身在豬圈裡,變成一隻豬一樣。

一個人!既活在社會,當然!就必須社會化、與格式化,這是!程泉!在唸大學的時候,早就知道的道理。話說!一個人突然!變成 一隻豬圈裡的豬,又怎麼會痛苦。黃泥滾滾!要是他根本忘記、自己曾經是個人,那他就可以跟豬圈裡的豬,一起搶奪食物、與餿水吃;搶奪睡覺的地盤,搶奪交配權、好繁殖後代。可恨的是!程泉!在豬圈裡,漸漸!竟有了意識,似乎!想起!昨天!自己還是個人,怎麼!今天!就變成了一隻豬;只是!人既在豬圈裡,當然!就得當豬,不然!如何!能活下去,也許!光是被豬排擠,人!就會被活活踩死,。而!此時!程泉!也終於,真正!領悟到,所謂!「社會化」的真諦、道理與重要性。

「既在塵世,"身"為塵土的一部分,又怎麼!可能逃出紅塵的縛綁、本能的需求與慾望。」程泉的夢魂!雖然!飄蕩在九霄之上,卻仍!感覺,那留在塵世的身體,對他的牽引;因為!此時!九霄之下,塵世中的程泉,正!昏睡在深沉的睡眠狀態,而!當一個人,深沉的睡眠在此"眼球快速運動期",生殖器官總是會充血。這種!人類!處於,深沉睡眠狀態,自然!卻莫名的生理反應,也許!就像電池在充電、讓程泉的陰莖、正!因為!睡眠而勃起;而!程泉!陰莖勃起的細胞,此時,又把其興奮、透過了神經系統傳達給了大腦。即使!程泉!在昏睡,但程泉!大腦的腦細胞,並沒有在休息、昏睡,當程泉的大腦腦細胞,接收到了由神經細胞傳來的,關於!生殖器官、興奮的訊息;而!程泉的腦細胞、也開始!忙著,在程泉!腦海的經驗、與記憶中、搜尋、組織,排列!組合,關於!曾經讓程泉的性器官因興奮、而勃起的畫面。

程泉!腦海在幽幽暗暗中,漸漸!看見了,那!曾經讓他的性器官興奮、勃起的畫面。對了,那是!程泉!大二的暑假,從東海大學回家後,收到了小渝!從台北寄來的信,還有!信裡!附的兩張小渝的相片。當夜晚!萬籟俱寂,程泉!在房間!昏黃的台燈下,邊看著小渝的信、邊看著小渝的相片,一種對小渝!纏綿的思念;與雄性動物對雌性動物的渴望,程泉的大腦腦細胞,立刻!下命令給神經傳導系統、喚醒!程泉的陰莖勃起,準備!交配。此時!程泉!無形的心靈,是被有形的身體、細胞、與生物的本能,所控制的;因為!當程泉!看著小渝的相片,想著!小渝的身影,就無法讓自己的陰莖不勃起,然而!程泉!無形的心靈,還是!能控制自己的行為,知道!什麼事能做,什麼事!必須壓抑不能做。

4、墾丁之旅通知

學校!正值!放暑假,程泉!知道,自己!不可能為了、自己勃起的陰莖,當晚!立刻從台中、跑到!台北找小渝交配;況且!就算!程泉!當晚,立刻!跑到台北找小渝,小渝!卻也未必,立刻!就願意!跟程泉交配。畢竟!人類的社會,還是有千年來,發展出來的社會道德、行為規範,與法律的制裁、約束;所以!程泉!想與小渝!交配,還是!必須經過、男女約定俗成的形式、與漫漫長路要走,因為!道德感的束縛,程泉!必須自制,延遲對性慾的滿足。程泉!知道、他必須用自己無形的心靈力量,去壓抑自己!有形身體的慾望,遵循社會道德;直到!小渝!心甘情願,要與他交配,而後!程泉!才能讓他、因!小渝!而勃起的陰莖,也在小渝的身上發洩慾望。

不過!程泉!看著!小渝的相片,心中仍充滿希望、憧憬。因為!社會道德!並非絕對的、對與錯,而!是一種人類社會、浮動的標準;譬如!在古時候!男女結婚前,是不準有性行為的,而!要程泉!勃起的陰莖,熬到結婚才跟小渝!"做愛",那豈不要!憋死。幸好!這年頭!男女婚前性行為,風氣已漸開放,而!"東海別墅",男女學生同居、雙宿雙飛!更是稀鬆平常;所以!程泉!盤算著,也許!他也只要、再熬過這個暑假,也許!等到下學期開學後,他也就可以帶小渝、到自己遊園路的租屋處,滿足!享受!快樂、幸福與"性愛"。只要!小渝!願意、"畫堂南畔見,教君恣意憐"、"後花園裡、私訂終身";程泉!"先上車、後補票","大船入港"!也就不算!犯法,或違反社會道德。

「1988年8月x日暑假日記:小渝!她應該,算是!我的女朋友了吧。但!我為什麼!還是、不敢!打電話給她。不知道!要講什麼嗎?!怕她!會後悔,那晚!跟我在海邊的事嗎?!或是!我真的太膽小了,不敢去面對!我想念的女孩子。今天!下午!收到,阿俊!寄來的通知,他想約大家!到墾丁去玩。小渝!應該!也會去吧,上次!她在信中說,她在家裡,吃飽了睡、睡飽了吃,很無聊。電話!不要打,應該!沒關係,我想!在過!幾天,應該!就可以!再見到小渝了;大家!一起到墾丁玩,感情!一定進展的更快,何況!趁此!也可以!正式,將我和小渝的關係、公諸於世...。」

程泉!這天!下午,收到一封!阿俊!從彰化寄來,找石磊隊的大夥, 一起到!南台灣!墾丁玩的通知函:

【「程泉:苦無你的電話號碼,些許事!難以連繫,請在收到通知函後,速速以!電話與我連絡,以便統計,石磊隊!要到墾丁玩的人數。~阿俊~」

「親愛的父老兄弟姊妹們:想不到!大夥,暑假!真的!都"閒得抓蝨母相咬"..,於是!石磊隊,墾丁之旅!就在各位紳士淑女的熱烈支持下,經過!我數十晝夜的腦力激盪,馬馬虎虎的就這樣推出。"她"正以!最原始的面貌,呈現給你,而!如何!能夠不虛此行,就看!你們夠不夠─"騷"~"三八"~"浪"~"可愛"~"紳士"~"淑女"....。」

「儘管!風塵僕僕,還請密切注意,我們集合的時空:第一波~針對台中以北之"閒雜人"等,8月4日!上午,10:00或10:30,或11:00。請於東海別墅口集合,或逕至國際街一巷x號三樓。第二波~針對全體"漏網之魚",8月5日!中午1200,請於!高雄火車站出口,大會師。」

「流程:八月五日~9:00乘雲駕風!南下顯風。12:00大眼瞪小眼、韓信點兵; 1:00奔向熱情的墾丁。下午!5:00喝西北風,晚上!住墾丁"教師會館"。

八月六日~9:00租機車!墾丁尋寶,到鵝鑾鼻。12:00佳樂水!追風、浪跡!小琉球。下午!5:00走到那裡,吃到那裡。晚上!夜遊墾丁海邊。

八月七日~ 9:00逛恆春,楓港、風口。12:00一大堆空白等你來填滿。5:00坐車回家,抱棉被睡覺~」

「備註:一、別忘了你的裝備,有照相機的!別忘了帶。二、必備~大浴巾、泳衣、雨具、拖鞋、帽子、遮陽衣物、証件、香皂、乾糧、洗髮精,"錢"─夠你吃喝玩樂用。三、其他!自己看著辦!!盥洗用具,藥物、換洗衣物....。 」】

程泉!暑假,回家後,這幾天!原本就一直猶豫著,不敢!打電話給小渝 ;也許!是沒談過戀愛的人,面對自己所愛的人、總會!莫名的!特別膽怯。而!這天!下午,收到了阿俊,"墾丁之旅"的通知函後,正給了程泉! 一個可以!不用再打電話給小渝的藉口;因為!程泉心想,小渝!應該!是會跟大家,一起到墾丁去玩的,到時候!就可以!再見面,所以!程泉!不但,決定!電話不打了,索性!連小渝的信、也不再回。「暑假!社服隊、收隊回東海後,帶了兩梯次"純青營",賺了幾千塊錢,正好!可以!去墾丁玩~」程泉!想著,便照著,阿俊!通知函上的電話號碼,撥了電話給阿俊;而!阿俊!也告訴了程泉,可以!在八月五日,和!徐文!還有幾個、從台北下來的,要先在"東海別墅"集合,然後!大家!再一起、坐車南下會師高雄、再到墾丁。

墾丁!在台灣的最南端,夏天!到墾丁,大多都是要到海水浴場玩水;所以!阿俊!也在通知函上,通知!大家!要帶泳衣、想必!大家!也是要到海水浴場玩水。程泉!心中!有些期待,因為!"東海大學"沒有游泳池,所以!程泉!也沒看過小渝、穿過泳裝;而!這次!去墾丁,想必!就可以,看到小渝!穿泳裝亮相,大家!在白浪翻滾的海邊、在夕陽下的沙灘玩水,又將會是多麼愜意、與賞心悅目。

「或許!夜深人靜,我可以!偷偷,再約小渝!出來。而後!兩個人走在海邊的沙灘,走在月光下的海堤,吹著南台灣的海風,這樣!浪漫的仲夏夜,小渝!一定會心甘情願、讓我吻她的唇、不會再掙扎、拒絕~」萬籟俱寂的夜,程泉!越想越興奮,恨不得!八月五日快點到來。程泉!因思念小渝!而勃起的陰莖,被"社會道德"縛綁、壓抑著,極待!早日衝破牢籠;而!仲夏,南台灣的"墾丁之旅"會是個好機會。所以!這夜!程泉!夢裡,已像!候鳥起飛,準備!飛越高山、飛越海洋,前往!求偶、交配、繁殖地。這是!個青春璀璨的夏天,萬物生生不息,而!程泉!也有年輕、吸引異性、燦爛的羽毛,並且!以雄性動物的本能,向成熟的雌性動物,小渝!發出了求偶的聲音。...

※墾丁之旅通知單:1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