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6/】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章88社會服務隊第十一期招收新隊員

紅塵若夢一場而妳的故事就寫在我心靈深處一本愛情無字的天書,

我今生今世多麼盼能再陪伴妳重頭閱讀我们的故事那些只有我們能彼此閱讀的!讓我從妳的眼眸字字句句再皆心血的閱讀

寫在心靈深處每個人都像一本無止盡的書風花雪月的年少我展書讀!書中自有顏如玉無可否認是我對妳的愛慕

我從年輕到年老總想要寫下留住的是妳那所不為人知最動人的部份!而春花秋月把妳的故事就寫在我心靈深處一本愛情無字的天書

一張書籤一片楓葉從書中飄落的紅塵若夢一頁我翻過一頁遺憾的是除非故事翻到最後一頁誰也無法預知彼此的結局

我的愛人讓我讀妳昨日歡笑容顏的關於我們的愛情誰知道當我讀到故事最後一頁塵埃落定我才真的心碎

因為在我們之間既成事實再無法抹去!竟是分離是一旦春盡紅顏老妳我從此已花落人亡兩不知

1、衛凱谷關營地談人生哲學

1989年七月,暑假!「YMCA谷關福音中心」營隊的山寨,程泉!,不知是「莊周夢蝴蝶,亦或是蝴蝶夢莊周」,只是!輾轉反惻,做了一夜的夢。有時!程泉!夢見自己、在大度山!滿山的霧中;有時候!程泉又夢見自己、身在谷關的千山萬壑中。然而!回想夢中景物,一切卻都又假假真真,程泉在「YMCA谷關福音中心」的床上醒來,正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又在另一場的夢中。空氣清新的一大早,窗口透著晨曦,有隻麻雀就站在窗台上;當程泉睜開眼,牠的小腦袋也正好奇的,左搖右晃的看著程泉。「哦!我是真的醒了!」程泉環顧了一下整個寢室,衛凱、周為也都已起床、正在盥洗室,洗臉刷牙。日出之前,山上薄霧未散、此時!仲夏的早晨,在海拔兩千多公尺的高山上,是最讓人感覺神清氣'爽;而!務實、腳踏實地、行事作風苦幹實幹的德輝、他更不知何時早就起床、在外面、繼續忙他的童軍工程,建造著"YMCA谷關山寨"。

『程泉!你起床囉!昨晚睡覺、你有說夢話哦!你知不知道?』當程泉睡眼惺忪的、坐在寢室下舖的床延,找著放在床下的拖鞋、毛巾、盥洗用具;此時!正好衛凱已從盥洗室洗臉、刷牙回來,而他那張黝黑的臉一探進寢室的門,看見了程泉、就嬉皮笑臉的對程泉這麼說『我聽見,你好像!是在叫一個女孩子的名字哦!』。

『騙我!我睡覺才不會說夢話!』以程泉對衛凱的認識,當衛凱說他睡覺會說夢話;程泉一開始就認定、這是衛凱是在開玩笑的話;何況!程泉心想,要是他睡覺會說夢話,那住在學校寢室的室友,也應該早就會告訴他了。只是!昨晚一個晚上,程泉依稀記得,他確實!好像是做了很多奇怪的夢;寤寐之間、或許!他真有在迷迷糊糊之中、說了什麼夢話;這點!他倒是沒什麼把握。

『周為!你說!程泉昨晚睡覺,他是不是 有說夢話?』當程泉正在懷疑、自己昨晚是否有說夢話之際;此時!周為、拿著臉盆也從盥洗室回來了;而周為一進寢室的門,衛凱也是這樣問他。只見!周為想也沒想,就像是和衛凱早就串通好的,也是一張嬉皮笑臉的對程泉說『對啊!程泉、你昨晚在叫一個女生的名字耶~.. 』。

『真的嗎?我真的有說夢話哦!那你有聽到我說了什麼嗎?』所謂「三人成虎」衛凱、周為異口同聲的都說,程泉有說夢話;加上程泉記得、昨晚似睡似醒間的怪夢,不禁讓他真的懷疑自己確實有說夢話。只是!程泉也記得,昨晚!他做的夢、夢見的女生似乎也不只一個;而這更讓他想知道,如果!他真的有說夢話,那他又是叫了那個女生的名字。『ㄟ!衛凱!程泉昨晚是在叫他學妹的名字吧!』周為邊整理著自己的東西,邊眨著眼暗示的對衛凱說;衛凱視而不見,反而!露出他缺了顆門牙、猙獰的表情、狠狠的說『程泉!你昨晚一晚,一連叫了十幾個女生的名字!什麼惠芬啦!什麼珊珊麼啦!什麼某某人啦!...什麼「雅淑」啦!...』。

『喂~衛凱!你敢拿「雅淑姊」開玩笑,德輝就在外面耶!你不怕他拿大鐵鎚進來打你;』提起了雅淑的名字;周為不禁心有忌憚的說『你還不如說程泉!昨晚、做夢叫了一百多個女生的名字,把YMCA所有的女生的名字都叫了一遍!』。雅淑唸的是靜宜大學,身材是屬於「貴妃型」的、有點胖胖的,她也是YMCA 的資深幹部;至於!她的精明能幹,與機關算盡的個性,則是會讓人聯想起「紅樓夢」裡的王熙鳳。不要說,周為有點怕她,其實!YMCA幾乎每個人都怕她;所以!大家都尊稱她為「雅淑姊」,這就跟「慈禧太后」被稱為「老佛爺」的道裡是一樣的。而雅淑姊和德輝,更是在YMCA被公認的一對情侶;或者說!他們倆是因蓽路襤褸、早期營隊活動的革命情感,結合而成的「愛人同志」。

YMCA的谷關營地,太陽已漸漸露臉,照在這!面對河谷、背著山壁,座落在山壑間,世外桃園的"山寨";而!滿山的樹、蟬聲也一隻隻的從林木間醒來,又是漫天的綿延。『~差不多了!我們的"谷關山寨"!快完成了。剩下! 一個溪谷下的工程,沒器材搭了,程泉!到時候!麻煩你搭好了~』德輝負責在營地搭建的五、六個童軍工程,大致也都已完成;但最後一個童軍工程,是要在河谷中溪流的一處水池、搭一個百戰百勝的遊戲;而這個橫渡小溪的童軍工程、倒是遇到了一點困難。吃過早餐後,德輝!便帶程泉、從營地鐵欄杆邊緣的小門,走下河谷、到小溪中的那處水池、去勘查地形。『』從營地走下河谷有兩條路,一條是水泥路繞著山坡成S形、路比較好走卻也比較遠;而另一條路則是條陡坡,必須一手扶著山壁、或樹幹、才有辦法往下走的直下河谷的險路。而在河谷邊,這兩條小路會交會在一條跨越河谷的吊橋之橋之前。

山壁的樹蔭把陽光都遮住了的山谷中的小路很是陰涼,德輝帶程泉從吊橋旁、走下亂石磊磊的溪谷;順著山間小溪,往前走了大約五十公尺,程泉就看見,這條清澈的小溪、在滿是巨大岩石的山壁下形成一個碧綠的水池。酷熱的夏天,看著這碧綠水池中小魚在水底游來游去,程泉就覺得清涼,而在清涼的水池旁,程泉更發現;有些石縫間不斷的冒出、白霧般的熱氣。「這就是溫泉吧!」程泉心想「果然!就像是志傑在學校說的,在YMCA的谷關營地;既可以在冰冷的山間小溪游泳,游累了又可以泡溫泉,簡直就像洗天然的三溫暖!」。『~這個百戰百勝,橫渡河流的工程、該怎麼搭呢?』德輝站在小溪旁的石頭上,望著河谷對岸的山壁,嘴裡喃喃自語的說;接著!他又轉頭問程泉『ㄟ!程泉!你有沒有什麼意見!說來參考!參考吧!』..

『我們再到對岸看看好了!』就這樣!德輝在河谷這邊看了看,然後!繞過亂石磊磊的路、又爬到對岸山壁上的平台看看;來來回回幾次、他才終於想出要怎麼搭這個工程。只是!搭這童軍工程還需要一些器材,德輝於是又對程泉說『程泉!我們先回去營地,找找看有沒有可以替代的器材;如果沒有,那也只好等下午、器材車上山了再說了!』。兩個人循原路回到營地,結果!並沒有可替代的器材,所以!德輝的這個工程也只好暫時作罷;但YMCA營隊的器材車,應該在下午!也就會到谷關。而德輝也打了電話回台中,交代雅淑姊要把他搭工程、所需的器材交給器材車帶上山來... X X X

YMCA谷關營地,這暑假營隊,德輝口裡的"山寨",是在半山腰的山壑間;而「基督教谷關福音中心」,兩棟建築,則是像「倒L」型的、建築在這山間的台地。山寨! 較大的一棟建築,是禮堂,與餐廳,而!較小的 一棟建築,是倉庫、營長室,還有廁所;在「倒L」型的「谷關福音中心」兩棟建築的交會處,則是!營隊的值星室、兼器材室。器材室!右邊,是管理YMCA營地的王牧師!住的房間,而!在王牧師房間的門外,放著兩張舊沙發椅。這天早上,德輝、衛凱、周為、程泉,該做的事大概都做了;而!器材車!又還沒到山上,趁著空閒、德輝和周為就到谷關營地附近逛逛。衛凱不想去逛,他獨自拿著 一把吉他,就坐在王牧師門外的沙發上,叮叮咚咚的彈著。程泉也沒去逛,他只是手上拿著根煙、邊抽煙邊在營地到處走;然後!有時就坐在大樹下,或坐在石頭上,望著對面的山、發呆。

『ㄟ!程泉!你一個人坐在那裡想什麼?過來這邊聊天啦!』衛凱坐在王牧師房間門邊的舊沙發;遠遠的招呼著,站在崖邊鐵欄竿的程泉、過來聊天。泉聽見了衛凱的招呼,抽了口煙,轉身慢慢踱步;從營地邊緣的鐵欄竿,走向衛凱旁邊,擺在餐廳窗外的那長條型的藤椅坐下。

『ㄟ!程泉!你唸的東海社工系,大概都在唸什麼?』程泉剛在藤椅坐下,衛凱就邊撥弄著手中的吉他、邊問他這個問題;程泉回答『我們社工系~大概都唸些,什麼社會學、心理學、社會個案工作、團體動力學的...』。『那你自己有沒有接觸宗教!像是「佛學」「禪學」什麼的!』平常一付老喜歡拿人開玩笑、說話又不太正經的衛凱;此時!他不知道是大腦那根筋不對,竟然跟程泉談起了宗教,只見他又說『ㄟ!程泉!我很好奇耶,看你常常一個人躲在旁邊抽煙,你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沒有在想什麼啊!就只是腦袋空空的,在發呆而已!』程泉抽了口煙,笑著回答;衛凱聽了、跟著也笑著說『哦~那你大概是深得「禪宗」的精髓,大腦能夠隨時放空一切;進入「無我」的狀態!』。衛凱邊回頭說話,兩手還是邊撥弄著吉他。衛凱學吉他是下過苦工的,程泉曾經聽衛凱自己說過:衛凱說「當時他在學"高把位和弦",常常都是手按一個和弦,然後!一個晚上就用膠帶、把自己的手都捆在吉他的柄上;就算連睡覺的時候、他的手也是綑著吉他睡!」。果然!衛凱如今他手中那把吉他,就像是已溶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耳朵聽到的、心中想著什麼音符,他的手中的吉他便能彈出什麼音符;彷彿那把吉他隨著他的心情、就能彈出他的心聲。

2、禪學

『「禪學」!其實、我在大三上學期、也買過幾本書來看過;不過!它從頭到尾大概都在講「什麼靜坐冥想」「什麼頓悟」「什麼入定狀態」的..搞不太懂!』程泉回想自己第一次接觸禪學的書,大概是在大三上學期;那時他剛加入學校的「康輔社」,常需上台帶活動。而只要一上台就會緊張的,手足無措的他遇到了挫折;更是容易腦袋發漲,整夜無法入睡的不斷回想、檢討自己的失敗。偶而一次機會,當程泉在整理「社會服務隊」堆放在他的住處、樓下的書籍時;發現有一本禪學的書,他就把它拿到樓上自己的房間看。程泉看了那本禪學的書、覺得有意思,猶其!書中所說的「頓悟」;彷彿頓悟以後的人、就能解開心中所有苦悶的根源,而這更是上大學以來、始終就對生命感覺迷惘的程泉所渴望的。後來!當程泉他在學校的大學書店裡閒逛,又看見了書架上也有禪學的書,於是他又買了一本回來看;然後!他照著書中所說的方法「靜坐」,渴望「頓悟」,更但願自己從此!鑑往知來,榮登極樂世界。不過!「頓悟」就像書中所說的,似乎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程泉夜深人靜,靜坐的結果,往往也只是兩腿痛的無法直立、連下床上個廁所、幾乎也要用爬的。

『禪學的書!我也有看過!』衛凱坐在YMCA營地的舊沙發上,轉頭對程泉說;而似乎談起了,人生、哲學與信仰的問題,衛凱的整個人也就變得正經多了。衛凱!雖然今年,和程泉一樣都是大三升大四,不過!在年紀上、他倒是比程泉大上兩歲;加上皮膚黝黑,其貌不揚的外表,所以!看起來,他更是比程泉老成許多。至於!在社會經驗上,由於衛凱在學校唸書的學費,生活費都必須靠他自己張羅,所以!自上大學;他曾經在「逢甲大學夜市」擺過地攤,曾經賣過二手車,也曾經以自己唸的企管系、寫過「企劃案」賣給股票上市公司... 。因此種種,所以!衛凱在人生經歷上,更是要比,凡事總是伸手向家裡拿錢的程泉,豐富太多、也老成許多。

『我們談人生!不是都是會談到;「出世」與「入世」的兩個層面嗎?就像「老莊」「道家」說的、「形上」與「形下」;』衛凱一付表情正經的說『我覺得「禪學」就是提供一種方法,可以讓人活在這個社會上啊!在「出世」與「入世」的兩個層面之間,做個平衡!』。而程泉此時,似乎也發現,除了平常的嬉笑怒罵外;原來!衛凱也有思想深沉的一面;只是他總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一付玩世不恭,所以!他「很有思想」的這一面、倒是都被大家忽略了。

事實上!程泉接觸禪學,練習靜坐其實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自從,程泉開始學習「靜坐」以後,他上台的台風似乎穩建多了。而且!即使白天遇到了再大挫折,晚上睡前躺在床上;學會了把腦海中的一切都放空後,程泉似乎也就不再會那麼、夢牽魂縈、整夜耿耿於懷而無法入睡了.......X X X

正當衛凱和程泉兩個人,坐在「谷關福音中心」,倒「L」型建築物交會的樓梯口,「清談」著關於人生的大道理;此時!德輝和周為,早已在營地附近逛了一大圈為來。『喂~你們兩個,走囉!已經十一點多了,我們去吃飯了啦!』還沒走進營地,德輝剛走到籃球場上方的水泥坡路;遠遠便對著坐在王牧師門口,舊沙發的衛凱、和程泉大喊。而衛凱聽見德輝在喊他,也立刻就用他帶活動時、慣有的惡狠狠的聲音,向德輝喊回去『ㄟ!我們兩個正在談論人生的大道理,你們兩個就光知道想吃飯!』。

『好吧!那你們兩不要去吃飯,不吃飯!我看你們還要怎麼談「人生的大道理」!』聽見了衛凱的「吐槽」、德輝也不甘示弱的、從藍球場那邊;又把衛凱的話「吐槽」回來。"吐槽"歸"吐槽",不過、飯總是要吃的;何況!不吃飯,下午!器材車上山,大家又怎麼有力氣,搬那一卡車的器材。衛凱放下手中的吉他,和程泉一起向藍球場走去,然後!四個人還是一樣,邊走邊聊的,走出營地;走下登山步道,經過吊橋,走進龍谷大飯店又走了出來、到大馬路旁的小吃店吃快餐飯。

『ㄟ!周為!明天營隊就要上山了,有沒有比較漂亮的女生,在這一梯次的營隊擔任小隊老師?』衛凱邊吃飯、邊向周為問起他、最在乎的問題;周為回答『中台醫專的珊珊啊!她好像在第一個梯次的營隊、就要上山!』。『那明天的梯隊、是由誰負責帶上山?』德輝也問周為;周為不太確定的回答『志傑吧!好像是志傑要帶上山!』。

『志傑哦!ㄟ~周為、你和程泉在學校,是不是也和志傑都是同一個社團?』德輝問;周為、和程泉都點頭說『是啊!』『我們都是「東海大學康輔社」的!』。接著!周為又補充說『志傑是康輔社九屆的,然後!我們兩個是十屆..』。

『志傑哦!那小子、他真的很會帶兒童營隊,再調皮搗蛋的小孩子、都能讓他治的服服貼貼的;』德輝邊搖頭、邊笑著說『真不知道!志傑他是怎麼想到那麼多團康、來帶小孩子的!!』。確實!志傑他就像是天生、就該站在台上表現的人,而程泉對這一點更是印象深刻;因為程泉在學校,第一次認識志傑,當時志傑就是在台上,主持「東海社會服務隊」的招生迎新晚會。那是在程泉大二下學期,剛開學不久...

3、社會服務隊第十一期招收新隊員:

「1988年3月x日大度山日記:社會化,我必須讓自己更社會化。心理學上講的,人生成長的每個階段,原本就是一個人社會化的過程。」

我今天在信箱間前的攤位、報名參加了"社會服務隊",既生在這個世上,我就必須學著做、這個世上人們做的事。

一個人可以有出世的思想,卻必須有入世的做為;我必須學習溶入這個社會,建立人際關係。」

冬去春來的大度山,東海大學校原本如空了的蟻窩,枯藤與老樹在北風中相擁而死,冷風吹過,落葉又飄落枯黃的草坪;直到當農曆舊曆年過後,學生才又像候鳥般的一群一群,回到這片,整個冬天都籠罩在陰暗樹影中的樹林。春風吹過、春雨落下、原本枯黃的草坪又綠了;學校開學了,老朋友又見面、就像是蹦蹦跳跳、剛放出籠子的小狗,遇到了熟識的,忍不住就要熱情的廝咬、玩鬧起來。而程泉再這個寒假並沒有回家,因為,為了增加自己獨立的能力、與社會經驗;所以!這個寒假,程泉他就向住在校外的同學借房子住;然後!留在學校裡的「校友會館」打工。

程泉自從在大二上學期,加入社工系學會的活動股,除了跟著別人跑腿,就常感自己的能力不足。因為明顯的不如人,然而!這卻更激發他天生一種不服輸的個性;也讓程泉急切的渴望、想吸收各種社會經驗,好讓自己能顯得更成熟、更具有能力。大二下學期,剛開學不久、學校的各社團如同以往、總會在新學期的開始,在欣餐與信箱間前的小廣場、擺攤位招生。

「我還是試試,再報名參加社會服務隊好了!」這天中午,程泉要到信箱間的路上,邊走邊想著這件讓他猶豫不決的事。其實!程泉是很想參加個社團的,然而!一路上,他卻又裹足不前的想「我都大二下學期了,現在參加社團、不知道會不會太老!」。班上的同學林棟樑是那樣的成熟、穩重而有能力,那是程泉所嚮往的;而林棟樑參加的社團就是「社會服務隊」。「社會服務隊」程泉只大概的知道,這個社團似乎和他在大一下學期、報名參加過的「山地服務隊」類似;只是!程泉報名參加「山地服務隊」、卻在生活營的甄選過後,就被淘汰掉了。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程泉雖然夢想,他也能在社團中、就像林棟樑那樣,獲得很多的成就感,來肯定自己、也被別人肯定;然而!他這次報名參加「社會服務隊」,如果又再次被淘汰掉的話,那對他來說,挫折感真的就太大了;所以!他猶豫不決....

初春和旬的陽光照在信箱間前的小廣場,偶而還有一陣冷風吹過;在信箱間門口大樹下,社會服務隊的招生攤位,有三個穿著大黃色外套的人,負責今天的招生。『ㄟ!同學!你也會想來參加「社會服務隊」哦~不會吧~"殺了我"~』其中坐在中間位置的一個女生、看見程泉走來,眉飛色舞的立刻笑著問程泉;這個女生,是程泉的同班同學,她和林棟樑一樣、也是在大一、剛上大學便加入「社會服務隊」;同時!現在她也是「社工系學會活動股」的幹部,因此!和程泉也算是很熟識。

『哦~學長!你真的要參加「社會服務隊」哦~太難得了~「浪子回頭金不換」;歡迎~歡迎~學姊!快拿報名表讓學長填啊~』站在程泉班上女同學旁的、是一個很高大、且身材魁武的男生。這個感覺很樂觀開朗的男生,他叫「呂賢」、是社工系的大一學生;程泉曾經在法學院的走廊、看過他幾次,然而!並不熟悉。『學長!那麼英俊瀟灑又傑出,我們社會服務隊最需要了~』只見呂賢手忙腳亂的,拿著桌上的報名表,邊要讓程泉填;邊又忙著對、身邊的另一個女生說『小渝學姊!用妳的"女性魅力",快點幫學長,介紹一下我們的社會服務隊啦!』。

『ㄟ!程泉!她也是我們社工系的同學、A 班的小渝,你認識她嗎?』程泉班上的女同學,邊讓程泉在桌上填報名表、邊問;然後!轉頭又問、那個女生『ㄟ!小渝!程泉是我們系上的翹課大王,妳認識他嗎?』。『哦!他就是程泉哦~我好像很少看見他耶~』那個叫小渝的女生、戴著眼鏡,是個長相蠻清秀甜美的女生,她望著程泉這樣的回答;然後!又說『不過!歡迎你參加社會服務隊哦~』。

『哈!哈!哈!學長是個翹課大王,被學姊"捅"出來了吧!』聽到程泉是個翹課大王,呂賢興高采烈、樂的在一旁打哈哈;接著又說『不過!男子漢大丈夫,翹課算什麼?對不對;學長、你不必因此,"引以為恥",我們不會"嘲笑"你的~哈~哈~哈~』。『小渝!妳不認識程泉是正常的,連我跟他同樣是社工B班,我都不太認識他了,何況妳是A班的~』程泉班上的女同學,嘴裡還是不放過他;填完了報名表,那個女同學立刻、就向程泉伸出手說『好了!交錢,報名費加上「社服生活營」的費用,總共二百五十塊錢!不要跟我說"你沒帶錢"!』。

『哇~二百五十塊哦!我身上只有一百塊而已耶!怎麼辦?』費用要二百五十塊錢,結果!程泉掏遍了身上的口袋,卻只掏出了一百塊,正不知如何是好;只見班上的女同學又說了『喂~程泉!你不是看見,我們兩個美麗"社服之花"柔弱可欺、故意!想來"調戲"我們的吧!』。『唉呦!學姊!人家學長是鼓起勇氣,好不容易來報名社服,妳不要把他又嚇跑了!』呂賢看見程泉身上沒帶錢,也在一旁幫程泉求情。而程泉班上的女同學、當然也只是在跟他開玩笑,收了程泉的一百塊後、悻悻的說『好啦!好啦!一百塊當訂金,然後!剩下的一百五十塊;程泉!你在生活營之前要交哦~』。被同班的女同學調侃了一翻,雖然!經歷了一場風雨,不過!在信箱間前的「社服」招生攤位;程泉也總算踏出了第一步,報名加入社會服務隊...

4、社會服務隊招生隊員大會暨迎新晚會:

「男舍321寢室」三月天、窗外的羊蹄甲樹剛發新芽,天氣還有點陰寒;下午六點未到,夕陽沒入山後、天就全都黑了。程泉在信箱間前,報名參加「社會服務隊」後,過了一個星期;就在自己的信箱收到,「社服招生隊員大會」的通知,時間是三月十四日的下午七點,在工學院。另外!放在程泉書桌上的,還有一張社服招生第一小隊的聚會通知:

程泉的:聚會通知,時間三月十四日、下午六點;地點:理學院門口,竭誠希望你參與 。社服招生第一小隊 。小隊輔 貢丸、呂賢】

三月十四日這天,下午將近六點,天剛黑;程泉就從「男舍321寢室」出發,前往「社服第一小隊」聚會通知單寫的「理學院」。這是程泉上大學以來,第二次參加學生"服務性社團"的甄選,今晚即將面對的又是一個新的環境、還有自我介紹;雖然說!程泉都已經是大二了、不再是大一的新鮮人,然而!心情卻還是難免有點緊張。

「呂賢!他是我社工系的學弟耶、現在竟然變成我的小隊輔!」離開了寢室、走在雜草叢生、乾河溝旁的小路;程泉邊走邊想,總覺得感覺怪怪的。「如果!我參加社服隊員的甄選,卻被學弟把我淘汰;那豈不是更難堪!」經過了燈光昏黃的女鬼橋,穿過文學院與管理學院之間、那片黑漆漆的樹林;橫過文理大道,程泉就看見在理學院灰瓦的牌樓前、門口的階梯上,有幾個人影已經站在那兩盞、圓形的水銀燈、灑落的昏黃之中。

『喂~程泉學長,你真的來囉!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在燈光昏黃的台階上,身材高大的呂賢的身影;隔著一段距離、看見程泉從理學院前、草坪之間的步道走來,便高聲的大喊。程泉在迷離的夜色中,有點尷尬的,遠遠的伸手向呂賢打招呼。還來不及等程泉走上理學院得台階,呂賢又自己跑下階梯,熱情的伸手搭著程泉的肩膀;然後!向台階上喊『貢丸學姊!程泉學長、他也是我們社工系大二的,妳認識嗎?』。

『程泉學長!貢丸學姊,她是我們系上大三的;你從前應該不認識她吧,哦~真是"幸運"!』還等不及,那個叫貢丸的學姊回話,呂賢又是口沫橫飛的對程泉說。然後!呂賢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見昏黃的台階上,有一個矮矮胖胖的身影、用大喇喇的聲音說『喂~呂賢,我知道你在破壞我的形象、講我的壞話;給我小心點、看我待會兒、怎麼修理你~』。

『程泉哦!學弟啊!你好,歡迎你來參加社服;你是和林棟樑同班的吧!林棟樑那小子,你不會像他那麼愛玩吧!』叫「貢丸」的學姊,講話總是大喇喇的,一點也不像女生;而一個女生會被取「貢丸」這個綽號,當然你也可以從「貢丸」這兩個字、來想像她的長像。程泉!雖然從前並認識系上,臉龐和身材都"圓圓滾滾"叫貢丸的這個學姊;不過!今晚總算認識了,他只覺得「貢丸」,學姊的這個綽號、取的真好、真是「人符其名」讓人一見就難忘。

『ㄟ!同學!你還記得我吧;歡迎你終於決定「改過向善」、來參加社服哦!』聽見有人對他說話,程泉回頭,看見昏黃燈光下一張清秀的臉龐;原來!是程泉那天在信箱間前的報名攤位,看見的那個叫「小渝」的社工系A班的女生。小渝!雖然長的不是美麗出眾,但是她細緻平凡的臉龐卻很耐看,讓人覺得越看越漂亮;且她的身材高聎,凹凸有緻、舉手投足之間自然而然的,更總散發出一種女性親和的魅力。『我當然認識妳,妳是小渝啊!』程泉轉身向社工A班的這個女同學打招呼。原本!程泉以為,今晚他面對的會是 一個、像是大一時,參加「山服」甄選的陌生環境;然而!現在他卻發現,在社會服務隊裡,竟有許多,好像早就跟他認識的人、招呼著他;而這彷彿造就熟悉、熱烈的氣氛,也讓程泉他今晚有點不安的心情、一掃而空。

『來!又新的有人來了,我們坐下來圍個圈圈自我介紹;就從新來的先自我介紹、讓大家認識你!』正當!社服招生得第一小隊,在理學院燈光昏黃的門口談笑間,不斷又有人到來加入;在一輪一輪的自我介紹、談笑間、而時間也將近、晚上七點。

『晚上七點!是我們社會服務隊,這次招生的隊員大會;』呂賢先是對大家說;然後!看了一下手錶、又對,貢丸學姐說『時間快到了,貢丸學姊,我看!現在我們就先帶大家過去好了!』。

『你急什麼?大家都還沒認識我咧~』貢丸學姊伸手推了、呂賢一下回答;呂賢也不甘示弱、更大聲的說『哦~貢丸學姊!他們根本就不想認識妳,你就不要再折磨大家了、好不好!』。『呂賢!我看!你大概是想要"死"了』聽了貢丸和呂賢之間的對話,大家不禁都理學院門口的台階上、哈哈大笑起來。『不過時間真的也快到了;』然後!又聽見貢丸姐學姊說『好吧!我待會兒,再給大家機會認識我;現在!我們就先過去,隊員大會"工學院的大教室"好了 ....』

5、康輔社─社會服務隊

社服隊員大會的工學院"大教室"在什麼地方,程泉並不清楚,因為印象中;工學院的四合院、好像都是紅牆灰瓦、只有一層樓的小教室建築。『貢丸學姊!我們要怎麼過去、工學院的大教室;』一群人才剛在理學院的台階上起身;呂賢就問貢丸『學姊!我們是要抄小路,還是要走文理大道?』。『小路沒有路燈、太黑了啦!我們走文理大道好了!』貢丸回答。其實!工學院的四合院、就在理學院山坡的上方、距離不遠,都在面對文理大道上坡路的左方;然後!座落在文理大道左側的,工學院、再上去是農學院,農學院在上去則是新建的,夜間部的四合院。

『貢丸學姊!工學院今晚好像、都沒人上課耶!走廊好黑哦!』當一群人從昏黃的地燈投射的文理大道、轉向工學院的階梯;呂賢嘴裡自言自語『工學院這裡、教室這麼少,又這麼舊、感覺好荒涼哦!』。工學院的四合院,確實!總給人一種老舊的感覺,猶其!當一行人走在沒又燈光的迴廊;教室斑駁的木門有的關上,有的微開,更總感覺在那黑漆漆的門後、好似隨時會有什麼東西竄出來。當一行人走在工學院幽暗的迴廊,有人不禁懷疑的問『工學院這裡、會有大教室嗎?』。

『有啊!工學院的大教室,就在這條走廊盡頭的樓下!』貢丸邊走邊回答。原來!因為山坡地的關係,所以!在文理大道旁、各學院的地基、都是殿高填平建成的,然後四周圍以寬闊的石頭牆;而工學院四合院填平的地基後方,因為還有空間,所以!就在石頭牆下,建成了一間彷彿地下室的大教室。這間工學院的大教室,當大家走下工院幽暗的四合院走廊的階梯,再向右轉就看見了;教室很大,隨著坡度傾斜向上的座位,大約可以坐上一、二百人。

『好了!教室到了,大家先進去裡面坐吧!隊員大會也快要開始了!』貢丸帶大家到教室門口,囑咐了一下,隨後帶大家進教室找位置坐。大教室日光燈的燈光明晃晃的,程泉看了一下,整個大教室的一、兩百個座位,人幾乎都坐滿了,可見社會服務隊隊員之多。教室裡人雖然多,但明晃晃的燈光下卻沒什麼聲音,也許!坐在教室的人大都是;這次招生的新成員吧!因為對彼此還不熟悉,所以!都靜悄悄的。社會服務隊的舊隊員、和新成員是很容易分辨的,因為!舊隊員,每個人都穿著大黃色的外套的制服;然後!在大黃色外套裡,則是淺綠色的襯衫;而新成員則是穿著便服。

時間將近晚上七點,程泉看見,原本許多穿著大黃色外套制服,站在教室外談天的社服老隊員、因為有人催趕、也紛紛進教室;或站、或坐在大教室的最後面。之後!有個高高瘦瘦的男生,從教室門口走向教室前的講台後;等高高瘦瘦的男生站定後,又有一個背著值星帶的男生,跑了幾步、到講台前,接著高聲大喊『立正!』。聽到「立正」教室裡的人全都站了起來,而這個背著值星帶喊「立正」的人,程泉是認識的;他正是程泉的同班同學「林棟樑」。只見林棟樑背著值星帶,面對著一、兩百人喊「立正」,此時的他、看起來還真是充滿威嚴。

『社會服務隊第十一期招生,隊員大會開始!我們現在就把時間,交給總隊長!』林棟樑威嚴的聲音,充滿整個教室,大家鴉雀無聲;直到!他接著又喊『請總隊長講話!稍息!』,大家才又陸續在座位坐下。

『大家好!我是社會服務隊、四個隊的總隊長;大家都叫我的綽號「阿呆」!』聽到總隊長,自我介紹說自己的綽號叫「阿呆」;大教室發出輕輕的笑聲,頓時!原本一片靜肅的氣氛,也輕鬆了下來。只聽見總隊長又說『接著!我們就請「康輔社的藍衣幹部」,列席我們社會服務隊的隊員大會!』。『大家請掌聲!歡迎「康輔社的藍衣幹部」列席!』總隊長的話剛說完,大教室響起一陣的掌聲;接著!程泉回頭看,只見大約十幾個、氣勢格外不凡,身穿淺藍色外套制服的人,從教室的後門、魚貫走入教室,然後!就坐在窗邊的第一排空出來的座位。

『我們社會服務隊是隸屬於康輔社的組織;當初上山服務的二個服務隊、就是由「康輔社的藍衣幹部」所成立;而現在!我們已經擴增成四個隊..』大教室的掌聲停止,康輔社的藍衣幹部坐定後;接著總隊長、便向大家介紹社會服務隊的組織和歷史『所以!我們社會服務隊的全名是「東海康輔社社會服務隊」;現在!我們就請,我們的社長,也是康輔社的社長、來為大家講話!』。「東海康輔社」可以說是東海大學,最有名的一個學生社團;程泉、原本以為自己報名、參加的是社會服務隊,沒想到社會服務隊、卻是隸屬於康輔社,而這讓程泉倒有點意外的驚喜。因為「康輔社」這三個字在東海大學每當被提起,所代表的幾乎就是「光榮的像徵」,而關於「康輔社」這個名號在學校響叮噹的社團,程泉一直也都當它只是個傳說;傳說「康輔社」裡,每個人都是才華洋溢,個個都是在學校叱吒風雲的人物。

「林棟樑」這個在班上,在系上總是站在台上,領袖群倫的人,程泉記得聽張健說過,林棟樑他也是康輔社的幹部;而在康輔社裡,究竟又還有多少個像林棟樑這樣傑出,在班上,在系上,甚至在學校叱吒風雲的人物。關於這個問題,程泉在今晚「社會服務隊招生隊員大會」結束後,將要在「理學院」前面草坪,舉行的「社服迎新晚會」就即將見識...

6、以三民主義和歷史典故玩團康的志傑

「社會服務隊招生隊員大會」大概在、晚上八點半左右結束;至於!在隊員大會中、說了些什麼,程泉對於坐在教室聽講,總是無法專心。他只依稀記得,似乎總隊長說什麼「社會有四個隊,然後!有一個隊本部、設總隊召集人一名,又稱為總隊長!」。「社服的四個隊是在寒暑假,分別出隊到偏遠地區去做服務,至於!服務的內容是什麼?那就是在學期期間要籌備的事了!」;然後!程泉又彷彿記得另一個人上台的人說「學期間、社會服務隊是將各隊打散、分組籌備;然後!「總隊」會依照每個人的志願,把每個人分配到、各組去做出隊的籌備工作...」。「....社會服務隊、最後出隊的隊員的甄選,是看整個學期你的出席率決定,」而在社會服務隊招生的方式上;程泉對這句話、聽的算仔細的了「我們社服隊是採自然淘汰的方式;所以!只要你有心參與,一定能,成為社會服務隊的隊員....」。

「隊員大會」結束後,還是由林棟樑,將這次招生的六個小隊,集合在教室門口的空地;然後!有個女生,發給每個一條黑布條將眼睛蒙上;等大家把眼睛都矇上後,只聽見那個女生又說『好!我們現在就要用「瞎子過河」的信任遊戲,帶大家到「社服迎新晚會」的會場!』。『所謂「瞎子過河」這是種信任對方的遊戲,大家把眼睛矇上就都看不見路了,所以!只能搭著前面的人的肩走;』程泉矇著眼睛,一片黑漆漆的聽那女生說明「遊戲規則」;只聽那女生又說『那麼!走在最前面沒矇眼睛的人呢?一定要把路上、遇到的所有狀況,像是有石頭啊~有坑洞啊;你都要仔細的告訴後面的人,這樣大家才能一起,安全的到達目的地,明白了嗎?』。『明白了!』大家齊說;接著那女生說『好!那就出發了!小隊輔帶路,一定要小心走哦~』。

『前面有棵樹,小心!不要撞到了!』『現在!我們要上階梯了,一個階梯一個階梯慢慢走哦~』矇上眼睛的各小隊,聽他們傳來的對話;似乎是各走各的路『我們現在已經走在草地上了,有個陡坡哦!小心不要滑倒~』。『ㄟ!那個小隊的小隊輔,你們把整個小隊、帶進女生廁所裡幹嘛~』似乎某個小隊的小隊輔開玩笑,把矇著眼睛的整個小隊、都帶到女生廁所去逛了;接著又聽那個負責遊戲的女生,對著另一小隊,高聲大喊『ㄟ!那個小隊!你們在走迷宮啊~你們在工學院的走廊,繞來繞去,到底要繞到什麼時候~』。『喂~那個小隊的小隊輔,你是「皮在癢了」,竟然故意帶整個小隊去撞樹;看我待會兒,怎麼修理你!』就在有的慎重,有的嬉鬧中;這「瞎子過河」的信任遊戲,也總算是把大家從工學院的大教室,都帶到了,理學院前的大草坪。

「理學院」前的大草坪,此時!右側的石頭城牆下,正高高架著兩盞「聚光燈」;似乎剛剛在「社服隊員大會」的時候,已經有人先來這裡、做了佈置。『社會服務隊招生晚會,晚會開始~』當程泉拿下矇著眼睛的黑布條,就看見自己是,身在理學院右側的草坪;所有的小隊,也都在此,而各小隊的小隊輔,也正在招呼大家坐下。『首先!我們歡迎由社服十期的隊員,為大家帶來的開場舞「一支小雨傘」~大家請掌聲鼓勵...』主持人話說完,地上的幾盞「旋轉燈」開始轉動;放在前方的兩個音箱也開始播放「一支小雨傘」的音樂。跳舞的人,男男女女拿著一支小雨傘上場了;當聚光燈熄滅、就只剩下,旋轉燈的五顏六色,還有隨著舞曲穿梭的人影...

『~在開場舞之後,接著!是由我們社會服務隊,兩個鎮隊之寶~』晚會主持人是一男一女,女的程泉不認識;但男的程泉認識,他也是社工系大一的學弟,好像是叫「忠義」的。程泉不及多想,只聽見兩個主持人齊聲又說『我們歡迎!志傑和阿俊,為大家帶來的「今夜聽我門說相聲」、大家請掌聲鼓勵~』。

『我是志傑~』『我是阿俊~』『上台一鞠躬~盡瘁~』聚光燈熄滅又打亮,只見前面的舞台、已站著一高一矮的兩個男生;這兩個男生才剛上台,說了自己的名字,只見台下社服的老隊員,似乎情不自禁、就開始哈哈大笑。『哈!哈!哈!志傑和阿俊,真是我們社會服務隊,鎮隊的兩大台柱;他們兩個也都是、康輔社的幹部哦~』呂賢此時!正坐在程泉的旁邊;只見他邊笑著、邊轉身對程泉又說『程泉學長!你注意聽他們說相聲哦~真的好好笑~會笑破你的肚皮~』。

此時!站在台上,那一高一矮的兩個男生中;長的又高又壯的,聲音有點沙啞的,叫志傑,程泉從沒看過;但那個長的比較矮,叫阿俊的,程泉似乎在上個星期,才看過他。程泉記得,那是在這學期開學不久,由「學生會」在「學生活動中心」前的小廣場,舉辦的一個「拋繡球」,男女連誼的活動;而那個叫「阿俊」好像!就是那次學生會「拋繡球」活動的主持人之一。『沒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程泉依稀記得,當時阿俊一拿了麥克風上台,便是先自信滿滿的講了這句話;接著!他就一手拿著麥克風,一手在空中播著轉著,說是要「調收音機的廣播節目」給大家聽....

『~蚩蚩~機 ㄐ~ㄍ一~這裡是中國廣播公司,一O四調頻廣播網,接下來請收聽,由李季準先生主持的..』『大家好!我是李季準,歡迎大家收聽午夜之音~~"囝啊著驚侳青屎,吃奶會吐奶,青驚侳尿,半瞑啊醒來媽媽號...請吃黑玕啊標驚風散~』程泉猶記得,當時阿俊模仿著廣播節目的聲音;一下子國語,一下子台語,又是唱、又是說的栩栩如生。『啊!抱歉!大家剛剛聽到的是廣告,~機 ㄐ~ㄍ一~蚩蚩~This is ICRT~ WelcomeTo~~"咱說到廖添丁,拿著一支關刀,向到日本走狗甲'"ㄆㄨˋ"去..,關刀 收回來..轉一圈,竄入土下三公尺,那麼深" ....』阿俊把廣播節目中的台詞改的很好笑,讓當晚圍在一旁,參加拋繡球活動的人,都笑的合不嚨嘴,更把當晚的節目帶到了一個高潮;而程泉當時也就對阿俊印象深刻了,更想不到、如今能跟他在同一個社團。

阿俊的本事,程泉是見識過了,而至於!現在和阿俊同站在台上,那個叫志傑的;程泉則尚不知,他究竟有什麼樣的本事,竟能和阿俊在「社會服務隊」中齊名。『ㄟ!大家在場的、可能還有人不認識我,所以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個性、內向、害羞、愛好大自然~』只見志傑站在台上,頷低首低眉的拿著麥克風,沙啞的聲音似在自言自語;大家卻不禁都在發笑,然後!又聽見他講『我為人嚴肅中帶詳和,平凡中見偉大;然後!在我小的時候、最喜歡到河邊,看魚兒逆水而上「力爭上游」~』。

『喂~你以為你是 「先總統蔣公」,還到河邊看魚兒力爭上游~』阿俊在一旁、聽見志傑的自我介紹,忍不住插話;志傑不理阿俊的插話,繼續又說『有一次!我不小心拿斧頭,砍倒了父親,啊~不;是砍倒了父親的櫻桃樹;然後!我最近喜歡總喜歡坐在蘋果樹下"沉思";在狂風暴雨中"放風箏"~』志傑越說,霎有介事的表情越生動;而阿俊此時!又插話了『好了!好了!志傑!你是偉人的種,我也是;我最近都喜歡到台中港去,站在岸邊看船,感嘆洋人的"船堅砲利"、不禁"漚血"~』。大家坐在草坪上,聽著志傑,和阿俊,拿歷史典故、還有偉人傳記;你一言、我一語的在台上自我介紹,不禁都被逗的、聽的哈哈大笑。

『好了!自我介紹過了~接著我們就要來"上課";我們今天要上的課是「說文解字」,"每日一字"~』志傑自我介紹過後,就自己從地上拿起了,他預先寫好的卷軸;接著!他把卷軸拉開成一長條。眾人只見那長條狀的卷軸紙上,寫了幾個字,第一個字是個「門」,第二個字是、門裡有個人的「閃」;這兩個字大家都是認得的,至於第三個字,大家就都不認得了。這第三個字是、"門裡寫了兩個人";然後!第四個字是,"門裡寫了三個人";還有第五個字,是"門裡寫了四個人"。

『好!來~大家看這邊,這是我們今天要"教"大家的字,這第一個字大家都認識了;然後!這第二個字,門裡有個人的,我們唸"閃"~』『再來!大家看第三個字,有誰會唸的請舉手,』『好!沒有人會唸~現在!我就教大家唸,這門裡有兩個人、交錯而過時;我們必須用台語唸「閃啦~」,大家只要用點想像力,應該就能明白了!』。大家聽到志傑介紹到、第三個字早都笑歪了;然而!志傑卻還是、一臉沒什麼表情的繼續介紹。『這第四個字,門裡有三個人,有誰會唸~』『哦~還是沒有會,那我教大家唸;大家請注意"看我的嘴唇",』志傑說到這裡,就把自己的一張醜臉,嘟到前面、厚厚的嘴唇、翹的高高的,真的很嚇人;然後!他說『這個字的唸法 ,還是必須用台語唸,「ㄎㄨㄟ˙」來大家跟我唸一次;』『「ㄎㄨㄟ˙」國語就是"擠"的意思,門裡三個人當然很擠;所以!這個字、我們必須唸「"ㄎㄨㄟ˙"抹過!」懂嗎?』。聽到這裡,一群人更都笑的東倒西歪。

『接著!下一個字挑戰性就更高了,門裡有四個人;我們該怎麼唸這個字呢?』看大家笑的東倒西歪,志傑卻還是一副「冷面笑匠」的模樣、繼續的說文解字;『這門裡有四個人,大家必須先想像他們的樣子;這門裡站著四個人,他們到底在做什麼?』。『來~讓我告訴大家,這個字必須用台語唸「嘸你哩睛啥小~」』志傑把「嘸你哩睛啥小~」廝吼出來;剎時!所有人、幾乎都笑倒了、程泉也不得不,由衷的欽佩他掌握、整個晚會氣氛的能力。「說文解字」完,第一幅卷軸後,志傑有拿出第二個卷軸;這次是「水」,從一個水,一直寫到第五個字,五個水都堆在一起,搞的大家笑的都肚子痛了。另外!志傑在台上講話,還有一項特色,那就是他高中課本的「三民主義」背的很熟,動不動, 一開口就是;「一貫技倆」「掛勾」「一小撮野心份子」「陰謀破壞」;他幾乎是把課本,所學的反共教條,都拿出來當團康玩。而這更是讓大家、被他搞的、真是哭笑不得;卻又不得不、配服他玩團康的創造力。

程泉在「社會服務隊的迎新晚會」中,才總算真的見識了,站在台上玩團康的高手;他從前總認為,林棟樑是他所見過,最有群眾魅力的人了。然而!今晚看見了志傑與阿俊,程泉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林棟樑的領袖魅力,可以說是一種天生自然、讓人想跟隨他的吸引力;而志傑、阿俊在台上的群眾魅力,程泉覺得,那卻像是一種,吸收了許多知識以後,隨性運用,揮灑自如的創造力。不過!這時程泉所認識的志傑,是矇矓的,彷彿是在遙遠的舞台上的;是的!志傑就像是,程泉心中崇拜的英雄,在程泉的大學中,吸引著他,想要站在台上,到達那個境界....。

※東海大學工學院:1

※東海大學理學院:1

書籤:【1/2/3/4/5/6/】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