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十一章88年八月暑假到開學之前

「我年輕的我從不認識我自己!我想是我高估了我自己!我以為妳永遠不會離我而去~停格!今夜讓我就寫下我的心情等待告別 ;

給我一點配樂~好讓我思念妳的倩影在我腦海中浮光掠影當我們永恆的戀曲已破滅 。

順著兩條鐵軌向天邊平行!最好讓我飄泊的旅程永遠就留下這遺憾的感覺~ 停格!愛情有什麼價值;

我請妳記得我在妳生命中只不過是個過客!我只是扮演過我該扮演的角色 !悵然若失的讓我聽著海的聲音伴隨思念妳的滋味。

~ 我離開了妳!究竟我卻又還要流多少傷心淚水才能夠走過我們的那段風花雪月 ~停格!請讓結束的愛情停格在離別;

我需要一點配樂! 離開了妳的我從今而後我是再也不想讓自己有再愛上別人的感覺 。

我需要一點悲傷的配樂!好讓我順著兩條鐵軌不斷走向天邊去~我好想就這樣再走回到那有妳的從前 ~」

1、動物的本能與人的需求

「動物行為學」認為,人類個體!主要有兩個本能,一個是「求生本能」,一個「求死本能」。求生本能,主要是為了維護個體生命、及繁衍個體的基因;而!求死本能,則是渴望、毀滅個體生命、回歸極樂。「生之本能」外在表現出來的行為,動物必須掠食與交配,才能讓生命得以延續;而人幾經演化與文明的洗禮,許多動物的原始行為雖然已消失,然而!動物掠食與交配的渴望,仍存在基因中,以食慾、性慾展現。「死之本能」由於!人的有生之年,求生的力量大多高過於求死的力量,所以!基因中!原本、以本身為毀滅目標的求死本能、經轉化!壓抑!而變成以毀滅他人為目標,而此!在社會中!表現出來的行為、即為!製造衝突、與彼此攻擊。

人類是一種,會思考、有智慧的動物,當然!透過學習的歷程、文明的歷史與道德的發展,他們已學會!如何將己身的動物性慾望,給予!美化、與合理化;譬如!動物交配的性慾與求偶的行為,人類!會把它解釋成為"愛情",與追求真愛。而以此為藉口,人類便可以,讓自己有別於動物、且可滿足!天天都想交配的性慾;甚且!突破社會道德的藩籬,四處尋覓"真愛",與不同的異性交配、好滿足!動物原始生之本能,想廣佈自己個體基因的慾望。

「生之欲」與「死之欲」、原本是!生命的基因中,對動物個體來到這個世界、基礎的設定;這原本!是生命,藉著"生之本能"、"死之本能"交互作用的力量,好讓!動物在地球上,能生生生不息的輪迴。只是!動物這"求生本能",衍生出來的行為,掠食、搶奪領域、爭奪交配權,與"求死本能",嗜血、彼此廝咬與吞噬;為了滿足個體自私自利的慾望,往往!衝突!最後的結果,總導致,整個人類社會!猶如動物血腥的屠場,充滿烏煙瘴氣、與仇恨。社會上的累積財富、爭奪領域權力,功成名就後的支配食物地位、與優先交配權,除了!這些!退化的,動物本能行為外;而!身為人類,你的心靈深處,又有何異於!一隻原始的動物。「物競天擇,優勝劣敗」也許!人類活著,也只是被「生之本能」與「死之本能」牽著鼻子走罷了;不是嗎?這人類社會,滿足了動物慾望的人、趾高氣揚,而!無法滿足本能慾望的人,則痛苦悲傷,就像程泉。X X X

1999年九月二十一日,程泉!昏睡的夢魂,黑夜!飄蕩在九霄雲外之上。既在九霄之上,程泉的夢境,原本!虛無清靜,只是!一股滾滾紅塵間,由於!人類動物本能;互相廝咬、爭奪,而產生的仇恨、卻竟有如瘴氣、不斷聚集。痛苦、忿怒、悲傷!這人間聚集的烏黑濁臭之氣,彷彿!黑煙一樣裊裊而昇,從紅塵而上九霄;程泉的眼睛!在夢境!看見,人間的濁臭之氣,猶如墨汁般!在九霄雲端如泉湧,而後!染黑白雲成烏雲。隨著!烏雲不斷的擴散,這猶如!墨汁黑的濁氣,轉眼!又有如墨汁滴入清水、向下渲染不斷擴散;而後!染黑整個世俗塵間,讓所有人!都呼吸在烏黑的濁氣之中,就像魚游在混濁的髒水中,燥動不安。

程泉!在夢境,感覺心中一股燥動不安的情緒,而九霄雲端之上,泉湧的烏黑濁氣、一望無際!密佈的烏雲;這更讓夢境、整個原本!虛無清境的空間、充滿了氣氛詭異。「人類動物的本能,最後!終將毀滅自己」巨大烏雲在聚集,程泉!在九霄之上!看見;密佈的烏雲合圍,漸漸聚集成了一個穿著斗蓬、手拿鐮刀的巨大死神,幾乎!籠罩人類的天地、與社會。「世界末日,終於!真的來了。這人類心靈,獸慾本能!製造出的烏黑濁臭之氣,讓我快窒息~」程泉!昏睡,夢裡!隨風飛翔,他原本!就是想逃離,人類社會!現實的世界;然而!此時!程泉!即使,黑夜!隨風飄蕩在九霄之上,似乎!卻依然逃不出,滾滾紅塵!人類現實世界,所製造出的痛苦、與燥動的濁氣。

「世界末日將臨,人類製造的烏黑濁臭之氣,幾乎!籠罩天地,連夢境裡!也一樣;而!我又還能再逃到那裡~」程泉!飄蕩在九霄,似乎!卻忘了,他自己,正是!製造這瀰漫天地間,濁臭之氣的罪魁禍首之一;而!物以類聚,程泉!他充滿仇恨的心,又怎可能逃出,這人類群體社會、心靈釋放的烏黑濁氣。「死神」的樣子,在人類心靈排洩的穢物中,漸漸聚集成形,集所有人的痛苦、悲傷、忿怒與詛咒;只見!祂如烏雲密佈的身影,俯視紅塵,緩緩又轉身、以其!黑色斗蓬下、看不見的臉,面對!飄浮夜空中、如細菌般渺小的程泉。「喂~少年咧。你從世俗紅塵中來,你說說看,這人類充滿骯髒罪惡的心靈,他們的靈魂!還有!成長的希望嗎。或是!該早點,把他們毀滅,好讓!這片土地,有重新創造新生命的機會~」死神!黑色的斗篷下,看不見的臉、發出如悶雷的聲音,問程泉。而!程泉!昏睡在紅塵中,雖然!一天到晚,詛咒著"世界末日快點到來";然而!此刻,與死神!面對面,程泉!卻只覺得,頭皮發麻、背脊發涼。是的!程泉!現在還是人,而!再想死的動物,當面對死亡的威脅,還是!會有動物"求生的本能";只見!程泉!在死神、如悶雷的問話聲中,轉身!一溜煙的,在九霄雲外!沖天的濁氣中,程泉!沒命的!只想逃出,這漫天的烏雲密佈、與死神的陰影。

人類的大戰開打之前,總要!先抓個人,砍其人頭,以血祭旗。而!巨大的死神陰影,是由人類心靈、所有!罪惡的總合堆積而成,當然!其殘忍不言可喻;似乎!在毀滅人類之前,死神!也正有此意,想抓程泉!砍其頭,來給祂的鐮刀祭旗。程泉!沒命的逃,拼命的逃,從九霄雲外,直墮紅塵,從漆黑的城市,又直奔向!荒郊野外;只是!程泉!不管怎麼逃,似乎!都逃不出,那沒臉的死神、巨大的陰影,因為!天地間,瀰漫的,都是人類心靈釋放出來的濁臭之氣,罪惡!像墨汁一般黑。

「人間!那裡有"淨土"?!廟裡嗎?!~廟裡!不是求大家樂、六合彩明牌的人,就是!準備犯罪的人、祈求心安的地方;再要不,就是!黑道地方角頭把持,政客!攏絡人心的工具,那是萬惡的淵藪,怎會是淨土。還是!我躲到教堂去,只是!人類的宗教,說穿了!不過!就是由一大群愚昧的人,集合而成的殺人機器;假宗教之名的宗教戰爭,千年不斷。所謂!追求的真理,也不過!就是,自私的想吞噬對方,擴張自己。人類組成的宗教、透過其,集體催眠、集體情緒的催化,所釋放出來的邪惡力量!更是驚人~人類!早就沒有希望了~」程泉!連滾帶爬,在漆黑的路上,沒命的奔逃,竟發現!這世上!果真,無一棲身之地;因為!程泉!活在這個世界上,其實!就跟死神一樣、是個"沒臉的人",一事無成,連吃飯的錢都沒有,那有臉見人。程泉!也許!是該,跑到深山林中去、躲起來的;對了!就在大度山上,程泉!想起,其實!他曾經、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

「咦!這裡,不正是!大度山上的東海別墅嗎?!我怎麼跑到這裡來了。我的機車呢?!停在那裡,我得趕快、跑到遊園路,我校外租房子的地方躲起來~」程泉!連滾帶爬,奔逃在漆黑的路上,心中的一個念頭、才想起!大度山;轉眼,程泉!猛然!卻發現,自己不正是、身在!大度山上的東海別墅,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心套的好快,好像在躲什麼。「誒~我來東海大學幹什麼?!啊~對了!後天!暑假結束,學校!就要開學了。學校開學,我為什麼!會感覺這麼慌張。啊~學校開學,那後天!我就可以看見小渝了,難怪!我心跳的這麼快。這也難怪!大三開始,我終於!交到女朋友了。後天!註冊後,我就要到女生宿舍找小渝,然後!帶她到,我在遊園路校外租屋的房間、聊天!或做什麼的。太棒了~」程泉!在東海別墅,一想到!後天!學校開學後,他就可以和小渝,正式!開始約會;頓時!!原本,程泉!心中莫名的慌張,剎那!也變成了興奮。繼之!程泉!又慌張的、想起「對了~我得趕快、回我遊園路的房間,整理!整理,佈置!佈置,好迎接小渝。那將是!我們未來溫暖的窩耶,至少!要讓小渝覺得,晚上!想睡我那裡~」。

2、墾丁之旅後到暑假開學前

「1988月8月28日大度山日記:學校後天註冊、提前兩天回東海大學。我今天!一整天,都在遊園路的宿舍整理、佈置!這校外租的房間。下午!騎機車、到逢甲大學附近,買了一張紅色地毯,鋪在房間的地上;晚上!又在東海別墅,買了兩個組合式長方形的大書架,一紫、一綠,組合好了,就圍在地毯外圍。單人床靠著牆邊,擺在房間最內側,書桌則與床成L型,擺在床尾、靠浴室邊的牆;四、五坪大的房間,有一個大窗,一扇門,通往外面的小陽台,採光、通風蠻良好。一個學期,五千塊,還算便宜。」

程泉!正低頭,在台燈下的書桌寫日記。在大度山最頂端的遊園路,朝向台中汽車監理所的方向,路邊一排排的透天厝;其中!一棟夾在中間的三樓透天厝,騎樓下!停了一輛"領導九十"的機車,而門口水藍色的鐵捲門,中間!拉開了一扇、約一公尺高。彎腰、俯身進入鐵捲門內,一片幽暗中!約略可見,空曠的一樓、堆滿了燈光器材與炊具。樓梯口的方向有燈光,順著樓梯間的燈光往上走,二樓一片漆黑,似乎!沒人在,所以!繼續!轉往三樓;順著階梯,一階階!到了三樓、右邊!薄木板隔間,貼著米色花紋壁紙的三間房間,走道也是一片漆黑,似乎!也沒人。暑假即將結束,開學前兩天,遊園路的這棟透天厝,似乎!只有!三樓,上了樓梯口後,左轉的這間房間,燈亮著;這是!程泉!大三開始,搬出學校的男生宿舍後,在校外租的房間。

開學前,程泉!提前兩天到東海大學,整理、佈置!自己的房間;忙了一天,只見!這四、五坪大的房間,也還算!佈置,整理的清爽,乾淨、且有一般大學生的風格。三樓樓梯口,左轉的房間,薄木板的門沒關,望進去、可見!對面有另一扇紅色木門,通往!漆黑的小陽台;而!房間靠陽台的那面牆,有一扇大窗,毛玻璃窗開了一半,另一半的紗窗上,可見!一隻壁虎在上面爬著,補食紗窗上的蚊虫。這棟透天厝,後面再無建築物,只有!大度山!滿山的蕃薯田、與荒涼;而!除了!抽煙外,程泉!也顯少走到小陽台,因為!夜晚!面對,大度山的荒涼與蕃薯田的空曠,氣氛還真有點詭異。

程泉的房間內,只見!一張鋪著草蓆的單人床,靠牆的擺在房間最內側;緊靠著床邊的地板,地上!鋪著的,是一張大約三坪大的紅色地毯。地毯靠門這邊,程泉!分別用兩個長方型的組合式書架、與一個組合式衣櫥、圍在旁邊;這樣!地毯與床便形成了、彷彿是!一體的小空間,這讓人有種溫馨的感覺。而!這種地毯與床之間、圍起來的溫馨,程泉!當然!是為小渝設想的;程泉!想著,自己!可以和小渝,坐在地毯上聊天,然後!聊到了夜深,兩個人!順水推舟、就可以!一起"上床"。

程泉!房間的書桌,橘色的桌角與抽屜,桌面上有一張世界地圖那種。書桌!就靠著浴室牆邊、擺在地毯旁、與床成垂直;而!開學前兩天,此時!程泉!就坐在書桌上、昏黃的台燈下,寫著日記,並想著小渝。程泉!想著,後天!學校學註冊日,他就可以,帶著!小渝!來到遊園路;這!程泉!為小渝,精心佈置的、溫馨的房間。

3、小渝為阿昌美麗

小渝,八月二十八日,其實!在學校開學的前兩天,她也已經回到了"東海大學";只是!程泉!不知道。因為!這個暑假,程泉!自從、"純青營"結束的七月底,寫了一封信給小渝,並在八月初,收到小渝的回信、與兩張相片外;從此!整個八月的暑假,即使!從石磊隊的墾丁之旅回家,程泉!卻也沒再寫一封信給小渝,甚至!連一通電話都沒打過。程泉!從墾丁之旅回家後,起初!幾天,夜裡!也想打電話給小渝、問問!小渝感冒好點沒有;但!雖然!程泉!認為,小渝!已經是自己的女朋友,可不知為什麼,每當!程泉!坐在電話旁邊、卻總是!害怕!不敢拿起電話、打給小渝。八月!暑假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小渝!在台北、與阿昌,天天都在電話裡聊天,且每隔兩三天,阿昌!就會騎著機車來找小渝;或兩個人一起逛街,或看電影、或到環境優美的風景區拍照、散心,可說!兩個人的感情、已與日俱增。

小渝!她是跟阿昌,一起回東海大學的。因為!阿昌,開學的前兩天,想先回學校,整理一下!自己在東海別墅住的房子;所以,他順便也約小渝,一起從台北坐車回東海大學,這樣!兩個人一路上也比較有伴,而!小渝,當然!也立刻、答應了阿昌。小渝,雖然!也知道,學校的女生宿舍!要在開學、註冊的前一天,才有開門;所以!她提前兩天回東海大學,這個晚上!她勢必、就要與阿昌孤男寡女的,一起住在東海別墅的房間過夜。阿昌!一整個暑假,早就!計劃,夢想!要跟小渝!這麼做了;所以!他才會,藉口整理房間,提前兩天約小渝回學校。而!小渝,整個暑假,連!程泉的一通電話都沒有、早已對程泉!死了心,且有點被程泉!始亂終棄的怨恨、而!想報復;況且!阿昌!這個暑假,對她付出這麼多,兩個人的關係,也早就從牽手、擁抱,到唇與唇相濡以沫的接吻,接著!兩個人,就算!因"情況需要",必須住在一個房間,這也只是!順其自然。這個暑假,程泉!一直不敢、打電話給小渝,雖然!他也曾想用寫信的方式、與小渝連繫;然而!程泉!卻有一種怪病,那就是!他從小到大、都不寫作業,而!寫信、偏偏!這又跟寫作業、有很像。

程泉!從小到大都是這樣,老師規定的作業、剛開始!缺繳幾篇的時候,總還會!有點想寫作業的念頭;只是!當作業,缺繳越來越多,每當!程泉!一想到作業,便覺得壓力很大。從此!程泉,便開始逃避該寫的作業,直到!學期末,各科缺繳的作業!都已堆積如山、也不可能再寫完;於是!!程泉!也只有放棄,想不想再寫作業,反正!要死、要活!學期成績,就聽天由命,一切!任憑老師處置。這個暑假,程泉!也是如此,原本!一直想寫信給小渝的,無奈!日自一天拖過一天;拖到八月中,此時!當程泉! 一想到,要寫信給小渝、便覺得"壓力"很大,也許!是因彼此!太久沒連絡了,也不知道!要寫什麼,所以!程泉!也就乾脆不想再寫信。程泉!想著,反正,再過個十多天,學校就開學,到時候、他自然就可以,和小渝!再見面;且久別重逢,小別勝新婚。何況!程泉!一 直都認為,小渝,已經!是他的女朋友,所以!又何必!急在一時的寫信;只要等到學校開學,小渝!一定會在女生宿舍等他去約會,從此!情投意合、兩個人!便可以,雙宿雙飛在大度山上,快樂、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出雙入對。只是!這個暑假,一個月的分離,而!小渝,和阿昌之間,發生的事,程泉!卻什麼都不知道;程泉!不知道,開學的前兩天,小渝!也已經來到東海大學,可是!這晚,她卻是,住在阿昌!"東海別墅"的房間裡。

『小渝!妳洗完澡,只有!穿睡衣,這樣!好誘人哦,會讓我想入非非耶~』開學前兩天,晚上!十點多,阿昌!坐在他東海別墅、房間的地毯上;滿臉帶笑的,望著小渝。此時!小渝、剛洗完澡,隨意套著一件,米白色圓領T恤當睡衣,正坐在阿昌、房間的床緣,梳理著她微濕的長髮;而! 阿昌!盤腿坐在地毯上,視線的高度,正好是!小渝,T恤下擺、未穿長褲,露出的兩條併攏的腿、潔白的!似乎!從未曬過太陽。只見! 阿昌,稍挪動了自己、坐在地毯的屁股,往床邊、小渝的兩腿靠近;而後!阿昌,就把自己的手,放在小渝!潔白的大腿上,輕摸、愛撫。『小渝!妳的睡衣有卡通圖案,好可愛哦。還有!只蓋到大腿,這樣!看起來、妳"下面"好像都沒穿耶。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怎麼辦?!』阿昌!坐在床邊的地毯上,原本!放在小渝!大腿上的兩手,才說著話;只見!阿昌!悄悄,又伸手去掀小渝!T 恤的的下擺,一付做勢、想要偷看,小渝的上衣下,兩腿間!有沒有穿。此時,程泉!正在遊園路的房間,寫完日記後,又拿出小渝!之前,寄給他的兩張相片,在台燈下!看著;程泉!想著「小渝!真是,惜肉如金,夏天,她也總是穿著牛仔長褲、包裹著!她修長的腿,不輕易向人展示。我覺得!小渝!真是太含蓄了,將來!我一定要她多穿裙子,這樣!才更有、女孩子的飄逸~」。『阿昌~你在幹嘛啦。不要~親人家的大腿啦,好癢耶。而且!人家才剛洗完澡,你又把口水,留在人家的大腿上面~』小渝!坐在床緣,邊梳著長髮,邊!看著!阿昌,坐在地毯!原本!只是!把手放在她的腿上、又摸又掀的、也不以為意。只是!接著!小渝,又看見!阿昌,竟把頭都埋進她的兩腿間,又親有咬的、又磨擦的;而!這可讓小渝!癢的有點受不了,全身忸怩著、笑著!要阿昌、別再鬧她。然而!小渝,嘴裡,雖是這麼!抗議的說,但!只見小渝,卻又是把自己併攏的兩腿,稍微又慢慢張開;好讓! 阿昌!能把頭,更鑽進她T 恤下,大腿的內側、親吻、磨擦。「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而阿昌!當然,也趁機!就讓自己的唇,往小渝!兩腿間叉開的地方;悄悄的!不斷吻去,直到!小渝!張開整個大腿,攤倒在床上,任阿昌的唇,從下往上,遍撫及全身的親吻。

『阿昌~我給你好了。反正!現在!不給你,將來,遲早!我也是要給你;不過!我是第一次,你要憐香惜玉一點、才行哦。還有!我的生理期,應該明天、後天!就會來,所以!阿昌!你不能射進去,不然!會害我懷孕,知道嗎~』小渝的T 恤,已被阿昌,掀到了胸部以上,露出了她豐滿的乳房;而!其實,小渝!答應!提前兩天,跟阿昌!搭車回東海大學,還有!這晚,孤男寡女的,住在阿昌的房間過夜。小渝的心底,其實!也早有與阿昌、發生親密的肉體關係,這種!男女、性交合的準備。因為!小渝、女性排卵的生理期,這兩天就要來潮了。而!雌性動物,此時!充血的子宮、膨漲的陰部,與渴望交配的本能;今夜!更一再,驅使著!小渝、向阿昌,繳械投降。何況!阿昌!是如此,像一隻發情的雄性動物,本能的!不斷!用他的舌頭,挑逗著!小渝;從生殖器、小腹、乳房,到她的唇內,直到!小渝!終於,也被阿昌!逗弄的,發情的!像一隻雌性動物般、渴望交配。此時間!程泉,正在遊園路的房間,坐在台燈下、想念著小渝;自從認識小渝!這一個學期以來,程泉!想著,每當期中考!小渝總是影印給他筆記。自!程泉!加入"社會服務隊"以來,小渝!並且!無時不刻、給他關懷,以言語的噓寒問暖、以小卡片的鼓勵;而!經過了一個學期、晦暗不明的愛慕、暗戀,程泉!知道!從大三開始,他和小渝!總算撥雲見日,並有可能!在學生時代,就彼此互許終身。『小渝!我好愛妳,我會對妳負責任的。妳是處女,我是處男,所以!我們誰都不吃虧,這樣!公平吧。還有!女孩子!第一次做愛,我看書上說的,最好!男生用後推式,從後面插入!這樣女孩子!比較不會痛,處女膜破掉!也比較不會流太多血~』阿昌!在他東海別墅的房間,用整個身體壓在小渝、兩腿張開的身上;阿昌!邊親吻!小渝的唇,邊又在小渝的耳際,纏綿的輕聲細語。『嗯~』阿昌!在得到小渝,含羞帶怯!輕聲的允許後,翻轉過身體;阿昌!又把頭埋進小渝!張開的兩腿間、挑逗、親吻,且也讓自己的腿、跨在小渝的臉上。此時!小渝,原本!少女羞澀的矜持,在阿昌!唇舌的挑逗下,一顆原本被道德束縛的心,也早已被原始的慾望,與獸性的本能所攻佔;只見!小渝,主動的!有點急切的,用手!解開阿昌的皮帶、拉下阿昌的褲子,而!後!就學著!之前和阿昌看過的色情電影,用嘴叼著阿昌的陰莖吸吮。

學校開學的前兩天,程泉!想著,再過兩天,他就可看見!整個暑假,讓他朝思暮念的小渝。程泉!在大度山的最頂端,遊園路的房間,想著小渝!輕顰淺笑的臉龐,程泉!想著!小渝,從自己身邊經過那總是會、讓他心動人的身影;而!與小渝!相愛,那更是程泉!夢寐以求,畢竟!是小渝的關懷與溫暖,讓程泉!走出了,自上大學以來!心中常有空虛,甚至!槁木死灰!對人生迷惘的情緒。『小渝~妳趴在床上,屁股翹高!這樣看起來,好大、好圓哦。將來!妳一定很會生孩子,我太幸運了。現在!我要插進去妳的身體囉,會痛的話!妳要說,還是!"叫"大聲一點、我就知道~』阿昌!此時!正在他東海別墅的房間,看著!小渝!背對著他,趴在床緣!且把臀部翹高的背影;這是,雌性動物本能、誘惑雄性動物交配的動作。小渝!充血的子宮,雌性動物!原始的本能在渴望,只見!小渝!翹高屁股、好讓!自己,因充血!而如花朵般蓓蕾怒放的陰唇,能展現在阿昌眼前。而!雄性動物的阿昌,受此誘惑!當然!立刻,他也挺著他勃起的陰莖,用手輕撥開小渝閉合的花瓣;而後!阿昌!站在床下,抱著小渝圓潤的屁股,慢慢慢慢的插入、深入那花朵蓓蕾怒放的花心。小渝!還是處女,圓潤的屁股、陰道已漲滿阿昌的陰莖,且在阿昌!陰莖"活塞運動"的撞擊下,只見!一絲血絲已流下,小渝的大腿內側。阿昌!兩手抱著小渝圓潤的屁股,站在床下,擺動下體!不斷撞擊著小渝、豐潤的兩臀、與兩腿間的私處;而!此時,小渝!趴在床緣,閉著眼!心中!卻只是、想著「啊~好痛。程泉!都是你害的,我要讓你後悔,我現在!已經、是屬於!阿昌的了。是你!對我始亂終棄的,程泉!我不會再給你有任何的機會,我也不會原諒你~」。

「小渝!將來學校畢業,我一定要娶妳當妻子。還好!我有加入社會服務隊,還好!我有認識妳,不然!我想!我的大學生活;大概!會像"阿曹學長"一樣,天天不是在地下舞廳混,就是!在寢室睡大頭覺。找個機會,我一定要跟小渝說,這個學期以來,我改變了好多,都是因為她!我才會變的、比較樂觀、且積極。還有!將還如果娶了她當妻子,我的人生也一定會進取、與力爭上游,不會再像!從前、總是一付頹廢、與消極~」開學前兩天,程泉!在遊園路的房間,看著!相片,想著小渝,感覺!心中有種說不出的甜蜜;而!這就是所謂的"愛",帶來的幸福,總是容易改變一個人吧,此時!程泉!一想到小渝,心中更充滿溫馨、與燦爛的光明,全不知!心靈中的黑暗為何物。是的,程泉!並不知道,他心中的溫馨、燦爛、幸福與光明;一切!是多麼容易,在轉瞬間!就會變成,痛苦、悲傷、怨恨與黑暗。程泉!並不知道,開學的前兩天,小渝!其實!也跟他一樣在大度山;只不過!小渝!是在東海別墅,是在阿昌的房間裡,正在跟阿昌做愛。

『阿昌!老實說,你們男生!是不是都是這樣,光嘴巴說"愛",其實!卻都只是!想佔有女生的身體、一時的激情而已。你不會像程泉!那樣,只是!想趁機、想輕薄、玩弄我吧;如果!是這樣,我會恨你一輩子。嗯~我看!你也不會、你比程泉!負責任、可靠多了~』小渝!在阿昌東海別墅的房間,此時!正張開雙腿,面對面!跨坐在阿昌的腿上,一臉緋紅嬌羞;小渝!邊將阿昌的頭摟在懷裡,讓阿昌吸吮著她的乳房,邊!卻又帶點!對程泉的恨意,問阿昌,會不會像程泉!那樣!不負責任。是的!小渝的心中,一直!都想報復程泉!對她的始亂終棄;而!一個女人,想報復!一個愛她的男人,要深深傷害那個男人!最好的方式,無非!就是把自己的身體,獻身給他的情敵, 而!小渝!也真的做了。小渝!已經、在學校學的前兩天,把自己的處女之身!獻身給了阿昌;並且!她也打算,開學後!會讓程泉,知道!這一切。小渝!在阿昌東海別墅的房間裡,與阿昌的身體,親密的交合;片片落紅、點點已染紅阿昌的床單。小渝!恨程泉,更想在程泉的胸口戳上一把刀,而!她也已如願;因為!一個男人!失去他所愛的女人,那將是程泉、錐心刺骨的痛苦。小渝,戳在程泉胸口的這把刀,不像!外表身體的傷口,能夠!看見、與治療,因為!這是!把感情創傷的刀。這把小渝!刺在程泉!胸口的刀,雖然!看不見的,但它!卻將會讓程泉的心淌血、直到!死,終其一生!傷口都將無法癒合。X X X

4、"求偶"失敗的雄性動物

1999年九月二十一日,程泉!昏睡中,感到一陣心痛。因為!程泉!深沉的睡在快速眼球運動期、又夢見了,他大二暑假、到大三開學之間、發生的事;那把!刺在程泉胸口的刀,終其一生都無法癒合的傷口,又在程泉的心中淌血。而!程泉,這晚!感覺!這突如其來,彷彿刀刺的心痛,終於!也讓他捧著心口、從夢中醒來;程泉的大腦已漸漸甦醒,當他慢慢的睜開眼、望著窗外黑夜的天空,此時!他卻又不知,自己是否真的已醒。因為!程泉的眼眸,從窗外映入的夜空!烏雲密佈;而!那穿著黑色斗蓬、手拿鐮刀,看不見臉的死神陰影,也還在夜空中,向程泉!召喚。

「程泉!你是人類"無毛人猿"社會,競爭的失敗者,找不到食物、還沒交配延續生命、來不及繁衍基因、你卻就快死了。物競天擇!爭鬥不過別人,生命的存在已毫無價值;你羽毛最燦爛!年輕的時候,都得不到與異性交配的機會;而!昔日年少的風光!尊嚴衋失,如今!你如此潦倒!一身破落,就算!再盡力演出、也將一無所獲。世態炎涼、求偶的歌唱、日落將化為悲鳴。動物"生之本能"、夕陽下!也許將驅使你不斷追逐,但!暗夜中!你已身心、嚴重受創;和你一起來的、大家!都交配過了!也孕育出了下一代,而你蹣跚的步履、待!悲鳴到日出!也將化為枯骨。你已經被生命淘汰了,即使!年輕的落寞不取你性命,直到老態龍鐘,你也再吸引不到、願與你交配的異性~」死神的聲音,如悶雷、如喪鐘,彷彿!在夜空,聲聲卻又在程泉的耳畔迴蕩。

「物競天擇、優勝劣敗,適著生存、不適者淘汰」繁衍生命、延續自己的基因;只是!叫程泉的"無毛人猿",是再無法達成、這生命!對動物個體、最原始設定的存在價值。程泉!無法達到社會的期望,功成名就、做個有用的人;程泉!無法達到父母的期望,成家立業、生兒育女;程泉!無法達成師長的期望、力爭上游、且按時繳交作業;程泉!無法達成親友的期望,名利雙收後,大家把酒言歡。程泉!無法達成國家政府教育的期望,繳稅給貪官污吏、且赴戰場去送死;程泉!更無法達成心中、所愛的女人的期望 ,小渝,惠芬,娟娟,珊珊!每個!從程泉!生命中經過的女人,最後!都對程泉感到失望。是的,程泉!活在這個世界上,原本!就是讓眾人,都感到失望的。程泉!就像是「達爾文」進化論說的,無法適應社會環境變遷的物種,總是會被淘汰,以免!留下不良的人類基因;而!程泉的耳畔、彷彿!時時!更聽見,那些善於!適應環境的勝利者,傳來的訕笑與揶揄,聲聲!就像是"死神"召喚的聲音。即使!動物"求生的本能"、讓程泉!拼命的,想做最後的掙扎,然而!伸出的手卻已骨瘦如柴;意識模糊間,程泉的耳邊,卻彷彿!聽到,大二暑假!到大三開學的前兩天,小渝!在東海別墅與阿昌做愛,聊天的聲音..與頻頻的笑語。

『小渝~妳放心好了,我不會像程泉!那種不負責任的人,像!程泉!那種人!只想玩弄女生;但!我會一輩子愛妳的。何況!我們的身體也已經、都結合在一起,程泉!無法再欺負妳、也不會再有人,比我們之間更親密~』阿昌!在東海別墅的房間,坐在床緣,抱著!全身赤裸、嬌羞的小渝在懷裡,且批評著程泉;程泉!雖然!看不見,卻彷彿!能聽見。小渝!在八月的暑假,早已對阿昌,提起過,"純青營"結束那晚,程泉!曾騎著機車,帶她到台中港兜風、夜遊;而!在那晚!程泉!在機車上、到海邊!更是趁機,對其上下其手、極盡調戲之能;而!對這件事,程泉對小渝,也始終感覺抱歉、與虧欠。『嗯~阿昌!還是你對我最好~』小渝!張著兩腿,跨坐在阿昌大腿上交合,聽到!阿昌!批評程泉的不是,與深情的允諾後;此時!小渝!原本,漲滿阿昌陰莖的陰道、更是感覺興奮,情不自禁!主動的,更擺動纖腰!扭動起了身體。程泉!很羨慕阿昌,因為!阿昌打敗了他,且徹底的佔有了、與小渝的交配權。只見!阿昌!一時,受不了!小渝,激情的扭動,急忙!抱著小渝,從床緣!站起身;而後!把小渝!放倒在地毯上,拔出急欲噴發的陰莖,兩腿跨在小渝的身上。『啊~小渝!我要射了~』阿昌!才喊著,陰莖膨漲壓縮間不斷一伸一縮的,已把帶著他基因的精液,射在小渝!肚臍下方、子宮位置的小腹上。阿昌!跟小渝,做愛!並不想讓小渝懷孕,因為!這也並不是、人類交配的主要目地。

人類,這種身上的毛都已退化的"無毛人猿",卻仍有動物渴望與異性交配的本能、且更強烈;而其!交配的主要目地,其實!只是!為了滿足,一種未退化的獸性、與原始的性慾望。「小渝,已經獻身給阿昌,娟娟、還有!珊珊,今晚!應該!也都在跟別的男人、交配、做愛。所有!我愛的女人,最後!都棄我而去,選擇!跟別的雄性動物交配、繁衍他們優秀的善鬥基因,而!只有我!將滅絕~」延續生命、繁衍自己基因,這自然界!動物的原始本能,即使!在人類身上已漸消失;但!程泉,在這動物本能的驅使下,卻仍下意識的,一生不斷的渴望、想追逐"愛情"。可憐的程泉,因為!動物本能的驅使,為了交配、繁衍自己的基因;即使!家徒四壁,骨瘦如柴,卻仍在做最後的掙扎,只是!無毛人猿、現實功利的社會,又有那個女人,真的願意!與他做貧賤夫妻。

1999年!九月,死神的陰影,已在夜空召喚,程泉!拼命的掙扎,在窗內照進的微光中,想起身。無耐!程泉,枯槁的雙手卻再撐不起,一事無成的孱弱身體。因為!"無毛人猿"的人類,跟自然界的動物一樣,為了交配,求偶,難免!彼此爭鬥;而!在求偶的爭鬥中,失敗的雄性動物,不只是!自尊受損,一次有一次的失敗,往往!身心嚴重受創傷,甚至!會失去生命。所有!程泉!所愛的女人,都已棄程泉而去,沒辦法,動物的本能,為了追求異性的青睞,總不得不,彼此!不斷的爭鬥;而!程泉!如今,他已經!無法在人類的社會中,繼續再鬥了;因為!小渝,娟娟,珊珊!都知道,程泉!的"基因"是不良的,將被淘汰,生命更無法再、得到延續。而她們也都,即時!做了正確的選擇;選擇!與別的雄性動物交配,選擇!放棄程泉、熱切求偶的渴望。1999年九月,唯!死神的陰影,在烏雲密佈的夜空召喚...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