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十二章東海大學開學石磊隊重逢大度山

「~雨紛紛!灑落的破落斑駁四合院、有悲傷的影子!訴說年輕風光的故事;

枯藤與老樹相擁而死之地、才子與紅顏俱薄命,百年人生終是滄海一粟。

雨紛紛!滴下瀟灑的屋簷紅顏已老,看歲月飛逝!恩怨纏綿終究換辛酸淚一把;

寫故事的那個人!最後解脫了嗎?我問蒼天,蒼天無語竟雨紛紛 ...」

1、921大地震

1999年九月二十一日,午夜!一點多。程泉!長期絕望的,昏睡!在台中市一棟棟大樓;其中一棟、如靈骨榙格位的小公寓。這夜!城市裡沉悶、混濁的空氣中,有種暴風雨前的寧靜;牆上的螞蟻、密密麻麻的排一成一列、正在大搬家;金魚缸的小魚、似乎!燥動的、想跳出水面,那怕!將會窒息死在地上;暗巷裡、大大小小小的老鼠從水道、從大樓鑽出、群集奔逃,互相踐踏。沉悶的空氣中,所有!知覺!敏銳的動物都醒了,並察覺到一種生命面對死亡威脅的恐懼感;只有!人類還在鼾睡,不知一場生命滅絕的大禍,將臨。烏雲密佈、黑色層層疊疊堆積的天空,似乎!有死神陰影,其眼!殷紅如血的、在雲層中放出一片紅光。大地低頻的震動、數千公尺之下的板塊,痛苦的在擠壓,有如!人的心靈未知的深處,巨大的壓力必須釋放;是的!壓力太大、它自然會找到缺口釋放,像是!壓力鍋的壓力太大、會爆開傷人;像是!封建時代的高壓統治,每隔百年,百姓便會揭竿而起,推翻、消滅原有的專制政權。而!這以其塵土、孕育出無數生命的地球,當祂的內部壓力太大,必須釋放時;其!所代表的,往往是毀滅、甚至!讓祂地表的生物、都滅絕。

天地是無情的,地球每隔數千萬到億年,便會出現一次生命的大滅絕,規律的!有如一種輪迴的循環。生命的每次大滅絕,往往!讓把地球上百分之八十以上,甚至!百分之九十五的生物,都從地表消滅;也不一定是!來自地球深層的內部壓力的釋放,有時候是!來自外太空的隕石墜落;其所!造成的環境巨大改變,一億年把統治地球的恐龍滅絕,千萬年前把統治世界、遠古巨大的哺乳類滅絕。而!人類的歷史,目前!統治地表的無毛人猿,其實!也只是!在這地球上,上 一次大滅絕,與下一次大滅絕之間、短暫的存在。人類!遲早,總是要滅絕從地球上消失,不會有例外,就像!秦始皇!雖然!渴望能長生不老;但!他終究!也無法,真的"萬歲萬歲萬萬歲",因為!生命有死亡,才會有新生,透過滅絕、才能創造新的希望。

這夜!凌晨一點多,程泉!昏睡中,寤寐間!似乎!聽見,有沉悶的雷聲自地底傳出,像是!大地痛苦的呻吟。生物各有本能,狗的嗅覺是人類的兩百倍、能聞到!人類,所聞不到的氣味;貓頭鷹的眼睛能在夜晚,看見!數十公尺外的老鼠;蝙蝠靠著聽覺飛行,捻魚,則能察覺到,一般動物所察覺不到的大地震動。而!程泉!長期昏睡,活在似生似死之間,心靈異於常人的敏銳,這夜!他更聽到了來自大地深處,這孕育所有生命的母體、痛苦的低語;因為!程泉的身體,原本!就是由地球的塵土所構成,既是!土壤的一部分,只要願意,人!自然!也能聽到來自大地、母體的聲音。

「恐龍在地球上、繁衍了兩億年、而後滅絕;遠古的哺乳類在地球上、存在了千萬年、而後滅絕。而!人類,從非洲的直立猿人、演化至今,不過!三百萬年;但恐怕!他們也將是,在地球上,生物演化歷史中、一個存在!最短暫的年代,遠遠的!不如恐龍、與遠古的哺乳類。人類!雖然!較俱智慧、善於製造工具,但!這卻像是白蟻的牙齒長了電鋸;其慾望無窮的破壞力、與貪婪的不斷啃蝕,已使!整片樹林、快速都枯萎。人類!忘了,他們只是我的一部分塵土構成,而今!卻在啃食我的骨頭;"天做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就算!我不滅絕他們,他們自己、也將滅絕自己。唉~我原本!以為,這次!創造出來的生物,是較俱智慧的,可沒想到!演化的結果,除了!善於製造、破壞外、他們的內心更一樣、如遠古哺乳類嗜血;而其!善鬥、廝咬、不論進不進食、飢不飢餓,無時不刻都想吃掉對方的醜陋,與所製造出來的仇恨、更是如漫天的烏雲密佈,幾乎!讓人窒息。你說!這種無毛人猿的生物,再留他們又何用,不如!今夜!就藉著一場大滅絕,把他們都毀滅吧~」程泉!昏睡中,聽至此,寤寐間!他頗能感受到,大地!長期以來,對人類的失望與絕望。而!大地這種槁木死灰的心情,竟如同!程泉、自上大學後,至今!十幾年來!心中常有的空虛、與心灰意冷如此類似;或者說,其實!程泉!這十幾年來,一直都是活在被大地,槁木死灰的心情所籠罩,而感到!空虛、痛苦,因為!人和大地原本就是一體。

「一九九九年,世界末日!真的來了。算了!我活在這個世界上、原本!也已經!沒什麼意義;不如!就和那些,社會上!傑出、有大做為的人,還有他們的罪惡、一起埋葬吧~」程泉!昏睡中,才想到此,寤寐間!只覺!床褟一陣晃動。程泉!以為,這只是自己在夢裡的錯覺,不過!緊接著,一陣讓他毛骨悚然的陰風吹過;跟著!屋內,碗盤、玻璃杯,在一陣更大的搖晃中,彷彿!都飛出懸空、而後!摔落地上碎裂。而!這一陣陣!碗盤破,玻璃杯碎、發出巨大的聲響,終於!讓程泉!從昏睡中、睜開眼。程泉!睜開了眼,伸手不見五指,一如!他閉著眼,在夢中一樣;只是!現實比夢境中更可怕,房屋正在劇烈的搖晃、透過窗外的微光,程泉!看見!自己的房間,在左搖右晃中、竟像鬼屋扭曲。碗盤、玻璃杯,彷彿!鬼屋中的幽靈,不斷把它掃落到地上,而發出碎裂的聲音;陽台的鐵窗,或因房屋變形的擠壓、或矇矓中!似乎!更有幽靈掛在鐵窗外拉扯,而!鏗鏗鏘鏘的響、似乎!鐵窗就快被扯裂。怪風的忽忽聲,隨著!房屋的劇烈搖晃,貫穿過!整個屋子,像鬼哭、像撒旦的咆哮;這是!一次將毀滅人類的地震,程泉!知道,但!他!只是!躺在床上,並不想逃出屋外,即使!心中充滿死亡的恐懼。

『世界末日、來吧。這個人類的社會,有什麼好、為他付出、奉獻的。人類這種!地球生物的進化過程中,有史以來、最善鬥、與集各種疾病、罪惡於一身,骯髒的禽獸。我已不會再受騙,也不會再相信他們的社會、與所謂的"幸福、快樂與愛";他們只是!汲汲營營追求物質的享樂,更以此!為藉口!製造給別人痛苦。所以!"無毛人猿"你們這些人類禽獸,不要再!衣冠楚楚,戴著假面具,騙人說"人生的價值是在追求幸福、快樂與愛"了。我已經不會再受騙,也不會再相信你們的社會,你們追求快樂、幸福與愛,以無窮的慾望、累積金錢,爭奪交配權;這造成的仇恨,已讓你們心中的釋放濁臭黑氣、與罪惡、達生命毀滅的臨界點。我已經不會再相信你們的心靈有善良、有潔淨...』劇烈搖晃、扭曲的屋子裡,程泉!躺在漆黑的床上、喃喃自語;不!程泉!以為、自己在喃喃自語,其實!卻是死神!揮舞著鐮刀,在他心中烏雲密佈的夢境裡、咆哮。

程泉!聽見了大地撼動,大樓倒塌與山崩地裂的聲音,而!地表的斷層帶如傷口癒合、也再次被撕裂;人們驚狂奔逃、猶如!激情的政治造勢晚會,只要!踩過別人的肩膀,踩過別人的頭,他們以為自己便能得救、且擁有幸福與快樂。程泉!此時,心中嚮往黑暗,早已大過光明,動物"求死的本能",更已大過"求生的本能";事實上!也不止程泉,應該說!整個人類社會,此時!黑暗的力量、已大過光明,就算!今晚的地震不毀滅人類,人類!也正在走向"自我毀滅"的路。做奸犯科與到處鑽營者成為社會的中堅,庸才!與道德低落者領導社會前進;程泉!在劇烈搖晃的大樓、且隨時可能倒塌的漆黑房間,寧願!面對死亡,也不想逃到外面、在人類的社會"求生"。

「大地震!好像停了,奇怪!這棟大樓,怎麼!還沒倒塌,我怎麼還活著?!!而外面的世界呢~?人類!現在,已經都死光了嗎?!」程泉!在大地震過後,漆黑的房間想著。一種不祥的預感,而!人類大滅絕後的世界、又會是什麼樣的景像;程泉!空虛的躺在漆黑中,望著!窗外夜空,密佈的烏雲仍未散,似乎!也預告著,第二波的大地震又將臨。「我也許還命不該絕?而!這個城市、已經變成廢墟了嗎?!?走出去外面看看吧。看看這個世界、末日後,除了我!是不是還有人活著~」程泉!在第一波大地震,與第二波大地震間的空檔,心中一股動物求生的本能又昇起;於是!掙扎下了床,薄薄的拖鞋踩過滿地的碎玻璃,程泉!漆黑中!摸索著,躲開散了一地的雜物,向印象中!屋子的門口走去。

程泉!步履蹣跚,在漆黑中!走的很慢,不過!在第二波地震來臨之前,他總算!摸到了門口、那扇黑色鐵門的把手。程泉!想開門走出去,只是!也許!鐵門太久沒開、已生繡,或是!剛剛的大地震,讓鐵門扭曲而卡住;程泉!試了幾次,使勁的拉扯、黑色的鐵門就是聞風不動。可憐!這扇黑色的鐵門,原本!是程泉!想把所有人擋在外面的;如今!這扇黑色的鐵門、卻把程泉!隔絕在地震將來、漆黑的屋裡,斷絕了生路。程泉!使勁的想拉開鐵門,而!第二波大地震,卻已像大海嘯、夾雜著!大樓震動轟隆隆大的聲音、排山倒海襲捲而來;而!天搖地動中,程泉!在漆黑的屋內,只是!拼命的拉扯黑色的鐵門。程泉!在這個世界的末日來了,漆黑的屋子裡,劇烈的震動搖晃、分不清東西南北,只知!有一重物!從上往下墜,"碰"的一聲!往程泉的後腦杓砸下;而!程泉的身影,在漆黑中!立刻,也應聲而倒、在黑色冰冷的鐵門前。程泉!只覺,眼前!剎那!一片漆黑,彷彿!又進入夢境;而!夢境裡,由漆黑、轉而!矇矇矓矓的,程泉!發現,自己!好像是走在大度山...。X X X

2、「東園一巷」相逢即分離

「1988年9月1日大度山日記:學校!今天註冊,大三的上學期、也開學了。我早上到法學院註冊,過了一個暑假,大家!又回到學校,原本!冷清的大度山,也再度又熱鬧;繳完學費、看到許多老同學,一路寒喧,不過!有點失望,沒遇到小渝。下午!開學典禮結束,這學年的系學會會長"小瑤"通知,系學會各股股長到頂呱呱開會;直到!傍晚!五點多,系學會的幹部會議結束,我騎機車回遊園路,洗了個澡又到"東海別墅"吃自助餐。今天!我原本!一直想到女生宿舍去找小渝的,只是! 一天下來,還是沒去;只是!我想我也不必再去女生宿舍找小渝了,因為!吃完自助餐、七點多!夜幕已低垂,而我就在東海別墅的一巷看見小渝。只是!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小渝和阿昌!兩個人,似乎!吃過晚餐,正向一巷裡面走去,而且!彼此相摟、看起來很親密;這是!我的錯覺嗎?!還是誤會,怎麼回事...」

程泉!晚上七點多,夜幕低垂、走在矇矇矓矓的東海別墅。暑假剛過,「東海大學」開學、註冊這天,程泉!原本,一直想去女生宿舍找小渝;只是!由於!一天都有事,加上!程泉、總是逃避的個性,所以!直拖到晚上,他也沒去女生宿舍找小渝。正當!程泉!在東海別墅,"新興路"旁的一家自助餐店,吃過晚餐;而後!走到"東園一巷"巷口內,牽了機車發動,準備回遊園路。程泉的機車才發動,此時!有一男一女,在矇曨的夜色中,正巧!從新興路,轉入!東園一巷;隔著四、五公尺的距離,程泉!見那女生的身影好熟悉,只是!昏黃的路燈下,背著光!程泉!並看不清楚、那女生的臉龐。程泉!坐在發動的機車上,等待著那女生走近;因為!程泉!覺得,那女生窈窕的身影、好像是,他!這一整天,都想要去找的小渝。

「誒~那女生!果然,真的是小渝,太好了。我還想到女生宿舍找她,沒想到!卻在東海別墅遇見。這下子!我剛好可以、順便!就帶小渝去"遊園路",我住的房間聊天~」待那女生走近,程泉!在東海別墅一巷,剛開學的夜色中,看見!果然!是小渝,忍不住!心中有點興奮;且!程泉!已有盤算,想約小渝,到他住的地方去聊天。「小渝!身邊的那個男生,原來是阿昌。他們兩個應該是在東海別墅,不期而遇,所以!走在一起聊天吧~」小渝!身邊的那個男生,程泉!也看清楚了,是社服石磊隊的顧問阿昌;而!程泉!也不在意,因為!程泉!認為,小渝和阿昌,兩個人!應該只是不期而遇。待小渝!走近,程泉!立刻,也用兩腳划著機車、迎了過去。

『嘿~小渝!好久不見囉。妳感冒好了吧,幸好!沒病死,不然!我還真得,一命償一命、對妳負責~』程泉!坐在機車上、一付嬉皮笑臉的,看見小渝!走近;程泉!隨即,自以為幽默的、以暗示的言語,提起了暑假!帶完"純青營"的那晚,兩個人!曾一起到台中港夜遊的事。程泉!原本!以為,隔了一個月的暑假,小渝!開學這天,在東海別墅遇見他,應該!也會熱情的向他打招呼;然而!事實!卻並不然,只見!小渝,兩手交叉胸前,即使!看見了程泉,態度卻仍是一付冷漠,自我防衛。

小渝!這兩天,其實!都和阿昌住在一起、且睡在一張床上、男女相擁而眠。這晚!兩個人、一起出門吃過晚餐,正從新興路,要回"東園一巷"阿昌的房間;而!其實!剛從新興路,轉入一巷的時候,小渝!也就看見了程泉。小渝!起初,在東海別墅的一巷,突然!看見程泉、心中恍惚的!也是一震;是高興、是激情、是生氣,小渝!一時間、卻又不知道,這是什麼情緒。不過!小渝!繼之、想起,這個暑假期間,程泉!對她的輕薄、調戲,與最後的始亂終棄;何況!此時!小渝,也已經是屬於阿昌,不可能再愛程泉,一想至此!瞬間,小渝!把與程泉不期而遇、心中的震盪,立刻!也就化為了憤怒。小渝!在東園一巷,始終!一臉的漠然,即使!聽到了程泉問候的話,也對程泉!不理不睬;原本!小渝!是想假裝,沒看見程泉!就走過去的,倒是!阿昌!停下腳步,對!程泉!打了招呼,這才讓小渝!不得不也停下腳步。

『嘿~程泉!你好。開學、回學校囉~』幽暗的東園一巷,阿昌!站在小渝身後,向程泉!點頭問好,而!程泉!也對阿昌、點頭示意;晚上的東海別墅,也許!也是夜色矇矓,所以!程泉!也並未察覺,小渝的異狀。於是!在與阿昌!簡單的問好過後,程泉!又是嬉皮笑臉的,伸手去拉小渝的手,想邀小渝!到自己遊園路的房間聊天,或是!騎著機車、再到台中港路去兜風;只不過!小渝,這次!卻讓程泉,碰了個釘子。『喂~程泉!你幹嘛拉我。把手放開啦~』小渝!原本,交叉胸前的手臂,才被程泉的手一碰,立刻!便無情又冷漠的、把程泉的手甩開;而!此時,程泉!也才突然的,驚覺到「小渝!今晚,對我的態度,怎麼怪怪的,一點都不像從前~」。

『小渝!妳怎麼,好像!在生氣?!?』程泉的手,突然!被小渝!冷漠的甩開,一臉尷尬的坐在機車上、"有點丈八金鋼摸不著頭",納悶的!想問小渝。而!此時,站在小渝!身後的阿昌,卻突然!走向前一步,親密的伸著左手,就是往小渝的纖腰一摟;而!程泉!更看見,阿昌!接著、用他的右手,時而!在小渝的長髮撩撥,時而!又愛撫著小渝交叉在胸前的手,無限溫柔的!把小渝自我防衛的手臂、拉下。「這是!怎麼一回事,阿昌!怎麼可以對小渝,做這麼親密的動作。難道!小渝!已經、變成阿昌的女朋友。我怎麼會、什麼都不知道,小渝!她不是、應該是我的女朋友嗎~」幽暗的東園一巷,程泉!在矇矓的路燈中,看著!阿昌對小渝的親密動作、舉止;而!小渝!不但一點都不拒絕、似乎!彼此更像是對此親密、早已習以為常。此情此景,這讓程泉!腦海中,彷彿!響了一記悶雷,而!一顆遇見小渝高興的心、瞬間!更像是變成秤錘一樣、不斷的沉入黑色的海底;此時,程泉!心中若有所悟,並知道,原來!今晚!自己的出現,竟是!阿昌和小渝之間的電燈泡,一個不受歡迎的"第三者"。

『啊~抱歉!小渝、阿昌。我有事,我要先走了~』程泉!在燈光矇矓彷彿是夢的一巷,面對小渝和阿昌的親密,一時!竟分不清自己是心慌、還是悲傷;只見!程泉!一臉的尷尬、像逃難似的,騎著機車!急急的離開、小渝和阿昌關係親密的"東園一巷"。「小渝!她好像,已經和阿昌在東海別墅"同居"了,怎麼會這樣。阿昌什麼時候追上小渝的;小渝!暑假、和我到台中港夜遊時,不是很明顯的、已經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程泉!心中五味雜陳,騎著機車,奔馳在新興路往遊園路的上坡路;開學!遇見小渝的喜悅,才相逢卻是分離,程泉!一時竟不知如何面對。而!小渝!眼巴巴的在一巷,看著!程泉!頭也不回、騎著機車離去;她原本!冷漠的心也不禁悲傷,彷彿!才癒合的傷口、又有了被撕裂般的痛楚。『小渝!走啦。回去洗澡啦~』阿昌!把剛剛的那一幕、都看在眼裡,他摟著小渝的腰,往"東園一巷"深處的幽暗走去;阿昌!想趕快帶著小渝!回到他的房間,洗完澡後,他會再跟小渝"做愛",因為!阿昌!不安的心想証明、他已徹底佔有小渝。何況!小渝!正值女性的生理期,也是不會懷孕的安全期,所以!阿昌,這幾天"做愛"可以不戴保險套。阿昌!這幾天,可以把帶有他基因的精液、都射到小渝的肚子裡,是的!阿昌!想讓小渝的身體裡、充滿他;而!把程泉的陰影,徹底的從小渝的心中、驅逐乾淨。

程泉!在大三剛開學,原本以為!找到了歸宿的靈魂,然而!他卻再次!被驅逐;又變成了孤魂野鬼般、飄泊..。X X X

3、生死,離世

1999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一點多。程泉!在天搖地動的大地震中,倒臥在一棟大樓內,扭曲的房間、黑色的鐵門後;一塊墜落的天花板、正壓在程泉的頭上。程泉!俯臥在地震的凌亂、與屋子的漆黑中,看不見其頭!是否已被砸個粉碎,而!手腳動也不動的,更不知其生死;包括!程泉!自己也不知道。程泉!只知道,自己的後腦杓被重擊、一陣痛,剎那間眼前就是一片漆黑,矇矇曨矓間!更恍若是做夢;而!這次!程泉!所做的夢,影像相當清晰、且時間的過往!速度相當的快,彷彿!是錄影帶的快轉一樣,一個一個的畫面、迅速的在眼前飛逝。程泉!在漆黑中的飛逝的畫面,迅速的看見了,自己剛出生在一個農村的四合院,而後!成長!奔跑在田野,背著書包走路上小學;程泉!看見了自己小學的同學、老師,還有!自己寒暑假都不寫作業、直到!開學便痛哭、怕被老師責備。「清水大排」一條流向大海的河流,程泉!每天都從河岸的產業道路經過,從"小學"用走的,到了上"國中"、騎著腳踏車;程泉!看見,自己和"國中"的同學,一起騎著腳踏車、到"清水大排"的出海口,台中港油庫海邊的沙灘去玩,而後!身邊國中時代的同學,後來!又變成"高中"的同學。

大學聯考放榜,程泉!考上了大度山上的「東海大學」,上成功嶺"大專生暑訓"後;程泉!看見自己,與許多的"大學新鮮人",高高興興的來到大度山、展開了四年的大學生活。大學一年級的迎新露迎、與聖誕舞會,程泉!在大一下,參加了"山地服務隊"的隊員甄選,而後!認識了一個美麗的大二學姊"阿蘭";程泉!在迅速飛掠過的畫面中看見了,自己在大二下學期,加入"社會服務隊",認識了小渝,而後!小渝,卻在大三開學,在"東海別墅"幽暗的一巷裡、讓程泉!感到心碎。程泉!看見了自己大學畢業,那年暑假!在YMCA東大附小的營隊、認識了娟娟,而後!去恆春當兵;程泉!看見了自己當兵的時候,在恆春與台中之間奔波、與娟娟相戀,而後!在他從軍中退伍那一年,娟娟卻嫁給了別人當妻子。程泉!腦海中的畫面,往事一幕幕!不斷飛掠,彷彿!正是他經歷的一生;程泉!彷彿!在幾秒內,就已看盡了自己的一生,而!最後的結局,是一事無成,是落寞、空虛,與不知為何!自己要來到這世上的迷惘。「往事如雲煙」而!這不斷飛逝的畫面,也許!是程泉的靈魂,正在收集、複製,關於!程泉!在大腦中!所儲存的一生所經歷;而後!程泉的靈魂,即將!拋棄,程泉的這個身體。

『程泉、恭喜你了,我們今天,終於!可以離開這個人間的煉獄,回歸到"極樂世界"。這紅塵滾滾、真是個無止盡的苦海啊,我早就叫你早點離開;管他!什麼"出世"、"入世",管他!什麼"社會化"、不"社會化"的,管他!什麼"適不適應這社會",更管他!什麼"優勝劣敗"、淘不淘汰的。這一切!對你根本毫無意義,你也不必再去理會它了。真是!死的好啊~』地震不再!當眼前飛逝的畫面,又變成一片漆黑,程泉!彷彿!聽見,有人對他說話的聲音;那是!一個巨大的黑影、浮現在程泉腦海,似乎!正是程泉,心中"死之欲"的影子,只是!變得極其巨大、像"死神"一樣。程泉!活著,原本!早就心情槁木死灰,而!此時!聽了"死之欲"講的話,更深覺有道理;程泉!彷彿!看見了,能就贖自己、脫離苦海的"救世主",即使!它代表的是毀滅、是死亡。

『程泉!別聽他胡說,你要堅強活下去。人生不會沒有價值,只是!你忘了你人生的目地;而!假如!你現在就離開的話,就算!死後,你也一樣會活在永生不滅的空虛中,因為!你沒做到、沒完成!你的人生中!該做的事。程泉,想起你人生該做的事,克服你的困難,經歷你的痛苦,去完成!你人生該做的事吧;不要再次!帶著空虛、與遺憾死亡。何況!死後!也並無"極樂世界",如果有!那也是要,靠你活著!自己去打造~』正當!程泉!倒臥在漆黑中,想循著!"死之欲"的影子,所指引的方向而去;此時!另一個孱弱的聲音,卻又叫住了程泉,原來!是程泉!心中的"生之欲",只不過!它已變成非常的渺小,幾乎!就像!風中之燭,快熄滅。「唉!我一點都不喜歡這個世界,甚至!從頭到尾,我都感覺陌生。只是!我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我又有什麼該做、該完成的事;賺錢、拼命的累積食物嗎?!~爭奪權力、領域、與人鬥爭嗎?!~或不斷追求、與異性交配嗎?!~假如!這些都不是我的生命!所想要的,而!難道!我也要去適應這社會,跟他們做同樣的事,這樣!才叫人生有意義嗎~」"生之欲"與"死之欲"的爭鬥,讓程泉!徘徊在生死之間,再次!感到迷惘;程泉!倒臥在,一片漆黑的空間之中,只覺!四周,似乎!又越來越漆黑。

4、墓穴中的誓約之刃

程泉!昏昏沉沉,意識矇矓矇矓間,感覺!自己彷彿,是倒臥在一個漆黑的墓穴之中,而!墓穴越來越黑;程泉!發現,似乎!這是因為從自己的心中、汨汨釋放而出、如墨汁一樣的黑氣,不斷擴散、渲染了四周的空間。「人死後,不管!有沒有"天堂"、或"極樂世界",我知道!我將會下地獄。因為!我的心靈是這麼黑,我活在世上!也只是充滿仇恨,而物以類聚;我恨別人的醜惡、我恨人性的污濁,所以!一切污濁、醜惡也來到我心中,且讓我一生都浸泡在如地獄般的痛苦深淵。人死後,如果!真有天堂、或極樂世界,那裡!不會是一片烏黑濁臭、更不會充滿仇恨。是的!我似乎!有點印象,我似乎!曾到過那個地方,那裡!該有燦爛的金黃色的光茫、與純真的心。對了!我想起來了,那好像!是我在大度山上唸大學,好像是!我在谷關山上、帶兒童營隊;天堂、與極樂世界、那是!真的存在的,而且!我也到過,只不過!那一切、都已經離我越來越遠了~」程泉!倒臥在、彷彿!墓穴的一片漆黑中,被他心靈汨汨而出的污黑、濁臭之氣,漸漸淹沒、吞噬。此時!程泉!突然,好想再回到,自己唸大學時的大度山"東海大學"看看,或者!再回到YMCA的谷關營地;看看!那群充滿燦爛笑容、穿著白色T恤、來自中部各大專院校的女生,是否!還像!從前一樣、像天使般的帶著兒童營隊。只是!程泉!倒臥在漆黑中,已經!有心無力;也再到不了,那年輕時的樂園。

『阿泉!你就這樣、放棄了嗎?!我一直!都在大度山上等你,在文理大道、在圖書館,你忘了我們的約會嗎~』程泉!絕望的倒臥在漆黑中,耳畔!突然!彷彿,聽見了!他大一時!愛慕的學姊,阿蘭對他呼喚的聲音;程泉!才掙扎著,接著!他的耳畔,似乎!又聽見了、彷彿!珊珊在YMCA谷關營地的崖邊,正在!對他說話『程泉大哥!你忘了我們的約定嗎?我一直都願意當你的知音。什麼時候!你再來"谷關山寨"找我、與我在月光下聊天;什麼時候!你再來谷關、坐在這崖邊的石頭上,彈吉他唱歌給我聽~』。「珊珊,阿蘭、等等我。我會回到大度山,我會再回到我們的谷關山寨;我會去尋回!我們年輕走過的足跡~」程泉!心中吶喊著,掙扎著!睜眼了眼;此時!程泉!才發現,原來!自己並非身在漆黑的墓穴、而是!正趴在草地上、在一個山崖下的小溪旁。『咦!這裡,不是YMCA谷關營地,山崖下的溪谷嗎?!我怎麼會在這裡,那珊珊現在!她等我在山崖上嗎?!不~那都已經是!十年前,我唸大三暑假的往事,而現在!都已經是一九九九年的世界末日了,一切!都已經過去,往日也不會重返~』程泉!才想到這裡,果然!天空傳來了隆隆的雷聲,剎那!土崩瓦解,山谷的四周、瞬間!更天崩地裂;程泉!插翅也難飛,只覺!一陣的天搖地動,伴隨著! 一陣陣群眾運動獸性的吶喊聲,青少年的飆車聲,槍聲、與廝殺聲,土石崩落!鋪天蓋地,黑壓壓的一片,頓時!又把程泉!壓在漆黑的墓穴之中。

「往日情懷即使能重來、歲月卻讓許多的事都已經改變,這!只是個不見天日的墓穴;而!我所有的燦爛、也早都在我的生命中過往、埋葬在大度山。大度山荒蕪了嗎?!文學院的四合院、成了斷垣殘壁了嗎?!我年輕走過的路!已被荒煙漫草掩埋嗎?!~或是!滿山的相思樹林、都已砍光了,蓋成了一棟棟冰冷的大樓,而!我已經被埋黃土下~」程泉!再次、絕望的!倒臥在漆黑的空間,而!似乎!掩蓋在其墳上的,是大度山的黃土。『程泉!你不要一天到晚,躲在寢室睡覺,好不好。其實!我覺得!你滿有能力,也滿有才華的。給自己找個方向嘛,只要你願意努力,我相信你一定!能把你的夢想實現~』程泉!恍惚間,彷彿!又聽到,是小渝!對他說話的聲音。是的!程泉!想起來了,那是!他大二下學期、剛認識小渝,當時!晚上!"社會服務隊"在文學院開籌備會,休息時間,小渝!就站在圍牆邊的樹下;而!此時!能再聽見小渝的聲音,程泉!心想,那自己!應當!是被黃土掩埋在文學院、圍牆邊的枯樹下。『程泉!我好想再看見你傑出、優秀的表現,你們YMCA的幾個活動幹部、個個都是人才。別忘了!我在東海湖,在東大附小,在東海牧場、等著你來追求我哦。你不是希望我看見你的盡力演出嗎,然而!你真的跌倒了、就再也站不起來了嗎?你不願重新振作嗎?!~』程泉!聽見了,這是娟娟,對他說話的聲音;只是!當程泉!在漆黑中、睜開眼,身邊卻那有娟娟,那有小渝,只有!他倒臥在黑暗的墓穴,而手中正握著一個錦盒。

程泉!發覺,自己手中握著的錦盒,黑暗中!正不斷的漫出、一陣陣緋紅色的霧氣;而!這緋紅色的霧氣,正瀰漫在程泉四周,將程泉包圍。「這錦盒裡!放著的,不正是!我之前,在好似"東海大學"文學院,那夢裡,摘得的!絳珠草花的果實嗎?!?對了!後來!夢裡,那叫賈路仁的,又把她送給我。記得!他說這果實有劇毒,只是!沒想到,這劇毒的感覺,如此!甜蜜,而且!好熟悉。對了!這像是!抱著娟娟在懷裡,我聞過這個溫暖的味道;還有!小渝!洗完澡,我與她坐在坪頂花圃的矮牆上,也聞到過這個味道。是的!大一時!與阿蘭!到東海湖夜遊,當她依偎我身邊,我聞過這個味道;還有!珊珊!當月夜裡,與我坐在谷關營地的崖邊聊天,我也聞到她、這!似花香的味道。還有!惠芬學妹...~」程泉!被錦盒中,絳珠草的果實、漫出的緋紅色的霧氣包圍著;而讓他!感覺,彷彿!又再次、如同擁有了愛情、與被愛的滿足。此時!程泉!才突然明白,原來!剛剛!娟娟、小渝、阿蘭、珊珊!對他說話的聲音,應該!都只是這絳珠草的果實、飄散出的緋紅色的霧氣包圍,所帶給他的幻覺。程泉!明白了,這絳珠草花的果實,原來!就是,他在人間一直渴望尋找的愛情;而在人間!從程泉,身邊經過的每個女子,卻都只能給他短暫、與片段,唯!這絳珠草的果實能給他渴望的全部、且永恆。

『娟娟、小渝, 阿蘭、珊珊!縱然!天崩地裂,滄海枯!堅石爛;我會再次向妳們展現,我生命中不平凡的本事。我將不死,就算是死,我也不上天堂,不入極樂世界;因為!我將在我的心中重建一個樂園,那是!我們曾經一起走過的青春燦爛樂園。而後!我要把這絳珠草花、種在我們的樂園;即使!她不能種在土裡,那!我也要把她、種在我的心裡。那怕!她有萬劫不復的劇毒,生生世世我也願意、為她付出生命。然而!我並不是為了愛情,我只是!想在我的心靈中打造一個美麗的世界;一個不會讓我的生命再感到空虛的新世界。是的!我人生中所深愛過的女子、妳們都將會在我心中打造的世界裡、青春美麗且永遠不死~』程泉!倒臥在漆黑的墓穴裡,手握著絳珠草的果實,許下心中、對自己的承諾;而!此時!程泉!更看見了,那原本!包圍在自己身上的緋紅色霧氣,竟慢慢的凝聚成型,而後!在他面前、變成了一把黑色的利刃。

『喂~叫程泉的人。別在惺惺做態了,你已經死了,跟我走吧~』正當!程泉!許著心願,不料!黑暗中,死神的陰影!卻不知何時又出現;且以其沉悶的聲音、要攫取程泉的靈魂。而!程泉!聽了死神的話後,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抬起了頭,向死神吶喊、說『死神~我不會跟你走的,不管!天堂、或地獄,我不想再走入你那無意義的輪迴。因為!我要留在這裡,打造一個屬於我的世界,在我的心靈中、永恆的世界~』。『哈~哈!哈!好個狂妄、不知死活的無毛人猿。你是什麼東西,就憑你!也想學"造物"、打造世界。我看!你不如就到我為"無毛人猿"打造的地獄,去那裡!嚐嚐上刀山、下油鍋的滋味;剝皮抽筋、先洗盡那一身罪惡!再說吧~』死神!沉悶、陰森的笑聲,震耳欲聾,且讓人聽了、灰心喪志的膽顫心驚。不過!程泉!活在世上,早就已經灰心喪志了,更對別人的嘲諷、譏笑!習以為常;因此!死神!對程泉的言語打擊,此時!就像是"蜻蜓搖大樹",一點都動搖不了,程泉!心 中的願望、與決心。

『喂~叫程泉的人。光是!你從小到大不寫作業,當學生!不去上課;踏入社會,也不努力工作賺錢,我就可以!把你打下十八層地獄。何況!人類的意志力薄弱,大多數人許下對自己的諾言,都是一時激情,總是說話不算話;所以!別以為!你許下什麼誓言,就可以獲得救贖。我就老實告訴你吧,你活在世上,一事無成、一貧如洗,對國家無望、對社會!更是個負擔;你的一生都讓父母、朋友失望,若你這種人、不下地獄!那這個世界,還有天理、公義嗎~』死神!不奈的,對程泉咆哮;其樣子!活像!學生時代!教過程泉的老師的訓話,確實!讓程泉!心中起了幾分畏懼,猶其!每當學期末,成績單的分數!更是讓程泉!對老師、感到恐懼。『"老師"~不要!再用成績、分數!來恐嚇我了;不要!再用一個月賺多少錢,擁有什麼權力、地位!來評價我的生命。難道!你們寧願歌頌,那些做奸犯科,到處鑽營,成天廝咬、爭鬥,而!擁有權力與財富的人嗎?!!是的!我知道,你們的世界、你們的天堂,其實!你們都是一丘之貉~』程泉!可能,是一時!氣憤填膺,竟把"死神"口誤為"老師",不過!這倒!讓他罵的比較順暢;而!死神,面對!程泉!如此、冥頑不靈、死不悔改!更是勃然大怒,咆哮的說『叫程泉的~給你臉!你不要臉。做奸犯科、到處鑽營!有什麼不好,人!活著!原本!就該、彼此爭鬥、廝咬;其他的動物!也都是如此,不然!地球食物鏈的生態,怎麼!繼續。只要!他們死前!"頓悟"就能成佛,死前悔改!自然就能上天堂~』。

『叫程泉的~你難道!不知道嗎?現在!在天堂,開賓士轎車的,都是人間的黑道大哥;而!現在!在極樂世界、成佛的,則都是!在人間,擁有廣大信眾的宗教騙徒。這!就跟!你們的國會殿堂、跟你們愚昧的信仰一樣;而你,當然!也該追隨他們,成就人生的一翻大事業、自然便能上天堂~』死神的咆哮,與殷切的教誨,聽在程泉的耳裡,感覺!卻是如此厭惡;只見!程泉!大笑的、說『哈~哈!哈。生命的價值,有人追求幸福、快樂與愛;有人追求權力與財富;而!我人生的價值,無論經歷多少痛苦與折磨,我只想去完成,我人生中該做的事。至於!你們的天堂、與極樂世界!我是再不想去了;因為!我只信仰、我自己,我只想在我的心中、創造一個屬於我的世界~』。

『這是!我的誓約~是的!我願意!承受我能承受的痛苦極限,完成我人生的心願。我將去尋找我生命中荒蕪、空虛的根源;我將去尋找關於!生命的真相、與來龍去脈;而!我如果!知道了,我也將在我的世界裡、告訴人們。這是!我對自己的誓約,而!我也願意,以我的誓約、化成的利刃!刺入我心中;我將不死,痛苦的活著,且以萬劫不復!提醒我,該完成我人生的心願。死神!你走吧,我已不屬於你們輪迴的世界;那怕!最後,我將失敗!變成孤魂也鬼、魂飛魄散~』程泉!以其誓約,終於有力量起身,跪在黑暗之中,張開雙臂;而!就在死神的憤怒聲中,只見!剛剛!以程泉的誓約,形成的黑色利刃、已如箭簇!刺入程泉的心臟。程泉的胸口,並沒有流血,在死神陰影黑暗的籠罩中,當利刃刺入程泉的心臟;剎那間!只見!在程泉,胸口噴湧出的竟是萬丈光茫,直沖九霄。萬丈光芒的九霄雲外,匆匆瞥見一條金龍飛舞,瞬間!萬丈光茫、照亮了整個漆黑的空間;只見!死神的陰影,在哀號聲中!消翳,留下最後的一句話、咆哮著『叫程泉的~我會再回來的,當你違背了你的誓約,我必會再來!攫取你的靈魂~』。而當!萬丈光芒已逝,程泉!又再次倒臥在漆黑之中。

程泉!似乎!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哎呦!昨晚的大地震,聽廣播說,光是南投的埔里,就死了好幾千人;山都崩了!太可怕了~』一個人說完;另一個人、又說『對啊~全台灣!到處都有房子倒塌,壓死了好多人;大概!台灣真的快"變天"了,才有這天地巨變的異象~』。程泉!倒臥在黑暗中,聽到!有人說話聲音、知道"世界末日"並沒有真的來臨。只不過!聽到,南投的埔里,在大地震中、死了幾千人,程泉!不禁!又想到;珊珊的家!不是正住在埔里,也不知!珊珊是否!逃過此劫。程泉!倒臥在漆黑之中,也不知!自己!是否死了;程泉!只是感覺,自己好像是在一個墓穴裡。而!這個墓穴!好像,程泉!曾經夢見過,似乎!在那、彷彿!東海大學文學院、四合院牆邊的枯樹下;程泉!感覺!自己的墳旁,還有一個墳,而自己!墳上的墓碑,寫的名字、卻似乎!是"賈路仁"...。

5、後語

一九九年!世界末日並未來臨,九月二十一日!也只是!場大地震;而!台灣一個民主社會的新時代、也即將來臨。 民主給了人更多自由,但自由卻也釋放人類心中、原始的獸性;這讓社會上人與人之間越來越充滿敵意,而少善意。民主!雖然!至高無上,然而!民主!其實!只是少數服從多數,是大多數人的意見為意見;可惜的是,人類社會中、屬於!最大多數的人、是庸才;於是!可預見!一個做奸犯科與到處鑽營者、將成為社會的中堅,而!庸才!與道德低落者、將領導社會前進,混亂的年代!也已經來臨。『這幾年!程泉、到底"死"到那裡去了~』常有!程泉!從前的朋友、這樣問;;而!讀者!在大度山日記裡,看見了這句話,程泉說『"危邦不入、亂世不出",我一直都在雲夢霧幻的大度山、等你們;卻從未見到迷霧中、你們有人來~』。待續─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