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九章期中考的考古題與筆記

1、谷關山寨「福音中心」珊珊月下吉他彈唱

1989年七月、谷關山寨的仲夏夜,YMCA 谷關營地「兒童魔鬼夏令營」第二天晚上、「悍衛戰士舞台晚會」。營地崖邊的草叢,幾隻營火虫閃爍的綠光,宣告夜晚的來臨;而晚上七點,「谷關福音中心」一樓大廳,營隊一場喧鬧的舞台晚會正開場。西洋搖滾音樂震耳,噴著像噴泉的幾個小煙火,在大廳布幕隔成的舞台前台,正噴著火光;煙霧迷漫中,只見!衛凱穿著用黑色大垃圾袋做成衣服,一會兒!抱著吉他在台前、賣力的跳舞。在小朋友的鼓譟聲中,一會兒!衛凱又跑到後台換裝,然後!又跑到前台,繼續在熱鬧的樂聲、火光中賣力的演出、他的「悍衛戰士」開場舞。衛凱的這種表演,對一個正常的"大人"來說,可能會把他當成是一個"瘋子";然而!這樣有煙火,有閃爍的燈光,有震耳的音樂,再加上平時!凶惡的「魔鬼班長」,此時!穿著亮晶晶的衣服在台前、拼命扭來扭去的奔跑與跳舞。對國小四、五年級的小朋友來說,這樣的開場舞;衛凱!已經是足夠讓他們、瘋狂與熱鬧了。

舞台晚會,在衛凱的開場舞後,接著!是志傑與文華出場、演出「賣雞蛋」的笑鬧劇。「谷關福音中心」一樓大廳,小朋友被志傑"臭耳聾"老頭子的裝扮、與演出,逗得笑得東倒西歪;然後!周為和程泉演出「日本天皇」,益堅!中場帶動唱... 。營隊第二天晚上的舞台晚會,由於是表演給小朋友看的,所以!在節目上的內容,大多是一些簡單的舞和劇。這樣的兒童舞台晚會,只要!能把氣氛帶得一片歡樂,讓小朋友覺得熱鬧有趣;而演出的活動幹部也沒什麼壓力,純粹只有!上台表演的樂趣,在仲夏夜!可謂!是賓主盡歡。

YMCA 中文的名稱是「基督教青年會」 ,既名為基督教青年會,當然!在營隊活動中,也難免「寓教於樂」的,要帶到一點有關基督教的故事。譬如!舞台晚會的最後一個節目「睡夢鄉的故事」,就是由王營長安排的;幾個活動幹部躲在布幕後、七手八腳的、隨著錄音帶的播放,用演布袋戲的方式,講有關「聖經」故事。時間!差不多、晚上八點半,喧鬧的舞台晚會也已近尾聲;各隊的小隊老師,分發給各小隊的小朋友,麵包和鮮乳當點心後,「谷關福音中心」外、夜又漸漸靜甯。

程泉拿了把吉他,帶著一瓶調味乳,當舞台晚會結束,他就一個人坐在營地崖邊的一顆大石頭上、獨自享受這仲夏夜的熱鬧過後;而各隊小隊老師,此時!也都已陸陸續續,帶著小朋友上到「福音中心」二樓的寢室、去就寢。沁涼的夜,山風拂面、彷彿是用冷水洗過臉一樣的清涼;程泉抱著吉他,面對山谷的幽暗、在黑夜!點了一根煙。而此時!從「谷關福音中心」二樓的階梯,正走下一個窈窕的身影;月光幽微中依稀可辨,那是個走路搖曳生姿的女子、在程泉的背後、慢慢的走近。

『程泉大哥!你好有雅興,一個人在這裡彈吉他~』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程泉回頭、幽暗中、飄來一陣少女剛洗過澡的淡香;原來!是珊珊,她在帶小朋友回到寢室、就寢後,又獨自下樓。『程泉大哥!我來謝謝你,今天下午在溪谷游泳!我那小隊的小朋友、差點溺水,幸好!是你即時把他救上來~』珊珊原來!是專程來感謝程泉的...。

『~那是我應該做的事啊!小朋友太調皮了!不知道危險、還真傷腦筋~』程泉與珊珊談起了,今天下午發生的事。這天下午!營隊安排、帶小朋友到溪谷、那一池冒著溫泉、一半熱一半冷的小溪游泳;山崖邊那一池溪流,有深有淺,而最積水最深的地方,大約也還是有兩公尺深以上、所以!呈碧綠色。原本!在溪流中的淺水區,是有拉一條線,讓小朋友只能在淺水區玩的;只是!幾個小朋友玩著玩著、推來推去,就把一個小朋友給推向深水區。『哦~我當時在岸邊!看見那個小朋友溪裡、載浮載沉的,嚇死了~』珊珊走到程泉身邊的一顆石頭上坐下,用帶點花容失色的聲音、描述她下午的心情;而程泉!此時!臉上神情、也略感不安的心情澎湃。不過!程泉!倒不是因為下午!小朋友發生的意外、感到不安;而是!此刻!夜深人靜、「YMCA之花」珊珊,正和他孤男寡女的、對坐在花前月下。

『幸好!當時!是程泉大哥!你正好坐在溪流中的大石頭上,立刻跳下水水、把小朋友救起來;所以!還好!那個小朋友只是喝了幾口溪水,受到驚嚇~現在!他已經沒事了~』珊珊說話的聲音輕柔,或撥弄髮梢時斜傾的臉龐,或兩腿大腿夾緊小腿微叉開、挺直腰桿的坐姿;一顰一笑間、處處都充滿了一種女性的美。猶其!是當珊珊把身體前傾說話時!程泉更幾乎,似乎!還能從珊珊的白上衣內、飽滿的胸部,聞到一股女性在暗夜散發的芳香。那暗夜飄來的似花香而非花香,此刻!竟讓程泉眼前一片昏矇矇的感覺,似乎!自己也快要溺水了,在這沁涼如水的仲夏夜。營地的崖邊種著幾棵「夜來香」,不過!「夜來香」的花並沒有毒,應不致於、會聞了讓人感到意亂情迷的暈眩;程泉的"潛意識"隱約記得,他似乎!是聞過這種香味的,好像!是在昨夜的夢裡,夢見的一種不知名的花。面對著珊珊與籠罩的夜、程泉感覺、他現在就好像是下午!當自己從溪中的大石頭,跳入那兩公尺深的水底,意識矇矓曨的一片。「糟糕!又沒學過~我該怎麼在水中救人呢?」不知道怎麼水中救人的程泉,當他在水底看見,有一個小孩,腿不著地的浮沉,就只好自己站在水底閉氣、把那個小孩托高讓他不致於溺水;然後!他再硬撐著心慌、從水底,帶著那小孩一步一步的走上岸。

『程泉大哥!你不是正在彈吉他嗎?你可以唱首歌、給"小妹妹"我聽嗎?』珊珊用她帶點撒嬌的聲音,對程泉說;而此刻!花叢月影中,程泉!他正溺在水底,硬撐著心慌。『~可是!我唱歌很難聽耶!我在學校的社團辦公室,每次拿起吉他,整個社辦的人、就全跑光了~』值此花前月下,能對珊珊唱首情歌,程泉當然想,只是!卻心慌的不知如何開始;倒是!珊珊顯得落落大方,抿嘴一笑、又對程泉說『哦~那是他們不懂的欣賞程泉大哥唱的歌,不然!程泉大哥~我就當你的"知音"好了~』。

仲夏夜的營地、有隻求偶的營火虫、正在崖邊的草叢飛舞;程泉抱著吉他,左手按著和弦,右手叮叮咚咚的思索著該唱什麼歌。『好吧!那我唱囉~如果!不好聽,那珊珊!妳就趕快把耳朵鄔起來哦~』程泉說著彈起了吉他,只聽!他就唱起了,今天下午!他才教小朋友唱的一首"兒歌":

「營火虫啊輕輕飄、微風輕輕吹;天上星星瞇瞇笑,妹妹不要睡。

So So So Mi Do Do Do ,Ra Do La Do So;月亮姊姊出來了,聽我們唱歌。 」

『哦~程泉大哥~你怎麼唱兒歌!』珊珊花前月下、聽著程泉唱著兒歌,抿嘴的笑。程泉把歌唱完了,他繼續彈著吉他,然後!對珊珊說『好了!我唱完了,珊珊換妳唱了~』。『唱啊~珊珊換妳了~』只見!珊珊坐在對面一徑的笑,程泉又催促了她一次;珊珊終於輕啟她的櫻唇,花前月下和程泉"兒歌"情歌對唱:

「營火虫啊輕輕飄、微風輕輕吹;天上星星瞇瞇笑,哥哥不要睡。

So So So Mi Do Do Do ,Ra Do La Do So;月亮姊姊出來了,聽我們唱歌。 」

『~好好笑哦~當小孩子真好,程泉大哥!我們都變小孩子了~』珊珊把歌唱完,月夜下美麗的臉龐在程泉面前、笑開了像一朵花燦爛;而程泉還是彈著吉他,兩個人又把這首兒歌,合唱了兩次...。『對了!珊珊!妳是唸「中台醫專」的哦~』男女隔閡的情愫、在"兒歌"的催化後,彼此感覺輕鬆自然了許多,程泉!也聊起了生活的鎖事;珊珊笑著回答『對啊~我將來要當"白衣天使"哦~』。『咦!珊珊!那妳家住那裡~』谷關營地帶兒童營隊的大專青年男女,天南地北都是從台灣各地齊聚來的;所以!程泉問起珊珊家住那裡,也許!是為了將來約會、方不方便做打算。『嗯~我家住在南投縣的埔里鎮啊~』珊珊回答;而在台灣,南投的埔里是以山明水秀、水質純淨而聞名;因為!地處台灣中部的中央山脈,沒有工業的濁氣污染;所以!程泉也早就風聞,埔里的女孩氣質,據說!都跟埔里的水質一樣的純淨,靈秀而動人。

『哦~「埔里」出美女耶~』聽到!珊珊說她家住「埔里」、程泉立刻眼睛一亮的說,而這也難怪,程泉早就覺得,珊珊她的皮膚又嫩、又白裡透紅的;跟別的女生比起來,珊珊她更是有一種氣質,清新脫俗的感覺。『程泉大哥!謝謝你的誇獎~』聽到!程泉有意無意的誇獎,珊珊!斜了半邊臉龐、笑的嬌羞;但!她卻也立刻給了程泉、善意的邀約『嗯~你如果將來有機會到埔里,一定要來找我哦!埔里山明水秀哦!讓我也略盡地主之誼、帶你到埔里各處逛逛~』...。

『對了!程泉大哥!那你唸的「東海社會工作系」,大都在唸些什麼課?!將來!畢業!大概又是做什事?!』花前月下的營地崖邊,這會兒!換珊珊給程泉出難題了。「社會工作系唸什麼?!將來做什麼?!」這對一般的學生來說,原本不是什麼難題,但對程泉來說卻不然;雖然!程泉!都已經唸到大三,可是!每當有人問起他,關於「社會工作系,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卻還是始終不知道,該怎麼正確的回答。『哦~我們社會工作系,大概就是唸「社會學」啊!「心理學」啊!還有什麼「社會個案工作」,「心理諮商」的啊~不過!我將來!應該不會走這條路吧!』程泉回答的有點心虛,因為!不管「社工系」上的是什麼課,其實!他都很少去上課;老師交代的作業、報告都沒繳不說,就算是考試,程泉!頂多也都只有在考前一個星期,才到處向人借筆記,甚至!有些科目,他都是到考前前一晚,才抱著書猛背。

程泉從大一唸到大三,事實上!每個學期的學期末,他都活在擔心被"2/3"退學的陰影之中;直到!收到成積單,數一數紅字,被當掉的學分,沒有超過三分之二,程泉他才能慶幸的鬆一口氣「總算沒有辜負、父母的辛苦栽培?!」。當然!像程泉這種程度的學生,"自己都救不了自己",那還敢想走「社工系」這條所謂的,「助人的專業」的路;不過!他倒也有自己,「合理化」自己行為的說法。『~像我們現在暑假實習,比較用功的同學,他們大都到一些社會福利機構實習;像是醫院啊!精神病院啊!少年觀護所啊!監獄啊!社會局?!什麼基金會的!!實習。不過!那些工作都是必須面對,社會上的一些比較陰暗面,我覺得我不太適合;所以!然後!我就"不務正業",跑到YMCA來玩啊~』程泉自己的內心,原本就已相當灰暗了,當然!他不想再面對社會的陰暗面;何況!"趨樂避苦",這更是生物本能的特性...。

『不會啦!程泉大哥~帶營隊!怎麼能算不務正業,這也是一種資歷專長啊~像我就覺得!你們幾個活動幹部、都才華洋溢、好傑出!』珊珊善解人意的、為程泉解嘲。女孩子總是富有同情心,喜歡安慰人;只是!程泉!自己是什麼樣的學生,自己很清楚,事實!更勝於雄辯....。

2、小渝期中考的筆記與考古題

「1988年4月19日大度山日記:小渝!今天託班上的同學,拿了一份她的經濟學影印的筆記給我;再過一個星期就要期中考了,我正愁著!不知道該向誰借筆記。中午!在圖書館的門口,碰巧又遇到小渝;她還告訴我,她在圖書館坐的位置,要我有問題再去找她,雖然!她還是訓了我一頓。不過!我覺得小渝!真是有愛心,知道我缺課太多、還影印她的筆記給我、對我真的很好;上次在社服石磊隊聚會,我還誤解她,真是過意不去 ....」

程泉大二下學期,四月底的期中考,轉眼再過一個星期就到了。照往例,程泉因平常缺課太多,總不知道考試的範圍,當然!更不知道老師在課堂,上過什麼課;所以!幾乎!每個科目,程泉都是必須仰賴別的同學的筆記,才能在東海大學繼續"茍活下去"。大一的時候!都是共同必修科目,所以!程泉還能向同寢室的王憲借筆記。然而!上了大二以後,由於!有許多選修科目,他與王憲都是各修各的課;而!這對必須仰賴、借別人的筆記才能應付考試的程泉來說,無疑造成很大的困擾。

程泉對班上的同學、原本就都不太熟稔,再加上他的個性有點高傲,不肯向人低聲下氣;要他向不太熟悉的同學借筆記,他更是常拉不下臉,因此!常常造成了、「學分」"被當"的結局。期中考又到了,程泉又開始為借筆記的事、心慌了;幸好!這學期他參加了社會服務隊,無心插柳卻為他的期中考開了一扇窗。

期中考近了,程泉的信箱再次塞滿了,來自社會服務隊關懷的卡片與"補品";而穿梭在信箱間的人群中,程泉更掛心的則是,該向誰借筆記的問題。這天下午!程泉躺在床上,邊看著期中考別人寄給他的關懷卡片、邊嚼著"補品"的糖果、正煩惱著期中考的事;此時!有個人敲門進來,原來是林棟樑。『ㄟ!泉仔!這裡有一份經濟學的筆記和考古題,是小渝的;她影印了兩份,一份給我、一份說要我轉交給你~』林棟樑一進寢室的門,便把他手中一份影印的筆記遞給程泉;程泉!聽了有點喜出望外,更沒想到他朝思暮念,求之不可得的期中考筆記,會突然從天上掉下來。『小渝說!看我們兩個"混仙"常沒去上經濟學、所以!才破例影印給我們~嘻~對了!我還有事!我先走了、祝你!期中考All Pass~』林棟樑放下筆記,人又走了;而程泉!感覺心中甜甜的,在寢室翻著小渝的經濟學筆記;關於!這科目最陌生、非本科系的學分、心中頓時放下一顆大石頭。

小渝是個用功的學生、成績在系上更是名列前茅的,據說!她做的筆記也是從不借人的;但!程泉沒想到,小渝這次期中考會主動的、把筆記影印給他,心中不禁由衷感謝;繼之想起!上社服石磊隊聚會,他心中對小渝所懷的怨懟,更感覺慚愧。「我至少!也該寫張感謝的卡片,再寄一包巧克力給小渝、當期中考的補品吧!」程泉想著,就立刻動手寫了張卡片;然後!他把一包,從大學書店買來的巧克力、用訂書機釘在卡片上,準備拿去信箱間、放在小渝的信箱。而期中考到了,也該是到圖書館去佔個位置,念書的時候了;於是!程泉!把小渝的筆記還有幾本書、一齊放進了書包,心想著「我先去信箱間放小渝的卡片和補品、然後!我就要直接到圖書館,去念書了!」。

圖書館座落在「文理大道」最頂端,平常!人雖然!總是稀稀落落的,像是座窗明几淨人煙罕至的宮殿;但!期中考一到、它可就"烏龜大翻身",擠爆的人潮、簡直!比百貨公司還更絡繹不絕。程泉從文理大道的階梯,剛走上圖書館的台地,就看見平常人跡寥落的圖書館前熱鬧非凡;不管是紅磚廣場旁的護牆、或大門兩旁的水泥板椅,都早已坐滿了、讀書讀累了出來透氣的人。「糟糕!人這麼多,我大概找不到位置坐了~」下午!三點多,程泉背著書包往圖書館、地下一樓的「自習室」走下去;廣闊的地下室「自習室」,有上千個座位,只是!程泉在紅地毯的走道繞了一圈、又一圈卻找不到一個、可以讓他讀書的空位。這真是有點讓人難以想像,因為!平常這地下室的「自習室」黑漆漆的,就像個死寂的墓穴,根本不會有人敢下來。只是!期中考到了,"死寂的墓穴"裡、此時!每個位置都塞滿了讀書的人;雖然!它依舊死寂,只是!裡面空氣卻更沉悶了、這讓程泉!覺得片刻也待不下去,於是!他又背著書包走出圖書館。

「算了!在這裡休息一下,然後!我還是回寢室讀書吧!」陽光白花花的四月天、下午三點多、春天的陽光並不太熱;程泉坐在圖書館前、下台階後、旁邊的水泥板椅曬太陽正舒服。『叮噹噹~叮噹噹~』下午!第二節課的下課鐘聲響了,一波一波下課的人潮,從「文理大道」的台階湧上來,又擠進了人滿為患的圖書館;而程泉只是!悠閒的點了一根煙,抱著書包慵懶的伸個臉腰,坐在圖書館旁的水泥板椅上,低頭的曬著太陽,以驅走身體裡、剛剛從圖書館地下室帶出來的"陰寒之氣"。正當!程泉撩撥著被風吹亂的頭髮、深深的吸了口煙,抬起頭,順著風向、往左邊吐出一口雲霧;此時!也正巧!他看見了左邊的路上、從中正紀念堂的方向,走來一個熟悉的、讓他心動的身影。

「咦!那好像是小渝耶!她好像!也正巧!下課了~」那熟悉的身影離得太遠,程泉的近視眼一時,還看不太清楚。待那!在春風中搖曳生姿的身影,慢慢走近了,程泉才確定是小渝沒錯;而且!從來都只穿牛仔褲的小渝,程泉發現,她今天!居然穿裙子,連白嫩的大腿都露出一截了,應該算是「迷妳裙」吧。「~那真的是!小渝耶!竟然!穿迷妳裙!這還得了~」程泉從沒看過小渝穿裙子,一時感到一陣興奮,繼之!想起小渝影印筆記給他的事、又無從感激,於是!待小渝也看見程泉後;程泉他就把兩根指頭放進嘴裡,學著美國西部牛仔,大聲的、對小渝吹了響徹雲霄的口哨。

小渝穿著「迷妳裙」,兩條白嫩嫩的腿,在響徹雲雲霄的口哨聲,與來往人群的"注目禮"中,忸怩不安的走向程泉後;她靦腆的臉上略顯不好意思、在程泉肩上推了一把說『ㄟ~程泉!你有神經病啊~』。『小渝!妳來圖書館!是來唸書的,還是!來招蜂引蝶的,竟然穿迷妳裙~』程泉裝出一付不懷好意的眼神,刻意的上下打量小渝;接著!他又把游走在小渝身上的兩個眼睛,故意的望著、直直的盯著小渝白嫩的大腿,做出一付遐思快流口水狀。『程泉~你要死了啊!我又不是穿給你看的,本姑娘!今天心情好!穿裙子不行嗎~』小渝笑說著,然後!又伸手、在故做一臉"癡狀"的程泉的肩上推了一把;接著!小渝又正色的說『ㄟ!程泉!不要再裝笨了,我要跟你說正事~林棟樑!有把我的筆記,拿給你嗎?』。

『有啊!妳影印的筆記、在我的書包裡,我正要來圖書館唸書~』白花花的陽光下,程泉拍了拍自己的書包,抬頭對小渝說。小渝聽了,在程泉身旁位置坐下,卻用一臉不高興的神情、質問程泉『哦!你還敢說唸書咧~程泉!我聽你們班上的同學說,我覺得!你的問題,真的、比我想像的更嚴重耶~』。『~你好奇怪耶!你平常不去上課,你到底都在幹嘛~』春風吹拂大度山圖書館台地、城牆邊的那一排綠樹枝葉婆娑,小渝坐在程泉身邊,即使她是在對程泉"訓話";但!小渝的每句話、聽在程泉的耳裡卻都悅耳動聽,甚至!讓他徜徉在春風中、感覺滿心的溫馨。不過!面對小渝的質詢,程泉!倒是!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他也想不起來,他平常沒去上課都在做什麼事。程泉只是!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往往!他只是很想睡覺,在床上多躺一會,結果!醒來就來不及上課了;於是!他只能在睡一會,等著去上下一堂課,只是!當程泉再次醒來,下一堂課、上課的同學也早就都又下課了,只能說!程泉!總是在睡夢中,不斷的錯過。

『~我沒去上課,也沒做什麼啊!就只是很想睡覺~對了!我們班的同學,是誰告訴妳的,在我背後說我壞話..』程泉的"自我防衛心理"慣常把別人、對他的善意勸告當耳邊風。不過!程泉!倒想知道!到底是誰,告訴小渝,關於!他的這些弊病。『喂~大家都是真的關心你耶!怕下學期,真的!在學校就看不見你了~還有!你如果!真的很想睡覺,不會放點音樂聽嗎?有點聲音、也許!就不會那麼想睡了~』小渝穿著迷妳裙的大腿、蔥似的白嫩、併隴在白花花的陽光下更是動人;程泉!邊聽著"訓話",邊低頭瞟了小渝的大腿一眼,心中覺得很感動,因為!自他上大學以來,也沒人這麼關心過他。

『~我跟你們班的李玫玲,吳亞玟同寢室啊~李玫玲說「她以為你已經轉系了,因為!這學期都沒看見你!」;然後!吳亞玟說「她聽說你已經被"2/3",退學了!」、你自己說!你誇不誇張~我真的很擔心你耶~』小渝關心之情溢於言表,只是!她的話從程泉的左耳進去;隨之!卻又被吹過程泉耳邊的春風、從右耳拂落到到圖書館旁、一片新綠的草坪,然後!就像落葉翻飛在草地上,越飛越遠。小渝!大概是還不知道,程泉!其實!早就是個無可救藥的人,從小到大,也不知已有多少;關心過程泉的人,最後!總是要為他,一再犯的同樣的錯誤而傷心,甚至!流淚。或許!也可以這麼說,程泉!來到這個世界上,他就是專要,讓關心他的人,傷心的、失望的...

『~我那裡還有些!其他科目的考古題和筆記,你如果有問題可以來找我、知道嗎~我在圖書館四樓的圖書室唸書,還有!你自己也要認真一點啦!不然!誰也幫不了你~』小渝說著,午后的陽光照在,兩個人坐在圖書館階梯旁的水泥板椅上;春風日暖、曬得程泉!暖洋洋的...

3、「努力尋找食物或睡了就不會餓」

小渝離開後,程泉也從圖書館,順著大學路回到寢室,準備唸書;畢竟!剛剛是答應過小渝的,自己要努力用功、振作一點。窗外的「羊啼甲樹」茂密的枝葉、把陽光都遮住了,讓老舊的寢室內感覺、有點春天的陰寒。程泉!拿了本課本攤開,打亮桌上的檯燈,坐在斑駁的木椅上,才剛集中思緒;只是!不知怎麼著,課本才翻了兩頁,他卻又整個大腦昏昏沉沉的,睏的兩個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這是一種常態,每當!課本一翻開,程泉就該去向"周公"報到了。「我還是!先睡一下好了,等六點起床,吃過晚飯後、再來專心唸書~」時間是下午四點多,程泉看了一下手錶、打定了主意,因為!此時!實在太睏了;何況!距離晚餐的時間,只剩下一個多小時,程泉認為、用來唸書太短暫了,根本無法專心。睡意戰勝了一切,昏沉沉的、程泉鑽進了被窩;不消片刻,他便把剛剛!小渝對他的"訓話"、拋諸腦後、"春眠不覺曉".更不知晚餐已過;繼之!七點已過、八點已過、九點已過 ...。

「~現在到底幾點了,寢室!怎麼黑漆漆的?!」程泉!饑腸轆轆的、終於餓醒了,藉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他看了一下手錶!才驚覺,原來!晚上十點已過、十一點已過、十二點已過,現在寢室早已熄燈 ,餐廳也早已關門。「糟糕!睡過頭了,肚子好餓,我該去那裡吃飯~」漆黑的寢室,饑餓難耐的程泉,躺在床上、伸手從書桌上摸到了幾顆糖果,塞進嘴裡裹腹;只是!那幾顆別人寄給他的期中考"補品",糖果!才剛在他的嘴裡溶化,程泉卻更感覺饑餓。

「肚子真好餓~我還是去東海別墅,看看!有沒有、還沒關門的店家好了~」餓著肚子,午夜一點多,程泉不得不!離開漆黑的寢室、去尋找食物;一路上,程泉!又不斷在懊悔、睡過頭!今天!又什麼書都沒唸了。午夜的大度山,東海大學寬闊的校園,只有程泉! 一個肚子餓到不行的人、踽踽獨行;而!從男生宿舍要走到東海別墅,大概有幾公里的山路,其間!要經過氣氛詭異的「女鬼橋」,離開教學區,經過圖書館後,更需再走過一大片荒涼,陰森森的相思樹林。「我一定得強迫自己、跟別人一樣"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才行;不能在白天睡覺了,不然!晚上!寢室熄燈!也沒辦法唸書、寫作業~」午夜的大度山、氣氛陰森詭異,程泉顫慄的走著,一路還不忘告誡自己「要過正常的生活」。何況!東海大學宿舍,都是在午夜十二點、就全部熄燈,而這更導致!常在午夜醒來的程泉,就算是想唸書也無法唸書;往往!整個夜晚,他也只能、就像是遊魂一般的,在校園裡飄來蕩去的晃。

「我應該要按時的唸書、上課,按時繳交作業的,這樣期中考,或是到期末;害怕被當掉、被退學的壓力、就不會那麼大了~就這麼決定了,從明天開始,我就要去圖書館佔個位置,天天在那裡唸書、寫作業~做個積極上進的學生~」程泉在饑餓難耐中、終於覺醒了,並"再次"下定了決心;只是!覺醒頓悟的路,總是無止盡的,於是!我們可以預知─「程泉!他下次覺醒的時刻,大概是在下個月,同樣是!午夜一點多醒來,餓著肚子在尋找食物!」...。程泉!他只是!自己在騙自己;他還真以為!他的生命、能跟別人都一樣。

「東海別墅」午夜一、二點冷冷清清的!早就沒有人煙往來,而東興路兩旁、僅有的幾家店,也早都關門。冷風吹過暗夜,好不容易!程泉在一個巷口看見,有家賣宵夜店還開著,於是!他走過去問「ㄟ!老闆!還有在賣東西嗎?」;只是!那老闆卻只管忙著刷洗鍋子,頭也不回的回答程泉「哦!已經都賣完了耶~抱歉哦!我們已經收攤了~」。程泉餓著肚子,白走了幾公里山路,即使!他不死心的,在東興路的兩旁、繞了又繞;然而!夜身人靜的,除了他這個"孤魂野鬼"外,整個大度山的"人",早就都睡了,誰還管!程泉會不會餓死。「上次!社服石磊隊聚會,聽阿秀說,東海湖路上、那一家"統一超商"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不然!我去那裡看看!那家店有沒有開好了~肚子!真的餓得、快受不了了~」午夜的東海別墅、尋找食物的希望幻滅了,程泉!只好再另謀生路;從別墅旋轉門,走進東海大學百甲地的校園,程泉!再次穿過峭楞楞如鬼魅般、荒蕪相思樹林。而!這一趟前往東海湖、尋找食物的路,大概!要走過半座山;這是!程泉走上東海別墅,還要!更長、更遠"兩倍"的路...而且!路也還要更黑..。

「誰叫程泉,你為什麼!不跟別人一樣呢?!」午夜!滿大度山的樹,似乎!都在嘲笑程泉;猶其!當程泉走下「文理大道」平鋪的斜坡,兩旁抖索的樹在漆黑的風中嘆息著、枝葉婆娑間更發出彷彿千百人的訕笑。「你為什麼!就不能跟其他人一樣呢?程泉!既然!你跟別人不一樣,那也只有"懲罰"了~」昏天暗地!午夜的大度山,程泉餓著肚子,從文理大道轉向大學路,走得腿都痠了;於是!他在昏矇的月光草坪躺下,「東海大學」有一萬多個學生,然而!程泉走了半座山卻始終、看不到半個人,有的只有寂寞與荒涼。休息了片刻後、饑腸轆轆又喚醒了程泉、抱著希望、往東海湖的路上走去;而孤寂一路上、程泉耳邊傳來的,依然是滿山的樹如鬼魅般的聲音「你這個樣子將來怎麼適應、這個競爭的社會?!程泉!看來!也只有把你犧牲掉了~」。

「咦~"統一超商"前還有燈光、真的!好像還有開耶!」當程泉走到通往「懷恩中學」的柏油路,黑天暗地中;遠遠的、他就看見、超商門口還有燈光,忍不住心中一陣欣喜。只是!當程泉滿懷希望走向了超商,那陣短暫的欣喜!卻也隨之落空;因為!午夜!超商的鐵捲門早已拉下,只有!留下門口的一盞日光燈、讓程泉空歡喜一場而已。「哦!我又白走了一趟~」這個夜晚,程泉從男生宿舍走到東海別墅,從東海別墅又走到接近東海湖;最後!他終於!再次有了的覺醒與領悟「我還是!回去睡覺好了,睡著了!我也許!就不會餓了~」...。

程泉是屬於,人類社會教育體系下失敗的例子,因為!教育企圖、把人"格式化"與"社會化"的過程,顯然!對付不了程泉這種人;只是!像這種!不被這社會"教育"所馴服,與思想奴化的人,註定!卻也只能!活在痛苦深淵,自斷生路。「我還是!繼續睡覺吧!」饑餓難耐的程泉,拖著疲憊的身軀終於、又走回了男生宿舍;屈身在廁所前的水龍頭、灌了幾口自來水後,他果然!感覺肚子稍微飽飽的,於是!又回到寢室鑽進被窩,結束了一個晚上的荒唐,尋找食物的過程。昏昏沉沉的!程泉終於又睡著,也許!是餓昏了;但!此時!昏睡!真是上天對他的恩賜....。

※東海大學圖書館:1

書籤:【1/2/3/】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