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十三章88大度山開學石磊隊到東海湖夜遊

「妳是我生命中!讓我永遠尋覓的風華絕代的大度山之花,露濕的欄杆已斑駁!沉默的我踩著月影上台階!彷彿妳卻還等我在那扇緊閉的門窗內。

跨越時空就算千年!妳說妳願當我今生的知音,但我的人生終究只留下!一盞昏黃的燈伴我孤獨的吉他彈唱 ;我!原本也以為我今的的落寞蒼老是夢,但誰知道!原來我們昨日的青春歡笑、那才是場夢。

我情無歸宿的流浪過千山萬水!是否就會滿足 ,逝去的青春!失落的愛情!是妳給了我在大度山上一個詩人的國度; 風華絕代的妳!用愛情哺育我的故事在妳給我的私人的國度。在這夢想的殿堂!我至今更依然懷念、這裡!曾有一朵風華絕代的大度山之花。

我只想把自己變成一根蠟燭,跨越時空就算千年!在妳給我的詩人的國度 ;我想燃燒我短暫的生命!為妳留下詩句在這黑暗的年代。~而當妳再次讀到我的時候, 那怕!我早已化為灰燼~」

1、幽冥、方死方生

不知年!不知月!不知日。璀璨的往事!埋葬在滿地落葉之下!物換星移,歡笑與悲傷的回憶!更在荒煙漫草下俱枯黃;太陽!似乎!已經很久沒再昇起,天地!恍若!更始終是悠久的昏暮 。話說!一場大地震後,程泉!來不及逃出屋外,只知!眼前一片黑!就再不省人事;浮生!恍若流光自腦海飄過,人間!也不知!過了多少時日, 而!程泉!只是!彷彿一直!在做夢,卻又不像做夢。 時而!程泉!發覺,自己似乎、正走在一條!兩旁滿是田野翠綠的小路,路旁!更有一條寬闊的河流、緩慢的流向大海;一切景物!雖看似熟悉,然而!程泉!卻又想不起,這究竟是何處。程泉的腦海!滿是混沌,似乎!什麼都想不起來,只是!被眼前一幕一幕的夢,不斷!拉著往前走;時而!程泉!發覺,自己似乎!正又置身於一處古戰場,只見!金戈鐵馬、箭簇亂飛,血流成河,滂沱的雨下!更彷彿有鬼哭。夢境一轉,時而!程泉!看見!赤色的天空,彷彿!有條巨龍,正穿梭在殷紅如血的雲層間;而當!夢境,彷彿!直墜急下,程泉!又感覺,恍若!自己!正徘徊在一空氣充塞哀戚、滿是深藍色的天地,在風中!更不斷有悲傷的歌聲傳來。「渺茫茫、茫渺渺」程泉!什麼都想不起來,只覺!自己!突然!恍若,被一無底的黑洞吸入,身體在瞬間!更被拉的像條麵條那麼長;而後!出現在程泉面前,是各種面目猙獰的鬼怪、禽獸!正互的吞噬、撕咬。 一縷幽魂飄蕩處,霎時!又見滿山的枯樹、扭曲的枝幹!彷彿鬼魅般,欲攫取人的魂魄。

「我究竟身在何處!?~我已經死了嗎?!~這裡!是地獄嗎;或!這是~我的一場夢,還是!我的幻覺~」待!矇矓的意識!漸能知覺!四周一片漆黑,程泉!努力追索著,腦海中混沌的思緒;然而!除了!一場大地震外,程泉!卻再也想不起,之後!發生什麼事。程泉!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兒,在一片無止盡的漆黑中,渾渾噩噩的!什麼都不記得了;甚至!連大地震之前,他身在何處,他擁有什麼樣的人生,他叫什麼名字,程泉!他已經!什麼都想不起來,心中!剩下的!只是模糊、與莫名的哀戚。「我是誰?!~我的父母知道!我在大地震中死了嗎?!~我的父母養育了我三十幾年,對我!殷殷的期待;我卻未曾給他們半分回報,就死了,讓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我真是!不孝~」程泉!毫無頭緒的,在漆黑中思索著;雖然!!腦海中,什麼都再想不起來,只是!程泉!卻能感覺,自己!心中有一種強烈渴望。「或是!我尚未死!只是大腦受到重擊,所以!喪失記憶,流落至此,那麼!我又該怎麼回去呢?!~我從什麼地方來,又該回到什麼地方去~」程泉!渴望想找回自己,而且!似乎!更有些事,是他的人生允諾過、必須去做的;雖然!程泉!再也想不起來,但!他卻渴望追尋,讓自己的生命不缺憾。

『人類~這種無毛人猿,應該對生命靈魂的來去,是不會有知覺的;照理說,他們!活世上!應該,只是!汲汲營營尋找食物,與爭奪!滿足!各種生命的需求。只是!叫程泉的這個人,不知為何!卻對靈魂的存在,漸漸!有了知覺;然而!這卻讓他無法再適應、人類無知的社會~』在漆黑的空間,程泉!似乎!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雖不知聲音從何處來,不過!一股求生的本能,讓程泉!在漆黑的空間中,大聲的呼救。「喂~放我出去,為什麼把我關在這裡。有人在嗎?!誰能告訴我,我究竟在那裡?!~」程泉!扯開喉嚨大聲的呼叫。然而!這漆黑的空間,卻彷彿是片"真空"一樣,不管!程泉!怎麼呼叫,一點聲音都沒有;甚至!程泉!連自己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這讓程泉!更覺惶恐。

人類是種群居的動物、害怕孤獨,在"心理學"的實驗裡,用黑布把一隻狗,隔離在漆黑的小空間;經過!幾個小時,狗就會開始焦慮不安。因為!狗也是群居的動物,害怕孤獨,而光是不讓牠與群體接觸;經過一個星期,這隻狗的心理就會出狀況,精神失常嚴重的話,甚會發瘋,變瘋狗。程泉!在這漆黑的空間之中,也不知與外界隔離了有多少時日;甚至!他也懷疑,自己是不是發瘋了,所以!才會有幻聽,與之前一連串的幻覺。『「要你做個好學生有那麼難嗎?」「要你唸書、寫作業有那麼難嗎?」「要你找個工作賺錢有那麼難嗎?」「要你成家立業、當個好兒子有那麼難嗎?」「要你不讓人失望、有那麼難嗎?」...;你不是厭惡、拼命想逃出那個世界嗎?現在!讓你如願了,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程泉"!為什麼!你又想離開這裡~』在漆黑的空間中,當程泉!才以為,自己!之前,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是幻聽;不過!接著!耳邊傳來,似乎!卻又是一連串,有人說話的聲音,而且!似乎!正是在對他說話。這下!程泉!可聽清楚了,在這片漆黑的空間中,確實!是有人在說話;不過!那些聲音,程泉!駭異的察覺,原來!卻是來自他、自己的心底。

『對了~"程泉",這!曾經是我的父母,給我取的名字;不過!那好像,已經!是上一輩子的事了。是上輩子嗎?!我做過什麼事?!曾經在我身邊的人,現在!又在那裡?!。而!那個"程泉",是個一無所有、對父母不孝、在社會無用,且人生失敗的人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後,程泉!在如墨汁般黑的空間,總算!似乎!有了個依循的方向;而!當心中面對茫然的不安、與慌亂稍平歇,程泉!自然而然的、就盤腿而坐在漆黑之中,把注意力集中在呼吸、吐吶間,企圖!讓自己的心情能更平靜下來,好找出在這片漆黑中、自己生命的出路。「"舌頂上顎、氣吸丹田~",放慢呼吸,我不能慌張,越心慌、只會讓思緒越凌亂~」程泉!雖然!對自己的過往,什麼都不記得。不過! 當一個人曾經!用心學習過、思考過一件事,即使!後來!表面上看似忘記;但!他所學習、思考過的事,卻依然會深深的烙印在其心靈深處的潛意識,變成生命無形的一部分,而與其!亙古永恆如影隨形。這!就像!程泉,此時!雖然!他並不記得,"上輩子"他唸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曾經!用心學習、思考過!佛教的"禪學";不過!此時!為了讓自己的心情平靜,程泉!卻也自然而然的,就會以!佛教"禪學""明心見性"的方法、讓自己靜心澄坐。

「"夢幻空花、何勞把抓~"。我一定會想起來,究竟!我從什麼地方來,而!我要該如何離開這裡的。我得平靜下來,面對眼前這一切~」程泉!在不知生死、不知歲月的漆黑中靜坐,總算讓自己的思緒漸漸沉澱;只不過!可能是心中、有所執念,程泉!盤腿而坐,呼吸!才均勻的吐出陣陣涼氣,他便把注意力集中在眉心之間"觀想",企圖!追尋!自己喪失的記憶、與從何處來的"前世"。只是!程泉!忘了,此時!他心中的"執念",這!正犯了佛教禪學、靜坐時!容易走火入魔的大忌;程泉!半闔著眼,只覺!自己的腦海,有點昏沉、暈眩,而後!他發覺,這漆黑的空間,突然!有了矇矓的光亮,與暗澹的七彩顏色。

「這裡!是那裡,我感覺好熟悉,似乎!我從前來過~」程泉!睜開眼,發覺自己正站在一處、燈光矇矓的水泥小廣場。小廣場的兩旁,一邊是一棟兩層樓,像是餐廳的白色建築;另一邊!則是一棟蓋著灰色屋瓦的平房,平房門口前有一顆榕樹。程泉!只覺眼前景物熟悉,然而!卻又記不得,自己什麼時後來過這小廣場;只見!那平房的門口是開著的,而!似乎!是種自然而然的動作,程泉!信步、便往那平房走去。『~信箱間~』程泉!走到平房的門口,昏暗中!抬頭,看見了一塊木匾上寫了這三個字,他順口就唸了出來;而後!程泉!抬腿跨進了平房內,一片昏暗隱晦。程泉!依稀辨認,整個平房的屋子裡,似乎!都是像蜂窩般,一格格的方格子;且!每個方格子上,還有編號。

程泉!走到一方格子前,也許!是種潛藏在記憶深處的呼喚,他打開了了方格子、鋁皮覆蓋的小門;而!這個伸手到信箱裡、拿信的動作,程泉!如此!自然熟習,讓他自己都感覺訝異,雖然!程泉!什麼都不記得。程泉!從信箱的小方格裡,那到一張小卡片;晦暗中,程泉!辨認著,小卡片上的字跡,依稀是寫著─「社服石磊隊聚餐、與東海湖夜遊。時間:1988年九月x日,下午六點半。地點:欣餐二樓陽台。註:遲到者,請直接到東海湖找大家,並罰!一瓶汽水~」。...

 

2、大三開學,石磊隊東海湖夜遊

「1988年9月x日大度山日記:感覺情緒好像在輪迴,我似乎又回到了從前空虛的情緒;以為走出了感情的迷惘,卻還是有太多的不解,與心情的槁木死灰,還是又回頭將我籠罩。開學第三天,我今晚!跟石磊隊到東海湖夜遊,欣餐二樓、東海湖畔,看著小渝阿與阿昌之間、動作舉止那麼親暱;一路上!我心中莫名的、有種說不出的難過,明知!一切已成定局,我為什麼!偏還要去面對這些呢。我和小渝!無法挽回了,提早離開東海湖!大家歡笑的聚會;回到遊園路,在樓下的舊書中,找到一本"禪學"的書,看了看!心有戚戚焉。苦海無邊、人的慾望無窮,也許吧!我不該再執迷,該學著把男女感情的事~"放下"~」。

程泉!在大三,剛開學的第三天,這晚!社服石磊隊,開學後!第一次在欣餐二樓的陽台聚餐;經過了一個暑假,再相聚,一群人!在欣餐二樓陽台,打屁的、聊天的,

又是一片熱鬧哄哄。大家,有的人!聊著!暑假到坪頂、出隊的趣事,有的人!聊著、八月!到墾丁去玩的風光;有的人!看著相片,勾選著!自己要加洗的部份,直到!入夜。仲夏已過,初秋來臨,隨著夜幕低垂!天氣漸涼爽,收拾了餐桌,一群人!逶迤出餐廳,順著大學路而下,大家!又到東海湖去夜遊;可能!是剛開學,大家!閒閒的,都沒什麼事,所以!這次聚會,石磊隊的老隊員、新隊員!幾乎!都來了,一路上!談笑風聲更好不熱鬧。

小渝!在欣餐二樓陽台之時,就一直都和阿昌,親暱的坐在一起,而!大家!也都知道!她和阿昌已經是一對情侶,紛紛更拿他們當話題、取笑一翻;倒是!程泉,看著!小渝!在眾人拿她和阿昌!捉鬼促狹的笑鬧中,綻放!如花的笑靨,不知怎麼著!程泉!心裡,就是覺得!很不是滋味。小渝!似乎,是故意!假裝都看不見程泉,或是把程泉!當成了個隱形人,甚至!是連個招呼都沒有的陌生人;往東海湖的路上,程泉!走在人群的最後頭,只見! 一路,小渝和阿昌!始終手牽著手,有時!阿昌甚會摟著小渝的纖腰。於是!一路上,程泉! 抽完一根煙後,又點一根煙,幸好!天色已暗,所以!大家!也都沒注意到,程泉!臉上不自在的表情;程泉!只覺得!心中五味雜陳,更像打翻了一大缸的醋,只是!這種感覺,除了!深藏在自己心底,卻也又能向誰說起。

九月!初秋來臨的東海湖畔,枯黃的落葉、昏黃的水銀燈下!沿路灑滿、水泥與紅磚砌的台階;照例,大家!路上在經過"統一超商"時,用石磊隊的隊費,又買了些零食與汽水, 好在東海湖畔!邊聊天、邊吃吃喝喝,與玩遊戲。只是!程泉的心情,這晚!始終感覺悶悶的,既不太想講話,也跟大家!都有點距離;當大家!在水銀燈下的東海湖邊,燈光昏黃的小空地圍坐著玩遊戲,程泉!藉口要抽煙,悄悄便起身、獨自!走到了暗處,只在一旁看著大家的熱鬧。天空的月光透出了烏雲,東海湖的水面上、泛著恍若金黃色的光茫,程泉!點了根煙,趁著!大家熱鬧的玩遊戲;程泉!便一個人,邊抽著煙、邊繞著東海湖邊走,直走到!與大家距離越來越遠,而後!程泉!就坐在"東美亭"的陰暗處,遠遠的看著大家。「大家!圍成圈,似乎是,正在玩"棒打薄情郎"的遊戲~」程泉!抽了口煙,望著!東海湖邊,燈光昏黃的水泥空地,心想著;然而!程泉!並不想去參與,也不知道!為什麼,遠遠的看著大家,程泉!感覺,這似乎!才是最適合他,讓他感覺自在的位置。

『哈~哈~哈!我不玩了啦,每次!都是我被打,不公平啦~』東海湖畔,矇矓的遠處,傳來的是呂賢的大嗓門;水銀燈下!霧濛濛的東海湖邊,程泉!看見,果然!大家都不再玩遊戲,而是!三三兩兩的圍坐在一起吃零食、聊天或嬉笑。東海湖面波光閃爍,蛙聲與虫聲齊鳴,而!程泉!兩眼,不由自主的!就在三三兩兩的人群中,搜尋著小渝的身影;遠遠的,程泉!果然!看見,小渝和阿昌就在東海湖邊,只見!阿昌!坐在湖邊紅磚砌的矮牆,而小渝!正背對著阿昌,似乎!在跟一個女生講話。程泉!看著這一幕,感覺心中酸酸的,而後!他又看見,昏濛中!阿昌伸手撈了小渝的腰一把;跟著!小渝,順勢一屁股就坐在阿昌的腿上、且讓阿昌!用兩手環抱著她的腰。

程泉!在這個暑假,曾經以為,小渝!已經是自己的女朋友,而如今!程泉!眼前所見;小渝的屁股!卻是坐在另一個男人的腿上,且姿勢!是如此!習慣成自然的親暱。程泉!在上個學期,曾經選修過"溝通技巧 息。而此時!程泉!看著,小渝!在公眾場合,那麼自然的!就坐到阿昌的腿上;從小渝的這動作,程泉!更可以臆測的到,小渝的屁股,應該是對阿昌的腿相當熟悉、且習慣於親密接觸的。「小渝!她應該已經和阿昌上過床了,或許!他們每個晚上都做愛吧。所以!小渝!現在,才會那麼自然的,就坐在阿昌的腿上、且不避諱的宣示!他們之間的關係~」程泉!獨自遠遠的在"東美亭",一想到此!卻仍感到一陣痛苦;即使!程泉,明知道!小渝的身體、有她的自主權,他想跟誰做愛,那是她的事,只不過!一想到小渝!已經跟別的男人上床,程泉!卻仍是在東海湖畔、感到!莫名的心碎、落寞。

「算了~小渝!有沒有跟阿昌上床,關我什麼事。他們都已經是公開的男女朋友了,而!我只不過是個局外人。我何必再自尋煩惱,回去吧,別再來!參加石磊隊的聚會面對這一切了,何必自討苦吃~」暗澹的"東美亭",程泉!遠望!東海湖邊"石磊隊"的大家,只覺!一種傷心的感覺,像是薄膜把昏黃的夜色包覆,且與程泉!漸行漸遠的隔離。「這裡!已經不屬於我了,回去吧~」趁著!大家!沉浸在歡笑的氣氛,程泉!從暗澹的"東美亭",轉身!走下東海牧場漆黑的台階;聽著!湖畔彷彿!傳來小渝與大家的笑聲,也許是傷心、也許是憤怒,程泉!又從沒有燈光的台階,走下東海牧場與東海湖邊緣泥濘的小路,而後! 程泉!一個人就在黑暗中!摸索著,走在草長的比人還高的泥路上,與東海湖的笑聲漸漸遠離。

『楓葉紅、秋來臨,楓葉灑下滿地情;我託秋水當綠衣,款款對你訴衷情~我曾滿懷輕聲細語,還有你那笑容盈盈;在我初戀美麗的夢裡,飄送著甜蜜和溫馨...』遠處!彷彿!仍傳來東海湖畔、大家唱歌的聲音,而!此時!程泉!已走出了東海牧場漆黑的泥路,從畜牧系的牛舍,轉向上山的柏油路;只見!月光隱晦、大地沉寂,冷清的東海牧場,只有程泉!一個人踽踽獨行,黑夜之中!更顯悽涼。「上個學期、剛開學,大概也是這個時間,我加入社會服務隊;經過一個學期,認識了很多人、認識了小渝,只不過!到頭來贏得的、卻是更多傷心,何苦呢~這個學期!我加入社會服務隊、又是為什麼呢~」程泉!一路抽著煙,走到統一超商的十字岔路口,他選擇!直走向荒煙漫草叢生的小路。

3、「禪學體驗」

程泉!離開東海湖,從大門口!騎機車,回到了大度山盤頂、遊園路的住處;拉開鐵捲門,直上!三樓自己的房間,而後!程泉!脫了鞋,就躺在暗紅色的地毯上、感覺!一種心灰意冷。這種!對未來、對人生!心灰意冷的感覺,程泉!彷彿!又回到大一,剛上大學時,他成天都躺在床上睡覺,既不去上課,也不想起床的心情;也許!這就如心理學所說、"人面對挫折時的反應"。程泉!回想,自開學那天,突如其來的!面對小渝,已經變成阿昌的女朋友,起先!他一直都"否定"這個事實、認為!這可能只是一種誤解。而後!程泉!今晚!在石磊隊的聚會,再次面對小渝和阿昌的親暱,他知道他已再無法否認這個事實,於是!程泉!轉而變成憤怒、與悲傷。然而!最後!在否定、與憤怒的情緒之後,程泉!終於!還是、得接受這事實,他明白!他和小渝!是真的無法挽回了,何況!小渝!也已經和阿昌上過床。「小渝!已經是阿昌的女朋友了~」程泉!接受了這事實,只是!接受這事實之後;程泉!竟是感覺!如此的迷惘、後悔,空虛與萬念俱灰,彷彿!心臟的血都被抽乾,所有支持生命的力量、也都被剝奪。

「~煙抽完了,再到樓下、對面的檳榔攤、買包煙吧~」程泉!空虛的心情需要慰藉,而!抽煙!無疑的,一直都是他!最好的心靈慰藉;即使!程泉!也知道,這慰藉他心靈的"長壽煙",也許!有一天!卻也將奪走他的生命。程泉!再次下樓,到對街的檳榔攤買了一包長壽煙,而後!要再次上樓之時,程泉!突然想到,"社會服務隊"放在一樓的器材裡,有一堆勸募來卻送不出去的舊書;於是!程泉!開了一樓的日光燈,在那堆舊書中,翻找著!當一個人心中空虛的時候,渴望看的書。

「~"中醫大全"?~"樂府詩輯"?~"張三丰煉丹秘輯"??!"道德經"?...這!什麼跟什麼東西啊。難怪!這些書,書商都賣不出去,連勸募來了,想送給小學也沒人要。~"禪學體驗",算了!我就拿這本書、上去看看好了~」程泉!翻著一紙箱、一紙箱!陳舊且泛黃的書,看到的!盡是一些光怪陸離的書名;而!這些書!原本!就是書商賣不出去,送給"社會服務隊"的,所以!程泉!也不抱太大的期望,隨手挑了一本書名叫"禪學體驗"的書,程泉!就關了日光燈、帶了書!又上樓。

『~"夢幻空花、何勞把抓;得失是非、一時放卻。涅槃寂靜~"。"白衣觀世音菩薩!坐紫雲岩觀自在圖"~』程泉!坐在地毯上、點了根煙,翻開!以一幅山水國畫為封面的書;只見!書的第一頁,是一幅"白衣觀音"自在的斜坐在一塊岩石上,程泉!順口就把畫上,提的幾行字唸了出來,細細咀嚼!詩中含意。程泉!並不信仰任何宗教、與神佛,不過!每當看見!白衣觀音圖,心中!卻都有種舒坦、平安與喜愛;或許!是因為,觀音菩薩是個女神,給程泉的感覺!總是那麼純潔、善良且充滿慈悲與關懷。也或許!是因為!程泉!小時候,媽媽常帶他去觀音廟、拜拜的熟悉感;所以!程泉!雖然!有點排斥宗教與神佛的信仰,然而!他卻不排斥觀音菩薩。這本叫"禪學體驗"的書,幸好,第一頁翻開就是'"觀音菩薩",讓程泉!看了就有種莫名的親近感、與信賴,也想看看!書的內容是寫些什麼。這!第一印象!總是讓人先入為主,要是!這本"禪學體驗"的書封面一翻開,第一頁!是佛教禪宗的達摩祖師,光看到!那個滿臉的落腮鬍;那程泉!大概!會立刻就闔上這本書,然後!拿到陽台,點把火!把它燒個乾淨,當然!更不會有興趣想看內容。

「~"禪坐的姿勢與呼吸吐納調息之法"~盤腿而坐,"全坐法"、初學者可"半坐"...;丹田在肚臍下三公分,舌頂上顎把氣慢慢吸入丹田...。大腦放空!什麼都不要想,斷絕世俗雜念,方可明心見性;不拘泥經論,不固執外相,紅塵擾攘,唯"頓悟"之人,可無處而不自在~」程泉!把禪學的書翻了幾頁,其中!他對書中、所謂的"頓悟"兩個字特別感興趣。時下的台灣社會,報章雜誌常看見,某某!俱有廣大信眾的大師,已"頓悟成佛",或"頓悟知前生來世",甚至!"頓悟的人能飛、能分身、具有像孫悟空的神通";雖然!程泉!也並不相信那些說法,但!如果!藉由"禪坐",果真!能"頓悟"而知"股票行情",或"頓悟"而知"大家樂"將開出的號碼,這對!程泉!來說,若能一夕致富!卻也依然!是俱有相當吸引力的。

程泉!這一代人,從上小學開始,所受的!幾都是西方"無神論"的科學教育,否定!鬼神的存在,甚!否定!人有靈魂;除非!是人的眼睛所能看到,或科學所能驗証,否則!鬼神、與宗教的 一切說法,在學校也都會被老師、斥為迷信。『~為了破除迷信,國父小的時候,就到廟裡!把神像的手臂折斷、丟到廁所裡;所以!大家!要記住!只有科學能証明的、才是真的~』老師!從小總是殷殷教誨,要學習國父 孫中山先生的精神;而!從小受科學教育薰陶的程泉,雖然!不敢真的到廟裡,去折斷神像的手臂,不過!程泉!對於每個月農曆的初一、十五,媽媽老是!又是到廟裡,又是在家裡拜拜的,倒是常嗤之以鼻。只是!當程泉!隨著年歲漸成長,"唯物論"的教育、與"無神論"的教育,卻讓他!對生命!越來越感到空虛。

「世上沒有鬼神,人也沒有靈魂;生命只是出生到死亡,隨著身體腐爛!也可以說,你從沒活過。你的生命曾經存在!會被遺忘,你的人生做過的事,自己死了也不會記得;成長與墮落!結局都是一樣,人都難逃一死、生命!也終將消失於世上~」當程泉!上了大學,這些疑問!就不斷盤旋在他的腦海,日夜!揮也揮不去。尤其!每當!程泉!夢醒時分,那種對生命的槁木死灰,更是讓他陷入憂鬱;不想起床、也不想上課,因為!程泉!知道,到頭來!人死了,一切的努力也都沒意義。程泉!渴望!找到對生命,新的解釋,從大一開始;所以!程泉!也曾去大學書店、買了一本"莊子讀本"來看。

「~"禪學"!其實!是一種生活的態度,是一種人生哲學,吃飯、睡覺皆是禪。"明心見性"是從自己的心中、去了解自己,領悟生命存在的道理;這是!一種人生的體驗、與生命自我的驗証。不崇拜偶像,不說道行,佛在自己心中,日常生活即是道、無處不能"頓悟"生命的"有、無";由自己的心中,而通!生命大道~」程泉!坐在地毯上,又看了幾頁講禪學的書;他發覺!這本禪學的書講的,原來!並非宗教引經據典、陳腔濫調的那些迂腐言論。程泉!感覺!這禪學所說的,反而!是與他在大一,看過的莊子思想有些類似;只不過!莊子思想,寬闊而虛無飄渺,而這禪學倒像是種身體的力行、與實踐,"有無"、"虛實"間!兩者!更似一體兩面。「人真的有所謂的靈魂嗎?!~人死後真有另一個世界,藉著輪迴讓生命不斷延續嗎?!」雖然!莊子和禪學都並不談靈魂與輪迴,但!隱含在其"有形、無形"背後的;程泉!感覺!他們認為靈魂的存在,似乎!是理所當然,自然而然的!就像是陽光、空氣的存在一樣,所以!莊子與禪學中,也就沒刻意贅言再提起。

"靈魂的存在,死後有另一個世界",這幾乎是所有宗教立論的基礎,然而!對!從小受西方"無神論"教育的程泉!來說;要他相信,無法以科學驗證的靈魂的存在,這卻是!他的生命、難以跨越的障礙。正當!程泉!做在地毯上,邊抽著煙,邊看著禪學的書,邊想著靈魂是否存在的問題;晚上!將近十點,此時!樓下!聽到有人、拉開鐵捲門的聲音。...

4、社工系學會服務股招募股員,呂賢的幫忙

『喂~程泉!你竟然聚會一半、就偷跑回來,讓我們都找不到你。不夠意思啦~』樓下、才傳來鐵捲門拉開的聲音,程泉!就聽見!呂賢的大嗓門、對著樓上喊;接著!就聽見!呂賢!一路唱著歌上樓,心情似乎!很好。程泉!知道!大概是石磊隊的聚會已經結束,所以!呂賢!和徐文!一起回來了;只聽見!呂賢的歌聲,並沒在二樓停住,而是!一直走上三樓、其間!還有聽到徐文說話的聲音,一起上到了三樓。

『嘿~程泉!你回來囉。我們還以為你跑到那裡去了~』徐文!上了三樓,先走到程泉的房間、站在門口!對程泉問候;接著!呂賢!也在程泉的門口,探頭探腦的!一付嬉皮笑臉,而!看見!程泉!竟然!坐在地毯上看書,呂賢!更露出一付不可置信的表情,就走進了程泉的房間。『哦~"禪學體驗"!不會吧,程泉~你是不是!受到什麼重大的打擊,"性格大便~"。阿彌陀佛!善哉!善哉,程泉~你不會因此!看破紅塵,出家!當和尚吧。太慘了!哈~哈!哈~』呂賢!跪在地毯上,才伸手翻看了程泉!手中那本書的封面,立刻!大聲的嚷嚷!之後!就大笑;倒是!徐文!站在門口,還是!語氣,平平緩緩的對呂賢,笑說『喂~呂賢!你自己水準不夠,還敢笑別人。人家!程泉!搞不好!快頓悟了,才沒像你那麼膚淺~』。『阿彌陀佛~好啦!好啦,那就!待會再頓悟啦。程泉!我們先去、"徐長毛"的房間聊天啦~』呂賢!還是嚷嚷,而後起身,邀程泉!到徐文的房間聊天;只聽!徐文!接著!也在門口,對程泉、說『程泉!好啦。反正!時間也還早、又沒什事;到我那邊去聊天啦。我還帶了一瓶汽水回來喝~』。『好吧!去聊天~』徐文的話才說完,而!程泉!也放下了手中的書,帶著煙;隨後!跟著呂賢,徐文!一起穿過走到三樓的走道,往徐文的房間!走去。

徐文的房間,是在三樓的最前面一間。三個人!才在徐文的房間、淺灰色地毯坐下;徐文!立刻!拿出了三個面洗杯,給大家倒汽水。呂賢!啜飲了一口氣水,只見!他仍一付興高采烈、拍著程泉的肩膀就問程泉、說『ㄟ!程泉!開學了耶。你不是我們系上的服務股股長嗎?!你的股員、找到了沒有~』。『哈~哈!長毛,我告訴你,程泉!他有多好笑,你知不知道?!』呂賢!在徐文的房間,又喝了口汽水,看似!一付迫不及怠、就想!宣揚程泉的糗事;只聽!呂賢!興高采烈的、說『程泉~是我們社工系服務股的股長,然後!上個學期末、找服務股的股員;他就在我們大二、每個人的信箱投紙條~』。『哈~哈!長毛。你知道!程泉!紙條上面寫什麼嗎?!他寫─徵服務股股員,條件:男生─能吃苦耐勞,孔武有力、英俊瀟灑。然後!女生的條件,"三從四德"啦~"端裝美麗"啦~還要"孔武有力"。哈!哈~一定招不到半個股員~』呂賢!說著程泉的糗事,說的口沫橫飛,不過!他說的,倒都是事實;所以!程泉!聽在耳裡,雖然!有點尷尬,卻倒也是無法反駁、只能任!呂賢取笑。

『喂~呂賢。你這個學弟!這樣當的哦。程泉!還沒找到股員,那你就當他的股員啊。而且!你看!你長的這麼粗壯,最適合扛東西、搬東西了。好啦!呂賢!你就先報名,當程泉的股員啦,然後!你再從你們大二的班上,找幾個人!給程泉當股員;不然!程泉!大三,又不太認識你們大二的,當然!不好找股員~』徐文!聽了呂賢、喧嘩般的說著程泉的糗事,只是!淺淺的一笑;而後!徐文!就拍著呂賢的肩膀,勸說呂賢!就報名、當程泉!服務股的股員,且順便!再幫程泉,找幾了大二的學弟妹、當股員。只見!呂賢!聽了徐文的話後,一臉的猶豫;不過!呂賢!還是!又拍著程泉的肩膀、對程泉說『啊~我又不英俊瀟灑,而且!也不知道、服務股要做什麼事。不然!這樣好了啦,程泉!我幫你在我們班!找找看,有沒有人要加入"服務股"好了啦。~"為朋友兩肋插刀",這樣!夠意思吧~』。

程泉!自從大二的學期末,在林棟樑與張建,一推一拉之下、加入"社工系學會"當幹部。不過!程泉,對於!他所負責的服務股,要到那裡!找學弟妹加入當股員;這確實!也讓他!很傷腦筋,有點一籌末展。此時!大三都開學了,"社工系學會"的其他股、早就都找齊了班底;唯有程泉的服務股,卻連一個股員都沒有,正不知該如何,所幸!呂賢!今晚!在徐文的房間提起這件事。『學長~那你股員的條件,還是不是!男的要英俊瀟灑,女的要端莊美麗;而且!還要"孔武有力"。哦~如果!條件這樣,那就真的、會很難找啦。哈!哈~』呂賢嘴裡!還是調侃程泉,而!程泉!雖然!有點尷尬,不過!呂賢!願意幫他找股員;這倒讓程泉、找不到股員的"服務股",毫無頭緒中!總算!有了點希望。

『呂賢~那就拜託你了。不必!英俊瀟灑,端莊漂亮啦。只要!有人就好了啦~』程泉!抓住了這個機會,又拜訪了呂賢一次;而!呂賢!也爽快的答應幫忙找人,這總算!讓程泉!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而!程泉!看來!確實,也只能把希望,寄託於呂賢了。正當!三個人在徐文的房間,邊喝汽水,邊閒聊;此時!又有個重重的腳步聲,從樓梯口跑了上來,只聽!那人,人未到、聲先到、才走在三樓的走道,就扯著嗓門大喊『喂~呂賢!你真的是大嗓門耶。我在二樓都能聽到,你在三樓說話的聲音~』。

『嘿~林棟樑。來啦!喝汽水啦,我們正在聊天~』徐文!看見!林棟樑,走到房門口,立刻!對他打招呼;待!林棟樑,進了房間!也在地毯坐下。只見!呂賢!又是一付的興高采烈,舉起汽水杯子、就對著林棟樑、喊『哦~"學生自治會"的"社團部"部長,我敬你一杯。真是!我們社工系,傑出、又優秀的學長~』。『哦!呂賢!你真的是大嘴巴耶。幹~看我捶不捶你~』林棟樑!聽見!呂賢拿他尋開心,才說著話,伸手就在呂賢的肩上、重重的捶了一下;接著!林棟樑,順手!就拿起程泉的煙,點了一根,開啟了他的話匣子。

徐文的房間,原本!三個人的聊天,自從!林棟樑!上樓後;所有的話題,幾乎!都變成,林棟樑!一個人在唱獨角戲,而!其他人!幾乎都變成、在一旁附和的聽眾。『ㄟ!泉仔!跟你借幾根煙,我的煙抽完了~』聽!林棟樑!興致勃勃的,直聊到十二多;臨離去前!還不忘,又從程泉的那包長壽煙裡,倒了五、六根煙,帶下樓去。『徐文,已經很晚了。明天!還要上課,不聊了。我也要下樓去睡覺了。程泉!明天見~』呂賢!看林棟樑、離開,隨後!他也起身,準備下樓去睡覺;而!程泉!同時也起了身,隨著!呂賢!一起離開徐文的房間,反正!大家!都住在一起,要聊天,天天!也都可以聊到深夜。

5、感覺、知覺、睡覺( ㄐㄩㄝˊ)

程泉!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始終睡不著;剛剛!在徐文的房間、聊天的時候,雖然!呂賢、和徐文都沒有對程泉,提起小渝。不過!程泉!心想,今晚!石磊隊的聚會,自己!半途悄悄、就先行離開;而!徐文、和呂賢!也一定猜的到,這是因為小渝的關係。「徐文、和呂賢!都知道,暑假!"純青營"結束那晚,我和小渝消失了一個晚上。而!今晚的聚會,小渝卻跟阿昌那麼親暱,且大家!也都知道,他們已經是男女朋友;我太難堪,只不過!事涉敏感,所以!大家!才都刻意迴避話題吧~」程泉!一想至此,就覺!心跳紊亂,大腦發漲;百感交集之中,程泉!只是睜著眼,望著天花板。雖然!程泉!也感覺!有點睏,只不過!當他把眼睛閉上,腦海中!浮現的,卻不由自主,又是聯想著「小渝!今晚,應該!跟阿昌睡在一起吧。三更半夜,也許!他們現在,正在做愛~」。「不要再想了,關我什麼事。腦海放空,念起即斷,把注意力放在呼吸,舌頂上顎、把氣吸到丹田。管它!天塌下來,什麼事!我都不再想;身體放鬆,四肢放鬆、脖子放鬆,眼睛放鬆,大腦放鬆,感覺!再放鬆~我已沒有知覺、要睡了~」程泉!平躺在床上,想起了!剛剛!看過的,那本"禪學體驗"的書,教導人!放空身心,禪定瞑想的方法;於是!程泉!就照著書中、所說的步驟,一步一步的放空自己的大腦。片刻,果然!程泉!只覺得,眼前一片漆黑,慢慢慢慢!就失去知覺;程泉!睡著了,只覺!自己在一片漆黑的空間之中,什麼都不再記得...睡覺 。...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