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四十四章88康輔社預備幹部量製紅衣

「花落花飛飛滿天~妳我若說是無緣妳我為何偏偏要見面但妳我若說是有緣我為何卻終只能對妳朝思暮念在花前月下我想起我那美麗的乾妹妹

兩道弦月的眉彎彎妳長長的辮子垂到胸前~ "好美的姑娘啊"我永遠記得在門口匆匆一瞥的驚豔!從此妳讓我對妳思念感覺日積月累的沉澱

妳是我的第一個心上人良辰美景既是有緣!我點亮兩根紅蠟燭照亮妳的臉 的床前明月光!我們就跪在窗前拜天拜地拜觀音在滿城風雨的春天

我美麗的乾妹妹~我最喜歡期待妳似乎也明白我想用一輩子與妳相愛在滿城風雨的春天!我們卻只是手牽手走過!鬧了個滿城風雨!滿城花落花飛飛滿天~」

1、"站崗"女生宿舍

1988年十月,東海大學!大門口西側,日落的夕陽餘暉、照在上坡路的紅圍牆邊;約下午!六點的黃昏時分,程泉!把機車停在紅圍牆邊,而後!背著夕陽、走進了大門口。夕陽的餘暉、拉長了程泉的影子在柏油路上!走進了大門口,此時!程泉的影子、被夕陽拉長的腿、似乎!在秋風中微微顫抖;程泉!也分不清、自己的顫抖,是緊張、還是興奮,只惦記著!自己七點,就要到女生生宿舍去廣播,找惠芬!出來約會。「距離與惠芬!相約的七點、大約!還有一個小時。現在去女生宿舍、時間!太早了。那我該去那裡、打發時間~」走在約農路、左側邊的樹下,程泉!看了看手錶;即使!明知道、自己來的太早,但!程泉!這一整天的時間,可說!就是在等著與惠芬的約會。所以!與其洗完澡、打扮的光鮮、坐立難安的在遊園路的住處、苦熬時間,程泉!還是!決定,不如!就先到學校裡;這樣!等待約會的時間,自己!可能,還比較不會那麼的緊張。事實上,程泉!這一整天、都沒到學校上課,因為!昨晚,康輔社生活營的籌備會開到很晚,所以!程泉!今天睡到中午才起床;而後!整個下午,程泉!都在整理、佈置自己的房間。因為!這個晚上,程泉!打算帶惠芬、到自己住的地方!來看看、順便!聊聊天。

約農路兩旁的大樹!合圍成的綠色隧道、在秋風中搖曳,而黃土的樹下落葉滿地;只見!程泉,穿著!白襯衫、黑色牛仔褲,腳下!還蹬著一雙靴子式樣的皮鞋,踩著落葉、走的小心翼翼的、深怕黃土的灰塵、會把皮鞋弄髒。這次!與惠芬的約會,對程泉!來說是特別的,或說!這是,程泉!上大學以來,第一次!以追女朋友的態度、正式對女孩子、提出的約會;因為!意義重大、所以!程泉、也格外緊張。即使!時間還早,不過!程泉的腿卻不由自主的,還是從大門口、約農路、海報牆,一路!就直到!女生宿舍門口對面的銘賢堂。而後,程泉!在銘賢堂的樹下、又看了一下手錶,時間!是六點十五分、距離七點!還有四十五分鐘;等待!第一次的約會,時間是難熬的,此刻!在銘賢堂樹下、看著!夜幕中!女生宿舍來來往往的女生、更讓程泉!感覺心驚肉跳。「還有!四十五分鐘才七點。我要在銘賢堂這裡!一直等到七點,再去女生宿舍嗎;還是!我去別處逛逛、待會再來~」隨著!與惠芬約會的時間、越來越近,程泉!只覺得!自己的兩腿、似乎!也顫抖的越來越厲害;即使!夜幕中!有秋風吹掠、但!其實!並不冷,只是!程泉!似乎,卻阻止不了!自己雙腿的抖動。

「深呼吸,不要緊張。慢慢的!把氣吸到丹田,我不能逃避自己恐懼的心情、我得勇敢的去面對~」程泉!在銘賢堂的樹下、點了一根煙,而後!順著大學路,往月光草坪逛去,企圖想讓!自己緊張的心情平靜。雖說!程泉,唸大一、大二之時,也曾來過女生宿舍、廣播!找過女孩子,不過!當時!初生之犢之畏虎;而且!也不是"約女朋友",所以!與今晚的心情,實不可!同日而語。秋天的夕陽落到大度山後,夜幕的最後一絲餘光!像薄紗拉過、四周景物很快的!轉眼就變成夜晚;而!程泉!在路燈初亮的月光草坪、再次!看了看手錶,時間!是六點二十九分,距離七點尚有半小時。「惠芬,她現在!應該!早就在女生宿舍裡面吧。不如!我現在,就去廣播她好了,何必!一定要等到七點;而且!時間等越久,也只是!會越緊張。我不如!早點去面對自己的恐懼,就像上舞台一樣,在台下!總是很緊張;但!上了舞台、讓自己面對!自己的恐懼後,其實!反而就不緊張了~」程泉!在月光草坪抽著煙、一想到這裡,立刻!鼓足了勇氣,舉步往女生宿舍走去。畢竟,程泉是唸過心理學的,也知道!當自己恐懼的時候,就讓自己的大腦!沉浸在自己曾經挑戰恐懼、成功的經驗與情境;而後!果然!程泉的心中,立刻!也充滿勇氣,邁開大步!準備!去女生宿舍、面對自己的恐懼。

六點半!剛入夜,很多女生!都剛從欣餐吃完晚餐回來,且有許多唸夜間部的女生、也正要去上課;所以!女生宿舍大門口外、七里香夾道的柏油路、此時!可謂!衣衫鬢影交錯,而!程泉!一個男生!也就夾雜在許多女生之中、幽暗中!走向了!女生宿舍、紅磚砌的圓拱大門。

東海大學的女生宿舍、有兩個中國庭園式的圓拱大門、門禁森嚴,女生宿舍的會客室、就在兩個圓拱門之間;而!男生想找女生,只能!在會客室裡等,因為!第二道圓拱門的門邊、就貼著塊「男生止步」的牌子、而且!有個歐巴桑、在那裡看顧。程泉!夾雜在許多女生之中、走在女生宿舍的大門外,原本!路上!沒有燈光一片幽暗,身份!也還算!略具有隱匿性;而!當一走進了女生宿舍的圓拱大門,剎那!暴露!在燈光大亮的門口、程泉!隨即感到一陣心慌。這種男生走進女生宿舍的感覺,恍若!就像是!突然發覺、自己沒穿褲子、走在路上一樣;程泉!直覺的,身後的每個女生、好像!都在看他,因為!一個男生會出現在女生宿舍,不言可喻!大家!都知道、一定是來"站崗"、等女生約會的。

「這個男生、是來女生宿舍等誰啊。他長的還算可以啦,可是!他約的女生、會跟他出去約會嗎?~」每次!走進女生宿舍,程泉!總有這種,被來來往往的女生、品頭論足的感覺;好像!來女生宿舍找女生約會、是種"見不得人的事"。因此!當程泉!剛走進女生宿舍,就感到一種"做賊心虛"的心理作祟,隨即!趕忙轉向右邊的會客室。『找女生約會、又沒什麼好丟臉的,而且!惠芬早就答應我了;今晚!我又不會一廂情願等不到人、我應該感到驕傲才對。沒什麼好怕的、只要!填寫廣播單,廣播惠芬出來、就可以了~』程泉,不斷的給自己心理建設、直走進!女生宿舍的會客室。而女生宿舍的廣播亭、就在會客室的門邊。程泉!對於、怎麼廣播!找女生外出會客、則早已經有經驗,拿了張廣播單;只見!程泉!填寫了惠芬的系級、名字後,就把單子!遞給廣播亭內、負責廣播的人員。

『社工一A,陳惠芬~會客室,有人外找。社工一A,陳惠芬~會客室,有人外找~』遞了廣播單後,程泉!才在會客室裡、一張塑膠椅上坐下;隨即!聽到,廣播亭對!惠芬的廣播。此時!在女生宿舍鄧待會客的,只有兩個人,除了!程泉外,另有一個男生、則是!手捧著一束花、一付神色緊張的、站在會客室門口、鏤空的紅磚牆邊;而!程泉!看著、那著那個手捧著鮮花的男生、眼巴巴的!等女生的模樣、一則想笑、一則!程泉!卻又不禁對他佩服。「那個男生!真是!勇敢,竟然!就這樣!捧著花、站在女生宿舍的會客室門口;要是我,我絕對幹不出,這種見不得人的勾當~」程泉!用眼尾餘光、瞥見!那個捧著花!一臉緊張的男生、而後!就坐在女生宿舍的會客室、點了根煙。而!此時,程泉!確實也感覺,當自己的腳跨進到了、女生宿舍的門檻後;當面對了自己的恐懼、自己!似乎!也已不在、像剛剛!在門外那麼緊張。

『社工一A,陳惠芬~會客室,有人外找。社工一A,陳惠芬~會客室,有人外找~』廣播亭、又廣播了一次!惠芬的名字;而此時!在女生宿舍裡的惠芬,也聽到了廣播。只不過!時間才剛過六點半,而此時!惠芬、正巧在浴室裡,脫了衣裳!才要洗澡,且香皂!也已在身上抹了一半;乍聽到廣播,惠芬知道!是程泉學長、來女生宿舍找她了,然而!此時的光景,惠芬!又怎出得了女生宿舍。東海大學女生宿舍的浴室、是有隔間的,不像!男生宿舍的浴室,只有牆上蓮蓬頭、卻沒隔間;而女生宿舍浴室的門、是矮門,所以!洗澡時!仍可向外望。『ㄟ!小玲,程泉學長!來找我了,可是!我正在洗澡耶。妳能不能幫我出去、告訴他一下,請學長!再多等一下下~』正當!惠芬!光著身子,在浴室!洗澡洗了一半,乍聽到!廣播,不知如何是好。此時!正巧,與惠芬!同寢室的室友、小玲!剛洗玩澡!要走出浴室;於是!惠芬!急忙托小玲、幫她!先到會客室、告訴程泉學長、多等一下。

程泉,在女生宿舍的會客室裡,已抽了兩根煙,卻仍未見!惠芬出來。況且!女生宿舍會客室的後方、是福利社、所以!常有女生經過會客室;這!讓程泉!越等、不禁又越感渾身不自在。程泉!點了第三根煙,只見!剛剛捧著花、真得是"站崗"在會客室門口的那個男生、臉上!忽現欣喜;原來!是看見兩個女生,從女生宿舍內側的圓拱門走了出來,而!那捧著花的男生、也立刻迎了上去。由於!有點距離,所以!程泉!並聽不清、那男女之間!有什麼對話;只是!似乎、彼此也沒對上幾句話,只見!其中有個女生接了那男生的花、而後!兩個女生!又轉入女生宿舍,卻獨留那男生一臉懊惱、紅著一張臉離開。「枉費那個男的!捧著花、還那麼務實的在女生宿舍"站崗",結果!他等的女生,還是不與他約會,太慘了~」程泉!在女生宿舍的兩重門間、活生生的!看了場、男女愛情悲喜劇後;看了看錶!已經六點四十五分、卻仍為見惠芬出來,此時!程泉!不禁,有點沉不住氣的,想著「惠芬,怎麼這久都還沒出來!她不會是臨時變卦,不想跟我出去了吧、還是!她不在女生宿舍~」。

「惠芬、怎麼!還不出來,我該不會,比剛剛!那個捧花的男生還慘吧。會不會!我連等都等不到人~」程泉的信心、開始有點動搖,走出了會客室;只見!程泉!站在剛剛那個捧花的男生站的位置、而!眼巴巴的模樣,不斷的往女生宿舍內側的圓拱門望去、就如!剛剛那個男生一樣。「惠芬,會不會!沒聽見剛剛的廣播;我要不要!再去廣播一次~」程泉,原本不想讓自己!這麼難看的"站崗",只見女生宿舍內側的圓拱門內、庭院深深、深院鎖清秋!卻仍看不見惠芬走出來;此時,程泉!有點不安的、點了第四根煙,甚至!心裡興起了,想離開女生宿舍的念頭。正當!程泉,"站崗"在女生宿舍的會客室外,徬徨無助,此時!只見!有個熟悉的面孔、從女生宿舍內側圓拱門走來,張望著!而後就直走向程泉。

『學長~你來找惠芬哦。惠芬!她正在浴室裡洗澡耶,所以!你可能還要再等一下哦~』眼前!說話的這個女生叫小玲,程泉!是認識的,也知道!她是和惠芬同班的學妹。只見!小玲!出來、簡單的幫惠芬傳話後、隨即!轉身又走進了女生宿舍;而此時,程泉!有了小玲的傳話,知道!惠芬正在浴室洗澡,倒!也比較!心安的、又回到會客室!坐在椅子上、繼續的等待!與惠芬的第一次約會。

2、花前月下結金蘭

程泉,覺得!在女生宿舍,等待與惠芬的約會,可謂!是種甜蜜的折磨。女生洗澡!總是要洗很久的,時間!已過了七點,程泉!一會兒在會客室裡坐、一會兒!在會客室的磚牆的門邊站、望眼欲穿!卻就是不見、惠芬的身影!從女生宿舍裡走出來。「女孩子、出門約會!總是要打扮一下。也許!惠芬!洗完澡、現在!正在寢室裡、打扮自己吧。對!一定是這樣,惠芬!打扮漂亮了!我也有面子;交女朋友,男生!原本、就要有耐心!等待女孩子打扮~」程泉!抽完一根煙、又點一根煙,一根接!一根的煙;而!這種漫長的等待,似乎!也是大多數男生、找女生約會、所經歷的共同的經驗。可!程泉,等待惠芬的地點!是在女生宿舍"站崗",這種!找女生約會的隱私、被來來往往的女生看光光的折磨;從七點十分、到七點二十分,已將近一個小時的等待。只見!女生宿舍!來往的女生、已從車水馬龍變得稀稀落落,而!程泉!依然仍在冷清的女生宿舍、紅磚牆邊"站崗"。

程泉,從六點半踏進女生宿舍的緊張、興奮,已經!等了一個小時,而!他找惠芬約會的事,大概!一個小時!也都被整個女生宿舍的女生看光光了;此時,程泉!只是等待,原本的興奮、緊張!也已麻木不仁。而!似乎,程泉的臉皮!有因此變厚了,乾脆大喇喇的!就站在紅磚牆邊、看著!來往的女生。是的,此時!程泉!頓時!已體驗了,禪學所說!"活在當下"的精髓,並欣賞起了眼前的一景一物、與女生宿舍門口庭院的美景、且幾達到忘我的境界。『學長~抱歉,讓你等這麼久~』正當!程泉!忘我的、望著女生宿舍庭院!一片油加利樹的枯葉在秋風飄落,忽然!聽見!有人在叫他;此時!程泉,猛的!回過神,才知道!是惠芬、已帶著滿臉的笑靨站在眼前。

『哦,惠芬!妳來了。我們先去吃飯好不好~』程泉,一見到惠芬的笑靨,剎那間,那裡!還記得、剛才漫長等待的折磨,倒是!覺得!肚子有點餓;而惠芬,臉上!也笑的甜甜的!應允了程泉,於是!兩個人、便一道走出了女生宿舍。『惠芬,我們先去"頂呱呱"吃炸雞、好不好。然後!吃飽了,我再帶妳去我住的地方!看看;順便,我還有準備了香燭,可以拜拜~』走出了女生宿舍的圓拱門,程泉!在幽暗的路上,帶點開玩笑的口氣,對惠芬!說起"結拜"的事。而惠芬!聽了,似乎!有很高興、仰頭!回答『學長,我們真的要結拜哦,那一定很好玩。好吧!那就照你說的好了~』。此時!程泉,走在惠芬!身邊、略望著惠芬,只覺!惠芬剛洗過澡、一臉的清新!且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香味。不過,程泉!等了惠芬,一個小時,原本!他以為惠芬、今晚!會打扮的很漂亮、或至少!穿個裙子、洋裝的;可惜!程泉,這倒!有點失望,因為!惠芬!今晚,依然!只是穿著簡單的T恤、加上牛仔褲。

大度山的秋夜,青年男女的約會,待!兩個人,在銘賢堂斜對面的"頂呱呱炸雞"、吃過了晚餐,時間!已經晚上八點多。而後!惠芬,也依!程泉!安排的,兩個人!晚飯後、一起散步走到大門口,準備!到程泉!遊園路的住處、聊天!坐坐。『學長,女生宿舍!晚上有點名,所以!我不能太晚回來哦~』幽暗的大門口,西側上坡的紅圍牆邊,惠芬!臨坐上程泉的機車前,不忘!提醒程泉。而後,程泉!便騎著機車,帶著惠芬,延著紅圍牆邊,隨著!機車的燈光一路照射,直騎上東海別墅;左轉新興路後,機車!再右轉!往上坡的遊園路。「東海別墅」除了旋轉門附近、比較熱鬧外、夜晚!一向冷清、也沒什麼路燈,尤其!秋夜更讓人感覺蕭瑟。當!程泉!載著惠芬、直奔往大度山的磐頂、左轉遊園路時;惠芬!在機車的後座、問程泉、說『學長,你怎麼住這麼遠、還要多久才會到。這裡是那裡?這一條路!又是什麼路~』。『這裡!是遊園路啊,我住的地方!就在前面,快到了。然後!這條路!再一直過去、就是"東海古堡",那裡!有地道,晚上去!蠻刺激的;有機會!我再帶妳去~』程泉!騎著機車、側著頭!對惠芬說。此時!惠芬,坐在機車後座、身體前傾的!聽著程泉說話,不過!還是很小心、始終!不讓自己的身體、碰觸到程泉;而!程泉,才剛把話說完,機車也已騎到了,他住的那棟三樓透天厝。

程泉,把機車在騎樓停下,隨即!帶著惠芬,拉開鐵捲門、走入屋內,此時!透天厝的一樓是沒有亮燈的;一片漆黑中!程泉!帶著惠芬、小心翼翼!繞過滿屋子、"社會服務隊"的器材,直往樓梯口。『學長,這個房子一樓,放著!這麼多,是什麼東西啊~』惠芬!走到樓梯口時、好奇的問程泉;而!程泉,則邊開樓梯口的燈、邊回答『那些是!"社會服務隊"的器材啊。這棟樓,住的人也都是"社會服務隊"的。林棟樑,也住在這裡、他住!二樓的最前間;還有!大二的呂賢,妳認不認識,他也住在這裡~』。『"社會服務隊"哦,咦~學長!你不是康輔社的嗎?』惠芬!走在樓梯間,又好奇的問程泉。惠芬,是大一的新生,也難怪!分不清、"社會服務隊"與"康輔社"之間的關係;於是!兩個人,走在樓梯間,程泉,又邊走邊解釋。『學長,我覺得!你們都好忙哦。像!林棟樑!學長的也是,不過!我覺得,你們真的都蠻厲害的耶~』惠芬!才剛上大學,像個小女生、自然!對學長、都有些崇拜;而!程泉,倒也樂於!接受惠芬的讚美,畢竟!程泉!大一到大三,難得!受到別人的肯定。

『惠芬,到了,我的房間就在三樓左邊,這一間。住這棟房子的,大家!好像都在忙,現在!都還沒人回來~』程泉!帶惠芬,走上三樓!自己的房間;而!此時,整棟房子、安安靜靜的,只有!孤男寡女!更別具氣氛。『嗯,學長,你的房間!其實!蠻整齊的,我還以為!男孩子的房間都會很亂~』惠芬,小心翼翼!走進程泉的房裡、四下張望了一下;只見!程泉的房間,一張單人擺在最裡面的角落。而!床緣下、則鋪著張暗紅色的地毯,地毯周圍!用幾個組合式書架、與一個布衣櫥圍起來、自成小空間;至於,引惠芬!注意的,是床邊的牆上、接近天花板的地方,只見!那裡!還貼著一張、"觀音菩薩"的碳筆素描。

『咦~學長,牆上那幅觀音菩薩,是你畫的嗎?畫的!蠻不錯的耶~』惠芬!望著,牆上的"觀音菩薩"好奇的問程泉;而!程泉,則笑著、回答『對啊~那是!我今天下午畫的。因為,我們結拜,要有"觀音菩薩"見証啊;所以!今天下午!我就畫了"觀音菩薩"貼在那裡~』。『惠芬,妳先到地毯上坐坐,我倒汽水給妳喝~』程泉!說著,惠芬!也脫了鞋、走到了地毯上坐下;而後!惠芬、又仰頭!看了"觀音菩薩"、唸著!另外貼在觀音圖旁的對聯、與橫聯。『夢幻空花,何勞把抓。得失是非、一時放下。涅槃寂靜。咦~學長,這對聯寫的!是什麼意思啊~』惠芬,唸完了對聯!又問程泉。至於!程泉,對於!那幾句話是什麼意思,其實!也並不是很清楚;因為!那張觀音圖、還有!對聯,都是程泉,從他那本"禪學體驗"的書、直接!模仿畫下、寫下的。只聽!程泉,支吾了一下,才笑著!對惠芬、說『那個好像是禪學的謁語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嗯~惠芬,汽水給妳~』此時!程泉,也已走到了地毯、背靠著窗下的牆,與惠芬!相對而坐;而後!一起仰望!那幅觀音圖。片刻,只聽!程泉,接著!又說『惠芬,我有準備蠟燭哦,我現在!就把蠟燭點起來,然後!我們就在觀音菩薩前、結拜好不好~』。『嗯~好吧。嘻~學長!要結拜哦,我還以為你是開玩笑的。不過!你還畫了"觀音菩薩"做見証,感覺!好像還蠻正式的耶~』談起!結拜的事,此時!惠芬!臉上的神情,似乎!比程泉!還要真誠、篤定,不像!開玩笑;說著,而!程泉!也拿出了一盒大紅蠟燭,並拿了兩個杯子翻過來當底座,而後把兩根蠟燭!各自點在上面。

程泉,把兩根蠟燭放在地毯邊的床緣下、朝向牆上的觀音圖;而後!接著,程泉!把房間的燈關掉,只留!兩根蠟燭燃燒的燭光、把房間!照的一片暈黃。『惠芬,我們要來拜天、拜地囉~』暈黃的燭光中,程泉!說著,便在窗邊的地毯跪下;而惠芬,立時!也一本正經的,跟著!就在程泉的身邊、與程泉!併肩跪在地毯上、朝向觀音菩薩!且雙手合十。『觀音菩薩在上,我!程泉,與惠芬,今晚!在此!結拜為兄妹;天長地久,永遠不變~』燭光中,程泉!跪在窗邊、雙手合十!強自忍住笑、一本正經的說;說完,程泉!看了惠芬一下,而!惠芬!會意,立刻!雙手合十、也接著說『觀音菩薩在上,我!惠芬,與程泉學長,今晚!在此!結拜為兄妹;天長地久,永遠不變~』。『學長,這樣!就好了嗎?』燭光中,惠芬!跪在程泉!身邊、微側著頭問程泉;而!程泉,似乎!覺得!玩的還不夠。因為!人家都說"八拜之交",所以!程泉、認為!多少!也應該和惠芬!叩個頭、或"夫妻對拜"什麼的;於是!程泉、說『惠芬,那我們再磕三個頭好了~』。『來,一拜,二拜,三拜,禮成~』兩小無猜的結拜為兄妹,程泉和惠芬!在地毯上倒頭便拜,看似!正經、又像在辦家家酒。不過!兩人既已行過禮,且有觀音菩薩在上、縱是!笑看,而!兩人的關係、木也已成舟。

『學長,好高興哦,我有個哥哥、可以照顧我了耶~』兩人!在大紅蠟燭的燭光下,既已行過大禮,惠芬與程泉、再次!相對坐在地毯;而!程泉,既未把燭光熄滅、也未開燈,因為!程泉!覺得、在這樣!暈黃的燭光下,看著!惠芬的臉龐、感覺!真的很動人、且溫馨。小小的房間裡,兩個人!就像是"星夜談心",天南地北的聊、從!聊學校、聊社團,聊到!大度山古堡、到東海湖的鬼故事。惠芬!剛上大學、對大度山的這一切尚陌生,而!程泉!也恨不得、能快點!帶惠芬!一起去體驗、關於!大度山的這一切。只不過!程泉,最近!天天仍是很忙的。譬如,明天中午,除了!康輔社"霧之鄉生活營"要擺招生攤位;另外!程泉!也負責器材組、約了! 一家成衣廠的老闆、來康輔社址!幫這次!參與生活營的康輔社預備幹部、量身訂製"紅衣"。

這晚,惠芬!在程泉的房間、一直!待到了十點多,而後!程泉!又騎著機車、帶惠芬!回學校、一起!走回到女生宿舍。畢竟!程泉,明天!也還有事要忙,而!今晚!也不能太晚睡。

「1988年10月x日大度山日記:"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秋天的蘆葦在水邊蒼茫,白茫茫的蘆葦花!隨風飄像霜雪般;對了!那不正是乾河溝嗎?而!所謂伊人、就在相思樹林那端,惠芬!她就在女生宿舍。我明天!會在法學院、看到她嗎?我明天!會學校裡、遇到她嗎?我好想天天、都看到惠芬...」

3、康輔社預備幹部量製紅衣

「1988年10月x日大度山日記:康輔社霧之鄉生活營,今天中午!依然!在信箱間前、擺攤位招生;另外,今天!中午,十屆的預備幹部、也都到社址量身,準備!訂做"紅衣"。這學期!開學以來,一直都很忙,不過!覺得!這樣,生活!蠻充實的;當系學會股長、當康輔社的預備幹部、社會服務隊的器材組,都有許多事要做。有點壓力,大一、大二!被當掉的學分,這學期!也在重修;不過!還是、常翹課。有的學分!我都已經三修了,很危險;聽說!學分三修不過、是要退學的。另外!惠芬,我也得!找機會、再跟她約會~」

這天!中午,康輔社址裡!很熱鬧,十屆的預備幹部都到社址、量身訂做紅衣。也有很多人!在欣餐買了便當、到社址裡吃;順便!就和九屆的藍衣、討論自己負責的活動、該怎麼!在二籌會議前!寫成活動計劃書。小小的康輔社址裡、幾乎!每個位置都有坐人,談笑的、討論活動的,從信箱間前招生攤位回來的;大家,一付!忙碌於!營隊籌備的景象。而!此時,程泉!當然也在康輔社址裡,因為!器材長!張權,把訂做紅衣的事、交代給程泉做;而!正幫十屆的預備幹部!量身的那個成衣廠老闆、也是程泉!找他來的。事實上!早在上個學期,當程泉!加入社會服務隊的器材組,當時!社服隊的總隊器材長、張權!就曾帶著程泉、 一起跑社會服務隊訂做制服的事;而當時!張權、就是與程泉!騎著機車,遠到!台中火車站!再過去的太平市、去找這家小成衣廠的老闆、訂做制服的。除此外,社會服務隊!這個學期,依然!要訂做制服、與冬天的大黃色外套;而!程泉、依然!也負責這件事,所以!與太平市這家小成衣廠的老闆、也算相熟。

『啊~志傑!來了~』胖胖的加菲貓、坐在社址的門邊吃便當,一轉頭!看見!有個人、從銘賢堂!石頭牆爬下,立刻!大喊;而後,背對著!社址門口的阿秀,也立刻轉頭、對著!剛爬下牆的志傑、喊說『喂~志傑,你真的很奇怪耶,有路走!你不走,你每次!偏就是要爬銘賢堂!那張梯子。我每次!看你爬那張搖搖欲墜的梯子、就覺得!很危險耶。好像!梯子!隨時都會垮掉~』。『呵~怎麼會垮掉,太看不起我了,這張梯子!是我找木頭來釘成的耶。。"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們看!有這張梯子架在銘賢堂的牆上,這樣!我們從康輔社出來,要去欣餐、還是信箱間!就比較近了。這是一條捷徑、讓大家!不必走冤枉路,你們應該感謝我才是~』志傑!才剛走到社址門口,立刻!對阿秀、批評他那張梯子的話、加以反擊;而!阿秀,也不甘示弱的、又回話、說『是哦~我看!那張梯子,不是捷徑,是"短路";那天!你爬到一半、梯子垮了。我看!你就真的,"離天堂的路"不遠了~』。阿秀的話才說完,忽然!聽見一個尖細的聲音,從會議桌另一個角落傳來;原來!是志傑的死對頭、阿俊!也在社址、笑說『哈~哈,志傑!你能上天堂、算你好狗運;不然!憑你的"為害人間"、理當要下地獄的。阿彌陀佛,恭送壯士!一路好走~』。

康輔社址裡,只要人一多,總是充滿歡笑,瘋言瘋語不斷。不過!下午,畢竟!大家都還是要上課的,隨著!下午第一節課的到來;康輔社址裡的人、慢慢!也陸續又離去,而程泉!這天,下午第二節才有課。由於!招呼十屆的預備幹部量紅衣,所以!程泉!尚未吃午餐,直到!下午!第一節課過後;十屆的預備幹部!都量過紅衣,而!成衣廠的老闆也走了,程泉!也才離康輔社址、往頂呱呱來吃午餐。

正當,程泉!背著書包,推門進入頂呱呱,隨即!看見張健、 一個人!坐在頂呱呱、靠信箱間那邊窗邊的位置,一付瀟灑的邊抽著煙、邊喝著大杯的可樂。程泉!自然而然的,向張健的那桌走去;而!張健!轉頭、看見了程泉,也忙不逸呼的!舉起手來打招呼、說『ㄟ!程泉,這邊坐啦。吃飽了沒~』。『還沒,正要吃而已~』程泉!在張健對面的位置,放下書包後、隨即!就往櫃台去點了炸雞餐;而後!當程泉,端著炸雞餐又回到窗邊的位置,還沒坐下、就聽張健、滿嘴抱怨的、說『喂~程泉,你跟林棟樑!這學期開學以後,到底在忙什麼、怎麼!時常都看不見你們,害我!一個人無聊的要死~』。

4、林棟樑"拗"張健舞會賣票的錢

張健,坐在頂呱呱的窗邊,啜引了一口可樂、見程泉!才在對面的位置坐下;張健,立刻!也就從自己的那包進口煙、倒出了一根、遞給了程泉。接著!只聽張健、又說『這學期,你和林棟樑!都在忙你們社團的事,都沒人!陪我去台中的舞廳跳舞,好無聊~』。『ㄟ!程泉,我覺得!你們搞社團、有夠無聊的;找個時間啦,然後!我們再約林棟樑、一起到台中市的舞廳跳舞。我先告訴你好了,我最近!打算到台中市的舞廳包場、辦舞會;到時候!你和林棟樑、一定要來捧場ㄟ~』張健,鬆垮垮的嘴巴!抽著煙、一見!程泉!在對面的位置坐下後、話便說個沒完;而!程泉!聽張健、說要!包場台中市的地下舞廳、辦舞會,自然也不禁好奇的、問『張健,你要包台中市的舞廳哦,可是!台中市的舞聽那麼大,包場一個晚上!不就很貴~』。

『呵~我上次!去跳舞、問過了。"天王星"包一個晚上一萬。然後!我如果!一張票賣一百塊;那賣一百張票、也就回本了啊~』張健!抽著煙,臉上!一付志得意滿、驕傲的模樣;只聽!張健、接著又、說『像上次,我包場!東海別墅的"KISS DISCO",光我一個人!就賣了一百五十幾張票;扣掉三千塊的包場費,我包場一個晚上,就賺了一萬多。然後!這個還不包括、林棟樑!幫我賣的票~』。『哦~上次!你包場"KISS DISCO",賺一萬多,那還蠻不錯的~』程泉!邊吃著炸雞餐,邊!應付著張健的吹噓,心想「原來、張健!是有了包場舞廳賣票、賺錢成功的經驗,這也難怪;包完小場的東海別墅的舞廳後,他還想去包更大場的台中市地下舞廳、好賺更多的錢~」。『ㄟ!程泉!我告訴你,林棟樑!真的很那個,他好像!要"黑掉"、上次!"KISS DISCO"、幫我賣票錢。我們上次九月包場的,到現在!都快一個月了,他還不跟我把賣票的錢結清;然後!我跟他要、他也一直跟我拖、都不把錢給我~』談到!林棟樑!拖欠他錢的的事,張健!頓時!臉色一片陰沉、且怒氣沖沖的抱怨;而!程泉!聽了,站在兩個人都是朋友的立場,也不想妄加批評,只!對張健!淡淡的、說『哦~這樣,"吃一次虧、學一次乖"啦,既然!知道!林棟樑!會"黑"你的錢,那你以後!就不要再他包場;自己!小心點就是了~』。

『ㄟ!程泉,我也不知道!林棟樑是這種人,上次!包場"KISS DISCO"、看去的人那麼多;我賣了一百多張票,林棟樑!他大概!也有賣一百多張票。結果!包場費!都我出,然後!林棟樑!"買空賣空"、白白賺了一萬多;當朋友!竟然,硬拗我的錢~』張健!說的咬牙切齒,似乎!心中!依然憤憤不平;此時!程泉,也不好再說什麼,只不過!聽了張健!一翻話,似乎!自己!也因此!上了一課。 X X X

林棟樑、雖然!和程泉!住在同一棟透天厝,不過!兩個人!事實上,卻也不常見面。一則,彼此都有各自的事要忙,二則!這學期以來,林棟樑!為了修他的愛情學分,似乎!用盡心思、也正跟李玫玲!打的火熱。當然!大家都知道,想交女朋友,男生!光用盡心思是不夠的、尤其!每次的約會、更還得要花錢;而!也許,這也是!林棟樑,以其傑出的表現,在受到眾人擁戴、擁有了權力之後、首次!更體會到!金錢的重要。一般來說!女人對男人的信賴、幸福感與安全感、大多!建立在現實物質生活的享受、與擁有;這是!動物性的原始需求,就像!有些鳥類、母鳥!在選擇伴侶之時,也都是以公鳥、是否!有善於捕食的能力、或築巢的能力,來決定!要不要跟它交配。因此!林棟樑,這學期以來,與李玫玲的約會、請吃飯,出遊!慷慨花大錢;處心積慮的,無非!就是想以權力與物質、向李玫玲!展示,自己能給她幸福的本事,以達成與李玫玲交配的目地。

男生!交女朋友,這"愛情的學分"總是!必須繳學費的,除了!節衣縮食外,顯然!林棟樑、尚需要更多的錢、來滿足李玫玲的幸福感;而!程泉!心想,也許!這也正是,林棟樑!必須"硬拗"張健、包場舞廳!賣票的錢、主要的原因。何況,林棟樑,此時!受人擁戴、且權力在握,大概!他也明白;就算!他"硬拗"了張健的錢,憑!張健!也奈何不了他。事實上,林棟樑!這學期以來,需錢恐急的狀況、並不止於!"硬拗"張健包場舞廳的錢而已;似乎,這陣子,林棟樑!也開始"ㄐ一ㄝˋ"煙,當然!此"借煙"、非彼"戒煙"。譬如,昨晚!大約凌晨一點多,程泉!正酣睡、半夜!突如其來、卻被林棟樑!搖醒;而!林棟樑!這三更半夜、搖醒程泉的目的,就是!又要向程泉、"借"幾根煙。 X X X

程泉,坐在頂呱呱的窗邊,吃著炸雞餐、正想著;此時!張健,靈感所至!忽然!又向程泉、問說『ㄟ!程泉,林棟樑追李玫玲,到底!打到幾壘了。你們!住在同一棟!透天厝、應該知道吧~』。『哦~不太清楚耶。應該!進行的蠻不錯的吧。 好像!他們昨晚、還有一起去!國際街那邊、看MTV~』程泉,隨口的回答張健;然而!林棟樑、和李玫玲!一起去看 MTV的事,其實!也是!昨晚,林棟樑!向程泉、借煙之時、順口!說起的。『ㄟ!泉仔,你不是想追、那個大一的學妹、叫惠芬的嗎?你跟她!上手了沒有。嘿~我告訴你一個、追女孩子!超好的方法。像!玫玲,她真的很摳門,我追了一個月,坐我的機車;她都還只用一根手指頭、抵著我背、身體!連碰都碰不到。結果啊,我今晚!帶她去國際街、那邊看 MTV,裡面包廂!黑黑的;嘻~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哦~氣氛!真的有夠好。一個大棒,我就給她打三壘去了。嘿!嘿~嘿~。學一下吧,帶那個惠芬學妹、也去看一場 MTV;包準!你們感情一日千里、想做什麼都可以。哈~』程泉!想著,昨晚!林棟樑!向他"借煙"時、講的話;而!這一壘、二壘、三壘、全壘打!之類棒球術語話,程泉!當然!也知道,當它!用在男女之間的關係進展,所指為何。

「一壘,表示!男女的擁抱,二壘,表示!男女之間、唇與唇的接吻;三壘,所指!則是、男女之間性器官、親密的愛撫。至於!全壘打、表示的!則是,兩個人已經上床做愛。而!林棟樑!說他一棒、打到三壘去,似乎!表示,他昨晚在MTV包廂裡面,已經!和李玫玲之間,彼此!有了性器官!親密的愛撫~」當然!程泉!並非當事人,也無法!確知,這所謂的三壘,林棟樑、和李玫玲之間、究竟!在MTV包廂裡面、是如何進行;不過,林棟樑的一襲話,倒也一語驚醒夢中人,讓程泉!感覺!受益匪淺。程泉!在頂呱呱的窗邊,吃著炸雞飯,心下!想著!自己,也許!也該帶惠芬!到MTV包廂、去看場電影;尤其!林棟樑,提醒程泉,記得!要看恐怖片。因為!恐怖片的氣氛、加上!包廂黑漆漆的,屆時,自然而然!女孩子便會向你身上倒過來;而後!男女相依相偎!伸手不見五指的、軟玉溫香!伸手便可以到處摸, 一切水到渠成。

程泉,坐在頂呱呱窗邊,邊吃著!炸雞餐,邊想著!林棟樑,給他的忠告。只不過,程泉!是程泉,林棟樑!是林棟樑;想歸想,而!程泉!也未必、就能如!林棟樑,"辦事能力"、那麼強。況且,這段日子,程泉!必須全心以對,籌備!康輔社"霧之鄉生活營"的事,因此!他也不太可能分出太多精神、來想如何!追女朋友。而!此時,對程泉!來說,最重要的,也許!還是康輔社吧。"霧之鄉生活營"的第二次籌備會,很快就會到來,為了能穿上康輔社的紅衣,程泉!更必須全力以付。....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