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四十八章88康輔社霧之鄉生活營總籌

1、89"東海別墅"巧遇惠芬獨行暗巷

不知年月日,程泉!在生死交界的幽冥。幽冥煙霧漫漫,程泉!覺得,自己!正向一條暗巷裡、走去。不,程泉!發覺自己是騎著機車,而!周為、也騎著機車跟在身後;地點!似乎,是大度山"東海別墅"、東園路的一巷。程泉和周為,騎著機車!在東海別墅附近到處繞著,而!此時的時間,應是!1989 年八月底,"東海大學墾丁社團幹部研習營"已結束;似乎!是在學校開學前的兩、三天。由於,"墾丁社團幹部研習營"後,學校!已將開學、且"台中YMCA"也發通知,要程泉、和周為!到台中會館,開這個暑假兒童夏令營的檢討會;所以,程泉和周為,自從"墾丁幹部研習營"結束後,也就一直!都留在學校、沒有回家。

這天,程泉和周為!一早騎著機車、從大度山到台中YMCA的三民路會館、開"兒童夏令營"的檢討會;直到!時間已將近晚上十點,兩個人!才又騎著機車、回到東海大學。『ㄟ~程泉!晚上也沒事,不如!我們去找小蘋、還是!穎仁..聊天好了。不知道!他們在不在,有沒有回家~』當兩個人!騎機車到了東海別墅,原本!是要道別的;不過!周為,臨時提議!要去找"康輔社"十屆的其他人、聊天。暑假!距離開學前三天、反正!學校!有還是空空蕩蕩的,於是!程泉、便和周為!騎著機車;到處!找著同為康輔社十屆的藍衣幹部,從東海別墅繞到國際街、從國際街!又繞回東海別墅、可!就是找不到半個人。而此時,程泉!正和周為、騎著機車!往東海別墅、東園路一巷裡去;因為!周為、說他記得,小蘋!好像是住在東園一巷那裡。

「東海別墅」雖然!已近開學,夜晚!卻仍一片幽暗荒涼;路上一個人都沒有。兩輛機車的車頭燈、光線直射在東園一巷的漆黑,"噗!噗~噗"的機車引擎聲,從巷口!直行到接近巷底的岔路口;此時,周為!示意要程泉向左轉。而!就在程泉的機車、向左轉的同時,在岔路口!唯一的一盞、昏黃的路燈下;程泉!猛的回頭,似乎!看見!有個女生、從!一巷底上坡路的陰暗中、正走入路燈!昏黃的燈光照耀的範圍。『ㄟ~程泉,停一下,可能!我記錯了,小蘋!好像!不是住這裡~』兩輛機車才剛左轉,周為!立刻!發現走錯路,於是!喊住程泉;接著!兩個人,隨即!又循著原路回頭。而!此時,程泉!也正想回頭、再去看看,剛剛!在岔路口、看見的那個女孩子;因為!剛剛在轉過一巷的岔路口時,程泉!心中!就納悶的、想「奇怪~都深夜了,怎麼會有一個女孩子,還獨行在東海別墅的暗巷。這麼大膽,而且!身材、好像還不錯~」。「咦~那個女生,長的!好像還不錯的樣子耶。她太大膽了吧,這麼不怕危險。難道!她不知道,報紙上報導的~"常有東海大學的女學生,獨行!在東海別墅、然後!被變態男子打昏,拖到暗處強暴的事件"~」當機車,再次!經過一巷的岔路口,右轉的同時,程泉!忍不住再次,望向那!正走到路燈下的女孩子;而!在昏黃迷離的路燈下,程泉!機車右轉的同時,也只隱約看見,似乎!那女孩的身材、與面貌!皆姣好。「奇怪,怎麼!好像!有點眼熟耶。三更半夜的!還一個人在外面遊蕩,我有認識,這麼不知檢點的女生嗎~」機車!剛經過岔路口後,程泉心中!乍然!才昇起一種熟悉的感覺;只不過!夜晚!路燈昏濛濛的、讓程泉!覺得!有點頭昏的。程泉,隱約!只知道!剛剛當他看向那女孩的時候;似乎!那女孩!也正抬頭、望向自己,樣子!像是引頸企盼。

「周為,先在這裡!等一下。我看清楚一下!剛剛那個女生~」在距離一巷口不到十公尺的地方,程泉!突然想起什麼的,把機車!在一扇紅色的大門前的路邊、停下。此時!周為的機車,也在程泉的左後側方停下;而後,周為!好奇的問、說『程泉,怎麼回事,你認識!剛剛那個女生嗎?這麼晚了!怎麼會一個人走在東海別墅的巷子,有點危險耶~』。『我~沒看太清楚耶。好像!是我學妹,我們~在這裡~等一下~好了~』陰暗的一巷!巷口昏濛濛的燈光、像是起霧一般,而!此時!程泉!心中,更有種不祥的預感;至使!在這悶熱的夏夜,程泉!說話的聲音,竟不禁有點顫抖。

此時,周為!察覺、程泉的神情!似乎突然有異,也就沒再多問;而後!程泉!點了一根煙,兩個人!就把機車停在路邊、默默的!在幽暗的一巷口附近,等著!剛剛!那個女生!從上坡路走下來。程泉!寒著一張臉、抽著煙、且強自鎮定心中!有點顫抖;因為!他忽然覺得,他剛剛!在岔路口的燈光下、矇矇矓矓的!看見的女孩!就是惠芬。只是,惠芬!怎麼可能會三更半夜,一個人!走在東海別墅的暗巷裡;「到底!惠芬,在這個暑假!發生了什麼事~」程泉!心中!充滿了狐疑、與莫名雜亂的情緒。「難道,"社團幹部研習營前"、惠芬的妹妹!說,惠芬去台東找朋友。其實!惠芬!並沒去台東,而是,一直!都待在東海別墅嗎?那惠芬,是跟別的男生同居了嗎。這個暑假,惠芬!一直都跟忠義!在東海別墅同居嗎~」幽暗的一巷,程泉!覺得腦海一片昏濛濛的;且!不斷!閃過一些,讓他感覺心慌、與心碎的念頭。然而,此時!程泉!卻依然!無法確定,那個!深夜!走在暗巷的女孩就惠芬;而!程泉!也希望、是自己看錯了,那!並不是惠芬。

『學長~』幽暗的一巷,剛剛!岔路口!路燈下的女孩,終於!從漆黑的上坡路!走了過來,且在!經過程泉!身邊的時候,望了程泉!一眼;而後!淡淡的問候,接著!就低頭,從程泉!身邊走過。「這個暑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這樣,惠芬!已經在東海別墅、跟別的男生同居了嗎?就跟!去年的暑假、開學那天的小渝!一樣嗎。為什麼,我所愛的女孩子!都這樣,都是我的錯嗎?都在東海別墅的一巷;都是!在暑假結束,開學的前夕。她們!為什麼!都要這樣對我~」望著!那深夜!從自己的身邊經過、獨自走在一巷的女孩,果真!是惠芬;一時,程泉!像是在做惡夢一樣,只感到心碎、與茫然。此時,程泉的腦海,只覺!渾渾噩噩,而後!就冷著!一張臉,默默的看著、惠芬!彷彿一場夢,就像一陣雲煙,從自己的身邊飄過、而他!也不想想伸手去抓。因為,去年暑假,剛開學!幾乎!是同樣的地點,小渝!就在這"東海別墅"的一巷口、讓程泉!知道,她已經屬於別人;而今,去年的舊事!今年竟又重演,程泉,呆站在荒涼的一巷,只覺!新愁舊恨、都湧上心頭,更不知!自己該如何。程泉!只是呆站在原地,看著!惠芬的身影,走出了一巷口,而後!在昏濛的路燈下、右轉..。

話說,惠芬!走出了東園路的一巷口,右轉到新興路後,只覺!眼前一片矇矓;伸手!擦了擦眼眶、幾欲湧出的熱淚,而後!惠芬!又朝著新興路的上坡路、走去。「程泉學長,怎麼可以!對我那麼冷漠。前不久,不是才寫過信嗎?他還那麼關心我。今晚,怎麼會一切都亂七八糟的,先是!搭車到學校,才知道!女生宿舍!還沒開;而後!到"東海別墅"找"山地服務隊"的學姊,學姊!又不在。現在,市公車!也停駛了,我想再回家!也沒辦法了;接下來,我該怎麼辦~」深夜十點左右,惠芬! 一路獨自在"東海別墅"走著,只覺!心慌意亂。原來,暑假將結束,這天!惠芬,趁著!離學校開學還剩三天,想提前到校,先到!女生宿舍整理一下自己的東西;只不過,當惠芬!搭公車來到學校,走到了女生宿舍門口、卻見女生宿舍的圓拱大門仍深鎖。待!看了,貼在紅色的大門上的公告,惠芬!這下才知道,原來!女生宿舍,是在學校開學的前二天、才會開門;而!這下!惠芬,可有點心慌了,因為!當她搭公車到大度山,天都已經黑了,若!進不去女生宿舍,那這晚!她該如何是好。

「到東別墅海,去找"山地服務隊"的學姊,在她那裡!借住一晚,好了;然後!明天一早,等!女生宿舍!門開了,我就可以進去。況且!學姊,應該!也還在學校,因為!前天,從台東的山地鄉部落回來,大家!也是都住在她那裡!過夜~」學校的女生宿舍!還沒開,惠芬!立刻!就想到了住在"東海別墅",同為!"山地服務隊"的學姊。因為!上個星期,"山地服務隊"的大家,趁著!開學前,相約!再到暑假出隊的台東,那個山地部落!去探視小朋友;而!回來的時候,那晚,大家!就是住在那個學姊的租屋處。因此!惠芬!也知道!那個學姊,住在東海別墅的一巷底。惠芬,來到學校,原本徬徨!無依的心情,既想到了棲身之處;於是!便隻身,從女生宿舍!前往東海別墅。

「東海大學」掿大的校園,佔了大度山半個山坡地、惠芬!從女生宿舍!行經"文理大道",心中!已覺!膽顫心驚;因為,暑假的校園!原本就沒什麼人,何況!是晚上,整個"文理大道"除了垂榕遮天的陰森、與兩旁叢生的雜草外,路上!更一個行人也沒有。「東海大學,地處荒涼,到處!荒煙漫草的,女生晚上!沒事,最好少出門;就算!有事,要出門,至少!也得!結伴同行。不然,在人跡罕至的地方,要是!遇見了變態的"東海之狼";那可真會"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經過了圖書館後,面對!兩'旁的雜草長的比人還高,通往"東海別墅"的羊腸小徑;惠芬!想著上大學後,學姊在女生宿舍!諄諄的告誡,只覺!心中更是害怕、與猶豫。因為,圖書館的後山、到東海別墅之間!便是一大片!人跡罕至的相思樹林,夜裡!不但沒有路燈;且經過一個暑假的荒蕪,相思樹林裡的雜草,如今!更可以把整個人都淹沒。而!惠芬,一個女孩子!要隻身經過這片相思樹林,此時!路上沒遇見人,除了!感覺陰森恐怖外,也許還是好的;因為,惠芬,要是!真在這片荒蕪的相思樹林、遇見了人,對一個柔弱女子來說,那都將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惠芬,有點後悔!沒問清楚,女生宿舍開放的時間、就來到學校;而!當此黑夜,她也只能懷著忐忑不安、驚慌與恐怖的心情,經過!圖書館後山、這片!相思樹林。所幸,相思樹林中!漆黑的羊腸小徑,除了!偶而的風吹草動、讓惠芬!背脊發涼,渾身起雞皮疙瘩外;一路上!穿過叢草,惠芬!倒也安全的到達了,"東海別墅"的旋轉門。只不過!經過這一路的驚嚇,從女生宿舍!走到東海別墅,約半小時,惠芬!只覺!手腳發軟,額頭冒著冷汗,且心力交瘁;頓時,一種孤單的感覺,當惠芬!走出了旋轉門,自己一個女孩子!獨自在東海大學的淒涼、全湧上了心頭。「學姊,不知道!在不在家。要是!學姊不在,我該!怎麼辦~」走出了別墅旋轉門後,惠芬!立刻又往"新興路"對面、幽暗的"東園一巷"走去,心中!卻不禁!已有點想哭的感覺。

夜色中的東園一巷裡,惠芬!踽踽獨行、直走!到巷底;在一棟老舊的透天厝樓下,惠芬!仰望,住在二樓!那個學姊的房間,然而!卻只見!房間燈光並沒亮。「怎麼辦,學姊!好像不在。會不會!是出去吃飯;我在樓下,等一下!好了~」東園一巷底,沒什麼住家!就只有兩三棟的透天厝,租給學生當宿舍;而!惠芬!站在路邊、等著學姊,倍覺!暑假期間夜晚的空蕩、荒涼。另外,在東園一巷底,經過岔路口的右邊,這裡!還有一棟二層樓!新穎的建築;原本!那是一家舞廳,叫"KISS DISCO"後來!因經營不良,而改成了撞球場,從此!出入份子!更形複雜、龍蛇雜處。正當!惠芬,站在一巷底的路邊、等著學姊,此時!從撞球場裡!就走出來、幾個叨著煙、形狀猥褻的男生;而!這幾個男生!一看便知,是東海別墅的不良少年。

『喂~小姐!"水"哦。妳在等男朋友哦。啊~不要等啦,我請妳喝咖啡啦,好否。還是!咱來唱"卡拉OK"啦~』騎著!機車!呼嘯到惠芬,這幾個!言語粗俗的不良少年,便對惠芬,出言不遜、言語欺凌。而!惠芬,從小到大!也沒遇過,這種!被不良少年挑釁的狀況,乍然面對!不禁心驚。這!使得!惠芬,原本!早已忐忑、慌亂的情緒,如今!又更增添受辱的感覺;於是,惠芬!頭也不回,急急!轉身便又往,一巷的下坡路去。直到!惠芬,轉身!離開一巷底,還聽見!那幾個不良少年,以言語!調戲,在身後吶喊

『喂~小姐。甭走啦,免歹勢啦。嘸!講啦,睡妳一晚、要多少錢啦。哈!哈~』。

2、"東園一巷"的惡夢、以為看錯

「沒想到夜裡,站在路邊等學姊,竟被不良少年!當成攬客的"流鶯"、消遣~」惠芬!想著,一路!心中!又是驚!又是怒,又是悲!又是無助。時間!已晚上九點多,一盞昏濛濛的路燈,照在前方一巷的岔路口,惠芬!只覺得,這晚!發生的一切!像是一場!走不出的噩夢;而後,惠芬,忽見!一巷裡,對面!有兩盞機車的車燈、迎面而來,到了岔路口,兩輛機車!都左轉。「程泉學長~」路燈之前的陰暗中,惠芬!走在岔路的上坡,看見!第一輛機車左轉時,路燈!正照在騎機車的男生臉上;此時,惠芬的心中不禁,像是!遇見救星的驚呼。然而,惠芬,覺得!奇怪的是,她明明看見騎在機車上的男生、是程泉,而!學長,似乎!也回頭看了她一眼;可是,惠芬!不明白,程泉學長!明明看見了她,為何!像是看見陌生人,機車!連停都沒停,左轉後!立刻就揚長而去。「今晚!這是,怎麼回事。我在做惡夢嗎?怎麼!連程泉學長、看見了!都不理我~」惠芬!才慌亂、又傷心的想著,往前走了幾步路。此時,惠芬!看見!經過的兩輛機車、又回頭了;而!惠芬!也滿懷的以為,那是!程泉學長,要回來找她了。

東園一巷,路燈昏濛濛的岔路口,惠芬!經過一晚的驚慌、悲傷,佇立在路燈下引頸企盼著;程泉學長!會騎著機車、回來帶她離開、這場在"東海別墅"的惡夢。只是!惠芬的引頸企盼,這次!卻更沉入黑暗的身海裡。只見!兩輛機車,在一巷的岔路!再次右轉出去,這次!惠芬,更加清楚的看見,騎在機車上的!就是程泉學長沒錯;而!惠芬,更清楚的看見,程泉學長!也回頭看了她,甚至!四目交接,只是!學長!卻還是理都不理她,陌生的!轉過彎後、即離去。「程泉學長,我是惠芬~」即使,惠芬!想喊、卻沒喊出口;因為!惠芬,不知道!程泉,這個!在她剛上大學、就跟她結拜為兄妹、且說要照顧她的學長,此時,為什麼!會突然、對她這麼冷漠。「前不久,不是才寫過信嗎?我是不是什麼地方!做錯了,讓學長!不想再理我~」驚慌、無助、期待與落空,這晚的經歷,讓惠芬!已感身心俱疲;加上!不良少年的言語調戲,與遇見程泉學長!冷漠的交錯,這讓!惠芬!甚至,感到!有點自暴自棄。此刻,在惠芬!最無助的時候,只見!兩輛機車!似乎,又在一巷口的附近!停了下來;然而,惠芬的心裡,對於!要面對程泉學長,此時!卻只是更加驚恐。

「程泉學長,是不是!停下機車,要罵我!不知檢點。三更半夜!還一個女生,逗留在東海別墅的巷子裡。學長!一定很生氣,剛剛!才會不理我,怎麼辦~」幽暗的東園一巷,惠芬!心力交瘁、忐忒的!走向下坡的巷口;而!讓惠芬!害怕的事,終於!也要面對。只見,幽暗中!惠芬!默默的、經過程泉的身邊、怯懦的!喊了一聲『學長~』;同時,當!惠芬!也小心翼翼,畏懼的!瞥了程泉!一眼,卻見!程泉!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寒著一張臉。惠芬!覺得,程泉學長!看著她的眼光,像是鄙夷,像!是把她當成一個、在深夜遊蕩的壞女孩;而!此時,看見!程泉學長的反應,惠芬!也只有低著頭!默默走過,何況!她折騰了一夜的情緒,也已瀕臨崩的邊緣。直到!惠芬!走出一巷口,右轉;而!程泉!也還是一付啞口無言,怔怔的!站在原地。

『ㄟ~程泉,你不是說,那是你學妹。一個女生,三更半夜的!這樣!走在東海別墅!不好吧;你要不要!去問問看,怎麼回事~』周為!看著眼前奇怪的一幕,雖不知!是怎麼回事,不過!倒是!及時提醒了程泉;只見,程泉!在發動了機車,急急的!一付忙亂,便從一巷口追了出去。「真的是!惠芬,惠芬!三更半夜!怎麼會在東海別墅~」程泉的的腦海一團混亂,感覺!眼前的一切!很不真實,然而!這卻是事實;終於!在"新興路"的上坡路上,程泉的機車!追上了惠芬。『惠芬~妳怎麼會在這裡?..妳要去那裡~』程泉!剛追上了惠芬,邊騎!在機車上,只覺!腦海一片混亂的,嘴裡!便雜七雜八的,直追問!惠芬;而!惠芬,情緒瀕臨崩潰的!心力交瘁、慌亂、手足無措,又面對!程泉!一連串的直追問,兩行淚水終於!滑了下來,嘴裡!卻更是混亂的、直對!程泉、喊『學長~你不要理我,你不要理我。我會有地方去的~』。「東海別墅」新興路的上坡路上,惠芬!慌亂的腳步越走越快,只想逃離,程泉對自己壞女孩的鄙夷、與責備;而,程泉的機車!在這慌亂時刻,更是!上坡路上!突然"機車"的熄火。『惠芬~』程泉!推著機車,追趕著!惠芬;然而,惠芬的腳步!卻更越走越快,似乎!絲毫不在乎程泉。

「算了~妳不理我!就不理我吧。反正!妳都已經、跟別的男生,在東海別墅"同居"了。我還死纏爛打!自討沒趣,糾纏妳做什麼~」激情混亂的夜,頓時!程泉,只覺!一股怒氣往上竄昇。程泉,坐上機車,再次!發動了機車,也再不管惠芬,把機車加足油門,發出巨大的噪音;程泉的機車,便一陣風似的,瞬間!從惠芬的身邊狂飆而過,停都不再停。而!惠芬,眼巴巴!望著!程泉學長,真的!再不理她,揚長而去的機車背影,只覺!已經!崩潰的淚水!又再次的崩潰;時間!都已經!晚上十點左右了,惠芬!一個人在東海別墅!又能去那裡。依稀,惠芬!還記得,另一個"山地服務隊"!綽號"老狗"學長的住處,即使!男女同居一室,難免給人瓜田李下之議;只是!除此之外,若連程泉學長!都不理她了,似乎!惠芬!也已無路可去。

3、內觀靈魂,精神不死

不知年月日,程泉!在生死交界的幽冥。幽冥!煙霧濛濛,程泉!把惠芬拋在身後,騎著機車!從東海別墅、一路狂飆回遊園路的住處;而!周為,騎著!機車,也一路!跟隨程泉!到遊園路。雖然,周為!並看不明白,程泉!這晚!是在演那齣戲;不過,聽到!程泉!在東海別墅、喊那個女生"惠芬",周為!心下!也有點譜。「惠芬~原來!這個女生,就是!程泉,這一年來!苦苦在追求的女孩子。長的,果真還不錯。只是!怎麼會,三更半夜!還一個人、走在東海別墅~」周為,騎著機車!尾隨在程泉身後,整齣戲!從頭到尾,看著!程泉荒腔走板的演出;雖然,周為!心中有許多疑惑,不過!他倒也都秉持著,"觀棋不語真君子"的態度,沒多問程泉什麼。只是,把機車在騎樓停妥後,看著!程泉!一付怒氣沖沖的進屋,於是,周為!又直奔到、馬路對面的檳榔攤,去買了兩罐啤酒。

『啊~程泉,喝酒啦,喝酒啦。那個女生,就是你的惠芬學妹哦。啊~這種事!誰都會遇到啦,一醉解千愁啦~』周為!手拿兩罐啤酒,跑上三樓、才進了程泉的房間,便遞了罐啤酒給程泉。所謂!"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強說愁",但!程泉,這晚!可謂,已識得愁滋味,對發生的一切!卻又"丈八金鋼摸不著頭";幸好,周為!也不愧是好朋友,雖然!不明就裡、卻也立刻!買了兩瓶酒來,與程泉!一起"借酒澆愁"。而後!程泉、與周為,就這麼!在暑假結束前的夏夜裡,喝一口啤酒、抽一口煙的,彼此!對男女的感情問題、哀聲嘆氣;而主要內容,不外是「為什麼!我喜歡的女孩子、當初!好像!也很喜歡我;然後!只是,我喜歡的女孩子,為什麼!很快的、就都被別的男生追走。唉~」。『唉~都怪我,暑假!沒有好好的、跟惠芬連絡。惠芬!她才會被別的男生追走。唉~』喝了幾口啤酒,抽了幾根煙後,程泉!開始一直懊悔。而!周為,與程泉!同在康輔社、又同在YMCA帶營隊、一年多!朝夕相處,其實!也對程泉!始終在懊悔、司空見慣;所以,周為,也只是!在一旁喝著酒,講些!言不及義的話、安慰。

『ㄟ~程泉,你說!你懷疑,你的惠芬學妹,暑假!在東海別墅,跟別的男生同居。可是!為什麼,只看見!她一個人走在路上,沒有看見她的男朋友。你不會覺得,怪怪的嗎~』所謂!旁觀者清、周為!雖喝著酒,不過!還算!比程泉清醒,且以他旁觀的角度、提醒程泉。而!程泉,情緒稍平復,在聽了!周為的分析後,也覺得!也許!是自己誤會了惠芬。只不過,程泉!脾氣倔強、且!怒氣還在,一時!要他承認自己判斷錯誤,自己!也會下不了台;因此,程泉!還是!堅持自己合理的判斷,也好合理化,這晚!自己對惠芬,荒腔走板的行為。程泉!一時拉不下臉,承認!自己可能有錯,直到,周為!喝完了一罐啤酒、離開後;此時,程泉!才藉酒壯膽,走到!二樓走道的電話旁,準備!打電話到惠芬家,偷偷!向惠芬的妹妹,求證一切。

『鈴~鈴~喂,找誰~』接電話的,似乎!正是、惠芬的妹妹;程泉,口氣!有點倉促的、明知故問『請問惠芬,在家嗎?』。『姊姊,去學校了耶~』惠芬的妹妹、輕笑著!回答;程泉、接著!忐忑的、又問『妳是惠芬的妹妹,是不是?我能不能、跟妳問一下。妳姊姊!現在,她有男朋友了嗎~』。『哦~姊姊,她早就有男朋了耶~』惠芬的妹妹,一派輕鬆的說;而!程泉,一聽到!"惠芬早就有男朋友",不禁!心裡!一沉,料想!這晚,自己!果然!沒誤會惠芬。「惠芬~果然,是跟別的男生,在東海別墅,同居了~」程泉,只覺!自己的心情蕩到了谷底;只不過,程泉!還是,不甘心的、又問『惠芬的妹妹,我再跟妳請問一下,好不好。妳姊姊!她是什麼時候,有男朋友的~』。『還有,妳姊姊!上次去台東,是去找她的男朋友嗎~』反正!情況!已經到最壞了,程泉!不禁!想在電話裡,打破沙鍋問到底;看看!惠芬的男朋友,是否!就是忠義。只聽!電話那邊,惠芬的妹妹!似乎,帶點同情的對程泉、說『姊姊~上次!去台東,是一群人去的,不是!去找男朋友。不過,我姊姊,去年!剛上大學,就被他們系上,一個大三的學長、追走了耶~』。

「去年!剛上大學,他們系上的,大三的學長~」程泉,聽著!惠芬妹妹的回答,搜索著!所有關連、瞬間!腦海!彷彿!響起一聲悶雷;真實的答案,似乎!已浮現,程泉!向惠芬的妹妹、道謝後,急急的!便掛上電話。只見,程泉!三步跨做兩步,直衝往三樓,拿了機車鑰匙後;程泉!隨即!又衝向一樓、去發動機車。「快十一點了,我一定!得去找惠芬~」騎上了機車,程泉!一股腦的,便又直奔東海別墅;只是,距離!遇見惠芬的時間!都快過了一小時,此時!程泉!那裡,還能在"東海別墅"找到惠芬。夜越來越深,程泉!只是!騎著機車,像隻!無頭蒼蠅似的,在東海別墅的大街小巷、到處亂鑽;只希望,能再次遇見惠芬。從東園路的一巷、二巷、三巷,到新興路的一弄、二弄、三弄,程泉!憑著一股衝動、與懊悔,幾乎!踏遍東海別墅的每一個角落;然而,惠芬!卻早已不知去向,或是!在某個房間裡,只是!程泉!再也找不到。幽冥濛濛,程泉!只是!慌亂的,看著!迷霧,從"東海別墅"的四面八方湧來。....X X X

「惠芬,東海別墅,一切!原來都是我、生前的回憶。誤會、懊悔,追悔莫及,所以!死後,我仍在迷霧中的東海別墅、追尋。昏濛濛!年輕的故事,那只不過!是場遙遠的夢境;狂喜、狂悲過的心情,我又如何!能留住內心空虛的情緒,化成永恆~」迷霧中的東海別墅,一巷底!岔路口,昏濛的燈光!似乎!在迷霧中旋轉;而,路燈的燈光下,正有支筆!騰空在寫日記。程泉,夢見!自己回到遊園路的租屋處,躺在床上睡著了;而!睡夢中,只見!"東海別墅"一片迷霧漫漫,此時!程泉!正在內觀自己的靈魂。或是說,至今,程泉!仍迷失在自己的內心世界,只覺!自己仍在"東海別墅"的迷霧漫漫中、尋找著!惠芬。因為,即使!人生如夢,然而!人生的夢中,卻又總留下太多遺憾,讓人想去撫平,想去追尋!想去彌補;所以,程泉!即使!已不在世上,卻仍!在死後的世界,努力的建構!生前的情景。而,所有的情景,其實!都只是,建構在程泉的靈魂之中。

「吸收的知識,人生的經歷,學習過的技能,...我如何讓生命的虛無、空虛!從無到有;我又如何!讓曾經的有、變成生命的永恆長存。」程泉的腦海,儲存著!許多人生的回憶,然而!大部分人類的記憶,隨著腦細胞的死亡!卻都會而散失,就像!人生的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一個人的生命!從生到死,其實!只有少許,刻骨銘心的經歷、深沉思維過的知識,與用心學習過的技能...,能從!"有形"的腦細胞、複製!烙印到!自己"無形"的心靈之中;所以!用心付出的人,絕對!會有收獲,而!這收獲!不是有形的物質,是心靈成長的酬賞,正!所謂!"精神不死"。程泉的腦海、正在深沉的思維,腦細胞在學習知識、連結經歷!成一思維系統;而!此時,程泉的靈魂,也正在迷霧中!呼吸、吐納能量,漸漸的成長。

程泉!經歷了一生、用所有刻骨銘心、與吸收的知識、學習的技能!正在構築、一個新的思維系統;而!此時,程泉!內心世界的宇宙、混沌的迷霧之中!知識、經歷,回憶不斷的旋轉、互相撞擊,恰似!一個新的恆星星系、正在宇宙塵中形成。「康輔社」的經歷,可說!是程泉的心靈之中,這個新思維系統的核心;因為!程泉,所有的故事,似乎!也都是!繞著康輔社、而陸續發生。...X X X

4、88霧之鄉生活營總籌

「1988年10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康輔社!是一個"學、教、辦"活動的地方,所有一切準備工作(如活動計劃書、跑流程)、都是!為了讓活動,辦的更活更動;而!不是把它僵死。因為,活動的過程變數太多,但!人的反應能力有限,所以,我們才要透過計劃,預測活動中!可能發生的變數,並研究!如何控制掌握;使!活動,能到達!我們希望的方向、意義與目的。而!在這個過程中,大家的收獲,就是透過這些訓練、使自己!思維更有系統、感覺!更敏銳;應變能力!也更成熟、迅捷。人是活的,計劃!流程是死的,即使!有詳細的計劃流程,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要有臨機應變的經驗、與對整體活動統合的能力。"霧之鄉生活營"總籌共勉~。~進修長阿秀留言~」

「1988年10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 康輔社女生分級":(從缺)← 美麗─可愛(小蘋)─普通(玲玉)─善良─安全(愛珍)─愛國(阿秀)─遵守交通規則→(其餘皆是)。~陳篤!頓悟~」

「1988年10月x日康輔社杜鵑家經:"康輔社男生評等":(查無此人)←英俊─瀟灑─普通─有公德心(阿峰)─不隨地大小便(加菲貓)─壯志未酬身先死(志傑)─見死不救→(陳篤)。~愛珍領悟~」

「1988年10月x日康輔社咆哮家經:生活營總籌,明天!白天沒課的人,請到社址!幫忙製作"生活營"要用的道具,寫歌詞看板,做海報,整理器材!等等。另外,營隊!即將出隊,請大家!多熟悉"活動計劃書"中;在每個時段!自己該做的事、與所扮演的角色。晚上七點,社址開總籌會議,這是!出隊前的最後一次籌備會,請大家!珍惜時間;該排練的活動!負責排練的人,心裡!更要先有譜,以免!活動"凸槌"。預祝,我們"霧之鄉生活營"成功,加油。~執祕"咆哮加菲貓"留言~」

「1988年10月x日康輔社杜鵑家經:生活營,第二天!一早的"晨祭─莫那魯道",需要!五十個火罐頭。請大家!幫忙,多喝"易開罐"飲料;然後!把空罐留在社址外的紙箱,我來處理。或者,大家!在路邊,若有看到被丟棄的空鐵罐,請順手!揀回社址;若還是不夠,那就只有!四處,去垃圾桶裡翻找了。~志傑留言~」

「1988年10月x日康輔社杜鵑家經:好丟臉哦~。今天!中午,看見!志傑,拿著垃圾袋!在欣餐的垃圾裡,又翻又找的。志傑,本來!長的就不好看,而且,那個樣子!真的很像流浪漢,在垃圾桶找東西吃耶。何況,志傑!還穿康輔社的紅衣,我都假裝不認識他,一直!躲在旁邊吃飯;好怕,他會自己、跑過來跟我打招呼哦。~玲玉留言~」

「1988年10月x日康輔社杜鵑家經:"霧之鄉生活營"的八個小隊輔,今晚!總籌,要排練!營火晚會的開場舞─"香舞";所以,勿必,千萬、一定!得要!全部到齊。~玲玉留言~」

「1988年10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社長!明令規定":以後,舉凡要去"翻垃圾捅"者,"做奸犯科",及"做見不得人的事"者。一、請勿!穿康輔社的藍衣、或紅衣出門。二、見到社裡的夥伴,請勿主動打招呼。三、只能在午夜十二點過後行動,且請以"黑色垃圾袋"罩住頭部。四、凡違令著,以社規、"三刀六洞"處置。~陳篤行文~」「志傑回應:陳篤的"精神狀況",本來就不太好;最近!可能壓力比較大,好像!又"發病"了。大家!不要理他,讓他自生自滅~」。

"霧之鄉生活營",這晚!在銘賢堂!石頭牆下的社址,開"總籌"會議,還有!活動排練。再過幾天,生活營!即將正式出隊...。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