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四十九章88康輔社霧之鄉生活營出隊霧社

1、88"霧之鄉"營火晚會

1988年十月三十日,地點、南投!中央山脈橫貫公路風景區、標高海拔!二千多公尺的"霧社山莊"。時間,晚上七點、由於!高山氣候不穩定,原本!秋高氣爽的天氣,山莊外!突然!下起滂沱大雨。話說,「霧社」在台灣為日本殖民地的時代,原為!台灣山地同胞聚居之部落;而!由於"日本帝國"、對台灣山地同胞的歧視、與長期的不平等待遇。某年月日,台灣山地同胞!忍無可忍,終於!在"霧社"、發生慘烈的抗日事件;當時!霧社部落的"頭目"─莫那魯道,率全族!青壯老弱男丁、以原始的弓箭、獵槍、與日本正規軍的現代武器、精良裝備作戰。血戰數日,血流成河,台灣山地同胞孤軍奮戰,明知!寡不敵眾,戰到一兵一卒!仍不肯投降。而此時,頭目"莫那魯道",亦被日本帝國的大軍,以大砲!轟炸機,圍困在霧社的高山叢林之中、孤立無援。....康輔社的「霧之鄉生活營」,即為!莫那魯道的不肖子孫,"莫那魯肉腳─阿峰"!率眾突圍,前往!黑風寨"的食人族部落、求援。淒風苦雨,渡過重重險阻,這晚!七點,"莫那魯肉腳─阿峰"冒著生命危險,終於!來到"食人族部落"黑風寨的寨門口。

「康輔社」籌備的"霧之鄉生活營",這晚!七點,營火晚會!原本!是打算,在"霧社山莊"外的草地舉行;只是,大夥的晚餐時間,高山上!不穩定的天氣、卻突然!下起大雨。『糟了~下雨了,怎麼辦。要不要!改成用雨天備案,辦室內燭光營火晚會~』既下起大雨,即使!雨停,大夥知道,山莊外的草地!也已不再適合、辦營火晚會;於是!這晚的營火晚會,在幾個組長討論過後,決定!由室外的營火晚會,改成!山莊內大廳的燭光晚會。『啊~"此山為我開,此樹為我栽";來者何人,報上姓名來~』晚上!七點,"霧社山莊"大廳!已佈置成食人族的黑風寨;而寨門口的守門人,看見!"莫那魯肉腳─阿峰"率眾前來,隨即喝住。"莫那魯肉腳─阿峰"、回答『吾乃~英勇的霧社頭目"莫那魯道"的子孫。由於!頭目,現在!正被日本鬼子圍困,彈盡糧絕;所以,我特率眾,"冒死"前來請求,貴"食人族"支援、以抗日鬼子。煩請回報~』。待!阿峰把話說完,只見!守寨門的穎仁、進入通報;而後!穎仁,又出來回話、說『英勇的莫那魯道,跟我們的酋長!原本、就是穿一條開襠褲長的好朋友。酋長說,何況!我台灣山地同胞,原本同氣連枝,唇亡齒微!怎麼能!任日本鬼子,在此撒野。各位!勇士,遠道而來!必定饑寒交迫,酋長!請大家!先入寨內、升營火取暖;待!酒足飯飽後,大家!再從長計議,如何!痛擊"日本鬼子"~』。

『啊~謝謝,貴山寨!偉大的酋長,盛情~』"莫那魯肉腳─阿峰",謝過!守寨門的人後;隨即,轉身!一付講悄悄話的樣子,對參加"霧之鄉生活營"的男女大夥、說『噓~小聲一點!告訴你們。"黑風寨"是食人族的地盤,所以!待會,大家!進山寨後,要特別謹言慎行。啊~最好,保持安靜啦。不然!一不小心,惹腦了!他們的酋長─"食人陳篤";恐怕,他會把你們的頭"剁下來"、當下酒小菜~』。『還有啊~"食人陳篤"、是一個未開化的"野蠻人","不識字兼不衛生(台語)";性好漁色,荒淫無道,簡直!骯髒!齷齪!下流!卑鄙!無恥。哈~所以,在場的女孩子!要特別小心,以後!就算!在"學校"遇到他;也要跟他保持三公尺以上的距離,以測安全~』阿峰,一付做賊心虛!在山莊外,賊頭賊腦的!對大家!說完悄悄話後;接著,就帶領著!大家,進入!霧社山莊大廳,佈置成的黑風寨。

此時,霧社山莊大廳!燈光全滅、只!在最前方!一個用桌椅疊的高台,兩旁分列幾個人;其中!靠近中央的,有兩個人!拿著火把。火把照耀處,只見!陳篤,臉上!鬼畫符似的"黥面"、倒穿藍衣!打赤腳,一付威風凜凜的樣子;陳篤,大喇喇的!就坐在大廳前方中央、鋪著軍毯的高台之上,頭上!還綁了紅布條、上頭更插了隻雞毛。而!待眾人進入大廳後,"莫那魯肉腳─阿峰",便也先讓大家,圍著大廳中央一塊、立滿蠟燭的木頭;安安靜靜的!呈馬蹄型坐下。『啊~有朋從遠方來、不亦樂乎。"莫那魯肉腳─阿峰",你率眾!前來黑風寨;一路驚險,此時!必定又饑又餓。啊~本寨,也沒什麼!好款待客人,不如!就請各位勇士,先在!此升營火取暖。待~本大酋長,現在!就去"殺兩個人"、來請大家"吃肉"~』火把照耀的幽暗山莊大廳,陳篤!一看大家都坐定後;便在!前方的高台上、大聲講話。此時,"莫那魯肉腳─阿峰"、聽陳篤說!要去"殺人"來請客,急忙、也回答『啊~"吃人不吐骨頭"的陳篤。啊~不對、不對。是!"食人陳篤"大酋長~』。『呵~我們霧社各部落,都已經"改吃素、不吃葷";最近,大家!更"敲起木魚"..呵~。何況,他們大都是大一的新生,要吃"人肉"、恐怕!會拉肚子。所以!大酋長的盛情,我們心領了就是~』幽暗的大廳,阿峰!隔著中央的燭台,與陳篤!面對面;只見!阿峰,一下子!打躬作揖、一下子!又是敲木魚,唱作俱佳;其!妙語如珠,更引得!參加營隊的學員、忍不住的笑。只是!這大廳的笑聲,當然!也引起,"食人陳篤"的不快。

『誰~是誰!放屁~。來人啊~把放屁的人,給我拖出去砍了;順便!切成"生魚片",來給大家吃~』陳篤!坐在高台上咆哮;且!果真!站在他身邊的幾個人,就要!過來!拖人出去"殺來吃"。所幸,"莫那魯肉腳─阿峰"及時!出言制止、說『喂~"食人陳篤",我們遠來是客,你怎麼可以吃他們呢;他們來參加"霧之鄉生活營"、都有"繳錢"給康輔社耶。況且!大一新生、肉太嫩!也不好吃。再說,你身邊!那幾個大三、穿藍衣的,有人!出隊的錢、到現在!還沒繳齊;如果!要吃肉,那也應該!"殺他們"來吃啊。呵~』。『嗯~"莫那魯肉腳─阿峰,汝~"言之有理。待!本大酋長,帶他們去討論一下,今晚!要吃誰,"料理一下後事"。那營火晚會,現在!我就先請、我們寨裡的勇士、與美女,為大家!獻舞吧。喝~那我就去"料理後事"了~』陳篤,說著!大喝一聲,作英雄狀!跳下高台;隨後!轉身,似乎!就要離去。只是!大家,才以為!可怕的"食人陳篤",就要離開;不料,陳篤!向前才走了兩步,突然!卻見他,猛然的轉身,張牙舞爪的!向前衝過來,且!面目猙獰的、大喊『喂~"莫那魯肉腳─阿峰",你們要吃男的,還是!吃女的~』。『啊~男的肉!比較結實,有咬勁。然後!女的肉,比較!甜美多汁。價錢一樣~』陳篤,突然的!大喊,且張牙舞爪,猛然!嚇了大家一跳。此時,幽暗的大廳,大家!更發現,原來!在陳篤臉上、不止有鬼畫符的"黥面";而且!從他的額頭到下巴之間,還有!一道駭人的刀疤,狀極可怕。

『呵!呵~啊,那我們就吃,一半男的!一半女的,好了~』"莫那魯肉腳─阿峰",笑著!點菜;而,陳篤!在聽了阿峰的回答後,這次!總算!真的轉身離去。『喂~"莫那魯肉腳─阿峰",你們要吃一半!一半的。那是!上半身男的、下半身女的;還是!上半身女的、下半身男的~』才說,"食人陳篤"離去;不料!他卻又再次,從幽暗中!衝出來,同樣!張牙舞爪的!大喊,且問的問題!更奇怪。而!此刻,阿峰!似乎,也被陳篤的陰魂不散、嚇了一跳,笑的!有點岔了氣的、說『呵!呵呵~"食人陳篤",你這個很難回答耶。不要說!我愛貪小便宜。我們要"比上有餘","比下也有餘"的,就是啦。哈!哈~』。『喂~"吃人不吐骨頭"的陳篤,你真的!很囉唆耶。走了啦,你不要一直搶戲、好不好~』營火晚會的主角,是"莫那魯肉腳─阿峰",面對!陳篤的不斷搶戲,不禁!想把這個瘟神、轟走。『喝~好吧。獻舞~』火把照耀的山莊大廳,陳篤,終於!宣佈下一個節目;只不過!人走了,大廳外!卻聽見,"食人陳篤"張牙舞爪的聲音、又大喊『喂~"莫那魯肉腳─阿峰",你們的肉、要吃幾分熟的~』。

2、香舞、迎火神

『喝~獻舞~』黑風寨,霧社山莊大廳,"莫那魯肉腳─阿峰"!大喝。接著,營火晚會!正式開始,就是!由四男四女,八個小隊輔!身穿康輔社紅衣;且!每人!兩手各拿、兩大把!點著的香,為大家!表演的"香舞"。「~來自中原的一群夥伴,結廬東南山;塵緣難盡,莫對寒窗...」香霧繚繞的十六把香,八個小隊輔!在"香舞"的音樂聲中,出場;隨著音樂而舞。"香舞"的舞蹈,簡單!並不繁複,而其重點!主要是,只見!八個小隊輔!手中的十六把香;劃過黑暗中,星火點點!所帶動的,彷彿!流星般的光影讓人眩目。「~香火在雨中燒,...血脈相連,已漫步青山...」只見!無數火紅的香頭,星火點點!在幽暗中劃過,把山莊大廳!裝點的氣氛神祕而神聖。猶其,當!香舞的歌!唱到副歌時,八個小隊輔!斜對角的跳躍,互相交錯而過;而當!跳躍在空中之時,小隊輔!必須把自己手中的兩把香,互相敲擊。剎那間,黑暗中!山莊大廳,頓時!更彷彿!下起流星雨,煞是好看!壯觀。

「~香火在雨中燒,...血脈相連,已漫步青山...」跳躍,小隊輔!敲打手中的香,山莊大廳!不斷,下著流星雨;可!這場面,雖壯觀!卻苦了,跳"香舞"的小隊輔。因為,每次!跳躍敲擊手中的香,只見!火花在空中四散,當然!一不小心,就有些火花,會掉到跳舞的小隊輔頭上。"香舞"四散的火花,要是!掉到女生的長髮上,當然!跳舞的女小隊輔,難免!邊跳舞,邊暗自流淚;而!要是,火花!掉到了流短髮的男小隊輔頭上,往往!會燒到頭皮,那就!可真的!會讓人,邊跳舞!邊發出慘叫聲。此時,程泉!手拿著香,跳著"香舞",無時不刻,無不戰戰兢兢;而!其他,小隊輔亦同。(※附─香舞MP3)

"黑風寨"─霧社山莊大廳,待!八個小隊輔,獻舞完畢,方退場。而後,幽暗的山莊大廳之中,此時,突然!竄出兩個全身打扮奇怪的人;邊呼喊著!大家聽不懂的話,邊繞著營火狂奔,手裡還拿著樹枝亂揮,嚇了大家一跳。『啊~火神來了。我們的大頭目"莫那魯道",正在與日本鬼子、浴血奮戰。我們趕快,跪求火神,點燃營火;保佑~我們的大頭目~』幽暗的山莊大廳,"莫那魯肉腳─阿峰"!才剛看見!兩個奇怪的人竄出,便高呼"火神來了"。此時,大家!才知道,這一高一矮!滿嘴胡言亂語,且全身皆以衛生紙包裹的像木乃伊的人,原來!即是火神。於是,眾人,在阿峰的引導之下,紛紛繞著營火!圍成圈;且!五體投地,與阿峰做著同樣的動作,倒身便開始拜火。『@##%^,~#!%..."死人骨頭"阿峰..』只見!兩個火神,終於!停下腳步,且隔著營火面對面,嘰哩咕嚕的講話,狀似!兩隻火雞在相對咆哮,卻沒人聽得懂;頂多!只聽得懂一、兩句,像是罵人的話,逗得!大家想笑又不敢笑。不過,倒是"莫那魯肉腳─阿峰"!似乎!就只有他一個人,聽得懂,兩個火神!彼此在講的話。

『啊~恭迎兩位火神降臨,但!不知兩位火神,從什麼地方來,叫什麼名字。今天!來到這個霧社山莊"黑風寨",又有什麼事!要教誨大家~"這群不肖子孫"~』幽暗的山莊,此時!大家,都已圍著營火!跪趴在地上;只聽得,"莫那魯肉腳─阿峰",正在請示火神。『@##%^,~#!%..."死人骨頭"阿峰..AIDS !$!,阿里不達..~』由於!兩個火神,連臉都用衛生紙矇住,所以!大家,也不知道他們是誰;只是,在一陣嘰哩咕嚕之後,阿峰!終於!得到"神諭"、說『啊~弟子明白~』。

『啊~大家,這兩位火神,原來!矮的這個,叫"伏羲阿俊";然後!那個比較高的那個、叫"神農志傑"。"伏羲阿俊"、與"神農志傑",這"兩隻豬"~啊!不,這兩個火神;今晚!來到黑風寨,主要!是要來教導大家,何謂,四維八德~』"莫那魯肉腳─阿峰"!向大家,解釋了!兩個火神的神諭;而後,只聽!火神"伏羲阿俊",又是!嘰哩咕嚕一陣。接著,阿峰!又向大家解釋,說『啊~"伏羲阿俊",說要他點營火、可以。但!大家!必須要做到,"禮、義、廉、恥"四件事。大家!待會,記得,要跟著我說,跟著我做~』。

『"禮"─見到"伏羲阿俊",須高喊"阿俊萬歲,萬歲萬萬歲"~』山莊大廳!才說大家聽不懂、火神講的話,不料,此刻!"伏羲阿俊",從他嘴裡講出來的話;大家!卻聽得!清清楚楚。而後!只見,"莫那魯肉腳─阿峰"高舉雙手,覆頌『見到"伏羲阿俊",須高喊"阿俊萬歲,萬歲萬萬歲~』;隨後!大家跟著阿峰覆頌,又五體投地、拜火。『"義"─回學校後,必須加入康輔社,不然!大卸八塊~』『"廉"─早餐!中餐!晚餐,都必須把飯菜吃光光~』『"恥"─阿峰!自稱東海第一美男子,很無恥~』黑風寨山莊大廳,"伏羲阿俊"! 一一的說出他所謂的"禮、義、廉、恥"。而!為了讓火神點火,大家!也一一覆頌,隨之!拜火;只是!覆頌到"阿峰很無恥",大家!仍不禁想笑。

營火晚會,拜火的儀式!尚未結束,待!大家,已從"伏羲阿俊"那裡,習得了!"禮義廉恥";當然,還得!從"神農志傑"這裡,再習得,"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的八德,火神!才會點火。『"忠"─女生!要忠於男生。』『"孝"─男生!要孝順女生。』『"仁"─大家!都同情阿峰,才承認!他是吉他王子。』『"愛"─加入康輔社,就是!愛的最高表現。』『"信"─說要加入康輔社的人、要言而有信。』『"義"─我喜歡的女孩子,大家!不能跟我搶。』『"和"─大家!都知道,陳篤是和尚、是禿驢。』『"平"─高呼:阿秀是"很平"的"太平公主"~』。只聽!"神農志傑"一一的高喊他的八德;而!大家,也隨之覆頌,又是一翻嬉笑,一翻拜火。

營火晚會,雖因霧社高山上下雨,而改為!室內的燭光晚會;不過!一切的過程,依然!如同室外的營火晚會,而!當然,熱鬧的營火舞,大家!也是要跳的。幽暗的山莊內,待!拜火儀式完畢,兩個火神!正在一一點燃,插滿中央木頭上的蠟燭之時;而!此時,營火舞的音樂,也已響起。「~朋友們圍過來,營火已經熊熊的燃起;看看你、看看我,歡笑在我夢中。聽我們高唱,哦~」山莊大廳的空間,"莫那魯肉腳─阿峰",隨著!中央木頭上的燭光點亮,帶大家跳起了營火舞。只見!燭光、樂聲中,黑風寨的營火晚會、正展開。「~一天的辛勞的工作已經到了一段落,等太陽下山!這森林中,歌聲笑語多快活。聽我們高唱,哦~美好的一天~」。(※附─營火舞MP3)

X X X....

※黑風寨營火晚會留影:1

3、內觀靈魂,陰柔陽剛!男歡女愛的問題

不知年月日,程泉!在生死交界的幽冥。幽冥燭光點點,"霧之鄉生活營"的黑風寨、營火晚會正熱鬧;而!程泉!內觀自己、混沌的內心世界,卻不禁!感傷。「~"髮從今日白,花是去年紅。豔異隨朝露,馨香逐晚風。何需待零落,然後始知空"。年輕時的我曾何等快樂,難道!這一切,真都只是!夢幻空花,也無法把抓;然而,為何!它卻又長存在我的記憶。我的記憶,卻又何以讓我快樂,讓我悲傷,又何以讓我感覺痛苦~」混沌的內心世界中,程泉的靈魂在冥想。營火晚會!燭光閃爍處、散發出一片暈黃,此刻,程泉!看見!那片暈黃色,似乎!正越來越擴散;而後,程泉!更發現,讓那暈黃色擴散的,似乎!並不是燭光,而是!充滿歡笑的人群。程泉!幽暗的內心世界、原本一片感傷,而後!在那片淡黃色光暈的擴散中,逐漸!感染到歡笑、快樂;此時,程泉!頓有所悟的、想起「"心理學"說,情緒!是會互相、彼此感染的;難道,這淡黃色的光芒,即所謂,快樂的情緒。似乎,這淡黃色的光暈,是從每個人身上釋放出來的;而後!彼此!交相感染,逐漸擴散~」。

「歡笑、快樂,既是!人心靈中的一種光芒;依此類推,那其他情緒、也必當是。所以,當我的靈魂!浸泡在這黃色的光暈中、便覺快樂;反之!沉浸在幽暗中,便覺感傷~」黑風寨營火晚會,程泉!追憶著!年輕時的快樂;不覺,自己!內心世界的混沌,處在淡黃色的光芒、與幽暗中交雜,時悲時喜。而在!程泉!內心世界的淡黃色、與幽暗交錯中,當他!不由自主、想起了惠芬;程泉!發現,似乎!更有一種異樣的光暈、如絲如縷的!更吸引著他的靈魂前往。程泉,內觀自己的內心世界,發現自己、好像!化成了一隻飛蛾;直追著!混沌中,那如絲如縷、異樣的光暈而去。

時間,似乎!是"霧之鄉生活營",出隊前夕的行前晚會。行前晚會!已於晚上八點,在"視聽大樓"結束,而!此時,程泉!化成一隻飛蛾;正飛到!理學院前的草坪、繞著!理學院台階下的水銀燈飛。程泉!拍著翅膀,看著!年輕的自己!當小隊輔,帶領著!"霧之鄉生活營"的排灣族小隊;正在!理學院前的草坪,選著!小隊長,編隊呼、隊舞,還有自我介紹。然而!理學院前,水銀燈下,歡笑,快樂的氣氛!與散發出的一片暈黃色光芒;似乎,這一切,並非程泉,所渴望!前來尋覓。因為,程泉!這隻飛蛾,正在追逐的,是那誘惑自己、一絲如縷的異樣光芒;直到!晚上九點多,小隊聚會結束。而後,程泉!又在黑夜裡飛翔,從學校裡,到東海別墅的夜空之中,又飛往遊園路的租屋處。

話說,程泉,"霧之鄉生活營"的行前晚會結束,將近!晚上十點多;騎著機車,回到遊園路的租屋處。在騎樓停妥機車,進入透天厝,程泉!走到樓梯口處,正要上樓;此時,樓梯旁的浴室,似乎!有人剛洗完澡,門正巧打開,從煙霧漫漫裡!正走出了一個人。原本,程泉!以為,在浴室洗澡的是林棟樑、還是!呂賢。然而!當程泉轉身正要正要上樓,猛然!與浴室出來的人,正好!四眼相對,頓時,程泉!嚇了一跳;因為!從浴室的煙霧漫漫裡!走出來的人、竟然!是個女人。「李玫玲!」在這棟!只有住男生的透天厝裡,程泉,乍然!看見!班花、李玫玲!從浴裡走出來,一時!怔住。而,讓程泉!更驚訝的是,都深夜了,李玫玲!不但!在這棟透天厝洗澡;且當她走出浴室時,身上穿的,竟是一件粉紅色絲質、有蕾絲邊的睡袍。倒是,李玫玲,剛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對於!猛然!遇見程泉,似乎!一點也不驚訝;且!眼波流轉間,似乎,更帶點挑釁。

『嗨~程泉,你回來囉~』走出浴室!帶著滿身的香氣,李玫玲!順口!對程泉問好;而後!一本泰然的,拿著梳子,微側著頭!梳理著長髮。「李玫玲,竟然!在這裡洗澡;三更半夜的,而且還穿著睡衣。難道,她是打算!今晚,要在林棟樑的房間、過夜~」正當,程泉!正要上樓,面對!眼前這一幕,怔住的片刻;卻見,李玫玲!睜著!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圓睜杏眼!依然!斜睨!直瞪著程泉。而其!樣子,更似乎!更像是在對程泉炫耀的、說「哼~想給你,你不要。現在,你想要,也沒得要了~」。「林棟樑,果然!厲害。才不過!追了兩個月,就讓!李玫玲!願意跟他上床,且在他這裡、跟他過夜~」程泉,從怔住的片刻,回過神來,雖然!只對李玫玲!點個頭,沒說什麼!就上樓;不過,程泉!心裡、對於!李玫玲!已經跟林棟樑!同居,卻仍有點吃味。畢竟,像!李玫玲,那樣!面貌、身材皆姣好的美女,那個男人!沒幻想過;何況!這晚,程泉、看見!李玫玲!剛出浴穿著睡衣、一身白晢彷彿凝脂,更覺其!性感,且對男人!充滿女性的誘惑力。空氣中!彷彿!散發著,李玫玲!圓潤的胸脯釋放的女性味道;是的,就是!這種"女人對男人的誘惑力",黑夜裡!程泉的靈魂化成的飛蛾,追尋!那一絲如縷的味道,飛進了透天厝。此刻,拍著翅膀的飛蛾、飛到樓梯口,正看見,從李玫玲身上!散發出一種誘人的緋紅色光暈;而!程泉!似乎,深深受此緋紅色的光暈!所吸引。

程泉,自忖對李玫玲!並無特殊的感情,也許!只是!有嫉妒罷了,便三步跨做兩步的、上三樓;而,李玫玲!隨後,也帶著她一身的緋紅色光芒!上了二樓,直往!林棟樑的房間裡去。此刻,拍著翅膀的飛蛾、跟隨的,當然!是追尋,跟著李玫玲的那一身的緋紅色、飛往二樓;而後!飛蛾,就停在林棟樑,房間的牆壁上,觀察!這緋紅色的光暈、為何如此的誘惑他。『噯~林棟樑。我剛才!在樓下洗完澡,有遇見程泉耶。讓他看見!我在這裡洗澡,還在你這裡過夜;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耶。這樣!他不是就知道、我們同居了~』進了房間!關了房門,李玫玲!就坐在林棟樑、從天花板上!綴滿珠簾而下的床邊。此時,林棟樑!正躺在床上,光看!李玫玲!就跟新娘子一樣,穿著那一身粉紅色的睡袍,他耳裡!那裡還聽得見什麼;只見!林棟樑,伸手一撈!便把李玫玲也抱到了床上,而後!結結實實的把她、壓在自己身體下方。

『啊~玫玲,讓別人知道,我們睡在一起有什麼關係。反正,妳已經是我的女朋友啊,我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別人!管得著嗎。呵~』林棟樑!當然,不止是說說;才與李玫玲!親完嘴,只見!林棟樑!便半起身,把李玫玲的連身睡袍、從裙擺下給掀起來。而後!林棟樑,幾乎!半個人,就都鑽進了李玫玲的睡袍下,也不知!他在幹什麼;只知,李玫玲的睡袍下、隆起處!看似!萬頭鑽動,且!上上下下!到處鑽動,直逗得!李玫玲!全身癢的、笑的!花枝亂顫。此刻,停在房間牆上的飛蛾,雖不知!李玫玲與林棟樑,這孤男寡女!到底在床上做什麼;不過,飛蛾的眼睛!卻能看見,原本!李玫玲身上的緋紅色光暈,就像!紅墨汁泫染一樣,似乎!也投射到了林棟樑的身上。或或者說,當林棟樑!把李玫玲,壓到床上之時,似乎!在他身上!也散發出緋紅的光暈;且與李玫玲之間的緋紅色光暈,互相交纏、與衝擊;而後,緋紅色越來越濃、幾乎!讓人血脈噴張。

『嗯~林棟樑,男生都喜歡霸王硬上弓。反正!別人也都已經知道,我住在你這裡過夜了。就算!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你要負責~』蕾絲睡袍下,只見!李玫玲與林棟樑之間的緋紅色、已濃的!讓彼此血脈噴張;而!此時,李玫玲的身體!也終於再耐不住,林棟樑!濕熱的唇舌攻擊,情不自禁的渴望、男女的關係!更一步的結合。再說,林棟樑,賣力的挑情!唇舌大獻殷勤,終於!獲得!李玫玲、男女交合的首肯,此時!他又怎能蹉跎春宵。只見,林棟樑!依然把李玫玲壓在床上,而後!技巧的脫光、彼此身上遮蔽的衣物;接著,停在牆上的飛蛾,似乎!就看見,林棟樑與李玫玲!兩人的下體、親密的交合在一起、且不斷的擺動。然而,飛蛾的眼睛!看見的,並非!男女交媾的身體;似乎,此時!飛蛾的眼睛!看見的,只是兩團!帶著顏色的光暈,在互相交纏,互相的衝擊。

停在牆上的飛蛾,發現!此時,在床上!交擁的兩團光暈,彼此的外圍!籠罩的、都是濃烈的緋紅色;然!上方那一團光的內部,似乎!呈現汙濁的泥黑;而!下方那一團光的內部,似乎,呈現的是潔淨的水白。而當,濃烈的緋紅!在上下兩團光暈間、互相交纏衝擊;似乎!同時,也把兩團光暈內部的污濁泥黑、與潔淨的水白,帶到了彼此!的光暈中,互相交溶成一體。林棟樑、與李玫玲!在男女的交合中,感到!一種心靈上,從未有過的滿足與快樂;而!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愛"、與幸福;其過程!就像!電池在充電,或恰似!游離的正電離子、與負電離子的結合一樣。只是,所謂的愛情,陰柔與陽剛!這男女之間、兩股能量的互相充電,卻又能滿足彼此多久。

「1988年10月x日大度山日記:林棟樑、和李玫玲,後花園裡私訂終身真好;人約黃昏後,下課了!就出雙入對,然後!晚上睡在一張床上;漫漫長夜,兩情相悅!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唉~看別人那麼幸福!我都追不到女朋友,太空虛了,心裡!常常!莫名奇妙的憂鬱;如果!有一個女朋友就好了,我想只要有女朋友,我就不會再空虛、憂鬱。唉~心裡的迷惘、苦悶都無處傾訴,不想了。"霧之鄉生活營"!明天出隊,早點睡吧;明天,我還得當小隊輔,帶小隊...。」X X X

4、霧社夜遊,星夜談心

不知年月日,程泉!在生死交界的幽冥。幽冥!燭光點點,霧社山莊!黑風寨營火晚會,剛散場。晚上將近九點,山莊外!雨早已停,而!所有小隊;此時,也正陸續!走往夜遊的路上。大夥,這天!早上七點多,從學校!報到、出發,中午!十二點左右到霧社山莊;吃過午餐,下午!玩抓貓頭鷹的大地遊戲,大家!又跑遍了霧社的風景點。整整玩了一天,即使如此,到了晚上九點多,大家!夜遊的遊興仍不減。一如往常,似乎!參加營隊的人,總是陰盛陽衰、女多於男;像!程泉帶的小隊,女生就有十一個、而男生卻只有三個。循著山莊外黑暗的小路,大家!在夜遊的路上,總難免要製造一些刺激!讓女生尖叫,似乎!這也已成營隊的慣例;而!此刻,參加營隊的少數男生!可就大有用處,不管!是什麼貨色,也總能充當英雄!保護女生。像,這次的"霧之鄉生活營",夜遊的路上,平均!每一個男生!要保護三、四個女生;所以,在漆黑的山路上,只見!每個男生!不管是強壯的,瘦弱的,身邊也總圍著三、四個女生,真可謂!大享齊人之福。只不過,參加營隊的女生,也不是!每個都漂亮,所以,夜遊的一路上,被前呼後擁的男生;其!下場,也有可能!飽受煎熬、折磨,甚至!感覺被蹂躪,而!導致,身心靈嚴重受創的、也不在少數。

程泉,跟隨在夜遊的隊伍之中;不應該說,程泉!是跟隨在夜遊的隊伍之後,因為!程泉!能看見自己,就走在夜遊的人群之中。此刻,在霧社的高山上,程泉!似乎,是飛過!路燈下的一隻飛蛾;當!夜遊的隊伍,經過山路昏暗的路燈下之時,隱約!可見,有隻飛蛾!拍著翅膀,就跟隨在夜遊的人群之後。『啊~樹上有鬼~』這次!"霧 之鄉生活營"的夜遊,雖然!沒有特別設計活動、或裝鬼嚇人;不過,漆黑的夜遊山路,還是!會有男生!拿著手電筒,往樹上!往草叢裡亂照,而後!裝神弄鬼的鬼吼。當然,其目的,不外就是,想嚇嚇身邊的女孩子;畢竟,在夜遊的路上,少了女孩子的尖叫聲,似乎!也就少了許多樂趣。『啊~啊~好可怕~』『啊~不要嚇人家~』聽著!女生一聲一聲的尖叫,拍著翅膀的飛蛾,跟隨在夜遊的人群之後。巨木合圍的漆黑的山路,深夜後!雲霧包圍高山,飛蛾的眼睛看見;此時!膽戰心驚,夜遊的人群,身上散發出淡淡綠色的光暈。而當!拍著翅膀的飛蛾,飛進了!那淡綠色的光暈之中,似乎,不由自主的!也產生了莫名的恐懼感;就像!夜越來越深,迷霧!也漸漸籠罩霧社。

程泉的靈魂!迷霧中,正在內觀自己的回憶,搜索知識、連結經歷;編織時間,架構著自己!內心的世界。霧社!深夜滿山的迷霧中,待!大家!從夜遊的路上,將近十點!又回到霧社山莊;而!此時,霧社山莊的大廳,早已用燭光、小桌子與軍毯,佈置成了!一個溫馨的星夜談心場地。布農、阿美、雅美、排灣,四個小隊!進到霧社山莊後,小隊輔,就將!自己的小隊,各自帶領到自己桌子邊、席地圍坐。待!值星官!宣佈休息五分鐘,讓從夜遊路上!驚嚇回來的人、上個廁所!或洗手什麼的;之後,等所有人!再就座,只見!一盞聚光燈!照在幽暗山莊的最前方,而!星夜談心!就要開始。『喂~少年咧。借問ㄟ,東海大學!要怎麼走。喂~少年咧。你有在聽否。你臭耳聾哦~』山莊大廳前方,聚光燈!照耀處,只見!阿俊,佯裝!成一個佇著柺杖的老頭子;正在對一個、坐在地上的年輕人問路。卻見!那坐在地上的年輕人,程泉,一付吊兒啷噹的樣子;嘴裡刁著煙,手裡!還著罐可樂!搖來晃去的,甩都不甩阿俊的問話。

『喔~真讓人!搖頭,現在的年輕人,一點!做人的道理都不懂。唉~教育失敗哦~』老頭子!阿俊,搖頭嘆息!自言自語的走開;之後,接著!玲玉,蹦蹦跳跳的上場,看見了程泉!對程泉、說『程泉~走啦。我們去參加社團,還是!露營。青春不要留白嘛~』。只是!面對玲玉的邀請,程泉!仍不為所動的,繼續!抽著煙;接著,玲玉!悻悻然的走了。跟著!穎仁上場,對程泉、說『ㄟ!程泉,咱們去打電動,還是!撞球啦。不然!去跳舞啦~』。『"只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不然!我們去、把馬子啦~』面對!穎仁的邀請,程泉!隨即起身;不過!猶豫了一下,程泉!卻又坐下,當!"我有話要說"的音樂聲響起時,程泉!開始獨自沉思。『唉~這就是你的人際關係嗎~』當程泉沉思,此刻,傳來!志傑在一旁的旁白。原來,"霧之鄉生活營"星夜談心的主題,正是!大學四學分;而!此刻,程泉!演的第一幕戲,正是關於!大學生的人際關係。

『查,東海大學工工系三年級學生,陳篤,因!時常翹課搞社團,致使!三分之二學分不及格。依校規一千九百八十八條,勒令退學,特此公告。中華民國七十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山莊大廳!最前方,待!程泉演的第一幕戲才退場,聚光燈熄滅!重新照亮處,只見!有一張大海報;而!志傑,正在一旁!旁白,唸著大海報的內容。大家!看了海報的內容,已大致知道,這第二幕戲!演出的,正是!大學四學分中的"社團學分";只見,陳篤!一臉垂頭喪氣的上場,然後,突做!仰天長嘯狀,大喊『康輔社~都是你害我的~』。只是,陳篤!這麼一喊,讓大家!笑成一團,差點!把原本!浪漫溫馨的星夜談心,搞成了鬧劇;所以,陳篤!當然,也就急急的被趕下場;立刻,換上!第三幕戲,由阿秀!演出、大學生的"家庭學分"。

『鈴~鈴~。喂,這是電話答錄機。你好,家裡!現在很忙,賺錢養小孩上大學!不容易啊。請在!聽到嗶聲後,留下錄音~』霧社山莊大廳,聚光燈照亮處,此刻!正看見,阿秀在打電話;而!志傑,則旁白!電話答錄機的聲音,聽起來!聲音很假。只見,阿秀,聽完!電話答錄機的聲音後,便開始留言、對著電話、說『哈囉~爸、媽。這個星期日!我恐怕不能回去了;社團有活動,我很忙、抽不出身。還有!學校,也要考試了。對了~爸、媽,錢快不夠用了,快點寄錢來給我。拜拜~』。阿秀,話才說完,接著!志傑,又旁白『唉~你只有要錢的時候,才打電話回家嗎~』。演完了第三幕戲,接著!演出的,當然!就是!大家最期待的─大學生的"愛情學分"上場。

「紅塵若是只為這段情,讓我這生就只為這段情;一生只愛一個人,一世只懷一種愁。纖纖小手、讓你握著...」霧社山莊大廳,聚光燈!照亮處,在"最愛"的歌聲中;只見,阿峰與小蘋!扮成牛郎織女,距離!由遙遠!而慢慢靠近,最後!兩人終於相擁、好不郎浪漫。只是!當燈光熄滅、再照亮,只見!小蘋!已大著肚子,手拿拖把在拖地,而!阿峰、則抱一個嬰兒!在餵奶。『~心事若不說出來,有誰人會知;有時候!就是說出來,也無人可諒解~』所有的浪漫,結婚後!都已不在,而!此時,配樂更已換成了台語的"心事誰人知";正當!大家,對阿峰與小蘋的愛情、感到嘆息。而!志傑,此刻,更在一旁哀聲嘆氣的、旁白『唉~一場遊戲,一場夢啊~』。

燭光昏黃的霧社山莊,大學四學分的四幕戲演完後;接著,只聽!玲玉,便拿著麥克風,親切的!感性的,對大家說『嗨!大家,今晚的星夜談心,我們的主題!就是關於,大學的四學分。剛剛!服務員,所演的戲,或許!有點誇張;但!我們主要,就是!要讓大家有個討論的方向。待會兒,星夜談心,各小隊的小隊輔,還有!康輔社的藍衣;也都會加入各桌,與大家,一起討論關於!大學的四學分。嗯~在座的學員,大部分!應都是大一的新生,然後,我們康輔社的紅衣、藍衣幹部,都是大二、大三;所以!在這方面,也許!能給大家,一些建議也說不定。當然!我們都只是閒話家常,大家!請不要太拘束~』。『對啊~"我走過的橋、比你們走過的路還多"。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才說,玲玉的聲音,聽起來!很感性,只不過!玲玉的話!才說完,便聽見!志傑在一旁,語出驚人。而!志傑,既然說話了,阿俊!又豈有沉默之理;只聽,阿俊!接了志傑的話、又說『嗯~志傑,言之有理。"我吃過鹽,也比你們吃過的飯還多"。聽我的話!就沒錯,包你們!都變成"曠男怨女"。嘻~』。

『哈!哈哈~』燭光中的霧社山莊大廳,聽了!志傑,阿俊的話,大家!又是哈哈大笑;而!星夜談心的時間,大家!也更顯輕鬆愉快,且溫馨。直到深夜十一點,"霧之鄉生活營"第一天的活動,也已告一段落。霧社深夜的迷霧,漸漸籠罩霧社山莊,此時,程泉的靈魂,內觀自己年輕的回憶,編織著自己年輕的故事。...晚上十一點,臨睡前,值星官!對大家,宣佈『明天早上,我們要"晨祭─莫那魯道",起床的時間不一定,可能八點,也可能半夜兩、三點。大家!要提高警覺。另外,集合時,大家!必須整理好行李,盥洗完畢。所以,待會解散後,大家!沒事,就趕快就寢~』。....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