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章88霧之鄉晨祭─莫那魯道

1、晨祭─莫那魯道

1988年十月三十一日,霧社!海拔二千多公尺的高山上,凌晨!四點半。正當!程泉,夢見自己變成一隻飛蛾,獨自在霧社!幽暗的山林間四處飛翔;此時,霧社山莊的寢室內,卻有人!輕輕搖醒了程泉、寤寐間!程泉惺忪的睜開眼,看見!原來!是玲玉。『程泉,起床囉。已經四點半了。衣服要暖一點哦,山上蠻冷的~』玲玉!叫醒程泉後,又陸續的叫醒,也正在寢室裡熟睡的,所有康輔社幹部。只見!大家,臉上都是睡眼惺忪,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容易叫醒;因為!昨晚生活營的活動,星夜談心結束!已經十一點。而後!當參加營隊的學員!都去睡了,康輔社的幹部!卻又得跑、隔天的活動的流程,直到!凌晨十二點多,才睡;也就是說,即使!營隊累了一天,這一晚,大家!卻大約都只睡了四個小時左右。『喂~陳篤。起床了啦~到底要叫你幾次,捏下去哦~那麼愛賴床~』面對!昏迷始終叫不醒的人,像陳篤;玲玉!老實不客氣的,伸著兩跟指頭!就往他的大腿捏下去,頓時!草莓般的瘀青、讓陳篤!不得不在哀嚎聲中、醒來!面對這嶄新的一天。只不過!陳篤,醒是醒了!嘴裡卻直、嚷嚷『玲玉~妳這個殘暴的女人,比"日本鬼子"還可惡,竟然!在我這麼~"隱私"的大腿、捏得瘀青。將來!我老婆看見了、怎麼辦~』。

清晨四點多,天色尚黑,且深秋!高山上的天氣更是陰寒;而!霧社山莊外,只見!迷霧濛濛!彷彿夾帶雨絲、一陣陣白茫茫的飄過。正當!大家、在幽暗的霧社山莊、內內外外!忙著盥洗;卻見!阿秀,早已裝束整齊,精神奕奕的!將一頭捲髮、綁著馬尾,且在腰間還插著把開山刀,走進寢室。『好啦~好啦。大家!快點起床了、盥洗一下;再賴床的人、我就用"開山刀"砍了~。然後!除了值星官,還有生活組準備早餐的人外。其他的人!都快點,到"莫那魯道紀念碑"那裡,佈置晨祭的場地啦。對了,志傑~待會!你帶大家走小路過去,會比較快~』阿秀!綽號"菲共",一臉的精悍!就是給人紀律嚴明的感覺;當然!若是要阿秀,進幹部寢室!叫人起床,她可也不會像!玲玉那麼溫柔"用捏的",而是!開山刀侍候。待!清晨四點五十分,值星官!吹哨,要參與生活營的所有學員起床;而此時,志傑、也早已帶著!康輔社的紅衣、藍衣幹部,從霧社山莊的小路、摸黑!前往"莫那魯道紀念碑"、做晨祭的場地怖置。

志傑,為了抄近路前往紀念碑,所以!離開霧社山莊後,帶大家!走的是一條雜草叢生的山路。只見!迎面陣陣飄灑的迷霧中,志傑!走在最前頭,一路!揮舞著!手中的開山刀、披荊斬棘;而!大家、摸黑在小路上、穿過!漆黑的樹林、與叢生的雜草,也恰似!"莫那魯道"當年抗日、疾走於黑夜的群山萬壑。雖然!發生在日本殖民時代,"莫那魯道"率領山地同胞的抗日事跡,程泉!並不是很清楚;只不過!在霧之鄉生活營的行前晚會,經過!志傑,對大家的一翻解說,此時!程泉!心中也大概有點譜。程泉!大概知道,"莫那魯道"他是當時!霧社山地部落的"頭目";而由於!不滿日本人的欺凌,乃率全族!青壯老弱男丁、以原始的弓箭、獵槍、與日本人對抗,最後!卻被日本的正規軍、以現代武器、及精良裝備,困在霧社的高山叢林之中、孤立無援。血戰數日,"莫那魯道"明知!寡不敵眾,戰到一兵一卒!卻仍不肯投降;於是,日本人!在腦羞成怒之下,屠殺!霧社部落的老弱婦孺。

『由於!台灣的山地同胞,熟悉中央山脈的叢林作戰,最後!日本大軍在久攻不克、無法取勝之下;竟然!卑劣的、使用毒氣,用飛機滿山噴灑,將所有躲在山林中的山地同胞、都毒死。而後,日本人!更將他們的頭顱全部砍下,且擺在地上!照相取樂,泯滅人性!慘絕人寰,莫過於此;然而,縱然!日本人再殘暴、冷酷,"君子可奪其氣、不可奪其志","莫那魯道"的勇敢抗日、就是!民族英雄的最佳的寫照~』霧之鄉生活營的行前晚會,程泉!記得,當時!志傑,在解說!這段台灣歷史的事跡之時,一臉正氣、似與!平常時的詼諧逗趣,大不同。而!或許吧,在康輔社裡!除了!辦活動、帶團康、說玩笑話外,每個人!也總有他的另一面;只不過!那隱藏在每個人心中的另一面,即使!是多年的朋友,也未必就能理解。

"晨祭─莫那魯道",是霧之鄉生活營中,一個嚴肅、且帶點宗教儀式味道的活動。志傑,循著霧社山莊的小路,踩著一路霧氣中的草濕、帶大家到莫那魯道紀念碑後;只見!陳篤,手拿手電筒!在漆黑中四處亂照,而後!手電筒的光束!就投射、停在一個大牌樓上的文字。『~"典型足式"。唉呦~志傑,你怎麼!帶我們走到墳墓~』滿山的迷濛的霧中,聽著陳篤的話,又看著!手電筒光束中大牌樓的文字,大家!不禁都打了個寒顫。而後!聽志傑、回答『對啊~這裡好像!就是"莫那魯道",還有那!些抗日勇士的一個衣冠塚啊。所以!大家!要莊重一點、不要開玩笑。不然!待會小心莫那魯道,會出來打你~』。『~"百戰忠魂千秋恨事;一朝義憤萬古馨香"~』一行人!從雜草叢生的小路、走到大牌樓之下,只見!陳篤!又拿著手電筒照著牌樓,唸著兩旁樑柱上的文字。此時,程泉,手提一袋冥紙!就走在陳篤的後頭,而!隨著、陳篤手中!手電筒燈光照耀;程泉!走上牌樓下的階梯,只覺!眼前的牌樓、相當粗獷宏偉。

牌樓!共有四根樑柱,形成三個門,而程泉!在手電筒的照耀下,只見!中間兩根比長的樑柱;右邊寫的是「抗暴殲仇九百人、壯烈捐生長埋碧山」,而左邊的樑柱、則寫著「褒忠愍難億萬世、英靈永在永勵黃魂」。 一群人!站在牌樓下,以陳篤!手電筒的微光,在幽暗!迷濛的霧中,辨識牌樓上的字跡;而後!陳篤,又把手電筒!照向牌樓的最上方,唸道『橫批~"碧血英風"~』。『ㄟ~大家!好了啦。快點做場佈啦,沒時間了~』待大家!還在牌樓下、你一言我一語!辨識著牌樓的對聯、橫批;而!志傑、阿秀!早已手提一大垃圾袋的空鐵罐,走到了牌樓後!階梯上的長走道,招呼著大家,趕快做場地佈置。只聽志傑,吩咐大家『ㄟ,程泉!你先把冥紙、兩張兩張兩張,放進空鐵罐裡。然後,徐文!你在每個空鐵罐、都倒一點煤油下去。這樣!點火後,就可以!變成火罐頭了~』。『ㄟ~其他的人,我們就來排火罐頭,差不多兩三公尺排一個。然後!從牌樓下、走道的兩旁,再繞過紀念碑後,都要排火罐頭~』迷濛的霧中,志傑!在走道上,教大家!做晨祭的場佈;而!此時,阿秀!則手提著一個鐵鍋子、繼續的!向紀念碑走去,只聽!迷霧中!她回頭、對志傑、說『喂~志傑,那排火罐頭的事、就交給你了,要小心火哦。那,我跟阿峰,去弄紀念碑前的火盆了~』。

黑夜,加上迷霧,往往!人在幾公尺外就看不見了,程泉!折著冥紙放進空鐵罐內、徐文!在一旁倒著煤油;而!其他人,則只見!在迷霧穿梭、一下子!出現、一下子!沒入,繞著紀念碑!排著著火罐頭。紀念碑後!黑漆漆的,似乎!是座山的山壁,或者說!這個紀念碑的建築,原本就像是個陵墓;只見!阿俊!從紀念碑後、排火罐頭回來,故意!講些嚇人的話、說『唉呦~黑漆漆的,感覺!心裡毛毛的耶。剛剛!我走到!紀念碑後排火罐頭,怎麼!好像!有好幾個人、在一旁!看我。嗚~』。接著!只聽,最怕鬼的愛珍、訓了阿俊一頓、說『阿俊,你不要故意裝神弄鬼!好不好。這裡!是聖地耶,不要!講那些!有的沒的;不然!我就把你的嘴巴、縫起來~』。『對啊~我們康輔社的人,才不怕鬼。因為!我們的制服上、有繡國旗耶,正氣凜然!就不怕鬼~』聽著!愛珍、訓阿俊,小蘋!也在一旁、幫腔。而!確實,康輔社的紅衣幹部制服、在左臂上!繡著一面國旗;只不過,值此!深秋,高山又天冷,大家!都穿著外套,所以!看不見。此時,康輔社九屆的,身上穿的外套,當然!都是、正式幹部的藍衣制服;而!十屆的紅衣幹部,由於!還沒有藍衣的外套,所以!統一都穿"社會服務隊"的大黃色外套。至於!有人沒"社會服務隊"大黃色外套的,就向!社服隊的器材組調借;畢竟,這次!康輔社生活營的器材組,張權、徐文,程泉!也都是社會服務隊的器材組。況且,"社會服務隊"的器材,此時!也正就放在徐文、與程泉;住的那棟透天厝一樓。

黑夜裡,莫那魯道紀念碑的前前後後,一群人!雲裡來,霧裡去的;直忙到,約凌晨五點二十分左右,才總算!把晨祭的場地、佈置就緒。『五點二十分,應該!五點二十五分,值星官!就會把人帶來。大家!有打火機的、快點,幫忙!把火罐頭都點火;還有!大火盆!也可以點火了~』眼看!晨祭的時間已接近,"莫那魯道紀念碑"前前後後,又是一陣人影匆忙;而後!黑夜的迷霧中,就看見一盞一盞的火光、綻放著昏黃!彷彿萬家燈火照耀、環繞!莫那魯道紀念碑。頓時,大家!望著!眼前一片的金黃色光茫,不禁!都讚嘆『嗯~好漂亮哦。有一種神秘感耶,比想像中的,還更有晨祭的氣氛~』。大家!還正!讚嘆、眼前!這恍若聖境的美景;只不過!片刻,便聽到!阿秀,已經頻頻的催促、說『好了,火罐頭!點著了。大家!有快點各就各位。藍衣排成一排、站在紀念碑走道右邊;然後!紅衣排成一排!站走道左邊。音控!徐文,等通報員!穎仁,回來通報!人快到了,你就放"絲路之旅"的錄音帶。還有,八個拿火把的小隊輔,先站到!牌樓的階梯下、等你們的小隊~』。

『大家,要注意啊。"晨祭─莫那魯道"是莊嚴神聖,大家!都不準開玩笑。最好!從頭到尾,大家!都保持沉默。有誰!敢發出笑聲的,待會活動結束;立刻!就把他在紀念碑前、砍了!謝罪~』志傑,才剛把話說完;只見,跑到馬路上的前方,去當通報員的穎仁,已經!跑了回來,急急的!對大家、說『來了~值星官!把人帶來了~』。『好~徐文,放"絲路之旅"的音樂,大家!深呼吸,盡量!裝嚴肅一點~』阿秀!才叮嚀大家,只見!黑夜裡,值星官!已帶著六十幾個人的隊伍、成四縱列,從迷霧中的馬路上、慢慢走來。『大家,聽口令,向右轉走。面對牌樓!每個小隊成兩列、成八縱列。"晨祭─莫那魯道"是嚴肅的,待會兒!誰都不準出聲~』黑夜的迷霧裡,只見!值星官!把人帶到牌樓下,並嚴肅的!對大家!發號司令;而!此時,站在台階上,八個拿火把的小隊輔、也都入列,手持火把!站自己的小隊之前。『聽口令,八列縱隊,跟隨你們的小隊輔,向前,齊步走~』在值星官的口另之後,八個拿火把的小隊輔,便從牌樓下;延著階梯而上,把各小隊!帶到牌樓之上的步道。此刻,黑夜!飄灑的迷霧裡,在"絲路之旅"空靈的電子音樂中,大家!眼前只見,"莫那魯倒紀念碑"的一片金黃色火光;而!每個人!放眼四周,自己!也都正處在這彷彿聖境的金黃色火光之中。

"莫那魯道紀念碑",此時,從牌樓的階梯而上,兩旁步道、繞到碑後,都是火罐頭的火光;且紀念碑前!更有一個大火盆、燃燒著!熊熊烈火,氣氛!可謂!莊嚴、神秘;而!處在這莊嚴的氣氛,大家!更不禁都噤聲。『晨祭─莫那魯道,典禮開始。執祕請就位~』典禮的司儀! 玲玉,清亮的聲音!響澈黑夜、穿透迷霧;而後!生活營的執秘,加菲貓傅融!便站到、面對!紀念碑的步道中央。接著,玲玉!便在空靈的"絲路之旅",朗誦起,似乎!是志傑!為晨祭莫那魯道,寫的祭文。只聽!玲玉,在飄灑的迷霧中,在火光中!對大家!朗誦。(※ 附─絲路之旅MP3)

『勇敢的莫那魯道啊~你的英勇事跡!有如中央山脈矗立、綿延在這塊土地讓我們仰望。

山嵐自山谷飄昇、是你無所畏懼的靈魂,英烈永存於天地、千秋保護子孫。

狂風驟雨可摧折樹枝,殘暴的武士刀縱砍下你的頭顱;而你在土壤灑下的鮮血、如今在黑夜!更化為星辰。

霧之鄉的山林依舊啊~火把燃起處!我們看見了你的身影;迷霧中的紀念碑,那正是你矗立在我們面前的~挺胸巍峨。

勇敢的莫那魯道啊~你有如群山!呼喚著我們、那怕!碧血橫飛~這塊土地永不受欺凌。

黥面的勇士們、霧社的古道有你們的英靈,黑夜裡!!炯炯目光在叢林中、永恆!如火炬不滅。

荒野埋的白骨會化成了我們的土地,山谷溪澗是你們熱血奔流;而北風中!至今,我依然聽見你們抗日的怒吼。

霧之鄉的營虫飛舞處啊~衰草滔天!莫忘這是!我們的家園;迷霧中的山峰縱橫,猶如!你們抬頭傲視~神情巍峨。

勇敢的莫那魯道啊~你豪壯的身影!再也不會孤軍奮戰、百年後!我依約帶領勇士與你聚首。

碧湖倒映群山、群山壯麗是你們的魂魄,翻過高山峻嶺的康輔社勇士,來瞻仰你們的英勇。

枯籐漫草!雖掩埋了長槍與弓箭,但荒蕪大地!縱使無語!我能感覺你們經過;那是歷史的蹤影、我們的步履踏著血痕追尋。

霧之鄉無數的無主孤魂啊~從懸崖那邊遠聎!你可以看見家鄉;迷霧中的土牆茅屋,那正是!你們的家人~感謝你的守護。

勇敢的莫那魯道啊~康輔社的勇士,今夜我們也來到了霧之鄉。仰望!你英烈永存於人間、千秋守護這片土地~...』。...X X X

※晨祭─莫那魯道留影:1、2、3

2、內觀靈魂、正氣、濁氣相博

不知年月日,程泉!在生死交界的幽冥。幽冥!迷霧飄灑,程泉!看見"霧之鄉"一片金黃色的光茫!恍若聖境;白霧從黑夜飄過聖境、而後!又飄入黑夜的叢林,只留下!微濕的地面。空靈的音樂聲中,沉默的人影!魚貫前進,順著步道兩旁的火罐!緩步而行;而後!迷霧中,人群繞行過紀念碑,彷彿!濛濛白霧中的黑色流水。其實,這聖境的白霧、應該是!飄過高山上的雲朵,而!要是!此時,有人從山下望著!這二千多公尺高山的話;那麼,這充滿金黃色光茫的聖境,"霧之鄉"此時!也正是、座落在雲端。雲端的"霧之鄉",濛濛的白霧迎面飄灑,程泉!也不知是"莊周夢蝴蝶,或是!蝴蝶夢莊周";因為,程泉!只覺,自己!彷彿!又變成一隻飛蛾,拍著翅膀、飛入了!一片金黃色的光茫之中。

程泉!在迷霧之中,內觀自己的靈魂。而,這金黃色的光茫,程泉!知道,這也只是一種生命的能量;就如同!人因喜、怒、哀、樂的情緒,所綻放出的五顏六色的能量。只不過,這金黃色的光茫,當人浸潤在其中!會感覺,神聖、潔淨、祥和;而,這種!與世無爭的情緒,或許!也正是,人們所謂!置身在天堂的感覺。或許,程泉,也是!因為!置身在這金黃色的光茫之中,在情緒!充滿神聖、潔淨、祥和之下;似乎!在自己的內心世界之中,除了!五顏六色、喜怒哀樂的情緒外;此刻,程泉!更在迷霧中、看見!自己的靈魂!更深處,有一股伏流湧動。黑頭髮的人圍著紀念碑!在繞行,"霧之鄉"的白霧!似乎、也在旋轉,透過金黃色的光茫,程泉!看見!自己的內心世界;似乎,這環繞的白霧與黑頭髮繞行的人,竟漸漸!變成了!像是在互相追逐,一黑一白!不斷的旋轉,且互相博擊。

「這不正是"太極圖"嗎?原來!生命難以解開的奧祕,竟!就在我的靈魂深處。也難怪!"易經"叫"易"經,因為!不管,你懂不懂;它始終!都存在你的生命裡面、運做。所有的道理,皆垂手可得~」沉浸在金黃色的光茫中,程泉!內觀自己的靈魂。而後,程泉的心靈!連結了,他對太極圖的知識,並知道!在他靈魂身處,互相追逐旋轉的;白色的霧氣叫"正氣",而!黑色的部分,叫"濁氣"。程泉!看見了,正氣與濁氣!就在自己的靈魂裡,不斷的互相博鬥,交互翻湧;其樣子,就像是!黑、白的兩個人!交相抱在一起、倒在地上打架一樣。而!每當,白的!打贏黑的,正氣壓制住濁氣,此時,程泉!就感到!快樂、喜悅、幸福與愛,正是!心理學所說的,產生"正向情緒";反之,每當!程泉!看見,黑的打贏白的,濁氣壓制正氣,則!立刻感到,煩燥、痛苦,憂鬱,甚至!仇恨,內心之中!充滿了負向情緒。

「原來,這正氣與濁氣、在我的靈魂裡面,不斷博擊、與互相爭鬥;就是!一直在我心裡面,那!兩個"生之欲"與"死之欲"的影子,他們!總是!誰也不肯饒過誰,永無止盡的在鬥爭~」浸潤在金黃色的光茫中,程泉!內觀!自己的心靈深處;而後,程泉!也明白,這"生之欲"、"死之欲",正氣!與濁氣,其實!都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只是,"正氣"總是!帶給人們,正向的快樂情緒,於是!人們便冠以"正道"與"光明"之名;反之,因為,"濁氣"總帶給人們負向的痛苦情緒,於是!人們便以"魔鬼""人生黑暗面"、甚或以"消滅"為職志。大部分人!都想消滅痛苦,消滅魔鬼,然而!程泉,此時!在自己的靈魂深處,卻看見!正氣與濁氣、交纏成一片;當!上帝與魔鬼,其實!都一直!同擁抱在一起,那又要如何分割!如何消滅。「不管,生或死,生命!永遠是不可能逃離痛苦的,就如同,他也會有快樂的時候。正氣與濁氣的不斷博鬥,就像生命的引擎,提供靈魂成長的能量。而若是!只存正氣、或只存濁氣,生命都將無法成長;或只有上帝,或只有魔鬼,靈魂都將沉淪~」浸潤在金黃色的光茫之中!冥想,程泉!心中若也所悟。

"霧之鄉"的迷霧中,程泉!內觀自己的靈魂,看見了自己內心世界的光明面、與黑暗面,正氣與濁氣;而!在這兩股力量!互相博擊間,程泉!也感覺,有股能量!自內而外,源源而出。"太極圖"!在心靈中旋轉,一切!就如同,外在世界的白天與黑夜,只不過!白天與黑夜的力量,是由外而內!滲透入內心;所以,相較之下!來自個人內心之中的光明與黑暗,對一個人的影響,其重要性!或許!也不亞於、太陽之於地球的萬物。"霧之鄉"的太陽,已於東方的天空!像個金盆露出,且在山脈與雲層間、漸漸的透出!魚肚白;而!當晨祭結束,火光熄滅前,康輔社的藍衣幹部、與紅衣幹部,趁著!滿山的迷霧!尚未被太陽蒸融,也齊集在"莫那魯道紀念碑"前,合影留念。

『ya~晨祭!成功。感覺!氣氛好神聖哦,矇矇矓的!真的,讓人感覺有點如夢似幻耶。不過!霧太濃了,把頭髮都弄濕了,地上也都濕答答的;眼鏡!也都起霧了,看不清楚。』大家!在紀念碑前合影後,繞著紀念碑!又收拾了!燒盡的火罐頭、與火盆。此時,天色尚暗,而值星官!也早已帶著隊伍,前往!下一個活動的出發地點;準備!大家,要前往遊碧湖、與吃早餐。

3、碧湖遊!選霧社之花

霧社的山間小路,清晨!六點左右,滿山繚繞的雲霧!在曦微的晨光中、已漸散;換來!滿路上,霧濕的花草扶疏、與一路的鳥語花香,伴隨!一群青年男女的歡笑聲,正走向碧湖。『ya~好多牽牛花哦。我們要多摘一些,連藤也要摘下;這樣,待會!到碧湖後、才能妝扮!我們隊上的霧社之花。嘻,還有,那裡!也有蘆葦耶,要不要!也摘一些蘆葦花,待會插在頭上~』往碧湖的山間小路,只見!十幾個青年男女,一路手牽手;且!每當,看到路上!有什麼野花野草的,便有人歡天喜地,將它摘來放在一個大塑膠袋裡。原來,這些個青年男女,正是!霧之鄉生活營,程泉和李雯!當小隊輔,所帶領的"排灣族"小隊;至於,大家!走路就路!為什麼要手牽手,何況!山間小路一群人手牽手、又更不好走。只能說,這個!"遊碧湖"的活動設計,目的!就是這樣;除了!要讓大家在清晨散步,欣賞!霧社的秀麗風光外,另外!就是要製造男女之間,有接觸的機會。

『喂~摘完花後,要手牽著手,才能繼續走哦~』清晨!霧社山間、清新的空氣裡,李雯!一路!不忘提醒大家、活動遊戲的規定。畢竟,程泉!也是過來人,怎麼會不知道,這些!剛從高中,上大學的小男生、小女生,要是!你不提醒他們手牽手;他們!在放開了彼此手後,還真會不好意思,男女之間彼此!再手牽起手。或許吧,對這些!剛上大學的男生、女生來說,這也許,也是!他們自在唸小學!牽過異性的手外;而後!經歷國中,高中!男女分班、或分校後,直到!上大學,才再次有機會,牽到異性的手。至於,男生的手、與女生的手,在彼此!歷經了國中、高中的疏離與陌生後;直到!上大學!彼此才再牽起彼此的手,而!這之間!有什麼改變,是!什麼感覺,也許!也只有"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了。譬如!程泉,上大學後,每當!握住女孩子的小手,總覺得!女孩子的手好軟、好暖;跟男生的手、既粗糙、又硬梆梆的!完全不一樣。而,那種男女之間不一樣的感覺,自程泉!握過女孩子的手後,總是!深深吸引著他;渴望!有雙女生的小手,不管!白天黑夜!能始終、都讓他握著。

從"莫那魯道紀念碑",到碧湖之間,走山間小路!大約、需要三、四十分鐘的時間。遠脁群山縱橫、俯視溪流碧綠,青年男女手牽手!走在清晨的微寒中;或笑語頻頻,或唱起了"年輕十九"的生活營營歌。『相聚在十九,你我都感到一陣歡欣;曾經共甘苦,曾經同流淚。終於!找到自我的肯定,終於!找到那自己的世界~』欣'賞著一路的山光水色,大家!一路的唱歌,一路的採摘著野花野草;還有!一路,男生牽著女生的手、女生牽著男生的手,這等!愜意,正是!男生與女生、自然而然!接觸的開始。參與營隊,原本!就有增進男女情誼、與正常交往的作用,至少!能讓你在參與的遊戲中,有與異性接觸的機會;所以!就算不是每個人、都能在大學生活中,將交到男朋友或女朋友,至少!在營隊中!你也牽過男孩子或女孩子的手。"年輕的十九",大學的生活!怎能虛度,只聽見!山間小路,大家唱著『啦~啦!啦,年輕的十九,充滿狂妄的抱負;在你我的心裡!有著共同的默契。年輕的十九,屬於!我們自己的天空;在任何一個角落,都有我們高亢的歌聲~』。

『ㄟ~待會!我們隊上的霧社之花,要誰當模特兒、被妝扮啊~』『嗯~那還用說,當然!是讓男生"犧牲色相"囉~』『太好了,那我們把他們妝扮成"泰山"好了~』。前往碧湖的路上,只聽見!隊上、為數多數的女生,一路!你一言我一語的算計;而!幾個男生!面面相覷、臉露難色,竟猶如!等著任人宰割的驚弓之鳥。直到!大家,走到了碧湖,各隊自由活動,或吃早餐、或照相,或欣賞碧湖風光。接著,七點左右,值星官集合了大家,各小隊!便在阿俊與志傑的主持下,開始!忙碌的;以大家!在路上採摘的野花野草,妝扮起了各隊的"霧社之花"。

『嘻~布農族小隊,這個"東西",就是!你們隊上的"霧社之花"嗎。你們確定!這是個"人"嗎?~』"霧社之花走秀選拔"開鑼後,而!果然!各小隊的霧社之花、都是!由男生被妝扮。只見!有男生,半裸上身,被隊上的女生!垂掛滿花花草草、扮成"泰山";有的男生,則一頭被花草捆的像鳥窩,還插著蘆葦,也不知像什麼;更有男生幾近裸體,被女生!以大芭蕉葉,像在包尿布一樣,只包住重要部位,扮成"亞當"。而後,一個一個的"霧社之花",上陣走秀,扭腰擺臀!個個花枝招展的,逗的!大家無不笑的!東倒西歪;尤以!女生,更以自己!初次"打扮"男生的傑作、顯得!樂不可支。 一片笑聲中!只聽,阿俊,接著、宣佈『好~請各隊的"霧社之花",擺出你們最性感的姿勢;我們要開始,投票表決,選出一九八八年的霧社之花~』。康輔社,辦"生活營"的主要目的之一,便是!要讓大一的學弟妹,體會大學生的生活;而!大學生活,男女之間的愛情、更是佔了"大學四學分"之一,所以!怎能不正視。只不過,在康輔社!這群"曠男怨女"的藍衣幹部、與紅衣幹部,辦的生活營中,說要培養出!男女之間,正常的交往態度,恐怕!有點困難;眼前!即是最佳寫照,從此!從康輔社走出去的女生,無不以凌虐男人為樂。而男生!對女生的渴望,從此!則更壓抑、甚至!因被虐而恐懼。"康輔社!是什麼地方",多少男生!對女生的感情、從此!成了"病態",更甚者,可能會"變態"。即使!營隊已結束,久久!仍讓人難以忘懷。....

「1988年11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生活營結束,感覺!自己身上重擔已卸下,謝謝大家,盡心盡力配合。相信十屆,也在這次!生活營,加深了同屆的感情。大家!應多想想,以後自己想走的路線;或!練練美工字,或多練吉他,若遇!不順心的事,可多找學長姊、聊聊。九屆的學長姊、大家!都會很願意、幫助你們的。天氣!轉涼了,小心感冒,出門多穿件衣服。另外!別忘了,星期六下午,開生活營的檢討會;有始有終,為生活營!劃下最後完美的句點。~阿秀留言~」

「1988年11月x日康輔社咆哮家經:辦完了活動,感覺!失落了些什麼,很慚愧!忝為生活營執祕,卻似乎!沒擔什麼重任。不過,辦完活動!和大家!在一起的感覺、真的很好,相信!大家的感情,也都會更好。另外,期中考也到了,大家!別忘了自己功課。有空,到信箱間!去走走,寫個小卡片!放個"ALL PASS " 糖;付出關懷,自己也會覺的快樂。~咆哮加菲貓~」

「1988年11月x日康輔社杜鵑家經:辦完生活營,覺得!很累,想以後!不出來了;但!將來!辦活動,我知道,我還是會出來。期中考,快到了,覺得!壓力好大;可能!會暫時,在社址消失一段時間,到圖書館!閉關練功。壓力過大,偶爾!休息一下,泡杯烏龍茶,也是!滿不錯的哦。貢獻!一盒茶包、放在社址桌上,請自取。~玲玉~」

4、生活營檢討會、慶功、期中考

「1988年11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期中考!歸期中考,生活營!結束了,辛苦了一個多月!大家!總要"慶功";順便!吃吃喝喝"補補身子",不然!怎麼有力氣,應付!期中考。強烈建議:星期六下午,開完生活營的檢討會,然後!大家!就到志傑那裡、吃火鍋。志傑!那裡有一個鍋子,我這裡!也有一個鍋子,可以席開兩桌;大家!酒足飯飽,養的肥肥壯壯的,就不怕!疲勞過度,會在考試的時候~昏倒。大家!說是也不是...。~阿俊留言~」「陳篤回應:嗯~經我深思熟慮,讚成。難得,阿俊的"精神狀況",還能!講出這麼有道理的、人話;應予以!正面的肯定。免得,遭受打擊!"病情"又急轉直下。」

康輔社,霧之鄉生活營!活動結束,回到學校;此時,期中考!也將即。"文理大道"上端,平常冷清的圖書館,眼看!又是人馬雜沓;大家!都忙著到圖書館裡、佔個座位,好溫習功課。學生唸書!主要!就是為了考試,當然!期中考不能輕乎,也因為,校園的所有人,幾乎!都擠到圖書館去了;所以!在校園下方、學生社團的辦公室,此時!相對、也顯得冷清。不過,康輔社的生活營!即使已結束,然而!每次!營隊結束,依慣例!康輔社卻仍得開一次檢討會;討論關於,整個營隊!從籌備、招生、宣傳!到出隊後、執行活動的得失,以做為!下次!營隊改進的參考。而!這天!第四節下課,程泉,如同!以往的、前往欣餐吃飯,就在自己的信箱裡;收到!康輔社!開生活營、檢討會的通知。另外,期中考在即,程泉!在自己的信箱裡,收到的!當然!不會是只有開會的通知;只見,程泉!從信箱間出來,手裡!拿著一堆的卡片,且在!每張卡片上!都還用來用訂書針,釘著糖果、茶包..什麼的。

「程泉:"霧之鄉生活營"排灣族的小隊輔、表現的不錯哦。期中考!快到了,送你一塊巧克力!補一補。預祝你、期中考ALL─PASS。~玲玉~」橫過!信箱間前的廣場,程泉!邊走邊看著、手中的關懷小卡片;此時,看著!別人給他的卡片,程泉!才想起,期中考在即,似乎!自己!也該寫一些卡片給別人了。程泉,一張張的看著、手中的卡片;似乎!也有來自,生活營他當小隊輔!帶的小隊,寫給他的「"排灣族的頭目"─程泉:霧之鄉生活營,這兩天,謝謝學長的照顧。聽你說!你的功課不大好。嘻~不過!還是祝你期中考順利。~排灣族!小小上~」。另外,在康輔社開"生活營"檢討會的通知上,程泉!也注意到了;通知上面還註明,星期六!檢討會之後,大家!就要到!志傑的住處,吃火鍋!開慶功宴。

這天下午,程泉!只有一堂選修課,不過!程泉!覺得!這堂課!也不是很重要;或者!說,對程泉!來說,根本沒有那一堂課,是他覺得!重要的。因此,在欣餐!吃過午餐,程泉!便到大學書店、買了兩包糖果,還有!一盒的小卡片;準備!利用這天下午的時間,寫些!期中考的關懷小卡片,給認識的人!寄上一些"補品"。「惠芬的,我要寄什麼!給她呢?」程泉,原本已經走出了大學書店,只是!突然!想到,寄給惠芬的補品、要特別一點!不能跟別人一樣;於是,只見!程泉!又走進大學書店,繞了一圈,最後!他決定、就買了一包巧克力、整包!都寄給惠芬!當期中考的"補品"。而!既想到了!要寄關懷卡片給惠芬,程泉!離開!大學書店之時,不禁!心中又是一陣的悸動。程泉,只是!突然!覺得!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非得!找個安靜的地方,專心來寫卡片不可;所以!程泉,也就顧不得,下午!還要上什麼課。因為,這個下午,程泉!心意已決,他決定!乾脆就回到、自己遊園路的住處,關起門來,專心!來寫卡片。

話說,程泉!自上次邀惠芬吃飯,結果!惠芬!因為!系上、要練習土風舞比賽,而拒絕了程泉;自此後,程泉!便未再與惠芬有連絡。甚至!同在法學院上,就隔著一間教室,當下課時間,程泉看見!惠芬!就隔壁教的走廊上,他卻也未曾!主動走過去、向惠芬打個招呼。或許,程泉!對惠芬,拒絕了與他的約會,卻去與忠義!一起跳土風舞、感到有生氣;不過!讓程泉!一直不敢再與惠芬,太過親近,主要的原因,恐怕!卻還是!程泉、面對!男女感情時、害怕!被拒絕的脆弱。而!這種面對男女愛情的脆弱,漸漸!更導致了,程泉!越來越在意惠芬,越來越渴望惠芬;然而!程泉卻也,越來越疏遠惠芬,除了,遠遠的偷看外,他!更是越來越害怕!直接!面對惠芬。所幸,期中考將臨,而!大家!都會彼此在信箱間裡、放關懷卡片、與補品的慣例;這!才又給了程泉,另一次!能再與惠芬,名正言順!連絡感情的機會。

程泉,這天下午,騎著機車!回到遊園路的住處後;埋頭!便在書桌上,開始寫起了!給大家、期中考的關懷卡片。除了,康輔社的紅藍衣幹部、"霧之鄉生活營"帶的排灣族小隊,社會服務隊石磊隊的舊識,還有!社工系的直屬學妹;另外,程泉!當然!沒有忘記,要寫給!自己當股長的"社工系學會服務股"股員。一張一張的關懷小卡片、寫好後,程泉!又一顆糖果、一顆糖果的!把它用訂書機、釘到了卡片上。待!"一布袋的卡片"寫好後,程泉!終於,輪到要寫惠芬的卡片;只是!要在給惠芬卡片上,寫些什麼關懷的話、"內容"!卻又不止是關懷的話。只見,程泉!拿著筆,俯首在書桌上!對著卡片苦思,久久!竟無法下筆;後來,程泉!覺得!越想腦袋越昏沉,最後!索性!就躺到床上去,而後!不知不覺,程泉!竟睡著。

距離!期中考,還有兩個星期,而!現在!就唸書,對程泉!來說,似乎!還太早。因為!依程泉的慣例,總是!等到考前一個星期,才會開始唸書;甚至!有些科目、程泉!更都是等到前一天、或!考前一個小時!才唸。深秋!天氣不熱、也不冷,可說!是很好睡覺的季節;只見!程泉,躺在床上!一個昏睡,當他!再睜開眼,而!窗外照進房間的陽光、已昏暗。「啊~糟糕,下午的課,又沒去上了。怎麼!這麼快就天黑了。算了,天都黑了,乾脆!再繼續睡好了~」傍晚,程泉!醒來,才驚覺!已錯過下午的那堂課;不過,這對程泉!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所以!他只是!翻個身!又繼續睡。何況,剛剛,程泉!在夢裡,似乎!夢見了惠芬;因此,程泉!只盼趕快再睡著,看能不能!再連接到剛剛的夢裡,繼續!與惠芬!未完的夢。大度山磐頂的遊園路,天色越來越黑,程泉!下午!都在睡覺,所以!也不覺得!肚子餓;倒是!期中考將臨、有些壓力,想著惠芬!更覺!心情有些煩亂。另外,在期中考過後的那個星期,程泉!帶的"社工系服務股",預訂!要在視聽大樓、辦一次!有關"社工"為題的"電影賞析"活動;而!一切的準備工作,譬如!借教室、借影片!與放映機,還有邀老師講解..等,也都必須在期中考之前完成。天色!越來越昏暗中,程泉,躺在房間角落的床上,想著一切!開始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壓力。

幽冥!煙霧漫漫,迷霧中的大度山,只見!程泉!躺在幽暗中,房間角落的床上;不管!有壓力,或!心情煩亂,還有!許多的事、正在!等著他去做、去經歷。畢竟!這是過程,而!程泉的生命、更需借助這些過程,吸收知識、學習技能、思考人生的經驗;來建構靈魂,與在他的內心世界,迷霧中的大度山。.....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