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二章88第一屆康輔大學開學

1、生命中的愛情與狂風暴雨

1989年九月,大度山天空陰霾。「惠芬,這學期!真的!到"學生會"當祕書。"學生會"的幹部,那些!政客型的學生,一個個!都是玩男女感情遊戲的高手;三兩句!花言巧語,便能把女孩子!騙上床去。惠芬,她為什麼!就偏要到學生會去~」程泉!躺在床上思索、擔心!且難過。大四開學後的第二個星期,這天!學校停課;因!颱風來襲之故;所以!即使日上三竿,遊園路的透天厝,也未見!有人出門。『...強烈颱風,昨晚十二點!從恆春登陸,現在!暴風半徑籠罩全台灣。全省!公私立機關、學校,皆停止上班、上課;民眾!沒事的話,請儘量少出門,以免!發生意外....』早上十點多,程泉!躺在床上,轉著!收音機,聽著!發佈颱風警報的廣播。屋內的空氣!有點沉悶、潮濕,而!由於不必上課的緣故;似乎!徐文、呂賢!此時,也都還在睡覺。倒是!林棟樑,剛剛!又上樓來!跟程泉借了幾根煙,不過!也沒多停留;因為!李玫玲!昨晚,趁著颱風夜,又來!林棟樑!這裡,陪他一起過夜。而此時,李玫玲!應也還正在林棟樑的房間,等著林棟樑!回去繼續溫存;所以!林棟樑!向程泉!借了煙後,帶著一臉春風得意!立刻下樓去,與李玫玲!魚水之歡、再接再勵。

「颱風來了!不必上課,整天窩在屋裡,要是!惠芬,昨晚!也能來我這裡,陪我渡過颱風夜、那該有多好。像!李玫玲!跟林棟樑!那樣,邊聽著窗外的狂風暴雨;邊相擁!纏綿、享受!男女的兩情相悅,何等!愜意~」此時,程泉的房間,已由!三樓的最後邊間,搬到了中間走道的房間;由於!通風不好、空氣原本就比較沉悶。加之!想到,林棟樑!跟李玫玲,正脫光了衣服在樓下的房間!翻雲覆雨的做愛;此時,自程泉!想著!惠芬、想著!彼此間!這學期學以來的轉變,心情!不禁!又更加苦悶。事實上,自上個星期六,在東海別墅二巷的牛排館,"學生自治會"社團幹部研習營的慶功宴後;程泉!這星期,又在法學院!幾次與惠芬!不期而遇,只不過!惠芬!對他的態度、卻一樣的漠然、視而不見。及至!前天,程泉!終於,忍不住!心中纏綿的思念,而!寫了一封信、約惠芬!見面;只不過,就在昨天,程泉!在女生宿舍大門對面、銘賢堂後!大學路旁的菩提樹下、等了大半天,卻始終!看不見,惠芬出現。

『...強烈颱風的暴風半徑,預計!今晚!八點!會離開台灣;這段期間!民眾應嚴防、強風豪雨、河水暴漲、土石流坍塌。若非得出門,請走騎樓,以免被!掉下的廣告招牌、或倒下的路樹!所砸傷...』聽著廣播!由於!看不見窗外天色,於是!程泉!便離開自己有點悶的房間;而後!順著!三樓的樓梯、走上頂樓的陽台去一探!颱風究竟。原本,程泉!以為屋外!,此時!應是狂風夾雜傾盆暴雨;不料!當程泉,開了頂樓陽台的門,卻發現,除了!天空陰霾、與地上積水潮濕外,並未如!收音機!所廣播的,有強烈颱風。而!依照,天氣的常識判斷,程泉!猜想;此時,台中地區!可能是,正處於!颱風眼地帶,所以!除了,空氣沉悶外!既無風也無雨。「房間裡,悶的要死,反正!現在也沒在下雨;到社址去!看看好了~」颱風天!大家都不想出門,卻是程泉!最想出門的時候;況且,程泉!也覺得、自己的心情!實在很悶,非得!在颱風天!出門不行。

程泉,下樓!騎了機車,濺起一路的柏油路積水,便往東海別墅的路去;而!經一夜颱風肆虐,程泉!沿路只見,路邊商家的招牌、果真!都搖搖欲墜。及至,機車騎到了東海別墅,面對這颱風肆虐後的滿目瘡痍,程泉!一時!興起,便把機車停在!進入學校,別墅的旋轉門口。因為,程泉!打算,要從東海別墅、用走路的!到康輔社址去;順便!一路,欣賞!學校滿山的樹林,被颱風!蹂躪成、怎麼樣的淒涼景象。「惠芬,她現在!應該在女生宿舍裡吧。昨天!下午,她為什麼!沒來赴我的約會;為什麼!她不來,也不回信告訴我,要讓我白等她一個多小時~」才走進!別墅的旋轉門,沿路!走下學校後山的相思樹林,程泉!便想起,昨天!傍晚,惠芬!對他失約的事;只不過!其實,惠芬!也並沒答應、要與他約會,一切!也都只是、程泉的一廂情願。

程泉!踩著滿地濕滑、泥濘,從東海別墅旋轉門,直走下!康輔社址;一路!或見,荒涼的相思樹林、在雨水沖刷過!露出的黃土上、被狂風吹的!斷幹枝折。或見!"文理大道"兩旁的垂榕、即使!風雨已停、氣根卻仍懸在半空中,不斷的滴水;甚至,有些!種在學院四合院前的樹,整棵被颱風連根拔起,傾倒在一旁,而!整個校園!更是 一個人、也沒有。「都大四了,大學四年!連一個女朋友、都追不到。現在!就連惠芬,好像!都跟我、距離越來越遠了;覺得!好空虛~」颱風!暫停歇的校園,程泉!點了根煙,邊走邊長噓短嘆的想。是的,程泉!自上大學以來,就莫名的!常覺心中空虛、甚至!夢醒時分!更覺心情槁木死灰;而!程泉,也總認為,自己!是因為!找不到"真愛",所以!生命!才會始終缺憾。因此,程泉!也常想,要是!自己能交一個女朋友,且是!自己真心所愛的;然後!當與"真愛"彼此結合後,空虛的心靈有了歸宿、那麼!他的人生!一切就會都變美好,也不再空虛。

「昨晚,颱風!大概真的蠻大的,海報牆的海報,都被吹的!掉光了。連!康輔社!幹訓的海報,也被!風撕扯的,只剩下一半~」行經!大學路旁的海報牆,程泉,看著!那一整排!木板的海報牆,上面!光禿禿的;幾乎!所有學生社團活動、宣傳的海報都不見了,而!康輔社的!也只剩下半截,令人!倍感冷清。待!程泉,從海報牆的水泥板下坡路,順著!欣餐的階梯,走下!信箱間前的小廣場;此時,程泉!才發現,信箱間的門!是關著的。事實上,程泉!原本,這一趟路!專程從遊園路下來,心中!是懷抱著點希望;想到信箱間!看看,自己的信箱裡、有沒有信。因為,程泉!仍夢想著,也許!惠芬!會寫封信給他,放在他的信箱裡;且!告訴他!昨天!因有事,以至於!不能與他約會的理由。只不過,信箱間的門關著,而程泉!想看信的希望,也就!落空了;於是!繞過大學書店,程泉!便直接走下,乾河溝旁的康輔社社址。

康輔社址前的乾河溝,此時!可不再是乾河溝,只見!一夜颱風後的雨水,水聲嘩啦啦的流。而!說也奇怪,當程泉!一走進了康輔社址,拉了張倚子才坐下;此時,窗外就、又開始下起雨,似乎!還伴著風勢、且雨!越來越大、風!更越來越強。程泉,坐在康輔社址裡,望著!窗外!乍起的狂風豪雨,只見!他只是!默默轉身,拿了把吉他;而後!撥了撥弦、伴著窗外的風雨聲,程泉!就翻著桌上的歌本,唱起了"無言"的這首歌。

『你我擦身過,你我沒開口;兩人同注目,兩人心思愁。你心似寂寞,我心亦難受;再次擦身過,你我都低頭。

相逢在偶然,相識在有緣;相投兩用情,愛時待永恆。情難道別離,海誓隨雲去;無奈緣已盡,劇終夢也醒~』

話說,即使!程泉,從大一,就開始!渴望追求女朋友,而!似乎,每年!他也都、好像!有可能追到女朋友;只不過!程泉,最初,每每!以為是自己的女朋友的女孩,最後!卻都變成別人的女朋友。而!至今!程泉,已大四,卻從未!真的嚐過男女戀愛、兩情相悅的滋味。『你我擦身過,你我沒開口;兩人同注目,兩人心思愁~』程泉!一個人在狂風暴雨的康輔社址裡,唱著"無言",一遍又一遍!越唱越傷心。因為,即使!程泉!在大一、大二!雖說,也有過喜歡的女孩;不過!卻沒有一個女孩,像!惠芬!這樣,讓他!日夜纏綿的思念、付出那麼多感情。只是!程泉,就算!對惠芬!付出多少感情,其實!卻也只是!都放在心裡,從未真的表白過。『~相逢在偶然,相識在有緣;相投兩用情,愛時待永恆~』康輔社址外,狂風豪雨越來越大,而程泉!思索著,這一年來,自己!始終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讓自己、與惠芬的感情,有進一步的發展。及至,開學前!在東海別墅!深夜的不期而遇;似乎,惠芬更與他!從此!就有了無法彌補的裂痕。尤其,上個星期六,惠芬!明明擦身而過,卻對程泉!視而不見;況且!隔著一桌,惠芬,又更與"學生會"那些人談笑風聲、更讓程泉難過。

「我為什麼!總是無法將心底、想念的話表達。惠芬,學長!真是沒用~」颱風豪雨的康輔社址裡,程泉!始終不知道,該怎麼追女朋友;只是!撥著吉他,思索著!心中的擔心、痛苦。霎時!一陣狂風襲捲,把雨水都潑灑到了社址裡;頓時,社址裡的日光燈!也都熄滅。似乎!是颱風豪雨、讓學校!都停電,而!昏暗的社址裡,也只剩!嘩啦喇的大雨聲、與狂風的呼嘯!襲捲不斷。康輔社址走廊外,雨水!從屋簷成排落到地上,濺起白茫茫的水花;而!屋裡燈光既已滅,昏暗中!程泉!想唱歌,也已看不清楚歌譜的蠅頭小字。於是,程泉!放下吉他,佇立在窗邊!只是呆呆的望著、窗外狂風暴雨的一片白茫茫;而!此時,同樣!狂風暴雨襲捲的女生宿舍,程泉!不知道,惠芬!是否!也如同他一樣,站在窗邊!聽著風聲雨聲,想念著他。只不過,程泉!恐怕太一廂情願、也想錯了;因為!惠芬,此時!其實!並不在女生宿舍。

颱風天,話說!惠芬!這一早,待在女生宿舍,始終!覺得悶。趁著雨停,於是!惠芬!便離開女生宿舍,直往!銘賢堂與大學書店之間,去年!舊康輔社址樓上的"學生自治會"辦公室。因為,學生會的祕書長"烏龜",之前!交代了一些事!要讓惠芬做;而惠芬!其實!也喜歡,待在"學生自治會"的大辦公室。畢竟,惠芬!在"學生自治會"裡,覺得!有成就感,尤其!在學生會裡,惠芬!所認識的人,不是!學生會的會長、祕書長;就是!校友部部長、社團部部長、康樂部部長 ...,一個個都是東海大學!權勢在握,且擁有特權的學生。惠芬,覺得!與學生自治會的這些、"有成就"的男生在一起,很快樂;或許,就像!男生!總喜歡漂亮的女生一樣、而!大多女生,也都特別!傾心於,與有權有勢的男生在一起。況且,在學生自治會的辦公室裡,惠芬!還有屬於自己的大辦公桌;自然而然!惠芬,當然!喜歡,有事沒事!就待在"學生自治會"、何況!是無聊的颱風天。『惠芬,妳也是社工系的哦。我覺得!你們社工系的女生、都好漂亮;像!林棟樑!他的女朋友、也是大美女。哦~如果!我也有一個社工系的女朋友,那就太好了;天天!我一定都睡的、不想起床。呵~』颱風天裡,此時!學生自治會的辦公室,也只有!叫"烏龜"的秘書長,和惠芬!在裡面;只見!"烏龜",拉了張椅子,便坐在惠芬身邊,與惠芬!攀談,且言語!充滿男女的暗示。至於,惠芬!對於,自己能讓"烏龜"秘書長,這樣!讚美;此時!雖然!她有點羞澀,不過!心中!倒也充滿歡喜。況且,"烏龜"也與林棟樑!也相熟,且拿她!與李玫玲!相比擬;惠芬!更感到受寵若驚,因為!李玫玲,是大家!所公認的"社工系的系花"。

「我想牽妳的手,從此!永遠!對妳的感情執著。惠芬,學長!該怎麼樣,才能再挽回妳~」颱風豪雨的康輔社址,程泉!站在門邊,落寞的!想著惠芬;而後!飄飄蕩蕩的,只見!程泉!不知不覺,竟就!這麼走出了門外、走入了!白茫茫的狂風暴雨。滂沱大雨!從天空四面八方灑落,程泉!一時!也不知要往那裡去;只見!程泉!在颱風中淋著雨,像是!失了魂似的,就往!大學書店的樓梯走上去。上了大學書店的走廊,程泉!已一身濕淋淋,然而!卻見他!兩眼茫茫然的;繼續!又走入狂風暴雨中,直往!銘賢堂旁的柏油路,向著!女生宿舍的方向走去。程泉,心想著!此時,惠芬!應該在女生宿舍裡,於是!走到了銘賢堂與大學路之間的菩提樹下;程泉!便駐足在白茫茫的雨裡,眼巴巴的!望著,女生宿舍!紅磚圓拱的大門口。此時,颱風夾帶的豪雨傾盆,就像!一桶一桶的冷水,直從天空!往程泉的身上、臉上潑灑;況且!狂風襲捲,樹木飄搖的!都快折枝,而程泉!在風雨中,時時!更都像是!要被風吹走、站不住腳。『惠芬,妳這麼漂亮,一定有男朋友吧。呵~不知道!那個男生,那麼幸運!可以交到妳這樣的女朋友。每次!看到妳,我都覺得!口水快流到地上了~』此時!惠芬不在女生宿舍,惠芬!正在"學生自治會"辦公室,與秘書長"烏龜"獨處、相談甚歡;而!聽了,"烏龜"祕書長!問自己有沒有男朋友,惠芬!則猶豫了一下回答、說『嘻~我才沒有人要。我那有男朋友~』。"烏龜"雖說,年紀輕輕,只不過!是個大三學生,但!額頭上!卻總浮現三道抬頭紋;讓人!一看便覺!他城府頗深,充滿陰謀、且攻於心計,是個!善於耍手段的"政客"學生。

『哈!哈~太好了,我的機會來了;惠芬,妳真的沒有男朋友。正巧,我"現在"!也沒有女朋友耶。啊~那我們還真是曠男怨女,天生一對。開玩笑的啦、開玩笑的~哈!哈~』銘賢堂北邊的學生自治會裡,"烏龜"秘書長,開玩笑的話,果真!也讓!惠芬,一時!笑的開懷;接著,只聽!"烏龜"、又說『不過,惠芬!今天!颱風天,妳還這麼認真,來學生會做事。如果!不給妳一點講勵,是說不過去的;我看今天!中午,我就請妳到頂呱呱,吃炸雞好了~』。而,惠芬!聽了"烏龜"秘書長,要請她吃飯;當然!她也欣然的答應、說『嗯~好啊。那我先謝謝祕書長囉~』。再說!銘賢堂南邊的菩提樹下,程泉!隔著大學路,飄搖的佇立在狂風暴雨中!遠望!女生宿舍,眼巴巴的樣子;全身濕淋淋的,恰似!程泉,從昨天傍晚,就一直!在這裡等惠芬,一直!到今天的滂沱大雨!都未曾離開。女生宿舍對面!大雨傾盆往程泉的臉上潑灑,大學路上!颱風橫掃!更像滔滔洪水沖擊;而程泉的眼鏡!早已被雨水矇矓,狂風中!他也再不能繼續在菩提樹下等惠芬。因為,程泉!已被大學路橫掃的颱風,與滿山的飄零的落葉,直吹往下坡路。加之!豪雨彷彿滔滔洪水、更直!帶著!程泉,從銘賢堂的菩提樹下,橫過!風雨中積水的月光草坪;穿過!相思樹林的枝葉狂舞,程泉!在颱風中,接著!更不知要飄流向何處。

天地籠罩著風雨!雨水濺起的白色水花、狂風中!彷彿!成群的兔子奔跑;而程泉!拔腿也隨之,在雨中又跑又跳。奔入!隨風狂舞的相思樹林中,程泉,濺著水花!走在乾河溝旁的步道;似乎!一路,正往東海湖的路上去。此時的乾河溝,也不能!再說是乾河溝,因為!河堤裡!滿山沖刷而下、積的黃泥水;此時!已讓乾河溝,如一條!滔滔的黃河,搞不好!人掉下去,還會!淹死。至於,程泉渾身濕透,如!行屍走肉的身體;此時!走在狂風暴雨中,走在相思樹林裡!淋著雨,竟感覺!有點暢快。風雨!再怎麼大!也阻止不了,程泉!想在颱風天,走到東海湖去看看;因為!東海湖,有程泉!對惠芬!美好的回憶。即使,那已經是去年,惠芬!還是!大一的新生,在第一次!期中考結束後;在深秋!寂靜的月夜,程泉!與惠芬,兩個人!曾在東海湖的湖畔約會。 ...X X X

2、與惠芬夜遊東海湖、人際平衡之反向作用

「1988年11月x日大度山日記:東海湖的明月照在湖面,我今晚和惠芬到東海湖邊約會;兩個人的影子!在路燈的影子下面,惠芬!迎著光!我背著光。東海湖的落葉飄落湖面,我想著!要對惠芬!吐露心中思念;兩個人!就這麼坐在紅磚砌的湖邊,惠芬的眼眸總讓我心湖漣漪陣陣。東海湖男女的影子在湖面,惠芬!問我什麼是大學四學分;兩個人談著社團!功課!家庭,對於愛情!惠芬似乎很嚮往,但!我卻只是默默的聽。唉~若沒有痛苦,那怎麼會有那麼多感人肺腑,動人的文藝作品出現呢?或許,我該珍惜那份苦悶、憂鬱;為自己的生命創造一份輝煌的回憶。不要拒絕、不要逃避,你活著不就是想多嚐試人間的悲喜嗎?~那還猶豫什麼。為什麼!害怕!與惠芬的眼眸、四眼交接;害怕!自己的感情投入惠芬的眼眸,就不能自己~」

這天!下午五點半,女生宿舍!圓拱門前,上坡紅圍牆外!茂密的樹林,只見!程泉!在一棵尤加利樹下徘徊、不時!還看著手錶。「奇怪,明明!約惠芬,五點半!在女生宿舍大門外面見面。怎麼!惠芬,還沒出來~」此次!約惠芬!見面,程泉!再也沒進到女生宿舍裡,到會客室!去廣播。大一、大二之時!到女生宿舍站崗,程泉!也許會覺得新鮮、刺激、好玩;然而,站在女生宿裡!那樣大庭廣眾的,被來來往往的眾女生觀賞的感覺,對已經!大三,"上了年紀"的程泉來說,卻實在是一種折磨。況且,程泉!此時!是社工系學會的股長,又是康輔社的幹部,在學校所識者眾;所以,每每!程泉!站在女生宿舍門口站崗,似乎!總有許多女生經過、會對他打招呼,這更!讓程泉!覺得尷尬、有失身份。也因此,"社工系學會"電影賞析後,程泉!再次約惠芬,就直接!約在女生宿舍大門外。

正當,程泉!站在大樹下、頻頻看著手錶,考慮著,要不要!進到女生宿舍的廣播亭,去廣播惠芬。此時,女生宿舍門前!七里香夾道的柏油路上,只見!一大群女生!從銘賢堂旁,跨過!大學路!正走回女生宿舍。『學長!好~學長~你來等惠芬哦。惠芬!在後面哦。嘻~』乍聽,有人!嘻笑向他打招呼,程泉!才注意到;原來!這一大群!穿著運動服,三三兩兩!走回女生宿舍的女孩子,正都是!社工系大一的學妹。這下,程泉!可逃不掉了,因為!程泉!知道,惠芬!她也就在人群裡面;於是!程泉,也只得!厚著臉皮,站在女生宿舍!大門口的路邊,帶著一臉尷尬!等著惠芬,並向過往的學妹,一一打招呼。及至!看見惠芬的身影,走近!出現,程泉!才趕緊、迎向前去;而,惠芬!看見了程泉,也趕緊!趨前、走來、說『學長,抱歉。我們上體育課,老師!下課又比較晚,所以!遲到了~』。『學長,你再等我一下好不好。我想先回寢室,洗個澡、換個衣服。然後,我們!再去吃飯~』女生宿舍大門外的路邊,人來人往中!惠芬、與程泉!相對而立。而!程泉!看著惠芬穿著運動服,且額頭上!還有些上完體育課的香汗淋漓;於是,程泉!心想,先讓惠芬!進寢室、洗個澡,換個衣服!也是應當,這樣!今晚的約會!也會比較舒服。

『惠芬,那妳就進去洗個澡好了,我在這裡!再等一下,沒關係~』畢竟!是大三的學長,只見!程泉!泱泱大度,一派成熟穩重,不但!不見怪惠芬遲到;而且!還應允惠芬,先進寢室!去洗澡,然後!再出來與他約會。只不過,程泉!正興奮著!與惠芬的約會,望著!惠芬!巧笑倩兮、回眸一笑的身影,進了女生宿舍後;而!程泉!卻又在女生宿舍門外、圍牆邊的樹林裡,直等了!半個多小時,天都黑了!卻都未見惠芬再出來。『哦~女孩子!真的很麻煩。洗個澡,換個衣服,也要花半小時~』一般!男孩子洗澡,通常都只花三、五分鐘,而女孩子!跟男孩子!有什麼不同;此時,程泉!徘徊在從黃昏、到天色已黑的樹林裡,也總算!有了深刻體會。程泉!在漆黑的樹林裡!等著惠芬,抽著一根煙、又一根煙,頻頻看著手錶,如坐針氈;直等到!六點半左右,這!才又看見!惠芬,婀娜的身影!從女生宿舍的圓拱門裡,走了出來。

『學長,抱歉,讓你等我那麼久。那我們!現在,要去那裡~』惠芬!一走出女生宿舍,迎向程泉!便滿臉盪漾笑容。而!程泉,直等惠芬,等了將近一小時,儘管!之前!有多少不耐煩、與生悶氣;不過,此時,程泉!一望見惠芬!滿臉的笑容,心裡!那裡!還有氣。只見!程泉,迎向惠芬,而一聞到惠芬!剛洗完澡、少女身體的芳香撲鼻;程泉!更只覺,剛剛!等待的悶氣,一股腦!都化成了欣喜。『惠芬,我們先去頂呱呱吃飯。然後,吃飽了,我再帶妳去東海湖夜遊、好不好~』女生宿舍門前!幽暗的柏油路上,程泉!微摟著惠芬的肩,便對惠芬!說明了這晚的計劃;而!惠芬,聽程泉!說要帶她去東海湖夜遊,也是一臉欣喜的回答、說『嗯~好啊。"東海湖"我都還沒去過耶,也沒人帶我去。聽說!那裡,晚上很漂亮,是不是~』。

"東海湖",位於!荒涼的東海農牧場上緣,由於!遠離校區,步行約需半小時,白天!會來東海湖的人!已不多;何況!夜晚,東海湖!環繞茂密樹林、那一潭死水!更是一片靜甯神祕。雖說,"東海湖"!東岸的"東美亭",略可看見!台中萬家燈火的夜景,然而!這卻也談不上、是什麼大不了的美景;即使如此,"東海湖"!卻仍是!東海大學學生、或情侶!約會,甚或!幽會,必來之處。人煙罕至!遠離喧囂,樹林茂密隱蔽,且!夜晚一路上漆黑、蛇虺魍魎的故事又多;或許,就是!因為東海湖,有這些!"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特性,所以!總刺激著!年輕的情侶、或學生!更想趁夜晚,前來!尋幽探究。至於,年輕男女!攜手走在夜晚的神秘,穿過幽暗林間的刺激,每每!到達東海湖的花前月下之時,則又讓人更興奮;藉此,彼此的感情,自然而然!不知不覺!也就更加、往前!更邁進大步。「想追!女朋友,一定要帶她到東海湖去夜遊~」程泉!已經在東海大學、住了三年,又怎會不知道!這些道理。晚上!八點左右,程泉,與惠芬!吃過晚餐,離開!頂呱呱後;只見,程泉!便帶著惠芬,一路!往東海湖,散步而去。

『學長~去東海湖的路,怎麼走~』入夜!幽暗的校園,剛離開"頂呱呱",惠芬!便問程泉。至於!程泉,根據!他以往的經驗,要帶!女生到東海湖夜遊;當然!程泉!都是藉口,"走比較近的路",而後!就帶女孩子!走荒煙漫草、偏僻的小路。只不過,這晚!程泉與惠芬在一起,不知!為何,好像!整個人,突然!變成了一個"正人君子";只聽,程泉!一本正經的對惠芬、說『惠芬,我們走大學路、從大馬路!過去好了。不然!走小路的話,雜草叢生,恐怕!一不小心!會割傷人~』。『而且,乾河溝旁的小路,沒有路燈,都是樹林!蠻恐怖的。搞不好,還會有蛇~』程泉!殷殷的告誡惠芬,在東海大學!走小路的危險,所以!要走大馬路的原因;其樣子!果然,就像是個"學長",照顧!學妹的說話口氣。然而,程泉!說這話時,恐怕,是有點口是心非的。因為,程泉!自從上大學以來,每次!跟女孩子到東湖夜遊,最享受的過程,無非!是走在雜草叢生,且沒有燈光的偏僻小路。

女孩子!總是會怕走暗路,而!這卻也正是男孩子,摸黑!趁機"楷楷油"、與偷雞摸狗"吃豆腐"的機會;況且,程泉!自大一,也便擅於!此道。話說,程泉!大一跟學姊到東海夜遊,那種!走在幽暗的路上,挽著學姊的手,互相緊緊依靠;由於!男生得保護女生,所以!幸運的話,不巧!還能碰觸到女孩子的胸部。而今!程泉!已大三,對此道!應該!更是專業與熟練;況且,程泉!始終也渴望,那種!與女孩子、身體接觸的感覺,是如此!美好、神秘。「對惠芬,我得要有學長的樣子,不能太輕挑~」這晚,跟惠芬!到東海湖夜遊,原本!程泉!也是有這個機會,碰觸到惠芬的身體,感受!女孩子那份溫暖的;只是!不知為何,到了!緊要關頭,程泉的想法,突然!卻變成了"正人君子"。或者,也不能說!程泉,真變成了"正人君子";也許,程泉!也只是想隱藏自己的心裡面,對惠芬!那種強烈的渴望與慾望,而!在行為上!有了"反向動作"。

『學長~我聽室友說,東海湖!那裡,晚上!常有情侶~"幽會"。嘻,真的嗎~』幽暗的大學路,兩個人影!經過兩旁茂密的樹林,惠芬!開玩笑的問程泉;只聽,程泉!正氣凜然的回答、說『應該不會吧。我沒看過~』。惠芬!這晚,穿著!棉質襯衫,而!一件緊身的牛仔褲,除了!彰顯惠芬兩腿的均勻外;更襯托著!惠芬,纖腰下的臀部、圓潤,且纖腰上!胸部更挺立,豐滿。此時,跟惠芬!走在夜裡,莫說!程泉!真的變成了正人君子;其實,程泉!只是!在壓抑,自己心中!對惠芬!強烈的男女情慾。因為,程泉!自認識惠芬以來,腦海!不時!總充滿對惠芬,男女情愛!非份的性幻想,且越來越強烈;而!這些男女的性幻想,讓程泉!每次跟惠芬見面,就覺得!不自在,更何況!兩人!走在一起。往東海湖的路上,與惠芬!走在夜裡,程泉!能聞到!從惠芬身上,散發出來!少女淡淡芳香的味道;而!那種,所愛的女人的氣味!竄入程泉的鼻息裡,更讓!程泉!不由自己,就對惠芬!有了"生理反應"。幸好,是在黑夜,讓程泉!能儘量隱藏、被惠芬!引誘起的"生理反應";並且!勉強壓抑,自己的腦海!對惠芬、男女情慾的渴望。

東海大學!幽暗的校園裡,程泉,一臉的正氣與正派,帶著惠芬,從大學路!轉向東海南路;而後!在統一超商前,又轉向!往東海牧場的小路。只是!在言行上,程泉,為了掩飾自己的"生理反應"、及腦海的男女情慾抗衡;於是!一路上,程泉!始終有點嚴肅、與沉默,且!連惠芬的身體、也都不敢!再有任何碰觸。倒是!惠芬,態度坦然,一路上,尋著話題,跟程泉聊;只聽惠芬!又問、說『學長~人家都說,大學有必修的四學分。到底!大學四學分、是那四學分啊。我跟!我們的室友,都不清楚耶~』。『哦~好像是,課業,社團,家庭,還有!愛情,這四學分的樣子~』程泉!簡單的回答;而後!惠芬,又問『課業,社團,家庭,還有!愛情~。嘻~學長,那這四學分,你都修了幾分~』。『哦~課業,我應該!只有六十分吧。然後!社團,應該!可以打八十分;至於!家庭,搞不好,我應該!算不及格耶~』程泉!笑著回答了,課業、社團、還有!家庭,自己給自己打的分數;然而!程泉,卻不好意思回答惠芬,關於!自己的"愛情"。此時,卻見惠芬,略側著頭,在幽暗的路上,給程泉!一個很嫵媚的微笑;接著!惠芬!像是自言自語的、說『嗯~那我就先修"愛情"好了~』。

「嗯~那我就先修"愛情"好了~」惠芬!這句話,雖然!說的不大聲;然而!竄進程泉的耳裡、卻像!雷鳴般、嗡嗡作響。程泉! 一時怔住!假裝沒聽到,卻只覺得!一顆心在胸口、不斷的亂跳;且剛剛!惠芬,幽暗中!那回眸一笑,四目交接的片刻,程泉的眼睛!又像是被電到,眼眸!不住閃爍!無處閃躲。正巧,此時,兩人!已走到"東大附小"後門附近;於是!程泉,張口結舌,趕忙!岔開話題、說『啊~東海湖,到了。走下階梯,就是東海湖了~』。『惠芬,走了好遠,要不要!先坐下來,休息一下。』兩個人!走下東海湖的階梯,暈黃的路燈下,程泉!走到湖邊、紅磚砌的矮堤;便邀惠芬!先在湖邊坐一下、歇腳。暈黃的路燈!照在惠芬的臉龐,程泉!與惠芬,就這麼!在湖邊的紅磚台階上,相對而坐。只見!惠芬!迎著路燈的光茫,才坐下,便把兩腿、縮到紅磚堤岸上、以兩手環抱;此時,程泉的眼睛,似乎!自然而然,就往惠芬的兩腿間、飄去,且!目光在惠芬!臀間、雙腿叉開之處!停留了一下。頓時,程泉!只覺!全身一股燥熱、從前胸!從後背,直燒到了耳後;一種!與前天!夢見惠芬,似曾相識的感覺,更讓程泉!火熱的臉龐、與雙眼,一時!更不知,要擺向何處。

3、88康輔大學開學

"東海湖"暈黃的水銀燈下,讓人!宛如在夢境,程泉與惠芬在湖邊的堤岸、相對而坐。只聽,惠芬!望著程泉、輕笑著!說『學長~我把你寫的信,拿給我室友看;我們室友、都說你好有才華哦。而且!你還把我的名字、都寫在詩裡面~』。『什麼~惠芬!妳怎麼可以,把我寫給妳的信,拿給別人看~』乍聽!惠芬,把他的信!拿給別人看,程泉!有點驚訝;何況!惠芬,主動提起那封信,程泉!也有點不好意思。此時,在東海湖畔的堤岸,程泉!更不知道!惠芬,是否!有猜透;之前!他寫的,那帶有惠芬名字的八行詩,裡面!弦外之音!蘊藏的含義。倒是,惠芬!又一派天真、帶點撒嬌的口氣、笑說『有什麼關係,學長,你寫給我的信,裡面!就是只有八行的詩啊~又沒有什麼、是不能讓別人看的。好嘛!不然!以後,就不給別人看了~』。『學長~我的室友!都說你好照顧我。嗯~我沒有哥哥,長這麼大!也沒人,像學長!這麼照顧我。還有!我跟我妹妹說,我妹妹!也說學長、真的!對我很好耶~』惠芬,大一的女孩子,既活潑!且窈窕;而!似乎,惠芬!更把程泉!追求她的事,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且樂於!讓別人都知道。只是!程泉!與惠芬在一起,卻仍是!以一臉的道貌岸然;以掩飾!自己對惠芬,包裹在衣服下胴體的幻想,與男女情慾!強烈的渴望。

『惠芬,上大學!我覺得,妳應該!加入一個社團、比較好耶。在社團裡面!可以讓人學到蠻多東西的。妳有沒有考慮、要加入什麼社團~』東海湖畔的堤岸!在惠芬面前,程泉!岔開!男女瑣事的話題;試圖扮演一個,成熟!且穩重的大三學長角色。只見!惠芬,猶豫了一下,似!低頭思索!而後、說『還沒有耶。也許下個學期,再加入社團吧。那學長,你認為我加入,什麼社團!比較好~』。『像~山地服務隊、幼幼社啊。還是!社會服務隊,工作營啦;我們"社工系"都有蠻多人,參加這些!服務性社團的。我覺得!參加服務性社團,也可以學的比較多;而且!跟我們社工系所學的,也比較有相關。這樣!所學的理論、與實務!也可以彼此印證。不然!妳也可以考慮一下康輔社,只不過!康輔社,蠻累的~』東海湖畔!暈黃的水銀燈下,只見!程泉!說話,就像!是個迂腐的老頭子;且!一派正經的口氣,則更像!是程泉,自己!都最討厭的,那種"冬烘先生"的無趣論調。而!惠芬!在程泉,正色的!殷殷告誡下,似乎!也漸收拾起了臉上的笑容、說『學長,你們康輔社的,不是!寒暑假,都要到"救國團"去帶自強活動的營隊。那不是!都要很有才華嗎?我覺得!我也沒有那個能力耶。而且!康輔社,還有!那些服務性社團,這學期的招生,不是!也都早就結束了,也沒辦法!參加了啊~』。

『惠芬,如果!妳想參加康輔社的話。康輔社!在這個學期開始,辦了一個"康輔大學";每個星期二、星期五!晚上都有開課。像!美工啦、團康啦、活動設計、晚會主持啦,吉他教唱,還是!營隊籌備 ...;教很多東西,妳有興趣,可以來!聽聽看啊。昨天晚上,"康輔大學"才開學!上第一堂課而已~』路燈暈黃的東海湖畔堤岸,程泉!說著;只聽、惠芬!回答『可是,現在!星期二、星期五晚上,我都練!我們系上的土風舞耶。下個星期,土風舞就要比賽了。不然!等土風舞比賽完,我再考慮看看,好了~』。『哦~要練土風舞哦~』惠芬!提起了學校的土風舞比賽,這不禁!又讓程泉想起了;惠芬!跳土風舞的舞伴,正是!忠義。頓時!程泉的心中,有昇起了一陣的妒意。

其實,程泉!也不是很想、要惠芬去參加康輔社;因為!程泉,此時!在康輔社!也只是預備幹部,不是!正式幹部。再說,程泉!大三這學期、才!剛從康輔社學來的小把戲,騙騙惠芬!還可以;但!若是!惠芬,真的!加入康輔社,看見!那些康輔社的藍衣幹部,相形之下,那!程泉!怕的是,自己!在惠芬的心中,也要變渺小了。像!昨晚,"康輔大學"開學的第一堂課,就是!由陳篤,康輔社的藍衣幹部,當教授,教"活動設計"的課;而!程泉,當時!也在場,只不過!程泉!身穿紅衣,只是!當陳篤的助教,擦黑板!倒茶水..。X X X

幽冥!燈光昏濛。大度山上!東海康輔社,第一屆康輔大學,這晚!開學了。由於,為了讓!康輔社的社員,能夠!在除了!參加,"康輔生活營"、康輔挑戰營,康輔營,及加強營!四大營隊外,再學習到更多的康輔技能、與知識;所以,康輔社!在這一年,由九屆主持!特開辦了"康輔大學"。康輔大學的"校長",自然!便是由,此時的康輔社的社長,陳篤擔任;至於,每週兩次的課程,則是!邀八屆、九屆!在校的康輔社藍衣幹部,依照自己的專長,當起!教授,開班授課。像是!自稱"康輔社吉他王子"的阿峰,開的"吉他教唱"、"營火晚會"帶領;陳篤!開的團康技巧、活動設計。還有,愛珍!開的"POP美工"、海報文宣;另外,志傑!開了戲劇課,與主持人台風課。至於,阿秀!則開了、"如何籌備一次營隊"的課、與"小隊輔領導角色"的課;玲玉,則開了土風舞課,及舞台晚會的課。另有,阿俊!開的"急救"課,加菲貓!開的"大學生社團生活規劃",其他的藍衣幹部,也多各有開課;而!此時的十屆,紅衣幹部,則是!擔任各堂課的助教。

時間!晚上七點,"康輔大學"上課的地點,在"學生活動中心"樓下,靠!乾河溝!這邊的最後一間會議室;只見,康輔大學"校長"─陳篤,口沫橫飛,正!上著,第一屆康輔大學的第一堂課─"活動設計"。『啊~話說,活動設計,我們大致!可分為"倒溯設計法"、"水平思考法"、"垂直思考法"、"改變因子法"...。啊~現在!我們就先以"倒溯設計法",來做範例說明~』"活動中心"樓下,乾河溝上方的最後一間會議室,兩排的會議桌,坐了大約!二、三十人;只見!陳篤!在前方的白板,又寫又畫的,且不時!語出幽默,逗的一會議室的人!哈哈大笑。『啊~"倒溯設計法"!就是要先定出自己想要達成的目地;然後呢~再一腦力激蕩的方式、尋找!能夠達成目標的途徑、與方法。啊~空口說白話,大家!可能不太明白;因此!我在這裡,特舉例說明。啊~譬如,我定了一個目地,那就是!要交一個女朋友;那我們,現在就用倒溯設計法,來看看!可以用那些途徑、達到這個目地~』此時的會議室,聽到,陳篤!要用"活動設計",來達到!交女朋友的目的;當然!大家!學習的慾望就來了、全神貫注。只聽陳篤、繼續!又說『啊~既然!要交女朋友的目標已定,接著!那我們就用"腦力激盪"來尋找、可達到目標的途徑。唉~說到這點!就讓人傷心啊。我能有什麼選擇的途徑呢?我唸的是工工系,我們班只有兩個女生,而且!又長的很"愛國"與"善良"。啊~我看!我達到目標的途徑,也只能!"濫竽充數"在康輔社裡面找了。嗚!嗚~康輔社的女生,來!大家"腦力激盪"、有那幾個,可以!當女朋友~"濫竽充數"~』。

『阿秀!玲玉!愛珍!小蘋!惠如...』正當,大家腦力激盪;突然!有人語出驚人,提出『"加菲貓"~』把大家!嚇了一跳、而後!哈哈大笑。『啊~當然!達到一個目標,可能!會有很多途徑;所以!我們還要針對,這些途徑加以分析。首先,我們就是!要把不可能的途徑,像"加菲貓"這東西,先刪除掉。啊~接著!還是有很多的選擇途徑,但!由於!上課時間有限;所以!我們就"勉為其難",拿最前面!這兩個"類似"女生的名字─"阿秀"和"玲玉"、來做!好壞的分析、與選擇最佳途徑的決策~』只見!陳篤,把黑板的其他名字擦掉,只留下!"阿秀"與"玲玉";而後!陳篤,又讓大家!腦力激盪,分別!列出,阿秀當女朋友的好處、壞處,及玲玉當女朋友的好處、壞處。此時,程泉!正身穿著紅衣,站在會議室裡的角落!當助教;而!對於,陳篤!上的活動設計課,程泉!也聽的!津津有味。只見!陳篤,一下子!又是對"阿秀"加權計分,一下子!又是對"玲玉"、合計總分。最後!只見陳篤,在白板畫了一條線,接著!把"阿秀"及玲玉!所得的總分,分別!畫在那條線上,至此!優劣可見;而!怪異的是,阿秀!當女朋友、比較好的分數,竟然!贏過玲玉。此時!只見,參加"康輔大學"的學弟妹、哄堂大笑,有人說『哈!哈!哈~陳篤大哥。你都是這樣!做決策的哦。難怪!你都交不到女朋友~』;也有人說『好在,陳篤大哥,恭喜你!沒有達到"交女朋友的目地";不然!恐怕"死不葬身之地"~』。

程泉,此時!站在一旁、當助教,看了陳篤!分析的結果,也覺得!好笑,只是!卻又找不出來、問題出在那裡;正想著!"康輔大學"的課結束,有空!自己!也要來、仔細!分析分析。至於,陳篤!若是讓阿秀、玲玉知道,他上的"活動設計"課,竟拿她們!做分析的範例;則下場!恐怕不是,交不到女朋友的問題,恐怕!還!真有性命之憂。....X X X

4、妳我擦身過,妳沒開口

1989年九月,大度山!颱風狂掃。天空傾盆大雨中,程泉!冒著颱風、一路東倒西歪的!走到了東海湖。嘩啦啦!如瀑布的流水,順著!東海湖的台階流下,而!程泉!踩著流水!走下台階;只見!風雨中!白茫一片的東海湖,湖邊好些樹木都被颱風連根拔起,落葉滿天亂飛,舉目淒慘。「樹~都被颱風連根拔起了,去年美好的回憶!也留不住了;況且,惠芬!也不可能,會再到這裡與我約會~」颱風夾帶豪雨,一片白茫茫的天地,程泉!站在東海湖、紅磚砌的矮堤邊,只覺!耳邊狂風呼嘯,眼前!大雨滂沱;而!風雨!卻似乎!仍帶不走程泉,心中!眷戀與惠芬,曾經!一起坐在這湖邊約會,莫名的感傷。只是!感傷,又有何用,風雨實在太大了,程泉!在東海湖邊站了一會,只覺!渾身發冷;況且!程泉!早上出門,到現在!都尚未未吃飯,淋了大半天雨,頓時!更覺饑餓。而!颱風天,既已來到東海湖、憑弔過!去年的往事;遂了心願後,程泉!便轉身,又往!風雨中!來的路上回去。

時間!約莫,下午一點左右,似乎!颱風的風勢已稍歇,而!大雨仍滂沱。再說!程泉,從"東海湖"順著乾河溝旁的小路,一路!跑回康輔社址;而後!因肚子餓,於是!程泉!被雨淋的像落湯雞似的,又直接往欣餐跑去。正當,程泉!跑上了康輔社、通往欣餐的上坡路,到了!頂呱呱!側門之時;此時,頂呱呱的側門打開,正走出一男一女,只見!大雨中,男的先走出門,撐著傘,而後!女的也隨之而出、躲在那男的傘下。『惠芬,外面風雨很大,小心。靠過來一點,不要被雨淋了~』頂呱呱!側門走出的男女,待那女的走出後;只見!那男的、順手!在傘下、便將她!摟在懷裡,似乎,體貼的!怕那女的被雨淋濕。此時,程泉!正巧,與那對男女擦身而過,即使!大雨滂沱;雨中!程泉、卻仍覺得,對那隱蔽在傘下女生的身影!感到熟悉。

「惠芬!」程泉,抹去眼睛!滑落的雨水,擦身而過之際,望向!那傘下的女生,頓時,在傘下!與傘外的風雨中;就像!一陣閃電劃過一樣,程泉!怔住了,而!惠芬!似也大吃一驚。『ㄟ~程泉老大,原來是你哦。我還以為那個瘋子,怎麼颱風天出門,也不穿雨衣、也不帶傘。淋得跟落湯雞,似的。哈!哈~』惠芬!身旁的男生,原來!正是!學生自治會的祕書長"烏龜"。由於!暑假開學前,"烏龜"曾和程泉!一起辦過"社團幹部研習營",所以!相識;只不過!烏龜,似乎!並不知道,程泉!也認識惠芬。只見,烏龜,和程泉!說話之時,一手撐傘,一手!卻仍緊摟著惠芬的肩。至於,惠芬!與乍然,與程泉面對面,起初!眼神一陣閃爍驚嚇;之後!她卻只是!把頭略低下,假裝不認識。颱風中!猛然!面對,眼前這一幕,程泉!從怔住回神,聽見!烏龜對他打招呼;於是!程泉,哈哈大笑,故意!也大聲的、用台語回答『哈~哈!哈。沒穿雨衣!淋雨,按呢!卡涼啦~』。

『哦~程泉老大,你有夠"飄丿"的。要小心感冒啦。對啦,有空!到學生會坐坐嘛,來!聊聊天~』"烏龜"雖說不上!西裝畢挺,不過!倒也一身整齊;此時,程泉!一身濕糊糊的,與其相較,簡直,就像是條!剛從泥水裡,爬出來的落水狗。颱風天!風雨大,寒喧了沒兩句,烏龜!便撐著傘,摟著惠芬!又走了;此時,程泉!在風雨之中,心中!卻留下,無盡的痛苦。

颱風天,狂風豪雨!仍在大度山狂掃。程泉!拖著一身水漬!進欣餐,在!櫃台前點了一份快餐,而!其一臉的落寞;更彷彿!是剛從水裡爬出來的水鬼,引得!餐廳的歐巴桑側目。由於!颱風天,沒多少人!來欣餐吃飯,所以!這天中午,欣餐!也沒賣自助餐;而!泉!點了自助餐,便!帶著一身濕,坐到了窗邊的位置、望著窗外的風雨。「唉~果然!不出我所料,惠芬!一到學生會當秘書;馬上!就會有,一大堆如豺狼虎豹的男生追求她。難怪!她不想再跟我約會~」坐在窗邊的餐桌前,嚼著!一口飯,即使!肚子餓,程泉!卻只覺!味如嚼蠟,難以下嚥。程泉!想著,剛剛!與惠芬!擦身而過的情景,一口飯正要吞下去;卻只覺!胸口像哽著什麼,喉嚨更像被噎住,一口飯!就是吞不下去。

颱風天,狂風豪雨!仍在大度山狂掃。「啊~算了。知道,惠芬!是這種水性楊花的女孩子,這樣!也好。自己!也該死心了~」程泉!只覺,有點後悔,因為!要早知道,這天!會這樣遇見惠芬;也許,那他!就該在遊園路的房間裡睡覺,不要出門。只是,程泉也知道,自己在學校!也還是會再遇見惠芬;況且!這學期,程泉!雖然!已大四,但!他大二被當掉的"社會個案工作"的課,大三!又被當。所以!現在!程泉!也仍然,和惠芬!在同一班上課。 .....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