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三章88東海大學土風舞比賽

「黑色的衣裳與面具總隱藏我年少的孤獨不敢向妳表白,因為我害怕暴露!更怕在妳面前被妳看見我感情的脆弱 。我的直覺告訴我妳愛我,猶豫不決的我卻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妳愛我的直覺 。

我對妳有種衝動!寂寞籠罩黑夜的思念就像帶刺的荊棘在我心頭不斷攀爬纏繞,讓我對妳總有一種莫名的想傷害妳的衝動 ;就像妳也總躲在另一個男人後面,每見一次面就想在我心中劃下一道傷痕。

黑色的衣裳與面具隱藏我是個最容易被傷害的人,除非是妳在讓我擁有妳的夜狂野的發洩思念!並告訴妳我愛妳有多深!我愛上妳有多少恨。 妳愛我的直覺!讓我不知不覺的總真的把妳當成我的愛人,而恨妳如此強烈 。

我對妳有種衝動! 猶豫不決的愛上妳是我無法自拔的錯誤,當愛幻滅噙著淚即將沒入在黑夜的我總在迷惘中掙扎的渾身是傷;實現妳愛或恨我的心願,一如妳所願我也會讓妳淚流滿面 。

我總是穿著黑色的衣裳戴著面具,隱藏莫名的!我總有一種想傷害妳的衝動 ~」

1、心理劇本~難以改變的角色與態度

1989年九月,惠芬!大二了。人家都說!大學的女學生,「大一嬌、大二俏」。但,惠芬!這學期開學後,不但!不若大一時的活潑、開朗;反而!時時,若有所思、眉頭緊蹙,顯得!多愁善感。女生宿舍裡,花草扶疏!一如去年,寢室裡!走廊上,學姊、同學!傳來的說笑聲、也依然;而!惠芬,面對!自己也該是明媚鮮研、大學二年級的開始、心中!卻常感莫名的悲傷。「大家!都說,我長的像!李玫玲學姊。但是!我好像,沒她那麼幸運;能找到!像林棟樑學長,那樣!寵愛她的人~」女生寢室裡,這晚,惠芬!坐在自己的書桌前、心情仍是惆悵。事實上,惠芬!是對程泉,有些怨懟的。自從去年上大學,惠芬!原本以為,自己剛踏入校門口!即遇見的,那個大三的程泉學長,在迎新露營後,即已!對她展開熱烈的追求;然而!時隔一年,惠芬!卻只感覺,程泉學長!對她,似乎!總是若即若離,似有情!若無意。再說,女孩子麗質天生!就像花朵含苞待放,而惠芬,青春正值荳蔻年華,又怎麼會不想,找到一個真正懂得欣賞她的人;長伴左右,珍惜她、愛護她。然而!這一年來,程泉!卻只是讓惠芬,戀愛的夢想,有點落空的感覺。

女生寢室裡,東海大學!一貫的,紅牆灰瓦閩南式建築。這晚,惠芬的幾個室,去赴工工系、男生寢室邀約的"寢室連誼";唯獨!留下惠芬一個人在寢室。因為!惠芬的室友都知道,程泉學長在追惠芬,惠芬!已經是名花有主;所以!大家,也就不強求惠芬!一起去參加、跟男生寢室的"寢室連誼"。況且,惠芬!也不好意思去參加,畢竟!大家都認為,她跟程泉學長、是讓人很羨慕的一對;而!這更讓惠芬,只覺!心中有苦難言。「學長,你都不跟我講半句知心話,大家!都知道你在追我,妳卻更總是!時常更要讓我傷心;讓我!白天!吃不下飯、晚上!更睡不著。你對我這麼冷淡,難道!你真以為,除了你!再不會、有別人追求我了嗎~」女生宿舍裡,惠芬!獨坐,望著寢室的木頭窗框外、灰濛的夜。原本,惠芬也以為,程泉學長!站在台上講話、總幽默風趣,且!才華洋溢;而!有這樣!傑出、且瀟灑的人物!追求自己,當自己的男朋友,惠芬!也曾感到多麼幸運。只不過,惠芬,接著!又想到,這學期!開學前夕,那晚!在東海別墅,當!程泉!看她,一個人走在夜裡,竟!頭也不回的棄她而去;卻讓她!既沒地方住,一個女孩子!哭著,走在夜裡!也都沒人理。惠芬!覺得自己很可憐,也因此!怨恨、開學後!便想報復,程泉!對她的冷漠;只不過!在報復過後,此時!惠芬,心中!卻又感到有些後悔。

「為什麼,我和程泉學長的關係,會搞成這樣。這學期!開學以來,我們幾乎!都變陌生人了。或許,我也有錯吧。他上次約會!我沒去,也沒告訴他我不去、故意!讓他白等;我對程泉學長,是不是!也做的太過份了。況且颱風!那天,我跟學生會的"烏龜"秘書長,一起吃飯,又被!程泉學長撞見;學長,現在!一定!也很生我的氣。如果!學長,真的!從此!再不理我了;我該怎麼辦~」女生寢室!昏濛的窗外,庭院花草間!蟲聲唧唧,而惠芬!想到,開學以來!幾次與程泉學長,擦身而過;彼此!卻都是漠然以對,心中!更感到懊惱、悲傷,且!又不安。「學長,去年!一直!都是對我很好的,是我太任性了,才會把事情搞成這樣。我該跟學長解釋一下,我跟學生會的"烏龜"秘書長,只是!吃一頓飯而已;並!沒什麼關係,免得!學長,繼續!又對我誤解~」經過!這段日子,彼此相見!恍若不相識的煎熬,而!此時,孤單!獨坐寢室的檯燈下,惠芬!才終於又察覺;畢竟,程泉學長!還是塞滿了她的心中,且!讓惠芬的柔情繾綣,不管愛或恨!都糾結成一團。

只見,惠芬,趁著!室友都去參加"寢室連誼",拿了筆!把信紙攤在書桌的檯燈下,正想!寫封信給程泉學長;也好化解!這段日子以來,彼此之間!因誤解,而造成的冷凍關係。「學長:收信愉快~」女生寢室!寂靜的檯燈下,惠芬!只寫了這個字,而後!思索良久,卻始終!就是不知該怎麼、再寫下去。女孩子!總是臉皮薄,況且!惠芬!又想到,程泉學長,也尚未!承認自己就是他的女朋友;而!此時,面對信紙,惠芬!更猶豫的,想及「搞不好!程泉學長,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心上。若是!自己就先低聲下氣,主動!寫信給他,會不會!又是自己太一廂情願。到頭來!反而,自己的臉都沒處擺了~」。「對了,明天!第三、第四堂課,學長!好像,有跟我們班一起修課。不如!等明天,同班上課時,主動先跟學長!打個招呼;也許!彼此,就都有了個台階下。然後!第四節下課,剛好!又可以、跟程泉學長!就同路,一起走到欣餐吃飯。對了,就這樣!到時候!順其自然,我就請學長吃飯,向他賠罪好了~」寢室!檯燈下,良久!面對著!空白的信紙,惠芬!終於想到,與程泉學長,重修舊好的方法。頓時,這學期!開學以來,惠芬!一顆一直懸著心,苦悶!似乎也終於!有了解脫。

「是啊~本來就該這樣。我不能!再像是個任性的小女孩了,光要別人照顧。上"心理學"的時候,老師也說過,要多用"同理心"體諒別人。是的!談戀愛要盡量理性一點,老師說過,人與人之間,思想!個性,原本就有許多不同;況且,男生跟女生!要建立長久的親密關係,更需要!學習,彼此多溝通,多包容。嘻~這段日子,我太"小雞肚腸子"了,才會!時常!生學長的氣;要改過~」畢竟,惠芬!也在"社會工作系",唸了一年的書!知道自我分析、反省與檢討;而氣質上,惠芬!當然!也略受!這個,所謂的"助人專業"的科系、熏陶。再說,惠芬!既已打定了主意,到浴室!洗了個澡,心情!倍覺輕鬆;而後!望著鏡子裡,自己天生麗質的臉龐,惠芬!輕顰淺笑,練習著!明天、怎麼向程泉學長、主動的!打招呼。『學長,你好。嘻~你的臉怎麼臭臭的。是誰得罪你了~』夜已漸深,惠芬!在寢室裡,面對鏡子!小聲的說著,自己!都想發笑。而,此時,去參加與男生"寢室連誼"的室友,也已開門!回到寢室;只見!幾個女生,又是!在寢室裡,嬉笑著,對剛剛!寢室連誼的男生,說長道短。唯!惠芬,耳邊聽著,而!心裡!只想著程泉;因為,惠芬的心底!從大一之時,也早就認定,唯有!程泉學長,才是自己的男朋友。而!這段日子!彼此間的一切誤會,惠芬,也只待!明天化解。

紅牆灰瓦,錯落縱橫的女生宿舍,夜已深!人以靜;九月的夏天,惠芬!穿著單薄的衣裳,也已在床上!入睡。而!此時,在大度山磐頂,透天厝的三樓,程泉!在夢裡,也正對惠芬,愛恨交錯;且!又夢見!與惠芬做愛,兩人像野獸博鬥、廝咬!一般、激情纏綿的春夢。....

翌日,圖書館下方,"文理大道"旁的法學院,第二節下課鐘聲已響,人潮正絡繹不絕!在教室間穿梭。此時,只見!程泉!已坐在法學院二樓,靠"文理大道"這邊的教室;當然,程泉!也總是坐在最後一排的座位。話說,這天的第三、第四堂課,程泉!是非來上不可的,因為!這堂課的學分,他!已經從大二、被當到大四;所以,要是!這學期在沒修過的話,那程泉!輕則得唸大五,而!重則"三修不過"會被退學。再說,大四的程泉、跑來!跟大二一起上課,一門課!竟然搞到三修,當然!這也不是光榮的事;只見,程泉!略低著頭,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 一進!教室便假裝在看書,免得!面對這一教室,正陸陸續續進來的學弟妹、而!感到尷尬。然而,即使!程泉!頷首低眉、儘量!假裝在看書;不過!還是!有學弟妹經過他身邊時,會向他打招呼。畢竟,這些大二的學弟妹,也都是!在去年剛上大學、便都認識程泉的;因為!當時,程泉!正是"社工系學會"服務股的股長。

『學長,好難得!看見你哦~』學弟妹!打著招呼,讓程泉!在教室、感到尷尬。然而!即使尷尬,程泉!卻仍有種渴望;那就是!在這與大二、同班上課的第三、第四堂課,能看見惠芬。因此,程泉!即使假裝低頭看書,卻仍不時以眼角的餘光,搜尋!整個教室絡繹的人影;而!在教室窗外的走廊,程泉的眼角!企盼的,終於!也瞥見惠芬的身影。只見!惠芬,在教室的前門徘徊了一下,然而!並沒進教室,反而!順著走廊!一直走向後門。『ㄟ~惠芬!妳要去那裡,這裡!我有幫妳留座位耶~』只聽!惠芬的室友小玲,在教室前方的窗邊,急著!招呼著惠芬;然而,惠芬!似乎,並不打算!坐在小玲為她佔的位置。只聽!惠芬!在窗邊,對小玲、說『小玲,我想坐後面一點耶~』,便繼續!又走向教室的後門。

其實,惠芬!這天早上、心中早有盤算。所以,當惠芬在教室前方的門口,看見!程泉!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的位置;惠芬!便決定!鼓起勇氣,依照!昨晚!自己的預演,要主動!先向程泉學長,打個招呼。「學長~你好...」惠芬!走在走廊之時,已再三的複習!要說話;只不過,走進教室後門,才向程泉!走去,惠芬!就感到一陣心虛。而!此時,程泉!也已察覺、惠芬!從後門走進教室;只不過,程泉!也只是略回頭、瞥了!惠芬一眼,便又低下頭、繼續假裝!正在看書。「學長,好像!不理我。我該!怎麼跟他說話~」下課!吵雜的教室,只見!惠芬!走到程泉側身後,站在教室的最後面;此時,惠芬!想跟程泉問好,可!想了一個晚上的幾句話,感覺!氣氛不對、卻就是說不出口。再說,程泉!也察覺,似乎!惠芬,已站在他身邊良久;然而,程泉!不但,不肯回頭!看一下惠芬;反而!雙手交叉胸前,把眼睛閉上,假裝!自己睡著了。正當,惠芬!躑躅在教室的後方、不知所措,此時,有同學!正巧找著座位;而!看見!程泉左手邊有個空位,便問!站在座位旁的惠芬、說『咦~惠芬,這個位置!有沒有人坐~』。

『哦~對,我要坐在這裡~』既然!想對程泉說的話,一時!說不出口,而!程泉!身邊正巧有個空位;於是,惠芬!順勢便在程泉,左手邊的空位坐下。「惠芬,她坐在我旁邊,我要不要!跟她講講話。算了!幾天前,才看見她跟學生會的"烏龜"、一起吃飯。我對她算什麼,連約會!不來,都不告訴我!讓我白等~」程泉!微張眼,知道!惠芬!就坐在自己旁邊;不過,程泉!似乎,並不打算跟惠芬講話,於是!繼續裝睡。直到,第三節課!上課鐘聲響起,程泉!還是臭著一張臉,看都不看惠芬一眼。

程泉!低著頭,坐在教室最後一排,有點心不在焉的上課;主要,還是!因為惠芬!就坐在他身邊,讓程泉!這堂課,更是無法專心。只聽!教授在講台上,似乎!上的是「助人的技巧─情感反應」的課程。只聽老師、說『~每個人!與這個世界接觸,與人建立人際關係,或對人的態度,總會從他的經驗,建立一套行為模式,就像!寫在心裡面的一本劇本一樣。而後,他與人互動,大都會按照他心中的劇本演出,而且!這個角色、是很難改變。舉例來說,就像!很多受丈夫虐待的婦女,再嫁人!還是會再受虐;還有啊~就是!看看你們班的同學,是不是!每次失戀的同學,也總!是同樣那幾個同學在失戀。呵...~』。『哈!哈!哈~』乍聽到!老師說、"失戀的同學是不是、老是同樣那幾個~:",而後是全班的笑聲,這讓!程泉嚇了一跳,以為老師在說他;於是!程泉,趕緊抬頭,看了一下黑板,發現!老師並沒在看他,這才放心。

『呵~所以說,人的行為,時常會犯同樣的錯誤,讓自己!不斷落入同樣的困境,而不自知;或是說,他總是!根據自己心裡的劇本,老是!將自己導入裡面、悲劇的角色。所以,我們如果真的要了解一個人,最好!就是從他"心裡的劇本"著手;分析他!為什麼會,老是出現那些行為。而!在面對案主,做心理諮商時,對於情感的反應,我們更需借助一些方法;來釐清!或讓案主、能較正確的!表達出自己的情緒~』老師在講台上課,而程泉!藉著!眼角的餘光,注意到;似乎!惠芬的眼睛,從上課後!始終!一直都在注視著他。

『一個人的行為、與人互動的模式,要從他"心裡的劇本"逃離出來;事實上!是很困難的。~』老師上著課,而!程泉!對於惠芬,始終注視著他,似乎!想跟他說話的表情;甚或是乞憐的眼眸。起初!程泉,只覺!有點情緒莫名,不知悲喜,但後來!程泉,把心中!莫名的情緒,解釋成!他對惠芬很生氣;於是乎!只見,程泉的臉上,更加的冷漠,對惠芬!更是不理不睬。『有時候!就算一個人,知道!自己在犯同樣的錯誤;但!他還是!無法控制他的情緒,去犯同樣的錯誤。這就是有點"病態的人格"~』乍聽!老師說到"病態的人格"幾個字,程泉!又嚇了一跳,抬頭!往黑板望;是的,每當!老師上課之時,說到"病態人格",程泉!也總是會以為,老師!是在說他。

「惠芬,上課,幹嘛!要這樣一直看著我。是不是!"烏龜"不要她了,所以!她又想回來找我嗎?當我是什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嗎?我不會!再理妳了~」法學院!靠文理大道的教室,坐在惠芬旁邊,程泉!只覺內心之中、情緒翻攪。即使!正在上課,但為了顯示!自己不想再理惠芬,於是!程泉,乾脆!又把眼睛閉起來,佯裝睡覺。... X X X

2、幽冥起狂風、顛狂與迷失

幽冥!夾雲帶霧狂風迴旋,程泉!只覺欲顛欲狂。紅色的光暈、藍色的光暈、緋紅的光暈,白色的光暈、黑色的光暈!捲入顛狂的風裡,交雜成一團;讓程泉!分不出這是什麼滋味,只覺!有一股陰柔的能量,夾帶著緋紅!源源不絕的,流入幽冥的迷霧之中,而後!緋紅又變赤紅、又變藍!又變黑。『談戀愛啊~要儘量保持理性。不要任情緒,讓你落入同樣的情境、在同樣的"心理劇本"裡!老犯同樣的錯誤~』幽冥!顛狂的風裡,程泉的耳邊!似乎,聽見!有老師在講課。只不過,此時,程泉!早在一大堆顏色交雜的光暈之中,迷失了自己;況且!程泉!能感覺,自己靈魂深處的正氣與濁氣,似乎!在色彩雜亂的光暈迴漩帶動下,轉動的!也越來越快。「啊~我快發瘋了~」幽冥之中,程泉!恍若!看見寬闊無邊際的海洋,海平面上的雲氣!有一股黑色氣流、正追逐著白色的氣流;而後,兩股氣流!彼此追逐,雷電交加,狂風豪雨橫掃。

「颱風來了。可惡,為什麼!惠芬!會跟"烏龜"在一起~」幽冥!狂風豪雨,程泉!恍若!又回到,颱風狂襲大度山那一天。那天,程泉!在大學書店旁"頂呱呱"的側門,看見!惠芬!跟學生會的"烏龜"秘書長,兩個人!在傘下親暱的走在一起;而後,當程泉!冒著颱風豪雨,騎著機車!又回到遊園路的住處後,卻只覺!心中一股憤恨難消。『水性楊花的女人~跟烏龜去吧~』一身濕漉漉的程泉,進到了三樓的房間,拿起桌上的書本!便往牆上、大力的摔。摔了書本不夠,程泉!拿了整個書包!就往地上、死命的摜;而後!程泉!在房間,不管!手裡拿了什東西,都是摔、又是摜,紙張翻飛、灰塵飄揚!直把整個房間,搞的!像颱風!橫掃過境。男女之間談戀愛,怎麼可能理性,彼此!在如此強烈的能量衝擊,與情緒的互相感染下;幽冥之中,程泉!早已迷失在顛狂的歲月,男女感情的暴雨狂風中。

「我何必專情,惠芬!那麼多人追求。我何必!偏偏對她癡情,自討苦吃。弱水三千!我認識的女孩子、也不是只有惠芬;都什麼年代了,難道!還有人"非卿莫娶、非君莫嫁"嗎。大學的"戀愛"~大家!只是玩玩罷了,我又何必!自己當傻瓜~」滿屋子紊亂!彷彿颱風過境的房間,程泉!獨坐床邊,抽著煙,心中!對惠芬充滿了恨。然而!當程泉,下定決心!要放棄惠芬,頓時!心中卻又是、千頭萬緒!難割難捨「不。我不能放棄惠芬,從惠芬!踏進校門口的第一天,我就知道!她是我生命中所追求、所渴望。戀愛的過程、原本就有苦有樂,何況!惠芬!是學妹、我是學長;我怎麼!可以對惠芬,這麼不理性。是我的佔有慾太強、嫉妒心太重了,才會!每次看見惠芬,跟別的男生在一起,我就!誤解、就生氣。男女的感情!原本就得學習,我得學習理性、包容一點~」。「算了吧~我對背叛我、傷害我的人!還理性、包容,學習什麼。搞不好!他們都上床了;難不成,還要我!去祝服惠芬、跟"烏龜"永浴愛河~」滿屋子凌亂的房間,一想到此!程泉!拿起一本書,又往牆上摔去。此時,只見!從那本飛出去的書中,掉出了幾張紙;而!程泉,坐在床邊,順手!也就從地上拾起那幾張紙,拿到了眼前。

「1988年11月x日大度山日記:一、我現在想做什麼事...交一個女朋友,把系學會的股長當好。二、我想做什麼樣的人。分析好壞優缺點,尋找解決途徑...

A、交一個女朋友:美君我越看越喜歡,我想追她;可是!不知如何下手。惠芬!我也很喜歡,可是!一直!沒機會多見面,心中有點鬱悶。追美君好呢?還是追惠芬好呢?

─追美君好的理由: 1、見面的機會多、容易下手(+2)。2、無競爭者、不會傷害其他人(+1)。3、個性穩定、較可信賴、可讓感情依賴(+2)。4、身材高聎、配種很好(+3)。

─追美君壞的理由:1、長相普普通通(-1)。2、個性太直率、沒有女孩子的溫柔及撒嬌;愛情會比較平淡(-2)。

└追美君總分:【+8-3=+5】

─追惠芬好的理由:1、長的很漂亮可愛,又有女孩子的溫柔、會撒嬌、體貼;是我夢寐以求的伴侶(+8)。

─壞惠芬的理由:1、個性活潑外向,將來恐怕留不住她(-1)。2、好朋友喜歡她,追她!恐怕會壞了朋友的感情(-5)。3、見面機會太少,無從下手、失敗恐較高( -3)。

└追惠芬總分:【+8-9=-1】

【非常嚴重(-10)─嚴重(-5)─[惠芬]─無關緊要(0)─好(+5)[美君]─非常好(+10)】※解決方法:原則上,我追美君,但[緣]─這個變數保留。

B、把系學會的股長當好:

1、當的[很好],必須付出許多的時間、精力;這點!我無法做到。2、當的[很差],將受到很大的抨擊、不值得。※解決方法:所以!我想就以我有空的時間,盡到責任就好;目前是當的太差了,要改進。

C、把該讀的課業弄好。問題:1、書不讀、被當掉不行。2、沒有很多時間讀書。3、我為什麼沒有時間讀書;我功課!為什麼那麼差。分析:

a、心浮氣燥、不想讀書。(佔四成);b、從小到大養成的惰性。(佔五成)〉因。c、睡覺時間太長。(佔一成);d、沒去上課。〉果。e、參加社團、及當系學會股長。(不是問題)。※解決方法:1、強迫自己一定要唸書;一定要寫作業。2、嚴格管制睡覺時間。3、功課不會要請教同學。4、課都要去上。5、訂出讀書時間表。以1、2點最重要。

二、我要做什麼樣的人:

A、我要做一個[理性],頭腦冷靜,能完全掌握自己行為;與控制自己情緒的人。B、對於!自己的行為,我必須對自己理性的評估它,不可無地放矢。C、我必須時常檢討、評估自己。D、我要做一個理性的人,還是!想做一個感性的人。這就像!我的生命要選擇光明的坦途,還是!要崎嶇的道路一樣。走在崎嶇的道路,內心必會有很多的衝擊,生命也因此!必然更加充實;而!光明的坦途,除非!是自己懂得去付出,去善用它,生命才會充實。※將[理性]運用助人,才不枉此生─對我而言。」

程泉,在滿屋子凌亂、彷彿!颱風過境的房間,坐在床邊!看著!手中的幾張紙。此時,程泉!才想起來,原來,這張紙!上面寫的,正是!去年,他在康輔社的康輔大學,聽了!陳篤!講的活動設計課後,甚覺!有趣。於是!有空,程泉!便也,學著!陳篤!在康輔大學,講解的活動分析決策方法;而!把自己!當時的心情,就像!活動設計般,也在紙上!自我分析決策了一翻。

3、理性分析!決策不了的愛情

程泉,看著!手中的幾張紙,甚覺訝異,雖然!紙上寫的,都是去年的事;但!當初!程泉!所面對的情況,似乎!卻與現在相差無幾。「這一年來,我還以為!我成長了很多,也改變了很大。其實,我卻還是跟去年一樣迷惘~」程泉,看著!紙上提到的,兩個女孩的名字,一個是惠芬,一個是美君。而!提到惠芬的名字,是理所當然,因為!程泉,原本就是想用陳篤的活動分析方法,証明!自己"追求女朋友的目標"就是惠芬。至於,程泉,拿美君!來當另一個對象、做比較分析;主要!當時,美君!正是程泉"社工系服務股"的股員,而!在每次的活動中,更總給程泉許多幫忙。外加,呂賢,總三不五時!在程泉的耳邊叨唸,說什麼!"美君跟程泉!長的很像,有夫妻臉",還有什麼"美君!高聎、身材好,用來配種最好~"。『美君,她雖然!吱吱喳喳,像男人婆,不過!人家很熱心公益。而且!搞不好,晚上!把房間關起門來,就會像!小女人、那麼溫柔。好啦!程泉,美君!真的很不錯啦。我看你就選擇追美君啦~』是的,自去年,呂賢!就常常這樣,對程泉耳提面命;只不過,程泉!也搞不懂,呂賢!到底,從美君!那裡,得了多少好處,竟要如此!對程泉,強力推銷美君。於是,當時,程泉!便拿了美君、與惠芬,一起!到紙上!來做分析、比較。

「還真是奇怪。明明我喜歡的是惠芬,為什麼!去年,拿美君!跟惠芬,做比較分析!到底該追誰;得到的結果,竟然是追美君。難道,在去年,其實!我早就對惠芬,充滿了不安全感~。真是!這樣嗎,我怎麼忘了~」程泉!看著,去年!自己在紙上,對以"追女朋友的目標"、所做的分析、決策。而後,因為!決策的結果,竟大出程泉!自己意料之外,於是!在解決方法上;當時,程泉!便寫著─「原則上,我追美君,但"緣"~這個變數保留~」,做為自己的下台階。程泉,在滿屋子凌亂、恍若!颱風過境的房間,坐在床邊!看著!手中的幾張紙;鑑往知來,頓時,程泉!心中若有所悟,心想,惠芬!也許根本就不適合他。只是!"緣"這個字,果然!又豈是,程泉!說割捨,想割捨!就能!理性割捨的;再說,程泉!偏偏!也只愛惠芬一個,就算!明知!不適合,就算!飛蛾撲火,他也偏要,至今!亦同。

「是的,那天!我對惠芬的分析!並不正確。我想起來了,因為!那天!學校,舉辦土風舞比賽;而!我也有去體育館,看惠芬!參加比賽。只不過,那天!惠芬!一直都跟忠義在一起。因為,那天!我很生氣,所以!在分析上被情緒所影響,我才會覺得!惠芬!不適合我。 一定是這樣的,因為!除了惠芬,我根本誰都不愛~」滿屋子凌亂!恍若颱風過境的房間,程泉!坐在床邊,想著!去年的事。

幽冥!夾雲帶霧狂風迴旋,程泉!只覺欲顛欲狂。原本,程泉以為,自己是坐在凌亂的房間,怎知! 一抬頭;此時,程泉!才知道,原來!自己竟坐在體育館,觀看!土風舞比賽。惠芬!也在場,程泉!看見惠芬!穿著很漂亮的舞衣,小鳥依人的!就站在忠義旁邊;因為!忠義!當時、是惠芬的舞伴。 ....

4、88土風舞比賽、沒糖吃吵鬧的小孩

1988年十一月底,校門口約農路東側山坡地、草坪!下方的體育館,這天!學校舉行土風舞比賽。上了體育館台階!大門口左側,穿著!色彩斑闌、五顏六色!各國土風舞服裝的男女;只見,有的!正加緊練習、自己要跳的土風舞,而有的!則站在一旁,觀看別人的預賽。社工系學會的活動股,今年!也有組隊參加,但!往年,就算!系上!有組隊參加,程泉!大多也不會來觀看;至於,今年!比賽還沒正式開始,卻見!程泉!早已坐在裁判後方,觀眾席的椅子上。當然,程泉!這天!來土風舞比賽的會場,主要目的,當然!就是要來看惠芬。體育館內,程泉,只見!有穿著,荷蘭民俗舞蹈服裝的女孩,有穿!俄羅斯衣服的,有穿!墨西哥服裝的,也有穿!看似山地服裝的女生;長裙搖曳、短裙俏麗,一個個女生!塗脂抹粉、更打扮的花枝招展。

至於,惠芬!這天,身上穿的是!西班牙女郎、大紅色與藍色搭配的舞蹈服裝;層層疊疊的蛋糕裙!直蓋到腳踝,而蓬鬆的裙上!惠芬的纖腰又更纖細。程泉,早就看見注意到了惠芬,只不過!自程泉,進入體育館以來;惠芬!就一直都在忠義的身邊,兩人!或是!練習著,一些舞蹈動作,或是!並肩!看著在預賽場地,其他隊伍!跳的土風舞。其實,這天!程泉!來觀看土風舞比賽,並不止是!想來看惠芬跳舞,他在隨身背的書包裡,還放了一台照相機;想幫惠芬!拍幾張,穿著!漂亮舞蹈服裝的相片。只不過,惠芬!卻一直都跟忠義站在一起,這倒讓!程泉不知該如何!走過去,向惠芬開口!說要幫她拍照;何況,程泉!並不想,用自己的照相機,卻把忠義!也都照進、惠芬的相片裡。

「假如,惠芬!在人群中,主動!先向我打招呼。那我就過去,幫她照相~」程泉!不時以自己,假裝不經意的眼眸,跟隨!惠芬的身影;而!此時,其實!惠芬,也早就注意到了程泉,就坐在觀眾席的第一排。惠芬!這天化了菕A穿著!漂亮的西班牙女郎舞衣,層層疊疊的蛋糕裙,更就像!是個公主似的;而!當女生漂亮、像朵花盛開的時候,又怎麼會!不想被所愛的男人發現、與欣賞。只見!惠芬,站在忠義身邊,正觀看著!比賽場地裡,其他隊伍的預賽;且不時!惠芬,也把眼光,投向觀眾席的程泉,想找個機會!向學長展示、自己今天的美麗。隔著人群,惠芬!看見了!在觀眾席的程泉,似乎!正把眼光轉向她;於是,惠芬!趁此時,伸起了!拿著一朵紅玫瑰的左手,在胸前!輕輕向程泉揮了揮。此時,程泉!轉眼間,看見惠芬!正在人群中對他笑,心中一驚,於是,趕緊又把眼光移開,假裝沒看見;程泉!只是,緊緊的!手握著,放在書包的照相機,想去幫惠芬!照相,卻又始終!沒起身。

程泉,早就知道!自己對男女之間的感情、很懦弱;但!或許,是他脆弱的感情、很怕受到傷害。又或許!其實,程泉!只是!喜歡!耍性子;希望!獲得!女孩子的更多關注、與全心付出。這就像是,哭著要糖吃的小孩子一樣,明明!糖果就在桌上,他不去拿,卻偏要!趴在地上,倒在地上、又捶又踢!又哭又鬧的,誰也拿他沒辦法;而或許,程泉!就是這樣、對於!男女的感情!極不成熟,始終!就像是個!倔強哭鬧的小孩。『社會工作系,請到預備位置,準備出場~』大會廣播,就快!輪到社工系的土風舞隊伍出場了;只見,林棟樑!帶領著,社工系的土風舞隊伍、依序!從觀眾席前!經過,到預備入場的位置。此時,只見!惠芬!手提層層疊疊的長裙、烏黑的長髮批肩,走近!程泉!之時,還刻意!把手的那支紅玫瑰,放到抹了口紅的小嘴銜著,嬌豔的模樣!就像是個熱情的西班牙女郎般;正當,經過程泉眼前,惠芬!雙手高舉、做了個舞蹈姿勢,轉了個圈!讓自己的裙擺翩飛。再說,程泉!一看,惠芬!嘴裡!銜著紅玫瑰!從自己眼前,翩然!迴轉而過,一時失了神!只知,惠芬!穿的舞衣,低領的圓領的領口、露出了前胸的一片雪白肌膚;頓時,更像!有一股!極大的吸引力,似乎!隨著,惠芬的身影!迴旋而過,把程泉的魂!也勾去了一半。

「待會,惠芬!跳舞的時候,我得!那出照相機,把她今天,嫵媚動人的樣子拍下來~」程泉!只是心想著,然而!卻還是!沒有從書包,拿出相機。社工系的土風舞出場了,程泉只見,惠芬!洋溢一臉笑靨!如春天花蕊的容顏,彩衣飄盪如夏天弱柳扶風;而!裙擺飛揚!更恰似、秋風橫掃林間!落葉翩飛,只不過!惠芬的舞伴、所以的美麗!卻是向著忠義。程泉,只見!忠義,或!掌搭惠芬的肩,或!伸手摟著惠芬的纖腰,甚至,用兩手!扶在惠芬的腰際間,把惠芬輕盈的!整個舉起!坐到自己的肩膀上;而程泉!只是坐在觀眾席上看,越看越悶著一肚子的氣,像是!獨坐在蕭索的冬天,看著!自己所愛的女人,與別的男人嬉戲。「算了,拍什麼照片。拍惠芬!跟忠義,"天上一雙、地上 一對"嗎。走了,還在這裡看什麼,越看越生氣而已~」程泉!始終沒從自己的書包中,拿出照相機,幫惠芬拍照;即使!惠芬,正在場中跳著舞,不過!程泉!卻只覺,自己再也無法在土風舞比賽的會場坐下去。於是!悶不坑聲,只見!程泉,一個轉身!便背著照相機,離開觀眾席,也離開了體育館的土風舞比賽會場;連跟惠芬,打聲招呼都沒有。...X X X

1989年九月,程泉!閉著眼、雙手交叉胸前,打了個盹,醒來!才發現,自己正在法學院!靠文理大道的教室上課。此時,惠芬!正坐在程泉!身邊的座位,而!不知!為什麼;當程泉!從瞌睡中醒來,就只覺得,對惠芬!感到非常生氣。『好,各位同學,接下來,我們來做"情感反應"的練習。現在!每個人拿出一張紙,然後!我們要在紙上、寫兩個項目。第一個!就是先在自己心中設定一個對象,描述你們之間的關係。而後!第二個,就是!寫出你的感受,像是!你感到興奮啦,渴望啦,失望啦,還是!害怕、生氣啦。藉此,我們來看看!大家,是否!能正確的描述、使用!情緒的詞彙~』只見!教授,仍在講台上!上著課,並似乎!要大家做什麼練習。而後,程泉!看見,大家!都拿著一張紙在寫字,惠芬!也拿著一張淺藍色的紙在寫什麼;只不過,程泉!剛剛睡著了,所以並知道,到底!大家在做什麼,於是!乎只見,程泉!就閒閒的、呆坐著。

『好,最後面一個同學,現在!把大家的紙條收過來、給我。我們來唸唸看,大家!能不能正確的使用,情緒的詞彙~』聽著!老師說要收紙條,程泉!還是呆坐著,因為!他什麼也沒寫;倒是,程泉!看見惠芬,把她淺藍色的紙條,繳了出去。『好,現在!我們就唸紙條,看大家!寫什麼。這一張寫的是:一、最近!系上的棒球賽,打輸了。二、我感到失望....~』程泉,只見!老師,手裡!拿著一疊的紙條,一張一張的唸;而!大家!寫的,無非!都是!自己最近遇到的一些瑣事,偶而!教室裡,老師唸著紙條,也引起! 一些笑聲。

『好,接著!這一張,寫的是:"一、學長,最近總是默默不語,不跟我講話,好像!把我當成了陌生人一樣,眼神對我好冷淡。二、我感到難過,沮喪,傷心"。呵~顯然!這個同學,現在!正遇到男女感情的問題~』待老師!說完,全班哄堂大笑。此時,程泉!略瞥見!惠芬,似乎!羞紅了臉,低下頭;而!程泉,抬起頭!再往講台看去,卻見!老師手裡,拿的正是張!淺藍的紙條。即使!大家並不知道,那張紙條是誰寫的,也不知!裡面所指稱的"學長"是誰;然而!在全班的笑聲中,頓時!程泉!卻只覺,心中!怒不可遏。正巧,下課鐘聲敲響,只等!老師才說下課,程泉!便即收拾了書包,也不管!身邊的惠芬!心情如何;一轉身!程泉,便背著書包、離開教室,第四堂課也不想上了。『嘿~學長,又要翹課囉。你不怕!下節課老師點名,找不到你!又把你"當"了~』正當!程泉,走到教室門口,一個學妹!笑著問程泉;只聽!程泉,回答『沒辦法,康輔社!那邊有些事。我得去處理一下~』。其實,康輔社!那有什麼事,程泉!只不過是藉口,故意!不想再坐在惠芬的旁邊;而!當程泉,離開教室之時,回頭一瞥!只見惠芬!依然低著頭,獨自坐在座位上一臉落寞。且!不知為何,當!看見這一幕,程泉!心中!卻竟有種,感到勝利的快感。....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