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四章88康輔社挑戰營籌備會通知

「殘缺的月亮變成圓我知道它還是會再殘缺,而我們年輕的故事成長的的過程也許總是苦多於樂只是我不願意面對遺憾;這人生關於每段愛情故事的開始!即使我知道它最後終將結束再另一場紅塵夢醒,只是我為何總無法真的覺醒。

~殘缺的月亮我們殘缺的月亮!我總相信有一天它必定會再變成圓 ,妳如此真實的在我生命中永遠消失但殘缺的月亮我總相信它必定會再變成圓,所以我寧願留下悲傷在每天清晨眼睛睜開以前想著妳已走遠;

寤寐之間讓我就把妳的思念放在我心中沉澱,感情我將放射到無限遠的我已覺醒在我為妳寫下這故事的五百年後,我將會與妳相逢在另一場紅塵夢醒的讓我們殘缺的月亮再次變成圓 。

1、迷霧的覺醒,有形外視!無形內觀

無需年月日,幽冥中!一片迷霧不斷漫延。鴻濛!從原本!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一片混沌狀態,迷霧!已漸有意識;且意識漸清晰,能將自己從!迷霧中抽離。浮光掠影的故事,矇曨的聲音影象,關於!大度山 ,東海大學,康輔社...;綜合種種!歸納、推演,迷霧!似乎已經知道,自已叫程泉。「我只不過!是一片迷霧,不知生死,更不知身處何地;或者,其實!我並未死,只是!走不出迷霧而已。再者,若是!這片!迷霧是在我的內心之中,那我外在的身體,此時!又會是變成什麼樣子。像!電影裡的"鳥人"嗎?住在精神病院裡。還是!我變成了"植物人",躺在病床上。是否!如此~」迷霧在沉思,程泉!他大三的時候,曾經看過一部鳥人的電影;而!電影中的男主角,即使!因為!受不了現實世界的打擊,而精神崩潰;從此!他幻想自己是一隻鳥,於是!變成了、住在精神病院裡的"鳥人",且!以鳥的型態!赤身裸體的活在世上。

「程泉,現在!應該不會變"鳥人"吧,因為!他也未曾幻想過自己是一隻鳥。至於!程泉,倒似乎!曾經幻想,自己是一隻在蛹中的蛾,希望!"自己置之死地而後生",有一天能破繭而出、展翅飛翔。這麼說!難道、程泉!會因此、變成"蛹人"、或"繭人"什麼的。唉~我倒是希望,程泉已經死了,不要!變成了植物人,或!各種怪模怪樣的人,甚至!變成"縮頭烏龜人";卻讓那空虛的身體!還留在世上,托累別人。尤其!托累了老邁的父母~」迷霧在幽冥沉思;而,難道!程泉,離開了現實世界以後,從此!都將只是一團迷霧,或者!每個人!在失去了有形的肉體後,也都將是!如此,回歸到混沌。

「我出生在人世間,從嬰兒期,到學齡期,從青春期到青年期,再到成年期!而後成熟期,經過了!人生成長的八階段。我在每個人生的階段,都曾追求!不同的渴望、與需求。或成就,或!親情,或友情、或愛情,或家庭,或財富;然而!到頭來,其實!我在人生追求的,卻什麼!都不能真正滿足,我心中無止盡的空虛。」迷霧在幽冥中沉思;從大度山,順著!台中港路,到清水鎮海邊的小農村,迷霧!看盡了程泉的一生,卻還是不知道。程泉!這個人生命的存在,到底想要追求什麼,又是!為了什麼;於是,迷霧!問程泉、說「若說,生命的存在!是在宇宙永無盡的延伸,而個人!人生的旅程!只不過是個小片段;那你打算,在你短暫的人生中追求什麼,做什麼事?我希望,你不要讓我始終、走不出這片迷霧~」。大度山磐頂的遊園路,程泉!在一棟透天厝三樓的租屋處;夜深人靜時分,只見!程泉!在檯燈下寫日記。

「1988年12月x日:人生的價值與真理─"生活";只因要生存,只因還活著;所以!我做生存必須做的事,做活著該做的事。選擇 個角色,這世界有感情、有成就、有愛有恨...有太多的東西值得去品嚐。你可以選擇一個角色,品嚐生活的苦樂與悲喜。然後幾十年後順其自然的變成一堆白骨,與所有人都一樣;擺在一起、也沒有人能分辨誰是誰,你又做過什麼事。這就是人生,這就是真理、只不過就是一個生命的過程;這就是自然,你可已選擇了解這一切,你可以選擇努力改造。或!你也可以選擇什麼都不做;隨它去!隨你的意思吧。哈!哈!哈~」。

程泉!自以為灑脫,時序!已進入十二月的初冬,此時,程泉!大三;而在!這一學期開學,程泉!便開始接觸禪學,所以!更知道!"活在當下"的道理。"活在當下"爭權奪利,"活在當下"吃喝縱慾!而腦滿腸肥再減肥,"活在當下"追求時髦與流行,"活在當下"...;這!有點像古人"鋸箭療傷",反正!就是把看的見的鋸掉,而!看不見的!裡面的骨頭都爛掉了、也沒關係!無所謂。何其不幸,這種"鋸箭療傷"的說法,聽起來!像笑話,然而!這卻是當代治療精神病的主流做法;像是!電擊、像是吃藥,像是各種的行為療法,或關進!像監獄的精神病院裡。「獎勵、懲罰」反正!就是想盡辦法,改變一個人!可觀察的"外在行為",讓他的外在行為!能符合這個社會,適應這個社會;因為!一個人的潛意識,有百分之九十都是未知,也無從了解!其來龍去脈。頂多,也只能用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只是!佛洛依德的"性心理學",不管!怎麼分析!分析到最後,結論!卻好像都是;因為!他成長的過程"性無法滿足"、"性挫折"、"性壓抑",所以!他對人無法信任、對社會不信任,導致精神崩潰、人格分裂...,聽起來很奇怪。迷霧!在幽冥中沉思,他很擔心!從前,他那個叫程泉的身體,現在!是否正在精神病院裡,被電擊的!像油鍋裡的炸活蝦一樣、抽搐蹦跳電的死去活來;然而,迷霧看不見!外面的世界,所以!並無從得之這一切,似乎!迷霧!也只能向內看,觀看自己內心的迷霧!看自己的過去。

時序!已進入十二月的初冬,大度山的樹林!開始枯黃落滿地葉,圖書館後山的相思樹林!蕭索;"文理大道"的草坪也不再翠綠、被!過往的人群!更踩踏的露出黃土。這天,文理大道!鐘塔的鐘聲、迴蕩!在北風中響了,此時!應是第四節課下課;只見!文理大道旁!法學院的玄關、從穿堂!不斷湧出下課的學生!走下階梯。此時,程泉,走出了法學院的玄關後,就看見惠芬,正走在自己的前方!正轉向文理大道的下坡。惠芬,跟她的室友或同學走在一起,也許是!心有靈犀,當程泉!看見惠芬;而!此時,惠芬!在文理大道轉彎處,也正巧回頭,望了一眼!正走下法學院階梯的程泉。人群中四眼相望,冬陽和煦,程泉!只覺心頭暖暖的、一陣悸動;即使!程泉心中有股衝動,想走向前去!跟惠芬走在一起,然而!他卻始終提不起那個勇氣。

文理大道,第四節課!下課的人潮中,只見!程泉!始終走在惠芬的後頭,保持著!大約五、六公尺的距離,從背後!看著惠芬。「人家說,天越冷,女孩子!越喜歡穿短裙。果然!沒錯,惠芬!也一樣~」隔著人群!看著惠芬的背影,程泉!嘴角掛著會心的微笑。因為!程泉記得,在夏天!惠芬!剛上大學,總是穿著牛仔褲;而今!到了冬天,卻見惠芬!竟開始穿起了裙子,似乎,惠芬!也已不再常打瓣子,而是!讓長髮披肩。只見!惠芬!這天!穿著一件水藍色的毛衣、毛衣下!則是件黑色的百摺短裙,走起路來!裙擺在大腿處擺盪、隨臀搖曳。隔著人群,程泉!默默的!從背後!看著惠芬,懷裡抱著書本!走路婀娜的身影;而!踩著!文理大道的滿地落葉,似乎!程泉的一顆心,也隨著惠芬的裙擺!在心口擺盪。「好可惜,上星期的土風舞比賽,惠芬!打扮那麼漂亮。我卻沒有幫她拍半張相片,不然!現在,天天!有有惠芬的相片可以看~」望著!惠芬的背影,默默想起!上個星期土風舞比賽的事,程泉!不禁有點感到懊悔。是的,上個星期的土風舞比賽,惠芬!不但化了妝,而且!穿著層層疊疊的長裙!就跟白雪公主一樣;只可惜!程泉,雖然!帶了相機!卻始終!不敢拿出來,幫惠芬拍照。此時,程泉!再想起,對於!當時!自己的意氣用事!自責不已;不然!現在,他也可以擁有惠芬!美麗的照片,已慰朝思暮念!相思之苦。

再說,惠芬!第四節下課,走上!"文理大道"之時,她便知道!程泉!走在她後頭;原本!惠芬以為,程泉!會走到她的身邊,跟她聊天。然而!惠芬,從法學院,經過了!管理學院,直走到了文學院之前,卻始終!未見到!程泉走到她的身邊;於是!當一陣北風吹來,文理大道兩旁的垂榕!隨風起舞,而惠芬!也趁著!在撥弄自己、被風吹亂的長髮之際,又回頭!望了程泉一眼。「嘻~學長,果然!還走在我的後面。只是!怎麼都不走過來、跟我聊天。真是討厭~」惠芬!趁著長髮在"文理大道"的風中飛揚,翩然!回頭又望了程泉。此時,人群中!再次!四眼相對,時間彷彿都停止,程泉!只覺!似乎,他能數出惠芬!那一絲絲在風中飄飛的髮絲;還有,惠芬的眼眸、好黑,此刻!縱然!隔著千萬人,似乎!程泉!也都能從惠芬的眼眸、看到自己。或者!應該說,程泉!覺得,惠芬!似乎!已不再是,剛上大學時,那個青春俏麗;而且!還跟他,在他的住處,花前月下!焚香點燭,結拜兄妹的的學妹。程泉,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惠芬,看他的眼眸!似乎變得"嫵媚",就像此刻;然而!也是這種感覺,似乎,讓程泉!對惠芬的渴望!越來越強烈,然而!彼此間的距離、莫名的!卻是越離越遠,越來越不敢靠近。

「假如,惠芬!再回頭,看我一次。那聖誕舞會,我一定會鼓起勇氣,邀她當我的舞伴~」程泉!默默的許下願望,對惠芬!如此纏綿的渴望,卻既不敢表達,也不知!如何表達;何況!剛剛惠芬,回頭!望向他的那一眼,此刻!已經!讓程泉,走起路來,有點兩腿發軟。年輕人血氣方剛!往往得壓抑自己澎湃的情慾,即使冬天!北風吹來,然而!程泉!卻仍覺渾身發熱;血液似乎都集中到了一處,也難怪!兩腿發軟,更不敢!靠近惠芬。待!走下了文理大道的台階後,惠芬!和她的同學!繼續直行,看似要!從"路思義教堂"右側、草坪間的水泥板路,直接回女生宿舍;而!程泉,是要去信箱間的,則勢必要在路思義教堂後方左轉,往大學路。此刻分手在即,程泉!只盼!惠芬,能再回頭看他一眼,也好!成全他剛剛許下的願望;鼓舞他!在聖誕舞會,邀惠芬當舞伴的勇氣。

"路思教堂"後方的水泥低牆,低牆間!有個走道,可以!走進路思義教堂的"陽光草坪",而後!直通女生宿舍。和煦的冬陽!伴著北風,惠芬!在穿過低牆間的走道時,側著身!先是低頭看路,而後!在一陣夾帶著黃土、與乾草!揚起的北風裡;只見!惠芬!陡然轉身,像是!在躲避這一陣風的黃土漫漫,卻與程泉!直接面對面、同時!並給了程泉!一個甜甜的笑。正午的陽光在頭上,黃土漫漫的北風!從惠芬身後吹來,惠芬!兩手環抱著書本!在胸前,長髮與裙擺!俱向程泉飛揚;時空!再次凍結,只是!一陣北風吹過的剎那、卻彷彿是永恆,程泉!手足無措!在永恆中傻笑;而!北風過後,惠芬!已轉身,與同學!又往"路思義教堂"右側的陽光草坪、走向女生宿舍。

2、88康輔社挑戰營通知

話說,程泉!在路思義教堂後方,帶著滿心的悸動,目送了惠芬!走向陽光草坪;而後、程泉!隨即也左轉向大學路,準備!先到信箱間去看信,再到欣餐吃飯。雖說,才十二月初,距離聖誕節!還有二十多天;不過,當程泉!經過長長的海報牆時,已看見!有許多關於聖誕節活動的海報。像是!各校友會、各系所的"報佳音"、聖誕舞會、守夜等等、許多活動。這也由於!東海大學是所基督教大學,所以!對於!聖誕節,每年!總像是!過年一樣熱鬧的慶祝;而!聖誕夜的盛況,更可說!是一整年中,最讓全校師生!都期待的節日。「待會~吃飽後。要先去大學書店,買一張卡片!寄給惠芬。然後!邀她!當我聖誕舞會的舞伴~」經過海報牆,看著!聖誕舞會的海報,程泉!心中已打定了主意;何況,剛剛!在文理大道,程泉!也許過諾言,"只要!惠芬!回頭看她,程泉!便要邀她當自己的舞伴"。

信箱間前的小廣場,人來人往,隨著!第四節下課的人潮,程泉!走進了信箱間,開啟了自己、小方格子的信箱。「康輔社挑戰營籌備會─預備會議通知」這天中午,程泉!在自己的信箱,拿到一張通知函;打開一看,才知道!是康輔社,年度四大營隊之一的"挑戰營",在期中考過後!也要開始籌備了。此時,雖說!程泉已是康輔社的紅衣預備幹部,也經過了"霧之鄉生活營"的籌備與出隊。不過,此時,程泉!卻對康輔社,還是!有些許的陌生感,除了!偶而!在"康輔大學"當助教外;其實,程泉!也顯少到銘賢堂下方的康輔社址。看著!手中的通知單,程泉!邊走邊、思索著「"挑戰營",我要不要去參加籌備~」。

『ㄟ~泉仔,剛好!在這裡遇見你。我正好有事要找你。』正當!程泉,邊看著!手中康輔社的通知單,邊走出!信箱間;此刻,走在欣餐與信箱間的小廣場,程泉!忽然!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喊住了他。原來!是林棟樑,似乎!是剛在欣餐吃過午餐,正走下小廣場;只見,林棟樑!小跑過來,搭了程泉的肩,便對程泉、說『ㄟ~泉仔。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一下。"學生自治會"要辦學校大書展,是由社團部負責的;所以!我想反正你也是"社會服務隊"的,就請你幫忙一下。沒問題吧~』。『辦書展?可是!我又沒辦過書展的經驗,不知道!書展要怎麼辦耶~』程泉,回答林棟樑;只聽,林棟樑!張著大嘴,笑著回答『書展,我也沒辦過。沒關係啦,找人問看看啦~。前不久!我們系上,不是也辦過一場小書展。好像!是學藝股的曉君學妹辦的;不然!你去問問、她的經驗好了~』。『好啦!就這樣啦。我想!這次書展,你就幫我做內務股。然後!我也會去找上學期,辦過全校大書展的人;到時候!我們再來討論看看,怎麼弄~』此時!林棟樑!是"學生自治會"的"社團部"的部長,雖說,也沒辦過大書展,不過!樣子!卻是一付胸有成竹。況且,程泉!也向來!都是相信,林棟樑的辦事能力,且!跟林棟樑做事,也都讓人!蠻有成就感;於是!程泉,當下!便也答應了林棟樑,辦書展的事。

『好吧~那書展,什麼時候要辦~』程泉!自大二下學期,加入"社會服務隊"後,便一直!都積極的、學著辦事;而!別人交代他的事,程泉!也一定都會!負責任的完成,或許!也是因此,林棟樑!才會想到,要找程泉!一起辦全校的大書展。只聽!林棟樑,思索了一下、回答!說『還有半個月吧。就是在聖誕節的前一個星期。反正!你有不知道的,就到"學生自治會"問我好了~』。『那就這樣~泉仔,謝謝你了。我先走囉~』林棟樑!說完話,從信箱間的小廣場,走向郵局旁!向銘賢堂的方向;看似,要去"學生自治會"。

"學生自治會"的辦公室,就在!銘賢堂與大學書店之間,康輔社址的樓上;而!這也是,林棟樑!大三!這學期以來,每當!下課!或中午時間,最常來的地方。或者說!物以類聚,而!"學生自治會"這個地方,這裡的人,讓林棟樑!很能滿足他"社會化"的需求。一群人!或勾心鬥角!互相算計,或爭權奪利!對別人批評漫罵,或到處鑽營!謀特權,或"拗的過!就是你的"、佔盡各種大小便宜。而!事實上,程泉!也約略能感覺,自這學期來,林棟樑的氣質,甚或!為人,似乎!也都在漸漸改變;或應說,程泉!有種感覺,他覺得!林棟樑!似乎,已不再是!他大一、大二!認識的那個,充滿正義感,且以服務社會!為己志的林棟樑。「人在環境中,也許!總會被身處的環境所影響吧~」程泉!不願這麼想,然而!他卻仍隱約覺得,林棟樑的樣子!像是!變成了一個權謀、且善於!謀利的政客似的;而!這種感覺,讓程泉!有點失望,因為!自大一開始,林棟樑!便一直!是他心中崇拜的人物。

程泉,大二的時候!之所以會加入"社會服務隊",多半!也是受了林棟樑的影響;而後!程泉,再加入康輔社!當幹部,更可說!是追隨林棟樑的腳步。只是,當程泉!進入!"社會服務隊"與"康輔社",這樣!氣質純潔、且充滿浪漫理想的地方,企圖!洗淨自己一身的草莽、與污濁;而當初!引領程泉,進入"社會服務隊"與"康輔社"的林棟樑,此時!卻變了個樣,似乎!氣質越變越污濁、與草莽。「難道!"社會化",最後!就是會讓每個人,都變成那個樣子嗎。而我!也要再變成!那樣的人嗎?這就是成長嗎~」林棟樑的改變,這確實!也讓程泉,有點感到迷惘。...X X X

3、康輔社址學書法、美工

迷霧在幽冥中沉思,大度山!都籠罩在冬天北風的黃土飛揚。"大學書店"外!只見櫥窗的玻璃,已用白色噴膠噴著"merry-christmas"佈置的頗俱聖誕氣氛。天花板到書架間,金的!銀的、紅的!藍的!只見!七色彩帶纏繞,聖誕紅!垂掛小鈴噹;另外!看不盡數不完,各式個樣的聖誕卡片,一桌桌!更是!從大學書店裡、擺到了大學書店外的走廊。這天中午,只見!程泉,在欣餐吃過午飯,從頂呱呱旁的柏油路,便!直接!走到大學書店,來挑聖誕卡片。最重要的,程泉!當然,是要挑一張漂亮的卡片寄給惠芬,並邀她當自己聖誕舞會的舞伴;另外!程泉,當然也不會忘記,他也要挑幾張比較普通的卡片,寄給他"系學會服務股"的股員。「聖誕夜的鐘聲敲響,聖誕的歌聲迴蕩;聖誕夜,有人想念妳在北風裡。在這美好的季節,寄予深深的思念與祝福~」要寄給惠芬的卡片,程泉!當然要慎選;此時,程泉!正看上一張,封面!有著一個小女孩與小男孩、手牽手的卡片,且上面寫的字!似也帶點男女之情的暗示。於是!程泉,翻開卡片!在一陣芳香撲鼻之際、更聽見!聖誕卡片、會發出電子音樂的聲音;另外,卡片的內頁、寫著「盼我們無數的歡樂與微笑,永遠縈繞在妳心中;聖誕節快樂....」。

「這張!聖誕卡!蠻不錯的、還有!聲音;我就買這張卡片,寄給惠芬好了。一張要一百元,好貴;沒關係!只要惠芬喜歡就好,再貴也值得~」程泉!在大學書店,選定了要寄給惠芬的聖誕卡片,只不過!覺得價錢有點貴。因此,程泉!決定,要寄給"系學會服務股"幾個學妹的卡片,就買便宜一點的;不外乎,就買些!寫著"年年有餘"、"新年快樂"、或"恭喜發財"之類的卡片,來寄給!她們。至於,呂賢!要不要寄卡片給他,程泉!思索了一下「呂賢!和我住同一棟透天厝;寄卡片給他,搞不好,又給他拿來當笑柄。算了!呂賢的,免了~」。

程泉,既在"大學書店"挑好了聖誕卡,結了帳!把卡片放進書包;而後!看了一下手錶,離下午!要上課的時間還早。於是!程泉,離開大學書店後,一時!也不知去那裡,而!康輔社址就在旁邊;所以!程泉,就決定!到康輔社址裡去坐坐,順便!就看看家經。

『嗨~程泉!你來囉。你今天!在信箱間,有收到挑戰營籌備會的通知吧。阿峰!你快問啊,看!程泉!要不要!捧場,參加你挑戰營的籌備~』程泉!一走進銘賢堂下方的康輔社址,迎面!便見到,阿秀!坐在會議桌的對面,邊吃著!便當、邊對他打招呼;而,此刻!正在康輔社址裡的人,還有!九屆的玲玉,和阿峰。只見!阿峰抱著吉他,坐在會議桌旁,才聽阿秀說完話;接著,阿峰!便笑的一臉憨憨的、問程泉『嘿~程泉,你要不要參加挑戰營的籌備啊~』。程泉!都還來不及,回答阿峰的話,卻聽!一旁的玲玉,接了阿峰的話、便笑説『嘻~阿峰,是挑戰營的執秘啦,現在!他正在擔心,不 知道!有幾個人,要參加籌備。阿秀和我,這次!挑戰營都沒有要去。程泉!你就可憐、可憐他,給他捧捧場吧~』。『挑戰營哦~我可能也沒辦法參加耶。這學期!好多報告,我都還沒寫;如果!再不寫的話,可能!會被老師當掉~』程泉,猶豫了一下!灑了個謊。因為,程泉!不好意思說,他無法參加挑戰營籌備,主要!是剛剛,他已答應了要幫林棟樑、辦全校大書展;而!辦全校大書展的時間,卻又跟!挑戰營!互相重疊,所以!程泉!只能擇其一。

『嗚~嗚嗚,都沒人!要幫我的忙。我做人太失敗了,不如!讓我,一頭!就撞死在吉他上吧~』阿峰!負責的挑戰營,似乎!參與!籌備的人、還沒找齊!正自煩腦。此時,程泉!笑了笑,默默的!在會議桌旁找了張椅子坐下,兀自!就翻著家經。

「1988年12月x日康輔社杜鵑家經:挑戰營!即將開鑼。這次!預定,要挑戰!走草嶺、石壁、溪頭,一路!風光明媚;希望!大家!多參加,"強身報國"或"~報女朋友"。尤其!十屆的紅衣,更可藉此次、二天一夜的登山活動,增加!同屆間的感情。況且,挑戰營!主要是連誼性的營隊,籌備的過程!比較不會像生活營那麼累;也可當做,大家!是一起去玩,帶營隊的壓力!不會太大。總歸一句話,希望!大家多捧場。...挑戰營執秘─吉他王子─東海第一美男子─阿峰留言~」

「1988年12月x日康輔社咆哮家經:挑戰營的回條,不管!參不參加,請大家!記得,下星期三預備會議前、都要投回條,以便統計。挑戰營!生活媽媽─愛珍留言~」

「1988年12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挑戰營,預備出隊的日期,是十二月三十、三十一日。正好,是聖誕節過後的那個星期六、日。希望,大家!聖誕夜,不要玩的"身體太虛",以免!影響,本社戰力;況且!這次,又是挑戰中央山脈的登山健行。老師說:年輕人!要把旺盛的精力,"發洩"在"正途",切記!切記;so~咱們登山去吧。~挑戰營活動長─陳篤留言~」

程泉!在康輔社址裡,翻著!會議桌上的家經。由於!此時,程泉!對康輔社,仍有點陌生,也不知!要跟九屆的藍衣幹部、聊些什麼;因此!除非!是人家問他一句,他才答一句話。翻看完家經,程泉!也沒什麼事,正好!看見!會議桌上,眼前!放著一杯墨汁、裡頭!還有一支毛筆,另外!桌上還有一疊的舊報紙;於是!程泉!拿起了杯裡的毛筆,沾著墨汁,便在舊報紙上寫起字。正當,程泉!拿著毛筆在舊報紙上,寫了幾個毫無章法的字;此時,只見!志傑,手裡!端著炸雞餐,也正走進康輔社址。『喂~志傑!挑戰營,你去不去。你敢說不去,我立刻!就砍死你、把你剁成八塊。呵~』才看見!志傑進門,阿峰立刻!撂下狠話;只見!志傑,呵呵的笑著、回答『呵!呵~阿峰!除非,你公開承認!我是"東海第一美男子",我才去。然後!我允許你當"東海第二美男子"~』。阿峰!還未回話,只聽!阿秀!已先搶白、悻悻然的!說『啊~算了!算了。志傑!你不用去挑戰營了,除非!東海大學的男生都死光了;不然!怎麼樣,也輪不到你當"東海第一美男子"~』。『對啊~志傑!是"東海第一美男子",那東海大學的女生、情何以堪。我要轉學了~』玲玉!聽了阿秀的話後,也在一旁打趣。倒是,阿峰!也許!急於!邀志傑參加挑戰營的籌備,所以!話倒沒說的那麼絕;只聽!阿峰,對志傑、說『啊~志傑,你要挑戰我"東海第一美男子"的位置,也不是!沒希望。但!至少,你要整型一下,首先!得把脖子以上"切除";這樣!也許才會、比較有說服力啦。呵!呵~』。

『哈!哈哈~阿峰,聽你這樣說。那挑戰營!是不要我去囉~』一陣寒暄過後、志傑!拉了張椅子,在程泉!旁邊的位置坐下,吃起了!炸雞餐;而後,邊看著程泉,在舊報紙上!寫毛筆字。這讓!程泉,拿著毛筆!寫起字,倒是!有點不好意思,因為!程泉的書法功力,大概!只有國小程度;又!或許!程泉的書法,連國小程度!都不如,因為!從小程泉的書法作業,大都是!他的哥哥幫他代筆。倒是,志傑!康輔社裡的人都知道,志傑!從小就練書法,至今!已有將近二十年的書法功力;所以!程泉,此時!在志傑的面前,寫書法,簡直!就是"魯班門前弄大斧"。只見,志傑!坐在一旁邊吃午餐,邊看著程泉!寫書法,片刻!大概,是對!程泉!毫無章法的字,再也看不下去。於是!只見,志傑!轉身,從身後的櫃子上!也拿了支毛筆,而後!沾了杯子裡的墨汁;志傑!就揮灑著毛筆,在舊報紙上!開始,對程泉!講解起,怎麼寫書法。

『ㄟ~程泉,毛筆!你要這樣拿,這樣字!才會有"骨"。然後,下筆的時候,你要注意筆尖的走向;還有收筆、你可以!先把筆尖提一下,再收。像"點"!要這樣"點","勾"要這樣"勾";"撇"要這樣,還有"捺"要這樣...~』志傑,一時!似乎!忘記了自己,正在吃飯;拿起毛筆,就是滔滔不絕的!教程泉,要怎麼寫書法。而!程泉,也專心的聽著,頻頻點頭,似!比他在上課時還用心;畢竟,此時!程泉,心中!是有夢想的。此時,程泉!正夢想著,也許自己!學好了書法;有朝一日!也能像志傑!那樣,揮灑著毛筆!寫出氣勢磅礡的字,做美工宣傳!或做活動的場佈。只聽,志傑!『ㄟ!程泉。你可以!從"永"字八法,來練運筆的基本功。然後!運筆熟練了以後,再來學字型。像是楷書、行書、草書,還是!隸書;每一種字型,技巧都不同,如果!你去鑽研,可以!說樂趣無窮。呵~』。『然後,如果!你想用書法做美工的話,那你就還要注意,在海報上的空間、要怎麼!用不同的字來配字。呵!呵~我覺得,寫書法很好,像!有一天!如果!我被抓去關在監獄的話;關十年、二十年!我也不會無聊,因為!我可以!專心寫書法啊,樂趣無窮~』志傑,講話!有點沙啞的聲音,憨厚的笑,談著!寫書法的好處。

康輔社址裡,程泉!專心的聽著,志傑!講解!怎麼寫書法,怎麼!用毛筆字做美工,只覺!獲益匪淺;似乎,聽君一席話,比程泉!從國小到高中,所上過的書法課!學的還多。當下,程泉!也打定了主意,待今天!要回去,經過東海別墅,他也要去!買支毛筆、買罐墨汁,再買本書法範本;而後!有空,他也要來多寫寫書法,裨使!有朝也能像志傑一樣,拿著毛筆揮灑自如。...X X X

4、生命能量的配置,決定你將成什麼樣的人

迷霧在幽冥中沉思,大度山!籠罩在北風中的冬夜迷濛。磐頂遊園路的透天厝,三樓的最後一間房間,檯燈下,程泉!面對著!這天中午,他在大學書店買的聖誕卡片;只見!程泉,苦苦的思索,卻不知道!自己該在卡片裡,寫些什麼!給惠芬,邀惠芬!當自己聖誕舞會的舞伴。要說!程泉和惠芬,彼此間,程泉!是惠芬的乾哥,惠芬是程泉的乾妹;而,乾哥邀乾妹,兩人!在聖誕舞會共舞,這應該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只不過!程泉,對惠芬的!卻不是兄妹之情,而是男女纏綿之情;這!倒讓,程泉!想邀惠芬在聖誕舞會共舞,感到畏懼!而裹足不前。「惠芬的聖誕卡,待會再寫好了。對了,先去問一下林棟樑,要辦!全校大書展的事;順便!還他這本小說,然後!再向他借本小說來看~」程泉!苦思,不知如何下筆,於是!索性!放下筆;心想!就先到二樓去,問問!林棟樑,這天中午!邀他一起辦大書展的事情。還有!林棟樑,那裡!有許多的小說,偶而!程泉,也會向他借來看;於是,程泉!點了一根煙後,隨後起身便下樓,往林棟樑的房間去。

再說,林棟樑,這天下午,他並沒有課,一直!都在"學生自治會"的辦公室裡待著;直等到!李玫玲!也下了課,到學生自治會找他。而後,林棟樑!便迫不及待,騎著他的越野機車,載著李玫玲!回到他遊園路的住處;從此!兩個人!乾柴烈火,蓋在棉被裡!繾綣纏綿、須臾不得分離,一直!便都鎖在房間裡,再也沒出門。『喀!喀!喀,林棟樑,你在不在。我拿上次跟你借的小說、來還你~』林棟樑與李玫玲,兩人!正赤身裸體!躲在床上的被窩裡,翻來覆去的玩!男女的嬉戲;乍聽,程泉!敲門,林棟樑!李玫玲!都嚇了一跳。只見!林棟樑,手忙腳亂的!趕緊從李玫玲的身體裡拔出,而後!隨手找了件內衣、及短褲套上;至於!李玫玲,女孩子的內衣!穿起來總是比較困難,也來不及穿,於是!便只!拿了件大毛衣往身上套。房間裡!兩人忙亂一陣後,林棟樑!便來開門;至於!李玫玲,則以嫵媚的姿態、斜躺在床上。

『哦~程泉哦。有什麼事~』林棟樑,開門笑問,即使冬天,額頭!似乎!還流著汗;程泉!不察,走進了房間、說『上次!這本小說還你。我想再跟你借一本小說來看~』。『哦~好。那你進來挑一本好了~』林棟樑!說著,程泉!便走到,落地窗邊!林棟樑!放小說的那邊去;此時,程泉!回頭,才發現!原來,李玫玲!也在林棟樑的房間裡,且是!斜躺在床上。『嗨~程泉~』李玫玲!斜躺床上,以手托腮!向程泉打招呼;一付"繡床斜凭嬌無那,爛嚼紅絨、笑向檀郎唾"的嬌媚模樣。乍見!此情此景,這次!換程泉,嚇了一大跳,只見!李玫玲!身上只套著件大毛衣,雪白的雙腿交叉!毫無遮掩的性感。頓時,程泉,置身!在這樣的情境,感到!有點尷尬,尤其!李玫玲!雙頰緋紅,豐唇如蓓蕾綻放;讓程泉!直覺!聯想到的,就是!李玫玲!跟林棟樑,可能!正在做愛,做到一半,卻被自己!突如其來的打擾、棒打鴛鴦!而暫停。

『好,那!我就挑這本小說好了。林棟樑,抱歉!打擾了~』原本,程泉!主要是要來跟林棟樑,討論!辦書展的事;不過!此情此景,時機!似乎不對。於是!程泉,隨便!拿了本小說,便急急的告辭,離開!林棟樑的房間。而,自此經驗後,程泉!便也少、再到林棟樑的房間去找他,以免!再次!遇到,這種!讓人進退兩難的尷尬情況。

程泉,回到了自己在三樓的房間,一顆心仍噗通噗通的跳,尤其!剛剛在林棟樑的房間,看見!李玫玲!躺在床上那嫵媚之狀,更不禁讓他遐想。「大家!都說,惠芬!跟李玫玲,長的像。要是!在這吹著北風的冬夜裡,惠芬!也能像那樣,性感且嬌滴滴的!躺在我的床上,該有多好。兩個人!在棉被下,相擁而眠!一定很溫暖吧~」程泉!心想著,又坐在檯燈下!面對著,要寫給!惠芬的聖誕卡片;而!心中更是繾綣柔情,無限纏綿的思念。「假如,我也能!擁有惠芬,那我的生命!只要有了歸宿,就再沒什麼遺憾了。不再空虛,不再迷惘,不再飄蕩;因為!惠芬!是我的"真愛"~」程泉!很羨慕林棟樑,卻不知何時!自己!才能像他那樣;享受那男女溶合成一體,水乳交融的人生樂事。

迷霧在幽冥中沉思,大度山!籠罩在北風中的冬夜迷濛。「唉~我心中無止盡的空虛!荒蕪、就像!是無止盡的黑洞,所有的一切都被吸進去,卻留給我槁木死灰。而!程泉!生在世上之時,迷惘空虛!且始終追求不到,他所渴望!想要的;也難怪!死後,我會變成一片迷霧。然而!滿足了人生中所追求,滿足了男女情慾的人,生命就不再空虛嗎~」迷霧內觀!自己叫程泉之時,所經歷的人生!心有所感,若有所思。迷霧看見!大度山盤頂的遊園路,透天厝的三樓,程泉!面對著,要寫給惠芬的聖誕卡,渾身散發著緋紅光暈、充滿!對男女激情的渴望;而後!或許!程泉,根本想不出來!要寫什麼,於是!便把聖誕卡片推到一邊。只見!程泉,隨後!從書包!掏出,這天!他在東海別墅買的,一支毛筆、一罐墨汁,一本書法帖,還有宣紙;倒了墨汁後,只見!程泉!就照著!這天中午,志傑!在康輔社址教他的、拿著毛筆,就在宣紙上寫起了書法。一念之轉,迷霧看見,程泉!身上原本散發的,充滿男女情慾的緋紅光暈,轉眼!就成了金黃色光茫;真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因為,此刻!當程泉,拿著毛筆!寫著書法,不知不覺!他的腦海竟浮現了,古時候的讀書人!一身正氣,寧為志節而死的想像;是的,只見!此刻!程泉,拿著毛筆!在宣紙上寫的,正是─「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迷霧!看見,程泉!拿毛筆!在宣紙上寫的句子,覺得!好笑。「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這樣的句子,若是!從林棟樑的嘴裡說出來,大概!全班都會起立、鼓掌;但!程泉,不是!這樣的角色,程泉!是個懶惰虫,既不寫作業!又愛翹課。因此,若是!程泉!講出這樣的話,可想而知!大概!只會被當神經病,笑掉!全班的大牙。再說,林棟樑!原本!就是個充滿領袖魅力的風雲人物,說話!詼諧!幽默,為人!看似更具正義感;如此!讓人!可以信賴,也因此!才能贏得,李玫玲的芳心。大度山盤頂的遊園路,透天厝二樓的最前面一間,迷霧看見!林棟樑與李玫玲,兩人!已在房間裡,玩了!大半天男女情慾的嬉戲;因為,男女之情的激蕩,浸潤在緋紅的光暈中,"真愛"的感覺!是讓人如此滿足。然而,「人之慾望無窮」,於是!迷霧也看見,當李玫玲!沒有來林棟樑的房間、與他!相擁而眠過夜;而!林棟樑,其實!也不在他的房間,因為!林棟樑!去找他的學姊,繾綣!纏綿在另一個"真愛"的床上。「擁有了"真愛",生命!就真的滿足了嗎~」迷霧!看見林棟樑,身上!充滿的緋紅光暈,越來越暗、越來越污濁;即使,外表越來越!光鮮,然而!迷霧卻看見,林棟樑的靈魂深處,卻越來越!污穢、甚至!濁臭不堪。迷霧在幽冥中沉思,大度山!籠罩在北風中的冬夜迷濛....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