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五章88社工系學會冬至搓湯圓聯誼

1、89康輔社十一屆幹訓、藍衣的榮耀

1989年九月,東海康輔社十一屆幹訓營!開鑼了,程泉!身穿康輔社的藍衣,拿著吉他在!視聽大樓的講台、教唱!康輔社歌、及營歌。由於!康輔社十屆,只有十個藍衣幹部,再扣掉!一、二個少會出現的人;所以!實際在做事的,大概!只有八個人。八個藍衣幹部,要負責!康輔社一整年的活動,包括四大營隊,康輔大學、家活動,外加!迎新晚會、及幹訓;確實!這對大家來說,是個沉重的負擔,然而,從另一角度!來看,這卻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十屆的人!雖然!比較少,但!相對的;每個人!也都可以、學的比較多~』這是!九屆的阿秀,時常對十屆!耳提面命的話。確實!也是如此,相對於!九屆有將近二十個藍衣幹部,所以!每次!營隊,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當"執秘"、或組長!獨當一面;但!十屆,只有八個人,開學後的社務會議開下來,把所有的活動、營隊!分配一下,幾乎!十屆的每個藍衣幹部,都得!獨當一面,擔任一次營隊的執秘、或活動的召集人。譬如!這次的幹訓營,就是!由國安擔任營隊執秘,程泉!當活動長,小蘋!當進修長;而!招收的學員,仍多來自"社服"、"文服"及康輔社本部的社員。

「康輔、康輔,把快樂的種子播向大地; 康輔、康輔,把青春的活力帶給人們。

~讓我們的社會充滿歡笑;讓我們的民族永遠年青。

微笑是我們領導的標誌;擁抱是我們熱情的流露。

~康輔、康輔,把快樂和青春帶給人們;康輔、康輔,把愛心和熱心~服務社會人群。」

程泉!吉他教唱完,接著!幹訓營的始業式開始,惠如!當司儀、穎仁!當音控;而後!是十屆的社長!周為,上台!報告!康輔社史。所謂,"三折肱而成良醫","百煉成鋼","千錘百鍊",這可說!是康輔社十屆藍衣幹部,最佳的寫照。雖說,十屆!看來,也許!並不如九屆的人才濟濟,有那麼多!活動能力超強,且深具個人魅力的人物;然而!與九屆,擅於!單打獨鬥類型的活動相較,十屆!辦的活動卻更像是,群策群力的團體分工合作。也許!當執秘、也許!當進修長、也許!當活動長、或器材長,或生活長 ..,每次!辦活動!擔任的角色,十屆的八個人!都有可能輪流到,也需要別人的幫忙;所以,不會!帶團康的人!也要會帶團康,不會主持籌備會的人!也要學會開籌備會,不敢上台的人!更要上台,不會!做美工宣傳的!也一樣!要學會畫海報。可以說,九屆!雖是"人多、好辦事",但十屆!人少,團體的凝聚力卻更強。

晚上!八點半,「十一屆幹訓營」始業式結束,三、四十個學員,就依照!鬼家、杜鵑、咆哮!三家,各自帶開!做自我介紹;地點,或在行政大樓下的穿堂、或在視聽大樓廣場。此時,"幹訓營"的學員,多是大二的學生,當然!也有少數的大三,至於!在幹訓營結束後;又會多少人!繼續留在康輔社裡、當紅衣幹部,這對!十屆的藍衣幹部來說,又是一項新的考驗。『大家!注意一下。明天開始!兩天一夜的幹訓營,可能會滿累的;所以,今晚!大家,回去要睡飽一點哦。因為,星期六晚上,我們不讓你們回去、躺在自己的床上睡了哦。從明天!開始!大家將失去自由,就算!到晚上!大家!也要拿睡袋、睡在一起;知道嗎?大家!要有心理準備~』晚上十點,幹訓營生活長!李雯,至各家!聚會的地點,叮嚀!隔天!開始的幹部訓練營、應知事項。而後!約十點半,各家聚會連誼結束,十屆的藍衣幹部,則又抱著吉他、抱著錄音機、收拾了海報;一道!從夜深的大學路,經過!冷清清的海報牆,走回康輔社址,準備!跑隔天、幹訓營的活動流程。

翌日,星期六!下午一點半,參與!康輔社十一屆幹訓營的學員,陸續!開始!在陽光草坪下方的鳳凰樹下報到。而從!二點開始,值星官!徐文,則將所有學員!集合在陽光草坪,做精神整肅的收心操;當然!安排,徐文!當"十一屆幹訓營"第一天的值星官,也是!有道理的。因為,徐文!此時,正是!康輔社四支"社會服務隊"的總隊長,只見!他揹起!值星帶,就俱說服力;況且!在幹訓營中,約有一半!都是從"社會服務隊"來參與的人,因此!對徐文的精神教育、基本動作、口令訓練!更無所不從。大致上,訓練營!即是,培訓康輔下一屆的紅衣幹部;因此!就如同!程泉,參加的十屆幹訓營一樣,"幹訓營"這兩天的活動,幾乎都是!有關康輔的課程。而,所有的課程,除了!營隊籌備會、活動設計!等進修性質的課程,請九屆的藍衣幹部來講課外;其餘,如!團康帶領、器材運用、吉他教唱、美工技巧、急救、野外求生,帶動唱、晚會主持...等等!康輔技能,則是!全是由十屆當關主,以分站教育!來教授學員。

『跟九屆!比起來,感覺!我們十屆,好像!不是很強。團康!沒有像志傑、陳篤!那麼強的;進修!沒有像阿秀、那麼強的;美工!也沒有像愛珍、那麼強的;吉他!更沒有像阿峰那麼強的。還真!不知道,我們十屆,能不能!帶得動十一屆~』這是!十屆,初接!康輔社藍衣幹部之時,自己!都對自己的能力、感到質疑的心結。甚至!連九屆,對十屆,也都有"不知道十屆、能不能撐起康輔社門面"、"扛起!東海大學第一大社團!這塊金字招牌",這樣的擔憂;不過,九屆的擔憂,顯然!是多慮了。因為,人不只"慾望無窮",當一個人!有了心中想追求的夢想,而把!追求無窮慾望的能量,轉化成了!追求自己卓越的能力;那此時,轉眼!這個人,就會從"慾望無窮",搖身一變!而變成"潛力無窮"。況且,康輔社的十屆,不只一個人,而是一群人!群策群力的,朝著!大家!心中共同、想實現的夢想前進;因為,大家!都是康輔社的藍衣幹部,這是個!大家經歷過辛苦考驗,獲得的榮耀。

康輔十屆的藍衣幹部,此時,當然!會盡其所能的努力,好保住!這個!自己在大學;以寶貴的青春時光,花了兩年的時間,才獲得的榮耀。就如同!程泉,每當!穿上康輔社的藍衣,頓時!就覺得!自己,似乎!全身都在發光,自信,能力無窮,且"海水不可斗量"。又或許,"康輔藍衣"的本身,其實!就是種自我催眠;一穿上!即可!讓人,發揮出自己都想像不到的、最大的潛力。這可不,星期六下午,幹訓營的分站教育,只見!月光草坪上,十屆的藍衣幹部!各司其職;穎仁!教團康帶領,惠如!教美工,小蘋!教帶動唱,程泉!負責吉他教唱的這一站,而!周為!則教急救的課程...。再說,十屆!就只有八個人在做事,每個人!確實!也都必需擔當重任,第一次!表現的不好,還有第二次,第二次!表現的差強人意,也還有第三次、第四次機會..;在康輔社裡!每個人,都有無限多的機會。不管!是"趕鴨子上架",還是!"腳在門檻內",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磨練,當面對!畏懼的事!已不再畏懼,當面對!陌生的事!也都已熟悉;而後!十屆的藍衣幹部!終於,此時!每個人!也都已能獨當一面。

※幹訓營留影:12

2、人生的高潮

「幹訓營」,雖說!是校內的活動,但!從星期六下午開始,所有的學員!便需過團體的生活;晚餐、甚至!上廁所的時間,全都由!值星官!管制。九月底,大度山的空氣中!瀰漫著、新生又將入學的氣氛;整座山的草坪、與相思樹林的漫漫荒草,有的!正在修剪、有的!剛修剪過;割草機的的馬達聲、伴著蟬聲!不絕於耳。而黃昏後,值星官徐文,五點半,統一帶著幹訓營的學員,到男生餐廳!吃晚餐;及至!六點,晚餐後,徐文!又將所有的學員,帶會!活動中心樓下!韻律教室前的草坪,準備!進行!幹訓營的晚會。由於,"幹訓營"是培訓康輔社的幹部,既非連誼性的活動,也非!休閒娛樂的營隊,所以!在氣氛上!顯得比較嚴肅,甚至!團體的行動上,更帶點!軍事化管理的嚴格;而!在輕鬆的大學校園裡,一群人!像軍人般的在餐聽前整隊,之後!又是齊步走在校園內,更是難免引人側目。而!這一切,參加幹訓的學員,當然!也早都有心理準備;況且,這也都是!他們,將來!成為康輔社幹部後,驕傲的一部分。

一次生命的考驗,獲得的榮耀,不但!讓一個人有永遠的回憶、更終身受益;而康輔社,就提供這樣的機會。『啊~待會的晚會,大家!得先按照自己的志願,填報名表。看你!是要上台帶團康,表演脫口秀,或是!要帶動唱、還是!演戲劇;每個人!都得要上台~』從六點!到九點半的晚會時間,就是!讓十 一屆幹訓的學員,上台表演!展現自己的舞台;只見!程泉,手中!指著貼在牆上大海報!寫的報名表,而!台下的學員,也許!正有的興奮、有的!在顫抖,就如同!去年參加幹訓的程泉。只聽!程泉,又說『啊~填完報名表後,六點到七點,是大家的準備時間。另外!在這段期間,鬼家、杜鵑、咆哮!三家,每家也要準備一個團體表演的節目~』。當然,幹訓營的晚會,除了!學員的表演外,開場及串場,當然!也還是,得由!十屆藍衣幹部表演。

「康輔社第十一屆幹訓營」學生活動中心後方,只見!由六張牛皮紙黏成的大海報;把韻律教室門口!整面牆都圍住,成了幹訓營晚會的舞台。「來自中原一群夥伴,結盧東南山;塵緣難盡!莫對寒窗, ...。秉承千年卓絕意志..。香火在雨中燒~」晚會開場,"香舞"的音樂響起,只見!舞台上煙火噴放;而十屆藍衣!手持火把,成排!站在煙火之後。是的,"香舞"原是拿著香跳舞,而!程泉!今晚把拿香,改成了拿火把;火炬燃燒,煙火噴放,只覺!幹訓營晚會的開場,這又是,另一翻!壯闊的氣氛。程泉!穿著!康輔社的藍衣,手拿火把,與其他!十屆的藍衣幹部!在舞台上跳著香舞,充滿自信與驕傲;又或許,穿上康輔社的藍衣,這也是!程泉,他的人生,第一次!有攀上了高峰的感覺。因為,康輔社的藍衣幹部,總是!站在台上,站在眾人之前,領導眾人,叱吒風雲。這種!人生的高潮與成就感,或許,大多數人!一輩子都未曾嘗過,然而!在康輔社!每個藍衣幹部;僅僅!在大學的青春年華,花了二、三年的時間,便!彷彿!能攀上一次人生的高峰,驕傲的站在山巔!俯視過往浮雲。而!人生的經歷,其實!也不過就是如此,即使!爬上山巔的人、看盡了浮雲!也總要下山;而!熱鬧喧囂過的晚會結束,大度山的夜!除了!虫聲與蛙鳴, 一切也都將復歸於平靜。

九點半,幹訓營晚會結束。"星夜談心"十屆的藍衣幹部,換成了!手拿蠟燭,站在!"學生活動中心"後方、黑暗中的階梯上;迎接著!十一屆幹訓的所有學員,進入!"學生活動中心",與康輔社!前期的學長姊、在燭光中!一起漫談,康輔社!共同的故事。....

※幹訓營晚會留影:12

3、重建心中樂園

無需年月日,迷霧在幽冥中沉思。「~我將在這片迷霧中!重建我心中的樂園,大度山的晨風夕雨,康輔社裡!一起為夢想努力的夥伴;是的!我想起來了,還有!社會服務隊。迷霧裡!我的心中有無限的思念感傷,縱然!那一切!都已離我好遠;但!我曾經是康輔社的藍衣幹部,也曾經!有過許多往事燦爛時光~」迷霧在沉思;而!迷霧中的故事,依然!不斷在上演。十一屆幹訓營"星夜談心"的燭光,照耀"學生活動中心"的幽暗;此時康輔社的前期學長姊、與十一屆幹訓營的學員,正圍坐成圈在燭光中的學生活動中心。昏濛的光茫!映照人影,漆黑的窗外!神秘靜甯;此時,只聽!有個學姊、對大家!說『現在!你在康輔社,只要花上二、三年的時間,便能登上你人生的一座高峰;穿上紅衣,穿上藍衣!感到榮耀。但!或許,將來!踏入社會,也許!你得花上二、三十年,才能再攀上人生的一次高峰。所以!大家!要好好珍惜這個機會,也許!現在!你不懂,但!將來!你總會明白,康輔社,是個值得!懷念的地方。更何況,也不是!每個人的人生,都能一帆風順~』。只聽,那前期的學姊!在燭光中,又說『人生中!能擁有一次,登上顛峰的經驗,對一個人來說、是彌足珍貴的。康輔社!給了大家,在年輕的時候!就有這樣的舞台、與機會;或許,這會讓你的人生,未來!更充滿自信、勇於!去開創與探索,而!順利的!再登上人生第二座高峰。又或許,將來!你的人並不能一帆風順,或許!你會長久落入低潮、甚至!抑鬱而終;然而,你在康輔社!曾經攀上高峰的經歷,這卻!也能讓你的生命,在高潮與低潮間,擁有更寬廣的思考空間。上山的人!總要下山,上舞台的人!也總要下台,何謂!成敗?又對你來說,生命中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你的人生又想贏得什麼。無論如何,都要記得!能當上"康輔社"藍衣幹部的人,總是!勇於!去開創,不畏艱難;而且!意志卓絕、堅持夢想~』。

「~是的!我好想再穿穿看,那件康輔社的藍衣。只要穿上!康輔社的藍衣,我總是!充滿自信與驕傲、且無所不能。此時!在此迷霧中,且不管!我是生、或是死;只要!穿上康輔藍衣,我必能再次!擁有力量,在此!打造一個屬於我的世界。我要在這片迷霧中!重建我夢中大度山的四合院~」迷霧在幽冥中沉思;而迷霧中的故事,仍繼續上演。十一屆幹訓營"星夜談心"已結束,深夜!十一點,生活長!李雯,帶著!幹訓營的學員、到"活動中心"後方的韻律教室,發睡袋!以軍毯打地鋪!就寢;而!十屆的藍衣幹部,則趁著午夜!學校熄燈前,齊集!在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跑!隔天!星期日一整天、幹訓營的活動流程。迷霧在幽冥中沉思,且漸漸!有夢想,有目標、有計劃;因為,迷霧!內觀自己的內心世界,看見!程泉!穿著康輔藍衣,是那麼意氣風發。迷霧在沉思「我一定能在此迷霧中!重建我的樂園,康輔社的藍衣幹部,做事!總是有目標、有計劃。縱然!在此迷霧中,我也能以"活動設計"的方法,架構!人事時地物,組織!不同的時空,讓我生命中曾經的故事!在此!成永恆;而後!我又能在迷霧中!穿著康輔藍衣,回到大度山、且與過去的夥!伴重逢~」。迷霧,循著!程泉的腳步走過的足跡;開始!在幽冥,重建屬於他!迷霧中的大度山:

「螢虫飛舞的乾河溝!叢生的雜草!有蛙叫與虫鳴,午夜的大度山!康輔社址透出了燈光灑地;

九個穿著淺藍色外套的康輔社十屆幹部,正在為十一屆的幹訓營而努力。

執秘國安兩個黑眼圈!就跟貓熊一樣惺忪,進修長!小蘋嬌小玲瓏!是十屆最漂亮的女生;

李雯當生活長!很有媽媽的味道,青春容顏縱短暫!願我們在此刻成永恆。

且說!穎仁!愛耍寶卻唸資訊系!做事一板一眼,惠如!自稱蘿蔔!愛坐窗邊抱著吉他唱歌;

徐文最老實!看他憨厚的笑容!大家就踏實,幹訓營!還有一天!大家加油。

社長周為!康輔社有活動必到!算中流砥柱,志勝!幹訓營你也來了!在此留你一筆;

往事即使!已隨風消逝!人卻總還是有夢,縱使康輔社荒蕪!蛙叫虫鳴依然!在迷霧的大度山~」...。

程泉,身穿!穿康輔社的藍衣,走在!迷霧中的大度山。十屆的藍衣幹部!在社址裡,跑完!幹訓營隔天的流程,時間!早已過了午夜;而!東海大學的校園,也早已熄燈,只剩康輔社址裡!幾支昏黃的燭光閃爍。『明天的流程跑完了,大家!沒事早點睡覺;明天!五點就要起床。對了,生活長!記得用鬧鐘,別睡到了!八點,忘了!叫大家起床~』待熄滅了!社址裡的蠟燭,國安!叮嚀了一下;接著!一行人,便循著乾河溝邊,摸黑!走到了韻律教室,準備就寢。至於!程泉,夜再深!就算!再累,他也非得!徘徊在乾河溝邊,抽個兩根煙!不行。「口有點渴,去欣餐外面的自動販賣機,投個飲料來喝好了~」大家!都摸黑到韻律教室裡、睡了,唯獨!程泉!仍抽著煙、徘徊在黑夜;後來!覺得!口渴,程泉!就順著乾河溝、往欣餐的方向!走去,準備!去販賣機買飲料。只是!夜深人未睡,只是!熱鬧的活動過後,程泉!就覺得空虛;而當!程泉,每當!感覺!空虛,腦海!不由自主的,就是會浮現!惠芬的影子。

「我跟惠芬,已經!有好一陣子!都沒再連絡了。多希望,惠芬!能跟我分享,我在康輔社的榮耀~」自大四!以來,即使!程泉!穿上了康輔藍衣,也攀上了人生的第一座高峰;然而,程泉!與惠芬的距離,卻是漸行漸遠!如今更幾近於陌路。程泉!尋尋覓覓!冷冷清清,走在黑夜的乾河溝邊,深深的吸了口煙!長長的吐了一口霧;此時,迷霧在幽冥沉思,感受到程泉心中的惆悵,於是!便順應程泉的心思,轉眼!讓程泉!走入迷霧中去找惠芬。只見,程泉!走入了大度山的迷霧中,而原本!幹訓營的九月夏夜、蛙叫與虫鳴聲;轉眼!在大度山的迷霧中,翠綠的樹木!竟變成!滿山落葉飄零、沁涼的夏夜!更頓成北風凜冽。只見!程泉,在蕭瑟的北風裡,穿過信箱間前的小廣場,走到了欣餐門口;而!此時,欣餐的門口,正貼著一張海報,寫著「社會工作系─冬至搓湯圓聯誼」。...X X X

4、88社工系學會冬至搓湯圓聯誼

「1988年12月x日大度山日記:

惠芬,聖誕節將臨的冬夜!妳會想我嗎?我午夜夢迴摸不清的情緒、感受,找不到一些美麗的句子來描寫對妳的"想擁有妳"。

惠芬,聖誕節的北風裡!我無時不刻不想妳,這麼久了,我仍不清楚;是否我愛的渴望的、只是妳的軀體,來滿足我的寂寞與慾望。

我這一季美麗的心情!都已轉成憂傷的情緒,再不能欺騙自己;只有在寂寞、衝動時!才能了解妳的重要性。

年輕總是愛追逐!兒女情懷,讓我欺騙信紙的諾言、讓我欺騙原子筆的感情、扯出一大篇美麗的話語來送給妳。

惠芬,聖誕夜裡!我等妳當我的舞伴,這個思念纏綿的冬季,我怎麼能忘;只是!我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去"擁有妳"...~」

1988年十二月,聖誕節的氣氛漸濃。這是!惠芬!上"東海大學"的第一個聖誕節,而!在收到程泉,寄給她的聖誕卡片後;惠芬,隨即!也到大學書店!挑了張聖誕卡片,回寄給程泉,並答應!當他!聖誕舞會的舞伴。「東海大學的聖誕夜,張燈結彩很熱鬧,而聖誕舞會!男生必須穿皮鞋打領帶,女生必須穿長裙參加;所以,大家!都跟紳士、淑女一樣,翩翩起舞 !很浪漫...」這是!惠芬在女生宿舍裡,早已聽學姊說過的,也心生嚮往。況且,隨著!北風吹起,惠芬!在收到程泉的聖誕卡片,邀她當舞伴後;等著!聖誕夜的到來,更讓惠芬!多所期待,畢竟!和男生在幽暗中!相擁而舞,這也是!她!從未有過的經驗。大一新鮮人的大學生活!總是多彩多姿,而!當冬天的北風吹起,當然!也不止有聖誕舞會。譬如,聖誕節之前,這天!是農曆的"冬至",而"冬至"!依民間的習俗總是要吃湯圓,因為!吃了湯圓才算多長了一歲;因此,這晚!"社工系學會"的活動股,也在欣餐二樓陽台,舉辦了"冬至"的搓湯圓聯誼。

程泉,這晚!也來參加,系學會!舉辦的"冬至"搓湯圓聯誼,畢竟!程泉!也是系學會的股長;況且!程泉!心想,惠芬!應該!也會來搓湯圓,所以!他又怎麼能不來。當程泉,從信箱間前的小廣場,走上欣餐的階梯,拉開紗門!走進欣餐,迎面便看見張健;只見!張健! 一看見!程泉,走進欣餐!便趨前,拍著程泉的肩膀、說『ㄟ~程泉,你來了哦。正好,幫忙!抬這桶紅茶,到二樓的陽台一下~』。『林棟樑,他在二樓陽台,你問他!看紅茶,要放那裡好了~』張健!是系學會的副會長嘛,只見他!一手抽煙!一手插在口袋,成天!就只會!耍嘴皮子;似乎,此時,幫忙!抬個茶水!就會失了他,穿著!時髦的黑色西裝身份似的。程泉,二話不說!便和另一個學弟,把一大桶的紅茶!抬到了欣餐二樓陽台;只見!此時的欣餐二樓的陽台,滿滿的人!幾乎!都是社會工作系的學生,而!大多是大一、大二的學弟妹。

『哈哈哈~林棟樑學長,你搓那個什麼湯圓,那麼大一個像肉圓~』程泉!一上欣餐二樓陽台,便聽見!一片嬉笑聲;只見!上百個學弟妹!都圍在陽台的餐桌、排成的一列長桌邊,邊玩!邊搓著湯圓。而!林棟樑!也夾雜在其中,與學弟妹們!玩在一起!搓著湯圓、語出幽默的說『ㄟ!這個你們就不懂了,我這個大湯圓!吃一顆就飽了;那像!你們搓的小湯圓,要搓到什麼時候啊~』。『喂~你們看,我把湯圓!搓成了一隻烏龜耶;厲不厲害。哈~哈~』只見,呂賢!高壯的身影,也站在長桌邊!搓湯圓;而後!在他對面的忠義,立刻!給呂賢吐槽、說『ㄟ!呂賢,你搓的烏龜,待會!你自己要吃下去;不然!誰敢吃你搓的烏龜~』。『嘿~程泉,你來囉。快點洗洗手,來搓湯圓啦;讓大家!看看你的手藝如何。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哈~』呂賢,發現了程泉,回頭!問候了一聲,要程泉!一道搓湯圓;只不過!程泉,笑了笑,回答『待會啦。我先抽根煙,再說~』。

『哦~學長,煙!少抽一點啦。如果!你要抽煙,那得走遠一點。不然!待會!煙灰掉進去,誰敢吃湯圓~』美君!也站在呂賢的旁邊、搓湯圓,一聽到!程泉!要抽煙,又像!男人婆似的嘮叨;而!另一個,程泉!系學會服務股的股員,美青!此時!也在一旁幫腔、說『對啊~抽煙!會變黑心肝,搞不好!將來,你還會得!肺癌,英年早逝。這樣!我們美君,會很傷心的耶。嘻!對不對~』。『哦~美青,妳胡說什麼。看我怎麼處罰妳~』聽見!美青拿自己,和程泉!開玩笑,美君!一雙滿是麵粉的手,又是紅!又是白的,便往!美青臉上抹去;而!美青,當然!也不甘示弱,也是!一手的麵粉,就往美君臉上抹。頓時,欣餐二樓的陽台,又是!鬧哄哄一片,既吵雜!又熱鬧。再說,程泉!這晚,來欣餐!參加搓湯圓的活動,其實!他主要的目的,也不是!來搓湯圓;只見!程泉,點了根煙,就坐在欣餐的陽台邊上!游目四顧。而!程泉的眼睛!尋尋覓覓,想找的,當然!是惠芬身影。

「惠芬,她果然!也有來。看她!努力搓湯圓的樣子,好可愛;將來!要能娶她當妻子,該有多好。也許吧,聖誕舞會!她已經答應、要當我的舞伴~」程泉!看見了惠芬,只見!惠芬!就站在陽台排成的長桌,靠中間的位置。只不過!夾雜在人群中,程泉!只能瞥見惠芬的側身,然而!也只是,看著!惠芬!側身!女性的曲線,程泉!不禁!又是渾身發熱;何況,再!想起,惠芬!在聖誕舞會!就要當自己的舞伴,程泉!一時!更又是熱血沸騰起來。西洋的星相學說,天蠍座的男生!總是高瞻遠矚,眼光看得遠;而!這個說法,此時!對天蠍座的程泉!來說,倒是!蠻準的。因為,程泉!每當喜歡一個女孩子,對於!自己要不要追求她,往往!都還沒!採取任何步驟,最先想到的!卻總是!直接想到,將來!要"娶她當妻子";就像!是對惠芬一樣,程泉!每次!看見惠芬,打心底!也總是以"自己將來的妻子"的眼光,高瞻遠矚的!在看惠芬。只是,程泉!也太高瞻遠矚了,因為!程泉!總是!還沒開始追求一個女孩子,直接!就跳到!想到與她結婚的結果;或該說,程泉!總是好高鶩遠!且不切實際,更總不知道!從追女友!到變成妻子,中間!經過的過程,又該怎麼做。此時,程泉!依然!想著"自己未來的妻子",望著惠芬;卻只是!坐在欣餐的陽台、一口一口的!抽煙。

『惠芬,程泉學長!也有來耶。就坐在陽台上,好像!在看妳耶。嘻~妳不說他,邀妳當聖誕舞會的舞伴;怎麼!都不過來這邊,跟我們聊天~』惠芬的室友,發現了程泉,於是!向惠芬!努努嘴;而,惠芬!也回頭,向著!程泉!坐的陽台邊望了一下,並給了程泉!一個甜甜笑容。只是!欣餐二樓陽台的日光燈下、隔了段距離,所以!程泉對惠芬的笑容,只是!假裝低頭!沒做任何表示;何況,程泉!心想!自己已邀了惠芬!當舞伴,若是!眾目魁魁之下,又主動去找惠芬,這樣的追求!未免!也太明目張膽。事實上,程泉!是很想過去找惠芬的,只不過!也不知為什麼,程泉!卻發現自己的手腳、有點在顫抖;或許!是"冬至"的關係,天氣太冷了。於是,程泉!一直坐在陽台邊上,抽完了一根煙!又點了一根煙。

欣餐二樓陽台,大家!搓湯圓的嬉笑、人馬雜沓;而後!七手八腳,有些!大家!搓好的湯圓,就拿到欣餐的廚房裡煮。『喂~吃湯圓囉。熱騰騰的哦,看誰要吃!自己過來盛~』只見,忠義!和呂賢,從欣餐裡!抬出了一鍋湯圓,就擺在陽台的門邊桌上;而後,又是一群人!拿著免洗碗,搶著吃湯圓。『哈!哈,呂賢,這是你搓的烏龜,還真的煮出來,你要自己吃下去。不然!你的手搓的東西,誰敢吃~』欣餐的陽台,大家!又是!嬉笑;邊撈著!湯圓,邊又是!有人、驚呼連連的!喊『喂~這坨東西,又是誰搓的,自己!過來認罪,把它吃下去~』。『唉呦~竟然!有人,還把湯圓搓的跟蛇一樣;怎麼吃啊~』聽著!大家的嬉笑,程泉!還是!坐在陽台邊抽煙;倒是,轉眼間!看見,大二的學妹!曉君,手裡!端著兩碗熱騰騰的湯圓,向他走來。

『"阿泉"~你的"泉",台語這樣唸對不對?這晚湯圓給你吃,很燙哦。小心!吃~』曉君說著,把手裡的一碗湯圓,遞給了程泉;而!程泉,伸手接了湯圓,急忙!說了聲『謝謝』。事實上,看見!曉君!主動,端湯圓給自己,程泉!是有點受寵若驚的;因為,程泉!跟曉君,其實並不熟,只知道!她是學校裡教授的女兒,且!長的既漂亮、又能幹。另外,曉君!也是,唯一一個!唸大二,就在!社工系學會!當股長的,且又是!班上的班代表;然而,或許!也是因為,曉君!是如此!漂亮能幹,才情出眾,所以!唸到了大二,卻似乎,也沒有一個男生敢!動追求她的念頭。

5、"書展"怎麼辦?

『阿泉~我就這樣!叫你哦。我聽!林棟樑,也是!都叫你"泉仔",嗯!對不對~』曉君,把湯圓!端給程泉後,並未走開;而是!端著自己的湯圓,站在程泉的對面,與程泉!閒聊起來。『阿泉,對了。你上次!不是說,你要跟林棟樑!辦書展,那準備的怎麼樣了;還有!什麼問題嗎~』曉君,臉上盪漾著笑容,大大的眼睛!望著程泉,黑色的眼眸裡!似乎!有光茫。事實上,前兩天!程泉,確實!"不恥下問"向曉君學妹,請教過辦書展的事;因為,曉君!是系學會的股長,是什麼股的!程泉!不太清楚,只知道!這學期的開始,曉君!曾經在系上,辦了一場!小型的書展。而!林棟樑,找程泉!要辦全校大書展,卻只不過!是口頭上,說了一聲,而後!書展!要怎麼辦,就再也沒有說;所以,程泉!只好以學長的身份,去請教!曉君學妹。話是這麼說,不過!程泉的心裡,其實!也是蠻高興的,因為!自曉君,上大學以來!便一直都像是社工系裡,受矚目的公主一樣;而,程泉!對於自己,連跟公主講話的機會都沒有,心裡!始終!便頗感遺憾、更不知!曉君是否!認識他。幸喜,趁著!這次!辦書展的機會,程泉,正好!也可以,以請教!怎麼辦書展為藉口;主動!找曉君學妹,攀談一翻,也算!得償宿願。那是!在前兩天,中午!第四節課,下課後....X X X

迷霧!在幽冥中,重建自己在大度山的樂園。十二月的北風蕭瑟,自林棟樑,找程泉!一起辦全校書展;而!程泉!便一直想找、辦過小型書展的曉君學妹,請教怎麼辦書展的事。這天!第四節課下課,程泉!從法學院下課,走出玄關的灰瓦屋簷下,正巧!看見!曉君就走在前面的"文理大道";於是!機不可失,程泉!便快步向前,朝著!曉君,這個大二、既漂亮!又能幹的學妹走去。『學妹~我有事,想跟妳請教一下~』程泉,跟曉君!並不熟,甚至!沒談過話;因此!當程泉,快步!趕上了曉君,在文理大道的人群中!與她並肩走在一起,曉君!似乎!眼露訝異。

『哦~學長!什麼事~』雖說,是大家!眼中能幹的女強人,不過!曉君!說起話來,既甜!又柔。天賜良機,讓程泉!有機會!跟這個公主般的學妹講話,因此!程泉,更得裝的成熟穩重;只聽,程泉!強自口氣沉穩的、說『學妹,是這樣的。妳這學期!剛開學時,不是!有在系上,辦過一場小型的書展。然後,林棟樑!現在,要找我辦全校書展;我沒經驗,所以!想請教妳一下,怎麼辦書展~』。『好啊~學長,那你有什麼想問的,我會把知道的!告訴你;不過!我辦的小書展,跟你們!要辦的全校書展、應該差很多耶~』曉君,聽程泉說!是要請教她辦書展的事,而!不是要請她吃飯、或跳舞什麼的,似乎!臉上的神情!也放輕鬆了許多。

迷霧!在幽冥中,重建自己在大度山樂園的文理大道。水泥板坡路!中間!有一格一格的草坪,兩旁垂榕迎風!而青年男女學生穿梭其中;只見,程泉與曉君!第四節下課,肩並肩!一路攀談甚歡、走下文理大道。『學長~我老實!跟你說。你知道嗎,大一的時候!剛看見你,我以為你是個"混混";成天!看見你,不是!抽煙,不然!就是!打撞球、跳舞、翹課。那時候!我真的!很討厭你耶,不過!現在;我感覺!你跟我想的,好像!完全不一樣~』談過了!辦書展的事,曉君!隨口又找了個話題,跟程泉!笑說著!談起。而,程泉!聽曉君,說起!她對自己最初的印象,也不感意外,因為!程泉!在大一、大二之時,也確實!就是曉君形容的,那個頹廢!墮落樣子;只不過!此時的程泉,可說已!大不相同,至少!在外表上是這樣。只見,這天,程泉的身上!穿著康輔社的紅衣,手臂上!除了繡著國旗,還有參加營隊的臂章;這!讓人!看了!就覺得,程泉!這個人"年輕有為"、且積極上進。似乎,曉君!此時!就是這樣,也對程泉的印象!改觀;只聽!曉君,接著說『嗯~學長。你雖然!給人的第一印象,比較!消極頹廢。不過!我覺得,你是那種!心中有夢想的人;而且!你也能堅持自己的方向。嘻~該怎麼說,我覺得!我好像!有點佩服你耶~』。

迷霧!在幽冥中,重建自己大度山樂園的海報牆。暖暖的冬陽!照在文理大道下坡路出口,只見!"路思義教堂"矗立在陽光草坪,曉君!並未在此,從陽光草坪走向女生宿舍;而是!與程泉,一起左轉向大學路的海報牆,似乎!是要去信箱間,或者!是想多陪程泉!走一段路。「x月x日─心馳書展」「x月x日─聖誕舞會」「xx校友會─聖誕夜報佳音」「社會工作系冬至至搓湯圓聯誼」「康輔社康輔大學─吉他教唱」「社會服務隊十二期訓練營」...;延著!海報牆而下逶迤,一路!只見!各種的宣傳海報,似乎!大學生,也總有參加不完的活動。『聖誕舞會~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好奇怪哦。好像!從來都沒有人,邀我跳舞耶~』經過!聖誕舞會的海報之前,曉君!看了海報一眼,不經意的脫口!似言外有音;而!從來,都沒男生邀曉君跳舞,吃飯或約會,這卻是程泉!早就知道的,一點!也不讓人意外。因為,以曉君的美麗的容貌、能幹的才華,豐富涵養的學識,出眾的氣質,加上其!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線;可說,曉君是!教授眼中的優秀學生,也是!同學眼中!能幹的領導者,然而!卻讓每個男生都自慚形穢,更不可!自討沒趣,去打她的主意。程泉!亦同,何況,今年的聖誕舞會,程泉!也已邀了惠芬!當自己的舞伴。...X X X

迷霧!在幽冥中,重建自己大度山樂園的欣餐。「社會工作系冬至搓湯圓聯誼」這晚,曉君!在欣餐二樓的陽台,端了碗湯圓給程泉,並主動!與程泉!攀談、閒聊。『阿泉~書展的事!還是有其他事,如果!有需要,你隨時!可以來找我哦。我很樂意幫忙你~』曉君,此時!對程泉,改以親切的稱呼;而!程泉,也覺得!曉君,如此!落落大方的氣質,真的!跟別的女孩子!很不一樣。迷霧中的欣餐二樓陽台,"冬至"搓湯圓的嬉笑聲!依然熱鬧滾滾,而!程泉與曉君閒聊著,一時!竟忘了,惠芬!也在陽台。只見!惠芬,和她的室友!一起走到了陽台的門口邊,到!那鍋煮好的湯圓、盛湯圓;邊乘著湯圓,惠芬!邊又回頭、看了程泉眼,卻忍不住!心中有氣。「程泉學長,一整個晚上!只顧著,跟曉君學姊!有說有笑的,也不來找我。那幹嘛!,還要邀我!當他聖誕舞會的舞伴,不會!乾脆直接,就邀曉君學姊!當他的舞伴!算了~」惠芬!盛著湯圓,只覺心中有氣。此時,坐在陽台邊的程泉,正巧!也看見!惠芬,就在自己眼前!不遠處盛湯圓;只不過,程泉!卻看見,惠芬的臉龐冷冷的,回眸間!也不再!給他甜甜的笑容。迷霧中的大度山,迷霧漸濃!夜漸深,而!小兒女情懷、縱使!相思纏綿!卻總是!依然!這樣,彼此的心思!難以表明。....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