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七章88東海大學心譯書展(中)

1、88人生哲學課

無需年月日,迷霧,已變成一個繭、心灰意冷的!在幽冥長眠。而!迷霧中的大度山,此時!程泉!正坐在教室上課;大三之時,程泉!選修了一堂"人生哲學"課、上課的教室!就在!法學院的四合院、從靠大學路的側門、走進北廂教室一樓的第一間。『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人生哲學課的老師,看起來!年紀並不很老,卻是一頭的白髮蒼蒼,而!這堂課教的正是"莊子"。只見!課堂裡,大教室!約坐了一半的人,當然!似乎,大多學生!都習慣坐在教室的後半部座位;所以!教室前半段的座位、大多是空空的。此時,只見!白髮蒼蒼的人生哲學老師,唸完了"莊子─逍遙遊"的第一段後、便抬頭!往教室最後面的座位,望去!說『好!各位同學。有誰能告訴我,"逍遙遊"第一篇的這段話,講的是什麼意思,有什麼含義~』。『咦~大家!都這麼客氣啊,沒人!要回答嗎?回答的人有加分哦~』台灣的學生!大多都是這樣,從國小到大學!都只是!靜靜的、坐在教室裡聽老師講課,根本!就不會有人!想主動的回答老師的問題、或舉手!提問題;而!白髮蒼蒼的人生哲學老師,見到!整個班上!都沒人、想主動回答問題,於是!便使出奸詐的殺手鐧、笑說『啊~既然!都沒人要回答,那我們!就從坐教室在最後一排、靠門邊的那個同學、開始回答~』。

『好!來,門邊!那個看起來、隨時!想翹課的同學,逍遙遊的這段話!是什麼含義~』人生哲學!由於是對外開放的選修課,且聽說!這個老師、從來不當人;所以!來選修的學生!五花八門,其中!更有一大部分,是來自理工科系的學生,而!此時!坐在門邊的男生、似乎!就是個來自理工學院的學生。只聽!那個門邊的同學、支支吾吾的回答『ㄟ~這段話的意思,我覺得!是說、有一隻魚很大、叫鯤,後來!變成鳥;...然後!那隻鳥、要飛到南邊去...』。『欸~這個同學講的、也不能!算錯啦。只不過!這頂多講到字面的意思,但是!讀莊子、我們!還要去思考,、他在文章裡的含義。接下來,門邊的第二個同學、換你回答,然後!待會!回答問題的人、就依此類推、輪流下來~』白髮蒼蒼的老師,教的雖是人生哲學,感覺!卻很奸詐,這從他!要後排的同學、發言的順序便知道;因為!要是,坐在教室後排的同學,上課!就必需回答老師的問題,那往後!來上課的學生,自然!就會往前排的座位坐,勢必!也再不敢!坐在教室後面。『啊~我覺得!這段話,講的是,遠古時代的魚跟鳥、都很大隻;跟恐龍一樣..呵~』此時,只聽!坐門邊第二個同學,這樣!回答;只不過!話未說完,頓時!全班!已發出笑聲,連那個同學自己!也都笑了、臉紅!支吾的!說不下去。

『好~這個!同學,很有想像力。接下來!下一個同學回答~』老師!要下一個同學回答問題,此時!回答問題的,已到了教室!最後排門邊的第三座位;而!此時!程泉,正坐在第五個座位、心中!不禁!有點戰戰兢兢。『ㄟ~這段話的意思,我覺得!應該是莊子,自己在幻想、自己是一隻鳥!在天空自由的飛翔...~』只聽!門邊的第三個同學!這樣回答;頓時!全班、又發出笑聲。此時,程泉!也不禁!略偏了頭,往自己!右邊的那幾個、來自!理工科系的同學看看;雖說,唸理工科系的學生,在人文素養上!可能比較缺乏,所以!才會來選修"人生哲學"。只不過,程泉!實在有懷疑,因為!從剛剛!那幾個理工科系的同學、回答老師問題的內容!來看;此時!程泉,還真的!有點分不清楚,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故意在跟老師開玩笑。「奇怪,莊子!這段文章,有這麼!難懂嗎?為什麼!大家!回答的、都這麼奇怪。可是,看他們回答問題的樣子,又不像在開玩笑~」確實,程泉!看了看!回答老師問題的同學、臉上!表情都蠻正經的;而!這卻讓程泉、心中又更狐疑,覺得!他們,似乎很像!站在台上帶團康的"冷面笑匠"。而後!只聽,後門!門邊的第四個同學、則說『嗯~鯤和鵬,我覺得!這是莊子、講的寓言故事;像伊索寓言...』。『欸~這個同學!講的意思,好像有點近了。不過!還差一點點,好!希望!下一個同學、能給我們更好的回答~』聽到了!第四同學的回答,似乎!人生哲學老師,已比較滿意;不過,老師!還是,又點了坐在教室、最後排!第五個座位的程泉、回答問題。

『ㄟ~逍遙遊,我覺得!這是!莊子在說他自己、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可以有多廣闊無邊。莊子!以鯤和鵬、隱寓自己!超脫於這個紅塵的形下世界;而與天地同遊,在形上的無窮世界...』程泉!靠著椅背,兩手交叉胸前,一付!充滿驕傲、與自信的回答;因為!程泉!在大一之時,其實!自己!就已看過"莊子"。關於!生與死,關於!生命的形上與形下世界,關於!靈魂的存在與否,由於!程泉,上大學後!總常落入!莫名的空虛、與憂鬱的情緒,更迫使!他!對莊子的思想,有過!思考;而!偏巧,人生哲學!老師教的、又是莊子,這對!程泉來說,更是得來!全不費功夫。『欸~這個同學,相當的有慧根哦。回答的很好,大家!給他鼓掌一下~』白髮蒼蒼!看起來,有點奸詐的人生哲學老師,似乎!對程泉的回答,感到很滿意。而!聽到老師的誇讚,全班的同學!也都回過頭來看程泉,這更讓程泉!感到自傲;似乎!自己徹底的羞辱了、這些!來自理工科系的同學。其中,這些同學裡面!也包括,唸工工系的康輔社長陳篤、還有!康輔社九屆的阿俊;因為!程泉!在課堂上,看見了!陳篤和阿俊,也都!選修了"人生哲學"這門課。

2、漫談生死、靈魂感應

迷霧,已變成一個繭、心灰意冷的!在幽冥長眠。而此刻,程泉!發覺,自己!正獨自站在一處、高聳入雲端的懸崖邊;只見!他北向!所面對的、正是!眼前!無邊的滄海、與凜冽的寒風!夾帶漫天的飛雪吹襲。「這裡!就是莊子、逍遙遊!所說的"北冥"嗎?」迷霧中的大度山,才說!程泉,正在教室裡!上"人生哲學"課;轉眼!程泉,似乎!卻已來到莊子內篇─逍遙游、所說的北冥之地。再說!程泉,既已!身在莊子所說的北冥,而!他的腦海!自然而然,也就浮現了莊子所描述的文字「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程泉!才想至此,漫天飛雪吹襲的無邊滄海,彷彿!海底火山爆發般;剎那間!海水向四方裂開,而!裂開的海潮!千里捲起、比萬仞的山還高。驚濤裂岸!四散的海水間!天崩地裂,此時,程泉!看見了,彷彿!有一座幾千里的黑色的海島、從海裡!浮起;但!那並不是海島,因為!程泉!看見了,它不但!有眼睛,而且!還有!尾巴拍擊著海面、激起!滔天的巨浪。「這就是北冥的鯤嗎?這就是!莊子逍遙遊,描述的!形上世界嗎?那為何!我會在此。不對,既是!無形的形上空間,又怎麼!會有有形之物。況且!不論,死或未死、我都已離開人間;而既離開人間的那物質世界,我又何來!還有眼睛、可以看見東西~」只見,程泉!站在高聳入雲的懸崖邊、望著!眼前的景象、頓時!又陷入了迷惘。因為,只要!上過小學的人都知道,人之所以可以看見東西,那是!眼睛的水晶體、把陽光映照的光線,投映到!自己大腦視網膜!所造成的影像;再說,一個人!既已死,身體已不在!又由何來的眼睛的水晶體,又何來的!大腦視網膜,又怎麼!還可能看得到東西。

「呵~我知道了。人死後!根本看不到東西,就像盲人一樣、身處一片黑暗。有人!說他有瀕死的經驗,而他死後看到天堂、有人!說看到地獄,有人說看見!牛頭馬面,有人說!看見觀音菩薩,有人說看見上帝、有人說!看見魔鬼;而!這~全都是騙人的。靈魂,根本就沒有眼睛、也看不見!東西。呵~他們所見,只不過!就像是夢境,或者!是他們內心之中,對死後的世界!想像的影象而已;就如同,現在的我~」此時,程泉!心中、似有所悟。才說!程泉,似有所悟,轉眼,北冥的風雪,懸崖上凜冽的寒風,崩裂的海水,與如海島般的鯤魚,剎那!都不見;只!剩下,七色彩虹般的光暈交雜、迴旋在程泉眼前!如雲霧。而!這紅的,黑的、藍的、綠的、黃的..各種顏色的光暈,是人的各種情緒、所產生的能量,這是!程泉!之前早已知道;此時,面對眼前的這一切變化,而!程泉!似乎,更已明白,原來!迷霧,即是以這些不同的生命能量、在靈魂之內塑造影像。

「原來,我一直!都活在我靈魂的內心之中,即使!我已死、卻也未曾見到幽冥真正的景象。或許吧,人!初死之時,應是!就像胎兒在母親的子宮一樣,就算!他有所見到、也只是幻想的景象。就如同!我以為還活在大度山;就如同!我在迷霧中!重建大度山的四合院。就如同!每個人在生前,其實!也早就決定了他死後、要去的地方;而!決定的人!既不是上帝,也不是閻羅王,而是!他自己。因為!每個人死後的世界,其實!就是由他,生前!在內心所構築的世界。所以,一生都在鬥爭、與人撕咬的人、死後!也將活於!永無止盡鬥爭、與互相吞噬的世界;因為!他的內心世界!就只有這些東西,而!這就是所謂的地獄,其實!卻是自己建造給自己的。同理,一生!沉溺在追逐情慾、食慾的人,死後!亦將在酒池肉林中沉淪;或像!一團赤裸的蚯蚓、濡濕的互相堆疊纏繞,或像!成堆的蛆!在腐爛的屍體、鑽進鑽出尋找美食。相反的!心思善良的人,由於!靈魂之內的生命能量純淨;而其死後!所構築的世界、也將充滿美好與光明,即所謂天堂。天堂、地獄、美麗的花園、或牛鬼蛇神,這一切!不過,就是在幽冥之中,靈魂!對自身能量的感應,而產生的影像!所構築成的世界。這就像是!當一個人在睡眠狀態中,而!其膀胱漲滿了,他身體的神經!便會讓他的大腦有所感應;而讓他在夢境,夢見他上廁所的道理一樣....」。

迷霧,變成了一個繭!在幽冥長眠,而!此刻,程泉的心靈!正劇烈活動;且不斷!衝破一道又一道!思想的藩籬、與困住他的靈魂的繭。當然,程泉!所思,只不過!是屬於他這個層次的靈魂,在無形時空!形上世界的運作與成長的過程,其實!也不適用於所有人;而!若是,程泉!想知道!其他的靈魂,在幽冥之中!是以何種狀態存在,那程泉!就不能,只是活在自己靈魂的內心之中。程泉!在七色彩虹般的光暈迴旋中、沉思「~或許!就像!胎兒,成長到了一個階段,總得從!母親的子宮誕生一樣,面對一個新世界。我在迷霧中!已經很久了,從原本的混沌無知、分不清!迷霧與自己;而後!我漸漸的!終於發現了自我的存在。而!現在!我在形上的世界,既已知道!自我的存在;那我也該讓迷霧睜開眼,看看!在我內心世界外的幽冥、又是個怎樣的世界~」。

嬰兒的口腔期,幼兒的肛門期、性蕾期,兒童的學齡期、少年的青春期,青年期、到成年期 ...,程泉!在有形的人間世界,經歷過!這些成長階段後;而!此時,程泉!在幽冥的形上時空,靈魂!正要展開,生命另一個新階段的成長。只是,程泉!在迷霧之中,已覺得!很疲倦;再說!這疲倦的能量,此刻!又讓程泉的靈魂感應,轉眼!又生成迷霧中的大度山。迷霧漫漫!在迷霧中的大度山,此刻,程泉!真的很疲倦,因為,他已經二天一夜都沒睡了;這天!程泉,正在東海大學的"學生活動中心",準備!辦全校大書展。 ....X X X

3、心譯書展佈置

「1988年12月x日大度山日記:明天星期一中午,心議書展!即將開始。我從昨天!星期六中午,到"學生活動中心"做書展的準備工作;一直到今天傍晚,編書碼、排桌子!佈置場地、把書上架,總算!大致!把書展的事!弄的差不多。二天一夜!幾乎都沒闔眼、累死了,星期六晚上!編書碼、編到天亮;星期天!一整天,抬桌子!搬桌子,又和林棟樑!佈置整個書展的會場,幾萬本書上架!更是耗費體力的苦工。凜冽的北風呼嘯的大度山,我得好好的睡一覺了;未來的一個星期!辦書展,還有的苦熬。不過!心馳書展過後,也就是聖誕節,再忍耐一下吧;等到聖誕夜!我就可以跟惠芬共舞。惠芬!應該!也知道,我跟林棟樑在辦全校書展吧,期待著!與惠芬共舞的聖誕舞會....」

凜冽的北風呼嘯的大度山,狂風吹的滿山的樹林!像波濤,而!在樹葉婆娑起浮的浪潮聲中;此時的大度山!遍地枯黃的落葉、最適合詩人!駐足林中蒼桑的吟詠。只不過,年輕人!來到大度山求學、積極的在各方面追求成長,既不識愁滋味!也沒那個閒情雅致。這不,北風呼嘯的大度山!只見!現下就有個年輕人,獨自徘徊在東海大學"學生活動中心"的後門外;乍看之下,這年輕人!確像是個憂鬱的詩人,正在星期六!夜深人靜時分、獨自徘徊在北風中!尋覓落葉下的詩句。只見,這年輕人!帶點愁容的臉龐、在風中抽煙,然而,大家!不要幻想太多了,因為!這個年輕人!就叫程泉;而他!獨自徘徊在夜深人靜的北風中,其實!只是因為!在"學生活動中心"裡面,編書碼!編累了,所以!程泉!走出後門外,抽根煙。

此時的程泉,其實!他的腦海!已累的一片空白;而他臉龐的愁容,其實!也只是倦容。因為!從星期六的中午,程泉!來到"學生活動中心"準備全校書展的事後,一直!到星期日!天都快黎明,而!他幾乎都沒闔眼;即使!午夜過後,學校校區熄了燈,而程泉!也依然!點著蠟燭,繼續為書展!沒編完書碼的書,繼續編著書碼。「快六點了,天!應該!也快亮了。還好,總算!不負林棟樑所託,把沒編完書碼的書、都編完了。那今天!應該只要把書都上架、書展!大致上就沒什麼問題了吧~」學生活動中心的後門外,程泉!熬了一夜!滿臉冒油、只覺疲倦不堪;然而!即使疲倦,程泉!卻仍覺得不想睡。程泉,只是!在冷清的北風中,等待著!天亮,而後!在星期日這天,趕快把書展的場地都佈置好;如此一來,覺得!自己已完成了自己該做的事,而程泉!也才能"安息"─安心的休息。

清晨六點多,北風中的大度山!天色矇矓!微露曙光,而!寒冷的校園,只見!程泉!縮著脖子、拉高外套衣領,一路瑟縮著!前往欣餐去買早點。正當!程泉,從欣餐!買回了一杯熱豆漿、還有一個蛋餅當早點,在"學生活動中心"剛吃完;而!此時,只見!林棟樑、手裡!提著早點,同樣的瑟縮著!也正!走進"學生活動中心"。『唉呦~外面好冷哦,都快凍成冰棒了。ㄟ~泉仔,早啊。你這麼早就起來,還是!你昨晚沒睡。呵~我在東海別墅、給你買早點來。趁熱吃哦~』林棟樑!穿著深藍色的牛仔外套,從北風中的門外!一進到"學生活動中心",一貫!開朗的就大聲嚷嚷。只見!林棟樑,手中提著兩份早點,而!走到了程泉!就把一份早點、遞給程泉;而!程泉,則說『不用了,我剛才!到欣餐買早點吃過了。你吃好了~』。『泉仔,早點你吃過了哦。啊~那就先放著好了,待會!你餓了再吃。ㄟ!對了,泉仔,那些!沒編書碼的書,你編的怎樣了~』只見!林棟樑,大口的嚼起自己手裡的麵包、邊問程泉!編書碼的事;而!程泉、回答『就是!那兩堆吧。我都編好了~』。『哦~都編好了。真的假的,那你不就整晚!都沒睡。嗚~泉仔,我太感動了。謝謝!謝謝~』林棟樑!一貫誇張的表情,邊吃早點!邊又哭!又笑的、對程泉稱謝;接著!只聽,林棟樑、又說『ㄟ!泉仔,那我們!今天,只要!把桌子排一排,把書上架!就可以了。下午!愛珍,應該!會來!寫海報、折扣看板,還有!做美工。然後,櫃台的收支、會計的事,我請"幼幼社"一個去年有經驗的人來負責;這樣!書展,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耶~』。

『泉仔~對了。你還記不得,去年的書展,他們的書是怎麼放,桌子!是怎麼排的。我本來!想找一個企管系的朋友、來做書展場地的"動線規劃";不過!他沒空幫忙。所以!我看,我們也只能靠自己了。幫幫忙!看你還記得多少;好像!從門口進來,這裡!是排兩行桌子! 一直下去到那邊吧~』星期日!空蕩蕩的"學生活動中心",晨曦!灑進玻璃窗,林棟樑!邊吃著早點,邊與著!程泉!指手劃腳的,滿屋子走;討論著,該怎麼安排!書展場地的動線。而!林棟樑!既負責!辦這次書展,其實!他心裡!也早有譜;至於!程泉,對這些!實在沒什麼概念,所以!也只是,盡量!幫林棟樑!而已。只見!林棟樑,匆匆!吃完早點後,便對!程泉、說『好了~大概!就是這樣吧。泉仔~我們開始!來排桌子吧~』。

林棟樑,大三上的這學期,卸下"社會服務隊"總隊長的職務後,也沒閒著。除了!接任"學生自自治會"的社團部部長,林棟樑!也擔任!"社工系學會"的活動股股長;更重要的是,林棟樑,還"英雄獲得!美人垂青",追到了!系花李玫玲!當自己的女朋友,可說!是事業、愛情,春風兩得意。由此!可見,林棟樑的幹才,辦事能力與領導的才華,果是!眾所矚目。「林棟樑,待人處世!感覺就是很成熟,很社會化,很務實,很有!劍及履及的執行力;幽默、風趣...」這是!大多數人,對林棟樑的看法;而!確實,在如此!眾人的矚目下,林棟樑!在各方面的表現!有都更顯自信,儼然!地球!是繞著他在轉。只不過,當一個人過份充滿自信之時,且又擁有權力與別人的信賴,往往!他也以為他可以為所欲為;而!似乎,林棟樑!自這學期開,也沾染了這樣的習氣。譬如,這學期的剛開始,張健!就曾向程泉、抱怨說─林棟樑!跟他包場合辦舞會,然後!卻獨吞了賣票的錢。另外,就是,偶而!大家在遊園路的住處,聚在一起聊天之時,往往!聽見!林棟樑出口,便是對別人的批評、謾罵;且言語!滿口髒話,而!這似乎,跟程泉!原本認識的林棟樑,大相逕庭。

程泉!對林棟樑的印象,大一、大二之時,程泉!依稀記得,他認識的林棟樑,似乎是個充滿正義感,充滿對人關懷;雍容大度,甚至!強調改善社會風氣、與人性善良的人。而!對於,林棟樑!自這學期以來的改變,或許,程泉!也只能把它解為;林棟樑!善於適應社會環境的能力,使他更社會化、與更注重,獲得!現實的利益吧。因為!這學期,自林棟樑!加入"學生自治會"當社團部部長後,從其所言;似乎!程泉!也能察覺,"學生自治會"的環境、裡面的人,好像!都是些"善鬥"、充滿陰謀與"善拗"的人。『媽的,"學生自治會"那些人,酒品有夠差的,喝完酒!就開罵,罵完!不爽,就"撂人"來打架~』『幹~那些人,每次!去撞球、還是喝酒。付帳的時候,都跑去上廁所,不然!就是有事先走;沒有一個人!想付錢。有時候!我先幫忙付錢,結果!一毛錢!也拿不回來;真的!有夠會"拗"~』這學期!以來,似乎!程泉!就常聽林棟樑、抱怨這樣的事。或許吧,當一個人!身處這樣充滿"年輕政客"鬥爭的環境,為了不被淘汰,所以!林棟樑!也只有"學會拗",學會陰謀,與"學會與人鬥";而!這跟"社會服務隊",那種充滿善良、與關懷的環境!是完全不同的。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即是如此吧。只不過,這種!在社會上!追求更高的地位、更多的權力、與更多的財富;這樣的社會化,算是!人的成長,或是沉淪,或者!也只有端賴!個人自己判斷、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了。

『ㄟ泉仔。你看!我們桌子!排這樣,行不行。這樣!來看書展的人,從"學生活動中心"門口的右邊進來,然後!繞一圈從左邊出去;這樣,能不能!把所有書商、和書版社的書,都看過一遍。我們實地走一遍好了,再來調整桌子的位置。哦~累死了,搬了幾百張桌子;十點多了,我看!先休息一下、抽根煙!再來搬!好了~』"學生活動中心"長方型的大木桌,原本!都是堆疊在靠牆兩邊的,而經過了幾個小時的努力;只見!林棟樑,和程泉,兩個人!已經!把那幾百張的大木桌,全都搬來,大致!排滿了整個寬闊的"學生活動中心"。即使!窗外北風凜冽,然而!此時,在排滿桌子的"學生活動中心"裡,只見!林棟樑、和程泉!脫了外套,額頭!卻還冒著汗。況且,程泉!自星期六下,來到"學生活動中心"幾乎!就再也沒闔眼;此時!程泉!更覺、累的眼皮都快垂下,腦袋昏沉沉的、連講話的力氣!都沒了。『ㄟ!泉仔。我看!我們這幾張桌子,再調整一下好了。然後,我們就可以,按照不同的書商,把書上架!到不同的桌子了~』林棟樑!說著,又在"學生活動中心"裡,和程泉!把一張張、很重的的大木桌!搬過來,抬過去;直搬來抬去的,又搞到十一點多。而後!只見兩個人,接著!又開始,把堆滿"學生活動中心"地上的幾萬本書;一疊一疊的!按照不同的書商,全搬到桌上擺放。

『哦~泉仔。做這種苦工,真的會死人。早知道!這麼累,我就多找幾個人!來幫忙。腰酸背痛,我快昏了~』時間!已將近中午,不再空曠的"學生活動中心"裡,只見!林棟樑!脫的只剩內衣,卻依然!汗流浹背;而!程泉!更不用說,早已累的!彎腰駝背、無法再開口說話,若還有一點力氣!也得用來搬,地上!那成百上千疊的書。而!成百上千疊的書,搬到桌上後,只見!原本的空曠的"學生活動中心"裡,此時!桌上!堆疊的書籍,高矮起伏!彷彿千山萬巒;這也算是,林棟樑和程泉!累了一個早上的成果。不過,事情!尚未結束,接著!林棟樑!和程泉,又得!把這!高矮起伏!彷彿千山萬巒的書,一一拆開;然後!一本本在桌上排列整齊。而!這可能,又非得花上半天的時間,無法完成。

4、"心譯書展"場地佈置完成

書展場地!排列的桌子,已大概有個芻型。中午,林棟樑!到欣餐!包了便當,兩個人!便像苦工般,蹲在"學生活動中心"的角落,吃便當;而!才吃過午餐,兩個人!立刻,又開始!忙著把"學生活動中心"裡,一疊疊!彷彿千山萬巒的書、拆封!排列在桌上。迷霧中的大度山,凜冽的北風呼嘯、滿山的樹林!像波濤,此時!只見!"學生活動中心"裡,兩個人影!正為全校書展,忙著!把成千上萬本的書上架;而約莫下午,一點多!只見!大學書店前的小廣場、又來了兩個女生,一道!走進"學生活動中心"。『嗨~林棟樑,程泉,怎麼!只有你們兩個人在苦工,好可憐哦。嘻~我們兩個來"拔刀相助"了~』原來!走進"學生活動中心"的兩個女生,正是!康輔社九屆的愛珍和玲玉;而!林棟樑,一聽到!愛珍,像小女孩般的嬉笑問候,立刻轉頭!並一付如見救星、感激涕零的表情,迎向!愛珍與玲玉。『哦~愛珍。"總統 蔣公,你是民族救星;你是歷史的偉人~"。嗚~我一整天!都在"想念你",想的都快哭了,妳終於來了~』 一見愛珍,林棟樑!又唱又笑的,興奮莫名的手舞足蹈;而!愛珍!忸怩的笑著,又回嘴『噯呦~林棟樑!你少噁心了啦。別狗腿了,你還不想著!要我幫你做美工佈置、寫折扣看板的~』。『海報紙、在那裡。還有!麥克筆,你應該!都有買吧。書展場地!要怎麼佈置,要寫什麼,你快點跟我講吧。不然!要佈置這麼大的一個場地,我跟玲玉!用一個下午,也不知道!能不能弄好耶~』愛珍,是康輔社POP美工的高手,除此外!她也兼差、幫台中市的百貨公司!做POP美工;因此,林棟樑!要辦大書展,也才會找上愛珍、幫忙!做場地的POP美工佈置,至於!玲玉!應是來幫愛珍的忙。

『ㄟ!愛珍,這是!出板社、書商的折扣表。還有!要做十大暢銷書的海報。然後!海報紙、麥克筆!我都買了,放在門口的桌上那一堆;另外!我還買了一堆彩球、彩帶,到時候!看妳要怎麼弄都好~』只見!林棟樑,邊遞了個大牛皮紙袋給愛珍、邊!對愛珍!說明他的構想;三步跨作兩步,林棟樑!邊又帶著!愛珍,走到"學生活動中心"的大門口,去看!他買來的美工器材。而!愛珍,看了門口桌上,那一大疊的海報紙、還有!一堆的麥克筆後,則帶點嬌嗔的、又說『噯~林棟樑,你都不早一點!就準備好,非要等到!死到臨頭,才要拖著人家下水。一個下午!要弄這麼多東西,那不累死;而且!裡面!也還亂七八糟的,連寫海報的地方也沒有~』。所幸,一旁的玲玉,即時!幫林棟樑,解圍說『不然!這樣好了,愛珍,我們先拿海報到康輔社址裡!去寫;然後!等他們裡面的書、都弄的差不多了,我們再過來這邊!佈置~』;且玲玉,臨走出"學生活動中心"前,還回頭!給了林棟樑,慧黠的一笑,彷彿!彼此間!有什麼默契。

迷霧中的大度山,隨著!午后日光的偏移,時間!傍晚,到欣餐!包便當,吃過晚飯後。只見!天色已暗的"學生活動中心"裡,此時!丟滿地上的垃圾,全是包裹書用的牛皮紙、與黃色塑膠袋;而!整齊排滿了一桌桌!書,縱橫交錯的也已將整個"學生活動中心"的空間都佔滿。另外!愛珍、玲玉!也把一些寫好的書商折扣看板,或折成了三角錐型、或以八開大的海報;或擺放在桌上的書上、或垂掛!貼在桌邊、或貼在橫樑,把整個書展的場地、佈置的!已近完成的階段。只見,林棟樑!兩眼又是佈滿血絲,眼眶發黑,一付有氣無力!疲憊不堪的、說『哦~佈置的,好像!快差不多了。太感謝大家了。應該!再把地上的垃圾收一收就可以了。其他的,就明天中午!書展開幕前,再來弄吧。快累死了~』。『ㄟ~泉仔。我先回去洗個澡,再過來!跟你換班守夜。對了,愛珍、玲玉!妳們要不要回去了;我順路!載妳們回東海別墅~』間到!書展的場地,佈置的已差不多,約莫六點左右,林棟樑!終於喊收工;而此時,程泉!已兩天一夜都沒睡,只覺!臉上冒油都冒糊了,大腦疲倦的!更像是塞滿漿糊,至於!全身的骨頭酸痛的!更像個九十幾歲,直不起腰的老頭。

『玲玉,天黑了耶,妳要不要回去了~』只聽!愛珍,招呼著玲玉;不過,玲玉!回答『愛珍,妳先坐林棟樑的機車回去好了。我跟程泉,再把這些彩帶、還有!彩球,黏一黏~』。『好吧。那我先回去囉。玲玉,妳也不要!忙的太晚了,何況!這裡,還有兩匹色狼。嘻~』愛珍!嬉笑的說著,便拿了背包;跟林棟樑,往"學生活動中心"的門外!走出去。此後,掿大的"學生活動中心"裡,就只剩下!程泉、與玲玉!拿著彩帶、與膠帶;爬上桌子,再墊著椅子的,往橫樑黏貼。而!玲玉身輕如燕,這高難度的工作,當然!由她!爬上桌子!再蹬上椅子、往高處黏貼彩帶;至於!程泉,則是在下方,幫玲玉扶著椅子。『ㄟ~程泉。我問你哦,林棟樑的女朋友,聽說!是你們班的班花,是不是?那她真的很漂亮囉;那~她的個性、怎麼樣呢~』只見!玲玉,高高的!站在桌子上!疊的椅子上,雙手幾乎!可觸及"學生活動中心"天花板;邊黏著彩帶,玲玉!卻突然,俯視程泉,嘴裡!更冒出莫名其妙的話。再說,此時的程泉,整個人!早已累的一腦袋漿糊、神智不清,乍聽!玲玉,突然!問他這樣的話;程泉,手扶著!桌上的椅子,仰頭望著玲玉。意識矇矓間,程泉,只覺!眼前的景像似曾相識;而!似乎,不久之前,玲玉!也曾,問過他同樣的話。程泉!強睜著惺忪的眼,覺得很疲倦,而仰望著玲玉之時;程泉!更覺,自己的腦海昏昏沉沉的,好像!在玲玉的眼眸俯視下、走入了迷霧中。....X X X

5、韻律教室玲玉獨舞

程泉,走在迷霧中的大度山。時間,依稀!是"社會工作系學會"在欣餐,辦冬至搓湯圓聯誼,那晚!約九點左右;程泉!離開欣餐後,一個人!點了根煙,就順著!"大學書店"旁的柏油路、四處閒晃散心。昏黃的路燈下,經過了"學生活動中心"與"大學書店"之間的小廣場,程泉!就走入了漆黑的樹林。踩著!滿林間枯黃的落葉,程泉!在林間穿梭閒蕩,而後!走到了"學生活動中心"後方;程泉!聽見有西洋音樂的舞曲,從學生活動中心後門、樓梯下方的韻律教室傳來。「好像,有人!在韻律教室裡!跳舞。閒著!沒事,過去!看看好了~」舞曲音樂的聲音,吸引著!程泉,慢步!從漆黑的林間、往韻律教室的方向走。當然!程泉!不敢乍然,就走到韻律教室前,畢竟!參加舞蹈社的,似乎!大多是女生;若程泉!突然,就走到韻律教室外,自己也害怕,搞不好!會被當色狼,趁著黑夜來偷窺女生跳舞。於是,程泉!小心翼翼的,隔了段距離,假裝!只是從韻律教室外的草地上經過。而,當程泉!經過韻律教室外的草地,從暗處!往韻律教室望去;果然!看見!有個女孩子,正在韻律教室裡,面對!大玻璃鏡,隨著!音樂!在跳舞。

「欸~那個跳舞的女生,怎麼好像是玲玉。過去看看好了~」發現!正在韻律教室裡、跳舞的女生,似乎!是康輔社九屆的玲玉;於是,程泉!便大著膽子,悄悄!往韻律教室走去。「果然,真是!玲玉耶。那我!就跟她開個小玩笑,故意!蹲在門口,看她跳舞好了~」看見!玲玉!一個人在韻律教室,面對!四面牆的鏡子跳舞,程泉!不禁起了,裝狹促鬼的心。只見,程泉!不作聲色的,走到韻律教室!兩扇大玻璃門邊,故意!以蹲馬桶的姿勢、臉露仰慕狀!且兩手還托腮;更用專注的眼神,癡癡的望著!在韻律教室裡、玲玉的獨舞。而,玲玉!在四面牆都是鏡子的韻律教室裡,正忘情的跳舞,即使!沒有回頭!卻也從鏡子的反射,發現!有個男子!以怪模怪樣的姿態,正蹲在韻律教室外的門邊;頓時,玲玉!嚇了一跳,以為是在深夜偏僻的韻律教室裡,遇到了!變態男子偷虧。不過,玲玉!在慌張中定了神,從鏡子的反射中!再仔細一瞧;這次!玲玉,就發現了,蹲在門口的!是張熟面孔,即使!姿勢不雅,卻!依然!是張斯文帥氣的熟面孔。『喂~程泉,鬼鬼祟祟的蹲在那裡幹嘛。好難看哦,像變態男子一樣~』玲玉,並未停止她的舞蹈,而是!邊跳著舞,邊對著牆上的鏡子、笑著!向程泉說話。至於,程泉!被玲玉發現了,聽了玲玉的問話!也不答,只是!又更蹲近了些,並且!癡癡仰望玲玉的眼眸、仰慕狀的臉!又更加了渾然忘我的失神表情。才傻笑!接著!只見,程泉!伸起了托在腮幫子的右手,誇張的!往自己的嘴角一擦,並發出巨大的"流口水"的聲音『溯~吮~』。

『噯~程泉。你在幹嘛,居然!還流口水。嘻~我以為你應該是很老實的耶,都是被康輔社的那些臭男生、帶壞了~』只見,玲玉!跳舞、舞的香汗淋漓;不過!依然,只是!對著鏡子向程泉說話。而後,玲玉!接著!又說『噯~程泉。你不是很喜歡跳舞嗎。把鞋子脫了,進來!我教你跳現代舞~』。『ㄛ~我不會跳那種舞耶。而且!我脫了鞋子!會把妳熏死哦。呵~我在這裡,看妳跳舞就好~』程泉!蹲在門口,回答了玲玉的話;只聽!玲玉、邊跳舞!邊又説『程泉~那你去隔壁、搬張椅子來坐嘛。蹲在那裡!多難看啊。待會,我跳我新編的舞、給你看哦。嘻~』。『嗯~不用椅子啦。我坐地板上,看妳!跳舞好了~』程泉!說著,便一屁股!坐在韻律教室門邊的地板;而!玲玉,此時!也停止了!錄音機、原本西洋舞曲的熱門音樂,轉而!選了一首抒情歌曲,並把韻律教室的燈光轉暗。

「IF I SHOULD SAY. I WOULD ONLY BE IN YOUR WAY. SO I'LL GO. BUT I KNOW. I THINK OF YOU EVERY STEP OF THE WAY. AND I WILL ALWAYS LOVE YOU~ALWAYS LOVE YOU~...」這首西洋抒情歌曲,程泉!自上大學,便常在舞會中,跳慢舞的時候聽到,所以!耳熟能詳。而!此時,玲玉,在韻律教室!暗澹的燈光下,以這首歌為背景,跳起!她新編的現代舞蹈,程泉!更是看的如癡如醉。只見,玲玉!身輕如燕的穿著黑色舞衣,體態輕盈的、或轉身!或俯臥,或跳躍,或!從程泉的身邊舞過;偶而的四目交接,而!程泉的眼睛,也總是仰望玲玉的。或許!也是程泉的眼眸,看的專注了,讓玲玉!有點不好意思;於是!邊跳著舞,玲玉!又跟程泉!邊聊起天、說『噯~程泉~你不要!學跳現代舞嗎。你知道嗎?林棟樑,最近!也常來跟我學跳現代舞耶。你跟林棟樑!不是同班嗎?嘻~我聽說!你們還常去混舞廳,對不對~』。『是啊~我們去舞廳,大多是跳迪斯可,就對著鏡子!胡亂的跳而已;也不用學~』程泉!隨口的回答玲玉;不過!對於,玲玉!說!林棟樑、常來找她!學跳現代舞,程泉!倒是大感訝異。因為,林棟樑!是個大忙人,且這學期以來,又成天跟李玫玲溺在一起,所以!程泉,實在!想不到;林棟樑!居然,還能抽出時間,來跟玲玉!學跳現代舞。

『噯~程泉。我問你,林棟樑!他是不是有女朋友。聽說!是你們班的是不是,漂不漂亮?還有他們、很好嗎~』玲玉!在韻律教室暗澹的燈光裡,邊跳舞、邊!看似不經意的閒聊、問程泉;而!程泉,也當!玲玉!只是在閒聊,便回答『對啊。林棟樑是我們班的班對,女朋友!是我們班的班花,長的!蠻漂亮的。所以!他們的關係、當然很好囉~』。『哦~這樣喔。沒事,隨便宜問問而已。嘻~我問你的話,你別告訴他哦~』聽到!林棟樑的女朋友蠻漂亮的,而且!他們的關係很好,玲玉!似乎!有點強言歡笑。不過,基於!朋友的道義,程泉!也未對玲玉,完全!說出實情;因為!據程泉所知,跟林棟樑!有親密關係的女朋友,可能!也並不止一個。「...AND I WILL ALWAYS LOVE YOU~ALWAYS LOVE YOU~...」韻律教室裡的西洋抒情歌曲、仍在繼續,玲玉!依然!在暗澹的燈光中跳著舞;而!程泉,也依然!還坐在門口,只不過!一切!都只是在迷霧中的大度山。....X X X

迷霧,已變成一個繭!在幽冥長眠。再說!迷霧中的大度山,星期日!夜裡,正準備著!心譯書展的"學生活動中心";林棟樑!回去遊園路的租屋處洗過澡後,晚上!約八點左右,又回來!與程泉換班,準備!在"學生活動中心"守夜。『ㄟ~玲玉,妳要不要回去了。我順路!載妳回東海別墅~』程泉,拖著!二天沒睡疲憊的身軀,臨離開"學生活動中心"時,順便問了一下玲玉;因為!夜都深了,且書展的事!也都已準備的差不多,程泉!心想,玲玉!應該也是,準備要回去!才是。只不過,程泉!卻聽玲玉、說『程泉,你先回去好了。這裡!還有些東西要收一收,待會!我弄好了;再叫林棟樑,載我回去~』。『哦~那我就先回去囉~』程泉!離開"學生活動中心",騎上了!放在階梯下的機車;因為,辦書展的這個星期,林棟樑!幫程泉的機車,也申請了校內通行証,因此!這個星期,程泉!也能騎著機車,享受!此在校內自由來去的特權。正當,程泉!騎著機車,冒著凜冽的北風、離開學校;而!在"學生活動中心"裡,此時,夜深人靜!也就只剩下,玲玉和林棟樑,兩個孤男寡女!獨處。

玲玉,已經唸到大三,而自上大學以來,她一直都熱衷於!在忙社團的事,所以!從未交過男朋友。直到!這段日子以來,林棟樑!常去韻律教室、找她學跳現代舞,且肢體接觸,甚至!耳鬢廝磨;漸漸的!玲玉,自然而然!竟對林棟樑,產生一種男女情愫。再說,林棟樑!這段日子!常去韻律教室、找玲玉學跳現代舞,原本!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為,自林棟樑!與李玫玲上過床後,頓時!開悟,知道!"男女交配",原來!竟是!如此有趣的事,於是!從此林棟樑,便也開始!熱衷此道。除了,李玫玲!三不五時,會到林棟樑的房間!留宿過夜外,若有空檔,林棟樑!也不會放過,與其他女人上床的機會;雖說!李玫玲,已長的國色天香,然而!人的慾望無窮,且跟不同的女人交配!也有不同的樂趣。況且,林棟樑!大概,也認為!一個成功的男人,原本就該妻妾成群,好把他優秀的基因!廣佈。因此,林棟樑!在佔有李玫玲!這個"原配夫人"後,不但!不滿足;反而!更把握機會,四處的尋覓獵物,好滿足他!無窮的交配慾望。而!這也就是,林棟樑!這段日子,為何!常去韻律教室,找玲玉學跳現代舞、主要的原因了。

『玲玉,謝謝妳哦。幫忙到這麼晚~』待程泉!離開後,林棟樑!便走去、把"學生活動中心"的大門鎖上;而後!才又走來找玲玉,並溫情的問候!玲玉的辛勞。此時,玲玉!正彎腰!在撿拾"學生活動中心"滿地的紙張垃圾;而!聽到林棟樑,向她走來!並溫情的問候,玲玉!一顆心更不禁"噗通、噗通"的跳;畢竟!孤男寡女的,且夜深人靜,一起!鎖在"學生活動中心"裡,誰知道!再來會發生什麼事。『沒有啦,其實!我也沒做什麼事,只是!幫忙貼貼東西,收拾收拾東西而已~』玲玉!稍回頭看了一下林棟樑,而後!又繼續彎腰撿地上紙張。再說,林棟樑!瞧著玲玉彎腰的動作,而!他的一雙眼!也早已、盯著玲玉翹高的臀部,頓時!更色心大起;只見!林棟樑,關了"學生活動中心"前頭的幾盞燈後,便默不作聲的!走到玲玉的身後。而後,只見!林棟樑,一雙粗大、黝黑的手!就往玲玉纖細的腰裡摟抱;且!寬大的嘴裡、笑說著『嘿~玲玉。我們來跳舞,怎麼樣。這裡!都沒人,只有我們兩人耶~』。

『林棟樑,你幹嘛啦。放開手啦,這裡!是公共場所,會被看見耶~』玲玉,被林棟樑!突如其來的摟抱,站起身來!掙扎了一下。不過,玲玉!並非真的想擺脫林棟樑,因為,這樣的摟抱動作,其實!在跳現代舞時,林棟樑!已摟抱過她無數次;而!這種男女身體的摩擦,與親密的接觸,對玲玉!來說,甚至!是有點渴望。『呵~呵,大門!我鎖起來了,妳說這裡!是公共場所,那又怎麼樣。妳說我想"幹嘛",那我就老實告訴妳;玲玉~我就是要在公共場所"幹妳"、"幹"給大家看。呵~呵~』林棟樑,言語摠帶點低俗的幽默,這是!大家!早都知道的;但!一個有權力的男人,說話!越粗俗,似乎!卻對女人!越有致命的吸引力。眼下,玲玉!一聽到林棟樑粗俗的話,說要!在公共場所"幹她";頓時!玲玉,只覺!全身發熱、渾身酥軟!也再無力掙扎。『不要這樣啦~人家不要~』暗澹的"學生活動中心"裡,玲玉!半推半就的掙扎、與嬌羞的模樣;其實!只是更林棟樑的慾望勃起。而男人的慾望勃起、大腦就失去作用,像是發情的公狗一樣,只見!林棟樑,兩手大手!緊緊的從背後摟抱著玲玉;任玲玉掙扎,而林棟樑!怎可能再鬆手。甚至,林棟樑!順著玲玉扭動的身軀,更把他的一隻大手從玲玉的腰部、往上伸到胸部,撫摸著!玲玉的乳房;而!另一手,林棟樑!更從玲玉的小腹、技巧的解開牛仔褲紐扣、往胯間!撫摸探索。

此時的林棟樑,對於!如何調情,可說!早已是!識途老馬,即使,玲玉!依然!掙扎、猶豫著;該不該!把自己的第一次,就這樣!在"學生活動中心"裡,輕易的給了林棟樑。『林棟樑,不然~我們回去東海別墅....』玲玉的情慾,似也已被林棟樑挑起,原本!玲玉!想,或者!兩個人!就回到東別墅的房間、會比較!隱蔽、安穩;不過,玲玉!才回頭,一句話!都未講完,而!林棟樑!順勢、卻已把他的大嘴、貼上了玲玉的唇,緊接著!就是一翻熱吻。至此,玲玉!除了!纖細的身體被林棟樑!緊擁在懷裡扭動,已再無法說話,也可說!已被林棟樑!徹底的征服;而!兩個人互相纏繞的樣子,也就像是在跳現代舞一樣、任噴張的情慾更糾纏的雙人舞。只見!林棟樑,輕易的便把玲玉!身輕如燕的身體抱起,讓她的兩腳離地;而後,兩個人!就這麼纏繞著!在"學生活動中心"裡共舞,直舞到!一個漆黑的角落。只見!兩個人的影子!便沒入漆黑中、互相結合在一起,在雙人舞中!呻吟、與喘息。

玲玉,俯身趴在書展滿桌的書上,扭動著!臀部,迎合著林棟樑!進入自己的身體 ;當然!玲玉,也知道!林棟樑有女朋友,而她只是第三者、屬於!情婦的人份。不過,玲玉!並不計較這些,因為,林棟樑!在人群中如此傑出,像!是隻有辦法的猴王;而猴王!原本就該妻妾成群、好!一起分享他的權力,榮耀與精子。是的,從此!玲玉!也心乾情願,變成林棟樑!後宮的妻妾之一。 迷霧中的大度山,有太多的事,讓人!感到迷惘;而!迷霧,此時!覺得很累,已變成一個繭!在幽冥長眠。 ....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