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九章88東海大學聖誕舞會

「"海誓山盟我記得我曾對妳訴說真愛不死 "~我自我有記憶我已活了千年從未真的死!因為我的心中始終有妳的火鳥我自遠方飛來~不相信命運卻但願輪迴的我在寂寞的晚風中對月獨白 。

我擁有我幻滅!讓我把我們的誓約就埋在這片荒地 !海枯石爛後我只但願化為天地間一顆樹長綠!因為心中有遺憾我始終相信我們必定會再相逢 。

~我從迷惘中頓悟~頓悟後我卻又更入迷惘的關於人生這無常的苦!多少是自己困住了自己的火鳥將死我在火中歌唱。寰宇輪迴的當我輪迴再經過這棵樹下!當我手握兩把塵沙!我為何再聽不到妳哭泣我為何再看不見妳的足跡!而海誓山盟我卻彷彿記得我們曾訴說真愛不死 。

我對妳真愛不死的風中滾滾而來的塵沙!妳如果願意讓我告訴妳關於我們前世今生的故事的寰宇輪迴再輪迴;多少寂寞掙扎在心中的我從迷惘中解脫!解脫後我卻又更入迷惘~因為心中有遺憾!我始終相信我們必定會再相逢~」 

1、破繭而出

無需年月日,迷霧仍在幽冥掙扎著!想離開,自己用一生的迷惘編織的繭。迷霧!彷彿聽見了海浪聲,或許吧,因為!此時!迷霧,正想到,莊子的逍遙遊「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迷霧!彷彿感覺得到,自己在天地間吐納喘息;而後,迷霧!漸漸的,彷彿!更能將自己從身邊的幽暗中抽離,並感覺到自我的存在,是空間中!獨立的個體。就如同,人剛來到"有形世界"一樣,當!還在母親子宮內,縱有意識!他的感覺也只是被困在一片漆黑之中;而後,誕生、聽到周遭! 一大堆的聲音,開始呼吸,直到!睜開眼睛,眼前!所見依然只是一片模糊的光影。嬰兒!來到這個有形的世界,約需!八月個的時間,才能夠!從眼前模糊的光影中!將自己抽離;並分辨出!自我的存在,與自己!在環境中是一獨立個體。

「渺茫茫的幽冥,我已經!能感覺到了自己的存在。我能聽到我的心跳!如浪潮聲起伏,這裡!是片大海吧,又或者!我是隻魚。困住我的籠牢!恰似悠久的昏暮,而!若這裡!是片天空,那或許!我將是隻鳥。春蠶到死絲方盡,死亡的悲傷結束、是重生的開始;或者,我也只要把睛睜開!就能知道,此刻!我身在何地了。或者!重生、其實!也只是另一次的輪迴~」迷霧!來到"無形時空"的幽冥後,也不知過了多少時日,他的意識!終於!能將自己,從"無形時空"中抽離;而!"形上"的無形時空,生命的存在於此,原本!就沒有固定的形體,這與"形下"的有形世界!可說大異其趣。譬如,此時!迷霧!正想著,莊子的逍遙遊「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而!幽冥之中,剎時!果見,幾千里的迷霧,漸漸的!就化成了一條幾千里的鯤魚,浮出於!無邊的大海上。只見,迷霧化成的鯤魚、終於!在幽冥無邊的大海,睜開了眼睛;而!面對眼前所見的一切,迷霧!也並不感意外。因為,自從迷霧!來到幽冥之中,這段期間!一切從無到有,再從他內心世界,構築的"迷霧中的大度山"的過程;迷霧!也已了解,此時的他,只是一個!存在"無形時空"的靈魂,一個生命有意識的磁場;而他!所見的一切,其實!也都只是,靈魂的磁場、對意識的感應而幻化,並非!真有其物。

「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幾千里的迷霧,既在幽冥之中,找回了自我的意識,且將自己幻化成一條鯤魚。而!當!幾千里的鯤魚!睜開了眼,在幽冥無邊的大海,彷彿!看見滿天星斗;此時!迷霧,正想將自己!再化為鵬,去展開自己的逍遙遊。「鵬之將徙於南冥者,水擊三千里,博扶搖而上青天九萬里~」迷霧的意識所及,在幽冥無邊的大海,剎時!讓鯤魚!化為鵬;而!鵬的翅膀,兩翼張開!有幾千里長,拍擊著水面,頓時!無垠的大海、形成三千里的暴風襲捲。而後,只見!迷霧!化成的大鵬鳥,雙翼展開幾千里!就像是垂到天邊的烏雲一樣,順著海上的暴風,便盤旋而上!直上雲霄,離地九萬里;此時,可說!迷霧在幽冥中,已破繭而出;而其!靈魂的意識,更從原本的,只是!徘徊在迷霧中的大度山,開始!感應到外在的世界。

幽冥之中,迷霧化成了!遮天蔽日的大鵬鳥,飛在九萬里的雲霄;有人!或會認為,幽冥中的迷霧,是程泉的靈魂!所生成,然而!事實並不然。此時,化成了千里大鵬的迷霧,這個生命磁場的存在,其實!何止億萬年;而!程泉,是什麼東西。說白點,程泉,只不過!是生在有形世界,在地球上的一個蕞爾小島上的一隻小虫。相對於迷霧億萬年的存在而言,程泉!幾十寒暑的生命、與無知,其實!就跟朝生夕死的蜉蝣沒兩樣。迷霧化成的千里大鵬,並非程泉,然而,程泉!卻認為自己是迷霧;因為,此時!程泉的靈魂!已溶入迷霧之中,所以!程泉!能感覺,正與迷霧化成的千里大鵬、同遊於九霄雲外。網友!看及此,大概!會笑說!"讀者"寫的荒誕不稽,因為!台灣!從北到南,量一量!也不過幾百里;而!一隻鵬鳥!雙翼展開,怎麼!可能會有幾千里。況且,幾千里的大鵬鳥,飛在離地九萬里的雲霄,那豈不是!鳥都已飛到,沒有空氣的外太空去了。

「"小智不及大智,小年不及大年。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而!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原來!如此;果真如此~」迷霧化成的大鵬,感應!到幽冥!這個空間,繁星點點,猶如!銀河浩瀚的滿天星斗。而!這裡!並非地球,迷霧!當然!也知道,此時!他所見的滿天星斗,也並非有形世界的宇宙;而是!存在幽冥時空中,一個一個的靈體。再說!"形上的世界",這是個以能量構成的時空,就如同!迷霧一般,這裡的每個星辰!都是一個靈體,一個有意識的磁場!所構成的世界;而!迷霧化成的大鵬,即使!雙翼展開!有千里,但!當他飛過另一個靈體之時,相形之下!竟發現!自己有如一隻麻雀,飛過一座大山!那般渺小。『咦~人死後,不是!都會下地獄,還是!上天堂,或是!輪迴什麼的;怎麼!你說的!都跟別人不一樣。不過,等我!死了,如果!也可以!化成一隻大鵬鳥在天空飛,聽來!那也是不錯的~』"讀者"的朋友,曾經!這樣,竊笑的問"讀者";而!"讀者"、則回答『天堂、地獄!那都是有的,而且!也等著!無知的靈魂,浮浮沉沉!不斷的輪迴~』。

迷霧化成的大鵬鳥、在幽冥中!如幾千里的烏雲、翱翔在九霄。而!迷霧!也感應到,在此無形時空,似乎!越往上,而存在的靈體越巨大、彼此!距離也越遠;相反的!若是越往下,則!靈體也越小,且距離!越緊密;而!極下層處的靈體,甚至!如細菌般的擁擠、堆疊在一起!且彼此吞噬。「是的,那大概!就是、人間所說的地獄了。果真!是讓人感到痛苦不堪的地方;然而,它卻跟"有形世界"的人間,感覺!又是那麼的類似。物以類聚,也難怪!大部分人!死了,都在地獄~」迷霧化成的大鵬,原本想往下飛,去看看!幽冥中地獄的樣子;然而!當大鵬鳥!越往下飛,卻越感覺!一股污濁的能量,讓其痛苦不堪,且!那種感覺!竟是跟程泉活在世上的時候,感覺!那麼的像。此時,迷霧!似乎!有所悟「無止盡的空虛、荒蕪,與心情的槁木死灰,原來!這是一種生命能量的流失。而當程泉!活在世上之時,他的靈魂!更像是一個人的身體!不斷在流血一樣、越來越虛弱。因為!他在迷惘中!不斷的沉淪、不斷喪失自己~」。

幽冥!繁星點點,浩翰如銀河的滿天星斗,只見!千里迷霧化成的大鵬穿梭其間;而!迷霧之內,迷霧中的大度山,此時,程泉!也正面對著繁星點點。因為!這晚,正是!大度山上"東海大學"的聖誕夜,女生宿舍外!月光草坪,舉目所及!松樹、柏樹,以及七里香的矮樹叢,無不掛滿!聖誕燈飾;到了夜晚,成千上萬盞的小燈!一閃一閃的,黑暗中的光華!點點繁星閃爍,恰似!人間仙境。...X X X

2、心譯書展結束到聖誕夜

「1988年12月x日康輔鬼家家經:聖誕夜~沒有男女朋友!可以約會的曠男怨女,注意。閒著!也是閒著,與其!躲在宿舍裡,獨自垂淚;不如,咱們!一起到東海湖去瘋吧~。 ~阿秀留言~」「陳篤回應:讚同。我會帶吉他去,唱歌給大家聽。」「其他人回應:那我們都不去東海湖了,讓陳篤!自己拿吉他!在那裡唱歌吧~」。

「1988年12月x日康輔杜鵑家經:寒流來了,天氣轉冷了,聖誕節過後,挑戰營就要出隊了。大家!多自珍重身體、人少事多~"食少事繁";不要又有人感冒了,影響了!挑戰營的戰力啊。努力加餐飯。~阿峰留言~」。

「1988年12月24日康輔咆哮家經:今天!天氣真的很冷,不過!蠻有聖誕節氣氛的。只不過!每一年聖誕夜的結果都一樣,都只能跟康輔社的曠男怨女在一起;這不是!我要的結局。可憐的加菲貓!感冒了,一直流口水;社址!冷清清的,感覺!很淒涼。喵嗚~今晚的聖誕夜,我想,我會獨自在北風中流浪;如果!大家!不小心,看見我在"東海湖"畔徘徊,請不要理我。~加菲貓留言~」「愛珍回應:傅融!寫的好可憐哦~。不過!太假了,沒人!會可憐你的。今晚!去東海湖,我們會準備一些零食;如果!你想吃!就自己過來吧~」。

迷霧中的大度山,程泉與林棟樑!在"學生活動中心"苦熬了一個星期,總算!順利的辦完"心譯書展"。而後!冬天,大度山上的"東海大學",緊接!而來的,便是一年一度!讓人期待的聖誕節。聖誕節的前一晚!便是聖誕夜,而!對於聖誕夜的到來,程泉!可說期待已久;因為!在聖誕夜,傳統上!"東海大學"總會辦聖誕舞會。且說,程泉!自上大學以來,原本!就喜歡參加舞會,何況!在今年的聖誕舞會,他!已邀了惠芬當舞伴;所以!對大三的程泉!來說,今年的聖誕舞會!對他來說,更別具意義與期待。

聖誕舞會來臨這晚,程泉!之前,早就約了惠芬,五點半見面。而!在這個下午,程泉!在遊園路的租屋處,一整個下午!早已坐立難安;一下子!試打領帶,一下子!又擦皮鞋的、一顆心!全在等待晚上的舞會。

「五點半,跟惠芬見面後,先和她去"頂呱呱"吃晚餐。然後!晚上七點、舞會才開始;如果!還有時間!就先在校園裡、逛一下好了。太好了,今晚!可以!跟惠芬跳舞;我穿這樣!應該還可以吧~」雖說!離約會的時間還早,卻見!程泉!早穿著西裝褲,穿著皮鞋、穿著白襯衫!還打上領帶;一付光鮮的!在遊園路三樓的房間裡,走來走去。正當!程泉,沉醉在等待聖誕舞會的約會;而!此時,住在二樓的呂賢,正上樓!一看見程泉的打扮,立刻!站在門口、取笑『喂~程泉!穿的這麼帥、要幹嘛。喔~約會哦~』。『啊~不公平啦。為什麼!你聖誕夜有約會,我這麼帥!卻沒有女生找我約會~』只見!呂賢,站在門口,一付垂胸頓足狀;而後!才又說『啊~你有約會!那就算了~我本來!是想問你,要不要去參加,今晚!"石磊隊"聖誕夜的聚會。不過!看樣子,你應該不會來囉~』。『沒有啦~我要去參加舞會啦~』程泉!邊解下領帶,而!聽呂賢說,石磊隊!聖誕夜也有聚會;於是!程泉!順口問了呂賢、說『那呂賢,你們今晚!要去那裡聚會,徐文!也會去嗎~』。『徐文!當然會去。就只有你"重色輕友"、不用說了啦。我要去找徐文了~』呂賢!笑說著,轉身!便又往三樓走道的第一間房間去;而!程泉,脫掉皮鞋後,便也到徐文的房間去!一起聊天。

事實上,聖誕夜!這個熱鬧的晚上,"東海大學"的大部分的學生社團,也都會有聚會;或是!學生去老師、教授的家"報佳音",或是!是在月光草坪、圍坐聖誕樹下!玩遊戲。或是!有人會到"路思義教堂"裡,唱聖歌...林林總總!各種活動不可計數;因此,更有人!往往!玩上一整夜都沒睡,就像是!農曆過年的大年夜一樣熱鬧。然而,對程泉!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聖誕舞會,所以!今年的聖誕夜;程泉!也如同以往,並不打算!參加其他社團的聚會、或活動。待!窗外天色漸暗,與呂賢!在徐文的房間聊了一陣後,程泉!頻頻的看錶;好不容易,一顆懸著心!等到將近五點。只聽,呂賢!又取笑程泉、說『啊~程泉。你一直看錶幹嘛。我跟徐文!那麼有言語無味,還是!面目可憎嗎~』。『呵~徐文。我跟別人約的時間快到了。我看!我先走好了~』程泉!看了看錶,將近五點,於是!還真有點,迫不及怠的,離開徐文的房間,再度回到自己的房間;只見!程泉!穿上皮鞋、打上領帶,就準備要去赴與惠芬,聖誕夜的約會。

聖誕夜!這晚,"東海大學"照例,都會在大門口內,延著!約農路兩旁夾道的綠蔭;掛上一盞一盞的大紅燈籠,直延伸到路思義教堂。微昏的天色中,而!當程泉!把機車,停在大門口上坡側的紅圍牆邊後,走進了大門口,便見!約農路,一路的大紅燈籠在樹上飄搖;另外,約農路!下坡方向的體育館,此時!也正在為聖誕舞會準備,音響傳來!陣陣試音的熱鬧舞曲。「才剛!五點多而已,天氣蠻冷的。我看!我先到康輔社址坐一下,看看家經。然後!再去!銘賢堂那裡、等惠芬好了~」一走進!校門,程泉!便感受到聖誕夜的氣氛;而!由於,距離五點半,還有點時間,況且!天氣冷!若是一直待在外面!恐怕會凍僵,於是,程泉!便決定順路,先到!康輔社址去坐坐。只見,程泉!一走進"銘賢堂"石頭牆下方的康輔社址,便見!阿秀也在社址裡面。程泉!才一走進康輔社址,而!阿秀,看見!程泉!一付穿皮鞋、打領帶的模樣,不用!猜想也知道,程泉!大概!是要去找女生約會;於是!只聽阿秀,帶點酸味的、說『哦~程泉。今天!穿這樣!好帥哦。不用說!一定是要去找女生約會吧。太幸福了。唉~不像我們都孤家寡人的,聖誕舞會!都沒人約~』。接著,只聽!阿秀,又笑說『ㄟ~程泉。聽說你舞跳的很棒,是不是?在耶誕舞會露一手吧, 希望!你能順利追到女朋友。呵~但!如果,不順利的話;別忘了,我們一群曠男怨女在東海湖等你哦~』。

『沒有啦,只是約學妹跳舞而已啦。阿秀,那妳不去參加舞會~』聽著!阿秀的話,程泉!帶點靦腆,也不知那算不算是聖誕夜的祝福;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和阿秀閒聊。不久,只見,玲玉!也來了康輔社址。此時,程泉!見到!阿秀、和玲玉!兩人都是穿著牛仔褲的,所以!猜想;大概,她們兩個也都是,並不打算,要去參加聖誕舞會的。因為,"東海大學"參加聖誕舞會的規定,女生都是必須穿長裙的;而男生!則必須穿皮鞋、打領帶,才能進場。「玲玉,她不是喜歡跳舞。為什麼!今晚也不想去參加聖誕舞會。或許!是林棟樑,沒約她吧。想也是,林棟樑,今晚!一定是帶李玫玲!一道參加舞會的~」見到玲玉,短暫的進到康輔社址又離開,而當玲玉!離開社址之時;程泉!從康輔社址!老舊的木頭窗框、望出去,不知!為何!竟莫名的感覺、有點淒涼。程泉!只見,康輔社址!木頭窗框的玻璃窗上,似乎!有些聖誕節!白雪般的裝飾;然而,程泉!也不確定!那是否是裝飾,或許!只是!天氣太冷了,寒流來襲!在聖誕夜的玻璃窗上、結成的霜。

3、火樹銀花聖誕夜

銘賢堂,大學路旁的菩提樹下,太陽下山後!氣溫驟降!讓人直想打哆嗦;女生宿舍門前!七里香矮樹叢夾道的小徑,只見!青年男女在寒冷的大度山風中!絡繹。傍晚!五點二十分,程泉!穿皮鞋、打領帶的!帶著惴惴的心,也已來到大學路旁、銘賢堂的菩提樹下、等惠芬。日暮下!天色已昏,然而!尚未入夜,所以!女生宿舍前的小徑,七里香矮樹叢!纏繞的聖誕燈飾,也尚未點亮。不過,倒是!有不少的男生,都跟程泉一樣,穿皮鞋!打領帶,一身光鮮的!往女生宿舍裡去;當然!不用說,這些!男生都是準備到女生宿舍門口、去站崗!等女生的聖誕夜約會。

女生宿舍門前!七里香矮樹叢夾道的小徑,日暮下,程泉!遠望!女生宿舍的紅磚圓拱門。說也奇怪,程泉!大一、大二之時,到女生宿舍!廣播女生、或站崗等女孩子!也不會覺得!太不好意思,甚至!還覺得!那種緊張很有趣;然而,程泉!到了!大三,可能年紀比較大了!卻對女生宿舍前的小徑、視為畏途。甚至!每當!走到那條矮樹叢的小徑,程泉!就覺得!心虛。「從那裡!走進去,意圖太明顯了。大家!都知道!我想幹什麼~」或許,是一種潛意識作祟吧,每當!程泉!從大學路,轉入!女生宿舍門前!七里香矮樹叢夾道的小徑;不知道!該不該這麼說,似乎,程泉的腦海!總會浮現一種"企圖入侵陰道"、不軌意圖的想法。而!當然,當一個人的心中,有這種潛意識,即使!外表看不出來,不過!程泉卻因此,總會有種!罪惡感;且更害怕,自己會被人抓到"企圖入侵陰道"的居心不軌。於是!這晚,聖誕夜與惠芬的約會,程泉!刻意!把見面的地點,選在!女生宿舍門前!矮樹叢夾道小徑,"對面"銘賢堂的菩提樹下;以彰顯自己"正人君子"、且道貌岸然的作風,沒有!"企圖入侵陰道"的不軌。

換說!惠芬,聖誕夜!這天傍晚,早早的!洗過澡後,便也開始!在女生宿舍裡!打扮自己;畢竟,這是!惠芬!上大學以來,第一次參加!讓她期待已久的"東海大學"聖誕舞會。寢室裡的木頭窗框,被大度山的北風!吹的"卡喀!卡喀"的響,而!參加聖誕舞會,女孩子!是必須穿長裙的;這個規定,惠芬!也早在女生宿舍裡!聽學姊說過,於是!她也早為這晚的聖誕舞會,準備了!一件寶藍色的兩件式洋裝。雖談不上盛裝,然而!這次的聖誕舞會,卻依然!讓惠芬!有種想小女孩、即將!蛻變成淑女的感覺。「學長,應該!喜歡我長髮披肩吧。不打辮子了,今晚!風大,讓長髮飛揚!應該更飄逸~」傍晚的寢室裡,只見!惠芬!對鏡理紅妝、梳理著!一頭像烏木般黑的秀髮。而當然,每個女孩!長大了都知道,自己的唇!是吸引男人最重要的部位之一;於是!梳過了頭髮,只見,惠芬!對著鏡子,又拿出了口紅,微張小口!小心的在櫻唇上塗抹。有心理學家說,女人的嘴唇!其實!就是女性生殖器的外在象徵,而!抹口紅的主要目地,就是!要吸引男人這種雄性動物交配的慾望;只見,惠芬!如白雪般粉嫩的臉龐,嘴唇在抹了口紅後,果然!更有畫龍點睛之效。長髮披肩,眸子黑亮,紅唇似玫瑰豔紅,肌膚!更如雪般白,頓時,鏡裡!出現了一個這樣的美人;這讓!惠芬!嚇了一跳,不知鏡裡的美人是誰,後來!定神一看!才發現,原來!那美人!不就是自己。 

「大家!都說,我長的像李玫玲學姊。也難怪!大家這麼說,原來!我稍微打扮一下,這麼漂亮,連我自己!都快不認得自己了。嘻,學長!看了一定很高興~」面對鏡子裡!自己的美麗,惠芬!忍不住!又顧影自憐了一翻;而後!惠芬,看看手錶,這才發現,時間!已經五點半。「啊~糟了。五點半了。跟學長!約定的時間到了。都怪學長,也不到女生宿舍廣播!提醒我,卻約我在銘賢堂!那邊見面。算了,讓學長!等一下!也是應該的;畢竟!我花時間,也是為他打扮漂亮的~」惠芬!想著,這才!趕緊換上洋裝,穿了絲襪,又加了件!毛線織的外套;姍姍離開寢室後,惠芬!一身!飄逸的!便前往銘賢堂,赴程泉!聖誕夜的約會。

銘賢堂,大學路旁的菩提樹下。天已全黑的女生宿舍門前小徑,傍晚!將近六點;只見!小徑兩旁,七里香矮樹叢!裝飾的聖誕小燈,已閃爍的!彷彿銀河般燦爛。另外,女生宿舍下方!圍牆邊,掛滿裝飾小燈的一整排的松樹,此時!閃爍的燈光!更彷彿金黃色的瀑布般;闌珊的燈火!彷彿千萬顆星光,繁星點點!在萬暗中金碧輝煌。而,與女生宿舍牆邊!閃爍的金黃色瀑布,隔著大學路,對面的月光草坪,此時!更像是一片,散發著金黃色光芒的天堂;只見,寬闊的草坪中央!幾棵的大松柏樹,聖誕夜裡!都被裝飾成了聖誕樹;纏繞七色的彩帶,纏繞萬盞的小燈,火樹銀花般的!更把整個草坪照耀的,如夢境!似幻境。而!大度山的北風裡,此時!只見!有個人,不斷徘徊在大學路與銘賢堂之間,面對!這一片!聖誕夜的星海閃爍;只見!他強忍著!在寒風中哆嗦,一雙眼睛!更是對女生宿舍!紅磚砌的圓拱門口、引頸企盼。天都黑了,都快六點了,只見,打扮漂亮的女生!穿著長裙,從女生宿舍門口,恍若!銀河般的小徑,嘻笑間!陸陸續續的走出;而!此時,程泉!對惠芬的身影,更是望眼欲穿。

「欸~那好像,是惠芬!從女生宿舍出來了~」黑夜中!雖然隔了段距離,不過!就算隔的再遠,心上人!也總能,立刻!從人馬雜遝中認出彼此;只見!惠芬,才剛走出女生宿舍的圓拱門,而!程泉!立刻,也從大學路!向女生宿舍銀河般的小徑,朝惠芬!而去。熙熙攘攘!來往的人群中,只見!程泉!快步迎向惠芬,就像!牛郎織女般;而!兩個人!就這麼,在閃爍的銀河的中央相遇。雖說,程泉!看見!惠芬!聖誕夜裡,迎著風!穿著飄逸的長裙!而來,他恨不得!上前,一把就將惠芬抱住;而後!兩人就共舞在聖誕夜的北風裡,並互相吐露!纏綿的思念。然而!程泉,這股!對惠芬的衝動與渴望,畢竟!卻只能藏在心中;只見!程泉,迎向了惠芬後,兩人!在幽暗中!相對在聖誕夜的風中。片刻,而後!程泉,只是!淡淡的、說『惠芬,妳來了。我們先去"頂呱呱"吃飯好了~』。

『嗯~學長。今晚!聖誕夜,月光草坪這裡!好漂亮哦。待會!我們也來這裡!逛逛好不好。嘻~我們室友!今晚!都要去"報佳音"耶,可惜!我不能跟她們去~』從女生宿舍!經過銘賢堂,惠芬!一路和程泉說笑;而,程泉!在惠芬!面前,依然!總是一貫道貌岸然的沉默寡言。不過,程泉!注意到了,聖誕夜!這晚,惠芬!特別漂亮;披肩的長髮、與長裙,俱在大度山的風中飄揚。"頂呱呱"玻璃窗上裝飾著,剪貼的聖誕樹,而!點綴的!像是白雪紛飛的玻璃窗裡;一個紳士、一個淑女,靠窗邊!相對而坐的。體育館的聖誕舞會,七點!才開始,於是!在"頂呱呱:"吃過晚餐後,穿皮鞋!打領帶的程泉!像個紳士般的;又帶著!穿著長裙的惠芬!到月光草坪,徜徉!在那片!如夢境、似幻境的星海下,散步!在繁星閃爍!有如金碧輝煌的天堂。『惠芬~教堂的鐘聲響了耶。舞會要開始了,我們先去參加舞會,待會!再過來這裡好了~』聖誕夜!在大度山的北風裡,當路思義教堂的方向,傳來!陣陣大鐘的敲響聲;而!程泉!也帶著惠芬,離開月光草坪,幽暗中!穿過樹林,一起走向體育館方向的小路,準備!去參加聖誕舞會。...X X X

4、89佯狂、感情的雙刃刀

無年月日,迷霧!彷彿化成大鵬鳥!在幽冥像幾千里的烏雲、翱翔在!離地九萬里的雲霄。「惠芬,妳只不過!是個夢,在我死之前的一個夢而已;包括!程泉!也是,其實!那只不過是我一個短暫的夢。而今!我的靈魂已經慢慢甦醒,而!我也將在我死後之地的幽冥;打造我們心中的樂園、與重建大度山的四合院。還有!閃爍金碧輝煌,像天堂般的聖誕夜~」迷霧!帶有程泉的記憶,生命在幽冥中!繼續慢慢成長;而!迷霧中的大度山,聖誕舞會!已經開始,只見!幽暗的體育館,各種燈光閃爍中!男男女女衣衫鬢影交錯。「LAST CHRISMAS I GAVE YOU MY HEART , BUT THE VERY NEXT DAY ,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I'LL GA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西洋熱門音樂的舞曲,鼓聲陣耳欲聾,而!上下兩層的體育館、上層樓左邊幽暗的角落;此時,只見!程泉!也正邊教、邊帶著惠芬,跳著"雙人SOUL"。正當,程泉!教著惠芬跳"SOUL",而此時!燈影交錯的體育館,延著!幽暗的牆邊,只見!又走來一群男女;而當!這群男女,走近程泉時,就聽見!有人大喊著『啊~程泉學長,他們在這裡耶。那我們也在這裡跳舞好了~』。『對啦~程泉!是舞棍啦。叫程泉!教我們跳舞啦~』震耳欲聾的鼓聲、閃爍的燈影中!看著!那說話的人,原來!正是社工系,大二的惠如;而!程泉,幽暗中!再仔細的看了看,那群男男女女,原來!也全都是社工系的學弟妹。

聖誕夜,原本!程泉是希望,聖誕舞會!是屬於!他和惠芬單獨面對面的;只不過,突然!來了一大群社工系的學弟妹,這對!程泉!來說,絕不是好消息。況且,一旦!社工系的學弟妹!在此角落聚集,接著!便是呼朋引伴;而後!聖誕舞會!便會變成一大群的熟人,都聚在一起跳舞。體育館!上層樓的左邊,很不幸的,一切!果如,程泉所料,在此角落!社工系的人越聚越多;後來,程泉!看見惠芬的直屬學長─忠義也來了,並且!和惠芬!熱烈的打招呼。『ㄟ~惠芬!妳也來參加舞會哦。呵!呵~今晚!穿這樣,很淑女哦~』只聽,忠義!震耳欲聾的舞曲樂聲中,靠近惠芬的耳邊,廝喊著。此時,忠義!正和惠如跳著"雙人SOUL",而!看見了惠芬,正和程泉!在一起跳舞後;只見!忠義,便拉著惠如,笑著!靠到程泉的耳邊,又廝喊著『ㄟ~程泉。我們來交換舞伴,好不好~』。『哦~好吧~』聽見,忠義!要跟自己交換舞伴,即使!程泉!心中百般不願意,但!卻又不知如何拒絕;於是,程泉!也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惠芬!交給了忠義,然後!他就!若有所失的,跟惠如跳舞。

『ㄟ~程泉。你什麼時候來的,也不找我。有夠沒意思的~』聖誕舞會,燈影!舞影交錯的體育館裡,張健!也來到了體育館裡、社工系聚集的角落;而!和程泉!打過招呼後,只見!張健!便邀了一個學妹跳舞。男女衣衫鬢影婆娑的聖誕舞會,只見!忠義和惠芬,跳了一陣舞後;接著!張健,便又跟忠義!交換了舞伴,與惠芬跳舞。此時,程泉!看在眼裡,覺得不是滋味,然而!看見惠芬,不管!跟誰跳舞,似乎!都是笑的那麼開心;因此,聖誕舞會的舞池中,程泉!更覺!拉不下臉,去要求惠芬!只跟自己跳舞,或是!去跟張健交換舞伴。『惠如。休息一下好了。我想去上個廁所~』程泉!與惠如,跳舞跳了一陣後,便藉口上廁所,一個人!離開了!那個社工系學弟妹、聚集的角落。然而,程泉!並非真的,想去上廁所,程泉!只不過!是覺得心裡悶、想抽煙。只是,當程泉!走到了體育館後方的廁所旁、點了根煙後;不知為何!程泉!突然,覺得想離開!體育館的舞會。而後!抽一口煙、吐一口霧,程泉!便順著廁所旁的走道,不知不覺間!走出了體育館的後門。

迷霧中的大度山,聖誕夜!冷颼颼的北風吹襲,而!程泉!才剛離開"體育館"熱鬧的聖誕舞會,便覺!冷清、淒涼。『聖誕舞會!等了那麼久,白約惠芬了。她根本!不是我一個人的舞伴~』期待了那麼久的聖誕舞會,程泉!走出了體育館後,頓覺!失落。而!體育下方,有一條雜草叢生,且沒有燈光的小路,是可以!通到東海湖的;於是,感覺!失魂落魄的程泉,便像條遊魂似的,悠蕩蕩的!往那條漆黑的小路上走去。「聖誕夜,康輔社!他們好像說,要在東海湖聚會;去!看看,他們在不在那裡!好了~」離開了體育館後,隨著!舞會的樂聲漸遠,聖誕夜!對程泉來說,彷彿!剩下的!只有凜冽的北風;何況!走在漆黑的小路上,程泉!一路又想著!惠芬!正在舞會中、與別人跳舞快樂的模樣。或許!是聖誕夜裡,程泉!對惠芬!失落的感情,需要有個心靈的寄託;所以,程泉!便打算到東海湖去、找康輔社的大夥,參與大家的聚會。又或者,程泉!只是!想讓惠芬!在舞會中,找不到他,要讓!惠芬!也嚐嚐!感覺失落的滋味;這算是!一種報復吧,或!算是種自暴自棄。「聖誕夜!即使!不跟惠芬!跳舞,我還是!有地方可以去的;我可以!去東海湖,找康輔社的夥伴一起玩。理!都不用理惠芬了~」程泉!心裡!是這麼想的;因為!程泉,就是這種!"負面思考"、喜歡喜歡傷人傷己的人,此刻是,往後也是。... 1989年十月,惠芬!已經大二,程泉!已經大四;而!程泉!在銘賢堂的菩提樹下,是永遠再也等不到惠芬了。因為,惠芬!生日那天,在"學生自治會"的辦公室裡,程泉!已經!聽的很清楚;惠芬!要程泉,"對她!徹底死了那條心",而!程泉!也真的照做了、如惠芬!所願。

1989年十月,此時!大四的程泉,由於!大三暑假,在YMCA的夏令營帶兒童營隊;所以!這一年,程泉!可說認識了!來自台灣中部、各大專院校的女生。而,帶營隊的過程,總是!容易培養感情,所以!當其他學校!有舞會、園遊會!或什麼活動的;往往,程泉!也總會收到,同樣在YMCA帶過夏令營的女生,寄邀請卡來給他,邀他去玩。「既然,惠芬!要我對她"徹底死了那條心"。那我就!死心吧,難道!我還怕找不到女孩子約會~」既然!有這種想法,自此!程泉!便常騎著機車,風塵僕僕的!奔波在台灣中部的各大專院校間。或是,到!同在台中西屯,比較近的逢甲大學,或是!到剛從台中市區、遷校到大度山另一邊、在沙鹿鎮的靜宜女子大學;或是,到全校都是"白衣天使",在台中港路邊的弘光護專。甚至!更遠,程泉!會騎著機車,橫過台中市區!到中台醫專、去找有"YMCA之花"之稱的珊珊、約會。有幾次,程泉!甚至騎著機車,從中台醫專!載著珊珊,來到東海大學!炫耀炫耀,自己約會的對象!有多漂亮;而其佯狂!主要目的,程泉!無非是想讓社工系的學弟妹們都知道─"我的行情有多麼好",當然!最好!是能讓惠芬!也知道。...迷霧中的大度山,1988年的聖誕夜,離開體育館的舞會後,只見!程泉!一個人,沿著!體育館後方漆黑的小路;冒著凜冽的北風,一路蜿蜒、來到了東海湖。而!聖誕夜的東海湖邊,湖畔!昏黃的燈下,果然!當程泉!走下階梯;便看見!映照著波光的湖畔,有許多人在聚會,或玩遊戲、或聊天。只不過,程泉!沿著東海湖繞了一周,始終!卻沒看見、有康輔社的人在聚會。

5、天堂的孤單

迷霧中的大度山,聖誕夜的東海湖畔。原本!程泉!是想來參加康輔社的聚會,如此,即使!沒有惠芬相伴,而他!在聖誕夜!也能有個歸處;只不過,這下!程泉的希望,卻又落空了。「大家!都到那裡去了。阿秀!不是說,要在東海湖聚會嗎?會不會、他們臨時!又轉移了陣地。八點半了,還是!回體育館去跳舞吧。至少!今晚!邀惠芬當舞伴,總得!跟惠芬!跳一支慢舞吧~」既然!在東海湖畔,找不到!康輔社的人聚會,於是!程泉,離開了東海湖後;順著原路!冒著!凜冽的北風,一路蜿蜒!又回到了體育館。只不過!從體育館到東海湖,這趟路的來回,卻花了程泉,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

晚上!將近九點,只見!程泉!從體育館的後門,又進入了!聖誕舞會的會場。聖誕舞會,此時!正播放著慢舞的音樂,幽暗中!只見男男女女相擁共舞;然而!當程泉,再次!走到體育館上層樓、原本!社工系學弟妹!聚集的角落,左顧右盼!程泉!卻是再看不見惠芬。「惠芬,她是不是!跟誰在人群中,跳慢舞~」聖誕舞會!邀惠芬當舞伴,然後!與惠芬!相擁跳慢舞,這是!程泉!多少日子以來,夢寐以求的事;只見!聖誕舞會裡,慢舞的抒情音樂流動,男女相擁的影子!交錯轉動,而!面對!這夢寐以求!與惠芬!共舞的機會,此時!程泉!卻竟找不到惠芬。正巧,惠如!此時,從程泉的身邊經過;於是,程泉!趕緊問惠如、說『ㄟ~惠如。妳又看見惠芬嗎~』。『喔~惠芬學妹哦。剛剛,我好像!有看見她、跟忠義在跳慢舞啊。可能!是他們兩個,已經先離開了哦~』乍聽!惠如說,惠芬!跟忠義已經先離開了;而!程泉!只覺!自己的胸口、彷彿!遭到重擊、氣血都塞住了,悶的!再也無法在舞會中停留片刻。儘管,程泉!有多麼愛跳舞,但!聖誕夜裡,惠芬!已經不在聖誕舞會;頓時,一種失落感,似乎!又催促著程泉,想去找惠芬,燈火闌珊處!在"東海大學"點綴的、有如天堂般的聖誕夜。...1989年十一月,惠芬!大二,程泉!大四,而!"東海大學"的女生宿舍,在社工系的女學生之間;不知何時,開始!流傳著「~聽說,惠芬!被程泉學長,始亂終棄了~」的流言。『程泉學長。好花心哦。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有靜宜女子大學的,有弘光護專的,有中山醫學院的,還有!中台醫專的 ...:聽說!都是他在YMCA、認識的女生耶~』『對啊~惠芬!太可憐了。看程泉學長!蠻斯文的。沒想到!他竟然!是這種!專騙女孩子,人面獸心的衣冠禽獸耶。好可怕哦~』;女生宿舍裡,關於!惠芬,被程泉!拋棄的流言,一傳十、十傳百。後來!女生之間,更彼此!互相警惕『是啊~是啊。大家!以後,看見!程泉,自己要小心點就是了。男生!都嘛這樣,把女孩子!追到手了,玩膩了!變殘花敗柳了;然後!"穿過的破鞋"、他就不要了,又想!去玩別的女生~』。

1989年十一月,流言!變成了公開的秘密,不斷!在女生宿舍散佈;後來!更有人、說『惠芬,大概!是已經被騙失身了,所以!才會被始亂終棄~』。『對啊~程泉學長,真是!太不負責任了。搞不好!也不止惠芬,說不定!我們社工系,有好多女孩子!都被程泉,騙情騙色過,只是!我們不知道~』女生宿舍裡,流言!像病毒般不斷散佈,後來,這些!流言,輾轉也傳到程泉的耳裡;而!當程泉,聽到這些流言,竟因此!感到高興。因為!程泉、感動的!心想「至少,大家!以為,惠芬!是跟我!上過床的,而!我也曾擁有過惠芬。總算!也不枉!我追求過惠芬一場,白白蹉跎了青春~」。...迷霧中的大度山,1988年的聖誕夜,離開體育館的舞會後,只見!程泉!一個人,北風裡!又來到月光草坪;燈火闌珊處!繁星點點閃爍、金碧輝煌!彷彿!天堂的月光草坪,只見!幾棵裝飾萬盞小燈的聖誕樹下、遊人如織,男女的嬉笑聲更不絕於耳。然而!聖誕夜的火樹銀花,在這如夢境!似幻境的天堂,散發著金黃色光茫的月光草坪;卻見!程泉!總是一個人孤單、且淒涼。「不重要了。我想!我是不可能,再回到"形下"的物質世界去;況且!我根本,也不喜歡!那裡。從此,我將只在迷霧中,創造屬於我的世界,重建我心中的樂園~」無年月日,迷霧!彷彿化成大鵬鳥!像幾千里的烏雲、翱翔在幽冥中,離地九萬里的雲霄。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