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六十三章88寒假上坪頂探望社服石磊隊

「妳讓我只是感覺心中如此缺憾的厚地天高堪嘆古今情無盡,彷彿我等了好久!來不及許下心願一顆流星卻已劃過我的天邊。 

我們雖曾互許終身在這寂寞荒涼的大度山的這紅塵!如今卻只徒留一個女孩妳的名字在我腦海忽隱忽現 。

我與妳的一切都只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在青春的路上!我雖然曾遇見有情人妳的身影在這裡出現,只是所謂真愛; 

徘徊在五里霧中的我!驀然再回首那條通往妳身邊我們互詡終身的路!如今卻已經被荒煙漫草蓋上...」

我們扣人心弦的愛情昨日夢已遠的癡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酬,而我當初渴望被妳了解的心情如今我是再也不想被人了解。 

妳恰是一首美麗淒涼的戀曲飄過我的年輕在寂寞荒涼的夜晚~而 這人生如今卻只徒留下憂鬱在我心中沉澱 。

1、紅塵歷劫歸來,喜怒哀樂能量轉化春夏秋冬

無年月日,幽冥,浩瀚如宇宙的繁星點點中,只見!迷霧盤旋如漩渦;而!由其中心點之處、上下!更放出巨大的能量。混沌初始、陰陽溶合,正氣!濁氣交纏,各種顏色的能量翻騰,看似!"形而上"的一個新世界!即將誕生;而!迷霧中的大度山,一片鴻濛,只見!由燭光釋放出黑色雲霧、與由"大度山之花"釋放的白色雲霧,彼此交纏溶合後!更旋轉如"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交合!又生六十四卦,六十四卦交合!又生四千零九十六卦....」由於,由燭光釋放的黑色雲霧,本身便帶有正氣與濁氣,只是!正氣少濁氣多,所以呈黑色;而!由"大度山之花"釋放的白色雲霧,亦同樣!帶有正氣與濁氣的兩股靈能,且與!黑色雲霧!正好互補。 太極一動,陰陽交合,乾坤旋轉,風生水起,風吹雲動:只見!兩個靈魂的正氣!濁氣、彼此交合之際,溶合!重組、與撞擊,而!迷霧中的大度山,鴻濛的迷霧,更又生成了無限的幻化。或許,這也!就跟!有形世界,男人的精子、與女人的卵子!結合的道理一樣,彼此!細胞內的基因,都帶有"生命成長藍圖"的DNA密碼 ;且彼此由殘缺!不斷的結合成完整,而!生命的演化!也由此而肇始。只不過,在幽冥的"形上時空",結合的是自己殘缺的靈魂,且其!更是!帶有整個宇宙成長過程的藍圖、與密碼。

迷霧中的大度山,且說,賈程泉的靈魂、與風華絕代的"大度山之花仙子"、溶為一體後;即使!隱於無形,而他!卻能感覺,何謂"上窮碧落!下黃泉"、"挾飛仙遨遊於天地"。迷霧鴻濛的大度山,天地!肇始,眼看,當"大度山之花仙子"化為天空浮雲、而!賈程泉!就化為千里曠野、彼此!千里相隨;當正氣升、濁氣沉,而!鴻濛始有天地,與日夜之分。而後,迷霧中的大度山,雲層上端!當"大度山之花仙子",將自己!又化為春風吹拂大地;而!春風所行之處,萬物化育、草木青翠,花團緊簇。然而,此時,賈程泉!卻又以自己的蒼桑,將自己化為凜冽的北風、狂掃蓊鬱的重巒疊翠;剎時,凜冽的北風所經之處,只見!肅殺之氣!讓草木枯黃、萬物又凋敝。如此!一來一往,一歲一枯榮,而!迷霧中的大度山,始有了春夏秋冬、四季的節氣。迷霧中的大度山,天空!在下雨了,因為!雲層上端"大度山之花仙子"正在哭泣;此時,賈程泉!又以自己的燭光、幻化成金黃色的陽光,照耀!大度山之花仙子、將其!風華絕代!微濕的臉龐愛撫。喜怒哀樂,七情六慾,因此!也溶入了迷霧中的大度山,形成濕暑寒燥熱五氣;而後,迷霧中!大地的萬物,生於四季!含蘊五氣,終於!也都有了情感,正所謂!天地皆有情,且都是有陰!即有陽。

「天下萬物!當然要,有陰!就有陽,有女就有男,讓他們!彼此吸引、彼此渴望;或許,如此!他們也才能喜怒哀樂、與七情六慾的快樂、痛苦中,讓心靈更快的學習、與成長。且豐富生命~」迷霧中的大度山,隱於無形的賈程泉,以自己痛苦的人生經驗,悟得!此道理。於是!在幽冥,在這屬於!他打造的世界,所有萬物的生命,他也打算!都只讓他們擁有一半的靈能,好讓!他們努力去追尋、屬於!自己的另一半。即使!每個人努力追尋,最後的結局未必美好,然而!擁有、與失落的過程,卻是!讓人!如此刻骨銘心。纏綿的思念!經痛苦的烈燄燒灼能成文學,而!冥頑如石頭的心靈!經時間的琢磨!更能變成如玉石一般晶瑩的藝術;若說!人的靈魂!就像,埋在地底成堆的木碳一樣,而!文學藝術,則是!一個人由其心靈淬煉、形成的鑽石。迷霧中的大度山,看似!東海大學的文學院,東廂房裡!只見賈程泉!伏案而睡,正做著夢;夢見!門外!花團緊簇、一片金黃色的光茫,而他正!開闢鴻濛、挾飛仙以遨遊於天地。或許!是夜裡吧,事實上!此時,文學院的庭院,東廂房的門外!依然淒涼、荒蕪;唯!圍牆邊的大度山之花,午夜!在朦朧的月光照耀下!又脫草木之胎,而化為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走進了東廂房。

賈程泉!在文學院的東廂房,伏案而睡,然而!睡夢中,他卻仍能感覺;似乎,有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從東廂房門外的一片金黃色光茫中向他走來。『學長~這個寒假!留在學校讀書,過得!充實嗎?我好想快點開學哦,再回到大度山,有那麼多學長姊照顧;猶其,是程泉學長...~』只覺!那風華絕代的女子,似乎!在幫自己蓋上外衣,且!賈程泉!依稀聽到、她在對他說話,而!聲音!如此耳熟能詳。此時,只見,東廂房的桌上放著一封信,而!或許,賈程泉!也只是在做夢吧;或許!是因為,賈程泉!看了這封信以後,即使!門外荒蕪、淒涼!而他的心中卻依然感覺暖暖的,所以!做了場美夢。只見,東廂房!桌上的這封信,似乎!正是,程泉!大三寒假那年,他的惠芬學妹,寫給他的信;而當時!程泉,還留在大度山!沒回家,寒假!就住在!大度山磐頂遊園路的象牙塔裡。

「學長:收信愉快。看你寫的信,我笑的都快肚子痛、拿給我妹看,我妹也說!學長!寫的信,真奇怪。國語、台語、英文、還有!用畫的"象形文字";一下子!正著寫,倒著寫,一下子!歪左邊、歪右邊,我看信!看的眼睛!好累、也都要笑歪了。寒假!我一直!都在家裡!也沒人找我,好無聊。學長!你一直都在學校嗎?!嗯~我也好想快點回學校哦,可惜!學校的女生宿舍,寒假!都沒開門,我也沒地方住,不然!我也好想回到學校去。另外,謝謝學長!幫我畫的那張素描,我一定會好好的!保存收藏著,這是!第一次!有人幫我畫素描耶,我真的!好喜歡;覺得!學長!好有才華,一定!花了你好多時間畫吧。等開學後!換我也來幫學長畫一張,只是!我沒學長的才華;倒是!要學長,教我怎麼畫。對了!學長!你是怎麼畫我的,靠記憶嗎?!還是相片,可是!我不記得!你有我的相片耶;連!我妹也說,你的素描!把我美化了呢,然後!我妹!還猜說!你是我的男朋友。我說不是,她不信;糟了耶~學長害我的身價、暴跌~。好想!快點開學哦,回到大度山。當大一的新鮮人真好,有那麼多學長、姊照顧。猶其!是程泉學長,好像!打從我進入東海大學的第一天,你就已經!在校門口樹下─"社工系"新生的服務攤位!等我了、好高興!真的。最後!祝學長!寒假!留在學校讀書,能過得充實。惠芬1989/01/xx」。

大度山磐頂遊園路的象牙塔裡,北風凜冽,只見!一陣風吹過,把惠芬的信,從桌上!吹到了地上;而!此時,只見!程泉!正躺在牆邊的單人床上,裹著棉被!睡覺。或許,是寒假!這幾天,程泉!看太多"禪學"的書了,使得!他的腦海!塞滿了,關於"頓悟",及光怪陸離的想法;加之!足不出戶,與世隔絕,所以!夢裡,盡是!"開闢鴻濛"、"挾飛仙以遨遊於天地"、"走進文學的殿堂"、"遇見風華絕代的女子",卻!更不知!今夕是何夕。

2、88寒假上坪頂探望社服石磊隊

1989年一月,程泉!大三的寒假,約已過了一星期。這天!一大早!天色尚矇矓,程泉!裹著棉被,還躺在床上睡覺;此時,大度山磐頂的透天厝,聽見!有個腳步聲,走上了!三樓,直到!程泉的房間。『喂~程泉。還在睡覺哦。起床了啦。不是說,今天!要去雲林的坪頂,探望!石磊隊嗎~』窗外陰寒,矇矓的天色!照進房間,此時,只見!身材粗壯,皮膚黝黑,前"社會服務隊"總隊器材長"張權",已來到程泉的房間;並在門口,喊著!程泉起床。『哦~六點多而已。這麼早!就要出發了哦。好冷,外面!風好像很大~』程泉,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看見了張權,又看了看手錶;只聽,張權!接著、說『六點多,那裡早啊。現在!出發,騎機車!到雲林的坪頂,大概!都中午了。而且!今天,我們還要再趕回來~』。『程泉,起床了啦。快點啦。外面那裡風大,是你的房間在山頂上,所以!聽起來!風聲才會很大啦;而且!今天,也不會很冷。大概!是你,成天都裹著棉被,才會!覺得!冷啦~』確實,只見!張權!總是精神抖擻,渾身是勁的樣子;一點!都不像程泉的精神萎靡、與一付怕冷的縮頭縮腦。而!既有了張權,這個"社會服務隊"的前總隊器材長、與康輔社的藍衣幹部的"精神講話";頓時,程泉!也士氣大振,趕緊!下床刷牙、洗了把臉。何況!這天,程泉,是要和張權! 一起長途拔涉、翻山越嶺!到雲林的坪頂;去探望,正在寒假出隊的社會服務隊石磊隊。

隆冬!晨曦的大度山,帶著寒意,薄霧中!人與人講話,嘴裡!呵出的氣!也都像白霧般。幾隻麻雀!縮著頭在電線桿上哆嗦著,一大早,"東海別墅"的路上!都還沒人;卻見!張權與程泉,已騎著機車!往台中港路,頂著寒風!直奔!向中央山脈的方向。只見!張權,身上穿著!"社會服務隊"的大黃色外套,野狼機車後座!還捆著兩箱的泡麵;而!程泉,則是!穿著一件,拉練可以拉到下巴、黑色的厚外套,騎著機車跟在張權後面。事實上,程泉!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張權!那麼不怕冷,因為!"社會服務隊"那件大黃色外套,寬寬鬆鬆的,且騎機車!根本擋不了風;不過,既然!看見張權,那麼"勇",一路!勇往直前,程泉!當然!咬著牙!也不好意思喊冷。橫過!清晨的台中市區,兩個人的機車,一路!從大里市!經霧峰開始進入山區;此時,程泉!只見!自己握著機車手把的手,在冷冽的風裡!手指都已凍成了絳紫色。只是!不知道,張權!為什麼!真的那麼"勇",盤旋在山間!一路!騎著野狼機車,始終!抬頭挺胸,以乘風破浪之姿!絲毫!無懼寒風;而!看見,張權!始終!在自己的前頭不斷奔馳,程泉!也只好咬牙苦撐,緊緊跟隨,繞過一座山後!又是一座山。

張權,是很勇的,這是!程泉!早就知道的。自大二下學期!加入"社會服務隊",程泉!便認識,當時!擔任社服隊總隊器材長的張權;而後,加入康輔社,程泉!也仍是跟著張權!做器材組的事。因此!程泉,對張權!總是默默做事,"剛毅木訥"的形象!也算頗深刻;而今,頂著寒風!繞著山路,程泉!更可說,認識了張權的不畏艱苦,勇往直前的個性。事實上,這個寒假,程泉!想到雲林的坪頂,探望石磊隊的出隊,只是!臨時起意。因為,昨天中午,久未出門的程泉,到學校的信箱間,去看看!惠芬!有沒有寫信給他。而!在信箱間,拿到惠芬的信後,欣喜之餘,程泉,順路!便想到康輔社址去看信;不料,當程泉!才走到"銘賢堂"石頭牆下方的康輔社址,便從窗外,看見!張權!在社址裡。『嘿~張權。寒假,你怎麼!還在學校?沒有回家~』寒假!冷清的校園,突然!遇熟人,程泉!一進門,便向張權問候;而!張權,在康輔社址,突然!看見程泉,當然!也是意外的驚喜。『嘿~程泉。你也還沒回家喔。太好了,我正愁著,明天!要去雲林坪頂探望石磊隊、沒人跟我去。原本!阿俊,約好!要跟我去的;只是!阿俊!臨時!又有事了,不能去。ㄟ!程泉,既然!你也還學校,那明天!乾脆!你跟我到雲林的坪頂,去探望石磊隊好了啦。順便!再帶兩箱泡麵,給他們!當糧食~』既然!張權,邀約!上雲林坪頂探望石磊隊;而!這個寒假,程泉!留在學校,除了冬眠!確實!也沒什麼事,於是!便答應了與張權,一起!上山探望石磊隊的出隊。

山脈!峰峰相連,重巒疊翠!雲霧繚繞的中央山脈,只見!兩輛機車!在山間盤旋;峰迴路轉!冷冽的寒風刺骨。山路邊的樹林,只見!由闊葉林!而針葉林,由雜樹林!而變成一根根直挺的杉木林;程泉!騎著機車,頂著!寒風,緊緊跟在張權之後,繞過一座山的山頂後!機車下山,接著!又朝向另一座更高的山。高山繚繞的雲霧!帶著水氣,迎面而來,拂過臉龐!穿入衣領,感覺!比平地還要更冷;除了!握著機車手把的兩手,凍的發紫外,繞著!山區的路,程泉!更不禁全身哆嗦。即使!上百公里的路,延途!千山萬壑、風景秀麗;然而,凍都凍斃了,除了!冷的感覺外!誰還會有心情,去欣賞這些風景。而!千山萬水跋涉,張權!一早約七點,從大度山出發,除了!機車加油外,幾乎!一路!就再沒停過;因為,這兩個人!打算,在中午以前,要趕到雲林的坪頂,跟石磊隊的大夥一起吃午餐。即使!他們也知道,"石磊隊"生活組的那些女生,煮的飯菜,根本!不是什麼山珍味,甚至!還會讓人有點難以下嚥;搞不好!還會中毒、拉肚子。不過!去跟石磊隊! 一起吃個午餐,卻是!張權和程泉,此行!主要的目地之一;因此,即使!風塵僕僕,兩人一路上!倒都是沒有喊苦。

和煦的冬陽!終於露出了臉,時間!將近十一點,正當!程泉!覺得眼前的山路、有點眼熟;而此時,張權!也放慢自己的機車,回頭對程泉、說『ㄟ~程泉。快到了!再忍耐一下,再爬上這座山頂,我們就到坪頂了~』。『哦~難怪。我覺得!路蠻眼熟的~』和煦的冬陽,照在山路旁的梯田,而!田裡!種的多是茶樹;而當!程泉,隨著!張權!彎延著山路而上,便覺!似曾相識。果然,機車!約再騎了一、二十分鐘的山路,程泉!便見到坪頂國小,大門口前的那棵大樹。『ya~終於!到坪頂國小了~』見到!坪頂國小熟悉的大門,程泉!忍不住!欣喜;而後,兩輛機車,便直接!騎進了國小,大門口的水泥板路。『ㄟ~大家!快來喔。是張權,還有!程泉,來看我們耶~』兩輛機車,才騎進校內,剛停下,而!正在廚房外煮大鍋飯的小婉兒;一看見!張權、和程泉!便欣喜的,立刻!放下手邊的事,直向!第一間教室的會議室,奔相走告。

『喂~張權,程泉。石磊隊的"雙犬",辛苦了,這麼冷,還跑那遠的路,來看我們~』圓滾滾的貢丸學姊,第一個走了出來,大喇喇的聲音!遠遠的便喊;隨後,大柱子!呂賢,十二期的隊長!忠義,徐文,小慧..,許多的老面孔,還有!幾個比較陌生的新隊員,陸續!也都從教室,向張權、與程泉!走了過來。和煦的冬陽,此時!彷彿!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茫、照耀坪頂國小,只見!張權與程泉,手裡!各抱著一箱泡麵;而!身穿"社會服務隊"大黃色外套的貢丸學姊,呂賢,忠義,徐文,小婉兒,小慧,此時!也都圍了過來,當然!不是衝著泡麵而來、除了!呂賢外。『啊~張權,程泉。人來了就好,幹嘛!還要買泡麵,這麼客氣。不用啦~不用啦;太見外了~』只見!呂賢嘴裡,這麼說!一走過來,卻迫不及怠,一付嘴饞的!就把整箱泡麵接了過去。接著,只聽!徐文、緩緩的!問『ㄟ~張權、程泉。今天!這麼冷,你們兩個跑來,那麼遠!不會冷嗎~』。『呵~還不會冷。我差點!就凍死在路上咧。不過,看程泉!那麼"勇",一路上!都沒說什麼;我也不好意思、說冷啊~』張權,笑說著;此時,程泉!才知道,原來!張權!也是怕冷的,反倒!是張權!直誇他"勇猛",全不怕冷。而!既是如此,程泉!也就順勢"打腫臉充胖子",裝著!自己很勇猛,果然!是不怕冷;只見!和煦的冬陽,照在坪頂國小,大家!圍著寒喧,金黃色的陽光下!一片歡笑、和樂融融。...X X X

※寒假探望石磊隊留影:1

3、89最後的聖誕夜

迷霧中的大度山,看似!東海大學文學院。幽暗的東廂房裡,賈程泉!伏案而睡。恍若!才夢見!自己,似乎!是在坪頂國小,探望!石磊隊寒假出隊;而金黃色的陽光照耀下,一群老朋友!充滿歡笑、和樂融融。只不過,東廂房裡!當!賈程泉,從夢中幽幽轉醒,才知道!那一切!原來都只不過是夢;而此時,東廂房!門外,文學院的庭院!依然是蒼桑、淒涼,更那裡有花團緊簇!草木蓊鬱。「似乎,剛剛!夢裡,蝴蝶雙雙飛舞;而我似乎也有聽到,惠芬!在我耳邊說話的聲音。都是夢嗎~」看著桌上!惠芬的素描,賈程泉,從地上!拾起那張剛剛被風吹落的,在那個寒假!惠芬寄給程泉的信;而!一想起惠芬,剎時!東廂房門外,似乎!又是凜冽的北風吹襲。因為,賈程泉!想起了─關於!程泉在大度山上,與惠芬!最後一次面對面的偶遇,而!那正是凜冽的北風吹襲,在程泉!大四!最後一次的聖誕夜、在參加聖誕舞會之後。...

「1989年12月x日大度山寄不出的信:惠芬:這是!我大學四年,最後一次的聖誕夜了,但今晚!我卻沒有舞伴。或許吧,歲月會提醒妳,曾經什麼時候怨我、恨我;那時空虛與蒼老、會給我的年輕下注腳─我將會得到報應、就如同妳所期許。今晚!我想了好久、都睡不著。這個軀體,這個心他太平凡了、不如我想像的理性;他太愚蠢、太固執了。聽到妳說"要讓我死了這條心"這句話,的確,那像一把刀刺在我的心上;可是卻又刺他不死。我也常告訴自己"看開點、放棄吧"。可是這顆心就是固執;他太愚蠢了,他已失去所有的支持,他為什麼卻還不死。這顆心的愚蠢!導至他的痛苦,這並無可厚非,因為他只是一顆世俗的心;他也許愛了他不該愛,這使他必須去接受他所必須接受的折磨,他活該、他該死。可是正如他只是一顆世俗的平凡的心,他並無大錯、他只是愛他所愛,做一顆愛妳的心。妳可以對他殘忍,因為他干擾了妳的生活,但我決定同情他,因為他畢竟是我這一輩子,認真愛過,所擁有的!一顆對妳的癡心。妳可以傷害他,但我要支持他、保護他;我也想要求妳,我們讓他慢慢的死亡好嗎?這顆心他愛妳、他想妳,他盼和妳見面、而我也往往忍不住的答應了他;可是卻往往也給妳我都帶來傷害。我想將來!在畢業後,這顆心就會因看不見妳、慢慢!窒息死亡的;而!在他短暫的生命裡,我只希望妳不要太殘忍的對待,這顆愛妳的心。相信我,我會慢慢讓他死心;而今晚!聖誕夜,在他的懷裡的妳,可會想我嗎?」

1989年十二月聖誕夜,凜冽北風吹襲的大度山。這是!程泉,大學四年,最後一次的聖誕舞會;然而!這晚,程泉!卻再沒有舞伴,或說!他是再不想找舞伴。聖誕夜!東海大學校園,女生宿舍,月光草坪!依然火樹銀花、車水馬龍!燈火燦爛,且情侶雙雙對對;然而,程泉! 到體育館參加聖誕舞會,一個人!卻意興闌珊,一點都提不起勁,心情!再不若!大一到大三的興奮。「惠芬,今晚!應該!也會和烏龜,來參加聖誕舞會吧~」舞曲鼓聲震動,燈光閃爍的體育館,程泉!在乾冰噴出的迷霧中,獨自!穿梭!在婆娑起舞的人群中!繞了又繞,希望!能看見惠芬的身影。只不過,體育館舞會的場地!人馬雜沓,且燈光!時而閃爍、時而幽暗、人影匆匆交錯;而程泉!在繞了幾圈後,也始終!看不見惠芬的身影。於是,心灰意冷之際,程泉!既不想找舞伴跳舞,便早早的!就離開了體育館、聖誕舞會的會場;在凜冽的北風中,獨自!到校門!騎了機車,便想!回到自己遊園路的住處。

程泉,騎著機車,在凜冽的北風中,經過!長長的紅磚圍牆,到了!東海別墅。只見!程泉,在一家!超商前把機車停下,因為!他覺得口渴,想買罐飲料。『ㄟ~泉大仔。你怎麼在這裡,沒去參加舞會、"把馬子"。哦~穿著這麼帥,應該!是現在就要"泡馬子"吧~』正當,程泉!在超商門邊的冰箱,拿了罐飲料!準備結帳;一個轉身間,卻看見!"學生自治會"的祕書長烏龜,正好!也在超商裡買東西,且一看見他!就主動打招呼。而!程泉,乍見!烏龜,於是!又左顧又盼了一下,果見!惠芬的身影,也正在!超商的走道上,正向烏龜走來。『哦~對啊。我正要去參加舞會~』看見!惠芬,剎時!程泉心中,有種!說不出的衝動與悸動,只是!心神不寧的!隨口回答烏龜;而,惠芬!應該!也看見了程泉,只是!假裝不認識,像是!陌生人。既是如此,程泉!也只能!假裝,不認識惠芬,兩人擦身而過,再也沒有回頭;而!臨離開超商前,程泉!卻仍聽見,身後的烏龜!正和惠芬!講話、嬉笑『惠芬。我們買這種,有草莓口味的保險套,好不好?妳不是最喜歡吃草莓了嗎。今晚!就餵妳!讓妳吃個夠~呵!呵~』。...X X X

4、身敗名裂、修得正果!回歸生命長河

迷霧中的大度山,看似!東海大學文學院。幽暗的東廂房裡,賈程泉!似乎!又睡著了;因為,此時!他的眼前,似乎!又看見了!那不斷旋轉的燭光。深夜蕩悠悠,賈程泉!起身,不知不覺!朝那不斷旋轉的燭光走去;然而,每當!賈程泉,走向前一步,似乎!那燭光!就退後一步,始終!保持在他眼前!卻到不了的前方。只見,賈程泉!一直跟著那燭光,直走到了!東廂房門外,在文學院!庭院的中央,剎時!那旋轉的燭光、彷彿通天貫地!竟變成無窮巨大。一片金黃色光茫照耀的庭院,賈程泉!只見眼前,老樹的枯葉在枝頭搖搖欲墜,而!落葉處又發出新芽。『落葉歸根,枯葉化為塵土,而後!樹木才能長出新葉,而!那片落葉總是在的;化為!塵土的養份後,它更能到達這棵樹的每片葉子。而我!若只是執著於這形體、堅持不肯腐爛;那我將!永遠都只是一片枯葉,生在荒蕪淒涼之地。生是如此,死亦如此~』望著!文學院!眼前的景象,且經過這段日子的孤寂,賈程泉!心中,已有所悟,並決定捨棄其形體。而!意念所及,只見!東廂房門外,賈程泉!如黑影一樣的形體,似乎!就像風過塵土一樣、紛紛的瓦解;且!散入了那!通天貫地旋轉的燭光裡。

「輪迴~原來!就是這麼簡單。我像大海裡的一滴水,後來!被蒸發到天空變成雲;之後,落下又變成雨。雨滴!滴落山上,流經城市、流經農村,看盡!繁華與落寞;之後!從排水溝流到小河,小河!流到大河,大河又流入了大海。於是,我終於!又回來了,回歸到!我的生命長河。或說,生命是棵樹,而我原本是一片樹葉,落到地上腐爛!化為塵土後;而我始終!總是在的。只是!此時,化為了塵土的我更獲得自由,從這棵樹裡面的通道,我更可以到達!每片樹葉。而,這棵樹的每片樹葉,都是生命不同的時空;也都是!我曾經輪迴過的時空~」形體!散於無形的賈程泉,已經在燭光裡,而同時!在燭光裡;頓時!他也明白了,許多!他生前想不到的,關於!生命輪迴的道理。迷霧中的大度山,看似!文學院的庭院,通天貫地的燭光旋轉,而!在燭光裡,有生命無限時空的連結;因為!這燭光,正是!賈程泉!靈魂的"靈原",且!每個人靈魂的靈原,都與其"母靈體"相連。而,這道裡,其實,就像!每個人身體裡的幾百億個細胞,在每個細胞內!都有相同的DNA密碼一樣;只見,賈程泉!在旋轉的燭光裡,意念所及,而他也立刻!到達了,他心所想要到達的時空。...

迷霧中的大度山,和煦的冬陽!散發金黃色的陽光!照進相思樹林、斜欹的相思樹影!如油畫般,青翠的草地如毯!織在黃土上的陽光、恍若!是仙境;而!在乾河溝"夢谷"的相思樹林內,更傳來陣陣女孩子,輕脆的笑聲。景物如畫!原以為它是靜止的,卻見!陣陣白煙飄出、且帶著!烤肉香;原來,這天,正是!程泉!大四,聖誕節過後!到期末之前,而!社工系學會!在夢谷,舉辦了一次!烤肉連誼活動。斜欹的相思樹影!如油畫中,踩著!如毯的草地,只見!程泉!穿過!樹與樹之間!一道道!金黃色的光茫,走進了夢谷。『啊~程泉學長,來了耶。你們看~』相思樹林間的夢谷,當程泉!一走進去,便聽見!有女孩,欣喜的高喊;而後,立刻!又聽見,另一邊!圍在一起烤肉的女孩,對程泉,喊『程泉學長,你遲到了。肚子餓了吧,快過來!我們這邊烤肉喔~』。『程泉學長,我們這裡!有烤好的肉。過來!我們這邊啦,立刻!就有的吃哦~』夢谷裡,圍坐在四、五處!炊煙旁的女孩,一見到!程泉,便熱情的邀請他、加入她們的烤肉。原本,程泉以為,自從與惠芬決裂後,自己在女生宿舍的傳聞!已身敗名裂,且惡名昭彰;然而,此時,程泉!才知道,社工系的眾女孩子們,原來!還是這麼的歡迎他。

『程泉~嗯,這塊肉!是我烤的哦,給你吃。趁熱快吃哦,我再去烤給你~』不止是學妹,歡迎程泉,包括!與程泉!已同班四年的女同學;似乎,對程泉!也比以往更熱情。只見,程泉!坐在樹下的椅子上,手裡!才接過女同學,拿給他的土司夾烤肉;立刻!卻有學妹,端來! 給程泉!一整盤的烤肉、說『程泉學長,吃我烤的肉啦。我的肉!比較好吃哦~』。或許,正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程泉!身敗名裂之前,似乎!從未受過女孩子,如此!熱情的招待;而當此,程泉的名聲,在女生宿舍裡,"淫賊"、"沒良心的男人"、"衣冠禽獸"、"東海之狼"、甚至"辣手摧花魔"之名遠播,卻似乎!讓眾女孩子們、更大獻殷勤。『程泉,我要跟你照一張相片~』才說,"夢谷"裡!眾女孩子們,都像!荳蔻年華純潔的仙女一樣,對程泉!委屈承歡;這不,只見!又有!程泉同班的女同學,拿了相機過來,要與程泉!照相。『等一下!等一下,我也要跟程泉學長照相啦~』夢谷的樹林裡,一個女同學!才靠坐在程泉的左邊;只見!又有女生跑過來,緊傍著!程泉,坐到右邊。而!"夢谷"裡,其他的女孩子,見狀,立刻!也下手邊的烤肉、像一群仙女!蜂擁而上!奔向程泉,充滿!歡笑的直喊『程泉學長,我也要跟你照相~』。『我也要~』『我也要~』畢竟!程泉,實在!"太壞了",惡名昭彰的傳聞,此時!似乎!讓!眾純潔的仙女們,情不自禁的!更躍躍欲試、且!愛不釋手。 豐姿綽約,婀娜窈窕,於是!在"夢谷"的樹蔭下,只見!程泉,被一群純潔的仙女們圍繞;和煦的金黃色陽光照耀處,滿谷歡笑!恍若在仙境。 『呵呵呵~哈哈哈~嘻嘻嘻~』聽,恍若在仙境的程泉,被眾千嬌百媚的仙女圍繞,笑得!多麼開心。....X X X

※夢谷烤肉留影:12

「追憶大度山逝水年華」故事,寫到這裡,程泉!充滿荒唐與悲劇的人生,出乎意料之外的,竟出現"大圓滿結局"。此時,"讀者"寫著!寫著,亦!百思不得其解。"壞人,為什麼!沒有下地獄,獲得!應有的懲罰?",或有人!認為,"讀者"包庇程泉;然而,目賭!現今社會,那些!身居要津,享盡榮華富貴,握有重權之人,那個!不是不擇手段!為惡之人,卻又有誰真的獲得懲罰。事已至此,不必!怨嗟,反正!只是故事嘛,網友瀏覽至此,不妨!泡杯咖啡、喝杯茶!放輕鬆一下;也讓,程泉!充滿悲劇、失敗的人生,在此!眾仙女圍繞的夢想中,稍獲喘息。因為,生命!既是在無止盡的延伸,誰知道!程泉的未來,又會發生什麼樣的淒慘事!好讓人大快人心。至於,"讀者"!根據"大度山日記"寫的荒唐故事,也就在此"大圓滿結局"中,暫擱筆。...

 

5、後記,"雲夢霧大度山幻境"展開新旅程

幽冥,浩瀚如宇宙的繁星點點中,只見!迷霧盤旋如漩渦;而!由其中心點之處、上下!更放出巨大的能量。滿天星海中,只見!有許多星光,此時!都向漩渦狀的迷霧、投射能量,彷彿!老朋友一樣!在向迷霧打招呼;而,迷霧!接收到這些能量後,迷霧中的大度山,景象!亦隨之幻化。「~卻說,女媧氏煉石補天之處,於"大荒山"無稽崖!煉成高十二丈,見方二十四丈的大頑石三萬六千五百靈一塊。而媧皇!單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補天,單剩一塊未用,棄於"青埂峰"下~」迷霧中,峰峰相連,此時!只見有座大山高聳入雲,約是!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的十幾倍高;而此即,"盤古"開天闢地後,傳說中,"女媧"煉石補天處的大荒山。

白雪覆頂,煙雲繚繞的大荒山,人跡罕至!除非是神仙、或意志!異常堅定之人!才能到達;而這天,才說!幾百年來,都沒人上過大荒山,卻見!山谷下的迷霧中,正有個人走上大荒山。只見,此人,身形瀟灑!丰神迴異,臉上!戴付圓框的眼鏡,斯文的外表!樣子!頗英俊;走到了!"大荒山"無稽崖的青埂峰下,路旁!見到有塊大石,上頭!字跡分明!編述歷歷。『呵~石頭兄。久仰了。你這石頭上雋的故事,我倒也看過。在世上!傳了幾百年,叫"紅樓夢"。而且!不瞞你說,你在"太虛幻境"靈河岸,日夜以甘露澆灌的"絳珠草";我自己!倒也了種了一株,就在山谷下!迷霧中的大度山、文學院的牆邊。且日前!還開了一朵花!嬌娜可愛~』原來,走上大荒山無稽崖,正對著大石頭!說話的人,此人!正是賈程泉。而,聽了!賈程泉!說的這段話後,只見!路旁的大石上,立刻!字跡分明的,浮現了!幾句話「久違了。現在!就稱你賈兄吧。恭喜你,亦從紅塵歷劫歸來。卻不知!你說的"迷霧中的大度山",有何風土景物,扣人心弦!或纏綿的故事;或者,閒來無事,我也去你"迷霧中的大度山"逛逛,增長見聞~」。

『哈!哈~"迷霧中的大度山",說穿了,不過了!就是個荒唐少年"程泉",以雜亂無章的大學生活,寫下的幾篇"大度山日記",與荒腔走板的詩歌而已。不過,雖說!年輕時!才疏學淺,不學無術;然而,到後來的人生,充滿!失敗、與落寞,這倒也 值得讓世人警惕。此時,我也正想學學你,找個人!來傳抄、傳抄,以勸世人!人生在世得"奉行正道"、以免!步上程泉的後塵~』大荒山的青埂峰,只見!賈程泉,與路旁的大石頭,似乎!相談甚歡。而經,賈程泉!略述,關於!迷霧中大度山的故事後;只見!大石頭上,又浮現出字句「賈兄。依你所言,程泉!在世之時,確實是不學無術,真真!"混世魔王"令人深惡痛絕。不過,後來,其在幽冥!所架構的形上世界,用心!倒也值得稱許。然而,在你所敘述的故事中,似乎!卻還留下許多令人不解~」。「譬如,之前,程泉!常在夢裡,夢見的賈路仁,後來!為何突然不見了。雖說!可能死了,埋在!東海大學的文學院;然而,後來,賈程泉!趁著月黑風高的夜晚,去刨開賈路仁的墓,卻又見墓裡!並沒有人;這是!其一令人不解。其二,則是,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的大地震,程泉!沒有逃出屋子,且被倒的東西壓住;然而,此後,卻再沒有交代,程泉!究竟,是生!是死。或者,是你的故事!尚為完成,所以!令人不解~」青埂峰!路旁的這顆大石頭,經紅樓夢!一場洗煉後,果然!是非凡之物;一言,便道中了 、賈程泉!所說的故事的盲點。只聽!賈程泉,哈哈大笑、回答『哈!哈~石頭兄。你果然!跟我就像是一個人一樣,什麼事都瞞不過你~』。

『原本,迷霧中大度山的故事,我已不想再寫了;不過,既被你指出了盲點,看來,我也非再有些交代不行。不過,此時,我正要!翻越過大荒山,到傳說!有神仙居住的姑藐射山看看。看能不能!找幾個仙女,勸她們!寬衣解帶,讓我畫幾張裸體素描。此事!甚重要,不能耽擱,所以,故事缺漏的部分;就等我!從姑藐射山,回來!再說吧~』賈程泉,雖然!不認為自己是程泉,然而!其靈魂深處,畢竟!卻還留有程泉,被!眾女生!稱為"淫賊"的成份;以致!在形上世界,骨子裡!似乎!仍賊性不改,卻不知!仙女們!願不願!讓他畫裸畫。倒是,路旁的大石頭聽了,似乎!竟大表讚同,浮現出了「:)」微笑的符號。接著,只見!大石頭上,又浮現了些!歪七扭八的句子,寫到「賈兄。當你行經到大荒山上的"太虛幻境",若經過靈河岸時,有看見!我的絳珠草妹妹;即是!現在,居住在上界!神仙之所的瀟湘仙子。煩請你,代我向她問好。還有!如果!可能,請你幫我,也帶幾張她的裸體素描來給我,以慰我!百年相思之苦。由於,絳珠草妹妹!至今依然恨我,至使我!百年求見無門;而今,若能得一張她的裸體素描,余心願亦足以~」。

大荒山!無稽崖的青埂峰,賈程泉,見到了大石頭上的微笑符號後,又看見!一段廢話!更沒想到!這石頭竟跟他也一樣的性子;只見!賈程泉,不禁!皺皺了眉頭,似乎!面露難色,便向!路旁的大石頭揮別。而後,剎那,化成了一陣風,向大荒山頂飄然而去,只拋下幾句!讓人丈八金鋼摸不著頭的話;大笑!說到『哈!哈!哈~生命長河裡!生命不斷在演化,從單細胞的生命個體,而發展成多細胞的生命個體;卻不知,靈魂亦是。常人!都只知道,自己!有單一靈魂;卻不知道,在更高層次的時空、生命都是以多靈魂!運作的。這就如同,單一細胞的細菌!心靈成長的速度,又怎!比得上!多細胞的人類一樣。石頭兄,待我!從姑藐射山回來,咱們再聊吧;至於!畫"瀟湘仙子"裸體素描的事,只要不被打死,我盡力而為就是~』。....待續「往日大度山情懷」......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