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十九章88東海社工迎新晚會

「黑夜的燭光映出的巨大陰影、那是你所面對真正的敵人!究竟是什麼困住了你讓你在這裡不快樂;

飛蛾~你為什麼總如此執拗的撞上窗且一撞再撞讓人感到失望、窗外那是你無法適應的世界。

我想飛~蛾有夢想!儘管天生註定我小小的翅膀不能飛、但是飛蛾撲火!至少這黑夜它將會因為我的奉獻而淒美 ~

無怨亦無悔的蛾想在火中狂舞、就讓這熾熱的夢想將我的生命完全燃燒成灰;

憧憬燦爛的光芒!狂熱在我的眼眸中燃燒、 無怨亦無悔~感覺我無怨亦悔。」

1、人之心靈發展的"第九階段"

不知年!不知月!不知日,程泉!在不知生死的幽冥。幽冥煙雲漫漫。「人生的八個成長階段,不可能!是突然!天上掉下來的,也並非!一蹴可幾。生物!從單細胞,演化成爬虫類,演化成哺乳類,而後!再演化成人類;生命經過億萬年演化,而後!才成長成為人類、與擁有今日的智慧。當然!人類今日的智慧,也絕不可能是!地球生命演化的終點;就如同!人生成長的八個階段、也不可能是人類心靈的盡頭。百萬年前的原始人,他們的心靈、也許只成長到,今日人類的第三、第四個階段的智慧層次;而!今日的人類,若能再經過百萬年演化,智慧又會成長到什麼樣的心靈層次。」程泉!幽暗中!以指為燭,寫著日記!回憶前世過往、與自己所經歷過的人生成長階段、心中若有所悟。黑暗中,裊裊的白煙飄過,那是程泉,生命的的脂膏然燒、所化成的雲煙;熹微的燭光!也不知在黑暗的幽冥、燃燒了多少時日,只見!原本!虛無、漆黑、空蕩的幽冥、此時!已煙霧迷漫。

「有形軀體的存在!終將化為塵土,美醜、財富、名利,而!生命存在的目地究竟為何?也許!在世間,人類的心靈、囿於!動物的軀體、及大腦思維能力的限制、以至!心靈、此一時期!也無法再發展到更高的層次。而!我現在已死、擺脫了!有形軀體的限制。雖然!生在世間,我的有形軀體!讓我忘了我的靈魂,但!現在的我、剩下的卻只有我的靈魂。我已不再是人類渴望!功成名就的財富權力,我也不再是動物的軀體、受制於原始慾望的需求;而!或許!也只有如此,我的靈魂!此時,也才能!進入我的生命、另一個階段繼續的成長。」黑暗中!飄過的霧氣,程泉!在熹微的燭光中,寫下!心中所悟。幽冥!霧氣越來越濃、燭光卻逐漸暗澹,而!日已繼夜的嘔心瀝血的燃燒,更讓程泉!覺得,自己越來越感虛弱;程泉!能感覺,自已的生命!所僅剩的一縷幽魂,此時!也彷彿!就像是風中之燭一樣,隨時!都會熄滅。

「我渺茫茫、茫渺渺的看不見路,黃泉路上行路難。我生在世間之時!我經歷、我成長,我走過了!人生的八個階段;而!我死後,心靈之路!又要帶我向何方~」黑暗中飄過的霧氣,程泉!在燭光下的日記、寫下自己對生命的迷惘。雖然!程泉,活在世上之時,也曾幻想,他生時!對生命的來去、不明白之事,死後!便自然會明白;然而!這種茍且的想法,就像!大多數人!也都認為,自己死了!只要!燒燒冥紙、做做法事、頌頌經、就會上天堂一樣。生命!畢竟,卻沒有不勞而獲的白吃午餐,程泉,是生時糊塗的人,死後也糊塗。

「鐵因火的淬煉而成鋼,從痛苦之中,更能讓人領悟;生命原本就必需經過地獄之火的淬煉,才能彰顯其更有價值。即使我不樂意這痛苦,但我已經在火燄中,也只有面對!這浴火才能重生的命運。生命的存在,有形的軀體終會化為塵土、而!無形的靈魂,是否!也終將煙消霧散;若是!如此,那就!再給我一點時間吧。讓我把我在大度山的故事寫下,讓我多少了解一下我經歷的人生;讓我知道!生命曾經存在的價值,讓我的生命即使消失、也不糊塗..」幽冥!飄過的霧氣,或許!是白霧越來越濃,程泉!在黑暗籠罩的唯一一點燭光中,似乎!越來越看不清楚自己;但!或許!應該說,是程泉!感覺自己在漸漸消失,僅存的靈魂!似乎!也即將、魂飛魄散。

「我蕩悠悠、悠蕩蕩的魂縈夢牽,油枯燈滅後!還會剩下什麼。」幽冥!煙霧漫漫,黑暗的虛空,事實上!程泉!已經消失不見,只是!他自己不知道;所以!迷霧漫漫的虛空之中,此時!雖已無人,卻仍見一支蠟燭,以及一支筆、在燭光中!不斷、寫著日記。只見!燭光下,迷霧中!那支沒有人拿的筆,在日記!寫下「人之心靈發展的第九階段─靈魂的覺醒。發展關鍵;有形與無形生命時空的跨越、連結古往今來的自我。此階段重要人物;自己面對自己、孤獨的冥想。順利發展後的概念;創造架構屬於自己內在輪迴的系統、以連結外在更大的生命系統..」。

程泉!根據,自己前世,心靈!所經歷的"人生八個階段"的成長,此時!若有所悟的;他在日記寫下了,心靈發展的第九階段。而!這心靈發展的第九階段,程泉!當然!也不是突發奇想、憑空寫下;或者!就算!這只是!憑空寫下的、對生命假設,此時!程泉!也正要親身去驗証,以邁向自己對!生命進一步的成長、與認識。幽冥!迷霧飄過的虛空,轉眼!竟人來人往!在一片草地翠綠的小山坡,而!山坡下!兩旁的綠樹間、更有一棟紅牆灰瓦的大建築;程泉!以為自己,正在!專心寫日記,猛的抬頭!這卻才發現,原來!自己!竟是在東海大學體育館、大門口前方的水泥台階下。

天色!略顯昏暗,此時!應是黃昏,程泉!只覺!意識有點矇矓,而當!他仰頭看,體育館大門口的水泥台階上方;只見!呂賢、他用兩手各拿著兩張、椅背!略已生繡的鐵摺疊椅,正從!體育館半掩的門裡走出來。『喂~程泉,椅子!要給老師坐的,這樣!夠不夠了啊。還要不要,再從體育館搬出來~』程泉!雖然!意識有點不清不楚,不過!聽到呂賢的問話,在程泉!心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因為!程泉!想不到,自己!在孤寂的幽冥,原本!以為這裡只有虛空,卻沒想到!自己竟還能在這裡、遇到前世的朋友。只是!程泉!即使充滿感動,心中卻仍狐疑的、想「這是!我在做夢嗎?為何!我眼前的景物,所見!總有點模糊;還有!周遭的畫面,為何更都像是、電影的螢幕拉長~」。

「對了!我不是在寫日記嗎?我的日記,好像!正是寫到大三,新生剛入學;而後!是社工系的迎新晚會。對了,這不正是社工系的迎新晚會,傍晚時分!大家!正在體育館前、努力的佈置場地嗎?」程泉!走上體育館的階梯,轉身見!果然、看見!林棟樑,帶領著!他"系學會活動股"的股員,正!上上下下、忙的不可開交;而!程泉!也應林棟樑、之前的請托,帶他"系學會服務股"的股員來幫忙、搬椅子,抬紅茶。幽冥!不再虛空,眼前熟悉的景物,程泉!意識矇矓中,彷彿!回到了大三那年、他在大度山...。X X X

「 1988年10月x日大度山日記:除非!親身去驗証,否則!所有的真理、都只是道聽塗說;因為!那都只是!一些空泛的語言、文字、飄蕩在外,並不真實屬於我的生命。我的這個身體、我的這個大腦思想,受生物性的遺傳;從小被環境影響到大,更有許多矛盾,有許多內在的衝突,常令我不知所措。我得!與自己的心靈溝通,和自己的靈魂越接近、對生命瞭解的事才會越多。只是!有形的肉體,如何!能與無形的思想,靈魂結合;而!達到人生的最高境界、"無入而不自得、與天地同遊"呢~」

2、社工系迎新晚會

1988年10月x日大度山日記: 社工系迎新晚會,今晚!真是狀況連連。先是!開幕的"火字"、燒斷了鐵絲掉到地上,差點燒了體育館;後又是!舞台燈光的電線走火,致使!晚會中斷。不過!這大多是,林棟樑!帶活動股的問題。而!我的服務股!還是,只是去幫忙搬椅子、抬茶水;真的很困擾,股員!都對我的抱怨連連。這個問題!我一定得解決才行..」

這天!傍晚時分,林棟樑!帶的他系學會的活動股、忙著!在校門口約農路下方的體育館、佈置這晚!迎新晚會的場地;而!程泉!也應林棟樑的要求,帶了服務股的呂賢、黃德!來幫忙、搬東西。體育館!是一棟兩層樓的建築,同樣!是紅牆、灰瓦,只不過!格局比東海大學、其他的建築物都還要大;由於!山坡地的關係,所以!體育館的階梯是直接通向二樓的大門口,一樓!反而像是地下室。不過!在體育館大門口前、階梯下的紅磚平台;這倒!常成學校、或各系所學生、辦大型晚會、常使用的場地。林棟樑!這晚,同樣!也是想用體育館前的這個紅磚平台當舞台,由於!社工系,學生人數!大約!有四、五百人,是個大系;所以!這晚的迎新晚會,林棟樑!當然!也想搞個大場面、好讓!今年社工系的新生、印象深刻。

首先,林棟樑!想在迎新晚會的開幕,轟轟烈烈的!弄個、用熊熊火燄燃燒「社工」兩個字的場面;所以!傍晚時分,幾個活動股的股員,由林棟樑!指導、正在體育館的台階上、用紗布捆綁鐵絲的方式,努力的在鐵絲上!纏繞出「社工」兩個字。只見!用白紗布!纏繞成的「社工」兩個字,每個字!長寬大約都有半張海報紙那麼大;而後林棟樑的想法,是想將這有「社工」兩個字的鐵絲網、掛半空之中當舞台背景。『ㄟ!忠義,你把那條鐵絲拉過去,綁在體育館台階旁的那一棵樹上;然後!我把鐵絲這一端、綁在這一邊這棵樹上。這樣!我們應該!就可以、把這"社工"這兩字拉起來、當舞台的背景了;然後!待會,晚會前!再倒上煤油、這樣!我們的迎新晚會、一定就可以搞得!轟轟烈烈。ya~』林棟樑!在體育館門口的台階上,指揮著!他的股員,努力的拉著鐵絲、去綁到!體育館台階兩旁的樹幹;一陣又拉又扯下,只見!那用紗布纏繞的「社工」兩個字,果然!就如同林棟樑預期的一樣、已騰空懸在體育館的台階上。

『ya~成功了。太順利了~』林棟樑!看著,高懸在體育館台階上的「社工」兩字,不禁!一陣志得意滿;而!完成了這項迎新晚會、最重要的場佈,時間!也已過了六點半,離七點的晚會、已剩不到半小時。體育館前,迎向約農的草地山坡、夜幕已低垂;而!此時,晚會舞台的燈光、音響!也都已經架設好、正在試音、試燈。由於!這次的社工迎新晚會,擺的是個大場面,所以!林棟樑!也並不是向社會服務隊,借用!那些陽春的舞台器材;而是!花了幾千塊錢、向逢甲大學附近、舞台器材的專業出租店、租用的。『ㄟ!泉仔,拜託你一下。待會!麻煩你當舞台的燈控、音控。現在!那個出租店的老闆、正在!試燈;然後!你過去、讓他教你!怎麼控制燈光、音響好了。沒辦法,經費不夠!所以!我們只租燈光,然後!要自己操控。』林棟樑!只租用了專業的舞台燈光、音響器材,卻沒!附帶專業的人操控;所以!林棟樑,臨時!請程泉,去學習!怎麼操控、這些!專業的燈光、音響器材。

程泉!之前,在"社會服務隊"之時,出隊!做的!便是器材組的工作,所以!對於!當舞台的燈控、音控!倒也有點概念。不過!"社會服務隊"的舞台器材,其實!也就!只是!三盞旋轉燈、二盞炬光燈、再加上!麥克風;而!所有燈光、音響的操控,也都只是在一小塊"配電盤"上、兩個按鈕而已。然而!這晚!"社工系"迎新晚會、只見!專業的舞台燈光、音響、擺滿兩張大桌子上、一整排的開關座!更都牽滿電線;而!看著!這滿桌子交錯的電線、複雜的開關,這更讓!程泉!剛走到體育館下、紅磚平台!舞台左側的燈控桌旁,心中!不禁!有點猶豫。不過!林棟樑、既委!程泉以重任,而!能在這次的迎新晚會中、擔任一個角色;事實上!程泉!也覺得、與有榮焉,所以!就算是!不會當燈控、模擬兩可!也要硬上。

『這~第一個是炬光燈的開關,第二個是魔鬼燈,第三個是旋轉燈的,第四個是spot-light燈的開關;另外這一個是麥克風的,這個是音箱的。這些開關!看起來很複雜、其實!很簡單啦,你只要操作這邊、這一排的開關就好了;然後!那張桌子上音響的分音盤、我都已經調整好了,你不要再去碰它。』程泉!在體育館下的舞台旁,聽著!那個出租燈光音響店的老闆、一個開關、一個開關的解說!怎麼操作這一舞台的燈光;而程泉,只見!這一桌子的電線插座、都是舊式的陶瓷插座,還有!每個燈光的電源座、也都是!得用手扳上扳下、很老舊的開關,有些!開關甚至!塑膠蓋子都掉了,露出保險絲。只聽!那老闆、又說『待會,反正!你就是扳動這些燈光的開關就好了,其他的!什麼東西你都不要動,這樣!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還有就是要小心一點,手不要碰到、這些!開關下面的金屬、不然!可能會觸電哦~』。程泉!在燈控台、聽了那老闆的解說後,自己!也試著!扳動開關、讓所有的燈光都運轉一次;而後!看一切運作、都沒什麼問題,那燈光器材出租店的老闆,也就開著車離開。此後,今晚!迎新晚會舞台的燈光、音響!也就是交給程泉,全權負責。

時間!已接近晚上七點,天已全黑,體育館前!人越來越多,當然!大多是!今年!社工系一年級的新生;剛吃完飯、帶著!興奮的心情,過來等待、屬於!他們的迎新晚會。此時,程泉!也把舞台的燈光、或是!讓它旋轉、或是!讓它閃爍,並且!再配上音響、播放的西洋熱門舞曲;頓時!整個體育館前五光十色,氣氛!更像是!要辦舞會一樣的熱鬧。晚上七點左右,只見!系主任、與系上的教授!也都來到現場、並在系學會會長小瑤的招呼下、陸續就座;此時!只見!林棟樑,拿著麥克風上舞台、並示意!程泉!把音樂、還有!燈光關掉,只留!一盞炬光燈照著舞台,因為!迎新晚會!已即將開始。

『ㄟ~各位師長,各位學長姊,各位學弟妹!大家好。我們的迎新晚會!即將開始,請大家!就坐。當然!要找個視野!最好的地方,不要!被別人的"屁股"擋住了、欣賞不到!我們今晚的晚會,卻只看到別人的"大屁股"。呵~開玩笑的。"說時遲!那時快",我們的迎新晚會!現在就開始,首先!我們請系主任、為我們的晚會、點燃"社工聖火"~』林棟樑!話說完,舞台燈光熄滅。接著!系主任、手拿著火把上場,在林棟樑的引導下,系主任!走到!舞台後方、上體育館的台階;而後!系主任!手中的火把、點燃了!懸掛在那裡、以鐵絲與紗布纏繞的「社工」兩個字。只見,鐵絲與紗布纏繞的「社工」兩個字、由於!之前已澆了煤油,所以!火把一點燃,瞬間!整個就燃燒;迎新晚會的開場,果然!氣勢不凡,只見!兩個火字的「社工」、剎那間!就照亮體育館前的黑夜。

『謝謝系主任!為我們點燃今晚的聖火;社工迎新晚會、晚會開始。首先!第一節目,這是!由我們"系學會活動股"、為大家帶來的開場舞~"青春不要留白"~』晚會!第一階段的主持人、是惠如、和忠義,在背後「社工」兩個火字的照耀下,宣佈了晚會開始;接著!音樂聲響起,舞台燈光閃爍,系學會的活動股!首先上台、跳起了開場舞,配合背景燃燒的火字,果然!轟轟烈烈。只不過!這美好的轟轟烈烈、畢竟!維持不了多久,約莫一兩分鐘、狀況就發生了。

「社工」燃燒的火字、火越燒越旺,而!林棟樑!之前!這方面的經驗、可能也不足,因此!!用來懸掛火字的鐵絲、也太細;只見!火越燒越旺、在開場舞中!燒著!燒著,兩個「社工」的火字、竟燒斷了鐵絲、瞬間!掉到地上,而火!卻還在體育館的台階上、熊熊的燃燒。『啊~糟了。』林棟樑!原本,站在!程泉旁邊的燈控台,一見到!火字掉到地上;只見!他飛也似的、衝過去,折了一根樹枝!就去打火。而此時!大家,看到「社工」的火字,從空中掉下來、一時!也都怔住;一陣驚呼中!雖然!舞台的開場舞、還在跳,不過!大家的注意力卻都集中到了,舞台後!體育館台階上、掉下來的火字。『快點,學弟啊~幫忙滅火~』張健!見狀,急忙也跑了過去,還邊招呼著!一旁的學弟幫忙。只見!晚會、前台在表演,後台!卻更精采,有人拿沙土、有人拿樹枝、張健!則拿棍子,拼命的打「社工」的火字;然而!這「社工」兩個字、是澆了煤油的,除了!把「社工」打的支離破碎外,火卻怎麼打、都打不熄。所幸,晚會主持人!忠義、急中生智!把掉下來的鐵絲,拉著一端,先把兩個燃燒的「社工」;從體育館的台階,拉到了體育館旁、圍牆邊的草地。

忠義!雖然,把燃燒的火字,從體育館的台階、拉到了體育館的圍牆旁邊,不過!問題!並沒解決,火還是在熊熊的燃燒;況且!體育館旁!有許多樹木,萬一!這火延燒到樹林,嚴重的話!更可能會把整棟體育館、都燒掉。『滅火器來了,滅火器來了~』林棟樑,手拿滅火器、從體育館裡!衝下階梯;而後!一陣滅火器、噴出的白霧迷漫,飄過舞台、恰似!用乾冰製造的開場舞效果。煙霧漫漫中,林棟樑!終於把「社工」火字的火、滅了;只不過!體育館的圍牆,也像是!被人拿油漆塗鴨一樣、留下!一段又一段滅火器噴霧的痕跡。

『啊~慘了。把體育館!弄成這樣,要是!被學校知道、是我們弄的。啊~泉仔、怎麼辦,慘~』林棟樑!滅了火火後,懊惱的、手拿滅火器!又站到了燈控台旁;而!看著體育館圍牆的慘狀,邊說著話,更不禁!邊搖頭嘆息。不過!驚魂一場後,迎新晚會!大家!也總算、把原來!看著!後台"表演滅火"的目光、又重新拉回到了舞台。『哦~虛驚一場喔。不過!各位師長不用擔心、學弟妹!也不用害怕,因為!我們的應變能力是很強的。所以!晚會繼續進行喔~』開場舞已跳完,而晚會節目主持人忠義、惠如!也再次上場;此時!舞台上只亮著一盞炬光燈。而趁此、不用其他燈光的空檔,在一旁當燈控的程泉,因!有感於!剛剛,跳開場舞時;既要用魔鬼燈閃爍、又要用旋轉spot-light燈,同時!得扳動兩個開關太麻煩。於是!程泉、自做主張的、想「乾脆~我把spot-light燈的插頭,拔過來!插在魔鬼燈這邊好了。應該!可以吧,反正!一個插座都有兩個插頭。這樣!我只要扳一個開關,就可以讓兩個燈都動了、比較方便~」。

『好!晚會、接下來!我們下一個節目,是由社工二B帶來的戲劇,大家!請掌聲鼓勵~』主持人!介紹完、迎新晚會的第二個節目後退場;程泉!也把舞台的燈光都熄滅。待!第二節目的表演者上場,此時!程泉!原本想讓魔鬼燈、先閃爍個幾下製造氣氛;不料!當程泉!一扳上魔鬼燈的開關,剎那!一陣輕微的爆裂聲、伴隨著!電線走火、與燒焦味、冒起的白煙,順著魔鬼燈的電線、直燒上舞台。『啊~電線怎麼會走火。怎麼會這樣~』舞台的燈都熄了,麥克風也沒了聲音,這下!程泉!也慌了;而!一旁的林棟樑!也不明究理,立刻!又是!忙著!衝上舞台,又試麥克風的、又檢查燈光的,場面!又是一場亂。『泉仔~怎麼會這樣。有沒有辦法、快點弄好~』林棟樑!面對,這晚的迎新晚會,一下子!又是火燒體育館,一下子!又是舞台電線走火、東奔西跑!早已嚇的、累的!滿頭大汗。何況!舞台的燈光、音響,要是!真都故障的話,那這晚的迎新晚會鐵定就毀了、屆時!林棟樑的一世英名,也恐將毀於一旦。所幸,程泉!臨機應變,趕緊把魔鬼燈、燒掉的插頭拔掉,而後!再重新開音響、開燈;果然!舞台的燈再度亮起、麥克風!又再度有聲音。這下!程泉!才總算放一顆心,不過!因自己的忙中有錯,差點!就讓迎新晚會、開了天窗的危機;卻也讓程泉!戰戰兢兢的、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晚的社工迎新晚會,一開始!雖然!就狀況頻傳,不過!還好!電線走火後,除了!魔鬼燈不能用外,其他的燈!倒也都沒問題;接下來的節目,也都一路順暢的進行,可謂!熱鬧中、憑添緊張、刺激,雖然!敗部負活!卻也算賓主盡歡。尤其!這晚、迎新晚會的負責人!林棟樑、還有主持人!忠義,處變不驚,更以幽默的言語、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舞台狀況;這不但!為他們贏得了掌聲,從此!林棟樑、與忠義!更在今年大一新生的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甚至!奉為崇拜的偶像,這!也不可謂!不是因禍得福。而當!林棟樑!在台上,忙的不可開交之時,此時!李玫玲!也如同大一的新生、正在台下!心中充滿驕傲的、看著他傑出的表現;畢竟!在李玫玲的心中,自從!這學期的開始,林棟樑!和她之間的關係、就已經!不再只是!同班的同學而已。

3、林棟樑權力的催情劑

李玫玲,自從默許了!林棟樑的追求以來,這學期!兩人便常出雙入對。尤其!在各種的重要場合,林棟樑!更是必定會帶著李玫玲一起出現,好讓!李玫玲!分享他的榮耀;何況!林棟樑的越野機車,在校園裡!是有通行証的特權,所以!不管!去那裡,李玫玲!也樂於搭他的機車、讓林棟樑!到女生宿舍專車接送。林棟樑的特權、這讓李玫玲!覺得!自己跟林棟樑在一起,似乎!身份也變得不一樣了;除了!在校園裡、可以搭著機車呼嘯的特權外,似乎!李玫玲的生活圈、人際關係!更因林棟樑、而隨之擴大。譬如!林棟樑,這學期以來!在學校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學生自治會"的辦公室;而!學生自治會的辦公室、地點!就與女生宿舍大門口,只相隔一個銘賢堂、康輔社社址樓上。所以!林棟樑,不管!有事、沒事的,也總常到女生宿舍,去找李玫玲!然後!帶她到"學生自治會"的辦公室,來與!學生會裡的這些大人物、一起聊天;此後!李玫玲!所交際的人物,再也不是!班上、或寢室裡!那些默默無聞的女生,而是!由全校學生選出來的、學生自治會會長、副會長,祕書長及學生會各部的部長。

權力,原本!就是男人對女人最好的催情劑,而!李玫玲、系花的外貌!當然!在學生會,各位"政客型學生"的加持下,也立刻,升格成校花、身份更不可同日而語。所謂!"妻以夫貴"、自古皆然!不管!在封建社會,或是!在民主時代都一樣;而!李玫玲!這段日子、與林棟樑!出雙入對、擁有這些!好處後,自然而然!一顆心!當然也對林棟樑!越來越依賴。只不過!"英雄美人"的關係,原本!就是一種權力與美色的交換;即使!在單純的校園裡,這更是!男女學生在踏入社會以前、所必須!學習的重點。

林棟樑,這學期!開學一個多月以來,究竟!他和李玫玲,權力和美色!已交換到什麼程度,外人!當然不可得而知;不過!從林棟樑,平常!大而化之的一些言行舉止中,似乎!也能略虧見端倪。譬如,!迎新晚會、這天的上午,當林棟樑!在法學院的教室、上課時;似乎!林棟樑、就有點刻意,想要!彰顯他和李玫玲之間、不為人知道的關係...。X X X

話說!這天上午,當林棟樑!在法學院的教室上課。如同!以往,林棟樑!由於!忙社團、忙系上活動的事,因此!時常!他都會在上課時打瞌睡;所以!林棟樑!上課時,他也總是選擇坐在教室、最後排的座位。而!課堂上,這最後一排的位置,似乎!從大一到大三,坐的!也都是同樣這幾個人;包括!張健、包括!程泉..等,一干!混日子,不用功唸書的學生。奇怪的是,林棟樑!這天!上午、上課!竟然不打瞌睡,而是!手裡拿著一本書在看;顯然!那並不是上課的教科書,從林棟樑!看得如此認真的表情、也就知道。正當!程泉,坐在課堂上!百般無聊之時,此時!只見!坐在他旁邊的林棟樑,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後!林棟樑、又神情詭異的,也拍了拍、坐在他前面座位、張健的肩膀。待!張健,轉過頭,只見!林棟樑,就翻開他手中那本書,一頁銅板紙印刷的彩色圖片;而後!一臉笑的很詭譎的,指著圖片,給張健、和程泉看。 林棟樑!低沉的聲音,以手半遮著嘴,在課堂上!最後面的位置、悄悄的問『ㄟ!張健、泉仔,你們看這張圖片是什麼? 嘻~』。

程泉!看了林棟樑,手中的圖片,第一印象的直覺,嚇了一跳;不過!當他再仔細看一下,就明白了,那應是一張!水蜜桃切半的剖面圖。只是!那張水蜜桃切半的剖面圖,因為!林棟樑!用兩手的手掌、把它的周邊都遮住,只露出中間緋紅色的果核、包圍在潔白的果肉間;所以!乍看之下,每個人第一印象的直覺,大概!都會認為,那是一幅"女性生殖器"的外觀。只見,張健!看了林棟樑,手中的圖片後、笑的合不攏嘴,一把就搶過那本書;而後!他才知道,原來!那只是一張、水蜜桃切半的剖面圖,不禁!又有點大失所望。『嘻~程泉,林棟樑!他騙人的拉。這只是!一張水蜜桃切半的圖而已啦~』張健!小聲說著,就把那本書!遞給程泉看。程泉!接過書,看了一下!那張!像是女性生殖器官的水蜜桃剖面圖;而後!再看書的封面,程泉,才知道!原來!這是本、談男女兩性的書,也難怪!會用那麼曖昧的圖片。

程泉!看過了、書的圖片後,就把書!再還給林棟樑。而後!只見,林棟樑!接過了那本書,還是!又翻開、那張水蜜桃緋紅的果核、夾在白色的果肉間、看是!女性生殖器官的圖片。『ㄟ!張健,這個水蜜桃、看起來!很好吃耶~』林棟樑!在課堂上,悄悄的!對張健說著,手捧那本書貼近嘴唇,一臉猥褻的!就伸出舌頭;狀似,在親吻女性的生殖器官般的,假裝!舔著那水蜜桃緋紅的果核。『喂~程泉!你看,林棟樑!他在對水蜜桃、做什麼~嘻~』張健!看著,林棟樑!那一臉對水蜜桃"女性生殖器官"、猥褻的舌吻,笑的合不攏嘴;何況!這"水蜜桃",其實!就是林棟樑,對李玫玲的暱稱,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張健!更顯興奮。不過!程泉!看了,只是!尷尬的笑了笑,並未多加理會。

林棟樑,原本!就是個!粗線條,言行舉止!有點低俗的幽默,且充滿世俗社會化的人;所以!林棟樑!有這樣的行為,程泉!也見怪不怪。而!類似!這種,拿"性"開玩笑的行為,其實!在"國中生"的階段,大家!也都屢見不鮮,只不過!以大學生來說,程泉!仍覺得;林棟樑!以這種親吻"女性生殖器官"的動作、在課堂上!開玩笑,似乎!對李玫玲、有點不尊重。不過!卻見!張健,和林棟樑!兩個人在課堂上,依然!交頭接耳的,看著那張圖片"研究"、似乎!樂不可支。X X X

社工系的迎新晚會,體育館前!已曲終人散;階梯下!紅磚平台的舞台、燈光!音響也都已收拾乾淨。夜已深,程泉!獨自在體育館的台階上、點了根煙;漫漫的煙霧中,程泉!只覺得,眼前的一切!越來越模糊,而後!畫面似乎!又像電影的螢幕拉長、彷彿!剛剛的一切,都只是幻覺。程泉的心中,感覺!有點莫名的悲傷、卻又不知!自己為什麼悲傷;或許!那是種空虛惆悵,然而!程泉!卻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惆悵、空虛。這晚!社工系的迎新晚會,只是!個開始,今年的大一新生,才剛入學;接下來!大約一個月,彷彿!就像熱鬧的節慶般,學校裡的各系所,會有辦不完的迎新活動。或晚會、或舞會、或露迎,或包水餃的餐會,此外!還有!新生、與學長姊間的各種連誼活動;如此!熱鬧的校園,生活如此多彩多姿,然而!程泉!不知為什麼,自己!卻仍會感覺惆悵、害怕空虛。或許!程泉!是害怕,這一切!就如煙霧般,隨時會煙消霧散;或許!程泉害怕,在一覺醒來,他就會發現,所有的一切!已經都不見。

程泉!獨自在體育館前的台階,看著!眼前的體育館的畫面,似乎!像電影螢幕拉長,而後!一切竟漸漸模糊;漸漸的,體育館的台階與一切竟都消失,在程泉眼前!化成白霧茫茫的雲煙。是的,程泉!害怕的事,不必等到他一覺醒來;此時!程泉,活生生的!就看見!自己,如同消逝的歲月、在幽冥的漫漫煙霧中。

4、"中正紀念堂"社團迎新晚會

不知年不知月不知日,程泉!在不知生死的幽冥。幽冥!煙霧漫漫、飄過漆黑的虛空、只見!一支蠟燭在燃燒;另外燭光下的幽微,只見!一支筆,竟懸空!在寫日記。程泉!不知道,自己的形體,日以繼夜!焚膏繼晷、在那根蠟燭!的燃燒下;有形!早已!完全燃燒殆盡、生命!已化成了雲煙、飄散在幽冥!無止盡的虛空之中。程泉!更不知道,這幽冥!漫漫的煙霧,每一個分子,都是由他的心血、脂膏燃燒而成。程泉不知道,這幽冥!飄散在虛空中的這團迷霧,其實!就是他自己的生命、所化;而!這漫漫煙霧的每一個分子,也都帶有程泉,生命的意識。換句話說,也就是!程泉的意識、思想所及;飄散!在幽冥中的這團迷霧,它也就會隨著!程泉的思想、而幻化,且迷霧不斷在擴散。

程泉,以為他還在寫日記。幽微的燭光下,日記!寫完了"社工系的迎新晚會",接著!翻過了一頁;只見!在日記中,程泉!繼續寫的是、"中正紀念堂"的社團迎新晚會。幽冥!迷霧繚繞,轉眼!繚繞的迷霧中,出現一棟氣勢宏偉、琉璃瓦、大理石柱的高大建築物;而!當程泉!抬頭依稀更可見,迷霧中!那棟建築物門口、上方的大理石牆上,就寫著"中正紀念堂"。「今晚,中正紀念堂的社團迎新晚會,康輔社!有兩個節目。一個節目!是志傑、和阿俊!上台表演相聲;另一個節目,則是!社服隊、和康輔社本部的四、五十人,身穿紅衣!一起上台跳"烈火青春"。...」只見!燭光下,當日記中的筆跡、寫下!這段文字;而!迷霧中,程泉!發現自己,也正!身穿康輔社的紅衣、帶著!有點驕傲、又緊張的心情,跟隨著!絡繹不絕的人潮,走進了中正紀念堂。

『大江東去浪淘盡,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陰風怒號、濁浪排空、牆傾戟摧,談笑間、強虜灰飛湮滅~』中正紀念堂的大舞台,程泉!看見!志傑,在一陣!氣勢磅礡的音樂聲中,口中!以"台語"朗頌著赤壁賦,從舞台右邊的垂幕中,走到舞台中央;且!一手搖著扇子,一手!還甩著!打蚊子的"拂塵",一付諸葛亮!羽扇綸斤的模樣。而後!程泉!又看見,當志傑的話!剛畢,舞台的左邊、又傳出一個尖銳的聲音,接著!走出個子較矮小的男生;此人!正是阿俊。『馬有千里之行,沒人不能自往;人有縱天之志,沒運不能自通。閹雞翅大!飛不如鳥,蜈蚣百足!行不如蛇;時也,運也,命也,非我之不能也~』只見!阿俊!手裡,搖著!摺扇,邊走到舞台中央,嘴裡!也邊用台語朗頌著;而!在中正紀念堂大舞台上的這一幕,這!正是!志傑、和阿俊!兩個人相聲的開場。

志傑、和阿俊的相聲,是他們兩個人,自從!大一加入社會服務隊,在石磊隊! 一期又一期的出隊中、彼此!鬥嘴!磨練出來的;只見!志傑、阿俊!妙語如珠、花招不斷,逗得!中正紀念堂!坐無虛席、滿滿五千多個座位,一陣陣的哄堂大笑,幾乎!都要把屋頂笑掀了。而!此時!程泉,在玲玉的招呼下,還來不及!看完志傑!阿俊的表演,便和四、五十個身穿康輔社紅衣的人;一起!懷著緊張、興奮的心情 ,走到了中正紀念堂舞台的後台,準備!大家!就快要上台、跳"烈火青春"。

「沸騰的夜在跳動,跟著搖滾的節奏;敲打的歲月在你和我,嘹亮的歌聲在風中。用感覺擦亮你我期待的臉龐,用心靈溫暖黑夜孤獨的淚光。

─讓青春烈火燃燒永恆,讓生命閃電劃過天邊,用所熱情喚回世界,讓年輕的夢沒有終點。」

「這一刻我要遠走,愛是我唯一所有;外面的世界如此遼闊,年輕的我不再回頭。用感覺擦亮你我期待的臉龐,用心靈溫暖黑夜孤獨的淚光。

─讓青春烈火燃燒永恆,讓生命閃電劃過天邊,向浩瀚星空許下諾言,讓年輕的心永不改變。」

程泉,身穿著!康輔社的紅衣,這是!程泉!第一次、踏上!中正紀念堂的大舞台。跟隨著!"烈火青春"的搖滾節奏、及閃爍的五顏六色燈光;程泉!在舞台上,如同其他!康輔社的夥伴,一起賣力的演出。畢竟!這是一個有五千人觀眾的大舞台、起初!程泉,在後台準備出場時,還覺得!手腳微微的顫抖;不過!當大家!一起都上舞台,大紅色的布幕拉開,音樂響起、看著燈光閃爍,程泉!就只覺得,眼前!一陣目眩神迷,心中!也不再緊張。「管他的,這麼多人一起跳舞,就算!我跳錯了;只要!不太離譜,應該!別人也不會發現。何況!台下的觀眾、我也什麼都看不見~」舞台下!程泉!只覺一片黑壓壓的、人頭鑽動!看不清楚臉龐。而!舞台上!燈光目眩、搖滾音樂震耳,似乎!在這種氣氛中,程泉!對緊張也麻木了,只感覺到!跟大家在舞台上、盡情跳舞的興奮;汗水淋漓,紅衣!在閃爍的燈光中,大家的動作整齊,程泉!在舞台上!首次!感受到,自己彷彿!已成為康輔社一員幹部的驕傲。

康輔社的紅衣幹部,事實上!程泉,兩天前!也已在信箱裡、收到了!參與"康輔社生活營"籌備會的通知;而!程泉!也知道,只要!他參與!這次!"康輔社生活營"的籌備與出隊,而後!他就能正式的、穿上康輔社!屬於自己的紅衣,並成為康輔社的預備幹部。程泉!即使!功課壓力很重,因為!大一、大二!他被當掉的學分很多,所以!大三!他必須重修很多學分;不過!程泉!還是決定,他一定會排除萬難去、參與!康輔社生活營的籌備與出隊。因為!成為康輔社的幹部,此時!已成程泉!上大學以來、心中!最大的目標。中正紀念堂的大舞台,"烈火青春"搖滾的音樂依然,程泉!與大家穿著康輔紅衣,汗水淋漓!盡情的演出;而!五顏六色閃爍的燈光,在一陣乾冰噴進的白霧裡,剎那!也成了五顏六色的迷霧。

程泉,陶醉!在五顏六色的迷霧中,汗水淋漓!盡情的跳著舞,轉眼間!卻不知,身邊的人早已都不見。幽冥!煙霧漫漫,五顏六色的迷霧中,程泉!忘了自己身已死,何況!他還想去參與、"康輔社生活營"的籌備與出隊;因為!程泉!也想成為,康輔社的紅衣幹部...。

※烈火青春mp3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