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四十一章88社工系鐵砧山迎新露營(上)

「妳是我感情的原點,滄海已桑田!在愛情幻滅的地方、我回想從前!光是在這裡暗戀妳,我就花了兩年時間;

年輕時住進了我心中的女神, 從開始到結束!歲月即使已將我從妳的身邊離心拋遠,但這紅塵!我卻再逃不出妳的感情畫給我的圓。

荒煙漫草即使已蓋上我的許多憂許多愁的原點, 無論離開妳多遠!我掙脫不了卻是妳的感情牢牢綁住我的線;

妳在圓心牽引著我的心弦、 周而復始!我的思念始終繞著妳的軌道一圈圈盤旋,因為妳是我感情的原點。」

1、大度山到鐵砧山!大地追蹤

1988年十月,星期六下午,社工系鐵砧山迎新露營,即將出發。秋高氣爽的陽光草坪、散發著!剛修剪過的草香,路思義教堂!泛著光的琉璃瓦、斜牆在陽光下閃耀;此時!林棟樑,已把社工系!今年入學的一百多個新生,集合在陽光草坪下方的樹蔭下、講解這次!迎新露營的注意事項。程泉!背著登山背包,站在第一小隊的前面,因為!他是第一小隊的小隊輔,而!站在程泉的後面,是一個笑的、一臉很燦爛的學妹;那正是!林棟樑!專門為程泉!安排的,今年!大一新生中,最漂亮的惠芬學妹。『ㄟ~這次!迎新露營,我們總共有十個小隊,所以!那大概!需要兩輛遊覽車。喂~忠義!我們的遊覽車呢,怎麼!還沒來~』陽光草坪上,林棟樑!大手大腳的!站在隊伍前方,誇張的一言一行,總逗得!一百多個社工系的新生、不時!哈哈大笑;而後!只見!站在一旁的忠義,笑著!回答『報告學長~我們忘記租遊覽車了耶,怎麼辦?』。『啊~什麼!忘記租遊覽車。啊~抱歉!各位學弟妹,我~我!對不起你們。由於!系學會活動股、忘記租遊覽車,所以!我們今年的迎新露迎,決定取消。解散~各位學弟妹!背著你們的背包,回寢室!去睡覺吧、嗚~』待!林棟樑,此話才說完;只聽!陽光草坪!這一百多個,剛從高中上大學、單純的社工系新生,立刻!長噓短嘆、此起彼落的『啊~怎麼這樣~』『學長!一定是騙人的啦~』。而後!林棟樑,見了!每個學弟妹都哭喪著臉,他才又笑著、接話!說『 呵~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其實!我們這次!是要以大地追蹤、小隊競賽的方式,讓各小隊!自己想辦法,從學校!搭車到鐵砧山去。啊~當然!你們如果想要用走路去,也可以啦;不過!等你們走路到鐵砧山,迎新露營!可能早已結束、大家!都又回學校上課了。呵~』。由於!大甲鎮的鐵砧山、和大度山!距離並不遠,若是!租遊覽車、恐怕!不划算;所以!林棟樑!這次!營新露迎,打算!就讓各小隊,以遊戲競賽的方式、各自搭車到鐵砧山。

『ㄟ~現在,忠義!他會發給每個小隊、一個裝著"指示信"的信封袋;然後!大家!必須,按照!指示信的指示、搭車到鐵砧山。還有!大家!也必須完成指示信內、要大家完成的工作;譬如!填寫上、你們是在那裡!搭什麼樣的公車?還是說!鐵砧山的"鄭成功水井"、旁邊有幾個水桶等。當然!這是一個小隊競賽的遊戲,我們要看那一個!能先完成指示信的內容;還有!那個小隊!先到達鐵砧山、我們的露迎地。所以!大家!加油了。各小隊,現在!就可以!各自出發~』週末下午的陽光草坪,林棟樑!一聲令下,各小隊的大一新生、便在小隊輔帶領下,各自出發;或是!帶著新鮮興奮的情,圍在一起,吱吱喳喳的、研究著!關於"指示信"的內容。此時!程泉!也已帶著第一小隊,延著!文理大道而上;一路!程泉,並與小隊裡的九個大一學妹、還有!一個學弟,七嘴八舌的!討論著!"指示信"的內容。『學長~我們的指示信,第一道問題是!要數數看;中正紀念堂旁的籃球場,有幾個籃球架耶;所以!我們得先走到中正紀念堂那裡、才行哦~』惠芬!被推選為第一小隊的小隊長,手裡!拿著指示信,始終!跟在程泉的身旁。而!程泉的心裡,對於!參加這次的迎新露營,可說,更比!這些!大一的新生都興奮,主要的原因,當然!是因為;程泉!將能在這次,鐵砧山的迎新露營,與惠芬!這個大一最漂亮的學妹、如影隨形的!相處兩天一夜。

程泉!只見!惠芬學妹,今天!把她的長髮,打成一條大辮子,垂在右肩上,模樣!甚是可人;尤其!每當!惠芬學妹,輕脆的聲音、在程泉的耳邊響起,程泉!總不由自主的,就會感到!一陣心情悸動。『學長~我覺得!你們講話都好好笑哦。像!林棟樑學長啊、像忠義學長啊,每次!我聽你們講話,笑的!肚子都痛了。嘻~我覺得,你們真的!都好棒哦~』惠芬!顯然,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女孩,一路!走在文理大道!兩旁垂榕合圍的樹蔭下;只見!她嫩白的臉上、始終!蕩漾著大一女生!清純笑容。而!惠芬!提起的,她覺得!程泉!說話"好好笑";程泉!心想,惠芬所指的,應該!就是!"新生註冊日",那天!程泉!在惠芬他們班上,為他們!選班級幹部的事。此時!程泉!聽著,惠芬!把自己的名字與林棟樑,與忠義!相提並論,不禁!也感到!有點驕傲;畢竟!林棟樑、與忠義!都是社工系裡,公認的幹材與風雲人物。而!在惠芬的心裡,自己!也能有如此地位,程泉!不禁!感到一顆心都想飛揚;當然!也就更盡其所能的、在惠芬面前表現幽默。

『好了,籃球架!數好了,指示信!第一個問題、完成了。再來!我們就!直接到東海別墅、中港路的對面,坐公車到鐵砧山。應該!可以坐"台汽公車"、或"巨業公車";經過沙鹿鎮、清水鎮,到大甲鎮的總站。我們再轉車!到鐵砧山、就可以了~』程泉!說著,帶著!一行大一的新生,穿過中正紀念堂旁的籃球場;走出了!東海大學、紅磚圍牆的旋轉門,接著!又延著!紅圍牆、往上坡走了一、二百公尺,才到了東海別墅口。大甲鎮的鐵砧山,在台中縣的海線,清水鎮再過去,而!程泉的家,住在清水鎮;所以!程泉!對於如何在東海大學的中港路邊搭、從台中市發車,要到台中縣海線的公車,可說!是識途老馬。待!一行人!穿過了東海別墅、橫過中港路的天橋,而!在天橋下,就有一支公車站牌;此時!只見,惠芬又高興的像個小女孩的、對程泉、說『學長~我們是第一名耶,都還沒有人來等車。幸好!學長知道路,不然!我們都要變無頭蒼蠅了,不知道!怎麼搭車到鐵砧山~』。

惠芬說話的聲音、似乎!總帶點稚氣,像是!笛聲穿過薄薄的竹膜、發出的頻率;這!讓程泉!聽在耳裡,更覺得!句句扣人心弦。『公車來了,"台中大甲"。我們可以!坐這輛~』一行人!在天橋下,約莫等了五分鐘,正巧一班"巨業公車"經過,而!程泉!看見公車窗前的牌子、寫的是「台中到大甲」、便招手!讓公車停下。待!大家!都上了公車,當公車關了車門,發動沉重的引擎聲!正要上坡;此時!天橋上卻見、又跑下一群人,迎著公車!又是揮手、又是喊叫的,似乎!也想搭上!至班車。『啊~學長!那是第二小隊耶,他們也趕來了~』幾個學妹,七嘴八舌的話才說完,公車車門一開;只見!第二小隊的十幾人,神色!一付"幸好!趕上了"的衝上車。而!他們的小隊輔,正是!也是系學會幹部、大二的曉君。

『程泉學長,你們搭的這班車、不會!錯吧。我們不知道!怎麼搭車去鐵砧山,所以!看你們上車,就跟你們上車;希望!我們不會是受騙,上了賊船、走錯了路。嘻~』曉君!趕車、跑的兩頰紅噗噗的,一上車!卻還是,笑的甜甜的!向程泉!問好。公車上!此時!座位都已坐的滿滿,程泉!坐在門邊、前面一個座位,而!曉君!沒座位,於是!程泉!便起身、把自己的座位讓給她;不過!曉君!沒坐,卻把座位!讓給了一個大一學妹,而!她還是站著、手扶著!公車上、門邊的鐵桿。公車上坡,到了大度山的磐頂,過了!與遊園路的交岔路口後,又開始下坡;此時!程泉!站在公車的最前方,一時!煙癮犯了、便掏出了煙。『司機先生,你有喫煙否~』程泉!掏出了煙後,先遞了一根煙給司機。這是!程泉!加入社會服務隊一學期以來,在器材組!每次!接洽廠商,學到的"社交禮儀";因為!原本!就算陌生的人,只要!互遞一根煙,彼此的話匣子,也打開了。何況!此時!與程泉在公車上的,除了!有二十幾個大一的學弟妹、有!窈窕動人的惠芬、更有!漂亮又能幹的曉君;程泉!當然!也想,利用!這個機會,儘量的!在他們面前!表現出,自己的"成熟"、與善於人際關係的能力。

『喔!謝謝!謝謝~你們是東海大學學生,假日!要出去郊遊哦~』司機先生!接過、程泉手中的煙後,果然!話匣子!就打開了;而!程泉!也趁此機會,問司機、說『是啊~我們要去鐵砧山露營。到大甲鎮後,不知道!要怎麼!轉車到鐵砧山~』。『哦~這樣。嘸~到大甲總站,等人客都下車,你們不要下車;我直接!再載你們到鐵砧山好了。這樣!你們就免再轉車、等車了~』公車的司機先生,抽著煙!話匣子!一開,爽快的!竟答應,要直接!載程泉、與這二十幾個年輕人!到鐵砧山。這倒!出乎程泉!意料之外,不過!大家!倒都省了、得再!轉車的麻煩。『ㄟ!學妹,到大甲鎮後,不要下車。等別人都下車了,司機先生!要直接、載我們上鐵砧山。』程泉!回頭,告訴了!第二小隊的小隊輔!曉君,這個好消息;曉君!睜著!水汪汪的眼睛,高興的回答『哇~太好了。那我們一定!是最先到鐵砧山的~』。

巨業公車,奔馳台中港路的下坡路,到了沙鹿鎮,在一座陸橋下!轉了個彎、往省道、清水的方向;約莫十幾、二十分鐘,經過清水鎮,程泉!看到自己唸過的高中,"清水高中"在車窗外的路邊。而後!巨業公車,經過了清水鎮市區,又在省道!奔馳往大甲;大約!過了半小時,公車!就已風塵僕僕、來到大甲市區。『等會兒,你們到總站,記得!不要下車哦。我直接!載你們到鐵砧山~』公車快到!總站時,司機先生!又提醒了程泉一次;而!程泉!也對車上的學弟妹,又提醒了一下。果然!到了巨業公車的大甲總站,當車上乘客!都下車後;司機先生!便發動車子,直接!又送大家上鐵砧山,而!其實!也就是幾分鐘的車程而已。

『啊~各位學弟妹,大家!謝謝!司機先生,直接!載我們到鐵砧山。我們給他一次"愛的鼓勵",來~』大學生!總是最熱情的、且最有禮貌的,在鐵砧山的山腳下;程泉!下車前!也不忘了、先讓大家!謝謝司機先生。而後!程泉!帶著第一小隊的學弟妹,曉君!帶著第二小隊,一起就循著小路、上鐵砧山,繼續!大地追蹤的遊戲;依著!指示信的路線圖,或是!尋找!傳說的"鄭成功水井"、數水桶,或是!尋找某間小廟,數數廟前的石凳有多少、等等。『ㄟ!時間!還早,才三點多!我們就到鐵砧山了。別的小隊!現在可能,都還在東海大學。我們乾脆在這裡,休息一下!照照相好了~』在山間的涼庭處,風景秀麗,程泉!便提議!第一小隊在此、休息照相;不過!曉君!帶的第二小隊,可不像!"龜兔賽跑"的兔子,因為!跑的快就停下來睡覺。『程泉學長,你們要停下來休息哦,那我們!要先去露營區,不等你們了~』只聽!曉君!對程泉說,話剛畢!便帶著,第二小隊的學弟妹離開;至於!程泉!則帶著第一小隊的九個學妹、一個學弟,一路遊山玩水!幾乎忘了,大地追蹤、小隊競賽的遊戲。....

※鐵砧山留影:1

2、野炊、營火晚會

『夕陽緩緩下山了,陣陣晚風吹樹梢;我們升起營火圍個圈圈、儘情多歡笑。天空雖黑暗,但因!有你同歌唱;拍拍手笑哈哈,多美好。我們唱、我們跳!我們歌聲多美妙;快樂人生需要我們一起努力去創造。生命雖短暫,追求理想趁年少,讓青春活力去燃燒~』鐵砧山的露營區,晚上!七點剛過,夜色已濃;忠義!抱著吉他,正在教唱!營火歌。此時!大家,在地草地上!圍坐著、未點燃的營火,而!人數也總算都到齊。然而!事實上! 活動並非那麼順利;這天!下午,從大度山到鐵砧山的大地追蹤、有個小隊!差點就失蹤。林棟樑、和忠義!兩個人騎著機車!到處找,最後!才找到這個小隊,原來!竟在大甲市區的街道迷了路;而後!才由林棟樑、和忠義!等人!用機車、分成幾趟、把人載上鐵砧山的露營區,也才結束!這場大地追蹤的"失蹤記"。

林棟樑、忠義!和幾個系學會活動股的人,除了!押器材車的!以外,其餘!都是!從大度山騎著機車、來到鐵砧山的;當然!他們到達的時間,比較早,大約!下午!三點左右,器材車與系學會活動股的人、就都已來到了鐵砧山。或佈置營地的入門儀式,或卸器材,或分配各小隊野炊、與搭帳篷的地點;原本!他們以為,各個小隊,從東海大學!大地追蹤到鐵砧山、最快到達的時間、也應會在四點以後。只不過!才下午三點多,出乎他門意料之外的,卻見!曉君!已帶著她第二小隊的學弟妹、來到了!鐵砧山的露營區。

『哦~曉君,你們怎快就到鐵砧山,用飛過來的喔。營門~我們都還沒搭好咧~』林棟樑!才騎著機車,剛到鐵砧山不久,一切尚未就緒,立刻!卻看到曉君!也帶著她的小隊來到鐵砧山,當然!嚇一跳。曉君!笑著回答『我們一出校門就正好搭上公車,然後!就跟程泉學長!他們一起來的呀。現在!程泉!他們、正在路上休息,所以!我們就先到了~』。『營門、還沒搭好耶,才三點多。曉君,那妳就先向忠義領一個帳蓬,先到營地去搭你們的帳篷好了。如果還有時間,妳就帶妳的小隊排演、晚上營火晚會!妳的小隊!要表演的節目,還有!隊歌、隊呼 。然後!營門搭好了,等其他小隊來了,你們再一起進行過門儀式~』林棟樑!叮囑著曉君,解決了!這大地追蹤、小隊!意外早到的問題;而!曉君,也照著!林棟樑的囑咐,領了帳篷後,就帶著!他的小隊!到營區的草地、去搭他們晚上!要睡覺的帳篷,還有!排演營火晚會、要表演的節目。

『營火興旺,營火興旺,興旺、興旺;還要!興旺、還要興旺,興旺~興旺~』鐵砧山的露營區,晚上!七點剛過,夜幕中!林棟樑!拿著煤油、淋在營火堆上;而後!在忠義,帶領著大家!唱的"營火興旺"歌中,只見!林棟樑!手拿火把,在堆成金字塔型的營火柴的最頂端,點上火苗。營火,在黑夜中,開始!燃燒,此時!所有的人!都圍坐成一個大圈,拍手唱歌;而!惠芬!就坐在程泉身邊、肩並著肩,舉手投足間!彼此,暗夜中!更不斷有肢體的接觸。事實上!這一整天的活動下來,惠芬!似乎!也都是!形影不離的,始終!都在程泉身邊。不管!是大地追蹤、不管!是搭帳篷,不管!是野炊的時候,惠芬!這個大一的學妹,始終!跟在程泉!這個大三的學長身邊,既充滿依賴、又愛表現自己的能幹;或是!巧笑倩兮的幫忙、拉著帳篷的繩索,或是!美目盼兮的蹲在碳火旁切菜、準備碗筷,或是!在噴油炒菜的鍋子旁、拿著鏟子尖叫。『學長~我幫你盛飯,但!你不要怪我哦。飯有點燒焦了,嘻~』程泉!始終!被惠芬的一顰一笑吸引。或許!是程泉!上大學以來、空虛的心靈!始終無法得到彌補,又或許!是一種青年男女間、自然的吸引力;總之!程泉,才與惠芬!相處半天的時間,卻已深深的感覺、有種!眷戀。似乎!惠芬!就像是一顆相思的種子,笑容如花瓣灑落!在落葉翻飛的秋天,任那相思的種子!已落到了程泉的心坎裡,等待著發芽。

『一天辛苦的工作、已經都做完....,讓我們來歌唱;哦~哦~~哦。走向前,踢~。..看左邊、看右邊;看猩猩、看猴子...;讓我們來歌唱,哦~哦~哦~哦~。走向前,踢~』鐵砧山的露營區,夜幕中!營火燃燒,營火歌聲中,在系學會活動股的帶領下,大家!手牽手,圍著營火,熱鬧的跳著營火舞。大致上!系學會活動股的人,都圍在營火的內圈、帶領大家跳營火舞,而!其他小隊、則圍在外圈;所以!每當!營火舞跳到"走向前、踢"的時候,便聽到!圍在內圈的人、被踢的!慘叫聲連連。尤其!以林棟樑、與忠義!這兩個大紅人,更是!大家喜歡、與其玩鬧的對象;而!他們倆!不甘示弱,每當!大家、走向前"踢",他們便也反身!伸腿與大家互踢。而!營火晚會!也就在這"踢來踢去"滿身大汗、笑鬧的!營火舞中,拉開序幕。

『好~接著!我們請"蘿蔔腿學姊"─惠如,來教大家跳土風舞。現在!大家,圍成圈,手牽著手~』營火燃燒,林棟樑!把手中的麥克風、交給惠如;此時!夜幕中,因為!就要跳土風舞,所以!程泉,也就再次!輕輕牽起了、惠芬學妹的小手。程泉,只是!靜靜的握著惠芬的小手,營火迎面照耀下!只覺一股暖流!直竄心頭。惠如!在營火的火光處,講解著!土風舞,此時!程泉!有點忘我的,用指頭輕輕的!拉著惠芬的指頭、感受著!男女之間的一種微妙;正當!程泉!忘我處,忽然!感覺!惠芬的小手、動了一下。而後!惠芬,不再只是!拉著程泉的指頭,而是把程泉的手、整個!都緊握到了自己的小手裡;剎時間!當程泉!感受到,惠芬的小手捏緊的剎那,彷彿!程泉的身體、隨之!也有一股血液、像浪潮般的湧向心臟,驚悸不己。

營火!在黑夜燃燒,而!程泉在隱敝的夜幕中,被惠芬的小手,突如!其來的緊捏了一下,一時!熱血沸騰;一種!男女偷情的感覺,更讓!程泉,似乎!全身都在發熱。『學長~蚊子!好多哦。叮得!我的手好癢,你有沒有被蚊子叮到~』大概!是麥克風的聲音太大聲、怕聽不見,所以!惠芬!拉著程泉的手,整個身體!突然靠過來,小嘴附在!程泉的耳邊說話。此時!程泉!才知道,原來!剛剛!惠芬,突然!緊握自己的手,是因為!有蚊子在叮她,並非!是她對程泉、有什麼暗示;不過!當惠芬!如此近距離的,靠在自己耳畔說話,程泉的心中,卻另有一翻甜蜜的滋味。程泉!覺得,惠芬的小嘴、似乎!都快貼到自己的臉頰,櫻唇輕啟!像是在親吻他;而惠芬!側身、向著自己的身體,挺立的雙峰間!似乎!更有一股熱、不斷的流向程泉,將程泉!都包圍在一種溫暖。營火迎面照耀下,程泉!此時!覺得,好快樂、且幸福;因為,程泉!從惠芬!踏進「東海大學」的第一天,早就!在大門口!等著,夢想著!要追求她當女朋友。...X X X

※野炊留影:12

3、內觀靈魂、幽冥夜遊

不知年!月!日,程泉!在不知生死的幽冥。幽冥煙雲漫漫,陰霾幽暗中!只見有火光燃燒,程泉!以為!那是營火的火燄;黑夜!穿過陣陣迷霧、在鐵砧山的露營區、卻只剩!殘燭燃燒、羸弱的燭光。「營火晚會!什麼時候結束的,我怎麼不知道?大家!都去夜遊了嗎,我又怎麼會一個人、獨自在這裡。惠芬呢?她怎麼不等等我、她不是一直都跟在我身邊嗎?」營火晚會!熱鬧過後的營火場,沙土上!徒留紛亂雜沓的腳印;而!程泉!心中充滿了疑問的,獨自坐在暗夜的台階上、抽著悶煙。整個鐵砧山的露營區,程泉!背後,寂靜無聲的!只有一頂頂的帳篷、參差聳立在暗夜;營火餘燼已滅、野炊的碳火已熄,程泉!望向露營區的右邊,那是一片!漆黑的樹林、怪數的枝幹扭曲、更彷彿鬼魅。

「我應該!跟惠芬一起去夜遊的,至少!走在漆黑的路上!當她害怕的時候,可以!牽著我的手,依偎著我。只是!大家!是走向那一條路去夜遊呢?惠芬!看不見我,為什麼!也不回頭來找我~」鐵砧山露營區,程泉!獨坐在黑夜中的台階,心中滿是疑惑;此時!露營區,左邊的怪樹亂林中,忽然!傳來!陣陣女孩子、驚恐的尖叫聲。「咦~那會不會是惠芬的尖叫聲。他們走進了樹林子裡、去夜遊嗎?我得跟過去看看,別讓!惠芬!被那些裝鬼、作怪的人,給嚇壞了~」程泉!一想起他的惠芬學妹,人在那漆黑的樹林子裡!夜遊,隨即!起身;而!一股"英雄救美"的勇氣,更鼓舞著程泉,"墳仔埔嘛敢走"的,向那片詭異、漆黑的樹林裡!走去。

鐵砧山!露營區旁的樹林子裡、煙霧迷漫,程泉!獨自走在暗夜、有點恐懼。因為!在這秋高氣爽的夜晚,程泉!記得!鐵砧山,原本!應是萬里無雲的,卻不知!何時,起了霧;尤其!!當程泉、落單走進了樹林子裡、整個露營區的濃霧、更像是烏雲般!陣陣迎面飄過。不過,程泉!終於在樹林裡的迷霧中,隱約!看見!地上每隔幾公尺,就有插著一支點燃的香。而!根據!自己參與營隊的經驗,程泉!也知道,這插著香的路!就是夜遊的路徑;所以!程泉!只要!延途,跟著香頭的紅火走,他也就能夠、找到大家。程泉,在迷霧的樹林裡,跟著!插著香的路、走了沒多遠,似乎!就看見!前方的樹下、有個白色的影子!像是個人;而當!程泉走近,樹下!那白色的影子,忽然!嘆了口氣,幽幽的!如泣如訴,讓人感覺!毛骨聳然的、說『嗚~嗚~這裡,是"黃泉路"。程泉!你要走到那裡去,我已經!在這裡!等你好久了。你這爛人!跟我走吧;你活著荒唐、糊塗,死了!當然要下地獄。過來哦、過來吧~』。

『惠如~別裝神弄鬼了,我知道!是妳。我才不怕鬼~』既是!在露營區裡!夜遊,程泉!當然!知道,躲在樹林裡的鬼魅,鐵定是系學會活動股的人!裝扮成的、想要嚇人。不過!即使明知如此,程泉!面對此景,卻依然!背脊有點發涼,且那樹下的鬼魅!也不因程泉,識破他的身份、就不再裝神弄鬼;只見!那樹下的白影、反而!語氣更淒厲的、說『程~泉~,我不是惠如。我是教過你的老師,你作業都不寫、課也不去上;我被你氣的吐血、嘔血而卒,死了!我當然!要找你討命。還我!命來~』。『程~泉~還我命來~。不然!我要讓你永世不得超生,永遠!活在!"考試被當掉"、"2/3被退學"、"被留級"、"不能畢業"的惡夢中。嗚~嗚~』樹下的鬼魂,話越說越淒厲,忽然的轉過身。程泉!嚇了一大跳,只見!那鬼魂!嘴角流著血、眼眶流著血,鮮紅的血液!從臉龐,一道道!直垂落身上的白床單;而!這並不是程泉!害怕的,令!程泉!害怕的是,他竟不認識!眼前這個人,或!應該說!程泉!在社工系、從未見過這個人。

『呵~呵!不好笑。你自己在這裡,裝神弄鬼吧。我不理你了~』迷霧的樹林裡,程泉!被那鬼魂!嚇的,著實!有點兩腿;不過!程泉!還是,強自鎮定的!乾笑了兩聲,而後!急忙轉身離去。畢竟!程泉,覺得!這個樹林子!怪怪的,且! 想不起來!自己!曾在社工系、見過!剛剛!那裝鬼的人;正當!程泉的腦筋!昏沉沉的一片、再回頭,令他更駭異的是,剛剛樹下!七孔流血的人影,竟然!剎那間!憑空消失不見。「奇怪~剛剛!樹下、裝神弄鬼的人呢?怎麼!我才轉個身,他就消失不見。會不會是,我真的撞鬼了~」程泉!從前參加營隊活動,就常聽!以前的學長說,夜遊的時候!最常會出現一些怪事;譬如、佈關、憑白無故會多出一關。而!這更讓程泉!在迷霧的樹林裡,越想越害怕。

程泉,在樹林子裡的迷霧中,腳步!越走越快,然而!卻不知道!自己要走去那裡。陰霾的迷霧、如烏雲般迎面飄來,樹林裡!嘎然一聲、怪鳥長鳴;而後!程泉!聽到,彷彿!"恐怖之夜"錄音帶裡,放出來的鬼哭神號聲。一下子!慘叫聲、一下子!哭泣聲、一下子!詭異的笑聲,聲聲!震動程泉的耳膜,竄入了大腦;程泉!突然!覺得、迷霧中的樹林、開始!天旋地轉,而!程泉!也不自覺的、在樹林裡!拔腿狂奔。插在地上!指示夜遊路徑的香、不見了,程泉!以為跑出了樹林、而!露營區的帳篷、卻也不見了;只有!"恐怖之夜"的鬼哭神號聲、充滿了天地,而!程泉!此刻!更像!受到驚嚇的野獸、四處狂奔!在天旋地轉的迷霧中。「這個世界,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恐怖。所有人!都到那裡去了~」程泉!在暗夜的樹林裡、狂奔,而後!他終於在陰霾的迷霧中,看見了!星點火光。程泉!奔向火光,火光越來越亮,似乎!像是耀眼的陽光、迎面照耀;程泉!在迎面照耀的光芒中,似乎!看見!有個人影,像是!惠芬!就在前方。只見!程泉!剛走近,那光芒中的人影,就笑著!對程泉、說『學長~你怎麼跑的,氣喘吁吁的。』

『惠芬,這個樹林子!好像怪怪的,我剛在夜遊的路上、找你們;好像!遇到一個不是社工系的人,在樹下!裝神弄鬼,怪嚇人的。』程泉!即使!強自鎮定,不過!說起話來卻仍上氣不接下氣、一付氣急敗壞;接著!只聽!程泉,又說『哦!對了。惠芬,大家!到那裡去了。妳又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惠芬~這裡,究竟又是那裡。妳知不知道,我們究竟在那裡~』程泉!即使!也想在學妹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處變不驚";只不過!今夜!遇上的一切,實在!太奇怪、詭異了,程泉!抹著額頭上的冷汗、更掩飾不了自己的心慌。然而,程泉眼前的惠芬學妹,此時!看起來!卻如此、好整已暇!不慌不忙;且笑容可掬的、又對程泉、說『學長~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在那裡;我又怎麼會知道,我在那裡。也許,我想!我是在你心裡吧;至於!你在那裡,那你得問你自己囉。嘻~』。『惠芬~不要開玩笑了。我們好像迷路了,怎麼辦。奇怪!鐵砧山,為什麼!會有這麼濃的霧,讓人想找路!都找不到。我們好像!被這片迷霧困住了,怎麼辦~』陰霾的迷霧!依然天旋地轉,而!面對此景,程泉!昏沉沉的腦海,乍然!更點茫然;彷彿!程泉!面對大考、沒唸書,進了考場,考卷!發下來後,從頭到尾看過一遍,竟發現!自己連一題都不會做答的感覺。程泉!茫然、又驚恐的面對,眼前這一切;此時!惠芬學妹,說話的口氣!竟轉嚴峻、似乎!對程泉!驚惶失措的模樣、感到有點不奈。

『程泉,困住你的!不是迷霧,困住你的!是你前世的記憶;困住你的,是你以為的曾經!真實擁有,是你的靈魂沉溺在虛幻的現實世界、無法覺醒。我還以為!你是個聰明人,原來!你也不過!就是個愚癡、駑鈍之人~』惠芬的話,剛說完;程泉!突覺,天旋地轉!迷霧中,彷彿!在自己陰霾的腦海、更打了一聲悶雷。程泉!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因為!程泉認為,惠芬!應該是很崇拜他、喜歡他的,所以!這半天來!才與他形影不離;至於!惠芬,怎麼會!突然!對他講、這種!輕蔑的話,程泉!茫然的腦海、此時更茫然,一時啞口無言、只覺!似乎!自己的心、如冰塊在凍結。程泉!拼命的從牙縫裡,想擠出話來、企圖挽回自己在學妹心中的尊嚴;只聽!程泉!結結巴巴的、說『惠芬~妳怎麼可以!這麼說學長。什麼靈魂不靈魂,看不見的東西、誰能証明他存在~』。『何況~什麼困住我的記憶,什麼真實、什麼虛幻,什麼覺醒!不醒的;我根本聽不懂。我們現在,只是!要想辦法離開這裡~』程泉!有點張口結舌,拼命想解釋;只不過!此時,天旋地轉的迷霧,卻已如冰塊漸漸凍結,程泉!發現自己!不能動了,身體!就像!是被冰封在冰山裡面。而後!惠芬,也不見了,程泉!感到無限痛苦;擁有、失落!一切毫無頭緒,一切!都不明白的痛苦。
『程泉,當你"有形""有體",你的眼睛長在外面;當然看不見!你的內心、你的靈魂。但!假如,你能靜心內觀、或當"有形"化為"無形";你自然!便能看見你的靈魂、與你真實的生命、其!來龍去脈。屆時!我想,也許!你的靈魂!自然!便能從你,以為真實的人生、與記憶中!解脫出來吧~』惠芬的聲音,彷彿!從空中傳來。程泉,原本!以為,惠芬!是崇拜、仰慕、喜歡他的;而!此刻!程泉!聽到的,卻只是!惠芬,冷漠的言語,頓時!他的幻想都幻滅。剎那間,程泉!凍結在迷霧裡,冰封的身體!更宛如亦碎的玻璃,隨著!天地間,所有的一切!都在龜裂、崩解,破碎;而!程泉的形體,更在最後的一場大爆破中、隨著!閃爍的玻璃碎片四散、瞬間!成灰塵。

程泉,覺得!自己,似乎!已經變成了漫漫的灰塵,鋪天蓋地!飛揚的灰塵、如迷霧般!伸手不見五指;然而!程泉!卻仍隱約可見,有一燭光在迷霧中。燭光!在迷霧中旋轉,燭光!在迷霧中閃爍,燭光!在迷霧中、變換著五顏六色;或者說,程泉!發現,迷霧中的、那並非燭光,而是!像是個不斷、快速旋轉的龍捲風。不對!那不是龍捲風,程泉,發現!它的樣子,比較!像是個,有無線多突觸的"神經原"細胞、不斷!在旋轉;有時!淺紫、有時!淺綠,時而!橘紅,時而!黃色,顏色!不斷變換。...X X X

4、鐵砧山!野外睡夢

鐵砧山的露營區,陰霾幽暗的天空下!一頂頂帳篷聳立;而!程泉!裹著睡袋,卻獨自!正躺在草地上、睡覺。『ㄟ!泉仔,你有沒有煙。抱歉!把你吵醒了,我們活動股!正在開會,我的煙抽完了;能不能跟你借幾根。』林棟樑的聲音,把程泉,從頭昏腦漲的夢境中、叫醒;而!程泉!睡眼惺忪的睜開眼,順手!矇矓的就在口袋裡、掏出一包煙,遞給林棟樑。只見!林棟樑,從那包"白長壽煙"裡,抽出了四、五根,猶豫了一下,索性!對程泉、說『ㄟ!泉仔,你還要不要抽。不然!整包煙、我拿走好了~』。『好吧,留一根煙、給我;那包煙!你拿去好了~』程泉!躺在草地上的睡袋裡,伸手!拿過了一根煙,而後!林棟樑、也隨手!幫他點上;接著!林棟樑,臨走前!還不忘,提醒程泉、說『ㄟ!泉仔,外面蚊子!這麼多,你怎麼不到帳篷裡去睡。要小心感冒哦~』。『哦!我知道!~可是!帳篷裡面!太悶了,我還是!睡在外面比較涼爽~』程泉!這句話才說完,林棟樑!也已拿著那包煙、轉身離開;而!程泉!當把手中的煙,放在嘴上吸了一口,頓時!發覺,嘴唇又癢、又痛。
「哦~"夭壽"蚊子,這麼多,都叮在我的嘴唇;難怪!我會睡的、那麼!痛苦,頭昏腦漲的。怎麼辦,十二點多了,要進到帳篷裡面、去睡嗎?」程泉!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似乎!真有許多蚊子、叮過的腫包,然而!看了看手錶、都已經午夜;而且!帳篷裡!也都寂靜無聲,顯然!大家!都已熟睡,程泉!又不好意思、進去吵醒別人。事實上!程泉!沒到帳篷裡去睡,而是!拿了個睡袋、就露天的睡在草地!是有原因的;一來!雖然!秋高氣爽,然而!夜晚,帳篷裡擠了十幾個人、空氣!仍然有悶。二來,帳篷裡!睡了十幾個人,有九個是學妹,只有一個學弟!睡在最邊邊的腳落;也因!男女有別,所以!程泉!也不敢進帳篷,跟那麼多的女孩子、同睡在一個帳篷裡。「我們那個小隊的帳篷裡,睡的!幾乎都是女生;況且!現在!都已經三經半夜、大家!都已熟睡。要是!我偷偷摸摸的,進到帳篷裡面去,搞不好!一個不小心;出了點差錯、就會被當"色狼"、還是!"淫賊"什麼的。我還是!不要冒這個險~」此時!程泉!對於,要不要進到帳篷裡睡覺,以避免!再被蚊子叮的滿嘴腫包,顯然!有點進退兩難;直到!抽完了手中的煙,經過了!一翻深沉的思考,程泉!才終於!想到辦法。

程泉!起身後,只見!他托著自己的睡袋,直走到!自己那個小隊的帳蓬前,而後!程泉!再度鑽入睡袋;接著!只見!程泉,像一隻虫蠕動,把自己!露出睡袋外的頭,伸進了帳蓬口拉鏈的蚊帳裡。程泉!把頭伸進了帳篷裡,只有包裹著睡袋的身體露在帳篷外,如此!總算!解決了被蚊子叮咬的問題;況且!帳篷裡面黑漆漆的,程泉!也並看不見,九個學妹睡覺的模樣。而!這也讓!程泉,總算!稍稍寬心的、想「如此一來,我只伸一個頭進帳篷,應該!不會被當做"登徒子"吧。至少,惠芬!她應該會認為,我是個、像柳下惠那樣的"正人君子"~」。

鐵砧山的露營區,一頂頂帳篷聳立在陰霾幽暗的天空下;其中!有個帳蓬前面、似乎!睡著一個人、卻只見睡袋!不見其頭。此時!程泉的頭,在黑漆漆的帳篷裡、已昏沉沉的!再度入夢。在程泉的夢裡,鐵砧山!又滿是迷霧、與陰霾,而!在迷霧中!似乎、有燭光;在那迷霧中的燭光下、更似乎!有支筆騰空、在寫日記。只見!那日記、似乎!正!寫著─"社工系鐵砧山迎新露營"。...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