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一章雲夢霧大度山象牙塔裡度寒假到開學

序曲:「我將永遠在這裡為妳而風花雪月~我歡迎妳的光臨讓我告訴妳我在失去妳以後的故事 ~飄飄妳看山上風飄飄!滔滔妳聽海邊浪水滔滔。

我歡迎妳的光臨!來到這是我曾經答應要給妳的~我們真愛不死的世界 。 妳我戲夢人生昨日繁華!即使恍若隔世已無法留下!但我對妳的愛不只在一時更在永遠。曾經我答應要給妳一個幸福美麗的世界~如今讓我就只能將妳刻劃在我故事中的殘缺。

我將會永遠在這裡為妳風花雪月~我歡迎妳的光臨漫漫長夜當妳按下錄音機我們的故事就會在這裡再重演 。

我請妳到我心中我請妳到我夢中!讓我帶妳到山上讓我帶妳到海邊~從此妳寂寞的心情再不會沒人了解;因為我會永遠伸出我的雙手在這裡歡迎妳的光臨。

我歡迎妳~我生命的過客~我歡迎妳來到這是我專為妳打造的我們美麗的新世界。我們戲夢人生翻雲覆雨的過往雲煙中~妳聽這裡有個落寞歌手他在為妳唱歌。縱然我們的愛情只是人生短暫的過程~只是在落寞的歲月我好想寫 !這首歌我獻給妳當妳已經將我遺忘。

我會永遠在這裡為妳風花雪月~有一天即使當我已死去!海市蜃樓在這裡依然日晶月麗~而妳依然可以找到我在這裡!永遠伸出我的雙手~歡迎妳的光臨~來到這是我為妳打造的我們美麗的新世界 ,還有~我將要永遠在這裡為妳而風花雪月。

我歡迎妳的光臨!來到這裡~是我曾經答應要給妳的~我們真愛不死的世界 ~」....

一、前言~大度山日記概論

「大度山日記」故事的緣起,自然得從年輕歲月,身在大度山唸"東海大學",叫程泉的這個人說起。「宇宙浩瀚星辰從何而來?!?~~宇宙與人生有何關繫?!?~生命從何而來,為何而來?!?~我的存在又有何意義??~ ...」兩旁垂榕覆頂的"文理大道",春天時有濃霧瀰漫,夏天水泥板間的草地如茵,秋天落葉滿地枯黃,冬天的北風則把綠色隧道裡的行人直吹得哆嗦;而"東海大學"紅牆灰瓦的四合院,坐在法學院窗邊的程泉,每每上課之時,望著"文理大道"四季的景像,總讓他不由自主神遊物外,腦海盡想些不著邊際的事。話說,人類的人生發展階段,或因大腦發展的關係,所以當到了唸大學這個年紀,其腦海總會開始思考許多,關於生命價值的問題;因此,倒也不能說程泉,是少年強說愁。加之,程泉,是"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的學生,平日課程所接觸,盡是社會學,心理學,人類學,社會問題...;林林總總,似都更迫使年輕的程泉,心事重重的更去思考關於生命存在的問題。大度山的相思樹林間,思考生命的價值,原本這就是一個人建構內在的自我,及規劃生涯的必要過程;然而,年輕的程泉,每每徘徊於樹林間,對生命的思考,卻因太多的迷惘,而竟至其落入深沉的憂鬱與空虛。情況嚴重時,程泉往往整天會躺在床上昏睡,甚至一整個星期都沒踏入教室上課;因為生命的存在如此空虛,往往讓他找不到起床的力量,及面對未來的理由。至於,其內心之晦暗,更如現代心理學,所說的"病態",亦或是,可被歸類為"憂鬱症"的心理疾病。月夜獨行於東海湖邊,或迷霧中躑躅於雜草叢生的荒涼小徑,如此生命充滿迷惘的程泉,四年來身在大度山,思索著生命存在的問題;然而,及至其大學畢業,除了「只要交到一個女朋友,我的生命就不會再空虛了~~」如此的答案外,似乎他也未能為自己的生命,找到所謂的永恆與不滅。

1990年七月,程泉從「東海大學」畢業的那年夏天,蟬聲綿延的的夏令營,他終於真的追求到了他生命唯一的女朋友。往後,程泉,二年的軍旅生涯,確實!有了戀人的陪伴,也讓他的生命不再感到空虛;甚且,與愛人共築家庭的夢想,更讓程泉的心中充滿對未來的憧憬,與靈魂有個歸宿的幸福感。可是,好景不常,1993年,當程泉從軍中退伍,初入社會,而原本與其論及婚嫁的戀人,卻突然轉而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嫁人為妻;自此,肝腸寸斷的程泉,生命頓失所依,乃至原本的空虛更如烏雲罩頂,讓他人生從此一蹶不振。「大度山日記」的緣起,主要便是,面對生命的巨變後的程泉,傷心之餘;他也只能以整理,其在大度山唸大學之時,所寫下的一些日記,及對生命的思索,來回憶過往。因此,程泉這個人,也可說是"大度山日記",最原始的作者。由於,生命頓失所愛,程泉哀傷逾恆,一心只想寫下關於他與戀人的故事;並以詩歌,向其所愛傾訴他的思念,企盼留住永恆的回憶。「我在大度山的歌」約三百首詩歌,可說傾盡了程泉的心血,最後,卻也致使不善營生的程泉,貧病潦倒;而現實的社會,卻又怎容得下一個想追求生命永恆的人。「天若有情天亦老」何況無情的世俗,一個一事無成的人,卻又怎能不在眾人的鄙視中;尊嚴喪盡,少年白髮,乃至英年早逝。因此,程泉,凌亂的寫下"我在大度山的歌"後,再來不及整理"大度山日記",他便以二十幾歲之年輕,與世長辭,徒留下無限的遺憾。以下擷取程泉,將死之前,寫下的幾個句子;或許正可說明,辭世之時~他對人生的絕望。

「朝生夕死的蜉蝣,用一個夜晚在談永恆與執著。而 海誓山盟卻是什麼?!?

我也想笑看這夢裡人生 ,夢中人為何卻總把夢當真的夢醒在我悲懷難遣, 說難忘我難忘誰??~

花月中那裡有情種,我在大度山夢裡青春正年少夢醒我人卻已蒼老,唯把心血點滴在字句。

我不恨我的命太短~~~我只怨 ,這人生竟沒一件事能如我所願 。...」...xxx

2005年,程泉死後數年,其遺留的詩歌及日記,被一個居於迷霧中的台中市,自稱是"大度山日記讀者"所拾獲。由於,自稱是"大度山日記讀者"的人,原本便是個人生失意落寞的人,鎮日更是游手好閒,無所是事;因此,拾獲程泉的遺物之後,他便日夜展讀。「同是人生潦倒的人,我既拾獲你的遺物、你我也當是有緣;且讓我就將你散亂的作品、稍加整理置之於網路....」日夜展讀程泉所遺留的日記,自稱"大度山日記讀者"之人,竟不由自主對程泉,頓生惺惺相惜之心;且正值"網際網路"的新時代。因此,"大度山日記讀者",便自架設了一個簡單的網站,並將程泉死後遺留的詩歌,貼於網站之上。之後數年,由於失業賦閒,讀者,他更又動筆,編述程泉遺留的日記,整理書信,並正式將之命名「大度山日記」貼於網站之上。於此,「大度山日記」主要的架構,可說大致已成型。可悲慘的是,自稱"讀者"之人,朝朝暮暮心之所繫,盡是想完成"大度山日記",最後竟致心神散亂;甚而,不顧父母期望,親友規勸,乃至朋友反目,他也一心只想完成"大度山日記"。因為,後來"讀者",竟自以為,自己就是"作者"─程泉。可話又說回來,"大度山日記讀者",縱然盡其一生想完成「大度山日記」,甚至沒有尊嚴的任人笑罵誨謗;可後來,他卻仍困頓於現實環境因素,讓他不得不半途而廢。所以,及至讀者,淪落街頭落魄老死,而"大度山日記"也未能完成。至於,程泉及"大度山日記讀者",此二人皆未能將大度山日記完成;那麼「大度山日記」究竟卻又是,成於何人之手??~

2006年,「東海大學康輔社校友會」網站成立,其中有個康輔論壇討論區的主題是─【傳說中的那篇網路故事<大度山日記〉】。由於,「大度山日記」內容所述,多半是關於"東海大學康輔社"的故事;且其康輔論壇主題,有個"超連結",可直連接到"大度山日記"網站。因此之故,許多東海康輔社"藍衣幹部"之畢業校友,前往瀏覽故事之後,便有許多臆測,並猜想"大度山日記"之作者究為何人?!?~~~東海康輔社藍衣幹部,編號1001,叫「顏●銓」之人,其名曝於康輔網站上,被認為即是"大度山日記"作者。可自東海大學畢業後,同學及朋友間疏於連絡,恐怕不知道,其實康輔社藍衣幹部,編號1001之人;於數年前,他早已變成一個"植物人"。鎮日躺在床上,睜著空洞的兩眼,望著天花板,編號1001之康輔社藍衣幹部,面對生命的改變,及身邊發生的事都早已視而不見;或有人說,他是因精神甚大腦遭受重創以致於此,或有人說,他是因"自我"迷失於內心之中找不到出路。可不管怎麼說,一個面對一切的改變都面無表情的植物人,卻又怎可能是"大度山日記"的作者。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康輔網站上,竟似又有人假藉編號1001之名,於論壇發表文章;其言語前後矛盾,遮遮掩掩似想隱藏什麼,卻讓人覺得又欲蓋彌彰。且把那段文字擷取於下:

【根據"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的原理。敝人!私下以為,有時候"猜不著,或許!比猜著"會更讓人感樂趣,與俱朦朧的美。況且,我記得,那個網站的版主,不是前年!在舊版的康輔網站,大家都已知曉。時隔兩年,莫非!大家,是故意裝糊塗。因此之故,本人,在此!嚴正聲明─1001不是故事的主角。至於,相片!確實是本人的。但或許!是因為,本人!年少之時,長的頗"俊俏",且"風流瀟灑";所以,相片!難免遭到"有心人"盜用,在此!也就不予計較。再說!故事,既是故事,內容難免虛構!當然也就不在真假。或許!作者,只是!感嘆生命的短暫,幸福與快樂,成就與不成就,轉眼就成空成幻。因此,在自己空虛!荒蕪的人生裡,試圖在文字的組織架構間,找到!屬於靈魂!自我解脫的道路。根據以上種種推斷,大度山日記的主角,有可能是:十屆的惟超,士棋,允仁,文泉,甚至!芷萍,惠玲,靜雯...。一時半刻,竟也讓我猜不著...。】

「大度山日記」究竟成於何時,何地,至此,故事真假及作者究為何人,果真讓人越來越猜不著。筆者採集各家之言,寫此序之時,歸納推演幾經思考比較;而後覺得可信度比較高的一個說法是─"大度山日記",應是飄蕩在大度山的迷霧中,一個無主孤魂所完成的。話說,其孤魂野鬼,自稱他是三百年前,一部名為「紅樓夢」的書的作者;可由於生在世上之時,縱然花了一輩子的時間,他卻仍為能完成其書,因此抱憾而終,至今靈魂仍無法安息。『大荒山~女媧煉石補天處,我是無材可去補蒼天的一顆石頭,被棄置在無稽涯青埂峰下;後來,我被攜到紅塵裡輪迴。紅塵碌碌,我生於世上一事無成。我既負師友規訓之德,更背父母教育之恩,以致半生潦倒;唯編述一書,昭告天下,知我負罪何多。...石頭記,後改名紅樓夢,想起了我是這本書的作者。但生於世上之時,我卻也未能完成這本書,以致死後三百年來仍抱憾,苦悶的靈魂更無法解脫。東海之上, 一日,我飄蕩的靈魂來到大度山,因緣際會,聽聞"大度山日記",經多人之手仍未能完成。...男女之情,關於一個年輕人的荒唐故事,這不禁讓我想起了,我前世的長篇大作;或者,這竟能了卻我三百年來始終抱憾的心願,若是我能將"大度山日記"完成。....我是個一事無成的潦倒的作家,前生已是,又何懼今生亦是.....』迷霧中的大度山,亂葬崗的荒塚,其孤魂野鬼,由於內心常懷前世遺憾之事;而"大度山日記"中的花前月下,所記述之小兒女情懷,或正可撫平那鬼魂之憾。於此,晨風夕月,其孤魂野鬼便接手,繼續整理撰寫「大度山日記」。...xxx

日月星辰運轉,斗轉星移不知又過了世代,其原本飄蕩在大度山迷霧中的孤魂野鬼,埋首於編寫"大度山日記"的過程中;或因,讀了年輕時的程泉,曾於在日記寫下的關於生命的思索。迷霧瀰漫的大度山,亂葬崗變成了相思樹林,幾經歲月變遷,相思樹林又變繁華的城市;而其孤魂野鬼,日夜浸淫思索關於生命的價值與目地。因此,當繁華的城市轉眼間卻變成了亂葬崗,其孤魂野鬼終於頓悟生命的道理,日後,不知又經過幾萬次的輪迴;而後,那原本抱憾在大度山迷霧中飄蕩的孤魂野鬼,竟因對"大度山日記"的領悟,而變成了一個居於大荒山的神。山在虛無縹緲間的大荒山,無稽崖的青埂峰下,蒼松旁有顆巨石,高十二丈,見方二十丈。話說,那大荒山的神,或因,感念大度山日記,讓其領悟生命存在的價值;於是祂,便把"大度山日記",並同"紅樓夢",都鐫寫於青埂峰下的巨石之上,以供苦於思索生命的有緣人參詳。...春去秋來!花柳繁茂又凋萎,寒盡花又開!也不知歷經多少寒暑,大荒山無稽崖,這天!只見,有個!瀟灑脫俗之人,從青埂峰下!走來;而從其!一派風流的樣貌看去,卻不正是年輕的程泉的樣子。

夢中無年月日。山在虛無縹緲間的大荒山,模樣像是程泉之人,白淨的年輕臉龐,戴著付金絲框眼鏡;只見他沿著無稽崖走來,身上穿著一件"水藍色外套"。而那件水藍色外套,似正是東海康輔社,所謂的藍衣;至於,其外套內,則是一件粉紅色襯衫,似也正是"東海康輔社"的紅衣。長年雲霧繚繞的大荒山,雖不知此人,是如何來到此地,不過卻見他淺藍色外套的右邊胸口處,似更有紅色綿線,繡著「1001」的編號;因此,或許,此人,正是東海康輔社編號「1001」的藍衣幹部。東海康輔社1001的藍衣幹部,行至青埂峰的蒼松旁之時,只見其佇足,似正仰望那顆無材補天的巨石;隨後,沿著巨石繞了一圈,卻見他臉露驚訝之色,似見到不可思議之事。無稽崖邊,仰望蒼松旁的巨石,只見身穿藍衣之人,嘴裡似喃喃自語的說『咦~怪事~~這大荒山的這顆石頭上,不是只鐫刻著"紅樓夢"的故事嗎?!?~~怎麼什麼時候,多了一篇"大度山日記"的故事呢?!?~~而且,這"大度山日記"的故事,內容大略看了一遍,怎麼竟和我在"大度山東海大學"的經歷,如此的雷同。真是怪事~~故事中的人物,竟也都跟我身邊的朋友,如此相似?!?~~確實,我是很想把我在大度山,唸大學的經歷,寫成故事;可日思夜想,卻總不知該如何下筆。萬萬沒想到,我都尚不知如何下筆的故事,卻竟被不知何人,已鐫刻在大荒山的這顆巨石之上。哈哈哈~~這倒省事,不如,我就把這巨石上的"大度山日記",給抄錄回去;如此一來,我多年無法實現的夢想,這下也總算可以完成了~~』。

事實上,若是略懂當代「超心理學」,或「量子力學」之人,看了上面段落,當可立刻理解其原由。因為,人類的思想及意識,應有如靈魂一樣,是宇宙間一種極微小的粒子;不過,以人類現代的科學,尚無法察覺其存在。至於,這人類思想意識的細微粒子,則可透過心靈的驅動;而自由的穿梭於,生命的"有形"及"無形"時空之間。換句話說,一個人當其的心中產生一個幻想,夢想,其腦海的念頭,便會驅動那些思想意識的細微粒子,穿透有形時空;而在與其心靈相連的無形時空,將其幻夢建構成形。正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畫家在夢裡畫出了畫不出的畫,作家在夢裡夢見未見過的詩詞,科學家在夢裡解開了解不開的方程式;此即,思想意識的長期集中積聚,使其意念在無形時空,做到了在有形世界做不到的事。山在虛無縹渺間的大荒山,因此,這模樣像是程泉之人,或許此時,其身體也正在有形世界昏睡當中;而其靈魂,卻到了思想意識所構築的無形時空,且還在一顆巨石上見到了,其日思夜想,一直想做卻做不到的事。再則,夢中並無時間日月,因為"時間"的直線,其實也只是有形世界三度空間的藩籬;所以,模樣像是程泉之人,他也有可能是在夢中,見到了未來時空的幻影。總之,模樣像是程泉,身穿康輔藍衣編號1001之人,因他在夢中的巨石上見到了,他所不知該如何下筆的"大度山日記";而後,他便把夢中的"大度山日記",抄錄下來,準備帶回有形世界,以讓他的夢想成真。然問題是,夢境原本虛無縹緲,而模樣像是程泉,身穿康輔藍衣編號1001之人,當其以為自己已從夢境,抄回"大度山日記";可當他夢醒之時,卻發現,自己正身在一個髒亂陌生的陋室裡,且一身的衣衫襤褸。....此即故事的開始。

【春殘花已落自尋苦惱的人是我 ,白天到黃昏最難度過是日落後。 我夢影幢幢今夜又夢迴年輕 ,年輕女孩的嬉鬧聲如今卻再也無法讓我感覺心動 。這世間還有什麼值得紀念 ,我在大度山舊地可重遊舊夢卻已難再重溫 。情愛功名都已無望 ,而我這夢裡人生 黃樑夢也已醒 ,互道珍重且勿再尋 ~】雖說,並無法確知「大度山日記」真實的作者為何人,不過,作者留下的這句話,約略也可知其實作者是何人,似也不再重要。況且,由以上種種分析來看,"大度山日記"當是經過許多人之手的編述與撰寫;因此,或可說"大度山日記",其實是一部"集體創作"的故事,而非成於一人之手。如此一來,既是"集體創作",那故事的內容自非一人之故事;所以,或有人猜測"大度山日記"的作者,即是故事中的主角,這更屬無稽之談。以上,且將"大度山日記"的由來,及其內容說個大概。如此一來,也免得網友瀏覽之時,因文章渙散而致思緒凌亂,不知所從。...且說,迷霧瀰漫的髒亂陋室裡,有一人衣衫襤褸,獨坐於一部電腦之前,且滿臉的苦惱。因為,此人,剛剛,似夢見自己在夢裡抄回了一部"大度山日記";可當他夢醒後,翻遍整個房間,卻始終找不到他抄回的故事。懊惱之餘,望著置於電腦旁,一堆陳舊相片,泛黃的書信,雜亂的日記,而此人,也只能隱約的回想夢境;逐字逐句,將剛剛自己在夢裡所見的"大度山日記",約略的寫下其內容。由此可見,「天下真是沒有白吃的午餐」,「頓悟成佛」更屬荒誕之談。因為,一個人縱然真的知道,所謂生命的真理,但智慧的累積,卻仍得有如聚沙成塔般,一步一腳印去走過與學習;而"大度山日記",要將它完成,終究也得嘔心瀝血,一字一句的去寫。....X X X

二、2005年網際網路的世界

2005年三月,陰寒的初春,大度山的山腳下,迷霧濛濛的台中盆地!西屯區,類似貧民窟的一棟舊公寓三樓。這三樓凌亂的屋內始終昏暗,蜘蛛網滿佈的窗口,當夕陽從汙穢的紗窗照進時,更見灰塵厚厚的堆滿地板;地板上冬眠過後剛甦醒的螞蟻、正在成群成行的忙碌,偶而!屋裡也會有牽著絲的蜘蛛、晃蕩於牆角結網捕食。「九二一大地震,傷亡一萬多人~~」成堆泛黃的舊報紙,最上面的一份報紙模糊的日期、約略!寫的是─1999年...。因此,照理說!這個屋子,似乎住過人,然而!依眼前的景象來看;如今,這像是間、已久沒人住的空屋。一隻蟑螂!肆無忌憚的,爬過地板上,而才說是空屋,卻見!這屋子裡,似乎!仍點著一盞昏黃的燈光;循著!燈光的來處,地板!有個黑色的人影,似乎!正是被那盞燈光所映照,拉長的背影。黑色的人影,周遭的環境有何動靜,只見那人影始終不為所動;偶而,斷斷續續,卻聽見,似有電腦的鍵盤!敲打的聲響。『唉~就把這些雜亂無章的歌、先貼上網站,命名為─"我在大度山的歌"吧~』看似!久無人居!空屋的角落,地板黑影的盡頭,果然!竟有個人,突然喃喃自語。空屋的牆角席地而坐,且見!那個人的背影,似正邊抽著煙,而在其眼前!擺著的,似乎!就正是一台"電腦"與檯燈。檯燈映照著電腦鍵盤,電腦的營幕則映照著人蒼白的臉龐。話說,住在這個家徒四壁,看似空屋的人,此人!自稱"讀者"。據他自己說,他曾經無意間,在大度山上的荒煙漫草叢裡,撿到一些!被人遺棄的日記、信件,相片,歌曲..等;且又因為,自己窮途潦倒、閒來無事,於是!他便把這些不知是被何人所丟棄日記、信件、歌曲....整理,整理,並弄了網站貼上去;好供!其他世間閒人百般無聊之際,也一起瀏覽。只是,當有人問他,這些!日記、歌曲、信件的原作者是誰,東西!是何時撿到的,又是在大度山的何處所拾;然而,這個!自稱"讀者"的人,又始終!語焉不詳、支吾其詞。一下子說,是1990年,一下子!又說是1995,一下子!又說、好像1999年;最後,這個人,乾脆!就說,是他在夢裡撿到的,因為!夢裡無歲月,所以!他也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日。卻見!網站完成後,他又寫了一個"讀者序",貼在首頁;也算,是對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有了個!草草的交代。

「讀者序: 癡情的人像這樣愛得如此纏綿悱惻的,最後還不是被無情的歲月、丟在荒煙蔓草間更不知作者究竟是何人。

我某年月日在大度山荒僻的草叢、無意拾獲一些被丟棄的相片日記信件歌曲;作者不知是誰?只是當你說你醒了、我卻更走入黑夜而路更行更遠。

我漫漫長夜更漫長的十年寒暑 只是讀其故事、竟也忘了我自己是何人的把青春虛度; 我讀其日計記私下揣度,作者當已不在人世或已決心棄世絕俗之人。

我 聽其歌曲雜亂無章,但我想此人當也曾嘔心瀝血、堅持過一個理想一段感情;時間的過客只是每個人終究卻都只是隨時間流逝的故事。

荒唐的坐在電腦營幕前的我 如今也醒了竟只想笑,作者生命荒唐、但同是人生潦倒的人; 我既拾獲你的遺物、你我也當是有緣 。

且讓我就將你散亂的作品、稍加整理置之於網路、供其它網友茶餘飯後也能與我共讀之聽之;就將其命名為 ─我在大度山的歌...」。

 

關於自稱「大度山日記讀者」這個人究竟是何許人。只是!談到這個問題,說來!也奇怪,自稱"大度山日記讀者"的人,他竟也想不起來,自己究竟!是什麼人;又或許,該這麼說─自"讀者"有知覺以來,他對眼前自己所處的這個世界,始終!就感到一種無限的陌生與疏離。『我究竟是誰?我又為何會在這個地方~』"大度山日記讀者",常蹲倨在這個滿是灰塵與垃圾的屋子裡,瑟縮!在幽暗角落,不斷!喃喃自語的、問自己這個問題;而!其雙手抱膝、搖晃著身體,猛抽著煙的樣子,眼神渙散!更活像是電影裡的"鳥人"。『為什麼?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儘管,"讀者"不斷的追索,然而,他的記憶的盡頭,似乎!卻始終只能追索到,1999年九月二十一日,午夜的一場大地震。"讀者",依稀記得!1999年九月二十一日那晚,似乎,他是從一場昏迷中甦醒過來;而!此後,他眼前!所面對的!就是一片漆黑、與不斷巨烈搖晃的屋子。『我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我什麼都想不起來~』地震!漆黑、巨烈搖晃的屋子,當時!"讀者"甦醒後,即瑟縮在門邊的角落,不斷!喃喃自語。或許,是因為!"讀者"的頭,地震時!被什麼重物砸到;所以,除了!頭痛欲裂外,他幾乎!什麼都再想不起來。一股濕熱的血腥味,從"讀者"的額頭!直滑到下巴,即使,那晚!強烈的地震後、餘震一陣又一陣;然而!"讀者",卻只是瑟縮在漆黑的角落,一點!都不想開門逃出屋外。因為,當時!他只覺得,對眼前的一切,突然!都感到很陌生,且惶恐;更不知道,開門逃出屋外,他自己面對的!又會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恐懼與陌生,此後!又經過幾年,即使!大地震早已過去,然而"讀者",卻依然一直躲在屋內,不敢走出屋外;因為,他始終不知道!自己是誰,面對的又是怎樣的世界。「年月日:即使!我的脖子掛著金項鍊,似乎!卻也套不住,那想飄離身体的靈魂~」由"讀者",隨手在小紙條上,寫下的字句,更可見!他幾年來精神的昏憒。直到,有一次,"讀者"!矇矇矓矓的睡著,似乎!夢見!自己正走在一處,滿是迷霧的山上,山上有紅牆灰瓦的四合院,及滿山的相思樹林;而讀者!竟莫名的,對夢中的這一切景物!感到熟悉。「從這條小路,一直!走下去,應該!會有個湖吧~」滿是迷霧的夢裡,讀者!似乎,不斷獨行走在一條小路;而!小路的盡頭,彎過一個彎後,在路旁的荒煙漫草叢間、他果然!看見一塊石碑,就寫著"東海湖"三個字。據後來!"讀者"說,他就是!在那石碑後,荒煙漫草的一顆大樹下,撿到!那些!被人遺棄的日記、信件與歌曲的;至於,這些東西的主人是誰,其實!他也不知道。再說「讀者」,雖以為自己是在夢裡,從滿是迷霧的山上,撿到!那些!被人遺棄的日記、信件、相片與歌曲..;然而!奇怪的是,當"讀者"夢醒後,卻在滿屋子的垃圾堆裡,真的!找到一些日記、信件、相片與歌曲。「咦~難道!我是真的到過,那座!滿是迷霧的山嗎?而且!也真的撿到這些東西。只是!我自己卻以為、我是在做夢而已~」"讀者"的大腦,或許是經過什麼嚴重的打擊,因此幾年來始終呈昏憒狀態;以致於對許多事的真假虛實,其實!他自己也都無法分辨。而從!那些泛黃的日記、與信件的署名來看,讀者!確實,也看到了"程泉"的名字;只不過,追索記憶,讀者!卻始終!想不起來,自己曾經!認識"程泉"這個人。況且,要把別人!隱私的日記、信件!貼到網路上,供人瀏覽,暴露他的真名,也並不妥;於是,讀者!也就只能,以假藉"不知作者是何人"來推拖,更避免!真會有"仇家"找上門來。

三、"程路仁"

2005年三月,話說,自"讀者"!把網站掛上網際網路後,此後!日夜更是怪夢縈迴,詭譎的夢!一個又一個!交相纏繞。有時,"讀者",似乎!夢見!有個自稱賈程泉的人、來找他;有時!"讀者",似乎!又夢見,自己!正住在一個四合院中的東廂房。似乎!自己正在寫些什麼東西,且身邊!恍若!有個女人陪伴;只可惜!他卻始終看不清、那女子的臉龐。而!夢醒後,"讀者"更往往、就感到一種無限的悲傷,似與最愛的人失散,又似!對生命感到荒蕪、空虛;甚至!彷彿自己心臟的血、都被抽乾了一樣,對生命的一切!感到萬念俱灰。"讀者"只是在心裡想著「下次,夢裡!再夢見那個女子。我一定!得向她問清楚我的名字,還有!我是誰。似乎!她是認識我的~」。

「或許,我只是!迷路了。而只要遇到熟悉的人,他總是會帶我回去的~」台中市西屯區,貧民窟!窄小的巷道縱橫,偶而!"讀者"心中,也會浮現這種想法。就像!這天,剛入夜,當"讀者"!走在陰暗的巷道間,想去買個便當裹腹;就遇到!有人搖下車窗,向他問路一樣。『抱歉~先生,請問一下,你是不是!這裡的人。不知道!去大度山的路要怎麼走~』是的,這天,似乎,正巧!有人開車在縱橫的巷道間迷了路,於是!搖下車窗,問"讀者"。只不過,"讀者"一見有陌生人搖下車窗,跟他說話,且問他"是不是這裡的人";他立刻!慌了手腳,且昏憒的大腦,一時!更茫然!不知所措。於是!只見,"讀者"邊慌張的直搖頭、邊慌亂的、就回答『不是,我不是這裡的人。我只是"過路人"~』。『哦~你是"路人"哦。那抱歉囉~』問路的人,聽說!"讀者"是路人,隨即!便踩下油門、又把車開走。但說也奇怪,"讀者"一聽!問路的人,稱他路人,剎時!他對"路人"這兩個字,竟感到無限的熟悉;彷彿!是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一樣,差點,"讀者"就回答他『是啊~我就是"路人"』。

『"路人"~"路人"~我是路人嗎?那"程泉"!又是誰。怎麼!我住的屋子裡的東西,寫的!全都是"程泉"的名字。"程泉"~"路人"。"路人"~"程泉"。呵!呵!呵~』陰暗的巷道裡,只見!"讀者"一路喃喃自語,狀似!瘋癲。因為,這晚!"讀者",似乎!找到了自己熟悉的名字,只見!他一路,邊走!邊笑、邊又喃喃自語的、唸道『"程路人"~"程路人"~。那乾脆,我就叫"程路仁"吧。嘻~嘻~呵!呵~』。『"程路仁"是我。我已經是"程路仁"。哈!哈哈~』是的,自此!"讀者"便自改名為"程路仁"。而!"程路仁",既有了世俗的名字,自此渙散的精神、似乎!略漸有起色,大腦的思維!似也不再如之前的昏憒;縱然!他仍時而感覺,這是個!不屬於自己的身體,不過!急欲飄離的靈魂,從此!倒也安定了不少。

程路仁,形狀猥瑣、面容憔悴,而!窮途潦倒之人、言行舉止上!更難免,總帶!有些窮酸相。這幾年來,雖然!"程路仁",也常聽到有人叫他"程泉";不過,當他!面對鏡子,再比對!留在自己屋裡,那些程泉的舊相片,此後,程路仁!很清楚的明白,他絕非程泉。只是!"程泉"究竟到那裡去了,程路仁!更不知道,要如何跟別人解釋;就像!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突然!來到這裡一樣。「"程泉"究竟是個怎樣的人?究竟!他又到那裡去了~」這個問題,始終!困擾著程路仁。或許吧,也因為!這個難解的謎,促使!程路仁!也只能!不斷的翻閱,程泉留下的舊日記;試圖!從其中,能尋找到蛛絲馬跡。這夜,滿是灰塵與垃圾的屋子裡,只見!程路仁,坐在地板上的牆角,面對著!檯燈與電腦,又開始!整理起了、程泉留下的日記。而!似乎,這正是!程泉!大三寒假那年,留下的日記...X X X

*寒假大度山寂寞的象牙塔,赤裸裸的面對生命孤單─幻想自我

「1989年2月x日大度山日記:多變的人生!一成不變的人生!隨你選擇;放蕩的人生!拘謹的人生,好色的人抑或正人君子;好交際的、喜獨處的...隨你選擇。抓住片刻的情緒,譜成永恆的旋律;在一個嚴寒的冬夜,一本書的最大價值;就是把它燒了取暖,管它是什麼書。有點不想走出去,這陰暗髒亂的象牙塔;在這裡我可以思考許多關於生命,對自己做最深沉的反省;雖然痛苦但我卻滿意。寒假快結束了,現在慢慢得走出這象牙塔了,我反而有點依依不捨;這寒假的憂鬱與思考,多令人懷念。。」

「1989年2月x日大度山日記:這個寒假,也算看了不少書;畫素描,寫書法,學吉他...,雖然!游手好閒,但其實!也不能算虛度。另外,舊曆過年前,又在"東海別墅"趁著書局!舊書清倉大拍賣,買了一本"紅樓夢";精裝本,一大本!才賣一百二十塊,不買實在可惜。"紅樓夢"唸高中時,就看過了,利用這個寒假!又看了一次;不同的年紀看,似乎!感觸也有所不同。高中的時候,好像!都只著重在、看故事的情節;但!這次再看,不知不覺!卻想到了這本書!背後的作者,當初!寫這本書時,是怎樣的心思。相隔!數百年,古時候的作家,寫作是賺不到半毛錢的,況且!"紅樓夢"在那個時代,更被視為!是不入流的言情小說;既無名,也無利,那麼!作者!為什麼要、用盡一生!嘔心瀝血的寫呢。而,作者!既寫了一百二十回章節,為什麼!最後!只完成了八十回章節;卻放棄了後面四十回的章節,任其草稿散失、荒蕪。作者!是來不及完成、就死了嗎?亦或是,面對現實人生的掙扎,感到!心灰意冷而放棄。實在!令人不解~」

1989 年二月,程泉!大三的寒假。大度山磐頂的遊園路,一棟三樓透天厝,三樓最後一間!朝向西邊、迎著來自台中港海風的房間;話說,這個寒假,大部份的學生都回家了,唯獨!程泉!仍留在大度山上。程泉,住在他那整天彷彿!都在刮颱風的房間,除了!一月底,"社會服務隊"自出隊的地點、收隊回來;而!徐文,押!器材車,回到遊園路這裡卸器材,住了一晚!隔天回家外。整個寒假,可說,遊園路!這棟三樓透天厝,都只住著程泉一個人。事實上,程泉!也顯少出門,往往!總是肚子餓了!就吃泡麵,睏了就躺到床上睡;晨昏顛倒,唯以!書桌上的檯燈為太陽,想看書!就看書,想畫畫就畫畫,想彈吉他就彈吉他,想寫書法就寫書法,而!一床棉被緊裹著,幾乎!都沒離開過身體。

舊曆年!過年前,路邊賣春聯的,賣炮燭的,打掃屋裡屋外環境的,處處充滿了過年的氣氛。這天,程泉!難得出門,騎著機車往"東海別墅",補充"冬眠"的糧食;而!經過一家書局時,正巧!看見!書局!在騎樓擺了一些舊書、五折!清倉拍賣。"撿便宜之心,人皆有之",於是!程泉,便停下機車,在書局騎樓的那堆舊書,翻了翻;結果,程泉!看了一本"紅樓夢",厚厚一大本!打折後,居然!只要一百二十元。雖然!書看起來很舊,內頁的紙!似乎都已泛黃,不過!書是紅色布面的精裝本;因此,程泉!把書拿在手裡,頓覺!愛不釋手,深怕再放下!便會被別人拿去。「買下來好了,當做收藏也好。放著!隨時!想看就能看~」雖說!"紅樓夢"這本書,程泉!在唸高中時,即已!從圖書館借閱過;不過,自己並沒有。況且!程泉,自看過"紅樓夢",便對其內容!一直餘韻猶存;於是,當下!程泉!便決定掏錢,把那本"紅樓夢"買下來。

農曆過年,除夕當天,程泉!從大度山,騎著機車回清水的家;之後,過年期間!又在家裡,住了幾天。兄弟都在外地求學,一年!難得幾天相聚,然而!才大年初四,程泉!便不顧父母的反對;騎著機車!由清水,從一家和樂融融的家裡,又逃回了大度山,躲到他!磐頂遊園路的象牙塔裡。開卷有益,長夜窗外北風忽忽,自程泉!回到大度山!磐頂的象牙塔後,便開始!翻看起,舊曆年前!他買的那本"紅樓夢";成天!或坐、或臥、或躺,幾乎!書不離手。寒假!獨自在寂寞的象牙塔裡,程泉!甚至!沒日沒夜,睏了就把書放在枕邊;裹著棉被!胡亂的睡,睡醒了!又繼續看。「開闢鴻濛,誰為情種,奈何天!傷懷日,寂寥時!試遣余衷,故演出!這悲金悼玉的紅樓夢~」成天!心之所思,情之所寄,程泉的腦海!縈迴的,無非!都是"紅樓夢"裡的人物故事、情節對話、與詩詞。甚至,有時候!程泉,躺在床上看書,看到矇矇矓曨的睡著 ;而!在他的夢裡,彷彿!竟出現"紅樓夢"裡,"賈府"的雕樑畫棟、與大觀園的草木扶疏。「林黛玉的娜裊善感,薛寶釵的嫵媚穎慧,還有!金陵十二金釵。要是!我能像賈寶玉那樣,活在那個年代,與她們同遊於滿畫樓的春柳春花間!該有多好~」大度山!磐頂的象牙塔裡,往往!當程泉,寤寐夢醒時,心中!總有此感。寒假期間,又或許,程泉!把自己!在象牙塔裡關太久了,朝夕之間心之所繫都是"紅樓夢"的情節;且與世隔絕既久,腦袋空空,有時候!程泉,更會把自己!就幻想成"紅樓夢"裡故事中的主角,乃至夢裡的景物!竟也越見清晰。

歷歷在目的紅樓夢情節,甚至!有時候,程泉!還會在夢裡,字句清晰的看見,有人留下的詩詞;譬如,這夜,程泉!似乎,在夢裡的一間陋室裡,又看見了!有人在桌上,以毛筆字!留下"紅樓夢"的這闕詞─「陋室空空、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蛛絲兒結滿雕樑,綠紗今又在蓬窗上;說什麼!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昨日黃土隴頭埋白骨,今宵紅綃帳裡臥鴛鴦。金滿箱、銀滿箱!轉眼乞丐人皆謗;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訓有方,保不定日後做強樑;擇膏樑,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因嫌紗帽小,致使!枷鎖扛;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寤寐之間,甚而,程泉,似乎偶還或聽見有悲傷的歌聲,飄蕩─『我千金再難買妳回眸一笑那寸光陰 ~妳如果有讀到我的故事我想告訴妳這一生最後的日子我過的很淒涼悲傷 。千千萬萬的話縱然想對妳說寂靜的夜卻再沒一點點聲音,唯有我慘白心湖滴血。 一朵玫瑰蓓蕾今夜乾枯了的花瓣被風吹得到處飛 ~"某年某月某日妳認識的我已死;"因為離開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度山我們誤入現實的世界,而喚醒了詛咒的魔鬼~讓我就只剩下夢才能活到今夜 。妳如果沒有愛我一輩子我說那我也將恨妳恨到死,風吹許多年我早已腦死在一個小小的房間,面無表情的我面對失去的一切都視而不見 。我千金我再難買妳回眸一笑那寸光陰的夢堙A我與妳又陶醉在風花雪月中狂醉~後來我卻看見我們的夢紛紛瓦解破碎~ 讓我千金再難買妳回眸一笑那寸光陰。一個做夢的人我夢死在夢堣S夢回年少大度山~風吹苦悶的夏夜美麗與淒涼因緣際會;夢堷我又走回那個雨夜~讀著我們那些留在纏綿後的誓約。但~~我千金再難買妳回眸一笑那寸光陰....』。

『唉~~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反正,遲早總是要散的;不如!大家,趁早!就都散了吧~~~』牆邊一盞昏黃的檯燈照耀處,只見程泉躺在床上,喃喃喃自語的!從滿嘴夢囈中乍醒。此時,長夜漫漫窗外北風忽忽,恍若象牙塔裡的房間依然寂靜,唯程泉!夢醒後,內心!總突然感到,一種無限的空虛,甚有點悲傷難扼。「樹倒了猢猻散」或許,是近開學前的這幾天,程泉!正看到"紅樓夢"後半部的章回;而此時,正值!林黛玉!含怨而死,賈府!被朝廷抄家,家道中落!分崩離兮,十二金釵!個個勞燕紛飛!更下場淒慘。此時,紅樓夢裡!一股悲傷的情緒,似乎!也感染了程泉,而這大概!就是,心理學所說的"自我催眠"吧;看戲看的太入迷了!更讓!寒假,獨自!住在象牙塔的裡的程泉、對故事中的結局!竟同感淒涼。事實上,唸高中時!當程泉,第一次看"紅樓夢"便有這種悲戚的感覺;只是!事隔幾年,溫故知新,再次!看紅樓夢,這種悲戚的感覺!湧上心頭,又讓程泉的惆悵!更強烈。「古時候,寫書的人!是沒有酬勞的,況且!寫"紅樓夢"這種言情小說,在當時!更是會被、所謂的讀書人看不起。既無利、也無名,那紅樓夢的作者,為何!要用這麼大的心血、去寫紅樓夢呢?他的心中!一定有很多的惆悵、遺憾吧~」寒假!寂寞的象牙塔裡,程泉!夢醒時分,內心之中!既有了惆悵情懷;一種迷惘!千絲萬縷,迫使他卻又不得不去想,關於!"紅樓夢"這本書的作者,當初!寫作背後的心情。

「紅樓夢!這本書的作者,應該!就是故事裡的賈寶玉吧,因為!有太多遺憾,這才!迫使他!不得不寫;只是!既然!都花了那麼大的心血去寫;最後!為什麼,卻又不把它完成呢?何況,一大部的作品!花了他一生的心血,都打了一百多萬字的稿;最後!卻沒完成,那他的生命!不會留下更多的遺憾、痛苦嗎~」時空!已相隔數百年,雖說!程泉!也把自己,幻想成故事中的人物;甚或!把自己幻想成作者,試圖!想知道,當初!他寫作紅樓夢的心情。不過!此時,話說!程泉,是一個!從小到大!連作業都不寫的學生;一時半刻,憑他!又怎麼可能,想像得到!紅樓夢的作者,數百年前!寫作的心境。只是!這種幻想,紅樓夢的作者!當初寫作的情懷,若有似無間從此卻始終在程泉的腦海縈繞;或許這像是一個謎,讓他想明瞭,又或許這是一種象牙塔裡孤獨的嚮往。無論如何,這長期的思索,似已在程泉的內心之中,不知不覺,漸漸將他"自我催眠;鎮日想著─「紅樓夢的作者~~最後他寫的!心灰意冷了嗎?還是!壯志未酬身先死;或是,現實環境中!有更讓他痛苦的事,所以!讓他不得不放棄。哼~~真是個意志不堅,沒用的東西;如果是我,我才不會跟他一樣半途而廢~」"。 X X X

寒假!已近尾聲,程泉!除了!沉浸在"紅樓夢"小說的故事外,也不能說!其他!就再一無所得;至少,此時!在程泉!冷清的房間,牆上!就多貼了,好幾幅的裸女素描。這幾幅牆上的裸女素描,都是!程泉!在寒假裡畫的;而!若你注意看的話,會發現!有件怪事,那就是!每一個裸女的長髮、竟都是綁著辮子。因何如此,容後!再說。先說,學校,既然!要開學了,當然!程泉!也不能、再一直都躲在象牙塔裡"冬眠"、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況且,離學校!開學的日期已近,有許多學生!也已陸續返校,而!"東海別墅"也已不似寒假時冷清。歷經一個寒假,大度山!彷彿!又冬盡春來,而!路上!久別重逢的老朋友,偶遇了!彼此問候!更份外熱情;趁此,萬物甦醒的氣氛,這天,程泉!也抽空!到"東海別墅"買了份報紙,打算!把自己與這社會疏離的一個月、再接上軌。....

四、89年台灣社會運動、與政治改革

「1989年2月x日大度山日記:這個寒假,你是不是把自己關太久了!已忘了如何和別人交往;你該不會已忘了!如何去關懷別人,該不會忘了!如何去套交情。或許!你只是一隻迷失在井底的青蛙,或許!你是掉入了空虛的陷井;忘了!人只有活在鬥爭中才有快樂。快開學了,醒醒吧。現實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人際關係!才是最重要的。是的,我也該收拾收拾寒假的心情,好準備!大三下學期的開學了~」

「1989年2月x日大度山日記:振作起來,為免與社會脫節太遠,今天,出門!去買了份報紙來看。只是!報紙一翻開,還不是一樣!不是!又有縣市議員、被槍殺死在路邊;就是!街頭到處、又是有人在吶喊、抗議。唉~民主!不民主政治,政客!還不是!都是為了政治鬥爭,於是愚化人民、教育人們為他們拋頭顱、灑熱血;為的只是滿足他們的政治野心、慾望、及利益。"教育",說穿了!其實,也不過是!當權的政客,控制人們思想最有利的工具。或許吧~一個人越具野心及侵略性,在這世界!則越受人重視與肯定;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大度山!「東海大學」學校!快開學了。程泉!為了迎向自己的大三下學期,這天!特出門、買了一份報紙,試圖瞭解一下;時下的社會!發生什麼事,好再連結上!自己寒假、與外界脫節的這一個月。「x縣議長,凌晨!被早起運動的民眾發現,身中兩槍!死在xx路邊。據悉!該議長俱黑道背景、雖已漂白!槍槍身中要害...」「前年成立的新政黨,民進黨立法委員在國會殿堂立法院,與執政黨!大打群架。朱x正!跳上主席台拉扯麥克風...建請!李登輝總統、解散!萬年國會...」;「豬農,雞農,菜農,因豬價、雞價、菜價狂跌,生活無以為繼;x日!在民進黨多名立委!率領下,到台北遊行抗議。大馬路上!小豬四處亂竄,雞蛋、高麗菜滿天橫飛..」 「女權團體日前!在台北遊行;高舉標語"只要性高潮,不要性騷擾" ....」。「立法委員即將改選,據悉!有多位黑社會幫派的大哥、都將投入選舉。...國家大政 .."黑牛"與"金牛"買票傳聞不斷...」才看了報紙的第一版、與第二版的國家大事,坐在底毯上!看報紙的程泉,已頗感不奈;因為,這類的新聞,自前年!"國民黨"宣布"政治解嚴"以來,幾乎!便天天都在報紙、與電視新聞!上演。

「釋放政治犯,重新定位高雄美麗島事件~」「國民黨必須為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道歉~」前年!也就是,程泉大一那年,自"政治解嚴"後;隔年一月,威權統治的蔣經國過逝,從此!台灣社會,可說是"人民束縛頓除,不知所措",各種!抗議、遊行活動!烽煙四起。即使!有些老師及同學,在學校裡!甚至在課堂上,也開始!熱衷的談起政治話題;然而,程泉!對這一切,可說!始終冷漠、與不感興趣。不過,偶而,程泉!在寫報告時,時下!"社會脫序"與"社會解組"的現象;倒是!提供了程泉!許多"剩餘價值",讓他可以用"社會學的理論"與"心理學的理論"來分析這些社會現象。

事實上,程泉!自上大學,這幾年以來,似乎!就與外面的社會,有點疏離與脫節;因為!大度山,原本!就地處荒涼,加之"東海大學"長長的紅磚圍牆,似乎!更把學生都圍在圍牆內,彷彿!自成一個國度。況且,"東海大學"的學生宿舍,除了!老舊的床與書桌外!也沒有電視;因此,程泉!在學校住宿了兩年,幾乎!已習慣了與世隔絕、與不食人間煙火。雖說,程泉!大三!已搬出學校宿舍,住到了外頭;不過,程泉!卻也已習慣了不看電視,頂多!隔個幾天!到圖書館翻個報紙,以瞭解時事。至於,寒假期間,學校的圖書館沒開,所以!一整個寒假,程泉!對外界的了解;大概!也就僅止於,今天!買的,手中的這份報紙。「...全民瘋狂的大家樂賭博,"愛國獎卷"停止對獎後,賭風已稍滅;不過,自"組頭"又引進"香港六合彩",民眾簽賭的賭風!似又復燃 ....」「股市!新春開高走高,一年來!指數已飆漲三、四倍;一名計程車司機,暴富成千萬富翁 ...」;程泉!翻到了報紙的社會版,似乎!所見!仍是這一兩年來,讓台灣全國民眾,陷入!狂熱的金錢活動「黃金股票營業員、月薪千萬!讓人稱羨..;菜市場到政府高官,人人都在談股票。股市大戶!呼風喚雨,挾銀彈!將挺進國會殿堂...出將入相...」。

台灣社會,自政治解嚴後的社會脫序現象,這兩年來!可謂越演越烈。除了,各種政治運動的衝撞權威體制外,而被國民黨!高壓統治五十年;累積的一股能量!更藉著金錢遊戲,在社會上!金權、奢華與暴力結合!四處流竄,真可謂!是個物慾橫流的年代。即使,程泉!這幾年、居住在荒涼的大度山,且大部分!都被圍在"東海大學"紅磚圍牆內、與世無爭的國度;不過,從手中的報紙,程泉!依然!能感覺到,這兩年來!台灣社會追名逐利、全民陷入的瘋狂狀態。確實,程泉!在剛看完報紙,受到一股情緒的感染,似乎!也點渴望!自己能早日畢業,以加入!這場台灣社會金錢遊戲的競逐;甚至!夢想,搞不好!自己也能因買股票,而!一夕變成巨富,從此!西裝革履!變成社會上的成功人士。而當然,此時!程泉,渴望!成為有錢人、成功人士的夢想;這又不得不歸功於,報紙媒體的"教育"。「張健和林棟樑,似乎!對股票蠻也都有興趣的。還有!班上!也有同學在玩股票、期貨;有機會!我應該多聽聽他們,談這方面的事才是。以免!將來畢業!跟不上別人~」看完了報紙,程泉!點了一根煙,心有所感;而後,程泉!又四下張望了自己的房間,順便!坐在地毯上,就欣賞一下,自己寒假畫的!貼在牆上的裸女素描。

「可惜~我只幾張惠芬學妹的相片。而且!都是上個學期,迎新露營時拍的;都是合照,沒有獨照。不然,我就可以!把惠芬的臉龐!畫的仔細點,或許!長髮披肩的樣子~」望著牆上的裸女素描,程泉!抽著煙,不禁!有點砰砰然心動。或許別人!看不太出來,但!程泉!自己的心裡!是知道的;其實!牆上幾張裸女素描,那裸女的臉龐,程泉!都是根據惠芬的相片!而畫的。也因為,程泉!擁有的,幾張惠芬的相片,都是!惠芬!上學期,剛上大學!在社工系的"鐵砧山迎新露營"時、拍的;而!當時,惠芬!是綁著辮子,所以!程泉,畫出來裸女素描,裸女!也都是綁著辮子。「牆上!素描的裸女,是惠芬~」這是!程泉,藏在自己心中的小秘密。當然!程泉,並未看過惠芬裸體,或許!該說,他這輩子!根本!都尚未真實的看過女人的裸體;所以!素描中的裸女!肩膀以上,程泉!是看著惠芬的相片、畫出她的臉龐。至於,裸女的肩膀以下,程泉!則是根據自己買的"人體素描畫冊",來畫出惠芬!裸露的身體。即便如此,當程泉!一筆一畫在畫著裸女素描的時候;難免!心中!卻仍也總有一種,正在以筆觸!遍撫惠芬全身每一個部位、幻想!每一寸肌膚的興奮。

五、裸女素描的遐思

且說,程泉!抽著煙,看著牆上裸女素描,或坐姿、或站立、或臥躺;其中!有一張躺臥的,遠看去,似乎!乳房的部分,碳粉有點不均勻,所以!看起來不太自然。於是!只見,程泉!刁著煙,從地毯上起身!伸著指頭,便往那裸女素描的乳房上!輕輕的抹;試圖把碳粉抹勻!讓乳房的形狀、看起來更自然。只是,程泉!伸著指頭,在裸女的乳房上輕輕的抹著,又看見!那裸女的臉龐!就是惠芬;一時間,程泉!竟有種錯覺,彷彿!自己!正在撫摸著惠芬的乳房,而且!惠芬!竟還對著他笑。「~什麼時後,我才能真的撫摸到女人的乳房?」抹著,摸著!裸女的乳房,又想起惠芬,程泉!不禁!竟感到一陣心血澎湃;而後!程泉,深深吸了口煙,長長的吐了一口霧,一時!竟不忍把自己的手指,從裸女的乳房移開。或許,是望著裸女的臉龐,想及惠芬的緣故,只見!程泉的嘴角,突然!蕩起一絲詭異笑;接著,就用自己的指尖,往裸女素描!身上的其他部位輕撫。

「快開學了,又可以!見到惠芬。這個寒假!還跟惠芬通了幾封信,過年前!還鼓起勇氣、打了通電話給惠芬。跟大一、大二!以起來,今年!這樣!追女朋友,我應該算!有進步了。再來!開學後,我應該!積極點,多找機會!與惠芬約會;加油~搞不好!這學期能追到惠芬。到時候!或許,我就可以,真的!撫摸她的乳房了;甚至!真的,看見惠芬的裸體~」指尖!滑過裸女素描腰際的曲線,又!輕撫過小腹,只見,程泉臉上!帶著一絲詭異笑;或許!想著惠芬的胴體,越想越興奮,只見!程泉!情不自禁,竟把自己的指尖,又移往了裸女!躺臥交叉的兩腿間、輕撫大腿內側。一個二十初頭的大男孩,可說!此時,程泉!對男女的情慾正強烈,且身邊的同學、朋友,或!男女同居,或!戀愛,更有許多!都有性經驗;而!這對始終追不到女朋友,所以!性慾,長久!始終處在壓抑狀態的程泉來說,可說是!既羨慕又嫉妒。事實上,程泉!看過男女做愛的A片,也收集過!幾張色情圖片,不過,似乎!這並無法疏解,他對性慾的渴望;日夜思之!情緒感染,反而,似乎!卻更加強了程泉,渴望女人的胴體幻想。

「唉~大三了。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跟女人!真的做愛。惠芬,大概是我唯一的機會了,如果!追不到惠芬;恐怕!這大學四年,我都沒有機會!跟女人做愛了。再來!畢業後!去當兵,又更沒機會交女朋友。喔~真是!讓人苦悶、鬱卒~」一想到!經過了一個學期,似乎!自己跟惠芬的關係,都沒有什麼突破性的進展;程泉!不禁!又感到苦惱。再說,程泉對於自己,什麼時候!才能真的交到女朋友,並且!共赴雲雨!兩情相悅的男女纏綿;而後!讓自己膨漲的性慾,得到徹底的解脫。撫摸著!牆上的裸女素描,一思及此!程泉!卻總覺得;那竟好像是!遙遙無期。.....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