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章89水頭山莊大戰康輔營二籌會議

一、89康輔營二籌會議

1989年,三月的第四個星期,距離!"水頭山莊康輔營"出隊!只剩兩個星期。入夜後的大度山,水銀燈的光暈!照耀的草坪,彷彿!鋪了薄紗的矇矓;而!滿山茂密的樹林裡,從小徑!通往幽邃的地方,更彷彿!有精靈嬉戲。話說!由於,"水頭山莊康輔營"將近,於是!這晚!從七點開始,康輔社九屆的藍衣幹部、正與!十屆的準藍衣幹部,在乾河溝旁的社址,開"水頭山莊康輔營"的二籌會議。時節!正值初春,所以!大度山!今晚又起霧了,且霧越來越濃。從剛入夜,矇矓的康輔社址窗外,程泉,偶而!隱約!還能看見來往的人影、與樹影;而!隨著二籌會議的夜越來越深,也不知!從何時開始,當程泉!張望窗外,卻見!窗外!只剩一片白霧霧濛濛。『今晚的二籌,我們的進度,必須要確定!這次康輔營的所有活動,還有!每個人必須報告,自己!負責的活動詳細的細節~』由於,二籌會議的進度,每個人!都必須分分秒秒的報告,自己負責的活動時段、詳細流程;因此,三天兩夜的"水頭山莊康輔營",三十幾個的活動時段,其實,這晚!大家!也都有了奮戰到天亮的準備。『既然,這次!康輔營是以叢林野戰包裝,所以,我想!是否我們在各組的職稱上,也要做個配合;像是!把執秘,就改成總司令什麼的。還有,為了符合包裝,我打算!向救國團借迷彩服;這樣!大家穿迷彩服,也會!比較像軍人!有叢林野戰的氣氛~』二籌會議!仍是由進修長阿秀主持,而!在各組組長,工作進度報告過後;大家!也針對營隊的包裝,又討論了一下。

『好啊~執祕改成總司令。然後!我建議,林棟樑!除了!穿迷彩服,應該!再戴支墨鏡,這樣!會比較有總司令的架勢~』會議剛開始,大家!興緻博博,只聽!點子特多的志傑,立刻!提出了建議;而,陳篤!聽了志傑的建議後,馬上!也又補充、說『嗯~基本上,我贊同志傑。不過,我另外建議~林棟樑!上半身穿迷彩服,那下半身,可以穿件!"花短褲";然後,總司令的綽號~就叫"小花總司令"。呵!呵~』。林棟樑!聽了陳篤的建議後,誇張的!做了個!佯裝從椅子跌到地上的動作;而後,林棟樑!大笑的回應、說『哈!哈!哈~這個建議很不錯。不過,這樣子!我看起來,不是!會很變態。喔~我得!再考慮一下,太犧牲了~』。『好啦~那就這樣。進修組!改叫參謀總部,組長!叫參謀部長;活動組!改叫國防部,組長!叫國房部長。然後,生活組!改為政治總作戰部,組長!叫政治做戰主任;至於!器材組,就叫後勤補給部,組長!叫後勤補給司令...』。...xxx

程泉,蠻喜歡!大度山起霧的。尤其!大一,大二!住男生宿舍之時,每當!大度山起霧,即使!三更半夜,程泉!也總喜歡一個人!走在校園亂逛;或穿過相思樹林,或!走過!紅牆灰瓦四合院,享受!那種空山無人!只有迷霧漫漫,何似在人間的神秘感。再說,"水頭山莊康輔營"二籌會議這晚,當山上起霧,程泉!就一顆心躍躍欲試,彷彿!一種原始的渴望在耳畔吶喊;不斷的呼喚著程泉,到大度山的迷霧中去散步。只不過,康輔營的二籌會議,由於!要跑的活動流程,與討論的細節很多,因此!會議從晚上七點開始開會後;除了!短暫的上廁所時間、與組內會議外,阿秀!幾乎!都沒給大家休息的時間。而!程泉,人坐在社址裡開會,也就只能期待,希望!山上的霧不要散去。『好~現在,時間,已經十一點半了。十二點!社址這裡,就會熄燈;所以!我們要轉移陣地,到夜間部大樓繼續開會。然後,在轉移陣地之前呢,我們就利用這個空檔,來玩一個角色扮演的回饋遊戲~』二籌會議,約跑完了一天半的活動流程,而時間!已深夜十一點半左右,此時,阿秀!一貫的,在冗長!枯燥的籌備會中;她總會安排個!回饋的心理遊戲,以提振大家的士氣,與增進!夥伴間彼此的了解。之後,只見!阿秀,走到!牆邊的白板,拿起了黑色的油性筆,並在白板上!畫了一間屋子;接著,只聽!阿秀對大家、說『好~這個!角色扮演的回饋遊戲,我就叫它"水頭扎記"。現在,大家!看白板上的這間屋子。這是一間空屋子,然後!如果,它要變成一個家;那就還欠缺很多東西。所以,等一下呢~大家!一個一個上來,用紅色油性筆!在這個屋子裡,畫上一個傢具;或者,也不一定畫傢俱啦。看你覺得,這個屋子!如果要變成一個家,還少什麼,你就畫上什麼就是了。懂了嗎。好~現在!我就先畫一個太陽;接著!你們也一個一個上來畫~』。

大度山!迷霧籠罩的康輔社址,只見!阿秀,在白板上!屋子的上方,畫了個太陽後;接著!社址裡,約二十個人,一一!也陸續!走牆邊的白板上,各自!幫空屋子,畫上!自己認為它少的東西。而!白板上原本的空屋,漸漸也豐富熱鬧起來,只見!有人畫電視,有人!畫車子,也有人!在屋子旁,又畫了間小狗屋;至於,林棟樑!上去畫的是一條屋外的路,而!志傑!畫的屋頂上的天線。『啊~我畫的這個是門,一個屋子!沒門行嗎~沒有門!怎麼進出~』只見!陳篤,在白板上的空屋,一本假正經的!畫了扇門;之後,徐文,也上去畫了屋頂下的一根樑柱。『啊~屋子!都被畫滿了耶,我還要畫什麼~乾脆,我把!屋簷加上一個燕尾,讓它變飛簷!好了。這樣!比較漂亮~』眼見,社址裡,約二十個人!都上去畫過了,輪到!國安!上去畫;只見,國安!就在屋子的屋簷,畫了個!翹高的燕尾,讓它!看起來像間廟。至於!程泉,是最後一個上去畫的,而!見到!國安!是在瓦下的屋簷、畫燕尾;於是,接過了國安手中的紅色油性筆後,程泉!順手!便在屋頂上的兩邊、各也都加上了個燕尾。琉璃瓦!燕尾飛簷,頓時,原本的一間屋子,似乎!真變成間廟。

康輔社址裡,牆邊的白板旁,待所人!都畫過,只見!阿秀,手拿油性筆筆,指著白板上的屋子,便對大家!開始講解、說『好~大家!都上來畫過了吧。然後,現在!我們一個一個來看。就從執祕開始好了。林棟樑,你畫的是什麼~』。只聽,林棟樑,回答『呵~我畫的是,屋子旁的那條~"大馬路"~』。『好~林棟樑!畫的是,屋子門口的這條路。那現在!大家就說說─屋子門口的這條路,對於!這間屋子而言、有什麼意義或重要性。來!大家腦力激盪~順時鐘,每個人!都要發言~』緊身的牛仔褲,蓬鬆的捲髮!綁著馬尾,只聽!阿秀!鏗鏘有力的講話;而後,阿秀!指著白板上,屋旁的馬路,又說『好~!那就從我第一個開始,做示範好了。我認為,這條路的一端是通向屋子,而另一端!應該是,可以通向無限寬廣的地方...。再來!陳篤,換你~』。阿秀!說完話,只見,陳篤!戴著方形銀框眼鏡的臉,遲疑了一下,望著白板,接著!說『啊~啊~啊~路~不要坑坑洞洞,不然!人會跌倒。呵~』。『呵~路~可以讓人踩來踩去,而且!日曬雨淋,卡車開過,都堅固有用~』志傑!說;而後,又人問『ㄟ~林棟樑,你的這條路,是石頭路,還是柏油路...~』。之後,有人說『嗯~柏油路,可以把無用的瀝青化為有用,而且!是康莊大道~』;也有人說『路~可以引導人,吸引人!走進屋子,說服力十足~』;『路~可以帶領屋裡的人,去他想要去的地方!讓人信賴~』...。大家! 望著白板,大多一本正經的!一一的說出,自己對門外那條路的看法;不過,當然,也有人!會開玩笑,像!穎人!就說『嗯~路。總是!會讓我想到,有穿迷你裙的小姐,走在路上...~』,引得!大家一陣輕鬆的哈哈大笑。

『好~大致上,大家!都已發表過,對林棟樑!這條路的看法。然後,林棟樑,對大家的說法,你自己!又有什麼看法~』聽完!大家對路的說辭,阿秀,轉而!問林棟樑;而!林棟樑,則做了個鬼臉,引得大家一陣笑後,回答『ㄟ~很好,很好。我會記住的~"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不過,對於!那條路的另一端會通向何處,其實,我自己!倒也還不太清楚。呵~開玩笑、開玩笑。大家!繼續~』。『好~大概,這個角色扮演的回饋遊戲,規則!就是這樣。然後~接下來。這個屋子的門,是誰畫的~』回饋完!林棟樑畫的路,接著!阿秀,指著!屋子的門問;此時,只見!陳篤,舉手!回答『有~門~我畫的~』。『好~接著,那大家!就來說說,對陳篤,這個門的看法~』阿秀!說完;接著!自己,又先說『嗯~大家!進門時,最好~不要用踢的~』。之後,林棟樑!根著說『門裡~有滿屋子的寶物~』;玲玉則、說『門~如果!鎖著。那要有合適的鑰匙,才能打開~』。志傑說『進門後~入寶山,不要空手而回~』;而,十屆的小蘋、說『門~可以!抵擋強風豪雨~』。國安!説『最好~把門改成透明的門,或自動門~』。至於,愛珍說『陳篤的門口~可以貼著對聯。寫"門有千竿竹,家藏萬卷書"~』;而!這個恭維的說法,更是讓!一向愛耍寶,臉上!看起來!總是老不正經的陳篤,一時!尷尬的,笑的!都有點不好意思。

近午夜時分,大度山!滿是迷霧。因為,午夜!十二點,整個校區!都會準時停電、熄燈;因此,男生宿舍,女生宿舍,這個時候!大概!所有人都睡了。唯有!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因!康輔營的二籌會議的空檔,大家!正做角色扮演的回饋遊戲,所以!仍不時!有笑聲傳來。『好~志傑。畫的是屋頂上的天線,那大家!就說說,對這支"屋頂上天線"的看法。大家!把握時間,校區!已經快熄燈了~』此時,阿秀!仍把握校區熄燈前,帶領大家,玩著回饋的遊戲;只聽,十屆的周為、回饋!志傑的天線、說『嗯~這支屋頂上的天線,像是電視的天線;可以吸收到許多資訊~』。接著,又聽小蘋説『天線,裝上大、小耳朵,可以!讓屋裡的人、認識更多的東西~』;至於,玲玉,則是說『嗯~我覺得,志傑的這支天線,不但!是可以轉動的;而且!可以照顧到四周~』。『ㄟ~我覺得,這支天線,應該!不止吸收資訊;還可以!把資訊傳播出去~』阿秀,也說了!對志傑,屋頂上的天線的看法。而!確實,志傑的角色,也就像是!康輔社的天線一樣,總不斷的!從外面,帶回許多!多彩多姿的創意;或笑話,或短劇,或團康,或辦營隊的構想...,而且!康輔社的許多驚人之舉,似乎!也多是!來自志傑,異想天開的自信。

『好了~再來,輪到!太陽了,太陽是我畫的。所以,我在這裡規定,只能說好話,不能!說 壞話;因為,我"幼小的心靈"是很脆弱的~。呵~開玩笑的啦,大家!有什麼,就說什麼吧;如果!受到太大的打擊,我也只會,含著淚默默的接受~就是了~』角色伴演的回饋遊戲,終於!也輪到了,大家!說說,對阿秀!畫的太陽的看法。而此時,只見阿秀,站在白板旁,一向!剛強的臉上,似乎!略露!難得一見的羞澀;只不過!阿秀的皮膚很黑,因此!看不來!她有沒有臉紅就是了。然而,陳篤!是不會注意到這些的,只見!陳篤,只是!迫不及怠,第一個就發言、一口台灣國語,結結巴巴的說『啊~啊~~太陽光太強烈了。而且,現在的這顆太陽,又是!天空原本的九個太陽,被射的!剩下的最後一個;所以,這顆太陽,有多強悍,可想而知~』。『陳篤~你...』才聽陳篤的說法,阿秀!兩眼一瞪,原本的羞澀不見了,又換回了!一臉的精明強悍;只見,阿秀!手裡拿著白板筆,直指著陳篤,似乎!恨不得!手裡拿的是一把尖刀,可以!立刻把陳篤戳死,好讓他閉嘴。所幸,愛珍!立刻跟著發言,嬌聲嬌氣的!幫陳篤解圍,也幫阿秀開脫的、說『ㄟ~陳篤,阿秀的太陽光!雖然很強,但!偶而,還是會被烏雲蓋住。所以,你們不要只是看一面嘛,其實! 阿秀,也是有很女人味,溫柔的一面哦~』。跟著,玲玉,也接了愛珍的話,又說『嘻~對呀。太陽,可以讓人脫下厚外套。而且!當太陽是很辛苦的,每天!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天天!都那麼規律;這樣,大家!也才知道,什麼時候!該工作,什麼時候!該休息呀~』。而後,只聽!胖胖的傅融,圓圓的臉,笑的!像是加菲貓的、也補充說『嗯~當太陽確實很辛苦。而且!因為太習慣,所以!大家都忘了她的存在。不過,在這裡,我還是!得說句老實話,那就是~想要"登陸太陽",似乎!還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而且!就算"夸父追日",最後!也會在半路累死。哈!哈~』。『呵呵~傅融!你這樣說,好像! 阿秀,不可能"追到男朋友",太殘忍了~。我倒認為,阿秀的太陽,應該,偶而!晚上!也要變月亮;畢竟!月亮,人類!還是!可以登陸月球的~哈哈~』。...

九屆的玲玉,畫的是! 一隻屋裡的蚊子。『那隻蚊子,看起來!很像畫眉鳥。畫眉鳥~需要被人!照顧疼愛~』『那隻蚊子,是不是!埃及斑蚊,會不會!吸血~』『蚊子的聲音很好聽;蚊子出現,大家!就熱鬧了~』『蚊子~是由孑孓長大的很不簡單。而且!那隻蚊子的樣子,應該!已進化成鳥~』『鳥~可以停在天線上~』...。

加菲貓,畫的是,屋子的屋瓦。『屋頂!沒有屋瓦,不像屋子,而且!屋子會漏水~』『遠看~還是!很不錯的,只要!大家!不要太挑剔~』『屋瓦~雖然!便宜,但很平實~』『屋瓦,可以!蓋到整間屋子;保護屋裡的東西~』『屋瓦,通常!都是很重,很有份量的~』。...

十屆的小蘋,畫的是!屋子裡的電視。『電視是彩色的~』『不僅,娛樂大家,更有豐富的內容~』『電視,不能看太久,不然!會讓人沉迷~』『電視~把房間的門關起來後,可以!偷偷看A片~』『小心輕放,搬電視,別把電視,碰壞了~』...。

國安,畫的是,屋頂下方的燕尾。『燕尾,用的是!上好的材料,雕刻精細,表現出所有才華~』『燕尾的飛簷太尖銳,應該!可以磨圓一點~』『燕尾~在屋頂上,可以!盡情享受和風吹拂;而且!屹立不搖~』『燕尾,是房屋支柱的延伸,而且!雕龍畫鳳~』『燕尾,在屋頂,不像!房子裡熱鬧~』。...

李雯,畫的是,屋頂的煙囪。『煙囪!很重要,因為,每天!煮飯,生活!都要靠煙囪~』『聖誕老人,會從煙囪掉下來~』『煙囪,是屋子出氣的地方;沒有煙囪,整個屋子、會烏煙瘴氣~』『煙囪~四平八穩,屹立不搖~』。...

程泉,畫的是,屋頂上方的燕尾。『屋頂上的燕尾,跟天線很接近;可以多接收資訊~』『屋子的另一個燕尾,而且!接進煙囪;天天!都在冒煙。所以,煙要少抽一點~』『屋頂燕尾的煙,可以!飄到天線之上,也可以!飄過路上~』『屋頂的燕尾折斷了,屋子!會難看~』。 ...

張儡,畫的是,屋裡的一坨大便。『大便,走路時!大家!要小心,不要踩到~』『屋子裡的大便,很受重視~』『牛的大便,曬乾了,可以當燃料~』『大便,雖然!不太雅觀,但是!人卻總是要大便~』。...

穎仁,畫的是,屋裡的老鼠。『老鼠,很喜歡到處爬,可以步步高昇,爬得越高看得越遠~』『老鼠很聰明,而且!反應很快~』『那隻老鼠,看起來,像是!不會咬破布袋的"錢鼠"。所以,不會在屋裡!到處亂啃,不是害虫!沒關係~』『老鼠,要小心,不要撞到大便~』『老鼠,從煙囪!到屋裡到處走,人際!關係很好~』...。

徐文,畫的是!屋裡的橫樑。『有樑柱,屋子!才會結實,不會垮下來~』『屋子的橫樑,能平衡自己,調適自己;給整個屋子安全~』『橫樑下,應該!多加幾根柱子;這樣!橫樑會比較輕鬆,屋子!也會更穩固~』『屋子的橫樑,是老鼠走過的地方~』『沒有橫樑,屋頂!會撐不住~』。

惠如,畫的是,屋外!種在土裡的蘿蔔。『蘿蔔!是很營養的食物,而且!很多功用,還可以!曬成蘿蔔乾;吃好幾年,都不會壞掉~』『蘿蔔~長在土裡,可以讓大家欣賞;取悅大家,帶給大家快樂~』『想吃蘿蔔,就得照顧蘿蔔園。小心,不要被老鼠!偷吃了~』『蘿蔔!燉排骨,很好吃。清淡,不油膩~』。...

周為畫的是,屋子的窗戶。『要裝紗窗,蚊子!才不會飛進來~』『裝上窗簾,窗戶會便的比較好看;打開窗戶,可以!接觸外面的世界~』『屋子的門壞了,可以!從窗戶進出~』『眼睛叫靈魂之窗,所以!窗戶要小心維護~』『常常!打開窗,窗外有藍天~』『希望!這個屋子的窗戶,有一天!能變成門~』。...

二、迷霧中~報數

『哇~熄燈了!已經十二點了~』康輔社址裡,正當!大家,還做著角色扮演的回饋遊戲;不料,天花板的日光燈一閃,剎時!整個社址都陷入一片漆黑。而原本,待社址這邊!熄燈,大家!就要轉移陣地,到夜間部大樓!繼續開二籌會議;只不過,由於!白板上畫的屋子,還有幾個人!尚未!接受別人的回饋。因此,社址裡!襲熄燈後,正當!大家,不知道!該不該立刻收拾東西,前往!夜間部學院;此時,只聽阿秀、說『ㄟ~玲玉。木櫃下面那層,好像!有些以前用剩的蠟燭,妳幫忙!找出來好不好。還有幾個人!沒回饋完,我們就點蠟燭,把所有的人!都回饋完;再去夜間部學院,繼續開二籌好了~』。社址外! 一片濃霧,社址裡!一片漆黑,而!既是!阿秀的決定,當下!玲玉,愛珍,也就七手八腳的摸黑,從牆角的大木櫃裡,摸出了一包!用垃圾袋包著的剩蠟燭;隨後,阿秀!便點了幾根蠟燭,在白板下的鐵櫃上!滴下紅色的燭油,而後!把蠟燭!就立在白板前。『呵呵~蠟燭點這樣,好橡過年的時候,在神祖牌前面!拜拜。阿秀~要不要,順便!再點幾根香給大家;讓大家! 起拜拜~』漆黑的康輔社址!燭光映照,黑夜裡!頓生!矇矓,此時!林棟樑,開起了玩笑;跟著,志傑!略帶!沙啞的嗓音,也接著說『嗯~奇怪。黑黑的,只有蠟燭,這樣!看起來,阿秀!好像!比較漂亮耶~你們!有沒有覺得?呵呵~』。『喔~志傑,沒說,我倒還沒發現。對啊~燭光矇矇矓矓的,你們看!這個時候,阿秀!看起來多麼溫柔,多麼像月亮啊。不是!太陽哦~』胖胖的加菲貓!傅融,一時興起,半開玩笑的!也讚美了阿秀兩句。至於,阿秀,聽了!那些,雖然!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讚美的話,心裡!仍是高興的;只不過,阿秀!強悍的的嘴裡,仍是說『好了~好了。一群狗腿的臭男人,不要再諂媚了,一定是!口是心非~』。畢竟,阿秀!還是比較像太陽的,才點好蠟燭,只聽!阿秀,便立刻!抓緊了時間,說『好了~還有幾個人!沒回饋,我們!趕快把角色扮演的遊戲、回饋完;然後,大家!就要去夜間部學院,繼續開二籌會議了。還有!很多的流程要跑,時間!不早了~』。「時間不早了~」滿是迷霧的大度山,時間!怎麼會不早呢?其實,現在!才剛過午夜,凌晨時分而已。

迷霧濛濛的大度山!何似在人間,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裡,泛著燭光與笑聲;待!角色扮演的遊戲,所有人!都已回饋過。只見,一群!穿著康輔藍衣與紅衣的人,便收拾了東西,滅了社址的蠟燭,走出了社址的門外;踏入了!滿山的迷霧裡。只聽,陳篤,才走出門,便仰天長嘯,大喊『啊~準備!前往"文理大道",最頂端的夜間部學院,繼續!"水頭山莊康輔營"二籌會議,下半場的奮鬥吧~』。『啊~我時常漫步在小雨中,在小雨中回憶~。小雨像一首小詩,常縈繞!我心底...』大夥!才走入康輔社址外的此時,迷霧中!只聽!陳篤,早已扯開嗓門,五音不全的,像是在"唱國劇"般的,唱起了歌。阿秀聽了,眉頭一皺,立刻!不假辭色的說『喂~陳篤。這是霧,不是雨!好不好。有沒有常識啊~』。而!陳篤,聽了阿秀的話,果真!立刻改口、改唱『啊~我時常漫步在"小霧"中,在"小霧"中回憶;"小霧"!像一首小詩,常縈繞!在我心底...』。『哈!哈!哈~我時常漫步在"小霧"中,在"小霧"中回憶...。哈!哈哈~』一行人!三三兩兩,從乾河溝旁,走向!信箱間前的小廣場;此時,有幾個男生,也同陳篤!一唱起了那陰陽怪調的歌,且在迷霧中!邊唱!邊笑。此時,玲玉,正與!愛珍,還有阿秀!走在一起,三個人!聽了陳篤,那破鑼嗓的歌聲後;玲玉!自然!便向著迷霧中!陳篤模糊的身影、大表抗議的喊『喂~陳篤,你們~真是!太不浪漫了。唱那什麼歌啊~走在霧裡散步的氣氛,都被你們破壞了。難道,我們康輔社的歌本裡,就沒有!正經的,關於霧的歌嗎~』。

『啊~有啊~。~"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霧~無覓處...』行經!信箱間前的小廣場,才聽見!玲玉的抗議,迷霧中!只聽,陳篤!立刻!又唱起了另一首歌;只不過,依然!像是在唱國劇似的,且白茫茫的濃霧中,但聽見聲音!卻不見人影。踩著欣餐旁的階梯而上,一行人!延著大學路旁的海報牆而行,迷霧中!只聽,玲玉!又對身邊阿秀、說『今晚,霧好濃哦~才隔著幾步路,就看不見前面的人了;怪可怕的。哎呦~也不知道,人都走到那裡去了~』。而!阿秀,才聽見!玲玉這麼說,扯著!嗓子,便往霧裡、喊『喂~陳篤。叫大家!報數一下,玲玉說~霧這麼大,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不見了~』。『好~大家!報數。我~一~』迷霧中!陳篤,聽見了阿秀的話,果真!便開始報數;接著,迷霧中!又聽見!像是志傑的聲音,喊著『二~』。『三~』『四』『五』....延著海報牆而上,迷霧中!看不見人,但只聽見!傳來一一報數的聲音;而!待,報到了『十九~』,此時,阿秀!問玲玉、說『~我們今天來開二籌會議的,總共是二十個人,對吧~』。『二十~』『二十一~』這可不得了,阿秀!才說,今晚!來開二籌會議的,應是二十個人;可!一一報數,卻竟!報到了"二十一"。霧!實在!太濃了,前面的人!也看不到後面的人,而!阿秀聽到,報數的人!竟然!比來開會的人還多,隨即!又往霧裡、喊『喂~你們是誰在裝神弄鬼啊。明明只有二十個人來開會。怎麼會報數!報到"二十一"。到底是誰報了二次~』。

『哎呦~好可怕哦。怎麼會這樣,是不是!我們之間,有多人出來。大家!趕快看看你身邊的人,有沒有!不認識的~』迷霧中,此時!傳來的是,志傑!略帶戲謔的沙啞的聲音;而後,只聽!陳篤,接著!又說『唉呦~你們知不知道啊~。聽說~大學路旁的陽光草坪,從前是一片墓地耶,後來!才挖起來蓋路思義教堂。這也難怪~報數!會多出一個人來~ ㄨ~』。午夜時分,玲玉!面對這濃霧,原本!就有點害怕,而!聽了陳篤的說法,不由得!更心生疑懼;於是,只聽!玲玉,也往霧裡的前方,喊『喂~陳篤。你不要在那裡,胡說八道!嚇人好不好;剛剛! 一定是你多報一次。現在,我們再重新報數一次好了啦。然後!這次!不可以,再有人惡作劇多報~』。『一~』『二~』『三~』...迷霧中,只聽!大家又開始報數;而後!『十九~』『二十~』,又是『二十一~』。『二十二~?!~』太不可思議了,人竟然!越報越多,可!茫茫的白霧中,後面的人!既看不見前面的人,前面的人!也看不見後面的人;一時!只是讓人都毛骨悚然,一陣!背脊發涼!更不知道!是否真有人多報。『九條好漢在一班,九條好漢在一班;說打就打,說幹就幹,那怕!流血~和流汗,那怕啊~流血和流汗。精神答數~』轉眼,迷霧中,傳來的變成了,大家!在成功嶺時,唱的軍歌;且軍歌後,還有!精神答數『雄壯~威武,嚴肅~剛直;安靜~堅強,迅速~確實。沉著~忍耐,機警~勇敢。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哈哈~』。...X X X

三、2005年第一封電子郵件、與寫作的孤獨

2005年三月。大度山下,台中市!西屯區的貧民窟。污濁的迷霧!迷漫在黑夜的小巷子裡,除了!狗吠聲像狼嚎咆嘨,家家戶戶!都緊鎖著門;因為,民主的社會!這是個治安敗壞的年代,而夜晚!更是屬於"半獸人"出沒,滿足其!原始獸慾的世界。政客!以奪取權力!為其豐功偉業,而!人們以獸性的自由歌頌民主,於是!這個社會得到的,也只是個!充滿獸性與野蠻的民主,與人民的心靈!迅速的沉淪。『這裡~真是個地獄~』迷霧的暗巷裡,整夜!吵雜的狗聲,與飆車少年!偶而騎機車狂飆而過、拔掉消音管的引擎!發的巨大噪音;此時,程路仁!不得安寧的,一顆腦袋昏沉沉的!又從睡夢中疲倦的醒來。「剛剛,我怎麼好像,又夢見了!我在大度山。不~是夢裡,我又看見了!程泉在大度山。大概!是因為,我在整理他的大度山日記,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起身!站在滿是蜘蛛網的紗窗邊,程路仁!凝視著窗外的迷霧,點了根煙;而!確實,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了,程路仁!始終日夜都沉浸在整理、程泉的大度山日記。太陽從東邊起來!從西邊落下,日復一日!夜復一夜,生活!空洞且孤獨,況且!程路仁!又不事生產,無法自食其力;因此,且不說,與程路仁!有過接觸的人、都對他越來越感厭惡,甚且!程路仁自己,連他!也都越來越厭惡自己。污濁的城市裡,帶著汽機車油煙味的迷霧,滲進了紗窗!拂過程路仁初醒的臉龐;只見,程路仁!空洞的眼眸,彷彿!在遠脁,其實!除了迷霧外,他卻是什麼都看不見。此時,程路仁,只是!覺得莫名的悲傷,並在心裡想著「大度山,程泉!年輕時的日記,關我什麼事;不要再寫這些東西了,根本!就毫無意義。還是去找個工作吧~不管!我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至少!我總得自食其力吧。不然,老是!以程泉的名字,向程泉年邁的父母騙錢;年紀輕輕的~我真是!太可恥了~」。

『是啊~有人!養兒子,養到三、四十歲!還在向父母伸手拿錢的嗎?你到底,有沒有點!羞恥心,書都白唸了,難道!你沒罪惡感嗎?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至少!總得自食其力吧。再說,你老是!看不起那些汲汲營營於名利的人,但!不管偷搶柺騙,他們也總能拿錢回家孝順父母;而!你呢~整天!寫那些東西!有什麼用,徒讓!左鄰右舍嘲弄~你是個"沒路用的人"罷了。算了吧~不要再浪費時間!寫那些東西了,如果,你還有點良知的話,去找個工作,賺錢!餵飽自己吧。不要!再向程泉年邁的父母拿錢了~』紗窗後!牆角的陰影裡,程路仁的耳裡,突然!傳來了!不知那裡來的說話聲音;而且,那話裡的一字一句,似乎!都正說到了,程路仁!心裡的痛處。『誰~是誰,在這屋子裡說話~』暗夜裡,滿是蜘蛛網的紗窗邊,只見!程路仁!猛的回頭;然而,黑暗髒亂的屋子裡,除了!滿是垃圾堆積外,程路仁!並未見到屋子裡,有其他人。迷霧漸漸漫進的屋子,於是,程路仁!嘆了口氣,坐到了地板上!電腦的前面,邊打開電腦!又自言自語,喃喃的說『唉~不務正業,做賊心虛,是我自己的幻想吧~這裡,根本!就沒其他人。呵~』。

『呵~事情!總不能只做一半,我就半途而廢吧。況且!寫這些東西,不管!有沒有意義,當初!既然決定做了,我又怎麼能三心兩意!違背自己。被背叛的感覺!應該很痛苦吧~就像! 一對夫妻,如果!妻子不能生孩子;那男人!是否,就該!外遇,再找另外一個女人來生孩子?呵~對啊,我總不能,因為!寫這些東西,不能賺錢,而後!我就移情別戀不寫了吧。呵~不會的,因為!別人都是這樣現實,所以!我決不這樣。既然!做了選擇,我就會為妳堅持到死的;那怕~貧窮潦倒,不管!!別人怎麼看,怎麼說,我不會棄妳而去的~』電腦螢幕前,只見!程路仁,搖晃著身體!不斷!喃喃自語;而!待電腦開機後,程路仁!便把電話線,又插上電腦,連上!網際網路。暗夜裡,電腦螢幕上,網路的首頁!慢慢的呈現,而後!!程路仁,便點選了信箱。即使,明知!這是多此一舉,因為!程路仁的信箱,從來不會有信;只不過!每隔一段日子,他總還是會,到自己網路上的電子郵件信箱,去看看!有沒有信。

程路仁的信箱,當然!不會有信,因為!這許多年來,他始終!是孤獨的,活在這個陌生世界;就連!他,自己都不認識自己,又還有誰會認識他。幽暗的屋子裡,只有!電腦螢幕的光茫,程路仁!點擊,打開了!電子郵件信箱;而!令程路仁意外的是,這晚!打開信箱,裡面!居然!有一封信。「寄件人~周為。好熟悉的名字。咦~周為!不就是,程泉!大度山日記裡寫的,東海康輔社!十屆的夥伴嗎?奇怪,他怎麼會有我的信箱帳號~」程路仁!滿腹狐疑的,邊想著!邊點擊了,信箱裡!署名周為的那封信。自從學校畢業,時隔十幾年!從未見面的朋友,突然!又有了消息,而!十幾年前的往事,忽然!歷歷在目。程路仁,望著電腦螢幕,只覺得!自己的一顆心,彷彿!在顫抖;只見!那封簡短的信,寫著「程泉:是你嗎?這幾年,躲到那裡去了,都沒有你的消息。幾天前!在東海康輔哈拉網,看見!有你康輔社編號的註冊;因此!想確定一下,是不是!你出現了。~另外,附上!YMCA歷屆幹部通訊錄一份,有空!多跟大家連絡一下吧。~周為~」。『呵!呵~我才不是程泉,我根本不是程泉~』乍見!周為的信,頓時!像是一種恍若隔世的記憶浮現腦海,剎時!程路仁,幾乎以為!自己真是程泉;然而!恍若隔世的記憶才浮現,霎時!程路仁!一顆不安的心,卻像是!叢林裡!受傷的小動物,開始!驚慌的逃竄。快樂的往事!也許讓人難忘記,但!許多痛苦的事,卻是讓人!害怕再想起,幽暗!髒亂的屋子裡,電腦螢幕前,只見!程路仁!又不斷搖晃著身體,且喃喃自語『呵!呵~我才不是程泉,我不是程泉。程泉!早就死了,他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程路仁,確實!不是程泉,只不過,每當!程路仁!看著程泉,年輕時!寫的大度山日記時;他的心中!卻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陌名熟悉。...X X X

四、 89寫"康輔營"活動計畫書

「1989年3月x日東海康輔社鬼家家經:"水頭山莊康輔營"二籌已過,三籌時!進修組要影印、所有的活動計畫書給每個人;所以,每個人的活動計畫書,請務必!在這星期六中午前繳齊。空白的活動計畫書,放在!社長抽屜!左邊最上面那個;而!大家寫好的活動計劃書,審過後!就繳交到社長抽屜右邊第一格。每個!十屆幹部的活動計畫書,都必須!要有二個九屆的藍衣幹部審過、並且簽名!才能繳交。審活動的時間,統一訂在這星期四、星期五,二天中午,在社址審活動計畫書。~水頭山莊康輔營,康輔社,每個人!都有自己扮演的角色,缺一不可;就像!二籌會議時,"水頭扎記"的角色扮演一樣。一個空房子!要變成一個家,那就必須!靠大家,每個人!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來填滿。切記,不管!你扮演的是怎樣的角色,每個人的角色!都是很重要的;如此!這個家!也才能堅固。中午,大家!盡量多到社址來,可多討論活動計劃書...。~進修長!阿秀留言~」

「1989年3月x日東海康輔社杜鵑家經:嗯~杜鵑家!換新家經了,封面蠻漂亮的;翻開了她彩色的外衣,看見了!她潔白無暇的裡面~忍不住~我就想把她玷污。哈哈哈~在她空白單純的第一頁,我第一個佔有了她;用黑色的墨汁,毛筆的筆尖,輕輕的愛撫~她的第一次。喔~多麼美妙的感覺,杜鵑家的家經,被鬼家的人!玷污了 .. 。對了~順便一提,康輔營的推薦歌曲,現在!只有一首;請大家!多推薦好歌。~活動長!陳篤留~」

「1989年3月x日東海康輔社咆哮家經:審完活動的,請將所需器材單,放到社長抽屜左邊第二格;三籌以前!未交器材單的,器材!必須自理。十屆的藍衣,顏色!樣式都和九屆一樣;臂章,由愛珍設計,紅黃相間!看起來!比九屆的漂亮。還有,每個活動!所需的海報,可開在器材單,總籌時!大家一起做。~器材長!加菲貓留言~」

「1989年3月x日東海康輔社咆哮家經:康輔營的六個小隊,報名的學員!都已經分配好;擔任小隊輔的十屆幹部,明天中午!到社址交代事項。另外!拿到小隊學員的名單後,小隊輔!應該在出隊前,先找時間!跟隊上的學員聚會;彼此!先自我介紹熟悉一下,出隊後!活動進行會比較順利。如果!十屆的小隊輔怕自己經驗不足,可叫!九屆的藍一幹部支援;或者,可以!幾個小隊,約在同樣的時間地點聚會,這樣!氣氛也會比較熱鬧哦。...~生活長!愛珍留言~」

1989年三月,午后的大度山,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水頭山莊康輔營"的二籌會議過後。一場春雨過後,乾河溝對面的草地!翠綠的像是幅油畫,鳳凰樹、木麻黃!濕透的樹幹、茂密的枝葉還垂掛著雨滴;至於!乾河溝的這邊,康輔社門外!那一小塊被踩的,草都禿了的黃土!雨後!更是泥濘,不過!來往的人!似乎!卻更多了。由於!距離康輔營出隊,約只剩下兩個星期,而!二籌過後,營隊的籌備活動,也可說!已開始進入緊鑼密鼓的階段。因此,每天!中午時分,九屆、十屆!參與營隊籌備的人;或吃過飯後,或包便當,大夥!也多會來到社址,一起!討論活動。而!這天中午,程泉!在欣餐吃過了自助餐,順著!信箱間前小廣場旁、下坡路的水泥路,便也!走到了康輔社址。只見,程泉!才走進,有點人聲頂沸的康輔社址,阿秀!手拿著一只照相機,便走了過來、説『咦~程泉。你好像!還沒拍"行前晚會"授藍衣,要用的幻燈片吧。走~現在!到社址外,選個地方,我幫你拍一張相片吧~』。『對了,還有!國安,像!也還沒拍幻燈片。ㄟ!程泉,如果!你有看見國安,叫他趕快來找我!拍張幻燈片;不然,還要!製作幻燈片,會來不及~』從康輔社址,走到乾河溝旁,阿秀!邊走邊對程泉說;而後,程泉!就選擇了,站在乾河溝水泥的木麻黃樹下,讓阿秀!拍了一張相片。只聽,阿秀!幫程泉,拍完了相片,還難得!露了個嫵媚的笑容、說了聲『嗯~程泉。很帥哦~』。

阿秀,幫程泉!在乾河溝旁拍好了相片,兩人!都還未走進康輔社址裡;此時,康輔營的生活長愛珍,似乎!迫不及怠、已走已走出了社址外的走廊,對著程泉喊『喂~程泉。你是不是小隊輔啊~』。『對啊~我這次!當第一小隊的小隊輔~』程泉,邊走向走廊,邊回答;只聽,愛珍!嬌聲嬌氣的,接著說『喔~那你趕快來哦。我要給你小隊隊員的名單。然後,你要先找時間,跟你的小隊聚會一下下,這樣!才能建立感情;順便!也可以!看一下,你的小隊裡,有沒有!漂亮的女生哦。嘻~』。愛珍!講話總嬌聲嬌氣,算是!很女性化,不過!儘管如此!康輔社依然沒有淑女;只聽!愛珍,邊拿著手裡的小隊名單給程泉,嘴裡!還是邊抱怨的說『嘻~來參加康輔營的學員,好像!大部分都是女生耶;每個小隊!都只有一兩個男生,其餘都是女生。嗯~太不公平了,來參加的男生都那麼少,又都是大一的!年紀那麼小;害我們!都沒機會~』。康輔社址外的紅磚走廊,程泉!才接過愛珍手裡、小隊學員的名單;只聽,一旁的阿秀,又說『欸~程泉。你的"活動計畫書"寫好了沒有。後天!就要審活動囉,如果!還沒寫好,要趕快寫,不然!下星期的三籌會議,會來不及影印給大家~』。...

"水頭山莊康輔營",程泉!負責的是!第三天早上的晨操,及早餐後!大地遊戲的兩個活動;而!二籌會議之時,程泉!也已按照人事時地物,詳細的報告了!自己設計的活動。『第三天的活動,大家!都很累了,應該!不要設計的太複雜;還有!你需要動用的器材、人員!好像都很多,要考慮一下實際情況~』『必須!搭很多工程,到時!可能會有困難~』;『程泉~你這個活動的構想很好,不過!執行上可能會有點困難;應該!再把它簡化一些,不然!大家!也不知道該怎麼配合~』...。儘管,從一籌開始、到二籌!會議之時,大家!都對程泉!報告的活動,提出頗多質疑;不過,程泉!還是很堅持己見,似乎!不管!活動能不能執行,他就是要按照他構想!去設計活動。正是如此,書可以不唸,課可以不上,作業可以不寫,但"水頭山康輔營"的活動計畫書,卻是不能不寫的;而!程泉,也正打算!利用這個下午,翹個幾堂課,到"頂呱呱"去,繼續!按照!自己的構想,去寫!自己的活動計畫書。

午后,人聲頂沸的康輔社址,聊天聊天,討論活動的討論活動,拿吉他唱歌的唱歌,吃飯的吃飯;直到!下午的第一堂課,上課的鐘聲響後,而!社址的歡笑聲!才又漸趨於安靜。大家!各自去上課!當康輔社址!漸又冷清,只見!程泉,從社長桌子的抽屜!拿了幾張空白的活動計畫書,便也背著書包,一個人!走到社址後方的"頂呱呱";準備!利用!這個下午,寫活動計劃書。下午!第一節課上課後,"頂呱呱"裡吃飯的人不多,大多都已去上課,而!程泉!走進了頂呱呱;習慣的,他還是挑了靠信箱間這邊、窗邊的座位,因為!坐這邊可以抽煙。程泉!在桌上!放下了書包,而後!到櫃台點了杯可樂,萬事俱備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程泉!便從書包裡,拿出空白的活動計畫書,及在二籌會議時!自己構想的活動、與詳細流程的草稿。「按照!二籌時,討論的活動流程,把草稿整齊的抄到活動計劃書上,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即使!在籌備會時,受到頗多質疑,不過!程泉!並不認為自己設計的活動在執行上,會有什麼問題;況且!之前,程泉!都是幹器材組的事,從未!上台帶過活動,當然!也不會知道!實際站在台上執行活動,會遇到!什麼問題。"頂呱呱炸雞"窗邊的位置,草綠色的桌子上!擺了一杯大杯的可樂,一個皺褶的舊書包,及!幾張的康輔社活動計劃書;只見!程泉,點了一根煙!便開始,埋頭寫活動計劃書。...

『叮叮咚咚~叮咚叮咚~』第一節下課的鐘聲響了,此時,程泉!也已寫好了!他負責的第一個活動,晨間活動的活動計劃書。點了根煙抽,程泉,望著!"頂呱呱炸雞"紗窗外,信箱間!前來往的下課人潮;而後!抽完一根煙,只見!程泉,隨即!又開始寫、自己負責的第二個大地遊戲的活動,畢竟!這個大時段的活動!才是!比較困難的。『叮叮咚咚~叮咚叮咚~』第二節課!上課的鐘聲,又敲響了,只見!程泉!仍在"頂呱呱炸雞"窗邊的位置,埋首!寫活動計劃書;只!偶而,抬頭看看窗外。「~那兩個女生,看起來!好像很漂亮~」正當!程泉!埋首寫活動計劃書,偶而!抬頭望著紗窗外之際;此時,程泉!發現,有兩個似乎頗漂亮的女生,正從!信箱間的廣場!走向下坡的水泥路。兩個漂亮的女生,經過了終年!都落葉飄飛的鳳凰樹下,竟朝著!坐在頂呱呱窗邊的程泉招手;此時,程泉!才從!度數不太夠的眼鏡裡,看清楚!原來那兩個女生,正是!自己社工系!大一的學妹惠芬,及她的室友小玲。

『學長~你在頂呱呱,做什麼~』小玲!看見了程泉!在頂呱呱的窗邊,隔了段距離!立刻大聲的問;不過!有點距離,所以!程泉!只是!指著自己的桌上,表示!自己正在寫東西。片刻後,只見!兩個漂亮的女生,繞過了!窗邊,便從側門!也走進頂呱呱,且兩個女孩!臉上燦爛的,笑的!就像春天來臨。頂呱呱裡,兩個女生走近程泉,還未到眼前,而!小玲!便先戲謔的、開口説『學長~好難得哦。竟然!在寫作業耶~』。『不是作業啦~是寫!康輔社的活動計劃書~』程泉,回答,隨後!見到兩個學妹在自己的對面,各自拉了張椅子坐下;而!程泉,這才!忽然!想到什麼的、說『惠芬,小玲。妳們坐一下。我請妳們喝可樂~』。『謝謝學長請客~』兩個學妹!笑的很開心。而後!程泉,隨即!也到頂呱呱的櫃台,點了兩杯可樂,端回來!給惠芬和小玲。惠芬!接過了程泉的可樂,喝了一口,接著!便說『對了學長。正好遇見你。上次!你不是說要寢室連誼嗎?我問過我們寢室的其他人,說要跟大三的學長寢室連誼,她們都答應了。所以啊~學長,你們要那一天!寢室連誼~』。惠芬,喝了一小口可樂,又說『還有,學長。這兩天!我都要參加"山地服務隊"的活動,可能!沒辦法連誼;然後!星期日要回家,所以!最好是下星期~』。

惠芬,提起了寢室連誼這件事,程泉!這才想起了,自己!也還沒把這件事,告知!班上!那幾個,想找大一學妹寢室連誼的同學。況且,程泉!最近的事,也實在太多了,除了!這星期!康輔營要審活動,而!活動!沒審過,可能!還要修改;另外,想著!可以寢室連誼的時間,此時!程泉的腦海,更有如一萬隻馬!在黃沙漫漫中奔騰。「這星期,康輔營!要審活動,修改活動計劃書,下星期二!要開三籌會議,緊接著!是總籌,然後!就要出隊。小隊輔!要找時間、先跟自己的小隊聚會。班導師要離職了,惜別晚會!都還沒準備。星期三星期五,要參加康輔大學的活動,另外!班上的活動!也一次都還沒辦;還有!社工系服務股的事,都還沒做...」程泉!只覺自己的腦海,恍若!黃沙漫漫!一片凌亂且鬧哄哄。想了半晌,程泉!才說『惠芬,寢室連誼,那就下星期一晚上,好不好?下星期一晚上,應該!有空;然後,我們就六點半,約在!女生宿舍對面,銘賢堂的菩堤樹下,這樣!好不好~』。惠芬,聽了!想了想,笑著回答『嗯~好吧。那我會回去告訴,我們寢室的其他人~』。...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