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四章89水頭山莊康輔營小隊輔+值星官訓練

「請你接受這榮耀,一個人的一生總要完成一個心願,有人走在康莊大道!有人走在獨木橋;有人!雖然!總是一再跌倒,但天越黑!星光卻也越明亮。

你的生命充滿挫折與苦惱這是生命對你的考驗!請你接受這榮耀,做個真正勇敢的人;生命對人的考驗有時候也許總是讓人感覺自己覺得渺小,但請你接受這生命對你的考驗的榮耀。

選擇你想走的路堅持你的理想,忍!縱然心上一把刀,但為了最後的勝利你要忍耐;有些事對你很重要別人卻未必知道,但為生命堅持有夢並不可笑,不要放棄希望!對自己人生負責的人!更應該感覺驕傲。 

我相信你做得到!重新振作跌倒了再站起來,在通往山頂上的台階雖然總是讓人走到一半就想放棄;但不屈不撓的人最後總能獨領風騷的走過獨木橋~明天陽光依然閃耀...」

一、89水頭山莊康輔營小隊輔訓練

1989年三月,最後一個星期的星期四。晚上!七點多,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一整天!綿綿的春雨,停歇了又下。而!暗夜的乾河溝!幾場春雨下來,除了!磊磊亂石間!有潺潺的流水外;水泥板橋的上游,茂密的芒草與濃綠樹林,此時!長的,荒涼的!更有如雨林般,景物!有點淒清。話說,前天!星期二晚上,康輔社的幹部,才開過"水頭山莊康輔營"的三籌會議;而星期四!這晚,生活長!愛珍,進修長!阿秀,又召集了,康輔營中!擔任!小隊輔,及值星官的十屆準藍衣幹部,進行小隊輔及值星官的訓練。另外,這晚!康輔社,還有!"康輔大學"的課程,由志傑!開的戲劇課;正在!乾河溝的下游,"學生活動中心"的最後一間教室進行。加上,與康輔社!共用同一個社團辦公室的"工作營",似乎!也正在辦活動;因此,整晚,社址裡!常有人進進出出。也由於!社址,人來人往的,於是,阿秀!便把康輔營的小隊輔訓練,改到!康輔社址,斜對面的"土風舞教室"上課。再說,這次,"水頭山莊康輔營",六個小隊的小隊輔,一籌之時,原本!分別是安排─張儡,李雯,國安,小蘋,穎仁、周為。不過,由於!二籌之時,張儡!臨時改變主意,說他只參加籌備,不跟大家!出隊;所以,程泉!就接替了張儡,成為第一小隊的小隊輔。且!由於,到二籌之後,康輔社的十屆,決定留下來!穿上藍衣!當幹部的人,實在太少;於是!這次的康輔營,除了!當小隊輔外,另外,程泉!也臨時!又被指派,擔任!營隊!第二天的值星官。

乾河溝旁的土風舞社辦外,絲絲雨水!從滿是烏雲的天空而降、水花落在!與康輔社成九十度夾角間,被踩的草都禿了的那片泥濘土地。此時,從土風舞社辦外牆的那片大玻璃窗,望進去,可見!裡面!一張大桌旁,正坐著!六個穿著粉紅色襯衫、手臂袖著國旗的人,以及!兩個穿著淺藍色外套的女生。而!這兩個女生,正是!康輔營的進修長阿秀、與生活長愛珍;此時,正在!對十屆,進行康輔營的小隊輔訓練。只見!此時,大家!手裡,都拿著一本手冊,而!阿秀!也正翻著一頁!又一頁的,為大家!解說。『好~現在!大家翻開,"小隊輔手冊"的第五頁。這頁!講的是~A、如何促進人類的溝通行為:一、同理心。二、溫暖尊重。三、真摯誠懇。四、說話具體。五、主動!以獲得機會。六、直接。七、自我坦露。八、情緒與情感!正確的描述表達。九、引導發言,用問句諮詢。十、自我探索。B、可努力的方向:一、瞭解自己。二、瞭解別人。三、瞭解所處的環境與人之關係。四、誠心讚美、善意規勸、適當拒絕。五、培養表達能力,及幽默感。當然,大家!帶小隊,或許!都各有各的一套方法,而!這些!溝通技巧,只是!僅供參考...』。事實上,這次!"水頭山莊康輔營"的六個小隊輔,五個大二,一個大三;可說!每個人,其實!早就有了許多帶營隊的經驗。不過,阿秀,還是!特別為大家,製做了一本的"小隊輔手冊";且是!厚厚的一本,將進二十頁的內容,資料!更是包羅萬象。

將近!二十頁的"小隊輔手冊",從"帶領小隊建議的方式流程","從解凍觀點看小隊帶領技巧",到"促進小對溝通技巧","人際溝通!聽的藝述,表達技巧";乃至"領導者與被領導者角色","社團領導者應具備的條件","領導者與被領導者型態","如何!引導沉默者發言"...。林林總總!一整本的"小隊輔手冊",後面!還附帶了二十幾個小團體的遊戲,以供小隊輔!帶小隊時運用;由此可見,阿秀!做事的用心,更可見,一向!對!別人總要求甚嚴的阿秀,似乎!她對自己的要求!又更嚴格。只不過,小隊輔訓練,才開始!不久,時間!都尚未到晚上八點,卻見!也在康輔營!擔任小隊輔的國安;此時,似乎!已精神不振的,坐在座位上,頻頻點頭,看似!打起了瞌睡。由於!人數少,國安!打瞌睡,又太明顯,讓阿秀也注意到了;於是!只聽,阿秀!笑著、對國安說『ㄟ~國安。振作一點。"小隊輔訓練"這麼無聊嗎?怎麼!才剛開始,你就打瞌睡。還是,你昨晚!沒睡,去幹什麼壞事了~』。而後,坐在國安旁邊的穎仁,也拍著國安的肩膀,語帶曖昧的笑說『國安~你怎麼!兩個眼圈黑黑的,跟貓熊一樣。呵呵~"變色龍"~昨晚!一定"操勞過度",所以!變貓熊了~』。

『穎仁~你胡說什麼啦,那有!什麼操勞過度啦。不過,真的很累。哦~這幾天!我都沒什麼睡,精神很不好,不小心打瞌睡了。抱歉~』神色萎靡的!睜著兩個黑眼圈,

只見!國安!搖頭晃腦的!頻頻倒歉,國字臉的大頭!睜著一雙半開的眼。不過,國安!只說,最近幾天!都沒睡好,倒也沒說明原因。而!阿秀!也沒再追問,只是!帶著關懷的語氣、說『嗯~康輔營!快出隊了。我知道!大家都很累。不過,自己的身體!也要照顧,不要!真的累壞了。還有!如果,你們真的遇到什麼困難的話,也可以跟九屆的藍衣講;或許!大家,也可以幫你們的忙。不要!硬撐著,把自己累倒了~』。『國安~如果!你遇到什麼困難的話,假如!現在不方便講。待會!私下,也可以!跟我們反應,或許!我們可以幫你也說不定。畢竟!我們都是康輔社的夥伴,不要客氣~』見到!國安,一付精神萎靡狀,坐在阿秀旁邊的愛珍,也不禁!關心了一下;只不過,國安!卻還是,搖著頭!說『謝謝大家的關心啦。真的沒什麼,而且!帶給我困擾的,也不是康輔營的事。只是!一些個人的私事而已~』。而!才聽到國安說,困擾他的是!一些個人的私事,此時!愛開玩笑的穎仁,立刻!又接腔,曖昧的!一語雙關的說『喔~果然!是"個人的私事"。國安~這個!我們就幫不上你了,你自己!要節制一下。不然,"鐵杵"也會磨成"蛌嵹w"。呵!呵呵~』。

『哈哈哈哈~』聽了穎仁話,引起了!土風舞社辦裡,大家!一陣輕鬆的笑聲。不過,穎仁的話,只是玩笑話,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因為,國安!並沒有女朋友,因此,又那來!會"晚上!操勞過度",或者!是"鐵杵磨成蛌嵹w"的問題。不過,程泉!隱約知道,國安!倒是有個直屬學妹,叫"小叮鈴"的;似乎,最近!常常鬧的國安!不勝其擾、且!一個頭兩個大。:...xxx

國安,現在!唸法律系二年級。由於,法律系的功課!原本就重,且除了!康輔社,近來!正在忙籌備"水頭山莊康輔營"外,另外!為了增加本身!帶營隊的經驗,國安!也參加了康輔社引薦的外團體─在救國團的"中大服"受訓,以當寒暑期"自強活動"營隊的服務員。如此一來,國安,這學期!自開學以來,可說!天天都有活動要忙,加上!繁重的課業;原本,這就足以讓國安,累的焦頭爛額。誰料到,近來!國安!更遇到,讓他更苦腦的"男女感情之事",讓他的焦頭爛額上,更是!雪上加霜;而!這讓國安,倍感苦腦的"男女感情之事",此時,不得不!得從國安的直屬學妹─"小叮鈴"說起。事實上,這晚!來參加康輔營的小隊輔訓練之前,國安!也還跟他的直屬學妹"小叮鈴"在一起;不過,小叮鈴!純粹是國安的直屬學妹,並非是他的女朋友。而!所謂困擾國安的"男女感情之事",其實!也只是!小叮鈴,近來!常跟她男朋友之間、爭吵的事;然而,最後的受害者,似乎!卻成了,原本!沒事的國安。因為,小叮鈴!每次,跟她的男朋友爭吵過後,總是跑來!找國安哭訴;且是!沒日沒夜的,受了委屈,想哭!訴!就來找國安。因此,國安!原本,就被繁重的功課,以及社團活動,壓的!有點難以喘息的生活,怎經得起!他的學妹,無時不刻的,再跑來向他哭訴的蹂躪;於是,平常!看起來,就精神不太好的國安,近來!便這樣,由"變色龍"被折磨成了!天天帶著兩個黑眼圈的熊貓。...

二、國安的苦惱

康輔營"小隊輔訓練"這晚,事實上!這晚,國安!人是來了,不過!卻始終!是有點心不在焉;因為,國安的心中!始終有點疙瘩、與愧疚。尤其,國安!聽著土風舞社辦外,時大!時小的雨聲,此時!更是不禁,有點擔心他的學妹"小叮鈴"。「小叮鈴,現在!不知道,她坐車到台中沒有。唉~不該!讓她一個人去看婦產科的。剛剛!我應該陪她一起去的~」自七點多,"小隊輔訓練"開始,國安!便悶不坑聲的,一直!低頭!想著這件事。因為,這天!傍晚時分,國安的學妹!小叮鈴,突然的!又到"東海別墅"他的住處找他;且帶著一臉的徬徨、與不知所措的模樣。而!國安,原本!便與他的學妹無話不談,經詢問後,才知道;原來,小叮鈴!這個月,女生的生理期!已經過了好久都沒來。小叮鈴!也怕!自己是懷孕了,可是!此時!她卻又在跟她的男朋友,時而冷戰,時而熱戰;因此!他的男朋友,也不願搭理她。所以,在求助無門之下,小叮鈴!唯一能想到的,還是!只有,自她上大學以來,一向!最為照顧她的直屬學長─國安。因為,相處了半年多下來,小叮鈴!也知道,自己的直屬學長,外表!雖然長的不好看;不過!內心卻是個古道熱腸的人,不但!善解人意!且感情柔軟。

『國安學長~我在台中約了一家婦產科醫生,要去驗孕。你能不能!騎機車帶我去;不然,我一個人!不太敢去~』傍晚時,當小叮鈴!顫抖著聲音,央求國安;照理說,國安!是從來不會拒絕他的學妹的,更不會!因為他的學妹,恐怕!不小心懷孕,而對她!心生岐見。何況,國安!也早就知道,小叮鈴!自這學期開始,便和她的男朋友在"東海別墅"同居;因此,會發生!這種事,他也不感意外。只不過,這晚,正好!康輔營要"小隊輔訓練",且!這天,雨時下時停,國安!認為騎機車載他學妹去台中並不方便;於是,夜幕低垂,六點多!剛入夜之時,國安!還是,只有騎機車載她學妹,到"東海別墅"口!台中港路的公車站牌下,讓小叮鈴!自己搭市公車去台中。

"東海別墅"口!夜幕低垂,"中港路"邊的公車站牌下,由於!剛下過雨;行道樹、站牌、柏油路...,路邊初亮的水銀燈!暈暈黃黃的,照著!周遭景物一片濕淋淋。『小叮鈴~市公車來了,搭這班沒錯吧。抱歉,今晚!學長,康輔社那邊有事,不能!跟妳一起去看醫生。不過,妳看醫生,不管!結果!怎樣,回來!一定要告訴我,知道嗎~』看著!自己的直屬學妹,孤伶伶的一個人!即將上公車,頓時!國安!覺得!心中有點不忍,於是!又交代了幾句。此時,路邊暈黃的水銀燈,正巧!照在小叮鈴!回頭望著國安,長髮下略顯憔悴的臉龐;只是!一霎時,彷彿!就像!有人在平靜的"東海湖",丟下了!一顆石頭一樣,國安!竟覺自己的心震蕩了一下。『學長~再見~』臨上公車!小叮鈴,向國安!道別的聲音,似乎!有點哽咽。畢竟,小叮鈴!還只是個大一的女生,而今!竟要一個人!去婦產科驗孕,面對!不可確知的結果;且又沒有人理她,她心中!又怎能不慌。而!國安,看著!小叮鈴!上了公車後,就坐在!靠'窗邊的位置,於是!忍不住,又殷殷叮囑、說『小叮鈴~今晚,康輔社那邊的事忙完,我應該!十一點前,儘早!就會回!東海別墅的住處。如果!妳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知道嗎~』。台中港路!往台中方向的下坡路,眼看著!市公車,開走了,而!此時!國安,卻還一個人,徘徊在公車站牌下。因為,國安,想及!自己的直屬學妹,自上大學的充滿天真歡笑,自兩個人!相識以來,也只不過!才半年多的改變;而今,每次!面對!卻都是充滿感傷。而!一想及!剛剛小叮鈴!在上公車之前,無助的眼眸,頓時!國安,更覺!自己的心中!有種說不出的難過;似乎!自己像是在無底的深淵,不斷的往下沉。也許吧,國安!只是,自覺,自己!有種!直屬學長,沒有盡到!照顧直屬學妹的責任。...

"東海別墅"口,送!自己的學妹!搭上市公車後,跟著!國安,便騎機車!往學校的大門口去,準備!去參加!康輔營的"小隊輔訓練"。碰巧,國安的機車!才剛在大門口的圍牆邊停下,便遇到了程泉!也正停妥了機車;於是!幽暗的夜色中,兩個人!便一道,由校門口!步行前往康輔社址,一路邊走邊聊。或許,國安!因剛剛,目送他的學妹!一個人搭車到台中,讓他的心中有種鬱悶的心情!難以排解;所以,與程泉,才走進!燈光幽微,照著!一大面白牆壁的校門口,國安!便悶悶的,開口說『ㄟ~程泉。怎麼辦!我覺得,我好像!快撐不住了。現在!康輔營正在籌備!時常忙到三更半夜,然後!每個星期!我又到"中大服"去受訓;班上!又要我辦活動,還有!功課壓力。喔~天天都是一大堆事,整個大腦!像蒸籠一樣,都在冒煙了~』。兩人!走在約農路,轉向!濃蔭下新建的石頭步道,只聽!國安!又說『唉~還有!我的學妹,小叮鈴啊~最近!她跟她的男朋友,鬧的不愉快;三不五時!也跑來找我,然後!一鬧!就是一整晚。害我!最近,真的!都沒睡什麼覺,連!黑眼眶都出來了。呵~有時候!我也覺得很好笑,別人!男女朋友吵架,怎麼!最後!受害的人,卻是我。唉~可是!是自己的直屬學妹,說不管她!又不行~』。

『欸~國安。再撐一下啦。下個星期,康輔營!就出隊了,再來!應該!就比較,不會那麼忙了。再撐幾天吧,一咬牙就過了~』聽國安!說"快撐不下去了",程泉!以為國安,只是!說康輔營的事;所以,站在!康輔社夥伴的立場,程泉!當然,是要國安!再堅持一下。然而!事實上,讓國安!最感困擾的事,其實!並非康輔營的事。於是!約農路旁的步道,只見!國安厚實的身體,一晃一晃的走著,嘴裡!又像是,喃喃自語的説『唉~其實,也不止是!康輔營的事啦。最近!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我太貪心了,沒有!考慮自己的能力有限;然後!就接了!一大堆事,結果!什麼事!都做不好。就像~對我的直屬學妹!小叮鈴啊。我就覺得,我好像!沒有盡到!一個!直屬學長的責任。唉~怎麼說,覺得!自己的心裡,蠻難過的。像!剛剛,小叮鈴!生病了,要我載她去台中看醫生,可是!今晚,康輔營!又小隊輔訓練,我又不能不來。所以,只好!讓她一個人,搭公車去台中看醫生。唉~』。約農路!濃蔭下的步道,畢竟,國安!還是!有所保留,只說!他的學妹,是去台中看醫生;並沒有對程泉說,小叮鈴!去台中,是去婦產科驗孕。

『唉~有時候,我也常想,像!我學妹!小叮鈴啊~她剛上大學,樣子!看起來,胖胖的!圓圓的;感覺!就很樂觀,很天真,樣子!也很可愛啊。不知道!為什麼,她幹嘛~要把自己減肥成那樣,然後!讓一大堆男生追;然後!現在,又跟她男朋友在"東海別墅"同居。然後!兩個人,才快樂!過多久;現在!又天天吵架。我學妹!總是說,人生就是!要追求"真愛",誰知道!她說的"真愛"是什麼?也不知道,是誰!發明這個說法,還真是!害死人。可是!有什麼辦法,電視電影!都是這演啊;然後!一大堆明星的、專家的!也都是這麼說啊。況且,我學妹!跟她男朋友的事,那是!他們兩個人間男女感情的事;我也不好說什麼。唉~只是!有時候,看我學妹那樣,心裡!真的蠻難過的~』約農路旁的步道,一路上!從國安!說話的口氣中,程泉!可以感受的到;似乎!國安對他的學妹,充滿了無奈、卻又自責。正好,兩人!往走到男生宿舍下棟小路的岔路口,路燈下,於是!程泉,從口袋!掏出了煙,遞了一根給國安,自己也點了一根。而後!兩人,走向!朝乾河溝的小路,只聽!程泉說『國安~你的學妹,又不是小孩子了。順其自然吧,你又何必!想那麼多。每個的人生!都有自己想追求的啊,如果!那是她想追求的;那你就算!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啊。不如!隨她去吧~』。

國安,聽了程泉的說法,笑了笑!說『呵~程泉。說真的,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你耶。那麼!瀟灑。想上課!就去上課,不想上課,就整天!躺在床上睡覺;好像,天塌下來,你也可以不在乎。可是,我就是!沒辦法像你這樣,好像!什麼事,我都是!拿不起,也放不下;然後,每天!都是這樣,庸庸碌碌!跟著一大群人跑來跑去。結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對啊~像!有的時候,我也覺得,我就連自己的直屬學妹,一個!都帶不好了。然後!還想當小隊輔帶一大堆人,然後!還想穿上!康輔社的藍衣;然後,還想!穿上:"救國團中大服"的紅衣。唉~太虛偽,我覺得,我真的!變得~好像!只是在追逐一個光環;然後,最後!才發現!站在光環下的自己,卻是一個偽君子。呵~沒辦法,凡夫俗子~』通往!乾河溝的山坡,小路旁!雨過的草坪,路燈!照著草尖上發光的水滴,而!聽!國安!一路的唉聲嘆氣;當然,程泉!多少也聽得出來,似乎!國安的學妹,讓國安!感到很苦惱。...xxx

晚上!八點多,康輔營的小隊輔訓練。此時!在康輔社址的斜對面,土風舞的社辦裡,阿秀!已大略講解過,她所編的"小隊輔手冊"。『好~這本!康輔營的小隊輔手冊,大略!就是提供給大家,帶小隊時!做參考。還有~最重要的~我要`強調的是~』講到這裡,原本!一本正經的阿秀,故意!提高了聲調;而後,只聽!阿秀!開玩笑的說『~最重要的是~不管!你看不看這本"小隊輔手冊";這本小隊輔手冊!都是我的心血結晶。所以,絕不可以,找不到衛生紙,就把我的小隊輔手冊,撕下來!當衛生紙擦屁股。不然,保証!你的屁股一定爛掉~』。『哈!哈哈~阿秀。我不會把你的"小隊輔手冊"拿來擦屁股。~我~只會!把它拿來擤鼻涕。哈哈~』一向!有點調皮的穎仁,說著!便故意把整本的小隊輔手冊,都拿到自己的鼻子下,然後!做擤鼻涕狀,逗得!大家一陣笑。『穎仁~我看!你是皮在癢了~』一頭捲髮下!黝黑的臉龐,阿秀!假瞋的!瞪了穎仁一眼;接著說『好了~言歸正傳。上星期,你們應該!都有跟你們的小隊、聚會過了吧。那現在,我就把時間!交給愛珍;然後,大家!討論一下。上次,你們小隊聚會時,有沒有!發現!有什麼問題,需要解決的~』。『好~愛珍。把時間!交給妳~』 。....XXX

三、 2005年!文華的第二封信

2005年!三月。大度山下!台中市西屯區的貧民窟。一堆堆!紙張泛黃的舊報紙,一堆堆!蓋滿灰塵的舊書,程路仁!在髒亂如垃圾場的屋子裡、四處!翻找著;而!鐵窗外依舊,白霧茫茫。「"水頭山莊康輔營"的小隊輔手冊,至今!還在嗎?程泉!在日記裡;提到!叫阿秀的人,有發給每個小隊輔一本"小隊輔手冊"。那本!手冊在那裡~該不會!真的!沒衛生紙,被程泉!撕去擦屁股了吧。若真如此,那程泉!就真的,太枉費!阿秀,編那本"小隊輔手冊"的心血了~」舉目四顧,滿屋子的垃圾堆積,程路仁!全身髒兮兮的翻找了半天。漫天的灰塵飛揚,好不容易,最後!程路仁,終於!在靠著牆邊! 一個!像裝滿廢紙的袋子裡;看到了!一本封面像是!寫著"水頭山莊康輔營─小隊輔手冊"的本子。程路仁,拿起那本!A4紙張大小的本子,吹去上面一層厚厚的灰塵,只見!封面上寫的,正是"一九八九年,水頭山莊康輔營─小隊輔手冊";而距今,都已經!過了十六個年頭。只見,程路仁!望著手中,紙張泛黃的那本"小隊輔手冊"、喃喃自語的說『時光飛逝啊~往日的情懷!到頭來,所有的 一切;還不都只是,被厚厚的灰塵掩埋~』。

『咳~一九八九年。都好久以前的事了,感覺!好像!是上輩子一樣。一個人!走過一生,能留下什麼?呵~程泉啊~舉目四顧!你留下的,就只是!灰塵和垃圾。時間!過得很快嗎?時間過得快,時間!過的慢,又有什麼差別,日出日落,千萬年來!不都是如此;只不過!日出日落間,不斷!有追逐各種慾望的人們,生生死死罷了。呵~程泉啊~這個世界,只不過!就是由地球的灰塵,構築成的一個虛假世界;而!你還想在灰塵中、翻找什麼?翻找!你逝去的青春嗎?翻找!你往日的朋友,及回憶嗎。呵~程泉啊~或許!你只是太執迷在眼前、塵沙虛假的世界了;或許,你以為存在的事,根本!就不存在,而!你卻還作繭自縛困在這裡!堅持什麼。或許!你只是落入了自己的幻想、編織的一個陷井罷了。呵~程泉啊~...』滿是垃圾!髒亂的屋裡,正當!程路仁!拿著十六年前,康輔營的"小隊輔手冊"!才吹掉上面的灰塵,尚未翻開;此時,程路人!卻聽見,耳邊!似乎!又有人在說話,且聲音!如此!充滿蒼桑。鐵窗外!迷霧茫茫,一盞昏黃的檯燈!把程路仁的黑影,映照到!滿是蜘蛛網的牆上;而!出於自然的反應,乍聽!有人說話,程路仁!一個轉身,便面向!牆上的黑影,直問『誰~是誰在說話?是誰,誰在說話~』。只不過!空蕩的屋子裡,那有人!在說話,此時!有的,只見!程路仁!一個人,面對著牆壁的黑影,半屈膝!激動的!在喃喃自語的說『誰說,這一切!都是假的。如果,這一切!都是假的,那我!怎麼會收到,程泉!從前的朋友,寫給我的信~』。

確實,程路仁,的確!有收到,程泉從前的朋友,寄給他的信;且就這晚,在網際網路的電子信箱裡,程路仁!又收到了,叫文華的人!寄給他的第二封信。而!文華,是程泉!在YMCA帶兒童營隊時的朋友,這也是程路仁!早就知道的。事實上,文華!之前,已寄給程路仁一封信,因為!文華!以為程路仁!是程泉。而!後,考慮再三,程路仁!也以程泉的名字,回了一封信給文華;並且,程路仁!在寄給文華的信裡,已向!文華表明─"因為,往事!有太多傷心,所以!他並不想再跟過去的朋友連絡"。原本,程路仁!以為,文華!收到他的信後,就不會!再寫信給程泉了;只不過,才不過!過了兩天,程路仁!卻又在電子信箱裡,收到文華!寄給程泉的第二封信。或許,文華!自己也並不知道,他是在跟一個早已不存在的人連絡;所以,在第二封信裡,文華!還以自己的經歷,來規勸程泉!不要讓自己活在痛苦的過去。

「程泉: 人生有不如意是正常的,就像我感情上經歷過─1、兵變(好慘,但讓我戒了煙)。2、被逼婚嚇跑。3、想結婚房子也買了(因她而買)最後不嫁分手。每次的挫敗總讓我沉寂個二、三年療傷;這期間,當然!也想過孓然過一生。不過我還是選擇了婚姻家庭這一條路;所以搞到最後,我跟我兒子差了三輪(兩個都屬猴)。 不如意挫折感傷可以一時,但不要延伸為一世的影響;這是我對人生面的看法。畢竟!日子還是要自己過,就學會短暫的痛苦吧,讓新的痛苦來煩你;反正都要痛苦,"躲"感覺起來蠻好玩,就像捉迷藏,捉到的時候一定很刺激。那你就好好當鬼吧,不要被我捉到了。不過! 有空還是希望你多來信...。文華」

程路仁!手拿"康輔營小隊輔手冊",站在!空蕩的屋子裡,半屈著膝!激動的!面對!牆上的黑影;然而,那黑影!卻不言也不語。程泉!寫的日記,康輔營的活動計劃書,小隊輔手冊,甚至!相片;十六年前!往日的事,其實!留下的,只不過!就是一堆廢紙。確實,這也!讓程路仁,對於!是否!曾經發生過的事,將信將疑;而!片刻間,程路仁!更只覺,自己!彷彿落入到一片漆黑之中,找不到路走出去。恰似!出征的軍隊全軍覆沒,只留下! 一匹迷途的馬!遙望歸途,雖說,程路仁!從未見過叫文華的人;不過!從文華寄來的信裡,字裡行間,程路仁!卻又能感到一種莫名的熟悉。鐵窗外!始終迷霧茫茫,不知!何時,程路仁!發現自己又坐在電腦螢幕前;而!或許,也是!因為,那份!對往事殘留下的熟悉感。因此,雖說!不想在和過去的朋友連絡,不過!收到文華的信後;這晚,程路仁!還是,又寫了 一封信,回信給了!叫文華的人。

「文華:看你信裡寫的感情經歷,似乎!比我還慘,不過!得恭喜你;最後總算有個、美滿的結局。而我這幾年,一直"閉關"!在寫些東西,很想把學生時代的一些故事寫下;但也許,還得再花上幾年吧。可以說、只是為了完成一個心願;然而!這個心願!卻也幾乎、把我帶入人生的絕境。不過,我想!我是不可能打退堂鼓的,即使!天天都在想放棄;然而!閉關好幾年,與這個社會幾乎隔離、似乎!我也有點難以再溶入這社會。其實!蠻羨慕你們的,有美滿的家庭、有不錯的工作;而我呢?人生僅存的,只是一個心中的夢想了。我們都快四十歲了,人生的路、大概也已過了一半;雖然!孓然一身,但我也不並後悔我走的路,只是有點對不起父母就是了。我守著我的夢想的心情,也許!就像是你守著你的家庭吧。不管願不願意,不管有沒有意義,既然選擇了,總是要堅持下去。很高興!在音訊全無十幾年後,還能與你再有連絡;有空!也到我的個人網站,逛逛吧。網址: http://....。或~搜尋─"我在大度山的歌"、"大度山日記" ...程泉!敬上」 。...X X X

四、89水頭山莊康輔營值星官訓練

「1989年3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後天!星期日,康輔營!總籌;學員手冊,名牌,寄學長姊邀請函...總籌前,都會完成。活動!須在總籌演練的,活動負責人,事先必須先準備好;以讓總籌!能更有效率。另外,活動組!要的歌詞看板,也請!先列清單,以在總籌時!製做。下星期一!晚上行前晚會,下星期二!康輔營便要出隊,大家!上緊發條。希望!這次的"水頭山莊康輔營",能圓滿成功;並留給!所有學員,及大家!一次!美好的回憶。~進修長阿秀!留言~」

「1989年3月x日康輔社咆哮家經:由於,這次!康輔營!可能虧錢,經費拮据,所以!能省則省。烤肉用的免洗餐具(碗、盤、筷子、湯匙),請九屆、及十屆幹部;從今天!開始,化整為零!想辦法!從欣餐、男餐或女餐,"偷"帶出來,總籌前!每個人!交十二套免洗餐具。還有,需要製做的器材,總籌後,下午!大家一起製做。~器材長!加菲貓留言~」

「1989年3月x日康輔杜鵑家經:水頭山莊康輔營,又有一人加入;學員!總共七十四人,計~男生十七人,女生五十七人。行前晚會!小隊通知,已於!今天發出;再來,到康輔營結束前!都會很忙。所以,大家!要找時間、好好休息呀,不要!累垮了。另外,值星官!略有變動,第一天!加菲貓,第二天!程泉,第三天!由徐文、改為周為;所以,值星官的交接、及注意事項,請加菲貓!找時間,再說明!演練過一次。~生活長!愛珍留言~」「加菲貓回應:值星官!交接動作,已於!今天中午,找程泉,周為,演練過...」

1989年,三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星期五中午。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由於!"水頭山莊康輔營"出隊在即;這天!中午的時間,康輔社址裡!自然又是一片熱鬧。對!康輔社的十屆準藍衣幹部來說,經過了!這次的康輔營,大家!就即將成為康輔社的正式幹部,並且!當家;因此,自然!從以往的不常到社址,近來!大家!也常到社址。而對康輔社的九屆藍衣幹部來說,這次!康輔營,也可說!是九屆幹部,在康輔社!最後一次的辦活動;因此,現任的九屆!當家幹部,當然!也常來到在社址,且!無不傾盡全心,希望!能辦好!自己在康輔社最後一次的營隊。擁擠,且有點!吵雜的康輔社址裡,這不,只見!志傑,坐在角落裡!正邊吃著便當,邊看著!手中的活動計劃書;只不過,志傑的臉上,卻時而露出困惑之色。原來,此時,志傑!正看著程泉的"活動計劃書"。因為!三籌之時,志傑!半夢半醒間,已答應!程泉,當他第三天!上午,大地遊戲活動的主持人。只不過,當志傑!意識清醒後,再次!看程泉的"活動計劃書",這才發現;似乎!自己,竟!看不太懂,程泉!活動計劃書寫的活動,更何況!是要他執行活動。

『ㄟ~程泉。你來了哦。太好了,你的活動!不是要我幫你執行嗎?可是,我發現!我看不太懂,你的活動計劃書耶。正要問你~』一見到程泉,走進康輔社址,志傑!說著,馬上放下手上的便當;並拿起,原本!放在桌上的"活動計劃書",起身!走向程泉。只見,志傑!走到程泉身邊,張望了一下四周的喧鬧後,又說『喔~社址裡,太吵了。我們到外面的走廊去,好了~』。待,兩個人!走到社址外的紅磚走廊,志傑!便拿著手中的"活動計劃書"、說『ㄟ~程泉。我發現!你這個大地遊戲的活動,可能!會有問題哦~』。『這個第三天的活動,從八點到十點半,總共兩個半小時。但你設計的活動,看起來!很複雜,可是!實際上,只是!幾個小隊競賽的遊戲而已。而且!這個小隊競賽的時間,又很難掌握,我怕!到時候,活動執行完了;後面!會空出一大堆時間,這樣!可能,會開天窗哦。還是,你還有什麼活動備案~』康輔社址外的走廊,志傑!略帶沙啞的聲音,拿著"活動計劃書"問著程泉;只不過,程泉,聽了!卻只是,顯得!一臉茫茫然。因為,程泉,自大二!加入"社會服務隊"、以至!後來,又加入康輔社本部!以來,一直!都是幹器材組的事;直到,這次!"水頭山莊康輔營",程泉!才突然!被調到活動組。因此,之前,程泉!可說少有帶活動的經驗,而且!這也是,程泉!第一次!有負責設計活動、及寫活動計劃書。所以,此時!程泉,面對!志傑,提出的問題,除了!搔搔頭外;一時!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程泉~不然這樣,好了。如果,到時候,小隊競賽的遊戲,太早結束。那我!就自己,用團康墊檔好了。這樣!好不好,還是!你有想到什麼更好的備案活動,再來!告訴我~』畢竟,志傑!可說是康輔社的台柱,除了!一眼,便看穿!程泉設計的活動,可能!會出現的問題;而且!轉眼間,志傑!自己,便也想到了解決的方法。而!這倒也替程泉解決了,一付!不知!如何是好的窘境;於是,程泉!當然,即刻!點頭說『好吧~那就樣~』。

康輔社址外的紅磚走廊,程泉!才與志傑,剛討論過"活動計劃書";還不待,程泉!走進康輔社址裡。此時,社址的門口,只見!加菲貓!手拿一條"值星帶",與周為!走了出來,而!一看見程泉;加菲貓!一張圓圓的臉,果真!笑的!也像加菲貓的,對程泉說『ㄟ~程泉。值星官!有調動,第三天!徐文,換成了周為。所以,你跟周為,現在!再練習一下,怎麼值星交接好了~』。『喔~社址這裡,走廊!人來人往的,太~人多口雜了;然後,昨晚下過雨,外面!這裡!也濕答答的。不然,我看,我們就到!溜冰場那邊,去練習一下!值星交接好了~』胖胖的加菲貓!說著,程泉!點頭,而後!一行三個人,便順著!因下過雨!有了潺潺流水的乾河溝,往溜冰場的方向走去。只不過,才走幾步路,程泉!又在乾河溝旁、往大學書店的階梯上,看見!同班與他同為康樂股長的"曾美",從階梯走了下來;而!曾美,一看見!程泉!便立刻喊住他,問說『喂~程泉。東大附小,送別晚會的場地,你去借了沒~』。原來,這天!上午,第四節課的空檔,程泉!才和"曾美"討論過,關於!要班導師!離職,要怎麼辦送別活動的事;而!最後,兩個人決定了,就借"東大附小"的室內地下室場地,辦一場!師生回饋的送別晚會。

『喔~送別晚會的場地哦。還沒借。等一下,我下午!會去向"東大附小"借~』大學書店的階梯下,乍遇!曾美,程泉!暫停下腳步!回答;而!曾美,聽了,又再次提醒程泉、說『喔~那你今天,一定!要去借場地哦。不然,老師!好像,四月中旬!就要去美國了。送別晚會!再不辦,就來不及了~』。事實上,程泉!最近,似乎!真的很忙,不過!人家都說"能者多勞"。因此,程泉!倒也把最近,壓在身上的一大堆事,都當成是對自己的挑戰與考驗;甚至!有點感覺,自己真是"年輕有為"。...

五、社工三B送別導師!借晚會場地

星期五!下午,"年輕有為"的程泉,這天!下午又翹課了;不過,這次!程泉,倒給了自己!理直氣壯的理由。因為,這天下午,程泉!是為了替班上辦活動,所以!"不得不"翹課,去「東大附小」借場地;況且,這次!辦的活動,還是!為離職的導師,辦的送別晚會。下午,第一節課的時間,只見,程泉!背著個扁扁的舊書包,離開康輔社址,便逕往!男生宿舍下棟旁的小路走去;因為,這條!順著乾河溝左岸邊的小路,是去"東大附小"最近的路。春雨之 後,雲朵白的像絲綢的午后,天空!彷彿!剛被洗滌過一樣的湛藍,而!男生宿舍下棟後方的小路;程泉!轉過了一個彎後,眼前!更見青翠的綠草夾道,彷彿!走在鄉間小路一樣,顯得!幽靜怡人。此時,這條乾河溝左岸的小路,應是不會有人來的,因為!正值上課的時間,人人!都是背書包!往學院區的上坡路走;卻唯獨!程泉,一個人!背著書包,往東海湖的方向,朝"東大附小"的下坡路走去。不過,這倒好,綠草如茵的小路上!清清爽爽的,只見!程泉,隨手!摘了路旁一支芒草穗,沿路!甩著甩著,似頗!怡然自得。

「康輔營!回來,接著!就辦,導師的送別晚會。用火罐頭!從門口,排一個步道!讓大家!走過,來塑造氣氛好了。然後,進到!地下室,師生的回饋座談,那就是!由曾美負責了~」綠意盎然的乾河溝左岸,蓊鬱的樹林間!隔著茂密的枝葉叢,偶而!傳來虫鳴鳥囀;只見!程泉,邊甩著手中的芒草穗,邊走邊想。當然,一想到!秦茹導師的離職,程泉!不由得,又會想到;關於!在那次!"社工系"系務會議上,秦茹導師!要他發言的事。之後,秦茹導師!便決定離職,其實!對這點,程泉!心中,也還是有些疙瘩的;而!邊走向!"東大附小"的路上,一個人!獨行,程泉!當然!不免,邊走又邊!聯想「最近,好像!都沒看見秦茹導師到系上了。好像!她的課,也都請別的老師代課了。~這樣!也好。不然,每次!在走廊遇見她,感覺!都怪怪的,好像!彼此有什麼芥蒂。算了~就把這次!送別活動辦好吧,或許,這樣!導師她也會知道,我對她!沒什麼不高興的~」。

「東大附小」就在東海湖的上方。由於,程泉!在"社會服務隊"時,曾經!和徐文!一起來"東大附小",借用過!他們南邊那棟樓!地下室的場地,辦過活動;因此,一回生!二回熟,這次!班上的送別晚會,程泉!便又想到!要借用"東大附小"的場地。至於,大學生!辦活動,來"東大附小"借場地,只要!場地!沒人用,通常!東大附小!都是會借的;只是!需要填些表格而已。而!租借場地,租借器材!這些事,自程泉!大二加入"社會服務隊"後,便在器材組!常做這些事;因此!也可說是!駕輕就熟。...況且,這也只是個開始,因為,未來,程泉!也還會在"東大附小",發生更多的故事。....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