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五章89水頭山莊大戰康輔營總籌

一、國家+軍隊=地球上的龐然怪獸

1990年,十一月初。屏東龍泉"海軍陸戰隊"新兵訓練中心;程泉!已入伍,當兵!第五個星期。砲聲隆隆,飛沙走石,鳥獸驚逃的山區靶場!滾滾黃土飛揚,只見!幾挺!機關槍!正在打靶的土堤上,猛烈的掃射向對面的山壁;槍林彈雨的煙硝味中,埋在黃土的炸藥爆破,漫漫黃土煙塵!剎時!更沖天翻騰、鋪天蓋地。『臥倒~匍匐前進~。爬過!五十公尺的低絆網。中途,不可以停下來聽到了沒~』煙塵漫漫的掿大山區,在打靶的土堤與山壁間,只見!成排!穿著迷彩服!全付武裝的軍隊;而後!一排!又一排!在擴音器的號令聲中,往前衝,然後!在一大片的低絆網前臥倒,開始!匍匐前進。連天的槍聲掃射與炸藥的爆炸聲,確實!讓人震撼,因為!新兵訓練的六個星期,到了第五個星期,已近結訓的階段;所以,一些!實戰訓練的重頭戲,此時!也已紛紛上場。震憾教育,進毒氣室,夜行軍,手榴彈!丟擲...像這天,在靶場的野戰場地,正在!進行的;即是!頗具危險性,真槍實彈的震撼教育。"轟隆~噠噠噠~噠噠噠~"震憾教育的野戰場地,黃土飛揚中!只見,一個個的海軍陸戰隊員,戴著鋼盔,手托著步槍!在低絆網的刺鐵絲下爬行;而!鐵絲網上,機關槍的子彈呼嘯。集體的腎上腺分泌,加上!一種!隨時!可能喪命於此的知覺;整個連隊!爬在低絆網下,果真!讓人!有如,真的上了戰場般的驚懼。

『子彈,不長眼睛啊~匍匐前進!姿勢放低。爬過了低絆網,才可以!站起來~』震天的槍聲,爆炸聲中,夾雜著!擴音器!傳來警告聲;而!漫天的黃土飛揚中,此時!程泉,正!匍匐前進,爬在低絆網下。由於,五十公尺的低絆網,刺鐵絲下的通道,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爬過,原本!黃土的硬地!早被爬成了一條溝;而!溝裡!滿滿堆積的,盡是!不知被多少人!用身體爬過,把黃土!磨成有如奶粉般細的黃塵粉末。此時,槍林彈雨的低絆網下,匍匐前進的程泉,每一伸手!當手肘碰地,便是!揚起了一堆黃土粉塵;況且,前面的人!腳跟就在眼前,每一蹬腳!黃土的粉塵!同樣便揚起,加上兩旁的人,頓時!程泉!只覺,臉上,鼻孔,嘴裡!都是黃土。「喔~快!不能喘氣了。怎麼~都是黃土~」五十公尺刺鐵絲下的低絆網,程泉!才爬到一半,正在!機關槍掃射的下方,除汗流夾背外;此時,程泉!張眼望去,只覺!眼前都是黃土,直塞滿自己的鼻孔,於是!勉強只能張嘴呼吸。可程泉,這一張嘴呼吸,漫天的黃土粉塵,似乎!更直衝入自己的氣管。加上!手托著沉重的步槍,一步一步的匍匐前進,爬在槍林彈雨下;而!此時,程泉,似乎!終於,有點!能領略,當一個軍人!無奈的在戰場上,垂死掙扎是什麼滋味。

『站就站在前線,躺要躺在沙場,為了保衛親愛的祖國,我們願把碧血頭顱獻上。站就站在前線,躺要躺在沙場,為了保衛親愛的祖國,我們願把碧血頭顱獻上。生命本是火種,應當閃閃發光;碧血是無價的花朵,先天有民族的芬芳。站就站在前線,躺要躺在沙場,為了爭取最後的勝利,我們一起走向民族的戰場~』正當!程泉所屬的連隊,在機槍掃射下的低絆網爬行;此時!烽火連天的槍砲聲中,只聽!後方的另一個連隊,也正在!預備上戰場的位置、唱著軍歌!鼓舞士氣。"震撼教育"若是當成一種體能訓練的遊戲,或許!會讓人覺得很有趣,只不過!人類戰爭,國家與國家間的集體屠殺,卻不是!件那麼有趣的遊戲;若說,戰爭!它會讓人!覺得有趣,或許!那也是專屬於,國家與國家間的政客!玩的奪權遊戲。「國家個屁~誰喜歡戰爭,只是!掌握了權力的政客,耍著嘴皮子;張嘴!叫你去死,你就不得不去死~」軍人!就像扭著屁股的壁虎,努力的在黃沙滾滾中爬行,因為!只要政客覺得有趣,人類的集體屠殺與戰爭,就不可能遠離;而!此時,程泉!淋漓的汗水,從額頭!低落到黃沙裡,黃沙!又成了黃泥。 烽火連天的槍砲聲中,聽著!耳邊,"保衛國家,把頭顱獻上"的軍歌,縱使!程泉,裹了一身的黃泥,然而!心中,卻沒絲毫的感動或鼓舞;相反的,吃了一嘴的黃土,此時!程泉的心裡,只對"國家"這個名詞,有種!說不出的厭惡。

「國家是什麼?國家,是居住在一塊土地上的一群人類,從原始的部落,經過不斷爭戰與併吞的過;以人為細胞!堆疊!組織,漸漸!形成的龐然怪獸。而!這叫"國家"的龐然怪獸,既是!由人堆疊組織而成,它外在的表現,自然!也會有人類的行為特性。怪的是,由人類組成的國家,而它外在!表現出來行為特性,卻大多!都只是!人類的獸性;因而!也只能說它是~"獸"。像是!自古以來,幾乎!每個國家!都不斷想攻擊別的國家,以擴張自己的領土,彼此殺戮!血流成河;而後!國家,更組成了所謂的軍隊,從此!彼此撕咬、屠殺的規模更龐大,動輒!數十萬人,數百萬人!屍橫遍野。更駭人的是,自地球上!出現這種叫人類的無毛人猿,演化至今!經過百萬年;自形成!國家,又花了幾千年的彼此吞噬。而後,此時!在地球上!盤據的,約只剩下!兩百隻叫"國家"的龐然怪獸;出現了地球歷史!四十億年來,從未有過的駭人景像。只見!這些,叫國家的龐然怪獸,少則!以數十萬到數百萬人為細胞組成,多的!甚且!以十幾億人組成。而後,"國家"盤據在陸地的,不斷!向海洋掠食,向天空掠食,向大地,向森林掠食;或!向別的國家掠食,無限貪婪的慾望,更幾乎!將整個地球的資源,啃食殆盡。當然,地球資源有限,怎經得起!這些像癌細胞,不斷擴張的國家怪獸啃食;因此,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及把自己餵的肥壯,國家!當然,又得!組織更強大的軍隊,叫軍人!手拿殺人的武器!去奪取資源。當然!軍隊的槍桿子,也未必都是對外的,若是!政客們有須要;有時候,還是!會命令軍隊槍口對內,屠殺自己國家的人民。反正!不管對內或對外,只要!有權力殺人的,且殺得夠多的,都是英雄... 」

戰爭與屠殺,是不可能遠離的;只要!人類的內心之中,依然!充滿掠奪的獸性。震撼教育,黃土沙塵滾滾的靶場下方,待!程泉所屬的連隊,全都爬過了低絆網;堤上的兩挺機關槍!才停止射擊,而!此時,值星排長,也早已等在低絆網的另一邊,集合,整隊,唱歌答數。『龍騰虎躍山河動,第三連弟兄氣如虹;有信心有力量,第三連弟兄氣如虹。龍騰虎躍山河動,第三連弟兄氣如虹;有信心有力量,第三連弟兄氣如虹...。雄壯~威武~嚴肅~剛直~...』肩著步槍,鋼盔下,只見!每個人的臉上,此時!都是黃土;而!原本!草綠色的迷彩服,此時!更都成了的土黃色,遠看!近看,都像是!剛從土裡爬出來的,一整連的泥人。不過,一整連的軍人!宏亮的唱歌,答數,聲音!倒是響徹雲霄,迴蕩在靶場的山谷間;或許,是剛經過"震撼教育"的腎上腺分泌,此時,氣勢!更顯得驚人。『槍在我們的肩膀,血在我們的胸膛;我們來捍衛國家,我們齊赴沙場。預備~唱~』一首軍歌後,離開!靶場的震撼教育場地,一路上!接著!又是一首軍歌;而!此時,不管!從那個角度看,這也都是!一支,已經!由善良的大學生,格式化成功!變成剽悍軍人的軍隊。

新兵訓練,程泉!所屬的連隊,日以繼夜!以嚴厲的懲罰為手段,經過了五個星期,"全機構式"與外界隔離的洗腦;此時,這支!剽悍的海軍陸戰隊,等待的只是命令。只要!長官,"軍令如山"的命令一下,而!這支剽悍的軍隊,便準備把子彈上膛,眼睛眨都不眨的!開槍殺人;不管,殺的!是男人、是女人,是好人、是壞人,是大人或小孩。或者,不管!是保家衛國,或只是!為了保衛,某個政客個人的權力慾,因為,"服從"是軍人的天職;而讓人!望之生懼的軍紀,更不容渺小的軍人!反抗軍令。不過,身處的環境,縱然如此!嚴酷,然而!這天,來"震撼教育"的野戰場地,程泉!還是!沒忘記;撕了幾張信紙,放在自己迷彩服的上衣口袋裡,以備!有空檔之時,隨時!可拿出信紙來,寫信!給遠在台中的娟娟。可,把信放在自己迷彩服的口袋裡,程泉!一整天!出操,在地上!爬來滾去的;當然!信紙難免都弄的皺巴巴的,且!又是泥,又是汗。況且,也不是!每次!帶信紙在身上,程泉!都會有時間寫,而且!就算是有時間寫,信裡的字!大多也像蚯蚓一樣,扭扭曲曲;因為,人在野外,程泉!寫信給娟娟,也只能把信紙放在大腿上寫。而當然,信紙皺的像衛生紙,字體!扭曲的像蚯蚓!都還是小事;恐怕!程泉,寫給娟娟的信,問題!最大的還是內容。

程泉,到屏東龍泉!陸戰隊新兵訓練中心,入伍!已過了一個月;而!對於他,努力!找時間!寫給娟娟的信,內容上!會有什麼問題。其一,在新兵訓練中心,由於!信件!往往會隨機抽檢,因此!入伍之時,連上的輔導長!早已交代;不能在信裡!寫有關軍中的事,以免洩露軍機。其二,自入伍一個月來,天天!從早到晚都是在出操上課,或做體能訓練;時間分分秒秒!完全都被掌控,根本!連大腦也無法思考,更別說!是看書!充實寫信的內函。其三,此時,程泉的大腦!已大不如從前,學生時代時靈活;因為!一個多月來,程泉!早已被!思想改造。換句話說,可說!此時,程泉的腦海裡,大多是!關於─"消滅萬惡共匪","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反攻大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類的莒光日電視教學、所塞滿;加上,"軍令如山","軍紀似鐵","送軍法審判"等等,標語口號所恐嚇。凡以上種種因素,因此,程泉!在寫給娟娟的信裡,一則!不能寫自己!從軍的日常生活,二則!沒!來自書本,文字的詩情畫意,三則!總不能!在給娟娟的信上,寫"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於是,這個不能寫,那個也不能寫,所以,程泉!在寫給娟娟信裡,除了!內容空洞不說,比較!嚴重的是,三句!不離"色"字;而!更嚴重的是,程泉!到了第五星期,由於!比較有自己的時間,所以!寫信給娟娟,寫的更勤。儼然,從程泉!寫給娟娟的信裡,活生生!就能,看見一匹流著口水;似乎,對女性!充滿饑渴,垂涎三尺的色狼。...

二、鐵漢柔情&鐵漢"色"情

"震撼教育",從山區靶場!回到了營區,這晚!洗過澡,連部的大教室裡,大家都在擦戰鬥靴;而!程泉,胡亂的!也把戰鬥靴擦了擦,當然!主要,還是想抽空!寫信給娟娟。七點多,只見!輔導長!手拿!一疊的信,走到大教室的講台上,開始發信了;而!這晚,程泉!一連!就收到娟娟,兩封粉紅色的信,當然!又是!羨煞眾人。只不過!從娟娟的信裡,程泉!知道,由於,娟娟!學校的期中考將臨;所以,必須!專心唸書,可能!兩個星期!都不會再寫信。換句話說,娟娟的這兩封信,可能!就是程泉在新兵訓練中心,最後一次!收到娟娟的信了;因為,此時!已是入伍的第五個星期,再等不到兩星期,程泉!也就可以結訓,並放五天假!回台中。【...阿泉,我發現你越來越可愛也越來越討人喜歡,但卻越來越色了、怎麼辦?我實在太危險了。我看我們以後出去,一定要往人多的地方去才好...】坐在大教室!看著!娟娟的信,尤其!看到這一段之時,程泉!忍不住一陣偷笑;因為,程泉!回想,近來!自己寫給娟娟的信,果然!是充滿了"色"這個字。然而,對一個!正在當兵的軍人,寫的信!能期待什麼,至於!娟娟!應該也是明白的;所以,娟娟!只是!在信裡,跟程泉開了一個小玩笑,表示!自己並不在意,在信裡!程泉!繼續!對她的性騷擾。


【給親愛的老婆:我經過一天汗流浹背的出操,寫信的時間終於又到了...。妳說"發覺我越來越可愛也越來越討人喜歡,但卻越來越色了,該怎麼辦"?我只能回答那是由於我發覺我越來越愛妳、越來越喜歡妳;所以我對妳越來越色了,妳毫無辦法制止。愛情本來就包含了『色』的成份,只是妳不能否認在『色』以外、我對妳還有很深感的情感的依賴。愛的越深、相對的也就越『色』;越『色』~我對妳情感的依賴也就越深了,不是嗎?反過來說,妳嫌我太『色』就是嫌我愛妳太深,是不是這樣呢...換個角度來說;我是男的,在這個年紀男女之間的愛情,男的對那一方面的需求總是強烈些。妳不能怪我色,因為我是個『正常』的男性...】大教室裡,輔導長!還在講台上,喊著名字發信,而!此時,程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寫著信,一顆心,可說!卻早已又飛到娟娟的石榴裙下。因為,程泉!一想及,再一個多星期就可以與娟娟見面,屆時!二人,又可到大度山上約會;或是!徜徉!在翠綠的草地上,以娟娟的膝當枕!傾吐這一個多月的相思,或是!彼此緊緊的互相擁抱,相濡以沫的接吻!在相思樹林間的綠蔭下。熱戀中的情人,一個多月!沒見面,一日三秋!是多麼難熬;而!程泉,光是想著,即將!可以與娟娟,再約會。此時,信裡,程泉!當然!不免,又要!提醒!娟娟一些事;以備,結訓放假之時,可向!娟娟!索取更多的愛。只見,程泉!振筆疾書的,在信裡!寫著【...娟娟,妳雖然可以限制我的好色行為,但該還的帳還是要還;別無理取鬧、賴帳。我大概三十天沒抽煙,然後又一個星期不能收到妳的信;再來又被妳的感冒細菌害的燒壞了『呼吸神經』『吃飯神經』又腰酸背痛;還有對妳一個半月的相思,這筆帳最多最難還。見面了我們再來討論償還方式,還有我拼命寫信、多寫一封就是一筆債,都要妳細細的還。娟娟!我的老婆~妳債台高築了;我要的不多,只要把上面這些債還清就好了...】。

海軍陸戰隊!龍泉軍營,第三連!連部一樓的大教室,晚上!七點多,程泉!寫好了給娟娟的信,才封上信封;此時,教室窗外,一陣嘩啦啦的聲響,下起了滂沱大雨。而!原本,這晚,出操的課程!安排的是"夜行軍",可眼見!大雨似乎不停;約七點半,只見連長,似乎!跟值星排長講了些什麼。而後,值星排長!便站到了講台上,宣佈『注意~五分鐘後,全付武裝,戴鋼盔,穿戰鬥靴,取槍,在教室裡集合~』。『今晚的夜行軍,由於!突然!下大雨,營部!那邊還在討論,要不要!照常進行。所以,待會!大家,全付武裝!在教室待命。等待!營部那邊的通知。稍息後~開始動作。稍息~』值星排長,一宣佈完,大教室裡! 一片兵荒馬亂,大家!紛跑上樓!到寢室著裝;著裝後,又到!槍械室取槍,取槍後!立刻!又回到大教室裡,坐到自己的座位。而!程泉,一手拿著步槍,一手拿著!鋼盔,全付武裝!S腰袋紮著水壺,帶著!刺刀,穿著!戰鬥靴打綁腿,一回到自己的座位;由於,並未聽到值星排長,有新的宣佈,於是!程泉!一回到!座位,便拉開了抽屜,且拿出了!放抽屜裡,娟娟的相簿。

『呵呵~程泉。又在看女朋友的相片哦。好幸福哦,人家!別人頂多都只帶一張女朋友的相片;喔~只有!你帶一大本。而且!你的女朋友,真的!好漂亮,真是!太令人羨慕了~』程泉!才一翻開娟娟的相簿,只見!坐在旁邊的同袍,便把頭探了過來;而!當然!看見相片裡,漂亮的女孩,那個!正在當兵的男生,不會!像程泉!一樣,望一眼!便覺心動。況且,娟娟!也真是,對程泉體貼,且設想周到,知道!程泉!在當兵時,最渴望的是什麼;於是!便在程泉入伍的前夕,送了一本相簿給程泉,好讓!程泉!帶在身邊,可!時時看見及想念。而!娟娟的!這本相簿,原本!程泉,是把她藏在寢室!自己床頭的忠誠袋裡;不過,相簿!放在忠誠袋裡,程泉!每天!頂多,就只能!在睡前,看娟娟一眼。於是,入伍,約!到了第三周,程泉!便把娟娟的相簿,帶到了教室!放在抽屜裡。如此一來,則!每天!只要是在教室上課,或是!三餐吃過飯後,洗完澡後,則程泉!都可以,只要!隨手!打開抽屜,便能看見!娟娟的相片。

營區!烏雲密佈天空,依然!下著滂沱大雨,全付武裝!在大教室裡、待命。此時,一張張的!翻著娟娟相片,程泉!只見!娟娟在相片裡,穿著胸前帶有蕾絲的白襯衫,一襲茶褐色格紋的長裙,清純的臉龐!白裡透紅的!彷彿吹彈可破,且!唇上還抹了口紅。或是!坐在台階,或是!倚著大紅色門扉,或是!兩手抱著大樑柱的巧笑倩兮,程泉!每次!看著!娟娟的相片,總是覺得,自己!有點像是!在做夢;因為,程泉!始終總有點不太敢相信,自己會這麼幸運,竟能擁有!這樣的女孩,當自己的妻子。而!"當程泉的妻子",這卻是!娟娟,已經答應給程泉的允諾;一想及此,有種!莫名的衝動,讓程泉!又從抽屜裡,拿出信紙。反正,大教室外!大雨依然滂沱,而!值星排長!也沒做其他宣佈;於是,程泉!便又開始伏案,振筆疾書!寫信給娟娟。雖說,程泉!在信裡,寫的內容!都不怎麼營養;不過,一想及娟娟,程泉!就是!有種衝動,讓他!非寫不可。

【親愛的老婆:我要拼命的寫信!讓妳的『債』台高築、讓你無法還清;然後為了還債,妳只好自動投懷送抱、要求我對妳"色"一點;這個計劃如何。娟娟~妳要自己掉入陷阱哦。收到信,妳應該在考試了,千萬別為了上面!我的這個計劃,而讓妳!考試考差了;妳只要『坐以待斃』就行,其他的就交給我『負責』、我一定要拼命的寫信...。妳說!妳弟弟,當兵!每次回去都是妳陪他。但!我要的不只是妳像陪妳弟弟一樣,因為!我不是弟弟、我是"老公"哦;老公!應該有『權力』~要求老婆盡某些『義務』;當然我是有限度的,不會做過度的要求,但妳要甘願...。我要讓妳嫁不出去、沒人要、只能嫁給我...】。夜晚的營區!滂沱大雨依然下著,程泉!把握分秒的時間,振筆疾書!寫信給娟娟;且腦海!滿是幻想,結訓後!放假,兩個人!再相聚的畫面。及至,約八點左右,雨勢稍歇,補給班長!發下擦槍布,要每個人!把步槍上重油,且把槍管!以擦槍布塞住,以防雨淋;而!此時,程泉!也寫好了,這天!寫給娟娟,要讓!娟娟"債台高築"的第二封信。即使!外面仍下著雨,不過!夜行軍,似乎!勢在必行;而!程泉,默默的!也只能,再看娟娟的相片最後一眼,關上抽屜。...只聽,值星排長,已站到講台、宣佈『注意~待會,"夜行軍",路程約三十公里,十分鐘走一公里,約五小時;從營區出發,繞行!附近山區。夜行軍!主要用於奇襲,制敵先機;所以!路上!不可說話,必須保持靜默,以免洩露行蹤。成兩縱隊,靠路邊行走,腳步跟上!不可脫隊;經過!有住家的地方時,絕不可!讓人從部隊中間經過。知不知道...。待會!會發給每個人雨衣,稍息後,連集合場集合~』。...X X X

三、2005年~兩個影子的精神分裂

2005年三月,大度山下,台中盆地西屯區!貧民窟。髒亂的屋裡,舊報紙與垃圾堆積的空隙,只見!程路仁!像蛹裡的野蠶一樣,蜷曲的睡在地上的睡袋裡;且似乎,正做著夢──夢裡,兩旁芒草叢生的一條漆黑的山路,四周都是!如鬼怪身體扭曲的樹林;黑色的柏油路是濕的,似乎!正在下雨。雨一直下,雨中!有兩列的長長的人龍,行走在山路的兩旁,且每個人!全都是穿著墨綠色斗篷式的雨衣,罩住全身!也蓋住了臉;似乎,每個人都朝同一個方向!快步的行走,且!靜悄悄的,沒有人在說話。程路仁!有點驚懼,因為!他發現自己!也在成列,行進的人龍之中,卻不知!自己這麼急的,要跟大家!走去何處。「或許,大家!都在排隊!等著進地獄。還是!在趕著投胎~」程路仁!心中,突然!有了這種怪異的想法,然而!自己!卻又做不得主;只能!提著兩腿的酸痛,猛烈的喘息著!不斷跟上別人的腳步。『後面~跟上。小心自己的槍,槍頭朝下,槍管!不要進水~』突如!其來的叫喊聲,此時!程路人!才驚覺,似乎!自己正在"夜行軍";沉殿殿的,果然!自己的肩上!也正揹著一把步槍。摸到了肩上的槍,而!程路仁!這個時候,突然!才想到「對了,我正在當兵。~好像!是快放假了;然後,我就可以回台中~」。「台中~台中!在什麼地方。~好像,有人在等我。我一定要回去才行~」夜行軍!疾行的人龍,當程路仁!這麼想,轉眼!人群都見了;群山萬壑間,似乎!就只剩下程路仁,充滿恐慌的獨行踽踽。眼前!一座一座的高山,山頂皆被迷霧籠罩,此時!有個長髮披肩的女子,站在山路上的一座大理石牌樓下;隔著遠遠的距離,然而!程路仁,卻能清晰的看見那女子,身上穿著一件胸前綴著蕾絲的白襯衫,而!下身則是穿著一漸茶褐色格紋的長裙。不知為何,程路仁!突然覺得很悲傷,像是!被有什麼哽在咽喉,想哭,卻又無法哭。

『娟娟~妳還在台中等我嗎?!~娟娟~』髒亂的屋裡!一聲聲夢囈魂,而!夢!雖是假的!但情緒卻是真的;只見!程路仁!被自己的夢囈驚醒,悠蕩蕩的!從夢裡!滿懷悲傷的甦醒。只不過,剛恢復意識,憶及剛剛的夢,程路仁!便對自己夢裡,悲傷的情緒感到可笑;因為,程路仁!根本就不認識娟娟這個人,也從為見過娟娟,更不知!自己為何、沒來由的!要悲傷。屋子的鐵窗外!迷霧茫茫,躺在睡袋裡,程路仁!從黑暗中的地上,摸索到!一根抽了半截的煙,隨即!刁在嘴裡點燃。『程泉啊~別再欺騙自己了。你還是!惦記著,掛念著!那個!曾經說要嫁給你當妻子,叫娟娟的女子吧;不然,為什麼!你還留著她的相片,還留著!她的信。呵~都十幾年了,人家!現在,她早就"羅敷有夫"了,你還留著她的那些東西、作啥。丟了吧~用一把火!燒了吧~』躺在睡袋裡,才抽了口煙,此時!程路仁,忽覺!耳邊又有人說話;嚇得!程路仁,坐起身,伸手趕忙!點亮,電腦旁的檯燈。『誰~到底!是誰在說話~』才點亮昏黃的檯燈,程路仁,便向空蕩的屋裡問;只不過,除了!昏黃的檯燈,把程路仁的影子!映到牆上,空蕩的屋裡,根本沒人。

『呵呵~根本!沒有人。這裡!只有我,跟本沒有別人。呵呵~』喃喃自語的,程路仁!在空蕩的屋裡,乾笑了兩聲,又躺下。然而,才說沒人,程路仁!躺下的同時,空蕩的屋裡!卻見一條黑影,一閃而過;且順著!昏黃的檯燈的陰影,閃入了牆裡。而!或許,程路仁!躺下後,隨即!又睡著了,正在做夢;此時,程路仁!只覺,似乎!自己!處在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像是!在牆裡。不~應該說,在牆裡的是條黑影。『呵呵呵~被困在肉體裡的感覺,那個臭皮囊!真是叫人難受。程路仁啊~你在找我嗎?!
~我就是程泉~』牆裡!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空間,只見!那條黑影,一轉身;卻不正是,程泉!年輕時的樣子。或許,程路仁!是在做夢,只見!那黑影!嘴角,露著詭異的笑,像是!自言自語的說『哈哈哈。不~我不是程泉。程泉!那只是,我很久以前的名字。現在,我應該!叫賈程泉。哈哈哈~』。『呵~路仁兄,真是!辛苦你了。努力去完成你的心願,與該做的事吧。這是!你對自己的允諾,何況!走在這條路上,除了!你自己,誰也幫不了你~』叫賈程泉的黑影,站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說也奇怪!他的眼前;此時,所看見的!卻竟是,程路仁!髒亂的屋子。或是說,在程路仁髒亂的屋子,與叫賈程泉的人之間,就像隔著一道玻璃牆;然而,程路仁!屋子裡,檯燈的燈光,卻絲毫也照不到!賈程泉,所在的漆黑空間。只見,叫賈程泉的人,此時!正就站在,彷彿!單面透視的玻璃牆後,看著!髒亂屋裡的程路仁;且嘴裡,像是!嘆息似的,喃喃自語的說『咳~程泉啊。別再欺騙自己了。你還是!惦記著,曾經!那個說要嫁給你當妻子,叫娟娟的女子吧~』。

『娟娟~你還在等我嗎?!娟娟~』髒亂的屋裡,似乎,程路仁!又在說夢話了;蕩悠悠的!轉醒之際,程路仁!才知道,剛剛的片刻!自己竟又睡著了。且在夢裡,程路仁!似乎!夢見了,自己正站在一片玻璃牆後,看著!自己髒亂的房間、還有!自己;然而,仔細一想,程路仁!隨即,又喃喃自語的說『不~那不是我。那是他,之前!我也夢見過他。他是個~專帶給人痛苦的魔鬼。他說他叫"賈程泉"~』。程路仁!以為,剛剛!只是自己在做夢,只是!順著檯燈的燈光映照的方向;卻不知,在那映在牆上的影子後,此時!叫賈程泉的黑影,仍站正在!牆裡漆黑的空間,注視著他。賈程泉,看見!程路仁,將電腦開機,而後!隨手,拿起!放在電腦旁的一本相簿翻閱。『娟娟,我好想妳~』才翻開相簿,程路仁!不禁!便順著耳邊的聲音,脫口而出;而!不知為何,每當!程路仁!看見!娟娟的相片,心中!總會莫名的湧起一股衝動,讓他好想寫下!一些故事。

屋子的鐵窗外!始終白霧茫茫,而!髒亂的屋裡!在檯燈昏黃的燈光下,只見!程路仁,點了根煙後,又電腦的鍵盤上!"振筆疾書"。"大度山日記"的故事,正寫到!程泉大三下學期,"水頭山莊康輔營"的總籌;而這天,對程泉來說!是重要的一天。因為,這天,志傑!會在閒聊中,告訴程泉!YMCA甄選幹部的事,並鼓勵程泉!去參加;也因此,後來,程泉!將會在YMCA認識娟娟,不過!那將是!一年後暑假的事。「水頭山莊康輔營"的總籌,時間!是一九八九年,四月一日,星期六,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電腦螢幕上,只見!程路仁,正用鍵盤!打著字;而同時,賈程泉!所在的漆黑空間,慢慢的!也有了顏色,及景物出現。蓊鬱的樹林,青翠的草地,一條!長滿雜草!磊磊亂石的河溝旁,還有!一整排的門窗;以及!紅磚牆灰瓦的四合院,而這卻不正是!大度山上,東海大學!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和煦的春風,吹拂乾河溝旁!一片翠綠的山坡,此時!賈程泉!依稀聽見鳥叫聲;轉眼!於是!將自己,隱於!無形。...X X X

四、 89水頭山莊康輔營總籌+活動演練

「 1989年4月1日康輔社鬼家家經:水頭山莊康輔營,活動執行,已進入!倒數三天。四月四日,康輔營!行前晚會,十屆授藍衣。傍晚,六點四十分,吃飽飯!到社址集合;跑當晚的流程,及做場地佈置。希望!大家務必準時。十屆授藍衣,服裝規定:男生,穿紅衣,打領帶,深色西裝褲,皮鞋。女生:穿紅衣,深色窄裙,包鞋。當天!由生活長,內值星!愛珍!統籌服務員的一切活動;請大家!務必配合。~進修長!阿秀留言~」

「 1989年4月1日康輔社咆哮家經:恭喜十屆,再三天!就要穿藍衣。這段日子,看著!大家熬夜,籌備康輔營,心中!總有種莫名的感動。或許,大家!看著滿滿的行事曆,總會覺得!壓力很大;但!走過了,每當!完成一件事時,也總會帶來!不可言喻的喜悅,及滿足感。因此,在康輔營行前,講個小故事與大家共勉─"記得曾聽說,以前有戶養蝶人家,看見蝴蝶破繭而出很辛苦。因而!將繭剪破、讓蝴蝶出來。誰知道!那些不經掙扎而出的蝴蝶,永遠不能飛翔。所以,成長~是必須靠自己的力量的~。~生活長!愛珍~」「加菲貓回應:愛珍~妳的小故事,好像!已經!聽過很多遍了,可不可以!換個新的。另外,明天!星期日,早上!九點,請大家!到社址,幫忙製做!康輔營出隊器材。器材長!加菲貓留言~」

「 1989年4月1日康輔社杜鵑家經:很抱歉,因為!個人的功課及感情因素,無法與大家一起籌備康輔營及出隊;不過,我的精神!永遠與大家同在。看見,十屆!都成長了,而!九屆~還是!一堆爛人;不過!好懷念,跟大家!一起辦活動的感覺。康輔營!是個難得的機會,相信!十屆,及九屆,大家!都能在這次營隊的籌備與執行中,留下許多!珍貴的回憶。而我─康輔社"永遠的吉他王子",僅能!在這裡,預祝!大家~康輔營出隊~順利。~阿峰叩頭~」「陳篤回應:阿峰,看你"沉重"的"遺言",感覺~你好像是來送葬的。咳~"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看了!讓我!這個"康輔社第一才子";驀然回首前塵,臨行!都覺得悲壯。~陳篤泣別~:」

1989年四月一日,星期六!上午,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這天!"水頭山莊康輔營"總籌,不過,因為!上午,有人還要上課;所以,總籌的時間,是訂在下午!一點半才開始。"東海大學"校園,氣氛!有點悠閒的星期六上午,三三兩兩的學生!行走在綠草地間的小路;和煦的春風拂過處,經過!濃蔭的樹下,偶而!還能聽見宛囀的鳥鳴。而!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約莫上午!十一點多,雖尚未到!康輔營總籌的時間;不過!此時,透過!外牆的大鋁窗,卻見!社址裡面,已有人影走動。隱約!可見,是四個人。其中一個,坐在會議桌右邊,抱著吉他,像在唱歌的,叫周為;而!另一個,身材高大,站在周為旁邊,似!指手劃腳,正!誇張說著話的,叫志傑。至於,志傑!對面,有一個,似邊聽著志傑說話,邊翻著!會議桌上康輔社"家經"的,叫!程泉;還有!另一個,看似!身材苗條纖細的女生,叫玲玉。其中,志傑,周為,玲玉!都是星期六上午,已經!沒課;而!下午!又要開康輔營的總籌會議,所以!上完課,乾脆!就到康輔社址。至於,叫程泉的,其實!星期六的上午,他第三節,第四節都有課;不過,他卻沒去上課,直睡到十點多,醒了!就直接跑到康輔社址。戶外,乾河溝旁的山坡!一片春意盎然,只見!康輔社址裡,此時!這四個人,似乎!正說話,也說的頗投機;卻不知!他們正在談論什麼,只是!不時,有笑聲傳出。

『哈~志傑。如果,你想要追女朋友,那你要請教程泉啦;程泉!他是專家啦。人家!他跟他的學妹,還結拜為!乾哥,乾妹的;喔~多幸福啊。還有!上個星期,我還看見!程泉,跟一群女孩子!在欣餐!寢室連誼;有說!有笑的。呵呵呵~志傑。反正!你如果!想追,你在YMCA!認識的,那個叫"美美"的女生;那你拜程泉為師,準沒錯啦~』抱著吉他!坐在會議桌邊,只聽!周為,邊笑!邊說的,向站在旁邊的志傑建議。而!志傑,聽了!周為的說法,拱手作揖的,果真!也向坐在會議桌對面的程泉,憨笑著!說『呵呵呵~程泉,真的哦。你那麼會追女朋友,那拜託一下,傳授幾招"秘輯"!好不好!?』。程泉!尚未回答,此時,正在牆邊的鐵櫃,整理東西的玲玉,卻帶著一臉的不屑!酸溜溜的搶著說『噯~志傑。你們男生!真的很沒用耶。喜歡女孩子!自己不敢表白,還要找一堆人!出餿主意。真是!太沒誠意了,好像!是要用計謀,去騙女孩子一樣。要是!讓我知道,那個叫"美美"的女孩子,是唸那個系的,我一定去告訴她。說志傑,要用"詭計"!欺騙她的感情~』。而!才聽了玲玉的說法,剎時!只見志傑,急的跳腳,一付氣急敗壞的說『喔~玲玉。難怪~孔子說─"最毒婦人心","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妳竟然~"陰謀破壞"我的好事。呵~好在,"賤內"~她是唸夜間部的,不會!讓妳遇到~』。

『哈哈~志傑。美美!追都還沒追,八字都還一撇,現在!就叫"賤內",未免!太早了吧~』聽志傑,開口"賤內",閉口"賤內的,周為!不禁,帶點反諷的開玩笑;只見!周為,邊撥著手中的吉他,邊又笑說『對啦~志傑。你不是說美美,長的!很漂亮嗎?這樣啦,看那天!也帶"嫂夫人",介紹給我們認識一下;讓我們鑑賞一下。搞不好,我們幫你說幾句好話;這樣,你想追她!也比較有機會啊。對不對~』。此時!一聽周為的說法,頓時,志傑!似乎,也茅塞頓開,想到「欸~周為,說的有道理哦。一個人!人單勢薄,追女朋友!總有點害怕;假如!能有人在旁邊,幫我"敲邊鼓"的話。說不定!眾口爍金,假的!也說成真的,這樣!想追美美,一切!就會水到渠成~」。『好啊~有機會,我會介紹"賤內"~讓你們認識。其實!她就是長的,有點像混血兒的樣子,皮膚白白的,五官!很明顯。可是,我還沒約過她耶,何況!我長的這樣,不知道!她會不會跟我約會。呵~』或許,是自曝其短,志傑!說到這裡,似乎!有點心虛;不過,隨即,志傑!又想到了什麼似的,拉高了聲音,又高亢的說『啊~對啦。YMCA,四月要開始!甄試,這個!暑期營隊的專職活動幹部和小隊指導員了。不然,周為,你到YMCA參加幹部甄試啦。這樣,我就可以!順便介紹美美給你認識。因為,美美,她今年!暑假,也有回任!當小隊指導員~』。

志傑,先是對周為說,YMCA甄試專職活動幹部的事,後來,似!又想到什麼的;轉過身,又換對程泉說『對啦~程泉。你不是社工系的嗎?社工系,暑假!你們不是都要實習。YMCA,好像!也有你們社工系的實習名額哦。呵呵~不然,暑假,你就跟周為,一起到YMCA來玩好了啦。這樣!又可以當作實習學分,又可以玩!一舉兩得,多好啊~』。而! 提起YMCA的事,只見!志傑,又是!興緻勃勃,口若懸河! 一付!欲罷不能,滔滔不絕的說『周為,程泉,不然!你們兩個,剛好有伴,就一起!到YMCA 來帶!兒童營隊好了啦。真的!很好玩,不騙你。而且!我們康輔社的藍衣幹部,去參加甄試專職活動幹部;只要!報上"東海康輔社幹部"的名號,都打包票,鐵定會上的。然後,整個暑假!住到谷關山上,"吃""喝""玩""樂",這麼好的事,一個月!還有一萬多塊的吃車馬補助費;而且!還有美女如雲,都是!從中部各大專院校來的。像!靜宜女子學院的女生啦、弘光護專的女生啦,中山醫學院的啦,中興大學的啦,逢甲大學的啦;還有,嶺東商專,中台醫專,橋光商專。對啦~還有!彰化師範學院的啦,台中師院的啦...。喔~那麼多女生,大概!有一百多個女指導員,真的是!"吃喝玩樂",還有!"後宮三千佳麗",陪你遊山玩水。而且!你們是去甄選"專職活動幹部",專職活動幹部!只有幾個人而已;所以,那些!女指導員都會很崇拜你們。呵呵呵~不來玩,真的!可惜了啦~』。

康輔社址裡,志傑!建議周為,去參加YMCA暑期營隊的專職活動幹部甄試;起初,周為!似乎,只是隨便!聽聽,樣子!並不怎麼在意。不過,當志傑說到「美女如雲」「中部各大專院校,一百多個女指導員」、又「後宮三千佳麗,陪你遊山玩水」;此時,只見!周為聽著,聽著,一張嘴!似乎越張越大。且,周為!戴著!銀框眼鏡,原!一張斯文的臉,頓時!兩眼,似乎!有點茫茫然,像是!渾然忘我的進入失神狀態;或許吧,此時!周為的靈魂,早已離開了身體,且隨著!志傑,口若懸河!以女色!色誘的催眠,飄到了"美女如雲"的天堂。而後!經過!久久的失神忘我,直到!志傑說完話,此時!周為,張大的嘴,才又趕忙的問說『真的哦。ㄟ~志傑。那YMCA什麼時候開始甄試~』。志傑,想了想,又在自己的書包翻了翻,而後!才搔著頭、說『啊~對了。前幾天,我有帶二張!YMCA暑期營隊,活動幹部的甄試辦法,一張!貼在海報牆, 一張!貼在!社工系的佈告欄。不然,你們有空,可以去看看;應該還在~』。而後,周為,又問程泉、說『ㄟ~程泉。你要不要去。不然,這個暑假,我們就一起去YMCA帶營隊!好了;這樣!也比較有伴~』。

『喔~這樣,那我再看看好了。現在,我們系上!也還沒開始,讓我們選填實習機構。到時候!再看看好了~』程泉!簡單的回答。不過,聽志傑!對YMCA營隊的形容,此時!程泉,聽了!倒也心猿意馬;何況,寒暑假期間,康輔社!大都數的幹部,確!也都在外面的團體帶營隊。譬如,十屆的國安,穎仁,惠如,此時!也都救國團的"中大服"受訓,準備!帶自強活動,而!小蘋!也在草嶺長青營,帶營隊;另外,也有人!在救國團的"中假服"。因此,程泉!心想,若是!自己到YMCA帶營隊的話,一來!可增加!自己帶營隊的經驗;二來,若是!還有社工系的實習學分,如此!果真!也是一舉兩得。.....時間!恍若模糊的幻影!流淌在波光粼粼的河裡,笑聲淡去,望著康輔社窗外,翠綠的草地,蓊鬱的樹影,人來人往,程泉!忽覺!大腦的思維有點遲滯;原本,程泉!以為,現在!還是星期六的早上。只是!一轉眼間的失神,當程泉!再回過神來,把眼光!從窗外收回社址內,卻發現,此時!竟已是星期六下午;而!大家,正圍坐在社址的會議桌旁,開著"水頭山莊康輔營"的總籌會議。...xxx

五、總籌,值星官跑流程

星期六,下午,"水頭山莊康輔營"總籌。康輔社址裡,約二十個人,圍坐著會議桌,只聽!阿秀!正說到『好~大家。大致上,康輔營營籌備!至總籌,所有的活動方案都已底定;因此!總籌,可說!是整個營隊活動,一次!預先的演練。所以,三籌,是由!這三天營隊,掌握時間的值星官,來跑流程。好~那現在,我們!就把時間,先交給康輔營的第一天值星官,加菲貓跑流程。之後,是第二天的值星官程泉,然後!是第三天,周為。跑完三天的流程之後,然後!我們還要做活動演練;所以,請大家!把握時間。傅融~那就交給你!跑第一天的流程...』。星期六下午,跑流程及活動演練,星期日,大家!一起製作所需器材;距"水頭山莊康輔營"出隊,只剩三天,轉眼即至。...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