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六章 89康輔營行前晚會+授藍衣

一、90陸戰隊新兵結訓典禮,踢正步預演

1990年,十一月。屏東龍泉,海軍陸戰隊!新兵訓練中心的軍營。新兵!入伍,已到第六個星期。『槍在我們的肩膀,血在我們的胸膛;我們來捍衛國家,我們齊赴沙場。統一意志,集中力量;衝~衝破了一切惡勢力。幹~貫徹了國父的主張。抱定殺身成仁的決心,發揚中華民族之榮光...』營區"介壽台"前的大操場,只見!幾支部隊,踏著整齊的步伐,唱著宏亮的軍歌,陸續正往!操場集結;而!這幾支部隊,正是!海軍陸戰隊"79梯"的大專兵連隊。由於,第六週!新兵結訓典禮,通常!新兵都是要踢正步,閱兵!經過介壽台;而此時,離新兵結訓!只剩三天的時間。因此,所有的新兵連隊,此時!也正都!緊鑼密鼓的練習踢正步,並且!預演,結訓典禮的閱兵。正值!肅殺的深秋,大操場的草坪多已枯萎,剩下!黃土;而!一支支步隊!經過,幾百雙戰鬥靴鐵蹄的踩踏,此時,更見!太陽下!整個操場盡是黃土飛揚。至於,每個新兵,都是戴著鋼盔,肩槍,穿著!迷彩服,不管!遠看近看,都只知道!那是支部隊,也認不出誰是誰;而!只有"集體,沒有個人",這卻也正是軍事訓練的重要目地之一。第三連!要從操場帶到閱兵的位置了;只聽,第三連的連長,正在!操場上,嚴肅的!對著他的部隊講話。『注意啊~從操場,小跑步!帶隊到"介壽台"左邊、閱兵起點線時;大家!腳步一定要整齊。今天,只是!預演,到了結訓那天,會有很多長官!都坐在介壽台上;如果,你們腳步給我亂的話,從介壽台上一定看得很清楚。到時候!閱兵,假如!我們的"司令",覺得,你們這梯次的新兵,讓他沒面子;然後,處罰下來。那我看,你們原本!五天的結訓假,可能!就要變四天;因為,還要!多留一天在營區,繼續練習踢正步,踢到讓長官滿意為止。~福利是自己爭取的啊,表現的好!才有福利,知不知道~』第三連!連長,嚴肅的!講完話;只聽!整個部隊,一百多人!卻齊聲只有一個聲音,彷彿!野獸吼叫!宏亮的答『知道~』。

事實上,79梯的大專新兵連隊,為了!結訓的閱兵典禮,約從!第五週!開始,便已開始練習"踢正步";而到了!第六週,由於!新兵訓練的主要課程,大多!都已驗收完成。因此!第六週開始,不管!晨操時間,午休時間,甚至!晚餐後剛洗完澡;似乎!只要一有空,幾乎,天天!從早到晚,都在練習踢正步。或者,有人!認為,踢正步,這種!一 群人的頭手腳!標齊對正,走路像機器人的動作,對於!軍人上戰場殺人,並無實際的作用;不過,這當然!純粹是不懂得軍事訓練,外行的想法。因為,"踢正步",透過!這種!把一群人變成一群機器人的過程,正是,"軍令如山"、與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把人!制式化,格式化的最高體現;且可藉由!外在行為的統一,漸漸!改變一個人內在的思想,使其!漸漸只知有集體、而沒有個人。『記住~踢正步,每個人!手擺動的高度都必須一樣,向前九十度,向後十五度。踢腿時,腳尖標齊成一直線,腳掌下壓!離地三十公分。步槍!肩槍的手肘在胸前成一直線,刺刀尖標齊,還有!整個連隊一百多人,腳踩下地,戰鬥靴!只能有一個聲音...』介壽台前的跑道,第三連!已走到了,閱兵的正步發起線,此時!連長!不忘,再次!對所有人耳提面命。而!對於連長,這翻耳提面命,經過!幾天,從早到晚的踢正步,況且!往往!走一個步伐,光抬腿!在空中!就要停留十分鐘;大家!又怎會不知道。只不過,要一百多個人,像機器人一樣,走起路來!腳尖在筆直的一條線,且!只有一個腳步聲;這又!談何如易。

『第三連。~正步~走~』"介壽台"前的跑道,走在最前面的連長!一聲令下,只見! 一班九個人,總共九班的部隊;二百多個腳步,頓時!從齊步走,變成了正步走,"趴噠""趴噠",並整齊的發出戰鬥靴!拍擊地面,巨大的聲音。而!當步隊!踢著正步,經過!介壽台前,只見!那身材肥胖的營長,正站在台上;此時,見到!第三連經過,只聽!營長,站在台上講『剛剛,那個第二連,踢正步,走的不錯!蠻整齊。這個第三連,還要加強,腳步有點亂,隊伍!也沒標齊。你看那~還有人!踢正步,同手同腳的走~』。『連長~待會,部隊!先拉去旁邊加強練習~』一聽到,介壽台上的營長,這麼講,此時!若說是,連長的面色如土;那!排長的臉色,大概!像大便,更別說是!班長的臉色像什麼了。至於,第三連,一排排!正努力踢著正步,經過!介壽台的士兵,此時!一個個,更深恐自己的動作跟別人不一樣,走的不像機器人;畢竟,這才是!部隊的指揮官!想要的,也正是!六個星期,新兵訓練的主要目地。一整排的步槍!刺刀插在槍頂閃著寒光,一整排的手!五指併攏,前舉九十度,後擺十五度;一整排的腳!腳掌下壓、離地三十公分,一整排的迷彩鋼盔;而此時,程泉!也在這一整排的部隊之中,只不過!一整排!又整排的人,根本認不出誰是誰。何況,程泉!是誰,在這恍若!一批又一批的機器人部隊裡,一點也不重要。因為,部隊!要是上了戰場,一顆炸彈!丟下來,便要把幾十個機器人,炸的粉身碎骨,誰在乎!你是誰;再一輛坦克車的輪子碾過去,又是!幾十機器人血肉模糊,誰還認得出!誰是誰。

畢竟,一個國家,掌握了權力的政客,才是!偉人。海軍陸戰隊!一梯新兵又要結訓了,而!國家的統治者,又有了一批!剛出廠的機器人,等著他的命令上戰場,殺人!或被殺;好保護,這個國家!政客的統治權,及其!貪污來的財富。"趴噠""趴噠",整齊畫一,部隊!踢正步的腳步聲,經過"介壽台";而!可以把人,訓練成這樣,你不能不說,這是種"動物奇觀";以及,它背後的權力有多大,還有!懲罰有多嚴峻。這不,第三連!才經過介壽台,由正步,換齊步,離開了!介壽台的跑道;只聽,連長!便像發狂的野獸、咆哮『他媽的~對你們太好了,是不是?要結訓了,皮啦。人家!第二連踢得好,為什麼!你們踢不好。害我被營長削,你們也別想過好日子啦~』。『值星官,把部隊!帶到一邊去,踢正步!踢不好,那就!吊鋼盔加強~』連長!發完飆,換值星排長接隊;而值星排長接部隊後,便讓部隊,成體操隊型,每個人!前後距離一公尺。繼之,聽值星排長説『注意,現在!把鋼盔拿下來,放在自己的前面~』。

『立正~肩槍。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部隊!拿下鋼盔,值星排長!重新整隊;而!踢正步,被營長!批腳步亂,讓連長發飆,接下來,當然!每個人!也都知道,別想好過。只聽!值星排長,發號口令『踢正步,分解動作。一~踢右腳。好~停。班長~把每個人的鋼盔拿起來,掛在右腳上。背脊挺直,右腳打直。左腳離地三十公分,腳掌下壓,左手!前擺九十度。右手托槍,肩槍成四十五度。好~保持這個姿勢。那個人!腳上的鋼盔,給我碰到地上,那大家!就把時間再加長~』。『班長~給我!一個個,仔細看好。看誰!給我動,把"害群之馬"抓出來~』部隊!群體的壓力,每個人!都深怕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值星排長!說完話。之後,只見!一個個的班長,睜著兇神惡煞的眼睛,便在汗流浹背的部隊間巡視。此時!暫說題外話,據說,中國有種古老的氣功,叫"九九神功",聽說!練功的方法,是用男人勃起的陰莖吊重物;而!要一個男人,用其勃起的陰莖吊重物,光想!就足以讓人腿軟。然而,在以男人!組成的軍隊之中,或者!是一種潛在性的興趣,或渴望;似乎,軍事訓練中,卻總特別!喜歡吊重物,尤其鋼盔。譬如,之前的打靶練習,及刺槍術,班長!總喜歡,命令!每個人!把自己鋼盔吊在槍管上;然後,還要把槍!舉正,舉直,維持勃起不墜之狀。甚至!有時一舉槍,吊鋼盔!一吊就要吊十幾分鐘;而高舉的槍都必須,一動也不動的保持堅挺。言歸正傳,或許!用勃起之物吊重物,這本是種!男人的潛在慾望,只不過,此時!踢正步,用來吊鋼盔的,不是槍;而是!每個人!懸在半空中,離地三十公分的腳。

鋼盔,有多重?一頂鋼盔,大概是一點五公斤。至於,鋼盔!戴在頭頂上,能不能!擋子彈不知道。只不過,頭頂!戴著鋼盔,太陽一曬!鋼盔下便像蒸籠一樣,把整個大腦!蒸頭昏腦漲;而!一公斤半的鋼盔,雖不是很重,不過!戴久了,頭頂還是會痛得不得了,寧願!挨子彈壯烈成仁。介壽台前,大操場的跑道,此時!只見,第三連,整個部隊!正以,踢正步的分解動作,用舉起的右腳,腳尖!吊著鋼盔;時間一分一秒的經過。而!一個男人,以勃起之物!吊重物,究竟!能堅挺久,這個中滋味與辛苦;或者,也只能!以汗流浹背!又汗如雨下,咬緊牙關!又咬牙切齒,甚或!臉色蒼白,痛不欲生來形容。「幹~怎麼還不 換腳。腿好痠,快撐不下去了~」部隊!動作靜止,恍若機器人般的站著,且一隻離地的腳上,還掛著鋼盔;此時,程泉!也在這動作靜止的部隊之中,只覺!掛著鋼盔!離地的腿,痠痛的!不斷顫抖,可卻又!不能放下。而!眼尾餘光所及,其他人!情況,也大致如此;畢竟,長久的保持堅挺,不管!是心理的,還是!生理的,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艱辛!且困難的。此時,程泉!只覺,自己!額頭上!斗大的汗珠,恍若!雨水滑下臉龐;而後!涓涓汗滴,滑過!肌肉堅硬的胸部,滑過!背肌挺直的背部,漸漸!又匯流更多汗水成小河。尤其,右手!肩槍,托著四、五公斤重的步槍,手臂下的胳肢窩,更是汗如泉湧;而!左手,舉高九十度,一動也不動,胳肢窩下!也同樣,汗水淋漓。

『挺住~誰給動。才幾分鐘,就挺不住啊。槍托下壓,槍舉高,有人的槍!都給我倒下去,平放在肩膀,像在扛扁擔啦~』單腳站立,同樣的姿勢!!約已保持了五、六分鐘,但!值星排長,似乎!還不打算!讓大家換腳。而!此時,程泉!半瞇了著,咬緊牙關,也只能!在腦海幻想,把自己!當成一個機器人,並自我催眠!告訴自己,自己的腿!掛著鋼盔再久!也不會有知覺;因為,機器人!保持一個姿勢再久,鋼鐵的身體!也不會感到酸痛。然而,程泉!畢竟不是機器人,因為!程泉!會因身體堅挺太久,而不斷流汗;淋漓的汗水、如小河,程泉!能感覺,那小河!從背部,從胸部!流經腰部,直下!自己的屁股溝、及跨間的鼠蹊。「快結訓,放五天連假了。剩三天,閱兵結訓典禮後;我就可以,回台中!去找娟娟了。挺住,再忍一下。娟娟!在台中等我,最後!這段辛苦過去,就可以!再抱抱娟娟柔軟的身體了。好幸福,我感覺!好幸福~」由於,把自己幻想成機器人,程泉!並無法,真的!讓自己掛著鋼盔的腳,不痠痛的顫抖;於是,微閉雙眼,咬著牙,程泉!企圖!轉移腿痠的注意力,開始幻想,即將結訓,還有!與娟娟約會。

男人長久堅挺!有多累,只見!整個部隊,每個人!臉上!都呈現,如落入地獄般!痛苦的表情;而此時,程泉!微閉著眼,或許!是想到,自己正堅挺的抱著娟娟在懷裡,不自覺的,臉上竟露出了一絲幸福的微笑。是的~只要!是抱著心愛的女人在懷裡,那男人!堅挺再久,都不會累;而!此時!程泉,腦海裡!正想到,上個星期日,事實上!他才到營區外,打了公用電話!與娟娟連絡上。並且,程泉!已約 好娟娟,等結訓放假,兩人!還要到東海大學,去照相。且不管!眼下的環境,有多麼嚴酷,此時!程泉的腦海,正想著!上個星期日,在公用電話裡,與娟娟久別後!繾綣的談話;邊!痛苦的咬緊牙關,邊!想著!甜蜜的夢、與期盼。『...娟娟~我要拍很多妳的相片,然後!收假回營,我就可以帶在身邊;不管,部隊!分發到那裡,隨時!我都可以,拿妳的相片出來看...』上個星期日,程泉!在公用電話裡,這麼說;而娟娟,也答應了程泉,等!結訓放假,會讓他!照很多漂亮的相片。...xxx

二、電話預約約會

程泉,入伍,到海軍陸戰隊,龍泉新兵訓練中心營區,第五週的星期日。話說,新兵!自入伍,第四週的星期日開始,假日!便可以換便服,離開營區休假;而!到了第五週的星期日,程泉!自然是迫不及怠,想利用假日,再到營區外!打通電話給娟娟,以解!彼此!分隔兩地的相思之情。海軍陸戰隊的龍泉"新兵訓練中心",營區!詳細的位置,到底位於何處,事實上,程泉!並不清楚,只知道!軍營,應是在南台灣的屏東縣;何況,自十月一日,搭著!軍方安排的車,來到龍泉新兵訓練中心,所有人!也都像囚犯被關在監牢一樣,對外面的事!一無所知。因此,"全機構式洗腦"與世隔絕的新兵訓練,直到!第四週的星期日,入伍的新兵,也才!有機會,換上便服!走到營區外!去看看。當然,新兵!第一次放假,離營前,連隊上的排長、輔導長,總會三令五申,一些!軍人休假規定;譬如,不可騎機車,不可單車雙載,不可出入電動遊樂場、舞廳等...。『大家!注意聽到啊。休假,最重要的是,收假之前,半小時!必須回營。如果!逾假歸營,輕則!下個星期日禁假,重則關禁閉。另外,少去公共場所,以免!被憲兵,登記違紀;假如,被憲兵登記!違紀的話,那回營後,你就吃不完兜著走,鐵定!要關禁閉了。知不知道~』雖說,才入伍當兵一個月,不過!離營前,從連上長官的三令五申中;程泉!依稀能感覺,彷彿!軍營外面的世界,早已!不再是一個月前的世界。因為,軍人!有一大堆軍紀與嚴厲的懲罰,所以!一旦走出軍營,就得戰戰兢兢,處處提防!彷彿無所不在的憲兵;以免,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憲兵!登記違紀,那收假回營後!可就有苦頭吃了。

龍泉新兵訓練中心營區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世界。第五週的星期日,上午!原本,應該!是九點放假的;不過!連隊上的長官,通常!都會藉著,假日!放假時間的早或晚,來做為!獎懲。又由於,第四週的星期日!放假,有人!逾假;因此,這個星期日,直拖到十點左右,程泉!才穿著便服,與連上的同袍,步出了營區的大門。經過營區大門口,衛兵一一的檢查証件,而其實!離營放假的人,並不多!約只有二、三十個人;其餘!連上大部份的人,都還是!都選擇,在營休假,或會客。因為,星期日,雖說是放一天假,但!從早上十點離營休假,到晚上六點半,收假歸營;其實,這之間!也不過,就是!八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況且,龍泉!似是在屏東縣,南台灣的窮鄉僻壤;所以,八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一般人!就算想回家,光搭車來回的時間!也都不夠。『大家,沒事!最好留在營區在營休假。這裡!鄉下地方,出營區,頂多!是搭車到屏東市區;不然,附近!根本沒什麼地方可去,還可能!遇到憲兵,被記違紀~』離營前,雖說!輔導長,如此!殷殷告誡;不過,程泉!卻是,非得!離開營區不可的。因為,除了,想呼吸幾口!軍營外的自由空氣外,當然,程泉!離開營區,最主要的目地,還是!想要打電話給娟娟。

「喂~我們搭車去屏東市玩啦。不然,星期日!也沒什麼地方可去~」剛出軍營,同行的同連弟兄,便相約!要搭公車去屏東市區。不過,程泉!卻只想找公用電話,因為!只要能聽見娟娟聲音;那對!程泉來說,這個假日!也就已經滿足了。龍泉!新兵訓練中心軍營外,其實!就只是一條雙線道的柏油路,柏油路的兩旁!有些老舊的灰瓦平房,頂多是!二層樓的水泥樓房;車行過!黃土飛揚的柏油路,一眼!望去便知,這是個荒僻的鄉下。而!營區附近,路兩旁的住家,或開雜貨店,或賣軍需品,或掛個木頭招牌賣麵,賣快餐;似乎,也都是!做龍泉營區軍人的生意。由於,上個星期日,及一次!戰技體能測驗,成績良好得來的榮譽假,程泉!已出過營區,打過一次電話給娟娟;因此,對於!營區附近,那裡!有公用電話,此時!程泉!可說已是識途老馬。十點多,才出營區,同行的人!都去柏油路旁,公車站牌下!等公車;而程泉,一個人!早已拐過路的一個彎,走進了!一家賣軍需品的雜貨店。

『老闆娘,跟妳買包煙,然後!可不可以,再跟妳換一百塊錢的零錢~』一走進雜貨店,程泉!第一件事,便是掏出了口袋的一百塊紙鈔,向雜貨店的老闆娘換銅板;因為,公用電話就在雜貨店的門外,而!打公用電話!需要用銅板。待!手裡,有了買煙剩下的零錢,還有!一百塊的硬幣,程泉!迫不及怠,便走到門外的公用電話旁;拿起話筒投幣。不過,邊投幣,程泉!還是戰戰兢兢的游目四顧,邊注意著!四面八方,看是否!有憲兵;或是!看起來,像是!穿著便服的長官!經過。畢竟,入伍!一個月,經過嚴厲的懲罰,與軍紀的洗腦,此時,程泉!再次面對外面的世界,可說!有如驚弓之鳥;時時!都害怕,自己會被抓到什麼把柄,或被記違紀。或者說,此時!程泉,就像!實驗室裡,被一再電擊懲罰,被古典制約的狗一樣;深怕自己會做錯一個動作,因為!那又會讓自己,遭到不可預測的電擊懲罰。...xxx

海軍陸戰隊,79梯!新兵結訓典禮,踢正步預演,介壽台前!大操場旁的跑道。程泉,正夾雜在!第三連的一百多人當中,肩著槍,汗流浹背的單腳站立,而!另一隻舉起腳,腳尖正掛著一頂鋼盔;也不止程泉,一眼望去!整個連隊!一百多人,此時,每個人的動作!也都如程泉一樣,身上!的迷彩服!也一樣濕漉漉的汗流浹背。『娟娟~再一個星期,我就結訓!可以放五天連假了。到時候,我們再到東海大學,照多一點相片!好不好。入伍前,妳送我的那本相簿,現在!我把她放在抽屜裡,有空就拿出來看,一天!都看好幾次。呵~每次,我拿妳的相片出來看,旁邊!就一堆人!也圍過來看,跟蒼蠅一樣討厭;不過,大家!都說妳好漂亮。喔~能有妳這樣的老婆,我覺得!好幸福,別人!都羨慕死了~』或許,程泉!是想到了!星期日,在公用電話裡!對娟娟的情話綿綿;此時!整個連隊痛苦表情中,卻只見!程泉,嘴角!竟然!露出了,不可思議的微笑,且如沐春風般。因為,此時,程泉的耳畔,依稀!還聽到星期日那天,從公用電話筒那邊,傳來!娟娟,輕柔細軟的聲音、說『阿泉~好高興哦,聽到你的聲音喔。等你結訓放假回來,不管!有多忙,我都一定會陪你的。嗯~好想,快點看看你哦。看你當兵這一個月來,有沒有!變得更像個大男人;這樣,我就可以!"小鳥依人"了~』。

『娟娟~我算了算~妳好像!已經欠我好幾封信了耶。哦~妳債台高築囉,等我結訓放假,一定!要好好的,跟妳算算這筆帳。嗯~欠一封信,那妳就讓我握握小手好了;欠兩封信,那我就要妳抱抱了。欠三封信的話,哦~那我就要妳讓我親嘴。假如!欠四封信,那該!怎麼做,妳要有良心哦。不然,現在!我變得很"孔武有力"哦。到時候!跟剽悍的海軍陸戰隊在一起;呵!呵!呵~我不知道,妳那麼手無縛雞之力,會發什麼"很危險的事"哦~』縱然!汗如雨下,從程泉的頭臉,脖頸,胸背,匯流宛如河流,流進內褲;然而,再嚴厲的懲罰,所能掌控的!也只是程泉的外在,此時!程泉的內心,依然!陶醉在與娟娟的甜言蜜語。儘管,新兵訓練,每個人!穿的都是開檔的黃埔大內褲,絲毫!不吸汗,更擋不住滔滔汗水;於是!程泉!能感覺,滔滔汗水!又順著自己的屁股溝,鼠蹊溝,流過!大腿的肌肉,延著小腿的腿毛,都流進了戰鬥靴!讓襪子都濕答答。『嗯~大色狼。知道啦。竟然!趁人家快考試了,沒時間!寫信;讓人家!債台高築。等那天,換你沒時間寫信了,我也讓你債台高築;讓你,嗯~孔武有力的大色狼~也會"很危險"哦~』男女戀人的調情,一想起!星期日,娟娟!在電話裡,依稀!帶點挑逗的!細柔甜美的聲音;怎能讓程泉!不想為其,而比任何人!更堅挺。

軍事化的訓練,威權的管理,嚴厲的懲罰之下,可說!再不合理的要求,也沒人敢反抗。況且,在團結的口號之下,形成集體情緒的壓力,就算!有人敢反抗,最後!個人!又怎敵得過群體,而!不得不屈服;然而,或許吧,這也是!自古以來,所有掌握權力的統治者,渴望!利用的手段。不過,此時,程泉倒沒想這麼多。「娟娟,希望!看見我當兵後,能變得更像個成熟的大男人。再忍耐三天吧,等結訓!放假,我就能讓娟娟!看見,我這一身結實的肌肉~」程泉!仍心想著,經過!在海軍陸戰隊!一個多月,地獄般的訓練,此時!自己何止!比較像個大男人。一身白晢的皮膚!已都曬成了古銅色,大塊的胸肌就像鋼體一樣堅硬,手臂的線條!宛如廟柱的盤龍;更別說!兩條堅硬的腿就像樹幹般粗曠。除此外,程泉的身上!當然,還有比渾身的肌肉,更堅硬如鐵的地方;而!這一切,一個月辛苦操練的成果,程泉!就等結訓放假,迫不及殆,也想早點!讓娟娟看看,並炫耀。只不過,龍泉!新訓中心,介壽台前的大操場,像機器人一樣走路的踢正步,程泉!至少!也還要走三天 ;而!這一梯的機器人走完!出廠後,又會來下一梯來。因為,不管!威權時代,或民主時代,國家!需要,掌權的政客!更需要,這一批又一批的機器人,來滿足他們,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權力慾;那怕!只是!洗腦的口號不同而已。...X X X

三、2005年,國家統治者的渴望與圖謀

2005年的台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忠君思想。國家至上,領袖至上,主義至上。台灣之父,台灣之子,國家認同,民主是唯一真理,普世價值,為本土政權而戰~」自古以來,國家的統治者,無論是威權時代的國王,皇帝、總裁;或民主時代的總統,共同的願望,無不是希望把人民,訓練的"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且願為他而死。國家共識,政客!誰掌握了統治權,誰便擁有!對人民洗腦的權力,透過!教育制度,從小洗腦;以教育出效忠自己的人民,保衛掌權政客!擁有的權力、地位及財富。「在家裡!做個好孩子,在學校!做個乖乖用功讀書的好學生;將來!在社會!做個有用的人,做國家的好國民。繳稅給國家!是好國民,應盡的義務與責任;繳稅繳的越多,表示!越愛國~」掌握了國家統治權的政客,用集體的學校教育,從小!餵養每個人!以有利於政客統治的正確觀念。不管!威權時代,或民主時代,而!掌權的政客!最渴望的,莫過於!每個人民,都像一部大機器的一顆小螺絲釘;日日夜夜!汲汲營營的努力工作,為求溫飽!或被認同的成就,以賺錢為人生目標。如此一來,掌權的政客!即能高高在上,或施與小恩小惠,即能!受人民崇拜,擁戴,朝貢與奉獻。至於,對於!那些!從小,無法被學校!集體教育格式化的人,或是!被國家洗腦失敗的人;自然!這個社會,這個國家,多半!也容不得他們的存在。因此,這些!當不了國家"好奴才"的人,大多也只能活在陰暗的角落裡,倍受!整個社會的指責,嘲諷;且毫無尊嚴的!任人以鄙夷的言語,踐踏─「這是個社會上!沒有用的人,憤世疾俗!病態的反社會人格;好手好腳的!也不會去工作賺錢,真是國家的敗類,社會的人渣。這種!沒有用的男人,瞎了眼的女人!也不敢嫁給他..」。

2005年三月,大度山下,台中市!西屯區的貧民窟。家徒四壁!除了垃圾的斗室,有一盞昏黃的檯燈!照著斑駁的牆壁;孱弱的身影,有一個人!站起身來彎腰駝背、 坐下時!頭都快垂到地上。熏黃的手指,憔悴的面容,或許,是長年煙不離手的緣故,所以!只見!那個人,連躺在地上睡覺,也不斷的咳嗽。『可恥啊~程泉,剽悍的海軍陸戰隊,強壯的身體,結實的肌肉,呵~我看!你!在別人的眼裡,也只不過!就是無力謀生,讓人不屑一顧的垃圾罷了。乖乖的聽話!就會有獎賞的~程泉,你該去找個工作,努力賺錢!當個社會上的"好奴才"。嗑~嗑~。對你說這麼多有什麼用。咳~真是!教育失敗啊~程泉,為什麼!你老是躲在牆角,不講話呢?呵~』檯燈昏黃的斗室裡,只見!程路仁!躺在地上的睡袋裡,側著身,似在!跟人講話;只不過,朝向!程路仁講話的方向看去,除了!牆角!檯燈映照出的一個黑影外,卻什麼!有沒有。通常群居的動物!都害怕孤獨,因為,一旦!被群體所排斥,落單的個體!都會很快死亡,或變!神經病,而!程路仁!孤獨的活這麼久,確也!實屬不易;不過!從他灰暗的臉色,及精神狀況!看來,或者!他也已,將不久於人世。

『可恥啊~程泉,剛剛!我看了你在大度山的日記,89年的,是你大三下學期吧。四月初的,好像!"水頭山莊康輔營"什麼~"行前晚會";那個個晚上,你說!你感到很驕傲,因為你穿上了康輔藍衣,成為康輔社的正式幹部。呵~從小學,國中,高中,到大學,按部就班!十幾年填鴨式的學校教育;你說!這是,你第一次!勇於堅持走自己想走的路。可恥啊~程泉,你為什麼要!勇於走自己想走的路,你為什麼!不亦步亦趨,跟著別人的腳步走;難道!你不知道,離開了社會規定的康莊大道,堅持!走自己的路,這將會導致!多麼可怕的後果嗎?說啊~告訴我,你為什麼!就是不肯乖乖的,當社會上的一顆螺絲釘;努力賺錢,當個有用的人。說啊~你說啊~真是!枉費!父母賣命工作,供你受十幾年的教育;且殷殷的期待!你能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可恥啊~程泉,真是可恥啊~』檯燈!燈光昏黃的斗室,程路仁!對著牆角的黑影,不斷!喃喃自語。『能穿上康輔藍衣,這一刻!是你的榮耀~程泉。也是你大學期間,經過兩年的考驗,與堅持,所得來的驕傲~』此時,程路仁!或許是睏了,半閤!矇矓的眼簾,側著身!躺在地上的睡袋;依稀的恍神間,程路仁!似乎,竟聽見!牆角的黑影,正在對他說話。不,說話的!應是個女生的聲音。

『穿上康輔藍衣後,程泉~無論你想做什麼事,或夢想!或憧憬;記得!開始著手,並徹底!完成它。千萬~莫問!什麼時候會完成,或成功與否~以此與你共勉。現在,就請大家!給康輔社十屆,新誕生的藍衣幹部─程泉,一個愛的鼓勵。來~啪啪~啪啪啪...』果不其然,矇矓間!當程路仁!睜開眼,竟發現!自己,正身處一間幽暗的大廳之中;座位!由後向前傾的大廳,前前後後!點了許多蠟燭,似乎!燭光中!還有許多人,而!聲音!傳來處,是站在台前牆邊一個女生。「阿秀~」腦海!電光石火一閃,程路仁!不明白,為何!自己,竟認識!那個女生。靜靜面對!整個幽暗的大廳,熱烈的掌聲,燭光裡!程路仁!環顧了四周,更發覺;此時,自己竟是站在講台,且正!身穿著一件淺藍色的外套。沒錯,程路仁!發現,自己!正身穿藍衣,站在講台上,接受!眾人的掌聲與喝采;而!一個回頭,程路仁!只見!背後的布幕上,似!有張幻燈片,而!那張幻燈片,卻不正是程泉的相片。黑板布幕的幻燈片上,只見!程泉!椅在一棵樹旁,一臉燦爛的笑容,且右手的手指,還比了個V的勝利手勢。...X X X

四、 89康輔營行前晚會+授藍衣

1989年四月四日,大度山東海大學。晚上七點多,初昇的月!灑下一片銀白色光茫,校園裡!漫步的行人稀疏。由於!接著是"清明節"五天的連假,所以!大多數的學生,似乎!都回家了;因此,約農路兩旁濃蔭的大樹下,海報牆的小路,路思義教堂旁的大學路!都顯得有點冷清。春天!綿密茂盛的樹林,相思樹,木麻黃,榕樹,羊啼甲,菩堤樹,楓樹,鳳黃樹,尤加利..;樹林連接著樹林,似乎!把整個東海大學,都連接成了森林。而!夜晚的森林裡,約農路與大學路交岔路口的圓環,往下坡!是路思義教堂及映著銀色月光的草坪;往上坡,穿過一片漆黑的相思樹林後,則隱約可見!有一棟像扇貝的二層樓建築,座落與樹林間。視聽大樓,這晚,這裡!似乎!有活動,只見!矇矓的路燈金黃色的光茫,照耀!這像扇貝建築前的一個小廣場;此時,小廣場前,及走廊上,似乎!有幾個,身穿淺藍色外套的人,正在忙碌著佈置。校園幽靜的夜晚,忽聽!大學路對面,似乎!傳來一群人的笑聲。轉個身,從燈光迷離的小廣場,踩著!旁邊有盆哉的大階梯,離開這扇貝的建築;跨過!幽暗的大學路後,順著!一條七里香矮樹叢夾道的小徑,往樹林中!另一紅牆灰瓦!二層樓的行政大樓!前行。此時,可見!校長室樓下的大穿堂,佈告欄前!有擺著一張桌子,且桌後方,同樣!坐有兩個穿著淺藍色外套的人;仔細!再一看,這桌子前方,掛著!有一面大黃色的旗子,而!旗子上,黃底藍字寫的!正是─東海大學康輔社。

東海大學康輔社,"水頭山莊康輔營",四月五日!即將出隊;而!這晚,正是!康輔營的行前晚會。所以,晚上七點開始,康輔社的藍衣幹部,便在行政大樓!校長室樓下,擺起了!康輔營參與學員的報到攤位;至於,報到後的學員,則是!被帶到行政大樓後方的穿堂。而!行正大樓!後方的穿堂,此時,同樣!也有二個淺藍色外套的康輔社幹部,似!抱著吉他,正在教唱歌曲;且!再從其!身材一高一矮,說話!一搭一唱!妙語如珠!來看,模樣!似乎!正是,康輔社九屆的志傑、及陳篤。只不過,從視聽大樓,到行政大樓,繞了一圈,看到!在準備"康輔營行前晚會"的人;似乎,都只有康輔社九屆的藍衣幹部,此時!卻看不到一個十屆。康輔營的行前晚會即將開始,而到底!康輔社的十屆幹部,都到那裡去了,為了!一探究竟;順著!長長的海報牆!幽暗的小路而下,穿越!燈光昏黃的信箱間前小廣場,且讓!我們到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去看看。

康輔社址前,此時!站了一列的人,每個人!都穿著粉紅色的襯衫,透過!從室內照射出的燈光;隱約!可見!在他們襯衫的左肩上都繡著臂章,且每人的胸前!也都縫著個康輔社的胸章。『恭喜各位,今晚!康輔營行前晚會,授藍衣後,各位!就即將成為我們康輔社,十屆的正式幹部。能穿上康輔藍衣!是種榮耀,但!並不是各位參加康輔社的終點,而是!另一個責任更加重的開始;因為,穿上!康輔藍衣後,各位!就將是康輔社,未來一年的當家幹部。換句話說,也就是!未來的一年,康輔社!要靠你們十個,十屆的藍衣幹部撐起;因此,你們十屆幹部之間的彼此信任,彼此幫助!是很重要的。所以,十屆的各位!在前往!授藍衣─行前晚會的路上,得用"瞎子過河"的方式走過去;以培養你們十個人間,對彼此的信任,與默契 ...』背著社址的燈光,身披植星帶,正在對!康輔社十屆幹部講話的,是個胖胖的身影;而!從其模樣看來,應是!康輔社九屆的藍衣幹部,綽號叫"加菲貓"的傅融。只見,傅融!講完話,便發給十屆幹部,每個人!一條黑色的矇眼帶,並要每個人!把眼睛朦上。或許,是因為,這晚!要授藍衣,所以!之前,阿秀!已要求十屆,男生!必需!穿皮鞋、打領帶,且必需穿深色的西裝褲;而女生!同樣也必需打領帶,並穿深色的窄裙。或許,也是因為!服裝穿著正式,所以,氣氛!感覺略有點嚴肅。

『康輔社,授藍衣,是個嚴肅的活動。所以,待會,"瞎子過河"領導與被領導的活動,還有!在到達"行前晚會"的會場以後。請各位!也務必帶著嚴肅的心情,來參與!這次!行前晚會,及各位的授藍衣典禮。好~向右轉。扶著前面的人的肩膀,現在!我們就準備前往,行前晚會的會場~』傅融!說完話,而!十屆的幹部,此時!也都全都以布條矇上了眼睛;且後面的人,搭著前面的人肩膀,成一列。康輔社"水頭山莊康輔營",行前晚會即將開始,而!十屆的準藍衣幹部,也已經!矇著眼睛,從康輔社址,往視聽大樓出發;身披!值星帶的傅融,走在!一列人的最前面作引導,而!傅融的後面,扶著傅融的肩膀,矇著眼睛!走路的,正是程泉。因為,程泉!是十屆幹部中,唯一一個!大三的學生,其餘的幹部!都是大二;所以,程泉!是十屆康輔社藍衣幹部,編號的第一號,自然!也走在最前頭。是的,程泉,現在!都已經是唸大三下學期了,而!一般的大學生,多是!大一,大二!才會熱衷於社團活動;至於!到了大三,多半的人!早都已退出了社團,並!開始!為自己學校畢業後的出路,或工作做準備。「程泉,你真的!是神經病,都大三了,還在搞社團。而且!自己的學分!又被當了一屁股,也不怕!畢不了業~」與程泉同班,兼最佳損友的張健,便常這樣!揶揄程泉。不過,別人的質疑與嘲諷,卻阻止不了,程泉!想穿上康輔社的那件藍衣,且!當上正式幹部的決心。

畢竟,程泉,回顧!自己從小學到大學,十幾年的求學過程,除了!汲汲營營的唸書,亦步亦趨!跟著別人的腳步走以外;其餘,似乎!再想不出,有什麼事,值得!讓自己覺得驕傲。正是,成長的路上,滿行囊!看似!裝滿了豐碩的果實,然而,其實!卻沒一顆嚐得出味道;及至,加入了社會服務隊,而後!又加入康輔社,程泉,才在那些!才華洋溢的康輔社藍衣幹部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夢想。「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穿上康輔社的藍衣,也成為康輔社的幹部之一~」自大二開始的夢寐以求,而今,程泉的這個夢想,今晚!即將成真。一行人!矇著眼睛,雖然!在漆黑中摸索前行,不過!彼此肩搭著肩,因此!即使看不見,但只要!信任對方的提醒;大家!知道,最後!大家!總會,一起走到目的地。何況,程泉!都在東海大學住了將近三年,對學校的一景一物!無不熟悉;因此!即使矇著眼睛走路,程泉!依稀!也能猜想到,大概!自己!正走到何處。『前面是一座橋~小心...。好~現在!要穿過水泥矮牆...。現在是上坡路,水泥路很窄,小心!有一個坑洞..。~再來!我們要走上大馬路了,要靠邊走..。前面有一片!樹林,我們要穿過相思樹林了..』聽著!加菲貓!傅融一路的提示,程泉的腦海,漆黑中!約略,能浮現走過的路。程泉!猜想,離開康輔社址後,大家!應是走過乾河溝的水泥板橋,而後!一行人!是走上男生宿舍偶下棟的山坡;後來,黑色的矇眼布!隱約透進光茫,程泉!猜想,那應是!約農路岔路口的那盞路燈。而!一行人!走在大馬路邊一段路後,又要穿過相思樹林;程泉!自然的猜想,那大概!是約農路,與視聽大樓間的相思樹林。

黑夜的天空宛如潑墨!綴著幾點星光,俯視"東海大學"濃綠的森林,有一處恍若!扇貝的建築、及其前方的小廣場;此時!正在綿密相連的樹林與樹林間,神聖且迷離的,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茫。而!路燈暈黃的小廣場的邊緣,此時,只見!有一行!十幾個穿著粉紅襯衫的人,肩搭著肩!摸索著,正走出了!漆黑的樹林;走進了!視聽大樓的小廣場。『好~大家!可以把矇眼布,拿下來了。現在!我們已經到達了,康輔營行前晚會的V大樓,待會~授藍衣,成一列進入會場,請各位!務必,保持嚴肅的心情,及端正的儀容;畢竟!對各位來說,授藍衣~這也是各位!付出二年的時間,才得來的榮譽。進入!會場前,現在!我們就先做幾個基本動作~收心。...立正~稍息..向左~轉。向右~轉~』視聽大樓前,燈光暈黃的小廣場,披著值星帶的傅融,再次!交代,授藍衣時的注意事項;而後,十屆!做了幾個基本動作,及簡單的整理過服裝儀容後,便也在!傅融的引導下,走進!康輔營!行前晚會的會場。

視聽大樓,中間的會議廳教室,康輔社的十屆!成一列,從左邊的門走進;此時,會議室裡,只聽!氣勢磅礡的赤壁賦,演奏樂響起。編號第一號的程泉,走在最前頭,一走入門內,更見!階梯式建築,由後向前傾的大教室;此時,教室裡!雖坐滿了人,卻是一片漆黑!沒有燈光的空間,唯有!兩旁走道的桌邊,各點了一排長長的蠟燭,伴隨!氣勢磅礡的樂聲!迎接康輔十屆。『東海大學康樂輔導研究社,康輔營行前晚會,康輔社十屆藍衣幹部,授藍衣~典禮開始。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今晚!康輔社將有十個,新的藍衣幹部誕生~』"赤壁賦"磅礡的演奏曲方歇,只聽見!阿秀!清亮的聲音,從講台前的牆邊腳落傳來,而滿教室的燭光中;此時!可見,康輔社的九屆幹部,也都身穿藍衣,成一列!站在教室右側的牆邊。

『東海康輔社十屆,編號1001,程泉~請出列~』燭光的大教室,阿秀!清亮的聲音,再次傳來;而!站在左側牆邊的程泉,立刻!也走下台階,站到了講台邊。此時,幻燈片打亮,一束燈光!照射到!在程泉身後!垂掛黑板的布幕,投射出了一張程泉的相片;而後,阿秀!清亮的聲音,接著!介紹程泉的資歷、高聲!說『程泉~東海社工系三年級,東海社會服務隊十一期石磊隊,參與過!康輔社十屆幹訓營;康輔社"霧之鄉生活營"的籌備出隊,及康輔大學的助教。專長,器材管理,場地佈置,小隊帶領..。經過兩年的磨練,努力學習!意志卓絕,康輔社!在十屆康輔營,授與!康輔社藍衣;並成為康輔社的正式幹部...』。『現在,我們就請指導老師,為我們授藍衣。~請指導老師~』燭光中的大教室,阿秀!話畢,幽暗中,只見,指導老師!走到了台前。同時,原本!站在阿秀旁邊的愛珍,此時!也手捧著一件藍衣,且藍衣上!放有一頂深藍色的小圓帽,及一個有康輔社的編號的銅牌,走向指導老師。"赤壁賦"氣勢磅礡的樂聲,再次響起,只見!指導老師,拿起!愛珍手捧的藍衣,先為程泉穿上,一一!再戴上銅牌,及小圓帽;此刻,燭光中的大教室,掌聲響起,而!程泉,也站在台前,接受大家的掌聲。『恭喜程泉,正式!成為康輔社的藍衣幹部~』阿秀!高聲說著,而!當穿上康輔藍衣,頓時,程泉!也覺,自己!彷彿英姿颯爽,且感到!榮耀;彷彿,自己!果真,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所以!得到這榮耀。康輔營的行前晚會,燭光中的大教室,至少,此時,程泉!自己是這麼認為的─「這是~我勇於走自己的路,且堅持到底,所得到的榮耀~」。...

※水頭山莊康輔營─東海康輔社十屆授藍衣:1

五、小隊聯誼

「1989年4月4日大度山日記:明天,水頭山莊康輔營,即將出隊。今晚!行前晚會─授藍衣,站在台上,穿上藍衣!覺得!很榮耀。因為!自此,我也已經成為康輔社,正式的藍衣幹部;就如同,志傑,陳篤,阿秀,阿俊...他們一樣。行前晚會結束,九點半!小隊聯誼,選小隊長,還有!決定隊名,隊歌,隊呼。我帶的第一小隊,總共有十三個學員,三個男生,十個女生;小隊長!是一個高瘦的男生、叫柯男,副小隊長!是叫廖慧的女生。...穿上!康輔社的藍衣後,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新的開始,未來的一年!還有更多的挑戰、將迎面而來。十幾年的求學過程,除了!亦步亦趨的,跟隨別人的腳步外,如今!終於!第一次勇於!走自己的路,而!我會接受!這些考驗的;一切!都等明天,"水頭山莊康輔營"開鑼...」。...

※水頭山莊康輔營行前晚會全體藍衣幹部合影:1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