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十八章89水頭山莊大戰康輔營出隊(二)

一、89水頭山莊康輔營!第二天上午

1989年四月六日,南投縣埔里鎮!水頭山莊。水頭山莊大戰康輔營第二天,程泉!這天當值星官;六點半!叫所有人起床之前,阿秀!便特別幫程泉整理服裝儀容。晨光曦微的清晨,山莊!清新的空氣中!帶點寒意,只見!阿秀,一下子!幫程泉!挪了挪戴在頭上的紅色小圓帽,一下子!又把程泉藍衣外套的拉鍊,拉到了襯衫第三顆鈕扣的位置。幫程泉!披上值星帶後,阿秀!略審視了一下,帶點!俏皮的說『嗯~很帥,程泉,你這樣!看起來,就很有值星官的架勢了~』。『對了~再用根髮夾,幫你把小帽!別在頭髮上好了;這樣!轉頭,還是跑步,小帽!比較不會掉下來~』小木屋!住宿區的門外,阿秀!說著,伸手!便拿下了,原本!別在自己的髮上的一根髮夾;接著,阿秀!便把那根髮夾,別在程泉的小帽與頭髮上。四月初,小木屋外!有幾棵櫻花樹,此時!滿樹正盛開粉紅色的櫻花,晨風拂過,時而!有片片櫻花的花瓣飄落。而!幫程泉別上一根髮夾後,阿秀!似乎!覺得,程泉!頭上的小帽!還是不安穩;於是,阿秀!又從自己的髮上,拔下第二根髮夾,幫程泉!再別上!那值星官的小圓帽。此時,正巧!第一天的值星官,加菲貓!正好!走出住宿的小木屋;而一見,阿秀幫程泉!打理服裝儀容的此情此景,胖胖的加菲貓,自然!是帶著一口酸味的說『喔~阿秀。妳好偏心哦 。呵~昨天!我當值星官。怎麼!都沒人幫我把值星帽別上髮夾,害我!值星帽!掉下來好幾次~』。

水頭山莊,天剛亮的一大早,參與!康輔營的學員,都還沒起床,輕鬆的氣氛中,而!阿秀聽了傅榮略帶酸味的話後;則是!回答『喂~傅榮。還有臉說咧,你都老骨頭了,還要人!幫你整理服裝儀容嗎?值星帽!會掉下來,那你自殺謝罪算了。死~我也不會浪費一根髮夾,幫你別值星帽~』。正巧,志傑!也走出了小木屋,一聽到!阿秀與傅融的對話;志傑!略帶沙啞的聲音,立刻!也接了阿秀的話,笑著!對傅融說『喂~傅融。"菲共"是很危險的,要阿秀!幫你別髮夾。小心~她會用髮夾、把你的眼睛刺瞎;給你"活生生,血淋淋"的教訓~』。『呵!呵~說的也是。不過!也不能這麼說啦,人家"菲共"偶而!也會有溫柔的一面。呵~志傑,你對阿秀的成見太深了~』一聽見!志傑給阿秀取的"菲共'的綽號,一張圓臉!笑得像加菲貓的傅融;索性,就跟志傑!一搭一唱的,也開起了阿秀的玩笑。不過,傅融!說的倒是事實。平常,雖說!阿秀,總給人!一種一絲不茍,紀律嚴明的感覺,且一身!黝黑的皮膚,又喜歡!陽剛的打扮;然而,阿秀!畢竟還是個女孩子。而或許,阿秀!那份女性的溫柔,在比她小一屆的十屆,是比較容易感受到的;至於,阿秀!跟九屆!同屆間的情誼,或許!則是,比較像!打鬧慣了的哥兒們一樣。可不是這樣,只見!阿秀!才略露女性溫婉,幫程泉!整理好值星官的儀容,一個轉身!卻又換回"菲共"強悍的臉;對志傑、及加菲貓不假辭色的說『兩個臭男人,廢話少說。快六點半了,第二天的活動要開始了。志傑~你不是!要到外面拿早餐嗎?還不快去,免得!待會,大家!早餐沒得吃~』。

『哇~兩個臭男人!在那裡?一、二、三,這裡!怎麼好像有三個。那我不算臭男人吧。香香的~我香香的哦~跟美麗的花朵一樣哦~』小木屋的門口,只見!陳篤伸了個大懶腰,正好!走了出來;而!聽見阿秀罵志傑,加菲貓兩臭男人,陳篤!以其口齒不清,且故意!用"拈花指"指著滿樹的櫻花,逗趣的!便在一旁開起玩笑。只不過,陳篤!說他跟"美麗的花朵一樣,香香的~"的說法;頓時!櫻花樹下,大家!聽在耳裡!都不禁,倍感噁心。而!阿秀,志傑,加菲貓,除了狂嘔外,幾乎!更同聲的說『喔~早餐~我吃不下去了~』。『對了~程泉。六點半,記得!準時吹哨,叫所有學員起床;然後!叮嚀大家,要整理!房間的內務~』一陣玩笑後,時間!已將近晨間六點半,阿秀!不忘!回頭又提醒了程泉。之後,志傑,跟加菲貓!便一起,開著!志傑的老爺車去埔里鎮上拿早餐;而!阿秀!也進去小木屋的寢室,去忙自己的事。至於,程泉!獨自跺步在小木屋旁的樹林間,身穿康輔藍衣,肩披值星帶,頭戴!值星小圓帽,晨風拂面,踩著!露濕的草地;經過!阿秀!打理儀容後,此時!程泉!只覺!自己一身英挺,彷彿!更有種!玉樹臨風之感。「我準備好!迎接這天的活動~」程泉!只是在心裡,不斷提醒自己,面對!營隊第二天的活動即將開始;看著手錶,六點半將至,程泉!摸著掛在胸前的哨子,既有點興奮的期待,卻又有點!戰戰兢兢。...

營隊的第二天。隱於山林之中的水頭山莊,自從昨天下午!來了一群年青人,聽說!是要來消滅共匪的;自此,原本平靜的山莊,在一場場!歡樂的笑聲中,熱鬧了起來。第二天,六點半!天剛亮,只聽得!小木屋住宿區的樹林中,一陣哨音響起,跟著!"成功嶺上"的軍歌聲響起;頓時,一種剛睡醒的錯覺,還真會讓人誤以為,自己!來到了軍營。『起床~~注意,大家!起床後~盥洗,加整理自己的內務;七點!聽哨音集合~』小木屋的住宿寢室,程泉!扯著嗓門喊;不過,這並非真的軍營,因此,也並非!吹了哨音,所有人!就會像在軍中一樣,趕忙的!立刻跳下床。事實上,營隊中!值星官吹哨,頂多!只是提醒時間,至於!在寢室裡,賴床的,昏迷不醒的;最後!還是得由,催床人員,國安!到男生寢室,李雯!到女生寢室,去一一把人叫醒。"成功嶺上"的軍歌聲中,一陣忙亂的整理內務,加上盥洗,而後!是七點,在大草坪的集合;接著,便是!晨操,由小隊輔帶領各小隊,迎著晨光伴著軍樂!在藍球場走行列式。及至!七點半,此時,志傑和加菲貓,早已!開著那輛老爺車,從埔里鎮上!帶回了,之前!生活組!預訂的早餐;而後,各小隊,派人來領了早餐後,至八點前!各小隊便在"水頭山莊",風景秀麗的四處,一起輕鬆自在的吃!野戰早餐。

程泉,營隊的第二天,雖然!當掌控時間的值星官;不過!程泉,依然!還是!第一小隊的小隊輔,也得帶小隊。野戰早餐的時間,程泉!帶了第一小隊,找到了山莊內! 一處花園裡的石桌,一起!圍坐著吃早餐;不久,阿秀!也找了過來,一起聊天。而!多了阿秀在一旁,不自覺的!程泉!帶小隊,似乎!!也多了一份自信與安心。事實上,程泉!對於 要上台帶活動,甚或!單獨帶小隊、心裡!都會有種畏懼感;因為,即使!以穿上康輔藍衣,但!程泉!卻始終覺得,自己似乎!並沒什麼專長。所幸,這天!程泉當值星官,且!因為要掌控時間,通常值星官!都是不用帶活動的;而!這倒也讓程泉,一整天!都可卸下,雖然!身穿康輔藍衣,本身!卻沒什麼專長的壓力。『待會~八點到十一點,是"康輔技能分站教育",有團康,戲劇,美工,台風,野外求生,舞蹈,吉他教唱..等;既然!參加了康輔營,希望!大家在分站教育的時候,能多學到!一些康輔技能。搞不好,你們還會因此,發現你們的興趣,發展出!你們的專長。其實!康輔社,就是!提供一個這樣的環境,讓大家!能自由的在這裡,發現自己的興趣及專長;然後,有了自己的專長!就能在自己的領域上,盡情的發揮自己的本事。找到了自己的興趣,並!把它從腦海付諸實現,這樣!自己才能在自己的王國裡,當國王...』野戰早餐時間,阿秀!隨興的,對第一小隊的學員,講著自己的經驗談;不過,程泉!聽在耳裡,卻也心有所感。因為,程泉!雖然!已穿上康輔藍衣,然而!說穿了;其實!程泉!只是每次籌備會!都有參加,且跟大家!一起熬夜而已。而!這就像是,程泉!從小學到大學,天天!也都只是!背著書包,跟別人去上學;別人唸書,自己!也跟著念書,汲汲營營的!直到了考上大學,而後!程泉!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唸大學。乃至!整個人生,恐怕!程泉,未來!也只是將如此,汲汲營營的過一輩子;以為!自己很忙碌,最後!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經歷這人生,也從為完整的!成就一件事。

『嗯~像!待會授課的各站站主,都是!我們康輔社,學有專長的藍衣幹部。別看!陳篤的大腦,好像少根筋,志傑!也瘋瘋的;不過!他們兩個,可都是我們康輔社的通才。像是~團康,美工,戲劇,吉他教唱,童軍!野外求生...他們兩個,幾乎!都無所不能;不過,要像!那樣的通才,除非!是很有才華。哦~不,應該!說是怪胎才對。不然!一般人,很難!像他們那樣,什麼!都那麼厲害。所以,我是覺得啦,一個人!只要能專心,學有一個專長就夠了。像~玲玉,是!現代舞蹈社的社長,她就很會跳舞;還有!像愛珍啊~她的美工,很厲害。再不然,你們也可以!學習怎麼組織,統籌!一個營隊,這樣!也可以!成為進修專才;呵~不好意思,這是!在說我自己啦。總之~康輔社!是一座寶山,希望!你們這次參加康輔營;或者!將來加入康輔社,都能!學到你們所想要的。這樣~也才不會!白走一趟,入寶山卻空手而回~』沁涼的清晨,早餐時間,聽著阿秀,與康輔營學員!閒聊之間!講的話,程泉!只覺!心有戚戚焉。而!野戰早餐過後,八點開始,正也是!名為"戰技特訓"的康輔技能分站教育。第一站新兵訓練,是由陳篤,教授團康技巧,第二站心戰喊話,是林棟樑,教台風及上台技巧,第三站舞蹈,玲玉當站主;第四站野外求生,由國安,教童軍技能,第五站文宣戰,愛珍!教美工。第六站戲劇,站主是志傑。第七站吉他教唱...。

"水頭山莊",初升的和煦朝陽!照耀茂密的林間,貫穿!整個山莊的小徑!兩旁草木扶梳,從大門口!經花園的小水池;而後,是一棟!名為"榮光樓"的建築,也是!營隊!主要的室內活動場地。餐廳是在"榮光樓"的後方,至於,"榮'光樓"與山莊小徑間,下了個陡坡後,是一大片!翠綠的草坪;而!草坪的邊緣,陡坡上、與榮光樓的屋邊,則同樣!是十分茂密的樹木。營隊!第二天早上,八點!到十一點,康輔技能分站教育,即圍繞著!榮光樓旁的大草坪,分成七站進行;或在草坪的樹蔭下,或在小水池邊,或在榮光樓內。明媚的春光!美麗的山光水色,有點讓人!忘卻塵俗的愉悅,而!每二十五分鐘,聽!值星官吹哨,即換站的分站教育;只見!幽邃的林間,小隊與小隊!穿梭。團康技巧,美工,舞蹈,野外求生...縱使!這是在學習各種康輔技能,而非在玩遊戲,卻見每個臉上!依然滿是春天的歡笑;而!三個小時的分站教育,就在!綠草如茵!蕩漾的歡笑聲中,轉眼即逝。是的,康輔營!雖是個學習性的,進修性的營隊,然而!由於其內容,都有經過籌備會的整體活動包裝;所以!學習的過程,除了歡笑外,只有更多的充實感,並不會!讓人感到枯燥。譬如,從十一點!到十二點,康輔服務員的理念討論,就被!包裝成"愛的教育";而後,以六幕短劇的表演,來做為討論的引導主題。...

二、愛的教育~服務理念

營隊!第二天,時間十一多點,地點在榮光樓大廳!禮堂後方;此時!進行的活動,是名為"愛的教育"的服務員理念討論。只見!六個小隊坐成馬蹄型,面對!禮堂後方的牆,而!牆的前面,與學員之間,當"報告班長"的音樂響起;此時,只見!一群人,或走、或跑、或舞,四處亂走。直到,"報告班長"的音樂,嘎然而止,而!前台!亂走的人,剎那!也蹲下,並靜止;剩下!中間的幾個人,依然!還站著,並開始演第一幕戲。 『我是馬桶~』國安說完,便背對著,成馬蹄型而坐的學員蹲下;而後,加菲貓,一個轉身,到了國安的旁邊,並大聲的說『我是廁所的門~』。一陣笑聲後,接著!穎仁、彎著腰,抱著肚子,説『我是想上廁所的學員~』。『啊~我是康輔服務員~』陳篤,說完話,便哈腰屈膝,做出!十足!太監的樣子;並扶著!穎仁的手,做勢!要送穎仁去上廁所。原來,這第一幕戲演的是,學員!要廁所,服務員親自送他去;然後,當學員坐在馬桶上,上廁所時,服務員!則竟還開門進去問,需不需要衛生紙。此時!只見,前台的演出,當!學員坐在馬桶上,也就是穎仁!坐在國安身上;而後,陳篤!使盡吃奶的立氣,拉開加菲貓,因為!又胖又重的加菲貓,演的是!廁所的門。之後,陳篤,遞衛生紙給穎仁,接著,穎仁!卻又擺出一付皇帝的架勢,說要吐痰;於是,陳篤!則手拿杯子,並跪地去接。『我們的信條─我們是服務,不是服侍;我們要尊重,但不是遷就~』正當,第一幕戲演!陳篤手拿杯子,跪地!接痰;此時,前台,原本靜止不動的人,突然!齊聲!大聲的説,嚇得!陳篤連滾帶爬。哄堂大笑聲中,"報告班長"的音樂,再次響起,只見!前台的人,再次!或跑,或跳,胡亂的走動;接著!便是第二幕戲。

第二幕短劇,"報告班長"的音樂停止後,演的主題,是幾個服務員!爭著搶一支麥克風,想當主角;而,身材纖細的玲玉,演的!那支麥克風。『我是~麥克風~』前台,靜止的人群中,玲玉!說完,苗條的身材!便直挺挺的,站得!像根麥克風;之後,周為!從人群中!跳了出來,扯著玲玉的手,大聲的說『我是~男主角,這是!我的麥克風~』。不過,瞬間!只見,陳篤!也跳出來,扯著玲玉的另一支手,說『啊~我是~吉他王子。把麥克風給我~』。『呵~我是~東海第一美男子。麥克風!我要~』聲稱,"東海第一美男子"的,竟是出自志傑之口;此話!一出,自然!又是一陣哄堂大笑。因為!志傑的長相,看起來!像是六十歲老農夫,實在!讓人昧著良心,也難以茍同,他自稱是"東海第一美男子"的說法。而後,只見!三個服務員,彼此!便又踢又打的,拼命搶一支麥克風;當然,此時!演麥克風的玲玉,可慘了。只見!玲玉,纖細的身材被幾個男生,不斷!拉來扯去,幾乎!都快把脖子扯斷。『我們的做風─不當主角,不出鋒頭;榮譽歸學員,責任自己擔。話說的淺,事做的深,不到確實不停止~』正當!玲玉的脖子,都快被扯斷之時,此時!靜止的人,突然!又齊聲大喊;這才,嚇得!陳篤、周為,志傑,趕緊鬆開了!玲玉。而後,"報告班長"的音樂,再次!響起,人群!又四處亂走;接著!便將是,第三幕短劇。

『我們的形象─有事帶頭做,有意見虛心聽。關起門來無話不說,打開門行動一致~』第三幕短劇,演的主要是!幾個服務員,對於!營隊的流程!及活動內容,沒有通盤的了解;因此,亂分派學員,不斷更改命令!及活動的時間地點,以至!學員無所適從。而後,第四幕短劇,演出的主題,則是!一個服務員,阿秀!正在台上帶活動;此時!另一個男服務員,穎仁!卻是在台下、頻頻!和一個女學員─小蘋聊天。只見!穎仁,一下子!送花給小蘋,一下子!邀小蘋約會,一下子!又問電話住址的,一付!見獵心喜的模樣;而!演學員的小蘋,則是!表現出一付頗不耐之狀。『我們的地位─站在台上是活動介紹者,不是主角;在台下!是配合者,不是特權者~』正當!穎仁,一付!色瞇瞇的,此時!原本!靜止的人,齊聲的大喊;嚇得!穎仁,由色瞇瞇,變成屁滾尿流的四處逃竄。"報告班長"的音樂響起,霎時!停止,接著!便是第五幕短劇。

第五幕短劇,演出的是,一個服務員!林棟樑,對兩個學員─志勝及李雯!羈指氣使;一下子!叫李雯!倒茶水,一下子!叫志勝拿報紙。只見,演服務員的林棟樑,什麼事也不做,只是!在一旁翹二郎腿;且!還態度惡劣的指責兩個學員,活動時!都不配合自己。正當,兩個學員!心生不滿之際,此時!眾人一陣齊聲大喊『我們的態度─別人不做的我來做,從頭做到尾,不做蜻蜓點水。不怕沒機會,只怕機會來了沒表現的能力~』。頓時,演服務員的林棟樑,嚇得!跪在地上,直喊『我錯了~我錯了~』。"報告班長"的音樂!再次響起,前台!人群!又四處亂走,音樂停止,剎時!所有人又蹲下靜止;馬蹄形隊伍的前台,剩下幾個站著的人,接著!便演出第六幕短劇。這幕短劇,剛剛!眾人亂走時,中間!搬來了一張桌子,且寫著報到桌。原來,演出的是,營隊報到之時,學員!已排成一長排;而!負責報到的兩個服務員,卻只來了一個,另一個遲到了,導致!學員的報到!無法順利進行。且辦理!報到之時,服務員!一下子缺名冊,一下子!又缺收據;讓大排長龍的學員,因不耐久候而生氣。後來,另一個遲到的服務員終於來了,不過!兩個服務員,竟然!自顧自的,就聊起天來;氣得!大排長龍的學員,群起暴動!想翻了報到桌。正當,群起暴動的學員,想翻了報到桌,不過!一個轉身,卻聽!所有人齊聲的說『我們的責任─事做的全!還要做得好,追求真善美。活動前準備詳盡,活動後資料完全~』。

『言語可以俏皮,人生卻要莊重。我的慷慨!是他人的享受,我的犧牲!是他人的幸福。天下沒有廉價的成功。跟別人相處,要讓別人喜歡你;跟別人分離,要讓人懷念你。自己看自己是看潛力,所以!不要妄自菲薄;他人看我是看結果,所以!任何建議都有價值~』六幕短劇演完,馬蹄型!隊伍前台的康輔藍衣幹部,以謝幕的方式,齊聲的說;而後,一片掌聲中,"報告班長"的音樂再次響起,所有人!再次四處亂走,且走出了前台。至此,時間!約是上午的十一點半,距!中午十二點,還剩半個小時;而!這半小時的時間,則是,六個小隊!各自帶開,並以剛剛!六幕短劇的內容為引導,彼此!討論,關於服務員的理念。

「 1989年康輔營"水頭山莊極機密手冊":服務員理念:我們的信條─我們是服務,不是服侍;我們要尊重,但不是遷就。我們的做風─不當主角,不出鋒頭;榮譽歸學員,責任自己擔。話說的淺,事做的深,不到確實不停止。我們的形象─有事帶頭做,有意見虛心聽。關起門來無話不說,打開門行動一致。我們的地位─站在台上是活動介紹者,不是主角;在台下!是配合者,不是特權者。我們的態度─別人不做的我來做,從頭做到尾,不做蜻蜓點水。不怕沒機會,只怕機會來了沒表現的能力。我們的責任─事做的全!還要做得好,追求真善美。活動前準備詳盡,活動後資料完全。....」...X X X

三、2005年~藍衣之魂

2005年三月,大度山下!台中市西屯區貧民窟。白茫茫的迷霧,暗夜!隨風!飄灑進、程路仁!斗室的鐵窗內;滿室堆積的舊報紙,灰塵與迷霧齊飛,隨地棄置的書籍,書扉!因風吹而翻頁。這像是!沒人住的空屋,荒涼的景像!尤如廢墟,家徒四壁的牆上,不知何時!卻見有個衣架,掛著一件淺藍色的外套;而淺藍色的外套裡面,似乎!還有件粉紅色的襯衫。『往日的歡笑!逝者以已啊~程泉,你的藍衣!就掛在牆上。在這生命的荒蕪之地,垃圾袋旁!地上鼠虫環伺,若不是我!將你榮耀的藍衣,拿出來掛在牆上;遲早~你年輕的歲月!再輝煌,也只是將!在垃袋裡,被鼠虫啃噬怠盡。唉~雖然!你在年輕就死去,但!程泉啊~這也算是我~為你保留最後的尊嚴吧~』或者!是對死者的尊重,自!在牆角的黑色垃圾袋裡,發現了程泉的"康輔藍衣"後,程路仁!便找個衣架,將程泉的康輔藍衣!掛在牆上;又或者,其實!這只是!一種"同為天涯淪落人"的感傷。一盞昏濛的台燈照耀處,只見!程路仁!衣衫襤褸,獨坐斗室,但!看的他樣子!卻像是對面有個人,正在跟他說話;只不過,望向!程路仁的對面,卻唯牆上!淺藍色的外套,被風吹動時,陡然一揚一落間!發出的聲音,彷彿!就像有人在暗夜喟然長嘆。

『堅持理念!只會沒有尊嚴的死啊,程泉啊~因為!這只是個!人人講投機,比奸險的世界。呵~看你!年輕時寫下的日記,或許!你也曾是個!為理想,與信念堅持過的人;所幸,你在年輕的時候就死了,也不必再為你的理想、及信念堅持。否則~程泉啊~我想,你也沒辦法!面對這個社會。唉~在這個以金錢及權力,計算生命價值的現實世界,你死的早!死得好啊~』髒亂幽暗的斗室,程路人!喃喃自語,自怨自艾的!卻不知!是為程泉而悲,亦或是!為自己而悲。然而!就在此時,斗室鐵窗外的迷霧,白茫茫的!又被一陣風,吹進屋裡之時;陡然間,程路仁!竟見牆上的淺藍色外套,就像!有人穿著它一樣!兩個袖子動了一下。起初,程路仁!以為,這只是自己恍神間,因餓昏了頭!而產生的錯覺;不過,吹進斗室的風已停,但牆上!淺藍色的外套!卻依然還在動。甚且,飄進!滿屋茫茫的白霧中,程路仁!看見了!那掛在牆上的淺藍色外套;似乎,竟伸起了一只袖子!在向他招手,狀甚詭異。而這一嚇,程路仁!原本喃喃自語的嘴,頓時!閉上,默默的轉身間,只是!驚駭的心想,莫非!自己是撞鬼。

「程泉!褪色的藍衣,掛在牆上!竟然自己會動;莫非是!程泉的陰魂不散~」髒亂的斗室裡,檯燈濛濛的燈光!在迷霧裡照耀,而掛著淺藍色外套的那面牆,對面是一面大穿衣鏡;正當,程路仁!懷著忐忒的心,默默轉身之際,頓時,卻見!程路仁!原本總是半闔無神的眼,突然!兩眼圓睜,卻不知看見什麼。「啊~程泉~」兩眼直直的望著對面的大穿衣鏡,只見!程路仁,一張嘴!張的大大的,卻似乎!發不出聲音。原來,程路仁!在掛著!淺藍色外套那面牆,對面的大穿衣鏡裡,活生生的,竟看見!程泉身穿藍衣;且此刻,在鏡子裡!身穿藍衣的程泉,正伸出一隻手,向著!程路仁招手。一種撞鬼的感覺,程路仁!只覺全身動彈不得,背脊一股涼意!更直竄頭殼,彷彿!全身的毫髮都豎了起來;然而,只是!片刻,程路仁!似乎,也不是那麼害怕程泉的鬼魂。因為,程路仁!看見,鏡子裡,身穿藍衣的程泉,在向他招手之後,只是!一臉落寞的轉過身;而後,那藍衣的身影!便在鏡子裡,越走越遠。『人生潦倒至此,我既不怕死,更不怕鬼。~程泉啊~我倒想知道,為什麼!你會在年輕的時候!就死去;還有~為什麼!我又會莫名的,來到這裡~』蕩悠悠的夜,就在!鏡子裡!那藍衣的身影,即將沒入黑暗之中;此時! 一念之間,程路仁!只覺自己的身體,似乎!輕飄飄了起來,彷彿!靈魂出竅。而後,程路仁!發覺,自己!竟也走入了鏡子裡。

程路仁,身在鏡子裡,只覺!周遭一片黑,圍繞著自己的!就像是墨汁一樣濃的黑夜。此時,雖然!什麼都看不見,然而!程路仁!隱約卻知道,自己!應是正走在一條小路上;而!小路的兩旁,似乎!都是濃密的樹林。在濃如墨汁的黑夜裡,只見,程路仁!順著!剛剛,鏡子裡!那藍衣的身影走去的方向,獨自!不斷的前行;而後,走了約百步,程路仁!終於走出了那片濃密樹林間的小路。此時,程路仁眼前所見,則是!一片迷離的月光,彷彿薄紗般籠罩著大地;而!自己,正走過的地方,似乎!是個小花園,且小花園裡!有個小水池。「這裡~從前,我好像來過~」走到了小水池邊,程路仁!只覺!眼前的景物,似乎!頗為眼熟;只見!原本的小路,就在小水池岔開,向右走!是一棟建築物,向左邊直行,下了一個陡坡後,朦朧月光下照耀的!則是一個大草坪。由於,花園後方的建築物裡,門口似乎!透出了燈光,於是!程路仁,自然而然!在小水池邊徘徊了片刻後,便選擇!走向右邊的小路;而後,走到了那棟建築物的門口,程路仁!仰頭一望,只見!門上方有塊木匾,粗大的毛筆字,就寫著「榮光樓」。

『"榮光樓"~~那我現在,難道!是在"水頭山莊"嗎?!~如果,我沒記錯,在程泉"水頭山莊康輔營"的活動計畫書裡;就有提到"榮光樓",是他們那次!康輔營,主要的室內活動場地~』站在建築物的門邊,程路仁!才狐疑的想,此時!卻聽見,從"榮光樓"裡;似乎!傳來,恍若!一大群年青人的歡笑聲。原本,程路仁!聽見了歡笑聲,已舉步!欲往!叫"榮光樓"的建築物裡面走進去,不過,一時想到自己!是深夜造訪;且是從鏡子裡,跟隨!那身穿藍衣的程泉而來,若唐突的進入!恐不妥當。於是,延著"榮光樓"的牆邊,程路仁!轉而,走入了屋旁茂密的樹林裡;想想自己,還是從"榮光樓"的窗邊,先窺探裡面的情景後,再做打算。而當,程路仁!摸黑,延著牆邊!走到了"榮光樓"的側邊,隱身在茂密的樹林裡;此時,透過玻璃窗,程路仁!果見!在榮光樓的大廳裡,似乎!正有一場熱鬧非凡的晚會。

『啊~歡迎各位勇士們,來到~反共復興基地─水頭山莊。為了犒賞!大家這兩天的奮勇作戰,所以!今晚,有來自台灣!最紅的偶像,歌星,電影明星,及!猴子~猩猩,來到!水頭山莊戰地的最前線勞軍。啊~請盡情!吃喝玩樂,大家!軍民同歡,普天同慶...。首先,為大家!介紹晚會的主持人,說到他大家會嚇一跳,他是!主演過"猛龍過江"~已經過逝的國際巨星─李小篤!請出場。另外~還有!迴旋夢裡的女人─徐曉蘋~出場。請大家!掌聲鼓勵~』榮光樓大廳內晚會的氣氛熱烈,程路仁!隱身於茂密的樹林間,透過!玻璃窗往內去;只見!大廳內,似乎!搭了一個小舞台,舞台下!坐了約七、八十人!笑聲不斷。而!此時,站在台上!拿著麥克風講話的,是一個身材!粗曠高大,皮膚黝黑,講話聲音!略帶沙啞的男生;而!他的形像,似乎,正是!程泉!在大度山日記裡,所描述的─叫志傑的人。簡陋的舞台與燈光音響,似乎!減不了"榮光樓"裡,那群!年輕人辦晚會的興緻,而躲在屋旁的密林裡的程路仁,往窗裡!游目四顧;此時,他果真!也發現了,身穿藍衣的程泉!就夾雜在那群,洋溢著歡笑的年青人當中。...X X X

四、水頭山莊康輔營第二天下午

水頭山莊康輔營,營隊!第二天晚上的"軍民聯歡晚會",正熱鬧的進行。星光月色照耀水頭山莊,山林的雲氣化成迷濛的薄霧,榮光樓裡!台上台下一片笑聲;而!榮光樓外,幽暗瀰漫的夜晚,景物!卻總是一片神祕淒清。時間!已將近晚上九點,而!從七點始的晚會,或跳舞,或短劇,或非廣告;各種的"勞軍表演",此時,熱鬧與喧嘩,似乎!也已近尾聲。『啊~今晚!軍民聯歡晚會,最後一個節目,是由這兩年,台灣流行音樂界!最當紅的創作才子─"黃舒~周為";親自!為大家!帶來的民歌演唱~"戀愛症候群"。請大家掌聲歡迎~』榮光樓裡!簡陋搭起的小舞台,台前!兩盞炬光燈熄滅之際,在主持人的介紹下,只見!周為手拿一把民謠吉它走上舞台。而!熱鬧的晚會最後一個節目,之所以!會安排周為!唱民歌,當然!主要,還是要把氣氛壓低;以感性的進入!晚會後,營隊第二天的星夜談心及小隊連誼的時間。另外,營隊第二天的星夜談心,由於!要談論的主題,是關於大學四學分中的"認識愛情與感受";因此,周為,選擇了唱"戀愛症候群"這首歌,除了!為晚會做結束外,其實!也是為星夜談心的主題!做開場的引導。

『有許多專家告訴我,他們說,要以理性的態度,談戀愛。我常想大概這些專家從來沒有談過戀愛,不信,你試看看。你談戀愛你還會有理性,我想,那大概是假的~』簡陋的小舞台上,兩盞炬光燈熄滅,只留!台上的旋轉燈,以及!一盞照著歌譜架的小燈,只見!周為!手指撥動民謠吉他的鋼弦;而後,伴著!鏗鏘的吉他聲,對著!麥克風,講述了!歌詞的口白。頓時,原本!晚會熱鬧的氣氛,轉眼!隨著燈光,似乎!變得浪漫。而!"戀愛症候群"這首歌,是一首很長的歌,約莫!得唱個五、六分鐘!才唱得完;於是,趁著!周為,唱民歌的時間,程泉!一時想抽煙,獨自!便偷偷的溜到了"榮光樓"的外面。況且,每當!熱鬧與喧嘩過後,程泉的心裡,總會覺得!莫名的空虛;因此,每當!充滿歡笑的晚會過後,程泉!更總是特別想抽煙。溜出了"榮光樓"屋外,程泉!走到花園的小水池邊,便掏出一根煙點上;此時,程泉的耳邊,依稀能聽見,周為的吉他聲及歌聲,透過!音箱,傳到了屋外的黑夜迴蕩。『關於戀愛症候群的發生原因,至今仍然是最大的一個謎;不管性別年齡職業體重學歷長相和血型沒有一個人可以免疫。有些專家學者研究後相信 戀愛是內分泌失調所引起;卻有別人認為戀愛屬於濾過性病毒像感冒無藥可救但會自動痊癒。~不管你同不同意 自古到今許多例子證明;戀愛不但是一種病態 它還可能是一種變態~』事實上!遠遠的聽,程泉!認為周為,似乎!還唱得不錯;況且,除了!吉他原就彈得好,周為!皮膚白白的,戴付銀框眼鏡,人看起頗斯文,似乎!也是蠻適合唱情歌。

『一般發病後的初期反應會開始改變一些生活習性;洗澡洗得特別乾淨、刷牙刷得特別用力、半夜突然爬起來彈鋼琴。有人每天站在陽臺對路人傻笑,有人突然瘋瘋癲癲!突然很安靜。有人一臉癡呆對著鏡子咬著指甲打噴嚏,有人對小狗罵三字經;女人突然改變髮型,男人開始每天練著啞鈴,食慾不振歇斯底里四肢萎縮神經過敏發抖抽筋都出現在這時期~』除了!周為的歌聲外,因為!歌詞內容有趣,因此!榮光樓裡,間歇的!也傳出笑聲。而事實上,程泉!也蠻喜歡"戀愛症候群"這首歌,因為!這首歌開始流行的時候;正也是,程泉!剛認識大一的惠芬學妹之時。而!或許!就是心理學上,所謂的"制約作用",此時!聽見這首"戀愛症候群",程泉!莫名的!又想起惠芬。徘徊!在榮光樓外的小水池邊,或許是!距離隔得遠了,程泉!覺得自己,似乎!又對惠芬!更想念;況且,之前!在學校,程泉!聽惠芬提過,這學期!她參加了"山地服務隊"。因此,營隊!一天的活動結束,面對!這寧靜淒清的夜,除了!分隔兩地的想念外;此時,程泉!對惠芬,似乎!又更多了一份擔心的,想著「惠芬~清明節的這幾天假期,好像!她參加的"山地服務隊"也有辦活動。不知道,惠芬,現在!人在那裡;應該!也是在參加"山地服務隊"辦的營隊吧。不知道,惠芬!有沒有,同樣想到我,還是!她只是在營隊裡!跟別人,玩的很高興~」。

『隨著病情越來越變本加厲、人會變得格外敏感勇敢和噁心;寫的說的唱的都像天才詩人一般才華洋溢,愈肉麻愈覺得有趣。有人戀愛之後每天躲在廁所哭泣,有人開記者會宣佈戀愛的消息;有人總是喜歡兩個人躲在黑漆漆的地方,想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每天忙著找人算命,挖空心思改變自己!配合對方的習性;把每天都當作紀念日,把自己當作紀念品。每天漫無目的膩在一起,言不及意也覺得好有趣;走著坐著躺著趴著都形影不離,像是兩人三腳又像連體嬰。~~心裡想的只有愛你愛你愛你愛你,也不管家裡米缸有沒有米;也不管路上有人示威抗議,只管愛你。~~心裡想的只有愛你愛你愛你愛你,也不管海峽兩岸統一問題;也不管衣索比亞多少難民,只管愛你~』"榮光樓"外面的小水池邊,月光下!伴著"戀愛症候群"的歌,程泉!抽著煙,來回的踱步任思緒低迴;只是,原本!熱鬧過後的空虛,一想起了惠芬,此時!卻讓程泉!心情的沉悶,似乎!又更陷憂鬱。因為,就像"戀愛症候群"歌裡描述的,程泉!說不出自己有多麼渴望,能跟惠芬戀愛。然而,相識了半年多以來,程泉!卻除了在惠芬剛上大學,在社工系的迎新露營,過後不久,兩人!即結拜為乾兄妹外;此後,已經半年多,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卻再無進展。「要等到那一天,我才能告訴惠芬。心裡想的!只有愛妳愛妳愛妳。康輔營快結束了,再來!應該比較不會那麼忙,而且!我也已經如願穿上藍衣了。再來!這學期~我應該用多一點的時間,花多一點的心思!在惠芬身上。對了~上次,跟惠芬!她們寢室聯誼,提到要機車旅行,去東勢看櫻花。康輔營結束後,我應該!好好的計劃一下,至少!能跟惠芬一起出去玩~」月光下的小水池邊踱步,程泉!沉悶的心情,一想及此;想及要跟惠芬一起出遊,頓時,程泉!原本的空虛與憂鬱,卻又熱血沸騰起來,一顆心!彷彿!乘著潮水湧起澎湃洶湧。於是,徘徊在月光下!抽完一根煙後,一個轉身,程泉!又走進了"榮光樓"的門內。...xxx

 

水頭山莊"榮光樓"屋外,程路仁!隱身於牆邊幽暗茂密的樹林裡;而剛剛,程路仁!也有看見,身穿藍衣的程泉!走出晚會的會場,獨自!踱步在小水池邊抽煙。不過,隱身在樹林裡的程路仁,並未!去找程泉。因為,程路仁!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覺得,在小水池邊踱步抽煙的那個程泉;並非!是他在鏡子裡,所看見的那個程泉。況且,當程泉!踱步在小水池邊抽煙之時,而!聽著"榮光樓"裡的民謠吉他聲及歌聲,程路仁!只覺腦海,頓時!翻雲覆雨般,竟有如五味雜陳的落入沉思之中。倒不是,程路仁!覺得,舞台上!那戴著銀框眼鏡的人唱歌,唱的多扣人心弦;而是!程路仁覺得,似乎!在那首歌裡,彷彿!帶著許多的回憶。看見!身穿藍衣的程泉,再次!走入了榮光樓的大廳,而!程路仁!依然躲在屋外的樹林裡,透過玻璃窗!看著屋裡;聽著!吉他聲、歌聲,程路仁!只是不斷思索著「這首歌!好熟悉啊,我好像聽過。似乎!這首歌的內容,是在敘述一個過程;而我,似乎!很渴望那個過程,也曾走過那個過程~」。「難道~鏡子裡,那個身穿藍衣的身影,帶我來到這裡,是想告訴我什麼嗎?!~或者,是要我在這裡!尋找什麼蛛絲馬跡,以解開我心中許多不解的謎~」屋邊幽暗的密林裡,程路仁!獨自躑躅之際,卻不知!白茫茫的迷霧已瀰漫樹林,悄悄圍繞!水頭山莊;而!榮光樓裡的歌聲,吉他聲!依舊迴蕩,唱著『經過一段轟轟烈烈熱戀時期,不久就會開始漸漸痊癒;兩人開始互相厭倦,互相攻擊對方缺點,所有甜蜜都隨風而去。然後開始從錯覺和誤解中清醒,驚訝自己為何如此不聰明。為了愛情不管一切,不顧父母朋友姐妹兄弟,開始感到後悔不已;然後開始感到疲憊沉悶氣喘心悸牙痛頭痛夢囈。然後是精神不濟瞳孔放大脾氣暴燥四肢麻痺,終於受不了要分離~』。

『雖然結果頗令人傷心,瞭解之後也沒什麼了不起;愛情終究是握不住的雲,只是我想要告訴你。哦∼在我落寞的歲月裡,妳的溫柔解脫我的孤寂;帶給我深深的狂喜,如此顫動著我的心靈。輕輕訴說愛你愛你愛你愛你,不管是黑夜或是黎明;不管是夢中或是清醒,深深愛你。我要對你說愛你愛你愛你愛你,不管是黑夜或是黎明,不管是夢中或是清醒 深深愛你。多麼幸福,讓我遇見你。嗚.......................... 』歌聲!從輕快,唱至戀人!分離後,節拍漸慢!且轉為感傷,此時!程路仁!只覺,彷彿!有許多破碎的回憶在自己的腦海縈繞,就像!迷霧般!不斷的縈繞。『~多麼幸福~讓我遇見妳。嗚~~』歌聲!迴繞著!又迴繞,繞到了最後,一個回神;頓時!程路仁!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身陷在重重的迷霧,眼前!一片白茫茫。...榮光樓!晚會已結束,簡陋舞台已徹掉,場地換佈置成了,六張鋪著墨綠軍毯的矮桌;接下來的活動,是六個小隊的學員,各自圍坐在矮桌旁的"星夜談心"。而!營隊第二晚,星夜談心的主題,似乎!談的是"認識愛情與感受",只見!身穿藍衣的程泉,此刻!也坐在矮桌旁;每張!矮桌的桌上都點著燭光,卻不知,大三的程泉!在幽微的燭光中,又將是!怎麼跟眼前!大一的學弟妹們,談論關於愛情。....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