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章89社工三B下學期開學選班級幹部

一、社工三B下學期開學─選班級幹部

1989年二月底。冬盡春來的大度山仍春寒料峭。程泉大三下學期,這天開學了,萬物復甦在一片和煦的朝陽中,卻仍不時有讓人哆嗦的冷風襲捲。約早上十點左右,只見程泉已騎著機車,迎著朝陽,精神略顯興奮的,把機車停在"東海大學"長長的紅磚圍牆邊。「闊別了一個寒假,學校!好像!也沒什麼改變~」從中正紀念堂!籃球場旁的側門進入學校,只見,程泉身上穿著"社會服務隊"的大黃色外套。而!歷經了一個寒假分別,一股即將與老朋友、老同學見面的興奮感,不自覺的!又讓程泉更加快腳步;準備!前往"法學院"辦理、新學期開始的註冊。事實上,與程泉!同住在大度山磐頂遊園路、三樓透天厝的徐文、呂賢,也在昨天!都早已回到學校;而老朋友見面,免不了!當然!又是將近一個晚上的聊天、"打屁"與歡笑。 ...『呵呵呵~程泉。你不是說!上學期你可能會被2/3退學嗎?怎麼!這學期還看見你,唉~真是!不幸啊~』說起話來,動作表情誇張的大柱子!呂賢,依然!尖牙利嘴;而後,三個人!就在徐文的房間,談!關於!這個寒假的"社會服務隊"出隊的趣事,談!這個寒假!自己又做了什麼有意義的事。然後,三個男生湊在一起,當然!難免!又會談起,關於追女朋友的事;只聽!一向言語木訥的徐文,久別重逢!似乎!也是心情特別興奮的,對呂賢,開起了玩笑『喂~呂賢。又過一個學期了,你不是說!想追小婉兒嗎?這個寒假!有沒有趁過年、約她出去玩。呵~我看你也是嘴巴說說而已啦。我看你根本是~有色無膽~』。『啊~"長毛"徐文。你先別說我啦。先說!程泉啦。我剛剛!經過他的房間,看他的牆上貼很多裸女素描。呵~他也不知道!是畫誰啦,但是!我看起來,就覺得!那個女生很面熟。一定是啦~程泉!這個寒假、沒回家!是有陰謀的啦;搞不好!這個寒假,他是找了一個女生,來跟他住在這裡!也說不一定。啊~程泉!都"殿殿吃三碗公"啦,不公平啦~』三個人!久別重逢,談完!女人的話題,接著!免不了,又談!新學期的期望;直談到!凌晨!!睡眼矇矓、意識不清!胡言亂語,才各自回去自己的房間睡覺。...

新學期的開始,學校!註冊日,這天!早上,只見!程泉!身穿"社會服務隊"的大黃色外套;下了"中正紀念堂"與"大學路"間的階梯後,便直往!"法學院"四合院的側門、走了進去。"社會工作系"的系館,是在法學院!靠"大學路"這棟樓的三樓、西邊!最後一間;然而!如同以往,"社工系"的註冊、各種!繳費!總是在二樓的走廊,擺了幾張桌子辦理。初春!上午的朝陽,從東邊!斜照進法學院的四合院,陽光!照在中庭!露出的黃土,微禿的草地!上似和暖;然而!屋瓦遮蔭下的走廊、卻仍!讓人感覺有點陰寒。不過,大度山的春天!是真的來了,經過一個寒假的冷清,此時!法學院的走廊,只見!來往的人!又是絡繹不絕;而,程泉!也依然,背著他高中時!用的!又破又扁的舊書包,三步作兩步!跨上樓梯,上二樓的走廊。『ㄟ~程泉。你來註冊了喔。好久不見。對了,待會!註冊完!先別走,十一點!我們班!要在樓下的那間大教室!開班會;要選!這學期的班級幹部啦,還有!秦茹導師!要跟我們講話~』程泉!才剛跑上"法學院"二樓的走廊,轉了跟身!便看見張健,似乎!正從三樓的系館走下來;而,穿著!一身黑色時髦西裝的張健!一張闊嘴,一見到!程泉!便也忙不逸呼的!與程泉打招呼、並且!又交代了些"重要的大事"。只見,張健!隨手從西裝口袋掏出了煙,遞了根給程泉、而後!自己也點了根煙;接著!只見!張健的兩眼,似從多層膜眼鏡的黑色鏡片下、望向遠方,一張!鬆弛的闊嘴、吸了口煙!又說『對了~程泉。待會!我也要跟系學會的小瑤會長、討論一下。找個時間!我看!我們系學會,什麼時候!也要開個幹部會議。到時候,你記得!一定要還來耶,大家!討論一下、看這學期 !要辦的活動~』。

『喔~知道了。我先去註冊~』在二樓的樓梯口,與系學會的副會長張健、短暫駐足、閒聊幾句後;程泉!便背著書包,逕自去註冊與選課。話說!張健,雖然!總常以,自己是對人"機關算盡"的"馬基維利主義者"自許,且不誨言,自己是以"厚黑學─臉皮厚、心要黑"為人生的格言;不過!所謂"會叫的狗、不會咬人",三年相處下來,程泉!倒只覺得,其實!張健!也只是壞在那張嘴巴、與愛裝模作樣!而已。譬如,張健!對班上的女同學、吳亞玟!情有獨衷,這幾乎!是個公開的秘密;因為!張健自大一開始,幾乎!天天!嘴裡都是掛著『吳亞玟什麼、又吳亞玟什麼的』,成天!說個不停。然而!即使!嘴裡大話!說個不停,自大一,到大二,至今!已大三下學期,張健!卻連主動、邀吳亞玟!吃頓飯都不敢;不像!林棟樑的"知行合一"、好事!壞事,什麼事!都敢做敢為。

說到,林棟樑,似乎!自大三開始,程泉!便覺得這個人的城府越來越深、且!似乎!隨時!都想佔別人的便宜。說好聽,是林棟樑!在"學生自治會"裡,與那些!學生政客互動,適應良好!"社會化"有成;但!說得不好聽,則是!程泉!覺得林棟樑!心中充滿了陰謀,且沉溺於亂搞男女關係,即使!三妻四妾!卻依然!不滿足。再說!當一個人,把自己人生的目標、訂定在追求權力慾,且以!金錢與物質的擁有,來計算自己生命的價值;如此一來,則他身邊的朋友!都是可以被出賣的、與利用的,就像!一顆一棵棋子!只要能換取他的利益。『林棟樑,是很成熟、很能幹,很社會化啦。不過!人格、好像!有點問題~』程泉!已經不止一次,從別人的嘴裡,聽到這樣的評語。因此,即使!林棟樑!自大一開始、便是程泉的好朋友、與崇拜的對象;然而!自大三開始,程泉!卻也不得不!對林棟樑,開始!保有戒心,時時!警覺。相較於張健,滿嘴"臉皮厚、心要黑"的"陽謀",程泉!反倒覺得;張健!其實,是個可以信任的朋友、且還!講點義氣,嘴巴雖壞!卻並不會真的!佔朋友便宜。

法學院!四合院裡,中庭微禿的草坪!註冊的人來人往,初春的日漸當中,待!程泉註完冊,選完課;便依!張健!剛剛提醒他的,到西邊一樓山坡下的大教室,準備!開班會。上午,將近十一點,程泉!從大教室窗邊的紅磚走廊走過,便見!教室裡早已坐滿了人;且!一個寒假!久未見面的同學,三三兩兩在聊天,一片!人聲鼎沸。『ㄟ~程泉。好久不見,寒假都在做什麼?這裡!沒人坐啦,坐這裡啦~』有點!喧鬧吵雜的教室,當程泉!剛從教室後門走進;大一時!與程泉同寢室的王憲,便指著!身邊的最後一排的座位,示意程泉!可以坐那裡。或許!一個寒假!大家久別重逢,似乎!心情也都特別興奮,而!當程泉!才坐下;便見王憲!靠過來、又說『哎呀~真是無聊。這個寒假!我都待在家裡,也沒有女朋友!可以約會,真是!人生虛度~』。『呵~程泉。你不是!有認識!好幾個、大一的學妹嗎?看什麼時候!找她們出來寢室連誼、還是!機車旅行。好造福一下、我們班!這些沒有女朋友的曠男;都大三了!還沒有女朋友、真!太慘了。呵~』喧鬧的教室,王憲!呵呵的笑說;而!坐在王憲前面座位的胖子黃忠,一聽到!寢室連誼四個字,頓時!耳朵豎起來,立刻!便也轉過頭來、急問到『ㄟ~你們要找大一的學妹"寢室連誼",什麼時候啊~我也要參加~』。『媽的,死胖子。你要參加,那大一的學妹!都不敢來了。我們班!這麼多女生!都"大三拉警報"了,再來!就"大四沒人要"了;你要追女朋友!不會自己找一個哦~』只見!王憲!裝腔作勢,尖聲!說著!便推了黃忠一把;而!黃忠,當然!不甘示弱,一個拳頭!就揮向王憲的臂膀、罵說『幹,死王憲。我要參加!寢室連誼,關你什麼事啊。何況!我們沒人要的老女人,都像!是菜市場!被人家揀剩的,我才不要~』。不袋!黃忠!把話說完,而!坐在程泉!前面的吳亞玟,一聽到!黃忠、與王憲的對話後;立時!也忍不住!反唇相譏、說『喂~你們兩個臭男生。自己!追不到!女朋友、就追不到女朋友,竟敢說我們的壞話。何況!誰說我們沒人要;我們的行情正好呢?只是!你們不知道~』。

『王憲說的,不是我。他說妳們快"大四沒人要"了。要打!打他,打死他~』『媽的~黃忠。你敢陷害我。可惡~看我不搥死你~』;喧鬧的教室,你一言!我一語,剛開學!總是!熱鬧。『哈囉~大家!注意這邊一下。待會!我們的班導師、會過來跟我們說話。那現在!我們就先開班會,選舉一下!這學期,我們的班級幹部好了。好了~大家!先提名班代表,先提名三男三女!再投票~』正當教室!一片鬧哄哄,只見!上學期的班代表王蘭、走到!教室前面;勉強!壓住大家的吵雜,示意!大家安靜,準備!開班會!與選舉班級幹部。而後,只見!吳亞玟,率先舉手、說『我提名~林棟樑』。黃忠!接著也舉手、大喊『張健啦~』。而!坐在教室最前方座位的張健,一聽!黃忠提名他當班代表;立時!也回過來,笑罵『媽的~黃忠。你陷害我。呵!呵~那我也提名黃忠!當班代表好了~』。『女生~我提名xxx~』....。三男三女,提名完畢,接著!投票,而!理所當然的;只要,林棟樑!被提名,順理成章的!以其群眾魅力,當然!又是他!當選了班代表。只聽!王蘭,宣佈選舉結果、說『好了。那最高票的林棟樑!就是這學期我們班的班代表,而!班代表是男的;那女生最高票的,便是!我們的副班代表。大家!掌聲鼓勵~』。...

二、導師的話─培養獨立思考

初春!陽光照不進的教室、仍有點陰寒。法學院!四合院,西邊!靠山坡下的大教室,正當!大家選完班代表,準備選班上的康樂股長;而!此時,社工三B的班導師─秦茹,悄悄!也已來到教室,並拉了張椅子!就坐在門邊。『好~接著!我們就提名、這學期!我們班的康樂股長。一樣!提名三個男的、三個女的;然後!選一男一女的康樂股長~』上學期的班代表!王蘭,依然!在教室前、主持著!選舉新任的班級幹部;此時,胖子黃忠,又舉手提名、喊到『王憲啦~王憲!都沒當過幹部~』。『媽的~黃忠。你想陷害我~』一聽見,黃忠!提名他當康樂股長,王憲!又伸手往黃忠的背上推了一把;不過,王憲!倒沒"以彼之道、還之彼身"!又提名黃忠,反是!舉手、喊到『ㄟ~ㄟ!我提名張健~』。其實,如果!能被選為班級幹部,多少!也算是!班上的同學,對你能力的一種肯定;不過,當康樂股長,得為班上辦活動!倒不是每個人都想當。而!張健被提名班代表,敗給林棟樑後、又被提名康樂股長;只見!張健,笑的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模樣,立刻!回頭朝著王憲、說『好~可惡。王憲,你竟然!陷害我~』。接著!張健,又立刻!舉手,說『呵~那我提名程泉啦。程泉!是"社會服務隊"的,又是"康輔社"的,應該!讓程泉!當康樂股長啦~』。『喂~張健。我看你皮在癢了~』聽張健!提名他當康樂股長,程泉!立刻!在最後一排的座位、開玩笑的大喊;引得!全班一陣哄堂。有什麼辦法,"社工三B"全班!就只有十幾個男生,幾乎!每個男生、每隔!一兩個學期!都得一回班級幹部;相較於!四十幾個女生,可能!四年都不必當班級幹部,男生!可算是任重而道遠、且苦命。

『好~投票的結果。那~我們班!這學期的康樂股長、就是!程泉;然後!副康樂股長是"阿美"。大家!掌聲鼓勵、鼓勵~』教室的前方,王蘭!指著黑板!投票的票數,宣佈!程泉!當選康樂股長;而!這對程泉來說,是有點壓力的。因為!程泉,即使!參加社會服務隊、也參加康輔社,不過,不管在社會服務隊、還是!在康輔社;卻程泉!都是只幹器材組的事,並未!自己辦過什麼康樂活動。況且,程泉!大三這學期,也還是!系學會服務股的股長,即使!是混日子,但!多少!也還得再做些"服務股"的事。所謂!"能者多勞",程泉!大三下學期,既擔任系學會的股長,是!康輔社的幹部,又當班上的康樂股長,且還!曾辦過全校的大書展;雖然!功課不好,但有這麼多的資歷與頭銜,似乎!也讓程泉,充滿了自信,甚或是!變得有點跋扈飛揚。此是後話。此時!只見教室裡,選完!康樂股長後,王蘭!又主持選了學藝股長、服務股長...;而!選完了班上的所有幹部,接著!王蘭、便請早已來到教室的班導師秦茹,為大家!講話。

秦茹副教授,自大一開始!便是社工三B這班的班導師;年約四十多歲、未婚,聽說!也沒男朋友。據!秦茹副教授,自己開玩笑說─「是因為!唸大學時,她自覺!自己長的並不漂亮,所以!料想!不會有男生追她;因此,她就立志專心用功唸書。而!果然,最後!她更留學美國、唸到博士學位,也都沒有男生追求她~」。『唉呀~因為!都沒有人追我,所以!我才一直唸到博士;也不知道!這是"因禍得福"。還是!傻傻的唸到博士、結果嫁不出去,是"因福得禍"~』大一之時,秦茹副教授!自我介紹時,就曾經這樣自嘲;然而,雖說!從來都沒有人追求,但!其實,秦茹!副教授的長像、與身材並不差。至少,對一個四十幾歲的女人來說,看起來!還算年輕,甚或!還帶點成熟女人嫵媚的風韻。「個性爽朗,沒什麼心機,不是!精明能幹的女人,倒像!有點慵懶的傻大姊;說話!說到一半時,時常!自己還會發出笑聲~」;這是!三年來,程泉!對秦茹導師,大致的印象。而!秦茹導師,即使,擁有博士學位,又在大學任教,不過!對自己、始終!沒談過戀愛,似乎!她還是有點遺憾的。至少,她就不止一次,對班上的女同學,如此!殷殷教誨、說『唉呀~女孩子!如果能早點結婚,還是!早點結婚比較好。不要!像我,就算!現在!想結婚、年紀!也太大了~』。

且說,這天!是學校開學的第一天,而!導師!對班上的學生講話,當然!都要講些!正面性、與鼓舞學生的話;所以!這天的班會,秦茹導師!當然,也不至於會再談,關於!她嫁不出去,那些!令人喪氣的話。『呵~各位同學。你們都已經大三下了,很快就大四,然後!就畢業!踏入社會了。然而!大學這四年,你們真正的學到什麼呢。身為大學生的你們,我不知道!你們是否,有對自己立下一些理想、與抱負。事實上,在我心中理想的大學生、是有一幅圖畫,趁今天!就在此!與你們共勉~』開班會的教室裡,當王蘭!請導師講話時,只見,秦茹導師!仍帶點傻大姊般慵懶的笑容、走到講台;而!這天,導師!要跟大家講的,正是!所謂大學生的"獨立思能力"與"負責"的態度。只見,便聽!秦茹導師、抹了大紅口紅的唇、自笑了幾聲後,接著!又說『在我認為,一位大學生,最重要的,應是!要訓練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與負責的態度。所謂,"獨立思考"是個別性的,而負責則是對人對事的。因為!一個人都是人云亦云,則無異"鄉愿";而!一個人若是朝三暮四,沒有堅持與毅力、則尊嚴盡失~』。

『再說,所謂!"獨立思考能力"的培養、大家!需要博覽群書,才能從他人的思想中,逐漸建立出自己的思想體系。就像!孔子說的─"三日不讀書,便覺言語無味"。我想!讀書習慣的養成,會讓你!終身受益無窮;至於!一個人所看的書籍更應要廣博,這樣!思想也才不易偏頗。~至於,負責態度的形成,這可說是!大學時代的一大課題;朝秦暮楚,是時下、大學生最大的毛病之一。選課拿不定主意,做事做人虎頭蛇尾;既不能決定自己要什麼,選擇了後!又後悔。而!一個人!假如!有負責的態度,則雖不順利、挫折時,仍堅持到底,最後!也終有獲益的時候。我們就舉交異性朋友為例好了,剛開始戀愛、每個人!總覺得一切美好,也看不見!對方缺點;然而!深交後,卻必定會發現彼此的弱點、缺點。此時!彼此、如有對感情負責的態度,接受!對方的好與壞;則不會!有許多始亂終棄、甚至!悲劇發生。因此!"慎始"很重要,而!一旦做了決定,就要負責;做人如此,做事亦如此。所以,今天!剛開學,我就以這幾些話,來與大家互勉~』。

秦茹導師,正在講桌後!講話之時,程泉!坐在教室最後一排、游目四顧;且發現,似乎!這個新學期的開始,班上的女同學多少都有些改變。畢竟!大三下學期,或許!是警覺─"女生大一嬌、大二俏,大三拉警報、大四沒人要";或是!因為!班上的女同學,此時!也都已是二十歲初頭的大姑娘。程泉!發覺,似乎,班上的女同學!好像、都變得比較會打扮了;或!留長髮批肩,或!燙捲頭髮,似!不再!像是大一、大二時的青澀。甚至,像!王蘭,那種!一向專心於課業,循規蹈矩的好學生,在這新學期的開始,竟也燙起了頭髮,穿起了洋裝;儼然!竟也散發、有幾分女人味。至於!男同學,倒都還是老樣子,沒什麼改變。待,秦茹導師!講完話,而!程泉,大致上!隱約!也知道,導師!講的約是─大學生!應培養"獨立思考能力"、與負責的態度;似乎,自程泉!上大學以來,這樣的話!也已聽過了無數次。猶其!是在社工系,培養"獨立思考能力"、與負責的態度,似乎!就是老師,一直向大家強調的。而!對於負責的態度,程泉!多少知道,那是一種行為;至於,何謂"獨立思考能力",雖說!都已唸到大三,程泉!卻仍始終一知半解。
社工三B,在法學院的教室開完班會後,而!時間!也已近中午。臨散會前,秦茹導師,似乎!突然!又想什麼、說『對了,這學期的"班代表"是誰~』。『喔~林棟樑!是不是。那林棟樑!你幫老師安排一下。老師!有空,想跟班上的同學聊一聊。每次!大約就安排個五、六個人,然後!有空到"女白宮";晚上,大家!就隨便聊聊。至於!細節的部分,老師!再跟林棟樑!check一下!好了~』秦茹導師交代完,班會也散會; 而!新學期的開始,一切!也一如往常,程泉!離開了法學院後,便循著"大學路"的下坡路,準備!前往欣餐!吃午餐、與到信箱間看信。開學了,大學路上!青年男女又是一群一群,而!程泉!邊走邊想著「王憲,要我!找大一的學妹連誼。乾脆,找惠芬!他們寢室的女孩子出來連誼;正好,也有個藉口,可以!找惠芬一起出來玩~」。「還有~這學期!當班上的康樂股長,我!又要為班上!辦什麼活動?還有!系學會的服務股,我也該!找呂賢、美君他們出來,一起聚聚餐;看看!這學期,大家!又要做什麼事~」新學期的開始,似乎!程泉,立刻!就有了一堆事。何況,還有!康輔社,程泉!這學期,也打算!自己一定必須參加康輔營的籌備,這才能穿上藍衣,成為康輔社的正式幹部。

這不,程泉!才想及康輔社,而!開學的第一天,來到信箱間,在自己的信箱裡;程泉!也立刻,就拿到一張康輔社發的通知。「康輔社─歸社通知。通知對象─康輔社藍衣幹部,及紅衣幹部。時間:三月四日(星期六)下午1:00。事由:康輔社!社址搬新家,請大家!務必前來,幫忙搬東西....」。

「1989年2月x日大度山日記:大三下學期,開學了。班上的康樂股長,系學會服務股股長,康輔社,惠芬...;才剛開學,好像!立刻!就有一大堆事。熟輕熟重!按部就班,我得做個計劃才行;理出頭緒、積極一點,這學期開始!我不能在糊塗度日。"負責的態度","獨立思考能力",大一之時,老師!就常這麼說了。至於,自己!書沒唸,作業都沒寫,當系學會的股長!也都是在混;負責的態度,應該!再加強一點吧,太難了。而!"獨立思考能力"─要有自己的想法,不人云亦云;不要!大家往東,自己便跟著往東,大家往西!自己便又跟著往西。是的,自己!應該學習、從多個不同的角度去看事情,不要只用一個角度!偏於一隅。另外,對人群,也不該!做太簡單的分類,應要!多注重人與人之間、個別的差異性。不是!社會上每個人認為對的事,就是對的;也不是!社會上每個人!都在做的事,自己!也就非得!去跟著做。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X X X

三、2005年,往日情懷!今非昔比的象牙塔

2005 年三月,迷霧瀰漫的台中市西屯區貧民窟。一棟擁擠大樓的三樓,滿是灰塵堆積與垃圾四散的屋子裡。只見!已改名為"程路仁"的讀者,閤上了!手中,關於程泉!1989年2月x日的"大度山日記"。『程泉是誰?唸大學時,他希望自己能有"負責的態度"、與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嗎?』背對著!髒亂的房間,只見!程路仁!席地而坐,面陰暗的牆角,點了一根煙後,前後搖晃著身體!喃喃自語的思索著;然而,任!程路仁,再怎麼想,卻也想不起,關於!程泉是誰,而自己!究竟又是誰的問題。儘管,這幾年來!程路仁,常聽見!有人叫他程泉;不過,程路仁!又怎麼能夠,因為!有很多人都叫他程泉,而他也就認為自己是程泉。「或許,是因為!我的外表,跟程泉長的很像吧;所以!大家!誤以為我是程泉。或者,根本!就是他們一群人,聯合起來!要騙我;那~他們!又為什麼要騙我,說我是程泉~」自一九九九年以來,已經過好幾年了,但!程路仁!對這個問題,卻仍百思不得其解。只是!當程路仁,每當!面對自己!現在生活的景況、與家徒四壁的處境;舉目四顧,由然而生的,他的心中!卻不禁,又對程泉!這個人充滿了怨恨。

『可惡的程泉~你我素不相識,你幹嘛害我。難道,你真的是一個那麼爛的人嗎?既沒有賺錢的工作,也沒有朋友;甚至!連你家鄉的親戚,也都都視你為一無所用、且不忠不孝的人。呵~或許吧,程泉,根本就是社會上、一個沒用的人渣,所以!他跑去躲起來了;卻害我!老是被誤認~』成天沒事,程路仁!總面對著陰暗的牆角,常喃喃自語的這麼想。而!事實上,程路仁!會被誤認為是程泉,也不是!沒道理的,除了!或許,外表有點像外;而他的生活晨昏巔倒、總是檯燈為太陽。還有!程路仁,也鮮少出門,頂多一天!只出門買一個便當裹腹;而這些行為模式,倒都跟程泉大三寒假之時,住在大度山磐頂的象牙塔頗為類似,也難怪!別人總會誤以為他是程泉。只不過,程路仁!似又不如程泉那麼幸運,可以住在山頂的象牙塔、享受那份孤獨;因為,程路仁!是住大度山下!擁擠的大樓套房公寓裡,而!那污濁!沉重的感覺,倒比較!像是孫悟空被壓在五指山下!動彈不得。至於,要是!程路仁,只是!覺得!動彈不得!就算了,然而!貧民窟擁擠的大樓,天天!樓上地板的敲打聲,樓下地板的重擊與整棟樓的跳動。左邊牆!傳來的是、狗叫聲與嬰兒啼哭聲,右邊牆!整天整夜,都是!青少年!放著震耳欲聾的搖頭樂;至於,前面的窗口的小巷裡,三不五時!經過的是各種選舉的宣傳車、與叫賣小販的擴音喇巴聲;後方的窗口,不論日夜!則是男女做愛、不斷!發出的肉體碰撞!與惱人呻吟。而!髒亂的屋子,陰暗的牆角,只見!程路仁!再次點亮、眼前昏黃的檯燈。

噪音使人腎上腺大量分泌,精神緊張,程路仁,被四周永無止盡的噪音擠壓下,情緒瀕臨於崩潰;可卻他卻總只是,嘴裡喃喃自語的,彷彿不斷自問的說『~為什麼!我會生活在這裡,且落得如此的下場?這裡!不是程泉的象牙塔,甚至!不是孫悟空被壓的!不能喘息的"五指山"。這裡是~太上老君的煉丹爐、讓人幾欲瘋狂的的噪音!像是三眛真火的燒烤;無日無夜的煎熬,這裡是~地獄。而我~何以來到地獄,我又何時!才能離開這地獄~』。髒亂的屋子,昏黃的檯燈既已打亮,代表的就是日出,只見!程路仁邊喃喃自語著,邊又將眼前!也滿是灰塵的電腦開機。至於,等待電腦開機跑程式之時,只見!程路仁!順手又翻開身邊、置於!地上的一只小黑皮箱;而!黑皮箱裡、滿滿裝著的,似乎!是一疊一疊的信。其中,約有一半的信,是粉紅的信封,而另一半的信,則是普通的白色信封。『這些信,應該是程泉!當兵的時候,跟他的女朋友之間的通信吧。打上電腦,弄個網頁!把它也貼上網站去好了;就算!程泉已經死了,也好讓他荒唐的人生故事!留個全屍~』滿皮箱的信,事實上,之前!程路仁!已看過幾封;因此,約略也知道,叫程泉的人,他在當兵時,似乎!有個女朋友叫娟娟。這不,只見!程路仁,隨手!拿起一封白色信封,抽出裡面!淺藍色!印有"海軍陸戰隊"浮水印的信紙;而!信紙上的收信者、抬頭!寫的就是娟娟,至於!潦草的字跡最後、署名則是程泉。程路仁,看著!信上的地址,是從屏東的龍泉、寄到台中;而!內容看來,似乎!是程泉,剛從學校畢業,離開大度山!到南台灣去當兵時,寫給情人的信。...

「娟娟:我已到海軍陸戰隊的龍泉新訓中心、可能是頭髮都理光了;從入營到現在我的大腦幾乎都是一片空白、無法從事思考與回憶。但偶然在很累的時候腦海會突然浮現妳的影子,好辛酸。我現在的通訊地址是"屏東龍泉郵政xxxxx附xx信箱",我急切的想收到妳的信。....阿泉!1990/10/3中午~」....X X X

四、1990年畢業的夏天到當兵

1990年十月一日。台中縣清水鎮的老火車站,程泉! 這天!一早六點多、已背著行囊!來到火車站;依!"海軍陸戰隊"入伍令"兵單"上註明的時間,準備!搭火車南下到屏東、去當兵。初秋的清晨,小鎮的火車站!尚冷清,除了!程泉的爸爸,騎機車!載程泉來搭火車外;另外,還有一對父子,而詢問之下!才知道,那兒子!也是要去當兵的,且正巧!是與程泉!屬同一連。『海軍陸戰隊~聽說!很操。你們兩個同鄉的、又是同一連的;當兵時!要彼此!要多照顧~』冷清的火車站,程泉的爸爸,與對方的父親!彼此寒喧;而!程泉,只是!和對方!點了個頭後,就坐在月台冰冷的長椅上,默默的等火車!與未知的未來。畢竟,程泉!從一個大學生,到七月畢業,再到!十月!當兵、即將!又將面對完全陌生的環境;而!短短的時間,面對!周遭的人事物!如此巨變,確實!更難免!讓程泉!感到有點不安。然而,事實上!程泉,十月一日!才入伍當兵,這!已經是!今年應屆畢業的大學生、最後一梯次的入伍;像是!有的考上軍官的,都已在七月、剛畢業!就入伍。而!每隔十五天一個梯次入伍,所以!程泉,大學畢業後!足足比別人,晚了兩個多月才入伍。只不過,程泉!比別人晚了兩個多月!才入伍,這是!值得的;因為!程泉!大學畢業後、這個暑假的兩個月,幾可說!是程泉的人生中,最燦爛的兩個月。

『火車來了,火車來了。你們兩個人!坐車到屏東後,同鄉的!當兵時!要彼此多照顧一下~』只見!外殼漆黑的"普通平快"火車,緩緩在月台停下,而!與爸爸道別後;程泉!也就默默的!背著行囊上火車,找了個靠窗邊的位置坐下。此時,程泉的心情!只覺充滿一種失落感,因為!在這個大學剛畢業的暑假,在當兵的前一個月;程泉,才終於!追到,屬於自己生命中的第一個女朋友─娟娟。初嚐戀愛的滋味正甜蜜、男女繾綣的兩情正濃,況且!昨晚,程泉!還騎著機車到台中、與娟娟!纏綿的吻別!彼此且許下一生的誓約;然而!只過了一晚,此刻!程泉!卻就要遠離家鄉、遠離!初戀的愛人,一種!不確定感!卻又難以!見面,心中的惆悵!可想而知。「嗚~嗚!嗚~」火車鳴笛!從月台慢慢的開動,只見!程泉!一路望著窗外;看著!房屋,田野、熟悉的道路,漸漸被!不斷加速的火車!拋到後頭,窗外的人事物!彷彿!浮光掠影。是的,隨著火車的加速奔馳,而!程泉!隱約也感覺到,似乎!他也已經離開!自己風光的大學生活、越來越遠;幸喜,程泉!就像飄揚在天空的風箏,就算!飄得再遠,也總還有一條線,牽繫著他、而!那條線!正是娟娟。

娟娟,是"彰化師範大學"心理輔導系的學生,或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然而!程泉!對娟娟給他的印象,卻仍是!難以用自己膚淺的言語文字形容。程泉!只覺,娟娟!溫柔婉約的模樣!有如搖曳的空谷幽蘭,而!她與人說話!細語輕聲的悅耳、更恰似!春天!初晨的鶯啼燕語。人約黃昏後,程泉!依稀記得,娟娟!披肩的長髮隨風飄,在夕陽下!纖細的身影!總有如弱柳扶風動人;更何況,粉嫩的雙頰!即使!未施脂粉,娟娟的笑靨!晶瑩也有如出水芙蓉。尤其,程泉!最眷戀的,無非!是娟娟!那兩瓣緋紅的唇、欲語還羞之際!猶如粉紅的玫瑰花!含苞待放;再別說!娟娟白雪般的肌膚,似無瑕的生香暖玉!那更是程泉的唇、吻過之處!就會永生難忘!且刻骨銘心。至於與娟娟的戀愛,後來,程泉在「我在大度山的歌裡」,有這樣的描述:

「天使~我想讓妳落入凡塵變成我的女人~因為!純潔的妳在我眼中總像是天使。

矜持的!靜靜的!在等待我去探索妳心中從未有人碰觸過的情感,卻不知痛苦已將至 。

天使~男人總渴望他心愛的女人走進他心中那個位置當他的天使;長髮飄逸!裙擺飛揚~

夕陽下宛如弱柳扶風的妳太柔,總是讓我摟著妳的纖腰就放不開手。

戀愛的時候妳說妳只想當個小女人!而我是妳的男人,但 魔鬼在黑夜總不斷誘惑我;

要我帶妳走過那妳從不敢走過的坎坷路,做妳從不敢做的事 ,那是關於愛情 。

我的女人!妳在我心中總像是個天使的樣子!讓我不知不覺把靈魂都給了妳 。

天使!終於落入凡塵~夜晚妳像花朵盛開!層層將我包圍、依偎在懷裡!纏綿在床上~

枕畔讓我聽妳訴說:妳說"你愛我~還有你已經是個女人!屬於我的女人"。

我的天使!當妳變成一個女人讓我對妳的愛更無法抗拒、而短暫的分離更讓我捨不得離開妳~

天使!已經落入凡塵、也許渴望被男人所這也是女孩變成女人必經的過程,只是! 深深的後悔

我深深的後悔為什麼、最後我卻不是能留住妳讓妳懷孕的男人, 我的天使。

 

天使~總是讓妳流淚的我在妳生命中是否是個魔鬼, 戀愛的時候!我原以為是妳依賴著我。

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我離不開妳,因為妳是女人!而男人需要女人。

天使~男人面對挫折總渴望心愛的女人守候像天使, 宛如弱柳扶風的妳風吹不斷妳的情似水柔;

但心碎的淚水從心愛的女人眼眶流下~我總想問妳愛上我後不後悔 。

魔鬼~總是在後悔!我請妳原諒我讓妳才剛由少女變成女人就受到愛情藍色憂鬱的傷害 ;

最後我更迷惑的想逃離!留下妳獨自承受我不敢的承受的痛苦 ,那關於愛情 。

我的女人!我雖然很剛強卻從未曾逃出妳的溫柔,因為妳說妳是女人妳需要我。

天使被魔鬼玷污了再也不能飛只能留在紅塵 ,夜晚妳總像花朵盛開!層層將我包圍、依偎在懷裡!纏綿在床上~

枕畔讓我聽妳訴說:妳說"你愛我,但我知道也明白~是我需要妳"。

我的天使我雖然有強壯的臂牓、但後來我才知道在人生的路上都是妳在幫我度過難關;

天使即使受了傷害卻還是想救贖魔鬼,妳說其實妳很堅強因為妳已經是個女人, 深深的後悔

我深深的後悔為什麼,最後我卻不是能留住妳讓妳懷孕的男人, 我的天使。

純潔的妳在我眼中總像是天使的影子 矜持的靜靜的在等待我去探索妳心中從未有人碰觸過的情感~我的天使 ~~」

 

娟娟的出現,對程泉來說,確實就像是個天使。「有緣人千里來相會」或許是真的,據!這個暑假,與程泉!同在YMCA帶兒童夏令營的致男說─娟娟~是他們班上的班花,不但!追求者眾,且更不乏癡心人。正所謂「三生石上、姻緣定」說也奇怪,程泉!大學拼了四年,直到!畢業,都還是"兩袖清風、帶不走一片雲彩";也追不到一個女朋友。可就在程泉,大學四年畢業,對追女朋友一事也已經徹底死了心;何況!秋風吹起,也再不會有蝴蝶雙雙飛舞。但「有心栽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誰知道,這個!畢業的夏天,程泉在當兵之前的短暫時間,無意中,卻竟補抓到一隻自己前所未見!最漂亮的彩蝶。...娟娟,這個暑假!七月、八月,與程泉!一起在大度山"東海大學"的"東大附小"帶兒童安親營;朝夕相處之際,若有似無間,似乎!彼此!就已產生了男女的情愫。及至!八月底,YMCA的兒童營隊結束,此時!程泉!才對娟娟、開始!展開追求。"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同遊在大度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初識的!東海大學!依然、也總是!兩個人約會的地點。

九月,距程泉!當兵!只剩下一個月,而!娟娟!唸的"彰師大"也已開學。照理說,以程泉!過往追女朋友的經驗,自己!是絕無機會追到娟娟的;除非!是娟娟,對程泉!也情有獨衷,願意!主動的付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死生契闊、與子成說~」九月底,程泉!當兵的前夕,而!娟娟!終於,伸出自己的纖纖小手;讓程泉!握著她的纖纖小手,以他在YMCA帶營隊賺的錢!所買的,為她套上一顆定情的金戒指。琴瑟和鳴、抱得美人歸,自此!對程泉!四年的企盼,終於!不再是夢;因為!娟娟!在程泉的當兵前夕,終於!答應!願終身相許,更為!程泉!燦爛的四年大學生活,劃下了!一個最美麗的句點。『喀卡、喀卡~』火車行經鐵軌、與鐵軌的交接處,一路!發出一陣一陣的聲響,而!程泉!始終默默的望著窗外;甜蜜或惆悵,幸福或空虛,不安或期盼...,程泉!咀嚼著心中,剛熱戀!卻與戀人分離!複雜的情緒,頓時!只覺!百感交集、輾轉愁腸。...

五、海軍陸戰隊"龍泉新訓中心"

十月一日,程泉!入伍這天,一早!六點多,從清水鎮火車站搭火車,約近中午時分,火車到達了屏東火車站;而!這列火車,從北到南!搭載的,似乎!大多也是與程泉同一梯次、入伍當兵的人。風塵僕僕!才下火車,而!在屏東火車站的月台,此時!也早已有穿著!"海軍陸戰隊"迷彩服的軍人,手舉著!標語牌,招呼著大家。『海軍陸戰隊79梯的,請到!車站口,搭接駁的專車!直接到"龍泉新訓中"~』聽那!穿迷彩服的軍人!喊著,而!夾雜在同行的人群當中前進;此時,程泉!也約略感受到了,一股身不由己!從軍的氣氛。事實上,這種!當兵、身不由己的感覺!對程泉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的經驗;因為,四年前!剛考上大學的暑假,程泉!即與那年同考上大學的人,一起!都上過成功嶺!受"大專生暑訓"。然而,雖說!對入軍營,早有心裡準備與經驗,不過!上了接駁專車後,程泉!仍頗感心情沉重;而!似乎!同一車的人,也都是同樣的心思,前往!龍泉的路上,程泉!只覺!滿車上的人!都靜悄悄。畢竟,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自由與原本的身份、都即將被剝奪;甚至!包括思想。...

『79梯的大專兵~下車後,根據入伍令的"新兵連"。每個新兵連!都會有人舉標語牌、招呼你們;各自去找你們、所屬的連隊~』即使!已十月初,屬熱帶氣候的南台灣、陽光卻依然強烈,而接駁公車,似乎!是直接開進軍營。車上人!背著行囊!才陸續下車,風塵僕僕的陽光下,只見!有個看似!一望無際的大操場;而!操場上的草地,此時!也已站有一排,穿著迷彩服!分別舉著xx營第一連、xx營第二連...標語牌的人在等待。正當!大家,背著行囊!尋找著自己所屬的單位;而!剛剛!說話,那揹著值星帶的軍人,卻已大聲的斥喝『去~找你們自己的單位。動作快、用跑步的~入軍營了,不要!以為你們還是死老百姓;拖拖拉拉的~』。軍隊─所謂"軍人沒有自由"、"軍令如山"的軍營,跟外面的社會,原本!就像是另一個世界;更何況,不久前,程泉!也還是個!住在大度山上的大學生,崇尚"獨立思考"、 追求浪漫自由的風氣。而!此刻,一到"海軍陸戰隊"的"龍泉新兵訓練中心",聽見耳邊的斥喝聲;頓時,與大度山上的處處善良相較,程泉!更覺!自己彷彿是從天堂落入地獄。

十月一日上午,程泉!還在南下的火車上、多愁善感的想著,這個夏天!在YMCA帶兒童營隊,且與娟娟!相識、相戀;然而!到了下午,此時,程泉!卻已理了一個大光頭,變成了一個!沒有自由、與思想的軍人。耳邊!不斷的斥喝聲、怒罵聲,集合、排隊,發"海軍陸戰隊"的迷彩服,發盥洗用具、領寢具、發戰鬥靴;而後!把身上!穿來的衣服、包括內衣褲!全脫光,換上!軍隊不合身的內衣、與超寬大的黃埔大內褲。一群人,就像!養鴨場的鴨子一樣,被!教育班長,大聲的怒罵聲,不斷的呼來喚去;排隊理光頭,一隻鴨子、一隻鴨子!上架,等著被宰殺,無力抗拒!也沒有思想,只能等著!任人擺佈。『嗶~嗶~三分鐘,連集合場,集合完畢。你們給我慢吧~看我!不整死你們~』『嗶~嗶~未入列的,蛙跳入列。你們看啊~就是這幾個人!害你們的。不要!說我摳,全部的人!給我伏地挺身、撐著~』;『死老百姓啊~你們再我放鬆看看。兩分鐘內~中山集合完畢。嗶~嗶~』。"海軍陸戰隊"的龍泉新訓中心,大太陽下!原本的一群,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生,在"教育班長的"斥喝、怒罵!恐嚇下;所謂的知識份子,恰似!水泥地上,一群!驚恐的走獸!爭先恐後、沒有意識的奔逃。

『立正,站好,手貼緊~雙腿夾緊,大腿!小腿!成一直線。聽不懂人話!是不是,你伏地挺身"一個基數"、做三十個~』『大家!注意啊。以後!我說一個基數,都是!做伏地挺身三十個;二個基數!就是做六十個,以此類推啊。不要再說!不知道~』;『軍人啊~就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長官!叫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軍令如山,長官的命令,永遠是對的。知不知道~』。『知道~』『太小聲了,晚上!不想吃飯是不是~』『知道~』『還是!太小聲了~』『知~道~』。炙熱的陽光,飛揚的塵土,黏膩的汗水,怒罵斥喝,勞累疲倦,腦袋空空!全身酸痛;一分一秒的時間!都被掌控,沒有尊嚴、甚至!沒有自己...,這是!程泉!第一天到"龍泉新訓中心"的感覺。程泉,原本!身上穿的衣服、鞋子,甚至!手錶...都被收到行囊裡,鎖放進了連隊的儲藏室;而!此刻,他身上穿的!是軍隊統一發放的,極不合身的衣褲,包括!內衣褲!都是軍隊的。甚或,該說!程泉覺得!連自己的生命,似乎!也都變成是別人的;排長、班長,要怎麼!整你、處罰你,或!把你操的死去活來,都是他的權力、與樂趣。

『軍隊~是一個團體,所以!大家!當兵,就是!要過團體的生活。不要!以為你還是死老百姓,可以!有自己的意見。軍人,最重要的就是"軍紀";所有人!都必須遵守紀律,服從長官~』一聲一聲的斥喝、與永無止盡的處罰。只見,程泉!穿著不合身的衣褲,夾雜在!一大群,同樣理著光頭的大頭兵當中,渺小的,根本!沒有人認得出來;而!除了,無時不刻的恐懼、與惶恐外,此刻的程泉!當然,也不再是,不久前!還在大度山上!充滿自信、瀟灑!且才情橫溢的程泉。且別說,程泉!理了光頭後、腦袋空空,包括!吃飯、洗澡、睡覺,甚至!上廁所的時間..,也都是團體"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集合排隊,唱歌!答數,出操、上課,做體能 ...,程泉!再無暇思及,自己與大度山的大學生生活、已越來越遠;或偶而,大腦!有片刻的清醒,程泉!立即想到的,也只有遠在台中唸書的娟娟!短暫的浮現在腦海。或許吧,因為,從此後!也只有娟娟,能証明!程泉,曾經!有過風光的大學生活。

海軍陸戰隊的"龍泉新訓中心",緊張的新兵入伍、驚恐中度日,而!此後的二、三天;天天!也幾乎!都是如此,程泉!沒有!一分一秒!自己的時間、與自己的空間。入伍後,直到!第三天的中午,連上的輔導長,才發給每人一張郵票,並要大家!寫封信、回家報平安。而!當然!要大家寫信之時,輔導長!也不忘交代、說到『大家注意啊~五分鐘,給大家寫信回家,是要讓各位的家長"放心"。所以!你們都是大專兵,在信上,要寫什麼!自己應該都很清楚;不要!讓你們的父母、為你們擔心~』。『還有啊~就是!這個信。我們都是要經過檢查的。如果!被長官查到了,你們在信裡!寫了不該寫的東西;那我告訴你們啊~將來!你們的日子、保証!會讓你們更難過。知道吧~』雖說,輔導長!掛著輔導兩個字,不過!軍隊的輔導長!是怎麼一回事;其實,大家,對他陰險的皮笑肉不笑,與說話的內容!也都很清楚,無非!就是要大家!報喜不報憂。至於,程泉!從抽屜裡,拿出!印有"海軍陸戰隊"浮水印、淺藍色的信紙後;當然!他的第一封信,並非!寫回去家裡、給父母!報平安,而是!只想!寫給娟娟。畢竟!對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來說,三天!音訊全無,是多麼的難熬;況且!入伍的這三天,程泉!可以說,已失去了過往!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尊與自我。唯有!娟娟、仍是他!夢寐以求....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