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四章89康輔大學開課─吉他教唱

一、90陸戰隊銜接教育,小港"新兵戰鬥訓練營"

1990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海軍陸戰隊九九師,高雄小港營區;程泉!軍旅飄泊,懷著不安的心情!又到了一個完全的環境。自二十日,程泉!離開了,屏東龍泉!陸戰隊的新訓中心後,先是!搭軍卡車,到了九九師六x八團的林園營區,居無定所的做了幾天的苦工;而後,二十四日晚上,程泉與!幾個79的梯的大專兵,披星戴月!又連夜搭著軍卡車!到達了小港營區,準備參加隔天開營的陸戰隊"新兵戰鬥訓營"。由於,程泉和幾個79梯的大專兵,是昨晚!將近十一點,到達小港營區,且又是提前一天到達;因此,昨晚!軍卡車,直接!開進小港營區,而後!在一棟營房前的柏油路停下,當時!程泉!背著忠誠袋下車後,只覺!小港營區,似乎!是個空蕩且老舊的營區。水泥地的連集合場,亮著一盞!暗澹的水銀燈,燈光後!隱約照到的是一棟灰瓦平房、粉刷白色的水泥牆;而!正對著!那棟一長列的老舊營房,連集合場的左側,同樣式樣的建築!是一棟!比較小的平房。昨晚,由於!程泉與幾個,原本!在六x八團部出公差的新兵,是提早一天到小港,因此!營房裡空蕩蕩的,似乎!都還沒人來;後來,押車官!將幾個新兵,直接!帶進了老舊的營房,此時!才從營房右廂的走道,走出了一個中尉軍官。而!押車官,似!與那中尉軍官頗相熟,因為!他們之間是以同學相稱;或者,是在唸軍校時,同班!也說不定。『同學~那這幾個!79梯的新兵,就交給你了。然後!我還要趕回團部,先走了~』只見!那押車官,與那住在老舊營房的中尉軍官,短暫的交談幾句後;並把手裡的一張名單交給那中尉軍官,隨後!押車官!轉身離開營房,又搭上軍卡車離去。至於,幾個留在老舊營房裡的79梯新兵,由於!夜已深,所以!那中尉軍官,也並再多什麼,只是!把幾個新兵帶到營舍的左廂。開了燈後,程泉!只見!營舍的左廂,靠著兩邊牆邊!是兩長排斑駁的雙層木床通舖;而兩排通舖中間的走道,約只有一、二公尺寬,可說!感覺相當擁擠簡陋。只聽,那中尉軍官説『好~你們幾個新兵,今晚!就在這裡,隨便先找個床位睡。然後,明天早上!六點起床,等其他單位受訓的新兵來到了。再重新分配床位~』。...

翌日,二十五日!一大早,"新兵戰鬥訓練營"其他單位的新兵,陸續!搭著軍卡車,背著"忠誠袋"來報到;而!一種!緊張侷促的氣氛,更彷彿!又回到新兵訓練中心一樣。只見!連集合場的水泥地上,排放著一列一列的忠誠袋,忠誠袋後,則是擺著每個人的鋼盔,防毒面具,S腰帶、水壺,及一把六五步槍;而!連集合場旁,更有一位滿臉橫肉的班長,邊抽著煙,邊持槍戒備。至於,已來到"新兵戰鬥訓練營"的新兵,則是!全都在"連集合場"左側,那棟比較小的平房裡;約八點,程泉!昨晚看見的那個中尉軍官,站到了前方的講台,手拿一份名冊!開始點名。『注意~喊到名字的,答"有"~。.....四x二營~第三連~程泉~』一個一個逐一點名,程泉!聽到那中尉軍官,喊到他的名字,急忙!舉手答"有";而!此時,程泉!也才知道,原來!自己被分發的部隊,竟是!陸戰隊最基層,也是!最辛苦的步兵連。話說!原本,程泉!離開"龍泉新訓中心"之時,還期望!以自己在新訓中心的傑出表現,下部隊時!能被分發到師部、或團部!當比較輕鬆的文書兵;然而,師部,團部!都落空後,程泉!還心想,至少!他應該會留在營部當文書。不過,79梯~最後一梯次的大專新兵,果然!就如同當初,在"新訓中心"大家所傳聞的,所有的好缺!都已經被前面幾個梯次的大專兵佔滿了;因此,程泉!竟一路,被分發到最基層的步兵連。而!程泉,面對此結果,自然!不免感到失望。

中尉軍官,點完名後,接著!便說『這裡的通訊地址是~"高雄小港郵政xxxxx附xxxx號信箱"。如果!要寫信的,可以!寫到這個郵遞區號,還是!要打電話的,操場對面!那個營房有公用電話;不過,打電話!只能利用晚餐後,洗澡的時間去打,而且!打電話!要先登記名字。我們六x八團!這個中隊,是"新兵戰鬥訓練營"的第二中隊;然後!我是第二中隊的輔導長。所以,不管!你是來自四x一營,四x二營,或四x三營,來到了新兵戰鬥訓練營,這一個月!就得完全受!這裡的管制 ...』。程泉!一聽到輔導長,在講台!講了通訊郵遞區號,立刻!便也拿筆!記下。畢竟,離開"新訓中心"後,程泉!居無定所的飄泊了將近一星期,而!此時!也才又有了新的通訊地址;並可與娟娟!魚雁往返,再次!寫信連絡,互吐相思。不過,縱然!有了小港營區的通訊地址,但!程泉!也無法立刻寫信給娟娟,因為!輔導長點完名講完話後;接下來,所有參加!戰鬥訓練營的新兵,又在幾個班長的叫罵聲中,一團慌亂到!齊奔到連集合場集合。排隊,重新編制,分配寢室位置,整理自己床位下的盥洗用具,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一切的時間!都被班長掌控,一如在龍泉新訓中心一樣,毫無個人的自由與屬於自己的時間。

九九師陸戰隊,老舊的小港營區,待!六x八團!參加"戰鬥訓練營"的新兵,重新編制完成;大致上!來自75梯、76梯、77梯、78梯、79梯的新兵,約一百多人!就編成一個連隊的編制,有三個排,每排三個班,一個班!約十幾人。『注意~我們六x八團第二中隊,必須!是最優秀的。必須!比住在操場對面那個營房,六x七團的第一中隊;還有!比住在我們後方營房,六x九團的第三中隊,表現的!都還要好。如果!你們表現的比另外兩個中隊差,那我絕對!會讓你們吃不完兜著走;到時候,你們會知道!我的霹靂手段,有多恐怖~』此時,整理好個人的床位及盥洗用具後,三個排!就在連集合成馬蹄型集合;而!站在馬蹄型隊伍前講話的,則是! 一個肥胖的肚子有一圈油,講話的聲調,似乎!帶點歇斯底里的上尉連長。只聽!那肚子肥胖的連長,一嘴!歇斯底里的、態度!似不太正經的!又說『注意看一下,我們第二中隊的班長,都是來自!六x八團,最優秀的士官。這一個月~他們絕對!可以把你們訓練的,跟凶狠的狼狗一樣;但如果,你們摸魚啦,不聽命令啦,他們也絕對會把你們,操的脫一層皮。脫一層皮不夠,還會再脫第二層皮;一層一層!脫到最後,小心你的龜頭!都會沒包皮。呵呵呵~』。即使,那看來!態度不太正經的連長,似乎!在說玩笑話,至少!他自己是邊說邊笑;不過,此時!一百多個新兵,直挺挺的站在連集合場,卻沒人敢笑。因為,入伍這段期間以來,大概!每個新兵!也已知道,在極權的軍中,不管!對你開什麼玩笑,那都是!長官的權力;而新兵,也只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在那些長官開的玩笑中,被操或被處罰的毫無尊嚴。

『媽的~你們這些臭新兵,一個個!皮給我繃緊一點。如果!聽不懂我的命令,給我混水摸魚,那你!要小心你的屁眼;看我會不會!把六五步槍的槍管,塞進你們的屁眼,把你們轟上天~』歇斯底里的胖連長講完話後,接隊的!是個揹著值星帶,滿臉橫肉的班長。只見!那上士班長,一嘴的黃板牙!又黑又殘缺,且似!剛嚼過檳榔、滿嘴的牙齒!紅通通的;不但!樣子看起來,頗似!讓人!畏懼的吸血鬼,而且!他講的話!更是粗鄙。事實上,第二中對!約十個班長,此時!都正站在連集合場旁,營房簷下的走廊聊天;有的!出口滿口三字經的髒話,有的!長的尖嘴猴腮,有的看起來!賊頭賊腦,更別說!嘴裡!咬著檳榔、抽著煙!一付地痞流氓模樣的。只見!那個滿臉橫肉的班長,話才說完,而!原本!站在走廊,那個地痞流氓模樣的班長,立刻!也走到連集合場;並擺出一付!黑道放狠話的口氣,說到『媽的~這裡!不是龍泉的"新訓中心",你們別來跟我講什麼"愛的教育"、"人性化管理"這一套。他媽的~部隊!跟新訓中心不一樣,這裡!不聽話!就是拖去廁所打。什麼"申訴管道",有種!你當"抓耙子"去告啊;除非!你不想回部隊準備去當逃兵啦。不然!在部隊裡當"抓耙子",我跟你講!你死定了;聽到了沒~』。...

二、大專兵與一般兵

陸戰隊!九九師,小港營區的"新兵戰鬥訓練營",開營後,雖說!一般出操上課,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生活作息!多半!都和"龍泉新訓中心"差不多;不過,小港"戰鬥訓練營",整個連隊的環境氛圍卻,與"龍泉新訓中心"大不相同。畢竟,"龍泉新訓中心"每一梯次新兵入伍,都會有家屬會客,且!也常有將軍級的長官會巡視;因此,"龍泉新訓中心",可說!就像是海軍陸戰隊的門面一樣,所以!那裡的教育班長,連長、排長,似乎!素質也都比較高。至少,"龍泉新訓中心"的班長,多少!還會講點"人性化管理",且!也不會以三字經的髒話罵人;但!小港的"戰鬥訓練營",這裡!的班長,都是自基層部隊調來的,因此,除了!品德素質差很多外,罵人!更是口不擇言。『幹x娘臭x巴~』以女性生殖器官!六個字的髒話罵人,幾乎!是"戰鬥訓練營"、這裡的班長罵人,所用的共同語言;因此,不管!是在連集合場,或是!在操場出操上課,不時!便聽到!讓人不堪入耳,女性生殖器官的髒話漫天飛。除此外,小港的"戰鬥訓練營",也不再是!整個連隊都是大專兵;而是!約有一半的大專兵,與一半的一般兵,混編成一個中隊。

海軍陸戰隊!今年徵召的大專兵,75梯、76梯、77梯、78梯、79梯,由於!在"龍泉新訓中心"時,大專兵!扣掉"成功領大專暑訓",因此!只需受訓一個半月;而!一般兵,則需受訓兩個月。所以!在"龍泉新訓中心",大專兵便與一般兵隔離,每個梯次!都單獨!整編成純粹的大專兵連隊。不過,到了小港"戰鬥訓練營",由於!受訓的中隊,是以團為單位;也就是說,第二中隊的受訓新兵,都是六x八團!已經下部隊的,75梯、76梯、77梯、78梯、79梯的大專兵與一般兵,全都再集中調回小港營區受戰鬥訓練。因此,一百多人的中隊,也就成了一半大專兵,一半!一般兵的連隊。『哈哈~"大專兵寶寶"。啊~"讀書囝仔",社會的代誌,什麼攏不知~』說也奇怪,這些!一般兵,年紀上!都要比大專兵,小上一兩歲;不過,聽他們!說話的口氣,一個個!倒是老氣橫秋,且似乎!對大專兵,充滿了輕篾與敵意。尤其!在走道狹窄的寢室,往往!一個緊急集合,一群人!衝出寢室之時,彼此的身體的碰撞!再所難免;而以往!在"龍泉新訓中心"的大專兵連隊,彼此!不小心碰撞,通常都會善意的扶一下彼此的身體,避免跌倒。不過,在小港的"戰鬥訓練營",情況可就不是如此,往往!緊急集合!一個不心心碰撞;此時,有些一般兵,會回過頭來怒目相視,且!用充滿敵意的黑話,與威脅的口氣說『嘸你是"白目"喔~』。

事實上,程泉!自來到了小港的"戰鬥訓練營"後,一種!隨時都可能會遭到攻擊的危險意識,就讓他的精神!開始處於一種戒慎恐懼的狀態;畢竟,在這!一般兵與大專兵混編的部隊裡,程泉!對這些一般兵的行為模式,感到相當的陌生。或者說,這些一般兵,其實!都還是!處於十八、十九歲的青少年階段;而此時!程泉大學畢業,卻已對青少年的行為,及情緒反應感到陌生。又或者說,海軍陸戰隊!徵兵,要求的!都是沒近視的甲種體格,而!台灣的學生!上高中後八成以上都已近視;因此,海軍陸戰隊的主要兵源,往往!都來自!國中畢業、或國小畢業。因此,在海陸戰隊的部隊中,大專兵與一般兵之間,便形成了高學歷與低學歷的兩極化,與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而!彼此間,也就像是!原本生活兩個不同世界的人,短暫的在軍隊中交會。尤其,海軍陸戰隊!出操之時,縱然是冬天!也常打著赤膊,而當!所有人!脫掉上衣,光著上身!在連集合場出操;便可見,許多一般兵的身上!花花綠綠的都有刺青,而!這也是程泉!在大專兵連隊之時,前所!未見過的景象。『...做兵以前,我在走私槍械,還殺過人。不過,那個人!真好狗命,竟然!沒死。幹伊娘咧~』『呵~我卡早!在社會,是"跳"縱貫線的。x哥~你有聽過吧,我在他那!哩做代誌~』出操的下課時間,偶見!那些身上刺青的一般兵聚在一起聊天,或說!看起來,比較像是在拉幫結派。而從他們故意,放大聲說的話裡,隱約!可感覺到,彷彿!他們是以自己曾在社會上犯過的罪;來表明自己有多凶狠,且!向他人炫耀,或者是!示威恐嚇,或者說是!宣示自己犯罪的驕傲資歷,以增加自己的地位,劃定自己的勢力。

「動物性的爭鬥,以噴灑濁臭的尿液及拉大便,來劃定自己的勢力範圍;如果,這就是!那些一般兵,他們所謂的~"社會的代誌~"。說真的~那我還真的不懂,他們社會的事~」小港!"戰鬥訓連練營",開營後,與那些!像是混黑幫的一般兵!相處,程泉!只覺格格不入。況且,程泉!心裡也自認為,自己!原本!就不屬於,這樣!充滿獸性氣味的環境;只不過!因為當兵,所以!他才不得不,來到這樣,氛圍充滿暴力威脅的陌生環境。「跟這些!身上刺龍刺鳳的人相處,不友善的感覺!就好像回到唸國中時一樣。當兵!兩年,忍一下好了,就當作自己!再當一次國中生好了,或者!就當作!是到地獄接受考驗;反正,等到當完兩年兵,就可以離開這個瀰漫獸性氣味的環境。是啊~我是不懂他們說的"社會的代誌",不過!那應該只是他們獸性鬥爭的社會吧;而!台灣這個社會!也不致於,大多人!都像他們那樣好鬥,與喜歡勾心鬥角吧~」確實,小港"戰鬥訓練營",與一般兵相處,讓程泉!總有種!彷彿又回到唸國中,青少年階段的感覺。而!在國中生的時期,天天!教室裡,幾乎都有人在鬥毆,或者!像野獸彼此咆哮;此時,在小港的"戰鬥訓練營",正也是這種情形。至於,國中生的青少年階段,常有人!會在校園裡耍老大,拉幫結派!以鞏固自己的勢力,就像!猴群一樣;而!在小港的"戰鬥訓練營",大致!也雷同。因此,一種!人際的氣氛,或說!環境的風氣,雖然!看不見,不過!程泉,卻能以直覺感受;似乎,自來到小港"戰鬥訓練營"後,程泉!便感覺,彷彿!有種濁臭之氣,沉悶的!幾乎!要讓人感到窒息。然而,在小港"戰鬥訓練營",程泉!陷溺於濁臭之氣中,感受!那種沉悶的幾乎讓人窒息的痛苦;似乎!這卻讓程泉!在有如爛泥的獸性氣味中,內心!又更渴望來自娟娟,純潔!溫柔的氣質撫慰。

小港"戰鬥訓練營",開營後!第一天,晚餐後!洗過澡,程泉!便趁著短暫的休息空檔,夜幕中!跑過了!寬廣的大操場;循著!輔導長!上午講的地點,到對面的那棟營房!去找公用電話。所幸,公用電話!並不難找,程泉!跑過夜幕中的大操場,在一棵樹下!從側面!繞過那棟營房後;果見!有幾個人,正在!一個掛著一盞五十燭光燈泡的門口排隊。而程泉!站到那幾個排隊的人後面,往那個門口!望進去,果見!那室內,有三個綠色的公用電話掛在牆上;可能,這是!開營的第一天,所以!知道這裡有電話的人,與抽空來打電話的人並不多。因此,程泉!只排隊了約十幾分鐘,便可進那門口掛著個牌子,寫著":政戰室"的室內打電話;只見!政戰室內,左側有張長桌,而桌後!就坐著一個軍官。由於,程泉!剛在室外排隊之時,已看見!每個進入室內打電話的人,打電話前!都得!先到那個坐在長桌的軍官前,登記自己的名字;於是,程泉!一入"政戰室",也先到!那軍官前登記名字,而後!戰戰兢兢的再轉過身,往掛在牆上的公用電話打電話。"政戰室"內,天花板!亮著兩支長燈管的日光燈,所以!燈光很明亮;甚至!讓程泉,總有種被人監視,不自在的感覺。「叮鈴~釘鈴~」拿起話筒,往公用電話筒裡投幣,撥了電話號碼,程泉!才聽見,電話筒那邊傳來鈴響;此時,後面!忽又傳來,坐在桌後的那軍官,大聲的咆哮,喊到『喂~每個人!只有三分鐘,你們的三分鐘是多久。講了那麼久!還不出去,別人都不要講啦~』。

政戰室裡,日光燈!亮的如晝的公用電話旁,程泉!乍聽,那軍官!突如其來的咆哮聲,嚇了一跳;因為,自己給娟娟的電話都還撥通,而!那軍官!竟然,咆哮著要他出去。不過,所幸,程泉!誤解了,因為!那軍官咆哮的,應是!站在程泉的旁邊,另一個在打公用電話的新兵;只見,那打電話的新兵,聽見了!軍官的咆哮,嚇的!面色如土!急忙掛了電話,轉身!走出政戰室。至於,程泉,霎時!在!那個軍官的咆哮聲中,也嚇的膽顫心驚,更別說!原本想在公用電話裡,與娟娟情話綿綿的心情;此時!更已嚇得,頓時!浪漫情懷全了無蹤影。因此,電話接通後,話筒那邊!聽到娟娟輕柔的聲音,程泉!縱然欣喜;然而,卻也只是草草的告訴了娟娟,自己!人已到了新的營區,並給了娟娟!自己新的通訊地址。加之,政戰室裡,亮如白晝的日光燈下,程泉!時時刻刻,更總感覺!背後的軍官,彷彿在監視他;所以,三言兩語,交代了通訊地址後,程泉!便也急忙掛了電話,離開政戰室,免得!自己也受那軍官的咆哮怒罵。

「人在軍中,身不由己,這一切的不適應,都只是短暫的。只要!當完兵,二年後退伍,我就可以再回到我熟悉的環境;然後!與娟娟結婚,生小孩,組織家庭,享受人生的天倫之樂。生命!總是會不斷成長的,而!隨著一個人往好的方面成長,漸漸擺脫了獸性;一個人的人生!也應該會越來越美好。就像,我從國中升上高中,校園裡!幾乎就沒再看見,會有人鬥毆打架,或拉幫結派!彼此勾心鬥角;然後,考上大學後,所認識的人,幾乎!每個人!更都是充滿善良,且彼此關懷。由此可見,生命確實!是在,從獸性到人性,不斷成長的。忍耐一下,只要度過當兵這兩年,離開!這滿是獸性氣味的地方;而我就可以,再回到我熟悉的環境了~」小港"戰鬥訓練營",部隊裡!面對!瀰漫獸性氣味的陌生環境,程泉!有點惶恐,有點無奈;不過,程泉!仍展望著美好的未來,因為!他始終堅信,等到當完兵退伍!他就能再回到,類似!大學時代!那充滿善良與和諧的環境。然而,或許!是正值深秋,而冬天將臨, 所以!程泉,儘管!展望著美好的未來,季節交替的心情!卻仍感到憂鬱。出操上課,聽任!嚼著檳榔的班長,以三字的髒話!咆哮怒罵;至於!下課休息,拉幫結派的一般兵,往往更以凶狠的態度相對。而在這樣!充滿仇恨的環境,程泉!不禁有種感覺,彷彿!自己像是原本是生活在清水中的金魚;突然!卻掉到了糞坑裡,拼命張著嘴也難以喘息。...

陸戰隊九九師,小港"戰鬥訓練營",開營的第二天,晚上!晚餐後,洗過澡,程泉!又利用晚上操課前的短暫空檔;一個人跑過!夜幕中的操場,想去"政戰室"打電話給娟娟。不過,開營後的第二晚,似乎!大家!都已知道,政戰室可以打電話,所以!程泉!從樹下的東側,一轉過營舍後;只見!一條長長的人龍,至少!四、五十人!已排隊在"政戰室"門外,等著打電話。雖然,打一次電話!只能講三分鐘,不過!程泉,還是!排在那長長的人龍隊伍之後。直排隊了!約二十幾分鐘,雖然!程泉的前面只剩四、五個人;不過,此時!程泉,看了一下手錶,晚上集合出操的時間!卻剩不到五分鐘。因此,前面!縱然!只剩四、五個人,就能跟娟娟講三分鐘的電話,不過!程泉!也只能放棄打電話給娟娟;轉身後,只見!程泉,一雙腿!飛也似的!又穿過夜幕中的大操場,氣喘噓噓的!奔回了第二中隊的連集合場。「好可惜~搞不好,娟娟!也在家裡等我的電話。唉~二年,在軍中這個環境!就忍耐一下吧;退伍後!我就可以再回到,屬於我跟娟娟!熟悉的環境了~」晚上刺槍術的操課,班長!又以三字經的髒話,開始咆哮;而!程泉!心裡,卻只對自己,剛剛!難以在電話裡,與娟娟連絡上感到遺憾。不過,邊操練著刺槍術,程泉!仍自我安慰的堅信,只要!等到當兵退伍;他就必能回到類似大學時代,那充滿善良與歡笑的環境。...X X X

三、 89康輔大學吉他教唱

「1989年4月x日康輔社咆哮家經:今晚,"康輔大學"開的課程是─吉他教唱。教授阿峰。希望!大家沒事的人,多來捧場一下;不然,假如!人來得太少,場面太冷清,阿峰!會很難看。嘻~到時候!一個人!自彈自唱,那"吉他王子"~阿峰,可能會下不了台哦。~康輔大學教務主任!愛珍留言~」

「1989年4月x日康輔社杜鵑家經:"水頭山莊康輔營"結束了,九屆!也將交棒;那十屆的我們,是否!也該找個時間,開一次!十屆的內部會議,以決定!未來一年康輔社的走向。下下星期!就要期中考了,是否!我們十屆,能在下個星期,先聚會一次,大家!聊聊,至少!先建立個共識;請十屆的大家,在此!表達你們的看法。~周為留言~」「小蘋回應:贊同,那就下星期,大家!找個時間聚會好了~」「國安回應:沒意見, 時間確定了,我會抽空參加~」....

1989年四月,第二個星期,星期五晚上。銀色的月光遍灑大度山的長長紅磚圍牆內,疊翠的樹林夜裡!散發著濃密清新的空氣;而荒涼的乾河溝!在幾場春雨後,恍若!熱帶雨林的叢生雜草裡,更藏著綿密的蛙叫與虫鳴。由於,"水頭山莊康輔營"上個星期剛結束,因此!一種營隊剛收隊的熱鬧的氣氛;似乎,仍餘音繞樑的,盪漾在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裡。這晚,程泉!在信箱間對面的欣餐,吃過晚餐,一個人!便在校園裡閒晃,而晃著晃著,一路!從大學路!遠遠的經過女生宿舍門口;而後!再轉向!銘賢堂旁的柏油路,最後!程泉,自然而然的!總會又晃到,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晚上七點多,康輔社址裡!雖然沒人,不過!程泉!翻看了會議桌上的幾本家經;知道!這晚,"康輔大學"每周兩次的課程,此時,應正在"學生活動中心"靠乾河溝這邊,最後一間的小會議室裡進行。正當!程泉,在康輔社址裡翻著家經,此時,社址門口!只見!有個人走了進來。程泉!抬頭一看,原來!是十屆的周為;而!周為,一走進康輔社址,便對程泉說『ㄟ~程泉,你也來了喔。今晚的康輔大學,是九屆阿峰的吉他教唱課;你要不要去看看。現在,小蘋,穎仁,還有!國安,也在那裡~』。

『喔~好。國安~也有來哦,那我看完家經,待會!再過去好了~』程泉!邊翻著家經,邊說;接著!周為,拉著張椅子!在程泉對面坐下,又說『對了~程泉。現在!康輔社,已經!算是我們十屆,要開始當家了。可是!我們,好像!什麼事都還沒頭緒;而且!期中考又快到了;所以,剛剛,我跟小蘋,還有!國安他們聊了一下。大家!大概都認為,期中考前,我們十屆!應該先開一次內部會議;然後,對未來一年,我們十屆要做什麼事,大概討論一下。這樣!大家心裡,也先有個譜。那你覺得呢~』。而!聽到周為說起,十屆!必須準備在康輔社當家,程泉!才陡然驚覺;此時,他和十屆,在"水頭山莊康輔營"後,已經都算是!康輔社的當家幹部。至於,未來一年,程泉!對於自己已穿上藍衣,而後!在康輔社當家,又要做些什麼事,確實!他也都還毫無心理準備;於是,程泉!回答,說『好啊~反正!你們把開會的時間,通知我就是了,我會配合~』。只聽,周為!又說『對了~還有!徐文啦,他"社會服務隊"那邊好像很忙,不常!看到人。不然,程泉!你回去的時候,問一下徐文好了,看他什麼時候有空。然後,徐文!住的地方比較大,我們十屆就下個星期,找個時間,一起!去徐文!那邊開會好了~』。『好啊~下個星期是不是?!~那我回去的時候,再問問看徐文。呵~"橋到船頭自然直"啦,有什麼好怕的啦。好吧~就這樣,我去看他們吉他教唱好了~』面對!十屆,即將!接下九屆的棒子!在康輔社當家,程泉!彷彿自我安慰的,故做!一派輕鬆;而後,一個起身!走出了康輔社址,程泉!便延著乾河溝,往"學生活動中心"的最後一間小會議室走去。

程泉,鼻息間!呼吸著大度山夜裡林間的樹香與草香,延著乾河溝草地旁的堤岸走,只見!銀色的月光照在長滿芒草的乾河溝,微風吹過細長的芒草葉之時,叢草!彷彿能舞出風的線條。一路!經過了!"大學書店"靠乾河溝這邊的階梯後,程泉!才踏上"學生活動中心"另一邊的紅磚的走廊,而!走廊盡頭,最後幾扇窗的燈光明亮處;此時!隱約!已可聽見!有歌聲傳來,伴著!民謠鋼弦的吉他聲,似乎!有一群人!正在唱"細訴生命"的歌。

『四季可以十分亮麗,如過太陽願意;人生可以充滿歡喜,如果!愛情願意。

天空可以不再哭泣,如果小雨願意;大地可以常披綠意,如果!種子願意。

年輕這本書,永遠太倉促;就像流星雖眩目,轉眼就落幕。

如果!青春能常駐,人生有回路;你我彼此應告訴,細將生命來回顧...』...。

乾河溝旁的夜色中,程泉!踩著紅磚走廊,從小會議室!燈光明亮的窗外經過,只見!小會議室裡!滿滿坐了約二、三十人;而此時,站在小會議室最前面,身穿康輔藍衣,手抱一把民謠吉他的,正是九屆的阿峰。國安,穎仁!也都身穿藍衣,站在小會議室裡,此時!程泉,悄悄!又走到了後門處;只見!門邊的窗上貼著一張海報,海報上!則用麥克筆寫著「康輔大學課程─吉他教唱。時間..地點...。教授:阿峰~(註:康輔社吉他王子)~」。十屆的小蘋,也身穿藍衣,正站在後門邊;而一見!程泉,小蘋!便小聲的說『嗨~程泉。你也來囉~』。『ㄟ~小蘋,這張海報誰寫的,還寫"吉他王子"?!?~不會是阿峰!他自己寫的吧~』看著門邊!貼在窗上的海報,程泉!笑著問小蘋;而!嬌小可愛的小蘋,則是!臉笑的甜甜的說『嘻~你怎麼知道。括號裡的"康輔社吉他王子",是阿峰自己寫上去的~』。九屆的阿峰,一向對外自稱"吉他王子",此時!程泉,站在後門邊,望向小會議室的前方;果見!小會議室最前方的一面大白板上,也正!大大寫著"吉他王子"四個字,而!那應就是阿峰!自我介紹時,所寫的。另外,除了"吉他王子"外,阿峰!還喜歡自稱"東海第一美男子";因此!在白板上的"吉他王子"下方,當然!也還有"東海第一美男子"的幾個字。

『對了~程泉。周為,有沒有告訴你,我們十屆!下個星期要開社務會議的事~』小蘋!在後門邊,又小聲的問程泉;而程泉,回答『有啊~剛剛,周為!在社址有告訴我~』。正當,小蘋與程泉!在後門邊小聲說話,此時,小會議室裡,只見!阿峰!手裡的吉他錚錚鏦鏦的,正!又教唱起另一首歌;而!阿峰,正教唱的歌,才唱了第一句,只見!原本!站在小會議室牆邊的國安,"噗次"一聲便笑了起了出來。因為,此時,阿峰教唱的歌,正是!一首語帶曖昧的「數毛歌~」。

『欸~每個人的身上都有許多毛,有的毛不說你可能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人的身上有那些毛,現在!我們就來數數毛。

長的每個人頭上的叫頭髮毛,頭髮毛下面是眉毛;眉毛下面還有一種毛,我們叫它眼睫毛。

眼睫毛的下面還有一種毛,我們叫它鼻毛;鼻毛的下面還有一種毛,我們都叫它鬍鬚毛。

鬍鬚毛的下面還有一種毛,我們叫它~胸毛;胸毛的下面還有毛,我們就叫它~~肚臍毛~』...

小會議室的日光燈下,只聽阿峰,唱著「數毛歌」,語帶曖昧的!從一個人的頭髮,往下!開始細數起,一個人的身上有那些毛;而!從頭髮毛,眉毛,依續而下!才數到!眼睫毛,此時!小會議室,一種難以言喻的曖昧感覺,立時!幾乎!讓所有男女!都早已笑彎了腰。由於,"水頭山莊康輔營"上星期才結束,因此!這晚,來參加康輔大學的;多半!是參與過康輔營的大一新生,且營隊收隊的心情仍熱絡。加之大一新生,對男女之情仍懵懵懂懂,而!阿峰!竟公然"吉他教唱",數起每個人身上的毛;這又怎能!不讓在座的大一男女新生,尷尬的臉紅心跳。況且,不論男女的身上!總更有一些,青春期才長出來的毛,會讓人!特別隱諱敏感。因此,當阿峰!唱到"眼睫毛下面還有一種毛",此時!幾乎所有人都以為;接下來,阿峰!可能就要唱到那最敏感部位的毛,而面面相覷卻又期待。不過!誰料到,原來!眼睫毛下面,阿峰!唱的竟是鼻毛,頓時!引來一陣大笑;然而!鼻毛下,接下來!應該!不會錯,正當!大家!都以為,就是!那讓男女之間,敏感的毛了。正當,大家!笑紅著臉,引頸期待,可結果!鼻毛下,阿峰!唱的卻是鬍鬚毛;霎時,一陣哄堂笑聲,幾乎!讓大家!都忘了尷尬。鬍鬚毛下,阿峰!故意停頓了一下,結果!唱的胸毛;而!一室男女!又笑紅著臉期待,且隨著漸漸!逼近敏感部位的毛,此時!眾人心裡!更無不是五味雜陳,除了!張著嘴笑!也不知接下來,會是什麼毛。

「數毛歌」唱到了!胸毛下面的毛~~這次!阿峰!停頓了更久,吊足了眾人的胃口;一如,程泉!上個學期,第一次!聽阿峰教唱這首"數毛歌",幾乎!也笑到要肚子痛。吊足了眾人胃口後,只聽!阿峰!唱到胸毛下的毛,卻是!竟還有什麼"肚臍毛";此時,且別說!站在小會議室裡,綽號"變色龍"的國安,已笑得!一張臉從白色又漲得通紅。而站在小會議室後門邊的小蘋,原本!一張清秀的臉龐,此時!也同樣笑的,漲紅的!就像顆紅蘋果般。不過,「數毛歌」還沒唱完,只聽!阿峰接著又唱─『肚臍毛的下面還有毛,我們叫它~~~腿毛;腿毛的上面還有毛,那是什麼毛....~自己回家洗澡就知道...』。只聽,阿峰唱到,"肚臍毛"下面還有毛之時,一種男女曖昧之感!可謂達到了巔峰狀態;因為,肚臍下,不管男女,除了!青春期才長出毛的"那裡",應不可再有別的毛了。至於,阿峰!這次,也故意的!停頓了更久,只不過!小會議室裡眾大一新生,等了半天;卻聽見,阿鋒跳過了重要部位,直接!竟唱到腿毛。一陣長噓短嘆,眾人!似乎頗感失望,所幸,阿峰!又繞了回來,唱到"腿毛上面還有一種毛";頓時,小會議室裡,眾大一男女新生,似乎!又重燃希望。可惜,阿峰!唱的最後一句,卻是~"自己回家洗澡就知道~"。

『阿峰大哥~回家洗澡就知道什麼?!~我們還是不知道耶~』小會議室裡,有的!康輔大學的學員,故意!促狹得發問;而!這樣的問題,似乎!讓阿峰!!嗯嗯啊啊的,一時!倒也語塞,不知如何回答。『啊!啊~關於,這個問題?~那就等你們以後,有了男女朋友後,兩個人!再一起"研究"吧。啊~啊~那現在,我就一句一句的,來教大家!唱"數毛~~歌"。啊~大家!要認真學,或許!你們以後用得到~』語帶曖昧的說完話,阿峰!撥起了手中的吉他,果真!一句一句的!便教起"數毛歌"。此時,程泉!站在小會議室的後門邊,一聽到!阿峰說!等交了男女朋友後,兩人就可以一起研究"數毛歌"的話;頓時,程泉!彷彿想起了什麼,讓他耿耿於懷的事。於是,程泉!便找了個藉口,向小蘋說!自己要四處逛逛;而後!便一個人,離開了乾河溝旁的小會議室。

四、寢室連誼機車旅行的約定

程泉,離開了!康輔大學吉他教唱的小會議室,其實!並沒走遠,而是!逕自右轉,經過韻律教室的騎樓;一個人!便往"學生活動中心"與"宗教中心"間,那片!漆黑的相思林裡面走進去。入夜後,"學生活動中心"與"宗教中心"間,這片!濃密的相思樹林,可說!被樹蔭遮蔽的,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因此,一個人!在樹林外,通常!很難發現樹林有人。而這正是,程泉!走進這片相思樹林的原因,不過!倒並非!程泉,想利用這片濃密的漆黑,幹什見不得人的事。只見!程泉,踱步在相思樹林間,點了一根煙後,邊踱步,邊用眼角餘光!從相思樹後,望向"學生活動中心"下方,韻律教室!右轉過來的第一間社團辦公室;因為,程泉!知道,這間社團辦公室,正是"山地服務隊"的社辦。「山地服務隊的社辦,燈亮著,裡面!好像有幾個人。不知道,惠芬~在不在裡面~」隔著約二、三十公尺的距離,程泉!隱身於濃黑的相思樹林內,時而!小心張望一下"山地服務隊"的燈光明亮處。由於,惠芬!這個學期,自加入"山地服務隊後",似乎!變得很忙碌,甚至!之前,程泉!想邀她吃飯;而惠芬!也都說她"山地服務隊"有聚會,卻讓!程泉!失望了幾次的邀約。

程泉,這個學期開學以來,已經一個多月了,然而!對於!自己!卻始終找不到,與惠芬單獨的機會,卻漸頗感不安;而!這也就是這晚,程泉!藏身於漆黑的相思樹林內的原因。因為!程泉,想藉夜色的隱蔽,窺探一下!惠芬,是否!真只是單純的參加"山地服務隊"的聚會;亦或是,還有!其他的原因,所以!她才開始拒絕,與程泉約會。不過,事實上,這天的下午,程泉!才見過惠芬,而從惠芬!看見他之時,臉上展現的笑靨,其實!程泉!也並不覺惠芬,會疏遠他。而或許,想窺探惠芬的行蹤,這也就只是因為,程泉的佔有慾比較強烈,所以!總喜歡!疑神疑鬼罷了。再說!這個下午,惠芬和她們寢室的幾個學妹,還興高采烈的答應了程泉;等期中考過後的那個星期日,要和程泉!班上的幾個男生,一起去機車旅行。....xxx

這天午后,第一堂課的下課時間。和煦的春陽普照人群熙攘來往的信箱間前小廣場,只見!小廣場!靠乾河溝那邊的下坡路;水泥小徑右側的鳳凰樹,一樹繁茂翠綠在春光中枝影婆娑。至於!鳳凰樹如覆傘般的下垂枝葉遮蓋處,正是!"頂呱呱炸雞"的屋簷下,此時!屋簷下的木頭窗框內,只見!窗邊!坐著幾個女生;而!看她們清純的模樣,應是青春正活潑的大一女學生。午后!第一堂課的下課時間,許多!原本在"文理大道"兩旁學院區上課的學生,下課後!都會順著"大學路"旁,延著!海報牆的小徑而走下;而後,到了欣餐後,多半的人通常!都會經過欣餐旁的狹窄階梯,魚貫的!走到信箱間前的小廣場,再直行到信箱間看信。此時,魚貫進入!小廣場的學生裡,只見!有一個穿著大黃色外套的男生,夾雜在人群中看起來頗顯眼;因為,這天!出大太陽,天氣!算頗熱,多半的人!都只穿著長袖襯衫或T恤,卻唯獨!此人不辨天氣冷熱,依然!穿著一身厚重的大黃色外套。仔細再看!那件大黃色外套,只見!那件大黃色外套的左臂有個臂章,臂章上!繡著"東海康輔社─社會服務隊"幾個字;而後,仔細!再看那件大黃色外套左胸的位置,黃底藍字!似乎繡著名字,隱約可見!正是─"程泉"。

程泉!身穿大黃色的"社會服務隊"外套,夾雜!在下課的人群中,進入了老舊平房的信箱間。之後,程泉!在自己信箱的小方格裡,拿到了一張卡片;程泉!翻看了背面,是秦茹導師!惜別晚會後,給他的一張感謝卡。走出了信箱間,程泉!邊看著手中的感謝卡,在信箱間門口左側的榕樹下,一個右轉;因為,到過信箱間後,程泉!慣常的,通常!都會直接再往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午后,春風拂過枝葉婆娑的鳳凰樹,細小的落葉紛飛如雨,程泉!走下往康輔社址的小徑;此時,鳳凰樹後"頂呱呱"的窗邊,原本!坐在窗邊的幾個女生,一見程泉!隔著紗窗,便直向程泉!打招呼。『嗨~程泉學長~下課囉~』一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原本!低頭看著卡片的程泉,乍然!抬頭;這才,看見了!頂呱呱的木頭窗框裡,有幾個"社工系"的大一學妹,正朝他揮手。而!更令程泉,心頭一震的是,他看見了惠芬學妹;也正坐在窗邊,並朝著他笑的一臉燦爛。選日不如撞期,程泉!原本就一直想找惠芬,而!這天午后,碰巧!看見惠芬在頂呱呱內;於是,三步跨做兩步,繞到了頂呱呱的側門,程泉!開了門!便直往惠芬,她們坐的窗邊那桌去。

『嘿~學妹。妳們!在頂呱呱,討論功課哦~』走到了!窗邊幾個大一學妹那桌,程泉!不敢直衝著惠芬去,而是!笑著先向大家打招呼;而惠芬!一見程泉!走來,倒是!先把自己原本放在身邊的空位的背包拿了起來,似乎!是示意,要讓程泉坐她旁邊的位置。因此,程泉!順理成章,便走到了惠芬旁邊的座位坐下;而程泉!才剛坐下,惠芬!則是望了程泉一眼,笑著說『學長~今天!天氣這麼熱,你還穿大外套,這樣不熱嗎~』。程泉!怎麼會不熱,這天!出了大太陽,且中午的第一堂課;下課後,從"文理大道"最上端的法學院,一路!走到信箱間,此時!程泉的額頭早已冒汗。因此,程泉!回答『對啊~有點熱~』。『學長~那你要不要把外套脫下來,這樣!以較涼快~』惠芬!又對程泉說;不過,程泉!猶豫了一下,回答『不用了~習慣了就好~』。因為,程泉!雖然外面穿著"社會服務隊"的大黃色外套;不過,在大外套裡面,其實!他卻只穿著一件無袖的背心內衣。而!大庭廣眾之下,若在幾個大一學妹之前,脫下大外套後!卻只剩下一件無袖的內衣,這景象!恐怕有點唐突,或"變態";因此,程泉!也就不好意思脫下外套。

程泉!額頭冒汗的,才在頂呱哇窗邊,與幾個大一學妹同桌坐下;只聽,有一個學妹,半開玩笑的,立時!又說『學長~我們!看你好像都很忙耶。好像!天天,都有忙不完的事一樣~』。『對啊~上次!寢室聯誼後,學長,你們不是說要機車旅行,一起到東勢林場去看櫻花。可是!怎麼到現在,都沒消息,恐怕!東勢林場的櫻花,現在!早就都落光了~』幾個大一的學妹,似乎!都是惠芬她們寢室的,而此時!程泉,聽到!有學妹提起機車旅行的事;這!倒也讓程泉,有了個順水推舟的機會。只聽!程泉,笑說『沒辦法啊。之前!我們康輔社要辦康輔營,所以!很忙。不過,現在已經有空了,那我們就找個時間,去東勢林場機車旅行好了~』。『好啊~可是!快期中考了耶~』聽了程泉!說要去機車旅行,幾個學妹!興高采烈的;不過!想到期中考將臨,似乎!卻又有點猶豫。而!程泉!倒沒想那麼多,只是!打鐵趁熱!又說『還有兩個星期才期中考啊。今天星期五,那我們這個星期日,去怎麼樣。好不好~』。『不行啦~學長。這個星期日,學校有"詩歌朗讀比賽",我們系上學藝股!也有組隊參加;然後,我也有參加詩歌朗讀耶,所以!這個星期日!我沒辦法啦~』惠芬!星期日,要參加詩歌朗讀比賽,程泉!倒是,此時!聽了才知道。且!假如,惠芬!不一起去機車旅行,那對程泉來說,機車旅行!幾乎!也就毫無意義了;於是,為了搭配惠芬的時間,程泉!想了想,立刻!又改口說『喔~這樣,不然,那我們就等到期中考過後的第一個星期日,再去機車旅行!好了。這樣!大家!應該都有空吧~』。

『好啊~那就期中考過後的第一星期日,我們去機車旅行好了。不過,到那時候,恐怕!已經看不到櫻花了耶~』頂呱呱窗邊,幾個"大一嬌"的學妹,吱吱喳喳的討論過一陣,似乎!都已同意期中考過後的第一個星期,再去機車旅行;不過,還是!有人,擔心看不到櫻花。倒是,惠芬!解嘲的說『去東勢林場!看不到櫻花!沒關係啦。要看櫻花,我們學校"視廳大樓"旁邊不是就有一片櫻花林嗎?!~而且!現在!也還有開花耶。要看櫻花,就到視廳大樓!那裡!就有了啊~』。程泉!聽惠芬話裡的意思,心想!似乎!是惠芬!也同意,要和大家!一起去機車旅行了;不過,程泉!恐怕高興的,還是太早。因為!惠芬,面露難色,接著!又說『可是,學長~期中考過後的那個星期日。我們"山地服務隊"不知道,有沒有要聚會耶。假如"山地服務隊"有活動,我不去參加的話。這樣!我會被刷掉耶,那暑假!我就不能成為"山地服務隊"的正式隊員,跟他們出隊了~』。...xxx

星期五!這天晚上,程泉!隱身於"學生活動中心"外,與宗教中心之間!濃密漆黑的相思樹林裡;偷偷的!想窺探惠芬,是否!有在"山地服務隊"的社辦裡。因為,這學期以來,程泉!總有種感覺,覺得!惠芬,好像被"山地服務隊"奪走了;而!似乎,他在惠芬!心中的地位,彷彿!也總排在"山地服務隊"之後。雖說,自惠芬上大學後,程泉!總是鼓勵惠芬!要參加社團;不過!當惠芬真的參加了社團,且似乎!把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社團活動,這倒讓!程泉!心裡有點不是滋味。夜幕中!隔著遠遠的距離,徘徊!黑暗的相思樹林裡,程泉的近視眼,加上眼鏡度數不夠;因此,始終!都無法看清楚,惠芬!是否有在"山地服務隊"的社辦內。而抽完了三根煙後,程泉!懷著忐忑的心情,腳步!卻也始終,不敢再走靠近"山地服務隊"的社辦一點。因此,點了第四根煙後,程泉!便延著相思樹林邊,繞過了"學生活動中心"與溜冰場間的山坡;一路!惆悵的,又走回了乾河溝邊。不過,程泉,並未再走回"康輔大學"正在進行"吉他教唱"的小會議室,而是!獨自坐在"學生活動中心"後方山坡的草地;默默的!坐在黑夜裡,抽著煙,點滴感受著!思念惠芬的苦澀心情。而此時,從身後!傳來的"康輔大學"吉他教唱的歌聲,程泉!知道,似乎!阿峰!正在教唱"夜詩三部曲";錚鏦的吉他聲,伴著青年男女的歌聲,盪漾!在黑夜的乾河溝邊,一種愛在心底口難開的鬱悶!更是澎湃的激起程泉,對惠芬的想念。"夜思三部曲",程泉,幾乎!背下了它的歌詞。...

夜詩

『我獨自走在那沙灘,仰望天邊的月光;柔細的沙灘留下我兩的足跡。

那澎湃的海浪、淹沒我倆的腳印;恰似!我倆已褪色的美夢。

浪花激起我對你的思念,更叫我永懷過去;我依然走在那柔細的沙灘,只是!身邊少了一個你~』

豎琴

『你拿著你的豎琴,我彈我的吉他;唱出我們的歌,笑靨如此散播。

你以雪亮的眼睛,對我眨又眨,美景!不再依然。

想你就在今夜,想你就在今夜,懷念過去的往事,夢兒已成空~』

想你的時候

『想起你的時候,我的眼淚!就流了下來。想起你的時候,我的腦海裡!充滿你的影子。

我獨自徘徊在沙灘上,慢慢走,且看白雲。我獨自徘徊在月光下,想起了往事,就想起了你~』..

"夜思三部曲",是由"夜詩","豎琴",及"想你的時候"三首歌,合成的組曲;而!事實上,程泉!在康輔社學了一個學期的吉他,平常!就喜歡在社址,抱著吉他唱"夜思三部曲"。尤其,夜深人靜的時分!抱著吉他,獨自!慢慢的唱,細細的咀嚼,邊想著!思念的女孩,那更別是一翻滋味在心頭。「唉~要等到什麼時候,我才能與惠芬!坐在草地上,彈吉他!一起唱首情歌~」聽著身後!傳來"康輔大學"吉他教唱的歌聲,程泉!索性!躺在斜坡的草地上;雖未!開口唱出聲,然而!他在心裡卻也跟著哼唱起來『....想你就在今夜,想你就在今夜,懷念過去的往事,夢兒已成空~』。....X X X

五、2005年~迴旋夢裡夢醒!把假當真

2005年不知月,煙霧瀰漫的斗室,只見!程路仁!披頭散髮,目光渙散的!在煙霧瀰漫的浴室裡,面對著鏡子!衣衫襤褸的影子,不斷狂笑。『哈哈哈~瘋子,我是瘋子。程泉!已經死了,我是瘋子。哈哈哈~』事實上,一個精神病患,知道自己是瘋子,那程路仁的精神狀況,還不算太壞;至少,程路仁!已漸明瞭,他的存在其實!只是虛構的。情何以堪,程路仁!原本以為自己想不起許多過去的事,甚至!想不起自己是誰,只是!暫時的失憶;只是!誰想得到,程路仁!一場夢醒,這才知道,原來!自己根本就沒有過去與回憶。『哈哈哈~瘋子啊~。原來!我只不過是程泉,曾經幻想的一個影子;程泉是真的,我是假的。只不過!真的那個!已經死了,所以假的!就變成了真的。哈哈哈~我卻是瘋子啊~因為!我腦海的回憶,原來!都是假的;都是程泉!虛構出來給我的~。~哈哈哈哈~』披頭散髮的面對鏡子裡的衣衫襤褸,似乎!程路仁!已陷入精神混亂,一會兒!狂笑,一會兒!喃喃自語;因為,一場夢夢醒後,程路仁!突然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一如,畢業!入伍當兵,踏入!滿是獸性氣味的環境後,程泉!離開了充滿歡笑與善良的大度山,直到死,事實上!他都從未再回到,他熟悉的環境。 ....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