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五章89路思義教堂詩歌朗誦

「千金再難買妳回眸一笑那寸光陰的我~如果沒有愛妳一輩子我說那我情願讓妳恨我恨到死 ;深深深夜~我拾起一頁日記殘篇細細細細再閱讀關於妳的章節~花濺淚 。

風乾了一道的絳紫色的血就留在一頁日記殘篇 ~~"某年某月某日絕筆~"我不知道我早已死於那一年,因為靈魂化入一頁日記殘篇我的夢才留到今夜。

我千金再難買妳回眸一笑那寸光陰的夢堷卻又走回那麼雨夜~讀著我們那些留在纏綿後的誓約 ;一個做夢的人~我夢死在夢!卻又夢回年少大度山~風吹苦悶的夏夜美麗與淒涼因緣際會。

我千金再難買妳回眸一笑那寸光陰的夢堷又夢見!與妳陶醉在風花雪月中狂醉;後來我卻看見我們的夢紛紛瓦解~破碎~ 讓我千金再難買妳回眸一笑那寸光陰~」

一、2005年~讀者!重拾"紅樓夢",對作者之迷思

2005年不知月。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衣衫襤褸!恍若行屍走肉,而!幽暗髒亂的空間!燈影映照的牆上;只見!有個巨大的影子,時而!駭人的狂笑,時而!歇斯底里的傻笑。『哈哈哈~瘋子,我是瘋子。程泉!已經死了,我是瘋子。哈哈哈~"鳥人",原來!我就像電影裡精神分裂的"鳥人"。不~呵~或許,我應該!改名為"鳥程泉",或"程泉鳥"。~哈哈哈哈~』喃喃自語!又哭又笑的說著,只見!程路仁,立刻!脫光了衣裳,裸身的動作!如一隻鳥般的蹲踞於牆角;兩手蜷縮於身體!如鳥的翅膀,指頭像鳥爪勾起,並引頸仰望窗外的鐵窗。不過,顯然!程路仁,並不認為自己是隻鳥,或說!程泉,年輕時!從未想過要變成鳥過;因此!程路仁,蹲踞於牆角!保持!如鳥的姿勢,讓他感到很不自在。『哈哈哈哈~~我不是鳥。原來~我不是"鳥人"。哈哈哈~程泉,你活著的時候!不是幻想自己能變成鳥嗎?!~那你到底!常幻想,自己變成什麼~』既不是鳥人,頓時!程路仁,對自我!又感到困惑。因此,髒亂如垃圾場的斗室,只見!程路仁!開始瘋狂的,在幽暗中!成堆的垃圾裡!又翻又找;因為,程路仁!必需知道,關於!程泉!年輕時內心之中的幻想,如此一來!他也才能找到自我。

『哈哈哈~難道!是縮頭烏龜嗎?!~難道!程泉!最嚮往當縮頭烏龜嗎?!。因為!程泉!都不去上課,也不繳作業,天天!躲老師躲來躲去;是的~那我,大概就是一隻縮頭烏龜了。哈哈哈~』髒亂的斗室,找到了一張程泉!幾近滿江紅的成績單,此刻!程路仁的腦海;立刻!飛掠過許多,年輕時!程泉!總喜歡逃避現實的畫面。因此,程路仁,立刻,狀似烏龜般的!趴臥蜷屈於成堆的垃圾間,隨手!並那了一疊張開的報紙!蓋在背上當龜殼;而後!把裸身的頭手腳,儘量的!都縮於報紙之下,乍看!真有如一隻縮頭烏龜。『哈哈哈~當"縮頭烏龜人",頭都不能抬起來,頭好痠。不是縮頭烏龜,我也不是"縮頭烏龜人"。哈哈哈~』"自我"的尋找!總是個艱辛的過程,而!既不是縮頭烏龜,程路仁!也不知是幸或不幸;只見!他揚起慢天的灰塵裡,只是!在髒亂的斗室!不斷!又翻找,希望!找到程泉!內心之中,關於!幻想的自我的蛛絲馬跡。『嘻嘻~程泉~究竟!曾經在你內心世界幻想的我,是什麼東西?!~嘻嘻嘻嘻~』狀似陷入顛狂,牆上巨大的獸形陰影!張狂的五爪亂抓,而在推倒一疊舊書籍後;此時,只見!牆上的陰影,手裡!似從地上,拾起了一本厚厚的書。

程路仁!顛狂的情緒,似乎!乍然平靜,而此時!他的手裡,正拿著一本厚厚的書。這是本!破舊的,大紅色布面包裝的精裝本書,書籍的側邊因封面缺損而貼著透明膠帶;至於!書本老舊的大紅色封面下,內頁的紙張更都已泛黃,且聞起來!有點發霉的味道。『"紅樓夢"~"紅樓夢"??~~這是!程泉的書嗎~』手拿著一本破舊的,名叫"紅樓夢"的書,程路仁!陡然靜默,莫名的!更竟感到一種說不出的熟悉。程路仁!摒氣凝神,伸手慢慢翻開"紅樓夢"的封面,只見!有張小紙片,瞬間!從書封面下的第一頁翻飛落下;於是,程路仁!彎腰拾起了地上的小紙條,卻見!這是張看似!年代已久遠的小紙條,上面!更有潦草的字跡,寫著幾行字:

【花了半生時間寫下"紅樓夢"~最後卻沒完成,作者~你不會後悔嗎?!

字字句句皆心血!既是如此,作者~你何以半途而廢?!

滿紙荒唐言!聞者都笑癡,假如我是你!卻又該當如何?!

石頭記也好~紅樓夢也罷,假如我是作者;我才不會像你!徒留一把辛酸淚卻半途而廢。~程泉1989年讀"紅樓夢"有感~】

程路仁!望著小紙條上的幾行字,頓時!舉目矇矓!盡是迷霧。『現在我知道我是誰了。對~我想起來了,程泉!活在世上之時,最常把自己幻想成誰;所以,當我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後,才會!始終遺憾不斷的想寫。原來如此~』顛狂過後,程路仁!手捧"紅樓夢",突然!覺得悲傷;因為,關於!程泉!曾經的幻想,許多浮光掠影的的畫面,此時!正不斷在程路仁的腦海,彷彿!舊時代的老電影般一幕幕上演。...程泉!唸高中一年級的時候,第一次!從學校的圖書館,借了一本破破舊舊叫"紅樓夢"的文學名著;翻開書本破爛的封面後,此後!將近一個月,程泉!便都沉溺在"紅樓夢"的故事。由於!此時,程泉!十六、七歲,正值!年少情懷的青澀,加之!第一次看長篇小說;細細閱讀之下,因此!他對"紅樓夢"書中所描述的內容,人物,景物,印象特別深刻。所謂!一本好書是有靈魂的,而"紅樓夢"是本文學名著,自然!讓年少的程泉!花了一個月讀過以後;故事的情節!恍若!餘音繞樑,日夜!總縈迴在腦海不斷回味咀嚼,甚至,程泉!也開始想追索,關於!"紅樓夢"的作者,背後的故事。

「"石頭記"是此書原名,作者相傳不一,未知出自何人...。原本目錄一百二十卷,流傳只八十卷,殊非全本....。書前八十回,流傳近三十年,然無全璧...;後四十回,為後人,於故紙堆中得其手稿。然而,內容!漶漫不可收拾,顯然!為未完之稿,後由後人!整理耙梳,截長補短,去蕪存菁!抄成全部一百二十回。始成"紅樓夢"....」"紅樓夢"的序言,自年少開始!便始終!縈迴在程泉的腦海,夜深人靜!萬藾俱寂之時,每每!讓程泉!更總不斷思索;關於,"紅樓夢"的作者,為何!半途而廢,沒把他花了半生心血寫的書完成。...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腦海的畫面縈迴,終於!慢慢的想了起來。由於!年少的程泉,對"紅樓夢"的作者!有太多的不解,因此,夜闌人靜!躺在床上,程泉!總常!把自己假設成「我就是"紅樓夢"的作者」;然後!自問『紅樓夢~我都寫了數十寒暑,付出了半生心血;我為什麼~要半途而廢~』。日思夜夢,年少的程泉!不斷的問著同一個問題,卻得不到解答;而為了得到解答,程泉!甚而會走火入魔的,把自己!想像成"紅樓夢"故事裡的主角人物。因為,年少的程泉!堅信,"紅樓夢"裡的主角,即!作者本身的經歷,人生的故事所投射而生;因此,若想!知道,作者!為什麼把自己的故事半途而廢,那就得從"紅樓夢"裡的人物!去尋找蛛絲馬跡。

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若有所悟,喃喃自語的說到『呵呵呵~原來如此。程泉!自高中一年級開始,便常把自己幻想成"紅樓夢"的作者。從十六、七歲開始,在他的內心之中!便滿是"紅樓夢"的影子。或許吧,這就是他精神妄想的肇始,而應該也就是那時起;"紅樓夢"作者的陰影,也已開始!在程泉的內心世界,慢慢孕釀成形。哈哈哈~我知道了~』。「"紅樓夢"的作者,還沒來得及完成他的故事,一個人!就孤獨的病死了嗎?!~」「"紅樓夢"的作者~是因科舉時代,他卻不知上進去求取功名;反而!成天,寫些讓人瞧不起的風花雪月故事。因此,被世人所鄙夷,嘲笑;所以,最後!他不得不放棄他的故事嗎?!~」「"紅樓夢"的作者,羞愧而死嗎?!~因為,他上對不起父母的養育之恩,師長的教誨;既不識時務,又不會謀生,一身落魄!更對不起!朋友兄弟的期許。因此,他最後!終於導致,眾叛親離,朋友反目,讓他貧窮潦倒,流落街頭;千夫所指,萬人咒罵之際,不得不走上絕路嗎?!~」...。 關於!紅樓夢的作者,一個又一個的問題,縈迴在年少程泉的腦海,甚至!偶而,午夜夢迴;寤寐間,程泉!竟會發現,自己恍若!正走在"紅樓夢"裡的庭台樓閣間。尤其,考上大學以後,程泉!上了大度山東海大學。

大度山上的「東海大學」,滿山翠綠的山林曲徑通幽,錯落的建築!都是中國古典的四合院,因此!年少的程泉!走在東海大學的校園;自然而然的,他總會把大度山的景物,與"紅樓夢"的大觀園,聯想在一起。尤其,大一、大二之時,程泉!住在學校的宿舍,而每當要去上課,路上!他總會經過"文學院"的後方林蔭;幾株木麻黃老樹間,是通往!文學院四合院的黃土小徑與台階。而!年少的程泉,每當!經過文學院四合院後方的林蔭,總會!不經意的多望向那條黃土小徑與台階,且心中有種莫名的幻想;似乎,只要!踏著那黃土小徑,走上那文學院的台階,穿過迴廊!他便能走到"紅樓夢"裡大觀園的世界。... 迷霧彌漫的斗室,程路仁!手捧破舊的"紅樓夢",啞然失笑,喃喃自語的說『呵~是的~在程泉!寫的日記裡,我看過。程泉!唸大二時,有個夜裡!他曾經在宿舍裡,做了一個歷歷在目的怪夢。對~他夢見了他從文學院後方的小徑,踏著台階!走進了文學院;而後,他竟看見了一個雕樑畫棟的庭園,且庭院裡!花團錦簇。而那時,其實,我就在那庭院之中~~』。

二、靈魂的複製、分裂,與"紅樓夢"作者重生

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手捧破舊的"紅樓夢",慢慢想起來,程泉!大三的寒假,在"東海別墅"的一家書局,又買了一本"紅樓夢";而!那本"紅樓夢",應就是!程路仁,此時手中,這本破舊的紅樓夢。「...假如!我是"紅樓夢"的作者,我絕不會像你一樣半途而廢~」程泉!大三的寒假,在大度山磐頂讀完,在"東海別墅"的書局,新買的"紅樓夢"後;他寫了張小紙條!夾在書裡,算是!自己對"紅樓夢"作者,幾年來的迷思!下了最後的註腳。...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看見了,從破舊的"紅樓夢裡"掉出來的小紙條,終於解開了自己心中的謎,啞然苦笑的說『呵~原來如此。難怪!當我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始終!覺得心中遺憾,似有件事!必須去完成;難怪!我必須不斷的寫,因為!我不能放棄。因為,程泉!在他的內心世界,構築我的靈魂之時,添加了"不能半途而廢"的誓約;而!我生在這世上,不能反抗!在我的靈魂中,所附加的誓約~』。

『呵~原來!我的存在,是程泉!從年少開始,便以!這本"有靈魂的文學名著",在他的內心之中,以幻想複製我~"紅樓夢"作者的靈魂。將近二十年的時間啊,及至!一九九九年,程泉!死於一場大地震,魂飛魄散;而我終於,從他的內心世界之中,取代了他原來的靈魂。呵呵呵~原來如此,難怪!我對於手裡,這本!破舊的"紅樓夢"感到如此熟悉;因為~我~其實就是這本書的作者~』至此!真相已大白,程路仁!終於知道,關於他的存在。"精神分裂症",當內心之中幻想的自我,已取代原來的自我,就像是鳥人,他會真的以為!自己變成一隻鳥,並且以鳥的型態生活;所以!此時,並非程路仁!想像自己是"紅樓夢"的作者,正確的說,程路仁!他是真的,已經變成了"紅樓夢"的作者,且!也有百分之百,複製自"紅樓夢"這本書中,作者的靈魂及人格特質。

『哈哈哈~"紅樓夢"的作者就是我。我在三百年前就死了;但現在!我又活了。榮華富貴也好,貧病潦倒也罷,這次!我絕對不能半途而廢;這次,縱然!眾叛親離,朋友反目,我也一定必須完成我的故事。或許吧~我該感謝程泉,畢竟!是他花了將近二十年的時間,將我的靈魂!在他的內心世界塑造,我才得以重生;也讓我!能有再一次的機會,彌平我前世的缺憾。無以為報啊~程泉,既受你重生塑造之恩,而我也不會真的讓你真的魂飛魄散;我必會將你在大度山的故事寫下,讓你!的靈魂寄託於其字裡行間。或有朝一日,你的靈魂也將因此而重生。哈哈哈~』迷霧中的斗室,找到了自我的程路仁,似!已不再顛狂;畢竟!他已知道,他既不是"鳥人",也不是"縮頭烏龜",而是!三百年前一個落魄的曠世才子。再說,既是曠世才子,言行舉止!又怎能沒有曠世才子的樣子,一想及此,程路仁!一顆原本顛狂如浪潮波濤洶湧的心;頓時,更恍若!沉入了深海黑暗的海床般沉靜。因為,程路仁!知道,未來的人生,他面對的!將會是曠世才子的孤獨與痛苦;以及他死亡前,面對現實與堅持理想間的掙扎,而這千斤重擔,壓在程路仁的心頭何其重。迷霧中的斗室,驀然的轉身,程路仁的臉上!已不再狂笑,或是!傻笑,因為!就像"鳥人"會模仿鳥的型態生活;而!曠世才子,自當!從此,身體力行!也將以曠世才子的型態過日子,一個人!走上更孤獨的路。況且,曠世才子!該有什麼樣的人格特質,與經歷什麼樣的人生,這一切!也都是程泉,年少之時!閱讀紅樓夢;早就在他內心世界,以幻想!將"紅樓夢"作者的生活背景,與可能遭遇的人生困境,完全都溶入了程路仁的靈魂。

程路仁!以曠世才子之貌,默立於!迷霧瀰漫的斗室,至少!在他的"精神分裂症",被治好以前,他都將如此認為,自己是曠世才子;且也將以曠世才子的型態生活。嘆了口氣,放下手中破舊的紅樓夢,只見!程路仁!坐到了電腦前面,換拿起了!程泉寫的大度山日記,而!昏黃的檯燈下,翻開大度山日記;此時!程路仁,幾乎!可以感受得到,年少的程泉!同樣在昏黃的檯燈下,閱讀"紅樓夢"的情景。『榮、寧兩府的大觀園,那已經是三百年前的事了,人事物皆已過往,也是我前世的缺憾;而今,讓我,就以大度山日記,及程泉在大度山相識的人物,來彌平這個缺憾吧。且這次,無論如何!我再不能半途而廢~』翻閱著程泉!留下的日記,程路仁!已知道,自己這一生該完成的事。"文理大道"兩旁紅牆灰瓦的四合院學院,陽光草坪的路思義教堂,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以及大度山的相思樹林...,這一切都是程泉的生命所殘存,留在程路仁!腦海的記憶;而程路仁!不管有沒有曠世才子的能力,也只盼盡一生力,希望!能讓他不消失。....

「1989年4月x日大度山日記:一個人變成"鳥人",縱然!以鳥的型態生活,卻還是不可能像鳥一樣在天空飛;生命的過程,除了發瘋,是不可能會有奇蹟的。語言、文字:對人類的思考,事情的描述、感情的表達有很大的限制;若輔以聲音、繪畫,影像!或許能更接近心靈。天下萬物皆有情,多觀察四周之景物;把心靈的感受投射到其他的事物上,再以其描寫其他事物來表達心靈的感受。文學是一個人內心世界的具體成形,若你要完成這件事!就得一個人走上孤單的路。有靈魂的文學作品,即其作品!能保留作者的靈魂;而讀者!也能將作者的靈魂,從其作品中拓印到自己的內心。大度山磐頂,讀紅樓夢有感...」...X X X

三、89"路思義教堂"詩歌朗誦比賽

「1989年4月x日大度山日記:星期日下午,學校舉辦"詩歌朗誦比賽";帶了相機!到"路思義教堂",去拍惠芬!參加詩歌朗誦的相片。今天!惠芬,穿了一身潔白的洋裝,在教堂朗誦詩歌,純真的模樣!就跟天使一樣無瑕;只是,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覺,卻恍若!是一朵白色的睡蓮,開在讓我摘不到的地方。唉~這份對惠芬的思念,縱然時光飛逝,我也會永遠記得...」

1989年四月,第二個星期的星期日。大度山的春風吹拂"陽光草坪"綠油油的草坪,而!矗立在翠綠如毯的廣闊草坪上,是"路思義教堂"兩側大弧形曲線牆、琉璃瓦!映著閃耀的春光。程泉!身穿"社會服務隊"的大黃色外套,肩上斜背著!一個褪色的高中書包,扁扁的書包!就垂到黑色牛仔褲的臀部之上;而!隨著走路的步伐,書包!也就在程泉的屁股一擺一晃的。一路擺盪的書包!就像獨自陶醉在春風中跳舞,尤其!當程泉,沿著"文理大道"濃蔭的綠色隧道斜坡而下,經過!約農路與陽光草坪的擋土牆,縱身一躍而過;而此時,只見!程泉屁股上的書包,恍若!也長了翅膀般的,與程泉的背影!齊飛到陽光草坪。陽光草坪的後方!隔著約農路與停車場,是行政大樓下方的濃密樹林,左側!隔著大學路,海報牆的水泥步道再過去,是一大片高聳的木麻黃樹林;至於,陽光草坪的右側,從音樂系外的垂榕,延著!女生宿舍的紅磚圍牆,一路也都是綠樹,直與!草坪下坡小河旁的楊柳,及整排的鳳凰樹連成了一片青翠蓊鬱。沿著"路思義教堂"的琉璃瓦弧型曲線牆邊經過,背著!在屁股上擺盪的書包,程泉!走在被四方樹林合圍的陽光草坪。由於,這天!是星期日,東海大學的校園!原本就會有些遊客,加之!這天,學校!要在"路思義教堂"裡,舉辦詩歌朗頌;所以,陽光草坪上!只見東一簇,西一簇的人,翠綠的草地上花花綠綠,頓時!看起來好不熱鬧。

事實上,星期日!這天,程泉!並非無所是事,所以!跑來"陽光草坪"閒晃的。因為,期中考將臨,所以!一早,其實!程泉,也到圖書館地下室的自習室,佔了個位置!準備唸書。不過,前兩天!星期五的下午,程泉!在"頂呱呱"遇見惠芬,還幾個大一的學妹,且!從惠芬的口裡;程泉!也知道,星期日的詩歌朗頌,社工系有組隊!且惠芬!也有參加。因此,自那時起,可說,程泉!便早已在心裡盤算,且打定了主意;星期日!這天,他一定!要帶照相機來,幫惠芬!拍幾張,參加詩歌朗頌的照片。「社工系!參加詩歌朗頌的隊伍,在那裡呢?!~」陽光草坪!佔地廣闊,比操場還大,因此!程泉,延著"路思義教堂"旁的水泥磚鋪步道走下;舉目四顧,但見!草坪上東一簇,西一簇的人,卻不知!惠芬!到底在那裡。不過,一路走下!陽光草坪,看著一簇一簇!正準備參加詩歌朗誦的隊伍,令程泉!感到一股莫名興奮的是;程泉,看見!那些參加詩歌朗頌的女孩子們,身上多半!都穿的很漂亮的衣裳。陽光草坪上,程泉!只見,有的!隊伍的女孩,統一!都身穿著一身潔白,飄逸的長裙迎著春風,遠遠看去!就相一群天使;而有的,全隊的女孩,都身穿旗袍,古典中!更顯身材婀娜多姿,當然,也有的隊伍,只穿!簡單的大學服參加。至於,社工系的女孩子,及惠芬!這天,到底!會做怎樣美麗的打扮;程泉!光想及此,不由的一顆心!都快飛起來,何況!在他的書包裡,還帶了一台照相機。

「~"社工系"是四、五百人的大系。參加詩歌朗誦,應該!不會穿的隨隨便便。搞不好,惠芬,今天!也會穿著旗袍。太好了~我一定,要多幫她拍幾張相片~」書包裡的書!全都留在圖書館的自習室佔位置,因此!程泉的書包,此時!裡面只帶了一台照相機;而這,正也是,程泉!專程來到"陽光草坪"的目地。只不過,程泉!並不敢,就這麼,明目張膽的拿著照相機,在陽光草坪!一簇簇的人群中找惠芬;然後,光明正大的,對惠芬說!要幫她照相。縱然,就算!程泉!光明磊落的,拿著照相機,幫惠芬照相,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妥;因為,惠芬!去年剛上大學,迎新露營過後,程泉!與惠芬,兩人!便已結拜為乾兄妹。因此,乾妹妹!穿得漂漂亮亮的,要參加學校的詩歌朗讀比賽;而乾哥哥,拿著照相機,來幫她照幾張!美麗的相片,名正言順!這又有何不可。只是,程泉!沒這個光明正磊落的膽罷了,或是!說,程泉對男女之間的感情,始終!都只停留在對心上人"暗戀":的階段;有話不敢直說,有感情也不敢表達,只是!朝思暮念,對惠芬!臆測與遐想。而惠芬!少女情懷,也並非不知道,程泉!對她的情意;只不過!礙於女孩的含蓄,她只能被動的等待,希望程泉!能更主動一點的大膽追求,然而!希望!卻也總是落空。因此,程泉與惠芬,自結拜為乾兄妹後,兩人的關係!也就再沒什麼進展;甚至!因為,男女關係的曖昧不明,分不清楚是!朋友或是情人,反而!兩人的關係,似乎!又更退縮。像!星期日這天,要是!程泉,敢光明正大的去找惠芬,幫她照相,那兩人之間的關係,必當撥雲見日,確切!且明朗;不過,一向!對男女感情畏縮的程泉,此時!心想的,卻竟淪落到,只想找機會,偷拍惠芬。

程泉,心下!既打算,只想趁惠芬詩歌朗頌之時,"偷拍"惠芬,因此!在大庭廣眾的"陽光草坪",自然!他也不宜久留,以免!不小心!先被惠芬撞見。既有此心,頓時!做賊心虛,只見!程泉!身穿"社會服務隊"大黃色外套的身影,加快腳步!從"路思義教堂"前方水泥板塊鋪成的步道,已直行至"陽光草坪"下坡邊緣的小河溝;而跨過了小河溝上隱於河岸雜草及楊柳樹間的水泥板橋後,程泉!則繼續又踩著每塊約一公尺平方的水板塊步道,直走到!藏於女生宿舍外樹林裡的大鐘台邊,這才停下腳步。時間,約下午一點半,午后的陽光!穿透濃密的樹林,和煦的光線!灑在大鐘台;而程泉!就坐在鐘台水泥基坐的台階上,隨手點了根煙。事實上,程泉!也不知道自己所坐的地方,該不該!稱呼!稱為"鐘台",或是!要稱鐘塔,亦或是鐘樓。因為,這裡,其實!就只是個約二、三坪大的水泥基座,上面!立著兩面約一樓高的牆,兩面牆間!相距約二公尺;然後!牆與牆間,離地約半公尺!掛著一個!約一人高的黑色大銅鐘。至於,這口!藏於女生宿舍外樹林裡的大銅鐘,據程泉的記憶,似乎!也只有在每年的聖誕夜,才會聽見它巨大沉穩的鐘聲響起。此時,雖說,是午后,不過,程泉!在樹林坐久了還是會冷,尤其!女生宿舍外的這片樹林,多是!高大挺直的木麻黃,及枝葉繁茂遮天的尤加利樹;因此,抽了兩根煙,順著水泥板塊步道,程泉!又走出了樹林,站在小河溝的板橋上,透過!楊柳絲的縫隙,及鳳凰木的垂枝下!望向陽光草坪。

「詩歌朗誦,好像!已經要開始了。陽光草坪的人!都要進入"路思義教堂"了。再抽一根煙吧,等所有人!都進去了,我再過去~」徘徊!小河邊的楊柳樹下,程泉!又點了一根煙;待手裡的煙抽了半截,此時,原本在"陽光草坪"準備詩歌朗誦的隊伍,陸續的!一一也都進了"路思義教堂"。因此,程泉!熄了手上的煙,信步!踏著一塊塊,一路通往"路思義教堂"的水泥板步道。午后的陽光,映照著"路思義教堂"斜張的兩面琉璃瓦牆,只見!程泉!一路往"陽光草坪"上坡,直行往"路思義教堂"敞開的大門;平常,程泉!總是從側面看教堂,因此!並不覺得祂很高,而!此時!正面迎向"路思義教堂",程泉!竟覺!祂原來如此高聳。程泉!懷著忐忒的心,走到"路思義教堂"大門口外階梯上的平台,莫名的!竟感到有點不敢走進去教堂的畏懼;或者,是因自己心懷不軌,想偷拍惠芬的相片,或者!是因面對如此堂皇的教堂,竟讓!程泉!感覺自己,似!有點骯髒齷齪。然而,程泉!既來之,總不能空手而回,況且!此時,惠芬!就在教堂裡面;因此,硬著頭皮,程泉!還是!走進了"路思義教堂"的大門。

「路思義教堂」這棟矗立在"陽光草坪"的建築,四面弧形曲線的牆!向外張開延展,有人說祂像準備航向天際的風帆;卻也有人說,祂像!女性孕育生命開端的生殖器官。不過,這棟在台灣著名的建築,祂所散發出的神聖氣息卻是無庸置疑的。儘管"路思義教堂"這棟著名的建築,時常出現在台灣的各種報章雜誌或電視上;然而,程泉!自上了東海大學,都已經唸到大三下學期,這卻是他第一次!走進"路思義教堂"。程泉!就像市井小民走進了皇宮一樣,進了"路思義教堂"的大門後,只敢靠著門的牆邊站;而此時,"路思義教堂"裡,左右兩長排的長椅座位,也早已坐滿了人。「路思義教堂的裡面,原來是這樣的,平常!從外面看,不知道裡面,縱深!這麼寬敞;而且!光線這麼亮~」站在門的牆邊!向著教堂內左顧右盼,此時,程泉!才知道,充滿了神秘感的"路思義教堂";除了!外觀特殊外,其實!祂內部的景象,也是!程泉!前所未見。"路思義教堂"狹長的內部,兩邊斜曲的屋頂!向內凹,由上而下都是蜂窩狀的菱形格子,從屋頂直到地面,簡直沒有!程泉認識的牆壁;倒可說,兩面!若垂幕的斜牆,讓人感覺!就像置身在一個大帳篷裡一樣。另外,"路思義教堂"兩面弧形斜張的牆,外觀看不出來,從裡面看!才知道,原來!兩面斜牆之間,並沒有連接起來;所以,程泉!在教堂裡,仰頭往上望,只覺!自己就像是在兩個山壁間的縫隙,仰望!山壁與山壁夾縫的一線天。而!藍天的陽光,光線就從兩面斜牆間,恍若一線天的整排玻璃窗,向內投射;因此,斜曲的牆上即使沒有窗戶,但室內卻很明亮,甚至!由上而下的陽光、還帶點宗教神聖的氣氛。

※路思義教堂詩歌朗頌:1

四、張健的政治新圖謀

程泉!上大學三年來,第一次進入路思義教堂,左顧右盼的張望,畢竟!這教堂內部的建築構造,也是讓他感到很新鮮。正當,程泉!在教堂的門邊,游目四顧,順便!也找尋著惠芬的身影;不過,各系所!參加詩歌朗頌的隊伍,似乎!都坐在教堂前面的幾排座位,距離太遠,且教堂裡人又多,因此!程泉!並看不到惠芬。倒是一個轉眼間,程泉!竟看到,同班同學張健,此時!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張健,人竟也在教堂裡穿梭。「張健~他是系學會的副會長,可能是!閒著沒事,系上的學弟妹要參加詩歌朗誦比賽,所以!他也跑來,湊熱鬧吧。可惡~真不巧,那待會~我要幫惠芬照相,豈不是會被他看見~」一見!張健,人也在教堂裡,程泉!原本想偷拍惠芬相片的計劃,不禁!有點橫生枝節的突兀。而!正當,程泉!恨得牙癢癢的,才想著,張健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教堂裡礙事;卻見!張健,似乎!也正從教堂椅子中間的走道,向門口走來。『ㄟ~程泉。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也是來看學弟妹他們參加詩歌朗誦哦。呵~你躲在這裡跟"摸壁鬼"一樣,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會都沒看見~』可能是!門口的逆光,因此,張健!直走到教堂的門邊,這才看見程泉!就站在牆邊;而程泉,對張健的問候,到是!故做鎮定的說『沒有啊~剛剛從大學路經過,想到!今天,"路思義教堂"好像有詩歌朗頌比賽,所以!我就順路進來看看~』。

『哦~這樣。程泉,那我們系上大一的學弟妹,他們就坐在前面的座位,你要不要過去看看。我現在!要到外面抽根煙,還是!你要不要也出來抽煙~』張健!一張鬆垮的嘴,邊說著,手便邊伸進他的黑色西裝口袋裡掏煙。而此時,程泉!既不可能跑到教堂前的座位,去幫惠芬照相,且也必須掩飾自己的圖謀;因此,程泉!順著張健的話,便回答『好啊~到外面去抽根煙好了~』。兩個人!走到教堂的門外,站在門口細石鋪的平台的陰涼處,張健!隨手便遞了根給程泉。待兩人各自!點上了煙後,張健!便伸著一支胳膊搭著程泉的肩,用一付"哥倆好"的口氣說『ㄟ~程泉。期中考過後,我們學校的"學生自治會",還有"系學會",就都要改選了;然後,你有沒有聽說,今年,學校!好像還要成立一個"學生議會",來監督"學生自治會"的運作。呵~我是聽說啦,好像!今年,每個系!都還要選出"學生議員";像我們系上,有四、五百個學生,好像!就可以選出三個名額,還是四個~』。『ㄟ~程泉。反正,這學期!我們這屆的系學會卸任後,也沒什麼事;所以,我打算!要出來選我們系上的"學生議員"。你覺得怎麼樣~』教堂外,張健!一付政客老謀深算的嘴臉,對程泉!談起他的政治話題。不過,程泉!對這些,政治話題!向來不感興趣,也不知道,張健!為何,能打聽到那麼多的小道消息;像什麼!學校要成立"學生議會",程泉!連聽都沒聽說過,卻不知!張健!到底是都到那裡,去打聽到這些消息。

『什麼"學生議會"。不知道,沒聽說過。"學生議會"要幹什麼?!~』程泉,不太喜歡!張健講話時,總愛與人!勾肩搭背,狀似親暱的,甚或!是狼狽為奸的感覺;因此,程泉!邊說著話,便把張健!搭在他肩上的胳膊推開。此時,張健,抽了口煙,張著鬆垮的嘴!接著又說『呵~有啦。去年學校!成立"學生自治會",然後!今年跟著要成立"學生議會",監督學生自治會啦,就跟立法院一樣啦。啊~你不知道沒關係啦。記得!到時候,要投我一票就是了~』。『喀~噗~』張健,咳了口痰,吐在教堂外的地上,接著又說『呵~我是系學會的副會長,如果!出來選學生議員,鐵定會選上啦。對了~程泉!你有沒有聽說,下一屆的系學會,聽說!大二的曉君學妹,要出來選會長耶。喔~她那麼能幹,如果!她真的出來選,那我想!下一屆系學會的會長,鐵定!就是她了~』。『喔~這樣,曉君要選會長,我也覺得曉君,真的很能幹;她當會長,很適合啊~』聽著!張健!口沫橫飛,大談他的政治話題,而!程泉!只是!隨口的膚衍;況且,此時,程泉!一心記掛的是,想到教堂裡!找機會拍惠芬的照片,可無奈!竟被張健拖住,盡談一些!他不感興趣的政治話題。

張健,一肚子都是搞政治的詭計與陰謀,而只要話匣子一開,他一張能言善道的嘴!更是滔滔不絕,口沫橫飛。『ㄟ~程泉。走啦,我們去"頂呱呱"喝可樂,我請客啦。順便幫我想想!選"學生議員"事啦~』可能話講多了,口水噴多了,嘴巴渴了,張健!突然!邀程泉,到"頂呱呱"喝可樂,而且耍派頭!說他要請客。不過,程泉!專程帶照相機來"路思義教堂",且期待了兩天!想拍惠芬照片的計劃,怎可能!因為張健,要請他喝可樂就放棄;況且,此時,"路思義教堂"裡,依稀可聽見!詩歌朗誦比賽已經開始,而程泉!也正恨不得張健快走。於是,程泉,對張健說『不要了啦。剛吃飽飯而已,肚子漲漲的,喝不下東西。你自己去就好了~』。『喔~喝不下,這樣。程泉!不然,我們去頂呱呱聊天啦;反正!現在,你又沒什麼事~』張健!還是不死心,希望!找程泉!去"頂呱呱"聽他大放厥詞,講那些"政治理想"與圖謀利益的詭計;而程泉,一心!只想!趕快擺脫張健,於是!又說『啊~張健,你自己去就好了啦。我想在這裡,看看他們詩歌朗誦啦~』。『啊~算了。要請你你不要。不然,我幫你帶一杯可樂過來啦,還是!你要汽水~』既然!程泉,堅持不想去"頂呱呱",而張健!大概也是真的口渴了,非去喝飲料不可;因此,張健!臨走前,可能!也是想選"學生議員"需要程泉的一票,所以!張健!又說要幫程泉帶飲料回來。至於,此時,程泉!只希望,張健快走,且最好!是一去不再回來;因此,也就隨口的回答『啊~隨便啦。可樂好了~』。

張健!踏著水泥板步道,終於離開了"路思義教堂",從"陽光草坪"轉往大學路。此時,程泉!也終於能,再次進入"路思義教堂"內,繼續自己"想偷拍惠芬相片"的圖謀;不過,卻仍得擔著一顆心,警覺著!張健!買了飲料後,仍可能隨時!都會再回來找他。因此,程泉!一顆心忐忒的,站在教堂後的門邊,一隻手!伸入了書包裡!握著照相機,準備!隨時!伺機而動;所幸,"社工系"組的詩歌朗誦班,順序排得很前面,張健!才走不久,社工系大一的學弟妹組的隊,很快的!便依續上場。"路思義教堂"的最前面,講台上的大紅色垂幕,上面貼著"青年盃詩歌朗誦比賽"的幾個剪字,而講台前的紅地毯上,則排著三階組裝式的階梯;此時,程泉!站在教堂後,遠遠的!看著!幾個社工系的學妹,身穿一身潔白如雪的洋裝,陸續!正走上階梯。「惠芬~今天!穿著這樣,好漂亮,跟純潔無瑕的天使一樣~」隱約見到惠芬,穿著一身潔白洋裝的身影走上階梯,程泉的心裡,不禁激起一陣漣漪;因此,程泉!再顧不得其他,立時!便從書包裡,掏出了照相機。

程泉的照相機,是一部俗稱"傻瓜相機"的自動照相機,鏡頭伸縮!拉近影象的功能有限;隔著太遠的距離,相片!便難以拍的清晰。因此,待"社工系"大一學弟妹組的詩歌朗誦隊,依續!站上了詩歌朗誦的台階後,程泉!便大著膽子,踩著"路思義教堂"兩排座椅間的紅地毯,一路往前走。直到前面幾排座椅處,程泉!才停下腳步,稍微蹲低身子,並拿起手裡的照相機;鏡頭對準!教堂前大紅色垂幕下,一群身穿一身潔白!手捧紅色詩輯,正開始詩歌朗誦的天使。"喀嚓""喀嚓~""喀嚓""喀嚓",瞬間,程泉!連按四次快門,而一種"終於偷拍到惠芬"快感、緊張及興奮;頓時!更像野火燎原般的,直從程泉的體內往上竄燒,燒到了脖子,又往上燒到了臉頰。雖說,程泉!並非拿著像機,只對著惠芬拍,不過!惠芬,詩歌朗誦之時的位置,正巧是站在第一排的正中間;咫尺的距離,因此!程泉!幾乎是與惠芬面對面,且手裡的相機!也是正對著惠芬。「終於!拍到惠芬的相片了~」或許!是自己心裡有鬼,拍到了惠芬的相片後,程泉!只覺心跳加速,臉龐更有點熱。尤其!當程泉收起相機,起身之際,一抬頭,似乎!正巧,又與惠芬!近距離的四眼相對;短暫的剎那,惠芬!慧詰的眼眸,似乎!瞟了程泉一眼。頓時,一種做賊心虛,且又在神聖的教堂裡,被當場逮到的感覺,就像!一團火熱的火燄,瞬間!在程泉的心中炸開;教堂裡!火紅的地毯,程泉,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在燃燒,轉身後!似也看不到教堂裡滿座的人,只是一心!想逃出火場。

「啊~被惠芬看見了。不然!其他人,也看了我拿著相機對準惠芬;他們一定知道,我是來偷拍惠芬的。糟~」拍到惠芬的相片後,程泉!一路心慌意亂的,直走到教堂外;因為!大庭廣眾之下,程泉對惠芬赤裸裸的心懷不軌,不小心的曝露!讓他自己很尷尬。因此,"路思義教堂",此地不宜久留,況且!待會詩歌朗誦完,程泉!也不知,自己!該如何面對惠芬。無論如何,這天!帶照相機來"路思義教堂"的目地已達到,於是,程泉!把相機收進書包後,踏著水泥板步道,便快步的!離開"陽光草坪"。

「去頂呱呱好了,張健!現在,應該!還在頂呱呱~」離開了陽光草坪後,程泉!一想及!剛剛!張健,說他要去"頂呱呱"喝可樂;於是,程泉!便也跨過了大學路,穿過!信箱間前的小廣場,一路!直往!頂呱呱去。....X X X

五、2005年~日記殘篇

2005年不知月,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坐在電腦前的檯燈下,翻開程泉!寫的大度山日記;此時,紙張泛黃的日記,一頁殘缺的扉頁中,似!有張相片掉落。程路仁,伸手從地上堆積的灰塵中,拾起那張從日記掉落的相片,拿到檯燈下!細細端詳;抹去相片上沾污的灰塵,昏黃的檯燈下,程路仁!看見相片裡,隨時間靜止的,是一群身穿一身潔白洋裝的少女。老舊的相片裡,純潔的少女,似乎!每個人!手裡都捧著一紅色的詩輯,正在朗誦詩歌;因為!在她們的身後,掛著一個紅色布幕,上面有"青年盃詩歌朗誦比賽"的剪字。『惠芬~好久不見了。幾乎!都快二十年了,現在!妳過的好嗎?!~』程路仁!端詳著手裡的相片,並知道,此時!他手裡的相片;正是!程泉日記裡所敘述的,詩歌朗誦比賽的那天,他去"路思義教堂"偷拍惠芬的那張相片。至於,惠芬,一身潔白如天使般的,站在那群少女之間,程路仁!也是一眼就從相片裡認出她;因為,縱然時光飛逝,但程路仁腦海的記憶中,始終!也都有惠芬的身影及難忘的笑靨。只是!年少情懷的往事如雲煙,對於!那些發生過的事,程路仁!也分不清是真或是假;猶如,程路仁!自己也不知道,關於程泉的故事,是不是都只是他的幻想,亦或是!他存在,其實!只是程泉內心的幻想。

『呵~除非!我能把我心中的缺撼寫下,讓我生命的空虛落實,如此!我的靈魂!才會不再感到缺憾。這次,我絕不能再半途而廢,這次!我絕不能再放棄,因為,三百年前,我是個曠世才子;而今!縱然!再落寞,我的本事!也依然足以曠世。哈哈哈~』迷霧瀰漫的斗室,望著手裡的泛黃的日記、及相片,程路仁!在檯燈下,再次!仰天狂笑。因為,程路仁的靈魂,已經被程泉!從"紅樓夢"裡~複製,且在程泉的內心世界!孕育了將近二十年;而如今!紅樓夢作者的靈魂,終於已再次甦醒。雖說,百年來,從沒人敢確定,紅樓夢的作者!到底是誰;不過!紅樓夢的作者,此時!靈魂確實已重生。迷霧瀰漫的斗室,只見!程路仁,仰天狂笑,嘴裡!且不斷!喃喃自語的說『哈哈哈~曠世才子,我是曠世才子;我~就是曠世才子...。我~曠世才子,是不可能向現實生活屈服的。我~曠世才子,寧死不屈。不管!你們說什麼,不管!你們笑什麼,不管!你們罵我,恨我;縱然!千夫所指,萬人咒罵,我也不怕。因為!我是~曠世才子,我何足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曠世才子,失敗者啊,可悲啊~~拜金的年代,權力至上的年代,物慾橫流的年代。還要!曠世才子!做什麼啊?!~潦倒落魄~默默無聞的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迷霧瀰漫的斗室,喃喃自語的程路仁!不斷的狂笑,幾乎!笑出了淚;只是,一個精神病患的的眼淚,又能代表什麼。何況,程路仁的生命中,他所以為最珍貴的一切,事實上!也都早已離他而去;獨留他,活在落寞的歲月,一個人!也只能走向孤獨的路上,成為他自己故事裡的~曠世才子。.....

程路仁的故事裡:

惠芬,事實上!在大學時代,她就已經跟別的男生同居了;而!程泉!畢業後的夏天,認識了另一個讓他傾心相戀的女孩─叫娟娟。只不過!離開大度山,入伍當兵,直到退伍,最後!程泉!終將死於充滿獸性的地獄;而後!卻又因為一頁日記殘篇,讓他的靈魂!再度被喚醒。....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