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十七章89東海大學游泳池落成開幕

一、地獄~猖獗的獸性,醜陋的鬥爭,噁心的慾望與滿盈的仇恨

1990年十二月,海軍陸戰隊"小港戰鬥訓練營",第二個星期日,晚上七點多,六x八團第二中隊!老舊營房前的連集合場。兩盞炬光燈昏濛濛的,一前一後!照著連集合場的水泥地,此時!第二中隊的一百多人,正成橫列隊型,集合在連集合場點名;因為,星期日晚上七點,已經到了規定的收假時間。略帶寒冷的北風吹拂連集合場,肅殺中帶點令人恐懼的氣氛,因為!此時,雖然!已過了規定的收假;不過,班長!點名後,卻仍有幾個人,逾假為歸。『幹x娘~晚上,七點收假,叫你們六點半回營。現在,都七點多了!竟然還有人沒回來。你們是禽獸,還是畜牲,聽不懂人話是不是??幹x娘的~膽子肥了是不是?!~連我講的話!都敢不聽了~』負責點名的值星班長,嚼檳榔嚼得血盆大口的嘴,點完名!發現有人逾假;只聽他!操著!生硬的國語,開始!用粗俗的言語漫罵。而值星班長,罵聲未歇,只聽!另一個班長,已經!火上加油,接著開罵。『他媽的~欠操啦。跟這群畜牲講這麼多,做什麼啦。注意~成體操隊型~散開。伏地挺身~預備~~』有人逾假未歸營,集體!就連坐處份,這是!大家!早有心理準備的事,尤其!在海軍陸戰隊的部隊,班長一個比一個!更愛耍凶狠。『全部給我撐著。他媽的~不要怪我星期日!還要操你們。誰害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吧??~本來,星期日!今天是要給你們,休息到晚上九點,再出來做體能訓練的。不過,三令五申~就是會有人逾假,違反!我們中隊的規定。所以,現在!就給我伏地挺身撐著,等那些逾假的人回來~』燈光昏濛的連集合場,班長一聲令下,只見!一百多個兵,立時!全部都以伏地挺身的姿勢,撐在!水泥地上;而據他說!自己是混"縱貫線黑道"的班長,則是擺著一付"黑道大哥"的架勢,滔滔不絕的!彷彿正在教訓"細漢的":。『幹x娘臭x巴~上個星期放假,到現在還有三個人沒回營;已經!聽報上去,當逃兵,開始緝逃了。沒關係,你們膽子肥,最好都不要回來,然後,全部!我都報上去當逃兵;這樣!我們有樂的輕鬆~』場景!有如,正在演"黑社會電影",幾個班長!圍著部隊就像流氓般,輪流的開罵,樣子!彷彿!就像在彰顯他號令天下,莫敢不從的絕對權力;只聽!這個咆哮完,換那個出口三字經。

『媽的~別說我們沒給你們福利,該放的假也放了,結果!好像對你們太好了;一個一個都要爬上天了。所以,以前的福利都要收回來了。下個星期,大家!也不要放假了。如果!要怪!就去怪那些逾假的人吧~因為!是他們違反規定,害你們沒有福利的~』高胖的連長,也站出來開罵了。此時,連集合場昏濛的燈光中,只見!有兩個人穿著軍便服的人,匆匆的跑過來;而看他們匆忙的樣子也知道,正是!逾假的人。『幹x娘~"老大仔",你們回來了哦。幹~你們兩個站在旁邊看就好啦。你們敢逾假,全世界!你最大,你們比連長還大;阮班長~是"細漢的"~那敢處罰你們~』看著!兩個逾假的人,匆忙跑回連集合場,正要也!以伏地挺身撐在水泥地;此時,耍"黑道"的班長,立刻!以一口黑道的黑話揶揄。只不過,兩個逾假的人,仍以伏地挺身,立時!跟所有人一樣!撐著;此時,另一個耍凶狠的班長,卻衝了過來,抬起腿!立刻!一腳就踹過去,嘴裡邊罵『幹x娘臭x巴~叫你站在旁邊看,你他媽的畜牲,聽不懂人話!是不是!?~他媽的~想知道~我的戰鬥靴是幾號,是不是~』。兩個仍穿著軍便服,逾假的兵,各被踹一腳後,慌忙的!立時起身,侷促的!在被處罰的部隊之旁,立正站好,一動也不敢動;因為,他們也知道,此時!在被連坐處罰的連隊之中,不乏有混黑幫的兄弟!正對他們咬牙切齒。「以仇恨!製造集體壓力~」然而!或許,這也正是!班長,因有人!逾假,而連坐處罰所有人的主要目地。畢竟,在一個群體的環境中,製造仇恨對立與利用暴力,這正是!擁有絕對權力的統治者,可以!左右逢源;且徹底!踩在所人頭上,一種最好的!恐怖統治方式。

星期日,這天,話說!程泉,中午!才和娟娟在台中火車站,宛如回到天堂的久別重逢;只不過,一到!下午三點,程泉!卻又必須在台中火車站的月台、面對與娟娟!生別離。短暫的相聚後,程泉!搭上莒光號列車,娟娟!站在月台,長髮與長裙俱在月台隨風飄,當列車開動;一種離別!莫名的難過,當程泉!看著!娟娟月台上揮手,蕭索的苦悶!立時!湧上心頭。而後,程泉!離開了娟娟,也離開了天堂,搭著莒光號列車,一路!便又直下地獄。陸戰隊!小港"戰鬥訓練營",晚上!七點多的連集合場,程泉,如同所有人,都以伏地挺身的姿勢,兩手撐在水泥地上;時間,也不知過了多久,程泉!只覺自己撐在水泥地的兩手,酸痛的發抖,額頭的汗水!更一顆顆滴落。程泉,只是!勉強在心底,想著!這天中午與娟娟的約會,溫香軟玉的擁抱娟娟!在懷裡接吻的滋味;只不過,此時,程泉的耳邊,聽到的卻是,耍流氓似的班長,接力賽似的,一個個!不斷!破口漫罵。『媽的~都快八點了,還有人!沒回營。這就是你們同梯的,害你們被處罰的。如果!你們同梯之間,都沒辦法約束自己;那就別怪,連上的長官!對你們心狠手辣~』此時,講話的是!連隊中的輔導長,而軍中的輔導長!雖有"輔導"二字;但其實!他的工作,卻也同樣是高高在上的統治者,完全跟"輔導"是不相甘的。

『媽的~"秦假仙",你老大的錶,現在!幾點了。還知道!回來啊~』燈光昏濛的連集合場,約八點左右,只見!又有個穿著軍便服的人影,匆忙跑來;而此人,正是!狀況最多的,綽號叫"秦假仙"的一般兵。秦假仙,跟程泉!同一班,排隊的位置在程泉旁邊,而床位!也睡在程泉的下鋪。至於,"秦假仙"三個字,原本!就是布袋戲裡,一個癟三的角色;也因為,叫"秦假仙"的這個兵,幾乎!每天!出操上課都會頻出狀況,所以!才會得到這樣,帶點嘲弄的綽號。『呵~報告班長~我因為!等不到車,所以!才會遲到~』秦假仙,跑回連集合場後,對班長!邊說邊笑,似一付蠻不在乎自己逾假;此時,一旁!輔導長,立刻!開罵『媽的~還笑,牙齒白啊。沒看到因為!你逾假,害所有人!都被處罰嗎??~無恥。立正站好~』。『報告輔導長~是,我下次!不敢了~』秦假仙,被輔導長斥責後,原本!蠻不在乎的態度,立時收斂,並立正站好;只不過,秦假仙說"他下次不敢"的話,恐怕!是沒人會相信的。因為,自"戰鬥訓練營"開營以來,秦假仙!幾乎天天都出狀況,也害得!整個連隊,常常!因他而連坐處份;不過,不管!連上的長官,怎麼打罵,似乎!也都拿他沒辦法。或有可能,秦假仙!這個人,大腦!是真的少了一根筋;或說,這個人,他的心中!是真的完全沒有道德感、與羞恥心。...

星期日,晚上十點半,晚點名後。寢室就寢前,連隊中!一個75梯,愛耍老大,叫阿龍!渾身刺青的人;經過!秦假仙的床位前時,臉露凶狠的,對秦假仙!放話說『喂~秦假仙~等一下,晚上~"起床尿尿"啊~』。『哎呦~別這樣啦。大仔~』至於!聽阿龍!放話,要叫他"起床尿尿",秦假仙!一臉猥瑣的求饒。因為,部隊中,晚上叫你"起床尿尿"的意思,其實!就是軍隊的黑話;意思是,晚上!等大家就寢後,要叫你到廁所去甌打,教訓一頓。所以,秦假仙!儘管對什麼事,好像!都蠻不在乎,然而!已經有人恐嚇,要叫他"起床尿尿";他自然!要向叫阿龍的人求饒。況且,那個叫阿龍,75梯的一般兵,確實!是個狠角色,而且!也善於搞政治,與結黨營私的技倆;所以,在他的身邊,似乎!始終!也都圍著幾個,模樣!像是手下、或是打手的"細漢的"。而!狐群狗黨集結成的惡勢力,這種青少年階段,在國中校園裡!常見的景象;似乎!正也是軍隊的環境中,充滿暴力,權力鬥爭, 一群青少年!最熱衷的政治行為。

『寢室熄燈~』值星班長的口令中,狹長的寢室,天花板的日光燈,逐一熄滅;而靠牆邊!兩排上下鋪,老舊的木床通鋪,所有人!都已躺平在深藍色的睡袋裡,喊到『連上長官晚安~各位弟兄晚安~』。熄燈後的漆黑寢室!無聲無息,約莫過了五分鐘,此時!卻見兩個黑影,悄悄!走近"秦假仙"的床位前;而後,一個黑影,伸腳!踢著秦假仙的床鋪,壓低了聲音,說『喂~秦假仙。"起床尿尿"啦~』。『哎呦~大仔~別這樣啦。拜託ㄟ啦~』秦假仙,躺在睡袋裡,再次求饒;不過,兩個黑影,似乎!並不打算放過秦假仙,語帶更兇狠的說『喂~秦假仙。叫你"起床尿尿",聽不懂是不是。阿龍~現在!在廁所等你啦,再不起床!欠踹了是不是~』。床邊的一個黑影,說著,似乎!伸腳,就往秦假仙的睡袋踹了幾腳;而後,秦假仙,不得以,似乎!也只好起床,說『好啦~好啦~大仔。我起來囉啦,別再踹我了啦~』。由於,秦假仙,就睡在程泉的下鋪,因此!從他們的對話,及床鋪的震動;程泉!大概!也知道,是怎麼回事。顯然,秦假仙!是因為,星期日!這晚!逾假的事,讓連坐受罰的阿龍,感到很不滿;亦或,也有可能,是連上的班長,因為!不好自己動手,所以!示意!要耍老大的阿龍,給秦假仙一點,皮肉之痛的教訓。

『秦假仙,被拖去廁所打~活該。媽的~一天到晚出狀況,讓大家!都被一起處罰~』當秦假仙,被兩個人!半拖半拉的,拽出寢室;此時,程泉!聽到,睡在隔壁床位的兵,似乎!一付幸災樂禍。而程泉,聽了!也心有戚戚,一點!都不同情秦假仙。因為,在"小港戰鬥訓練營",這兩個星期相處下來,其實,程泉!也有點了解;秦假仙!這人,雖然!平常都裝的,散散的,一付狀況外,不過!實際上,他似乎!卻是"扮豬吃老虎",總利用一些小手段!佔盡別人的便宜。譬如,在"戰鬥訓練營"的第一個星期,秦假仙,就向程泉!借了五百塊錢,而程泉!也因秦假仙,與自己同一班且相鄰,所以不好意思不借。只不過,第二個星期,程泉!打算星期日,要回台中找娟娟,因為!身上缺少盤纏,而!不得不向秦假仙要回那五百塊錢。可軍中,真的就是!像別人說的"千萬不要借錢給別人",因為!往往錢一借出去,就像"肉包子打狗",再也拿不回來。『啊~沒錢啦。沒錢啦。有錢再還你啦~』雖然!秦假仙,天天!幾乎都在跑福利社,可當!程泉,想向他要回五百塊;秦假仙,卻總是!說他沒錢,而不斷拖債。星期日,快到了,程泉!也向秦假仙,要錢要急了;而秦假仙,就擺出癟三的嘴臉,耍賴!一付不耐煩的說『啊~五百塊而已,一天到晚!在討錢。有夠煩咧~有錢會還你啦~』。

程泉!事實上,直到星期日,也未向秦假仙,要回半文錢。因為,程泉!從小到大,讀書讀到大學畢業,認識的朋友,可說!每個人借錢都是有借有還;甚至!也不用等到自己去要,多半!借錢都會主動還錢。直到當兵,程泉,可謂!才第一次!遇到,像秦假仙這種!借錢不還的無賴癟三;而這倒讓程泉!還真不知怎麼應付。甚至!程泉!有種感覺,彷彿!秦假仙借錢不還,是天經地義;而程泉,向他要錢,倒變成了無理取鬧。因此,這晚!秦假仙,被拖去廁所教訓,程泉!竟也覺得,大快人心。

二、地獄的格言~"拗得過就是你的?!?~~"

翌日,星期一。這天!出操的課目,主要是─全付武裝急行軍,及游泳課目。由於,小港營區!並無游泳池,所以!這天,部隊!預定是從小港營區,以全付武裝急行軍的方式,一路!走到"林園"的師部營區去游泳;而小港營區到林園營區之間,距離約二十公里。因此!這趟路,待游完泳,再急行軍!走回小港營區,也就是,等於!部隊來回要走上四、五十公里。當然,部隊行軍!有嚴格的規定,譬如,不能中途脫隊,不能讓平民!穿過部隊,不能在路邊購買東西...等。而!這些規定,在"龍泉新訓中心"的大專兵連隊,行軍時!自然都會遵守,整個部隊!不會出什麼問題;只不過,在"小港戰鬥訓練營",龍蛇雜處什麼樣的人都有,因此!是否所有人都會遵守規定,這倒成了很大的挑戰。迷彩服!紮寬大的S腰帶,腰帶上紮水壺,刺刀,頭上!戴鋼盔,肩上揹槍,腳上穿著戰鬥靴!打綁腿;時間!約早上八點,部隊!已全付武裝走出小港營區,分成兩列!靠著柏油路的兩邊走。

急行軍,一般來說,部隊!每十分鐘要走一公里,每個小時!則約走六公里;因此!行進的腳程非常快,可說!介於走路與小跑步之間。或許,也是!因為!急行軍速度之快,往往!會讓人走得上氣不接下氣。所以,往往!也會有人為了身體的重量,而混水摸魚!把水壺的水都倒掉,只帶了一個空水壺;像是!與程泉同一班,排在程泉後方的秦假仙即是如此。『喂~同梯的。水借喝一下。嘿嘿嘿~同梯的,大家!要互相照顧嘛~』急行軍!步伐之快,往往!也會讓人汗流浹背,而身體的水份流失,人自然會感到口渴;於是!一路上,秦假仙!便幾次,拍著程泉的背,向程泉!借水喝。至於,程泉!大學剛畢業,即入伍當兵,不知社會人心卑劣險惡,當然!更不知道!該怎麼應付;像秦假仙這種,國中畢業即在社會上打混,社會經驗豐富!且專門吃定別人的人。而秦假仙,這種人!對自己吃定別人的行為,似乎!不但!不覺羞恥,反而!感到很驕傲。譬如,秦假仙的皮夾子裡,常放著一張他入伍之前,蓄長髮,且滿臉凶相的照片;而他也常拿那張相片,向程泉炫耀,說『喂~同梯的。你看!我這張相片,像不像是殺人犯。嘿嘿嘿~~阮大仔,他在做議員啦。強姦、殺人!攏嘛嘸代誌~』。

『啊~你"讀冊囝仔"~社會的代誌攏不知。在社會~大家!都嘛在"拗","拗得過!就是你的"啦~嘿嘿嘿~』以社會學的"道德發展三階段論"來講,秦假仙的思維模式,無疑的是屬於,道德良知發展!停滯於青少年階段之前的"前俗例道德層次"。道德感低落,不知!羞恥心!為何物,行為的準則!多半只想滿足自己的慾望;甚至!只要能讓己獲得利益,就算!危害到他人,或整個團體!他也不會覺得!有罪惡感。秦假仙,確實!也很會"拗",甚至!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不斷!讓整個部隊,因他!而連坐受處份;然而,秦假仙!對自己的"社會化",倒自覺驕傲,因為!不管!人在何時何地,善於鑽營的他,似乎!總是!獲得最多利益的人。時間!約莫中午時分,部隊!急行軍,到了"林園師部",短暫的休息時間,一路!急行軍,汗流浹背!又累又渴;於是!許多人,架好槍,在部隊解散後,便直往福利社買飲料。此時,程泉的水壺已沒水,於是!找到洗手台,洗了把臉;而後,程泉!帶著一身淋漓的汗水,也往福利社去。正當,程泉!在福利社的冰箱,拿了瓶汽水,正掏出皮夾,要往櫃台付帳;霎時,秦假仙!一臉鬼鬼祟祟,突然!不知!從那裡冒了出來,且兩眼!直盯著!程泉手上的錢包。

"林園師部"的福利社,秦假仙!鬼鬼祟祟的,突然!冒了出來,而! 一見程泉手裡拿著皮夾,正準備付帳;而!秦假仙!掌握時機,立時!便對程泉,又說『ㄟ~同梯的。擱向你,借兩百塊錢咧。連上次!借的五百塊,再一起還你啦~』。程泉!正準備付帳,手裡拿著錢包,而錢包裡!有錢,秦假仙!也看見了;因此,程泉!無法說謊,說自己沒錢借他。秦假仙,或許!並非真的自己沒錢,或許!他只是等在福利社裡,等待要"拗"別人;又或許,秦假仙!只是!臨時!看見了程泉,所以!他就不想掏錢,而想"拗"程泉的錢。儘管如此,程泉,手裡!正拿著錢包,卻也不知!該如何拒絕,借錢給秦假仙;於是,程泉!只得又從皮夾裡,拿了兩百塊錢"借給"秦假仙。「"讀書囝仔"~憨憨的。隨便拗~也拗得到~」秦假仙!隨便開口,又從程泉那裡拗了兩百塊錢,自然!心中竊喜。而事實上,部隊之中,像秦假仙!這種,時時刻刻都想拗別人的人;其實!也並非特例,而是種普遍現象。甚至,連統治階層,掌握絕對權力的班長,除了!出操時,打兵,罵兵外;平常的休息時間,他們更喜歡!到處借錢~"拗兵"。『絕不可以借錢給班長,不然!戰鬥訓練營結束,錢要不回來,我絕不負責~』連上的輔導長,雖然!有一次在餐廳,也曾趁著班長不在時,私下!警告部隊;不過,擁有操兵,打兵!絕對權力的班長,要借錢,又有誰敢不借給他們。因為,要是!班長向你借錢,你不借給他,搞不好!下次出操上課,他的戰鬥靴,可能!就要踹到你身上了。何況,借錢給班長,搞不好!私下還會有點人情,出操上課!就派你去出輕鬆的公差;而或許,其實!這也!算是一種,"政治獻金"的雛型吧,向擁有權力統治者屈服,或是!以金錢收買掌權者,以換得!一些自己的利益。

中午,軍卡車!從小港營區,送來一個個鐵盒子的軍中便當。午餐過後,午休的時間,程泉!找上,算是同鄉,又同梯的林永勝、與王漢源閒聊;而閒聊中,三個人,當然!不免,又談起,關於!下個星期日,要再一起搭車回台中的事。『呵~程泉。下個星期日,我們兩個沒女朋友的,不回台中沒關係;但!你一定要回去。因為,你的女朋友,真的很漂亮,要是我是你,別說!只能見面三小時;就算!只能見面一小時,我也一定要趕回去。對不對~林永勝,星期日!在火車站,你有看到程泉的女朋友吧。真的是既漂亮、又溫柔吧~』一提起,下星期日!要回台中的事,王漢源!立刻,想起了!這個星期日,三人!要從台中返高雄之時;他和林永勝!在台中火車站的月台,也都有見到娟娟!送程泉來搭火車。而林永勝,聽了!王漢源,對程泉的女朋友~娟娟的恭維,自然!也是接話,以一付羨慕的表情!笑說『對啊~程泉!你的女朋友,相片已經很漂亮了,哦~本人!比相片又還漂亮。假如,我將來的老婆,能有你的女朋友一半的條件就好了。太羨慕你了,真的!好羨慕哦。將來!你一定要娶她當老婆;不然,太可惜了~』。至於,程泉!聽了林永勝,及王漢源,對娟娟的稱讚,心裡!自然!高興,卻略帶無奈的說『唉~人在軍中,身不由己啦。下個星期,能不能放假,我們都還不知道咧~』。

『喔~對了,林永勝,上個星期,我向你借的一千塊錢。現在還你~』這星期日放假前,由於!程泉!身上沒錢,所以向林永勝借了一千塊;此時,程泉!突然想起,便從口袋掏出了皮夾,拿了張一千塊錢的紙鈔!還林永勝。而林永勝,從程泉手裡!接過一千塊錢之時,則帶著懷疑的口氣,笑說『欸~程泉。你不是沒回家嗎??~怎麼會有錢??!~向你女朋友借的哦~』。程泉!帶點驕傲,笑著回答『不是啦,是那天!在火車站,我女朋友的媽媽,拿來借我的~』。林永勝聽了,略帶!不可置信的口氣,驚訝的說『哇~丈母娘,專程!拿錢到火車站給你哦。喔~有丈母娘支持,那鐵定了,將來!你一定可以娶她女兒當老婆了。哇~丈母娘,對你~真的太好了~』。此時,林永勝!可能!是拿到,程泉還他的錢,這也讓他想起了;程泉!因為借秦假仙的錢,要不回來,所以!才得向他借錢的事。於是,林永勝,接著!又問程泉、說『對了~程泉。那秦假仙,向你借的五百塊,還你了嗎?!~』。程泉,有點無奈的回答『沒有啊~跟他要也要不回來。而且,剛剛,在福利社,他又向我借了兩百。又不好意思不借~』。此時,只聽!王漢源,說『啊~秦假仙,那種人!不要再借錢給他了啦。他根本就是要硬拗你的。媽的~~有些一般兵,好像!都把我們大專兵當肥羊一樣;好像,不拗,白不拗!似的。像他們向我借錢,我根本!就不借他們~』。王漢源,跟林永勝,還有程泉比起來,算是!比較老成世故的;不過,他說的話,倒也一針見血。因為,在部隊中,確實!有些一般兵自恃社會經驗豐富,而把!剛從學校畢業,尚不知社會人心險惡的大專兵,當成了肥羊落入了獸群;一個個!如豺狼虎豹,充滿敵意與陰謀!在一旁虎視耽耽,企圖!也想咬塊肉吃。

林永勝!戴付眼鏡,樣子!斯斯文文,跟程泉一樣!也是個不善於拒絕別人的人,而聽了!王漢源的話後;只見他!也唉聲嘆氣的說『哎呦~有什麼辦法。像班長,向我借的錢,好像!他們也都假裝忘了;然後,我也不好意思,向他們要。唉~誰敢向他們要錢,又不是!不要命了。算了啦!那些錢,就算!是丟掉的好了啦;有什麼辦法~』。所謂"社會",是由人的群體所組成的環境;所以,組成這個社會的人,是什麼樣的素質,也決定了!這是個什麼樣的社會。至於,由一群!心智成長停滯在青少年階段以前,充滿獸性思維,喜歡鬥爭,屬於!前俗例道德層次者,所聚集組成的社會,會是個怎樣的社會;低落的道德,毫無羞恥心,為了獲得自己的利益,貪婪的!更如細菌般,不斷想吞噬別人。軍中的社會,剽悍的海軍陸戰隊,底層的部隊,或許,也只能這麼說──這是個地獄。...xxx

三、狀況兵~又出狀況

海軍陸戰隊,小港戰鬥訓練營。星期二晚上!十點半,寢室熄燈後,程泉!在漆黑的地獄中,手拿一支簽字筆大的小手電筒;以微弱的燈光,趴臥在雙層通鋪上鋪的床上,寫信給娟娟。因為,藉著!紙筆,與微弱的手電筒的光茫,這是程泉!身在苦悶的軍中地獄,唯一能與自己心中的天堂連繫的方式;儘管,程泉與他的天堂之間的維繫,就有如!漆黑的寢室中,那一絲手電筒燈光般微弱。【娟娟:我星期日放假回去雖然時間很匆促、又很累,但回台中去還是值的的;能夠和妳相聚三個小時我心裡踏實多了、愉快多了。積了好久煩悶都在與妳見面後煙消霧散,有個心愛的人太好了;我所有情緒上的困擾這麼快就解決了~】趴臥在寢室的床鋪上,手電筒照射信紙的微光中,儘管身在地獄,但程泉!只要一拿起信紙,寫信給娟娟,他便覺自己苦悶的心情!得到慰藉;或許,因為!藉著紙筆的連繫,至少!程泉知道,雖然!自己!身在地獄,但只要忍耐一陣子,自己還是!會再回到天堂的。於是,只見!程泉,擺動手中的原子筆,在微弱燈光照射的信紙上,又寫【下個星期如果還放假,我一定還要回台中去找妳,多了這個期待當兵還是愉快的;但下星期日我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回去。不過!娟娟,妳先不要跟別人"約會"哦,把妳的星期日再"犧牲"給我好嗎?】。

部隊,白天出操上課,體力消耗很大,其實!已經很累了,而!程泉也並非,故意!要利用三更半夜才寫信。主要,是星期日收假後,因為!有人逾假,所以!整個部隊,連坐處份,休息的時間都被剝奪;而星期一,急行軍到林園師部,回程的時候,路上!又有人出狀況。因此,部隊,回到小港營區,又受連坐處份,每個人!幾乎都被操翻了;連上的信都沒發了,上廁所的時間也幾都沒有了,更別說,想要有短暫的休息,或寫信的時間。...xxx

林園師部營區,星期一,話說!"戰鬥訓練營"的部隊,從小港!急行軍到林園,午餐過後;下午一點,部隊!再次又集合在游泳池旁,準備上游泳課目。只是,海軍陸戰隊,雖然!有"海軍"兩個字,不過!並沒有要求士兵都要會游泳;因此,部隊之中!也並沒有發泳褲。正當,部隊集合在泳池旁,而程泉!有點懷疑,不知!待會要穿什麼,下水游泳;此時,只見!班長,指著!泳池旁一堆!濕答答的泳褲,對部隊說『注意~現在,先把你們身上的衣服都脫下來,摺疊好!排列整齊放在地上。然後,到那裡!去拿一件泳褲穿。稍息後,開始動做。稍息~』。班長,一聲令下,整個部隊!迅速在泳池旁, 一個個赤裸裸的!脫個精光;只是!要到丟放在泳池旁,那堆濕漉漉的泳褲中,隨便!拿件泳褲穿,這卻不禁!讓人有點怯步。『媽的~這些泳褲,不知道!有多少人穿過,看起來!好像也沒洗過。竟然!就要我們穿~』光著屁股,走到泳池畔,挑著!那堆濕漉漉的泳褲時,便有人!低聲的喃喃抱怨;只是!光天化日之下,光著屁股,誰也會感到不自在。因此!儘管嘴裡抱怨,所有人!還是趕緊拿了件濕淋淋的泳褲,便穿上。『幹~泳褲!沒洗過,還沒關係,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病。搞不好!今天穿了,明天"鳥"就爛了~』冬天的冷風中,緊身的穿著!別人穿過的濕答答的泳褲,渾身不自在的感覺,任人!心中都會有疙瘩。只不過,軍中就是這樣!根本不講人權,只要!一聲令下,叫你做什麼!就得做,也不管!是否會對他人的身體造成傷害,或有什麼後遺症;而!這也難怪,常有人!當完兩年兵,退伍後!就得了一身病。

『注意,穿好泳褲的,到這邊集合。已經!會游泳的人,站在左邊;不會游泳的,站在右邊~』不自在的穿著!濕冷的泳褲,班長!一聲令下,所有人!又到泳池畔分成兩邊集合;而程泉,原本!就會游泳,因此!自然選擇了站在會游泳的那一邊。之後,不會!游泳的一邊,由游泳教練,帶到淺水區學游泳;至於,已經!會游泳的,則被分配到泳池的深水區,放牛吃草。程泉,雖然!喜歡游泳,只不過!貼身的穿著別人穿過的泳褲,已覺渾身不自在;何況,泳池的水,似乎!很久沒換了,竟呈現!有如溫泉的般顏色,且在水中!還能看見"懸浮物"。而如此環境之下,就算!程泉,再喜歡游泳,此刻!也游興全無;然而,就算!不想游泳,沒班長的允許!卻也不能上岸。因此,程泉!也只能在宛如工業廢水的泳池泡著,直泡了!約兩個小時;時間,約下午三點左右,所有人!才上岸,脫掉那令人作嘔的泳褲,丟在永池畔,卻不知道!又要給誰穿。只是,泳池畔,大家!都還光著屁股,來不及喘息與盥洗,卻聽!班長,已經!又吹哨,說『注意,三分鐘~著裝後,取槍,全付武裝。晚餐前,我們!要從林園師部,急行軍!走回小港營區。如果!趕不上晚餐,那大家,今晚!就不要吃飯啦。聽到沒有~』。

部隊!游完泳,沒有盥洗,時間!下午三點多,只是!穿上迷彩服,戴上鋼盔,肩上揹槍,全付武裝,離開了林園師部;並以急行軍的方式,預定!在晚餐餐,要趕回!小港營區。此時,程泉!夾雜在全付武裝的部隊之中,由於!剛在有如工業廢水的泳池裡游完泳,且又沒盥洗!便穿上迷彩服;因此,一路!行軍快速的步伐中,程泉!只覺,全身黏膩,再加上!汗水!更是渾身黏答答。不過,班長!倒 好。幾個班長,不是!沒下水游泳;不然!提早上岸,事先盥洗過!再穿上迷彩服。因此,急行軍回程的路上,除了!值星班長走在最前面帶隊外,其餘,只見!幾個班長,狀似輕鬆;腳步也放慢,遠遠的落在部隊之後,且邊走邊大聲的笑談、聊天。『ㄟ~同梯的。你的水壺,還有沒有水。借喝一下。哦~都快渴死了~』回程!約走了一半的路程,此時!走在程泉後方的秦假仙,又想向程泉!借水喝;然而,此時,程泉的水壺!卻也早已沒水。剛游完泳!人總容易口渴,加上行軍汗流浹背,且不說秦假仙,程泉!走到半路,也覺得!口渴的要命;不過,水壺既已沒水,程泉水也只好忍著口渴,對秦假仙說『水壺沒水了啦。口渴,忍耐一點啦。我也口渴啊。行軍~誰不口渴~』。秦假先,聽程泉說!水壺沒水,於是!不安份的,便開始在部隊中,一下子竄前,一下子!跑後的,向其他人借水;只不過,每個人!都跟秦假仙,說水壺沒水。或者,有人!就算水壺還有水,但也不想給!秦假仙,這種!到處鑽營,想佔別人便宜的人喝;所以,秦假仙,一陣竄前跳後的,除了!讓自己更口渴外,似也沒借到半滴水解渴。

『幹~大家都說沒水,"唬爛伯"啊~。喔~口渴的要死~』借不到水喝,秦假仙!邊走邊抱怨,一路,不斷的左顧右盼;接著!只聽,秦假仙,似又自言自語的說『喂~後面的班長仔。他們去檳榔攤,買汽水喝咧。那麼好~』。由於,南台灣,路邊四處都有檳榔攤,因此!秦假仙,才說完話,只見!前面不遠的路邊有個檳榔攤。『喔~口渴的要死。我也要去檳榔攤,買汽水~』經過!檳榔攤,只聽!秦假仙,嘴裡!喃喃自語的說著,便揹着槍,離開步隊的行軍隊伍;獨自!便快步,往檳榔攤走去。而! 一見,秦假仙,走往檳榔攤,只見!行軍的部隊,隨後!便又有幾個人離開行軍的隊伍,隨著!也走往檳榔攤。『喂~小姐。一罐汽水啦~』『ㄟ~妹妹。我要一包檳榔,擱一灌沙士啦~』『呵~姑娘啊。今嘛~寒天了,妳衫穿這麼少,咁抺寒。哈哈哈~』『小姐~你穿這樣,真水呢?~』。秦假仙,幾個人!要是到檳榔攤,買了汽水,立刻歸隊,或許!還不會被班長發現。只不過,幾個!穿著陸戰隊迷彩服,揹著槍的阿兵哥,或許!是真的,大腦無法控制獸慾,竟就這麼圍著路邊的檳榔攤;嘻皮笑臉的,與!賣檳榔的小姐,打情罵俏起來,且以言語!猛吃檳榔西施的豆腐。而行軍的部隊中,幾個兵!脫隊,且圍著路邊的檳榔攤嘻笑怒罵;這麼!誇張的舉動,自然!走在前頭的連長,一回頭便看見。

連長!一見行軍隊伍出狀況,回頭,便對著!幾個脫隊的狀況兵,大罵『媽的~你們幾個在幹什麼?!~行軍~竟然!給我脫隊,還在!那裡嘻嘻哈哈的,成何體統啊。還不歸隊~』。當然,部隊!在行軍當中,且正經過民宅,連長!不可能,立時!處罰,秦假仙幾個脫隊的人;不過,行軍途中,出了這種大狀況,嚴厲的處罰!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可能,又是整個部隊!連坐處份。『呵呵呵~剛剛,那個檳榔攤,賣檳榔的小姐,真正有夠妖嬈。剛剛!我還把她摸了一把。呵呵~等我放假,再回來這裡,請她看電影。呵呵~』經過連長的怒罵,秦假仙!歸隊後,一路!喝著汽水,還談笑風聲的,似乎!對他剛剛的所做所為,頗感興奮;而!程泉,聽著,卻只感覺心中,有一種說不出怒氣。因為,秦假仙,昨晚!星期日逾假,才害得整的連隊,被連坐處份,而他晚上,也被人拖去廁所教訓了一頓;可他,卻似乎!蠻不在乎,而且今天行軍又出狀況。「幹~秦假仙,這種人,真的一點羞恥心都沒有。沒看過這這種人。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害到大家!都受處份,他也一點都無所謂的樣子。幹~」邊走邊想,程泉!只是,在心裡暗罵;正如,程泉!也不太明白,當一個犯罪,危害到別人!會被抓去關,可是!天天在這社會上,卻還是!不斷有人在犯罪的道理一樣。

「不管,危害到多少人,只要能讓自己獲利,滿足自己的私慾;對秦假仙來說,似乎!都是正當的行為。以犯罪~危害別人,來滿足自己的慾望,究竟是!秦假仙的大腦,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亦或是,這是!秦假仙,理性判斷的結果,所故意採取的行為?!?~」邊走邊想,程泉!有點想不明白;然而!又或許,這個現實的世界,台灣的社會,果真!如此醜惡,與道德低落,只是!程泉!還不知道罷了。『大專寶寶,"讀書囝仔"~攏不知社會的代誌~』正如!秦假仙,所常驕傲的,掛在嘴邊講的話;而!或許,秦假仙這種人,正也是,所謂最"社會化",最適應台灣社會,且經過"物競天擇、優勝劣敗",所篩選出來的,最優勢人種。這也難怪,秦假仙!常掛在嘴上,驕傲的說─他"大仔"在當議員,強姦殺人都沒罪。而或許,以秦假仙的厚顏無恥,善於鑽營以,及為謀己利,"置他人死生於度外"的人格特質;將來,他或許又將更青出於藍,當上台灣這塊土地的總統也說不一定。不過,這也尚言之過早,因為!想當上台灣的總統,其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厚顏無恥,善拗謀利外;恐怕•他還得學著,要有!比別人更聰明的陰險,以及翻臉不認帳的心狠手辣才行。

傍晚時分,且不論,狀況兵!秦假仙,將來!是否能當上台灣的總統,只是,部隊急行軍,回到了小港營區;到了第二中隊的連集合場,整個部隊!可都要再被他害慘了。即使,一天的行軍,又游泳,整個部隊!又累又餓又渴,且游完泳沒盥洗,加上行軍汗流浹背;此時,每個人的身上!迷彩服與皮膚間,無不濕黏黏的!令人難受。只是,部隊回到第二中隊營舍的連集合場,卻仍不得解散休息;因為,連長!正因,行軍途中!有人脫隊,到路邊的檳榔攤,買汽水及檳榔,而大發雷霆。『媽的~三令五申,告訴你們,行軍時!不可以脫隊,更不可以到路邊攤買東西。剛剛~在路上的時候,跑去檳榔攤買汽水的那幾個人,給我出列~』傍晚的連集合場,連長!對著疲憊不堪的部隊破口大罵;此時,只見!秦假仙縮頭縮腦的,和幾個行軍途中,去檳榔攤買汽水水的兵,小跑步出列。只見!秦假仙,歪著脖子,每次!出狀況!被責罵時,臉上總漏出一付,類似!布袋戲偶裡"衰尾道人"的模樣,看了令人厭惡;而!打了打了,罵也罵了,可連長!卻對他的頻出狀況,也無可奈何,最後!也只能!整個部隊連坐處份。

『媽的~部隊,全付武裝給我去跑操場,一千五百公尺,給我五分鐘跑回來。五分鐘沒有回來的,跟你們講,我會操的讓你們脫一層皮。去跑~~。班長,給我計時,你們這群畜牲,非得讓我使出霹靂手段,對付你們不可~~』行軍走了 一天的部隊,在連長!有如野獸發狂的咆哮聲中,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又往一千五百公尺的大操場衝;而五分鐘的時間,當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能跑完一千五百公尺的大操場。於是,氣喘噓噓,幾快斷氣的部隊,從操場!剛跑回連集合場,因為!沒有所有人在五分鐘內都跑回來;所以,班長,接手!又開始,有如野獸發狂般的操兵,或者!其實是虐兵取樂,以滿足他們動物攻擊本能的慾望。傍晚!連集合場的水泥地上,及圍繞營舍旁的柏油路,整個部隊!爬進,滾進,匍匐前進,左去又回,幾個班長!操兵,盡情發洩他們的獸慾。此時,被操的去活來的部隊中,當然!也會聽到,有人悄悄的抱怨,說『媽的~行軍的時候,後面幾個班長,還不是脫隊,跑到檳榔攤買汽水。連長,不敢罵那幾個班長,所以!就殺雞儆猴,操我們出氣~』。

『對啊~"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沒天理啦。那幾個班長,自己出狀況,結果!還操我們,操爽的~』軍中的極權統治,原本!就是掌握了權力的統治者,說了算;是非對錯!都在統治者的一張嘴。因為!統治者為了確保他的絕對權力,就有如盤據地盤的野獸,只要!有膽敢侵犯他的權力者,他自然張口便咬;而,那些!在部隊中的狀況兵,則也有如野獸般,為了滿足私慾,自然!也不斷鑽營!頻出狀況,衝撞統治者權力。而!這個社會,似乎!也是如此,充滿獸性的統治者,與充滿獸性的衝撞者,其實!根本就是同一種人,彼此!為了利益與權力,貪婪的搶奪,互相的撕咬。只是,在野獸與野獸,貪婪的撕咬與爭鬥中,犧牲的!卻往往!卻是無辜,善良,沒犯錯的大多數人。對權力的貪婪,對利益的貪婪,總之,人類社會,充滿獸性私慾及良知道德低落,那群人之間的對立!鑽營與爭鬥;往往!把整個社會,搞的烏煙瘴氣的─像個地獄。...xxx

星期二晚上,寢室熄燈後,在苦悶漆黑的地獄,程泉!藉著!手中小手電筒微弱的光茫,趴臥床上!正寫信給娟娟。【今天星期二,昨天星期一,行軍時又有人出了點狀況;所以整個連隊又被操的一蹋糊塗,好累。不過,沒關係!星期日我又可以從妳那裡得到補償;再苦、再累、只要能看到妳,抱抱妳、親熱、親熱,那就什麼都值得了。 愛妳的阿泉敬上 1990/12/11夜】。由於,程泉!從星期日與娟娟約會,回營後,先是!有人逾假,後是!行軍又有人出狀況;因此,這兩三天,可說!整個部隊,都被操翻了,更沒有半點休息時間寫信。所以,程泉!只能利用三更半夜,寢室熄燈後寫信給娟娟,只不過,幾天下來!被操的,累的,大腦昏沉沉的疲倦;因此,程泉!在信上能寫的,也只是!空洞的,了了幾句話。摺疊好信紙,把信!放進信封,而後!程泉,在信封上的收信人,工整的!寫上娟娟的名字;接著,把寫好信,放進忠誠袋,而後!程泉疲憊的身體,終於!也可以鑽進睡袋裡,安心的入睡。因為,程泉,雖然!在軍中社會的地獄,不過!藉著寫給娟娟的信;至少,程泉!知道,天堂離他並不遠。而!這也是,支持程泉!在軍中的地獄,咬牙苦撐的最大力量,畢竟程泉!也認為自己並不屬於地獄;所以,儘管!在軍中的地獄,或許!變成像秦假仙那種人,才是!最能適應環境的優勢人種。「當兩年兵,我就可以!離開這個地獄了。因此,我沒有必要把己,也變成地獄裡貪婪謀利,四處鑽營的餓鬼~」縱然!一個人在環境中要如魚得水,那就得把自己"社會化"溶入那個環境;只不過,或許,程泉!寧願痛苦的苦撐,也不願!讓自己在軍中的地獄,"社會化"成跟秦假仙一樣的人。因為,縱然,變成秦假仙那種人,或許!可以更善於適應地獄的生活;只不過,程泉!也知道─「若是自己!在地獄也"社會化"成了一個餓鬼,那恐怕!自己就真的,永遠都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天堂了」。

第二中隊,寢室漆黑的地獄,或許,程泉,這兩天,因為!被操的毫無片刻時間休息,心理壓力大;所以!夢裡,程泉,一下子!似乎!夢見自己被蛇追著跑,一下子!恍若!又被一群鬼追著跑,跑的腿軟!無法喘息。老舊的營舍恍若獸欄,漆黑的寢室裡!充滿獸性的氣味,後來,程泉!發現自己,揮動著兩手;彷彿!一隻鳥似的,竟在兩排雙層床通鋪,中間狹窄的走道!飛了起來。營舍平房的屋瓦下,橫橫豎豎的木頭樑木!把空間壓的低低的,斑駁的木床一根根的床柱並排!更彷彿牢籠;而程泉,發現自己!恍若!一隻鳥左飛右飛,來回不斷的飛,卻也飛不出充滿獸性氣味的恐怖牢籠。「我得趕快離開這裡~~殭屍!要從床上爬起來了。鬼要來了。我得趕快離開、趕快逃離開這個地獄。逃離開這裡,那我!要逃去那裡?!?~對了~對了~~我要逃回大度山~」揮動著兩手,程泉!在漆黑的寢室裡,來回不斷的飛,心中!充滿一種莫名的恐懼。然而,或許!是因為,程泉!突然想到了,要逃回大度山;而一念之間,似乎!夢裡的場景,轉眼!也隨之轉變。

程泉,發現!自己,正在一個游泳池裡游泳;而且!是用蝶式,在游池裡!像鳥一樣的拍擊翅膀,揮動著兩臂。或許,因為,昨天星期一!才游過泳,所以!程泉的夢裡,才會出現,他在泳池游泳的場景;然而,程泉!卻又發現,自己所在的游泳池,似乎!並不是"林園師部"的游泳池。因為,程泉!發現,自己所在的泳池,池水一片清澈湛藍,不是!林園師部泳池,恍若工業廢水的灰褐色;尤其,程泉!更發現,自己!呼吸到的空氣!是清爽與充滿自由的,並不是!軍中的沉悶、恐懼及充滿獸性的氣味。周遭似漸漸明亮,程泉!自由自在的,感覺!自己恍若!一隻蝴蝶,無拘無束的拍著翅膀飛翔;一個人!自在的游著泳,頓時,程泉!想起來了─「對了~這裡,是東海大學的游泳池,我現在!在大度山。今天!東海大學的游泳池,剛落成開幕;所以,我一早就來游泳。所以,現在!泳池裡,才會只有我一個人在游泳~」。...X X X

四、 89東海大學游泳池落成開幕,勇奪第一

「1989年4月x日大度山日記:明天!學校新建的游泳池開放,本來!是決定,一開放!就要去游泳的;可四月了,竟來有一波寒流來襲,到底!我還要不要去游泳。...不~已經!決定好的事,明天!不管,天氣有多冷,我一定得去游泳;不能怕冷,不能畏懼困難,不能!在任著自己的惰性,控制住我。人格中的"原我","自我","超我",我得用"超我"的神性,來控制,壓抑"原我"的獸性;如此,我的心靈!才能再往生命的更高層次成長。所以,明天!我一定要起個大早,不管!天氣多冷,都要去游泳;以此,來要加強我的"自制","自律","自我控制"的能力。不能!再隨著自己得惰性沉淪了,然後,還要強迫自己讀書,強迫自己寫作業;不能想睡就睡,想偷懶就偷懶。就算!寒流來了也好,明天,我一定要去游泳....」

1989年四月下旬,天氣!有點冷冽的東海大學校門口。這天!一早,八點多,只見!程泉!便把機車停在紅圍牆邊,而後!穿著拖鞋;背著!扁扁的,像是沒有裝書的書包,走進了校門口。清晨,原本,四月以來!天氣已漸溫暖,也少有北方的冷風過境;然而,這天!卻突然,又有一波寒流來襲。至使!氣溫,原本!都已在二十幾度的天氣,這天!陡然,又降到了十度左右。氣溫!只有十度左右,如此冷冽,而以程泉!需要冬眠的習性而言,照理說!一早八點多,他應該!還要躲在溫暖的被窩裡睡覺的;甚至,睡上一整天!也不為過。只不過,在這寒冷的春天,這天!程泉!卻難得的,起了個大早;且一進了校門口,程泉!便往約農路下方,看似!朝操場的方向走去。冷冽的寒風!陣陣的吹著約農路下方的木麻黃、及尤佳利樹,滿地落葉!冷清的氣氛!彷彿又回到冬季;而!這天!程泉起了個大早,顯然!並非要操場運動,事實上!他也沒這個好習慣。只見,程泉!走下約農路,穿過木麻黃樹林後,一路!便直行;往校門口下方,那座新建!在紅圍牆邊,剛落成的游泳池走去。因為,程泉!等這一天,可說!已經等很久了。

校門口下方下方的游泳池,是!去年開始整地興建的,也就是!在程泉大二下學期之時,他便開始期待著游泳池落成。因為,程泉!在唸高中之時,便很喜歡游泳,可台灣雖是個海島,但奇怪的是!游泳池卻不多;而且!程泉的父母,從小也禁止小孩到海邊玩水,或學游泳,似乎!游泳,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很危險可怕的事。生活在海邊的人!卻很怕水,這聽起來很奇怪,像是,程泉!從小生活範圍的海線鄉鎮,清水、沙鹿、梧棲三個鎮;竟也只有梧棲鎮,在程泉唸高中之時,才蓋了第一座游泳池。所以,唸高中的時候,程泉!每當和三五個同學,相約去游泳;每次!總要先騙過父母,然後!再跟大家!從清水,騎一個多小時的腳踏車,才能到!梧棲鎮的游泳池去游泳。至於,上大學後,雖說"東海別墅"有一座小游泳池,不過!泳池很小,可能不常換水!水又髒,倒像是個!雨水的蓄水池。因此,程泉!大二,自有了機車後,多半!便和!也喜歡游泳的林棟樑,及張健;順著西屯路,往台中市!騎半個多小時的機車,到逢甲大學的游泳池去游泳。所以,校門口下方的游泳池,自去年!開始整地興建後,程泉!可說,每次!經過時,總會特別注意它興建的進展速度;而後,游泳池建建停停的,等了將近一年,程泉!到大三下學期,這天!才終於,等到游泳池興建完成。

「四月x日游泳池開放。"試用"~」冷冽的寒風中,程泉!穿著拖鞋,走向新建落成的游泳池,只見!泳池左側,往更衣室的牆上,貼著!一張半開海報紙;而海報紙上,寫的泳池開放日期,程泉!又仔細的看了一下,確定,正是!這天沒錯。只不過,或許,是程泉!來得早了,又或許!是正好寒流過境,或者!也可能是下個星期就要期中考;所以,程泉!先走到泳池的看台上,俯視游泳池,卻見!空空蕩蕩的泳池裡,竟一個人!也沒有。「奇怪~游泳池!不是今天開放嗎?!~怎麼都沒有人來游泳?!~」站在!冷風陣陣吹襲的看台上,程泉!望著!冷冷清清的游泳池,不禁心裡嘀咕;甚至,程泉!開始有點懷疑,是不是!海報上寫的─泳池"試用"的意思,是!還沒開放!讓人進去游泳。儘管!心中懷疑,只不過,程泉!等這一天,等著!要游泳,都已經等久了,而且!就算是突然寒流來襲,他也特意起了個大早;而且!不懼風寒的,頂著寒風,照著泳池預定的開放時間前來。人既然都來了,而且!游泳池裡確實也有水,雖然,程泉!也不確定泳池真的有開放;不過,遲疑了一會,他還是!從泳池更衣室的入口,走了進去。

「奇怪~怎麼都沒人。要不要買票啊?!~」游泳池兩扇玻璃門,半開一扇,但裡面並沒人,由於!不知是否要買票,所以!程泉,望了一望;直接!便又往往更衣室,下坡的走道走進去。泳池建築內部有點凌亂,似尚未完工,而一路,程泉!也都沒看見半個人;所以!程泉!也沒買票,直接!就到男更衣室換泳褲。待換好了泳褲,走出更衣室,到泳池邊,由於!光著身體,寒風冷冽的吹來;此時,程泉!才知道,這天!果然真的很冷。只於!空空蕩蕩的游泳池,到處!都還有些!空油漆筒,丟在一邊沒收拾;乃至!牆上,玻璃窗上,似乎!也還有水泥汙漬沒清洗。「喔~怎麼這麼冷。真的!要下水,游泳嗎?!~」光著身體,穿著泳褲,程泉!走到泳池邊,伸著腳ㄚ!到泳池裡,探了一下!水溫;因為,不止風冷,泳池的水更冰,這讓!程泉!還沒下水,不禁!就想打退堂鼓。只不過,程泉!早就決定了,泳池開放就要來游泳,所以!這天才特地起了個大早,且不畏風寒來到泳池;因此,程泉!還是!做了下暖身,便坐在泳池邊,把腳先浸到水裡,邊還不斷提醒自己「當初,說好的。泳池開放就要來游泳。絕不能!因為太冷,現在!就打退堂鼓。不管!如何,我今天!一定要下水~」。

冷冽的寒風中,"噗通"一聲,程泉!終於鼓足了勇氣,跳進冷的,像北極冰封的水裡。「喔~好冷、好冷。快點游,快點游。游一下,身體發熱!就不會冷了~」程泉!從泳池的中間下水,一下水!冰冷的水湧上胸口,包圍著整個人!就像快凍成冰棒;於是,程泉!先以蛙式開始游泳,拼命的以手撥水,以腳踢水,往泳池的左側游去。因為,從泳池中段下水的地方,下水之時,程泉!有看見!池畔水線,標高是一百六十公分;而記憶中,程泉!記得,泳池的深水區,應該!都是在泳池的東側。所以,程泉!打算!先游到深水區去,看看!東海大學的游泳池,最深的地方!有多深;只不過,游著!游著,程泉!戴著蛙鏡的眼睛,卻看見!泳池池底越來越淺。「欸~原來,這邊是淺水區,水這麼淺,只到腰部。好冷喔~那我!再往另一邊游好了~」游到泳池的東側卻是淺水區,程泉!站起身,冷冽的寒風!吹著濕冷的身體,似比在水裡還冷;於是,程泉!轉個身,立刻!又竄入水裡,往泳池!五十公尺的另一端游去。此時,程泉!已換成游自由式,兩手輪流滑水,腳掌打直!兩腳輪流踢水;或許,是泳池的水實在太冷,又或者!是程泉,下水之時,熱身做得不夠。因此,程泉!以自由式,才游了不到約十公尺,突然間!右小腿肌肉,竟一陣僵硬,抽搐。

「啊~腳抽筋了~糟~」下水,尚游不到五分鐘,程泉!竟發覺自己小腿抽筋。不過,才剛下水,如果!因為小腿抽筋,就上岸的話,那泳褲!豈不是白換了;因此,程泉!並不打算因腳抽筋就上岸。何況,程泉!從前在泳池游泳,也曾腳抽筋,而當時,他也只是!在泳池裡,屈著腳拉拉筋,腳也就不抽筋了。所以,程泉!以自己的經驗,在泳池裡!屈著腳拉筋;而!拉筋拉了幾下,果然,小腿!也就不再抽筋,於是!程泉!又繼續游泳。而!這次,程泉!換成了游蝶式,因為,蝶式!多半是兩手的手臂,像鳥的翅膀拍擊一樣!在用力撥水,腳比較不用使力;所以,程泉!也認為,這樣!自己剛剛抽筋的右腳,應可以!有比較多的休息。寒流來襲的泳池,恍若北極冰冷的水裡,程泉!以蝶式游泳,兩臂像鳥的翅膀一樣,飛出水面又竄入水裡,濺起水花!奮力的撥水;而!身體,則像海豚一樣,頭浮出水面!呼吸一口氣,隨即壓入水裡,讓腰部略浮起,再挺腰,併攏著兩腿!以小腿拍水前進。「喔~水真的好冰~」以蝶式!游了約莫十公尺,正當!程泉,覺得!泳池的水真的很冷;而兩臂!奮力的又撥了一下水,併攏的兩腿!再拍水,煞時,程泉!感覺兩腿小腿,突然!肌肉緊崩,同時!一陣劇痛。

程泉!以蝶式竄入水裡,再沒浮出水面,右小腿抽筋!才拉過筋,游了不到十公尺;而這次卻竟然,兩腿小腿同時抽筋。"咕嚕~咕嚕~"兩腿同時抽筋,程泉!喝了好幾口泳池的水,且差點沉入水底;幸好,游泳池!並不深,所以,程泉!隨即!踩到池底,站起身!不斷的咳嗽。『喀~喀~喀~喀~』嗆水~眼淚鼻涕直流,邊劇烈的咳嗽,此時!程泉!兩條抽筋的小腿,劇痛的!更是無法站立。強忍著兩腿的劇痛,程泉!在冰冷的泳池裡,又跛又拐又跳的!走到了泳池邊;而後,以手按著腳掌,兩腿輪流!又拼命的拉筋。只不過,這次!程泉抽筋的小腿,再不是!拉拉筋就好,而是!拉過筋後,一下!又抽筋。『喔~兩腿都抽筋。這次!真的沒辦法再游了,上岸好了~』此時,程泉!已從泳池剛剛淺水區的那端,游過了中線;然而,程泉!卻發現,泳池的水,似乎!也沒比較深,因此!便一拐一拐用走的,朝向!泳池的另一端!又走去。而後,程泉!發現,原來!泳池的另一端,也是!只到腰部的淺水區。換句話!說,也就是"東海大學"的游泳池,兩端都是水只到腰部的淺水區;而!泳池中段最深的地方,水深也只有一百六十公分,並沒有!真正可以淹沒整個人的深水區。

『喔~拜託。原來!這整個游泳池的水,都這麼淺。根本!沒有深水區~』走到!泳池的另一端,依然!是淺水區,程泉!不禁!有點感到失望,嘀咕的爬出泳池;因為,一個泳池,沒有可以!淹沒整個人的深水區,對程泉來說!根本,就毫無吸引力。而既然泳池沒有深水區,程泉!也就不再眷戀在冰冷的水裡,況且!他也已經兩腿都抽筋,也不可能再游泳。空空蕩蕩的游泳池,反正!程泉,也沒花錢買票,況且,程泉!還有點懷疑,搞不好!自己是偷跑進來游泳的;因此,程泉!也有點擔心,若自己!再多游一會,搞不好!會有人趕他,或是,來向他收入泳池的門票錢。一想及此,且冷冽的寒風吹襲的泳池的水!彷彿海浪的波濤一樣,實在!讓人覺得寒冷;所以,下水!游不到十分鐘,程泉!便決定鳴金收兵,腿!一拐一拐的,又走往更衣室。略沖洗一下,換上衣服,程泉!走出了更衣室,又往!泳池門口的上坡走道,走上去,準備!打道回府;而!一路!依然都沒人。

正當,程泉!一個人走出游泳池,兩扇玻璃的的大門,此時,意外的,卻見到林棟樑!也穿著雙拖鞋,走到了泳池上方的看台。程泉只見!林棟樑,正從泳池的台上!俯視泳池,臉上!神情,似乎!猶豫不決;而!一見到,程泉!頭髮濕濕的,從泳池的玻璃大門走了出來,林棟樑,立刻說『喔~泉仔。你有夠勇的哦。這種!天氣,還跑來游泳。不會冷嗎?!~』。『喔~很冷啊。林棟樑,你也要來游泳哦~』程泉!反問;只聽,林棟樑,回答『呵~本來,今天!我也想來游泳,搶泳池開放的"頭香"。可是!天氣實在太冷了。而且!泳池又沒半個人,我看!還是算了~』。確實,程泉!也記得,林棟樑!之前就說過;等游泳池一開放,他就要第一個來游泳。只不過,正巧,寒流來襲!似乎讓林棟樑,打了退堂鼓。此時,冷冽的風中,程泉!撥了撥一頭的濕髮,笑著對林棟樑說『呵~林棟樑。游泳池沒人才好啊。一個人!游泳,整個游泳池都是你的;要怎麼游都行。不過,水真的很冷,就是了~』。程泉,不好意思,跟林棟樑!講說,剛剛他下水!游不到十分鐘;兩腿就抽筋,不得不上岸的糗事。倒也不是,程泉!想騙林棟樑下水游泳,好讓他也抽筋,只是!因為,那也不是什麼光采的事。而!這天!林棟樑,似乎!也已不打算下水游泳;只聽!林棟樑,哈哈笑說『不要了啦,我等天氣好點!再來游好了;不然!這麼冷,要是感冒了,那下星期的期中考,就毀了。哈哈~而且,反正,我們"東海大學游泳池"的第一次,都已經被你奪走了。現在!我再下水,也沒意思了。哈哈哈~~』。

程泉!不畏風寒的,奪走了"東海大學游泳池"的"第一次",確實,林棟樑!說的也沒錯。只不過,程泉!奪走東海大學游泳池的第一次,前後!卻不到十分鐘,腳便抽筋兩次;最後,不得不瘸著腿,虎頭蛇尾,鳴金收兵!草草收場,說起來!也不怎麼光采。因此,在此!只列入俾官野史,人事時地物!無法考証。...

※東海大學新建游泳池留影:1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