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十章89學長學妹寢室聯誼V.S.東勢林場機車旅行

一、89寢室聯誼V.S.機車旅行,男女情懷與情慾

1989年五月初,春風日暖的大度山,「東海大學」校門口,期中考過後的星期日,早上將近八點。初昇的朝陽!蒸溶薄霧,和煦的散發彷彿金黃色的光茫,照在「東海大學」半圓弧型白粉牆的校門口,下坡側的紅圍牆邊。此時,清晨薄霧已散,唯紅磚圍牆內蓊鬱的樹林,仍霧氣濛濛,而淡金黃色朝陽中斜照的校門口下坡側;只見!紅圍牆邊!有幾個男生,正坐在機車上聊天,且笑聲連連,似乎!狀甚輕鬆。『ㄟ~程泉。你到底跟大一的學妹約幾點啊。再十分鐘就八點了,怎麼!都還沒人來~』倒坐在一輛一百五十cc重型機車上,此時!正講話的,是個身材壯碩的胖子,叫黃忠;而!黃忠,正是!與程泉同班三年,社工三B的同班同學。待黃忠,話剛畢,程泉!還未回答。此時,卻見!另一個皮敷黝黑,長的一張奇怪!倒三腳臉的男生,坐在一輛白色斜板的名流機車上,與帶諷刺的,對黃忠笑說『死胖子,你急什麼急啊?!~一想到要跟大一的學妹出去玩,"春天加上青春期",你就克制不住了是不是?!?~』。剛說話的男生,名叫王憲,也是!與程泉同班的同學。而王憲,才說完話,另一個!叫阿甘的男生!頭大大的,皮膚白白的,臉上戴付銀框眼鏡的男生,坐在一輛野狼125機車上;只聽!阿甘,講話略帶鼻音,跟著!也取笑黃忠說『呵呵呵~王憲,你不能這麼說啊。嗯~人家黃忠,唸到大三了!都沒交過女朋友,當了二十幾年的"處男";好不容易,今天!才終於逮到,要跟大一學妹!一起出去玩。嗯~你說黃忠,他怎麼能不~"獸性大發"啊;好像,他現在就恨不得,立刻對大一"無知的學妹"下手,以逞其獸慾一樣。呵呵呵~~』。阿甘!話才説完,此時!只見另一個下巴帶點鬍渣的男生,臉上略帶點冷酷的表情!抽著煙,側坐在!一輛一百五十cc的重機車上,跟著說『媽的~你們幾個,真是"急色"~』。『媽的~黃忠,獸性大發,不會自己解決喔。我那裡!有幾本"黃色的"啦,有需要!我可以借給你;讓你"打手槍",打到手軟~』略帶點冷酷表情,此時!邊抽煙,邊講話的男生,名叫王漢;而王漢,也是程泉的同班同學。『喂~王漢。"黃色的",我建議你不要!借給黃忠啦。不然!他"打手槍",可能不只會打到手軟;搞不好,他還會打手槍,打到手扭到,萬一!還是~"脫臼"。這樣!你的罪過就大了。哈哈哈~』聽王漢!說他那裡有"黃色的",王憲!立刻,裝著怪腔怪調,又拿黃忠!開玩笑;而後,阿甘!接了王憲的話,又說『呵呵~嗯~我還聽說,有人打手槍打到"骨折",所以,黃忠!你要小心一點哦~』。正是!春光無限好,頓時,中港路旁的校門口,幾個男生!又是一片笑罵聲連連,與期待與學妹出遊的輕鬆。

『ㄟ~程泉。我們今天,還是要去東勢林場嗎?!~可是,現在!都沒櫻花了,我們還去東勢林場幹嘛~』笑鬧過一陣,王漢!轉頭,問程泉;而後,黃忠!跟著語帶抱怨的,笑說『媽的~都是程泉啦,一直拖。這學期開學的時候,跟學妹寢室聯誼,說要!去東勢林場看櫻花;拖到現在,期中考過了,都五月了,還要到那裡!去看櫻花~』。五月春夏之交,天氣!不冷不熱,正適合出遊,而年輕人!又怎能磋跎這美好的時光。至於,期中考過後的星期日,這天一早,原來!在校門口的幾個男生,正是!程泉社工三B,同班的幾個"曠男"。而!聽了黃忠的抱怨,只聽,程泉!回答、說『啊~沒有櫻花!有什麼關係,大家!就去"東勢林場"逛逛啊;反正,沒有櫻花!也還有別的花啊~』。跟著!阿甘,結結巴巴,說話!帶著鼻音的說『死胖子,嗯~今天!有學妹坐你的機車,給你載,你就應該!很高興了,還在那裡嫌東嫌西的。再嫌的話,不然,待會!就讓最醜的那個學妹,坐你的機車~』。而既已確定,目的地是"東勢林場",王漢,跟著又問『ㄟ~那"東勢林場"怎麼走,我沒去過耶~』。程泉!回答『東勢林場,待會!我們就從台中市區過去,然後!轉潭子,再到豐原;然後,再從豐原往谷關的方向,就會到東勢了。反正,大家,待會機車騎車騎慢點,互相等一下;這樣!就不會迷路了~』。王憲!家住台中,對往東勢林場的路況!比較熟,跟著補充說『如果,八點多,從這裡出發,應該中午以前,我們就可以到東勢林場了。不過,到東勢林場!要繞一段山路,大家!騎機車,要小心一點就是了。對啦~黃忠,他也知道路啊,如果!大家路上走丟了;那大家,就在"東勢林場"的入口,那裡!等好了~』。

黃忠,王漢,王憲,阿甘,四個!雖都已唸到大三,卻都未交過任何女朋友;甚至!連追求女朋友的經驗,也都沒有。事實上,程泉班上的男生,有女朋友的;其實!也只有林棟樑,和班上另一對班對的男生。程泉唸的社工 B班,班上的女生,共約有四、五十人,而男生只有十多人,平均分配的話;照理說,每個男生!應該也可比分配到三到四個女朋友。然而,事實上,儘管!都已唸到大三,班上!卻只有二個男生有女朋友。由此觀之,時下!報紙上,常看到「東海別墅男女學生同居情況嚴重~」的悚動標題,恐怕!也有誇大之嫌。因為,就比例上而言,十幾個!已經二十幾歲,達到性成熟的男生,有二個跟女孩子同居,有男女的性交經驗;而!其實,卻有更多的男生,仍處於!性壓抑的狀態,甚連!追求女朋友的經驗都沒有。再說,若是,把年代!拉到二、三十年前,雖說!那是個更保守的年代,禁止!男女之間有婚前的性關係;不過,那個年代的男女,卻都在!性成熟不久的十幾歲、或二十幾歲便結婚,開始享有男女的性歡愉。因此,相較之下,這個年頭的大學生,到了二十幾歲!都還在唸書;而要一個已經性成熟,渴望交配的年輕男女,處於!長久的壓抑性慾,且不準!所有男女學生,有婚前的性關係,或許!也是一種苛求。『ㄟ~程泉。林棟樑跟李玫玲,現在!不是都在你們住的那裡同居,多麼幸福啊。你怎麼不把!你那個~叫"惠芬"的大一學妹,騙去你那裡同居。呵~呵~"先下手為強",以免她又被別人追走,那就!得不償失了~』將近八點,幾個學妹都還沒到校門口,而王漢!也略知,關於程泉,正在追求大一學妹的事,於是,便和程泉開玩笑。程泉!聽了,只是!笑了笑,倒是阿甘!看起頗老實,卻總語出驚人;而聽了!王漢的話後,阿甘!便露出,一臉!心懷鬼胎的表情,說『對啊~要是我。嗯~如果!有女孩子喜歡我,我一定"霸王硬上弓"。不然,等到畢業了,男生去當兵,誰知道!女朋友,會不會!又被別人追走。而且!女孩子,都嘛!很現實,現在!還是學生,沒想這麼多。嗯~但等到畢業了,每個女孩子!都嘛會挑有錢,有事業的男生結婚;對不對~現在!有女朋友~"不用白不用",搞不好!最後要給別人"用"~』。

『媽的~阿甘。誰跟你一樣,思想!那麼邪惡、骯髒~齷齪~下流;難怪!你交不到女朋友,活該。而且,人家!也不是每個男生交女朋友,想的!都是只交配而已~』黃忠,聽了阿甘的話後,語帶諷刺的,對阿甘嘲諷;而阿甘,當然!也不甘示弱,立刻!又結巴的反擊,說『媽的~死胖子。別裝聖人了啦。人家!不是都說~"男人是因為性而愛"嗎?!~不想交配!那交女朋友幹嘛。嗯~不然,你以後結婚,跟你的老婆說,你不想跟她交配好了。而且,我聽說,她們女孩子,都嘛比我們還要想~』。『呵~媽的。阿甘,你強詞奪理,胡說什麼理。結婚歸結婚,又跟交女朋友不一樣;我結婚,跟不跟我老婆交配,關你什麼啊...~』三言兩語,校門口!只聽黃忠,阿甘!兩個人都開始爭辯;而後,王憲,王漢,跟著也加入混戰。時間!已八點整,此時,程泉!則有點擔心的,看了看了手錶,卻未見!惠芬她們寢室的學妹來;因此,程泉!下了機車,便其他人說『現在!已經八點了耶。ㄟ~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好了。我到女生宿舍去看看,她們出來沒有~』。此時,王漢!看了看錶,便也對程泉說『啊~女生總是!喜歡遲到。好啦~程泉,那你就到女生宿舍,去催催她們好了啦。免得~他們真的放我們鴿子,不來了~』。『呵呵~要是大三的學長,真的被大一的學妹放鴿子,那真的太丟臉了;以後,我們還要怎麼在系上混啊~』朝陽斜照的校門口,王憲!正說著;而此時,程泉!早已走進校門口,快步的!並走下約農路左側的石頭步道,往女生宿舍的方向去。...xxx

惠芬,星期日!這天,當然!沒忘記,上午八點!與程泉約在校門口見面。只不過,女孩子!出門約會之前,總是習慣東摸摸、西摸摸,照照鏡子,剪剪指甲...;一下考慮襪子要穿什麼顏色,一下子!又換穿另一雙鞋;然後!包包要帶什麼東西,總是拿了又放、放了又拿,結果!不知不覺,最後!就是會遲到。「耐心的等候~」這幾乎!是所有年輕的男孩子,找女孩子約會,所共同的經驗,與必須學習的基本修養。而!一個女孩子!出門約會,時間!就已經拖拖拉拉了,何況!這天,惠芬寢室的女孩子,及隔壁寢室,要一起出門去玩的,有五個女孩子;所以,讓幾個大三的學長,在校門口!多等她們一會會,似乎!這也是理所當然。『大家~快一點呦。七點五十分了,已經!快遲到了。學長~他們應該已經在校門口,等我們了~』雖說!約定的時間是八點在校門口見面,不過!幾個女孩子,似乎!並沒把從女生宿舍走到校門口,尚需二十幾分鐘的時間計算進去;因此,直到!時間!已將近八點,惠芬!這才催促寢室裡的幾個室友,趕緊!從女生宿舍出發,前往!校門口赴約。「女生宿舍」到校門口最近的路,是橫過!大學路後,沿著海報牆的水泥板路而上;然後,轉往!欣餐後方的一條林間小徑,再經過一條高懸橫跨在乾河溝上的窄橋,便能接到約農路。而期中考剛結束的假日,校園寧靜的清晨,當惠芬!一行幾個女孩子,經過欣餐後方的林間小徑,一路!笑語頻頻;踩著輕鬆的腳步,走上!雜草叢生乾河溝上高懸的窄橋。此時,只見!前方,約農路下方的石頭步道上,有個髮黑膚白的帥氣男生,正向她們走來。而!滿山的春光與翠綠裡,惠芬及幾個女孩子!才覺迎面而來的男生,頗吸引人,專注寧神一看;這卻才!發現,原來!綠蔭中的步道,朝她們走來的那個男生,正是!她們大三的學長─程泉。

『學長~你們都已經在校門了嗎?!~嘻~抱歉,我們女孩子出門,都會慢一點;幾個學長!不會生氣吧~』約農路下方的石頭步道,見到!程泉迎面而來,而兩人!才一走近;惠芬!立刻,迎面!也給了程泉,一個!少女在春光中的燦爛笑靨。至於,程泉,原本!就是要到女生宿舍去找惠芬,且還擔心,不知!自己是否要在女生宿舍外等很久;而此時,見到!惠芬及幾個大一的學妹,已來到約農路,程泉!高興都來不及,又怎會在乎,她們遲到了的幾分鐘。況且,雖說!幾個學妹都只是樸素的裝扮,牛仔褲,襯衫或T恤,不過!春光中,程泉!瞧見她們儷人婀娜的身影,一路輕顰淺笑的模樣,卻更覺清純可愛;而更要的是,在這幾幾個!清純可愛的女孩裡,有一個是!讓程泉!朝思暮念、日夜牽掛的學妹─惠芬。『惠芬~妳們來囉。對啊~我們班的幾個男生,都已經在校門口了;所以,我才正想到女生宿舍找妳們~』既在約農路旁!遇到了惠芬及幾個大一學妹,程泉!喜不自勝,便與惠芬!並肩而行;伴著幾個學妹一路的閒談,往校門口去。濃綠的約農路!春風微動樹梢與鶯啼燕語,程泉!與幾個大一學妹走在石頭步道,而當然!學長與學妹閒聊,總不免要用些幽默的言語,來逗逗學妹!讓她們覺得跟學長在一起很有趣;只不過,在與幾個學妹笑鬧的言語中,程泉!最在意的,其實!還是惠芬對他的反應。因為,這天的機車旅行,可說!是程泉這學期開學以來,日夜的期待;第一次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跟惠芬一整天的相處。

惠芬!活潑可愛,講話的聲音!恍若鶯啼燕語般的嬌嫩悅耳,一行人!走近校門口之時;只見!惠芬,側著頭,用她一雙眼簾張開、彎如半月的眼仰望,問程泉說『學長~我們還是要去"東勢林場"看櫻花嗎?!~可是!現在,櫻花都落光了耶,那我們還要去東勢林場,看什麼?!~』。『對啊~今天!我們還是去"東勢林場",一起去山裡走走啊。因為,那裡!風景其實蠻漂亮的,也不止有櫻花~』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男女的機車旅行,主要!也是聯誼,也不在於!去那裡,更何況!程泉,只要能跟惠芬!在一起,他也就心滿意足了;因為,只要能跟惠芬在一起,那程泉!想看的!早已都在自己的身邊,又那裡!還會在乎!看什麼櫻不櫻花。雖說,程泉!並沒明白,把他這樣的心思講出來,不過!惠芬的室友,古靈精怪的小玲,裝狹促鬼的!卻是替程泉說了『嗯~程泉學長,才不管!東勢林場,還有沒有櫻花。因為~"人比花嬌",學長!只要看惠芬就夠了;對不對~』。『嘻~學長,要看我幹嘛。我又不是櫻花。櫻花長在樹上,我又不在樹上~』幾個學妹間的嘻笑,惠芬!笑著反駁小玲的話;而程泉,此時!倒有點沉默,只覺!渾身有點發熱,臉上笑容!有點尷尬。至於,一行人!走上了約農路,走出了校門口後,黃忠,王漢,王憲,阿甘!幾個男生,原本!彼此笑鬧的聲音,似乎!也突然停頓下來;或許,是因為!看見幾個大一學妹出現,這讓他們原本男生間,滿口黃腔的話題,此時!也不得不暫收斂。...

二、往"東勢林場"的機車旅行

中港路旁,校門口下坡側的紅磚圍牆邊。時間!早上八點多,幾個女孩子!既已來到,而!機車旅行的目的地,也早已確定要去"東勢林場";所以,接下來!二話不說,程泉!便開始,向黃忠,王漢、無憲,及阿甘,拿取他們的機車鑰匙。因為,男女的機車旅行,用"抽鑰匙"的方式,以決定!看那個女生,該坐那個男生的機車;這也不知是誰傳下來的規矩,只不過!每次機車旅行,似乎大家!卻也都是照著這麼做。況且,惠芬!他們寢室的學妹,其實!也只有開學後不久,曾與程泉班上的這幾個大三學長,寢室聯誼過一次,彼此!也還並不相熟;因此,若不用"抽鑰匙"的方式,卻要!幾個大一的學妹,自己決定!誰坐誰的機車,恐怕!對她們來說!也會感到不好意思,而猶豫不前。『好了~學妹。這裡!有五把機車鑰匙,看妳們!抽到誰的鑰匙,那待會!就坐誰的機車~』兩手捧著五把機車鑰匙,走到五個學妹面前,程泉!便要她們從中拿取一把鑰匙,以決定!這天機車旅行,坐誰的機車;而當然,惠芬!之前,早已見過程泉的機車鑰匙,也知道!程泉的鑰匙是那一把。所以,幾個學妹!當然,也都很有默契的,會讓!惠芬先拿鑰匙;而!理所當然,惠芬!毫不猶豫的,就直接!拿了程泉的機車鑰匙。見到惠芬!既已拿了鑰匙,隨後,幾學妹!也都從程泉的手中,各自!挑了一把鑰匙。『這是~誰的機車鑰匙~』『學妹~那是我的鑰匙~』『學長~你機車!不可以騎太快喔~』『放心好了~我騎機車的技術一流~』。中港路邊的校門口,幾個學妹!既都已!抽了機車鑰匙,之後!每把鑰匙,也都找到了是屬於誰的機車的;於是,誰坐誰的機車再難反悔。只見!幾個學妹!各自上了自己該上的機車,而學長!拿回機車鑰匙後,插入鑰匙孔也發動了機車;趁著美好春光,一場!從大度山,往"東勢林場"的機車旅行,隨著機車發動的引擎聲!也即將展開。

阿甘,發動著他的野狼125機車,後座!載了個學妹,頓時!只見他一張呆臉;似乎!也顯得意氣風飛,並對!其他人下令,說『ㄟ~待會,大家機車!不準騎太快啊。嗯~騎太快的~是豬~』。『啊~阿甘。放心啦。我們會等你,不會讓你迷路啦~』胖子黃忠,重型的一百五十cc機車,後座!同樣!載了個學妹;而男生的機車,一旦!坐上了女生,似乎!不管!阿貓阿狗,頓時!也會變勇敢的"騎士"。況且,黃忠的那輛拉風的重型機車,搞不好,這還是他的第一次,載女生;自然!他得更在學妹面前,顯顯威風。『啊~反正,每個轉彎的路口,大家!都要等一下,等所有人到了再走~』一慣!走在流行最前線,王憲,白色的"名流"斜板機車,後座!坐了個學妹後;自然!也不能讓胖子黃忠、與呆子阿甘,專美於前,於是!說著已先將機車騎到了中港路邊。至於,表情!一向愛裝冷酷模樣的王漢,此時!又更將他的重型機車,騎到了王憲的前頭,而後!再回頭,吆喝著說『啊~好啦。好啦,可以走了啦;反正,我們就先走到台中市區,等報要轉往潭子的方向,再說~』。王憲,接著!又說『好了啦,出發了啦。黃忠,你知道路,騎在最前面帶路啦。然後,我騎在最後面壓陣~』。『好吧~出發了。先走西屯路好了。西屯路!比較沒車~』"噗~噗"~機車的引擎聲,橫過中港路,黃忠!說完話,已一馬當先;恍若!英勇的騎士,載著學妹,往西屯路的方向!直奔而去。

上午,八點過後,五月的天氣已漸熱,直跟夏天!已沒兩樣;只見!一行人!騎著機車,沿著!兩旁都是樹林,有點荒涼的西屯路,直下台中市區。台中市!是台灣的第三大城市,以往!素有台灣文化城的美名,不過!如今,據說!已經變成了一個燈紅酒綠,讓人尋歡做樂的風化城。而!台中市,既是大城市,因此!路上自然車水馬龍,交通繁忙,岔路口的紅綠燈也很多。不過,一行人!五輛機車從大度山上!騎到了台中市區,倒也還能遵守!出發時的約定;每到!轉彎處,騎在前頭的人!總會停一下,等所有人!都到齊了再走。至於,程泉!則是邊騎著機車,一路!邊與惠芬聊天。除了!享受著!這一同出遊的時光外,程泉,當然!更得利用,這次!騎機車載惠芬的機會;以平穩的"騎術",讓惠芬知道!他是個可靠,穩重!可信賴的男人,因此!他自然!也不願!把機車騎快。『惠芬~下星期二,晚上七點。我們康輔社,要在信箱間前的小廣場,教土風舞哦。到時候!妳要不要!一起來參加~』機車!騎到了台中市區,程泉!想起了,期中考剛結束的下午,玲玉!在康輔社址!對他說的事;於是,程泉!裝著,只是!順口,略側著頭,便問惠芬,星期二!晚上,要不要一起去跳土風舞。只不過,惠芬!略把身體前傾,靠在耳邊,卻說『下星期二晚上喔。這樣,我恐怕!不行耶。因為,運動會快到了,然後!我有參加我們系上的啦啦隊;好像!從下星期開始,幾乎!每個晚上,都要加緊練習了耶~』。

『而且~我這學期參加的"山地服務隊",晚上!也時常!要聚會;覺得!好忙哦。然後,學長~我覺得!你好像,天天!也都很忙的樣子耶。嘻~』機車!行在交通繁忙的台中市區,惠芬!講話的聲音,掠過程泉的耳畔,伴著!機車前行呼嘯的風聲;此時,程泉!聽見!惠芬說,星期二晚上,不能與他一起參加康輔社的土風舞,自然!心中不免有點失望。況且,從惠芬的話裡,程泉!覺得,似乎!惠芬真的很忙,因此!他不免又聯想到;往後!他找惠芬約會,恐怕!惠芬,也會因為有很多活動要參加,所以拒絕與他約會。一想及此,程泉!心裡,難免!又有些不痛快,不過!惠芬,坐在機車的後座,倒也看不見程泉臉上,頓然!有點灰暗的表情。晴空萬里的星期天,機車!騎過了台中市區後,一行五輛機車!又往潭子工業區的方向;而此時!原本晴朗的天空,似乎!轉眼間,忽然!也開始變得陰霾,甚至!烏雲密佈。而眼見,原本的陽光!漸被天空大片的烏雲遮住了,於是!惠芬!有點擔心的,將身體又前傾,靠到了程泉的耳邊,逆著風!說『學長~天好黑喔,怎麼好像!突然變天了。不知道!會不會下雨耶。萬一下雨的話,那該怎麼辦?!~我們還要去東勢林場嗎?!~』。至於,程泉!當然不希望下雨,讓這次的機車旅行敗興而歸;況且!程泉,也沒有"雨天備案",於是!只側著頭,對惠芬,說『應該不會下雨吧~剛剛天氣還那麽好;而且,陰天!正好啊,這樣!也比較不會熱~』。

時間約上午十點多,此時!一行人五輛機車,都已!從潭子騎到了豐原市區;而天空的烏雲,似乎!也更濃密與低沉陰霾。雖說,路上!幾輛機車,也曾停在路邊,彼此!商討了一下,如果!下雨該怎麼辦;不過,最後大家的結論還是,先到了"東勢林場"再說。畢竟,五輛機車!都已從大度山,騎到了豐原市;而豐原市再過去,進入山區!也就是東勢了。因此,大家!多半寧願睹睹運氣,也不想半途折回。況且!幾個大三的學長,難得!有機會跟大一的學妹出來遊玩;而要是,這天!就這麼虎頭蛇尾,半途折回,除了!錯過與學妹相處的機會外,恐怕!也會有損學長的尊嚴。『天氣!這麼陰,要是如果下雨了,還要躲雨;機車在路上,等來等去也不方便。那就大家!各走各的,等到了東勢林場的入口,大家!再集合好了~』王漢!比較喜歡逞英雄,不過!對他的建議,大家!也並不反對。『好啦~好啦。那就這樣,繼續走啦~』不止!王漢愛逞英雄,其實!多半的男生都愛逞英雄;尤其!是在自己的機車,載了個女生之後,誰更不想在學妹的面前,顯得!膽怯軟弱。因此,既沒人反對,五輛機車!也就繼續穿越豐原市區,奔馳往東勢林場的路。只不過,機車!騎進到豐原市區不久,當程泉的機車,停在一個紅綠燈下之時,聽到!幾聲沉悶的雷聲後;此時,程泉!便覺,似乎!有幾滴豆大的雨水落下,打在臉上。而豐原市,是個熱鬧的山城,市區內紅綠燈也多,幾輛機車走走停停;因此,此時!與程泉停在同一個紅綠燈下的,也只有王憲而已。

王憲,似乎!也感覺自己滴到了幾滴雨水,於是!他把機車,騎到了程泉的旁邊,說『ㄟ~程泉。好像!下雨了耶。我好像!有被雨滴到。怎麼辦?!~他們幾個人的機車,不知道!騎到那裡去了~』。程泉!抹了抹臉上,似滴到的雨水,對王憲說『對啊~我好像!也有滴到雨。而且!如果,這裡下雨的話,那山裡!一定更會下雨;這樣!騎機車繞山路,會很危險~』。『不然,這樣好了。我先騎快點去找他們,然後,大家!再討論一下,看要不要去好了~』紅綠燈下,王憲說完,程泉!點了點頭,於是!綠燈一亮;王憲!加足機車的馬力,便先騎到前頭,去找其他人。陰霾的天空越來越黑,"轟隆~轟隆"的雷聲不斷,而就在王憲的機車,離開程泉的視線!還不到一分鐘;乍然!滂沱的大雨,"嘩啦嘩啦",迅雷不及掩耳的,竟有如傾盆而下。『哇~學長。下大雨了。快點~我們先躲一下~』傾盆大雨!乍然而下,惠芬!似有點驚慌失措,頓時!整個柔軟的胸脯都貼到了程泉的背上;於是,肌膚相親之際,程泉!頓時,也有點驚慌失措。不過,程泉,其實!早在大雨傾盆而下之時,也早已把機車騎往路邊;而後,急忙!便與惠芬,在一個騎樓下,躲雨。

『學長~真的下雨了。雨下的好大哦。怎麼辦?!~我們還要去東勢林場??~其他的人,也不知道!都到那裡去了~』騎樓外!望向馬路,"嘩啦啦"的大雨滂沱,惠芬!以手指邊梳理著,被與略淋濕的長髮,邊問程泉;而,程泉!則拿下了被雨淋濕的眼鏡,邊用衣服擦著鏡片上的水漬,邊回答、說『其他人,現在!應該也都在躲雨吧。惠芬,我們就先在這裡,等一下;等雨停了!再去找他們好了。看他們還要不要去東勢林場,還是!要回學校了~』。「天公不做美」,突如其來的大雨,可說!幾乎毀了,程泉與惠芬,星期天,這天!要去東勢林場的機車旅行;不過,程泉,其實!也尚未死心,只但願這場大雨,只是!春天氣候不穩定,突然來的!一場短暫雷陣雨。而程泉!才想著,果不其然!滂沱的大雨,下了約五分鐘,似乎!大雨乍然又止,騎樓外!只剩飄著若有似無的雨絲。『欸~惠芬。雨好像停了耶。趁雨停,我們快點去他們好了;搞不好~他們還在躲雨~』走出了騎樓外,程泉!伸著掌心,感覺落下的雨絲已若有似無;於是,程泉!趕緊又到路邊去發動機車,希望!趁著雨停之時!能追上其他人。此時,機車!在路邊淋了場雨,座墊都濕了,於是!程泉,索性!就用自己的衣袖,去擦後座的椅墊,以免,讓惠芬!坐到了濕處;而程泉!自己則是,一屁股!就坐到濕漉漉的椅墊上。

三、性壓抑與自制能力的學習

滂沱大雨過後,豐原市區!濕漉漉的泊油路,程泉載著惠芬,繼續!又往"東勢林場"的路;且一路上!注意著路邊的騎樓,看是否!會看見其他人。不過,程泉的機車,一連!過了幾個紅綠燈的路口,卻都未看見,其他幾個一同出遊的人;這讓程泉的心裡!有點急。因為,程泉!也無法確定,下過了這場大雨後,其他人!是否,也還會繼續往東勢林場的路。"嘩~啦啦啦~啦啦啦~..."正當!程泉的機車,騎到了一處空曠處,滂沱大雨才停了約五分鐘,霎時!卻又傾盆而下;而且,這個時候,程泉"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路邊!更沒有騎樓可以躲雨。『啊~糟。又下大雨了~』滂沱大雨!又下,路上!人車如鳥獸奔逃,而程泉!也只能加足機車的馬力;希望!能快點,找到躲雨的地方。不過,傾盆的大雨,眼前!一片水花白茫茫,程泉的機車在雨裡,那來得及!找到地方躲雨;一分鐘!未到,如瀑布!傾洩而下的大雨,早把!程泉,惠芬!及機車,都淋成了落湯雞。滂沱大雨中,程泉!只聽見!惠芬的聲音,急促的身後、說『學長~你的機車裡,有沒有雨衣啊~。雨下這麼大,我們先穿雨衣好了~』。然而,程泉!並不記得,自己的機車!有雨衣,於是!只能邊找地方躲雨,邊蒼促的!對惠芬說『沒有耶~我的機 車裡,好像!沒有雨衣。我快點找個地方躲雨好了~』。而後,滂沱大雨中奔馳的機車,程泉載著惠芬,約莫在淋了兩分鐘的雨;這才又找到了一個,路邊的騎樓可以躲雨。

惠芬!渾身的濕答答,慌忙的跑進騎樓躲雨,原本!一頭飄逸的長髮;此時!更都像麵糊般,黏在臉上、貼在頸邊。豪雨不停,且偶又起狂風,把斜灑的雨滴!吹進騎樓下;雖說,早上!出門之時,天氣頗晴朗,甚至!太陽出來後,還有點熱。不過,此時,豪雨下又起風,加上!惠芬,與程泉身上的衣服全都濕淋淋;頓時,讓人!感覺,還真的!有點冷。『學長~衣服都淋濕了。還要"東勢林場"嗎。而且!我覺得,有點冷耶~』惠芬!這天早上出門,看天氣好,所以!只穿了件米白色的薄襯衫;而!此時,襯衫!都被雨淋濕了,這讓!惠芬!再沒興緻,去"東勢林場"。況且!東勢林場在山區,而平地下雨,山區的雨!多半也會下的更大,且天氣也會更冷。程泉!也知道這點,且看惠芬的衣裳都濕透了,於是!便說『對啊~我也有點冷。而且!山裡!雨下的可能更大。不然~等雨下來,我們就回學校去好了~』。『雨下這麼大,去東勢林場!大概!也只是淋雨而已,沒什麼好玩的。搞不好~他們也都回學校去了吧~』別說!程泉,"重色忘義"或"見色忘友",竟不管!其它一起機車旅行同學的生死;卻因為!惠芬的衣裳都淋濕了,怕惠芬冷,所以!想先帶她!回學校。況且,此時!程泉的心裡,是有點懷疑的。事實上!程泉懷疑,"見色忘友"的,其實!是那幾個;此時,機車已經不知道,騎到那裡去的同學。

「可惡~黃忠,阿甘,王漢!機車載了學妹,就忘了同學;路上!也不等一下,騎那麼快幹嘛。現在!又下大雨,去那裡找人。搞不好,他們是故意的,想趁著下雨,大家!成鳥獸散;然後,他們就可以載著學妹,去一對一的聯誼。太可惡了。算了!不找他們了,我先帶惠芬!回學校好了~」雖說,這天的機車旅行,至此!可說已在大雨中完全泡湯,不過!所幸,程泉!載著惠芬,而此時!也仍與惠芬在一起;因此,與惠芬!在騎樓下等著雨停,程泉!倒也不致於,因為機車旅行泡湯!而感到沮喪。畢竟,星期日!這天,不管!去不去東勢林場賞花,而其實!程泉最想看的;綻放在春天!那朵最美的花,其實!一直都在他的身邊。『學長~現在,雨好像比較小了。我們要不要回去了~』惠芬的衣裳都淋濕了,加上!騎樓下,時有冷風吹來!讓她覺得有點冷,因此!只想著趕快回學校;而!大雨雖然稍歇,天空卻仍飄著雨絲,於是!程泉!走到騎樓外,望了望天空,說『惠芬,可是,還在下小雨耶~』。此時,惠芬!跟著也走出騎樓,或因!感覺冷,或因!薄襯衫被雨淋濕了成半透明;所以!只見,惠芬!雙手環抱著胸前、帶點發冷顫抖的聲音說『沒關係啦,學長,反正!我們衣裳都濕了;再淋雨也一樣。趕快,回去換衣服就好了;不然,現在!站在這裡等,也好冷~』。『嗯~好吧。那我們淋點雨,快點回去了~』迎著漫天灑下的雨絲,程泉!發動了機車,惠芬!又上機車;至此!兩人便在豐原市區,又冒著雨,往回程的路上的去。

豐原市,到台中的大度山,騎機車,少說也要花上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況且!下著雨,機車!又不能騎太快。而!兩個人的衣裳都濕透了,且還得淋一個多小時的雨!騎機車回去"東海大學",這還不是最糟的情況;要是!天空都只是下小雨,兩個人!都淋點雨,也還不致太狼狽。可當,程泉的機車!載著惠芬,冒著小雨!騎到"潭子加工區"之時;霎時,滂沱大雨卻突然,又像瀑布般!從天空傾洩而下,頓時!程泉的眼前,漫天漫地!又是白茫茫一片水花。『惠芬~我們要不要停一下。雨下得好大哦~』"嘩啦啦"如瀑布震天響的雨聲中,程泉!暫停下機車,回頭問惠芬;不過!連自己說話的聲音,程泉!自己!都快聽不見。而惠芬,迎面!更只覺滂沱大雨,彷彿!瀑布沖到臉上,然而,她卻還是!努力的,張著幾欲溺水的小嘴!在程泉的耳邊,大聲的說『學長~沒關係啦。反正!我衣裳都濕了;你小心點,慢慢騎,我們快點回去好了~』。豪雨之下!白茫茫的天地裡,聽惠芬!說要繼續走,於是!程泉,加了機車把手的油門,勉強!又在雨中前行。只不過,這場雨,下得!實在太大了,程泉!只覺每一秒鐘的片刻,幾乎!都像有幾千顆的豆子,打在臉上,打在身上;於是,程泉!只得把機車,又停下來,說『惠芬~等一下。我找找看好了;看我的機車的置物箱裡,有沒有雨衣~』。滂沱大雨中,拔下機車鑰匙,插入置物箱,打開了置物箱後;而此刻,程泉!竟驚見,自己機車的機車的置物箱裡,似乎!竟有件雨衣。『欸~惠芬,有件雨衣耶~』看見!置物箱裡!似有件雨衣,程泉!趕緊掏了出來;卻見!那是件粉紅色,看似!給女孩子穿的,一件式罩身的小飛俠雨衣,而這讓程泉!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惠芬!正淋著滂沱大雨,那裡!又有心思,會在乎,程泉!一個大男生,竟然!帶著女孩子穿的粉紅色雨衣;只聽,惠芬!勉強張眼,在大雨滂沱中,說『學長~你有雨衣,怎麼剛剛不拿出來~』。只聽,程泉!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呵~剛剛,我也不知道,我機車裡有雨衣耶,可能!是我媽媽,之前!幫我放進去的,所以!我也沒注意到~』。

『正好耶~這小飛俠雨衣很寬,可以兩個人穿。惠芬,我先穿著,然後!妳再從後面鑽進雨衣裡~』豪雨彷彿槍林彈雨,豆大的雨點不斷掃射,程泉!滿臉雨水的說著,坐在機車上!便先套上寬大的小飛俠雨衣;而後!滂沱大雨中,惠芬!坐在機車座,立刻!也拉起了帆布大的雨衣,好玩的笑著!一頭便也鑽進了雨衣裡。『學長~可以了。我們可以走了~』彷彿!槍林彈雨的豪雨,全打在雨衣上,惠芬!一拉起雨衣寬大的下擺,鑽進雨衣裡!自然的又更往前坐一點;而此時,滂沱大雨下的雨衣裡,一時間!惠芬!似也忘了男女間的距離,兩手一伸!便往程泉的腰際裡摟著。粉紅色的小飛俠雨衣外,"嘩啦啦"的雨聲,彷彿!在槍林彈雨的戰場,惠芬!一時的激情忘我,不知不覺!竟把兩手環在程泉的腰際;而!兩人同穿一件雨衣,程泉對於!惠芬!躲在自己的雨衣下,傳來的說話聲音!更有種異樣的感覺。白茫茫的天地,程泉!發動機車,繼續冒雨前行,而那種!兩個人身體距離很近,近得!都已抱在一起,但說話的聲音卻有點遙遠的感覺;程泉!感覺,這有點!就像是兩個人!躲在同一條棉被裡,而!惠芬!就在棉被裡對他說話一樣。況且,此時!一路的滂沱大雨,雖然打在程泉的臉上,手上、腿上,讓程泉!有點冷,不過!隔了層雨衣的裡面,卻是感覺!很溫暖;因為,程泉!感覺到,惠芬!不止是把她的雙手環著他的腰際,而且!似乎!惠芬的整個身體的前胸,柔軟的!也都貼到了他的背上。因此,滂沱大雨中,程泉!便把機車騎得很慢,偷偷!享受與惠芬,兩人在雨衣下!這種男女親暱的感覺。

白茫茫漫天斜灑的豆大雨點,讓人彷彿置身槍林彈雨的戰場,豪雨中!路上一輛機車奔馳,激起水花四濺;機車上兩人同穿一件小飛俠雨衣,只見!飛揚的雨衣在暴雨中!逆著風像飄揚的旗幟。此時的滂沱大雨中,程泉!恍若是在戰場上的騎士,正英勇的舉著旗幟,騎著金戈鐵馬!載著他所愛的女人,一路!衝鋒陷陣。而戰場的激情!總是很容易讓人渾然忘我,惠芬!起初,忘我的!一鑽進雨衣,兩手就摟著程泉的腰際;片刻後,惠芬!雖驚覺,這樣的距離!似乎!有逾男女之間,男女授受不親的份際,而想把手再手回。不過,惠芬!猶豫了一下,又覺得!若突然,再把手收回,恐怕!這更欲蓋彌彰,於是!便順其自然!兩手放在程泉的腰際;況且,躲藏在粉紅色的小飛俠雨衣之下,惠芬!只覺眼前盡是一片粉紅色,而!粉紅色之外!卻是強風豪雨襲擊。「好冷喔~全身!都濕答答了。學長的衣服!也是,靠近一點,比較溫暖~」躲藏在粉紅色的雨衣之下,由於!惠芬的衣服都淋濕了,直冷的!發顫,且強風豪雨依然不斷;而當此!生命生死交關之際,誰又會在乎!那些世俗男女的規範,況且!是在沒人看見的雨衣下。「身體彼此依偎取暖」原本就是動物求生的本能,且此時,由於!惠芬!感覺真的很冷;因此!自然而然的,又將自己的身體,與程泉的身體貼近。果然,兩個身體貼在一起後,惠芬!便覺有一股暖流,似慢慢從程泉的身上!滲入了她的身體;而,這更讓惠芬!雖在風雨中的雨衣下,卻彷彿是藏在程泉的衣服裡,頓時,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溫暖及安全感。至於,程泉,此時!面前雖迎著強風豪雨,不過!雨衣下兩個濕答答的身體,與惠芬!親密的接觸;從背後傳來的溫暖,一股熱血卻幾乎!流遍他的全身。

程泉!置身於與豪雨博鬥的戰場,雖說!強風豪雨之下,直冷得!顫抖,渾身的毛細孔緊縮;不過,隱蔽的雨衣下,來自!惠芬胸脯的溫暖,卻流淌程泉的全身,猶其!跨下之間!更熱的,有如在雨中燒開水的火爐。堅硬勃起的慾望與渴望的愛情,滂沱大雨的雨中,程泉!只覺柔情與激情混雜成一片;且因為!載著心愛的女人,在雨中衝鋒陷陣,縱使!豪雨迎面,而程泉!更抬頭挺胸,勇往直前。兩人!一路無話,從潭子加工區,途經台中市區,雨勢,雖時大時小,不過,程泉!倒希望,雨最好一直都不要停;因為,這樣,程泉!就可以一路不脫下雨衣,也不驚擾了惠芬,讓兩人的感情!在雨衣下默默交流。「偷情的滋味~讓人感覺如此興奮美好~」程泉!不知道,該不該如此形容,只不過!除了如此說;一時,程泉!也不知該如何形容,豪雨中!在隱密的雨衣下,與惠芬!兩個濕淋淋的身體,緊密接觸的喜悅。可惜的是,美好的時光!總是讓人覺得短暫,而程泉的機車,縱使!在雨中騎得再慢;然而,約莫!十二點之時,程泉的機車,還是!在豪雨中,終於!騎回了大度山的東海大學。『惠芬~到學校了~』儘管回到了學校,不過!豪雨依然不停,只見程泉!把機車,騎到了校門口下坡側的紅圍牆邊;停下機車後,程泉!提醒了惠芬。此時,惠芬!在雨衣下,似!才如夢乍醒,用兩手掀開雨衣。

惠芬!掀開雨衣,迎面大雨依然滂沱,而除了!粉臉上微微的緋紅外,原本在粉紅色雨衣裡;流淌在與程泉身體間的暖熱,頓時!也被大雨沖散。『學長~已經!到學校了。我自己走進去就好。雨下這麼大,你也趕快回去~』既已到了學校的大門口,惠芬!下了機車,莫名的!竟覺!有點依依不捨;不過!惠芬,儘管!如此說,但程泉!倒沒,立刻!騎了機車就回去。『惠芬~我陪妳走回女生宿舍。反正!都已經淋濕了,多淋一會!也沒差~』白茫茫豪雨中的校門口,只見!程泉,停妥了機車,便把身上的雨衣脫下;隨即,程泉,輕摟著惠芬,濕答答單薄的肩膀、便要陪惠芬!一起走回女生宿舍。只不過,豪雨中的校門口,一身!濕淋淋的惠芬,卻又說『學長~不用了。我自己!走進去就好。你趕快回去;不然,會感冒~』。『不行~我一定要陪妳走進去,這樣!才有騎士精神。雨下這麼大,怎麼可以!讓女孩子,一個人走回去~』不由得!惠芬拒絕,程泉!說著,已摟著!惠芬的肩膀,走進了!學校的大門口;冒著傾盆大雨,進了校門口,便轉向約農路下的石頭步道。事實上,程泉!怎麼可能讓惠芬,一個女孩子!獨自在雨中,穿過東海大學掿大校園,走回女生宿舍;因為,此時,惠芬的衣裳!早都濕透了,而濕透的薄襯衫下,那會引起男人遐思的女性曲線!似又更隱然可見。滂沱大雨!如瀑布直下,兩個人!依偎的身影,走在約農路旁木麻黃樹下的石頭步道,此時!程泉,輕扶惠芬的肩,隱然!可摸及!她肩上胸罩的肩帶;而從惠芬!濕透的襯衫下,程泉!略低頭,幾更清晰可見,她豐滿的乳房!托著胸脯的胸罩。

「惠芬的胸部,真的好挺哦~。難怪,剛才!她坐在我的機車後面,貼到到我的背上!感覺那麼軟~」豪雨中往女生宿舍的路上,雖說!程泉!也知道,自己的兩眼,不該!利用惠芬渾身濕透的時候,趁火打劫;不過,一路上!程泉,還是忍不住,頻頻借著豪雨迎面,而低頭!偷瞄惠芬的胸部幾眼。「今早!出發前,阿甘說~"男人都是因性而愛~"。是嗎?!~我是因為,想要佔有惠芬的胴體,所以!我才想追求她嗎?!~~才不是呢,我才不是為了,想要與惠芬發生性關係,所以!才想追她;我希望!跟惠芬有一輩子的關係。所以,我控制自己的慾望,自制一點,不能對惠芬!太輕薄~」儘管!剛才,雨中騎著機車,載著惠芬之時,由於!身體的接觸,讓程泉!已覺自己勃起的慾望,滿是男女的衝動;何況,此時,望見!惠芬濕透襯衫下,隱然可見的豐滿胸部,程泉!更覺跨下之間的褲子裡,硬梆梆的!像是頂著根!堅挺的棍子,難免!走起路來!有點尷尬與艱難。不過,程泉,頭腦還是!清醒,且有自制力的;因為,程泉的心裡!很明白,他渴望!從惠芬身上得到的,不止是性慾的滿足。因此,滂沱的大雨中,縱然,此時惠芬!濕淋淋的胴體,如此的!容易引起男人的獸慾;不過,程泉!卻只想保護好惠芬,讓她!安全的回到女生宿舍,況且,程泉!如此愛護惠芬,都忍不住!會想偷瞄惠芬,隱然!可見的胸部,更別說!其他充滿獸慾的男人;因此,程泉!怎麼可能讓惠芬,冒雨!一個人走回女生宿舍。畢竟,愛情還是獨佔的,而程泉!當然也不願把惠芬,衣裳濕透的身體與人分享;因此,往女生宿舍的一路上,除了他以外,當然!程泉!也希望,最好!不要再讓其他的男人,貪婪的眼睛,佔到惠芬的便宜。無論如何,程泉!總希望從惠芬的身上,能找到,那能不讓他空虛,且不隨時間流逝而褪色的永恆。...X X X

四、2005年~舊夢的掙扎

2005年不知月日,迷霧瀰漫的斗室。迷霧充滿濃密的回憶,灰塵與垃圾堆積的地上,程路仁!躺在睡袋裡,睡夢中!呼吸吐納迷霧;因此,意識!恍若處於將死未死彌留狀態的夢中,似乎!他的夢!也充滿了回憶。『惠芬~雨下的好大哦~』寤寐之間!只見,程路仁!蠕動的嘴唇,喃喃自語的!似乎!又在說夢話;而當此時,迷霧瀰漫的斗室外,"嘩啦啦"的水聲傾洩,似乎!也正開始下起滂沱的豪雨。『惠芬~妳快點!進女生宿舍。雨下的好大,我也要回去了~』寤寐之間,此時!程路仁!在夢裡,似乎!正夢見,他騎著機車!載著叫惠芬的學妹,去機車旅行,可不巧!路上卻下起滂沱大雨;因此,程路仁!冒著豪雨,與惠芬!全身都淋的濕漉漉的。不過,程路仁!終於,還是!又帶著惠芬!回到學校,並送她回到女生宿舍。『學長~再見。快點回去換衣服哦。小心別感冒了~』豪雨中的女生宿舍門口,紅磚砌的圓拱門內,程路仁!看見,惠芬!全身濕漉漉的回頭,向他道別;此時,夢裡,程路仁!不禁,感到有點心疼,而驀然的轉身,離開女生宿舍時!更覺惆悵。因為,程路仁!對於!這天,帶惠芬!機車旅行,有點過意不過,且看見!惠芬身上的衣服濕的,就像一隻落到水裡的小貓一樣處處可憐;程路仁!更覺自己,毫無能力保護惠芬,讓她不受風雨的侵襲。迷霧瀰漫的斗室裡,程路仁!眼球快速轉動的做著夢;離開女生宿舍後,冒著豪雨,程路仁!夢見自己,半跑半走的,又回到了校門口。而後,騎上機車,程路仁,順著一道長長的紅磚圍牆,滂沱的雨中!便往上坡路騎去;不~程路仁,發現自己是程泉。而滂沱的雨中,程泉,正騎著機車!途經,豪雨中"東海別墅";往自己在大度山磐頂,遊園路的住處。...xxx

程泉,期中考結束的星期日,這天!他與班上幾個同學,跟大一的學妹聯誼,且! 一起去機車旅行;可不巧,路上!遇到滂沱大雨,至使!一起機車旅行的幾個同學,各自鳥獸散去。到最後,程泉!更是載著惠芬,淋著大雨,渾身濕的回學校;可謂!乘興而去,卻敗興而歸。約莫中午時分,程泉,回到遊園路的住處後,趕忙!先是洗了個熱水澡,換了乾衣服;而後,在他三樓的最後一間房間裡,又泡了碗熱騰騰的泡麵吃,幫淋了半天雨的身體!趨趨寒。所謂"飽暖思淫慾",程泉!嘴裡!吃著熱騰騰的泡麵,身體!漸暖之際,卻不禁!又想起;剛剛!送惠芬回女生宿舍之時,偷偷!望見惠芬!濕透的襯衫下,那隱然可見的胸脯與女性曲線。一想及此,程泉!吃著熱騰騰的泡麵,渾身不禁!又更滾燙;於是,程泉!便將泡麵端到書桌上,且隨手拉開抽屜,便從裡面!掏出了一本日本A片的色情圖片。(註:程泉的這本色情圖片,其實!是他去年,大二寒假之時,因為!留在學校打工,便向王漢借住!他校外的住處;而王漢的房間裡,藏了好幾本的"黃色的",不巧!被程泉被發現。因此,程泉!便從王漢的書架上,偷拿了一本"最黃的"圖片,佔為己有;正所謂,色膽包天...)。遊園路!三樓的房間,程泉!嘴裡吃著熱騰騰的泡麵,眼裡!看著男女做愛的色情圖片;而腦海!浮現的,卻盡是!惠芬濕透襯衫,隱然!可見的乳房與胴體。...xxx

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夢見!自己在遊園路三樓的房間,既吃飽喝足,身體暖呼呼;而他的心裡!此時,更全是對惠芬充滿性慾望的幻想。寤寐之間,頓時!程路仁,只覺!大腦一片昏沉沉,於是,躺到床上,抱著棉被,倒頭便睡;並只盼!藉著,剛剛!對惠芬胴體的印象還深刻,夢裡!能夢見與惠芬,如色情圖片般的做愛。迷霧瀰漫的夢裡,程路仁!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片漆黑之中,且身旁!似乎!風雨不斷。不~風雨不斷的漆黑中,那是程泉!正吊在半空的虛空之中,且似乎!他正攀爬在一張梯子上;再看,那張恍若置於虛空中的梯子,向上似乎!通向無止盡高,而向下卻也通往無止盡的深淵。此時!迷霧中,迎著滿臉的風雨,程泉!正努力的在梯子上,一階一階的攀爬;然而,霎時,轉眼間,程泉!似乎!卻又覺得,自己!是在一面近乎九十度陡坡的山壁上,踩著濕滑的岩石!迎著風雨!不斷往上攀爬。『喂~程泉。你不斷往上面,爬上去做什麼?!~看~讓你朝思暮念的惠芬學妹,正在下面這裡!等你呢?!~呵~快點下來,找妳的惠芬學妹吧~』陰黑的岩壁上,正當!程泉手腳並用的,努力往上爬,岩壁下方的深淵中;此時!卻似!傳來,有人低沉的聲音,對他說話,於是,程泉!向下方漆黑的無底深淵張望。正當,程泉!低頭張望之際,只見!幽暗的深淵中,似有個人,或說!遠遠看去,更像隻有著長長鬃毛的野獸;而雖說,懸崖底下的深淵,看似無限深,不過!此時,程泉!卻覺得,底下的景況!竟恍若又近在眼前。不過,讓程泉!更駭異的是,他竟然!真的看見!惠芬,穿著!渾身濕透,呈半透明的襯衫;模樣!像隻落水的小貓一樣,楚楚可憐的,就被那看似野獸的人影,摟在懷裡。

『ㄟ~程泉。一個人孤獨的往上爬!多麽辛苦啊。快點下來吧。難道,你不想看看!你的惠芬學妹,赤身裸體的乳房嗎??哈~其實,你夢想很久了吧。難道,從她濕透的襯衫下,望眼欲穿,你就滿足了嗎?!~難道~你不想,真實的!用你的手摸摸看你惠芬學妹的乳房,或愛撫一翻嗎?!~呵~快跳下來吧~程泉,別再猶豫了~』迷霧中風雨的崖壁上,程泉!踩著濕滑的岩石,看清楚了,此時!在深淵下,對他說話的,果然!是隻野獸;而惠芬!卻竟然!赤身裸體的,落入了那隻野獸的手裡,且任其撩撥。『喂~你著醜陋的"野獸",你是誰?!?~惠芬!為什麼會在你那裡?!~是不是!你綁架了她。放開惠芬~』深淵下的那隻野獸,不但!全身覆滿粗長的鬃毛,且面貌極醜陋,簡直跟一隻黑猩猩沒兩樣;不過,惠芬!既落入牠的手裡,程泉!顧不得其他,對著深淵裡的野獸!便是怒吼。此時,只見!那野獸,駭人的!露出了牠嘴裡尖銳的獠牙,模樣!像是隻會啃食人肉的兇狠,發出野獸低沉的吼音!又對程泉說『哼~程泉。別自命清高了。我的名字是【原我~泉】,如果!我是野獸,難道!你就不是野獸。別跟我說,你勃起陰莖,不想跟你的惠芬學妹交配,享受她的胴體;別跟我說,當你眼睛看著色情圖片,而你的腦海裡!卻還想當不被慾望誘惑的聖賢~』。

『哈哈哈~程泉,不要自欺欺人了。看~你的惠芬學妹,現在!正像色情圖片般,躺在柔軟的床上,張開著她雪白的雙腿,等著你來享受一翻呢?!~呵~快跳下來啊~程泉~』深淵下的野獸,話說至此,此時!程泉,果見!懸崖下!有張床,而惠芬!也真的赤裸著身體,躺在那床上;且惠芬!動人的曲線,撩人的姿勢,果也有如!色情圖片般的張開她的雙腿,恍若!在等待程泉的陰莖與她交合。至於,程泉!望見眼前這一幕,只覺!一顆心興奮的,都快跳出胸口,又那裡!顧得及其他。正當,程泉!慾火中燒,鬆開了攀在崖壁上的一隻手,準備!跳到惠芬的床上,去與惠芬!翻雲覆雨一翻;然而,此時,程泉!卻又聽見了,另一個!從上面來的聲音,喚住了他。只聽!崖壁的上方,傳來朗朗的聲音,對程泉說『等等~程泉。別再跳下去,那充滿獸慾的地獄了。不要,再被【原我~泉】誘惑了。【原我~泉】牠是數十萬年前的樣子,而經過了數十萬的成長,你如今擁有的"人性",才稍能控制原始的獸性;可難道,你如今!又要放棄你的人性,再放縱你的獸性,讓自己!又再次!退化成野獸嗎?!?~』。

程泉!攀爬在幾乎垂直的崖壁上,隨著!從面傳來的聲音,向上仰望。此時,迷霧中的夢裡,程泉!但見崖壁上,無窮遠的天空,原本!遮天蔽日的烏雲,漸漸!似都變成了像雪花白的雲朵;而恍若一塵不染的白雪之上,程泉!更看見了七彩的光茫,而!燦爛的七彩光茫中,竟似有一個類似!出家人、或者隱士般,超凡脫俗的身影出現。『程泉~不要忘了,當你在地獄之時,生命有多痛苦空虛;縱然!縱然享有獸慾的歡樂,或擁有財富、名利、及權力的成就,不過,到頭來,你的生命所感受到的,依然!也只有無限的荒蕪、與槁木死灰,不是嗎?!~何況,你不是一直!渴望自己的心靈能成長,以了解與領悟!!生命的更高層次嗎?!?~而要是,現在,你受不了慾望的誘惑,又讓自己在獸慾中沉淪、墮落;那你的生命,將會又如同這數十萬年般,一直都將在獸慾中浮沉,做無意義的輪迴。不信,你自己看看~』迷霧夢中的雲朵上,超凡脫俗的身影說著,只見!祂把手一揮;頓時,程泉!只覺自己周遭的迷霧,無窮的開始幻化。起初,程泉!只覺眼前繁星點點,似身在宇宙無盡的時空之中;而後!一點星光,漸漸拉近,程泉!才發覺,那是一個數百億星光旋轉的星雲。數百億星光旋轉的星雲中,程泉!只覺,自己似乎又向其中一顆星光靠近;而靠近了那顆星星後,程泉!才發現,那是一個有九顆行星環繞的星系。『這是~太陽系?!?~』置身於太陽系,九大行星環繞之中,程泉!正覺得眼熟;此時,程泉!眼前卻突然一黑,唯有,時間!以光速略過。虛空之中,程泉!看見了,自己!似在山崖上,爬上去,卻又往下跳,一切!猶如!影片重播般;程泉!只是不斷的爬上山崖,又往下跳,且數十萬年來,千百萬次的輪迴都是如此。

『啊~你是誰!?~不管,你是誰,我求你解救我,脫離這個地獄,無窮沉淪的苦海~』迷霧的夢中,程泉!霎時驚醒,發覺!自己仍掛在懸崖的山壁上;而看到了剛剛的景像,突然,程泉!更對自己的愚昧輪迴,感萬分痛苦,因此!他懇求雲端上的身影,救贖他於不斷浮沉的地獄苦海。此時,只聽!雲端上超凡脫俗的身影,說『程泉啊~我的名字是【超我~泉】。其實,我就是你的未來,只要!你能擺脫你的獸慾,一步一步的爬上來;縱然!這條路很辛苦。不過,最重要的是,至少!你不要被【原我~泉】誘惑,而再往下跳了~』。『呵呵呵~程泉。別聽祂的,人活在世上,原本就是!要追求權力,財富,名利;這才!是英雄中的英雄,男人中的男人。然後,等你功成名就後,身邊!就會擁有許多愛慕你的女人,任你享用她們的胴體;而享受食慾,享受性慾,讓人感覺!多麼快樂,多麼幸福啊。~呵呵~程泉。別說那麼多了,看~你的惠芬學妹,年輕豐滿的乳房!多麼柔軟吹彈得破,還有!她張開的雙腿、肌膚多麼雪白細嫩;更別說,她兩腿間!如含苞待放花蕊的私處,花瓣的縫隙!如此豐腴的流出蜜汁,正等著!你來播種呢?!?~哈哈~程泉!你還等什麼。跳下來吧,然後!把你惠芬的兩腿分開,把你勃起的陰莖插入她的花蕊,再把你的精子射進她處女的身體裡;讓她的子宮,為你懷孕,幫你生下帶有你的基因的後代。呵~程泉!跳下來享受人生吧,別等了~』迷霧的夢中,一聽到!深淵下的【原我~泉】說至此,程泉!只覺!心中慾火再難耐;鬆開了雙手,便從懸崖上!縱身一跳,而入深淵。

程泉!縱身一跳下深淵後,發覺自己!正竟跳到了惠芬的床上。『惠芬~我對妳的是真愛。無論如何!我要跟妳結合,然後!我們會相守到永遠;我會愛妳到永恆。只要!能跟妳結合,只要!有妳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天堂~』迷霧中的夢,程泉!跳到了惠芬的床上,此時!他卻發覺,自己身上!不知何時,竟長滿鬃毛;且說話的聲音,低沉的像是野獸廝吼。『惠芬~只要能跟妳結合,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那怕!是永遠活在地獄。因為,我愛妳~』趴到了惠芬的身上,伸出了像野獸那麼長的舌頭,此時!程泉!再管不了那麼多,以濡濕的口水!便往惠芬的雪白的胴體,全身狂親猛吻。狂吻過一陣,迫不及怠,程泉!又以野獸般恐武有力的手臂,拉開了惠芬柔嫩的兩腿,並挺著自己!野獸般的雄壯陰莖,急欲尋找惠芬!兩腿間通往秘密花園的入口。『惠芬~我對妳的愛~是真愛。我愛妳。天天!我都在想著要跟妳結合~』迷霧夢中的床上,野獸般的程泉,拉開惠芬的兩腿,急欲找到進入惠芬身體的入口;可無奈,一個人!做夢並不可能!無中生有。而程泉,因尚未有與女人性交的經驗,因此!儘管!在夢中,想對惠芬!逞獸慾;然而,腦海混沌的夢裡,程泉!卻竟連惠芬兩腿之間,那究竟!是個什麼吸引人的祕境,一時!尋她千百度!卻也看不清楚。因此,獸慾勃起的程泉,只是!挺著如野獸般堅挺的陰莖,尚未!碰觸到惠芬的身體;突然!他便覺跨下的雄性生殖器,一陣興奮的性抽搐,霎時!獸慾一洩千里。.....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寤寐間,似乎!夢見了與惠芬做愛,頓時!跨下之間的雄性生殖器,一陣興奮的性抽搐;而興奮的性抽搐中,乍然,程路仁!從夢中驚醒,才知道自己只是在做夢。『啊~原來,是做夢。奇怪,這個夢!我好像記得,在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做過,怎麼!現場,又重覆!一再的做~』迷霧瀰漫的斗室,這個與惠芬做愛的春夢,程路仁,似乎!記得,從前他也做過;或者,這個與惠芬做愛的夢,其實,只是!程路仁,從程泉的大度山日記裡,所曾讀到過的─關於,男生年輕時的性壓抑與夢遺。

「 1989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可能,看了色情圖片,加上!今天,惠芬!濕透的衣裳下,胸部隱然可見;所以,下午!睡著之時,竟又夢見與惠芬的裸體。只可惜,每次!做這樣的美夢,都還沒進入惠芬的身體,便射出來。...道德的束縛,讓每個男生從國中第一次夢遺,便得開始性壓抑,陰莖的勃起。...我已略能跳出來控制我的肉體及「他」的情緒,「他」愛惠芬,我必須好的來掌握、控制「他」;讓他就如我所願、就如我所不願;「他」還必須學習,有一天「他」會更接近「我」。「他」和惠芬之間還有許多事必須去解決,與面對。...【原我】一個狂野、充滿活力、與各種慾望的我(原始的我)。【超我】嚴謹、溫文儒雅、具文藝氣質與超凡脫俗的我(理想的我)。【自我】反省、調和,"原我"、"超我"之間的協調者...」...X X X

五、89機車旅行後續

1989年五月初,期中考結束後的星期一。「東海大學」法學院的四合院,靠文理大道的二樓教室,上午的第三、四堂課,程泉!這門課是必修;因此!又與黃忠、阿甘,王漢,及王憲同時上課。至於,昨天星期日的機車旅行,五個人!遇到滂沱大雨,最後!在豐原市區,各自鳥獸散去;而今天!在教室裡,冤家路窄遇到了,當然!彼此不免,要嘲弄對方一翻。『ㄟ~程泉。昨天你機車到底騎到那裡去了,一定是趁下雨;然後!就不理我們,故意!把你的學妹,載到豐原市的旅館裡,去幹壞事!對不對~』第三堂下課時間,胖子黃忠,走到程泉旁邊的座位,指著程泉的鼻子笑罵。接著!王漢,也走了過來,詭異的笑著,對黃忠說『媽的~你看阿甘,好向很老實喔。昨天!在豐原下大雨。然後,阿甘!就帶,他載的那個學妹,到豐原的電影院去看電影。真是!媽的~扮豬吃老虎。害我找你們都找不到,真是"見色忘義"~』。此時,阿甘!聽到王漢,背後說他的話,急忙!也走過來,結結巴巴的說『嗯~王漢,你還敢說,你還不是載那個叫小玲的學妹,去喝咖啡。還敢說我,不夠義氣~』。王漢!聽了阿甘的話後,又回嘴說『媽的~我帶學妹去喝咖啡,是等雨停耶。又不是!去看電影,一看幾個小時~』。王憲!聽到幾個人說話,也走過來了,一走過來!便罵說『啊~你們都別說了啦。你們幾個都太不夠義氣了啦。昨天,我還騎機車,一直衝騎到東勢林場的入口,去等你們。結果,等了半個小時,都等不到人。而且!還下雨,跟那個學妹!穿著雨衣淋雨~』。

『哈哈哈~下大雨,你幹嘛,還跑去東勢林場,神經病哦~』聽王憲,竟然!冒雨去東勢林場,王漢!指著王憲、大笑。而後,王憲!又問程泉,說『ㄟ~程泉。那昨天,你載你的惠芬學妹去那裡了。不會~也是去看電影了吧。哇~那真的!就只有我最笨了~』。程泉,帶點尷尬的,笑說『沒有啦。昨天!下大雨,然後!我又沒帶雨衣。所以,跟學妹都淋雨,淋得到!全身都濕答答的。後來,衣服都濕了,所以,我就載學妹,冒雨!再衝回學校啊。什麼地方!也沒去啊~』。『哈哈哈哈~他才是神經病~』『哈哈~程泉。雨那麼大,那你真的就讓你的惠芬學妹,從豐原一直淋雨,淋回東海哦。啊~~毀了,毀了~哈哈哈哈~』....。....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