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十一章89康輔大學週活動─土風舞之夜

【東海大學康輔社─康輔大學─土風舞之夜。

期中考考得如何呢?!~K書K得憑添白髮了嗎?!~這晚,來點浪漫~輕鬆點的吧。

康輔大學~土風舞之夜,請大家告訴大家,歡迎攜伴參加。

時間:五月x日,pm7:00。地點:信箱間前廣場。~康輔大學教務處~】

一、89康輔大學~土風舞之夜

1989 年五月初,大度山東海大學,期中考過後的星期二。康輔社的海報,貼在海報牆上已經幾天,被雨淋得!有點濕糊。春天的滿山綠意盎然,帶著剛考完試的輕鬆氣氛,大學路旁通往信箱間的海報牆上;花花綠綠的!幾乎貼滿了各社團,各系所,或校友會的活動通知,而夾雜在其中!也有一張是康輔社的海報。不過,現在的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多,而康輔社海報上寫的─「康輔大學土風舞之夜」的活動,其實!也早已結束。深夜,海報牆的上坡路上,只見!有兩個身穿淺藍色外套的人影,一路!走上來,而經過,康輔社的海報前之時;兩個人影中!其中一個身體較厚實的,伸手!小心翼翼的,便把海報牆上的那張「康輔社─土風舞之夜」的海報揭了下來。『呵~這張海報上的字,是志傑寫的毛筆字。反正!活動已經結束了,我把這張海報拿回去,貼在我房間的牆上!當紀念好了。不然,有空,也可以臨摹一下,志傑的毛筆字;一舉兩得~』原來,此時,在海報牆上!揭海報的人,是康輔社十屆的藍衣幹部─國安;而深夜靜謐的校園,同國安!走在一起的人,則是程泉。至於,漆黑的海報牆邊,程泉,看見!國安,突然!伸手往海報牆上揭海報,笑著!便對國安說『ㄟ~國安。你要志傑的字。有空,到大學書店,買幾張海報紙,叫志傑!幫你寫就好了。幹嘛,要拿這張,字~都被雨淋的濕糊糊了~』。只見,國安!揭下了海報後,小心的!邊把海報捲成長筒狀,邊回答程泉,說『呵~社裡的海報,我就是!要這樣~辦過活動的,而且!還經過風雨的。這樣,才更有紀念的價值啊~』。

國安,平常給人的感覺!總是有點多愁善感,或是!有點無精打采;然而,或許!也是這種"重感情":的特質,似乎!在康輔社裡,倒讓程泉與國安比較有話談。譬如,這晚「康輔大學─土風舞之夜」,其實!早在九點半之時,活動!就已結束,而或許!期中考!也剛結束,大家!都比較閒一點;所以,國安!就邀程泉,一起到東海湖逛逛,直逛到十一點左右的三更半夜,兩人!才又從東海湖,邊走邊聊的一路走上來。事實上,程泉!蠻喜歡和國安一起聊天的,所以!這晚,兩人!才會到東海湖,一逛!便是三更半夜。至於,程泉!為什麼喜歡與國安聊天,或許!是因為國安聊天的話題,總是!有點虛無空洞,且不切實際;諸如─"生命為什麼存在?!~""人生的價值!是什麼?!~"...,有點!類似漫天漫地的"清談"。而當然,兩個大學男生談的話題,多少!一定!都還會談到關於男女之間的感情之事,於是!談到男女之間的感情,程泉的嘴邊!就一定會掛上惠芬;至於,國安,若有似無談到的,則多半是關於他的直屬學妹─小叮鈴。『唉呦~為什麼會這樣?!~』『唉呦~到底!該怎麼辦?!?~』談起了男女感情之事,加上!虛無的生命問題,兩個男生!便總開始長噓短嘆,言不及義的一聲聲!唉聲嘆氣;而此時,光看他們!無病呻吟的模樣,還真會!讓人想起─「唉~這真是!兩個墮落,不思長進的年輕人」。

『唉~程泉。我覺得,你跟你那個惠芬學妹,這樣也還好。至少,她應該!知道你喜歡她,而且!她也沒有拒絕你。差的~可能就是!你不知道,怎麼追她,把她變成你的女朋友而已。唉~不像我,連喜歡的女孩子!都還沒出現。~人生旅途,多麼的苦悶~寂寞啊。唉~抽煙啦~』兩人!談起男女感情之時,國安!雖然總是說,他連喜歡的女孩子!都還沒在他的生命中出現。不過,程泉,根據國安,言語間!不經意透露的弦外之音猜測,依稀!卻總感覺;國安!對他的直屬學妹小叮鈴,除了!學長對學妹的關懷外,似乎!還更另有一種男女之情的期待,只是!國安不敢明講罷了。至於,程泉!心裡,就算所猜測,不過!他卻也同樣不敢明講;因為,國安!喜歡的女孩,要真是!他的直屬學妹小叮鈴的話,或許!那才真是他苦悶的難言之隱。因為,國安的直屬學妹小叮鈴!早有男朋友,而之前!與小叮鈴,在"東海別墅"同居的那個男生,已經!在一月前;因為,與小叮鈴!發生男女感情的爭吵,而在中港路!飆車,撞死了。至於,現在!小叮鈴的男朋友,是個!高大且英俊的男生,約是!小叮鈴!在一兩個星期前,才認識的;而此時,兩個人!也已經在"東海別墅"同居。因此,國安!喜歡的女孩子,要真是!他的直屬學妹小叮鈴,或許!說出來,那才更叫他情何以堪。況且,這晚「康輔大學─土風舞之夜」,程泉!也有看見,國安的直屬學妹小叮鈴,只不過!卻很快的,又跟她高大英俊的男朋友先離開;而或許,也是此,國安!多愁善感的心情,這晚!才又更加憂鬱。所以,「康輔大學─土風舞之夜」的活動結束後,國安!才會找程泉,一起到東海湖閒逛。至於,這晚!在信箱間前小廣場,國安,和他學妹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不如,讓我們就把時間,倒回到!七點之前,把發生的事!再重頭說起。...xxx

星期二這晚,剛入夜時分,話說!康輔社的十屆藍衣幹部國安,身穿藍衣外套,正從!海報牆的下坡路走下,晃著兩隻大手,一路!準備!前往信箱間前。因為,這晚,康輔社的康輔大學課程,九屆的玲玉及阿秀,將在信箱前的小廣場,教跳土風舞。由於,期中考剛結束,所以!康輔大學的土風舞之夜,選擇在信箱間前教跳,主要!可說也是一次康輔的同樂會;因此,參與的對象!也不侷限於康輔社的社員,而是!信箱間前來來往往的人,只要想跳土風舞的!便可以參與。至於,國安,這天!下午,在法學院上課之時,偶在走廊上!因遇到他的直屬學妹"小叮鈴";所以,國安!順口,便也邀了小叮鈴晚上,到信箱間前的小廣場來跳土風舞。不過,這晚!剛入夜時分,走在往信箱間的海報牆下坡路上,國安!對於!他的直屬學妹小叮鈴,是否會來跳土風舞,他的心裡!倒是沒把握。雖說,前不久,小叮鈴!剛失去他的男朋友之時,曾經!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成天都賴著國安;甚至!吃睡,都在國安的住處,讓國安照料。只不過,時隔!不到半個月,此時!小叮鈴,卻又有了新的男朋友,並重拾了幸福的歡笑;所以,國安,自己倒也不知道,如今!他在小叮鈴的心中,卻又是處於怎樣的地位。

春夏之交!林木鬱鬱蔥蔥,海報牆下坡路左側的那片樹林與草叢,此時!更有如原始叢林一樣繁茂。海報牆邊,國安!沿著沒有路燈的海報牆走下;幽暗中!略可見,他方方的國字臉上,似有點落寞寡歡,或是!眼神總無精打采。不管!是無精打采,或是!沉思,只見!國安!從海報牆的下坡路,穿過!與欣餐間狹窄的台階,步下!信箱間前的小廣場;而幽暗的小廣場,此時!只見!有幾個身穿康輔藍衣的人,似正!忙著佈置土風舞之夜的場地。。『嗨~玲玉,阿秀,"東海第一帥哥"~我來囉。~有沒有什麼要我幫忙的~』看見了康輔社的夥伴,國安!始終有點陰鬱的臉上,才略出笑容。此時,小廣場的幽暗中,國安!看見玲玉,與阿秀,兩人!似正信箱前的海報看板,貼著一張大海報;而!聽見了國安的聲音,鈴玉!這才回頭,一望見了國安,她便露出滿臉燦爛笑容,說『國安~你來囉。太好了,知道!今晚我要教土風舞,太給我面子了。嘻~那現在,就麻煩你一下,幫我!到社址裡去拿燈架,還有~炬光燈過來,好不好~』。『喔~對了~國安,順便,叫現在在社址裡的其他人,都過來幫忙好了;也快七點了~』國安!正轉身,要往!康輔社址去拿燈光器材,只聽!阿秀,隨即!又叫住國安,吩咐了他一翻話。而聽了!阿秀的吩咐後,國安!臨離開小廣場前,不忘!又回頭,裝著怪腔!笑說『呵~是~阿秀的命令,不敢不從。現在~我立刻!去跟他們講,說他們再不趕快過來。~那"菲共"~就要拿槍,去把他們都槍斃了。呵呵~』。正當,國安!臨開信箱間的小廣場,才走下!彎延往康輔社的小路;此時!迎面,只見另一個身穿康輔藍衣的人,兩手!各拿一支燈架,往小廣場而來。鳳凰樹旁的幽暗小徑,國安!一見迎面而來的人,立刻!笑著打招呼,說『嗨~程泉,我正好去社址拿燈架耶,沒想到!你拿來了~』。

『嘿~程泉。今晚,有沒有邀你的那個學妹,一起來跳土風舞啊。呵~呵~增進感情一下~』迎面遇到程泉,國安!暫停下腳步,與程泉!寒喧了幾句;而程泉,聽到國安問他惠芬的事,則笑著回答『沒有啦,她要練運動會的啦啦隊,所以!沒辦法來跳土風舞~』。正當,國安,停下腳步與程泉寒喧之際,幽暗的小徑!從康輔社下坡路的方向,只見!走來幾個身穿康輔藍衣的人;有人!手拿!炬光燈,有人!拿著錄音機,有人!則拿著電纜線,一路笑談著!向信箱間的小廣場走來。『嗨~國安。剛剛,我們在社址裡討論過了。小蘋說,待會跳土風舞的時候,你就在旁邊,負責!拉人來跳土風舞。呵~因為,小蘋說,你看起來最像~"皮條客"。哈哈哈~』幽暗的小徑,十屆的穎仁!手拿錄音機,經過!國安的身邊時,拍著國安的肩膀,說著!玩笑話;而國安,聽了,笑得漲紅了臉,回答『呵呵呵~穎仁。"皮條客"~應該!要瘦瘦的,比較像吧。何況,我長這樣,要我去拉人,恐怕!還沒拉到半個人,就會先把人!都嚇跑了。所以,還是!你負責拉人吧,讓你當~"老鴇"。呵呵呵~』。穎仁!才經過,但一聽到國安,說他是老鴇,立刻!又回頭,大聲的笑說『喔~國安。你毀了。你說我是"老鴇"。那這樣~我們康輔社的女生,都變成什麼了。呵呵呵~你會被小蘋她們搥死~』。而眼見!穎仁,國安!一碰面便鬧個沒停,且話越說!越不堪入耳,於是!十屆!身材嬌小玲瓏的小蘋,經過之時!不禁,對兩個男生!訓了一翻,說『好了啦,好了啦。你們兩個!一見面,就鬥嘴,鬥個沒停。快七點了啦,趕快!先到信箱間前,去佈置!場地啦;要鬧,待會再鬧啦~』。...

信箱間與欣餐之間的小廣場,晚上!七點左右。兩盞炬光燈一左一右!往小廣場的中間照耀,原本幽暗的小廣場,頓時!濃黑樹林包圍中的夜色,彷彿!披上了層虛幻薄紗般的迷濛。燈光迷濛的小廣場,但見!其中,約有十幾身穿康輔藍衣的人穿梭;有人!拿著麥克風,測試音箱,有人!按下了錄音機,側試!播放土風舞的舞曲..。至於,小廣場周圍,燈光照不到的幽暗中,但見!也約有二、三十人!圍繞;而這些人,多半是!康輔社的十一屆社員,因此!多與康輔社的九屆,及十屆幹部相熟,趁活動開始前!彼此!正閒聊與嘻笑。而後,小廣場邊緣,欣餐的廊下與階梯上,身影參差!也站了些人。因為!此時,晚上七點,仍是晚餐的時間,所以,欣餐裡!用餐的人仍多;而看見!小廣場上,有人辦活動,當然!也會有人在一旁觀望。『嗨~大家好。康輔社~康輔大學,今晚的土風舞之夜,這是個開放性的活動。嘻~期中考!剛結束嘛,大家!輕鬆一下。因此,只要你想跳土風舞的,每個人!隨時都可以加入我們,跟我們一起跳土風舞。所以呢~請大家不要不好意思,只是!站在旁邊看;不然~這樣!我也會不好意思哦。嘻~』燈光迷濛的小廣場,時間!已經七點,玲玉,纖細的身影,走到了小廣場中央;只見!她手拿麥克風,嗓音清亮的,先說了段開場白。而後,一頭捲髮的阿秀,精明幹練的!接著說『好~來~那現在,我們就要開始教跳土風舞了。嗯~所以,請大家!以我們兩個美女為中心,向我們圍過來,圍成圈。啊~那個,如果!大家不好意思,向我們!兩個"豔光逼人"的美女,靠過來的話;那請在場的康輔社的幹部,幫忙!引導大家一下,最好!是一男一女間隔,先圍成個大圈~』。

『首先~今晚,我們要教的第一支土風舞,是活潑的"美國鴨子舞"。嘻~所以,待會~大家!在跳這支舞的時候,要儘量!把自己想成是一隻鴨子~』小廣場的燈光迷濛處,只見!二、三十人,圍成了個圈,玲玉!站在圓圈的中央,開始!教起土風舞;只聽!玲玉的話才說完,阿秀,接著笑說『嗯~對~是鴨子在求偶哦,所以!才要跳舞。尤其,男生要大方一點~』。此時,當土風舞的音樂,從錄音機開始播放,而在小廣場身穿藍衣的康輔幹部,約有一半的人!加入跳土風舞的圓圈,引導!大家一起跳舞;另外,約有四、五個藍衣幹部,則是穿梭於欣餐的廊下與階梯間,邀請!那些被動站在旁邊看的人,一起加入跳土風舞。『欸~這兩位女同學,過來,一起跳舞好不好。期中考剛結束,大家!輕鬆一下。呵~光是站在旁邊看,多沒趣~』欣餐外幽暗的台階上,國安,正邀請著兩個站在一旁觀看的女生,一起!加入跳土風舞;而!才帶領著那兩個女生,加入!跳土風舞的圓圈,只見!國安,又頻頻的回頭,望向欣餐外參差的人影。因為,此時,國安的心裡,其實很在意,正猜想!他的直屬學妹,小叮鈴,不知道!這晚,她會不會!也來跳土風舞。正當,國安!頻頻的回頭,望向欣餐外,此時,只見!有個女孩的身影,正巧!推開了欣餐的紗門,走了出來。而國安,逆著欣餐室內燈光,雖看不清楚那女孩的臉龐,不過,直覺!卻讓他的心裡,不禁感到!一陣悸動;於是,國安!轉身,立刻,又向欣餐幽暗的廊下走去。

國安!三步跨做兩步,上了欣餐的台階,迎向了!那個剛走出門外的女孩,立刻!高興的笑咧開了嘴,露出了他參差不齊的牙齒,說『嘿~小叮鈴~妳來了哦。我還以為,妳不會來咧。呵呵呵~』。小叮鈴,看見!國安,身穿康輔藍衣,從小廣場!跑來找她,立刻!也笑說『嘻~學長~我在欣餐的陽台吃飯啊。然後,看見你在這裡,所以!我就順便!下來看看~』。『呵呵呵~既然來了。小叮鈴,那妳就過來!一起跳舞好了。反正,妳現在,應該!也沒什麼事吧~』看見!小叮鈴來了,國安只覺!心裡有種莫名的興奮,於是!便也立刻,邀小叮鈴!一起跳土風舞;只不過,卻聽小叮鈴,對國安!又說『嗯~可是,我約我男朋友,在欣餐這裡見面耶。可能,他待會就要來了。萬一!他找不到我怎麼辦?!~』。此時,國安!聽小叮鈴說,她約了她的男朋友,在欣餐見面,不禁!讓他的臉上出現一陣尷尬。因為,起初,國安!還以為,小叮鈴!今晚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他下午邀她跳土風舞的緣故,所以!才來的。因此,只見!國安的臉上,略顯!不自在的,又說『喔~這樣。小叮鈴,妳跟妳的男朋友約好了喔。呵~那沒關係啊,妳先過來一起跳舞;然後,等妳的男朋友來了,再邀他一起過來跳舞啊。這樣!不是很好嗎?!~~』。小叮鈴,接著說『嗯~可是,我的男朋友,他好像!不太喜歡跳土風舞耶。不然,我先跟你跳一下下土風舞。然後,等我男友來了,再看他要不要一起跳舞~』。『呵~好吧。那就這樣,小叮鈴~那現在!我們先下去跳舞好了~』略帶尷尬的笑著,國安!便帶著小叮鈴,走下了欣餐的台階,也加入了跳土風舞的圓圈。

『嘻~剛剛,"美國鴨子舞",大家!都跳的很好哦。所以,接下來,我們要跳,比較熱情的西班牙土風舞。現在!我們要圍成兩個圓圈圈,女生站內圈;然後,請男生站外圈。嘻~這支土風舞,男生可以牽到女生的手哦,所以!請女孩子!也不要太矜持;犧牲一點,要讓妳的小手,給男生牽一下下哦~』燈光迷濛的小廣場,跳完了"美國鴨子舞",氣氛!已較為熱絡,而!玲玉,也打鐵趁熱;立刻,接著!又開始教,可以讓男女彼此牽手的西班牙土風舞。信箱間前,歡笑聲洋溢的小廣場,男女各圍成圈,此時!國安,順其自然!也牽起了小叮鈴的小手;而握著叮鈴的柔嫩的小手,國安!只覺,自己的心裡,竟有種莫名的!喜悅與幸福感。『好~大家。向前走四步,一二三四,抬右腳;然後,向後退四步,一二三四,抬左腳。向左踏併,向右踏併....女生轉圈...』青年男女歡笑的小廣場,玲玉!正教著土風舞。而此時,夾雜在婆娑的人群中,國安!牽著小叮鈴柔嫩的小手,跳舞之時,偶望見小叮鈴的臉龐;似真似幻間,竟更覺!原來在迷濛的燈影下,小叮鈴的笑容是如此美麗動人。「小叮鈴,原來,這麼漂亮,我從前!都沒發現。可惜~她現在,又有男朋友了~」雖說!跳土風舞之時,小叮鈴!似乎總有點心不在焉的,兩眼!不斷瞟向欣餐的門口,似乎!在等她的男朋友來;不過,儘管如此,能跟小叮鈴一起跳舞,似乎,國安!始終!咧著嘴,一直都笑得很開心。...

二、「當正人君子,比較吃虧?!~」

信箱間前燈光迷濛的小廣場,滿是歡笑聲的青年男女,跳土風舞的人影婆娑。『好~大家。剛剛的西班牙土風舞,大家跳得很好哦。所以,再來!我們要跳比較難的俄羅斯土風舞;然後,這支舞,要男女配對哦。所以呢~現在,請大家!先找好你的男伴,或女伴。嘻~不要不好意思哦,如果!在場的人,有找不到男伴或女伴的;那就請康輔社的幹部,幫那些"曠男怨女"們,撮合一下下喔。...』燈光迷濛的小廣場,加入跳土風舞的人群,約已超過五、六十人,此時!只聽得,玲玉!清亮的嗓音,站在圓圈的中央,喊著!要大家!男女配對,找舞伴。至於,國安的舞伴,理所當然!是站在他身邊的小叮鈴。正當,國安!慶幸著,能和小叮鈴!一起跳雙人舞的土風舞;然而,此時,卻見小叮鈴,頻頻望向欣餐門口的眼眸,霎時!似乎!一亮。『學長~我的男朋友來了。我先過去找他~』看到男朋友來了,小叮鈴!拋下一句話,也不等國安回答,便頭也不回的,快步!往欣餐的廊下走去。而國安,當小叮鈴,乍然!放開兩人原本握住的手,轉身!便往欣餐走去;當然,此時,國安的心裡,不免!感到一陣失落。不過,基於禮貌及君子風度,國安!心想,既然!小叮鈴的男朋有來了;不如,那就!邀他們兩個一起來跳土風舞,於是!隨後,國安!便也往欣餐的廊下走去。

『嗨~你好~』國安,走到了欣餐的廊下,便先向小叮鈴的男朋友,點頭問好;而後,國安!又對兩個人,笑說『呵~現在,大家!都在跳土風舞耶。小叮鈴,那妳就邀妳的男朋友,過來!一起跳土風舞吧~』。小叮鈴的男朋友,長的相當高大,約比!國安高了半個頭,且濃眉大眼!外表頗為英俊;除了,舉止上,似帶點!玩世不恭的調調外,倒也還算人模人樣。因此,就生物學的"性競爭"來講,國安與其相較之下,似乎!頗為遜色,可能!也無法與其競爭。而雖說,國安!禮貌的,想邀小叮鈴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家入跳土風舞;不過,此時,望著!小廣場跳土風舞的人群,卻見!小叮鈴的男朋友,臉上!露出一付不屑的表情,說『唉呦~跳土風舞,有什麼好玩的啦,無聊死了。小叮鈴,我要回去睡覺了。要不要跟來,隨便妳啦~』。『學長~我要走了。再見~』看見!男朋友一付不奈煩的樣子,轉身離去,小叮鈴!轉頭,隨便!丟下一句話,便也匆忙的!拔腿跟了過去;倒是,獨留下了國安!站在欣餐的廊下,望著小叮鈴!小鳥依人般的偎在她的男朋友身邊離去,一時讓他的神情!似頗為落寞惆悵。何況,國安!心裡,也猜想得到,小叮鈴!不想跳土風舞,而與她的男朋友離開;至於!這一離去,回到"東海別墅"她男朋友的住處,兩個人!必定也是,立刻!便脫光了衣裳相擁在床上做愛。而一想及此,國安的心裡,更是!有種說不出的悶。

欣餐的幽暗廊下,此時!程泉!正站在台階上,因此!側著頭,碰巧!看見了,剛剛!那一幕。於是,當國安,轉身!走下階梯,程泉!便隨口的,問國安說『ㄟ~國安。剛剛,那個是你的學妹小叮鈴,跟她的男朋友哦。長的~好像!還蠻帥的,跟我們社工系的一個學長,感覺好像~』。當然,程泉!講的這句話,聽在國安耳裡,可能!以為程泉!是在誇小叮鈴的男朋友、人長的帥;不過,事實上,程泉!講的這句話,其實!還另有涵意,只是!國安,可能!並不知道。因為,程泉!所指的─「小叮鈴的男朋友,跟我們社工系的個學長,感覺好像~」;而程泉!說的,那個"社工系的學長",其實!就是他唸大二之時,認識的阿曹學長。至於,阿曹學長,除了!身高一百八十幾公分,長得跟電影明星一樣帥外,他就是那個,隨身都帶著"一盒保險套"的學長。且阿曹,天天!白天睡覺,然後!晚上,就整晚!泡在台中市的地下舞廳;而他上大學的目地,似乎,就只是!夜夜!只想狩獵不同的女人上床而已。除了,最高紀錄,阿曹學長曾經一個月,跟二十幾個不同的女人上床外;偶而,身上有閒錢了,他!也會簽簽"大家樂",賭賭運氣,看會不會!從天上掉下一筆橫財給他。因此,可說!阿曹學長,就是!那種,除了!性慾與金錢外,其他的事都不感興趣的人;更不可能,會參加跳土風舞!這種單純的男女交誼,或者是參加社團的活動。不過,也由於,阿曹學長!一心一意,專精於,追求金錢與性慾,因此!在這兩方面,他倒也也不錯的收穫,與成就!就是了。畢竟,一隻雄性動物,一個月!能夠跟二十幾個,不同的雌性動物交配;除了"種豬"外,這也並非一般的男人!所能辦到的事。

『ㄟ~程泉。你會不會覺得,一個男生太"正人君子"了,這樣!好像比較吃虧??~~像一個女孩子,剛失戀,假如!有機會趁虛而入的話,應該!很容易,就可以佔有她;可是!這樣,會不會!有點不道德。可是,就算!你不趁虛而入,別的男生!比較沒道德的,也會趁虛而入,去佔有她;這樣,你不是白白失去了機會,對不對?!~~這就像,地上有人掉了錢,你不把它撿來放在口袋、佔為己有;那別人!也會去撿來,放進他的口袋啊。是不是這樣~所以,只要有機會,可以偷雞摸狗的話,那我們就不要當"正人君子"了;因為,好像!當不擇手段的小人,這樣!才能比較容易,得到自己所想要的。呵呵~很矛盾ㄛ,可是!為什麼,從小到大,學校!都教我們說~要當"正人君子"。呵~那這樣的話,豈不是要讓那些當"正人君子"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永遠都要吃虧嗎?!~唉~~太矛盾了,太矛盾了~』坐在欣餐外!幽暗的台階上,國安!兩眼直直的望著前方,一張落寞的臉上!像是自言自語般,對程泉說話。此時,雖說,國安,並未直接講明,他喃喃自語!所指為何,不過!程泉,約略!也猜想得到;國安的話裡,意有所指的,應即是,對他的學妹小叮鈴的有感而發。至於,程泉,對於國安!突然,講出這麼深奧的話,一時間!也難以回應。

程泉!望著小廣場,燈光迷濛中,跳著土風舞的人群,笑了笑,對國安說『唉~國安。各取所需啦。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一樣啊。我覺得!比較重要的,還是自己想當什麼樣的人吧。唉~不用羨慕別人啦~』。程泉!講話,常無法完整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因此!往往說的人糊塗,而聽的人!也一知半解;不過,國安!倒是,聽到了"不用羨慕別人~"的這句話,讓他印象深刻。因此,國安,接著!又說『唉~程泉,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可是~~唉... 怎麼說呢?!~呵呵~為什麼女生,好像!都喜歡那種壞男人;然後,像我們這種老實的,都要吃虧?!~對不對~』。『呵呵呵~程泉。喔~現在!我才想到,你好像也是那種"壞男人"。所以,也許我應該!向你請教,請教;要怎樣!才能追到女朋友。呵呵呵~』原本!看來悶悶不樂的國安,說著說著,開朗的!又笑了起來,且笑得!滿臉漲紅的~又變"變色龍";只聽,國安,邊笑,邊又說『算了~不要當"正人君子"了。哈哈~程泉,乾脆!我們來成立一個"獵豔俱樂部"好了。然後!就跟電影演的那樣,來比比看,看誰先獵到一百個女生。哈哈哈~~哦~墮落~多有趣啊~』。信箱間前!燈光迷濛的小廣場,玲玉,阿秀!仍歡笑聲不斷的教著土風舞,不過,國安!自他的學妹離開後,倒是!對於跳土舞,好像!就興趣缺缺;只是!坐在欣餐幽暗的台階上,與程泉聊天。直到,晚上九點半,「康輔大學─土風舞之夜」的活動結束,小廣場!人潮散去,收拾了!燈光器材後;由於,九點半!時間也還不算晚,於是!國安,便又找程泉!提議一起到東海湖去夜遊。...xxx

星期二晚上!十一點多,海報牆漆黑的上坡路上,只見!有兩個穿著淺藍色外套的人影,其中一個是程泉,一個是國安;而!當此,夜深人靜時分,兩人!天南地北的聊,一路!已經聊到東海湖,又從東海湖夜遊歸來。只見!國安,把從海報牆揭下的「康輔大學─土風舞之夜」的海報,捲成了長筒狀拿在手裡;之後,兩個人影!又沿著海報牆的上坡,繼續走向約農路。暮春的大度山,夜裡!迷霧漸濃,只見!兩個穿著康輔藍衣的身影,一路笑談著,漸漸又消失在迷霧中。...

「1989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當正人君子,太難了。人總有許多的原始慾望,性慾、食慾、權力慾、財富慾...,日夜奔走!汲汲營營;一輩子!不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不,那是"前俗例道德層次"的人,才是如此,一輩子心靈只停滯在追逐,滿足自己的原始獸慾;而我要的不止是如此,我想了解生命與心靈的更高層次。生命的成長!是有許多階段的,"前俗例道德層次","俗例道德層次","後俗例道德層次";現在的我應該!已經走過了,青少年階段的前俗例層次,成長到了!青年期的"俗例道德層次"。所以,我得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讓自己的心靈!能繼續成長,往"後俗例道德層次"邁進;甚至!超越,屆時!我就一定能了解到,生命的更高層次是什麼。結論:為了讓自己的心靈!能繼續成長,我未必要當正人君子;但我得要能控制我的原始獸慾,而不是!被我的獸慾控制了我...」 ....X X X

 

三、2005年~台灣社會~人類的統治者多半是貪婪的禽獸

2005年不知月日,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夢中不知身是客,只知!自己正身在一個充滿了獸慾的世界;而這個充滿獸慾的世界,就叫台灣社會。台灣社會,歷經國民黨五十年的威權統治,國民黨的統治者,為了鞏固其統治權力,及控制!這塊土地的利益,於是!戒嚴時期,以所謂"白色恐怖",或招安,或捕殺社會反對人士;甚至!以軍隊,或特務組織,勾結社會惡勢力幫派,以"愛國"之名,對異議人士,或暗殺,或謀殺。雖說,國民黨的統治者,以其獸性的高壓極權統治,四、五十年來,確實!也有效的,讓整個台灣社會,人人!對政治噤若寒蟬;間接,雖也壓抑了整個社會人民的獸性,然而!卻也人人失去言論,及各種自由。憲法,或法律,讓人人失去自由事小。若是!那些掌握權力的統治者,或官僚,也能比照辦理,沒有私心,那社會!也不至於民怨沸騰;只不過,人的慾望無窮,而一個人!不擇手段的往上爬,一旦掌握了權力,誰更能不想享受各種的特權,而貪污腐敗。五十年極權統治的國民黨,除了!藏污納垢,貪污腐敗,更以團結和諧為名,與社會各種惡勢力,角頭流氓,幫派組織互相掛勾;官商狼狽為奸,大搞!所謂黑金政治,魚肉良民。『國安,你說的對,"當正人君子~總是比較吃虧~";這個社會,原本就是小人當道的世界,沒有道德,厚顏無恥的人,才能!擁有更大的權力與財富。人都有獸性啊~加上!貪婪的慾望,整個社會!人人!都"臉皮厚,心要黑",且不擇手段的追逐;彼此,就像野獸般,不斷的撕咬。呵~在人類的社會,想"當正人君子"、那一定活不過三天,就會被野獸咬死的~』迷霧瀰漫的地板,垃圾堆積如山,只見!程路仁!閉著眼睡在睡袋裡,蠕動的嘴唇,卻不斷喃喃自語;因為,此時,程路仁,似乎!夢見!自己,正身在大度山上的"東海湖",且坐在燈光迷濛台階上,正與國安聊天。

『呵~程泉,民進黨的黨員,有很多都是博士,還有學者。雖然!他們常常在立法院打架,還有在街頭抗議,搞群眾運動;然後,國民黨都說他們是社會的亂源。不過,我倒覺得,他們蠻有追求民主政治的理想。所以,我覺得!台灣社會,未來!還是!有希望的。不然,你看現在的國民黨,光在美國!有一個作家,叫劉宜良的,人家!只是照實,寫了一本"蔣經國傳";結果!國民黨的高層,看了不爽,然後!軍方的特務,就跟黑幫勾結,派殺手到美國去槍殺他。呵~多可怕啊,那些政治特務的鷹犬,真是~殺人不眨眼的禽獸。他們每次!都以"愛國"為名,然後,"愛國"就可以殺人放火,而且!殺人放火的,還變"民族英雄"。呵~有時候,我都覺得!很迷惘,像希特勒,屠殺!五百萬猶太人,也是以"愛國"為名;像日本,發動二次大戰,侵略中國姦淫擄掠,也是以"愛國"為名。什麼是"愛國"~呵~~愛國,所以就要讓自己變禽獸嗎?~到處逞獸慾,就可以當英雄嗎?!~唉~亂七八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世界!為什麼這樣。唉~人閒閒的!腦海就是會想起,這些!亂七八糟的問題;然後,越想就越迷惘~』深夜靜謐的東海湖,月映湖面,水波矇矓,除了!垂柳迎風,沒有世俗的喧囂,靜聽著!蛙叫虫鳴,更彷彿像是一個世外桃園;而國安,坐在水銀燈下的台階,抽著煙,兩眼!始終望著湖面,彷彿!在喃喃自語。...2005年!迷霧瀰漫的斗室滿是垃圾,只見!程路仁!睡在地上的睡袋裡,夢囈間,似聽見他的嘴裡,喃喃自語的,像是說『呵~國安。民進黨,現在!已經推翻國民黨了,台灣人民~已經出頭天了。民主時代~來了,台灣人民!已經當家做主,"做總統頭家"了。呵呵~只是,台灣現在的民主社會,比國民黨時代的威權統治,還要更可怕啊;那些!政客,都好可怕啊~』。

民進黨,歷經!九十年代的街頭運動,政治抗議,及一次次群眾衝撞國民黨一黨獨裁的體制,最後!排山倒海的獸慾終於得逞;並在2000年,第二次的總統直選中,擊敗國民黨,變成了台灣社會的新統治者。新統治者上台了,民進黨為了鞏固它的統治權力,及掌握這塊土地的利益,於是!民主政治,以國民黨為外來政權名,激化社會上群眾的仇恨情緒,撕裂族群!製造對立;甚至,第三次!總統直選,為了能連任,繼續咬住嘴裡的肉,總統府!竟不惜!詐欺群眾,以國民黨暗殺民進黨候選人的詐術,搞出個"兩顆子彈總統"。民進黨!民主的理想,確實,掌握了台灣社會的統治權後,從前!民進黨白色恐怖的受害者,一個個!都高官厚祿,達到了他們的理想;甚至,貪臧枉法,官商勾結,幾乎!更是從總統以下,全黨!有志一同,拼命的撈!圖謀私利。民主的台灣社會,同樣!人人噤若寒蟬,因為!激進的民進黨支持者,有如野獸一般的噬血與渴望衝突;只要,有人!膽敢對民進黨一言不滿,狂暴的民進黨支持者,立刻!便會有如禿鷹般一湧而上,以"愛台灣"之名,把你撕的粉身碎骨。『呵~國安,現在!這個社會,是個!人人逞獸慾的年代啊。整個台灣社會,現在!早已經沒有"正人君子",只有當道的小人,及奸險的政客啊。所謂!民主政治,就是!只有政治鬥爭,沒有道德與對錯是非啊。所謂!民主社會,就是!暴力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逞獸慾,比拳頭,對立的群眾!彼此不斷的叫囂,而統治者~嘴裡喊著"愛台灣"~哈哈大笑。以社會衝突,街頭群眾運動起家的民進黨,掌握了統治權後,統治者,依然!以製造社會衝突的方式,在統治這個國家;因此,除了!暴力與衝突外,整個社會,民不聊生啊。民進黨的新權貴,道德淪喪啊~~人人!都樂於衝突,與逞獸慾啊;而"正人君子"~早就在獸性的衝突中,全都死光了~』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夢囈間,彷彿!無病呻吟般的,不斷喃喃自語;而夢裡,"東海湖"的景物卻越來越模糊,甚至!就像褪色的相片般,由彩色變黑白,直到最後,"東海湖",彷彿!更像是一段純真的年代,消失於黑夜。

迷霧瀰漫的斗室!滿地的垃圾,程路仁,原本!以為!自己是,身在大度山上的"東海湖";只不過,隨著!東海湖的景物,漸漸褪色!恍若一個純真年代消失後,程路仁!驀然回頭,黑夜的台階上!也再看不到國安。倒是,一向!厭惡政治活動,從不加入政黨的程泉,離開了!大度山的純真年代後,由於軍中的環境;迫於無奈,他也竟加入了,貪污腐敗,專勾結幫派!從事政治暗殺,謀殺,獨裁專制的國民黨。...X X X

 

四、90陸戰隊"戰鬥訓練營"又踢正步

1990年十二月的冬天,海軍陸戰隊,高雄小港戰鬥訓練營,第四個星期。強勁的北風捲起滾滾的黃沙飛揚,程泉!面對迷濛的燈光,只覺!眼前亮的有點刺眼;而那燈光照射的,是個老舊營房前的連集合場。此時!連集合場上,只見!程泉!頭戴鋼盔,右手托槍!成四十五度斜放肩上,左手!則平舉、與肩同高;另外,程泉!只有左腳一隻腳著地,至於!右腳,則抬高離地約三十公分、穿著戰鬥靴的腳掌下壓。強勁的北風吹拂燈光迷濛的連集合場,只見!程泉!有如機器人一般,一直保持單腳站立的姿勢,且靜止不動;而此時,放眼整個連合場,約有一百多個人的動作,也都有如程泉一樣靜止不動,恍若一隊!剛出廠的機器人。而這是一隊,海軍陸戰隊剛出廠的,將在戰場上,專事於殺人工作的機器人。『操他媽的~"新訓中心"結訓時,才踢過正步。現在又忘了是不是?!?~還是,"新訓中心"的班長!比較優秀,然後"戰鬥訓練營"的班長,教得比較不好;所以,你們就故意挑戰我們,想找我們的麻煩。操他媽的~如果!軍容校閱,讓我們九九師的師長,看了不爽;那我看,你們也別想放結訓假啦。也別想回家,操你"馬子"~』連集合場,成體操隊型!散開的機器人,間隙中!只見幾個班長穿梭,且嘴裡!髒話罵個不停。原來,小港戰鬥訓練營,到第五周!即將滿一個月結訓;而結訓時,這批!陸戰隊九九師,剛下部隊的新兵,免不了!師長又要軍容校閱一翻。因此,到了!第四周開始,部隊!只要一有空閒,便又開始練習"踢正步";因為,踢正步,這種!整個連隊一百多人,把動作訓練的整齊劃一,有如機器人走路的樣子,無非!是最能取悅,軍中高階長官的方式。

營舍前的連集合場,部隊!正在練習踢正步,此時!有輛軍車亮著車燈,開到了營房旁的柏油路停下;而後,從軍車上!走下幾個人,往營舍裡裡去。不久,只見!輔導長,從營舍裡!走出來,對值星班長!講了幾句話。『四x二營的出列,現在,立刻!到中山室集合~』聽了!輔導長交代的話後,值星班長!扯著喉嚨,立刻!便大聲的吆喝;而程泉!是四x二營三連的,因此!一聽到!值星班長吆喝,自然!便也趕緊出列,往營舍的中山室去。營舍正中間的"中山室",一進到室內,四x二營!約二十幾個新兵,立刻!自動排成兩列,立正站好;此時,只聽輔導長,說『這是~你們四x二營,營部的政戰官,他來這裡,有些事情!要交代你們。稍息~』。『好~注意一下,這裡!都是四x二營的吧。~是國民黨黨員的~舉手~』營部的政戰官,說完話,只見!二十幾個!新兵中,約有五、六個人舉手。之後,只聽營部政戰官,又說『好,已經加入國民黨的很好。是這樣的,因為,我們四x二營,為了表示"忠黨愛國",及對國家、領袖的忠誠;所以,我們四x二營,慣例上!整個營的軍官兵,都必須是國民黨的黨員~』。國民黨,一黨獨裁,"黨、政、軍"不分,這是!程泉,早知道的事;因此,當兵!下了部隊,被要求!加入國民黨,自然!一點也不意外。況且,極權的軍隊,原本!就是最會對長官逢迎、拍馬屁的,而若能讓整個營,數千人的兵,統一規定!都變成國民黨的家兵,或效忠國民黨的奴才;這樣!高階的統治,看了!勢必也會龍心大悅,且對!逢迎的下屬,讚譽有加。

『好~也就是,每個人都必須加入國民黨,這是!我們四x二營營長的命令。那麼~現在呢,我這裡!有一些加入國民黨的申請表格,待會發下去;沒加入國民黨的人,就每人拿一張填寫,申請加入國民黨。以表示!大家,對國家、領袖的忠誠~』"中山室"裡,營部政戰官,邊說著話,邊便發下給每人,一張申請加入國民黨的表格。而「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因此,拿了表格,每個人!二話不說!便也開始填寫。況且,營部的政戰官,也不是!問「你要不要加入國民黨~」;而是!加入國民黨,這是!營長的軍令,且"軍令如山",抗命者,動不動!可能!就會拖出去槍斃,因此!又有誰敢不加入國民黨。『對了~有沒有不認識字的人;不認識字的,可以叫你們連上的行政士,幫忙填寫。然後,表格填寫好的,到那邊照半身相片。至於,蓋印章的部份,你們連上的行政士,通常!關餉的須要,會幫你們每個人都刻一顆印章;所以!他會幫你們蓋章~』中山室裡,有人!填好了表格,繳了上去,而營部的政戰官,便指著中山室的一個角落,對大家說;而此時,只有!幾坪大的中山室,角落裡!也早有一個人,拿了台自動相機在等待。『好~坐到那張板蹬上,眼睛看前面,肩膀放輕鬆。要照了~』填好了!加入國民黨的表格,程泉!便也排隊,坐到了牆邊的板蹬上,照著指示!照了半身照。而後,只聽,營部的政戰官!又說『對了~還有,填完表格,照完相片的;就去把你們的"補給証"拿來,交給你們連上的行政士。這樣,營部!才能關薪餉給你們。然後,以後!該繳的"黨費",你們連上的行政士,會自動!從你們的薪餉中扣除~』。『哦~對了。為什麼加入國民黨那一欄,就寫─"忠黨愛國",還是~"效忠領袖"~』...。

程泉!自學生時代,一向!便厭惡國民黨的貪污腐敗,及專搞一些見不得人的政治暗殺勾當。不過,此時!身在海軍陸戰隊,為了表示自己,對國家領袖的忠誠,或說!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迫不得已,這晚!程泉!也變成了,"忠黨愛國"的國民黨黨員。或者!也不止是如此,若是!長官的命令,是要程泉!拿著六五步槍,去暗殺!某個對國民黨不滿的人;而在「軍令如山」之下,或許,這晚!程泉,也就必須拿著槍去殺人,且不問是非對錯。因為,程泉!若不服從軍令,則自己也要被槍斃。食物鏈的最頂端,一個絕對權力統治者,掌握!權力的滋味多麼美好,要誰生就生,要誰死誰就得死;甚至!也不必親自開口,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統治者的鷹爪!自會揣摩上意。而這也難怪,每個!充滿理想的政客,無不不擇手段,陰謀狡詐!力爭上游,以掌握更大的權力;因為,一旦!掌握了整個國家社會的統治權,那無疑,整個效忠國家、領袖的軍隊,數十萬人!頓時!也都變成他的奴僕。三軍統帥!層峰一句話,國防部長!壓總司令,總司令壓師長,師長壓團長,團長壓營長,營長壓連長;最後,壓到一個小兵身上,一句話!以足以壓得!讓小兵粉身碎骨。且,人的慾望無窮,一個國家統治者的獸慾,也絕對!不只要數十萬的軍隊,當他的奴僕;在此,不如!問問你自己吧,假如!你有了數十萬軍隊的奴僕,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那你會想要他們做什麼?!?。應該說,軍隊的奴僕,只是!工具而已,對外!可以滿足統治者以"愛國",或"保護國家利益"為名,逞其!擴張領土的野心獸慾。至於!對內,則可以!壓制所有的反對者,讓整個社會,全都變成統治者或政黨的奴僕;而或許,這就是政客們,以個種美麗的口號包裝下,最偉大的政治理想。

陸戰隊!小港戰鬥訓練營,老舊營房前的連集合場,填寫完加入國民黨的申請表格後,程泉!又回到了連集合場;繼續!擺著踢正步,恍若機器人般!一動也不動的姿勢。而此時,連集合場的一百多人,動作一致的!也都努力,讓自己便成一個,對國家領袖忠誠的奴僕機器人。至於,偉大的統治者,既有偉大的權力慾,有怎能!沒有超乎常人的性慾,財富慾及食慾;哦~不,有時候,男人!會因為性無能,讓統治者!超乎常人的性慾無法滿足,因而把性慾更轉化為權力慾、或食慾。因此,胃口很大的統治者,該如何!吞下整個社會的數千萬人,讓數千萬人!都消化成他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當然,要吞下整個社會的人,這會是個很大的工程,不過!卻也不是不可能。因為,只要透過!格式化的教育,及國家意識的洗腦,偉大的統治者,其無窮的獸慾,及超大的食量!將會吞下整個社會的人;並把數千萬人!都消化,成為其身體的一部份,以統治者的思想,為整個社會的思想。....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