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十二章 89中國五四運動學運風潮再起

一、2005年~台灣社會~"本土化"政策,國家+洗腦=教育

2005年不知月日。迷霧瀰漫的斗室,程路仁!並不知道,他身所在的台灣社會,其實是個地獄;所以!寤寐間,他的鼻息裡,聞到的盡是濁臭的獸性氣味。民主政治的地獄,畸形的野心政客,張著!滿嘴獠牙的大嘴,邊啃食著!人民的血肉,邊高喊著"他為的是人民","代表的是民意";至於!充滿仇恨的政黨,則是血淋淋的,活生生!更把整個社會撕裂成兩半,且不斷激化獸性的族群意識,製造群眾的衝突與敵對。「國民黨~戒嚴時期,以白色恐怖迫害無數台灣人。我們要討回公道~」「二二八事件~國民黨!假藉抓共產主義份子,屠殺台灣人。我們要清算國民黨的罪~」「割喉割到斷,要讓國民黨!從地球上消失~」「中華民國已經被消滅了,台灣是一個新國家,叫"台灣共和國"~」「中國人是中國人,台灣人是台灣人。台灣國萬歲~不愛台灣的,就滾回中國大陸去~」...。民主政治的地獄,換了一個總統!就換了一個國家,畢竟!充滿野心的政客,誰會不想要"開國皇帝"的歷史頭銜;蔣介石如此,毛澤東如此,而!如今台灣社會,民選的總統陳永偏,亦是如此。只不過,"一將功成萬骨枯"自古皆然,而在民主的地獄,為了滿足讓!民選的,最貪婪的那隻野獸,能消滅所有反對者,吞下整個社會;那更是得!不擇手段,傾舉國之力,掀起整個社會更大的獸慾狂潮。『地獄啊~我逃不出這個地獄啊~』蜷曲在迷霧中的睡袋裡,寤寐間,只見!表情痛苦的程路仁,嘴裡!不斷喃喃自語。因為,民主的地獄,每個表面充滿理想的偉大的政治人物,口口聲聲!總是說要把人民帶向天堂;然而!到頭來,他們卻總是,以無止盡的獸性鬥爭,讓整個社會落入地獄。不過,話有說回來,或許!一個社會充滿了詐騙,犯罪,謊言,與獸性的衝突;而!這卻才正是,一個野心的政客!玩弄權勢,操弄民眾情緒,與撈權撈錢的天堂。

民進黨!既掌握了台灣社會的統治權,而為了更進一步,遂其!消滅國民黨,以創立新國家的慾望;因此,難免的,整個台灣社會!又將淪為野心政客們,玩爭權奪利的戰場。『台灣必須去"中國化",台灣必須"本土化",這樣!台灣才能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由於!此時,台灣社會的民意調查,贊成台灣獨立成新國家的人,約只佔了!百分之九左右;且,讓當權的台灣新統治者,孰不可忍的是,此時!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台灣人民,竟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因此,民主的地獄,身為"台獨"激進主義圖騰的陳永偏總統,高呼!台獨萬歲之際,時時!更不忘!歪著脖子,大聲疾呼─『台灣人民最大的問題,是"國家認同"的問題~』。『全國的人民,搞好了~國家認同的問題。台灣國家!才能長治久安。民主萬歲萬萬歲~』當然!在統治者的眼裡,有問題的!永遠是人民,而人民的最大問題,當然是─全國的老百姓,為什麼!沒把統治者的話當聖旨;並以!統治者一人的思想,為舉國全民的思想。所以「要搞好"國家認同"的問題,那就得!從對人民的教育做起~」,因此!此時,縱然台灣支持台獨的百分比,只是少數,不過!新統治者!為了掌握權力,且為了把整個社會都放到他的褲襠裡;倒是!大刀闊斧,以所謂的":教育改革",開始!大力的鏟除,企圖把國民黨留在這塊土地的餘孽,及舊勢力都趕盡殺絕。

『台灣人~有百分之六十以上,都有台灣原住民的血統。所以,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原住民才是我們台灣人的祖先。台灣跟中國,一邊一國!沒有關係~』台灣社會的新統治者,此時!正雷厲風行,進行「以統治者的思想,為全國人民思想」的所謂教育改革; 因為,透過!國家的教育系統,讓人民!從國小,國中,高中,乃至大學,從一本本的教科書,及一次又一次的考試,無疑的,這是貫徹統治者思想的最有力工具。而!上行下效、風行草偃,掌握了整個社會資源的統治者,既然!已下了聖旨,朝廷百官!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又焉敢!不立時逢迎,揣摩上意。因此,整塊台灣的土地,從南到北,此時!到處!無不開始,瘋狂於考古挖掘;博士、學者,大家!無不希望!挖出了什麼化石,或死人骨頭,以証明─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好討得!新統治者的歡心。至於,朝廷百官中,此時!最能討新統治者歡心的,那大概得算,名位"杜歪勝"的教育部長;因為,此教育部長,可說!是新統治者最忠誠的鷹爪,且其對台灣下一代洗腦,灌輸新的國家意識,更是負了重責大任。或者說,一塊土地上的新統治者,最需要的,原本!就是一條能不問是非黑白,只貫徹他的命令的走狗;而!杜歪勝教育部長,可說!正是這種只知權勢沒有良知的人才。且其!睜眼說瞎話,對新統治者的忠肝義膽,大概!更可說;就連國民黨時代、幫統治者殺人的特務頭子,看了!恐都要瞠目結舌,膛乎其後。

「原住民的文化,才是台灣文化。中國文化是醬缸文化,...台灣必須去中國化;教育必須本土化~」「台灣的文字,應該!改成羅馬拼音的文字,這樣!才能與國際接軌~」「大學聯考~取消考國文作文~」「用中國的成語,是一種墮落的行為~」「國文課本~減少文言文的文章比例;因為,讀中國的古文,那是過時的封建思想~」。台灣的社會,近百年來,曾經!歷經日本殖民時代,國民黨統治時代,而今!是民進黨的統治時代;而每個時代的新統治者,總是須要走狗,以其凶狠的手段,鞭撻這塊土地的人民,好把!這塊土地的人,全變成統治者的奴僕。而,杜歪勝教育部長,為了取悅新統治者,以國家的教育機器,對台灣的下一代!進行全面的洗腦;如此!用心的,想把整台灣的下一代,全部教育成民進黨的奴僕,新統治者!又怎能不大加讚揚,其忠心耿耿之狀。民主的地獄,其實!所謂的民意,說穿了!也只不過是野心政客,陰謀家及投機份子,結合成的政客集團,操弄群眾的遊戲;人人爭相想握有權力,好玩弄人民於股掌間,並以國家教育,教育出屬於自己的奴僕,以遂其政治野心。

迷霧瀰漫的斗室,只見!程路仁,蜷曲睡於地上的睡袋裡,喃喃自語的,嘴裡!似唸著『~"和平~奮鬥~救中國~"。"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呵呵~"台獨份子與中共,是同路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呵~"復興中華文化~","台灣是反共復興基地~","反攻大陸~消滅萬惡的共匪~"。喔~"在學校要說國語,說台語~一句!要罰五塊錢~"~』迷霧中的寤寐之間,此時!程路仁!發現,似乎!自己,是正站在一間空曠的教室裡;而他張眼所望,更發現!四周牆上,貼的盡是標語。只不過,當程路仁!望著牆上的標語,唸著牆上的標語,不由得!竟感覺!心中無限痛苦;因為,程路仁!覺得,教室牆上的那些標語,與現下社會,他所聽到的口號,似乎!彼此在他的腦海裡,形成了認知的混亂與衝突。迷霧的夢中,靜靜的站在空蕩的教室裡,程路仁!想起來了,這間老舊的教室,正是程泉唸小學時的教室;而,程泉!所生的年代,從小學,國中,高中,乃至大學,所受的教育!正是國民黨灌輸的─大中國思想教育。『"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四海都有中國人","華夏子孫~中國有五千年的悠久歷史","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漢青~"...』迷霧中!面對空蕩的教室,只見!程路仁朗朗上口,喃喃自語;不,是程泉。只見!程泉自唸小學,便能朗朗上口的朗誦,關於!學校老師所教導的,關於!自己是個驕傲的中國人的典故;因為,程泉!唸小學的時代,台灣社會的統治者,是剛從大陸撤退到台灣的國民黨。

迷霧中老舊的年代,貪污腐敗的國民黨,在中國大陸,被充滿建立"烏托邦社會"理想的共產黨,毫無招架之力的,一路打到台灣!這海上的小島。初來乍到,這海上的小島,變成台灣的新統治者,國民黨!除了用政治戒嚴,及白色恐怖的高壓統治,以防小島的人民反抗統治外;而為了徹底征服這個小島的人民,以掌握統治權,於是!進一步!對整個小島的人民,實行所謂"國家意識教育"的洗腦,當然!也是國民黨的統治者,所採行的手段。因此,程泉!可說是一貫教育,從小到大!在國民黨的國家教育機器裡成長;而一貫做業的教育洗腦,從學校工廠裡的作業線!出廠之時,程泉的身上!自然也貼著─「大中國思想」的標籤。

二、台灣社會洗腦史

迷霧中老舊的年代,青少年時期的程泉,可說!是相當愛國的;尤其,是熱愛"祖國大陸",且時刻!更無不想著,他要反攻回大陸。事實上,程泉!並未到過中國大陸,甚至!兩代以前,程泉的祖父母!都還是"日本人";因為,國民黨!來到台灣之前,當時的台灣!還是日本的殖民地。至於,程泉的祖先!是何時,出現在台灣這塊小島,或許!年代已久遠;所以!每當小時候,程泉問阿公,阿公!也都支吾其詞,說不出個所以然。儘管如此,不過,青少年期的程泉,由於!從小接受國民黨統治者,灌輸的"大中國思想",因此!始終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甚至,青少年期,由於強烈動物性的族群意識,及"我族主義"作祟,時而!看到抗日的愛國電影,程泉!都還會心血澎湃,而熱淚盈眶。「日本鬼子,侵略中國~」「日本軍閥~在南京大屠殺了三十萬中國人~」「日本天皇發動二次世界大戰,在亞洲到處姦淫擄掠」...。雖說,程泉!並不認識半個日本人,不過!在國民黨統治者的思想教育灌輸之下;青少年期的程泉,可說!相當痛恨日本人,恨不得!也拿起槍桿子,到日本!去姦淫擄掠一翻。可是!受大中國意識教育的程泉,不知道的是,其實!在台灣社會,至今!依然有許多人,認為自己是日本人。因為,日本!殖民台灣五十年的時期,日本的統治者,同樣!也曾以「皇民化運動」;將日本的國家意識,強加於!這個小島的所有人民,且這種!從小被灌輸的國家意識,往往!會讓人一生都無法擺脫。於是,被不同的統治者,強加國家意識的人民,往往!一生便不明究理的,活在!對彼此的仇恨。

程泉的祖父母,儘管!被日本殖民統治將近五十年,但!他們卻並不認為自己是日本人;因為,日本天皇的浩翰皇恩,及"皇民化"的德澤,似乎!並未披到他們身上。『幹伊娘~日本時代,咁有米可吃,三頓!都嘛吃蕃薯籤。田裡的稻才割起來,日本臭狗,就將咱種作的米,收的一顆都沒剩~』『幹伊娘x巴~有一遍,我在厝內的土挖一個洞,偷藏一包米;結果!被那個漢奸,報上去。害我被給日本警察,拖去打的險些死。幹伊娘咧~自己種的米,也不能吃~』『幹伊娘老x巴~你說那個漢奸,就是!那個xx的日本走狗啦。幹伊娘~那個人!有夠惡籍的,日本時代!只有!伊厝裡,三頓!都有清米飯可吃... 。幹伊娘老x巴咧~』...。日本在台灣實施的"皇民化"政策,顯然!並不是很成功,因為!程泉!小時候,偶坐在樹蔭下,聽見!阿公那輩的幾個老農夫,一談起日本殖民時代的事;彼此!口沫橫飛,似乎!對日本的統治,他們!總是報以!三字經的罵聲不絕。不過,程泉,阿公那一輩的親戚,都是屬於!日本時代,社會階級最底層,貧窮的農夫,因此!也只能!聽任統治者的剝削、與操弄;而且!他們也沒上過學,並未接受日本教育,當然!感受不到日本天皇的浩翰皇恩。只是,在日本殖民時代,台灣社會!卻也一些,屬於!較上層的階級,較有錢的人,在"皇民化"的政策中;進到了日本的學校,並接受了日本的教育,甚至!把自己的名字!也改成了日本名,變成了日本人。

日本人,中國人,台灣人...,台灣社會!不到百年的時間,一家三代!往往便是三國人,且三個國家的教育,都對彼此充滿仇恨;因此,造成!這樣有點奇怪畸形,且充滿矛盾衝突的社會,那也就不足為奇。只是!造成這個畸形社會的始作俑者,又是誰呢?!?~是誰!為滿足其野心,教育這塊土地的人民,彼此不斷的仇恨,與衝突。日本的殖民統治者,為了逞其侵略倂吞亞洲的野心,於是!用"皇民化運動",企圖將台灣的人民!變成其奴僕,以充當戰場的砲灰;而所謂,"大東亞共榮圈","暴支膺懲",統治者!如此美麗及煽動的口號,日本舉國上下!全國的人民,又怎能不為其政治理想,而陷入獸性的瘋狂。至於台灣,在日本天皇的皇恩浩瀚下,原本!殖民地的奴僕,竟能與統治者並肩作戰,及一起姦淫擄掠的逞獸慾;這是!多麼大的榮幸。於是,台灣社會,有日本皇民化以侵略為驕傲的自願軍,有被日本警察強制徵召的軍伕,也有被!誘騙到戰場當軍妓的慰安婦;總之,不管!願意或不願意,台灣!在二次大戰,都是站在侵略者的一方,且隨日軍到東南亞、及中國,屠殺及姦淫擄掠。及至,二次大戰,日本戰敗,中國國民黨!從日本手中奪回了台灣,但!無可否認,此時,台灣社會已被日本殖民統治五十年;因此,在社會的文化,社會的秩,人民的思想上!已與中國產生隔閣。而!台灣的新統治者,國民黨!卻又怎能容忍,這塊土地的人民!竟然,認同他們是自己的敵人~日本天皇的奴僕;而不是效忠中國國民黨的奴僕,於是!一場社會的動亂!似也在所難免。

台灣二二八事件,政治戒嚴,白色恐怖...全面推行講國語運動...,中國國民黨的統治者,自大陸戰敗!撤守台灣後,為了!鞏固其在台灣社會的統治權;於是,一方面以政治高壓統治,一方面!則懷柔,開始!對台灣社會,加緊!灌輸"大中國思想"。「台灣~是反共復興基地,是傳承五千年文化的正統中國~」國民黨的統治者,為逞其統一中國的野心及慾望,以美麗的口號,誘騙!台灣社會的人民為其奴僕,好上戰場當砲灰;而五十年的統治,並透過!國家教育機器,全面灌輸"大中國思想",確實!也讓台灣社會的一代人,幾乎!都認為自己應該犧牲奉獻生命,為國民黨反攻大陸,收復祖國河山。及至,民進黨!在台灣崛起,最後!在總統的直選中,推翻了國民黨,而另一場!貪婪的統治者,為了逞其掌握權力的慾望;以美麗的口號鼓動群眾情緒,誘騙社會,並以國家教育機器,全面灌輸統治者意識的教育洗腦,此時!也已再次展開。「台灣必須去中國化,台灣必須本土化,這樣!台灣人民才能真的當頭家,台灣!要獨立成一個新國家~」民進黨的統治者,掌握了!台灣的政權後,正如火如荼的展開,透過教育灌輸統治者意識。只不過,此時!台灣社會,那群最激進的台獨份子,選舉時,嘴裡唱的!卻是日本軍歌,集會時!身上穿的是日本軍服;而手裡!高舉的,則更是二次大戰時,侵掠中國!屠殺中國人的日軍旗。甚且,激進的台獨主義領導人,口裡!雖然喊的是"台灣本土化~",然而!其一生最大的心願,卻竟是到"日本靖國神社"去參拜;而「日本靖國神社」供奉的,卻正是!二次大戰時,在中國姦淫擄掠戰犯的牌位。

「中國國民黨是台灣的外來政權,二二八事件,政治戒嚴,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是外省人欺負台灣人。所以,現在!我們台灣人當家作主了,要跟!國民黨算總帳;要把國民黨,割喉割到斷...」戰爭!暫時過去了,但戰爭一定!還會再來,因為!人類社會的統治者,總不乏!為了掌握權力,而以百姓黎民為芻狗的貪婪野心家;再說,一個人!要是沒有,把幾千萬人全裝進自己褲襠的貪婪野心,卻又怎能!力爭上游,爬到人類社會統治階級的最頂層。民進黨的統治者,以"本土化"之名,正雷厲風行的展開,將統治者的意識!灌輸給台灣社會新生代的教育;而當然!台灣的新生代,接受教育後,從此!也將繼承民進黨的統治者,對國民黨及對中國的仇恨。一如!國民黨的統治者,也曾用國家教育機器,強灌輸一代的台灣人民,仇日的情緒意識一樣。日本皇民化的台灣人,大中國思想化的台灣人,及所謂!本土化的台灣人...,一個人!一旦從小被灌輸以國家意識後,往往!一生都會僵化於此。而這也難怪,貪婪的野心家,不擇手段!更想謀取國家的教育大權;因為!掌握了教育大權,也就等於!可以,以國家教育機器,生產出效忠於自己的數不盡奴僕。而統治者,所謂「兼善天下」的理想,或許!就是如此吧,只要!天下的每個人,想法都跟我一樣;只要!天下人,全都團結的聽令於我, 一個口令一動做,且如同機器一樣運作,那這個社會!真的就太完美了。至於,本土化的台灣人!再經過一場戰爭後,又會變成什麼人,這個!誰也不知道;或許!變成好戰的美國人,或許!變成赤色中國人,或者!又變成獸性大發後的日本人。

蔣介石,毛澤東,陳永偏...反正!江山代有人材出,而人類社會更不乏,這類!貪婪的野心家;及圍在他們周圍,狼狽為奸,共謀財富權力的陰謀家,及投機份子。因此,只要!經過一場戰爭後,你還沒死,這些野心家!自然會把你放進他的褲襠裡,任其玩弄;再說!人類的社會,至今,原本!也就還是個充滿獸慾,喜歡貪婪的爭奪,與彼此吞噬的地獄。...X X X

 

三、89中國學運風潮再起

1989年五月初的暮春,大度山東海大學,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午后,乾河溝對面山坡翠綠的草地,輕風微拂的鳳凰樹梢有鳥影跳耀;而鳥兒隨著如雨點飄灑的小細葉,飛到草地上,濃綠的草地上只見!陽光在綠蔭下閃爍。期中考剛過的校園,原本!這該是個氣氛閒適的午后,適合學生吃過午餐後,略在陰涼的草地上躺一會;或是!望著天空飄過的浮雲,想想!人生的大道理,或是!只是想想心愛的人,然後!等待下午的上課。不過,這天午后的康輔社址,氣氛卻與往常大家的嘻嘻鬧鬧,有點不同;只見,這天午后的康輔社址裡,似乎大家!臉上神情都有點嚴肅的,在看著報紙。兩份不同的報紙,是志傑!從"東海別墅"買來的。雖說,一份報紙只要十塊錢,不過!一般大學生卻多半不會買報紙來看;像程泉,頂多!大概都是一個星期,才到圖書館看一次報紙。至於!志傑,由於!他原本!就是個,比較關心社會時事的人;因此,他也才會捨得花錢買報紙,或買雜誌帶來康輔社址看。『喔~大陸的"共產鐵幕",要發生大事情了。你們看~"五月四日,近三十萬學生和群眾不顧政府禁令,上街遊行,二百多名新聞工作者加入,要求新聞自由.....~"。喔~太不可思議了,台灣已經解嚴了,現在!我們台灣的學生,都還不敢上街遊行;然後,你們看,他們大陸的大學生,竟敢上街遊行。而且,還一次!三十萬人上街。喔~太不可思議了,中共,會容忍他們嗎!?~』趴在社址的大會議桌上,邊吃著便當,邊看著手裡的報紙,只見!志傑,邊忙著!嚼著嘴裡的飯,卻邊又說話;且口氣似乎!有點激動的,把嘴裡的米粒!噴了好些在報紙上,而後!拾起來!他又放在嘴裡嚼。

阿秀!坐在志傑的對面,兩眼目不轉睛的!邊看著手裡的報紙,邊說『嗯~怪可怕的。中共~不是都殺人不眨眼嗎?!?~他們怎麼還敢上街遊行。報紙上說~他們好像是為了紀念胡耀邦逝世的樣子;好像!是北京大學,從四月中旬,就開始了耶。然後,碰巧!又遇到五月四日,所以!他們又舉行五四運動的七十周年紀念。"四月二十七日,北京十萬大學生不理會官方的威脅,上街遊行,沿途衝破了多道軍警封鎖線,並受到百萬群眾夾道支持~"。哦~太可怕了,看起來,好像!真的一發不可收拾耶~』。陳篤!拉了張椅子,坐在阿秀旁邊,與阿秀看著!同一張報紙;而聽了阿秀的話後,一向愛胡言亂語的陳篤,此時!臉上卻也正色的、說『欸~奇怪,中共的那些領導人~不是都很喪心病狂嗎?!~那這次,怎麼!可以容忍他們這麼久,都還沒抓他們?!?~』。玲玉!在看家經,沒在看報紙,不過!聽了陳篤的話後;倒是,聽玲玉笑說『嘻~人家大陸,現在,那個鄧小平,不是正在搞什麼經濟特區嗎?!?~搞不好,他們也真的要改革開放了。嗯~如果這樣!不是很好嗎!?~那以後,台灣!也不必跟他們再戰爭了。戰爭多不好啊,要死那麼多人~』。

『呵~玲玉,妳想得太天真了。政治不會那麼好搞啦,假如政治那麼好搞的話;那人家!就不會說,政治是人類社會,最骯髒齷齪的事了。雖然,現在!大陸,是中國共產黨一黨獨裁,不過!在共產黨裡面,還是!有分很多山頭啊。像~以前有什麼"走資派"啦,"四人幫"啦;然後,現在!有人主張改革開放,但也有人!堅持走共產路線。反正,政治!就是各種勢力,爭權的鬥爭。然後,現在的這場學運,搞不好!就是符合共產黨內,改革開放那派的需要;所以,才會容忍他們啊。不過,共產黨內的保守路線派,也一定會反撲啊;然後,再來的結果,那就要看共產黨裡的改革開放派,跟保守路線派,怎麼鬥了啊。最後!看誰佔了上風,誰就主導局勢啊。就跟,台灣現在的國民黨一樣啊;鬥啊~大家鬥啊~』志傑!唸的雖然是經濟系,不過!平常他的知識涉略頗廣,加之!關心社會時勢;因此!志傑,似也對政治之事,頗感興趣,而這點倒是與康輔社的其他人,略有不同。或許,這跟志傑的見多識廣有關,畢竟!志傑的爸爸,曾是鹿谷鄉的鄉長;不過,志傑!自己倒也曾說過─「呵~我老爸,叫我不要碰政治。他說~叫我學個專長,老老實實的過生活就好。因為!他說政治實在太骯髒了~」。午后的康輔社址,此時!程泉,抱著把吉他,拉著張椅子坐在門邊,正練習著按和弦;而耳裡聽著社址裡,大家!討論著大陸,正在展開的學運,程泉的心裡!倒也略感波濤澎湃。

事實上,程泉,上個月近期中考之時,在圖書館的閱覽室看報紙,似乎!就有看到關於這則新聞。不過,這種!上街頭遊行抗議的新聞,翻開台灣的報紙,幾乎天天都有,因此!程泉!也就沒特沒注意;況且,那時報紙寫的,似乎也只是!有許多學生上街悼念,一個剛死掉的,主張改革開放的中共領導人而已。而時隔了約半個月,程泉!卻沒注意到,那時!學生的悼念活動,如今!竟已演變成三十萬人上街遊行,且要求中共改革開放的學生運動。雖說,大陸的這場學運,遠在千里之外,不過!或許,是同為大學生,又或許,是因從小受國民黨灌輸"大中國思想"的影響;因此,從來!就不太關心台灣政治的程泉,坐在社址裡!聽著大家討論,關於大陸學運的事,竟也!有種莫名的熱血沸騰。此時,卻見!阿秀,放下手中的報紙,又說『嗯~我覺得!學生,還是當好學生就好了,不要!涉入政治;不然,搞不好!都被那些大人利用,來當政治鬥爭的工具了~』。阿秀說的話,不無道理。因此!此時的台灣,民進黨掀起的政治改革活動,雖也如火如荼,如立法院!天天打群架,街頭抗議!丟雞蛋,丟汽油彈!也屢見不鮮;不過,所有的激烈政治活動,倒幾乎!都被擋在大學的校園之外。更別說,「東海大學」是在窮鄉僻壤的大度山上,且!學生還被長長的紅磚圍牆,圍在廣大的校園之內,舉凡!吃飯,睡覺,上課!都在校園之內,自己自足!更彷彿自成一個國度;因此,大概!也不太會有學生,想去理會!山下那個混亂的社會。就拿!程泉來說,自從上大學兩、三年來,幾乎!都已養成不看電視的習慣,因為!也沒電視可看;而!除了!久久,到圖書館看一次報紙外,程泉!幾乎也都快忘了,自己!跟山下那個亂七八糟的社會,又有什麼關係。

午后的康輔社址,只見!志傑!吃著便當,又對阿秀說『呵~阿秀,話也不能這麼說啊。你看!民國初年,大陸的五四運動,也是北京大學的學生發起的啊;然後,最後!當時的北洋政府,不是!也對學生讓步了。學生比較單純啊~又不是!要跟那些當權者爭權奪力。而且!有的時候,你不給那些統治者一點壓力,那些人!就自己有特權,有得貪污就好了;根本,就不想改變,然後!就整個國家越來越腐敗。呵~往好處看一點啦,搞不好!這次大陸的學運,也會像!五四運動一樣;讓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中國共產黨高層,知道!有那麼多人痛恨他。然後!有了反對聲音的壓力,搞不好,最後!他們的共產鐵幕;獨裁政權也會讓步,多少!做些社會改革開放的改變~』。『呵~志傑,你好像!想的很樂觀耶。我的看法,大概!沒有你這麼樂觀。你看中國共產黨搞的文化大革命,毛澤東!利用紅衛兵,搞了十年,也不知道!搞死了幾百萬,還是!幾千萬人;然後,好像!一點都不在乎,好像!為了政治鬥爭,死多人都沒關係。而且!最後!那些紅衛兵,被利用完了,還不是!被毛澤東,送去邊疆勞改。啊~~反正!我覺得,共產黨的那些領導人,為了爭權!好像什麼事都做得出來;都很喪心病狂就是了~』陳篤!起身伸了伸懶腰。此時,康輔社址的門口,只見!周為,也走了進來。而志傑,一見到周為,立時!想到了什麼的,便對周為說『ㄟ~周為。下個星期,YMCA要第二次幹部甄試,你有收到通知吧。你第一次的甄試,已經通過了。所以,只要再通過第二次的甄試,那這個暑假,你就可以!到YMCA當專職活動幹部、帶營隊了~』。

周為,一進到康輔社址,聽到志傑!問他YMCA幹部甄試的事,立刻!回答說『有啊,我有收到YMCA第一次幹部甄試,通過的通知。喔~對了,志傑,那第二次的甄試,我要不要先做什麼準備?!~』。志傑,回答『不用啦,平常心就好了啦。第二次的甄試,可能!就是會,現場讓你帶一個團康,還是帶動唱什麼的。然後,這個,你應該沒問題吧,不用緊張啦;被恫知複試的人,只有五個,然後!要錄取三個;所以,應該沒問題了啦~』。『呵~志傑,那謝謝你囉~』周為,一聽!志傑說,他應該可以被YMCA錄取為專職活動幹部,不禁!有點喜上眉稍;此時,只見!志傑,又轉而!也對程泉說『對了~程泉。YMCA今年!也有保留一個社工系的實習生名額。然後,青少部的主任,起初!也不知道,要讓社工系的實習生做什麼工作。呵~我就跟他說,有個我們康輔社的幹部,是東海社工系的,這個暑假!想到YMCA實習;所以,青少部的主任,一聽到是我們康輔社的,可能!也會讓你當專職活動幹部。呵~所以,你應該不用甄試,只要選擇到YMCA實習,那你應該!就可以當專職活動幹部了~』。

志傑,扒了口飯,又笑說『呵~程泉,這個暑假!你會選擇到YMCA實習吧。不然,我已經跟青少部的主任講了,你不來~那我可就變成黃牛了。呵~』。至於,程泉!這個暑假的實習,原本!就想到YMCA ,而此時!聽志傑說,YMCA給他保留了一個專職活動幹部的名額;程泉,聽了自然高興,於是!便說『會啊,這個星期,我們系上!應該!就會選擇實習機構了;然後,我本來就打算到YMCA去玩~』。暮春的康輔社址外,乾河溝的涓涓細流!有潺潺的流水聲;而對面山坡的翠綠草地,鳳凰樹樹上!鳥啼也依然宛囀。...

午后一點多,第一堂課,上課的鐘響後,康輔社址裡!又漸冷清,唯程泉!一個人仍在社址裡,翻看著!剛剛志傑,留下的報紙。程泉!只見這天的報紙,對大陸學生上街遊行爭取政治改革開放,報導的篇幅頗多;且連帶的,報紙上!也將民國初年的五四學運,拿來做一比較。不過,程泉!發現報紙上,對民國初年的五四運動,似乎!多持比較正面的報導;像是~「喚起了國人的愛國熱情,令國人認識到,"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以"德先生""賽先生"的口號,讓民主、科學,催生了中國的新文明運動~」...。「五四運動,鼓舞了愛國青年加入了中國國民黨,凝聚全國民心;間接!為革命軍北伐統一中國,創造了有利條件...」當然!台灣報紙上寫的,似乎!多半是國民黨,對五四運動的官方看法;而此時,程泉!翻看著報紙,腦海裡卻也浮現了,之前!秦茹導師曾經講的─「大學生,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看報紙!不能只看表面,或只聽!單方面的說法;要有自己的想法,及判斷力~」。是的,此時!程泉,翻看著報紙!對五四學運,充滿歌頌的正面報導,而他的腦海裡;同時,似乎卻也浮現了,相關的負面說法。雖不知在那本書上看過的,但似乎!程泉!也記得,以"民主、科學"為口號的五四學運,最後!催生出來的;其實!卻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專制獨裁、最殘暴!也最沒自由中國共產黨政權。因為,中國共產黨,那些!善於鬥爭的沒人性的領導人,似乎!多半!也都是從五四運動所吸收的學生;而後,送往蘇聯深造,最後!掌握了權力,或為!其政治,或為其利益,卻更都成了中國最凶殘可怕的統治者。...

「1989年5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大陸的大學生,此時!正冒著生命的危險,展開一場!反對共產獨裁暴政,主張!改革開放的學運。雖說,遠在千里之外,但!同為中國人,且同為大學生,將心比心;雖然!我們不能給他們實際的幫忙,但至少,請大家對他們抗暴的勇氣,給予精神上的支持。獨裁政權!對人民的洗腦,及高壓統治,不可能永遠!把人民關在鐵幕內,壓抑人民渴望追求自由平等的心。或者!就算一般人民被統治者擺弄,無法覺醒,但身為!大學生!必須覺醒;不能只是任統治者擺佈、操弄。暴政必亡...~志傑留言~」...X X X

 

四、90陸戰隊~九九師軍容校閱預演

迷霧瀰漫的夢裡,走在濛濛的迷霧裡,程路仁!彷彿!發現,自己正身在迷霧中的十字路口;而迷霧中!隱約有人影,一個接著一個!從程路仁的眼前走過。由於,剛剛寤寐間,程路仁!彷彿夢見了,大陸的大學生主張改革開放的學運風潮再起;因此,起初,程路仁!以為迷霧中走過的,那是學運的人群。只不過,漸漸的,程路仁卻發現,那些!沿著路的兩邊,成一列!走過的人,不但!腳步走的很快,且個個都沉默不語;而後來的景像,更讓程路仁!覺得可怕。因為,迷霧中,程路仁!看見,這些沉默不語,一路!疾走的人,身上竟都背著一把長槍;且每個人!身上的穿著都一樣,頭戴著鋼盔,身穿迷彩服,儼然!竟是一支正在急行軍的軍隊。「這支氣氛肅殺的軍隊,揹著長槍要去那裡?!?~統治者,下達了什麼命令給他們,要去殺人嗎?!?~」迷霧中的十字路口,程路仁!面對眼前如長龍般,疾走而過的軍隊,不禁!感到心中有點害怕;而!一個轉身之間,令程路仁!更驚訝的是,他竟看見了程泉!也揹著長槍,沉默的走在人龍之中。

迷霧在夢裡瀰漫的飄灑,當看見!程泉!從眼前的十字路口經過,正當!程路仁,快步,想趕上去找他;然而,漫天飄灑的迷霧,漸漸竟從白色變成了土黃色,而後!程路仁的眼前,竟變成了漫天的黃沙飛揚。『第二中隊,正步~走~』『報告師長,現在,正步走過司令台的,是六x八團"戰鬥訓練營"的第二中隊...』。漫天黃沙飛揚中,程路仁!發現自己並非在十字路口,而是!身在一個廣漠無邊的大操場;至於,操場前方,司令前前的黃土跑道上,似乎!正在閱兵,踢正步。黃沙滾滾的跑道,有許多排列整齊的軍隊,而成矩形一百多人的中隊,前進時,擺手抬腿一致的有如機器人;且穿著戰靴的幾百隻腳,整齊劃一的踩踏的到地上,同時!更是發出震人的響聲。"啪~啪~啪~啪~...",整齊劃一!有如機器人走路的腳步聲中,此時,程路仁!又看見了程泉;因為,頭戴鋼盔的程泉,人也正在那,有如機器人走路,軍容壯盛駭人的矩形隊伍之中。....xxx

1990年十二月底,海軍陸戰隊!小港戰鬥訓練營的第四周。強勁的北風吹襲著,陸戰隊小港的老舊軍營,這個晚上!寢室熄燈後,夜深人靜時分,程泉!又趴在床舖上,拿著小電筒照著信紙,寫信給娟娟;因為,這個!星期日,程泉!並沒有放假,所以!也只能在信紙上,向娟娟!傾訴兩地相思的心情。事實上,這個星期開始,程泉!幾乎連寫信的時間都沒有。因為!戰鬥訓練營到了第五周,就要結訓,而結訓要軍容校閱;所以,部隊!從這個星期開始,幾乎!天天有空,都在練習踢正步。而星期日這天,整個小港戰鬥訓練營的新兵部隊,更都要急行軍,從小港營區!走到林園師部,去進行!軍容校閱的預演。因此,一整天!來回,又走了四、五十公里的路,直到!夜深人靜時分,在漆黑的寢室,程泉!才又拿出信紙來,寫信給娟娟。

程泉,在信裡!告訴娟娟,說他這個星期!感冒了。當然,感冒只是小病,而程泉!告訴娟娟目地,其實!也只是希望,博得娟娟的同情。因為,娟娟!讀了五年的護專,且也當過一年的護士,然後!才又插班彰化師範大學。因此,程泉說他感冒的目地,無非是希望能激發娟娟一點護士的愛心;然後!幻想著,搞不好!等他下次放假,娟娟!會穿上白衣天使的護士服,並給他有如護士小姐般溫柔的呵護。美麗的白衣天使,懷抱著,照顧著受傷的士兵,這畫面多麼浪漫動人,程泉!趴在床上,邊寫著;光是想到這裡,心裡!不禁!都有點!迫不及怠,想立刻!奔回娟娟的身邊,躺在她的膝上!向她傾訴思念。而事實上,程泉!不感冒才奇怪,因為!部隊是團體的生活,只要!一個人感冒了;而後,往往!便是互相傳染,傳去傳去,最後!整個部隊大概幾乎!都會感冒。至於,整個部隊!即使都感冒了,天天!也還是一樣,得照表操課;因為,一旦上了戰場,恐怕!斷手斷腳,也要奮勇殺人,更何況!是一點小感冒。不過,程泉!倒也並不在乎,感冒還要出操上課,他倒是!比較擔心,下個星期!戰鬥訓練營結訓後;放結訓假之時,萬一!他卻還感冒,那可真就是大煞風景。因為,程泉!有點擔心,要是放結訓假時,他還感冒;那可能當他,和娟娟約會時,他的嘴會"病從口入",把感冒!也傳染給了娟娟。

陸戰隊的小港戰鬥訓練營,所幸,距離結訓!還有四、五天的時間;屆時,程泉!只希望,自己的感冒!能快點好起來。因為,程泉!真的很期待,結訓放假的日子來到,然後!他就能夠,跟娟娟!再到大度山上;兩人!整天都暱在一起,相擁在樹蔭下,或坐在綠草地上,嘴對嘴的!吻上個一整天。....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